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卷五十四 (自动笺注)
歷世眞仙體道通鑑卷之五十二潜九
 (浮雲山聖壽萬年道士趙道一編修)
   劉混康
劉混康志通陵人上世皆不仕母朱
公元1035年
氏於宋仁宗景祐二年十二月二日茅君
降之夕夢一羽士入其室覺而生混康年
三依本郡太和道士含象受業嘉祐
試經爲道脫落世故日閱道書洞經
妙㫖心得之患世無明師乃散髮登壇
天爲宗已而三茅道士毛奉柔偏得觀妙
朱君之道遂往依焉毛一見而奇之悉授以
洞經籙乃結庵於積金峰居一日羽人
同造其廬指庵之東隅謂之曰汝即此居抱
神守德惠及人當無愧前人矣又顧混
康額間曰此無作地道之所尚非可以
疵也以手捫之明日瘢滅混康由是勤行
遠近宗仰哲宗時召至京師所居庵爲
公元1100年
元符徽宗即位赴闕(皇朝通鑑紀事云混康有節頗爲)
公元1103年
(神宗敬重上禮信之)崇寧二年乞歸七月有㫖用
觀妙先生朱自英奏草九老仙都君即文琢
公元1106年
玉賜之仍賜號葆眞觀妙先生五年七月
公元1108年
葆眞觀妙冲和先生大觀二年四月同泰
州道士徐神翁天師虚靜一時復會上清
儲祥宫各賜道院以居未幾羽解五月特賜
太中大夫始末優異備載豐碑
   王筌
王筌字子眞鳳翔陽平人其父登科兄弟
進士筌獨閑居樂道一日郊行憩瓜圃
野婦從乞瓜乳齊於腹筌知非常人問其姓
曰吾蕭三娘也筌取瓜置諸橐以遺之婦就
食輟其餘曰爾可嘗乎筌接取而食無難
婦曰可教矣神仙海蟾子今居此當度後學
明日挾汝往見及見海蟾海蟾曰汝以夙
得遇我命長跪至道丹訣戒以積功
累行遂還家白母遺妻周游名山一時
公元1100年
臣薦其賢賜封冲虚處士宋哲宗元符三年
再游茅山先是中峰石洞忽開眞誥所謂
洞天便門者也一閉千歲矣又甘露薦降
道士劉混康曰必有異人旣而筌乃來受上
清籙是夕仙樂聞於空浮之上留踰歲晝夢
二天人與黄衣使者百乘白虎來迎跨
虎而行登危躡險由中峰入石洞向所開便
顧視左右金庭玉堂兩青衣童子入通
茅君再拜謁君問勞甚厚曰帝已勑汝華陽
洞天司命府丞賜金以還及寤别混康
曰吾數將盡且有所授從此逝矣下投道人
公元1108年
冲曰敢以死累公預言八月十七日當解
公元1101年
及期衣冠端坐而逝時徽宗建中靖國
歲春秋六十一
   徐守信
神翁徐守信海陵人也爲天慶觀傭役服弊
衣曳繩屨或時跣足而行終日無爲惟執篲
灑掃且誦度人經絶口有道士徐元吉他
方來病癩甚惡厭惡之斥居觀後廬中
神翁獨□事之元吉已而死神翁丐錢爲斂
公元1108年
旣已茅廬三日出而徉狂稍稍有異
事人神之因稱爲神翁始知得道於癩道士
也觀中或絶食神翁曰吾當爲汝求之即入
殿上卧乆而出語道士曰至矣頃之負米
而至者肩相摩有以白金爲奉神翁置之
床盜闞其亡方發關而入則見神翁正色
床上盜懼而走自是四方多來問災異吕惠
吉甫除喪赴闕枉道過神翁神翁驚奔
甫追之神翁顧謂曰善守善守吉甫拜而去
還朝俄以事黜知單州蔣之奇穎叔主發
江淮議鑿漕渠而憂有石不可迹導疑未
决以訪神翁神翁望其來道諭之曰開即開
何許人穎叔嘆服異人漕渠遂果開
宋哲宗不豫遣哲甫降香至神翁書符吉甫
以進未幾徽宗嗣位崇寧初召之不肯往强
輿至東都不可留乃禮歸之即海陵爲建
仙源萬壽宫使居焉大觀末解去
   張潤子
張潤子不知何許人往來嵩高山中常爲
於諸道士精舍不肯受其一錢躡屩
衣褚寒暑不易也每語人曰人身要滋潤人
不領其㫖但呼爲潤子或叩其言則復謬亂
其辭不可世傳其詩曰溟滓深藏大道
槁形存志默然霏霏雨灑崑崙浩浩
瀚海日月氣交金鼎乾坤爻動玉爐
須將理生前煉莫學凡夫後論乆之
公元1104年
去傭於鄭州之新鄭李氏宋徽宗崇寧三年
李氏留頌曰學勤于初成之有餘一身
潤百海不枯道隱元㝠鷇食鶉居成功
復我清都是日語其徒曰玉皇有詔吾昇天
頃之東南上有五色雲天樂之音
潤子乘雲而去
   王吉
公元1108年
王吉單州老兵盛夏坐卧日中隆冬
溪水惟見其首邦人多稱其有道宋徽宗
崇寧初萬俟虚從其父爲單州太守時過
虚虚延之書館飲以酒酒竟吉輒取案上
書精方用藥纔一二以治奇疾無不愈者虚
少年未之重率隨手棄之一日吉來語虚
貴人頻以酒食脾胃遂致恙吾以按摩
法授君然無漏吾言已而忽告虚曰吾將
去矣翌日而化或爲瘞之居數月有見於傍
郡者歸發瘞惟所躡屩存焉虚自是年垂七
十頰如桃花益能加餐劇飲夜分而用
其所授之法有驗虚始悔恨少時不能知其
異人求學其所長生乆視虚所受雖其
兄亦不得傳兄參知政事
   祝大伯
大伯不知何許人也嘗爲傭信州貴溪
安時大伯外若推頓者而服役唯謹
日忽自外舉止異常且曰適有道人以藥
遺我今能不食矣安時驗之果然自是盛夏
暴烈日中冰上爲傭如故氏稍重
欲以爲客大伯辭曰吾當爲人歲滿
公元1109年
去爾乆之宋徽宗大觀三年忽告安時
去此十餘里白花岩有人召我主翁能俱往
安時即從之未至已聞管弦之音彤雲
然覆山安時愕眙大伯辭去言未卒已
不見
   劉益
劉益京兆藍田人也隱居子直庵廬六十年
如玉面有壯容飲酒數斗不亂上下峻岷
若履夷途宋宣和初京兆以聞徽宗遣使
公元1108年
之方劇雨泥淖没踝益徒步使者騎不
能及旣至東都徽宗禮之厚然非所樂也力
還山常止於華嚴川浮精舍宣和末
其徒曰山川草木腥膻之甚耶吾惡之遂
尸解去將葬體如蜕焉已而難作其徒始
異其言
   魏二翁
魏二翁濮州雷澤世農也鄉父老自幼見之
狀貌常如七十餘身一布裘手持蒲箑曳杖
行素不知書瞳子眊然而能蠅頭細書
時時人禍里閈稍重之方嚴或製纊
二翁竊盜間知之夕至所止廬傍二翁
呼其名曰爾需我纊乎遂投與之盜驚謝再
拜而去先是鄄城王老志徽宗夢見
即日召至東都少焉復聞二翁遺使
所在起之使者訪得其廬但聞二翁鼻息
䶎如雷而不見形影使者無以復命
甚至二翁只在其廬也迫之行則又不知所
在竟不能致惟得頌一章以歸其辭曰我今
入山避此囂煩衛以卒史聘以達官豈易我
樂物外清養眞存氣七返九還金丹旣就
遂陟仙壇蓬萊絳闕玉户金關有能學我雲
非難宣和初尸解鄉人斂葬之舉
棺若空遂啓視之惟有藏頭詩云火田心主
須防愼行方成後世傳守坎離要妙趨名
利作憂煎程若丹霞路應紫府
   王老志
先生姓王老志濮州臨泉人也嘗遇鍾
眞人内丹要訣道術知名沂州有公
欲求左右所親致意先生答之詩曰
多年退罷老公人手種桑麻數百根盡是
頭挼撚得一枝枝上有冤䰟竟拒不見濮有
士人饒口欲以語窮之往造焉其居四面
高墉但開狗竇出入士人匍匐就之方談
如雲忽見地有旋渦處俄已盈數尺中
鱗甲如斗先生士人曰子亟歸稍緩必
奇禍士人出行五里雷電雨雹倏起
踡局不行入土室避之望生生庵廬
公元1113年
乞命僅得免宋徽宗政和三年九月詔州
公元1114年
敦遣京師賜號洞微先生四年正月
號觀妙明洞微先生先生掉頭禄豢
時出危言天子一日徽宗召之入禁禦顯
皇后在坐先生卒然出幅紙曰陛下他日
中宫皆有難臣行死不及見矣臣有乾坤
鑒法可以厭禳然尤當修德始可回天意請
如臣法鑄乾坤鑒各以五色流蘇垂寘於寢
殿臣死後當時坐鑒下記憶臣語日儆一日
所以消變未形上竦受其說有詔庀
工鑒成進御先生歸濮解化(皇朝通鑑紀事宣和四)
(年十月辛未妙明洞微先生王老志賜金以葬贈正議大夫宣和云先生所居)
(地必生花謂之地錦)靖康陟方之禍二宫寳持之且
其先識納君於正道
李思廣
恩廣景淵廬陵吉水人也幼歲隸業
開明後策經受冠褐志操特異放意
水間得錢即易酒或獨飲於市年逾七十容
不衰少與人言不知其何修證也宗徽宗
政和四年浮游螺川常駐習溪橋酒家
老嫗以爲異常以倩酒飲之不問酒直
無歲乆不替一日忽謂嫗曰我將有所往謝
爾厚顧别得奉書爲報留飲至醉宿千肆
中次晨起視則已化去形體温然生香滿
一室復聞于外遽報所親殮葬後園月餘
客自衡嶽來者云途邂逅景淵樵亦熟識
衣冠如故寄書謝酒及親後聚衆發
冢開棺不見其尸唯存絛繫竹杖而已
   榮陽
榮陽東平人也常鬻墨於市人稱之爲二郎
其後游蜀至尤縣與郡從事越王樓夜有
屋瓦二郎一敗鬼爲之爾從事以問守
云日繕修樓時有梓人墮敗而死從事
大驚二郎俄謂太守趙某曰宜亟去不然
公元1115年
將及明年南蠻毁障候深入以下得罪
宋徽宗宣和初詔求異人部刺史名聞
乘傳東都二郎時方如是我尚何爲
部使者强之不得已就道旣至徽宗訪以
所學不對賜錢十萬遺歸二郎復還
不食惟時飲酒成都諸生馬倩飲闠中
飲已二郎舉袂若有所招者頃之錢出於袂
几上而去會其數則與酒直相當也見病
者則取木枝尺許嘘之置病處尋取擲于地
踐之或又棄之病者輒愈或苦目眊二郎
吾分汝以目光張目令眊者視之二郎
注射不能視其眊亦减一日携鄭子成
墨過劉長源父所長源父調之則爛爛成金
長源云見二郎四十年有壯色未嘗衰多
言隋唐五代或曰二郎盖善移精變氣
高宗紹興中榮薿以提舉茶馬入蜀云二
郎其曾大父行也盖其先五世曰諲者轉漕
益都二郎從之當時百數十歲青城山
麻溪紹興間化去
   雍廣莫
汪叔詹致道徵州歙人宋高宗紹興十八
年以司農少卿總領湖北財賦嘗赴大將
師中宴集最後漕使已先在與田
奕棋一道人曰木先生者亦坐於傍見汪揖
乆别健否汪愕然相與平生何言乆
道人曰公已爲貴人忘之矣獨不記宣州
道店說牛奇章事乎汪矍然謝道人去汪
公元1106年
謂諸客曰徽宗崇寧五年登第宣州
公元1114年
授以月單之官投宿小村惟有一室
秀才已先居之日甚不可不得已
徑入曰值暮至此公同其室可乎秀才
方踞火坐顧曰唯唯良乆忽言曰公曾讀唐
書否某愠曰某雖寡學鄙陋至是又笑曰
記牛僧儒傳否某以其言無序怒不答秀才
曰吾言非他公乃僧儒後身前生武昌
度使縁未盡今生當再往異時官禄多在彼
土矣果亦異之疑爲相師問其姓字徐對曰
公知有雍孝聞者乎吾是也崇寧之初殿
駁放浪迹山林偶有所遇爾叩其術不肯
終夕相對論大道而已至曉别去不復再
見蜀人皆言其已死適睹道人之貌盖雍君
豐采與四十年前不異眞得道者也坐客
莫不驚嘆汪再漕湖北又守鄂州總領
年皆在武昌木生廣莫往來河沔間見人
惟談文墨不及他事無有知其爲異人
沈濬道源亦識之云政和中道士說法
徽宗謂其得林靈素之半故以木爲姓
   皇甫渙
皇甫涣字致遠開封人賦性閑淡敏識
卓見修舉業之暇尤妙於三玄知命負學
黄冠京東太乙宫受業舉止狀義而不
明宋徽宗政和初朝廷道學先生向化
年試辟雍作魁聖覽程文金壇不就
自在公憑野裝游歷尋訪西洛至人
野人得其道要後遊南嶽凌虚會眞
觀思眞未幾赴闕太一宫高士寮後
乞還山居汝水坐亡
   茴香道人
宋徽宗政和末林靈素開講寳籙道俗
會者數千人皆擊跽致敬一道人瞋目
前立林訝其不拜叱曰汝有何能答曰無所
能林曰旣無所何以在此復答曰君無所
不能亦何以在此徽宗時幕中聽竊異之
宣問有何能對曰臣能生養萬物即命
道院可以布種者得茴香一掬以付之俾
二衛監視種於艮嶽之趾仍護宿於院中
三鼓失所明日茴香蔚然成叢
   鄒葆光
葆光少隸羅浮山冲虚觀道士宋徽宗
宣和中名聞九重召至凝神殿試道術
七道士從之倏不見上問爲誰葆光對曰臣
居山習劍術七人古松上異拜金
壇郎
   龔元正
元正字端本武陵人家好學帶經而鋤
後去爲道天性淳慤向道精專創建新宫
大殿巍樓傑閣廣厦重廊金碧輝映手植
數十萬株宫成賜額萬壽賜號冲逸大師
住持四十年未嘗背衆一食一日召其徒曰
不出五日吾逝矣四日端坐老子道德經
遲明儼然化時宋徽宗宣和
   沈若濟
沈若濟臨安人結庵茅山施藥爲務宋徽
宣和間召對賜封元先生嘗指華陽
洞之東隙地曰死必葬我於是其徒以地勢
公元1145年
汙下爲言不聽高宗紹興十五年解化其徒
治命地六尺許得石板大書六字曰沈
公瘞劍于此觀者異焉
   張淡
衢州徐逢原居郡之峽山少年時好與方
外人處有張淡道人過之留館其門巾服
然惟著青布夾道衣中無所有雖盛冬不益
也每月夕則携鐵笛入山吹之徹曉乃止
逢原學易嘗閉户大衍不得其法張隔
呼之一秀才此君所解明日當語子
明日授以軌柝等步之術凡人生死日時
什器草木禽畜成壞壽夭皆坐因持以驗之
不少最好飲酒時時入市竟日酣醉
返而囊無一錢人皆云能點艮以自給逢原
欲測其量召善飲者四人更迭與飲自朝至
暮皆大醉張元自如入室中外人望見其
壁下以足掛壁散髮垂瓦内酒髮際
滴瀝出逢原之祖德詮年七十餘矣張曰
公元1146年
十八翁明年五月有大厄速用我法禳禬
復延十歲徐氏不信以爲道人善以言相恐
勿聽也語纔出口張已知之即捨去入城中
公元1147年
羅漢寺明年五月德詮病逢原始請之不肯
行因死其徒有頭陀一人祕藏畫牛
頭每與客戲則曰圖掛壁生草其傍良乆
草或食盡或齮齕過半遺糞土地可掃也後
以牛與頭陀而令買火麻四十九斤紐爲大
索囑之曰吾將死死時勿棺殮只以索從肩
至足通纏之掘寺後空地爲埳埋我過七日
一發頭陀奉戒旣死七日發其穴面
色如渥丹至四十九日凡七發但餘麻索
并敗履一雙尸不見矣逢原嘗贈之詩曰鐵
愛火風月夾衣能禦雪霜天伊予試問
行年看笑指松筠未是堅張以匹絹大書
筆迹甚偉又以匹絹書煉汞法授逢原逢原
鄉人多求所書法其子夢艮不欲泄舉而
焚之
   張拱
汴人張拱進士不第家甚貧母黨龔氏世
爲醫故拱亦能方術置藥肆宜春門後坊
不售晨起披衣櫛髮沐洗頮有道士
而來目光炯然射日不瞬徑造中顧
不揖振衣上坐拱頗忿其倨傲作色問所來
答曰汝無詰所從來正欲見汝耳拱意此
妄人京師固多其比擲一錢與之麾使去笑
曰吾無求於人以汝有道質故來誨汝何相
拒之甚邪拱悟取冠巾而出與之語及仙家
事理致精聞所未聞於是愧悔曰拱鄙
人眼凡心惑仙君幸見臨願終教之道士
汝何求曰家貧飦粥不繼儻使不食可飽
上願俄而鬻蒸者來道士取先所擲視
錢買之得七枚顧謂拱曰神仙辟穀爲不
却粒則無滓濁滓濁則不漏由此亦可
入道張子房諸人乃以丹藥療飢固已迂矣
欲得此道自此不淫色可乎人能不淫俗
念自息俗念旣息則仙才也乃取七熟視
而嘘之曰汝啗此可終身不食人或强使之
食亦無禁復欲不食如初但汝有老母
未可相從旣啗當應七夢豫爲汝
言汝事親旣終婚嫁旣畢已能不食復又
求宜脫身名山懸絶處尋石穴深廣
容者自累石塞一念不起坐卧行立於其
間自有佳趣僅及半紀則汝之身如蟬出殻
逍遥六合之外矣過此非今日可語汝也
言竟攝衣而起拱固留之不可出門無所
見拱乃知其非常悵然有所失者累月
飲食輒嘔遂不食二年糞溺俱絶神氣
步趨輕利自試其力從旦至暮縁京城
外郛可匝者五反盖數百里前後得七夢
公元1150年
道士不少差母病痔二十年衆藥不驗
謾以七餘核進之一夕而愈拱旣不御内
視其妻如路人妻郭氏性剛果忿恚而卒家
人益憂疑之逼而餽之食食逆而吐前後
食或不食朋友疑其詐者扃諸室試之不以
爲苦人或召醫則携藥而往至則登病者
席坐于旁雖逾旬涉月杯水無所需喜飲
好作詩行年六十而顔色如壯者後其母殁
不知所終李方叔作傳
   李𥬒
濟南李𥬒字定國臨安軍營中以聚學自
給暇則縱遊湖山嘗詣淨慈寺過長橋於
徑迷路見青衣道人林下𥬒揖之道人
問所往曰將往淨慈蟾禮五百羅漢道人
未須去且來同食燒食之甚美俄風雨
㝠失道人所在𥬒惶懼伏林間少頃雨止
徑而出至寺門下覺身輕神逸行步如飛洎
歸舍不復飲食從兄名莫字大猷諸王
宫教授之任遣僕致書見其顔如桃紅
辟穀以語大猷大猷至則己去云游
山矣後又聞入青城山大猷爲梓路提
使人至眉訪所在眉守復書報數年前已
輕舉乘雲而去今惟繪像
   蔣風子
風子者本邵陽居民賦性愚直無忌
憚人事不入或有小疵不拘貴賤面而伸之
周遊南嶽中嶺陟峻出意修之亦不知其
宿食之所忽日有樵者頂青巾負薪而鬻之
千辛萬苦食用不給與子一粒藥吞之
力可陪矣自此但飲水而已衣衫盡棄寒暑
不問衆稱之曰風子周游湖湘常便衢路
勢位不能毒藥不能虎狼無所損獨
行自語人莫之測
   莫道人
道人容州人居石峒入山不知其幾年
問之亦自不言歲數山下父老或有八九十
歲者言自小年已見其豐姿今其容貌鬚鬢
不異於昔精力甚健登山如飛遇飲而飲遇
食而食或辟穀數日不避寒暑蕭然一庵
無侍者夜坐於飛雲頂石巖間有虎侍傍
不叱遣之達旦乃去貴宦遊山求見之多不
遇遺之詩者不一宋理宗末年猶在
歷世眞仙體道通鑑卷之五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