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全后汉文 卷七十二 (自动笺注)
卷七十二
蔡邕(四)
日蚀上书
公元173年
  四年正月朔日体微伤,群臣服赤帻,赴宫门之中,无救,乃各罢归
天有大异,隐而不宣求御过,是已事甚者
(续汉·五行志六熹平二年日蚀注补引蔡邕上书。)
被收时上自陈
公元178年
  光和元年都官从事张恕,以辛卯诏书,收邕送雒阳诏狱
考吏张静谓邕曰:「省君章云欲仇怨未有所施,法令无此,以诏书刊章姓名不得对相指斥考事,君学多所见古今如此,岂一事乎?
」答曰:「晓是」。
吏遂饮章为文书。
(后汉书·蔡邕传注集。)
  议郎粪土臣顿首再拜上书皇帝陛下
今月十三日,臣被尚书召,问臣从鸿胪刘前为济阴太守,臣属吏张宛长休百日,为司隶,又托河内郡李奇为州书佐,及营获故河南尹羊陟侍御史胡母班,不为用,致怨之状。
征营怖悸肝胆涂地,不知死命所在
死罪
台所问臣三事,其远者六年,近者三岁
自寻案,实属宛、奇,不及、班。
休暇小吏,非结恨之本。
姻家,臣叔父卫尉质及岂敢属,申助私党
如臣父子诚有怨恨,故中伤,势所当因台问,具陈臣恨状所缘不能受臣为覆蔽
内无寸事,而谤书外发,宜以臣对,与参验
得以学问特蒙褒异执事秘馆文学所著,列于御前姓名貌状,简乎圣心
今年七月,召诣金商门,问以灾异诏书褒谕,责臣喻旨,诱臣使言。
臣实愚戆唯识忠尽,出命忘躯不顾后患,遂讥切公卿,内及宠近。
臣实区区欲以上对圣问,救消灾异,规为陛下延康宁之而已
预知言者当必怨臣。
陛下不念忠言密对,多所指刺,宜加掩蔽诽谤卒至,便用疑怪岂不尽忠之吏哉?
每有灾异诏书辄令百官上封事,欲以改政息谴,除凶致吉,而言者不蒙延纳之福,反被陷破之祸。
今群臣皆杜口结舌,以臣为戒谁敢复为陛下尽忠者乎?
季父质,连见拔擢,位在上列。
被蒙恩渥,数见防问。
言事因此欲陷臣父子,破臣门户非复发纠奸伏补益国家者也。
臣年四十有六,孤特一身,前无立男得以尽节王室托名忠臣,死有馀荣,然恐陛下于此,不复闻至言矣,臣以愚亢,招致祸患,自臣职耳。
对问时,质为下邳相,不闻臣谋。
今者横见逮及,使质恨以衰老白首,随臣摧没,并内坑陷
以快言事厌副其言,诚冤诚痛。
陛下仁笃之心,必不忍此,思之未至耳。
臣一牢槛当为箠楚所迫,趣以饮章辞情何缘复达?
死期垂至,冒昧自陈
乞身辜戮,免质不并坐则臣死之日,更生之年也。
陛下加餐,为万生自爱
死罪
(本集,後汉·蔡邕传。)
和熹邓后谥议
  孝和邓皇后崩,群臣谋谥。
于是尚书陈忠上言以为乡党孔子威仪,俯仰无所遗,彤管记君王纤微大小无不举,是以德著图籍,名垂于後。
伏唯大行皇后规乾则坤,兼包日月,厥初作合,允有休烈贯鱼之次,加于小媵,中馈之叙,昭于帷幄
遭家不造三元之厄,孝殇幼冲国祚中绝海内纷然,群臣累息
加以洪流为灾,札荒为害西戎蠢动武威侵侮并、凉;猾夏作寇,振惊勃、碣,家有采之思,人怀殿屎之声。
皇太后参图考表,求人之瘼,度越平原建立圣主,垂畴。
咨之问。
六事之求,劳谦克躬菲薄为务。
是以尚官损服,衣不粲英;饔人彻羞,膳不过择;黄门阙乐,鱼龙不作织室绝伎纂组不经尚方抑巧,雕镂不为离宫罕幸,储峙不施遐方断篚,侏离不贡;罢出宫妾免遣宗室没入六百馀人,以纾郁滞
奉率旧礼,交飨祖庙,以展孝子承欢之敬;蠲宪法六千馀事,以顺汉氏三百之期。
经艺乖舛,恐史阙文,命众儒考校东观阁学博士一缺,广推十人何有伐檀茅茹不拔屡举方直显擢孝子;遵忠孝之纪,启大臣丧亲之哀;疾贪吏受取为奸,纠增旧科之罚;恶长吏虚伪进退锢之十年追崇世祖功臣国土或有断绝,封值遗苗,以奉其祀;爵高国胤子,以绍三王之後
事不稽古不以为政,政不惠和不图于策,犹不自专,传谋远暨,允求厥中。
刑之所加,不阿近戚赏之所及,不遗侧陋
终朝反侧明发不寝,徒以百姓为忧,不以天下为乐
圣诚著于禁闼,而德教被于万国故自昏垫,以迄康,籴入千石以至数十,叛虏降集,贼宁边垂。
胡辈去塞,永元之世,以为遗诛,今畏服威灵稽颡即毙。
徼外绝国慕义重译,求献其琛。
史官咸贺,请作主颂,却而不听郡国上瑞应,寝而不宣
允恭挹损密勿在勤。
遭疾不豫垂念臣子御辇在殿,顾命群司,流恩布泽大赦天下
有始有卒同符先圣
书契所载,虞帝二妃夏后涂山高阳有莘,姬氏任母,徒以正身率内,思媚周京为高,未有大行皇后勤精劳思,笃继国之祚,正三元之衡,康百六之会,消无妄之运者也。
功德巍巍,诚不可及
汉世后氏(书钞作「母氏」)无谥,至于明帝始建光列之称,是後转因帝号,加之以德高下优劣,混而为一,违礼大行大名小行小名」之制。
谥法有功安人曰熹」。
后一体,礼亦宜同。
行皇太后谥为和熹皇后上稽典训之正,下协先帝之称。
(本集,后汉·曹皇后纪注引蔡邕集,又略见北堂书钞九十四。)
朱公叔谥议
  益州刺史南阳朱公叔卒,门人陈季珪等议所谥,云宜曰忠文子。
陈留蔡邕议曰:「昔在圣人之制谥也,将以劝善彰恶,俾民兴行贤愚臧否,依事从实,虽文、武之美,灵、厉之秽,罔不具存
王公以降至于列国大夫,皆用配号,传于无穷
秦以世言谥而黜其事
汉兴以来,惟天子五等之爵,然后有之,公卿大臣,其礼阙焉
历世弥久,莫之或修。
益州府君贯综典术率由旧章,始与诸儒考礼定议,加陈留府君益州之谥,是后之者亦无间焉。
今子亶纂袭前业,不忘遗则,孝既至矣,礼实宜之
谨览陈生之议,思忠文之意,参之群学,稽之谥法,夫万类莫贵乎人,百行莫羡乎忠,故夏后氏正以人统,教以忠德
然则也者人德之至也。
而犹有三焉。
孔子曰「进思尽忠」,又曰「臣事君以忠」,奉上之忠也。
曰「为人谋而不忠乎」,又曰「忠焉能忽诲乎」,谋诲之忠也。
春秋左氏传曰「小大之狱必以情,情,忠之属也」,又曰「上思利人曰忠」,抚下之忠也。
三者,人之则,而忠行乎其中
益州府君始事没身忠言不辍乎口,忠谋不已乎心。
其在帝室正身危行,言如砥矢,策合神明,蹇蹇之谏,文章具存奉上忠矣。
其在部臣匡救善导出自一心,疑不我听者,果有踬覆不测之祸,谋诲忠矣。
爰牧冀州时值凶荒劳心习思,勤恤度事,诛毙贪暴,纠戢贵党虽则强御当官,夫岂淫刑,将有利也;发墓盗柩,议而不罪,夫岂漏奸,察以情也,抚下忠矣。
位在牧伯,职据纳言秉权食禄,实有年数,而居无畜好,财货不益,粝食布衾,概谓之精丽
昔鲁季孙行父卒,宰家器无衣帛之妾,无食之马,君子曰「相三君无私积,可不忠乎」,而谥曰文子
春秋外传曰:「忠,文之实也。
然则文,忠之彰也。
以为实,文以彰之,事通议合,两名一致,是贞俭称文也。
邾子卜迁于绎,史曰:「利于民,不利于君」。
公曰:「民苟利矣,孤亦与焉」。
于是迁而遂卒,谥曰文公
危身利民称文也。
卫大夫孔圉谥曰文子子贡疑焉,惟「敏而好学不耻下问」,仲尼与之。
勤学好问称文也。
府君所在,屡以忤违,阽以深患,苟除民害死生以之;前后三黜,一罹疾废,于身危矣,兼包六典命世作师,犹复宗事赵叟,示有攸尊,能下问矣。
有一于此犹可以称,况乃忠兼三义文备三德,于古志不悖,而谥法亦曰宜矣
本议曰忠文子
按古之以子配谥者,鲁之季文孟懿子,卫之孙文公叔,皆诸侯之臣也。
至于王室卿大夫,其尊与诸侯并,故以公配。
春秋曰:「刘卷卒」,「葬刘公」。
公羊传曰:「刘卷者何?
子大夫也」。
经又曰:「王子虎卒」。
左传曰:「王叔文公卒,而如同盟,礼也」。
此皆天子大夫得称其礼,与同诸侯敌体故也。
又礼缘臣子咸欲尊其君父,故虽侯伯子男之臣,自称其君,咸得曰公。
及其卒也,异国人称之皆然
是以邾子、许男,称公以葬春秋正义也。
例言之,则府君王室亚卿也,有王叔、刘氏之比。
臣子辞言之,则有邾许称公之,虽无土而其位是也
今曰公犹可,若称子,则降等多矣,惧礼废日久,将诡时听。
周有仲山甫伯阳嘉父优老之称也。
宋有正考父,鲁有尼父,配谥之称也
春秋孔父,子曰伯某,父亡之称也。
父虽非爵号与天诸侯咸用优贤礼同,顺乎门人臣子所称之宜,可于公父之中,择一处焉,斯不得称子而已
(本集,后汉·朱穆传注袁山松书。)
丞相可斋
  月日诏召尚书问:「立春当斋,迎气东郊尚书左丞冯方殴杀指挥使尚书西祠可斋不?
得无不宜
具对」。
议郎蔡邕博士任敏死罪对:「案礼,上帝之祠,无所为废斋者。
所以致斋不敢涣散其意。
宫室至大,指使至微不在斋洁之处。
元和诏『礼无免斋』,宜以洁静交神明,本无嫌间祠室又宽,可斋无疑
诗云:『唯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怀多福』。
齐恭以奉明祀文王所以怀福,无有不宜
、臣敏愚憨死罪」。
(本集,又略见宋书·礼志一。)
公元175年
历数议(熹平四年)
  三月九日百官府公殿下东面校尉南面侍中郎将大夫千石、六百石重行北面议郎博士西面
曹令史坐中而读诏书公议
蔡邕坐侍西北,近公卿,与光、晃相难是非焉。
(续汉·律历中注蔡邕集。
案:光、晃谓冯光、陈晃,御览作「冯先」。)
公元122年
  议郎蔡邕议,以为历数精微,去圣久远得失更迭术数无常
是以汉兴承秦,历用颛顼元用乙卯
百有二岁孝武皇帝始改正朔,历用及初,元用丁丑
行之百下产,孝章皇帝清河李梵之言,改从「四分」,元用庚申
今光、晃各以庚申为非甲寅为是
历法黄帝颛顼、夏、殷、、鲁凡六家各自有元。
光、晃所据,则殷历元也。
他元虽不明图谶,各有一家之术,皆当有效当时
太初始用丁丑之後,有六家纷错争讼是非
太史令张寿王甲寅元以非汉历,杂候清台,课在下第,卒以疏阔,连见劾奏太初郊验,无所漏失
是则虽非图谶之元,而有效前者也。
及用四分以来,考之行度,密于太初,是又新元有效于今者也。
延光元年中谒者亶诵亦非四分庚申上言当用「命历序」甲寅元。
公卿百寮参议正处,竟不施行
三光之行,迟速进退不必若一。
术家以算追而求之,取合当时而已
故有古今之异。
今术之不能上通于古,亦犹古术之不能下通于今也。
由此言之,有文于谶,无验于今未必为是
有验于今无文于谶,未必为非
元命苞、乾凿度皆以为开辟获麟二百七十六万岁;及命历积获麟至汉,起庚午蔀之二十三岁,竟己酉戊子丁卯蔀六十九岁,合为二百七十五岁。
汉元年岁在乙未上至获麟,则岁在庚申
此以上,上极开辟则元庚申
谶虽无文,其数见存
而光、晃以为开辟获麟二百七十五万九千八百八十六岁,获麟至汉百六十一岁,转差少一百一十四岁。
云当满足,则上违乾凿度、元命苞,中使获麟不得哀公十四年,下不及命历获麟至汉相去四蔀年数,与奏记谱注相应
当今正月癸亥朔,光、晃以为乙丑朔。
乙丑之与癸亥无题款识可与众共别者,须以弦望朔光魄亏满可得而见者,考其符验
而光、晃历以考灵曜为本,二十八宿度数冬至日所在,与今史官甘、石旧文错异,不可考校;以今浑天图仪天文,亦不合于考灵曜
光、晃诚能自依其术,更造望仪,以追天度,远有验图书,近有效三光可以易夺甘、石,穷服术者实宜用之。
难问光、晃,但言图谶,所言服
元和二年二月甲寅制书曰:「朕闻古先圣王先天而天不违後天奉天时。
史官太初邓平术,冬至之日日在斗二十一度,而历以为牵牛中星立春一日,则四分数之立春也,而以折狱大刑,于气已迕,用望平和,盖亦远矣。
改行四分,以遵于尧,以顺孔圣奉天之文」。
是始用四分庚申元之诏也。
引河、洛图谶以为符验,非史官私意独所兴构
而光、晃以为意造妄说违反经文,谬之甚者
昔尧命羲和历象日月星辰,舜叶时正日,汤、武革命治历可谓矣,且犹遇水遭旱,戒以「蛮夷猾夏寇贼奸宄」。
而光、晃以为阴阳不和奸臣盗贼,皆元之咎,诚非其理。
元和二年,乃用庚申至今九十二岁,而光、晃言秦所用代周之元,不知从秦来,汉三易元,不常庚申
光、晃区区信用所学,亦妄虚无造欺语之愆。
至于改朔易元,往者寿王之术已课不效亶诵之议不用元和诏书文备议著,非群臣义者所能变易
(续汉·律历志中,宋书·历志一,御览六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