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卷三 (自动笺注)
元始无量人上品妙經解註卷下徃三
    上陽子陳觀吾
道言天地運度亦有否終日五星亦有
虧盈至聖神人亦有休否末學之夫亦有疾
凡有此灾同炁皆當齊心修齋六時行香
十遍轉經福德立降消諸不祥无量之文普
无窮
 上陽子天地蓮度道用言則人之身
 得天地正中之炁頭像天足像地故曰人
 身一小天地天地造化生人生物
 人身造化生佛生仙靈寳畢法曰道生
 萬物天地乃物中之大者人爲物中之靈
 者别求於道人同天地心比天腎比地肝
 爲陽肺爲陰一上一下仰觀俯察可以
 其機一始一終度數籌筭可以得其理易
 曰天尊地卑乾坤定矣老子曰有物混成
 先天地生吾不知其名强名之曰道張眞
 人曰甘露降時天地黄芽生處坎離
 先把乾坤鼎器次摶烏兔藥來烹故金
 丹以天地鼎器世法則天地運度古
 人以一大爲天經域中有四大道大天
 大地大王大渾天論天如鷄子地如中
 黄大地在天體之内天之南北兩極如門
 樞輪天旋一晝夜而周兩極不離元所
 其謂天如鷄子鷄子不正古人
 天形相肖故以比之但喻地在天内天包
 地外而已縁督子曰天如繡毬内盛半毬
 水水上一板板比大地板上置諸物比
 人品萬類毬常旋轉板上諸物未嘗覺知
 天乃日夜旋轉地居其中人物在于地上
 安然不動此毬浮板之喻切幾之渾天
 論地在天體内者天非可見其體因衆
 星出東西管轄兩極有常度无停機
 遂即星所附麗擬爲天之體耳革象云天
 體圓如彈丸圓體中心六合之的也周圍
 上下相正等名曰天中天中直至于
 天頂古者測景陽城得天正中之景
 仰觀北極出地入地並三十六度是爲天
 中而非地中若論地維四方之中當以四
 海之至而求黄河之源爲崐崘大地
 高處西番指爲悶母黎山水分四向而流
 其山距東海不滿二萬里距西海三萬餘
 里陽城東海近而距崑崙逺天下之地
 多西崑尚在東土要知大地之中乃在
 崐崘之西也渾天比天如鷄子中黄
 地是地上天少地下天多革象乃云地上
 天多地下天少亦爲有理若論天高下
 玉書云天地之間上下相去八萬四千里
 氣質不能相交天以乾索於坤而還於地
 中其陽負陰而升地以坤索於乾而還
 天中其陰抱陽而降升降而運於道三
 曆紀天地開闢陽清天陰爲地
 古生于中神天聖地天高地極深
 盤古極長後有三皇數起乎一立三成
 於五盛於七處於九故天去地九萬里兩
 說相同知地上至天九萬里地下亦九
 萬里是天之體中高十八萬里古以三百
 六十步爲一里如前本章化生諸天所註
 幾百幾十萬里者非實有其數比上根
 士能絶欲樂即同聖賢與彼下界人相
 隔遠甚也如此又如地之寬闊東海
 之西至西海濱之東五萬餘里海之闊又
 三萬里海之外二萬里則極東至西通
 十五萬里徑與十八萬里之高則渾天
 形如鷄子者是矣天道運周天三百六
 十五度餘四之一每晝夜一周遭无有
 已劉宋冲之善觀天文極星去不動
 處一度餘蓋曆家北極而知度數長短
公元1279年
 郭守敬行狀至元十六年守敬奏唐一行
 開元間南宫說天測景疆宇比唐
 尤大若不遠方測驗日月交食分數時刻
 不同晝夜長短不同日月星辰去天高下
 不同即目測驗少可南北立表取直
 測景世祖皇帝可其奏遂設監候官十四
 員分道而出先測恃南海北極出地一十
 五度夏至景在表南長一尺一寸六分
 五十四刻夜四十六刻衡嶽北極出地
 十五度夏至日在表端无景畫五十六刻
 夜四十四刻嶽臺北出地三十五度夏
 至景在表北長一尺四寸八分晝六十刻
 夜四十刻和林北極出地四十五度夏至
 景長三尺二寸四分晝六十四刻夜三十
 六刻鐵勒北極出地五十五度夏景長
 五尺一分晝七十刻夜三十刻北極出地
 六十五度夏景長六尺七寸八分晝八
 十二刻夜十八刻革象謂朔方遠之
 煮羊肝未熟天曉又遠去則日之出没
 只在須臾是爲天地運度也亦有否終有
 成數者必有否有定象者必有終金誥
 大道中天地有高下之儀陰陽始終
 之數唯金丹元始一炁變化无形无象
 超五行外出象數之限立乎造化之表
 也日月五星道用言備于一身經云人
 有七孔天有七星七竅日月五星
 世法冲之始悟日有歲差之數劉洪
 悟月行有遲張子信始悟五星行度
 督子曰日行不由黄赤出入黄道内外
 晝長赤道日短赤道南北紫微
 垣帝座居之故北曰内南曰外又月有九
 行者只是一道月亦不由黄赤道其黄道
 與赤道兩環相交相距二十四度日
 月由中而行只距黄道六度日爲陽之精
 月受日光而明革象以黑漆毬於簷下
 日其毬受日之光遠射踖壁月之圓體比
 黑漆有日映處則有光日映不到則无
 光故常一邊一邊暗遇望日月相對月
 在天日在地下所映之光全向人間一邊
 暗處却全向天所不晦朔日月同經
 月在日下月日映一邊光處全向天
 一邊踖處全向地晦朔同經離二十五度
 所映之光漸向一邊人間乃見月吐微光
 日與月逐漸逺光漸多月離日九十餘度
 則人見光一半故謂之弦望離日二十
 五度月光漸虧逐漸遠光漸少而至于
 晦是以月體本无圓缺每受日光只是
 輪以其旋轉不盡見故言其虧盈也而
 愚者謂日月對望爲地所隔豈能得日之
 映彼豈知陰陽之氣隔礙潛通之理其月
 不全瑩而似瑕者其映水之處則瑩照地
 之處則瑕古云月中有山河樹影是也
 之圓體大月之圓體小日距天雖遠月距
 天又逺月道在日道内亦似小環在大環
 之中月與人相近與人較逺月因近視
 而比日體之大也太陽行一度曰一日
 月一日行十三度有奇凡言度者日之圓
 徑數也如日之徑八百四十五里闊則一
 度亦八百四十五里闊故太陽三百六十
 五度餘計三十三萬里而天高逺於日故
 其度又闊於日之度以天三百六十五度
 餘計五十五萬餘里是天每度有一千三
 百九十里而月之度却窄於日之徑月一
 度止得六百七十里周三百六十五度餘
 止計二十四萬里是月近於人天最逺於
 人唯日得其中道故凡曆測皆以日爲主
 而作準則也日行道定二十八宿之名
 唐虞之際冬至日虚宿何以其然
 堯典曰日短星昴正仲冬至日
 日入申末昴星見酉初時而南方午上
 太陽却在酉方虚屬天盤子以天盤子加
 臨地盤酉子加酉則酉必加午昴屬天盤
 酉而冬至見地盤午故冬至太陽躔虚
 至躔星春分在昴秋分在房古者唯以夜
 半中星攷其日度是以容成造曆車區占
 星是也漢作太初曆仲冬日在丑躔牽牛
 初堯至漢差一宫晋虞喜謂五十年差一
 度何承天百年一度劉焯以七十
 五年一度一行八十三年差一度
 衍曆日在斗十三度宋乃以焯七十五年
公元1277年
 爲準至元十四年丁丑冬至日躔箕十度
公元1266年
 至元三年丁丑日躔八度則堯時日在
 子漢時日在丑金宋之間日在寅自堯至
 今三千七百年日已差三宫則堯之後
 千餘日反躔午一萬八千餘年日復躔
 子是帝堯之前亦必如此李淳風以古
 曆章蔀紀元分度不齊始爲總法一行
 朔有四三小九服交食之異徐昴以
 日食有氣刻時三差舜輔食甚泛餘
 差數革象謂上古歲差後世歲差多以
 唐宋到今驗之果符其説也古人以三百
 六十時有餘均作二氣六候一月然每
 月朔得三百五十六箇時三刻有奇
 而一氣十五日有餘月大曰氣盈月
 小曰虧名朔虚此謂日月五星有虧
 盈非但指日月晦食爲虧盈也又如五星
 亦因日而有遲留伏逆近日則疾逺日
 遲遲甚而留留久而退初遲退漸疾退退
 最疾而復遲退如初退止而留留久而順
 行最疾則與太陽同躔歲星最疾四日
 一度熒惑最疾七日行五鎮星最疾七
 日行一度三星太陽行度較少故伏
 合以後太陽在前歲星距日十三度而晨
 見熒惑距日十九度而晨見鎮星距日十
 八度半而晨見大約一遠二而留周天
 相半而退歲星初留約距日一百九度初
 退距日一百三十一度熒惑初留距日一
 百三十四度初退亦然鎮星初留距日九
 十四度初退距日一百二十八度凡退行
 最疾之時必與太陽衝退止而留留久
 而順行大白最疾約四日行五辰星
 疾一日二度太白日遠不出四十度
 辰星日逺不出二十四度距日逺則行
 遲距日近行疾木形大故伏見與
 日近水火土形小故伏見與日逺此五
 星之常數至聖神人亦有休否夫舜有
 井廪之慮文王羑里之囚周公居東
 年孔子厄於陳蔡老君化胡而爲所難
 來割肉以與賊徒豈非至聖神人亦有休
 否者乎末學之夫亦有疾傷士之學道
 不勤行是爲末學夫不勤則道不成道
 不成疾患至矣凡有此灾同氣皆當齊
 心修齋六時行香十遍轉經同氣同類
 也既同其類必能齊心心若齊方能辦
 事世人知看經而不知轉經看經者求福
 轉經者求丹經福至成德重故云福
 德立降此經多言无量之文普度无窮
 意在經而主乎丹也夫元始梵炁還丹
 道上根至士下及至小人但能信受
 行皆躋聖位故云普度无窮頌曰有形
 數有終直到无形太空若問无形
 所似全身放在珠中
道言末學道淺或仙品未充運應滅度
太陰臨過之時同至人爲其行香誦經
十過以度尸形如法魂神徑上南宫隨其學
功計日而得更生轉輪不滅便得神仙
 上陽子曰此爲下士聞道者言也夫
 學道仙品未充修學之人不能勇猛
 行而復年當遲暮精氣已衰不覺臘月三
 十夜到來无可奈何遂行奪舍投胎之法
 蓋奪舍與投胎乃是兩事此法雖屬傍門
 然得之者亦可以度其尸形使眞性不落
 于輪迴也若五徂之投周氏松精亦投
 金公室是也故云以度尸形如法必得
 同學至人爲其護衛魂神徑上南宫
 四租之題五祖洞賓之度松精此爲同學
 至人也隨其學功者蓋修學之士其功有
 深有淺故隨其功之深淺計日之逺近
 更生雖經轉輪眞性不滅待其金液
 丹之道成是云便得神仙也頌曰計日更
 生隨學功功圓八百顯金容大羅天上風
 流好信道元來色即空
道言天地運終亦當修齋行香誦經星宿
度日月失昏亦當修齋行香誦經四時
陰陽不調亦當修齋行香經國主有
兵革四興亦當修齋行香誦經疫毒流行
死傷亦當修齋行香經師命過亦當
修齋行香誦經夫齋戒誦經功德甚重上消
天灾保鎮帝王下毒害以度兆民生死
賴其福難勝故曰无量普度天人
 上陽子天地運終以道用大修行人
 以天地而比一身丹若成功行未積不
 能白日飛身乃厭塵世或欲示疾而去或
 欲蜕形而行或止得脱尸解之道皆謂
 之運終若直謂天地果然蓮終則民生
 有幾何孰得而修齋行香又孰得而誦經
 乎星宿度日月失昏此乃身中神炁耗
 散耳目眩瞶蓋日月五星人身七竅
 也三光云耳亂聽聲色人眼若視
 惡眞光不明鼻若聞臭玉眞不清口若雜
 味身多病生是病從口入從色敗子
 若戒之命同天四時失度眞炁乖理
 則陰陽不調眞人陽火過刻水旱
 調凝冬變爲大暑陰符失節寒煖相侵
 盛夏反爲濃霜也金宫砂汞之不萌一
 鼎則蟲螟之互起大則山崩地圯金虎
 木龍沸騰小則雨暴風坎男離女
 逸内義曰太上所謂修齋行香誦經者印
 虚心煉炁順神養眞如上道用之謂若
 論世法天地蓮終則慾界六天大劫一交
 爲火所色界一十八大劫一交爲水
 所漂无色界四天大劫一交爲風所壞此
 三界壞盡上帝乃於種民天一人下世
 爲民種故曰種民天以此觀之則天地其
 有運終之時也星宿度日月失昏古人
 仰觀天象衆星昏曉出没漸漸不同
 比天體如圓瓜以瓜有十二瓣周天三
 六十五度餘四之一均十二分一瓣
 計三十度四十三分七十五杪度度皆輻
 輳於南北極猶其度斂尖於兩端最廣處
 在瓜之腰圍瓜腰一圍名曰赤道其度在
 赤道者正得一度之廣去赤道遠者漸逺
 漸窄雖有一度名實腰圍一度之廣
 各度皆以二十八宿之距星紀數謂之經
 度東西分經南北緯經續皆以二極
 近爲數兩極相距一百八十二度六十二
 分五十杪赤道横分兩極相逺各九十
 一度三十一分二十五杪天頂嵩高
 極偏於嵩高而北者五十五度有奇南極
 偏於地中之下而南者亦五十五度有奇
 赤道斜倚嵩高之南三十六度兩傍
 乃正卯酉之位日月星宿不著於天乃假
 大化之炁懸空而行亦猶魚之不著於地
 乃假水之道而行于江河北齊張子信
 仰觀歲久知五緯盈縮之變遂加常數
 以求其逐日之躔蓋五緯不由黄道亦不
 由月之九道出入黄道内外五緯
 各自有道太陽逺近遲疾者如足力
 之有勤倦又有變數之加滅者如路里之
 有曲直歲星加滅最多處七度有餘熒惑
 二十五度餘土星八度太白四度餘辰
 星六度羅計氣孛所行无遲疾羅計
 月交黄道而求月交終始羅計其間
 各逆行一度四十六分三十杪月孛從月
公元1291年
 之盈縮而求紫炁起於閏法二十八年
 閏紫炁十二宫紫炁景星也史註景
 星狀如半月凡見則人君有德明聖之慶
 星之留段是一日地一與天同過一
 度行疾反是遲行遲者反是退者
 是疾之甚不及天行之數印所行度日月
 相會同經度夫日食於朔者日月同經
 同緯只合朔而不食日月既同經而月
 從八道穿度日之黄道出入其時日亦
 在彼即同經而又同緯則合朔而有食説
 者謂十曜之星皆能食日者非也日本无
 食但一時爲月之黑體蔽障以爲
 然日體未嘗有損其所障有多少者蓋日
 道與月道相交有二若正會於交則月體
 全障日人間暗甚謂之食既同經
 在交之前後者亦見其食但正交則食分
 多交逺則食分少日月之行遲速不同
 臾參差離交而光生矣夫月食於望者日
 月對躔爲望平分黄道半黄道有二交
 若不當二前後而望則不食若望在二
 交前後者月必食其食分多少當以距交
 遠近而推是時月天日在地之下又非
 十曜之星所能食而月何以无光蓋縁
 雖映日而明若在二交限内對經而又對
 緯至甚的切所受日光傷於大盛以致
 反无光而黑爲其陽極反亢故也是爲月
 蝕今授時曆望在交之前後距交十三度
 餘則不食若在此限之内則有蝕矣故古
 人以日體充之處名曰闇虚似乎日之
 像影月體因之失明云闇日非有像影
 也强立其名故云虚言非實有也若日
 月交朔於夜對望於晝者皆有食但已入
 地而人間所不見此謂日月失昏也亦當
 修齋行香誦經夫日陽月陰陽主陰主
 刑而有國有家者日食則懼德之不修月
 食則懼刑之有失故日食修德月食修刑
 亦當修齋誦經以攘救之所謂救者觀乎
 天文以察時變預爲之儆戒四時失度
 陰陽不調世法自古分至春夏
 秋冬四時之中而四時冬至爲首者陽
 道也古曆立元紀蔀(步口切)章年月日時
 有其事時者太陽所歷地盤十二方位
 者太陽出没一周月者太陰盈虧終年
 者寒暑榮枯一變章者至朔合於一時
 者至朔合於子時紀者至朔合於甲子日
 子時元者至朔合於甲子甲子日甲子
 時也百芒爲毫百毫爲杪百杪爲分分即
 刻也二十五刻爲三時十二時爲日三十
 日爲月十二月爲年十九年爲一章四章
 爲一蔀二十蔀爲一紀三紀爲一元則
 元是四千五百六十年一元之首冬至
 陽在子一元滿則冬至太陽在卯二元滿
 則冬至太陽反躔午三元滿冬至太陽
 酉四元滿冬至太陽復躔子則四元乃一
 萬八干二百四十年太陽還元而積六千
 七百二十閏者蓋一章七閏四時
 度陰陽不調國有恐民多疫
 禾不熟女有災則民虐而致齀(渠牛切)嚏
 (丁計切)則多癘而來痼疾陰陽不調
 所致亦當修齋誦經以召天地和氣
 國主灾兵四興天下太平國阜民
 安是一人有慶兆民賴之也若國家多事
 兵役叠起爲臣子者當盡忠效力報上
 也師之與友恩不可忘夫齋戒誦經功德
 甚重齋清心戒者絶境若有經而无戒
 猶有魚而无筌昔老君五戒授尹眞人
 百八十戒授于眞人天師七十二戒太清
 二十四戒修眞十戒九眞妙戒靈寳九戒
 正一五戒其他經懺者多然皆以戒慾
 爲首故老曰若能全戒於内和光於外
 庶幾靈摽之崖矣慾心盡净方可成功
 生死受賴其福難勝也頌曰度人功大果
 无邊句句分明結縁无始劫來師與友
 如今都會大羅天
道言凡有是經能爲天地帝主兆民行是功
德有灾之日發修齋燒香誦經十過皆諸
記名萬神侍衛右别至人尅得爲聖君
闕之臣諸天記人功過毫分無失天中魔王
保舉爾身得道者乃當洞明至言
 上陽子凡有是經蓋經者道也凡有道
 之士與天合德日月合明造化
 體若爲國爲家爲人爲己行此經中之功
 德諸天皆與記名萬神爲之侍衛右别至
 人至人有功勤者爲聖君金闕之臣如
 天師旌陽浮丘眞君之道備德隆而皆爲
 金闕之臣也修學之士見善勇爲有過即
 改改過神明陰衛積善功德尊高
 天記人功過並无遣失儻功高重天
 魔王亦行保舉得道聞道人須當洞
 明經有成仙之至言也頌曰凡有是經
 便煉丹丹成克得步玄關三千功行渾餘
 事金闕宫禮玉
諸天中大隱語無量
 天公經云大羅天宫有靈書上篇廣生高
 映是也又有龍章鳳篆正文觀覺鬱繿是
 也又有靈書中篇亶婁阿薈是也經謂雖
 有諸天拘劫於是玉宸道君元始
 靈書三篇凝雲作篆每字方廣一丈八角
 垂芒以鎮三十二天即如三篇道君
 所述天眞皇人所書也後天皇人美此
 隱音重迷靈書下篇森角儲雲是如此
 乃有四篇今人止誦中篇而不誦上下
 者豈上天祕惜而下罕聞之平内音
 云元始天尊赤明世界栢陵説法衆眞
 侍座雲霧鬱勃三日三夜玄陰不解五老
 上帝白天尊言天尊演教未曾見今
 日晝不審何故天尊曰乃諸天瑞靈
 應自然玉字煥爛障蔽天光四座
 目伏聽俄頃天炁頓啓冥暗豁消忽有靈
 書字一丈見於空玄上天普告
 座夫此靈書八會其趣宛奥難可尋詳當
 命天眞皇人訓釋其音以教諸天應得
 成眞有仙名者天眞皇人奉天尊明命初
 啓靈書上篇但見廣生高映文彩燦爛
 可窺睹次啓龍篆正文又見觀覺鬱繿字
 皆八角垂芒精光奪目復啓靈書中篇
 見亶婁阿薈字方一丈金光洞映爾時
 眞皇人大興悲嘆不敢議問良乆言曰靈
 書上龍篆正文天宫所祕劫運未周大
 道之奥未當聞于下世伏惟靈書中篇
 感天尊大慈三五應期眞道宜行乃釋靈
 音下教於未聞也是以上篇及于龍篆
 敢輕泄玄祕中篇略倣天眞皇人之訓
 旁加增滅使萬世下得聞經之隱奥
 他本以靈書上篇龍篆正文下篇
 後者非是今正之
元始靈書上篇道君
   東方八天
廣生高映覺元洞虚應玄九眞化交肇圖
靈運宗範玄都感變總括威昭自成
縁岑遷景皇道含明天琳耀權炁晶育魂
融羅負立圓英隱旻期巨神包洪綱吿寧
   南方八天
章炎通泛堅敷澄宗虚象玄華龍陽儛穹
微生霄艷淵大凝冲元關三紐大梵飛空
隱覺隆益天倫慶呈神户纏絡眞元散精
淨握冥照回合陞遷導騫宴雲靈應騰天
   西方八天
剛澤微控陰峻孤儀貫炁明素宸洞開
周化幽應澄虚帝臺平遐揖虚恢茂童池
結飈臨育麗无散開陽百六沉芒隱階
幽廓冥默眞峰會靈堅順道吿命騫林
   北方八天
龍安洞變純陽玄方本還炁象伏高員
神變惠化解煉靈根赤精純道成號威尊
雲友億劫中丘鬱城瓊壘謠音慶流
受位玉室大憲通幽玄章煥落綱輪廼周
龍章鳳篆正文道君
   東方八天
觀覺鬱繿大明紫靈九神度魂開闢玉眞
阿奕煒燁飛天流音景帝常都靈頤臻
豁落大有慶雲啓靈七耀輝魔恬憎敷榮
虚无上首天啓彌宸四吁員象濯曜騰精
   南方八天
煥赫洞陽浮景玉光七靈謡歌世元紫堂
羅英散景曜玉房八景總獸韶玉攝精
九都騫鬱飛生上靈密羅淨境馥育空輪
灌沃黄華霐運玄明神宫開廓延宛丹庭
   西方八天
大猷景眞定化元蜒宛素眇玉梁澄煙
峙結嵎景羅七纏秀盤三府流輝九玄
寂然虚邈飛華拂軿晨濫緑籍太漠由延
阿丘九度六龍儛轅蓊藹浮羅紫精馥淵
   北方八天
溟涬太有九機化乾覆形厚德元淪精
英明陀景辰眇雲大隗總監樂禁
紫虚陀丘劫量交碧霞韻梵眇眇遊元
六變運量絶惡愆恢寂玄漠萬度成仙
 如上玉字一篇龍章鳳篆正文諸天
 内名隱諱玉簡金書祕于天之三十二
 宫以鎮三十二天誦念若勤即獲應感
元始靈書中篇道君
   東方八天
亶婁阿薈无惒觀音延明首法攬菩雲
稼那阿奕忽訶流吟華都曲麗觧菩育臻
答落大梵散煙慶雲飛灑玉都明魔上門
无行上首回蹠流玄阿陀龍羅四象吁員
  亶婁阿薈无惒觀音元始以梵炁結此八
 字而成雲篆以鎮皇曾天玉京有亶樓上
 承玄都宫堂樓之監名阿那天中遊冶
 名薈无乃虚无之境惒乃日月之户觀天
 帝諱音即歌音謂每朝阿那先登亶樓
 鳴大法鼓集諸天朝元始於虚无之境
 開日月之户元始天帝觀覺主長生籙
 領衆眞登薈臺歌洞章之音開度天人
 陽子靈書玉字金丹異名云中
 篇訓釋言辭還丹妙用云隱語學
 人到此先具智慧眼必有領悟處須延明
 首法攬菩曇八字雲篆鎮玉完天此天闕
 名須延都候號曰明首四眞名法攬菩
 曇凡當大劫元始命須延開玉府納諸
 仙聖明首導諸天主持梵炁於是法輪
 籍攬覺度魂菩提轉輪曇頤揚旛自然
 地開光學人皆得受度稼那阿奕忽訶流
 吟八字雲篆鎮何童天稼那掌籍眞人
 奕七寳瓊林飛天神王内名訶釋呼元
 始爲摩訶流布吟歌元始嘘呵元梵
 之炁充滿阿奕七寳之林自成靈音流布
 萬天稼那舉籍以定生死飛天大聖度脫
 天人華都曲麗解菩育臻八字雲篆鎮平
 育天華東極青華之都一名太乙青華
 之門曲洞章之歌麗乃玉女名鮮是慶雲
 菩樓名育帝臻至元始太乙華都
 命仙聖領諸玉女登菩樓歌洞章慶雲
 集育帝始至開度長夜召魔舉仙答落大
 梵散煙慶雲八字雲篆文舉天答落宫
 庭名大梵曲赦恩散煙慶雲天中梵炁元
 始逰答落之庭開大梵之赦放宥罪魂收
 攝元炁故得梵炁還元結成祥煙慶雲
 歸金神室飛灑玉都明魔上門八字
 篆鎮摩夷天飛飛天灑神逺玉玉眞都酆
 都明命也魔魔王上門上帝金門元始
 飛天衆聖演説妙道龍漢延康灑然
 神速一會了當此之時玉眞開長夜之
 府酆都八難之魂勅命魔王保舉身朝
 上帝金門无行上首回蹠流玄八字雲篆
 鎮越衡天元始虚无妙道流行梵炁綱
 維八極上以彌羅諸天首環北帝之宫苦
 大劫交運應數周上帝回施流晨之光華
 蹠履玄空布化阿陀龍羅四象吁貟八
 字雲篆蒙翳天天中山名阿山中樓名
 陀空峰山名龍日月光曰羅故天眞呼日
 爲濯羅四四極象象車南昌帝諱貟日
 中童名阿山龍山勢相交通炁玉清
 屬九折而上運接陀樓日月之光普照
 極眞人俱乘象車下度學人引謁南丹
 帝以求眞陽之火煉度生身吁帝即命
 中貟童以九陽金精之華灌煉其體如上
公元695年
 所釋化證聖天尊慈悲憫憐愚昩降此
 靈書玉字隱語使上士靈書之道而頓
 悟中士玉字之玄而漸修下士隱語
 之經而求福此之謂靈寳大梵之妙也頌
 曰妙哉靈寳人經雲篆天章玉清
 奕華都行梵炁幽冥聞此獲更生
   南方八天
南閻洞浮玉詵詵梵形落空九靈推前
澤洛菩臺緑羅大千眇莽九醜韶謠縁邅
雲上九都飛生自騫那育郁馥摩羅法輪
霐池无鏡攬姿運容馥朗廓奕神纓自宫
 南閻洞浮玉詵詵八字雲篆鎮和陽天
 南方丹天世界流火之庭飛閻煥乎
 方中洞陽火炁浮玉火之膏質
 詵詵大盛光明交映煉度學人梵形落空
 九靈前八雲篆鎮恭華天元始自龍
 漢暨延康從劫至劫化生人物皆凝大梵
 之炁以成形一神變現不受胎育從空而
 生玉都九靈眞人散金花于推前之臺嘯
 詠洞章開度天人澤洛菩臺緑羅大千
 字雲篆鎮宗飄天澤天中山名道君
 諱菩飛天内音澤山之陽有玉臺縁羅
 月宫玉妃緑羅廣寒玉嬪名羅英日宫
 仙童名濯羅扶桑靈童貟大千南閻浮
 提爲大千世界凡一千世界爲小千一千
 小千爲中千一千中千大千三次
 千而曰三千澤山衆龍伏中黄房
 君所居從劫至劫不滅不生時領飛天
 聖登玉臺洞章以度天人緑羅玉妃
 照大千世界其形如玉美艾不艷乘大梵
 之炁理大陰度數應天无有差忒
 大劫日月俱會玉臺含光潜耀以俟劫
 運再開復元運化金液煉形之士於此
 下手眇莽九醜韶謡縁邅八字雲篆
 皇笳天眇莽混沌之狀九醜大力鬼獸韶
 魔王名謡印謡歌南斗内諱北斗
 名天地未分其狀眇莽九獸之鬼齊天
 生考人善惡王復謡歌以惱試學人
 居慾境雖艷色冶容而心愈堅固轉色界
 爲神仙境界慾心清淨道心北斗
 除其黑籍南斗與註仙名保舉之司引入
 此天金華山太乙合同符契遊宴
 天也雲上九都飛生自騫八字雲篆鎮堂
 耀天雲上神王諱九都玄臺名飛更生
 大神名自騫從入騫林飛天王雲上
 焚百和香五雲太眞玉郎十絶
 一日迴迴一周諸天齊集九都
 臺下遶臺三匝誦詠洞章開度學人若識
 此歌音則更生大神開不死之門流長生
 之炁煉其形魂從而保舉騫林遊玄臺
 又二十四年行圓功滿得上朝玄都那育
 郁馥摩羅法輪八字雲篆端靖天那天
 中侍郎天闕空輪郁馥斗中仙童摩羅
 天中魔王法輪天宫法輪侍郎那主四時
 之炁運天闕空輪正天分度若大劫交法
 輪十轉萬神俱至郁馥唱禮一唱萬神
 齊禮魔王洞章之曲受度學人霐池无
 鏡攬姿運容八字雲篆鎮恭慶天霐神龍
 之淵持龍淵都監无鏡神王名攬姿天門
 名運容玄和玉女名九龍于深都監
 常含金罌東井黄華元眞一水灌
 煉天人鏡開長夜之府度其九祖升超
 天門然後運容玉女開導學人煉之以朱
 靈之炁濯之以玄和之津變煉其體灌注
 其形馥朗廓奕神纓自宫八字雲篆鎮極
 瑶天馥朗玄臺山名廓奕神公號神纓
 紫微靈童自宫紫微宫神公郭奕
 與元始同生玄炁之租常歌洞章於馥
 朗之臺神纓靈童引導學人紫微宫
 朝元大修行人煉己純淨凝玉眸流火
 之膏乘緑羅大梵之炁居慾境而九醜
 能考過入金華太乙即與合同霐持開
 治煉之場蓮容灌玄和之朱靈煉質
 華蕩形飛生更生纓導引升入紫微宫
 也頌曰妙哉靈寳人經玉簡金書蒨上
 清郁馥敬躬申唱禮神公廓奕保仙名
   西方八天
刀利禪猷婆泥咎通宛藪滌色太眇之堂
流羅梵萌景蔚蕭嵎易邈無寂宛首少都
阿繿郁竺華漠延由九開自辯阿那品首
无量扶蓋羅合神玉誕長桑空度
 刀利襌猷婆泥咎通八字雲篆鎮孔昇天
 刀利南方世界黎國名猷好生君名婆
 泥洞陽靈童名咎通魔王内諱元始
 刀利世界黎國洞陽宫火煉眞文洞煥
 萬天化此世界大福堂一切罪魂
 升入學人道成則猷君度命婆泥煉魂魔
 王咎通敬受所事不敢遏絶生門宛藪滌
 色太眇之堂八字雲篆鎮皇崖天宛藪天
 帝内號滌滌色色界太眇之堂即天中
 大福堂乃天之祕府中隱大洞自然之文
 皇崖天帝開大漠之經理治天炁每領
 諸仙遊行色諸天出入上清之府蕩滌
 穢氣開度學人行業高者得乘景雲之車
 上生太眇之堂流羅梵萌景蔚簫嵎八字
 雲篆鎮極風天天王諱羅月后名梵飛
 天眞内音元始天王内名景皇四極
 上眞蔚秀景霄仙人簫嵎劫仞之宫即西
 方白素元君奥室君正九霄之炁月后
 主遊宴之儀飛天九霄之關萌君爲梵
 炁之祖景皇蔚秀開治簫嵎之宫學人解
 悟此音方可馭丹龍之轡以升九皇之臺
 易邈无寂宛首少都八字雲篆鎮孝芒天
 易邈始皇帝諱无寂天中庭名宛首道君
 内音少都日中童名始皇天帝龍漢
 赤明劫居虚无寂寂之庭奉道君而演奥
 明妙法以度人靈童少都流以飛霞之彩
 灌以日華之精阿繿郁竺華漠延由八字
 雲篆鎮浮天阿繿天帝隱諱郁默魔王
 内名欲界華色界漠渺漠延束鬼之庭
 由禁鬼之房郁魔隱現或居欲界或居色
 界惱亂天人渺漠難制帝君阿繿登九層
 之樓歌洞章以攝之於是衆魔應響而束
 身群鬼詣由而伏形九開自辯阿那品首
 八字雲篆鎮江天天地未判三炁混沌
 九度初開陰陽男女自然明辯帝君阿丘
 常登龍山九玄之都勅諸飛天邪遊
 開度善根人品度其魂入飛仙上首
 无量扶蓋羅合八字雲篆鎮阮樂天
 无量天中大聖更生君名蓋此天宫
 浮幽魂之呼羅大羅合合神神无量
 大聖總統飛天皆受品量升進更生
 君居蓋宫主長夜之籙定善惡之根度諸
 幽魂大羅天神公合慶也玉誕長桑
 空度八宇雲篆鎮曇誓天玉誕玉都
 長桑扶桑騫林陵空空洞度仙度人
 成仙玉都有騫木扶桑之林廕覆諸天
 皆紫字金書神風返魂之草則桑林
 鼓百籟之音一如天尊栢陵説法時林
 木自成空洞之歌有靈鷄栖上一鳴則
 天下鷄皆鳴於是青霞扶搖太陽乃升諸
 飛天眞聽鷄初鳴上登玉臺五方之雲
 牙吸嚥三晨之光以度學仙人上根之
 士一志清淨雖居竺華之境郁魔不能
 亂廼得少都灌眞流羅主宴桑林鼓籟太
 陽流暉以成還丹也頌曰妙哉靈寳度人
 經八角垂芒太清太眇之堂无色界
 桑林下華精
   北方八天
公元1291年
玃无自育九日乾坤東覆形攝上玄
陁羅育邈眇炁合雲飛天大總監上天
沙陁劫量龍漢瑛鮮碧落浮黎空歌保珍
惡奕无品洞妙自眞元梵恢漠幽寂度人
 玃无自育九日導乾八字雲篆霄度
 飛天玃无自龍漢溟涬之間乘運而出時
 與育帝鳳車九玄之郷轉九機之度
 以應劫運之數大劫交則日華童子停光
 運化回度天常乾道開導和炁坤母
 東覆形攝上玄八宇雲篆鎮元洞天坤母
 大陰靈仙東覆東海理水神名形地
 機攝召上上玄玄都九靈仙主治
 東極扶桑暘谷之淵總持地機旋轉元氣
 天關地機轉動一周則溢水三千三百度
 度極則天地交九混一衆水彌天
 覆大神主治崑崙之頂填涸巨海東井
 之源使地機不淪如劫交則坤母東井
 召鳥母於龍門制會河源上詣帝前申告
 劫會乃以鳳車乘載學人升于崑崙以朝
 玄都上陽子曰妙經者上妙之首經也道
 藏萬八千篇妙在度人一卷度人一經
 在靈書一篇靈書之中顯此八字奚謂元
 始祕隱玄妙至此忒殺泄盡天機天尊
 大慈悲世人儘自疑信噫經爲至人説也
 至人則能用此經也故清河老人頌之曰
 玃无乘運應乾旋轉九運天根劫終
 鳥母會龍門學人乘鳳升崑崙羽林受符
 拜新恩雲衣縹緲帝軒金液還丹之妙
 至人於此具眼陁羅育邈眇炁合八字
 雲篆鎮妙成天飛天名羅月之光育妙
 成天主諱邈羽林監名謂陁與育俱生
 雲阿之嶺抱月之光治羽林軍羽林軍
 北雲阿嶺在南時勅邈監逰行三界保度
 學仙之人詣羽林軍受符信乘眇然梵炁
 與諸天合景結雲以爲衣煉月光而實
 腹飛天大醜總監上天八字雲篆鎮禁上
 天飛天神大醜都録之司宗伯總監
 天神麾下二神上天升天飛天
 王總上天劫會運管三界都録之司時
 勅總監二神總録長夜之府升幽魂於天
 界使與道以合眞沙陁劫量龍漢瑛鮮
 字雲篆鎮常融天此天有沙蘭宫丘山
 劫量隨劫銓量龍漢初劫名瑛神王諱鮮
 日童名吉蘭宫丘山係玉紫微
 館新得受度而功未圓者常巨萬人停散
 其中龍漢時人劫運詮量其功而
 詣上宫學人若明此音則瑛君察功行
 度品鮮童灌日精煉形碧落浮黎空
 歌保珍八字雲篆鎮騰勝天碧天霞
 浮黎天王空天侍宸名歌大洞之音
 天王步虚碧霞開而乘飛雲之輦侍宸
 嘯靈風扇而成大洞之歌引導諸仙上朝
 七寳保持下學珍愛靈書惡奕无品洞妙
 自珍八字雲篆鎮梵度天惡奕天帝内音
 无太无眞人天帝惡奕自元始祖劫修行
 超出三界位入玉虚時勅太无眞人大開
 長夜之府品度罪魂使其洞明宿命淨盡
 惡根上升妙化之福堂自樂至眞妙道
 也元梵恢漠幽寂度人八字雲篆賈奕
 天元始大梵之炁恢漠廣大難窮高而空
 浮懸不落雖幽而莫見乃能變化雖寂
 然不動感而遂通其中眞眞中有精其
 精甚眞妙不可名顛之倒之逆施五行
 无量人以成還丹之道也大修行人眞心
 堅固信受奉行得性混融形神俱妙
 超凡入聖積行累功以證高仙上聖之位
 也頌曰天尊説法天人大梵靈書顯至
 眞好是眞經靈驗大羅天上總安身
道言諸天中大隱語无量之音舊文字
廣長一丈天頁皇人昔書其文以爲正音
有知其音能齋而誦之者諸天皆遣飛天
王下觀其身書其功勤上奏諸天萬神朝禮
地祇門大魔王保舉上仙道備剋得遊
行三界昇入金門此音无所不辟无所不禳
无所不度无所不成天頁自然之音也故誦
之致飛天下觀上帝遥唱萬神朝禮三界
軒群妖束首鬼精自亡琳琅振響十方肅清
河海靜默山嶽吞煙萬靈振伏招集群仙天
氛穢地无妖塵冥洞清大量玄玄
 上陽子曰此經結處乃太極眞人述舊
 文字廣長一丈龍漢之初元始以梵
 炁結成文一丈天地成數太極
 人述云天皇人昔書其文以爲正音
 靈書大道之根還丹主有知其音蓋
 此隱語非中下士所能穎悟至聖大根
 神仙種子得師點破即解其音一聞百悟
 欣慶无量更不遲疑内齋外戒信受奉行
 故太上上士聞道勤而行之夫行道
 人神明護門魔鬼潛迹人能齋誦此經則
 飛天神王下觀其身果清淨否又書其功
 果勤行若其果然清淨不能干魔
 不能試又其功果勇猛堅固精進勤行
 不怠萬神自然朝禮地衹爲之侍門魔
 王亦行保舉俟其道備丹成修行至經功
 滿德就身外有身高超三界昇入金門
 音隨人行行之勤者得道成仙誦之勤
 者所求如願是以辟攘度拔无所不成
 故誦之致飛天下觀夫誦經者必齋心
 欲掃地更衣焚香端坐收視存神方可誦
 經誠心精致渾無雜想故能感召飛天
 觀書功勤上帝遥唱感其精專今人
 執素珠其心妄想何所不至而口喃喃
 爲誦經豈得萬神朝禮三界侍軒又且
 招殃譴而不可逭此音世法之謂自保舉
 上仙至地无妖塵乃玉晨道君前叙已詳
 太極眞人於此結經重爲宣敭以成靈寳
 度人功德若道用飛天下觀乃神返
 身中上帝遥唱是脱胎神化萬神朝禮
 炁朝元三界侍軒三元内守群妖束首
 鬼伏降鬼精自亡尸怪殄滅琳琅振響
 炁斯應十方肅清内外貞白河海靜默
 寂情冥山嶽吞煙脉住炁停萬靈振伏陽
 神出現招集群仙功成道備天无氛穢
 大遍周地无妖塵光明清靜冥慧洞清
 一作惠四字乃證結經之義幽冥溥燭慧
 照无邊惠及一切洞煥太空清虚渺渺
 之天更无拘滯廣大玄玄之妙莫盡讚
 揚也頌曰一卷眞經字五千重重密密
 敷宣要知妙道功圓好結習都忘上仙
元始靈書下篇天頁皇人
   東方八天
森角儲雲九魂煉精默窺玦浮枚臼𨀛
鹿幾揚房碧提酇回池滇黨負蚑逭謁携
澡章變瑜泮碧壞亢傍野生極中昆清
曜展洞涸寂无眇凝素倚虚羅皇達元靈
   南方八天
炎度綽堂大霄瑶隅歷遐薦漪周扃加圖
披嶢蹊朦觚亶渾都戟芸荼炫井欺持蒲
掌維迮儀奕光琅璀扁縷益但幽微畢雷
涓湟寔東赤曜叢稽玉玄演侯璖至規
   西方八天
鎬正左適婆泥殺靈悲招均疆洎南躔
靜夷損光混元縁道守岑遥綿微知宣
太靈湮漠昞和盧隨哲京常華墟咸堅沙
鐸黜株會衍球裴卓雲青府業覩般基
    北方八天
洼孩蒙甘翠宇九闌蕭鈎漣興龍汾神
溝淪泬魔豁蠻祈通玄寥亢息无知肆明
蟒修吉夕馥壇時畎湯長敷昌匪庸謹濟
朝康堲寬祕法侈宜廣帝理生衛肇宏人
天眞皇人梵炁玄遼天寳自然八合之音主
治世地壘洪澤灾厄誦詠之者攘辟
妖祥清淨道炁无不寧也地官奉書百靈
敬神朱寫文服明驗施之於至學不宣於
下俗也
   太極眞人
 神靈煥層虚梵羅屯碧霄元始九龍駕皇
 人按青軺靈光葉萬眞珠開陽出示
 靈寳福德由是招洞玄隱高嚴玉音
 雲璈无量匪得思道海生波濤法義同涓
 流滋植成嘉苗用以振窮饑教興衛中朝
 帝尊壽億年太平兵刀稽首玉宸
 華散金
   太極眞人
 太上玉宸大道君居紫霞之上七映之天
 紀録文玉妃捧經金童散香太乙執巾
 玉郎侍筵龍吟虎嘷慶雲蒙靄十方天眞
 大神上聖高眞妙行眞人无極飛天神王
 三界大魔九天丈人无鞅數衆吟咏玉經
 皈依太上靈寳妙法昌運流行億劫長存
元始无量人上品妙經解註卷下
  誦經畢呪曰
 上皇太眞使我昇靈清齋澡煉誦詠金經
 七玄披散上朝太虚延年長存名録
   閉目咽液三過叩齒三通復爐呪曰
 臣誦經已訖向來所出臣身中三五功曹
 左右使者香金傳言玉女五帝
 符直日香官三十二人各還金房玉室
 在左還左在右還右毋令差互後召復到
 一如故事叩齒三通
 向來聽經衛經聖衆解壇散席各復所司
 神風靜默山海肅清千邪伏匿百靈護形
    心拜咽液叩齒收經
 上陽子天尊說經以度迷人世人若不
 沉迷天尊奚肯漏露夫人生稟父精母
 血成其軀殻及乎年壯嗜欲俱却將所
 受之精流于愛河慾海喪之早者不滿
 壽喪之遲者不滿中壽喪之晩者不滿
 壽若欲身安壽永唯當絶慾寳精人之壽
 命主乎精氣猶燈之有油如魚之有水油
 枯燈滅水涸亡奈愚人以苦爲樂
 色棄生豈知精竭命亦隨逝天尊慈憫
 出此經可以煉丹使人知回其氣知還其
 元知寳其身知永其壽然遇者不及智者
 過之何以故智者曰生必死死則已又何
 地獄之信哉是云過之愚者曰不修善不
 作惡饑則飯困則眠此即天堂更有何道
 是云不及雖然經與至人授也道與上士
 說也上士至人經行積行累功功高
 則身超大羅行滿則臣事三境也頌曰此
 經祕在大羅天玉女持花侍法筵經足丹
 成功行滿鸞翔鳳舞雲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