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人物库 元朝
元世祖元初 1215 — 1294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生卒】:1215—1294
【介紹】: 即忽必烈
元朝皇帝。
拖雷子,憲宗(蒙哥汗)弟。
憲宗元年,奉命總治漠南,開府金蓮川。
三年,受關中封地。
同年,進兵云南
次年,滅大理
關中,任用廉希憲許衡等,興學校。
八年,受命攻鄂州
九年九月,在鄂州憲宗死訊。
十一月,與賈似道約和撤兵北歸。
次年三月,在開平府即大汗位,始建年號中統。
使劉秉忠許衡定官制。
時幼弟阿里不哥受漠北、中亞諸王擁護,在和林即位為大汗。
世祖出兵擊破之。
中統三年,平定濟南李璮之叛,乃罷大藩子弟專兵民權之制。
五年,改元至元,定都燕京,罷蒙古開國以來諸侯世守之制。
至元八年,用劉秉忠議,改國號為大元
十年,破襄樊
十一年,使伯顏領兵滅宋。
十三年,宋降。
十六年,消滅宋朝在南方的殘余勢力,統一全國。
二十三年,遣使至江南訪求人才,大量起用南人。
但北方蒙古諸王海都等相繼叛亂,爭戰多年。
伊兒、欽察等汗國君主與大汗的關系日見疏遠。
晚年發動侵略日本安南、爪哇等役,均以失敗告終。
至元三十一年正月病卒。
蒙語尊稱薛禪皇帝。
魏觀元末明初 ? — 1374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生卒】:?—1374
【介紹】: 元明間湖廣蒲圻人字杞山
元末隱居蒲山。
朱元璋武昌,聘授平江學正,累遷兩淮都轉運使,入為起居注,受命侍太子讀書,授諸王經
國子祭酒
以老乞歸。
五年,以薦出知蘇州府,盡改前守苛政。
旋以改張士誠廢宮(即元府治舊址)為府治,觸太祖怒,與名士高啟同時被殺。
有《蒲山牧唱》、《蒲山集》。
御選明詩姓名爵里
杞山初名已孫蒲圻洪武初徴授平江州學正兩浙都轉運使入為起居注太常卿翰林侍讀學士國子祭酒乞歸復召還出知蘇州府坐法死有蒲山牧唱
初名已孙字杞山蒲圻人
太祖下武昌,聘授平江学正,迁国子助教,再迁浙江佥事两淮都转运使,入为起居注
洪武初,进太常卿,改侍读学士,迁祭酒
坐考礼,谪龙南知县,未至召为礼部主事
出为苏州知府,擢四川参政,复知苏州府事,坐法死。
有《蒲山牧唱》四卷。
(田按:《列朝诗集》称:「𣏌山为起居注,进太常卿翰林侍读学士,侍皇太子诸王授经,迁国子祭酒,年六十有六矣。
以衰耄乞归,赐参政俸,优赡于家。
既行,复召还,与詹同宋濂赐宴奉天门,命各赋诗以记其事。
」考𣏌山授经,在洪武元年,时官起居注
至二年秋,命偕文原吉詹同等十人,分行十道,访求遗才,所举得人,始转太常卿,及考订祀典称旨,改侍读学士
再迁祭酒,当在三年中矣。
其赐宴奉天门也,𣏌山本集诗标题云:「二年十一月,和暖如,上游上苑,召侍臣危素、宋詹同吴琳等,赐宴奉天门东紫阁,命等各赋一诗,以纪今日之乐。
宋景濂《应制冬日诗序》云:「洪武二年冬十一月,上御外朝,召翰林学士侍讲学士侍读学士起居注等列坐左右,大官进馔。
赐黄封酒。
上亲禦翰墨赋诗,命各以诗进。
」据此则赐宴赋诗时。
𣏌山仅官起居注,安得序次于官太常侍读祭酒后耶?
何乔远名山藏》云:「𣏌山坐考祀孔子礼,谪知县,召还为礼部主事
赐燕奉天门,上曰:『前日逐卿去,今日与卿饮,何乐如之!
』」此或谪龙南召归时,别有赐宴事,而诸家纪载,牵合为一,躇驳如此,馀详考而正之。
𣏌山五古质悫有味,近体亦多佳联,如「青虫悬丝不到地,黄鸟蹴花时近人」,「一苇载云归晚溆,百花吹雨入春流」,「竹树睛烟浮楚甸,柳花春雨隔樊城」,「窗前峭壁悬青雨,屋上流泉绕白云」,「松扉近挹桥边翠,花岛平分水上云」,「鸟度春阴归汉甸,江含云影护襄城」,皆可诵也。
𣏌山治迹擅绝一时,徒以修守邸、浚城河,御史张度诬以基兴灭国,泾开锦帆,遂遭惨戮。
高季迪王常宗亦牵连以死。
哀哉!)
薛如鑑
檇李詩繫·卷五
如鑑嘉興永安鄉人(後析嘉善)挾相術游江湖一時名士多與交徃揚亷夫有詩贈之曰銅之鑑僅以見妍媸不若書之鑑可以見是非又不若人之爲鑑可以見善惡之端禍福之機河東薛相士自稱老鑑師一雙神瞳秋水碧三寸長舌霹靂飛曾相水邊遺嬰作貴子道上擔丁爲富児前年山東睡漢是龍虎今年雁山處士非熊羆談言一一中予奪無依違見子勸以孝見父勸以慈見臣勸以忠藻鑑道如此頗近古教規鐡笛道人學讀書與詩誤䝉進士賜緋龍門上客一日速十年調官何遲吳門相見談出處許我再覲黄金墀我心自鑑復自斷子卿唐舉無容知醉來吹笛客且去天青月在梨花枝子月鑑孫鑑心白雲秋蟾皆能世其術亷夫又有秀州相士歌叙曰秀州相士薛氏見心者拜予湖上手出句曲外史自賛一首及縹册一帖且傳其言云持此以見梅花道人道人技癢當爲汝歌歌訖然後乞其竒文章余爲㗲然大笑既爲賦歌詩一解又如其意書梅花道人傳一通俾東歸以復外史其詩曰秀州相士薛見心重湖風來相見手把山道士詩亦有胡僧冩東絹自云膝不拜公卿海内名人初入卷縹綾方冊錦盤囊首録梅花道人傳道人不讀姑布書兩目看天走青電梅花忽露太極心南枝北枝開一遍秀州相士亦識道一笑求心符鐡券章生不相一隻眼桑生不相一尺面貌如削瓜帝治開背如植鰭王業建君不見漢家將軍如牯腰午夜臍燈照悲唁又高啟亦有至正辛丑嘉禾相士薛月鑑過余求詩因贈云我少喜功名輕事勇且狂顧影每自竒磊落七尺長要將二三䇿爲君致時康公卿可俯拾豈數尚書郎回頭何年突兀漸老蒼始圖竟無成艱險嗟備嘗歸來省昨非我耕婦自擊木野田間高歌誦虞唐薛生逺拏舟訪我南渚旁自言解相人視子難乆藏腦後骨已隆眉間氣初黄我起前謝生弛弓嬾復張請看近時人躍馬冨貴塲非才冒權寵須臾竟披猖鼎食復鼎烹主父世共傷安居保常分爲計豈不良願生無多言妄念吾已㤀
李穑元末明初 1328 — 1396
簡介
李穑(이색,1328年—1396年),韩国人字颖叔号牧隐高丽王朝后期大臣、诗人,名儒李谷之子。
李穑本贯韩山(今韩国忠清南道舒川郡韩山面),生于宁海(今韩国庆尚北道盈德郡宁海面)。
早年留学元朝国子监三年,深受程朱理学熏陶。
其后在高丽考中状元,又在元朝考中进士,曾供职于元朝翰林院至正十六年(1356年)回国,深受恭愍王器重,历任机要之职,同时负责重建成均馆,传播程朱理学,培养新兴士大夫,成为高丽末期的一代儒宗。
洪武四年(1371年)官拜政堂文学,进入中枢,后遭母丧,又受到恭愍王之死的打击,多年不出仕。
期间曾被恭愍封为韩山君,在高丽王时再次出仕,进封韩山府院君
威化岛回军后扶植禑王之子高丽,由此得罪李成集团。
他被任命为门下侍中首相),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至明朝贺正,并请求国王亲朝并派明朝官员监国,但未能如愿,回国不久后辞职。
同年十一月,李成废昌,立恭让王,李穑随即遭到猛烈弹劾,先后流放长湍、咸昌、清州、矜州、长兴等地。
朝鲜王朝建国后不久被赦免,后居于江原五台山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冬被李成召至汉阳封韩山伯
翌年赴骊州避暑,途中得病,旋即去世,谥号“文靖”。
人物簡介
李穑1328~1396),字颖叔号牧隐谥号文靖
本贯韩山李氏。
出身名儒家庭。
师承大儒家李齐贤
1349年作为使臣来中国元朝,应科举及格后,在元国子监学习朱熹的学说,3年后回国。
曾任成均馆大司成宰相等要职。
他大部分时间研究性理学。
李穑是在高丽后期(13~14世纪)开始广泛传播和发展的朱子学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他在任大司成期间,讲授朱子学,培养了许多著名儒学者,如郑梦周权近等。
李穑高丽末年“丽末三隐”之一,另两隐是他的学生圃隐郑梦周冶隐吉再
著有《牧隐集》55卷。
鄧雅元末明初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介紹】: 江西新淦(今江西新干)人,字伯言
明洪武中,以郡舉入,尋辭歸。
梁寅方善,講學石門山中。
工詩。
有《玉笥集》。
四庫全書·玉笥集·提要
(臣)等謹案玉笥集九巻明鄧雅撰原本集首但題鄧伯言而不著其名今案集中洪武壬戌辭聘詩有以非才例蒙郡舉云云則知其名為伯言乃其字也又詩作於郡中徵聘之時而末一巻為朝京紀行詩且有應制賦鍾山雲氣沍寒之作則是當時懇辭不允仍起送入都朝見後始得請歸老者矣時梁寅方講學石門山中雅為其鄉人因以近藁屬定相與酬贈篇什頗多辭榮名而就有道其志操亦頗有可尚者乃江西通志失載其人詩集亦諸家俱未著錄惟此抄帙僅存巻首有梁序及答書一首何淑丁節戴正心序各一首謝觀題詞一首皆極相推挹今其詩格調平正雖未免稍涉率易而氣味沖澹頗有自然之致究為不失音與梁石門集體裁正復相近宜其契合之深也明初詩人遺
乾隆四十五年六月恭校上
世謂文章有臺閣山林之殊故其氣有温潤枯槁之異文章固然詩之為道亦猶是也余獨謂詩之作也有正變焉正固謂盛至於情發於聲止乎禮義又變之不失其正者也情之所發言辭出焉聲之所止禮義存焉故氣應乎外情發乎中若功業加於民聲光昭於時則其氣自壯和順積乎中英華見乎外則其情自婉氣可以學而為情不可以強而至曽謂山林之不可為臺閣臺閣之不可為山林乎譬之太羮玄酒醇醪雋永查萍菹淡腴酸澁食者各適於口而其出於自然者蓋不以氣而以情也余友鄧君伯言行純而學優才美志逺少力於學壯而未行老於風騷乃有所得其為詩歌每出人意表簡而不疎直而不俚其間道氣運之盛衰論人事之得失往往從容不迫而意已獨至使接踵陶韋間未見其大相逺也視所謂山林枯槁者蓋不侔矣是果氣使之然歟抑情乎哉嘗示余以所為玉笥集數百篇且求為序余因諷味有感焉嗟夫今之於詩道者或氣滿志得則不暇以為或羇愁窮困則不得以為若君者學於少得於壯成於老富貴榮達之心雖淺而温柔敦厚之度愈深是果詩之幸歟其亦君之幸也歟將見由變而之正由山林而之臺閣所謂宣宫商諧金石以鳴國家之盛者未必不在於君也吾老矣幸獲見之尚當有徵斯說姑以是為序
武乙七月既望臨川老友蠖闇道人何淑書

觀鄧君伯言詩如春風林塢卉木鮮麗泉石清泠時禽響答自然天趣有動人處繇其好尚之專且久也推是心以往何事不可求使居通都大邑觀乎明堂郊廟之制作則又將有得發而為金鐘大鏞之音矣古有太史采詩以觀民風設今有之則君之五言沖澹多古意歌謡善諷切最近人情有足采者矣尚勉焉以俟
洪武丙辰之歲子月下澣前承事郎監察御史丁節書

余老處巖谷諸賢以詩貺余者亦多矣及觀鄧伯言父玉笥集為之竦然知其得之天趣異於强作之者也詩之搜羅以為富雕繪以為妍索幽以為竒放情以為豪若是者工則工矣謂得古作者之意則未也伯言之所造蓋已深故沖澹自然華不為媚竒不近怪雄不至放求合典則故宜然者哉前御史丁君子堅評其詩謂其好尚之專且久故清麗自然使居通都大邑觀明堂郊廟之盛發而為金鐘大鏞之音又當不止於是斯誠不易之論余雖欲加之一辭未有能過之者也雖然伯言吐其胸中之竒以攬夫玉笥山水之秀亦奚有不足韋應物雖專城美祿而詩多泉石之趣孟浩然屏居草野無郊廟之著作而其詩亦顯伯言韋孟近矣而進之益不已則知之者當益衆余之言何為哉特深好其集故因觀而略論之爾
洪武乙丑秋八月望梁寅

古今論詩以平淡為貴然欲造平淡者非工夫深至不能也若陶淵韋應物栁子厚三家世所謂詩之平淡者也以今觀之狀難寫之景於目前含不盡之意於言外其風調高古而辭旨簡逺者非區區模擬所易到誠可謂深造自得者歟或有以淺近視之是猶見玉器之天成而以為無事乎椎鑿也其可乎哉余至永豐之三年聞新淦鄧伯言氏工於詩而未之見也一日其友徐伯澄來示其所著玉笥集且曰伯言恬退之士於書無所不讀然皆用以資為詩其用心勤矣舍於同里季敏氏垂十年而情好甚篤也季敏尚友而好義又深知詩將率同志裒其所著命工鋟梓以傳於永久蘄一言以為引余讀其詩大抵清逺條達不為險艱藻繪之語澹泊和平而無忿懥哀怨之意蓋其情性然也抑亦工夫深至造於平淡之域嗚呼其亦有得於三家之風調者乎雖然余何足以知伯言昔者歐陽公曰知聖俞者無如修然聖俞所自負者皆修所不好聖俞所卑下者皆修所稱賞夫以歐梅之知而酸醎異好有如此者而况淺見薄識之士乎余何足以知伯言獨愛伯言用心之勤而喜季敏能成人之美也故為書於篇首而授伯澄使歸之
洪武二十二年春正月下澣會稽山人戴正心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