日期

正史類
別史類
地理類
政書
別史
紀事本末類
史鈔
詔令奏議類
編年類
政書類
故事類
史評類
目錄類
別集類
職官類
史鈔類
傳記類
載記類
法制類
時令類
雜史類
九分,横八分,厚三分,直径四尺五寸八分。赤道者,当天之中,二十八宿之位也。双规运动,度穿一穴。古者, 秋分日
在角五度,今在轸十三度;冬至日在牵牛初,今在斗十度。随穴退交,不复差缪。傍在卯酉之南,上去天顶三十六 ……外,八魁五星在壁,四星在营室,长垣在黄道北五度,罗堰在黄道北。

  黄道,春分与赤道交于奎五度太; 秋分
交于轸十四度少;冬至在斗十度,去赤道南二十四度;夏至在井十三度少,去赤道北二十四度。其赤道带天之中, ……王畿千里,影差一寸,妄矣。

  今以句股校阳城中晷,夏至尺四寸七分八厘,冬至丈二尺七寸一分半,定春 秋分
五尺四寸三分,以覆矩斜视,极出地三十四度十分度之四。自滑台表视之,极高三十五度三分,冬至丈三尺,定春 秋分
五尺五寸六分。自浚仪表视之,极高三十四度八分,冬至丈二尺八寸五分,定春 秋分
五尺五寸。知扶沟表视之,极高三十四度三分,冬至丈二尺五寸五分,定春 秋分
五尺三寸七分。上蔡武津表视之,极高三十三度八分,冬至丈二尺三寸八分,定春 秋分
五尺二寸八分。其北极去地,虽秒分微有盈缩,难以目校,大率三百五十一里八十步,而极差一度。极之远近异,则黄道轨景固随而变矣。自此为率推之,比岁武陵晷,夏至七寸七分,冬至丈五寸三分,春 秋分
四尺三寸七分半,以图测之,定气四尺四寸七分,按图斜视,极高二十九度半,差阳城五度三分。蔚州横野军夏至二尺二寸九分,冬至丈五尺八寸九分,春 秋分
六尺四寸四分半,以图测之,定气六尺六寸二分半。按图斜视,极高四十度,差阳城五度三分。凡南北之差十度半 ……,冬至与北方差多。

  又以图校安南,日在天顶北二度四分,极高二十度四分。冬至晷七尺九寸四分,定春 秋分
二尺九寸三分,夏至在表南三寸三分,差阳城十四度三分,其径五千二十三里。至林邑,日在天顶北六度六分强,极高十七度四分,周圆三十五度,常见不隐。冬至晷六尺九寸,定春 秋分
二尺八寸五分,夏至在表南五寸七分,其径六千一百一十二里。若令距阳城而北,至铁勒之地,亦差十七度四分, ……南二十七度四分,极高五十二度,周圆百四度,常见不隐。北至晷四尺一寸三分,南至晷二丈九尺二寸六分,定春 秋分
晷五尺八寸七分。其没地才十五馀度,夕没亥西,晨出丑东,校其里数,已在回纥之北,又南距洛阳九千八百一十
弘泰诬告太尉长孙无忌反,有诏不待时斩之。志宁以为:「方春少阳用事,不宜行刑,且诬谋非本恶逆,请依律待 秋分
乃决。」从之。衡山公主既公除,将下嫁长孙氏。志宁以为:「《礼》,女十五而笄,二十而嫁,有故,二十三而
罪皆不当死,绅枉杀之。」又言:「湘死,绅令即瘗,不得归葬。按绅以旧宰相镇一方,恣威权。凡戮有罪,犹待 秋分;
湘无辜,盛夏被杀。」崔元藻衔德裕斥己,即翻其辞,因言:「御史覆狱还,皆对天子别白是非,德裕权轧天下,
不答,人乃知其为亲屈,由是有名。

迁侍御史。以中书舍人为翰林侍讲学士,与王起皆为文宗宠礼。帝读《春 秋》至
「阍弑吴子余祭」,问:「阍何人邪?」康佐以中官方强,不敢对,帝嘻笑罢。后观书蓬莱殿,召李训问之,对曰
。丁丑,以高昌故地置安西都护府。白水蛮寇麻州,命左领军将军赵孝祖讨平之。

  三年春正月癸亥,以去 秋至
于是月不雨,上避正殿,降天下死罪及流罪递减一等,徒以下咸宥之。弓月道总管梁建方、契苾何力等大破处月朱
龙配,稷以后稷配。社、稷各用太牢一,牲色并黑,笾、豆、簠、簋各二,铏、俎各三。春分,朝日于国城之东; 秋分,
夕月于国城之西。各用方色犊一,笾、豆各四,簠、簋、、俎各一。孟春吉亥,祭帝社于藉田,天子亲耕;季春 ……及诸山川能出云雨,皆于北郊望而告之。又祈社稷,又祈宗庙,每七日皆一祈。不雨,还从岳渎。旱甚,则大雩, 秋分
后不雩。初祈后一旬不雨,即徙市,禁屠杀,断伞扇,造土龙。雨足,则报祀。祈用酒醢,报准常祀,皆有司行事
。讫,馀以行分法约之,为日数。及加平见日及分,满行分法,又去之,从日一,为定见日及分。后皆放此。毕于 秋分。
自入寒露,日减一百二十七分,减若不足,即一日加行分法,反减之,为定见日及分。后皆放此。毕于立冬。自入 ……九百八十六分,后日减一百分,毕于小满。自入芒种,依平。自入夏至,日加一百分,毕于立秋。自入处暑,毕于 秋分,
均加九日。自入寒露,初日加五千九百八十六分,后日减一百分,毕于小雪。自入大雪,依平。初见去日十一度。 ……去日率二十。以次三日去十九,日日去十八。以次三日去一日,毕于小暑,即依平,为定日之率。若入处暑,毕于 秋分,
皆去度率六,各依冬至后日数而损益之,又依所入之气以减之,名为前疾。日数及度数之率,若初行。入大寒,毕于大暑,皆差行,日益迟一分。其馀皆平行。若入白露,毕于 秋分,
初日行半度,四十日行二十度。即去日率四十,度率二十,别为半度之行,讫,然后求平行之分以续之。平行分者 ……定见之分,满去如前。又顺,后迟。初日行二百三十八分,日益疾一分半,六十日行二十五度三十五分。此迟在立 秋至秋分
者,加一日,行六十七、小分三十六。满去如前,即六十日行三十一度。分同也。而后疾。入冬至,初率二百一十 ……二时在南方三辰者,亦蚀。若去分至十二时内,去交六时内者,亦蚀。若去交春分三日内,后交二时内者,亦蚀。 秋分
三日内,先交二时内者,亦蚀。诸去交三时内,星伏如前者,亦蚀。

推月蚀分术

置去交分。其在冬,先后二时在南方三辰者,亦蚀。若去分至十二时内,去交六时内者,亦蚀。若去交春分三日内,后交二时内者,亦蚀。 秋分三日
内,先交二时内者,亦蚀。诸去交三时内,星伏如前者,亦蚀。

推月蚀分术

置去交分。其在冬,先后交皆 ……,置初日所减之分,计后日减之数以减之,馀以减交分。毕于芒种。自入夏至,日减二千四百分,毕于白露。自入 秋分,
毕于大雪,皆均减二十二万八百分。但不足减者,皆如前,反以交分减之,讫,皆为不蚀。若入冬至,毕于小寒,
次转加,得末候日。

求次气日检盈虚术

进纲一十六退纪一十七

泛差一十一总辰一十二六十并平阙 秋分
后春分前日行速,春分后秋分前日行迟。速为进纲,迟为退纪。若取其数,纲为名;用其时,春分为至。进日分前 ……下,并蚀。又置末准,每一刻加十八,为差准。每加时刻,去午前后如差准刻已下,去交分如差已下者,并蚀。自 秋分
至春分,去交如末准已下,加时南方三辰者,亦蚀。凡定交分在辰前后半时外者,虽入蚀准前为蚀。求月在日道里 ……下每过其分。又道有升降,每各不同,各随时取正。

求日蚀分术

月在内道者,朔入冬至,毕朒雨水,及盈 秋分,
毕大雪,皆以五百五十八为蚀差。自入朒春分已后,日损六分,毕于白露。置蚀去交前后定分,皆以蚀差减之。但 ……无蚀差。自后日益六分,累计以为蚀差,毕于朒雨水。自入朒春分,毕于盈白露,皆以五百二十二为蚀差。自入盈 秋分
已后,日损六分,毕于大雪。所损之馀,为蚀差。以蚀差加去交定分,为蚀分。以减后准,馀为不蚀分。各置其朔 ……已后,日损五十九分。入小暑,初日依平。自后日加八十九分。入白露,初日加八日。自后日损一百七十八分。入 秋分,
均加四日。自入寒露已后,日损五十九分。入小雪,初日依平。自平后日减八十九分。

太白初见,去日十一度 ……启蛰,毕春分,均减九日。自入清明已后,日损一百分。入芒种,依平。自入夏至已后,日加一百分。入处暑,毕 秋分,
均加九日。自入寒露已后,日损一百分。入大雪,依平。晨见:入冬至,依平。自入小寒已后,日加六十七分。入 ……十四日行一百六度。自后一日益日及度各一。白露初日,二百一十四日行一百三十六度。自后五日益日及度各一。 秋分
初日,二百三十二日行一百五十四度。自后一日益日及度各一。寒露初日,二百四十七日行一百六十九度。自后五 ……日率十。入小满初,减日率十。后三日损所减一。毕芒种,依平。若入立秋,三日益日率一,毕处暑。入白露,毕 秋分,
均加率十。入寒露初,加率十。后一日半损所加一。毕气尽,依平。

求变度率术:此疾,若入大寒,毕于启蛰 ……行入处暑,减日率六十,度率三十。别为初迟半度之行,行尽此日度,及来所减之馀日度之率续为疾。入白露,毕 秋分,
四十四日行二十二度。皆为初迟半度之率。初行入大寒,毕大暑,差行,先疾,日益迟一分。各如上法,求其行分 ……十日行二十二度。自入芒种,别益一度。夏至初日平。毕处暑,六十日行二十五度。自入白露已后,三日损一度。 秋分
初日,六十日行二十王度。自后一日益一,日半益一度。寒露初日,六十日行二十五度。自后二日损一度。立冬一 ……八日退十二度。立秋初日平。毕气尽,五十七日退十一度。自入白露已后,二日益日及度各一。白露十二日平。毕 秋分,
六十三日退七十度。自入寒露已后,三日益日及度各一。寒露九日平。毕气尽,六十六日退二十度。自入霜降已后 ……。清明初,留二十三日。自后一日损一日。清明十日平,毕气尽,留十五日。自入白露已后,二日损一日益一日。 秋分
十一日,无留。自入秋分十一日已后,一日益一日。霜降初日,留十九日。自后三日损一日。立冬三日平,毕大雪。清明初,留二十三日。自后一日损一日。清明十日平,毕气尽,留十五日。自入白露已后,二日损一日益一日。 秋分十一日,
无留。自入 秋分
十一日已后,一日益一日。霜降初日,留十九日。自后三日损一日。立冬三日平,毕大雪,留十三日。

后迟:自后一日损一日。清明十日平,毕气尽,留十五日。自入白露已后,二日损一日益一日。秋分十一日,无留。自入 秋分十一日
已后,一日益一日。霜降初日,留十九日。自后三日损一日。立冬三日平,毕大雪,留十三日。

后迟:顺,差 ……,五日益日及度各一。大暑初日平,毕处暑,二百六十三日行一百八十五度。自入白露已后,二日损日及度各一。 秋分
一日,二百五十五日行一百七十七度。自入秋分一日已后,一日半复日及度各一。大雪初日,二百五十日行一百二,五日益日及度各一。大暑初日平,毕处暑,二百六十三日行一百八十五度。自入白露已后,二日损日及度各一。 秋分一日,
二百五十五日行一百七十七度。自入 秋分
一日已后,一日半复日及度各一。大雪初日,二百五十日行一百二十度。自入秋分,三日益日及度各一。冬至初日百六十三日行一百八十五度。自入白露已后,二日损日及度各一。秋分一日,二百五十五日行一百七十七度。自入 秋分一日
已后,一日半复日及度各一。大雪初日,二百五十日行一百二十度。自入 秋分,
三日益日及度各一。冬至初日,复二百一十日行一百二十七度。其入恒气日度之率有损益者,,计日损益,并同前五十五日行一百七十七度。自入秋分一日已后,一日半复日及度各一。大雪初日,二百五十日行一百二十度。自入 秋分,三日
益日及度各一。冬至初日,复二百一十日行一百二十七度。其入恒气日度之率有损益者,,计日损益,并同前疾之 ……入冬至初日及大暑,各毕气尽。一十三日行一十三度。自入冬至后,十日损一,毕已后立春,入立秋,日益一,毕 秋分。
启蛰毕芒种,七日行七度。自入夏至后,五日益一,毕于小雪。寒露初日,三十三日行二十二度。自后六日损一,
距冬至前后各五度为限。初数十二,每限减一,尽九限,数终于四。殷二立之际,一度少强,依平。乃距春分前、 秋分
后,初限起四,每限增一,尽九限,终于十二,而黄道交复。计春分后、 秋分
前,亦五度为限,初数十二,尽九限,数终于四。殷二立之际,一度少强,依平。乃距夏至前后,初限起四,尽九 ……半交在立春之宿,殷黄道东南。至所冲之宿亦如之也。冬在阳历,夏在阴历,月行白道。冬至夏至后,白道半交在 秋分
之宿,殷黄道西。立北。至所冲之宿亦如之也。春在阳历,秋在阴历,月行朱道。春、 秋分
后,朱道半交在夏至之宿,殷黄道南。立春立秋后,朱道半交在立夏之宿,殷黄道西南。至所冲之宿亦如之也。春在阴历,秋在阳历,月行黑道。春、 秋分
后,黑道半交在冬至之宿,殷黄道北。立春立秋后,黑道半交在立冬之宿,殷黄道东北。至所冲之宿亦如之也。四 ……行与赤道差数。凡日以赤道内为阴,赤道外为阳;月以黄道内为阴,黄道外为阳。故月行宿度入春分交后行阴历, 秋分
交后行阳历,皆为同名;若入春分交后行阳历, 秋分
交后行阴历,皆为异名。其在同名,以差数为加者加之,减者减之;若在异名,以差数为加者减之,减者加之。皆 ……数,以当处二至差刻数乘之,如二至去极差度四十七分,八十而一,所得依分前后加减二分初日昼夜漏刻,春分前 秋分
后,加夜减昼;春分后 秋分
前,加昼减夜。各得所在定气初日昼夜漏刻数。求次日者,置每日消息定衰,亦以差刻乘之,差度而一,所得以息 ……今有之,即得也。

又术置所在春秋分定日中晷常数,与阳城每日晷数校取同者,因其日夜半漏,即为所在定春 秋分
初日夜半漏。求馀气定日,每以消息定数,依分前后加减刻分。春分前以加,分后以减; 秋分
前以减,分后以加。满象积为刻,不满为分,各为所在定气初日夜半定漏。

求次日以消息定衰依阳城法求之,
。因著双规,不能运动。臣今所造者,上列周天星度,使转运随天,仍度穿一穴,随穴退交,不有差谬。即知古者 秋分,
日在角五度,今在轸十三度;冬至,日在牵牛初,今在斗十度。拟随差却退,故置穴也。傍在卯酉之南,上去天顶 ……黄道。狗国,旧在黄道外,今当黄道。罗堰,旧当黄道,今在黄道北。

黄道,春分之日与赤道交于奎五度太; 秋分
之日交于轸十四度少;冬至之日于斗十度,去赤道南二十四度;夏至之日于井十三度少,去赤道北二十四度。其赤 ……,又乖舛而不同矣。

今以句股图校之,阳城北至之晷,一尺四寸八分弱;冬至之晷,一丈二尺七寸一分半;春 秋分,
其长五尺四寸三分。以覆矩斜视,北极出地三十四度四分。凡度分皆以十分为法。自滑台表视之,高三十五度三分 ……同,则黄道之轨景固随而迁变矣。

自此为率,推之比岁朗州测影,夏至长七寸七分,冬至长一丈五寸三分,春 秋分
四尺三寸七分半。以图测之,定气长四尺四寸七分。按图斜视,北极出地二十九度半。差阳城五度二分。蔚州横野军测影,夏至长二尺二寸九分,冬至长一丈五尺八寸九分,春 秋分
长六尺四寸四分半。以图测之,定气六尺六寸三分半。按图斜视,北极出地四十度。差阳城五度二分。凡南北之差 ……差步,冬至与北方差多。又以图校安南,日在天顶北二度四分,北极高二十度四分,冬至影长七尺九寸四分,定春 秋分
影长二尺九寸三分。差阳城十四度三分,其径五千二十三里。至林邑国,日在天顶北六度六分强,北极之高十七度 ……四分,北极之高五十二度,周圆一百四度,常见不隐。北至之龁四尺一寸三分,南至之龁二丈九就十寸六分。定春 秋分
影长九尺八寸七分。北方其没地才十五度馀,昏伏于亥之正西,晨见于丑之正东,以里数推之,已在回纥之北,又 ……之分数,知夜漏之短长。今载诸州测景尺寸如左:

林邑国,北极高十七度四分。冬至影在表北六尺九寸。定春 秋分
影在表北二尺八寸五分,夏至影在表南五寸七分。安南都护府,北极高二十六度六分。冬至影在表北七尺九寸四分。定春 秋分
影在表北二尺九寸三分,夏至影在表南三寸三分。朗州武陵县,北极高二十九度五分。冬至影在表北一丈五寸三分。定春 秋分
影在表北四尺三寸七分半,夏至影在表北七寸七分。襄州。恒春分影在表北四尺八寸。蔡州上蔡县武津馆,北极高三十三度八分。冬至影在表北一丈二尺三寸八分。定春 秋分
影在表北五尺二寸八分,夏至影在表北一尺三寸六分半。许州扶沟,北极高三十四度三分。冬至影在表北一丈二尺五寸三分。定春 秋分
影在表北五尺三寸七分,夏至影在表北一尺四寸四分。汴州浚仪太岳台,北极高三十四度八分。冬至影在表北一丈二尺八寸五分。定春 秋分
影在表北五尺五寸,夏至影在表北一尺五寸三分。滑州白马,北极高三十五度三分。冬至影在表北一丈三尺。定春 秋分
影在表北五尺三寸六分,夏至影在表北一尺五寸七分。太原府。恒春分影在表北六尺。蔚州横野军,北极高四十度。冬至影在表北一丈五尺八寸九分。定春 秋分
影在表北六尺六寸三分,夏至影在表北二尺二寸九分。
;在外者,刑部三覆奏。若犯恶逆已上,及部曲奴婢杀主者,一覆奏。凡京城决囚之日,减膳彻乐。每岁立春后至 秋分,
不得决死刑。大祭祀及致斋、朔望、上下弦、二十四气、雨未晴、夜未明、断屠月日及休假,亦如之。凡犯流罪已 ……八,昼夜共百刻。冬夏之间,有长短。冬至之日,昼漏四十刻,夜漏六十刻。夏至,昼漏六十刻夜漏四十刻。春分 秋分
之时,昼夜各五十刻。 秋分
之后,减昼益夜,凡九日加一刻。春分已后,减夜益昼,九日减一刻。二至前后,加减迟,用日多。二分之间,加
《垂拱》、《神龙》、《开元式》并二十卷,其删定格令同。

太宗又制在京见禁囚,刑部每月一奏,从立春至 秋分,
不得奏决死刑。其大祭祀及致斋、朔望、上下弦、二十四气、雨未晴、夜未明、断屠日月及假日,并不得奏决死刑
告为妄,弘泰宜戮不待时。且真犯之人,事当罪逆;诬谋之类,罪唯及身。以罪较量,明非恶逆,若欲依律,合待 秋分。
今时属阳和,万物生育,而特行刑罚。此谓伤春。窃案《左传》声子曰:「赏以春夏,刑以秋冬。」顺天时也。又
圣图,将弘义、轩之风,以光史策之美,岂可非时行戮,致伤和气哉!君举必书,将何以训?伏愿详依国典,许至 秋分,
则知恤刑之规,冠于千载;哀矜之惠,洽乎四海。」中宗纳坚所奏,遂令决杖,配流岭表。

睿宗即位,坚自刑
奏黄钟,歌大吕,以祀天神。'谓五帝及日月星辰也。王者各以夏之正月,祀感帝于南郊。又朝日以春分,夕月以 秋分,
依如正礼,并用仲冬之调。又曰:'奏太蔟,歌应钟,以祭地祇。' 谓神州及社稷。以春秋二仲,依如正礼,唯
丞。廷尉寺邻北城,曾夏日寺傍得一狐,庆之与廷尉正博陵崔纂,或以城狐狡害,宜速杀之;或以长育之月,宜待 秋分。
二卿裴延俊、袁翻,互有同异。虽曰戏谑,词义可观,事传于世。后兼左丞,为并、肆行台,赐爵龙丘子,行沧州
月逐日易及,令合朔加时早;日行速,则月逐日少迟,令合朔加时晚。检前代加时早晚,以为损益之率。日行,自 秋分
已后至春分,其势速,计一百八十二日而行一百八十度;自春分已后至 秋分,
日行迟,计一百八十二日而行一百七十六度。每气之下,即其率也。其三,自古诸历,朔望逢交,不问内外,入限
疾,每痛至必叫,子舆亦闷绝。及父卒,哀恸将绝者再。奉丧还乡,秋水犹壮。巴东有淫预,石高出二十许丈,及 秋至,
则才如见焉,次有瞿塘大滩,行旅忌之,部伍至此,石犹不见。子舆抚心长叫,其夜五更水忽退减,安流南下。及
宣帝入辅,师知与仲举等遣舍人殷不佞矫诏令宣帝还东府,事觉,于北狱赐死。

初,文帝敕师知撰起居注,自 永定二年秋至
天嘉元年为十卷。

谢岐,会稽山阴人也。父达,梁太学博士。

岐少机警,好学,仕梁为山阴令。侯景乱,
者;又七日,乃祈宗庙及古帝王有神祠者;又七日,乃修雩,祈神州;又七日,仍不雨,复从岳渎已下祈如初典。 秋分
已后不雩,但祷而已。皆用酒脯。初请后二旬不雨者,即徙市禁屠。皇帝御素服,避正殿,减膳撤乐,或露坐听政 ……中设醮。十年,幸东都,过祀华岳,筑场于庙侧。事乃不经,盖非有司之定礼也。

礼天子以春分朝日于东郊, 秋分
夕月于西郊。汉法,不俟二分于东西郊,常以郊泰畤。旦出竹宫东向揖日,其夕西向揖月。魏文讥其烦亵,似家人 ……如其郊。用特牲青币,青圭有邸。皇帝乘青辂,及祀官俱青冕,执事者青弁。司徒亚献,宗伯终献。燔燎如圆丘。 秋分
夕月于国西门外,为坛,于坎中,方四丈,深四尺,燔燎礼如朝日。

开皇初,于国东春明门外为坛,如其郊。每以春分朝日。又于国西开远门外为坎,深三尺,广四丈。为坛于坎中,高一尺,广四尺。每以 秋分
夕月。牲币与周同。

凡人非土不生,非谷不食,土谷不可偏祭,故立社稷以主祀。古先圣王,法施于人则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