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全陈文 卷四 (自动笺注)
卷四
后主
公元562年
  後主讳叔宝字元秀小字黄奴宣帝长子
天嘉三年,为安成王世子
太建元年立为皇太子
十四年正月即位改元二,至德祯明在位七年,灭于隋。
仁寿四年薨于洛阳追赠大将军封长城县公谥曰炀,有集三十九卷
  芳园列干,森梢繁罗。
蕊馀茎少,叶暗枝多。
有奇树,风间临月
入夜影来,未若丹心美实
绛质嘉枝,重针共暗,枝同瑰。
(此二句渊鉴类函作齐水华浮,郑都彩垂,鸡心日映羊角风吹。
盖取梁简文补缀)羞金盘冰水,荐玉案于深杯,此欢心未已,方梦肠而屡回。
(初学记二十七徐守铭本有此赋,宋本无。)
夜亭度雁
公元604年
  望山楹,石暖苔生
云随竹动,月共水明
消摇夕径,听霜鸿度声
度声凄切,犹含关塞鸣。
从风兮前倡融,带暗兮後群帛久书字灭,芦束兮断衔轻。
行杂响时乱,响杂行时散。
已定空闺愁,还长倡楼叹。
空闺倡楼本寂,况此寒夜珠幔
心悲调管曲未成,手抚弦,聊一弹
一弹管,且陈歌,翻使怨情多。
(初学记二十。)
公元582年
尚书八座奏治始兴王叔陵罪制(太建十四年正月乙卯)
  凶逆枭獍反噬宫闱,赖宗庙之灵,时从释灭,抚情语事,酸愤兼怀朝议有章,宜从所奏也。
(陈书·始兴王叔陵传)
公元601年
即位大赦诏(太建十四年正月丁巳)
  上天降祸,大行皇帝奄弃万国攀号擗踊无所迨及
朕以哀茕嗣膺宝历,若涉巨川罔知攸济,方赖群公,用匡寡薄,思播遗德覃被亿兆,凡厥遐迩咸与惟新
大赦天下在位文武,及孝弟力田,为父後者并赐一级孤老鳏寡不能自存者,赐谷人五斛,帛二匹
(陈书·後主纪)
许新安伯固庶人礼葬诏
  伯固同兹悖逆殒身途路,今依外议,意犹弗忍,可特许庶人礼葬。
(陈书·新安王伯固传)
又诏
  伯固随同巨逆,自绝于天,俾无遗育,抑有恒典。
童孺靡识,兼预葭莩,置之甸人,良以恻悯,及伯固所生王氏,可并特宥庶人
(同上。)
公元582年
课农诏(太建十四年三月辛亥)
  躬推为劝,义显前经力农见赏,事昭往诰,斯乃国储是资,民命攸属,丰俭隆替,靡不由之。
夫入赋自古,输藁惟旧沃饶贵于十金硗确至于三易,腴既异划,盈缩不同诈伪日兴簿书岁改田使者,著自西京不实峻刑,闻诸东汉老农惧于祗应俗吏因而侮文,辍耒成群游手为伍永言妨蠹,良可太息
阳和在节,膏泽润下,宜展春耨,以望秋坻。
其有新辟塍畎进垦蒿莱广袤得度量,征租悉皆停免私业久废,咸许占作,公田荒纵,亦随肆勤;傥良守教耕,淳民载酒,有兹督课,议以赏擢,外可为格班下,称朕意焉。
(陈书·後主纪)
求贤诏(太建十四年三月癸亥)
  夫体国经野长世字氓,虽因革傥殊,驰张或异,至于旁求俊,爰逮侧微用道和羹,是隆大厦上智中主,咸由此术。
朕以寡薄嗣膺景祚,虽哀疚在躬,情虑惛舛,而宗社任重黎庶务殷无由自安拱默,敢忘康济所以登显髦彦,式备周行,但空劳宵梦,屡勤史卜,五就莫来,五能不至是用甲旦凝虑损怀,岂以食玉炊桂无因自达,将怀宝迷邦,咸思独善
内外众官九品已上,可各荐一人,以会汇征之旨。
且取备实难,举长或易,小大之用,明言所施,勿得南箕北斗,名而非实
其有负能仗气摈压当时,著宾戏以自怜,草客嘲以慰志,人生一世逢遇诚难,亦宜去此幽谷,翔兹天路,趋铜驼观国,望金马来庭便当随彼方圆,饬之矩。
(陈书·後主纪)
求言
  昔睿后宰民哲王御寓,虽德称汪灭,明能普烛,犹复纡己乞言降情访道高咨岳牧下听舆台,故能政神明,事无悔吝
纂承丕绪,思隆大业,常惧九重已邃,四聪未广,欲听昌言,不疲Φ足,若逢廷折无惮批鳞;而口柔之辞,傥闻于在位腹诽之意,或隐于具僚非所弘理至公缉熙帝载者也。
内外卿士文武众司,若有智周政术,心练治体,救民俗疾苦,辩禁网疏密者,各进忠谠,无所隐讳,朕将虚已听受择善而行,庶深鉴物情,匡我王度
(陈书·後主纪)
繁费诏(太建十四年四月庚子)
  朕临御区宇抚育黔黎,方欲康济浇薄蠲省繁费奢僭乖衷实宜防断,应镂金银薄庶物化生土木采花之属,及布帛幅尺短狭轻疏者,并伤财废业,尤成蠹患;又僧尼道士,挟邪左道不依经律,民间淫祀祆书,诸珍怪事,详为条制,并皆禁绝
(陈书·後主纪)
发遣北边任诏(太建十四年四月癸卯)
  中岁克定淮泗,爰涉青徐,彼土酋豪,并输罄诚款分遣亲戚以为质任
今旧土沦陷,复成异域南北阻远,未得会同,念其分乖,殊有爱恋夷狄吾民,斯事一也,何独讥禁,使彼离析
外可即检任子馆及东馆并带保任在外者,并赐衣粮,颁之酒食,遂其乡路所之阻远,便发遣船仗卫送,必令安达;若已预仕宦,及别有事义,不欲去者,亦随其意。
(陈书·後主纪)
公元583年
改元大赦诏(至德元年正月壬寅)
  朕以寡薄嗣守鸿基,哀切虑,疹恙缠织训俗少方,临下靡算,惧甚践冰,怀同驭朽,而四气易流,三光遄至,缨绂列陛,玉帛充庭具物匪新,节序疑旧,缅思前德永慕昔辰,对轩闼而哽心,顾筵而气,思所以迎遵遗构,俯励薄躬陶铸九流休息百姓,用弘宽简,取叶阳和,可大赦天下,改太建十五年至德元年
(陈书·後主纪)
追封吴明彻诏(至德元年)
  李陵矢竭,不免请降于禁水涨犹且生获,固知用兵上术,世罕其人。
待中司空南平郡公明彻,爰初蹑足,迄届元戎百战百胜之奇,决机决死之勇,斯亦俾于古焉。
拓定淮肥长驱彭汴,覆寇如举毛,埽锐师沃雪风威慑于异俗功效著于同文,方欲息驾阴山解鞍瀚海既而出已老,数亦终奇,不就结缨之功,无辞入褚之屈,望封崤之为易,冀平翟之非难,虽志在屈伸,而奄中霜露,埋恨绝域,甚可嗟伤,斯事已往,累逢肆赦,凡厥罪戾,皆蒙酒濯,独此孤魂,未沾宽惠,遂使爵土湮没,飨无主
弃瑕录用,宜在兹辰,可追封邵陵县开国侯食邑一千户,以其息惠觉为嗣
(陈书·吴明彻传)
追封程文季诏(至德元年)
  故散骑常侍、前重安县开国公文季纂承门绪克荷家声早岁出军,虽非元帅启行为最,致果有闻,而覆丧车徒,允从黜削;但灵洗之立功捍御,久而见思文季埋魂异域,有足可悯言念劳旧,伤兹废绝宜存庙食,无使馁而,可降封重安县侯,邑一千户。
(陈书·程灵洗附传)
谥徐陵诏(至德元年十月)
  慎终有典,抑乃旧章令德可甄,谅宜追远
侍中、安右将军左光禄大夫太子少傅南徐州大中正建昌县开国侯陵,弱龄学向,登朝秀颖,业高名辈,文曰词宗
近岁承华,特相引狎,虽多卧疾,方期克壮,奄然殒逝震悼于怀。
可赠镇右将军特进,其侍中左光禄鼓吹、侯如故,并出举哀,丧事所须,量加资给谥曰章
(陈书·徐陵传)
诏答姚察(至德初)
  省表具怀。
行业淳深声誉素显,理徇情礼,未膺刀笔,但参务承华,良所期寄,允慈抑夺不得致辞也。
(陈书·姚察传)
公元584年
原除望订租调积逋诏(至德二年十月己酉)
公元582年
  耕凿自足,乃曰淳风贡赋之兴,其来尚矣
由庚亟务不获已而行焉。
法令滋章,奸盗多有,俗尚浇诈,政鲜惟良,朕日旰夜分,矜一物失所,润辜罪已,愧三千之未措,望订初下,使强荫兼出,如闻贫富均起,单弱重弊,斯岂振穷扇之意欤?
是乃下吏箕敛之苛也。
故曰「百姓不足,君孰与足」。
太建十四年租调未入者,并悉原除
在事百僚辩断庶务,必去取平允无得便公害民,为己声绩妨紊政道
(陈书·後主纪)
公元585年
改筑孔子庙诏(至德三年十一月己未)
公元586年
  宣尼诞膺上哲体资至圣祖述宪章之典,并天地合德乐正雅颂之奥,与日月而偕明,垂後昆训范,开生民耳目,梁季湮微灵寝忘处,鞠为茂草,三十馀年。
敬仰如在永惟忾息
雅道雍熙由庚得所断琴故履零落不追,阅笥开书,无因循复
外可详之礼典,改筑旧庙蕙房桂栋,咸使惟新,芳蘩洁潦以时飨奠
(陈书·後主纪,案後主纪有至德四年正月举士诏,艺文类聚五十三、初学记二十以为江总撰,故此不录。)
大赦诏(至德四年十一月己卯)
公元582年
  惟刑止暴惟德成物三才是资,百王不改。
而世无抵角,时鲜犯鳞渭桥惊马,弗闻廷争桃林逸牛,未见其旨,虽剽悍轻侮,理从钳钛,蠢愚杜默,宜肆矜弘,政乏良哉,明惭则哲,求诸刑措,安可得乎?
是用寤寐轸怀,负黼而於邑;复兹合璧轮缺,连珠纬舛,黄锺献吕,和气始萌,玄冥告终履长在御,因时宥过,抑乃斯得,可大赦天下
(陈书·後主纪)
公元586年
谥司马申诏(至德四年)
  慎终追远钦若旧则,阖棺定谥,抑乃前典
散骑常侍右卫将军文始开国伯申,忠肃在公,清正立己,治繁处约投躯殉义
任寄情深,方康庶绩奄然化往,伤测于怀。
可赠侍中护军将军进爵为侯,增邑五百户谥曰中,给朝服一具,衣一袭克日举哀丧事所须,随由资给
(陈书·司马申传)
公元587年
改元大赦诏(祯明元年正月戊寅)
公元582年
  柏皇大庭,鼓淳和曩日,姬王嬴后,被浇风于末载,刑书已铸,善化匪融,礼义既乖,奸宄斯作,何其淳朴不反,浮华竞扇者欤,朕居中御物纳隍在眷,频恢天网,屡绝三边元元黔庶,终罹五辟,盖乃康哉寡薄,抑焉法令滋章,是用当宁弗怡,矜此向隅之意;今三元具序,万国朝辰灵芝献于始阳膏露凝于聿岁,从施令,仰乾布德,思与九有惟新七政,可大赦天下,改至德五年祯明元年
(陈书·後主纪)
公元588年
讯狱诏(祯明二年十一月丁卯)
  夫议狱缓刑皇王之所垂范胜残去杀仁人所用心。
自画冠既息,刻吏斯起,法令滋章,手足无措
君临区宇属当浇末轻重之典,在政未康,小大之情,兴言多愧,眷兹狴犴,有轸哀矜,可克日大政殿讯狱
(陈书·後主纪)
公元589年
闻隋军至下诏(祯明三年正月戊辰)
  犬羊陵纵侵窃郊畿,蜂蜂有毒,宜时埽定。
朕当亲御六师廓清八表内外并可戒严
(南史十采石戍主子建告变下诏。)
手敕姚察
  卿羸瘠如此斋菲累年不宜一饭,有乖将摄,若从所示,甚为佳也。
(陈书·姚察传)
施文庆
  谢贞王家未有禄秩,可赐米百石
(南史七十四谢贞传)
公元585年
敕迎释智头(至德三年正月)
  春寒犹厉,道体何如宴坐经行无乃为弊。
都下法事恒兴,希相助弘阐,今遣宣传左右赵君卿迎接,迟能即出也。
(释藏起字一号国清百录一)
第二
  得使赵君卿启,并省答表,志存林野,兼有疾病,愿停山寺,不欲出都,不具一二。
岩壑高深,乃幽人之节,佛法示现未必如此
京师甚有医药,在疾弥是所宜,故遣前主书朱宙迎接,想便相随出都,唯迟法流不滞,会言在近。
(同上。)
第三
  前虽遣两使,殊未委悉,意存三宝故有相迎,今复遣龙宫道升,并令面陈一二也。
(同上。)
东扬州刺史永阳
  闻王在州,迎头禅师大弘法事,甚会朕心,今迎出都,王宜敦谕,申朕意也。
(同上。)
敕书迎候智头
公元587年
  近得永阳王启,知禅师遂能屈德,随朕使出都,甚有欣迟,当稍次近路涉险道,殊足为劳。
今遣敕左右黄吉宝迎候,但未知欲安止何寺,想示使人,仍令前还,即勒所由料理房舍也。
迟近会言,此未委悉,三月二十四日
(同上。)
敕治光宅寺
  光宅武龙潜之地,不整处多,今敕缮量,随由就功一二,罗阐取来意
(同上。)
公元585年
敕报谢贞(至德三年)
  省启具怀。
虽知哀茕在疚,而官俟得才,礼有权夺可便力疾还府也。
(陈书·谢贞传)
敕答江总
  姚察非惟学艺优博,亦是操行清修典选难才,今得之矣。
(陈书·姚察传,尚书令江总等荐吏部尚书敕答。)
江总尚书令册文
  於戏,夫文昌政本司会治经韦彪谓之枢机李固方之斗极,况其五曹斯综,百揆是谐,同冢宰之司,专台阁之任
惟尔道业标峻宇量弘深胜范清规风流以为准的辞宗学府衣冠以为领袖,故能师长六官具瞻允塞明府八座仪形载远,其端朝握揆,朕所望焉。
钦哉懋建徽猷亮采邦国可不慎欤。
(陈书·江总传,初学记十一。)
宣旨诫谕姚察
  知比哀毁过礼,甚用为忧。
迥然一身,宗奠是寄,毁而灭性圣教所不许,宜微自遣割,以存礼制忧怀既深,故有此及。
(陈书·姚察传)
江总陆瑜
  管记陆瑜奄然殂化悲伤悼惜,此情何已
吾生爱好,卿等所悉,自以学涉儒雅不逮古人钦贤慕士,是情尤笃。
梁室乱离天下糜沸书史残缺礼乐崩沦,晚生後学,匪无墙面卓尔出群斯人而已
吾识览虽局,未曾言议假人至于片善小才,特用嗟赏况复洪识奇士
此故忘言之地,论其博综子史,谙究儒墨,经耳无遗触目成诵一褒一贬一激一扬,语玄析理披文摘句未尝不闻者心伏听者解颐会意相得,自以为布衣之赏。
监抚之暇,事隙之辰,颇用谈笑娱情琴樽间作雅篇艳什迭互锋起,每清风明月美景良辰,对群山参差,望巨波之氵养,或玩新花,时观落叶,既听春鸟,又聆秋雁未尝促膝举觞,连情发藻,且代琢磨,间以嘲谑,俱怡耳目,并留情致,自谓百年为速,朝露可伤,岂谓玉折兰摧,遽从短运,为悲为恨,当复何言,遗迹馀文触目增泫,绝弦投笔,恒有酸恨,以卿同志聊复叙怀,涕之无从,言不写意
(陈·陆瑜传,卒,太子亲制祭文,遣使者吊祭,仍与詹事江总。)
扬都兴皇寺释法朗墓铭
  洪源远采,传芳
君子哲人,英芬是继。
朱旄既杖,青组仍曳。
纫虎戎卸,贰貌狄制。
功可冠军,业非出世
揖彼声色,超此津济
津齐伊何,裂断网罗
忍衣早记,乘楼夜过
航斯苦海,涸此爱河
若非智士,孰寄宣扬
法云广被慧日舒光
既摧冲橹,自辟金汤
梦齐鼓说,应异钟霜。
识机知命,同彼现病。
夙心栖遁度脱难竟。
化缘已矣,乃宅丘阱。
智炬寂灭颓岩辽辽空岑,摇落寒侵
弦馀月暗,雾下深。
香灭穷垄,幡横宿林。
切切管清遥遥鼓声
野烟四合孤禽一呜。
风凄呗断,流急寒生
神之净土,形沈终古
勒此有坟,用旌兰杜
(续高僧传)
江总所撰孙墓志铭後四十字
公元587年
  风动烟水惊波
几人樵径何处山阿
今时日月宿昔绮罗
天长路远,地久云多
功臣未勒,此意如何
(陈书·孙传)
武宣章后
公元557年
  后讳要儿吴兴乌程人本姓钮,父为章所养,因冒姓章。
武帝先娶钱氏女,早卒,娉为继室
梁绍泰中长城县夫人
永定元年,立为皇后
文帝即位,尊为皇太后,宫曰慈训
废帝即位,尊为太皇太后宣帝即位,尊为皇太后太建三年崩,年六十五,谥曰宣太后
临川王入纂
公元559年
  昊天不吊上玄降祸,大行皇帝奄捐万国率土哀号普天如丧,穷酷烦冤无所迫及,诸孤藐尔,反国无期,须立长主以宁寓县,侍中安东将军临川王,体自景皇,属惟犹子,建殊功牧野,敷盛业于戡黎,纳麓时叙之辰,负乘机之日,并佐时雍,是同草创,祧┙所系,遐迩宅心,宜奉大宗嗣膺宝录,使七庙有奉兆民宁晏
未亡人假延馀息,婴此百罹寻绎缠绵兴言感绝。
(陈书·文帝纪永定三年六月高祖崩,遗诏世祖入纂甲寅至自南皖,入居中书省皇后令。)
少主临海王安成王入纂
公元571年
  中军仪同、镇北仪同、镇右将军护军将军八座卿士,昔梁运季末,侮内沸腾天下苍生,殆无遗噍。
高祖武皇帝拨乱反正膺图御籙,重悬三象还补二仪
世祖文皇帝克嗣洪基光宣宝业,惠养中国,绥宁外荒,并战战兢兢劬劳缔构庶几鼎运,方隆殷
伯宗昔在储宫,本无令闻,及居崇极,遂骋凶淫居处谅闇,固不哀戚嫔嫱角,就馆相仍岂但依车所纳,是讥宗正衰絰生子,得诮右师,七百之祚何凭,三千之罪为大。
费引金帛,令充椒阃内府中藏军备国储,未盈基稔,皆已空竭。
大傅承顾托,镇守宫闱遗诏绸缪,义深垣屏,而赞涂未御,翌日无淹,仍遗刘师知殷不佞等,显言排斥
韩子高小竖轻佻推心委仗阴谋祸乱,决起萧墙元相虽持,但除君侧,又以余孝顷密迩京师,便相徵召,殃慝之咎,凶徒自擒,宗社之灵,祆氛是灭。
于是密诏华皎称兵上流国祚忧惶,几移丑类乃至要招远近叶力巴湘,支党纵横寇扰黟歙
又别敕欧阳纥等,攻逼衡州岭表纷纭,殊淹弦望岂止罪浮于昌邑非唯声丑于太和
贼竖皆亡,祆徒已散,日望惩改,犹加淹抑,而悖礼忘德情性不悛,乐祸思乱,昏慝无已
张安国蕞尔凶狡,穷为小盗,仍遣使人蒋裕,钩出上京,即置行台,分选凶党,贼妻吕,舂徒为戮,纳自奚宫,藏诸永巷,使其结引亲旧规图戕祸
荡主法喜等,太傅麾下,惯游府朝,啖以深利,谋兴肘腋
适又荡主孙泰等,潜相连结,大有交通兵力殊强,指期挺乱。
皇家有庆历数遐长天诱其囊,同然开发
此诸文迹,今以相示,是而可忍,谁则不容,祖宗基业,将惧倾,岂可肃恭禋祀临御兆民
稽故实,宜在流放,今可特降为临海郡送还藩邸
大傅安成王,固天生德,齐圣广深二后锺心三灵伫眷,自前朝不,任总那家,威惠相宣,刑礼兼设,指挥啸咤湘郢廓清辟地开疆荆益风靡,若太戊之承殷历中都之奉汉家,校以功名,曾何仿佛
且地彰灵玺,天表长彗,布新除旧,祯祥咸显,文皇知子之鉴,事甚帝尧,传弟之怀,又符太伯,今可还申曩志,崇立贤君,方固宗祧,载贞辰象,中外依旧典,奉迎舆驾
未亡人不幸,属此殷忧不有崇替,容危社稷何以拜祠高寝,归武园?
揽笔潸然兼怀悲庆。
(陈书·废帝纪)
始兴王伯茂
  伯茂轻薄,爰自弱龄辜负严训,弥肆凶狡,常以次介弟,宜秉国权,不涯年德,逾逞狂躁,图为祸乱扇动宫阐,要招粗险觖望台阁嗣君丧道,由此乱阶,是诸凶德,咸作谋主允宜罄彼司甸,刑斯屋刂人。
言念皇支,尚怀悲懑,可特降为温麻侯,宜加禁止别遣就第
不意如此,言增泫叹
(陈书·始兴王伯茂传,皇太后令黜废帝临海王,其日又下令。)
遗令
  丧事所须,并从俭约诸有馈奠不得牲牢
(陈书·宣皇后章氏传。)
後主沈后
  后讳婺华吴兴武康人仪同沈君理女。
太建三年,纳为皇太子妃
後主即位,立为皇后
陈亡入大业末过江,于毗陵天静寺为尼,名观音贞观初卒,有集十卷
释智手书
  妙觉和南,今遣内师许大梵往稽首,乞传香火,愿赐菩萨名,庶熏修菩提眷属,谨和南
(释藏起字一号国清百录一)
始兴王叔陵
公元562年
  叔陵字子嵩宣帝第二子。
天嘉三年封康乐县侯
太建元年封始兴王,为都督江州刺史,迁督湘州,又迁督扬州母忧服阕,拜侍中中军大将军
宣帝崩,从後主在丧次行逆,伏诛
赍书何之元
  孔璋无罪左车见用。
(陈书·何之元传,叔陵功曹赍书之元,又见南史何之元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