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和 zh.wikisource.org
穆宗本纪二 (自动笺注)
公元1867年
六年丁卯春正月己未,任、賴諸匪竄孝感德安官軍失利總兵張樹珊死之。
壬戌,復靖遠
丙寅,革官文總督,召來京。
李鴻章為湖廣總督,調李瀚章為江蘇巡撫,以劉昆為湖南巡撫
己巳張錫嶸剿捻匪於西安魚化鎮,死之。
劉松山大捷
喬松年專辦陝西軍務
辛未,命左宗棠欽差大臣督辦陝、甘軍務,賞劉典三品卿銜,幫辦軍務
乙亥哈密回匪竄巴里坤官軍擊退之。
爾濟病免,以伊勒屯為巴里坤領隊大臣
丙子,命徐繼畬在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行走,管新設同文館事務
己卯官軍鎮雄
二月乙酉朔劉銘傳追剿任、賴於鍾祥失利
鮑超進擊大敗之。
庚寅,命李鴻章督軍赴豫。
壬辰京師疫。
甲午,擢劉松山廣東陸路提督
丁酉,陝回馬生彥等降
廣州徵收米折銀十九萬有奇,著為令。
乙巳軍復泗城
庚戌,以丁寶楨山東巡撫
辛亥洮州復陷。
壬子雲貴總督勞崇光卒,以張凱嵩代之。
三月丁巳,鄂軍剿賊於蘄水失利道員彭毓橘等死之。
癸亥總兵步雲軍潰於鄜州
戊辰鮑超乞病,諭仍赴黃州
乙亥,命倭仁在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行走,辭,不允
丁丑,諭李雲麟安頓新疆難民
辛巳,曹克忠軍復洮州
壬午,回匪馬占鰲等犯西寧
是春,免浙江仁和等場被擾逋課山西平定等處民欠倉穀
夏四月丁亥,允琉球國子弟入監讀書
鮑超病假
戊子,何琯軍復哈密
己丑周祖培卒。
癸巳吉林馬賊平。
丙申,日斯巴尼亞使來換約
壬寅劉松山大破捻、回於同州
丙午,贈哈密殉難紥薩克郡王伯錫爾親王,建祠。
德勒克多爾濟病免,命麟興為烏里雅蘇台將軍,調榮全參贊
丁未瞻對番目大蓋折布伏誅
庚戌貴德回匪叛,陷廳城。
五月甲寅哈密回匪竄玉門官軍擊退之。
以旱,命恤難民、育嬰孩、揜暴露、贍陣亡家屬
戊午,諭廣購書籍,並重御纂欽定經史,頒發各學。
己未郭寶昌劉松山兩軍破張總愚於朝邑
郭寶昌遣戍
辛酉,命曾國藩大學士駱秉章協辦大學士
丙寅,詔清理庶獄。
丁卯軍復荔波義寧
戊辰詔求直言,覈減宮廷用款。
己巳,捻匪渡運河,予丁寶楨嚴議。
庚午,賊竄長垣官軍擊退之。
癸酉,以剿賊無功,褫曾國荃頂戴,與李鶴年下部嚴議。
李鴻章戴罪圖功
京師地震。
庚辰董福祥陝西甘泉
六月甲申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言俄人窺伺新疆,下大學士尚書左都御史總理王大臣妥議。
丙戌申禁州縣浮收漕糧
甲午倭仁乞病罷職務,仍以大學士直弘德殿。
乙未官軍敗捻匪於即墨
庚子順直久旱,飢,賑恤之。
鮑超回籍。
辛丑李鴻章劉銘傳潘鼎新軍防運河,扼膠、萊。
命成祿節制黃祖淦、王仁和兩軍
畿內亢旱,撥、廣、贛釐捐三十萬,浙、海關洋稅三十五萬備賑需。
癸卯,甘回陷陝西華亭旋復之。
丁未,免昌平例貢果品
己酉,自三月不雨以來,上頻祈雨
是日雨。
是月,免陝西乾州等屬災擾額賦
秋七月己未,雨。
陝軍復甘泉
庚午永定河決。
己卯,以捻匪過膠萊河,諭各路扼守河、運兩防,奪丁寶楨職,仍留任
是月,免湖南晃州被擾逋賦
八月丙戌,停奉天冬圍。
戊子湖北匪首劉漢伏誅
庚寅,命黎培敬會辦貴州剿撫屯田事宜
壬辰,奉軍剿平孤山法庫等處賊匪
辛卯,署貴州提督趙德光剿賊於安平,死之。
丙申,穆隆阿等軍剿梟匪文安失利
濟陽土匪作亂,剿平之
丁酉,迤西回姚州
戊戌貴州巡撫張亮基開缺嚴議,命曾璧光署之,布政使嚴樹森逗遛褫職
壬寅,召陳國瑞來京。
丙午,以淮、楚各軍所騷擾,諭李鴻章嚴申軍律
己酉,裁熱河木稅
庚戌創建福建船塢
九月壬子,允左宗棠調曹克忠赴陝。
丙辰,賴、任諸匪犯運河,牛師韓擊退之。
丁巳,河、狄、西寧回眾投誠
庚申,停山東例貢
辛酉安置額魯特游牧額爾齊斯河
甲子總理各國事務衙門預籌修約事。
曾國藩各抒所見以聞。
己巳,命丁日昌上海辦理義國換約
壬申撫恤巫山被水災民
丁丑,命榮全與棍噶札拉參籌辦哈薩克剿撫機宜
己卯,命馮子材左江,專辦南、太軍務
襄陽等府災民
冬十月癸未,諭各路統兵大臣及各督撫嚴申軍律
甲申,察哈爾都統色爾固善卒,以庫倫辦事大臣盛代之。
乙酉,以張廷岳庫倫辦事大臣
丙戌,陝軍復寧條梁宜君
席寶田軍赴沅州,統援黔軍務
壬辰,迤西回定遠大姚
癸巳汪元方卒。
沈桂芬在軍機大臣上學習行走。
丙申曾國荃病免,以郭柏蔭湖北巡撫,蘇鳳文廣西巡撫
山東被水災民
乙巳,派美前使安臣往有約各國辦理中外交涉
己酉,回匪陷寶雞正寧旋復之。
十一月庚戌朔,命道員志剛郎中孫家穀往有約各國充辦理交涉事務大臣
壬子劉銘傳等軍剿賊贛榆大捷任柱伏誅
癸丑,以梟匪蔓延,褫劉長佑職,仍責自效
官文直隸總督
丙辰,陝軍剿捻洛川,遇回匪,失利提督李祥和死之。
癸亥,張總愚陷延川綏德
甲子增設布倫托海辦事大臣,以李雲麟為之,明瑤為幫辦福濟科布多幫辦
甲寅劉銘傳軍剿賊於諸城大捷
丁丑,陝軍復延川綏德
十二月壬午,張總愚竄吉州左宗棠、趙長齡褫職留任
成祿剿回匪於肅州失利總兵黃祖淦死之。
癸未,賞陳國瑞頭等侍衛,隸左宗棠軍。
劉銘傳等剿賊於壽光大捷
西回祿豐廣通元謀
己丑官軍吉州
壬辰直隸梟匪平。
甲午,賞劉長佑三品頂戴,命率所部回籍。
永定河堤工合龍
丙申,命蔣益澧按察使候補,隸左宗棠軍,率楚勇回籍。
丁酉駱秉章卒。
劉松山等敗張總愚於洪洞
調吳棠四川總督,以馬新貽總督李瀚章調浙江巡撫丁日昌為江蘇巡撫
戊戌淮軍剿賊高郵大捷,獲賴文光等,誅之。
辛丑,東捻平,加賚李鴻章曾國藩世職,賞劉銘傳英翰郭松林楊鼎勛善慶世職有差,復曾國荃頂戴
壬寅,以左宗棠督師,命庫克吉泰、喬松年劉典督辦陝西軍務
甲辰,命楊占鰲甘肅提督,接辦西路軍務
戊申左宗棠喜昌劉松山等赴磁州迎剿。
張曜劉銘傳會剿
己酉,命鄭敦謹山西查辦事件。
是月,免浙江仁和等場未墾灶課、雲南嵩明等屬歉收額糧。
是歲,朝鮮琉球入貢
公元1868年
七年戊辰春正月庚戌朔,捻首李允率眾降於盱眙,詔誅之,遣散餘眾。
朱鳳標協辦大學士
乙卯,回匪復陷正寧
丙辰喜昌等擊張總愚於河內大捷
西寧回陷北川
李雲麟乞病
不許
以錫綸為布倫托海幫辦大臣
辛酉,張總愚北竄定州保定戒嚴官文左宗棠褫職留任
諭玉亮統神機營兵剿賊。
壬戌,張總愚犯清苑劉松山郭寶昌等軍繞賊前剿之,予優敘
陳國瑞宋慶張曜均以軍至保定
達賴請宥里塘犯東登工布死罪允之
賈楨等設團防總局。
癸亥諭令天津洋槍練軍各隊赴河間,與山東聯絡防剿。
甲子李鴻章周盛波等軍北援
左宗棠保定北方督剿。
恭親王會同神機營王大臣巡防
壬申英翰衛畿疆,命統牛師韓軍駐黃河以南
程文炳軍赴河間會剿
癸酉,張總愚陷饒陽旋復之。
賈楨以病致仕
乙亥,命左宗棠總統各路官軍
二月辛巳官軍渭源
癸未,命恭親王節制路統兵大臣
戊子,回匪復陷寧條梁
己丑,回匪竄伊克沙巴爾官軍擊退之。
褫趙長齡陳湜職,遣戍
壬辰,陝軍復寶雞
癸巳,滇軍鎮雄圍。
西回楚雄
乙未,豫、皖各軍敗張總愚於束鹿
庚子左宗棠李鴻章等軍剿賊,迭破之。
回匪陷懷遠神木
壬寅白泥苗匪降。
乙巳,以朝鮮請嚴邊禁,命延煦、奕奉天,會都興阿勘展邊事宜。
三月壬子張凱嵩乞病,諭責其逗留規避褫職
回匪陷鄜州劉典三原督剿。
癸丑,以劉岳昭為雲總督岑毓英雲南巡撫
乙卯,陝軍復鄜州
癸亥,諭庶吉士散館試詩賦。
戊辰,張總愚竄延津封丘劉松山郭寶昌擊敗之。
辛未,命沈桂芬軍機大臣
乙亥,命朱鳳標大學士
丙子,迤西回易門
丁丑,張總愚竄滑縣擊敗之。
是月,免直隸安州等處澇地逋賦
夏四月己卯朔哈密回陷五堡,官軍擊退之。
甲申,張總愚陷南皮
丁亥,諭左宗棠李鴻章丁寶楨等,督各軍於運河東西分路防剿。
己丑,苗匪何正觀降。
庚寅,陝軍剿回匪於邠州失利譚玉龍死之。
己巳永定河決。
乙未,召都興阿來京。
戊戌黎平苗犯晃、沅各境,官軍擊退之。
辛丑寧條梁回擾鄂爾多斯游牧貝子札那格爾濟擊退之。
回匪犯哈密,伊勒屯等會擊退之。
癸卯,賜洪鈞二百七十人進士及第出身有差
是月,免四川土司三年租賦
閏四月戊申朔,迤西回竄陷昆陽新興晉寧呈貢嵩明
戊午,回匪復陷神木
癸亥,陝軍復延長
甲子董福祥投誠,諭立功自贖
乙丑,回匪踞烏紳旗,分擾準噶爾旗,偪托克托城。
丁卯程文炳陳國瑞劉松山等軍擊張總愚於高唐茌平博平大捷
賊竄東光
己巳,回匪再陷慶陽寧州合水知縣楊炳華死之。
辛未,命都興阿欽差大臣會同左宗棠李鴻章剿捻、調遣春喜、陳國瑞張曜宋慶四軍崇厚辦軍務
五月戊寅劉松山等軍剿張總愚於鹽山海豐大捷
己卯創設江水師,置岳州漢陽湖口瓜州鎮總兵官
癸未,陝軍擊退竄邠、鳳回匪。
壬辰北山土匪延安官軍失利副將文華等陣沒。
庚子,滇軍復元謀武定祿勸羅次
是月,免湖南晃州被擾逋賦
六月己未郭松林等剿捻於臨邑濱州陽信大捷
諭水師嚴扼運防。
辛酉軍復歸順
癸亥,金匪竄寧古塔界,官軍平之
甲子,陝軍克宜川
丙寅,張總愚犯運河岸,官軍擊敗之,捻眾多降。
戊辰,又擊之於商河大捷
乙亥李雲麟褫職查辦
命明瑤為布倫托海辦事大臣
浙江海塘工竣
秋七月丁丑,蠲直、魯、豫被擾各州縣田賦
己卯,春壽以欺飾褫職
壬午撫恤滄州等處被擾難民
乙酉,張總愚赴水死,捻匪平。
李鴻章左宗棠太子太保銜鴻章以湖廣總督協辦大學士丁寶楨英翰崇厚並加太子少保銜,復官文銜翎,晉劉銘傳一等男郭松林一等輕車都尉,賞宋慶善慶二等輕車都尉劉松山黃馬褂三等輕車都尉郭寶昌張曜溫德勒克西騎都尉黃翼升一雲騎尉,復陳國瑞提督世職,餘升敘有差
命惇親王祭告定陵
彭玉麟回籍終制
丙戌,召左宗棠李鴻章入覲
丁亥滎澤河決
辛卯毛昶熙言軍務漸平,宜益思寅畏,旋御史張緒楷疏請保泰持盈及時講學,並嘉納之。
壬辰,允左宗棠請,資遣降眾回籍。
癸巳武陟沁河堤決
乙未,調曾國藩直隸總督馬新貽為兩江總督,以英桂總督
彭玉麟赴江、皖會籌長江水師事宜
戊戌,諭蘇、皖、豫、魯各屬修圩寨,飭鄉團
庚子,予宋儒袁燮從祀文廟
黔川軍復龍里貴定
川軍越巂夷匪,勝之,俘其酋勒烏立
曾璧光貴州巡撫
辛丑,布倫托海變民竄烏隴古河。
德勒克多爾濟卒。
癸卯撫恤滎、災民
甘回擾白水郃陽,陝軍擊退之。
甲辰,援黔湘軍甕安
八月乙巳朔,褫御史德泰職,以奏請修理園庭也。
庫守貴祥妄陳希利,發黑龍江為奴。
永定河決。
己酉,諭明瑤等規復布倫托海舊制
馬新眙兼辦理通商事務大臣
壬子延安土匪扈彰降。
癸亥,諭左宗棠兼顧山西軍務
戊辰,諭吉林嚴定開墾圍荒界限
辛未,諭金順專辦援陝軍務
是月,免皖、蘇、魯、豫、鄂被積年逋賦
九月壬午官軍慶陽
甲申肅州回攻敦煌官軍擊退之。
諭伊勒屯等籌辦巴里坤屯田
乙酉,援黔川軍會復平越
辛卯,命延煦出關查辦奉天邊事宜。
癸巳,滇軍復晉寧呈貢
是月,免浙江橫浦等場歉收灶課。
冬十月丁未,回匪犯涇州靈台擊退之。
乙卯文麟哈密,諭興辦蔡巴什湖等處屯田
丙辰穆圖善河州
濟南武定水災
丁巳,戍李雲麟黑龍江
戊午,命李鴻藻仍直弘德殿及軍機
庚申,以守科布多功,加土爾扈特郡王凌札棟魯布親王銜
己巳,黔苗復陷興義旋復之。
十一月甲戌,援黔川軍復麻哈
丁亥涼州總兵周盛波以不所部褫職
回匪擾鄂爾多斯等旗,竄榆林
定安等截剿。
壬辰,諭除吏胥積弊
己亥,黔軍克都勻,賞張文德黃馬褂
庚子台灣領事縱洋將掠船,踞營署,焚局庫,勒兵費。
總署詰辦,飭英桂遴員交涉
壬寅熱河匪平。
吉林雙城堡被水屯田租賦
十二月甲辰朔川軍西昌夷匪,連捷,各夷部降。
援黔湘軍天柱
丙午,回匪犯包頭,蒙軍失利
丁未熱河匪首彌勒僧格伏誅
甲寅,以曾國藩言川私病楚,諭籌止川鹽濟楚章程,撤局停稅。
丁巳,滇軍復澂江
庚申申諭省禁罌粟
壬戌,黔苗竄擾河池官軍擊退之。
乙丑,諭朝審緩決三次以上並減等。
永定河工竣
戊辰麒慶罷,以慶春為熱河都統
庚午劉松山剿賊大理川,大捷
壬申,截鄂餉二十一萬賑河南災。
是月,免江蘇荒地糧賦,山東泰安河南汝寧等屬被擾逋糧
是歲,朝鮮入貢
公元1869年
八年己巳春正月癸酉朔,停筵宴
丁丑,川、湘、黔、各軍會剿苗匪,黔軍復長寨。
戊寅,滇軍克富民
己丑劉松山等軍擊土、回各匪,敗之於清澗
成祿克肅州,與楊占鰲並賞黃馬褂
甲午,滎工合龍
丙申劉松山軍敗賊于靖邊,董侍有等鎮靜堡及靖邊降。
西回昆明岑毓英擊退之。
辛丑雷正綰涇州董家堡
二月戊申,命袁保恆督辦西征糧饟
三月癸酉朔,林自清戕興義知縣提督陳希祥誘誅之,賞希祥黃馬褂
甲戌,援黔湘軍鎮遠府、衛兩城
己卯甘肅提督高連升兵變,戕連升部將周紹濂逆黨同官,殄之。
乙酉,諭督撫於克復州縣慎選牧令拊循流亡
庚寅,回匪陷磴口
甲午吐魯番回匪犯哈密官軍迭敗之。
乙未軍克憑祥
己亥懿旨大婚典禮,力崇節儉。
是春,免江蘇山陽直隸安州等屬災、擾額賦兩淮富安等場逋欠灶課。
夏四月癸卯朔,迤西回楊林營,劉岳昭退守曲靖,嚴責之。
乙巳,麟興以畏事褫職
福濟烏里雅蘇台將軍文碩為布倫托海辦事大臣
己酉雷正綰黃鼎軍復鎮原慶陽
黔川軍復甕安
己未,援黔湘軍會復清江
庚申,允劉銘傳乞病
辛酉,免陳湜遣戍
是月,免山東東昌等屬逋賦
五月庚辰,援黔湘軍施秉進攻黃飄賊壘,失利按察使黃潤昌道員鄧子垣、提督劉長死之。
壬午,回匪陷澂江
甲申杜嘎爾等軍大破賊於杭錦旗
辛卯,命李鴻章四川察辦吳棠劾案
申誡岑毓英任用通賊練目,苛斂民捐。
馬如龍為雲南提督
丙申官軍剿匪保安大捷匪首大魁伏誅
自春正月不雨至於是月,上頻禱祈
丁酉,雨。
六月辛亥援軍會克尋甸
壬子,命董恂崇厚辦理奧斯馬加換約
甲寅永定河決。
戊午,予黃飄死事提督惟善總兵志宏世職加等。
辛酉武英殿災。
癸亥倭仁徐桐、翁同龢請勤修聖德,以弭災變,上嘉納之。
丙寅,諭督撫考課農桑
庚午,回匪犯阿拉定遠營,失利
秋七月辛未朔,日有食之。
癸酉張曜等軍敗回匪於察漢淖爾
吳坤修沿江各屬撫恤災民
甲戌,滇軍復嵩明,克白鹽井
甲申軍會越南克九洛陽等隘。
乙酉,諭錫綸賑恤額魯特人眾
丙戌朝鮮鴨綠江北禁遊民建屋墾田
都興阿等妥辦。
壬辰,何琯軍敗賊於木壘河等處。
是月,免晃州被擾逋賦
八月庚子朔,俄商船泊呼蘭河口,求吉、黑內地通商,諭總署按約止之,禁軍民私與貿易
癸卯內監安得海出京,丁寶楨奏誅之。
黔匪復陷都勻
丙午軍會復越南高平
庚戌申諭約束太監
壬子官軍剿平杭錦旗屬竄回。
癸丑寧夏官軍剿賊失利副將大順陣亡
戊午,棍噶札拉參軍復布倫托海,賊首張匊等伏誅
己未官軍達拉特旗竄匪,殄之。
是月,賑浙江杭、湖各屬,湖南安鄉縣水災。
九月庚午高台勇潰,褫成祿職,留任
壬申,撥京餉三十萬濟武、漢等屬工賑。
甲戌馬化龍復叛,襲陷靈州
官軍復威戎堡、水洛城
戊寅,滇軍復易門
壬午,免暹羅歷年貢品
庚寅烏魯木齊匪竄哈密,何琯等擊敗之。
乙未福建新造第一輪船成,命崇厚勘驗
戊戌,諭福濟額魯特各安舊居僧眾阿爾泰山南,俗眾居青格里河。
冬十月庚子劉松山敗回匪於吳忠堡等處。
辛丑金順又敗之於納家徬。
命楊占鰲甘肅提督,辦肅州善後事宜
法使羅淑亞與其水師提督兵船赴贛、鄂、川省查教案,諭所在按約待之
乙巳雷正綰黃鼎敗回匪於固原、鹽
丁未,命毛昶熙沈桂芬在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行走
辛丑命文碩等會勘布倫托海分界事宜董恂辦理美國換約
甲寅,滇軍復楚雄南安定遠
劉岳昭移軍昆明
己未哈密官軍西路回匪,大捷
甲子鳳凰城匪首王慶伏誅
乙丑劉松山軍復靈州
是月,賑雲南水災直隸旱災
十一月丙子茌平教匪孫上汶等謀逆捕誅之。
丁丑,裁新設布倫托海辦事大臣
庚辰,賑江寧水災
癸未,免科布多屬貢貂。
甲申,滇軍復昆陽
丙戌,甘軍復靖遠
庚寅永定河口合龍
乙未命文碩來京,改奎昌辦理分界
是月,免直隸東明被淹、被擾,安徽無為州縣被水逋賦
十二月庚子,援滇川軍魯甸
乙巳劉松山軍攻金積堡總兵簡敬臨等死之。
乙卯,披楞侵佔哲孟雄各地,廓爾喀唐古特構嫌,諭恩麟防維開導
布魯克巴內閧,並諭恩麟解釋撫綏
丁巳越南匪平。
諭蘇鳳文嚴申邊禁
癸亥,賑畿南災。
是歲,朝鮮越南琉球入貢
公元1870年
九年庚午春正月丁卯朔,停筵宴
癸酉,滇軍復祿豐
甲戌,甘軍擊敗援賊於王家甿。
己卯,回匪陷定邊
癸未神武門木庫火,詔修省
庚寅,回匪陷安定
陝軍復定邊
甲午馬德昭留辦潼關防務
二月辛丑劉松山督剿金積堡回匪,中炮卒。
道員劉錦棠三品卿銜接統其軍。
以俄官往齊齊哈爾吉林商界務,諭富明阿德英據約待之,毋遷就
乙巳,回匪分竄安邊清澗,陝軍擊走之。
丙午,又分竄花馬池榆林宋慶軍剿之。
戊申官軍擊敗米脂竄匪。
壬子,命李鴻章陝西辦軍務
甲寅,回匪竄同官宜君,陝軍剿敗之。
丙辰,法使因教案兵要挾,諭各疆吏通商大臣結交涉事宜。
辛酉寧夏各堡降回復叛。
三月丁卯朔,回匪竄準噶爾旗,馬玉昆擊敗之。
辛巳雷正綰疏防峽口褫職留營。
諭誡西征各軍貪功銳進
乙酉,滇軍復彌渡、賓川麗川緬寧
辛卯,回匪分擾岐、鳳,李輝武擊敗之。
夏四月甲辰譚廷襄卒。
五月庚午,命崇實貴州會同曾璧光查辦教案
癸酉,始允英國設置沿海各口電線
甲戌,援黔川軍克黃飄、白堡等苗寨。
庚寅天津人與天主教啟釁焚毀教堂,毆斃法領事
曾國藩崇厚會商辦理
乙未,諭疆吏飭禁謠惑眾,保護通商傳教各區。
李鴻章督軍入關,請調郭寶昌軍,允之
崇厚出使法國大臣
成林三口通商大臣
是月,免直隸安州等屬逋賦
六月戊戌,奎昌赴塔爾巴哈台,與俄使勘辦立界。
壬寅賽音諾顏部蒙兵剿回匪失利
丁未,滇軍復威遠
己酉,命彭玉麟江南會同沿江督撫整頓江水師
庚戌,甘軍敗回匪於鞏昌
乙卯永定河決。
庚申,以疏防民教啟釁,褫天津知府張光藻、知縣劉傑職,下部治罪
辛酉,滇軍復姚州
癸亥,命毛昶熙會同曾國藩查辦教案
曾國藩言:「善全和局,為保民之道。
備御不虞,為立國之基。
諭旨嘉勉
丁日昌天津幫辦洋務
秋七月戊辰,以琿春邊務事繁,加協領副都統銜,為定制
丙子,法使羅淑亞以曾國藩不允府、縣論抵,回京。
國藩迅緝原凶從速辦結。
丁丑,召崇厚還。
毛昶熙三口通商大臣
甲申周盛傳等剿散北山餘匪。
丙戌,諭曰:「海上水師,與江上水師截然不同
欲捍外侮自強,非二十年之久,未易收效
然因事端艱鉅畏縮不為,則永無自強之日。
近年內外臣工值事急時,徒事張皇
禍患略平,又為苟安之計。
創立戰守章程,而奉行不力,使朝廷謀議均屬具文
積習因循焦憂曷釋。
、滬兩廠輪船告成馬新貽丁日昌英桂沈葆楨各擇統將出洋,窮年練習,以備不虞
廣東亦應籌備輪船瑞麟李福泰切實辦理
將校熟諳風濤沙線者,隨時擇保,即山野中或長於海戰,亦當隨時物色量材超擢
督撫統籌全局,以副委任
庚寅南路甘軍復渭源狄道
是月,免晃州被擾逋賦
八月丁酉汝陽人張汶祥刺殺馬新貽
曾國藩為兩江總督李鴻章調直隸總督李瀚章為湖廣總督
戊戌,設黃河水師
庚子北山匪首李凡伏誅
壬寅,命張之萬會同魁玉訊張汶祥。
己酉,召毛昶熙還。
李鴻章曾國藩查辦天津教案
癸丑軍剿平安邊、河陽賊匪,梁添錫伏誅
越南方物馴象
己未,命李成謀為新設輪船統領
九月戊辰,滇軍復新興
庚午,諭崇實仍赴遵義教案
甲戌,治天津民教啟釁罪,張光藻、劉傑遣戍,誅逞兇殺害之犯十五人
是秋,川東、荊州熱河被水,賑撫之。
冬十月乙未沈葆楨丁憂,命百日後仍經理船政。
丙申,命劉銘傳督辦陝西軍務
嚴禁四川州縣苛派。
撥款續賑北山難民
辛丑,以江北漕船阻淺,由陸路轉運臨清。
甲辰天津製造局成。
庚戌日本立約通商,允總署遴員議約
辛亥,免科布多貢貂。
壬子,裁三口通商大臣,命直隸總督經理,如南洋大臣例,給欽差大臣關防
嚴諭疆吏慎密交涉有漏泄者立誅之。
丙辰,以水旱疊見,詔修省
戊午,移周盛傳軍衛畿輔
陝回禹生彥等竄平番官軍失利提督張萬美等死之。
庚申,設直隸海關道。
劉錦棠各軍克漢伯等堡,合圍金積堡
閏十月乙丑,俄使倭良嘎哩來京。
庚午湘潭會匪平。
乙亥,滇軍復永北、鶴慶鎮南楚雄
回匪陷烏里雅蘇台
丙子永定河合龍
曾國藩籌河運。
戊寅越南亞終等伏誅
十一月癸巳,命鄭敦謹會鞫張汶祥獄。
定讞,磔張汶祥於江寧
丁酉,回匪竄涼州副將謝元陣沒,王仁和擊退之。
辛丑,援黔湘軍復台拱。
戊申福濟榮全以匪入烏里雅蘇台褫職留任
曾國藩兼通大臣
庚戌甘肅總兵東興侵賑,命斬於軍前
庚申劉坤一漏泄密諭褫職留任
十二月甲子,諭嚴禁河工偷減侵蝕諸弊。
辛未,滇軍復鄧川浪穹
回目馬源發戕提督丁賢發等,捕誅之。
是冬,免貴州興義州縣衛、陝西綏德州縣災擾逋賦
是歲,朝鮮入貢
公元1871年
十年辛未春正月辛卯朔,停筵宴
壬辰官軍河西王甿賊壘,賞金順黃馬褂,加張曜一雲騎尉
乙未,黔軍平貴定等處賊壘,克都勻,賞提督林從泰、總兵何雄輝黃馬褂
己亥,諭馮子材太平進剿牧馬、諒山匪。
壬寅官文卒。
是月,免直隸安州等屬被水額賦
二月壬戌劉錦棠等軍克金積堡匪首馬化龍伏誅,加左宗棠騎都尉,賞劉錦棠雲騎尉黃馬褂開復雷正綰處分,及陳湜原官,賞黃鼎金運黃馬褂
就撫陝回於華亭化平川,設通判都司綏靖之。
前知靈州彭慶章坐為賊主謀,處斬
壬午,獲叛將宋景詩,誅之。
丁亥,調江蘇按察使應寶時赴津,籌辦日本通商事。
瑞常大學士文祥協辦大學士
三月癸巳金順等軍克寧夏,匪首萬選伏誅
己丑,滇軍復澂江,克江那土城匪首馬和伏誅
辛丑,普使李福致國書,以德意志各國及自主三漢謝城共復一統,受尊稱德意皇帝復書賀之
丁未,以倭仁文華殿大學士瑞常文淵閣大學士
春初至於是月上連祈雨
庚戌,雨。
夏四月丙寅,援黔湘軍新城岩門司等城,克高坡等苗寨。
己巳寧夏納家徬回眾降。
己卯,陝回竄擾平番碾伯官軍擊退之。
辛巳倭仁卒。
甲申,賜梁耀樞等三百二十三人進士及第出身有差
築大沽、北塘炮台
乙酉福濟革職,以金烏里雅蘇台將軍
丙戌,回匪復竄擾賽音諾顏部,焚掠固爾班賽汗等處。
五月庚寅朔,雨。
乙未左宗棠禁絕回民新教不許
戊戌,苗酋聞國興等降,八寨等城俱復。
壬寅,回匪擾烏拉特,杜嘎爾、薩薩布軍合擊之。
丙午,援黔湘軍丹江凱里等城,賞蘇元春黃馬褂
己酉,以李世忠尋仇斗很陳國瑞演劇生事,褫世忠職,降國瑞都司,並勒回籍,畀有司管束
辛亥鄭親王承志有罪,褫爵逮訊
李鴻章日本商約應寶時陳欽幫辦
乙卯,金乞假守制葬親。
不許
己未,滇軍復雲龍
六月壬戌太白晝見
益陽等處會匪平。
己巳,陝回白彥虎西寧回眾擾河州
庚午,黔軍克永寧鎮寧歸化苗寨,破郎岱水城各峒寨。
乙亥,命瑞麟大學士,仍留兩廣總督任。
己卯阜陽匪擾沈丘汝陽官軍捕誅之。
辛巳,以廣東盜賊橫行諭飭嚴緝。
丁亥,德宗生於醇邸。
戊子,賑天津災。
秋七月己丑朔軍剿越南竄匪,克長慶,斬匪首趙雄才。
壬辰杜嘎爾軍剿賊於布拉特,勝之。
甲午永定河復決。
丙申穆圖善北山剿賊。
金運昌軍剿烏拉特竄匪,勝之。
丁未河內沁河決。
乙卯昌圖賊匪竄擾都興阿遣軍平之
八月壬申,以副都統慶至襲封鄭親王
甲戌軍克安世賊寨,追剿太原竄匪,蘇國漢赴廣東乞降
丁丑,詔各省設局收養流寓孤寡
九月丙申,革高郵徵糧弊習
丁酉,甘軍克康家崖要隘
榮全伊犁
劉銘傳三月
壬寅,諭奉、吉整頓吏治,嚴緝盜賊。
恩錫上海辦奧國換約
丁未喬松年等會堵侯家決口
是秋,賑順直各屬及菏澤州縣災,免濮州被水、晃州被擾逋賦
冬十月戊午朔,達爾濟撤營縱賊,褫職逮治
命曹克忠接統劉銘傳軍,赴肅州防剿。
庚申,以湖南匪變,命李鴻章查辦
壬辰,命景廉烏魯木齊都統
癸未,詔免伊犁被脅官吏軍民等罪。
參領果爾接統爾濟軍。
十一月癸巳,甘軍克河州,禹得彥等降
丁未西寧回匪竄烏拉特及中衛張曜擊退之。
乙卯肅州回匪復犯敦煌文麟援剿之。
十二月辛未,予先儒張履祥從祀文廟
丁丑香山匪徒曾大鵝幅等作亂,捕誅之。
是歲,朝鮮琉球越南入貢
公元1872年
十一年壬申春正月丙戌朔,停筵宴
己丑,以紀年開秩減刑
文碩乞病褫職
辛卯軍復越南從化,克鎮山
癸巳,甘軍連破甘坪、大貝坪等處賊壘,進攻太子寺
庚子,黔軍克清平黃平重安
辛丑,援黔湘軍克黃飄、白堡苗寨。
辛亥,命侍郎崇厚太常寺少卿夏家在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行走
二月庚申,允江蘇辦米試行河運,漕白二糧仍由海運
丙寅曾國藩卒,贈太傅
戊辰,褫劉銘傳職,以前功仍留一等男爵。
庚午,起彭玉麟巡閱江水師
甲申侯家決口合龍
越南匪首蘇國漢等伏誅
是月,賑四川各屬災。
三月乙酉朔,黔軍復貞豐
丙戌,甘軍剿太子寺回匪失利提督傅先榮、徐文秀死之。
提督世俊黃馬褂,降參將
甲午,免達爾濟等罪,仍褫職效力
丁酉,以奉匪擾朝鮮境,嚴緝之
辛丑瑞常卒。
是春,免湖北黃陂直隸安州甘肅河州等處被擾逋賦
夏四月丙辰,回匪竄定邊靖邊,陝軍擊退之。
己未西寧回目馬占鰲、陝回崔三、米拉溝回目治成林等,先後乞降
丙寅,停淮關傳辦活計
內務力求撙節
己卯通政司副使王維珍疏陳先意承志孝思維則
予嚴議,尋褫職
是月,免貴州興義等屬被擾逋賦
五月甲申朔,日有食之。
熱河騰圍旗民租課三年
乙酉,自三月初旬慈禧太后弗豫月餘視朝
至是,御史李宏謨請勤召對
諭責其冒昧嚴飭之。
癸巳,徐占彪軍剿肅回屢捷。
左宗棠劾成祿糜帑遷延,命穆圖善查辦
乙未貴州苗匪平,賞席寶田騎都尉
丙申,陝回宋全德等降
伊犁殉難已革尚書陳孚恩暨其眷屬旌恤加等。
庚子,命李鴻章大學士,仍留直隸總督任。
乙巳,滇軍克永平雲南
六月甲午朱鳳標緻仕
命文祥為大學士全慶協辦大學士
丁卯,諭停本年秋審朝審句決
單懋謙協辦大學士
秋七月癸未朔,滇軍會克興義
己丑,免廓爾喀例貢
賑達木蒙古及三十九族被災兵民。
戊戌,回匪竄擾寧夏西路阿拉善旗,官軍擊退之。
己亥直隸呈進瑞麥御史邊寶泉疏論之。
李鴻章勤恤民隱補救偏災,毋鋪張瑞應
庚子永定河北下汛溢。
是月,免湖南晃州被擾逋賦
八月庚午,截江北漕米十萬餘石賑畿輔被水災民
癸酉金順遷延罷,常順烏里雅蘇台將軍
辛巳,以單懋謙大學士
九月癸未,滇軍克趙州蒙化大理下關,賞楊玉科李維黃馬褂
左宗棠言地瑞麥瑞穀,諭卻之。
乙未冊立皇后阿魯特氏,自王大臣以次推恩加賚,頒詔天下覃恩有差
永定河合龍
丙午,允彭玉麟乞病回籍,仍命每年巡閱江水師
庚戌榮全請令慶符招撫纏、民,英廉馬隊庫爾喀喇烏蘇,酌募民勇,允之
十月丁巳甘肅潰勇首犯高山伏誅
己未,加上兩宮皇太后徽號
戊辰廣西隆安岑溪土匪西隆苗匪平。
壬寅,諭統兵大臣約束委員,治騷擾逾限者罪。
恭親王請,復軍機處舊制
丙子何璟憂免,以張樹聲署兩江總督
十一月乙酉朝鮮匪船越境侵擾都興阿水師緝剿之。
回匪擾哈密東山官軍剿勝之。
禁殿廷、鄉、會考請託冒替
己卯瓊州土匪平,誅匪首何亞萬等。
辛卯,滇軍剿館驛等踞匪,迤東、迤南肅清
乙未,肅回竄紥薩克汗各旗,官軍擊走之。
黔軍會克新城
下江苗匪亂,張文德剿除之。
全黔底定
丙申,捻匪竄擾太湖水師平之
軍民哥老會自首免罪
丁酉申禁各省種罌粟
辛丑劉錦棠等軍剿回匪,大捷
丁未,陝軍剿陝北二道河等處竄匪,殄之。
李鴻章奏設招商局試辦輪船分運江、浙漕糧
十二月己未,駐藏幫辦德泰坐事褫職回旗
丙辰,諭吏部兵部、理藩院,親政後,各署有請旨及軍務摺片,均用漢文
丁卯,釋田興恕回。
丙子左宗棠乞病溫旨不許己卯祫祭太廟
是歲,朝鮮入貢
公元1873年
十二年癸酉春正月辛巳朔
癸未官軍擊回匪於那瑪特吉幹昭,敗之。
丙戌,以李宗羲為兩江總督兼通大臣
辛丑,成祿以苛捐誣叛,褫職逮問,趣金順接統其軍。
甲辰,滇軍克大理,回酋杜文秀楊榮、蔡廷棟等伏誅
岑毓英黃馬褂騎都尉世職開復劉岳昭處分,賞楊玉科騎都尉
乙巳,兩宮皇太后親政屆期懿旨勉上「祇承家法,講求用人行政,毋荒典學」。
廷臣中外臣工公忠盡職宏濟艱難」。
丙午,上親政,詔「恪遵慈訓,敬天法祖,勤政愛民」。
己酉,諭內務核實撙節,於歲費六十萬外,不得借支
二月庚戌朔軍機大臣六部九卿會議黃、運兩河辦法
李鴻章悉心籌辦奏聞
下詔修省,求直言
直省賢才,杜侵蠹
戊午,加上兩宮皇太后徽號翌日頒詔覃恩有差
劉錦棠軍克大通向陽堡。
庚午,以謁東陵,命惇親王等留京辦事
乙亥金順軍抵肅州剿回匪,敗之。
三月癸未上奉宮皇太后東陵
丁亥迴鑾
蹕路經過本年額賦
己丑大通、巴燕戎格及五工撒拉各回眾降。
西寧匪首桂源伏誅
庚寅上奉宮皇太后還宮。
丙申,回匪白彥虎等竄甘州
議定國公使覲見禮節
榮全乞病不許
庚子,以英廉塔爾巴哈台參贊大臣
丁未,滇軍克順寧
是春,免江蘇邳州陝西鄜州等屬被擾逋賦
夏四月乙卯,設廉州北海關。
丙辰日本換約成。
乙丑,回匪竄阿拉善旗及阿畢爾米特,諭定安遣軍防兵夾擊
己巳官軍克肅州塔爾灣賊巢
五月庚寅,滇軍克雲州
丁酉,允各國公使覲見
癸卯,成祿交刑部治罪
丙午,命成瑞烏魯木齊提督
六月壬子上幸瀛台日使副島種臣、俄使倭良嘎哩、美使鏤斐迪、英使威妥瑪、法使熱福哩、使費果蓀覲見紫光閣呈遞國書
庚申,嚴趣金順出關。
丁卯,甘軍復循化,匪目馬玉連等伏誅
閏六月甲申李鴻章覆陳黃、運兩河淮、徐故道難復,請仍海運
其舊河涸地,酌量升課
議行
丙戌朱鳳標卒。
滇軍克騰越,予岑毓英一等輕車都尉,賞劉岳昭黃馬褂楊玉科一等輕車都尉
雲南軍興十有八年,郡縣多為賊蹂躪,詔免十一年以前積欠糧賦,並永遠停徵濟軍釐穀。
劉岳昭慎選牧令察吏安民
甲午京畿久雨,上祈晴
丙申,詔查各省畝捐、釐捐及丁違制者,次第豁除
庚子,甘軍剿白彥虎等於敦煌失利副將天和等死之。
永定河決。
免阿爾泰烏梁海七旗貢貂。
秋七月辛亥軍剿西林西隆匪,平之
甲子,賑順天災。
是月,免山東青城被水新舊額賦
八月丁丑朔都興阿乞病慰留之。
辛巳直隸運河堤決
榮全復以病乞免不許
富和有罪褫職
戊子白彥虎等陷馬蓮井營堡
劉岳昭入覲,以岑毓英兼署雲貴總督
壬辰白彥虎等圍哈密,犯巴里坤官軍失利
乙未,諭景廉督軍赴援,調錫綸為烏魯木齊領隊大臣,以明哈密幫辦大臣
是月,賑直隸各屬、永順府屬暨公安水災
九月丙寅,命軍機大臣刑部審擬成祿罪。
癸酉永定河合龍
冬十月丙子朔御史沈淮疏請緩修圓明園
諭令內務府僅治安佑宮為駐蹕殿宇,餘免興修
己亥官軍肅州,匪逆馬文祿伏誅
上詣兩宮皇太后賀捷。
庚子論功,命左宗棠以陝甘總督協辦大學士,加一等輕車都尉;復金順職,賞還黃馬褂;予徐占彪、穆圖善雲騎尉
十一月己未越南王疏請會河陽興化山西宣光邊地諸匪。
劉長佑馮子材議奏
辛酉,法、構釁,法兵破河內省城,匪擾北寧
越人求援
瑞麟飭軍由欽州出關,會軍援剿之。
甲子御史吳可讀請將成祿明正典刑
己巳岑毓英整頓吏治營伍,並請撤勇停捐,自雲南始。
嘉之
庚午疏濬運河
壬申,成祿論斬
吳可讀坐刺聽朝降調
十二月甲申,回匪竄擾烏梁海等部,錫綸軍追剿,敗之。
戊子,以磨勘順天舉人徐景春試荒謬考官尚書全慶都御史胡家玉等降有差
辛卯,命額勒和布烏里雅蘇台查辦事件。
丙申,賞故提督劉松山一等輕車都尉
張曜金順軍西進。
壬寅,以慈禧皇太后四旬慶典推恩近支王公中外大臣,賚敘有差
是歲,朝鮮入貢
公元1874年
十三年甲戌春正月乙巳朔,停筵宴
甲寅湘軍古州苗匪,平之
丙辰,命編修張英麟、檢討王慶祺直弘德殿。
辛酉,以劉坤一胡家玉互參,降坤一三品頂帶褫職留任家玉五級調用
癸亥,諭築東明長堤。
己巳官軍援沙山子擊回匪,勝之,賞福珠哩黃馬褂
二月己卯,回匪擾巴里坤境,明會剿之。
丙申,以法取越南地匪擾山西,偪滇疆,諭岑毓英部署邊防
京師私鑄。
丁酉上奉兩宮西陵
三月甲辰,還宮。
乙巳,賑奉天災民
丙午,命寶鋆協辦大學士
己酉,修海寧石塘
辛酉,論肅清貴州功,復陶林提督,賞提督世華世職
辛未日本兵艦廈門,諭沈葆楨兵輪往,相機籌辦
李鴻章秘魯公使會議華工事宜
夏四月甲戌,詔撥帑十萬撫恤烏里雅蘇台災擾部落
丁丑上幸瀛台
單懋謙因病乞休允之
覲見俄使布策等於紫光閣
辛巳上幸圓明園還宮。
癸未,瑪那斯回匪犯奎屯等處,官軍進剿失利景廉兵援之。
丙戌日本兵船台灣登岸,與生番尋釁
沈葆楨海防兼理各國事務大臣,江、廣沿海各口輪船以時調遣
辛卯常順緣事褫職,命額勒和布烏里雅蘇台將軍,慶春為察哈爾都統,托倫布為科布多參贊大臣
丁酉,賜陸潤庠三百三十七人進士及第出身有差
辛丑景廉乞病不許
五月壬寅朔,法、和議定,諭邊將安輯內遷難民
壬子上幸圓明園還宮。
日本台灣番社
丁巳,以慈禧太后聖節,予在京旗官六十以上恩賞,停本年秋審、朝審人句決
己未彗星見。
乙丑,詔賑奉天災民
丙辰,允沈葆楨請,建台灣海口炮台,撫番社,撤疲兵。
戊辰日本師船游弋福建海口
日使前光總署王大臣台灣兵事
六月乙亥諭飭總兵孫開華接辦廈門防務
己卯,召楊岳斌曾國荃閻敬銘趙德轍、丁日昌鮑超蔣益澧郭嵩燾來京。
壬午,烏索寨降眾復叛,滇軍剿平之
癸未,允李鴻章請,以徐州唐定奎軍渡海赴台。
乙酉,諭戶部撙節不急之需,豫籌海防經費
沈葆楨部署南北路防守
丁酉,命翁同龢仍直弘殿。
秋七月丁未李鶴年陸路選立練軍議行
庚戌瑪納斯回匪犯西湖官軍擊退之。
壬子,命左宗棠大學士,仍留陝甘總督任,景廉欽差大臣督辦新疆軍務金順辦軍務
庚申覲見比使謝恩施等於紫光閣
甲子內務府大臣貴寶以任郎中時,於知府李光報效木植欺罔奏陳,嚴議褫職
乙丑馬賊寧古塔旋復之。
福建軍餉借用洋款二百萬,由海關分年抵還
己巳,停修圓明園工程
庚午,諭責恭親王召對失儀,奪親王世襲,降郡王,仍為軍機大臣,並革載澂貝勒郡王銜
白彥虎等犯濟木薩官軍擊敗之。
八月辛未朔懿旨恭親王世襲載澂爵銜,訓勉之。
修葺三海工程力求撙節
丙戌河南蝗。
戊子李光論斬
庚寅,諭各省整頓捕務。
乙未,命左宗棠督辦西征糧台轉運事宜,以內閣學士袁保恆幫辦
詔各省酌裁釐局,禁種罌粟
丁酉上幸南苑
戊戌,閱御前王大臣乾清門侍衛射。
己亥上行圍。
九月庚子朔上幸晾鷹台,撒圍。
辛丑上幸晾鷹台,閱神機營兵。
壬寅,閱王大臣侍衛等射。
丁未瑞麟卒,以英翰兩廣總督
庚戌日本續遣大久利通來,與總署王大臣台灣番社兵事
丙辰寧古塔匪首王文拴伏誅
辛酉王大臣日使成議退兵回國,給日本難民恤金台灣軍費共五十萬。
乙丑賈楨卒。
丙寅,諭李鴻章等於總署條奏海防練兵、簡器、造船、籌餉用人持久諸事詳議以聞。
十月辛未,以慈禧皇太后四旬萬壽,復劉銘傳提督
己卯,上慶賀禮成,賞廢員職銜,免王公文武處分,餘進敘有差
庚辰,恤廣東颶災。
癸巳,命廣壽、夏同善陝西查事。
己亥,上不豫,命李鴻藻代閱章奏
十一月甲辰,命恭親王代繕批答清文摺件。
丁未,賑徐、海水災。
己酉,命內外奏牘兩宮披覽
寶鋆大學士
壬子日本退兵
癸丑冬至祀天圜丘,遣醇親王代。
部帑百五十萬築石莊戶堤工
甲寅,上以兩宮調護康吉,崇上徽號,詔刑部及各省罪犯分別減等
庚申議行河南練軍
甲子,以石莊戶堤難就,允丁寶楨請,於賈庄一帶建壩築堤
十二月辛未,詔蠲免雲南被擾荒地錢糧十年
甲戌李宗羲病免,以劉坤一署兩江總督
公元1875年
上疾大漸,崩於養心殿,年十九。
慈安皇太后、慈禧皇太后召惇親王奕誴恭親王奕訢、醇親王奕譞,孚郡王奕譓惠郡王奕詳,貝勒載治、載澂,公奕謨御前大臣彥訥謨祜、奕劻景壽軍機大臣寶鋆沈桂芬李鴻藻內務府大臣英桂崇綸、魁齡、榮祿明善貴寶文錫,直弘德殿徐桐、翁同龢、王慶祺,南書房黃鈺潘祖蔭孫詒經徐郙、張家驤入奉懿旨,以醇親王之子承繼文宗為嗣皇帝
光緒元年二月戊子皇后阿魯特氏崩。
三月己亥上尊諡曰繼天開運受中居正保大定功聖智誠孝信敏恭寬毅皇帝廟號穆宗
五年三月庚午,葬惠陵。
論曰:穆宗沖齡即阼母后垂簾
國運中興十年之間,盜賊劃平,中外乂安
非夫宮府一體將相協和何以臻茲?
親裁大政,不自暇逸
遇變修省,至勤也。
聞災蠲恤至仁也。
不言符瑞至明也。
藉使蘄至中壽日新光大之,庸詎不與前古媲隆
顧乃奄棄臣民未竟所施,惜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