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和 zh.wikisource.org
卷八十二 (自动笺注)
志五十七
禮一(吉禮一)
自虞廷修五禮,兵休刑措
天秩雖簡,鴻儀實容。
沿及,訖乎有明救敝興雅,咸依為的。
煌煌乎,上下隆殺節之吉凶哀樂以文之,庄恭誠敬以贊之。
其間淳澆世殊,要莫不弘亮天功雕刻人理隨時以樹之范。
群甿蒸蒸,必以得此而後足於憑依,洵品彙璣衡也。
斟之酌之,損之益之修明講貫之,安見不可三代同風
公元1646年
世祖入關,順命創製規模閎遠
順治三年,詔禮臣參酌往制,勒成禮書,為民軌則
聖祖歲御經筵纂成講禮解義敷陳出群工,闡繹悉遵聖訓
高宗御定三禮義疏網羅議禮家言,折衷至當雅號鉅制
皇朝三通大清會典,其經緯禮律,尤見本原
至於專書之最著者一曰大清通禮乾隆中撰成,道光年增修;一曰皇朝禮器圖式,曰祭器、曰儀器、曰冠服、曰樂器、曰鹵簿、曰武備一曰滿洲祭神祭天典禮,其始關外啟蓽,崇祭天神暨群祀祖禰,意示從儉。
凡所紀錄,悉用國語國書
關後,有舉莫廢。
高宗時依據清文,譯成四卷
祭期、祭品儀注祝辭
與夫口耳相傳,或小有異同者,並加釐訂,此國俗特殊祀典也。
宗季葉,設禮學館博選耆儒,將有所綴述
大例主用通禮,仿江永禮書例,增曲禮一目
又仿宋太常因革禮例,增廢禮、新禮二目,附後簡。
未及編訂,而政變作矣。
祀典之可稽者,初循明舊,稍稍褒益之。
堂子之祭,雖於古無徵,然昭假天神,實近類祀。
康熙間,以禁中上帝、大享殿合祀天地日月群神太廟階下合祭五祀古制詔除之。
又罷禘祭專行祫祭
高宗雩祀,廢八蜡,建兩郊壇宇,定壇廟祭器,舉廢一惟其宜。
宣宗遺命郊配祔廟文宗限以五祖三宗,慮至深遠
穆宗登遐禮臣奉先殿增龕座例,主升祔
議者病簡略,然亦迫於勢之不容已耳。
光緒間,依高宗濮說辨,稱醇親王本生考,立廟別邸,祀以天子禮。
恩義兼盡,度越唐、明遠矣。
若夫郊廟大祀無故不攝,誠敬仁孝,永垂家法,尤舉世所推。
今為考諸成憲,循五禮序,條附支引,凡因襲變創,所以時而制宜者,悉臚其要於編。
壇壝之制 神位 祭器 祭品 玉帛牲牢之數 祀期 齋戒 祝版祭服 祭告 習儀 陪祀
五禮一曰吉禮
國家諸祀,皆屬於太常光祿鴻臚三寺,而綜於禮部
堂子元日謁拜,立桿致祭,與內廷諸祀,並內務府司之。
清初定制,凡祭三等圜丘方澤祈穀太廟社稷大祀
天神地祇太歲朝日夕月歷代帝王先師先農中祀
先醫等廟,賢良昭忠等祠為群祀
乾隆時改常雩為大祀先蠶中祀
咸豐時,改關聖文昌中祀
光緒末,改先師孔子大祀殊典也。
天子祭天地、宗廟社稷
有故遣官告祭
中祀,或親祭、或遣官
群祀,則皆遣官
大祀十有三:正月上辛祈穀孟夏常雩,冬至圜丘,皆祭昊天上帝夏至方澤皇地祇四孟太廟歲暮祫祭二仲上戊祭社稷;上丁先師
中祀十有二:春分朝日秋分夕月孟春歲除前一日太歲月將春仲先農,季祭先蠶秋仲月祭歷代帝王關聖文昌
群祀五十有三:季夏火神秋仲都城隍,季祭砲神。
春冬仲月先醫秋仲月祭黑龍白龍二潭暨各龍神玉泉山昆明湖河神廟惠濟祠,暨賢良昭忠、雙忠、獎忠、褒忠顯忠、表忠、旌勇、睿忠親王定南武壯王、二恪僖弘毅文襄勤襄諸公等祠。
北極聖真君、東嶽都城隍,萬壽節祭之。
亦有因時特舉者,視學釋奠先師獻功釋奠太學,御經筵祗告傳心殿。
其岳、鎮、海、瀆,帝王陵廟先師闕里元聖周公廟巡幸所蒞,或親祭,或否。
大慶典,遣官致祭而已
各省所祀,如社稷先農風雷,境內山川,城隍厲壇帝王陵寢先師關帝文昌名宦賢良等祠,名臣忠節專祠以及為民御災捍患者,悉頒於有司春秋歲薦
親王以下家廟,祭始封祖並高、曾、祖、禰五世
品官士庶人祭高、曾、祖、禰四世
其餘或因事,或從俗,第無悖祀典,亦在所不禁
此其概也。
若夫壇壝神位祭獻品物齋戒告虔,及一切度數節文,詳其異同,識其顛末無遺無複,庶覽者可考而知已。
公元1636年
壇壝之制天聰十年度地盛京,建圜丘方澤壇祭告天地改元崇德
天壇制圓,三成上成九重,周一丈八尺二成七重,周三丈六尺三成五重,周五丈四尺:俱高三尺
垣周百十有三丈
地壇制方,二成上成六丈,高二尺下成八丈,高二尺四寸
垣周百三十有三丈
制甚簡也。
世祖奠鼎燕京,建圜丘正陽門南郊方澤安定門北郊規制始拓。
圜丘南鄉三成上成五丈九尺,高九尺二成九丈,高八尺一寸三成廣十有二丈,高如二成
甃磚合一九七五陽數
四齣,各九級
欄楯柱覆青琉璃
內壝圓,周九十七丈七尺五寸,高八尺一寸
四面門各三,門柱各二。
燔柴爐、瘞坎各一。
外壝方,周二百四丈八尺五寸,高九尺一寸
四門內壝
北門後為皇穹宇南鄉,制圓。
八柱環轉重檐金頂
周十三七寸,高九尺
三出,級十有四
左右廡各五楹,陛一出七級
殿廡覆瓦俱青琉璃
圍垣周五十六丈六尺八寸,高丈有八寸
南設三門
外壝門外北神庫、神廚五楹南鄉
井亭一。
其東為祭器樂器椶薦諸庫。
又東為井亭、宰牲亭。
壇內垣北圓,餘皆方。
門四:東泰元,南昭亨,西廣利,北成貞。
成貞北為大享殿
壇圓,南鄉
內外柱各十有二,中龍井柱四。
金頂,檐三重,覆青、黃、綠三色琉璃
三成南北三出東西一出,上二成九級三成十級
東西二重,前各九楹,後各七楹。
前為大享門,上覆琉璃前後三出陛,各十有一級
東南燔柴爐、瘞坎,制如圜丘
內壝周百九十丈七尺二寸
門四,北門後為皇乾殿,南鄉五楹,覆青琉璃
陛五齣,各九級
東磚門外長廊七十二,聯檐通脊,北至神庫、井亭
東北宰牲亭,薦俎時避雨雪處也。
外圍垣東、西、北各有門,南接成貞。
西北齋宮東鄉正殿五楹,陛三出中級十有三,左右各十五。
設齋銅人,右設時辰牌
後殿五楹左右配殿三楹
內宮牆方百三十三丈九尺四寸
三門左右各一。
環以池,跨石樑三。
東北鐘樓一,外宮牆方百九十八丈二尺二寸,池梁內製
廣利門外西北神樂觀東鄉
中凝禧殿,五楹
後顯佑殿,七楹。
西為犧牲所,南鄉
又西為鐘樓,其大享殿圍垣南接圜丘,東、西轉北為圓形
內垣高一丈一尺,址厚九尺,頂厚七尺,周千二百八十六丈一尺五寸
外垣一丈一尺五寸,址厚八尺,頂厚六尺,周千九百八十七丈五尺
西鄉門二,南北並列焉。
乾隆八年修齋宮,改神樂觀為所。
十二年,修內外垣,改築圜丘規制益拓。
上成九丈二成十五丈,三成二十一丈,一九三五三七,皆天數也。
通三成丈四十有五,符九五義。
量度准古尺,當營造尺八寸一分,又與九九數合。
壇面甃磚九重上成中心圓面,外環九重,磚數一九累至九九。
二三成以次遞加
上成每面各十有八,二成各二十七,三成各四十五,並積九為數四乘之,綜三百有六十,以應周天之度。
其高上成五尺七寸二成五尺二寸三成五尺
欄、柱、階級准今尺。
古今尺度嬴縮稍差,用九則一。
復改壇面為艾葉青石皇穹宇檯面青白石大享殿外壇面墁金磚
內殿門垣俱青琉璃
十六年更名享殿祈年
覆檐門廡內外壝垣並改青琉璃,距壇遠者如故
尋增天壇外垣南門一,內垣鐘鼓樓一,嗣是祭天壇自新南門入,祭祈年殿仍自北門入。
二十年,改神樂所為署。
五十年重建祈穀壇配殿
光緒十五年祈年殿災,營度仍循往制雲。
公元1730年
方澤北鄉,周四十九丈四尺四寸,深八尺六寸,寬六尺,祭日中貯水。
二成上成六丈二成十丈六尺合六陰數
壇面甃黃琉璃每成四齣,俱八級
二成列岳五陵山石座,鏤山形北列海瀆石座,鏤水形:俱東西鄉
內壝方二十七丈二尺,高六尺,厚二尺
北門三,石柱六。
東、西、南門各一,石柱二。
北門西北瘞坎一。
外壝方四十二丈,高八尺,厚二尺四寸
門制視內壝。
南門後皇祇室,五楹北鄉
垣周十四丈八尺,高一丈一尺
正門一,外壝西門外,神庫,神廚祭器樂器諸庫,井亭,宰牲亭在焉。
西北齋宮東鄉
正殿七楹,陛五齣,中九級,左右七級南北一出,各七級
左右配殿各七楹。
宮牆周百有十丈二尺
門三,東鄉
東北鐘樓一,壇內垣周五百四十九丈四尺,北、西門各三,東、南門各一。
外垣周七百六十五丈。
西鄉門三。
雍正八年重建齋宮,制如舊
乾隆十四年,以皇祇室用綠瓦黃中制,諭北郊壇磚壝瓦改用黃。
明年,改築方澤墁石,壇面制視圜丘
上成石循前用六陰數縱橫各六,為三十六。
其外四正四隅,均以八八積成,縱橫各二十四。
二成倍上成,八方八八之數,半徑各八,為六八陰數與地耦義符。
尋建東、西、南壝門外南、北瘞坎各二。
又天、地二壇,立陪祀拜石如其等。
公元1756年
闕右社稷壇,制方,北鄉
二成,高四尺
上成五丈二成五丈三尺
四齣,各四級
上成五色,隨其方覆之。
內壝方七十六丈四尺,高四尺,厚二尺,飾色如其方。
,柱各二。
西北瘞坎二。
北拜殿,又北戟門,楹各五,陛三出
外列戟七十二,其西南神庫、神廚在焉。
壇垣周百五十三丈四尺,覆黃琉璃
三門,東、西、南各一門
西門外宰牲亭一、井一
西南奉祀署。
壇東北正門一,左右門各一,俱東鄉,直闕右門,乘輿躬祭所出入也。
東南社稷街。
乾隆二十一年,徙瘞坎壇外西北隅
舊制壝垣用五色土,至是改四色琉璃磚瓦
及省社稷壇二尺一寸方廣二丈五尺,制殺京師十之五雲
公元1651年
朝日壇朝陽門東郊,夕月壇阜成門外西郊,俱順治八年建。
制方,一成,陛四齣
日壇九級,方五丈,高五尺九寸
圓壝,周七十六丈五尺,高八尺一寸,厚二尺三寸
壇垣前方後圓,周二百九十丈五尺
月壇六級方四丈,高四尺六寸
方壝,周九十四丈七尺,高八尺,厚二尺二寸
壇垣周二百三十五丈九尺五寸
兩壇具服殿制同。
燎爐瘞坎井亭,宰牲亭,神庫,神廚祭器樂器諸庫咸備。
牌坊禮神街。
雍正初更名日壇街曰景升月壇街曰光恆。
乾隆二十年修建壇工,依天壇式。
改內垣土牆甃以磚,其外增舊三尺
光緒中改日面紅琉璃月壇面白琉璃並覆金磚
天神地祇先農三壇制方,一成,陛皆四齣,在正陽門外。
先農壇西南,周四丈七尺,高尺五寸。
東南為觀耕台,耕耤時設之。
耤田,後具服殿。
東北神倉中廩制圓。
收穀亭,後祭器庫。
內垣南門外神祇壇在焉。
神壇位東,方五丈,高尺五五分
石龕鏤雲形,分祀雲、雨、風、雷。
壇位西,廣十丈,縱六丈,高四尺
石龕五,鏤山水形。
分祀岳、鎮、海、瀆。
二壇方壝,俱周二十四丈,高五尺五寸
正門分南、北,餘如日月壇
又內垣東門北齋宮,五楹後殿配殿膳房具焉。
乾隆時,更命齋宮慶成宮。
外垣周千三百六十八丈。
南、北門二,東鄉南入先農壇北入太歲殿。
殿七楹,東、西廡各十有一。
其前曰拜殿燎爐一。
公元1744年
先蠶壇乾隆九年,建西苑東北隅,制視先農
四丈,高四尺,陛四齣
殿三楹西鄉
採桑台,廣三丈二尺,高四尺,陛三出
前為桑園台,中為具服殿、為繭館,後為織室
有配殿,環以宮牆
牆東浴蠶河,跨橋二。
橋東蠶署三,蠶室二十七,俱西鄉
外垣周百六十丈,各省先農壇高廣社稷,餘如制。
神位祭器祭品、玉、帛、牲牢之數神位圜丘第一成,正位昊天上帝南鄉
配位八,首太祖宣宗,東西鄉
凡位皆施幄。
第二成從位,東大明,次星辰
西夜明,次雲、雨、風、雷。
常雩如冬至大祀大雩,有從無配
祈穀位次圜丘第一成,無幄。
方澤第一成,正位皇地祇北鄉配列祖、列宗,東西鄉
第二成從位,東五嶽啟運隆業永寧三山,次四海
西五鎮天柱昌瑞二山,次四瀆
因事祗告天地,不設配從位。
順治十七年合祀享殿,其正位天帝右地祇,南鄉
太祖,西太宗,配之。
從祀十二壇,大明位東星辰五嶽啟運四海太歲名山大川次之
夜明位西,雲、雨、風、雷、五鎮天柱隆業四瀆帝王天下神祇次之
社稷壇中植石主,別設神牌正位
大社,西大稷
北鄉
配后句龍氏,西后稷氏。
無幄。
壇下龕用木。
日壇大明,無幄。
月壇正位夜明,配北斗二十八宿、周天星辰,共一幄。
天神正中左雲師,次風伯,右雨師,次雷師南鄉
地祇壇正中五嶽,右五鎮,次四海左五陵,次四瀆北鄉
右旁京師山川左旁天下山川
無幄。
省府、州、縣神祇位次正中雲、雨、風、雷,左山川,右城隍
郊壇神位皇穹宇皇乾殿、皇祇室奉之。
神祇社稷日月神位,神庫奉之,祭時並移壇所。
太廟奉先殿神牌寢室龕位,祭時移前殿寶座
傳心殿、歷代帝王先師各廟龕位,或分或合無恆制。
公元1660年
祭器圜丘正位,爵三,登一,簠、簋二、籩、豆十,篚、俎、尊各一,配從同
大明、夜明■D9三十,夜明鉶皆二,雲、雨、風、雷視夜明。
常雩如冬至大祀大雩,正、從位俱籩六、豆二,告祭正位同。
方澤祈穀壇正、配位,暨方澤從位,並視圜丘
■D9、鉶視夜明。
太廟時享,帝、後同案,俱爵三,簠、簋二,籩、豆十有二,登、鉶、篚、俎各一。
尊前後殿同。
祫祭時享東廡每案爵三,簠、簋二,籩、豆十,鉶、篚、俎各一,尊共八案,分二座,爵、鉶倍之。
西廡同,惟簠、簋一,籩、豆
告祭,中、後殿俱籩六,豆二。
社稷壇大社大稷,俱玉爵一,陶爵二,登、篚、俎、尊各一,鉶、簠、簋各二。
配位同,惟爵皆用陶。
祈告,籩六,豆二。
直省祭社,爵六,鉶一,籩、豆,簠、簋、篚、俎、尊各一,如大社
日壇月壇先農先蠶壇,俱爵三,■D9三十,籩、豆十,鉶、簠、簋各二,登、篚、俎、尊各一。
省祭先農祭社
天神四案,凡祈祀爵共十二,各用籩六、豆二、尊一、篚一。
地祇壇如之,惟案七共爵二十七耳。
報祀神祇,每案與日壇同,惟無■D9。
省祭神祇,爵三,籩、豆,鉶、簠、簋各二,篚、俎、尊各一。
時巡岳鎮海瀆同。
報祀增鉶一,因事遣祭仍用二。
餘同。
有司致祭無登、■D9。
太歲殿准先農,報祀亦如之。
祈祀,籩六、豆二,不羞俎。
先師正位圜丘,惟用鉶二。
四配正位,惟用籩、豆八,無登。
十二哲位,各爵三,鉶一,簠、簋一,籩、豆,篚、俎、尊共用二。
兩廡二位同案,位一爵,凡獻爵六,共篚二,尊、俎俱各六,簠、簋各一,籩、豆各
視學釋奠同。
公元1768年
乾隆三十三年,頒內府周鼎、尊、卣、罍、壺、簠、簋、觚、爵各一,陳列大成殿,用備禮器。
崇聖祠正五案,案設爵三,籩、豆八,鉶、簠、簋各二,篚、俎、尊各一。
配位五案設爵三,籩、豆,鉶、篚、簠、簋各一,共俎二,尊二。
兩廡三案,案各與配位同,惟共篚為二。
公元1906年
光緒三十二年,增先師正位籩、豆為十二,崇聖祠籩、豆為十,闕里直省文廟暨崇聖祠祭器視太學
歷代帝王正位十六案,案設爵三,登一,鉶、簠、簋各二,籩、豆十,篚一,共俎七,尊七。
兩廡配位二十案,案設爵十二,鉶二,籩、豆,簠、簋、篚各一,共俎,尊
傳心殿正位九案,案設爵、尊各三,鉶、篚各一,籩、豆二。
配位二案,案設爵三,籩、豆二,鉶、篚、尊各一。
關帝文昌帝君俱爵三,籩、豆十,鉶、簠、簋各二,登、篚、俎、尊各一,惟後殿籩、豆八。
各省准京式。
先醫三皇位,位設爵三,籩、豆十,簠、簋、篚、俎、尊各一。
兩廡六案,案設簋、簠一,篚、尊各二,籩、豆,共爵六。
都城隍爵三,籩、豆十,鉶、簠、簋各二,篚、俎、尊各一。
火神東嶽廟,俱果盤五,篚、俎、尊各一。
黑龍潭玉泉山昆明湖龍神祠、惠濟祠、河神廟三案,案設爵三,簠、簋二,籩、豆十,篚、俎、尊各一。
公元1748年
初沿明舊,壇廟祭品古制,惟器用瓷。
雍正時,改范銅
乾隆十三年,詔祭品法古,命廷臣集議,始定制編竹,絲絹里,魨漆。
郊壇純漆,太廟采畫
其豆、登、簠、簋,郊壇用陶,太廟登用之,其他用木,魨漆,飾金玉
范銅飾金。
尊則郊壇用陶。
太廟犧尊象尊著尊、壺尊祫祭山尊,均范銅
祀天地爵用匏,太廟玉,兩廡陶。
社稷正位,玉一陶二。
配位純陶。
又豆、登、簠、簋、鉶、尊皆陶。
日、月、先農先蠶亦如之。
帝王先師關帝文昌及諸祠,則皆用銅
凡陶必辨色圜丘祈穀、常雩青,方澤社稷先農黃,日壇赤,月壇白。
太廟陶登,黃質采飾,餘俱白。
盛帛用竹篚,魨色如其器。
載牲用木俎,魨以丹漆
毛血盤用陶,色亦如其器。
嘉慶十九年,定太廟簠、簋、豆與凡祭祀籩,三歲一修。
光緒三十二年先師爵改用玉。
祭品,凡籩、豆之實各十二,籩用形鹽、薨魚、、菱、芡、鹿脯白餅黑餅糗餌粉餈,豆用韭菹醓醢菁菹鹿醢芹菹兔醢筍菹魚醢脾析豚拍酏食、糝食。
用十者,籩減糗餌粉餈,豆減酏食、糝食。
用八者,籩減白、黑餅,豆減脾析豚拍
用四者,籩止實形鹽鹿脯,豆止實菁菹鹿醢芹菹兔醢
六者,用鹿脯葡萄桃仁蓮實
豆二者,止用鹿醢兔醢
登一,太羹
鉶二,和羹
簠二,
簋二,、稷。
公元1769年
玉、帛、牲牢:玉六等上帝蒼璧皇地祇黃琮大社黃珪大稷青珪,朝日赤璧,夕月白璧。
舊制社稷壇春秋常祀用玉,禱祀則否。
乾隆三十四年,會天旱禱雨,諭曰:「玉以芘廕嘉穀,俾免水旱偏災特敕所司用玉將事
」自此為恆式
七等:曰郊祀制帛,南北郊用之。
上帝青十二,地祇黃一。
禮神制帛,社稷以下用之。
社稷黑四,大明赤一,夜明白一,日月同。
星辰斗宿白七,青、赤、黃、黑各一。
天神、雲、雨、風、雷,青、白、黃、黑各一,方澤從位,岳鎮各五,五色
五陵山白五。
四海隨方為色。
四瀆黑四。
地祇黃二,青、赤各三,黑七、白十二。
先農先蠶俱青一,先師正、配位十二哲兩廡,崇聖祠正位,東、西廡,俱各一用白。
帝王各位關帝文昌正位後殿太歲正位北極聖真君、東嶽都城隍亦如之。
先醫正位三,崇聖配位四,太歲兩廡十二,火神赤一。
曰告祀制幣祈報祭告用之。
祈穀雩祀、告祀圜丘俱青一,祭告方澤黃一。
奉先制幣郊祀配位太廟用之,圜丘方澤配位各一,太廟帝後每位一。
展親制幣親王配饗用之,太廟東廡位各一。
報功制幣功臣配饗用之,太廟西廡位各一。
三者俱白,昭忠等祠同,並織滿、漢文字
素帛帝王兩廡位各一,先醫兩廡共四,餘祀亦尚素
牲牢四等:曰犢,曰特,曰太牢,曰少牢
色尚騂或黝。
圜丘方澤用犢,大明、夜明用特,天神地祇太歲、日、月、星辰、雲、雨、風、雷、社稷岳鎮海瀆太廟先農先蠶先師帝王關帝文昌太牢
太廟西廡文廟配哲、崇聖祠、帝王兩廡關帝文昌後殿,用少牢
光緒三十二年,崇聖正位太牢
直省神祇社稷先農關帝先醫配位群祀少牢
火神東嶽先醫正位都城隍,皆太牢
太牢:羊一、牛一、豕一,少牢:羊、豕各一。
公元1752年
大祀入滌九旬中祀六旬群祀三旬
大祀天地,前期五日親王視牲,二日禮部尚書省牲一日時宰牲。
帝祭天壇,前二日酉時宰之,太廟社稷先師前三日,中祀前二日。
禮部尚書太常省牲,前一日黎明宰牲。
夕月屆日黎明宰之。
令甲察院禮部太常光祿官監宰,群祀太常司行。
乾隆十七年,定大祀中祀光祿卿監宰。
初,郊壇大祀,帝前期宿齋宮,視壇位籩豆牲牢
乾隆七年更定前一日帝詣圜丘壇位分獻官詣神庫視籩豆神廚牲牢
尋定視壇位日,親詣皇穹宇皇乾殿上香。
故事省視籩豆牲牢,或臨視,或否。
三十五年,定遣官將事自後以為常。
公元1770年
祀期郊廟祭祀,祭前二十月欽天監豫卜吉期
前一正月,疏卜吉者及諸祀定有日者以聞。
頒示中外
太常寺按祀期先期題請,實禮部主之。
世祖纘業,詔祭祀各分等次以時致祭
自是大祀中祀群祀先後規定祀期,著為例。
嘉慶七年,復定大、中祀忌辰不改祀期。
咸豐中更定關帝文昌春秋祀期不用忌辰
祭祀時刻順治十三年,詔祭天、地五鼓出宮,社稷太廟黎明
康熙十二年,依太宗舊制壇廟黎明夕月酉時
嘉慶八年諭祭祀行禮,當在寅卯間,合禮質明將事古義
凡親行大祀所司定時刻,承祭官暨執事陪祭祗候率意遲早者,御史糾之。
公元1646年
齋戒順治三年,定郊祀齋戒儀。
八年,定大祀三日中祀二日公廨齋戒木牌
祀前十日,錄齋戒名冊太常,屆日不讞刑獄,不宴會不聽樂,不宿內,不飲酒茹葷,不問疾弔喪不祭神、掃墓
有疾與服勿與。
大祀中祀太常司進齋戒牌、銅人置乾清門黃案
大祀前三日,帝致齋大內,頒誓戒
辭曰:「惟爾群臣,其蠲乃心、齊乃志,各揚其職。
敢或不共國有常刑
欽哉勿怠!
前祀一日,徹牌及銅人齋宮,帝詣壇齋宿
十四年圜丘致齋大內二日,壇內齋一日
陪祭官齋公署圜丘齋於壇。
公元1727年
雍正五年,遣御史等赴壇檢視
九年,詔科道遇祀期齋戒
明年,仿明祀牌制制齋牌,敕陪祭官懸佩,防褻慢
乾隆四年禮臣奏,郊壇大祀太常卿先期四日齋戒期,進牌及銅人置乾清門二日齋宮一日
太廟社稷,置乾清門三日
中祀,前三日奏進,置乾清門二日
祭日徹還。
後饗先蠶,奏進亦如之。
惟由內侍交泰殿三日
公元1742年
七年,定郊祀致齋,帝宿大內二日,壇內齋一日
王公府第,餘在公署,俱二日
赴壇外齋宿一日
遣官代祭,王公不與
太廟社稷王公百官齋所前儀,俱三日
祭日、月、帝王先師先農王公二日,遣代則否。
後饗先蠶,齋二日公主福晉命婦陪祀者,前二日致齋
十二年,詔郊祀祈穀大雩祭日宣誓戒,陪祀者集午門行禮,符古者百官受戒遺意
有司儀上,行之。
尋罷。
嚴敕大臣齋宿公所領侍衛內大臣齋宿紫禁城,違則治罪
公元1749年
初,齋宮致齋鳴鼓角,十四年諭云:「齋者耳不聽樂,孔子曰:『三日齋,一日用之,猶恐不敬二日伐鼓何居
』言不敢散其志也。
吹角鼓鼙,以壯軍容於義未協,不當用也。
」遂寢。
公元1754年
十九年,敕群臣書制辭於版,前期三日,陳設公堂,俾有所警。
嘉慶十三年,諭誡齋戒執事暨查齋監禮者,循舊章,肅祀典
宣統初監國攝政王代行帝宮致齋,停進齋戒牌及銅人
祝版以木為之,圜丘方澤一尺五寸,徑八寸四分,厚三分
祈穀壇一尺一寸徑一尺,厚如之。
太廟後殿一尺二寸,徑八寸四分
前殿二尺徑一尺一寸,厚並同徑。
常雩,日、月壇社稷壇太廟後殿同。
中祀群祀方徑各有差。
天壇青紙青緣硃書地壇黃紙黃緣墨書月壇太廟社稷白紙黃緣墨書日壇硃紙硃書群祀白紙墨書不加緣。
常司令祝版先期褾飾,祀前二日昧爽送內閣,授中書祝辭大學士御名,餘祀太常司自繕。
凡親祭,先二日太常卿奏請,前一日閱祝版
圜丘祈穀、常雩御太和殿方澤太廟社稷中和殿
祝案居正中少西,案設羊角鐙二,視版日,案左楹東置香亭,右楹西置奉版亭、奉玉香亭
屆時太常卿詣乾清門啟奏,帝出宮詣案前
閱畢,行一三拜禮。
贊禮郎徹褥,寺卿韜版,導帝至香亭前,拜跪如初禮。
司祝奉版薦黃亭送祭所,庋神庫。
大祀遣代,停止祝版具奏
中祀群祀寺官內閣徑請送祭所,不具奏
其視玉、帛、香如閱祝版儀。
公元1804年
祭服圜丘祈穀雩祀,先一日,帝御齋宮龍袍袞服
屆期天青禮服
方澤禮服黃色,餘祀亦如之。
朝日大紅夕月玉色
王公以下陪祀執事官咸朝服
嘉慶九年,定祀前閱祝版執事官服色制,南郊祈穀、常雩、歲暮祫祭元旦萬壽告祭太廟蟒袍補褂罷朝服。
社稷時享太廟,服補服
十一年,諭郊壇大祀若遇國忌,仍御禮服禮成還宮更素服
十九年,諭郊祀國忌,前一日閱祝版帝服龍袍龍褂執事蟒袍補服
大祀中祀,帝龍褂執事補服
著為令。
二十三年定制大祀齋期國忌,悉改常服。
中祀限於承祭官及陪祀執事官,餘素服如故
二十五年,諭大祀親祭或遣官致祭國忌齋期一依向例中祀親祭同。
遣官致祭,與執事陪祀官常服掛珠,否則素服
祭告登極授受大典上尊號、徽號祔廟郊祀萬壽節皇太后萬壽節冊立皇太子先期遣官告天地、太廟社稷
致祭岳鎮海瀆帝王陵寢先師闕里先師
大祀亦如之。
大婚冊立皇后,祗告天地、太廟
封太妃、冊封皇貴妃及貴妃,祗告太廟後殿奉先殿。
上尊諡廟號、葬陵,祗告天地、社稷太廟後殿奉先殿,並致祭陵寢后土陵山
親征命將,祗告天地,太廟社稷太歲火砲道路諸神。
凱旋奏功,祗告奉先殿,致祭陵寢釋奠先師致祭岳鎮海瀆帝王陵廟先師闕里
謁陵巡狩,並祗告奉先殿,迴鑾亦如之。
巡幸所蒞,親祭方岳
其所未蒞者,命疆臣選員遍祭、鎮、海、瀆、所過名山大川
祭文香帛遣使自京齎送
帝王陵寢聖賢忠烈名臣祠墓,凡在三十里內,遣官祭之。
歲暮祫祭功臣配饗,祗告太廟中殿後殿
監國攝政,並遣官祭告太廟
耕耤田,祗告奉先殿。
經筵,祗告奉先殿、傳心殿,修建郊壇太廟奉先殿,祗告天地、太廟社稷
興工合龍,祭后土、司工諸神。
迎吻,祭琉璃窯神暨各門神
歲旱祈雨,祗告天神、地祇太歲
七日,祭告社稷
三請不雨,始行大雩
凡告祀,不及配位從壇。
至為元元祈福,則遣大臣分行祭告,頒冊文香帛,給御蓋一,龍纛御仗各二,蓋猶喬嶽翕河茂典雲。
公元1731年
習儀大祀前四十日,中祀前三十日,每旬三、六、九日太常卿讀祝官贊禮郎執事樂舞神樂署,習儀凝禧殿。
故事祭祀先期太常寺演禮壇廟中。
雍正九年諭曰:「是雖義取嫻熟,實乖潔齊嚴肅本旨也。
」乃停前一日壇廟演禮
其前二日凝禧殿如故
太廟,以王公一人監視宗室覺羅官。
先師祭酒司業監視國子師生同日習樂殿庭,令樂部樂監視亦如之。
謁陵寢,讀祝官等亦遇三、六、九日習儀皇陵
歲暮將祭享,選內大臣莽式,例演習於禮曹。
時議發揚蹈厲,為公庭萬舞變態雲。
公元1686年
陪祀順治時,詔陪祀官視加級四品以上
康熙二十五年,以喧語失儀,諭誡陪祀官毋慢易
議定論職不論級。
郊壇陪祀首公,訖阿達哈哈番,佐領
文官尚書,訖員外郎,滿科道,漢掌印給事中
武訖游擊
太廟社稷日月帝王廟,武至參領,文至郎中,餘如前例
御史、禮曹並糾其失儀者。
既以江提督陳世凱請,文廟春秋致祭允武二品以上陪祀
三十九年申定陪祀不到處分
乾隆初元,定陪祀祗候例,祭太廟,俟午門鳴鼓;祭社稷,俟午門鳴鐘;祭各壇廟,俟齋宮鍾動依次入,鵠立,禁先登階。
並按官品木牌,肅班序
七年,定郊廟社稷赴壇陪祀制,遣官代行王公內大臣等不陪祀,餘如故
明年,定郊祭前一日申、酉時祭日五鼓禮部察院官赴壇外受職名,餘祀止當日收受
二十七年歲杪,諭通覈陪祀三次不到者,分別議懲
咸豐十年,諭朝日陪無故不到臨時稱疾並處罰。
光緒九年申定祗候例,大祀夜分中祀雞初鳴,朝服蒞祭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