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大通本禅师¶ (自动笺注)
禪林僧寶卷第二十九
明白庵居沙門惠洪
*大通禪師
禪師善本
生董氏。
仲舒之後也。
其先太康
舒村。
大父琪。
父溫。
皆官于頴。
遂為頴人。
初母無子。
佛像前。
誓曰。
得子必以事佛。
蔬食俄娠。
生本
骨相秀異
方晬而孤。
母育于叔祖玠之家。
既長愽學
操履清修
母亡哀毀過禮
仕宦意。
辟糓學道
隱于
公元1063年
筆工
氣剛不屈
沈默白眼公卿
嘉祐八年
與弟善
思。
俱至京師
藉名顯聖地藏院。
試所習為大僧
其師
圓成律師惠揖者。
謂人曰。
它日有海內名
乃生
法中乎。
圓成使聽習毗尼
隨喜雜華。
夢見童子
如世所𦘕善財
合掌導而南。
既覺曰。
諸佛菩薩
加被
我矣。
其欲我南詢諸友乎。
時圓照禪師
道振吳中
徑造姑蘇
謁於瑞光
圓照坐定
顧之
默契宗旨
服勤五年
盡得其要。
整頓提撕之綱。
研練差別
智。
縱橫舒卷
度越前規
一時輩流
無出其右
圓照
之。
以大其家。
季父圓通秀公。
秀住廬山棲賢
公元1084年
臥內
如寂子之於東寺
元豐七年春
九江游淮
山。
徧禮祖塔
浮山巖叢之勝。
有終焉志。
遂居太守
巖。
久之出世
婺州雙林六年
浙東道俗追崇
至謂
傅大士復生
移住錢塘淨慈。
圓照之後
食堂日千
餘口。
仰給檀施
供養莊嚴之盛。
游者疑在諸天
(或云西天)。
時號大小神考(或作哲宗)聞其名。
有詔住上都
雲寺賜。
號大通禪師
又繼圓通之後
玉立孤峻
臨清(或云千眾)眾。
如萬山環天柱。
其高寒。
精麤與眾
共。
未甞以言徇物
以色假人
王公貴人。
施捨填門
公元1085年
廈屋萬礎
塗金鏤碧。
地湧寶坊
八年
請于朝。
歸老西湖之上。
詔可
東還
龍山崇德
杜門
却掃
世相忘。
十年
天下願見。
不可得。
獨與法
子思睿俱。
睿與余善。
為予言其平生
曰。
臨眾三十年。
未甞笑。
閑居時。
抵掌笑語
問其故。
曰不莊敬
何以
率眾
吾昔為叢林
強行之。
非性實然也。
所至見盡
菩薩行立之像。
不敢伊蒲塞饌。
以魚胾。
名者不
公元1109年
食。
真誠敬事
防心離過。
類如此。
大觀三年十二月
公元1144年
甲子
三指左右曰。
止有三日巳而。
果歿。
有異禽
翔鳴于庭而去。
全身上方
閱世七十有五(或三)。
四十有五夏
贊曰。
本出雲門之後
雪竇四世嫡孫
平居作止
直視不瞬
及其陞堂演唱
左右顧。
象王回旋
者多自此悟入
方其將終之夕。
越僧夢本歸兜率天
味其為人
居處服玩
行巳利物
日新其德。
不置之諸
天。
尚何之哉。
*報本禪師
禪師名慧元
生倪氏。
潮陽人也。
垂髫嶷然
群兒劇于
前。
袖手趺坐而巳。
父母商略曰。
材地如此
寧堪世
用。
意事佛僧。
可耳。
元聞之。
前拜辭。
城南精舍
法華經。
年十九。
剃落受具
方至京師
華嚴明法
師者。
見而異之。
曰。
上人齒少
何至此。
所求何事
曰。
慧元南海來。
無他來唯求佛法
圓明笑曰。
王城利聲
捷徑
酒色樊籠
橫目爭奪
日有萬緒
大通智勝佛。
十劫道場
佛法猶不現前
此中寧有佛法乎。
佛法
俱在南方也。
元乃自洛京
游襄漢。
徧歷名山
所至
公元1066年
知識
俱無解悟
治平三年春
黃龍
南禪
師。
來自積翠
龍眾如蟻慕而集。
元每坐下板。
自引
反覆
視之
曰寧有道理
而云似佛手
吾家揭陽
而乃復問。
生緣何處乎。
久而頓釋其疑。
即日發去。
元年
吳江壽聖寺。
遣僧造黃龍
嗣法書。
南公視其款識
未發。
謂來僧曰。
汝亟還。
元自來。
反命
元輟住持事。
䇿杖而來南昌
寶覺禪師
說法
南公巳化逾月
復還吳中
道俗師尊之。
又延住崑山慧嚴院。
十年
甞夜舟歸自霅川
𡨥劫舟。
舟人驚怖
不知所出
元安坐徐曰。
錢帛皆施汝。
人命
公元1089年
不可枉用。
寇因背去。
元祐四年
承天萬壽寺
眾益
盛。
躬自持鉢至湖。
湖人曰。
到處為家。
何苦獨愛姑
蘇乎。
固留不使還。
蘇人聞之。
爭持棰杖
譁入湖曰。
為奪我邦善知識
政當見還否。
則有死而巳。
怡然
不恡去留
曰吾任緣耳。
相守彌月
蘇人食盡乃去。
公元1091年
竟為湖人所有
報本禪院六年
十一月十六日。
座說偈曰。
五十五年夢幻
東西南北孰為親。
白雲
散盡千山外。
萬里秋空片月新。
言訖而化。
右司
公瓘瑩中在湖。
親見其事。
元脇不至席三十年。
平生
規法南禪作止者。
唯元克肖之。
遺言葬于峴山
陽。
門弟子元正有才辯。
問。
何獨峴山乎。
元曰。
他日
可建寺。
後三十年元道契師楚國公
公為請于
 朝。
謚證悟禪師
塔曰定應。
有旨特建顯化寺。
度僧。
以嚴香火云。
*禾山禪師
禪師名德普。
緜州蒲氏子。
尚氣節。
愽觀卓識
富樂山靜禪。
合爪作禮曰。
此吾師也。
靜與語奇之。
歸山中。
陰察之。
作止老頭陀。
靜曰。
此子賦性
豪縱
不受控御
而能折節
杵臼炊爨間。
以事眾為務。
是為希有
年十八得度受具
秀出講席
唯識起信
論。
兩川無敢難詰者。
號義虎
圭峯疏義多臆識。
其失處。
學者可信
老師皆數之。
曰。
圭峯清凉國
師所印可
汝敢雌黃
蚍蜉撼樹之論。
汝今是矣。
普嘆
曰。
學者名位惑久矣。
清涼圭峯非有四目八臂也。
奈何甘自退屈乎。
佛法其微矣。
此其兆也。
時惟勝禪
師還自江兩。
呂大防微仲
龍圖閣直學士
出鎮
都。
弟子禮。
日夕造謁(或室)。
普衣禪者衣。
竊聽其議終
日。
不能曉。
歸臥屋梁
曰。
勝昔甞業講有聲
呂公
所謂賢者。
相與詶酢。
敬信如此
而吾乃不信
可乎。
然所疑未解。
寡聞也。
乃出蜀。
荊州金鑾
夜與一
衲。
忘其名。
衲見了山情庵主。
普聞其餉參。
問之曰。
經論何負禪宗
長老譏呵之耶。
衲曰。
以其是識
情義理。
思想邊量。
非能發聖得道
有得道發聖者
皆藉之以為緣耳。
儻不因自悟。
經論是仗。
則能讀
能知。
見解者。
證聖成道去矣。
寧尚與僕輩。
俯仰
耶。
唯以死語是所知障
祖師西來也(一本云。
故明祖師西來
意也)。
如經言。
一切眾生本來成佛
信之乎。
對曰。
世尊
之語。
豈敢不信
衲曰。
既信矣。
則尚何區區遠來乎。
曰。
吾聞禪宗別傳法。
故來耳。
衲笑曰。
是則未信。
能信也。
普曰。
其病安在。
衲曰。
積翠南禪出世久。
見之。
不宜後。
見則當使汝疾有廖矣。
即日遂行
公元1068年
熈寧元年黃龍
問。
阿難迦葉
世尊金襴外。
何法。
迦葉阿難
阿難應諾
迦葉曰。
倒却門前剎竿
著。
意旨如何
南公曰。
上人出蜀。
曾到玉泉否。
曰曾到。
又問曾掛搭否。
曰。
一夕便發。
南公曰。
智者道場
關將
打供
結緣幾時
何妨
默然良久
理前問。
南公
俛首
趨出大驚曰。
兩川義虎。
不消此老一唾
八年
螺川
待制劉公沆
請住慧雲禪院七年
遷住禾
公元1090年
山十有二年。
元祐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左右曰。
諸方尊宿死。
叢林必祭。
以為虗設
吾若死。
汝曹
當先祭。
乃令從今辦祭。
眾以其老。
好戲語。
復曰。
幾時遷化
曰。
汝輩祭絕即行
於是寢堂
坐普其
中。
置祭讀文。
跪揖上食
普飲餐自如
門弟子
下及
公元1091年
莊力。
日次為之。
至明年元日祭絕。
曰。
明日雪晴乃行。
時晴忽雪。
雪止普安坐。
焚香而化。
閱世六十有七。
坐四十九
全身塔于寺之左。
贊曰。
雲庵九峯廬山
諸方禪者畢集門下
還多英俊
雲庵斂眉曰。
法道乃今而後
可知
也。
有問其意。
曰。
先師黃檗
不滿百。
明眼輩幾
半。
今雖三倍當時
然纔一兩人耳。
時年少。
心非其
論。
觀元普兩禪師
南公晚子也。
而其行巳卓絕
如此
雲庵之言。
百衲帔。
天寒歲晚
見效哉。
*雲居佛印禪師
禪師了元
字覺老
饒州浮梁林氏
世業儒。
父祖
皆不仕。
生三歲。
琅琅論語諸家詩。
五歲誦三千
首。
長從師授五經
略通大義去。
首楞嚴經。
林寺。
愛之盡捐舊學
父母
出家生死
寶積
沙門日用
試法華。
具足戒
廬山
開先暹道
者。
自負其號。
海上橫行
俯視後進
元與問答捷給
大稱賞。
以為英靈衲子也。
時年十九。
巳而又謁
圓通禪師
訥驚其翰墨曰。
骨格似雪竇。
後來
俊也。
書記懷璉
方應詔而西。
訥以元嗣之職。
江州承天法席虗。
訥又以元當遷
郡將見而少之。
曰。
齒少而德壯。
雖萬耆衲。
不可折也。
於是說法
開先之嗣。
時年二十八。
自其始住承天
淮山之斗
方。
廬山開先歸宗
丹陽金山焦山
江西大仰
又四住雲居
凡四十年之間。
德化緇白
名聞幼稚
紳之賢者。
多與之遊。
蘇東坡黃州
廬山對岸
元居
歸宗
詶酢妙句
煙雲爭麗。
及其在金山
東坡
釋還吳中
丹陽
以書抵元曰。
不必出山
當學趙州
上等接人。
元得書徑來。
東坡迎笑問之。
元以偈為献
(或作戲)曰。
趙州當日謙光
不出三門趙王
爭似
無量相。
大千都是一禪床
東坡撫掌稱善。
東坡
弟子由于高安
至之夕。
子由洞山真淨文禪
師。
聖壽禪師
連牀夜語三皷矣。
真淨忽驚覺曰。
吾等五祖禪師
不思而夢。
何祥耶。
子由撼聰
公。
聰曰。
吾方夢見禪師
於是起。
品坐笑曰。
夢乃有
同者乎。
俄報東坡巳至奉新
子由𢹂兩衲。
候於城南
山寺
有頃東坡至。
理夢事問。
戒公生何所
曰陜右。
東坡曰。
軾十餘歲時
時夢身是僧。
往來陜西。
又問。
奚若
曰。
戒失一目
東坡曰。
先妣方娠。
夢僧至門。
而眇。
又問戒終何所。
高安大愚
今五十年。
東坡
時年四十九。
後與真淨書。
其略曰。
和尚不識人嫌。
強顏復出
亦可笑矣。
既是法契(或云法器)。
願痛加磨勵
使
舊觀
自是常著衲衣
故元以裙贈之。
東坡酬以
玉帶
有偈曰。
病骨難堪玉帶圍。
鈍根仍落箭鋒機。
乞食歌姬院。
奪得雲山衲衣
又曰。
此帶閱人
傳舍
流傳到我亦悠哉。
錦袍錯落相稱
乞與佯狂
萬回
所居方丈
高名妙高臺
東坡又作詩曰。
我欲乘飛車
東訪赤松子
蓬萊不可到。
弱水三萬里。
不如金山去。
清風半帆耳。
中有妙高臺
雲峯自孤起。
仰觀初無路。
誰信平如砥。
臺中比丘
碧眼窓儿
巉巉玉為骨。
凜凜霜入齒。
機鋒不可觸。
千偈如翻水。
何須德雲
只此比丘是。
長生未暇學。
學長不死。
太子少保張公方平安道
滁州日。
瑯琊山藏院。
呼梯梯梁
木匣發之。
忽悟前身
盖知藏僧也。
寫楞
伽經。
未終而化。
安道續書殘軸。
筆蹟宛然如昔。
號二
生經。
安道欲刻以印施四方
東坡曰。
此經在他人
希世之瑞。
況於公乎。
家藏子孫無窮之福。
東坡代書之。
鏤板金山
士大夫
歐陽文忠
古文
公佐韓子
詆我以原性。
性者與生俱生之論。
銓量
故以是勸之。
又甞謂眾曰。
雲門說法
雲雨
不喜記錄其語。
見必罵逐曰。
汝口不用
記吾語。
異時裨販我去。
室中對機錄。
香林明教
以紙為衣
所聞即書之。
後世學者
漁獵文字語言
正如吹網欲滿
非愚即狂。
江浙叢林
尚以文字
禪。
謂之請益
故元以是諷之。
高麗僧統義天。
航海
明州
傳云。
義天棄王者出家
上疏徧歷叢林
法受道。
有詔朝奉郎楊傑次公
舘伴所經。
吳中諸剎。
迎餞王臣禮。
金山
牀坐
納其大展。
次公
問故。
元曰。
義天亦異國僧耳。
僧至叢林
規繩如是
可易也。
眾姓出家
同名釋子
自非崔盧
門閥
高。
安問貴種
次公日。
卑之少徇時宜。
求異諸方
亦豈
覺老心哉。
元曰。
不然
屈道隨俗
諸方先失一隻眼。
以示華夏師法乎。
朝廷聞之。
以元為知大體
觀文殿
學士王公韶子淳
出守南昌
自以久帥西塞
濫殺罸。
留神空宗
妙語
以藻雪之。
元適王。
子淳說法
於上藍。
炷香曰。
此香為殺人不眨眼上將軍
立地
成佛居士
一眾譁曰善。
子淳悠然意消。
靈源
禪師在眾時。
雲居法席
痛自韜晦
聲名自然
人口
陞座
以為堂中第一座。
叢林服其公。
非特
清公
如感鐵面真如
百丈肅。
山簡
皆元所賞識
也。
李公麟伯時
為元寫照
曰。
為我作笑狀。
自為
贊曰。
李公天上石麒麟
傳得雲居道者真。
不為拈花
明大事。
等閑開口笑何人。
泥牛向風前齅。
枯木
雪裏
對現堂堂不識
太平時代自由身
元符
公元1086年
元年正月初四日
客語有會其心者。
軒渠一笑
化。
其令𦘕笑狀。
而贊之。
苟然也。
閱世六十有七。
五十有二
元骨面而秀清。
臨事凝滯
過眼水流
雲散
為人服義疾惡
初舉感䥫面
承天
感曰。
使
粥飯
十方僧。
可也。
如欲繼嗣
則慈感巳有師。
奇之。
又舉宣長老甘露
宣後賣元。
元白于官曰。
演法未有宗旨
改正
宣竟以是遭逐。
楊次公曰。
牛蹊人之田。
而奪之牛也。
元不䘏。
元甞游京師
謁曹
王。
王以其名。
奏之神考
磨衲
號佛印
東坡滑稽
翰墨
戲為之贊。
世喜傳。
故併記之。
贊曰。
佛印種性從橫
慧辨敏速
如新生駒
不受控勒
蓋其材足以御侮
觀其臨事
護法之心深矣。
禪林僧寶卷第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