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全三国文 卷二十八 (自动笺注)
卷二十八·魏二十八
衛覬
  字伯儒河東安邑人
曹公辟為司空掾,除茂陵令再遷尚書
魏國建,拜侍中
文帝王位,徙尚書,尋還漢朝侍郎
受禪,復為尚書封陽吉亭侯明帝時進封閿鄉侯
卒,謚曰敬侯
漢帝禪位魏王
  朕在位三十有二載,遭天下蕩覆幸賴宗廟之靈,危而復存。
仰瞻天文俯察民心炎精之數既終行運在乎曹氏。
是以前王既樹神武之績,今王光裕明德,以應其期。
歷數昭明,亦可知矣。
大人之行,天下為公選賢與能
唐堯不私于厥子,而名播無窮,朕羨而慕之。
今其追踵堯典,禪位魏王
(袁宏後漢紀三十。
又見魏志·文紀注。
案:志·衛覬傳云:「頃之漢朝勸贊禪代之義,為文誥之詔」。
是獻帝諸禪詔,皆衛覬作也。)
乙卯冊詔魏王
公元220年
  惟延康元年十月乙卯皇帝曰,咨爾魏王:夫命運否泰,依德升降三代卜年,著于春秋是以天命不于常,帝王一姓由來尚矣
漢道陵遲,為日已久,安、順已降,世失其序,沖、質短祚三世無嗣皇綱肇虧,帝典頹沮。
既于朕躬天降之災,遭無妄厄運之會,值炎精幽昧之期。
變興輦轂,禍由閹宦
董卓乘釁,惡甚澆、豷,劫遷省御,太仆宮廟,遂使九州幅裂強敵虎爭華夏鼎沸蝮蛇塞路
當斯之時,尺土非復漢有,一夫豈復朕民?
賴武王德膺符運奮揚神武芟夷兇暴清定區夏保乂皇家
今王纘承前緒至德光昭御衡不迷,布德優遠聲教四海仁風鬼區
是以四方效珍人神響應,天之歷數實在爾躬,昔虞舜大功二十,而放勛禪以天下大禹疏導之績,而重華禪以帝位
漢承堯運,有傳圣之義,加順靈祗紹天明命厘降二女,以嬪于魏,使使持節行御史大夫太常音,奉皇帝璽綬王其永君萬國,敬御天威,允執其中天祿永終敬之哉(志·文帝紀注引獻帝傳)
壬戌冊詔魏王
  皇帝魏王,言遣宗奉庚申書到,所稱引,聞之。
朕惟漢家世逾二十,年過四百,運周數終,行祚已訖,天心已移,兆民望絕,天之所廢,有自來矣。
大命有所底止神器當歸圣德違天不順,逆眾不祥
王其體有虞之盛德應歷數之嘉會是以禎祥告符,圖讖錄,神人同應,受命咸宜
朕畏上帝致位于王;天不可違,眾不可拒。
重華不逆堯命,大禹不辭舜位,若夫由、卷匹夫,不載圣籍,固非皇材帝器所當稱慕
今使音奉皇帝璽綬王其帝位,無逆朕命,以祗奉天心焉。
(志·文帝紀注引獻帝傳)
丁卯冊詔魏王
  天訖漢祚辰象著明,朕祗天命致位于王
仍陳歷數詔冊,喻符運翰墨神器不可辭拒皇位不可謙讓
稽于天命至于再三
四海不可一日曠主,萬幾不可斯須無統
故建大業不拘小節,知天命不系細物
是以舜受大業之命而無遜讓之辭,圣人達節不亦遠乎!
今使音奉皇帝璽書王其欽承,以答天下響應之望焉。
(志·文帝紀注引獻帝傳)
庚午冊詔魏王
  昔堯以配天之德,秉六合之重,猶睹歷運之數,移于有虞,委讓帝位,忽如遺跡
今天既訖我漢命乃眷北顧帝皇之業,實有大魏
朕守空名以竊古義顧視前事,猶有慚德,而王遜至于三四,朕用懼焉。
夫不萬乘之位者,知命達節之數也。
虞、之君,處之不疑,故勛烈垂于萬載美名傳于無窮
今遣守尚書令中覬喻,王其速陟帝位,以順天人之心,副朕之大愿
(魏志·文帝紀注引獻帝傳)
禪位
  咨爾魏王昔者帝堯禪位虞舜,舜亦以命禹,天命不于常,惟歸有德
漢道陵遲,世失其序,降及朕躬大亂茲昏,群兇肆逆宇內顛覆
賴武王神武,拯茲難于四方惟清區夏,以保綏宗廟,豈予一人獲乂,俾九服實受其賜。
今王欽承前緒,光于乃德,恢文武大業,昭爾考弘烈
皇靈降瑞,人神告徵,誕惟亮采師錫朕命,僉曰爾度克協虞舜,用率我唐典敬遜爾位。
於戲
天之歷數在爾躬,允執其中天祿永終
君其祗順大禮,饗茲萬國,以肅承天命
(魏志·文帝紀,又見袁宏后漢紀三十)
受禪
  維黃初元年冬十月辛未皇帝受禪漢氏
上稽儀極下考前訓書契所錄帝王遺事,義莫顯于禪德,美莫盛于受終
故書陳「納于大鹿」,傳稱歷數□□□是以降」。
世且二百,年歲三千,堯舜之事,復存于今
皇代上儀,帝者之高致也。
故立斯表,以昭德□義焉。
  皇帝體乾剛之懿姿,紹有虞之黃裔。
九德既該,欽明文塞
齊光日月,材兼三極
嗣位先皇龍興饗國
撫柔烝民,化以醇德
在寬之政,邁愷悌之教;宣重光以照下,擬以播惠。
開禁倉,散滯積。
冢臣□□□□□之錫,眾兆陪臺,蒙餼之養。
遺勛繼絕世
廢忘之勞,獲金爵之賞,襁褓之孤,食舊德之祿。
善無微而不旌,功無細而不□。
□□戎士哀矜庶獄
戍役,焚丹書
囹圄虛靜,外無曠夫。
玄澤云行,岡不沾渥
若夫覆載簡易剛柔允宜
乾川之德,陰陽□□□□□□類育物,奮庸造化之道,四時之功也;寬容淵墨,恩洽群黎,皇戲之質,堯舜之姿也。
孜孜業業邁德濟民
伯禹之勞□□□□□智神武料敵用兵,殷湯之略,周發之明也。
廣大配天地,茂德眾圣
恩洽區夏仁聲播于八荒
象胥所□□□□□□和而來王。
是以休徵屢集,和氣煙カ。
上降乾祉,下發川珍。
天關啟闈,四靈具臻。
涌醴橫流,山見黃人
所以受命之□□□□□之期運也。
其余甘露零于豐草野蠶繭于茂樹,嘉禾神芝,奇禽靈獸窮祥極瑞者,期月之間,蓋七百余見。
金天以□□□□□嘉禪之降,未有若今之盛者也。
是以漢氏歷數之去已,知神器之有歸。
稽唐禪虞,紹天明命,厘嬪二女,欽授天位皇帝謙退讓德不嗣至于再,至于三。
于是群公卿士,僉曰陛下圣德,懿侔兩儀皇符昭晰受命咸宜
有熊之興,地出大螻夏后承統木榮敷,殷湯革命白狼銜鉤周武觀□□□□□。
方之今日未足以喻,而猶以一至之慶,寵神當時
紹天即祚負依而治,況于大魏靈瑞若茲者乎。
蓋天不可以辭□□□□□以意距,大統不可久曠萬國不可以乏主,宜順民神,速承天序。
于是皇帝回思遷慮,旁觀庶徵,上在璿璣,筮之周易,卜以守龜龜筮襲吉五反靡違?
乃覽公卿之議,順皇天之命,練吉日
□□□□唐典明憲,遵大鹿遺訓
遂于繁昌靈壇,設宮,蹴待圭璧,儲犧牲,延公侯卿士常伯常任納言、諸節、岳牧邦君、虎□□□□匈奴南單于東夷南蠻西戎北狄王侯君長之群,入自旗門咸旅于位。
皇帝乃受天子之籍,冠通天袞龍穆穆皇皇,物有其容。
上公策祝燔燎或樸,告類上帝望秩五岳,煙于六宗,遍于群神,□□□晏,風來臻,乃詔有司大赦天下改元正始
開皇綱,闡帝載,殊微幟,革器械修廢官,班瑞節,同律量衡,更姓改物勒崇垂鴻,創□作則永保天祿,傳之罔極
(碑本隸釋十九。
案:唐韋絢劉賓客嘉話:「魏受禪表,王朗文,梁鵠書鍾繇鐫字,謂之三絕
今據聞人牟準魏敬碑陰,則受禪衛覬撰并書,牟準去魏未遠,語尤可信也。
」)
請恤凋匱役務
  夫變情厲性,強所不能;人臣言之即不易人主受之艱難
且人之所樂者,富貴顯榮也;所惡者,貧賤死亡也。
然此四者,君上之所制也。
愛之富貴顯榮,君惡之則貧賤死亡順指者愛所由來,逆意者惡所從至也。
故人臣皆爭順指而避逆意,非破家為國殺身成君者,誰能犯顏色、觸忌諱,建一言、開一說哉?
陛下留意察之,則臣下之情可見矣。
今議者多好悅耳,其言政治則比陛下堯舜,其言征伐則比二虜于貍鼠
以為不然
漢文之時,諸侯強大賈誼累息以為至危。
況今四海之內,分而為三,群士陳力各為其主,其來降者,未肯言舍邪就正,咸稱迫于困急,是與六國分治
無以為異也。
當今千里無煙遺民困苦陛下不善留意,將遂凋弊,難可復振
禮,天子之器。
必有金玉之飾,飲食之肴。
必有八珍之味;至于兇荒,則徹膳降服
然則奢儉之節,必視世之豐約也。
武皇帝之時后宮不過一肉,衣不用錦繡,茵縟不緣飾器物丹漆用能平定天下遺福子孫
此皆陛下所親覽也。
當今之務,宜君上下并用籌策,計校府庫量入為出
深思句踐滋民之術,由恐不及,而尚方所金銀之物,漸更增廣工役不輟侈靡日崇,帑藏日竭。
漢武求神仙之道,謂當得云表之露以餐玉屑,故立仙掌承高露。
陛下通明,每所非笑
漢武求于露而由尚見非,陛下無求于露而空設之;不益于好而糜費功夫,誠皆圣慮所宜裁制也。
(魏志·衛覬傳)
公卿將軍奏上尊號
公元240年
  相國安樂鄉侯臣歆、太尉都亭侯御史大夫安陵亭侯臣朗、使持節行都督督軍車騎將軍□□臣仁、輔國將軍苑鄉臣若虎牙將軍南昌亭侯臣、輕車將軍都亭侯臣忠冠軍將軍好畤鄉侯、渡將軍都亭侯臣柔、衛將軍國明亭侯使持節行都督督軍鎮西將軍東鄉侯使持節行都督督軍領楊州刺史征東將軍安陽鄉侯臣休、使持節行都督督軍征南將軍平陵亭侯臣尚、使持節行都督督軍徐州刺史鎮東將軍武安鄉侯臣霸、使持節左將軍中鄉侯臣、使持節右將軍鄉侯臣晃、使持節前將軍都鄉侯臣遼、使持節將軍鄉侯臣靈、匈奴南單于臣泉、常臣貞、郎中令臣洽、衛尉安國亭侯臣昱、太仆臣夔、大理東武亭侯臣繇、大農臣霸、少府督軍史將作大匠千秋亭侯臣照、中領軍中陽鄉侯臣楙、中護軍臣陟、屯騎校尉都亭侯臣祖、長水校尉關內侯臣凌、步兵校尉關內侯臣福、射聲校尉關內侯振威將軍鄉亭侯臣題、征虜將軍都亭侯臣觸、振武將軍尉猛亭侯臣當、忠義將軍樂鄉亭侯臣生、建節將軍樂亭侯臣圃、安眾將軍元就亭侯臣神、翼衛將軍都亭侯臣衢、討夷將軍亭侯臣慎、懷遠將軍關內侯臣巽、綏邊將軍樂亭侯臣俊、安夷將軍高梁亭侯臣、武將軍長安亭侯臣豐、武衛將軍安昌亭侯臣褚等稽首言:
  臣等前上言漢帝天命以固禪,群臣因天命以固請,陛下違天命以固辭,臣等頑愚,猶知其不可,況神祗之心乎!
宜蒙納許,以福海欣戴之望。
丁卯制書詔臣等曰:「以德不足以時虜未滅,若以群賢之靈,得保首領,終君魏國,于孤足矣
若孤者,胡足以四海
至乎天瑞人事,皆先王圣德遺慶,孤何有焉?
是以未敢聞命
」臣等伏讀詔書於邑益甚
臣等聞易稱「圣人天時」,而論曰:「君子畏天命。
天命去就然后帝者有禪代
是以唐之禪虞,命以在爾;虞之順唐,謂之受終
堯知天命去已,故不得不禪;舜知歷數在躬,故不敢不受。
不得不禪,天時也;不敢不受,畏天命也。
漢朝委末陵遲之馀,猶務天命以則堯道,是以愿禪帝位而歸二女
陛下正于大魏受命之初,抑虞夏達節延陵之讓體,所枉者大,所直者小;所詳者輕,所略者重。
中人凡士,猶為陛下陋之,歿者有靈,重華忿憤蒼梧之神墓,大夏郁邑會稽山陰,武王必不悅于高陵玄宮矣。
是以臣等敢以死請。
且漢政在奄宦,祿去帝室七世矣。
集矢石于其宮殿,而二京為之丘虛
當此之時,四海蕩覆天下分崩
武王衣甲冠胄沐雨櫛風為民請命萬國;為世撥亂升平
鳩民而立長,筑官而置吏,元元無過罔于前葉,而始有造于華裔
陛下即位光昭文德,以翊武功勤恤民隱視之如傷:懼者寧之,勞者休之寒者以曖,饑者以充;遠人以德服,寇敵降。
種德光被四表
稽古篤睦,茂于放勛網漏吞舟,裕于周文
是以布政未期人神并和
天則甘露而臻四靈后土芝草而吐醴泉
虎豹鹿菟,咸素其色;雉鳩燕爵,亦白其羽。
連理之木,同心之瓜,五采之魚,珍祥瑞物,雜還于其間者,無不畢備
古人有言:「微禹,吾其魚乎!
」微大魏則臣等之白骨交橫曠野矣。
伏省群臣內外前後章奏所以陳敘陛下符命者,莫不河洛圖書,授天地瑞應,因漢朝款誠,宣萬方景附可謂信矣著矣,□矣裕矣,高矣丘矣,三王無以及,五帝無以加民命之懸于魏邦民心之素于魏政,卅有余年矣。
此乃千世時至之會,萬載壹遇之
達節廣度,宜昭于斯際;拘攣狹行,不施于此時。
久稽天命,罪在臣等,輒營壇場具禮儀,擇吉日,口昭告昊天上帝,秩群神之禮,須禋祭畢;會群寮朝堂,議年號正朔服色所以施行,臣謹拜表朝堂
臣歆、臣、臣朗、臣仁、臣若、臣臣忠、臣、臣柔、臣、臣、臣休、臣、臣、臣,臣晃、臣遼、臣靈、臣泉、臣貞、臣洽、臣昱、臣夔、臣繇、臣、臣、臣照、臣楙、臣陟、臣祖、臣凌、臣福、臣、臣題、臣觸、臣當、臣生、臣圃、臣神、臣衢、臣慎、臣巽、臣俊、臣、臣豐、臣褚,誠惶誠懼,頓首頓首死罪死罪
(碑本隸釋十九,魏志·文帝紀引獻帝傳。
案:古文苑、聞人牟準魏敬碑陰,言「群上尊號奏衛覬撰,鍾繇書」。)
奏請律博士
  九章之律,自古所傳,斷定刑罪,其意微妙
百里長吏,皆宜知律,刑法者,國家之所貴重,而私議之所輕賤獄吏者,百姓之所縣命,而選用者之所卑下
王政之弊,未必不由此也。
請置律博士,轉相教授
(魏志·衛覬傳,又見晉書·刑法志通典一百六十三)
奏論賜謚
  舊制諸王列侯薨,無少長賜謚
古之有謚,隨行美惡非所以優之;又次以明識昭穆,使不錯亂也。
以為諸侯王王子諸公侯薨,可隨行賜謚,其列侯有功勞,可一切賜謚至于襲封則不賜謚
(通典一百四)
關西
  西方諸將,皆豎夫崛起,無雄天下意,茍安樂目前而已
國家厚加爵號得其所志,非有大故,不憂為變也。
為後圖,若以兵入關中,當討張魯
深山道徑不通,彼必疑之;一相驚動地險眾強,殆難為慮!
(魏志·衛覬傳注魏書
司隸校尉鍾繇求以三千兵入關外,托討張魯,內以脅取質任太祖使荀彧以為云云,或以太祖太祖善之,而以自典其任,遂從議。)
荀彧
  關中膏腴之地,頃遭荒亂,人民流入荊州者十萬馀家,聞本土安寧,皆企望思歸
而歸者無以自業,諸將各競招懷以為部曲
郡縣貧弱不能與爭,兵家遂強。
一旦變動,必有後憂。
夫監,國之大寶也。
喪亂以來放散,今宜如舊,置使者監賣,以其直益市黎牛
若有歸民,以供給之。
勤耕積粟,以豐殖關中
遠民聞之,必日夜競還。
又使司隸校尉留治關中以為之主,則諸將日削官民日盛,此強本弱敵之利也。
(魏志·衛覬傳,又見晉·食貨志。)
西岳華山亭
公元178年
  惟光和元年,歲在戊午,名曰咸池季冬己巳弘農太守河南河南樊君諱仲德下車之初,恭肅神祀西岳至尊
詔書奉祠躬親自往。
省從勞謙即事有漸。
散齋華亭齋室逼窄
郡縣官屬,法齋無處
尊卑錯總,精誠不固。
畏天之威,逢斯癉怒。
時雨不興甘澍弗布。
念存黔首,懼闕曠素。
于是與令巴郡朐忍先讜公謀圖議繕故。
斷度ㄎ廓,立室異處
左右趣之,莫不競慕。
二年正月己卯興就,既成有亢,休嘉啟寤
各得竭情福祿是顧。
刻茲碑號,吏卒俠路。
其辭曰:
  巖巖西岳五鎮次宗。
緒德之尊,大華優隆
皇帝永思祀典孔明
高神肯宴,珪璧贄通。
赫赫在上,以畜萬邦
岳降神,實生群公
卿士百辟纘業攸蒙。
帝命不違歲事報功
后辟命卿散齋外亭
敬恭明祀,以奉皇靈
處所逼窄,屑有聲
神樂其靜,翛翬無形
尊卑有序,潔心致誠
因繕舊室,整頓端平
在其板屋,孰不加精?
天人同道萬祚是迎。
既受帝祉,延于後生
龍為光顯人王庭
為公為侯,福祿來成
刻石紀號永亨利貞
府丞勃海固叔長、功曹楊儒尋先、主簿湖馗伯馮、工曹掾楊基伯載、史陜許禮文化、縣丞隴西和伯怡、左尉隴西甄ギ叔寧,臨典者門下掾□瑗伯先主記文進戶曹掾魏嘗威、長史田胳文祖、將作掾曹鑒孔明、任就幼成、史吳武丙昌。
(隸釋
古文以為衛覬作)
華下民租田口算狀碑
公元179年
  光和二年十月庚午朔十三日壬午弘農守臣頓首死罪尚書:臣毅頓首頓首死罪死罪
謹案文書,臣以去元年十一月到官其十二月奉祠西岳華山省視廟舍,及齋衣祭器率皆久遠有垢,故魯不修大室春秋作譏。
臣以神岳至尊,宜加恭肅,輒遣行事荀斑與陰令先讜以漸繕治成就之后,仍雨甘雪,氵潤宿麥,惠滋黎庶
即日詔書齋祠,雪未消澤,時日清和,神歡民喜,誠圣朝勞神日昊,廣被四表,覆毓之德,神人被施遐邇大小,莫不幸甚!
臣毅頓首頓首死罪死罪
讜又書言:縣當孔道,加奉尊岳,一歲四祠養牲百日,常當充肥
用谷稿三千余斛,或有請齋禱役費兼倍
被詔書,調發無差。
山高聽下,恐近廟小民不堪役賦,有饑寒之窘,違宗神之敬,乞差諸賦。
華下十里以內民租田口算,以寵神靈,廣祈多福,隆中興之祚。
臣輒聽行盡力奉宣詔書思惟惠利增異復上。
臣毅誠惶誠恐頓首頓首死罪死罪
尚書,掾臣條屬臣淮、書佐臣謀,弘農太守上祠西岳,乞縣賦發差復華下十里以內民租田口算狀。
(隸釋二。
案:聞人牟準衛敬侯碑陰文以此衛覬作)
金城太守
公元180年
  君諱字叔時上郡定陽人大匠之子也。
其先出自有殷因國定氏,不改其號。
圣哲玄流,至君而懿。
幼膺瓊蘭之美,長有沖邈之志。
敦詩閱禮,<韋番>韣賁;誕循前業,守以恪恭
仕歷州郡忠諤有間,其大操也。
耽耽虎視龍變不羈
故能雄杰于并域,聲班于上京
何孝廉貢,除郎中左馮翊丞,協宣文物
公事知州,譽茂才宛丘,崇行寬猛,示之禮禁,褒延庠校,政以惠和
三載陟隕,邪臨金城,郡鄣羌虜,避難遷移,役兼民匱,室如懸罄
乃敷權略獎厲信,獫狁率服不敢窺逾
兵戢而時動,因省獵以習。
興利弭患,順其所樂,開通狹道,造作傳館吏士咸悅,不勞而勸,是以縉紳之徒,譚講雅誦。
軍旅犀革,陳俎豆泮宮
其艾檐令,旌顯才良咨量三壽賞刑不僭
邦場寧靜歲時豐登耆叟擊壞,童齔謳噪。
功庸顯列,當升寵祚,不耆德景命失靈
光和元年九月乙酉卒官。
生有嘉休,終則鼎銘
于是故吏邊{工}、江英、韓遂追送遐丘,刊石勒勛
其辭曰。
公元177年
  於惟明后懷德握醇。
昆臺之耀,秀出不群
文昭有毅,武烈能仁
含舒憲墨,以育生民
乘紀東壞,西國著勛
身沒名流載世常存
古之遺老,非此孰云。
于爾臣恩,績其臭芬。
(古文以此碑屬酈炎,注云「一作衛覬」,章樵云「作衛覬是」。
案:酈元熹平六年死,碑言光和元年,乃次年也。)
大饗
公元220年
  惟延康元年八月旬有八日辛未魏王龍興踐阼規恢鴻業;構亮皇基萬邦統世
忿吳夷之兇暴,滅蜀虜之僭逆
於赫斯怒,順天致罰
奮虎之校,簡猛銳之卒。
爰整六軍,卒匈奴單于烏桓鮮卑引弓之類,持戟百萬,控弦千隊
玄甲曜野,華旗蔽日
天動雷震星流電發
戎備素辨,役不更藉。
農夫安疇,商不變肆。
是以士有拊噪之歡,民懷惠康之德。
皇恩所渭,無遠不至武師所加,無強不服
寬令西飛,則蜀將東馳;六旆南徂,則吳黨委質。
二虜震驚魚爛者潰。
將泛自三江之流方軌邛來之阪。
斬吳夷以染鉞,血蜀虜以釁鼓
天威遐裔,復九圻之疆寓。
生民災孽,去圣皇宿憤
次于舊邑,觀釁而動,筑壇之宮,置表著之位,大饗六軍,爰及譙縣父老男女
臨饗之日,陳兵清除慶云垂覆,乃備𠌫御,整法駕:設天宮列衛,乘金華之鸞路
升龍太常張天狼之威弧
千乘風舉萬騎龍驤
威靈之飾,震曜康衢
登高壇,蔭九增之華蓋,處流蘇幄坐;陳旅酬高會,行無算酣飲
旨酒波流肴烝陵積。
瞽師設縣,金奏贊樂。
六變既畢,乃陳秘戲巴俞丸劍奇舞麗倒;沖夾逾鋒,上索踏高。
<角公>鼎綠ㄅ,舞輪擿鏡。
騁狗逐兔戲馬立騎之妙技白虎青鹿辟非辟邪
魚龍靈龜國鎮之怪獸,瑰變屈出,異巧神化
自卿校將守以下,下及陪臺隸圄,莫不歆淫宴喜咸懷醉飽
夏啟均臺之饗,周成岐陽之犭叟,高祖邑中之會,光武舊里之宴,何以尚茲!
是以刊石立銘光示來葉
其辭曰:
  赫王師征南裔。
靈威,震天外
吳夷懾,蜀虜竄。
區夏清,八荒艾。
幸舊幫,設高會
皇德洽,洪恩邁。
金石,光萬世
(隸釋十九。
案:聞人牟準魏敬侯碑陰云:「大饗碑,衛覬文并書;天下碑隸引圖經云:『曹子建文,鍾繇書。
』疑圖經之言非也。
隸釋四又有大饗殘碑,云:「繇文為書」。
大饗一碑,當以碑陰為實。)
聞人牟準(附)
公元291年
  牟準爵里未詳
(案:牟準不見傳記
碑陰言「故吏門主」,則去衛覬未遠也。
又言「所著述注解故訓文筆甚多,皆以失墜」。
衛覬入魏,卒于明帝時,子衛瓘,至惠帝永平初家世炫赫何至失墜
此必賈后矯詔殺害後之言也。
牟準非魏人,亦非晉武時人,姑附此俟考。)
敬侯衛覬碑陰文
  敬侯所葬之先域,城惟解梁,地即夸阝首。
山對靈足,谷當猗□。
勢高而趣幽,形垣而背阜。
鑿室可以蔽藏,不墳而所冀速朽
珍琦素白而靡尚,衣服隨時而則有。
故吏述德于隧前,門生紀言于碑后。
白季居亭而已治,詹嘉在主而可友。
處高攄之厚地,將秭億而永久
著述注解故訓文筆甚多,皆已失墜;所著孝經固而倉頡冢碑大篆書在左馮翊陽亭南道旁,及華山下亭增算狀,殷叔時碑、魏大饗碑、群臣上尊號奏及受禪石表文,并在許繁昌尊號奏鍾元常書受禪,并金針八分書也。
太祖文帝等臨詔令雜駁上封事一百余條,戒子等散在人間,及碑石可見樹碑郡國縣道姓名,具如于后。
(古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