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卷二 (自动笺注)
金蓮正宗記卷之二致
    林間羽客樗櫟道人
   重陽王眞人
先生中孚宇久卿家咸陽最爲右族
劉蔣水竹煙霞爽塏地營别墅作終焉
計其爲人也骨木雄壯氣象渾厚眼大於口
過於腹聲如鐘面如玉清風飄飄紫氣
鬱有湖海之相焉膂力人才拔俗蚤通
經史晩習弓刀當廢齊阜昌間獻賦春官
意而復試武舉中甲科逮乎四十有七
歲也喟然歎曰孔子四十而不惑孟子四十
而不動心吾今已過之矣尚且吞腥啄腐紆
懷金不亦太愚之甚乎遂辭官解印黜妻
屏子拂衣塵外楚狂放蕩時正隆己
卯四十有八歲也甘河橋上過屠門氈根
大嚼焉有二道者各披白氈忽從南方
然而來煙霞態霄漢精神觀厥眉宇大抵
相類先生不覺驚起趨進俛首前揖相與
言皆出世語滌塵澣垢蠲膏剔盲如醉而醒
如瘖而鳴密授眞訣更名曰嚞宇曰知明
重陽子既畢指東方曰汝何不觀之先生
回首望道者曰何見曰見七朵金蓮結子
道者笑曰豈止如是而已將有萬朵玉蓮
言訖失所由是之後落魄不羈乞食
於市短簑破瓢眠冰卧雪有詩曰四十八上
遭逢口訣傳來便有功一金丹色愈好
玉京山上顯殷紅明年庚辰一道同宿
月中乃言曰吾居西北大山之中彼間有人
善於談演陰符道德尤所精通君平昔好
二經胡不相從試往觀聽先生躊躇未之
能决道者忽起抛拄杖乘風而去左右求之
杳無音耗茫然如有所失比及中秋醴泉
縣再遇道者趨而拜之忻然相邀入於酒館
共飲之次問其鄕里答曰蒲坂永樂所居
也又問年幾何答曰春秋二十有二復問
其族默而不言遂索毫楮書秘語五篇使之
詳讀先生讀之數過方悟妙理戒之曰天機
不可輕泄即令投之火中道者曰速往東海
丘劉譚中有俊馬可以擒之言畢不知所
在其一篇曰驀臨秦地泛遊長安或貨丹於
市邑隱跡山林因循數載觀見滿目
盡是兇頑下鬼今逢弟子何不頓抛俗
海猛悟浮囂餐霞於碧嶠之前煉氣
峰之下斡旋造化反覆陰陽列宿於九
鼎之中聚萬化一壺之内千朝功滿名挂
仙都三載殷勤永鎮萬劫爾來遲身沉泉
下其二曰莫將樽酒浮囂每向廛中作
龍虎動時雪浪水聲澄處碧塵消自從
有悟途中色述意蹉跎不計一朝九轉
丹就同伴蓬萊去一遭其三曰蛟龍煉在火
烽亭猛虎擒來囚水精强意莫言胡論道
縱横事情其四曰鉛是汞藥汞是鉛精
識鉛識汞性住命停其五曰九轉成入南京
得知友赴蓬瀛先生遂歸劉蔣自構一庵
其牓曰活死人墓又以紙牌立於墓上曰王
害風靈位自作詩曰活死人王嚞水雲
别是一般諧道名唤作重陽子號稱爲没
地埋來者路不忘懷行須是靈牌他日
又携酒一壺立於路次道人呼曰害風
風將汝酒來先生應聲與之一飲而竭却遣
先生以空壺就甘河中取水令自飲之其味
極佳眞仙酎也道人告曰吾海蟾公也言訖
失所自是以來不復飲酒飲水而已
常有醉容因述虞美人害風飲水多少
因此通玄白麻衲襖青巾好模好樣
箇好精神不須鏡子前來事事心頭了夢
識破夢中便是逍遥彼岸頭人忽一
自焚其庵鄰家争來救火先生婆娑
舞人問其故答曰三年之後别有人修乃題
詩曰茅庵了事休休有人人却要修便
公元1167年
惺惺猛烈怎生得我風流大定七年
四月二十六日迤邐東邁經過咸陽畫一
幅作三髻道者青松鬱棲白雲繚繞仙鶴
有出塵之格見史風仙欣然贈之曰待我
他日得馬以爲勘同又過洛陽上清
題詩於壁間曰丘譚王風捉馬劉崑崙頂
上打玉毬你還搬在寰海贏得三千八百
東海衛州見蕭眞人頗有仙風道骨深欲
提挈盤桓數日話不相投贈之驀山溪曰眞
人已悟四海名先到只爲有聲聞却隔了玄
元妙可憐仙骨落入鬼形骸一般一般
老空恁一般了豈知玄妙剛把身心度日
聾盲不識丹砂爐竈好將二物内結
成丹服餌了得長生携手蓬島眞人讀之
終不能悟其妙㫖點頭而已祖師東歸
海邊倘徉數載接誘訓化既得丘劉譚馬
孫王以足滿七朵金蓮之數普化三州同歸
五會一曰平等二曰金蓮三曰玉華四曰三
光五曰七寳其牓曰竊以平等爲道德之
清淨之源乃金蓮玉華之本三光寳之
普濟群生遍超庶俗銀焰充盈八極
霞蒸滿於十方人人願吐於黄芽比比不遊
黑路玉華者氣之宗金蓮者神之祖氣
相結謂之神仙一旦將引丘劉譚馬南赴
京甆王逆旅中依泊歲餘多所指明因書
杖歌以示之曰一條拄杖名無著節節輝輝
灼灼偉矣虚心直又端裏頭都是靈丹
不揺不動自清閒應物隨機做作海上
知友兀誰堪可依托昨宵夢裏見諸
虬内有四虬能跳躍一引一脚頂中迸
銀絲攢眉露目震精神吐出靈珠光閃
爍明焰挑來共樂然白雲不負紅霞灼書畢
語之曰昔日披氈師眞秘語云九轉成入南
得知友赴蓬瀛吾今將赴其約門人惶恐
乞遺世語祖師曰我三年前已題於壁矣曰
地肺重陽子强呼害風來時隨日月去後
西東作伴雲和水爲鄰虚與空一靈眞性
不與衆人同又云害風害風舊病壽命
不過五十八兩箇先生决定一靈眞性
搜刷衆人曰吾歸之後慎勿舉哀言訖
委蜕丹陽不覺泣下甚慟衆皆勸之曰不
可違仙師之語丹陽入道區區無所
吾師棄我遑遑何歸訴之未終忽開目曰汝
憾恨奚爲若此昔日甘河所得秘語五篇
今付于汝丹陽再拜跪而授之復謂譚公曰
汝等性命皆在丹陽手中矣遂言物外親眷
一姪二子一山侗連予五箇一心雄六明
齊伴天邊七爽俱邀海上風眞妙裏頭
密妙睛空上面躡虚東西南北圓轉
此方知處處通又曰一弟一姪兩箇兒連予
五逸做修持結爲物外親眷擺脱人間
合屍周匝種成清淨遞相傳授紫靈枝山
頭迸出靈華會我趁蓬萊先禮師詩畢奄然
返眞異香馥郁瑞氣彌漫白鶴空青鸞拂
地仙冉冉高出雲端士庶官號呼瞻拜
如喪考妣靡不讚歎千古異事於是
公元1170年
棺槨衣衾禮而葬之時大定庚寅正月初四
日也升遐之後濬儀橋下談玄誘臧老之心
劉蔣溪邊賜藥張公之病或舞蹈昆明
池右或吟詠終南中有以表其不死者
也丘劉譚馬四子相携西入長安見史風先
生獻以松鶴圖史風笑曰當時留下同正
此圖相合相比毫髮無差於是歷終
南訪劉蔣住持祖庵修葺稍完却返梁園
仙骨發棺視之形神尚有生意四人交代
負以西行程途所到將酬館穀之資逆旅
人必曰先有道者償價已訖竭力追之終不
見問狀貌乃祖師之化身旣至終南
卜地而葬焉初遊登州望仙門外畫橋
太險遂言曰此橋異日何必壞衆皆莫曉
其意後經紀太守何公惡其險極遂毁其
嶮而平甃之今改遇仙橋者是也繼有文登
縣作醮於五色雲中見白龜甚大背有蓮花
祖師端坐蓮蘂之上須臾側卧而歸縣宰
尼厖窟親見其事拈香禮命畫師寫眞
三州之人皆仰觀焉丹陽聞之作滿庭芳
以讚之曰古郡登州望仙門外畫橋車馬
重陽聖跡對衆顯家風預説逢何必壞經
紀太守何公嫌巇險令人拆毁命匠别興
工文重出白龜上端空中宰公
底事得遇眞容忽睹回身側卧祥雲復返
仙宫分明丹青邈出何處欽崇可謂
而不亡者矣宜乎其爲七眞之祖也所有神
無窮不能備録東海西秦勸化道俗長歌
短詠千餘首目之曰全眞前後集並雲中
録明鉛汞坎離之説盛行于世又答登州道
衆書詩及十九枝圖
   書
稽首四時運轉能般年少之容三教分明
解救平生之苦諸公存想一悟齊修九轉
指日登仙八門長春作伴敢希搜妙更乞
投玄便作鄙章録于圖後
知常與道爲鄰搜得玄玄便結親悟理莫忘三教全眞搜取四時養成元氣充滿結作靈神没漏津十九光明如我願敢邀相伴天眞
 贊曰祖師出世四遇眞仙飲甘河之一味
 授秘辭之五篇十九葉相承桂樹一萬
 枝不絶於金蓮寳鏡高提照譚馬壼中之
 景神珠獨耀見丘劉劫外之縁誰知太古
 家風衲衣暗度却羡玉陽名字仗傘
 以偷傳錯上鈎竿大士默然之海
 歸船舫散人清靜之淵作大權輿
 主開全眞户牖之先逮功成而名遂然後
 跨鸞鶴而飛上青天也張神童詩曰占斷
 終南一洞天曾來東海領諸仙只慿入聖
 超凡手種出黃金七朵
   玉蟾眞人
先生諱德瑾秦州甘泉人也才能超拔器識
高遠玄資霞映妙質雲停及其壯也尤攻翰
墨初隱身刀筆吏清懷淡泊以道爲心
未嘗非義之財幽人逸客靡不叅訪偶因
暇日一道者酌酒談玄終夕不倦定爲莫
逆之交他日道者臂擎一梟自外而入謂和
公曰此禽怪哉眼目許大不能人公亦不
悟但唯唯應對而已後經不意道者身染
惡疾百醫無效數日告殂於是棺槨而葬
比及數旬忽有老嫗叩門相謁曰昔有道
於此告亡乃吾之嫡子奈何老矣隻身
飄然無所依倚衣餐不給將何告也和公憫
之贈以金帛老嫗曰我欲發墓啓棺一面
終身無憾懇求再四義莫能已遽令發
不見骸骨但有所贈金帛而已復求老嫗
失所在和公歎曰神通變化如此奇異
仙聖如是乎由兹感激屏棄俗縁退居
林下精心修煉道合眞聞終南重陽祖師
深得九還鍛煉之術乃往叅同遂居祖庭
玄妙氣漸冲和心地開通先見之明
知丘譚馬至乃李公靈陽子同往餅
留錢四分告貨羹主人今日當有四客
仙至曰丘劉譚馬以此待之旣言而歸良久
有四道者至貨羹主人曰汝非丘劉譚馬
四人相視而笑曰汝何以知之對曰和
二老已留羹錢在此矣四人歎息曰眞異人
也食畢而往相見欣然甚於舊契比及升遐
三年已前預命畫師寫出眞相前凭虎頭
然而睡衆莫能曉至大定庚寅歲二月十有
九日乃召功德主馬公曰我蒙子厚恩無以
爲報汝若將來大患難但請焚香密誦吾
名即當救是日天氣清爽霞彩輝映東鄰
西舍皆聞異香就草堂中枕肱而卧寂然
物而返眞矣乃預表歸期庚寅年升遐
之後臨潼張叟久患痼疾衆醫無功殆將屬
一夕夢中偶遇先生詳説藥餌治療之法
問其姓氏乃和公也覺而用其所説疾果頓
足見先生神迹有不死者在焉
 贊曰甚矣哉人之難化也道之難明也以
 玉蟾子之慕希夷玄妙也道者造門
 交而不悟千方萬便誘之而不悟又以梟
 目警之而不悟又以惡疾之而不悟
 以尸解入棺而不悟又以老嫗來謁而不
 悟及乎啓棺不見骸骨並失老嫗然後
 其聖賢感應也乃洒然而醒矣棄妻子
 而歸隱林泉簪冠精研性命重陽
 而分明指訣九轉鍛煉成功先知
 客之來明留餅直預畫三年之像剋定歸
 期卒能乘空步虚出神入夢可謂不棄
 人也信矣重陽點破還丹老嫗通開宿
 世縁笑凭虎頭歸去風流同會紫金蓮
   靈陽眞人
先生之名誤忘之矣道號靈陽京兆
南人沉默寡言聰敏超世學問該博識量
弘深道德留心利名絶念諒由宿契得遇
陽密眞風頓消俗念坎倒離顛朝磨夕煉
常與玉蟾子和公共因縁愛人濟物損己
利他積陰功密符大造重陽有詩云傳與
和公與李公首先一志三人同逮乎大定
申歲春二月世宗皇帝遣使長春子丘公
赴闕臨别先生曰劉蔣因縁祖師所建不
公元1171年
輕視善自住持先生來歲春光早回鶴
山野及期專待主喪衆人莫曉其埋比及
公元1189年
 來年己酉二月先生無恙輒自清齋門人
 之曰我師肌體素羸加以不穀如之何
 生曰汝等無疑吾專俟喪主而已當是時也
 長春子得中㫖還故山秦渡鎮盤桓不進
 先生門人往迎之長春遽往纔抵庵中先
 生怡然化爲周蝶栩栩歸矣祥雲拂地
 氣凝空青容與白鶴翶翔士庶官寮靡不
 欽歎於是長春子門人棺槨而瘞之時
 己酉三月初一日
  贊曰天下不二聖人無兩心故王公
 公李公共秘訣同鍊還砂終南丹桂
 齊芳海上金蓮並秀遂使全眞門下
 以爲三祖尊祀之又何慊乎哉云雨
 手雙携日月輪輝輝照破萬華新臨行
 肯輕分付直待長春主人
金蓮正宗記卷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