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人物库 宋朝
程伯孙北宋
简介
崇宁四年(1105)司农少卿
大观元年(1107)陕州知州6月6日任命。
主要活动
  • 1105年-1107年,京畿路汴京(开封),司农少卿
  • 1107年-1110年,永兴军路陕州(陕县),陕州知州,6月6日任命
释谷泉北宋
全宋诗
释谷泉衡岳芭蕉庵住持,一号大道禅师(《五灯会元》卷一二),泉州(今属福建)人。
受法汾阳善昭禅师,乃临济宗南岳下十世。
朝归放浪湘中,参谒慈明禅师于道吾寺,住灵峰寺,后移住芭蕉庵。
嘉祐中卒(《禅林僧宝传》卷一五),年九十二(《神僧传》卷九)。
今录诗六首。
禅师名谷泉
泉南人也。
少聪敏。
性耐垢污。
大言不逊。
流俗憎之。
去为沙门
拨置戒律。
任心而行。
眼盖衲子
所至丛林。
辄删去。
不以介意。
汾阳
昭禅师
奇之。
密受记莂。
南归放浪湘中。
慈明住道吾。
往省觐。
慈明问曰。
白云横谷口。
道人何处来。
泉左右顾曰。
夜来何处火。
烧出古人坟。
慈明呵曰。
未在更道看。
乃作虎声。
慈明以坐具摵之。
接住推置绳床上。
慈明亦作虎声。
大笑。
山有湫毒龙所蛰。
堕叶触波必雷雨连日。
过者不敢喘。
慈明暮归。
时秋暑。
捉其衣曰。
可同浴。
慈明掣肘径去。
于是解衣跃入。
霹雳随至。
腥风吹雨。
林木振摇。
慈明蹲草中。
死矣。
须臾晴霁。
忽引颈出波间曰㘞。
后登衡岳之顶灵峰寺(或云。
云峰寺)。
懒瓒岩。
又移住芭蕉
将移居保真。
大书壁曰。
予此芭蕉庵。
幽占堆云处。
般般异境未暇数。
先看矮松三四树。
寒来烧枯杉
饥餐大紫芋
而今弃之去。
不知谁来住。
住保真庵。
盖衡湘至险绝处。
夜地坐祝融峰下。
有大蟒盘绕之。
解衣带。
缚其腰。
中夜不见。
明日杖策。
遍山寻之。
衣带缠枯松上。
妖也。
又自后洞。
负一石像。
南台
像无虑数百斤。
众僧惊骇。
莫知其来。
后洞僧亦莫知其去。
遂相传为飞来罗汉。
尝过衡山县
见屠者斫肉。
立其旁作可怜态。
指其肉又指其口。
屠问曰。
汝哑耶。
即肯首。
屠怜之。
割巨脔置钵中。
喜出望外。
发谢而去。
一市大笑。
自若。
以杖大酒瓢。
往来山中。
人问瓢中何物。
曰大道浆也。
自作偈曰。
我又谁管你天。
谁管你地。
著个破纸袄。
一味工打睡。
一任金乌东上。
玉兔西坠。
荣辱何预我。
兴亡不相关。
一条拄杖一胡芦。
闲走南山北山
醉卧山路间。
大雪起。
作偈曰。
今朝甚好雪。
纷纷如秋月。
文殊不出头。
普贤呈丑拙。
畜一奴名调古。
日令拾薪汲涧。
或呼对坐岩石间。
赠之以偈曰。
我有山童名调古。
不诵经。
不礼祖。
解般榾柮禦冬寒。
随分衣裳破不补。
会栽蔬。
种芋
千山万山去无惧。
阿呵呵。
有甚讨处。
慈明迁住福严
又往省之。
少留而还。
作偈寄之曰。
相别而今又半年。
不知谁共对谈禅。
一般秀色湘山里。
汝自匡徒我自眠。
慈明笑而已。
乃令南公更谒泉。
与语惊曰。
五州管内。
乃有此匾头道人耶。
南公夏于法轮。
因写偈。
招之曰。
一自与师论大道。
别来罕有同人到。
如今抛却老狂僧
却去𡵺嵝峰头坐。
大雪漫漫。
猿声寂寂。
独吟咏。
自歌曲。
奇哉大道。
知音难得。
孤云何日却归山。
共坐庵前盘陀石。
南公讥其坦率。
戏酬以偈曰。
饮光论劫坐禅。
布袋经年落魄。
疥狗不愿生天。
却笑云中白鹤。
云峰悦公访之。
以偈赠之曰。
高才禅者。
心如孩儿貌山野。
特特扶筇远谒予。
三年见之如初也。
不参禅不问道。
寻常只倡渔家傲。
禅人见渠冷如灰。
渠见禅人淡如皂。
有结伴诣常宁
阿育王所藏舍利塔者。
以偈赠之曰。
诸禅结伴游玉塔。
灵踪胜境将心劄。
归来举似看如何。
何似狂僧无缝塔。
无缝塔。
最难邈。
岂同白玉受人踏。
五湖四海尽云奔。
踏破几多鞋共靸。
无缝塔。
甚匼匝。
若遇同人方始答。
忽然展手借样看。
便与拦腮鼓一搭。
嘉祐中
男子冷清妖言诛。
坐清曾经由庵中。
决杖配彬州牢城。
盛暑负土经通衢。
弛担说偈曰。
今朝六月六。
谷泉被气𡎺。
不是上天堂。
便是入地狱。
言讫微笑。
泊然如蝉蜕。
阇维舍利不可胜数。
人塔之。
至今祠焉。
释谷泉
未详其姓氏。
泉南人也。
少聪敏性耐垢污。
大言不逊流俗憎之。
去为沙门
拨置戒律任心而行。
汾阳昭禅师
奇之密受记莂。
南归放浪湘中。
慈明住道。
吾往省觐。
慈明问曰。
白云横谷口。
道人何处来。
泉左右顾曰。
夜来何处火。
烧出古人坟。
慈明呵曰。
未在更道看。
乃作虎声。
慈明以坐具摵之。
接住推置绳床上。
慈明亦作虎声。
大笑。
山有湫毒龙所蛰。
堕叶触波必雷雨连日。
过者不敢喘
慈明暮归。
时秋暑。
捉其衣曰可同浴。
慈明掣肘径去。
于是解衣跃入霹雳随至。
腥风吹雨林木振摇。
慈明蹲草中。
死矣。
须臾晴霁。
忽引颈出波间曰㘞(音祸)后登衡岳之顶灵峰寺懒瓒岩。
又移住芭蕉
将移居保真。
大书壁曰。
余此芭蕉庵幽占堆云处。
般般异境未暇数。
先看矮松三四树。
寒来烧枯杉
饥餐大紫芋
而今弃之去。
不知谁来住。
住保真庵。
盖衡湘至险绝处。
夜地坐祝融峰下。
有大蟒盘绕之。
解衣带缚其腰。
中夜不见。
明日杖策遍山寻之。
衣带缠枯松上。
妖也。
又自后洞负一石像至南台
像无虑数百斤。
众僧惊骇莫知其来。
后洞僧亦莫知其去。
遂相传为飞来罗汉。
尝过衡山县见屠者斫肉。
立其旁作可怜态。
指其肉又指其口。
屠问曰。
汝哑耶。
即肯首。
屠怜之割巨脔置盆中。
喜出望外发谢而去。
一市大笑。
自若。
化于嘉祐十五年六月六日
阅世九十有二。
坐六十四夏。
人塔之至今焉。
谷泉
泉南人也。
少聪敏。
性耐垢污。
大言不逊。
流俗憎之。
去为沙门
拨置戒律。
任心而行。
眼盖衲子
所至丛林辄删去。
不以介意。
汾阳
阳奇之。
密受记莂。
南归放浪。
湘中数来往。
道吾访慈明
道吾有湫。
毒龙所蛰。
堕叶触波。
必雷雨连日。
过者不敢喘。
慈明暮归。
时秋暑。
捉其衣曰。
可同浴。
慈明掣肘径去。
于是。
解衣跃入。
霹雳随至。
腥风吹雨。
林木震摇。
慈明蹲草中。
死矣。
须臾晴霁。
忽引颈出波间。
曰㘞。
后住南岳懒瓒岩。
又移住芭蕉
将复移保真。
大书芭蕉壁曰。
予此芭蕉庵。
幽占堆云处。
般般异境未暇数。
先看矮松三四树。
寒来烧枯杉
饥餐大紫芋
而今弃之去。
不知谁来住。
住保真。
夜地坐祝融峰下。
有大蟒盘绕之。
解衣带缚其腰。
明日杖策寻之。
衣带[联-耳+糸]松枝上
妖也。
尝过衡山县
见屠者斫肉。
立其旁。
作可怜态。
指其肉。
又指其口。
屠问曰。
汝哑耶。
即肯首。
屠怜之。
割巨脔置钵中。
喜出。
望外感谢而去。
一市大笑。
自若。
以杖大酒瓢。
往来山中。
人问瓢中何物。
曰。
大道浆也。
作偈曰。
我又谁管你天。
谁管你地。
著个破纸袄。
一味工打睡。
一任金乌东上。
玉兔西坠。
荣辱何预我。
兴亡不相关。
一条柱杖。
一葫芦间。
南山北山
畜一奴名调古。
日令拾薪汲涧。
或呼对坐岩石间。
赠之以偈曰。
我有山童名调古。
不诵经不礼祖。
解般榾柮禦冬寒。
随分衣裳破不补。
会栽蔬能种芋
千山万山去无惧。
阿呵呵有甚讨处倚。
遇上座来参。
问庵主在么。
曰。
谁。
曰行脚僧。
曰作甚么。
曰礼拜庵主。
曰恰值庵主不在。
曰你聻
曰向道不在。
说甚么你。
我拽棒趁出。
次日来。
又趁出。
一日又来。
拦胸扭住曰。
我这里虎狼纵横尿床。
鬼子三回两度。
来讨甚么。
曰人言庵主亲见汾阳来。
解衣抖擞曰。
你道我见汾阳来。
有多少奇特。
再访慈明
作偈寄之曰。
相别而今又半年。
不知谁共对谈禅。
一般秀色湘山里。
汝自匡徒我自眠。
慈明笑而已。
乃令南公更谒泉。
与语。
惊曰。
五州管内。
乃有此匾头道人耶。
嘉祐中
男子冷清妖言诛。
坐清曾经由庵中。
决杖配郴州牢城。
盛暑负土经通衢。
弛担说偈曰。
今朝六月六。
谷泉被气𡎺。
不是上天堂。
便是入地狱。
言讫微笑。
泊然蝉蜕。
阇维。
舍利不可胜数。
人塔而祠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