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卷五十一 (自动笺注)
歷世眞仙體道通鑑卷之四十九潜六
 (浮雲山聖壽萬年道士趙道一編修)
   侯先生
侯先生莫知何處人也宋仁宗慶曆年間
藥於京師先生年四十餘無鬚眉若患風疾
者身有瘤贅隱起遍於肌體周遊市里行以
貨藥藥亦少人買多見半醉夜即與丐者
處有馬元者好修養切疑之一日隨之時盛
夏先生閶闔門池上以數金與門吏而
入元遠望先生西北解衣入水出没
頗甚自得元乃就視見一蝦蟆其大如席目
光如火元遽引退不乆先生出著衣而去元
乃揖之先生笑曰適子見吾乎元曰然乃
元於酒肆中曰吾乃服氣者也戀帝鄉美酒
乆未能去乃瓢中出一粒曰服之令子
百歲飲至夜各散去自此不復見有自蜀中
來者云見先生貨藥於市
   張九哥
張九哥不知何地人也宋仁宗慶曆中間在
京師晝則閑行於市或問化錢有餘則復
與人夜多宿空閑室宇糞壤中雖盛冬
布裘汪流覆面人亦多言有道燕王
登樓看見小兒輩隨九哥行於道王命召
之曰汝有道乎曰不也王曰有何伎藝曰惟
學得快活術王笑與之巵酒他日又見復與
之酒一壺歲餘九哥宫門門吏曰但道
張九哥來别大王門吏不爲九哥入王
諠譁門吏吏以九哥對王遽呼九哥
哥曰嘗蒙賜酒遠遊故來别也王命左右
酌酒飲之九哥曰某有小伎欲以悦王可乎
王曰何伎也九哥曰借帛一匹金剪一柄
命取黄羅一匹剪刀九哥取羅重疊而剪
蜂蝶狀隨剪皆飛去少頃無了蜂蝶
莫知其數或習王之衣袂或聚美人釵髻他
皆散飛庭中驚顧大喜少選九哥曰恐失
王之帛乃呼之一一皆來復爲羅一端羅中
一缺一蝶之痕乃一蝶宫人所捕也
王曰此蝶可歸九哥不可也若隨呼而
來可旣乆即已亦留此爲記異也王曰吾壽
幾何九哥王壽開寳寺浮圖齊堅又飲
酒乃去後浮圖災王亦薨其先見之驗如此
自此湖湘有人見之豐神如舊
   安昌期
安昌期昭州恭城人少舉進士宋仁宗皇祐
中朝廷平儂智高推恩二廣進士曾試禮
部者皆特試於庭昌期因是得官横州
定尉以事去官遂不復仕獨與一童廣東
放浪山水間同年有胡濬者曲江嘉祐中
惠州海豐昌期往過之留甚乆杯酒
多爲嬉戲小伎娱悦坐人因結紙數紐覆而
咒之良乆器遂動徐徐啓之皆爲鼠矣咀嚼
舉動如眞復覆之則依然結紙也時採山藥
嚼而吐之示人皆如膠飴或通夕不寐嘗
指其童謂人曰勿輕此童他日與吾偕隱
公元1065年
治平二年復携童遊廣州清源縣峽山寺
謂僧曰乆聞峽山和光洞故來遊遂與童
往數日不返僧疑其爲虎所噬率僧僕數
輩遍求之了無所見洞前見有詩石壁上曰
蕙帳辭去猿猱不忍琴書自爲朋友
相携丹竈非無藥青雲别有梯峽山予暫
隱人莫擬夷齊後題云前横州永定縣尉安
昌期
   陳景元
道士陳景元太虚師號眞靖自稱碧虚子
建昌南城人師高郵道士韓知止已而别其
師游天台山鴻蒙先生張無夢祕術自幼
讀書至老不倦道書皆手自校寫積日
年初京師醴泉觀衆開講宋神宗
其名詔即其地設普天大醮命撰青詞以進旣
奏稱善得㫖賜對天章閣遂得今師名又改
公元1099年
章服累遷左右街道録己卯乞歸廬山葬親
詔賜白金助之行李無他百擔皆經史也
所居道儒醫書各爲齋館區别四方
者果從其遊則隨所類齋館相與校讎是人
人得盡其學所役二奴曰黄精枸𣏌馴而不
狡眞有道之役也大臣王安石王珪喜與之
遊初歸廬山安石安石問其乞歸之意
景元云本野人而今爲官身有吏責觸事
嫌清不若廬山爲佳安石韵其語書几
官身有吏責觸事嫌猜野性難堪此廬
歸去來復書其後云眞靖自言如此景元
喜作正書祖述羲之樂毅論黄庭下逮
陽詢化度寺碑耳年七十沐浴改衣韵語
一聲正坐而逝其語云昔之委和今之蜕
質非化非生復吾眞宅世乃悟其尸解有注
道經二卷老氏藏室纂微二卷莊子十卷
高士百卷文集三十卷洞經音義集注
靈寳人經傳於世
   劉玄英
劉玄英宗成海蟾子初名操字昭遠
得道改稱燕地廣陵人也(一云大遼人)以明經
擢第仕燕主劉守光爲相素喜性命之說欽
黄老之教一日忽有道人來謁海蟾乃邀
坐堂上待以賔禮問其氏族名字不對
自稱正陽海蟾順風請益道人爲演清靜
無爲之宗金夜還丹之要旣竟乃索鷄卵
金錢十文一文置之几上累十卵於錢
浮圖之狀海瞻驚異之嘆曰危哉道人
人居榮禄之場履憂患之地其危有甚於此
者復以盡其錢擘破爲二擲之遂辭而去海
五星土宿尚存其所寫眞幅巾黄衣右肩
酒瓢左肩布囊破綻補之氣韵言澹
人望之知爲有道者又嘗於成都府青羊
潑墨壽山福海四字二處相隔地里壽寧
至來儀僅兩舍西蜀代數千里皆同日時
而書之以示分形散景神變無方之妙丹成
尸解白氣頂門出化而爲鶴飛冲天
全眞傳云十二月二十四日降世十一月二
十七日上昇不記何年大元至元六年正月
褒贈海蟾明悟弘道眞君
   張用成
張伯端天台人也少無所不學浪迹雲水
混元之道而未備孜孜訪問遍歷四方
公元1069年
神宗熙寧二年陸龍圖公詵鎮益都乃依以
遊蜀遂遇劉海蟾金液還丹火候之訣乃
改名用成平叔紫陽修煉功成作悟眞
篇行於世嘗有一僧戒定慧以爲得最
上乘禪㫖入定出神百里頃刻輒到
一日紫陽相遇雅志契合紫陽禪師
日能與同遠方乎僧曰可也紫陽曰唯命
是聽僧曰願同往楊州觀瓊花紫陽曰諾於
紫陽與僧處一淨室相對暝目趺坐皆出
神遊紫陽纔至其地僧已先至繞花三匝
陽曰今日禪師至此各折一花爲記僧與
紫陽各折一花少頃紫陽與僧欠伸而覺
紫陽禪師瓊花何在袖手皆空紫陽
手中拈出瓊花與僧笑玩紫陽今世人學
禪學仙如吾二人者亦間見矣紫陽遂與僧
莫逆之交後弟子問紫陽曰彼禪師者與
吾師同此神遊何以有折花之異紫陽曰我
金丹大道性命兼修是故聚則成形散則成
所至地眞神見形謂之陽神彼之所修
欲速見功不復修命直修性宗故所至之地
人見無復形影謂之陰神弟子曰唯紫陽
道家命宗立教詳言命而略言性釋
氏以性宗立教詳言性而略言命性命
不相道釋本無二致釋迦生於西土
得金丹之道性命兼修是爲最上乘故號
公元1073年
金仙傅大士詩云六年雪嶺爲何因只爲
調和氣與神一百刻中爲一息方知大道
公元1076年
全身鍾離正陽亦云達磨面壁九年方超内
世尊㝠心六載始出凡籠以此釋迦
命兼修分曉其定中出陰神二乘坐禪
奈何其神屬陰宅舍難固不免常用遷徙
一念差誤則透靈别殻異胎安能成佛是即
我教第五鬼仙也其鬼仙五仙之下一
陰中超脫神像不明鬼關無姓三山無名
雖不入輪迴又難返蓬瀛終無所歸止於投
胎奪舍而已修持人始不悟大道
欲於速成形如槁木心若死灰神識守一
志不散定中以出陰神清靈之鬼非純陽
之仙以其一志陰靈不散故曰鬼仙雖曰仙
其實鬼也故神仙不取釋迦亦云惟以佛乘
滅度無有餘乘又曰世間無有二乘得滅
惟一佛乘滅度釋迦不取二乘
我教之不取鬼仙奈何人之根器分量
所以釋氏三乘法道家分五等仙三
千六百傍門法也鍾離眞人妙法三千六
百門學人執一爲根豈知些子神仙訣不
在三千六百門此正釋迦所謂惟一佛乘
滅度之意也一云英治平中龍圖陸公帥
桂林紫陽帳下機事公移他鎮皆以自
最後公薨於成都紫陽轉徙秦隴乆之
扶風馬默處厚河東處厚被召臨行紫陽
以悟眞篇授之曰平生所學盡在是矣願公
流布此書當有因書而會意者後處厚出爲
公元1082年
廣南紫陽復從之遊於元豐五年三月十
五日趺坐而化住世九十九歲有尸解頌云
四大欲散浮雲已空一靈妙有法界圓通
好禪弟子火燒得舍利千百大者如芡
實焉色皆紺碧弟子至遂指謂曰此道書
公元1089年
所謂舍利耀金姿後七年奉眞紫陽
王屋山留詩一章而去徽宗政和中紫陽
一日通名姓謁黄公冕仲尚書延平黄公
素傳容成之道且酷嗜爐火年加耄矣語不
契而去繼後寓書於黄叙述甚異其孫銓見
其書祕不盡其中大略紫陽自謂昔與黄
紫微天宫九皇眞人因誤校勘劫運
籍遂謫於人間今垣中可見六星而已
耀者三用成冕仲洎維楊子先生用成
紫陽眞人冕仲曰紫元于公曰紫華一時
謫官吏皆已復於清都矣今用成又證仙品
冕仲沉淪宦海當爲十世九世
來世苟復迷妄合塵别淪異趣無復昇遷
之期紫陽故叙仙契力欲推拔黄公竟不
契以殁惟目號紫元翁而已九皇不載于天
宫即微星也度弟子不一弟子白龍洞
道人奉眞白日飛昇建康府斗子
   馬自然
馬自然不知何許人少習修眞煉氣之方
年六十有四建昌酒壚見四道人百結
儀觀甚偉有童在傍自然問其氏名答
鍾離先生吕先生劉海蟾陳七子自然
驚僕僕往拜之鍾離眞人曰汝骨氣凡曹
數十年求可教者莫爾及也俄與吕陳二
公偕去曰爾有師矣獨海蟾留乃爲自然
金丹之秘曰杳杳㝠㝠其中有精恍恍惚惚
其中物物非常物也精非常精也天得之
清地得之寧人得之以靈夫能抱元守
一回天關轉地軸則陰陽會而乾坤合矣於
是開坎離之户使龍虎交噬入戊己變化
上天靈寳妙中之妙者也是法者人皆
有分惟其識昧神昏沉湎愛欲或知之而
未達閉息坐存入妄漱津則咽唾導引
勞形辟穀中餒吐納則召風邪外荒
鉛汞内荒則淫陰丹如是中不煉而神不
存矣自壯而趨老自老而趨死如六驥抉隙
亦可哀哉爾當精於杳㝠求物恍惚
洞達道合自然聞其言而師之遂得
道後遊廬山酣寢石上六旬者過始驚
寤之俄去入閤皂山紫房清虚時復
市道上著蓑裳冠箬笠持大鐵杓化錢
酒醉則倘徉山澤其後不知所終
   石泰
泰常州人字得之杏林一號翠玄子遇
張紫陽得金丹之道初紫陽得道劉海蟾
海蟾異日有爲脫繮解鎖者當以此道
授之餘皆不許其後紫陽三傳非人遭禍
患誓不敢妄傳乃作悟眞篇行於世曰使宿
仙風道骨之人讀之自悟則是天之所授
非人之輒傳矣中罹鳳州太守怒按以事坐
黥竄經由境會大雪護送者俱飲酒
杏林適肆中旣揖而坐見邀同杏林
爲此衆客方歡彼客未成飲盍來相就
會飲酒酣問其故具以告杏林念之曰邠
守故人也樂善忘勢不遠千里能迂玉趾
因縁可免此行紫陽懇請護送者許之諾相
與於邠杏林爲之先容一見獲免陽德
曰此恩不報豈人也哉子平生學無所
聞今將丹法用傳於子杏林拜謝仰受付囑
告志修煉道成作還元篇行於世壽一百三
公元1158年
十七於宋高宗紹興二十八年八月十五日
尸解作頌云雷泥丸眞身火龍不知
公元1160年
下手打破太虚後二年易介復見杏林
羅浮山
   薛道光
薛道光一名一名道源陜府鷄足山人也
一云閬州人字太原嘗爲僧法號紫賢一號
毗陵禪師雲遊長安開福寺長老修嚴
嚴與道眼因縁金鷄未鳴時如何没這音響
又參僧如環如何是超佛祖之談糊餅圓
陀陀地因桔槔頓有省悟有頌曰軋軋相從
響發時不從他得豁然桔槔說盡無生
井裏泥蛇舞柘枝二老然之自爾頓悟無上
圓明眞實法要機鋒迅捷宗說兼通且復
公元1106年
金丹導養宋徽宗崇寧五年丙戌冬寓郿
縣之青鎮聽講佛寺適遇鳳翔府扶風縣
林驛道人石泰字得之年八十五矣髮緑朱
神宇非凡夜事縫紉紫賢因異之偶舉
張平叔詩曲石矍然曰識斯人乎吾師也備
紫陽傳道之由紫賢稽首皈依請因受
業卒學還丹傳受口訣眞要戒令通邑
大都有力者即可圖之紫賢遂來京師
迦黎幅巾縫掖和光混俗顗了此事乃註
解悟眞篇作復命篇丹髓歌行紫賢
公元1191年
成壽一十四歲於光宗紹熙二年九月初九
尸解作頌云鐵馬奔入海泥蛇飛上天蓬
公元1192年
三島路元不在西邊明年沙道昭復見紫
賢於霍童山
   陳楠
南木翠虚惠州博羅縣白水巖人
以盤櫳箍桶爲生浮湛俗間無知者作盤
箍桶頌盤櫳頌云終日盤盤圓又圓中間
一位上爲尊磨來磨去知多少個裏全無斧
鑿痕箍桶頌云有漏無漏如何水泄通旣
圓密内外一眞空其言下超悟如此
槪可想見後得太乙刀圭丹法訣於
毗陵禪師得景霄大雷琅書於黎姥山神人
每人符水翠虚捻上付之病多輒愈故人
呼之陳泥丸宋徽宗政和中提舉道録
事後羅浮道法行於世所至與人
潮陽民家女苦狐厭狂易無度翠虚用雷
符熏狐魅殺之時披髮日行四五百里鶉
百結塵垢滿身食犬終日爛醉莫測
所如濟人利物效驗不可揜者嘗之蒼
梧遇郡禱旱人憂暍死翠虚鐵鞭淵潭
龍起須臾陰雲四合雷雨交作境内霑足
遂爲豐年三山大義洪流湍悍不敢
翠虚浮笠而濟行欽管道上遇群盜拉殺
公元1191年
瘞之後三日盜散復甦長沙衝帥節執拘
邕州去數夕又回長沙中夜坐或含水
銀越宿吐視已成白金乞與其徒不顧翠虚
常自言閱世四十三然有四世見之者湖廣
中人常問翠虚覓詩但自口縷縷而出皆成
文理不肯親書竟未解其故有翠虚妙悟
全集行世及作羅浮翠虚吟以丹法瓊山
白玉蟾岀入玉蟾常侍左翠虚於寧宗
公元1213年
嘉定六年(一云四年)四月十四日漳州鶴會
罷說與會主云我當來會裏尸解會主不以
爲事遂留四句命玉瞻題之曰頂上雷聲
混沌落地無蹤今朝得路便行騎無角
火龍彼時玉蟾隨侍漳州梁山翠虚與一
箍桶老子掎角入水而逝其箍桶老子先有
一斧在地再尋其斧斧亦不見玉蟾嘆曰此
水解當日有葛縣尉潭州寧鄉縣見之
翠虚與尉之父爲乆契因寄一書使尉歸潮
達其父後方當日在此尸解在彼見也翠
虚度弟子三人九思沙蟄虚白玉蟾
   白玉蟾
先生白母玉蟾名之應夢也字以閱
一字如晦世爲閩人以其祖任瓊州之日
故生於海南乃自號爲海瓊子或號海南翁
或號瓊山道人或號殯庵或號武夷散人或
神霄散吏幼舉童子長遊方外翠虚
泥丸先生之道當時士大夫欲以異科薦之
弗就也自得之後蔬腸絶粒九年而四
學者牛毛若夫出處大概與其著書
立言略及所行有神靈奇之處備見諸
公元1216年
書其初先生翠虚九年始得其道翠虚
方外必與先生俱逮翠虚解化臨漳先生
獨往還於羅浮霍童武夷龍虎天台金華
九日諸山髼頭跣足一衲甚而神清氣爽
弱冠少年無異飲酒不見其醉博洽
究竟禪理出言成章文不加點隨身無片
紙落筆滿四方大字草書視之龍蛇飛動
兼善篆隸尤妙而不輕作間自寫其容
筆立就工晝者不能及受上清籙行諸階
法於都天大雷最著所用雷印常佩肘間所
祈禳輒有異應時休咎警動俗姓名
達於九重養素之褒笑而不受有願從之遊
者莫得也嘗在京都西湖至暮墮水舟人
甚驚繞湖而尋不見達旦先生在水上猶
醺然一日有持刃追脅先生叱之其人
不覺墜刃而走先生召之曰爾來驚遽
刃還之都人有稱先生入水不濡逢兵不害
者後縱遊名山莫知所之(劉後村序王隱六學書云蟾尤夭)
死非也或云尸解海豐縣
   彭耜
彭耜字季益世爲三山奕世顯宦自其少
時早有文聲中銓後恬不問仕事海瓊
白玉蟾太一刀圭火符之傳九鼎金鉛
砂汞之書紫霄嘯命風霆之文歸作鶴林
復作詩曰買得螺江一葉功名如蠟阿休
休我無曳尾乞憐早作灰心不仕謀已學
漆園白兆甘爲關令青牛刀圭底事
誰會明月清風點頭其所居立鶴林靖日
孔老娱其心以符治疾多所全濟鄉邦
一時貴多勉其仕牢不可破然而學問
博洽趣尚清遠須古之孝廉不是過也當路
欲以隱逸薦之于朝君聞而遜謝終日
門與世絶交凡生家人之事曾不經意
其内子潘蕊珠厥志一也晨夕惟薰修而已
耜得興則賦詩或亦飲酒必大㝠然
止遇有鬼加害者則以丹符療之遂愈
沈酣道法呼嘯風雷人所敬慕尸解於福
州今城東有鳳丘山鶴林道院存焉
   朱橘
號翠陽世淮西安慶之望江先世
無聞於時之生也母嚴氏夢吞一星
如斗已有娠十五月母常憂焉一日遇道
人於門首持一物如謂其母曰食此子
生矣母喜而受之請問名氏道人乃出袖中
一扇示之上有鞠君子三字曰吾姓名也言
公元1202年
遂失其所移時誕時壬戌仲冬二十
有六日也父異之因命名橘子六歲而怙
恃俱失橘生聰慧有志儒業尤精易數
丹道造化之妙無出於此嘗兩領鄉薦
科第志喜道釋書後臨池顧影
倏然驚悟厭薄名利欽慕修煉所至名山
勝地必遂登覽在得師以證入道歲在
子因往惠之博羅一日中遇一道人手握
一橘狀若風狂行歌笑而吟曰
人識惟有姓宋人方知是端的衆皆駭之莫
曉其意獨有所感隨至郊外無人之境
拜而問曰眞人非鞠君子道人驚曰子何
人也姓名告乃悟昔之時事道人曰子
自謂平日所欲者何或富或貴惟汝擇之
從所請笑而答曰人生富貴如海上漚空
雲聚何有定據惟聞神仙長生不死
之㫖換骨回陽之妙可得聞乎道人默然
涕泣而復請曰宿生慶幸遇仙
不揣愚蒙願垂點化道人因爲之說曰夫息
者自心也元氣也乃虚無之根造化之主升
離合從心衆生所以迷失本眞輪迴
六道流浪四生者爲不能了此心爾故古仙
上人惟欲人明了此心了心則見自性見自
性則去聖不遠若此不明了皆非正覺
上至眞之妙道一𦗲斯語恍如自失
人乃指山前大石約以明日早至吾當
一再道人已先坐於石上子來
愧謝而退及夜半而往道人曰子
來今其時矣遂與之盟天誓地即以九鼎
刀圭火符之訣五雷金書玉篆之文九八飛
陽道之法心傳口訣悉以付之且誡令往
皖公山築室依法修煉後當有一小兒至宜
道法傳之繼汝後也餘皆勿許功成之日
吾當保舉登雲天矣拜謝道人乘雲
冉冉而去道人者即母所遇之鞠君子
九霞九霞之師則翠虚陳泥丸敬遵
教入皖公山築室修煉後有登山者見一小
潔白如玉洗手庵前皖水之上其行如流
星之速及隨其所之入庵而不知其所止惟
儼然端坐人皆謂嬰兒顯相
爲寇所撓入閩至惠之博羅鄉人六者
在彼因爲少留與之終日醉酒爲樂茹葷
無所忌擇或訝而問曰先生平日齋戒
此今反嗜如彼何邪答曰吾所以混俗
同塵不欲自異爾子不聞魚之與虎乎魚
異群棄水躍岸則死虎若異群棄山入市
則擒吾但心與道㝠超乎萬幻至理妙身
外有身故非世所得而知也留惠三載
一日天氣嚴寒忽謂鄉人陳六曰吾將去矣
汝盍爲我圖之陳莫能測翌日坐化
旅館中陳與其館主謀之扛抬門首
縁化得錢十餘貫爲殯埋之奉及次日
復甦越數日入城中又謂陳六曰吾今當立
於縣衙前陳從其言化後用泥塑之駭而
聚觀千餘人博羅狼吏醉呼而前曰汝
前日假爲坐化今復假爲立化遂執凳鞭之
惟見堆泥墮而已衆人方知神變
公元1242年
尸解云時宋理宗淳祐二年十一月十三日
有弟予姓鄭名孺子翠房
歷世眞仙體道通鑑卷之四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