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卷十四
卷十四 第 1a 页 WYG1128-0578c.png
钦定四库全书
 庄简集卷十四      宋 李光 撰
  书
   与杨龟山书
某皇恐顿首上启冬候凝凛伏惟晏居多暇台候起居
万福某还里扰扰度日旦夕南去逾远诲语伏望为国
倍万保辅前膺褒擢奉状不宣
   又
卷十四 第 1b 页 WYG1128-0578d.png
某皇恐顿首上启宫使待制老丈台座某再拜某八月
半离水门一路幸无留滞偶到钱塘阻风潮到越已十
月矣治行间以曹氏来迫女子亲期既不可挈行又难
委之而去不免且草草发遣巳定此月二十日成礼三
五日大归不肖取二十八日登涂虽隆冬南去料须稍
暖似浙间三男子皆令就学委之兄嫂此行正如行缠
衲子平生故人多在南方老丈果遂省坟亦有瞻见之
幸喜可知也
卷十四 第 2a 页 WYG1128-0579a.png
   又
某再拜老丈还里生计料只如昔毗陵供须能如昔否某亦
苦贫近又有女子之役幸其婿知义不相望亦不曾举责
谩恐知之李枢必见之其昆季谁同行南便一一示报
   又
某皇恐再拜某不孝罪逆幼失父母稍省事即游走四方今
幸通籍朝端而墓隧之铭未立人子之心诚不自安中前已累托
二令嗣以孙大临所撰行状拜呈欲干老丈一言以信于后世想今
卷十四 第 2b 页 WYG1128-0579b.png
少间愿幸寘念来使迫行复以姻事逼迫未尽所怀伏冀矜察
    与翟公巽书
某咨目顿首再拜知府安抚内翰台座即日伏惟台候
万福某自越赴召至杭八月一夜值军变逃避民居凡
五日稍与人接乃闻众军独不剽薛昂家意欲请昂领
府事以求招安昂畏避不出贼势日炽至硬刺平民掳
劫妇女衣冠之族尤被其辱某两贻书昂乞援福州金
陵例权领府事昂第皆贼兵环守不能达至十九日昂
卷十四 第 3a 页 WYG1128-0579c.png
犹迟疑又得寄居官列状同请方肯就职巳而宪漕两
司遣承议郎赵子璘入招安贼须黄榜乃受命又得左
右提兵叩城亲与士卒同甘苦贼既素闻左右恩威始
大恟惧直至月末始受高士曈补官文字昂谋遣某与
方秘监等四员押第四头项陈青诣秀请士曈入城抚
定之九月三日见士曈于秀士曈虽善遇青而迟疑不
进某尝以大义责之且言左右涉大江入不测而阁下
号节制乃远在数百里外适得黄榜赦令到士曈乃行
卷十四 第 3b 页 WYG1128-0579d.png
未至杭三十里间群贼遣迎状相属城门巳开某等先
士曈之闾里人情已帖然贼兵皆免胄解甲贼首陈通
其三沈安其六叶轩以素队郊迎士曈于新桥士曈不
约束从者稍捽辱之以刀拍其背搜解其刀环仍夺其
系巾金环群贼忿怒疑陈青卖巳尽掠其家赀杀其妻
而囚之新宪周格至犹望其径入初八初九连遣父老
僧道往城外妓乐城内俟其入已而闻格暴戾怒骂其
弟杞群贼大愤城内人情惴恐贼首来昂第凶悖殊甚
卷十四 第 4a 页 WYG1128-0580a.png
使群刀手拥某及赵子璘及赍黄榜使臣于庭下欲杀
久之乃免但使某与子璘及方元若皆处薛昂第昼夜
贼兵七十馀人白旗子十七人防守巡逻仍钉其后门
事势危甚十日大耀兵十一日贼出兵劫鲍贻逊为鎗
仗手所败几擒其二杨贵者杀伤甚众是日闻外兵攻
涌金门贼众并力往救使人叫呼百姓诈言外兵屠城
劫使挈水救火续传火息兵退又传湖上小舟载兵不
可胜数仓皇尽召诸贼往救至未时又传兵退然贼众
卷十四 第 4b 页 WYG1128-0580b.png
大惧达旦奔救叫呼巡警不敢息而其徒纷纷出怨言
百姓强刺者亦望官军破城立降旗下某等不胜欣跃
意谓翌日外兵必大集连日继攻则贼破必矣巳而寂
然无闻十四早闻贼出馀杭门欲劫两宪某等意谓两
宪既不肯入城且已交锋必引中军据要害且檄鲍所
统鎗仗手为声援而士曈皆不然至午间忽传擒士曈
杀格城中士大夫惊骇之极其日贼众凶焰尤炽阖城
生灵不保性命至十七日闻群贼出临平昏夜不回次
卷十四 第 5a 页 WYG1128-0580c.png
日乃知临平大掠罢饮于酒坊炊未及熟闻鲍兵在长
河欲来讨击遽引归是日微雨道滑自相惊恐弃甲而
遁三鼓乃入城次日大恐却有就招安之意适会秀守
赵叔近遣使臣以檄书来招遂欣然从之数以文书往
来至十月二十日昂复召某等往秀请叔近速入抚定
四日至秀五日叔近行事必可济某等不复往矣自去
月初士曈懦怯格暴戾无术遂致平民二万人为贼所
刺南厅十九万缗为贼所费妄散仓米十数万石拆烧
卷十四 第 5b 页 WYG1128-0580d.png
民居数千间涂炭一月不可形状招安遂成于叔近所
以就招安者初畏越兵终畏鲍卒十七日追袭之威也
窃惟执事以名臣守郡控制东南威名远著二浙倚为
长城群贼情状所宜尽知是用粗述已事布于左右某
崎岖避难凡六十人仅存单孑一身自告敕料历等皆
未知所在方避难时相为命者独左右所遣虞候孙昌
一名耳至今相随其他皆为所虏亦已甘心矣冬候顿
寒伏惟保重不宣
卷十四 第 6a 页 WYG1128-0581a.png
   宣城与属县官书
本州近缘戚方贼马已破宁国人情恟恟日夜望公提
兵来同守禦久之不至何耶今再遣节级去若诸头项
今不体察亦当重有行遣不得巳也胡宗符亦能捐躯
深可悯惜其子不来何耶鲍琢子先与被授发回庶慰
往者之意闻其家贫前日稍辍已俸不知众官有应和
者否不欲强率之也此间止是牢立寨栅并力守禦更
不出战二公可那一人星夜部领前来近报车驾旦夕
卷十四 第 6b 页 WYG1128-0581b.png
欲来此幸甚幸甚馀非面莫究不宣
   又
某顿首彦恢教授权县达之权县今日石大博来议车
驾移跸宣城来早复行但戚方人马迫境失旌德保甲
之助殊觉费力累往起发事势乃如此可笑也昨日御
营司巳有敕榜使臣亲往马寨必不敢猖獗若能便喻
顿首星夜发一半前来则不肖恩临许久亦足以少偿
其心也但城中士卒虽寡人人用命气亦粗胜更得二
卷十四 第 7a 页 WYG1128-0581c.png
公部辖外应如解倒垂也早来道任行令面说其详是
时贼方叩城其势可畏今日自早及暮数处攻城其实
不过千四五百人馀皆妇人巾裹持鎗仗技止此耳贼
势累挫射死中炮不及以门扇棺木来攻城皆用大磢
一放辄杀数人此乃天神所佑早便烧断桥并木塔等
处夜来城外一火而尽今日更烧天宁此贼无粮并人
众无著身处此时若得公纠率精勇三四千人昼夜掩
至彼必谓从天而下况大驾欲移跸得全一城其功甚
卷十四 第 7b 页 WYG1128-0581d.png
大此非不肖虚语也马吉已受君命书来甚顺同此封
呈切切勿疑亦欲作咨目干马来援正恐与鲍相妨千
万以君父为念州府为恤速与同来真解倒垂也达之
意不殊此今日道任自行在来议移跸事旦夕必有大
兵来可喜可喜马贼亦不侵犯公能星夜前来应目下
倒垂之急如何如何
   与程伯宇书
某疏贱偶当郡寄适四郊多垒之时流亡啸聚无处无
卷十四 第 8a 页 WYG1128-0582a.png
之到任即值防秋修城壁治军旅皆非平时所学者然
今已两时粗有次序若内地少寇可保无虞所患者敌
人耳今大驾迁幸平江村公拥兵驻建业此固未为甚
失但未闻诸公经营两淮防遏大敌山郡虽有区区入
卫之意莫有继者此间料拣保甲得精勇堪披带可及
万人吕公祖相应副得空名三十道且尽智竭力保护
之中春乃力求去依旧宫祠徜徉山水岂非素志耶未
由一见握手道旧临纸慨然馀冀自爱不宣
卷十四 第 8b 页 WYG1128-0582b.png
   又
某顿首伯宇司业贤友某再启中春丐閒凡八月中秋
蒙恩出守方幸承际即日就道庶几一见故人衔觞道
旧夫何旬时既改东阳旋有六官之除凡两月间奔走
千里十月尽方抵行在扰扰不可言旦夕复移跸临安
孤拙无补深愧游旧何以教之近下诏求贤群公交荐
长者想不能久外台也更望为苍生一起幸甚子骏子
贱时时相从促膝把盏未尝不奉思也公他时不免一
卷十四 第 9a 页 WYG1128-0582c.png
来种种望见谕若来武林则不肖亦单骑可同寓也楼
仲晖近亦至但日来传寇颇炽恐不多上游依大驾为
少安也叶李二大帅物论恐不足信如何子骏独留亲
觐不允其意似可见念非老友孰能赞一请乎伯纪亦
常得书天下果无事使此英杰老死可也若圣主真欲
经略中原使海内有忌才蔽贤之叹亦可惜子贱虽不
远一夏懒惰不通书旦夕遣人也
   又
卷十四 第 9b 页 WYG1128-0582d.png
某二十一日得省劄不许再辞固难久稽朝命又迫于
诸友镌谕岂敢不行但职任终恐难胜然已分一死久
矣本且单骑之官适此间又以徐文故连日不静至杀
人于通衢虽是夤缘假托其实缘乌合之众遂不可踪
迹韩世清㨂退者又尽带行某巳决意与骨肉偕行建
康事势其大者不过兵与食耳若未到任便劄脚与朝
廷理会钱粮则是建康又产一光世也以此且欲径赴
任先生祸福与一门同之小舟暂驻北关税务前公能
卷十四 第 10a 页 WYG1128-0583a.png
与子骏略至相见庶几展尽馀非纸墨可既
   又
某行役已次于潜儒生以单身统众日夕危恐得兵卒
一路不扰流言不至朝廷幸已大矣前途未知能胜责
任否乎胡正字传示戒敕之语公之爱我厚矣此行亦无
与晤语者胡亦止留于潜若带行非独累他亦累我也
程致道遽出亦可怪言者似非宣谏文字因风望示谕
制诰遂虚席可乎子贱必膺妙选仲晖必有成命须
卷十四 第 10b 页 WYG1128-0583b.png
保护勿使小人谗间其间某本二十八日行适丽人今早到
连日又徐文军变盖世清兵欲杀文以叛幸而觉早遂
擒五十馀人斩讫踰城散走者数百辈盖当时就粮之谋
深可笑大藩积二三万斛便恐陈腐何耶不肖定初二日
行盖老幼无托又人情恟恟若往建康便作过冬计不若
便以自随耳吕公淮甸之行气象方盛盖沿江三帅
保守家计渡淮入洛经营中原此两段商量庶几万全
若不守江专欲深入非万全之计此不肖区区所见始
卷十四 第 11a 页 WYG1128-0583c.png
终守此不可移夺也道任得先与指挥乃佳盖坐守差遣
于进退非是尔如何
   又
某连日以都督来一番扰不可言赵不忙前锋残三县
仅得六十馀此数百人者皆入北投降夜来报崔增作
前锋先来建康矣吕公疾势已少损但食饮久不进非
老人所便此责任匪轻所将止万人以巨师古为心腹
虚声既不足以威敌实备又无以禦寇傅子骏诸人书
卷十四 第 11b 页 WYG1128-0583d.png
来悉有愿削职投閒之语此间倚督府如泰山事乃可
忧如此刘光世亦偃蹇恐自此益难驾御耳不肖在此
备员实愧初心诸郡悉应办吕相不暇两漕司自到此
并不见面今皆径趋督府屯兵万众嗷嗷待哺诚无以
为计旦夕亦哀祈于朝乞一閒慢处以自效耳淮西独
王㧓角者往来亳寿间出没作过乃叶少蕴无事启之
其实不足畏吕相来必遣人擒捕所患今冬敌人来侵
前日见朝廷纷纷谓刘豫严守备此何足道临安连火
卷十四 第 12a 页 WYG1128-0584a.png
此非小异星家谓荧惑今正在东南固为我宋之福言
荧惑所在兵不能犯此两干戈不入之證也然此宿性
察朝廷少有过失必示灾祥若缘此得人主恐惧修省
退小人抑奸倖专意任用豪杰庶几转祸为福耳大驾
久在吴会或谓众贤皆南人无复经理之意但便家乡
耳建康形势如此不早图兴复日复一日尚何待耶若
大驾到此则淮南自然屯重兵敌境自然穷促岂当惜
此三二十万耶此岂前日崇饰台榭之比耶公前所缴
卷十四 第 12b 页 WYG1128-0584b.png
诚当亦各行其志使汉王长王汉中项氏岂遽亡耶望
公更熟议之使大驾来不肖当过庐寿间耳潘子须以
南榻处之庶几无得而辞耳若泛召恐以亲为解也江
端友以所知累见丞相欲以为郎何迟迟耶近见乞出
一章难进易退理所当然今日可忧之事不在敌国特
在庙堂耳闻政局首及吏员及宦官皆有所裁抑此固
在所先然外间所传已鬨然至于堂吏及六部取会知
几之士必知正党自此倾矣彼方呼吸群凶傍挟悍将
卷十四 第 13a 页 WYG1128-0584c.png
虽不为清议所容至于宣淫两路流播敌境有崇宁宣
和所不欲为者盖韩姚诸妻皆聚于毗陵卒伍能窃笑
之如此而使在庙堂总百寮何以示天下此修政所当
议也公所排击之人偃然坐政事堂弃老父而提挈少
妾以出如此而欲望治不亦难乎仲晖未及奉书修政
一事不可不加察天下大势如此乃欲一一裁抑首及
权倖天下清议孰曰不然亦当斟酌轻重先后之序量
而后入毋使小人得以为资也吕丞相离行朝六十日
卷十四 第 13b 页 WYG1128-0584d.png
一病不能到建康而返防秋如此非徒无益其为害甚
大淮西晏然又合肥邑屋如故中原人心苦于金豫率
敛其望接应甚于倒垂之求解近见吕丞相送到奏草
乃止欲以千人屯寿春仅同儿戏中前叶少蕴遣王冠
几二千巳上人宿州城内见之解体云我本欲归据南
兵寡弱如此定不足恃胡武回文甚有理大略恐汝不能
接应徒重罹杀戮耳今吕老欲以千人往不若不遣之
愈不肖此论大不同今若又立异同则又取怒姑任之
卷十四 第 14a 页 WYG1128-0585a.png
耳事势有可为有可忧若不容我属展力旦夕亦且病
发狂躁朝廷不放归田里则死耳终不能坐见困辱也
车驾欲来又不预于淮西作屏翰如傅子骏欲往又不
遣止以无粮为解不知贼兵过淮巳复脚忙手乱虽有
钱粮将谁守乎淮西营田粗有伦理今年大稔若不遣
人守宿亳间则是前日借贷种种皆委为盗资曾不若
不经营之为愈也吕老本无定议又不肯用人之言止
是我能我会误朝廷者必此人不肖身号大帅今既有
卷十四 第 14b 页 WYG1128-0585b.png
都督一事不可为漕臣直相凭陵如陈敏识辈吏文中
一语稍迫便敢移文请问到任五十日方识其面甚至
诸军半月无粮而寻漕臣不见面不欲喋喋干朝廷者
盖欲勉强了一职若尽以上闻是生一秦耳万事不可
尽言不肖亦欲且乞宫祠盖如前所陈实有不可为之
势也所喜独楼子稍迁江子忽还尔潘真勇决盖近年
学佛之功也久不通右相书因见为言曲折前者因二
公书别纸谕今日事势若大驾止在临安终非有为之
卷十四 第 15a 页 WYG1128-0585c.png
地得捐一二十万稍葺行宫略示经理之意两淮生灵
必渐复业所在小盗知畏戢耳不谓便作申闻行下若
乘此机会得翠华顺动岂非协中外之望非如前日营
缮池台崇饰苑囿为观游之美然吾友所见亦是一说
岂为不美但虑未能明吾区区之心耳知已得外补既
缴驳不行理自当出况今日事势得脱身刀剑林中岂
非全身之大耶但恨公前此相挽为建业之行今乃先
我而去不无怅惘耳得子骏书亦忧深况吕老多病前
卷十四 第 15b 页 WYG1128-0585d.png
日前锋溃去今已擒获临安驻跸气象终不胜愿公审
思自古未有如此而可兴王者汉高祖岂肯长王汉中
今中原讴吟思宋此今日机会不可失得一二十万可
以一毫不及民建康旦夕便可兴复若公回鄱阳自专
人奉书兹不详悉
   又
某顿首伯宇侍郎老友某师还巳次近境一行几四千
馀人所过鸡犬不惊庶几仰副九重保护生灵之意度
卷十四 第 16a 页 WYG1128-0586a.png
初十日午间可抵城外单骑同亲事官数人径入直舍
曲折并须面禀承谕具悉张令才士也但选人未用升
陟沈肇虽迟钝而学问性质甚美虽处以馆职或书局
可也公何以知之顷不曾见之亦不通书江子我不肖
荐之右相半年矣恐是左相疑其迂阔然此人实奇士
但前诏使所放苗税实过当盖尝历州县又在朝日浅
未能尽晓然亦安可以此遂弃之也兹见除一纸郎官
乃不见姓名使人怅然也潘子贱出守桐江奉亲之计
卷十四 第 16b 页 WYG1128-0586b.png
于潘得之矣然惜此人物使朝廷不知今朋友间屈指
可数如潘者几人不肖辈正可奔走州县一二胜友异
时远出阙庭谤书满箧孰与辨明乎此乃区区私情至
于拾遗补过见事风生今朝路岂复有此人乎可叹可
叹知公累有缴驳流俗尚同久矣孤立一意惟公一人
耳进退去就之间想巳素定但正士稍去非朝廷之福
耳某孤迹前已决意丏閒幸得之独蒙开谕镌戒至五
六而不止遂无可脱去计矣与老少日夕在颠危中但
卷十四 第 17a 页 WYG1128-0586c.png
业已至此譬如乘舟遇风已到大洋姑任其所至耳潘
子亦求去甚力亲老不为无词末由款见临风怅然尘
外佳章殊为奇特陋室增辉矣承示寿星赞蔼然祥慈
孝友之风三复叹仰又蒙见索鄙句岂敢续貂辄不揆
作数语资一笑耳近诗不暇尽录辄令小儿写呈此非
老友不敢出也某去夏两被召命继还旧物方具辞免
间俄有与郡指挥方江左纷扰时假守宣城知不免矣
车驾益东金人入境进既无生退亦必死遂与血属同
卷十四 第 17b 页 WYG1128-0586d.png
守孤垒偶幸获全朝廷不察又付以大邦此乃长老喋
鳖之义然君命严峻莫得而辞但职名非敢当耳武林
被害甚酷金人退脚踰半年为政者专为退遁之谋城
池荒芜市井萧然盖瓦砾场中欲建立官府又刘开府
为大使曾纡为漕臣欲以空拳加之掣肘蹈祸必矣相
望千里何时握手道旧区区所蕴非此能悉
   又
日来时时得浙西诸友书诸友极有意向进若乘此时
卷十四 第 18a 页 WYG1128-0587a.png
移跸建邺亦是机会近见诏书乃用孟庾申请回临
安此恐小人探伺而为之也庐与江阳桂广皆已除帅但
惜似矩远去耳魏矼马承家皆以章罢必知之张柔直
林少伊皆引赦叙此似封雍齿顾如老友负天下公望能
久閒耶传潘书问往来不绝江元寿已除司农廖用中
正赴行在今日为腹心之患者独一王居正盖起初受知
于宗尹宗尹党稍稍在当路耳右揆经理疆埸事往来淮
浙四大将并在镇江岳侯来日至矣李伯纪请入觐已
卷十四 第 18b 页 WYG1128-0587b.png
允旦夕亦至此公进退前无古人然其区区为国之心则
可恕矣江西湖南大饥朝廷馈饷且不继何能赈给穷
乏事事可忧虽促膝握手未易言之子贱已丁忧然上
极喜其为人以告就赐且赙以五百缗宜何以报之仲
晖率一二日相见故人可以语心者惟此郎尔民俗有
大利病愿时以见告崔发见寻窠阙子骏数言之上意
未解今子骏去仆独任其责昨日又言之左相矣某承
乏又已七八月衰颓倦游非复往日思自放于田里如痿人
卷十四 第 19a 页 WYG1128-0587c.png
之不忘起也但国势方艰时事如许未忍求去然行藏
出处大节所系月末且申前请或幸全璧而归庶保晚节耳
   与时宰书
某再覆敌某久在兵间其谋精密必出万全去冬全璧
而归我师暴露国用匮竭坊场秋租尽行预借技尽于
此民力已疲今冬金若再入其势必张所谓万全之策
莫如储蓄财用广募将兵守两淮之冲据长江之险今
已是春季俛仰之间便迫防秋安得不汲汲冒渎威严
卷十四 第 19b 页 WYG1128-0587d.png
不胜皇恐某再覆
   与张德远书
某再拜上覆某不能多作楷字前幅辄令儿子代书不
胜皇恐某孤踪历落可笑想曲折不俟繁言自夏初即
丐去以得钧谕五月当暂还因迁延以俟一见既未可
期而某日有职守怀不能巳时时妄言投隙抵巇者因
肆无根虽一时宴谭嬉笑之语无不闻者自度祸至无
日矣因遂决去就不复计较利害不知相公能察其区
卷十四 第 20a 页 WYG1128-0588a.png
区否乎恭惟相公慷慨大节勤劳王家恢复之志有古
名臣之风孔明周鲁辈不足道也某陛辞之日自谓远
阙庭卒未有见上之期因复论说今日大臣可属任大
事者无踰相公上亦宣谕天生此人为朕中兴辅佐之
语公为上所倚重如此欲禦外患而扫兵氛必先操大
公至正之道上合天心下协人望然后谋无不成事无
不就万一胸中尚容一毫之私引用亲党布之要路阴
为不拔之计任用朋邪倚为腹心之助自古及今亦鲜
卷十四 第 20b 页 WYG1128-0588b.png
有不颠覆者某自还朝既荷诸公收召本意深欲以公
心直道赞助一二每因进见有闻必言有言必尽而或
者反用小人之说妄意测量至疑为躁言指为立异是
岂真知某心哉伏自相公还朝海内欢庆日来过当事
平时指为行府今多宽除百姓知休息有期矣江浙今
岁大稔国事济矣岂非和气感召天意昭格乎大驾进
发定何时兹事体大尤宜谨重伏计庙谟巳定非外间
所得尽闻也
卷十四 第 21a 页 WYG1128-0588c.png
   与沈元用书
子韶书已领近附家问去矣别纸所喻尤荷轸念有骨
月之情衔荷何言柳州才一通书然亦何足与深言近
郡探劄敌使两番踵至已关报姓名似非妄传某到此
已七八月间与儿子粗安家在万里虽铁人石心岂能
忘怀自收三月一日书至今未得音问北望心折也平
生钻故纸不透习气难忘姑以此度日若能宴坐超然
何以加之今夏江涨平地五六丈跧伏小舟七月一日
卷十四 第 21b 页 WYG1128-0588d.png
复还故庐颓垣坏壁几无人理今亦少安矣偶得建茗
数器见绝胜念蛮乡无与享此辄以奉寄治下多名贤
巨公燕谭之馀可资清啜勿以尘渎为罪幸甚张丞相
寓治下度公必能极意周旋之某以窜伏遐徼名在丹
书不欲以书问累之公因相见烦致谢悃
   与张德远书
某自庚申在会稽通问记室南迁以来动静累人与一
世人俱相忘矣然于门下未尝一日忘也连于二广为
卷十四 第 22a 页 WYG1128-0589a.png
最善地气候与湖南北不殊想侍奉国太君知甚适国
太平生学道巳悟大乘则与世间种种梦幻皆游戏事
耳况又令兄致远徽猷左右亲侧骨肉团圞海内重望
惟公一人愿益加保护终见天日某老矣自度不复见
公矣偶陈令归临贺云因事到连州此人真实决不至
失坠因托致此幅纸
   与赵元镇书
顿首再拜上覆专使伏领诲翰备详曲折欣承即日钧
卷十四 第 22b 页 WYG1128-0589b.png
候动止万福某郊居一向痴顽度日琼士间有可语者
叩门即与终日但不可使念起耳释氏谓念起即觉乃
知诸佛亦不能忘念也闻自重阳后开荤甚善以血肉
补血肉与金石之功悬绝导引吐纳量力为之勿使至
倦此閒静中工夫大胜与俗子往来前此风雨凄冷两
日又烦热可袗絺绤惟祝以道消息伫俟旋复之命不宣
   又
某再覆乌药适有天台附来者辄纳数两又容南乌药
卷十四 第 23a 页 WYG1128-0589c.png
本草以为最胜但色微赤而磨之香味殊佳并纳少许
可择用之然医家欲如猫矢者为上亦在八陈之数久
留无害也近日郡中就桂府置到生药名色亦多公要
用切须尽批数字来阙者亦可府中买也章某入狱二
十许日遂卒盖不堪其入也乃赵漕案发得藤人书谨
缮呈可知其详也琼守康宁未闻起发度冬至后可至
谪居与州郡了不相干没兴中何所不有徐自然念道
已是可人岂有强狠暴戾过此者乎皇恐顿首上覆
卷十四 第 23b 页 WYG1128-0589d.png
   又
近因吉阳兵还上状必以呈达自至节前到今凡拜六
书并附生药皆未知浮沉相去若不甚远但再隔重溟
音问便艰阻如此况去乡万里乎良自悯叹春暮炎酷
如三伏惟颐神养性康济有道即日钧候动止万福某
屏处郊坰与儿子苟活朝夕海外虽苦炎热既无关山
之限风气旷荡却免瘴烟若能放怀忧患之外不起归
欤之心庶可度日但此心未能顿忘耳窃闻钧体自去
卷十四 第 24a 页 WYG1128-0590a.png
冬以来小有不快今喜勿药良用欣抃忧患中惟此心
清凉可以敌彼热恼诸人并未闻有检举者要自有时
节惟天道好还疏而不失但乞宽免即膺新渥不宣
   又
要生药可托朱令专人来此买(雷州转海无期若自/万安陆行却有定程)
月不得北耗静江书问亦久不通十二月十三日见一
兵过去从福唐来附宅上信物客人所贩物郡中一切
放免今得公二月十九日书犹未到何邪恐海上亦有
卷十四 第 24b 页 WYG1128-0590b.png
假托者不可不察也
   又
皇恐顿首上覆春后数拜状近复托吉阳专人度无不
达但去冬数书附生药者竟不知浮沉即日大暑伏惟
燕坐清虚卫生有道钧候动止万福某与孟博寓此苟
度朝夕万事皆非偶然死生祸福固巳前定一切任之
孔子所谓素富贵行乎富贵素患难行乎患难素蛮貊
行乎蛮貊观此数语虽释氏千经万论岂能越此亦愿
卷十四 第 25a 页 WYG1128-0590c.png
相公常作此观勿起一念异时方知得力耳閒居欲致
一物不可得今年荔子虽盛而郡中收买乌衣家至自
五月半后已不可得前此相知所馈皆佳者偶得此烈
日㬠得千颗辄以奉寄已七八分既香味不甚减更令
见日色或剥肉杂以乾糖罐盛之可少留也真千里鹅
毛恃眷爱敢此率尔李军判忽告行作此纸未能尽曲
折幸望深察不宣
   又
卷十四 第 25b 页 WYG1128-0590d.png
顿首上启近领重午所惠真翰知前书皆达矣不胜欣
浣李军判行奉状度巳呈视览日来连得雨少解烦蕴
伏惟燕处超然神明所相钧候动止万福某年来衰颓
今岁经此大暑殊觉疲苶蛮乡无与晤语但时蒙惠好
音慰孤寂耳何李二子竟逐矣一纸辄浼呈可见大略
惟冀若时珍重不宣
   又
某再覆今岁暑气异甚自入六月时得急雨清风夜辄
卷十四 第 26a 页 WYG1128-0591a.png
飒然有秋意想钧体自此一成轻快有病固当攻以药
石然不若调饮食使日中二餐如意乃康济上策也白
乐天所谓食后一杯茶茶罢一觉睡此是要法日长无
事未能如方外达生之士宴坐纳息若于一经一史随
力探阅亦是消磨日月之术比之声色不有间乎张全
真辈晚年皆玩意声色六七年间死者继踵不下十馀
况纷纷之徒如半刺君又不足挂齿牙也静观众愚如
蛾赴火良可哀悯未易具言吾徒当直忍耐如丹田灼
卷十四 第 26b 页 WYG1128-0591b.png
艾过后亦得力耳蒙别纸垂谕解易不胜皇恐仆平生
不以文字取知于人虽公久在相府未尝致片言求知
左右况三画之妙前有胡程诸大儒解释一扫汉魏以
来诸儒拘碍象数之学能通此者巳是佳士况敢落笔
著书取笑天下乎自度岭海无所用心实尝留意于此
昼度夜思时有所见到琼偶巳终篇正以无朋友琢磨
之益未尝敢以示人乾坤二卦易之领袖尝见前人解
释不以类求多断章取义如小象文言所释不附之爻
卷十四 第 27a 页 WYG1128-0591c.png
则一篇之义都不贯穿既稍出巳见未敢轻出须俟异
日面呈以求笔削馀卦恐有补于今日处患难之道如
困蹇等当俟后便写呈连州不相闻久矣渠以母老畏
祸甚不欲累之不若相忘之愈也何铸计议不知何事
去日行至今未回并乞知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