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人物库 唐朝
陳碩真初唐 ? — 653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生卒】:?—653
【介紹】: 睦州清溪女子。
自稱仙人,能升天,役使鬼物。
從者甚眾。
高宗永徽四年,與妹夫章叔胤等起事。
自稱文佳皇帝,以叔胤為仆射
攻取睦州桐廬於潛等州縣。
復攻婺州歙州,不克。
十一月,為婺州刺史崔義玄揚州刺史房仁裕所敗,被殺。
武則天初唐 624 — 705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生卒】:624—705
【介紹】: 即武后
并州文水人名曌
武士彟女。
年十四,太宗選為才人。
太宗崩,出為尼,高宗復召入宮。
永徽六年立為皇后,代決政事,與高宗并稱“二圣”。
高宗崩,臨朝稱制,廢中宗睿宗
天授元年自稱圣神皇帝,改國號為周,史稱武周,在位十六年。
宗室,任用酷吏,然富權略,能用人,故名相輩出。
獎勵農桑,改革史,重視選拔人材。
晚年則豪奢專斷,頗多弊政。
神龍元年宰相張柬之等迫則天禪位于中宗,同年病卒,謚則天皇后
唐詩大辭典 修訂本
【生卒】:624—705
名曌并州文水(今山西文水)人。
武士彟之女。
14歲入宮為唐太宗才人,賜號武媚
太宗卒,削發為尼。
高宗時,復召為昭儀,進號宸妃
永徽六年(655),立為皇后,參決朝政,號為天后,與高宗并稱“二圣”。
弘道元年(683)臨朝稱制。
載初元年(690)自稱圣神皇帝,改國號為改元天授,史稱武周
神龍元年(705)中宗復位,后徙居上陽宮,去帝號。
是年冬卒,謚曰則天大圣皇后
玄宗天寶八載(749)定謚則天順圣皇后
生平見新、舊《唐書》本傳。
則天后在位16年,實掌國政40余年,素多智謀,兼涉文史。
曾召文學之士周茂思、范履冰編纂《要覽》、《字海》、《樂書要錄》等書,撰有《垂拱集》100卷,俱佚。
全唐詩》存詩46首,《全唐詩外編》及《全唐詩續拾》補詩3首、詩序1首。
唐诗汇评
武则天625-707),自名(zhao),并州文水(今属山西)人。
太宗时被召入宫,为才人,年十四。
太宗崩,为尼感业寺。
高宗复召入宫,拜昭仪
永徽六年立为皇后
中宗即位,尊为皇太后,临朝称制,睿宗文明元年,自称帝,改国号日周。
神龙元年传位于皇太子显,十一月卒。
谥曰则天顺圣皇后
则天素多智计,辅政、当国数十年,颇有兴革,亦多弊政。
兼涉文史,能诗,与近臣诗会,传为美谈。
有《垂拱集》一百卷,《金轮集》十卷,均佚。
全唐诗》存诗四十六首。
駱賓王初唐 627 — 684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生卒】:約626或627—684后
【介紹】: 婺州義烏人
七歲能詩,有神童之稱。
王勃楊炯盧照鄰齊名,號四杰
高宗永徽中道王李元慶府屬,歷武功、長安主簿
儀鳳三年入為侍御史,因事下獄,次年遇赦。
調露二年除臨海丞,不得志,辭官。
武則天光宅元年徐敬業起兵揚州則天賓王為作《代李敬業傳檄天下文》。
敬業敗,賓王亡命不知所之,或云被殺,或云為僧。
有集。
唐詩大辭典 修訂本
【生卒】:622—684,有生于619、640等說
排行四婺州義烏(今浙江義烏)人。
出身寒門,其父為青州博昌,早卒。
7歲能詩。
高宗朝,初為道王府屬,后歷任奉禮郎東臺詳正學士、武功主簿、長安主簿,遷侍御史
奉禮郎時,曾從軍西域久戍邊疆。
塞外還,又曾宦游蜀中。
調露元年(679)冬,因數上疏言事獲罪下獄,次年秋下除臨海(今屬浙江)丞。
睿宗文明中(684)徐敬業起兵討武后,作檄傳之天下斥其罪。
敬業兵敗,賓王被誅(一說逃亡不知所之)。
本事詩·微異》言宋之問靈隱寺吟詩,遇駱賓王隱跡為僧,為續“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飄”等句,傳播甚廣,而不可信。
生平見新、舊《唐書》本傳。
今人張志烈有《初唐四杰年譜》。
賓王為“初唐四杰”之一,才情縱放,擅長七言歌行,《帝京篇》為代表作。
其詩或自述仕途坎坷,或同情下層婦女愛情婚姻之不幸,或揭露上層統治者之驕奢淫逸,題材較為廣泛。
筆調宏肆,風格雄放。
全唐詩》編其詩為3卷。
其詩集以清咸豐年間陳熙晉《駱臨海集箋注》為最通行。
唐诗汇评
駱宾王638?
—685?
),字观光婺州义乌(今属浙江)人。
弱冠为道王元庆)府属。
高宗咸亨年间从军塞上。
上元元年回京参选,历武功、长安主簿,擢侍御史,因上书言事,被诬下狱。
后任临海(今浙江天台)丞,怏怏失志,弃官去。
文明元年,从徐敬业讨武,兵败,被杀。
或谓“投江而死”,或谓“亡命不知所之”。
宾王兼擅诗文,与王勃杨炯卢照邻齐名,并称“四杰”。
有《骆宾王文集》十卷行世。
全唐诗》编诗三卷。
陈熙晋有《駱临海集笺注》十卷。
作品评论
世称“王杨卢骆”,杨盈川之为文,好以古人姓名连用,如“张平子之略谈,陆士衡之所记”、“潘安仁宜其陋矣,仲长统何足知之”,号为“点鬼簿”。
宾王文好以数对,如“秦地重关一百二,汉家离宫三十六”,人号为“算博士”。
骆宾王为诗,格高指远,若在天上物外,神仙会集,云行鹤驾,想见飘然之状。
张逊业《骆宾王文集序》
宾王五言律诗,秀丽精绝,不可易及。
然《帝京篇》尤一代绝唱也。
《艺苑卮言》
卢、骆、王、杨,号称“四杰”,词旨华靡,固沿陈隋之遗,翩翩意象,老境超然胜之,五言遂为律家正始。
内子安稍近乐府,扬、卢尚宗汉魏宾王长歌虽极浮靡,亦有微瑕,而缀锦贯珠,滔滔洪远,故是千秋绝艺。
沈、宋前,排律殊寡,惟骆宾王篇什独盛。
佳者:“二庭归望断”、“蓬转俱行役”、“彭山折坂外”、“蜀地开天府”,皆流丽雄浑,独步一时。
义乌富有才情,兼深组织,正以太整且丰之故,得擅长什之誉,将无风骨有可窥乎!
其源亦出阴、何,特能清远取神,苍然有骨,虽才非纯雅,面于胜处见优。
存诗甚少,特见一斑,缘在初唐,仍称家数,
《诗学渊源》
宾王)诗不减齐梁诸人,而古质不及卢昇之
近体如《北眺》、《夏日》诸作,立意炼辞,实开盛唐之先路。
顏允南盛唐 694 — 762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生卒】:694—762
【介紹】: 京兆長安人字去惑
顏惟貞子。
開元十五年挽郎考判入第,授鶉觚
累遷左補闕殿中侍御史
以忤宰相楊國忠,貶襄陽丞,移河東司戶京兆士曹
安史亂起,隨玄宗,歷任屯田員外郎司膳郎中
乾元中,遷司封郎中
封金鄉縣開國男
官至國子司業
好為五言詩。
唐詩大辭典 修訂本
【生卒】:694—762
字去惑京兆長安(今陝西西安)人,群望瑯玡臨沂(今山東臨沂)
顏真卿之兄。
玄宗開元十五年(727)挽郎應吏部試,判入高等,授鶉觚
累遷左補闕殿中侍御史
天寶九載(750)以忤楊國忠襄陽丞,累移京兆士曹
十五載玄宗奔蜀,拜屯田員外郎
肅宗至德二載(757)司膳郎中封金鄉男,進國子司業
代宗寶應元年(762)十一月卒。
生平見顏真卿國子司業顏府君神道碑銘》。
允南工詩善書。
顏真卿稱其“每應制及朝廷唱和,必警覺佳對,人人稱說之”。
全唐詩》存詩2句。
杜鴻漸盛唐 709 — 769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生卒】:709—769
【介紹】: 濮州濮陽人字之巽
杜鵬舉子。
玄宗開元二十二年進士
初為朔方判官
安祿山亂起,太子按軍平涼,未知所適。
鴻漸遣使力勸太子靈武,又與裴冕等勸太子即帝位,以系中外之望。
肅宗立,累遷河西節度使
兩京平,又節度荊南
久之,召為尚書右丞太常卿,充禮儀使,綜正泰、建二陵制度。
代宗廣德二年,以兵部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崔旰成都,命以宰相鎮撫之。
鴻漸性畏怯,畏殺戮,既至,憚旰雄武,禮遇之,反委以政。
尋復入輔政,進門下侍郎
卒謚文憲
唐詩大辭典 修訂本
【生卒】:709—769
字之巽濮州濮陽(今河南濮陽)人。
玄宗開元二十二年(734)登進士第,累至朔方度支副使
天寶十五載(756)肅宗靈武,勸進皇位,遷兵部郎中知中書舍人,尋轉武部侍郎
累歷河西荊南節度使太常卿等,封衛國公
代宗廣德二年(764)拜相。
大歷元年(766)兼山南、劍南副元帥等,入川平崔旰之亂,二年表讓節制于旰,返京仍知政事
三年東都留守四年十一月卒,謚文憲
生平見元載《故相國杜鴻漸神道碑》,新、舊《唐書》本傳。
全唐詩》存詩2句。
杜甫唐 712年2月12日 — 770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生卒】:712—770
【介紹】: 河南鞏縣人,祖籍襄陽字子美自稱杜陵布衣又稱少陵野老
杜審言孫。
初舉進士不第,遂事漫游。
后居困長安近十年,以獻《三大禮賦》,待制集賢院
安祿山亂起,走鳳翔上謁肅宗,拜左拾遺
從還京師,尋出為華州司功參軍
棄官客秦州同谷,移家成都,營草堂于浣花溪世稱浣花草堂
后依節度使嚴武表為檢校工部員外郎,故世稱“杜工部”。
代宗大歷中,攜家出蜀,客居耒陽,一夕病卒于湘江舟中。
工詩歌,與李白齊名,并稱李杜。
后人又稱其為詩圣,稱其詩為“詩史”。
名篇甚多,為世傳誦。
有《杜工部》。
唐詩大辭典 修訂本
【生卒】:712—770
字子美排行二河南鞏縣(今河南鞏義)人。
其十三世祖杜預,乃京兆杜陵(今陝西長安縣東北)人,故杜甫自稱“杜陵布衣”,即指其郡望。
十世祖杜遜,東晉時南遷襄陽(今湖北襄樊),故或稱襄陽杜甫,乃指其祖籍。
杜甫一度曾居長安城南少陵附近,故又嘗自稱“少陵野老”,世稱“杜少陵”。
其祖父審言,武后時膳部員外郎,于初唐五言律詩之形成曾起積極作用。
杜甫出生于“奉儒守官”之家,其一生正值唐朝由盛而衰之轉變時期,安史之亂乃此轉變之關鍵,杜甫一生經歷與創作,與其時代之興衰密切相聯。
青年時代正值玄宗開元全盛時期,經過前后三次、歷時十年之漫游生活。
開元二十三年(735),舉進士,不第。
天寶六載(747)玄宗“詔天下,有一藝,詣轂下”。
杜甫應是屆制舉,又落第。
十載,獻《三大禮賦》,玄宗奇之,命待制集賢院
十四載十月,始授河西,不受,旋改右衛府兵曹參軍
十一月安史亂發,次年六月玄宗奔蜀,長安陷落。
杜甫亦陷其中。
七月太子李亨即位靈武改元至德
肅宗至德二載(757)四月杜甫奔赴行在鳳翔,授左拾遺,故世稱杜拾遺
乾元元年(758)六月,貶華州司功參軍
次年七月棄官,由華州秦州(今甘肅天水)同谷(今甘肅成縣)年底成都,于西郊建草堂,生活相對安定
代宗寶應元年(762)因避亂又漂泊梓州(今四川三臺)閬州(今四川閬中)
廣德二年(764)重返成都,劍南節度使嚴武杜甫節度使署中參謀,又薦為檢校工部員外郎
又稱杜工部
永泰元年(765)夏春之交,離成都,至夔州(今重慶奉節),在夔州近2年,作詩430多首。
大歷三年(768)正月,出峽,抵湖北江陵,又轉公安岳陽
輾轉漂泊于江湘之間。
大歷五年冬,詩人病死于由長沙岳陽之小舟中。
生平詳見元稹撰《杜工部墓系銘》,新、舊《唐書》本傳。
年譜多家,其中以蔡興宗、魯訔、蔡夢弼、單復所編年譜及黃鶴所撰《年譜辨疑》影響較大。
近人聞一多少陵先生年譜會箋》考訂頗詳,可參考。
杜甫現存詩歌1440余首。
宋人王洙所編《杜工部》20卷,為今存之最早版本。
其詩歌乃圍繞詩人所處時代環境與自身遭際而創作。
其“渾涵汪茫,千匯萬狀”之詩歌內容,反映當時社會面貌全面深刻,故后人譽之為“詩史”。
在詩歌藝術方面,杜甫承繼前賢,勤于探索,刻意求工,無體不精,形成其“沉郁頓挫”,“律切精深”之藝術風格。
元稹稱杜詩:“上薄風雅,下該沈宋,言奪蘇李,氣吞曹劉,掩顏謝之孤高,雜徐庾之流麗,盡得古今之體勢,而兼人人之所獨專”,“詩人以來未有如子美者。
”(《杜工部墓系銘》)故杜甫之于唐詩,具有集前代之大成,開后世之先路之作用,影響至大。
對杜詩之整理編纂、系年、分類、評點、注釋、研究,歷代學者用力至勤。
迄清以前之專門著述,今存者尚有200種左右。
版刻流傳最廣泛者,有錢謙益《杜詩箋注》,仇兆鰲杜詩詳注》、楊倫《杜詩鏡銓》等。
辛亥后近人之有關專著,亦達200余種之多。
全唐詩》編為19卷,《全唐詩外編》及《全唐詩續拾》補詩2首,斷句4。
唐诗汇评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称杜陵布衣、少陵野老。
原籍襄阳(今湖北襄樊),自曾祖居巩(今河南巩县)
早年漫游吴越
进士落第,复游齐赵。
天宝三载结识李白,同游梁宋、齐鲁
五载,入长安,应试落第,遂居留长安,进《三大礼赋》,又投诗干谒权贵,十五载,始得授右卫率府胄曹参军
安史叛军陷两京,被俘困长安
至德二载夏,间道奔肃宗行在凤翔,授左拾遗,上疏救房琯
乾元元年,出为华州司功参军
二年弃官经秦州同谷,至成都,营草堂寓居。
宝应元年蜀乱,流亡梓、阆诸州。
广德二年成都
严武剑南西川节度,荐节度参谋检校工部员外郎
卒,蜀中乱,离成都经云安至夔州。
大历三年正月出峡,经江陕、公安漂泊至湖南,转徙于、潭、衡诸州间。
五年冬,病卒。
在我国古代诗史上,杜甫是“集大成”者,被誉为“诗圣”,其诗被誉为“诗史”,与李白并称“李杜”,对后世影响十分深远。
有《杜甫集》六十卷,已佚。
大历中樊晃集其诗编为《小集》六卷,亦佚。
宋王洙重编《杜工部》二十卷、补遗一卷行世,为后世各种杜集祖本。
全唐诗》编诗十九卷。
作品评论
元稹《唐故检校工部员外郎杜君墓系铭并序》
唐兴官学大振,历世之文,能者互出。
而又沈、宋之流,研练精切,稳顺声势,谓之为律诗。
由是而后,文体之变极焉。
然而莫不好古者遗近,务华者去实,效齐梁则不逮于魏晋
工乐府则力屈于五言,律切则骨格不存,闲暇则纤秾莫备。
至于子美,盖所谓上薄风骚,下该沈宋,言夺苏李,气吞曹刘,掩颜谢之孤高,杂徐庾之流丽,尽得古今之体势,而兼人人之所独专矣。
使仲尼考锻其旨要,尚不知贵,其多乎哉!
苟以为能所不能,无可无不可,则诗人以来,未有如子美者。
时山东人李白,亦以奇文取称,时人谓之“李杜”。
余观其壮浪纵恣,摆去拘束,模写物象,及乐府歌诗,诚亦差肩于子美矣;至若辅陈终始,排比声韵,大或千言,次犹数百,辞气豪迈,而风调清深,属对律切,而脱弃凡近,则李尚不能历其藩翰,况堂奥乎!
杜逢禄山之难。
流离陇蜀,毕陈于诗,推见至隐,殆无遗事,故当时号为“诗史”。
唐兴,诗人承陈隋风流,浮靡相矜。
宋之问沈佺期等,研揣声音,浮切不差,而号律诗,竞相沿袭。
开元间,稍裁以雅正。
然恃华者质反,好丽者壮违;人得一概,皆自名所长。
,浑涵汪茫,千汇万状,兼古今而有之。
他人不足,乃厌徐,残膏剩馥,沾丐后人多矣。
故元稹谓“诗人以来,未有如子美者”。
又善陈时事,律切精深,至千言不少衰、世号“诗史”。
昌黎韩愈于文章慎许可,至歌诗独推曰:“李杜文章在,光芒万丈长。
”诚可信云。
孙仅《读杜工部诗集序》
公之诗,支而为六家:孟郊得其气焰,张籍得其简丽,姚合得其清雅,贾岛得其奇僻,杜牧、薛能得其豪键,陆龟蒙得其瞻博,皆出公之奇偏尔,尚轩轩然自号一家,爀世煊俗。
后人师拟之不暇,矧合之乎?
风骚而下,唐而上,一人而已。
是知唐之言诗,公之馀波及尔。
苏轼《王定国诗集叙》
古今诗人众矣,而杜子美为首,岂非以其流落饥寒,终身不用,而一饭未尝忘君也欤?
黄庭坚《大雅堂记》
子美诗妙处乃在无意于文。
夫无意而意已至,非广之以《国风》《雅》《颂》,深之以《离骚》《九歌》,安能咀嚼其意味,闯然入其门耶?
故使后生辈自求之,则得之深矣。
秦观《韩愈论》
杜子美之于诗,实积众家之长,适其时而已。
苏武李陵之诗,长于高妙;曹植刘公干之诗,长于豪逸;陶潜阮籍之诗,长于冲淡;谢灵运鲍照之诗,长于峻洁;徐陵庾信之诗,长于藻丽,于是杜子美者,穷高妙之格,极豪逸之气,包冲淡之趣,兼峻洁之姿,备藻丽之态,而诸家之作所不及焉。
然不集诸家之长,杜氏亦不能独至于斯也,岂非适当其时故耶?
……孔子,圣之时者也,孔子之谓“集大成”。
呜呼,杜氏,韩氏亦集诗文之大成者与!
诗欲其好,则不能好矣。
王介甫以工,苏子瞻以新,黄鲁直以奇,而子美之诗,奇常、工易、新陈莫不好也。
《潜溪诗眼》
老杜诗,凡一篇皆工拙相半,古人文章类如此。皆拙固无取,使其皆工,则峭急而无古气,如李贺之流是也。然后世学者。当先学其工者,楕神气骨皆在于此。
王介甫只知巧语之为诗,而不知拙语亦诗也;山谷只知奇语之为诗,而不知常语亦诗也。
欧阳公诗专以快意为主,苏端明诗专以刻意为工,李义山诗只知有金玉龙凤,杜牧之诗只知有绮罗脂粉,李长吉诗只知有花草蜂蝶,而不知世间一切皆诗也。
杜子美则不然:在山林则山林,在廊庙则廊庙,遇巧则巧,遇拙则拙,遇奇则奇,遇俗则俗,或放或收,或新或旧,一切物、一切事、一切意,无非诗者,故曰“吟多意有馀”,又曰“诗尽人间兴”,诚哉是言”!
子美诗奄有古今。
学者能识国风、骚人之旨,然后知子美用意处;识汉魏诗,然后知子美遣词处。
《遯斋闲览》
或问王荆公云:编四家诗,以杜甫为第一,李白为第四,岂之才格词致不逮也?
公曰:之歌诗,豪放飘逸,人固莫及,然其格止于此而已,不知变也。
至于,则悲欢穷泰,发敛抑扬,疾徐纵横,无施不可。
故其诗有平淡简易者,有绵丽精确者,有严重威武若三军之帅者,有奋迅驰骤若泛驾之马者,有淡泊闲静若山谷隐士者,有风流蕴藉若贵介公子者。
盖其诗绪密而思深,观者苟不能臻其阃奥,未易识其妙处,夫岂浅近者所能窥哉!
所以光掩前人而后来无继也。
山谷云,老杜作诗,退之作文,无一字无来处,盖后人读书少,故谓韩、杜自作此语耳。
少陵诗宪章汉魏,而取材于六朝
至其自得之妙,则前辈所谓集大成者也。
李、杜二公,正不当优劣。
太白有一二妙处,子美不能道;子美有一二妙处,太白不能作,子美不能为太白之飘逸,太白不能为子美之沉郁。
大抵老杜集,成都时诗胜似关辅时,夔州时诗胜似成都时,而湖南时诗又胜似夔州时,一节高一节,愈老愈剥落也。
杨维桢《李仲虞诗序》
观杜者不唯见其律,而有见其骚者焉;不唯见其骚,而有见其雅者焉;不唯见其骚与雅也,而有见其史者焉。此杜诗之全也。
蜀郡虞集云:杜公之诗,冲远浑厚,上薄风雅,下凌沈、、每篇之中有句法章法,截乎不可紊;至于以正为变,以变为正,妙用无方,如行云流水,切无定质,出于精微,夺乎天造,是大难以形器求矣。
公之忠愤激切、爱君忧国之心,一系于诗,故常因是而为之说曰:《三百篇》,经也;杜诗,史也。
“诗史”之名,指事实耳,不与经对言也;然风雅绝响之后,唯杜公得之,则史而能经也,学工部则无往而不在也。
杜子美诗诸体皆有绝妙者,独绝句本无所解。
少陵故多变态,其诗有深句,有雄句,有老句,有秀句,有丽句,有险句,有累句。
后世别为“大家”,特高于盛唐者,以其有深句,雄句、老句也;而终不失为盛唐者,以其有秀句、丽句也。
轻浅子弟往往有薄之者,则以其有险句、拙句、累句也。
不知其愈险愈老,正是此老独得处,故不足难之;独拙、累之句,我不能掩瑕。
虽然,更千百世无能胜之者何?
要曰:无露句耳。
盛唐一味秀丽雄浑。
杜则精粗、巨细、巧拙、新陈、险易、浅深、浓淡、肥瘦靡不毕具,参其格调,实与盛唐大别,其能会萃前人在此,滥觞后世亦在此。
且言理近经,叙事兼史,尤诗家绝睹。
太白笔力变化,极于歌行;少陵笔力变化,极于近体。
李变化在调与词,杜变化在意与格。
然歌行无常矱,易于错综;近体有定规,难于仲缩。
调词超逸,骤如骇耳,索之易穷;意格精深,始若无奇,绎之难尽,此其稍不同者也。
大概杜有三难:极盛难继,首创难工,遘衰难挽。
子建以至太白,诗家能事都尽,杜后起,集其大成,一也;排律近体,前人未备,伐山道源,为百世师,二也;开元既往,大历继兴,砥柱其间,唐以复振,三也。
杜子美之胜人者有二:思人所不能思,道人所不敢道,以意胜也;数百言不觉其繁,三数语不觉其简,所谓“御众如御寡”、“擒贼必擒王”,以力胜也。
五七古诗,雄视一世,奇正雅俗,称题而出,各尽所长,是谓武库。
五七律诗,他人每以情景相和而成,本色不足者往往景饶情乏,子美直摅本怀,借景入情,点熔成相,最为老手,然多径意一往,潦倒太甚,色泽未工,大都雄于古者每不屑屑于律故。
故用材实难,古人小物必勤,良有以也。
李维桢《雷起部诗选序》
昔人云诗至子美集大成,不为四言,不用乐府旧题。
虽唐调时露,而能得风雅遗意。
七言歌行扩汉魏而大之。
沉郁瑰琦,巨丽超逸。
五言律体裁明密,规模宏远,比耦精严,音节调畅;七言律称是。
至于长律,阖辟驰骤,变化错综,未可端倪,冠绝占今矣。
少陵七律与诸家异者有五:篇制多,一也;一题数首不尽,二也;好作拗体,三也;诗料无所不入,四也;好自标榜,即以诗入诗,五也。
此皆诸家所无,其他作法之变,更难尽数。
《诗源辨体》
或问:子美五七言律较盛唐诸公何如?
曰:盛唐诸公唯在兴趣,故体多浑圆,语多活泼;若子美则以意为主,以独造为宗,故体多严整,语多沉着耳。
此各自为胜,未可以优劣论也。
宋明以来,诗人学杜子美者多矣。
予谓退之得杜神,子瞻得杜气,鲁直得杜意,献吉得杜体,郑继之得杜骨。
它如李义山陈无己陆务观袁海叟辈、又其次也;陈简斋最下。
《杜诗详注凡例》
元微之作序铭,盛称其所作,谓“自诗人以来,未有如子美者”。
王介甫选四家诗,独以杜居第一。
秦少游则推为孔子大成,郑尚明则推为周公制作,黄鲁直则推为诗中之史,罗景纶则推为诗中之经,杨诚斋则推为诗中之圣,王元美则推为诗中之神,诸家无不崇奉师法。
宋惟杨大年不服杜,诋为村夫子,亦其所见者浅。
至嘉隆间,突有王慎中郑继之郭子章诸人,严驳杜诗,几令身无完肤,真少陵蟊贼也。
杨用修则抑扬参半,亦非深知少陵者。
《絸斋诗谈》
诗有以涩为妙者,少陵诗中有此味,宜进此一解。
涩对滑看,如碾玉为山,终不如天然英石之妙,
《絸斋诗谈》
五言排律,当以少陵为法,有层次,有转接,有渡脉,有闪落收缴,又妙在一气。
《絸斋诗谈》
古之人,如杜子美之雄浑博大,其在山林与朝廷无以异,其在乐士与兵戈险厄无以异,所不同者山川风土之变,而不改者忠厚直谅之志。
志定,则气浩然,则骨挺然,孟子所谓“至大至刚塞乎天地”者,实有其物,向光怪熊熊,自然溢发。
少陵独步千古,岂骚人香草,高士清操而已哉!
《唐诗别裁》
少陵五言长篇,意本连属,而学问博,力量大,转接无痕,莫测端倪,转似不连属者,千古以来,让渠独步。
《唐诗别裁》
少陵七言古如建章之宫,千门万户;如巨鹿之战,诸候皆从壁上观,膝行而前,不敢仰视;如大海之水,长风鼓浪,扬泥沙而舞怪物,灵蠢毕集。
别于盛唐诸家,独称大家。
《唐诗别裁》
杜诗近体,气局阔大,使事典切,而人所不可及处,尤在错综任意,寓变化于严整之中,斯足以凌轹千古。
《杜诗镜铨》
五古前人多以质厚清远胜,少陵出而沉郁顿挫,每多大篇,遂为诗道中另辟一门径。
无一蹈袭汉魏,正深得其神理。
《杜诗镜铨》
少陵绝句,直抒胸臆,自是大家气度,然以为正声则未也。
宋人不善学之,往往流于粗率。
少陵之真本领……仍在少陵诗中“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句。
盖其思力沉厚,他人不过说到七八分者,少陵必说到十分,甚至有十二三分者。
其笔力之豪劲,又足以副其才思之所至,故深人无浅语。
《读雪山房唐诗序例》
杜工部五言诗,尽有古今文字之体。
前后《出塞》、“三别”、“三吏”,固为诗中绝调,汉魏乐府之遗音矣。
他若《上韦左丞》,书体也;《留花门》,论体也;《北征》,赋体也;《送从弟亚》,序体也;《铁堂》、《青阳峡》以下诸诗,记体也;《遭田父泥饮》,颂体也;《义鹘》、《病》,说体也;《织成褥段》,箴体也;《八哀》,碑状体也;《送王砯》,纪传体也,可谓牢笼众有,挥斥百家。
《岘傭说诗》
少陵七律,无才不有,无法不备。
义山学之,得其浓厚;东坡学之,得其流转;山谷学之,得其奥峭;遗山学之,得其苍郁;明七子学之,佳者得其高亮雄奇,劣者得其空廓。
情芳意古,蕴藉宏深,本《小雅》怨诽之音,撰建安疏宕之骨,简蓄不逮古人,沉厉过之。
七言骨重气苍,意研律细,诸家评论,以此赅焉。
《唐宋诗举要》
五言长律,作者颇夥,然不能以颢气驱迈,健笔抟捖,则与四韵无大异,不过衍为长篇而已。杜老五言长律,开阖跌荡,纵横变化,远非他家所及。至……七言长律,最为难工,作者亦少,虽老杜为之,亦不能如五言之神化,他家无论也。
閻敬愛
唐詩大辭典 修訂本
一作敬受
生卒年不詳。
郡望滎陽(今屬河南)
歷官御史
曾作詩題濠州高塘館。
至德二載十一月蘇州別駕睦州刺史
未幾卒,劉長卿有祭文。
事跡見《封氏聞見記》卷七、《南部新書》卷庚、《嚴州圖經》卷一。
全唐詩》存詩1首。
第五琦唐 729 — 799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生卒】:729—799
【介紹】: 京兆長安人字禹珪
少以吏才進。
肅宗時監察御史勾當江淮租庸使,兼諸道度支使、鹽鐵鑄錢使
以鹽鐵名使,自始。
立鹽法,禁私鹽,由官府專賣。
乾元中,鑄乾元重寶錢,以一當十,加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又鑄重輪乾元錢,一當五十。
既而谷價騰貴,私鑄蜂起,乃長流夷州
代宗寶應初起為朗州刺史,有異政,入為太子賓客,改京兆尹,俄加判度支等使,擢戶部侍郎
前后主財政十余年。
后坐與魚朝恩狎,貶為括州刺史,徙饒、湖二州,復為太子賓客東都留守
德宗聞其才,將復用,召之,會卒。
唐詩大辭典 修訂本
【生卒】:713?—782
字禹珪京兆長安(今陝西西安)人。
少以吏干進,玄宗天寶末累至北海錄事參軍
肅宗至德元載(756)監察御史江淮租庸使,尋加山南等五道度支使
乾元元年(758)度支郎中御史中丞,創榷鹽法,尋進戶部侍郎判度支,領諸道轉運鹽鐵等使
二年拜相,十一月忠州長史三年夷州
代宗寶應元年(762)后起為關內元帥副使糧料使京兆尹戶部侍郎等,封扶風郡公
大歷五年(770)括州刺史,累移太子賓客
德宗建中三年(782)八月卒。
生平見新、舊《唐書》本傳。
獨孤及稱其詩“詞清興深,常情所不及”(《與第五相公書》)。
全唐詩》存詩2句。
賈耽唐 730 — 805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生卒】:730—805
【介紹】: 滄州南皮人字敦詩
玄宗天寶十載,舉明經第。
精通地理學。
累擢汾州刺史,治凡七年,政有異績。
歷遷山南西道節度使,徙東道,召為工部尚書,旋為東都留守義成軍節度使。
德宗貞元九年,以右仆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封魏國公
每逢四方使者及自遠方歸者,必詳問其山川土地終始,畫隴右、山南圖,及黃河經界遠近,成書十卷。
順宗立,進左仆射
王叔文等預政,屢移疾乞去,不許。
卒謚元靖
有《海內華夷圖》、《備急單方》等。
唐詩大辭典 修訂本
【生卒】:730—805
字敦詩滄州清池(今河北滄州)人。
玄宗天寶十載(751)登明經第。
肅宗乾元元年(758)任臨清尉,后遷河東節度副使
代宗大歷十四年(779)征拜鴻臚卿十一月出為山南西道節度使
德宗建中三年(782)徙鎮山南東道興元元年(784)召為工部尚書
貞元元年(785)出為東都留守二年義成軍節度使。
九年拜相,十七年封魏國公
順宗永貞元年(805)十月卒,謚元靖
生平見鄭馀慶左仆射賈耽神道碑》,權德輿魏國公賈公墓志銘》,新、舊《唐書》本傳。
日人內虎次郎有《賈魏公年譜》。
工詩尚書,擅長地理學。
鄭馀慶稱其“文章之制,博達而清約”(《左仆射賈耽神道碑》)。
全唐詩》存詩1首。
羅珦中唐 736 — 809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介紹】: 越州會稽人
代宗寶應初太常寺太祝
江西荊襄節度使曹王李皋幕府,累遷副使
卒,軍亂,平亂有功,召為奉天尹,擢廬州刺史
禁淫祀、興教化,再遷京兆尹,有惠政。
以老病求解,徙太子賓客封襄陽縣男
卒謚夷
唐詩大辭典 修訂本
【生卒】:736—809
或作羅炯羅晌,誤。
越州會稽(今浙江紹興)人。
代宗寶應元年(762)上書言事,授太常寺太祝,累遷湖南轉運留后
德宗建中三年(782)后歷佐江西荊南、山南幕,貞元八年(792)召為奉天,遷廬、壽二州刺史
入為司農卿憲宗元和三年(808)京兆尹、改太子賓客,累封襄陽縣男
四年十一月卒,謚夷
生平見權德輿《唐故守太子賓客羅公墓志銘并序》,新、舊《唐書》本傳。
全唐詩》存詩1首。
周渭中唐 740 — 805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生卒】:740—805
【介紹】: 淮陰人字兆師
服儒篤學,工為詞賦。
代宗大歷十四年進士
襄城
入為集賢校理
歷富平、長安,遷監察御史,董嶺南選補。
殿中侍御史膳部員外郎祠部郎中
德宗貞元十九年關輔饑,以為濫刑失職所致,疏奏,留中不下。
秘書少監致仕。
唐詩大辭典 修訂本
【生卒】:740—805
一作,誤。
字兆師淮陰(今江蘇淮安)人。
弟澈,能詩。
代宗大歷十四年(779)登進士第,德宗建中元年(780)中軍謀越眾科,授襄城,改校書郎,累遷膳部員外郎貞元十年(794)祠部郎中二十年秘書少監致仕。
順宗永貞元年(805)十一月卒。
生平事跡見權德輿《唐故守秘書少監致仕君墓志銘并序》。
有詩名。
全唐詩》存詩2首,《全唐詩續拾》補收詩1首。
王紹中唐 743 — 814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生卒】:743—814
【介紹】: 京兆萬年人
本名純,避憲宗諱改
王端子。
少為顏真卿器重,字之曰德素,奏為武康
累遷倉部員外郎戶部侍郎尚書判度支
德宗以其謹密,恩遇特異。
憲宗元和初武寧軍節度使,搜集軍政,推誠示人,出家資賞士,舉軍安賴。
兵部尚書
卒謚敬
唐詩大辭典 修訂本
【生卒】:743—814
本名純,避憲宗諱改字德素京兆萬年(今陝西西安)人,郡望太原(今屬山西)
少為顏真卿所知,代宗大歷八年(773)表授湖州武康,參預真卿、皎然等數十人之聯唱,后結集為《吳興集》10卷。
佐使府德宗貞元元年(785)入朝任倉部員外郎,累遷戶部郎中戶部侍郎戶部尚書等。
二十年出任東都留守,移鎮徐州
憲宗元和六年(811)征拜兵部尚書九年十一月卒,謚敬
生平見李絳兵部尚書王紹神道碑》、《舊唐書》、《新唐書》本傳。
全唐詩》存聯句1首。
柳泌中唐 ? — 820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生卒】:?—820
【介紹】: 道士。
本名楊仁力
少習醫藥,言多誕妄。
憲宗元和中,因李道古皇甫镈之薦征入禁中。
天臺多靈藥,愿為長吏以求。
十三年,授台州刺史,賜金紫。
驅民采藥,歲余一無所得,舉家入山谷。
有司捕送京師,仍待詔翰林
憲宗藥,日益煩燥,遂為宦官所殺。
穆宗即位,以京兆府杖死。
唐詩大辭典 修訂本
【生卒】:?—820
本名楊仁力,一作楊仁晝
少習醫術,言多誕妄。
憲宗元和十三年(818)宰相皇甫镈薦之,詔居興唐觀煉藥。
自稱能致靈藥于天臺山十一月詔權知台州刺史
歲余無所得,遂舉家逃入山中。
浙東觀察使捕送京師,復使待詔翰林
十五年正月憲宗服其藥躁怒,為宦官所弒。
穆宗即位,下詔處死。
生平事跡見新、舊《唐書》本傳。
全唐詩》存詩2首。
韓泰中唐 ? — 832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介紹】: 唐人字安平
德宗貞元十一年進士
有籌劃,能決大事,為王伾王叔文所倚重。
歷遷戶部郎中、神策行營節度司馬
后貶虔州司馬,官終湖州刺史
唐詩大辭典 修訂本
【生卒】:?—832?
字安平排行七雍州三原(今陝西三原)人。
德宗貞元十一年(795)登進士第,累遷戶部郎中
王叔文甚重之,二十一年授神策行營節度行軍司馬
叔文敗,九月坐貶撫州刺史十一月再貶虔州司馬
為“八司馬”之一。
憲宗元和十年(815)漳州刺史穆宗長慶元年(821)后累歷、湖、常四州刺史
約卒于文宗大和六年(832)
生平附見新、舊《唐書·王叔文》。
全唐詩》存詩2句。
柳宗元中唐 773 — 819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生卒】:773—819
【介紹】: 河東解人字子厚世稱柳河東
鎮子。
德宗貞元九年擢進士第,十四年登博學宏詞科。
集賢殿正字,調藍田,拜監察御史里行
王叔文友善。
叔文主政,擢禮部員外郎,參與革新政治。
叔文敗,宗元永州司馬
憲宗元和十年柳州刺史人稱柳柳州
韓愈并稱“韓柳”,共倡古文運動,其文峭拔矯健。
又工詩,風格清峭。
有《柳河東》。
唐詩大辭典 修訂本
【生卒】:773—819
字子厚排行八河東(今山西永濟西)人,后人稱“柳河東”。
晚年貶官柳州(今屬廣西),并卒于此,后人又稱“柳柳州”。
德宗貞元九年(793)登進士第。
十二年秘書省校書郎
十四年第博學宏詞科,任集賢殿書院正字
三年后調藍田
十九年閏十月,擢任監察御史里行,與韓愈劉禹錫同官。
二十一年正月順宗即位,重用王叔文王伾等人,實行政治革新,柳宗元被任命為禮部員外郎,與劉禹錫同為王叔文集團核心人物。
同年八月,順宗內禪,憲宗即位,“二王”被貶。
九月柳宗元貶為邵州刺史十一月,加貶為永州(今屬湖南)司馬。
憲宗元和十年(815)正月奉詔回長安三月又貶為柳州刺史
十四年十月五日卒于柳州
生平詳見韓愈柳子厚墓志銘》及新、舊《唐書》本傳。
年譜多種,以宋文安禮《柳先生年譜》為較早而完備。
柳宗元為唐著名思想家、文學家,與韓愈共倡古文運動,均有卓越貢獻。
其詩今存163首,多為貶官后所作,各體皆有造詣。
內容較為廣泛,風格豐富多彩;反映農民疾苦之作如《田家三首》,采用描手法,平易淺近;譏刺時政之作如《行路難》、《籠鷹詞》等,則用寓言筆調,含蓄犀利;傷悼友人之作如《哭呂衡州》、《哭連州凌員外司馬》等,情意深摯,慷慨悲健;歌頌唐初反侵擾之作如《鐃歌鼓吹曲十二篇》,形象瑰偉,造語奇警。
而詩中為數較多者,則為抒寫離鄉去國后哀怨情懷之作,如《登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與浩初上人同看山寄京華親故》、《酬曹侍御象縣見寄》等,寓憤激之情于景物之中,風格明凈簡峭,清峻沉郁。
詩中最為后人稱頌者,則為描寫貶謫生活而較為閑適之作,如《雨后曉行獨至愚溪北池》、《漁翁》、《夏晝偶作》等,明朗圓潤,韻致悠揚。
蘇軾稱詩“溫麗清深”,“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實美”(《東坡題跋》卷二),“發纖秾于簡古,寄至味于淡泊”(《書黃子思詩集后》),當即指此。
集通行者,有今人吳文治等校點本《柳宗元集》,詩文合編。
詩注本有王國安《柳宗元詩箋釋》。
研究資料有吳文治《古典文學研究資料匯編·柳宗元卷》。
全唐詩》存詩4卷,《全唐詩續拾》補詩3首。
唐诗汇评
柳宗元773-819),字子厚河东(今山西永济)人,居长安(今陕西西安)
贞元九年(793)登进士第。
十四年,登博学宏词科,授集贤正字,调蓝田
十九年,入为监察御史里行
永贞元年,擢礼部员外郎,参与王叔文等革新。
宪宗即位,贬邵州刺史,再贬永州司马
元和十年召还,复出为柳州刺史
十四年卒于柳州
世称柳柳州又称柳河东
刘禹锡交厚,且出处进退略同,世称“刘柳”。
又与韩愈同为古文运动倡导者,世称“韩柳”。
宗元少以功业自期,及受挫,久贬南荒,心情郁结,发之为诗,多忧愤之词。
有《柳宗元集》三十卷。
今有《柳河东》三十卷行世。
全唐诗》编诗四卷。
作品评论
《司空图题柳柳州集后序》
今于华下,方得诗,味其搜研之致,亦深远矣。
俚其穷而克寿,抗精极思,则固非琐琐者轻可拟议其优劣。
旧唐书本传
宗元)少聪警绝众,尤精西汉诗骚。
下笔构思,与古为侔。
精裁密致,灿若珠贝。
当时流辈咸推之。
苏轼《书黄子思诗集后》
东坡云:李、杜之后,诗人继作,虽间有远韵。
而才不逮意。
韦应物柳宗元,发纤秾于简占,寄至味于淡泊,非余子所及也。
苏轼《评韩柳诗》
柳子厚诗,在陶渊明下,韦苏州上。
退之豪放奇险则过之,而温丽靖深不及也。
所贵于枯淡者,谓其外枯而中膏,似澹而实美,渊明子厚之流是也。
苦中边皆枯,澹亦何足道。
晏同叔云:若其祖述坟典,宪章骚雅,上铄三古,下继百世,横行阔视于缀述之场,子厚一人而已。
《蔡宽夫诗话》
子厚之贬,其忧悲憔悴之叹,发于诗者,特为酸楚。
闵己伤志,固君子所不免,然亦何至是,卒以愤死,未为达理也。
《蔡百衲诗评》
柳柳州诗,若捕龙蛇,搏虎豹,急与之角而力不敢睱,非轻荡也。
《蔡百衲诗评》
柳子厚诗雄深简淡、迥拔流俗,致味自高,直揖陶、谢,然似入武库,但觉森严。
《休斋诗话》
柳子厚小诗幻眇清妍,与元、刘并驰而争先,而长句大篇,便觉窘迫,不若韩之雍容。
柳柳州诗,字字如珠玉,精则精矣,然不若退之之变态百出也。
使退之收敛而为子厚则易,使子厚开拓而为退之则难。
意味可学,而才气则不可强也。
韩子苍云:渊明诗,惟韦苏州得其清闲,尚不得其枯淡。
柳州独得之,但恨其少遒尔。
诗不多,体亦备众家,惟效陶诗,是其性所好,独不可及也。
《臞翁诗评》
柳子后如高秋独眺,霁晚孤吹。
子厚永、以后诗,高者逼陶、阮,然身老迁谪,思含凄怆。
柳子厚才高,他文惟韩可对垒,古律诗精妙,韩不及也。
当举世为元和体,韩犹未免谐俗,面子厚独能为一家之言,岂非豪杰之土乎?
何文缜尝语老汉老云:“如柳子厚诗,人生岂可不学他做数百首!
”汉老退而叹曰:“得一二首似之,足矣!”
韩、齐名,然乃本色诗人。
渊明没,雅道儿熄、当一世竞作唐诗之时,独为古体以矫之,未尝学陶和陶,集中五言凡十数篇,杂之陶集,有未易辨者。
其幽微者可玩而味,其感慨者可悲而泣也。
其七言五十六字尤工。
唐人惟柳子厚深得骚学,退之李观皆所不及。
柳子厚五言古诗,尚在韦苏州之上,岂元、白同时诸公所可望耶?
五言古诗,句雅淡而味深长者,陶渊明柳子厚也。
柳柳州精绝工致,古体尤高。
世言韦、,韦诗淡而缓,诗峭而劲。
此五律诗,比老杜尤工矣,杜诗哀而壮烈,诗哀而酸楚,亦同而异也。
刘辰翁曰:子厚古诗短调,纡郁清美,闲胜长篇,点缀精丽,乐府托兴飞动,退之故当远出其下,并言韩、亦不偶然。
《唐诗品》
柳州古诗,得于谢灵运,而自得之趣鲜可俦匹,此其所短。
然在当时,作者凌出其上多矣。
《平淮雅诗》足称高等,《铙歌鼓吹曲》其在唐人鲜可追躅,而词饰促急,不称雅乐,七德九功之象,殆可如此!
《艺苑卮言》
柳州刻削虽工,去之稍远,近体卑凡,尤不足逍。
《艺苑卮言》
子厚于《风》、《雅》、《骚》、赋,似得一斑。
诗贵真,诗之真趣,又在意似之间,认真则又死矣。
柳子厚过于真,所以多直面寡委也。
《诗源辨体》
子厚七言古,气格虽胜,然锻炼深刻,已近于变。
《唐诗归折衷》
吴敬夫云:人皆学陶矣,学陶之弊流于枯深,故子厚从精深入也。
沧浪谓:“柳子厚五言古诗在韦苏州之上。
”然余观子厚诗,似得摩诘之洁,而颇近孤峭。
其山水诗,类其《钴鉧潭》诸记,虽边幅不广,而意境已足。
武陵一隙,自有日月,与韦苏州诗未易优劣。
惟《田家》诗,直与储光羲争席,果胜苏州一筹耳。
《载酒园诗话又编》
大历以还,诗多崇尚自然。
柳子厚始一振历,篇琢句锤,起颓靡而荡秽浊,出入《骚》、《雅》,无一字轻率。
其初多务溪刻,故神峻而味冽,既亦渐近温醇。
五言诗犹能强自排遣,七言则满纸涕泪。
《韩柳诗选》
柳州诸律诗,格律娴雅,最为可玩。
《唐诗成法》
柳柳州诗属对工稳典切,情景悲凉,声调亦高,刻苦之作,法最森严,但首首一律,全无跳踯之致耳。
柳子厚哀怨有节,律中《骚》体,与梦得故是敌手。
《絸斋诗谈》
柳柳州气质悍戾,其诗精英出色,俱带矫矫凌人意。
文词虽揜饰些,毕竟不和平,使柳州得志,也了不得。
柳文让韩,诗则独胜。
柳州歌行甚古,遒劲处非元、白、张、王所及。
八司马之才,无过刘、者,之胜刘,又不但诗文。
其谪居自多怨艾意,而刘则无之。
《瀛奎律髓汇评》
陆贻典子厚诗律细于昌黎,至柳州诸咏,尤极神妙,宣城参军之匹。
无名氏:柳州推激风骚,兼能精炼。
《雨村诗话》
柳子厚文配韩,其诗亦可配韩,在王摩诘孟浩然韦苏州之上,根柢厚,取精多,用物宏也。
《读雪山房唐诗钞》
十子而降,多成一幅面目,未免屡见不鲜,至刘、出,乃复见诗人本色,观听为之一变,子厚骨耸,梦得气雄,元和之二豪也。
柳子厚才又大于梦得,然境地得失,与梦得相似。
《唐七律隽》
昌黎文独步千古,而同时柳州与之抗衡,韩文雄而肆,文雅而健,然有伯仲之分也。
至其诗则不然,韩诗雄而刻,诗雅而洁,柳州当弟视盛昌黎矣。
柳州五言上追彭泽、下匹左司昌黎惟琴操最为高古,余诗则多芜音累句,张籍王建一流入耳。
虽甚奡兀刻划,实开宋人蹊径,近世俱尊宋诗而并尊宋诗之祖,位置杜陵之上矣。
柳州诗则无人齿及,因录之。
《岘傭说诗》
柳子厚幽怨有得骚旨而不甚似陶公,盖怡旷气少,沉至语少也。
《南涧》…作,气清神敛,宜为坡公所激赏。
《唐七律诗钞》
七律至大历间,开、宝浑厚之风鲜矣。
……自是而降,作手寥寥,刘、柳起而精神为之一振。
五言整饰,其源盖出任彦升,至其弛骋之作,则前尤所阻,宋元诗派此滥觞焉。
七言造怀自喻,饶费苦吟,俊逸生新,神伤刻露,要外之储,韦以降,无愧一家之言。
《淮雅》《贞符》,纯为文体,无复和音,虽精意求章,而丽则衰矣、《铙歌鼓吹》,犹存魏晋之遗。
《石遗室诗话》
柳州五言,大有不安唐古之意。
胡应麟只举《南涧》一篇,以为六朝妙诣,不知其诸篇固酷摹大谢也。
賈餗中唐 ? — 835
唐詩大辭典 修訂本
【生卒】:?—835
字子美河南(今河南洛陽)人。
德宗貞元十九年(803)登進士第,憲宗元和三年(808)賢良方正、能極言直諫科,授渭南
累遷考功員外郎穆宗長慶二年(822)以本官知制誥四年出為常州刺史
文宗大和三年(829)累進中書舍人五年權知貢舉,正拜禮部侍郎,六、七年知貢舉
兵部侍郎八年京兆尹
九年拜相,十一月宦官所害。
生平見新、舊《唐書》本傳。
全唐詩》存聯句1首,《全唐詩外編》補斷句2。
全唐诗续补遗
字子美河南人
进士擢第,又登制策甲科。
文史兼美。
四迁至考功员外郎
长庆大和间
历官常州刺史太常少卿中书舍人礼部侍郎兵部侍郎京兆尹御史大夫,拜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加集贤殿大学士监修国史
李训事发,为中人所陷,与王涯等皆族诛。
本中立,逢时多僻,死非其罪,世多冤之。
两《唐书》皆有传。
盧簡能中唐 ? — 836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生卒】:?—836
【介紹】: 河中蒲人字子拙
盧綸子。
登進士第,屢辟藩府,入為監察御史
文宗太和九年,由檢校司封郎中充鳳翔節度判官
李訓鄭注謀誅宦官,使鎮鳳翔,乃選簡能等四人從賓佐
是年十一月敗,十二月簡能等四人皆為監軍使所害。
舒元輿中唐 789 — 835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生卒】:?—835
【介紹】: 婺州東陽人
憲宗元和八年進士
文宗大和初監察御史,再遷刑部員外郎
自負奇才,銳于進取。
五年,獻文闕下,為宰相李宗閔所抑,改著作郎分司東都
李訓善,文宗寵遇,召為尚書郎,後為同平章事
甘露之變,宦官仇士良率兵誅宰相王涯李訓等,元輿亦為左軍族誅。
有《牡丹賦》,時稱其工。
唐詩大辭典 修訂本
【生卒】:789—835
排行三
郡望江州(今江西九江)婺州東陽(今浙江東陽)人。
憲宗元和八年(813)登進士第,授鄠縣
穆宗長慶中裴度幕僚,以文檄豪健見推。
文宗大和中著作郎分司東都,與李訓相結。
八年(834)李訓用事,引為尚書郎
九年九月御史中丞,兼判刑部侍郎,旋以本官同平章事
李訓謀誅宦官
十一月死于“甘露之變”。
生平見新、舊《唐書》本傳。
全唐詩》存詩1卷。
《寄李翱》詩贊揚潭州刺史李翱韋夏卿之女于樂籍,為傳誦之作。
唐诗汇评
舒元舆
-835),婺州东阳(今浙江东阳)人。
元和八年(813),登进士第,调鄠县
长庆中裴度表兴元节度掌书记
大和初,召拜监察御史,再迁刑部员外郎
宰相李宗闵所抑,五年,改著作郎分司东都,复入为尚书郎
九年李训用事,骤迁右司郎中、御之中丞刑部侍郎,遂为相。
其年冬,与李训谋诛宦官,事败,被杀。
元輿能诗善文,名盛于时。
有《舒元舆集》一卷,已佚。
全唐诗》存诗一卷。
作品评论
大和九年,诛王涯郑注后,仇七良专权恣意,上颇恶之,或登临游幸,虽百戏骈罗,未尝为乐。
……上于内殿前看牡丹,翘足凭栏,忽吟舒元舆牡丹赋》云:“俯者如愁,仰者如语,含者如咽。
”吟罢,方省元舆同,不觉叹息良久,泣下沾瞋。
謝觀唐 ? — 865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生卒】:?—865
【介紹】: 壽州人字夢錫
文宗開成二年登進士第。
釋褐曹州冤句
歷任黔中招討判官洛陽丞、魏博節度判官
懿宗咸通三年,授慈州刺史
卒年七十余。
長于著述,尤工律賦。
唐詩大辭典 修訂本
【生卒】:?—865
字夢錫壽春(今安徽壽縣)人。
文宗開成二年(837)登進士第。
后歷官曹州冤句左神武兵曹參軍黔中招討判官洛陽丞、魏博節度判官
懿宗咸通三年(862)慈州刺史
二年后去職。
六年十一月卒,年70余。
千唐志齋藏志》收其自撰墓志。
有著作40卷,尤長于律賦。
文苑英華》存其歌2首,《全唐詩續拾》據之收入。
李訥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介紹】: 荊州人字敦止
建子
進士第,累遷中書舍人
為浙東觀察使,遇士不以禮,為下所逐,貶朗州刺史
復為河南尹洛水暴漲,懼而疾馳去,水遂毀民廬。
議者薄其才。
凡三為華州刺史,歷兵部尚書,以太子太傅卒。
遺命葬禮從簡,避贈謚,詔聽之。
唐詩大辭典 修訂本
生卒年不詳。
字敦止,一作敦正排行二十三
其先居趙郡(今河北趙縣),後為荊州石首(今湖北石首)人。
登進士第,累擢左補闕
文宗開成五年(840)翰林學士
武宗會昌二年(842)職方員外郎
后改吏部員外郎禮部郎中中書舍人,出為華州刺史
宣宗大中六年(852)浙江東道觀察使
待軍士不以禮,為軍士所逐,貶潮州(一作朗州)刺史
懿宗咸通末,復任華州刺史
兵部尚書,以太子太傅卒。
事跡散見《云溪友議》卷上,新、舊《唐書·李遜》附,《唐詩紀事》卷五九,《嘉泰會稽志》卷二。
工文能詩,為文敏速。
全唐詩》存詩1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