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卷十八 (自动笺注)
佛祖歷代通載卷第十八
嘉興路大中祥符禪寺
住持華亭念常
雷氏曰(宋朝祖宗仁英神哲徽及少百六十六。
靖康北遷)。
(一庚申)太祖玄朗(姓趙
火德
都于汴。
初名光胤
宣祖次子。
生于洛陽
雄武端[愨-一+土]識度豁如
周祖以為東西班首
世祖命掌親軍殿前都點檢
恭帝命征河東
晚駐陳橋驛。
軍情忽變。
擁立之。
正月
公元916年
四日受禪
丙子十月崩于萬歲殿。
永昌陵。
壽五十)改建隆○遼應曆
年。
(二)是年十二月
詔於楊州城戰地
造寺
賜額建隆賜田四頃。
僧道暉主之。
初周
佛寺三萬三百所。
鎮州大悲像鑄錢。
世宗親秉鉞洞其膺。
不四年疽潰于膺。
太宗目擊其事。
因問神僧麻衣
天下
時定
麻曰。
甲子大定
仍對以三武廢教
之禍。
帝深然之。
即位屢建佛寺
歲度
千僧(出歐陽外傳疏)。
(辛酉)詔誕聖節
京師天下命僧。
升座祝壽
為准。
(壬戌)詔每年童行蓮經七軸者。
祠部
披剃
公元961年
高繼冲(字成和之子
一年降宋)○南唐李煜立
(癸亥)改乾德慕容延釗伐荊降。
封冲武寧
節度
(甲子六一)詔王全斌等伐
乙丑降于宋。
(丙寅)東漢繼恩(其父薛釗劉旻愛其賢。
女妻之。
生恩
釗卒後。
適何氏生元。
何氏夫婦
卒。
承鈞無子。
以二子命養之
定王薨。
恩紹位。
九月侯覇榮殺之)。
繼元(姓何氏
承鈞養子
恩之同母弟。
郭無為侯覇榮迎立之。
改年廣運
一十三年)。
公元967年
(丁卯)三月五星聚奎○大教東被九百年矣。
(戊辰)改開寶○遼景宗諱明記立(更名賢
世宗子。
自年保
寧。
治十五年)。
(己巳)二月十六長春節詔(四海上表殿庭
三學餘條
全通者賜
紫衣
號曰手表僧
宰輔王監司刺史各薦所知
西街所薦。
是日入內殿。
門下牒謂之簾前師號
仍賜
紫衣)。
公元968年
(辛未)詔成都造金銀字佛經一藏(初戊辰九月廿七兵部
侍郎劉熙古監造
是年六月十一日再造金字經一藏)。
(壬申)詔雕佛經一藏(計一十三萬板○封南漢銀恩赦侯○又遣陶穀宋齊丘)。
(三)天台山德韶國師示寂
處州龍泉陳氏。
夜夢白光觸體。
因而有娠
及誕尤多奇
異。
年十五有梵僧
出家
十七依本
龍歸落髮
十八納戒於信州開元
梁開平中遊方
投子山大同禪師
之始也。
次謁龍牙疎山
各有機緣
歷五
十四員知識皆不契。
後之臨川
謁淨惠益
公。
一見深器之。
師以遍參但隨眾而已
上堂
僧問。
如何是曹源一滴水
益云。
是曹
源一滴水
師於座側豁然大悟
平生疑滯
渙若氷釋
遂以所悟聞于益
曰。
汝向
當為國王師。
祖道光大
不如也。
諸方異唱古今玄鍵。
與之決擇不留微
迹尋遊天台
智者禪師遺跡若舊。
智者同姓
時謂後身焉。
初止白沙
吳越
懿王國王子刺台州
嚮師之名。
延請
問道
師謂之曰。
他日霸主無忘佛恩。
公元948年
漢乾祐元年王嗣位。
遣使迎之。
弟子禮。
有傳天台義寂者。
屢懇于師曰。
智者
之教年祀浸遠慮多散落
新羅國其本
甚備
自非和尚慈力。
其孰能致之乎。
師於
是聞于忠懿王。
遣使及齎師書往彼繕
備足而回。
迄今盛行江南
師於般若
開堂說法
十二會語傳燈
甞有偈示眾
曰。
通玄峯頂不是人間
心外無法滿目
公元971年
山。
開寶辛未華頂四峯忽摧聲震若雷。
公元972年
曰。
吾非久矣。
明年六月大星殞于峯頂
木變白。
師乃示寂蓮華峯。
參問如常
十八日眾言別。
跏趺而逝。
壽八十二。
六十五。
(癸酉)後周恭帝崇訓卒。
(四)汝州風禪師示寂
諱延沼
唐乾寧
公元970年
三年十二月
生於餘杭劉氏。
魁壘有英
氣。
於書無所不觀。
無經世意。
父兄強之
仕。
一至京師東歸
開元寺智恭律師
剃髮受具
游講肆。
玩法玄義
止觀
定慧
宿師爭下之。
棄去游名山
越州
鏡清禪師
機語不契。
北游襄沔間寓止
華嚴
時僧守廓者。
南院公所來。
華嚴
升座曰。
若是臨濟山高大愚鳥窠
子下兒孫
不用如何若何便請單刀直入
出眾便喝。
華嚴亦喝。
廓又喝。
華嚴亦喝。
禮拜起。
指以顧眾曰。
老漢一場敗缺
一喝
穴心奇之。
因結為友。
默悟
三玄旨要
嘆曰。
臨濟用處如是耶。
廓使更
南院
問曰。
入門須辯主。
端的請師分。
院左拊其膝。
穴便喝。
院右拊其膝。
穴亦喝。
院曰。
左邊一拍且止。
右邊一拍作麼生
云。
瞎。
院反取主杖。
笑云
有枷瞎棒。
打和尚去。
南院倚主杖曰。
今日黃面
浙子鈍置
穴云。
大似持鉢不得詐言不飢。
院曰。
子到此間乎。
曰。
是何言歟。
院曰。
問汝。
曰亦不可放過
便禮拜
南院喜賜之
坐。
所與遊者何人。
對曰。
襄州與廓侍者
同夏
院曰。
親見作家
於是俯就弟子
列。
從容承稟日聞智證。
南院曰。
汝乘願力
大法
非偶然也。
問曰。
女聞臨濟將終
時語不。
曰聞。
曰。
臨濟云。
誰知吾正法眼藏
向這瞎驢滅却
平生師子
見即殺
人。
及其將死何故屈膝妥尾如此
對曰。
付將終全主即滅。
又問。
三聖如何無語
乎。
曰親承入室真子
不同門外游人
院頷之。
又問。
四種料簡料簡何法。
曰。
凡語不滯凡情即墮聖解。
學者大病
聖哀之為施方便
如楔出楔。
如何是奪
人不奪境。
曰新出紅爐禪子
簉破闍
銕面門。
又問。
如何是奪境不奪人
芻草乍分頭腦裂。
亂雲初綻影猶存。
又問。
如何是人境俱奪。
躡足進前急急
鞭當鞅莫遲遲
又問。
如何是人境俱不奪。
曰常憶江南三月裏。
鷓鴣啼處百花香。
問曰。
臨濟三句
當日有問
如何第一
句。
濟云。
三要印開朱點窄。
未容擬議
賓存。
穴隨聲便喝。
又曰。
如何第二句。
云。
妙解豈容無著問。
漚和爭赴截流機。
云。
未問已前錯
又問曰。
如何第三句。
曰。
但看棚頭傀儡
抽牽全藉裏頭人。
云。
明破即不堪
於是南院以為可以支臨
濟。
幸不孤負興化先師所以付託之意。
公元973年
依止六年
辭去
後唐長興二年汝水
草屋數椽依山如逃亡人家
問田父此
何所
田父曰。
風穴寺世以律居。
僧物
故。
歲飢眾棄之而去。
佛像鼓鍾耳。
云。
我居之可乎。
田父曰可。
穴入留止
公元974年
村落
夜然松脂
單丁七年
檀信為新
公元937年
成叢林。
晉天福二年
州牧聞其風盡
公元970年
禮致之。
上元日開法南院
漢乾祐
年。
牧移宇郢州
穴又避寇往依之。
牧館于
郡齋
寇平汝州宋太師者。
施第為寶坊
號新寺
穴居焉。
法席天下
學者
遠而至。
升座曰。
先師曰。
欲得親切莫將問
來問會麼。
問在答處。
在問處。
雖然如是
有時不在答處答不在問處。
女若擬議
老僧女脚跟底
大凡參學眼目
直須
臨機大用現前
自拘小節
設使言前
薦得。
猶為滯殼迷封。
下精通。
未免
途狂見。
應是向來依他作解
明昧兩岐
一切掃却。
直教箇箇師子吒呀地。
對眾證據。
哮吼一聲壁立千仞
誰敢正眼
覻覻著著即瞎却渠眼。
又曰。
若立一塵
興盛
野老顰頞。
不立一塵
家國喪亡
安貼
於此明得闍黎無分
全是老僧
不明
老僧即是闍黎黎。
老僧無別
亦能悟却天下人。
亦能瞎却天下人。
欲識
闍黎麼。
拊其左膝曰。
這裏是。
欲識老僧
麼。
拊其右膝曰。
遮裏是。
于時有善
公元951年
機者。
周廣順元年
賜寺名廣惠
二十有
公元973年
二年宋開寶六年癸酉八月旦
登座
偈曰。
道在乘時濟物
遠方來慕自騰騰
他年有叟情相似
日日香烟夜夜燈。
至十
公元970年
五日跏趺而化。
前一日手書檀越
閱世
七十有八。
坐五十有九夏
有得法上首住
汝州首山念禪師
(甲戌)詔曹彬征南○遼改乾亨。
(乙亥)曹彬南唐李煜歸。
封違命侯
國除。
(五)杭州慧日永明智覺禪師示寂
諱延壽
杭人
姓王氏
總角之歲歸心佛乘
既冠不
茹葷唯一食。
持法華。
七行俱下
六旬
悉能誦之。
感群羊跪聽。
年二十八為華亭
鎮將
翠岩永明大師
遷止龍冊寺大闡
玄化
吳越文穆王師慕道。
乃從其志
放令出家
翠岩為師。
執勞供眾。
都亡
身宰。
衣不繒縷。
食無重味
野蔬衣檽以遣
朝夕。
尋往天台天柱峯。
九旬習定
有鳥類
尺[宴*鳥]。
巢于衣褶中。
既謁韶國師。
一見深器
之。
密授玄旨
仍謂師曰。
汝與元帥有緣
大興佛寺
初住明州雪竇山
學侶臻湊
上堂曰。
雪竇這裏
迅瀑千尋不停纖粟
奇岩萬仞立足處。
汝等諸人什麼
進步
時有僧問。
雪竇一徑如何履踐
師云。
公元960年
步步寒花結。
言言徹底氷。
建隆元年
公元961年
懿王請住靈隱山新寺。
第一世。
明年
請住永明大道場。
為第二世
眾盈二千。
問。
如何永明旨。
師曰。
更添香著。
曰謝。
指示曰。
且喜沒交涉
師有偈曰。
欲識永
明旨
門前一湖水。
日照光明生。
風來波浪
起。
永明十五年。
弟子千七百人
開寶
公元974年
七年天台山
度戒萬餘人
常與七眾
菩薩戒。
夜施鬼神食。
朝放諸生類。
六時
花行道餘力念。
法花經一萬三千部。
著宗
鏡錄一百卷
詩偈賦詠凡千萬言。
高麗國
王覽師言教。
遣使齎書弟子禮。
金縷
袈裟紫晶數珠金澡灌等。
彼國僧三十六
公元975年
人。
承印歸國
各化一方
開寶八年
十二月二十六日辰時
焚香告眾跏趺
公元976年
而逝。
壽七十二。
臘四十二。
明年建塔于大
慈山焉。
宋太宗賜額
壽寧禪院云。
(六)天下大元帥吳越國王錢俶
製宗鏡錄
序文曰。
詳夫域中之教三。
君臣
親父
子。
人倫
儒吾之師也。
寂兮寥兮。
視聽
得。
微妙升虛無。
以止乎乘風馭景。
君得
則善不拔
得之則延貺無窮
道儒
之師也。
四諦十二因緣
三明八解脫。
時習
不忘日修以得。
一登果地。
永達真常
釋道
之宗也。
惟此三教並自心修。
心鏡錄者。
覺禪師所撰也。
總乎百卷
包盡微言
我佛
金口所宣。
盈乎海藏
蓋亦提携後學
師之
智慧辯才
演暢萬法明了一心
禪際河游
惠間雲布
數而稱大。
莫能盡紀。
聊為小
序以頌宣行云爾
(七)宋左朝請郎尚書禮部員外郎護軍
傑。
撰宗鏡錄後序云。
諸佛真語以心為宗。
眾生信道以宗為鑑。
眾生界即諸佛界
迷而為眾生
佛心眾生心。
因悟而成
諸佛。
心如明鑑萬像歷然
佛與眾生其猶
影像
涅槃生死俱是強名
鑑體寂而常照
光照常寂
心佛眾生三無差別
國初
吳越永明智覺禪師
最上乘
第一
義。
洞究教典深達禪宗
稟奉律儀行利
益。
因讀楞伽經云。
語心為宗。
乃製斯錄。
無疑中起疑。
無問中設問。
不請友真
大導師
龍宮之寶。
均施群生
徹祖門之
關。
普容來者
舉目而視。
有欲皆充。
信手
拈。
有疾皆愈。
蕩滌邪見指歸妙源。
所謂
一心為宗。
萬法為鑑矣。
若人以佛為鑑。
則知戒定慧為諸善之宗。
人天聲聞緣覺
菩薩如來
由此而出。
一切善類不信受。
若以眾生為鑑。
則知貪嗔癡為諸惡之宗。
修羅生地獄鬼趣
由此而出。
一切惡類
不畏憚。
善惡雖異其宗則同。
返鑑其心。
則知靈明湛寂廣大融通
無為無住無修
無證。
無塵可染。
無垢可磨。
一切諸法之
宗矣。
吳越忠懿王字之祕于教藏。
至元
豐中
皇弟魏端獻王
鏤板分施名藍
四方
學者罕遇其本。
元祐六
東都法雲
場。
始見錢唐新本。
尤為精詳
吳人徐思
恭請法涌禪師
同永樂法真二三耆宿
取諸錄。
三乘典籍賢聖教語。
校讀成就
以廣流布
益甚博。
法涌知予喜閱是錄。
因請為序。
公元997年
(八丙子)太宗炅(初名匡義
第三子。
太祖陳橋之變。
諫兄令軍不得剽虜
生靈獲安
至道三年
三月崩于萬歲殿。
永熙陵。
壽五十九)改太平興國○(詔僧尼復試經科)。
吳越忠懿王錢俶國賓宋○(是年十一月日有食之既)。
(九戊寅)帝製新譯三藏聖教序
天竺三藏
天息災文曰。
大矣哉。
我佛之教也。
化道
群迷闡揚宗性。
廣博宏辯
英彥能究
旨。
精微妙說
庸愚豈可度其源。
義理
玄真空莫測。
包括萬象譬喻無垠
法網
紀綱
無際正教
四生苦海
三藏之祕言。
天地變化陰陽
日月盈虧
寒暑
大則說諸善惡
細則比於河沙
萬端弗可盡述。
若窺像法如影隨形
六情長存
千劫而可久。
須彌內藏
芥子
如來坦蕩無邊
達磨西來傳法
土。
宣揚妙理順從指歸
彼岸菩提愛河
滅。
用行於五濁惡趣
拯溺三業途中
垂世之無窮。
無私永泰
雪山貝葉
銀臺之耀目。
歲月烟蘿
香界之自遠。
巍巍罕測杳杳難名
所以道資十聖德被
三賢
至道啟乎乾元
眾妙生乎太易
形類竅鑿昏冥
絕彼是非開茲蒙昧
西域法師天息災等。
常持四忍早悟三空
貝葉真詮
人天聖教
芳猷重啟
偶運當時
五聲文章
四始風律
堂堂容止穆穆輝華
曠劫昏墊重明
昭顯
軌範而宏光妙法
淨界騰音。
利益
有情
俱登覺岸
無所障礙
救諸疲羸
慈悲
汗漫物表
柔愎貪很
啟迪昏愚
小乘則聲聞合其儀。
大乘正覺
其性。
含靈悟而蒙福。
藏教缺而重興幻
迷途火宅深喻
雖設其教不知者多。
念生而福量潛臻。
惡業興而勝緣皆墜。
調
四眾積行十方
澍華雨於金輪
護洹
河於玉闕
有頂之風不可壞。
無際之水不
能漂。
澄寂湛然
圓明清潔智慧
空無
染。
實相解脫因緣
可以煩惱心田
可以清涼宇宙
朕慚非博學釋典
閑。
豈堪敘文以示來者
如縻螢爝不足
比於皎日
將微蠡量海。
豈能於深淵者
哉。
(己卯)北漢降封彭城公○止僧科。
(十)沙門贊寧隨錢王歸明
姓高氏
其先
海人
唐天祐中
生於吳興德清金鵝
墅。
出家杭之祥符
南山著述毘尼
人謂之律虎
文學日茂聲望日隆
武肅
王公族咸慕重之。
署為兩浙僧統
賜號明
義宗文。
興國三年
太宗聞其名。
召對滋福
殿。
延問彌日
改賜通惠。
詔修大宋高僧
三十卷
及詔撰三教聖賢事跡一百卷
左街講經首座
知西京教門事
咸平初
右街僧錄
又著內典一百五十卷
學集四十九卷
內翰王禹稱作文集序。
公元996年
贊美云。
至道二年示寂
龍井塢焉。
(十一壬午)舒州柯萼
異僧萬歲山
以杖指
根。
使钁之。
瑞石篆文
聖朝國祚
疆。
進石于京師
詔藏祕府他日大士
寶誌降現禁中
帝親聞緒言
致祭鍾山
號道林真覺菩薩是年詔立譯經傳法院
東京
如唐故事
宰輔譯經潤文
設官
分職西天中印土惹爛陀羅密林天息
災與法天施護譯經
帝制前序。
普度
童行為僧。
不限有司常制
即位至是。
凡度一十七萬餘人
(十二)是年五月秦王廷美
涪陵縣
房州
上甞以傳國意訪之趙普
曰。
祖已誤。
陛下豈容再誤耶。
廷美所以得罪
則普為之也。
盧多遜在朝握權。
常短趙普
惡之。
入覲觀變。
多遜陛下萬年
之後
當以天下魏王
魏王當還秦王
不當太子
俱坐大逆
免死放歸田里
以為冤。
秦王太祖少子德芳也。
上遂
南遷二王
尋殺之。
一日趙普空有
一團
羔羊轉運其上。
拜曰。
之罪也。
須臾光滅。
遂得疾。
方士禱疾。
烟焰
朱牌字書云。
王廷
美士謝曰。
普言
非其罪也。
有答之曰。
杜大后遺言
丞相
誓書
藏之金櫃石室
首發多遜之獄。
致主上殺一弟一姪
安可謂之無罪。
俄而
普薨。
(癸未)遼聖宗名隆緒
統和
(甲申)改雍熙○勅修泗洲塔○(十月隱士陳摶希夷先生
歸華山)。
公元1045年
(乙酉)二月詔禁增置寺觀
公元996年
(十三丁亥)益州青城香林澄遠禪師示寂
師生
西川漢州綿竹縣上官氏。
法嗣雲門偃禪
師。
初住西川導江縣迎祥寺天王院
時謂
水精宮僧問。
美味醍醐因甚變成毒藥
導江紙。
問見色便見心時如何
適來
麼處去來
問心鏡俱亡時如何
開眼
睡。
師復香林
僧問。
北斗裏藏身意旨如
何。
曰月似彎弓雨多風。
如何室內
一燈
三人證龜成鱉。
如何衲衣
事。
臘月火燒山
大眾雲集請師施設
曰三不待兩。
如何學人中事
曰恰
恰如何是玄。
今日明日去。
如何
玄中玄。
曰長連床上(餘如傳燈)。
(戊子)改端拱○(賜西夏李繼俸姓名趙保忠銀夏綏寮密五州使)。
(庚寅)改淳化(詔撰三教聖賢事跡
參政蘇易簡編次
寧僧統道士德純預焉)。
(十四辛卯)南安岩尊者示寂
師諱自嚴。
生鄭氏。
州同安人也。
年十一棄家。
建興臥像寺
僧契緣為童子
十七為大僧
方至廬陵
西峯耆宿雲豁
豁乃清涼智明禪師
雲門嫡孫也。
太宗甞詔至闕。
館於北御
園舍中。
習定久之
懇之還山
依止
年。
密契心法
辭去懷仁江。
有蛟每為行
人害。
公為說偈誡之而蛟輒去。
黃楊峽。
渴欲飲。
會溪涸。
公以杖擿之而水得。
父老
聚觀
合爪以為神。
公遯去。
武平黃石
蛇虎
公止住而蛇虎使令
四遠聞之
大驚。
敬事之。
民以雨暘男女禱者。
隨其
欲應念而獲。
家畫其像飲食必祭。
寺僧
死。
公不知法當告官
便自焚之。
追捕
庭中問狀
不答索紙作偈曰。
雲外野僧
死。
雲外野僧燒。
二法差互
菩提路不
遙。
字畫險勁擘窠大篆
大怒
以為
狂旦慢己。
僧伽黎曝日中
既得釋因以
布帽其首。
而衣以白服
公根所說聽者
疑信半。
因不語者六年
岩寺當輸布而民
歲代輸之。
不忍折簡
置布吏中祈免。
張曄歐陽程者。
相顧怒甚。
追至問狀
不答。
以為火所著帽明鮮
又索紙作偈曰。
慈忍力。
皆吾心所生。
王官拘束
佛法
流行
自是時亦語。
去游南康槃古山。
西竺波利尊者經始讖曰。
却後當有白
菩薩來興此山。
公住三年成叢林。
跡甚著。
本傳所屬
狀以聞。
詔佳之。
王欽若大參趙安仁已下皆獻詩
公未
公元991年
甞視。
承塵而已
淳化辛卯正月初六
日。
集眾曰。
吾此日生。
正是時。
右脇
而化。
閱世八十有二。
坐六十有五夏
謚曰
定光圓應禪師
(十五)首山念禪師
萊州人
生狄氏。
幼棄家得
度於南禪寺
為人簡重精識
頭陀行
日誦法華
叢林畏敬之。
以為念法華。
風穴眾作止。
無所參扣
然終疑教外有
別傳之法不言也。
風穴每念。
大仰有讖。
一宗至風而止。
懼當之。
熟視座下堪任
法道
無如念者。
一日升座曰。
世尊以青
蓮目顧迦葉
正當是時。
且道什麼
若言
不說說。
又成埋沒先聖
語未卒念便下去
侍者進曰。
念法無所言而去何也。
穴曰。
渠會也。
明日念與真上座俱詣方丈
穴問
真曰。
如何世尊不說說。
真曰。
鵓鳩樹上
鳴。
穴云。
作許癡福何用
顧念曰。
何。
師曰。
動容揚古路。
不墮峭然機。
穴謂真
曰。
何不看渠語。
又一日升顧視大眾
便下去
穴即歸方丈
自是聲名諸方
山在汝州城外荒遠處。
而念居之終身焉。
登其門者叢林精練衲子
念必勘驗之。
留者纔二十餘輩。
天下法席之冠。
必指
首山
甞問僧。
不從人薦得的事。
試道看。
便喝。
好好借問
惡發作麼僧又喝念
曰。
今日
放過不可
擬議
念喝之。
謂眾曰。
佛法無多子
只是汝輩信不及
若能自信
千聖出頭無柰汝何。
何故
向汝面前開口處。
只為汝自信不及
外馳求。
所以這裏
假如便是釋迦佛。
與汝三十棒。
然雖如是
初機後學
憑箇什
麼道理。
且問汝輩
還得與麼也未。
良久云。
若得與麼方名了事
甞作綱宗偈曰。
咄哉
郎君
巧妙無人識。
打破鳳林關。
穿靴
上立。
咄哉巧女兒。
攛梭不解織。
看他鬪鷄
公元992年
人。
水牛不識
淳化三年十二月初四日
公元993年
留僧過歲
作偈曰。
今年邁六十七。
老病
公元992年
相依過日
今朝記取明年事。
明年記著
公元993年
今年日。
至次年十二月初四日
升座
眾曰。
諸子波波
過却恒河
觀音指彌
勒。
文殊柰何
良久曰。
白銀世界色身
情與無情一真
明暗盡時都不照
日輪
午後全身
午後泊然而化。
塔于首山
嫡嗣汾陽
禪師(餘如本傳)。
(十六乙未)改至道御制祕藏佺等○六月限僧尼額。
(戊戌)真宗恒(太宗第三子。
初名德昌
改元侃。
軒轅聖祖
目曰昊天玉皇上帝
追封
子曰至聖文宣王
壽五十五崩于延慶殿)改年咸平
(十七)帝製聖教序
天竺三藏朝散大夫
光祿卿明教大師法賢
其辭曰。
高明
分。
三辰方乃序其始。
厚載初定
萬彙於以
發乎端。
清濁之體既彰。
善惡之源是顯。
後以文物立其教。
正典化其俗。
利益
功同歸於理。
於是乎像法來於西國
真諦
流於中夏
洞貫千古
真實之理無以窮。
九圍
玄妙之門莫能究
言乎妄想則五
蘊皆空。
現乃真容一毫圓滿
廣大之教
豈能繼述者哉。
伏覩太宗皇帝法性周圓
仁慈普布。
蠻貊萬邦輻湊
烝民
仁壽之鄉。
崇教法則四海雲從
蒼生
富庶之域。
尊經浩汗
設方便以救沈
淪。
知法界之恢宏
行精進而懈怠
乃擇
邃宇校彼真文
天竺高僧
貝多
之佛語。
象管翻成於金字
珠編復置於琅
[王*函]。
龍宮聖藻惟新
鷲嶺苾芻仰歎。
繇是三乘共貫四諦同圓。
苦空真正
言。
祕密研精之義。
讚相相乎實相
論空
空乎盡空。
華嚴理合軌轍
金仙之教同
規矩
纘嗣丕構
恭臨寶圖
翼翼以撫
兆民
兢兢而守先訓。
以至釋典猶未精
詳源其幽深
曷能探測
譯經西域僧法
賢。
奏章懇切致意專勤。
以先皇帝大闡真
風高佛日
前王墜典
覺路之頹
綱。
欲旌天造功庸
用廣聖文述作
予製序繼聖教焉。
自聖上仙號罔極
政事之外。
何暇經心
今已禫除
思臻
微奧。
雖幼承慈訓
夙乏通才
焉窮乎法
海之津涯
莫造乎空門閫域
略敷大意
以徇輿情
蹄涔不足浴日之波。
尺箠
豈能昊天之影。
聊述短序以紀聖功
焉。
(十八甲辰)改景德○東吳道源
續開平以來
機緣
統集寶林聖胄等傳。
傳燈錄三
十卷
詣闕進呈
帝覽之嘉賞
翰林楊億
刊正
撰序頒行天下
(戊申)改大中祥符○(六月天書太山○十月東封)。
(十九己酉)詔諸路置天慶觀○(先是
楊礪襄王府記室舍
至一大殿上。
真人
王者衣冠秉圭南向
前有案置籍錄人姓名
見已名居上
請示休咎
真人一人曰。
來和天尊
異日為汝主也。
問之。
天尊笑曰此去四十年。
功成
余名亦顯。
而志之。
及充襄王記室
參軍追而
諸人曰。
吾今見襄王儀貌
來和天尊也。
即位
後多好神仙道家之術焉)。
(癸丑)遼改開泰
復號大契丹
(甲寅)天竺三藏施法護(譯佛吉祥等經二百餘卷
參政趙安仁潤文)。
(乙卯)詔道釋藏經互相毀者刪去
樞密王欽
若以化胡經乃古聖遺跡可削○又詔王
欽若
詳定羅天醮儀一十卷
頒行
(丁巳)改天禧○禁民棄父母而為僧道
(己未)帝於九月大會道釋(于大安殿。
凡萬三千餘人
先是齋醮
上親
臨。
賜以銀藥大錢)。
(壬戌)改乾興
二月上崩○遼改年太平
(二十)杭州孤山智圓法師卒字無外
自號中
庸子。
或稱潛夫
錢唐徐氏
父母令入空
門。
八歲受具
二十一聞奉先源清師傳
三觀之旨。
問辯凡二年而清歿。
遂居西
孤山學者之如市。
處士和靖
隣友。
王欽若出撫錢唐
慈雲遣使邀師同
迓之。
圓笑謂使者曰。
錢唐境上且駐却一
僧。
圓早癭瘵疾又號病夫
講道吟哦
甞倦。
戒門人曰。
吾歿後。
厚葬以罪
我。
建塔以誣我。
毋謁有位求銘以虛美
我。
宜以陶器二合而瘞之。
立石名字
年月而已
及亡門人如所戒。
所居岩以
公元1022年
藏之
不屋而壇。
時乾興元年二月十七也。
公元1037年
壽四十有七。
後十五年積雨山頹
門人
陶器
肉身不壞。
爪髮俱長。
脣微開露齒
珂貝
乃更襲新衣眾香散其上而重
公元1104年
瘞之。
崇寧三年賜謚法惠大師
其所撰述
般若遺教經疏各二卷
瑞應經不思議
法門無量義經普賢行法彌陀經等
疏。
四十二章經注各一卷
首楞嚴經疏
十卷
又撰闡義鈔三卷(釋請觀音疏)。
索隱四卷
(釋光明句)。
刊正記(釋觀經疏)。
表微一卷(釋光明玄)。
垂裕記十
卷(釋淨名略疏)。
發源機要二卷(釋涅槃玄)。
百非一卷
(釋涅槃金剛身品百非之義)。
三德指歸二十卷(譯涅槃疏)。
顯性錄
四卷(釋金[鎧-豆+十])。
摭華二卷(釋圭峯蘭盆疏)。
西資鈔一卷(釋自
彌陀疏)。
詒謀一卷(釋自造心經疏)。
谷響五卷(釋自造楞嚴疏)。
折重鈔一卷(釋自造文殊般若大論有云折重令輕)。
正義一卷(釋十不
門)。
閑居五十一卷(雜著詩文)。
假道適情為法
行化之傍贊云。
(癸亥)仁宗禛(真宗第六子。
遺旨即位
上得皇子已晚
生日夜啼不止
道人能止啼。
召入則曰。
莫叫莫叫何似當初莫笑。
即止
真宗甞龥上帝祈嗣問群仙。
誰當往者
皆不答。
赤脚
一笑
遂降為孠
宮中赤脚
其驗也。
十三即位劉太后垂簾聽政
大治四十二年。
壽五十四。
永昭陵)。
公元1023年
天聖元年○行崇天曆。
(二十一甲子八一)是年汾陽善昭禪師示寂
生俞氏。
太原人也。
器識沈邃緣飾
大志
於一
文字
不由師訓自然通曉
年十四父母
俱喪。
孤苦厭世相。
薙髮受具杖策遊方
至少留。
不喜觀覽
或譏其不韻
昭嘆曰。
何言之陋哉。
上先德行脚。
正以聖心
通馳決擇爾。
不緣山水也。
師歷諸方見
老宿七十一人
皆妙得其家風
尤喜論曹
洞。
石門禪師者。
蓋其派之魁奇者。
昭作
五位偈示之曰。
五位參尋切要知。
纖毫
動即差違
金剛透匣誰能曉。
唯有那吒
一機。
舉目便令三界靜。
振鈴還使九天歸。
正中妙挾通回互
擬議鋒鋩失却威。
徹拊
掌稱善。
然終疑臨濟兒孫別有奇處。
最後
首山
百丈卷席意旨如何
龍袖
全體現。
昭曰。
師意如何
象王行處
狐踪
於是大悟言下
拜起而曰。
萬古碧潭
空界月。
再三撈摝始應知。
有問者曰。
見何
道理便爾自肯。
正是放身命處。
服勤
甚久。
辭去湘衡間。
沙太守張公茂宗
四名剎請昭擇之而居。
昭笑一夕遯去。
北抵襄沔寓止白馬
太守劉公昌言聞之
造謁
以見晚為嘆。
洞山谷隱虛席
議歸
太守擇之
昭以手揶揄曰。
我長
粥飯僧
佛心非細職也。
前後八請
公元993年
堅臥不起
淳化四年首山歿。
西河道俗
餘人協心削牘沙門契聰迎請
住持
太平寺太子院。
閉關高枕
排闥
入讓之曰。
佛法大事
靜退小節
風穴
應讖
宗旨墜滅。
幸而先師
先師已棄
世。
有力荷擔如來大法者。
今何時而
安眠哉昭矍起握聰手曰。
非公不聞此語。
辦嚴吾行矣。
既至宴坐一榻足不越閫
者三十年。
天下道俗慕仰不敢名。
同曰汾
州。
汾地苦寒
昭罷夜參。
梵僧振錫
而至。
謂昭曰。
中有大士六人
奈何不說
法。
言訖升空而去。
密記以偈曰。
胡僧
錫光
請法到汾陽
六人大器
勸請為敷
揚。
楚圓上首
叢林知名
龍德
尹。
李侯與昭有舊
承天致之。
使三反
赴。
使者受罰
復至曰。
欲得師俱往。
不然
有死而已
昭笑曰。
老病業已出院
當先後之何必俱耶。
使曰。
師諾則先後
唯所擇。
饌設且俶裝曰。
先行矣。
箸而化。
閱世七十有八。
坐六十五
公元1026年
(二十二丙寅)天聖四年天台教部入藏。
天竺寺
思悟侍者
焚軀為報國恩
錢唐人
初慈
雲式公欲智者教卷求入藏。
文穆王
將聞之朝。
悟曰。
非常事也。
子將助之
矣。
乃繪大悲像呪以誓曰。
事集焚軀報國
會公薨。
誦呪益精
是年得旨遂初
(式為贊刻石焉)。
(二十三丁卯)大陽禪師
名警玄
祥符中。
避國諱易
稱警延。
江夏張氏子。
其先金陵人
仲父
沙門
號智通
住持崇孝
延往依以為師。
十九為大僧
圓覺了義經。
問講者。
何名
圓覺
曰圓以圓融有漏為義。
覺以覺盡無
餘為義也。
延曰。
諸有無何圓覺
者嘆曰。
兒齒少而識卓如此
我所有何
足以益之
政如以穢食置寶器
其可哉。
知之使令遊方
初謁鼎州梁山觀公。
問如
何是無相道場
觀指壁間觀音像曰。
此是
吳處士畫。
延擬進語。
觀急索曰。
這箇是有
相。
如何無相底。
於是悟旨言下
拜起
而侍。
觀曰。
何不道取一句子延曰。
道即不
辭。
上紙墨。
觀笑他日此語上碑去在。
延獻偈曰。
我昔初機學道迷。
萬水千山
見知
明今辯古終難會直說無心轉更疑。
蒙師指出秦時鏡。
照見父母生時
如今
覺了何所得。
夜放烏雞雪飛
觀稱洞上
之宗可倚矣。
延亦自負。
儕輩莫敢攀奉
聲價籍甚
觀歿。
塔出山。
大陽謁堅
禪師
欣然讓法席使主之。
受之
咸平
公元1060年
庚子歲也。
示眾曰。
廓然去。
肯重去。
無所
得心去。
平常去離彼我心去。
然後方可。
所以古德道。
牽牛溪東
不免官家
徭稅
牽牛向溪西。
不免納官家徭稅。
隨分些些
渠總不妨
免致勞擾
作麼
生是隨分些些道理
截斷兩頭
無諸法。
凡聖情盡體露真常
事理不二
如如佛。
若能如此者。
法法無依平等大道
萬有不繫
隨處轆轆地更有何事
延神
奇偉威重
日常一食
自以付受之重。
足不越限。
不至席。
五十年。
年八十。
六十一
無可以繼其法者。
以洞上旨
訣。
葉縣省之子法遠。
使為求法器
公元1027年
續之。
天聖五年七月十六日陞座辭眾又
三日以偈寄侍郎王曙曰。
吾年八十五。
至於此。
問我歸何處
頂相終難覩。
筆而化。
公元1028年
(二十四戊辰)四明延慶法智卒。
後於元豐三年冬
其法孫繼忠狀其行。
請文於宋清獻公趙
行業碑。
其略曰。
師名知禮
字約言
姓。
世為明州人
梵相奇偉恬而器閎。
父母禱佛求息。
夢神僧携一童遺曰。
此佛
羅睺羅也。
既生以名焉毀齒出家
十五
落髮受具
二十從本郡寶雲通師
天台
公元1027年
教觀。
三日
首座謂曰。
法界次第若當奉
持。
禮曰。
何謂法界
座曰。
大總相法門圓
無礙是也
曰既圓融無碍
何得有次
第耶。
無語
一月自講心經
人皆屬
聽而驚。
教法有賴矣。
三年通講
銷義益闡所學。
出住承天繼遷延慶
道法
大熾學徒如林
日本國遺徒持二十問
來詢法要
禮答咸臻其妙真宗久聞
名。
中使至寺。
命修懺法
厚有賜予
大旱
師焉遵式等修光明為禱。
而雨大洽
製指要妙宗二鈔觀音品別行金光明
大悲懺儀
行于世。
翰林學士楊億駙馬
李遵勗
薦以紫衣師號。
後於歲旦光明
懺。
七日順寂之期至五日趺坐而逝。
公元1028年
天聖六年正月五日也。
享壽六十有九。
夏五有四(云云)。
公元1030年
(二十五庚午)長水法師子璿
嘉禾人
初依洪敏師
學楞嚴。
動靜之相了然不生有省。
聞瑯
瑘惠覺道當世
趨至其門。
值其上堂
問曰。
清淨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
覺亢
聲云
清淨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
師豁
大悟
覺謂之曰。
汝宗不振久矣。
宜勵
扶持報佛恩。
師如教。
後住長水
眾幾
一千。
賢首宗旨述楞嚴經疏十卷
行於
世。
公元1032年
(壬申)改明道○遼宗真立。
號興宗改景福
(二十六)天竺雲法師遵式卒。
字知白
葉氏。
台州寧海人
母王氏夢嚥明珠而生。
稍長
不樂隨兄為賈。
潛往東掖山出家。
年二十
公元1029年
禪林受具
明年律學于守初。
式繼入
國清普賢像前。
一指誓傳天台之教。
初來四明
北面受業
未幾智解秀出
智者諱日
然頂終朝誓力。
行四三昧。
化初。
眾請居寶雲
未甞歇。
靈異之迹具
公元1032年
本傳
明道元年十月十八日示疾
不用
醫藥
說法勉徒十日令請彌陀像以證
其終。
至夜奄然坐逝。
生壽六十九。
夏五
公元1033年
十。
明年仲春四日
徒眾奉遐榻葬于寺東
月桂峯下。
(癸酉)○放度天下三帳僧尼○遼改重熙
公元1034年
(甲戌)改景祐○六月詔毀無額寺院
公元1036年
(丙子)○詔選五十人童子梵學
(二十七)帝製天聖廣燈錄序
賜護國將軍
度使駙馬都尉李遵勗
其辭曰。
大雄
闡教也。
清淨為宗。
慈悲救世
解煩惱之
苦縛。
啟方便之化門。
安住雪山始階於西
域。
飛行漠殿遂通於東旦
彼土得道何可
勝言。
方承流於是乎在。
陰魔有以
伐或示神通
帝釋加護無虧實相
法眼授記鞠多印心
佛衣不傳
六祖
頓悟
牛頭析派。
千燈而罔窮。
繇斯慧
炬益繁法雲滋陰。
旁行梵學轉譯華音。
禪關指迷覺路
了達至乎離念
超登
于以忘筌
無所不通之明。
不可
議之首。
歷代聖帝明王
有為之信向者
矣。
太祖之乘籙也。
王法延乎住世
我太
宗之握紀也。
妙供滿於諸天。
真宗皇帝
菩提之心。
深研善逝之旨。
能仁之化一
雨普沾。
外護之心二纓喜捨
朕嗣景祚
群黎
將以驅富壽之民。
居常調御
本。
丕冐基搆。
雖祇席於蘿圖
導引津糧。
欽惟於竺㲲。
茲乃遵前王之道也。
其可
忽諸
天聖廣燈錄者。
護國將軍節度使
馬都尉李遵勗之所編次也。
遵勗承榮
受律齋壇
靡恃貴而驕矜
澡心於夷
曠。
竭積順之志素。
趨求福之本因。
灑六
根之情塵
三乘歸趣
蹟其祖錄廣彼
宗風
開士之迅機。
叢林之雅對。
粗裨
於理咸屬之篇。
甞貢紺編來聞扆座
且有
請求錫敘文。
朕既嘉乃誠
重違其意。
念薄伽之旨。
諒有庇於生靈
近戚之家。
不嬰於我慢。
可嘉
尚因賜之。
豈徒
然哉。
王者溥濟萬物之源也。
其錄三十
卷。
公元1037年
(丁丑)時景祐三年四月賜序。
秋七月(有星數百西南流
公元1036年
壁東。
光燭地。
黑氣長丈餘。
畢宿下○冬十二月京師定襄代并忻等州地震
代并壞民廬舍而忻尤甚
壓死萬九千餘。
人民露處
自此或地震泉涌火出黑沙連年不止宋史)。
公元1038年
(戊寅)改寶元○元昊是年十二月僣號大夏
大慶
公元1039年
(己卯)秋八月禁以金箔佛像
公元1040年
(庚辰)康定西夏入寇
公元1041年
(辛巳)慶曆春二月京師雨藥。
(二十八)春正月初五
慈明楚圓禪師示寂
金州清湘李氏
為書生。
年二十二依城
南湘隱靜寺得度
母有賢行
使之遊方
連眉秀目頎然豐碩
然忽繩墨
所至
老宿所呵。
以為叢林
公柴崖而笑曰。
象蹴踏非驢所堪。
甞槖骨董箱
竹杖
之。
遊襄沔間。
與守谷泉結伴洛中
汾陽道望天下冠。
決志親依。
問罪河東
潞澤皆屯重兵
多勸其無行
不顧大河登太行。
易服類廝養
竄名
火隊中。
露眠草宿
龍州
遂造汾陽
公壯之。
二年未許入室
公詣昭揣其志。
必罵詬使令者或毀詆諸方
及有所訓皆
流俗鄙事
一夕訴曰。
至法席已再
指示
唯增世俗塵勞念。
歲月飄忽己事
不明
失出家之利。
語未卒。
昭公熱視罵
曰。
惡知識裨販我。
舉杖逐之。
擬伸
救。
昭公掩其口。
大悟曰。
乃知臨濟道出
常情
服役七年辭去
依唐明嵩公。
及往見
大年楊內翰
又見李都尉
問答具本傳。
移住興化
沐浴辭眾跏趺而逝。
閱世五十
有四
三十有二。
公元1043年
(癸未)十一月五星出東方司天監言注中國
大安(河北赤雪)。
公元1044年
(二十九甲申)○元昊十二月詔冊昊為夏國主
名囊宵
公元1046年
(丙戌)楊岐方會禪師順寂
生冷氏。
袁州宜春
人也。
警敏滑稽談劇有味
及冠不喜
筆硯
竄名商稅課最
不職當罰。
遁去。
筠州九峯
恍然如昔經行處。
眷不
忍去。
落髮大僧
閱經聞法。
心融神
會。
能痛自折節依參老宿
慈明南原
安樂勤苦
及遷道吾石霜
會自請領監
院事。
慈明之意。
眾論揵然稱善。
挾楮
衾入典金谷
時時憃語摩怫慈明
諸方
以為當。
慈明飯罷必山行
禪者問道多失
所在
會闞其出未遠。
撾鼓集眾。
明遽還
數曰。
叢林莫而陞座
何從得此規繩
徐對曰。
汾陽晚參也。
何為規繩乎。
慈明
無如之何
叢林三八念誦罷猶參者此
其原也。
辭之還九峯萍實道俗請住楊岐
九峯長老勤公知會
驚曰。
監寺
能禪乎。
會受帖。
問答罷乃曰。
更有問話
麼。
出來相見
楊岐今日性命在汝諸人
手裏。
一任橫拕倒拽
為什麼如此
大丈夫
須是對眾決擇
背地裏似水底按胡
相似
當眾勘驗看。
有麼。
若無楊岐
利。
下座。
把住曰。
今日且得箇同參
曰同
底事作麼生
勤曰。
楊岐牽犁九峯拽把。
正當與麼時。
楊岐在前
九峯在前
勤無
托開曰。
將謂同參
元來不是
自是名聞
諸方
示眾曰。
不見一法大過患。
拈主
丈云。
穿過釋迦老子鼻孔
作麼生得脫
一句向水不洗水處
道將一句來。
良久
曰。
向道行山下路
果聞猨叫斷腸聲。
六年移住潭州雲蓋
臨濟正脈付守
端。
公元前753年
(戊子)文潞公破具州王郎。
以不殺而增壽
十三位極人臣之上矣。
(三十)言法華者。
莫知其所從來
初見於景
德寺七俱胝院。
梵相古直不瞬
口吻
袞袞不可識。
相傳誦法華經。
故以為名。
獨無從。
行市里。
褰裳而趨。
或舉手書
佇立良久
屠沽游。
飲啖無所擇。
道俗
目為狂僧。
丞相呂許公問佛法大意
曰。
本來一物
一味總成真。
僧問。
世有佛
否。
對曰。
寺裏文殊有。
問師凡耶聖耶。
舉手
公元1056年
曰。
不在此住。
至和三年
仁宗不豫
國嗣未立。
天下寒心
諫官范鎮首發大義
乞擇宗室之賢者使攝儲貳以待皇嗣
生。
退居藩服
不然典宿衛尹京邑以係天
下之望。
并州通判司馬光以為言。
凡三
上疏一留中。
行中書
上夜焚香默禱曰。
翌日化成殿具齋虔請法華大士
俯臨
却。
清旦上道凝立以待。
俄馳奏言
法華
右掖門徑趨將至寢殿
侍衛呵止不可
上笑曰。
朕請而來也。
有頃至。
輒升御榻
趺而坐。
受供訖將去。
上曰。
朕以儲嗣未立。
大臣以為言。
侵尋晚莫嗣息有無
法華
一決之。
師索筆引紙連書曰。
十三十三。
凡數十行
擲筆無他語。
皆莫測其意。
其後
英宗登極
乃濮安懿王第十三子。
方驗前
公元1058年
言也。
嘉祐戊戌十一月二十三日
將化。
人曰。
我從無量劫來。
成就逝多國土分身
化今南歸矣。
語畢右脇而寂。
公元1109年
(三十一己丑)皇祐○九月儂智高於廣五年狄青
平之李覯
字泰伯
旴江人
時稱大儒
著潛書力於排佛。
明教嵩公。
携所著輔教
編謁之辯明
覯方留意佛書
喟然曰。
吾輩議論尚未及一卷般若心經
佛教
易知耶。
心經唐太宗三藏玄奘所譯。
纔五十四句。
二百六十七字耳。
泰伯所言
非其自肯。
安能爾哉。
文正公以表薦
帝。
甞就門下一官
復差太學說書
是年卒。
(三十二)浮山法遠禪師遷化
鄭圃田人也。
于王氏。
年十九遊并州
三交嵩公求出
世法
嵩曰。
汝當剃髮三寶數。
乃可
法。
遠曰。
法有僧俗乎。
嵩曰。
與其為俗。
若為僧。
僧則能續佛壽命故也。
於是
受具
汾陽昭公
又謁汝海省公。
皆受
記莂
天禧中游襄漢隋郢。
大陽機語
明安公相契。
延嘆曰。
吾老矣。
上一
遂竟無人耶。
平生所著直裰皮履示之。
遠曰。
當為持此衣履
求人之如何。
延許
之曰。
他日果得人出吾偈。
為證偈曰。
楊廣
山前草。
憑君待價焞。
苗蕃茂處。
深密
靈根
其尾云。
得法者潛眾十年
方可闡揚
拜受辭去
依滁之瑯瑘覺公。
應舒之太
興國寺說法
為省公之孠。
次住姑胥
天平
又住浮山
既老退休會聖岩。
玉骨插額目光外射
狀如王孫
凜然可畏
歐陽文忠公。
聞遠奇逸其室
未有
異之。
與客棊。
遠坐其旁。
收局
遠因
說法
鳴鼓升座曰。
若論此事如兩家
相似
何謂也。
敵手知音當機不讓若是
綴五饒三。
通一路。
始得有一般底。
只解
閉門作活
不會奪角衡關。
硬節與虎口
彰。
局破後徒逴斡
所以道。
肥邊易得
瘦肚難求
思行往往失粘
心麁時時
頭撞
休誇國手謾說神仙
贏局輸籌即不
問。
且道黑白未分時一著落在什麼處。
久曰。
從前十九路
迷悟幾多人。
文忠
久之
偈語妙密
諸方服其工。
三交
公讚曰。
黃金打作鍮石筋。
白玉成象
牙梳
千手大悲拈不動。
無言童子嗟吁
又作明安公贊曰。
黑狗爛銀蹄。
白象
崙騎。
於斯無碍
木馬火中嘶。
歿時已七
十餘。
自稱柴石野人(餘如本傳)。
公元1050年
(三十三庚寅)皇祐二年正月
大覺懷璉禪師
東都淨因
漳州陳氏子。
嗣󱒗潭澄公。
燕坐室中
見金蛇從地而出。
須臾隱去。
者贊為吉徵
師甞於廬山通掌記室。
仁宗圓通公名
詔住淨因
訥稱目疾
不能奉詔
旨令舉自代。
遂舉師。
先是
廟閱投子語。
至僧問如何露地白牛
子連叱。
乃有省製釋典十四章
其首篇
曰。
若問主人公
真寂太空
三頭并六
臂。
臈月春風
尋以賜璉。
璉和曰。
若問
主人公
澄澄碧空
雲雷鼓動
天地
和風
進經乙夜之覽。
宣賜龍腦鉢。
謝恩罷捧鉢曰。
吾法以壞色
瓦鐵食。
非法
遂焚之。
中使回奏。
皇情大悅
久之
公元1054年
奏頌乞歸山曰。
六載皇都唱道機。
兩曾金
殿奉天威。
青山隱去欣何得
滿篋唯將御
頌歸。
上和曰。
祖明明了上機。
上機全得
始全威。
青山般若如體
御頌收將什處
歸。
進頌謝曰。
中使宣傳禁闈
再令臣
住此禪扉
青山未許藏千拙。
白髮何補
萬機
霄露息輝方湛湛
林泉情味依依
堯仁況是如天闊
應任孤雲自在飛。
至治
平中上疏歸山
獻偈曰。
千簇雲山
壑流。
歸心終老峯頭
餘生願祝無疆壽。
一炷清香滿石樓
英廟付以劄子曰。
大覺
禪師懷璉先帝聖眷累錫宸章
貢欵
乞歸林下
今從所請。
俾遂閑心凡。
經過
小可菴院隨性住持
十方禪林不得
抑堅請璉。
携之東歸鮮。
有知蘇翰林
杭州
書問之曰。
承要作宸奎閣碑。
已撰成。
衰朽廢學不知堪上石不。
參寥
說。
禪師出京日。
英廟賜手詔
其略云。
住持
不知果有不切請錄示全文
欲添
入此一節
璉終藏不出。
委順後。
獲於篋
笥。
不暴若此
公元1051年
(辛卯)世尊示滅二千年矣。
公元1052年
(三十四壬辰)雪竇禪師
字隱之
太平興國五年
公元980年
四月八日生于遂州李氏
精銳
讀書
要。
下筆敏速
雅志丘壑
父母不能奪。
益州普安院仁銑為師落髮受具
出蜀浮
荊渚間。
歷年典賓大陽
與客論趙州
宗旨
客曰。
法眼禪師邂逅覺鐵觜於金
陵。
覺趙州侍者也。
號稱明眼
問曰。
趙州
樹子因緣記得不。
覺曰。
先師無此語。
莫謗
先師好。
法眼曰。
獅子窟中來。
公言
此語。
法眼肯之。
其旨安在。
顯曰。
宗門
揚那有規轍乎。
時有苦行名韓大伯者。
寒㾛侍其旁輒匿笑去。
客退顯數之曰。
我偶客語
爾乃敢。
慢笑。
何事
對曰。
知客智眼未正擇法不明
顯曰。
豈有說乎。
對以偈曰。
一兔橫身古道
蒼鷹纔見便
生擒
後來獵犬無靈性。
空向枯樁舊處尋。
顯陰異之。
以為友。
北遊復州北塔。
香林嫡孠雲門之孫也。
祚遠皆蜀人
知見高莫能覯其機。
俊邁
愛之
五年
盡得其道。
顯與學士曾公會厚善
相值淮南
問顯。
何之。
曰將造錢唐西興
登台雁。
曾曰。
靈隱天下勝處
禪師吾故
人。
以書薦顯。
顯至靈隱
三年陸沈眾中
俄曾公奉使浙西訪顯于靈隱
無識之者
堂僧千餘人使吏檢床曆。
物色求之。
至。
曾問向所附書
顯袖納之。
公意勤。
行脚人非督郵也(一曰行脚人於世無求敢希薦達)曾公大
笑。
珊公以是奇之。
吳中翠峯虛席舉。
出世開法顧視大眾曰。
若論本分相見
不必高陞此座。
乃以手指曰。
諸人山僧
手看無量佛一時現前
各各子細觀瞻
其或涯涘未分。
不免拕泥帶水
於是登座
環顧大眾曰。
人天普集。
發明何事
可互分賓主馳騁問答
便當宗乘去。
廣大
門風威德自在
輝騰今古把定乾坤
千聖
只言自知
五乘莫能建立
所以聲前悟旨
猶迷顧鑑之端。
言下知歸
尚昧識情之表。
諸人識真實相為麼。
但得上無攀仰。
絕己躬。
自然常光現前
箇箇壁立千仞
辯明得也無。
辯辯取。
明明取。
辯明
得。
便能生死流踞佛祖位。
妙圓超悟
此時
堪報不報之恩。
以助無為之化。
遷明之雪竇
宗風大振。
天下龍蟠鳳逸
子爭集。
號雲門中興
經行植杖
眾衲
遶之忽問曰。
有問雲門
樹凋葉落時如何
曰體露金風。
雲門答者僧耶。
解說耶。
上座曰。
老漢有悟處即說。
孰視
曰。
非韓大伯乎。
老漢瞥地也。
於是令撾
鼓眾集顯曰。
今日雪竇上座
乃是昔年
大陽大伯大知見。
晦迹韜光
欲得
宗風
幸願特升此座。
宗遂陞座
僧問。
劍未出匣時如何
神光斗牛
問出匣
如何
千兵易得一將難求
僧退。
宗乃
曰。
寶劍未出匣。
神光斗牛
千兵雖易得。
一將難求
便下座。
一眾大驚。
敷揚
公元1052年
旨。
妙語叢林
皇祐四年六月十日沐浴
罷。
整衣側臥而化。
閱世七十二。
坐五十
建塔山中
得法上首
天衣義懷禪師
公元1054年
(甲午)改至和封孔愿衍聖公
(三十五)華嚴道隆禪師
不知何許人
至和初
京師景德寺
縱觀都市
歸甞二
鼓。
門者呵之不悛
一夕不得入。
臥于
門之下。
仁宗夢至景德寺門見龍蟠地。
公元1052年
中夜中使往視之。
一僧孰睡已再
鼾。
撼之驚矍
名字歸奏
上問。
名道隆
乃喜曰。
吉徵也。
明日召至遍殿問宗旨
奏對詳允
上大悅。
有旨舘于大相國燒朱
院。
王公貴人爭先願見。
隆未盥漱戶外
屨滿矣。
上以偈句相酬絡繹於道。
或入
留宿禁中
禮遇特厚。
賜號應制明悟禪
師。
少時石門徹公。
親授洞山旨訣。
謁廣慧璉公。
慧方欲剃髮
使隆將凳子來。
廣慧曰。
道者我有凳子聽取
詩曰。
放下
便平隱。
後因敘陳在石門所悟公案
慧曰。
石門所示如百味珍羞
只是飽人不得
來有炷香
不欲兩頭三緒為伊燒却。
故為
璉之嗣。
為人寬厚矜伐
以真慈普敬
行心
歿時年八十餘。
盛暑安坐
七日手足
柔和
全身建塔于寺之東(廣如本傳)。
公元1055年
(乙未)○遼洪基道宗立
宗子也。
改年清寧
(治四十六年)。
公元1056年
(丙申)嘉祐元年
公元1053年
(三十六)五年正月元日
達觀曇頴禪師遷化
錢唐丘氏。
年十三依龍興寺大僧
秀特
於書無所不觀。
詞章出塵語。
十八九遊京師
歐陽文忠在場屋。
識之游相樂也。
初謁大陽明安禪師
問洞
上特設偏正君臣
意明何事
曰。
父母
生時事。
又問。
如何體會
曰。
夜半明天
曉不露。
罔然棄去。
石門謁聰禪師
明安之語曰。
師意如何
聰曰。
大陽不道
不是
但口門窄。
滿口說未盡。
老僧不與
麼。
頴曰。
如何是父母未生事
聰曰。
糞墼
子。
又問。
如何夜半明天曉不露。
曰。
牡丹叢下睡猫兒
頴愈疑駭日扣之。
無得益。
自奮曰。
吾要以死究之。
不解終不
出山
一日普請
問曰。
今日運薪乎。
曰。
然運薪。
聰曰雲門甞問。
人搬柴柴搬人。
如何會。
不能對。
聰因植杖於座笑曰。
此事如人學書。
點畫可傚者工。
不者拙。
如此
未忘法耳。
如有法執
故自為斷
續。
當筆手手忘心乃可也。
於是默契
其旨。
良久曰。
石頭曰。
執事元是迷契
理亦非悟。
既曰契理。
何謂非悟。
聰曰女以
此句為藥語為病語。
頴曰。
是藥語。
聰呵
曰。
女乃以病為藥。
又可哉。
頴曰。
事如函得
蓋理如箭直鋒。
妙寧有加者。
而猶以為病。
茲實未諭。
聰曰。
借其妙至走。
亦止明事
而已
祖師意旨知識所不能到。
事理
乎。
故世尊曰。
理障礙正知見
事障能續
生死
恍如夢覺曰。
如何受用
聰曰。
不離窠臼
安能出蓋纏
頴嘆曰。
纔涉唇吻
便落意思。
皆是死門終非活路
辭去過京
師。
寓止駙馬都尉李端愿之園。
日夕問道
一時公卿多就見聞議論
隨機開悟
公問曰。
地獄畢竟是有是無。
答曰。
諸佛向
中說有。
眼見空花
太尉有中覓無。
[搘-日+且]水月
堪笑眼前牢獄不避
外見
天堂欲生。
殊不知忻怖在心善惡成境太
尉但了自心。
自然無惑
曰心如何了。
曰。
善惡都莫思量
又問。
思量後心歸何
所。
頴曰。
且請太尉歸宅。
東遊初住舒州
香鑪峯
移住潤州因聖太平隱靜明之
公元1059年
雪竇
又遷金山龍游寺。
嘉祐四年除夕
侍者持書別楊州刁景純學士曰。
明旦
行。
不暇相見
自愛
景純開書乃驚曰。
奈何
復書決別而已
中夜侯吏報。
揚州
馳書船將及岸。
欣然撾鼓陞座
敘出
本末裨贊叢林者。
勸修勿怠。
曰吾化
當以賢監寺次補下座讀景純書畢。
大眾
擁步上方文。
跏趺揮令各遠立。
良久
化。
閱世七十有二。
夏五十有三。
(己亥)○歐陽宋祁
修唐書成○修又撰五
代史七十四卷
將舊唐史所載釋道之事。
並皆刪去
惜哉。
公元1060年
(庚子)○六月丞相曾公亮進新修唐書二百五
十卷
(三十七)天衣義懷禪師
生陳氏。
溫州樂清人
世以漁為業。
母夢星隕屋除光照戶。
遂娠。
及生尤多奇。
兒稚坐父船尾
漁得
魚付懷。
不忍串之。
私投江中
父怒笞
詬。
甘甜之(不以介意
長游京師
景德寺試經得度)時有言法華
者。
不測人也。
行市中拊懷背曰臨濟德山
去。
初謁金鑾禪師不契。
後謁葉縣省公。
又不契東遊洞庭翠峯
懷當營炊自汲㵎
折檐悟旨
顯公印可以為奇。
辭去久無耗。
有僧自淮上來曰。
出世鐵佛矣。
顯使誦
提唱之語。
譬如雁過長空沈寒水。
雁無
遺踪意水無留影之心。
激賞以為
己。
先使慰撫之。
乃敢通門人之禮。
諸方
精識
鐵佛天衣
五遷法席
荒涼
處。
懷至必幻出樓觀
晚以疾居池州杉山
菴。
弟子智才住杭之佛日
迎歸家侍劑藥。
才如姑胥未還。
懷促其歸至門。
而懷已別
眾。
才問。
卯塔已畢。
如何畢竟懷堅
示之。
倒臥推枕而化。
世壽七十二坐四
公元1059年
十六
葬佛日山
崇寧中勅謚振宗大師
(三十八癸辰)三月廿八日帝崩○歐陽文忠公昔官
洛中
一日嵩山
却去僕吏放意而往
一山寺。
入門脩竹滿軒。
公休殿陛
旁有
老僧
閱經自若
與語不甚願答。
公心
之。
道人山久如。
曰甚久也
又問。
誦何
經。
法華經。
公曰。
古之高僧生死之際。
類皆談笑脫去
何道致之耶。
對曰。
定慧
耳。
又問。
今乃寂寥無有何哉。
老僧笑曰。
之人念念定慧
臨終安得亂。
今之人念
念在散亂
臨終安得定。
文忠大驚。
自知
膝之屈也。
謝希深作文記其事。
林間。
(三十九)比京天鉢寺重元禪師
青州千乘
縣孫氏。
法嗣天衣
文潞公彥博出相鎮魏
府。
請住本寺。
是夏公示寂。
茶毘烟到成
舍利
公執瓶禱之。
烟入。
舍利填瓶。
公乃
竭志內典焉。
公元1304年
(四十甲辰)改治平
英宗署(太祖孫濮安懿王名讓之子
初名宗實
仁宗無子。
立為皇子
賜名曙
韓琦司馬光定策立之。
三十三歲即位
三十七歲崩在位四年)。
(四十一)雲峯文悅禪師南昌人
於徐氏。
剃髮龍興寺
短小粹美
精識
年十
策杖江淮
筠州大愚
屋老僧殘
荒涼傳舍
自提笠。
日走市井
暮歸
關。
高枕無留意焉。
欲裝包發去。
將行
雨止
陞座
大家相聚喫莖虀。
喚作
一莖入地獄如箭射
下座。
無他語。
悅大
駭。
夜造丈室
曰。
何所求。
曰求佛心
法。
曰。
法輪不轉食輪先轉。
後生有色
力。
何不為眾乞食
我忍飢不暇
暇為女說
法乎。
不違
請行
及還移住西山翠岩
悅又往依之。
夜詣丈室
曰。
欲求佛心
法乎。
不念乍住屋壁疎漏
寒雪
日夜望女來為眾營炭。
忍寒不能
能為
說法乎。
悅又不敢違。
入城化炭還。
時維
那缺。
夜造丈室
曰。
佛法不怕爛却堂
公元1059年
一職今以煩女。
不得語而出。
明日
犍椎堅請。
悅有難色
拜起欲棄去。
業已
勤勞久因中止
然恨去心
地坐後架。
架下東破桶。
盆自架而墮。
開悟
頓見
從前用處
走搭伽梨寢堂
迎笑曰。
且喜大事了畢
再拜汗下
不及
一詞而去。
服勤八年歿。
東游三吳
叢林改觀
雪竇禪師敬畏之。
每集
橫。
設特榻示禮異之。
南昌移文請住
公元1062年
翠峯
遷雲嘉祐七年七月八日陞座
眾說偈曰。
住世六十六年。
為僧五十九
公元1059年
禪流若問旨歸。
鼻孔大頭向下
泊然
而化。
闍維得五舍利
塔於禹溪之北(余如
傳燈)。
公元706年
(丙午三月彗現西方
庚申晨見于室。
本大如月
七尺許。
丁巳見于昴。
太白
長丈有五尺
壬午孛于
公元743年
畢。
如月
至五日。
次年正月上崩于福寧殿矣)。
公元767年
(四十二丁未)詔民間私造寺院屋宇及三十間者
賜額壽聖悉存之。
大教東被一千年矣。
佛祖歷代通載卷第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