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和 zh.wikisource.org
卷四百一 (自动笺注)
列傳一百八十八
向榮和春張國樑
公元1833年
向榮字欣然四川大寧人寄籍甘肅固原
行伍隸提標,為提督楊遇春所識拔。
從征滑縣青海回疆,常為選鋒
積功擢至甘肅鎮羌營游擊
道光十三年直隸總督琦善知其才,調司教練,累遷開州協副將
海疆戒嚴,率兵駐防山海關
正定鎮總兵調通永鎮。
二十七年,擢四川提督
三十年,調湖南,平李沅發之亂,調固原
公元1850年
廣西匪起,巡撫鄭祖琛不能制。
榮於舊將中最負時望,文宗特調為廣西提督,倚以辦賊。
是秋至軍,由柳州慶遠進剿以達宜山象州,連破賊索潭墟、八旺、陶鄧墟、猶山等處,賊氛稍戢。
洪秀全等踞桂平金田狡悍為諸賊冠。
移兵往剿,賊以大黃江、牛排嶺為犄角
咸豐元年春,攻大黃江,賊分出誘戰,率總兵能臣周鳳岐合擊,大破之,殲千數百人賜號霍欽巴圖魯
水陸合攻牛排嶺,搗其巢,又追擊新墟、紫金山,賊乃竄踞武宣東鄉
周天爵巡撫,與同勦賊,議不合,數戰未得利,廣州副都統烏蘭泰率兵來會
四月,賊突圍象州
被譴,褫花翎,降三級留任天爵亦罷軍事
大學士賽尚阿李星沅督師,命烏蘭泰節制鎮將以下,迭詔戒同心協力,以贖前愆
賊踞象州中坪,其要路東曰桐木,西曰羅秀,烏蘭泰分扼之。
六月桐木進兵,偕烏蘭泰合剿,迭敗賊馬鞍山及架村、黃瓜嶺、西安村,遂回竄桂平新墟、紫金山恃險負嵎
烏蘭泰等迭奪豬仔峽、雙髻山要隘進破風門坳。
八月,賊冒雨竄逸官軍失利官村,遂陷永安州,坐褫職留營。
十一月合攻永安獲勝復原官。
公元1852年
初,所部湖南兵,因子繼雄用事軍心不服,故武宣象州之役戰不力,皆歸咎之。
文宗眾議,仍加倚任,而調四川兵以易湖南兵
賽尚阿知兵,專倚烏蘭泰
二人不協,圍永安久不下。
建議缺北隅勿攻,伺賊逸擊之。
二年二月天大雨,賊由北突出,迳犯桂林
間道馳援,先賊至,賊冒榮旗幟襲城,擊走之。
巡撫鄒鳴鶴急治守具,屢出奇擊賊城下俘斬甚眾。
經月餘,援軍集,賊乃解圍北竄
詔嘉其保城功,已奪職復之,予議敘
賊由興安全州湖南
頓兵桂林,為總督徐廣縉論劾褫職新疆
賽尚阿疏請暫緩發遣,令援湖南
九月,至長沙,破賊瀏陽門外,又破之見家河、漁網洲、岳麓山
至冬,圍乃
北竄,陷岳州,入湖北進犯漢陽武昌官軍遙尾之,莫敢擊。
賽尚阿徐廣縉先後罷黜,諸將無一能軍。
詔以屢保危城緩急尚欲恃之,予提督銜,幫辦軍務,責援武昌
尋复廣西提督
至,數奏捷,而武昌尋陷,褫職,仍留軍。
調署湖北提督未幾實授,命為欽差大臣,專辦軍務
賊既踞武昌,勢益熾不可復制矣。
公元1853年
三年正月大舉東犯,連舟蔽江,棄城而去。
克復聞,詔促躡追
所部兵多疲弱,遣撤六千餘名,料簡精銳,率總兵和春李瑞秦定三玉山福興沿江躡賊;令提督蘇布通阿率川兵,總兵晉德布率滇兵來會
九江,無舟,留半月,賊已掠安慶,陷江寧為久踞計。
江寧,屯孝陵衛。
鎮江揚州皆為賊踞,詔琦善江北江南分任軍事
所部一萬七千餘人,攻通濟門外七橋甕賊壘,連破之,進屯紫金山,結營十八座,賜黃馬褂
江寧城內士民謀結內應,屢爽期,迄無成功。
賊已分股由安徽北擾河南,而鎮江揚州南北互應,大江上下游賊勢相首尾
提督鄧紹良率兵八千規鎮江總兵和春舟師伺便夾擊,屢戰,進壁城下
六月紹良軍為賊所襲,退守丹徒鎮和春往援,遂代領其軍。
注意蘇、常諸郡,以和春相持不得進,乃欲取道東壩
十月賊船蕪湖,陷高淳,遣兵擊走之,令鄧紹良駐防
既而皖北賊熾,和春赴援請以提督餘萬清代督鎮江軍。
公元1854年
四年七月賊犯東壩,遣副將傅振邦等協剿,賊退高淳進復其城
賊乘江寧營空虛,大舉來撲,率諸軍拒之,擒偽丞相譚應俘斬三千餘。
總兵長春吳全美水師下關水柵砲台,殪偽燕王秦日綱進扼三山,營江路上游
賊聚太平府,與江寧相應
張國樑克賊壘,乘勝太平,殲賊首得真等。
江寧賊出營於上方橋,三路來撲,又撲七橋甕,分擊敗之,三戰殪賊二萬餘。
八月,毀上方橋賊壘,進逼雨花台,搗其巢,追奔城下
賊復由觀音門出趨棲霞,令總兵德安追擊,敗之於高資汛,又與餘萬清合擊夾江,擒斬殆盡
萬清亦屢敗賊於鎮江
公元1855年
五年春湖北竄賊入蕪湖鄧紹良御之於黃池
瓜洲賊出鮎魚套犯高資,擊走之。
五月,賊由蕪湖犯灣沚,卻之。
吳全美水師破賊於東梁山德安安泰陸師進攻蕪湖,會鄧紹良大破安慶援賊,遂復蕪湖
餘賊猶濱江結壘,以廣福磯、弋磯為犄角,數路死力來援,紹良全美水陸苦戰,迭敗之而不能克也。
巡撫吉爾杭阿既克上海,詔幫辦軍務專任鎮江一路,督攻甚急江寧百計赴援
十一月,榮督總兵德安張國樑、秦如虎等,迭擊之於燕子磯觀音門、甘家港、棲霞街、石埠橋等處,賊竄回江寧,令德安駐軍東陽鎮扼之。
十二月上游蕪湖、兩梁山金柱關及江北瓜洲金山廬州三河諸賊同趨江寧,約城中賊衝出:一由神策門至仙鶴門抄綴大營;一由觀音沿江棲霞直趨鎮江;一由南路秣陵來犯
張國樑、秦如虎迎擊仙鶴門,大捷回擊石埠橋,賊亦退,又敗之於龍脖子元山板橋等處。
鄧紹良蕪湖回援,餘萬清鎮江移駐龍潭下蜀街。
公元1856年
六年春,賊踞倉頭,為往來要道餘萬清張國樑迭擊不退鄧紹良至,令統前敵諸軍,屢戰不利
日增多,蔓延炭渚橋頭,改以張國樑總統國樑力戰,連破橋頭、下​​街、三汊河張楊村諸壘,賊始竄走復合鎮江賊入瓜洲將軍托明阿軍潰,江北大震
紹良揚州,偕德興阿復其城
國梁援六合進克江浦浦口江北稍定。
四月寧國告陷,蘇、浙戒嚴,令紹良馳御之。
江長貴退守黃池,而鎮江軍事复急。
國樑進攻丹陽未下,吉爾杭阿戰歿煙墩山,鎮江京峴山營壘皆失,餘萬清代領其軍。
安泰扼小丹陽福興張國樑兵防剿,以固蘇、常門戶
國樑破賊於丹徒鎮進扼馬陵,而賊已陷溧水,由高資下蜀街趨江寧分屯太平神策門外
五月上游麕至,屯城北。
榮大營兵僅數千,急促國樑回援。
賊分十餘路來撲,營壘盡失,退守淳化鎮,再退丹陽,自請治罪,詔原之褫職,仍留欽差大臣,督辦軍務
丹陽鎮江江寧兩路要衝,榮率張國樑、虎嵩林扼守
西林句容安泰溧水江長貴溧陽張國樑總統諸軍
更番至,恃國樑力禦卻之。
疏請增兵,未至,榮憂憤成病七月,卒於軍。
遺疏上,文宗震悼,詔嘉其忠勤,雖未恢復堅城,數年保障蘇、常,盡心竭力復原官,依例賜卹,予一等輕車都尉世職諡忠武
命建專祠,又入祀江蘇名宦祠。
克復江寧後,賜祭一壇,入昭忠祠。
子繼雄,候選道,襲世職
和春字雨亭,赫舍里氏,滿洲正黃旗人
前鋒藍翎長整儀尉,累遷副護軍參領
出為湖南提標中軍參將,擢永綏協副將
公元1851年
咸豐元年,從向榮廣西剿匪,戰武宣東鄉賜花翎。
破賊於中坪,進攻紫金山,奪雙髻山豬仔要隘功最賜號鏗色巴圖魯
又奪風門坳,克古調村賊巢,擢綏靖鎮總兵
二年,援桂林力戰解圍加提督銜
追賊至全州,敗之。
賊入湖南,迭戰於道州桂陽,遂犯長沙和春向榮赴援,數出奇破賊。
賊去陷岳州,坐追剿遷延褫職留軍。
公元1853年
三年春,會攻武昌
賊棄城東下,追至九江,遇賊,襲擊之。
向榮江寧,分軍攻通濟門外賊壘。
尋偕總兵長春吳全美等率舟師鎮江,破賊甘露寺下。
金山江路,又掠鮎魚套,擊敗賊船
總兵瞿騰龍太平門,填壕逼城,殲賊甚眾。
六月提督鄧紹良師潰於鎮江,詔和春署江南提督,率所部廣東湖南兵馳援。
移軍丹徒鎮進复京峴山舊壘
賊數千來爭,殲戮殆盡
賊銳稍挫,兩軍相持,蘇、常得無事。
實授提督
是年冬安徽軍事急,命和春分兵移防滁州遂進廬州
巡撫江忠源困守危城,陝甘總督舒興阿率援軍至,不敢戰,忠源言和忠勇可恃,請命總督援軍,詔允之,而所部千人,請舒興阿分兵不聽
未幾廬州陷,忠源殉。
軍事屬和福濟繼任巡撫,為之副。
公元1854年
四年,疏言:「皖省軍情重大兵勇雖有萬餘,多未經戰陣
請調鎮江舊部湖南兵,並撥金陵得力官兵三千,交總兵秦定三鄭魁士率之來助剿。
」時廬州屬縣皆陷,與安慶踞賊連絡一氣城大賊眾和春駐軍三里岡,屢率鄭魁士進剿,賊抗拒不下
沿河築壘構橋,分三路更番攻擊
知州念劬率民團克六安秦定三破賊於三連橋,進攻舒城
賊由霍山六安,擊走之。
扎筏載大砲廬州城,賊分出拒戰,迭敗之。
別遣复英山廬江,而和州含山一路賊時窺伺,疏請飭袁甲三嚴防烏江,以斷賊援。
,臧紆青劉玉豹由廬南規桐城,連奪大關等隘,逼城下,而紆青戰歿退保六安和春為賊牽制不能救。
秦定三舒城,亦久不下,迭詔切責
初,和春專剿廬州袁甲三臨淮軍事相關,而意不合
五年,偕福濟疏劾甲三,罷之,命和春遣員接統其軍。
夏秋連擊敗援賊,督諸軍急攻廬州,至十月克之,城陷兩年矣。
詔嘉和春功能補過,賜黃馬褂,予騎都尉世職
六年,复舒城,大破賊於三河,克之,再复廬江
向榮卒於軍,命和春代為欽差大臣督辦南軍務
公元1856年
向榮兵挫,退守丹陽江寧賊益驕,內閧,自相殘殺,故歿後,張國樑等得撫輯餘軍,規復東壩高淳
春至,餉械並絀,詔下各省接濟月餉四十萬兩,江蘇糧台不能時給,疏劾總督怡良巡撫趙德轍,詔勉其和衷
溧水句容賊精銳所聚,力攻數月,七年夏先後克之,加太子少保
圍攻鎮江,賊數糾悍黨來援,督諸將迭破之。
十一月,克鎮江,賜雙眼花翎
將軍德興阿督江北諸軍瓜洲同日克復軍聲大振。
進攻江寧東北,奪太平神策兩門外賊壘。
八年春,賊迭出城,力鬥卻之。
合水陸諸​​軍克秣陵關,加太子太保
又破賊三汊河,奪要隘江寧之圍漸合。
公元1858年
賊由皖南犯浙境,用以牽掣​​大軍
和春兼辦浙江軍務先遣兵二千往援,命親往督師,以病未行。
尋浙事緩,罷其行。
賊复沿江來援,擊走,築長圍困之。
七月,賊大舉出撲,張國樑破之城下
八月陳玉成糾合捻匪犯江浦浦口德興阿兵潰,儀徵揚州六合先後陷。
和春馮子材渡江赴援,复失利
張國樑繼往,力戰,复揚州儀徵
九月和春授江寧將軍
江寧乘間出撲,溧水亦陷,急調國樑回援。
十月,复溧水而上賊犯黃池、灣沚,鄧紹良戰沒。
公元1859年
九年春招降捻首薛之元,獻江浦城,复約李世忠破賊,复浦口
因劾德興阿縱寇狀,詔罷德興阿。
江北不復置帥,諸軍並歸和春節制
提督鄭魁士亦克灣沚、黃池進規蕪湖軍事轉利。
疏言:「揆察現勢,先盡力金陵一路,絕其根株,則枝葉自萎。
欲破金陵必先浦口
請添募精銳萬人,由張國樑統率一面力攻一面扎營壘,斷賊糧路,兼卻外援
臣當相度事機,剋期蕆功
」詔允之
是年冬陳玉成六合揚州,分黨渡江秣陵關,欲抄大營後路東壩溧水告警
大舉江浦提督週天培死之,遂陷浦口。
張國樑馮子材援剿獲勝揚州解嚴浦口仍為賊踞。
公元1860年
十年春國樑水陸軍攻九洑洲,大捷,破其老巢
九洑洲為江寧水陸咽喉,既得,已成合圍之勢,而賊復由皖南犯浙,遽陷杭州,蘇、常震動
和春仍兼辦浙江軍務先後分兵萬餘,提督張玉總統赴援甫至,賊即棄杭州
閏三月,由廣德分犯建平東壩溧陽,遂窺常州,急調張玉良回援,賊已分路迳江寧
時賊酋陳玉成李秀成、李侍賢、楊輔清,糾諸路眾十餘萬,力破長圍,城賊應之。
營軍心不固,惟恃張國樑力禦。
戰數晝夜,諸營同時火起
總兵黃靖、馬登富、天爵陣亡全軍大潰,退守鎮江
和春褫職留軍。
又退丹陽,賊踵至張國樑死之。
和春奪圍走常州,督兵迎敵,被重創,退至無錫,卒於軍。
總督何桂清棄城走,常州蘇州相繼陷。
江南軍自向榮始任,凡曆七年,至是熸焉,蘇、浙遂糜爛
事聞,詔念和春前功,雖兵機屢挫,尚能血戰捐軀復原官,依例賜卹,予騎都尉兼雲騎尉,合前世職並為二等男爵諡忠壯附祀江寧昭忠祠。
子霍順武,候選參將襲爵
公元1851年
張國樑字殿臣廣東高要人初名嘉祥
材武任俠,為裡豪所辱,毀其家,走山澤為盜,不妄殺
流入越南,後歸鎮南關
按察使勞崇光聞其名,招降剿匪多得其力。
咸豐元年,破劇賊顏品瑤,斬於陣,盡殲其黨。
積功守備,繼隸向榮軍。
二年,從桂林圍,復全州永興,擢都司
赴援湖南迭破賊於醴陵​​、益陽湘陰
武昌,戰於洪山,皆為軍鋒
公元1853年
三年,至江寧,逼城而軍。
國樑七橋甕,攻鍾山賊壘,先登受傷溫旨垂問,益感奮,遇艱險一往直前
湖南永州營游擊
雨花台為近城要地,屢力攻,幾克之,賜號霍羅琦巴圖魯
四年夏,复太平
太平江寧上游,賊踞之以通糧運。
府城三面阻水,惟東路通陸。
賊聚千艘四壘設防甚密
國樑分三隊進,設伏縱火,自率精銳四百人突賊營,一戰克之,時稱奇捷
廣西三江協副將
又攻雨花台平賊壘,毀砲台
南路竄賊,追入秣陵關,殲戮殆盡
五年,擢福建漳州鎮總兵
大軍急攻鎮江瓜洲江寧時出窺伺江北賊亦乘隙進圖牽制
國樑隨方截擊奔命不遑
六年,賊聚倉頭炭渚下蜀街,以斷鎮江江寧之師。
國樑總統諸軍合擊旬日之間,殺賊萬餘,賊不得逞,乃渡江瓜洲江北諸軍皆潰,又陷江浦浦口
國樑馳援,連破賊於毛許墩、葛塘,复江浦浦口
特詔嘉獎加提督銜
未幾巡撫吉爾杭阿戰歿鎮江告急溧水被陷,國樑回軍克之,而賊數路趨江寧夾攻大營。
向榮不能禦,急調國樑回援,血戰累日左足槍傷,偕退保丹陽
時大江南諸軍,賊所尤畏者,惟國樑一人
賊勢忽南忽北,多方肄我,皆牽制國樑之計,果為所敗。
公元1857年
既病,軍事一倚之。
將軍福興與國不協,詔福興移軍江西,以國樑幫辦南軍務
賊屢至,皆挫之。
卒於軍,命和春代將,未至,國樑激勵將士金壇圍,復東壩高淳進攻句容
七年,擢湖南提督
句容,賜黃馬褂
諸軍規复鎮江
高資鎮江江寧要衝兩路悍賊麕聚力爭連營二十餘裡,國樑大破之,斬偽安王洪仁等,又連破之於龍潭,援賊盡殲。
鎮江糧盡援絕,遂克其城城陷賊已歷五年
捷聞,文宗大悅,詔嘉國謀勇超群,予騎都尉世職
於是和春進規江寧
公元1858年
八年,克秣陵關,賜雙眼花翎
复薄江寧城下,自徂夏,迭戰破賊。
長圍,至秋乃成。
皖賊大舉來援,江浦浦口儀徵揚州六合先後陷。
國樑渡江援剿,复揚州儀徵
調江南提督三等輕車都尉
然賊仍踵故智,國梁兵至則走,去則復來。
九年提督週天培戰死江浦國樑坐褫世職
公元1860年
十年合水諸軍克九洑洲,沿江賊爭投款約期上下兩關招撫五千餘人
軍中方謂堅城夕可下,而浙江告警,兵分益單,饋運不繼。
和春翼長王濬策,兵餉三分留一,約待克城後補給士卒皆怨,國樑力諫不聽
閏三月,賊猝大至四路受敵,大營不守,偕和春退丹陽
國樑馮子材鎮江未敗,進謀扼守
率師丹陽,遇賊城外,兵忽潰,策馬渡河,沒於水。
事聞,文宗震悼,猶冀其不死,命軍中偵訪,不得
逾數月,乃下詔優恤,追贈太子太保,祀昭忠祠,諡忠武,予騎都尉兼一云騎尉世職
公元1864年
國樑驍勇無敵江南恃為長城
其歿也,數郡遂淪陷
士民哀思私立廟祀
傳述戰績,與古名將同稱往往附會過實,然益見威烈入人之深。
同治三年江寧克復,偽忠王李秀成就擒,言賊中咸重國樑,禮葬於丹陽尹公橋塔下,乃得遺骸焉。
詔加給三等輕車都尉,合前世職並為一等男爵。
江寧忠義祠,復與向榮合建專祠
子廕清,襲男爵
論曰:粵匪初起向榮與諸帥不和,致無成功,援桂林長沙為時所稱,故文宗終用之。
其規江南也,近未破鎮江瓜洲犄角之勢,遠未長江上游,無以賊死命,數年支拄,暫保疆,固昧遠猷,亦限兵力
和春繼克鎮江,又以援浙分兵垂成之敗,禍更烈焉。
張國樑一時健者,使盡其用,功不止此。
善夫胡林翼之言曰:「未扼賊吭,江寧原難遽复。
」觀湘軍所以成功,與向榮和春等之所以蹉跌兵事固無幸焉者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