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全隋文 卷二十六 (自动笺注)
卷二十六
长孙平
公元578年
  平字处均河南洛阳人周柱国俭子。
武帝,为卫王侍读
建德初,拜开府乐部大夫
宣帝即位,为小司寇
大象中,代贺若弼寿州刺史
受禅徵拜度支尚书,转工部尚书
、许、贝三州刺史,转相州刺史,免。
进位大将军,拜太常卿,判吏部尚书事。
仁寿中卒,谥曰康
上书积谷
公元581年
  臣闻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命劝农重谷,先王令轨
古者三年耕而馀一年之积,九年作而有三年之储,虽水旱为灾,而民无菜色,皆由劝导有方蓄积先备者也。
去年亢阳关右饥馁陛下山东,置常平之官开发仓廪普加赈赐大德鸿恩可谓至矣。
经国之道,义资远算,请勒诸州刺史县令,以劝农积谷为务。
(隋书·长孙平传)
立义定式
  古者三年耕而馀一年之积,九年作而三年之储,虽水旱为灾,而人无菜色,皆由劝导有方蓄积先备故也。
去年亢阳关内不熟陛下哀愍黎元甚于赤子
山东,置常平之官开发仓廪普加赈赐
少食之人,莫不丰足
鸿恩大德前古未比。
强宗富室家道有馀者,皆竞出私财递相赡。
此乃风行草偃从化而然。
经国之理,须存定式。
(隋书·食货志)
长孙晟
公元604年
  字季晟河南洛阳人魏上党王曾孙
周武帝,为司卫上士
大象中,迁奉车都尉
受禅,授车骑将军,进仪同三司左勋卫车骑将军,加开府,进骠骑将军
持节突厥,授上开府
炀帝即位,拜左领军将军相州刺史,转武卫将军,迁右骁卫将军
大业五年卒。
至唐贞观中,以子无忌贵,追赠司空上柱国齐国公谥曰献
表奏北伐
公元601年
  臣夜登城楼望见碛北赤气,长百馀里,皆如雨足下垂被地。
谨验兵书,此名洒血,其下之国必且破亡
欲灭匈奴,宜在今日
(隋书·长孙晟传,还大利城安抚新附
仁寿元年表奏。)
上书离间突厥
  臣闻丧乱之极,必致升平是故上天启其机,圣人成其务。
伏惟皇帝陛下当百王之末,膺千载之期,诸夏虽安,戎埸尚梗。
兴师致讨,未是其时,弃于度外又复侵扰
故宜密运筹策,渐以攘之,计失则百不宁,计得则万代之福。
吉凶所系,伏愿详思
臣于周末,忝充外使匈奴倚伏,实所具知。
玷厥之于摄图,兵强而位下,外名相属,内隙已彰,鼓动其情,必将自战。
又处罗侯者,摄图之弟,奸多而势弱,曲取众心国人爱之因为摄图所忌,其心殊不自安,迹示弥缝,实怀疑惧。
又阿波首鼠,介在其间,颇畏摄图,受其牵率,唯强是与,未有定心
宜远交而近攻,离强而合弱通使玷厥说合阿波,则摄图回兵,自防右地
又引处罗,遣连奚、,则摄图分众,还备左方
首尾猜嫌腹心离阻十数年後,承衅讨之,必可一举而空其国矣。
(隋书·长孙晟传)
奏许染干尚主
公元609年
  臣观雍闾,反无信,特共玷厥有隙所以依倚国家
纵与为婚,终当必叛。
今若得尚公主承藉威灵玷厥梁干必又受其徵发
强而更反,後恐难图。
染干者,处罗侯之子也,素有诚款于今两代
臣前与相见,亦乞通婚不如许之,招令南徙,兵少力弱,易可抚驯,使敌雍闾,以为边捍
(隋书·长孙晟传,开皇十三年,遣大义公主,雍闾又表请婚
佥议将许之,又奏。)
奏徙染干部落
  染干部落归者既众,虽在长城之内,犹被雍闾抄略往来辛苦不得宁居
请徙五原,以河为固,于、胜两州之间,东西南北四百里,掘为横堑,令处其内任情放牧,免于抄略,人必自安
(隋书·长孙晟传)
奏请招慰都蓝部落
  今王师临境,战数有功城内携离,其主被杀。
乘此招诱,必并来降,请遣染干部下分头招慰
(隋书·长孙晟传,二十年,都蓝大乱,为其部下所杀。
奏请。)
贺娄子幹
公元594年
  子幹字万寿代人,世居关右
周武帝,为司水上士,累迁小司水,封思安县
寻授使持节仪同大将军
大象中,除秦州刺史进爵为伯。
以从平尉迥功,进上开府封武川县公
受禅进封巨鹿郡公,镇凉州
上大将军徵授工部尚书,仍镇凉州
关总管云州刺史,仍拜云州总管
开皇十四年卒,谥曰怀
上书陇右机宜
  比者凶寇侵扰荡灭之期,匪朝伊夕
伏愿圣虑,勿以为怀。
今臣在此,观机而作不得准诏行事
陇西河右土旷民稀,边境未宁不可广为田种
比见屯田之所,获少费多,虚役人功,卒逢践暴
屯田疏远者,请皆废省
但陇右之民以畜牧为事,若更屯聚,弥不获安
只可严谨斥候,岂容集人聚畜
要路之所,加其防守
但使镇戍连接烽候相望,民虽散居,必谓无虑
(隋书·贺娄子幹传,高祖陇西被寇掠,敕子干劝民为堡,营田积谷,以备不虞子幹上书。)
贺若弼
公元607年
  弼字辅伯河南洛阳人
,为齐王宪记室封当亭县公,迁小内史
大象中,为寿州刺史改封襄邑县公
,拜吴州总管
平陈功,进爵宋国公,拜右领军大将军,转右武大将军
怨望免官
大业三年,诛。
御授平陈七策
  其一,请广陵顿兵一万,番代往来
陈人初见设备,後以为常,及大兵南伐,不复疑也。
  其二,使兵缘江时猎,人马喧噪
及兵临江陈人以为猎也。
  其三,以老马多买陈船而匿之,买弊船五六十艘于渎内。
陈人以为内国无船。
  其四,积苇荻扬子津,其高蔽舰。
及大兵将度,乃卒通渎于江。
  其五,涂战船以黄,与枯荻同色,故陈人不预觉之。
  其六,先取京口仓储,速据白土冈,置兵死地,故一战而克。
公元613年
  其七,臣奉敕,兵以义举
及平京口,俘五千馀人,便悉给粮劳遣,付其敕书,命别道宣喻。
是以大兵度江,莫不草偃,十七日之间,南至林邑东至沧海西至象林皆悉平定
(北史·贺若弼传,平六年,弼撰其画策上之,谓为御授平陈七策。
弗省,曰:「公欲发扬我名,我不求名公宜自载家传
」)
度江祝
  弼亲承庙略,远振国威伐罪吊民,除凶剪暴。
上天长江,鉴其若此
如使福善祸淫大军利涉;如事有乖违,得葬江鱼腹中,死且不恨。
(隋书·贺若弼传)
于仲文
公元604年
  仲文字次武河南洛阳人周太傅谨孙。
赵王属,迁安固太守
徵为御正下大夫封延寿郡公,授仪同三司
宣帝时,为东郡太守
静帝初,授开府进位大将军,领河南道行军总管
受禅坐事下狱,免。
历行元帅行军总管,总晋王府事。
仁寿初,拜太子右卫率。
炀帝即位,迁右翊卫大将军进位光禄大夫
东之败,系狱发病卒。
中上隋文帝
  臣闻春生夏长,天地平分之功,子孝臣诚,人伦不易之道。
曩者尉迥逆乱所在影从
臣任处关、河,地居冲要,尝胆枕戈,誓以必死。
迥时购臣,位大将军,邑万户
不顾妻子不顾身命,冒白刃,溃重围三男一女相继沦没披露肝胆驰赴阙庭
陛下授臣以高官,委臣以兵革
于时河南凶寇狼顾鸱张,臣以羸兵八千,扫除氛祲
刘宽梁郡,破檀让于蓼堤,平曹州,复东郡安城武定永昌,解亳州围,殄徐州贼。
席毗十万之众,一战土崩河南蚁聚之徒,应时戡定
群凶问鼎之际,黎元乏主之辰,臣第二叔翼先在幽州总驭燕、赵,南邻群寇,北捍旄头内外安抚,得免罪戾。
第五叔智建旟黑水,与王谦为邻,式遏蛮陬镇绥蜀道
臣兄ダ,作牧淮南坐制敌,乘机剿定传首京师
王谦窃据二江叛换三蜀
第三叔义,受庙廷,恭行天讨
自外父叔兄弟,皆当文武重寄,或衔命危难之间,或侍卫钩陈之侧,合门诚款,冀有可明。
伏愿下泣辜之恩,降云雨之施,追草昧之始,录涓滴之功,则寒灰更燃,枯骨生肉
不胜区区之至,谨冒死以闻。
(隋书·于仲文传,文苑英华六百七十三)
移书州县
  大将军至,可多积粟
(隋书·于仲文传)
于宣敏
  宣敏字仲达仲文从父弟。
,为右侍上士,迁千牛备身
受禅,拜奉车都尉
述志赋(文佚)
请以戚属蜀王
  臣闻开盘石之宗,汉室于是惟永,建维城之固,周祚所以灵长
秦皇牧守而罢诸侯,魏后昵谄邪而疏骨肉,遂使宗社移于他族,神器传于异姓
此事之明,甚于观火
山川设险,非亲勿居。
蜀土沃饶人物殷阜西通邛、僰,南属荆、巫。
周德之衰,兹土遂成戎首,炎政失御此地便为祸先。
是以明者防于无形,治者制其未乱,方可庆隆万世,年逾七百。
伏惟陛下日角龙颜,膺乐推之运,参天贰地,居揖让之期。
亿兆宅心百神受职理须树建藩屏封植子孙继周、汉之宏图,改、魏之覆轨,抑近习权势,崇公族本枝
三蜀三齐古称天险,分王戚属,今正其时
若使利建合宜封树得所巨猾息其非望奸臣杜其邪谋
盛业洪基同天地之长久英声茂实,齐日月照临
臣虽学谢多闻,然情深体国,辄申管见战灼惟深
(隋书·于宣敏传,高祖践阼奉使抚慰巴、
及还,上疏。)
裴肃
  字神封河东闻喜人魏尚书令十世从孙
周天和中,举秀才,为给事中士,累迁御正下大夫
大象中,免。
开皇中,授膳部侍郎
朔州总管长史,转贝州长史
大业中,授永平郡
上书理高、皇太子勇、蜀王秀
  臣闻事君之道,有犯无隐愚情所怀敢不闻奏
窃见高以天挺良才元勋佐命陛下光宠,亦已优隆
鬼瞰高明,世疵俊异侧目求其长短者,岂可胜道哉!
陛下录其大功忘其小过
臣又闻之,古先圣帝,教而不诛陛下度越前圣
二庶得罪已久,宁无革心
陛下君父之慈,顾天性之义,各封小国,观其所为。
若能迁善,渐更增益如或不悛贬削非晚。
今者自新之路永绝愧悔之心莫见岂不哀哉
(隋书·裴肃传,仁寿中皇太子勇、蜀王秀左仆射高俱废黜遣使上书。)
史祥
  字世休,朔方人
,为太子右中士,袭父宁爵武遂县
受禅,拜仪同,领交州事,进封阳城郡公
骠骑将军进位上开府蕲州总管
徵拜左翊卫将军,迁右卫将军
炀帝即位进位上大将军,转太仆卿
鸿胪卿,进左光禄大夫左骁卫将军
从征辽东失利除名为民。
寻拜燕郡太守,为高开道所获,送于罗艺,道卒。
皇太子广
  行人戾止,奉所赐贶恩纪绸缪,形于文墨
不悟飞雪增冰之地,忽载三阳毳幕韦之乡,俄闻九奏
精骇思越,莫知启处。
祥少不学军旅,长遇升平,幸以先人绪馀,备职宿卫
驽蹇致远之用,朽薄非折冲之材,岂欲追踪古人,语其优劣
曩者王师薄伐天人受,绝漠扬旌威震海外
当此之时,猛将如云谋夫如雨至若祥者,列于卒伍预闻指踪之规,得免逗遛之责,循涯揣分,实为幸甚
爰以情喻雷、,事方刘、,信圣人屈己,非庸人拟议
何则
川泽之大,污潦攸归,之高,茑萝斯托。
心下悃,孟侯所知也。
仰惟体元良之德,焕重离之晖,三善克修万邦以正。
斯固道高周诵,契叶商皓,岂在管蠡所能窥测
伏承监国多暇,养德怡神咀嚼六经逍遥百氏
西园爱客,眷南皮出游畴昔之恩,无忘造次
祥自忝式遏,载罹寒暑,身在边隅,情驰魏阙
至清风夕起,朗月孤照,想鸣葭启路思托乘于後车
塞表京华山川悠远瞻望浮云,伏增潸结。
(隋书·史祥传,文苑英华六百六十七)
郑善果
  善果荥阳人
周大象中,以父诚拒尉迟迥战死,袭爵开封县,授使持节大将军
开皇初进封武德郡公,历沂、景二州刺史,寻为鲁郡太守
大业中徵拜光禄卿,徙大理卿
舍利沂州善应感应
  臣闻敬天育物,则乾象著其能;顺地养民,则坤元表其德。
是以陶唐砥躬勿懈,休气呈祥
后水成功玄圭,方知天时人事影响若神。
伏惟陛下秉图揖让受命君临区宇无尘声教尽一,含弘光大慈愍无边
天佛垂鉴,降兹荣福
塔基六处并得异沙。
炫耀相晖,俱同金宝
牛为礼拜太古未经。
云腾五色于今方见。
又感蛇形杂采盘旋塔基。
鹤扬玄素徘徊空际
轩皇景瑞,空传旧章汉帝庆徵,徒书简册。
自非德降三宝道冠百王岂能感斯美庆,致招灵异
(法苑珠林三十三,续高僧传十二法彦)
刘晖
公元597年
  ,位仪同太史令开皇十七年除名
张胄玄新历
公元前655年
  命历僖公五年天正壬子朔旦冬至左氏僖公五年正月辛亥朔日南至
张宾历,天正壬子冬至,合命历序,差传一日
张胄玄历,天正壬子朔,合命历序,差传一日;〔三日甲寅冬至,差命历二日,差传三日
成公十二年命历天正辛卯朔旦日至。
张宾历,天正辛卯冬至,合命历序。
张胄玄历,天正辛卯朔,合命历序;二日壬辰冬至,差命历一日
昭公二十年春秋左氏传,二月己丑朔日南至,准命历庚寅朔旦日至。
张宾历,天正庚寅冬至并合命历序,差传一日
张胄玄历,天正庚寅朔,合命历序,差传一日二日辛卯冬至,差命历一日,差传二日
宜案命历序及春秋左氏传,并闰馀尽之岁,皆须朔旦冬至
若依命历序勘春秋三十七食,合处至多;若依左传,合者至少是以知传为错。
张胄玄信情置闰命历序及传气朔并差。
宋元嘉冬至影有七,张宾历合者五,差者二,亦在前一日。
张胄玄历合者三,差者四,在後一日。
元嘉十二年十一月甲寅朔,十五日戊辰冬至日影长。
张宾历合戊辰冬至张胄玄己巳冬至,差後一日。
十三年十一月己酉朔,二十六日甲戌冬至日影长。
张宾癸酉冬至,差前一日,张胄玄历合甲戌冬至
十五年十一月丁卯朔,十八日甲申冬至日影长。
二历并合甲申冬至
十六年十一月辛酉朔,二十九日己丑冬至日影长。
张宾历合己丑冬至张胄玄庚寅冬至,差後一日。
十七年十一月乙酉朔,十日甲午冬至日影长。
张宾历合甲午冬至张胄玄乙未冬至,差後一日。
十八年十一月己卯朔,二十一日己亥冬至日影长。
张宾历合己亥冬至张胄玄庚子冬至,差後一日。
十九年十一月癸卯朔,三日乙巳冬至日影长。
张宾甲辰冬至,差前一日,张胄玄历合乙巳冬至
又周从天和元年丙戌开皇十五年乙卯,合得冬夏至日影一十四。
张宾历合得者十,差者四,三差前一日,一差後一日。
张胄玄历合者五,差者九,八差後一日,一差前一日。
天和二年十一月戊戌朔,三日庚子冬至日影长。
张宾历合庚子冬至张胄玄辛丑冬至,差後一日。
三年十一月壬辰朔,十四日乙巳冬至日影长。
张宾历合乙巳冬至张胄玄丙午冬至,差後一日。
建德元年十一月己亥朔,二十九日丁卯冬至日影长。
张宾丙寅冬至,差前一日,张胄玄历合丁卯冬至
二年五月丙寅朔,三日戊辰夏至日影短。
张宾己巳夏至,差後一日,张胄玄庚午夏至,差後二日。
三年十一月戊午朔,二十日丁丑冬至日影长。
张宾历合丁丑冬至张胄玄戊寅冬至,差後一日。
六年十一月庚午朔,二十三日壬辰冬至日影长。
张宾历合壬辰冬至张胄玄历癸已冬至,差後一日。
宣政元年十一月甲午朔,五日戊戌冬至日影长。
两历并合戊戊冬至
开皇四年十一月己未朔,十一日己巳冬至日影长。
张宾历合己巳冬至张胄玄庚午冬至,差後一日。
五年十一月甲寅朔,二十二日乙亥冬至日影长。
张宾甲戌冬至,差前一日,张胄玄历合庚辰冬至
七年五月乙亥朔,九日癸未夏至日影短。
张宾壬午夏至,差前一日,张胄玄历合癸未夏至
十一月壬申朔,十四日乙酉冬至日影长。
张宾历合乙酉冬至张胄玄丙戌冬至,差後一日。
十一年十一月己卯朔,二十八日丙午冬至日影长。
张宾历合丙午冬至张胄玄丁未冬至,差後一日。
十四年十一月辛酉朔旦冬至
张宾历合十一月辛酉朔旦冬至张胄玄十一月辛酉朔,二日壬戌冬至,差後一日
建德四年四月大、乙酉朔,三十日甲寅,月晨见东方
张宾四月大、乙酉朔,三十日甲寅,月晨见东方张胄玄四月小、乙酉朔,五月大,甲寅朔,月晨见东方
宜案影极长为冬至,影极短为夏至二至自古史分可勘者二十四,其二十一有影,三有至日无影
见行历合一十八,差者六,张胄玄历合者八,差者一十六,二差後二日,一十四差後一日
开皇四年,在洛州冬至影,与京师二处进退丝毫不差
周天和已来案验在後
检得建德四年晦朔东见张胄玄历,五月朔日,月晨见东方
今十七年张宾闰七月张胄玄闰五月
又审至以定胄玄历至既不当故知置闰必乖。
见行四月五月频大,张胄玄九月十月频大,为胄玄朔弱,频大在後晨,故朔日残月晨见东方
宜又案开皇四年十二月十五日癸卯依历月行鬼三度,时加酉,月在卯上,食十五分之九,亏起西北
伺候一更一筹起食东北角,十五分之十,至四筹还生至二更一筹复满。
五年六月三十日依历太阳亏,日在七星六度,加时在午少强上,食十五分之一半强,亏起西南角。
伺候,日乃在午後六刻上始食,亏起西北角,十五分之六,至未後一还生,至五刻复满。
六年六月十五日依历太阴亏,加时酉(月),在卯上,食十五分之九半弱,亏起西南
其时阴云不见月。
辰巳云里见月,已食三分之二,亏从东北,即还,云合
至巳午间稍生,至午後云里暂见,已复满。
十月二十日丁丑依历太阳亏,日在九度,时加在辰少弱上,食十五分之九强,亏起东北角。
今候所见日出一丈,辰二刻始食,亏起正西,食三分之二,辰後二刻始生,入巳时三刻上复满。
十年三月十六日癸卯依历月行在氐七度时加戌,月在辰太半上,食十五分之七半强,亏起东北
今候,月初出卯南,带半食,出至辰初三分,可食二分许,渐生,辰未已复满。
见行九月十六日庚子月行在胃四度时加丑,月在未半强上,食十分之三半强,亏起正东。
伺候,月以午後二刻,食起正东,须臾如南,至未正上,食南畔五分之四,渐生,入一刻半复满。
十一年七月十五日己未依历月行在室七度时加戌,月在辰太强上,食十五分之十二半弱,亏起西北
伺候一更三筹西北上,食准三分二强,与历注同
十三年七月十六日依历月在半强上,食十五分之半弱,亏起西南
十五日夜,从四更候月五更一筹东北上,食半强入云不见
十四年七月一日依历时加巳上食,食十五分之十二半强,至未後三刻,日乃食,亏起西北,食半许,入云不见食顷暂见,犹未复生,因即云鄣。
十五年十一月十六日庚午依历月行在井十七度,时加亥,月在巳半上,食十五分之九半强,亏西北
其夜一更四筹後,月在辰上起食,亏东南至二更三筹,月在巳上,食三分之二许,渐生,至三更一筹,月在丙上,复满。
十六年十一月十六日乙丑依历月行在井十七度,时加丑,月在未太弱上,食十五分之十二半弱,亏起东南
十五日夜伺候至三更一筹,月在丙上,云里见,巳食十五分之三许,亏起正东,至丁上,食既後从东南生,至四更三筹,月在未末,复满。
胄玄不能尽中。
(隋书·律历志中,开皇十七年张胄玄历成,奏之。
上付杨素等校其短长
刘晖国子助教王颇等执旧历术,迭相驳难,与司历刘宜,援据古史影等,驳胄玄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