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和 zh.wikisource.org
本纪二十 文宗本纪 (自动笺注)
公元1831年
文宗協天翊運執中垂謨懋德武聖孝淵恭端仁寬敏顯皇帝諱奕詝宣宗四子也,母孝全成皇后鈕祜祿氏,道光十一年六月初九日生。
二十六年,用立儲家法書名緘藏
公元1850年
三十年正月丁未宣宗不豫宣召大臣硃筆,立為皇太子
宣宗崩,己未,上即位頒詔覃恩,以明年咸豐元年
皇貴妃孝慈皇貴妃
追封兄貝勒奕緯奕綱、奕繹為郡王。
封弟奕訢恭親王,奕枻醇郡王,奕硉鍾郡王,奕訁惠孚郡王
縞素百日素服二十七月。
二月戊辰,命左都御史柏葰內務府大臣基溥建昌西陵,為孝和皇后山陵。
宣宗遺詔毋庸升配、升祔
廷臣議。
議上。
詔曰:「先帝謙讓所不敢從。
曲體先懷,宜定限制。
即以三祖五宗為斷,嗣後不復舉行
湖南土匪李沅發作亂。
詔:「惠親王系朕之叔,免叩拜禮,示敬長親親。
庚辰,敕沿海整頓水師認真巡緝
壬辰大理寺卿倭仁應詔陳言上嘉直諫
三月癸巳朔保昌卒,以兵部尚書花沙納左都御史
壬寅通政使羅惇衍應詔,上優詔答之。
癸卯左副都御史文瑞疏陳四事,並錄進乾隆元年大學士孫嘉淦三習一弊疏,禮部侍郎曾國籓疏陳用人三事,均嘉納之。
辛亥,濬江蘇白茅河,移建海口石徬於老徬橋。
壬戌禮親王全齡薨,子世鐸襲。
夏四月乙丑俄羅斯請於塔爾巴哈台通商允之
己巳內閣學士車克慎疏陳敬繼志用人行政十條優詔答之。
癸酉戶部疏陳整頓財政臚陳各弊,得旨實力革除
庚辰,英吉利國船至江蘇海口公文,卻之。
乙酉,船至天津
五月丙申起碇南旋
丁酉,詔曰:「州縣親民之官責任綦重。
近年登進冒濫流品猥雜,多倚胥吏而朘閭閻民生何賴焉。
督撫大吏加意考察薦進廉平,鋤斥貪茸庶民困漸蘇,以副朕望。
」獲湖南逆首李沅發,京誅之。
鄭祖琛廣西會匪四起應時捕剿,疏報勿得諱飾
辛亥,改山東登州鎮水師總兵,兼轄陸路
癸丑,詔東南兩河勘籌民堰。
甲寅,以固慶為吉林將軍
六月癸亥永定河溢。
大學士潘世恩致仕,食全俸。
以祁俊藻為大學士杜受田協辦大學士孫瑞珍為戶部尚書王廣廕為兵部尚書季芝昌左都御史
甲戌,除甘肅民、番升科畸零地銀。
甲申,敕督撫舉劾屬員臚列事實,勿以空言
是月廣東花縣洪秀全廣西桂平縣金田起事
秋七月辛卯,敕沿海督撫籌防海口
丙辰尚書文慶延請妖人執中治病,免。
八月丁卯洪秀全修仁荔浦,敕鄭祖琛剿之。
調向榮廣西提督剿賊。
甲申,詔曰:「各省糾眾滋事重案層見疊出,該地方官所司何事
即如河南捻匪結黨成群甚至擾及鄰省,橫行劫掠自應合力捕治,淨絕根株。
封疆大吏玩縱於前,諱飾於後,以致成鉅患,朕必將督撫從重治罪
凜之!」
九月丙申,以廣西賊勢蔓延,調湖南雲南貴州兵各二千赴剿,並勸諭紳民舉辦團練
辛丑,命林則徐欽差大臣,剿賊廣西
甲辰,以廣東遊匪滋事,命徐廣縉剿之。
丙午大行梓宮發引
辛亥,暫安宣宗成皇帝隆恩殿。
冬十月壬午,以彌縫釀患,奪鄭祖琛職,林則徐廣西巡撫
甲子永定河漫口合龍
丙戌,詔曰:「大學士穆彰阿柔佞竊位傾排異己沮格戎機罔恤國是即行褫職
協辦大學士耆英無恥無能,降員外郎
頒示中外
」以賽尚阿協辦大學士
十一月戊戌,以奕山伊犁將軍
庚子欽差大臣林則徐道卒,以周天爵廣西巡撫,命前兩江總督李星沅欽差大臣,赴廣西剿賊。
乙巳,敕各省籓庫積存雜款,撥充軍需,暫緩開捐
劉韻珂免,以裕泰總督程矞採為湖廣總督吳文鎔為雲總督
廣西匪首鍾亞春,誅之。
十二月己巳孝德皇后諡禮成追封后父富泰三等公
奕山酌定俄羅斯通商條例以聞。
庚午,敕江蘇四府漕糧暫行海運
甲戌向榮剿賊橫州,敗之。
己卯,恤廣西陣亡副將伊克坦布等世職
丙戌祫祭太廟
是歲,免直隸浙江湖南等省六十七州縣賦有差。
朝鮮琉球入貢
公元1851年
咸豐元年辛亥春正月戊子朔,御太和殿受朝賀。
直省明道光三十年以前正耗錢糧實欠在民者,開單請旨
賽尚阿大學士
壬寅上謁慕陵,行周年大祭禮。
庚戌,還京。
辛亥,詔翰、詹諸臣分撰講義進呈
給事中蘇廷魁疏請推誠任賢慎始圖終
上嘉納之。
二月乙丑,詔免直省民欠錢糧入奏銷者,及於江蘇民漕糧,悉予蠲免
杜受田疏陳軍威、募精勇、勸鄉團、察地形四事,發軍前大臣
庚午李星沅奏剿賊金田獲勝。
己卯,詔曰:「今年節過春分寒威未解。
返躬內省,未能上感天和
因思去冬禮部匯題烈婦一本內閣票擬雙簽,遂用不必旌表簽發下。
烈婦捨生取義,足激薄俗而重綱常所有烈婦彭氏等三十七口,准其一體旌表以慰貞魂
」命廣州副都統烏蘭泰帶所制軍械赴廣西剿賊。
三月丙申,命大學士賽尚阿欽差大臣關防,馳往湖南辦理防堵都統巴清德副都統達洪阿隨往。
庚子上御紫光閣閱射
辛丑,御拱辰殿步射,閱大臣侍衛射。
己酉河南巡撫潘鐸奏拿獲捻匪姚經年二百餘名。
庚戌,調廣東湖南四川兵赴廣西助剿。
壬子,發內帑銀一百萬兩備廣西軍儲,發四川倉穀碾運湖南
夏四月戊午,命賽尚阿馳赴廣西辦軍務
己未,命戶部左侍郎舒興阿為軍機大臣
庚申上御清門聽政
廣西中伏陣亡副將齊清阿等世職
詔以李星沅等毫無成算,中賊奸計,切責之。
鄭祖琛養癰貽患遣戍伊犁
丙寅周天爵洪秀全等眾皆散處山險路熟,伺間衝突,即敗不足大創
此時兵力不足,專飭防守
須兵有餘力,乃可連營偪剿。
得旨:「務當嚴防,勿令竄逸
賽尚阿師行,賜遏必隆刀,命天津鎮總兵長瑞涼州鎮總兵長壽從征
庚午,免直隸道光三十年民欠錢糧
周天爵奏劾江鎮總兵惠慶、右江道慶吉剿賊不力,均奪職
丙子李星沅剿滅上林墟會匪。
癸未李星沅卒。
烏蘭泰奏,四月初三日,抵武宣軍營
查詢賊勢,類皆烏合
武宣東鄉會匪有眾萬餘,蓄髮易服,有偽王、偽官名目,實廣西腹心之患
得旨:「賊情狡獪,務當持重。」
五月戊子周天爵奏,武宣東鄉逸賊竄入象州
切責之,各予薄譴
詔湖南提督余萬清協同堵剿。
庚寅卓秉恬奏請堅壁清野之法,下賽尚阿督撫知之。
甲午周天爵奏剿平泗城股匪,陳亞等投誠,追賊入合浦
丁酉烏蘭泰奏,四月十七日,馳至象州堵截逸賊
甲辰,陝甘總督琦善剿辦番族率意妄殺奪職逮問
乙巳,以季芝昌總督,以戶部尚書裕誠協辦大學士
己酉,詔停中外一切工程
工部右侍郎彭蘊章軍機大臣
乙卯,上詣大高殿祈雨
六月丁巳賽尚阿報抵長沙
詔曰:「象州之賊,宜重兵合圍
分竄南寧太平之賊,應分追剿
其尚審度地勢人材聯絡布置
糧台關緊要,並宜分置,以利轉輸
丙寅烏蘭泰奏,五月初十日,賊陷貴州兵營當日奪回。
南山屯集之賊,亦經迎擊南竄
陣亡官十五員,兵二百餘名,附單請恤。
首先敗退貴州參將佟攀褫職
辛未,撥江海關稅銀十五萬兩,湖北過境兵差
乙亥賽尚阿奏,六月初四日,馳抵桂林通籌全局
上嘉其均合機宜。
丁丑河南南陽捻匪四齣滋擾,詔所司捕之。
辛巳西寧番匪搶掠,敕薩迎阿遣將剿捕
秋七月丙戌賽尚阿奏,賊由象州回竄東鄉,派兵堵剿。
庚寅御史焦友瀛疏言吏治因循,宜綜覈名實
得旨:「如果牧令得人何至姦宄潛聚,釀成巨患
嗣後有似此者,惟督撫是問。
庚子賽尚阿奏,進剿新墟賊匪七戰皆捷。
賞還烏蘭泰秦定三花翎
湖廣四川督撫嚴查會匪、教匪。
丁未,敕南河歲修工程,以三百萬為率
己酉賽尚阿奏:「查明軍將功過烏蘭泰先勝後敗由於猛追中伏賊人壅流設伏後軍流湍者百餘。
向榮初到時,連獲勝仗,每勝賞銀人一兩
李星沅既至,減為三錢
兵譁然,誓不出戰
現巳分別汰除,務知持重
安徽巡撫蔣文慶奏,壽州匪犯程六麻與合肥捻匪高四八作亂
庚戌,調鮑起豹為湖南提督玉材為雲南提督,重綸為貴州提督
八月乙卯賽尚阿奏,進剿新墟賊巢,奪占豬綌峽、雙髻山
得旨嘉獎
乙丑山東巡撫陳慶偕奏,登州水師船被賊扌虜,副將落水
得旨:「速往追剿
」並敕奕興、訥爾經額嚴防海口
禮部尚書惠豐卒。
閏八月甲申朔,新墟眾首洪秀全永安州,踞之,僭號太平天國
陸建瀛奏請天主教
得旨:「與外夷交涉,當慎之於始。
原約所有者,仍應循守舊章
戊子程矞采奏,陽山賊匪竄撲宜章乳源,飭總兵孫應照往剿。
廣西殉難巡檢元吉世職,建祠,其子澍溥附祀
甲午南河豐北三堡河決
庚子定考軍機章京例。
壬寅賽尚阿奏新墟賊翻山竄出,陷永安州
切責之,下部議處
己酉,命河北鎮總兵光甲鄖陽鎮總兵鶴齡馳赴廣西剿賊。
庚戌常大淳盜船石浦肆劫知府羅鏞擊走之。
辛亥,以舒興阿為陝甘總督
九月庚午賽尚阿巴清德向榮託病諉卸進兵遲延
得旨,均奪職自效
丙子詔議河海運漕章程
冬十月戊戌敕建定海陣亡總兵葛雲飛鄭國鴻專祠
十一月己卯葉名琛奏,剿辦英德賊匪淨盡
太子少保
十二月丁酉賽尚阿奏,向榮扎龍眼塘。
己酉陸建瀛奏,海盜布興有繳械投誠,撥營安插
庚戌祫祭太廟
公元1850年
是歲,普免道光三十年以前民欠錢糧
又免直隸六十一州縣民欠旗租,浙江五十一州縣帶徵銀米
又免奉天十五廳州縣吉林四城黑龍江一城湖南七廳州縣災賦。
又免浙江福建鹽場欠課。
又免廣西被賊八十六州縣額賦
朝鮮琉球入貢
公元1852年
二年壬子春正月壬子朔,封奕劻貝子,奉慶親王永璘祀。
乙卯,以裕誠為大學士訥爾經額協辦大學士禧恩戶部尚書
壬戌賽尚阿奏,距永安州三里安營督戰
辛未,命侍郎全慶副都統隆慶封朝鮮國王妃
二月丁亥,陳病免,以李僡山東巡撫
辛丑,上詣西陵
三月壬子大葬宣宗成皇帝慕陵
丁巳,上還京,恭奉宣宗成皇帝孝穆、孝慎、孝全三皇后神牌升祔太廟頒詔覃恩
庚申鄒鳴鶴永安踞匪全數東竄,烏蘭泰追賊不利總兵長瑞長壽、董光甲、邵鶴齡均死之。
得旨賽尚阿下部議處,敕程矞采派兵在湖南防堵,恤長瑞等四總兵世職,建祠。
廣州副都統烏蘭泰卒于軍,贈都統,照陣亡賜恤
丙子,恤廣西死事副將阿爾精阿等世職
庚辰內閣學士勝保疏言:「游觀之所,煥然一新
小民竊議,有累主德。
」上優容之。
夏四月壬午,常雩,祀天圜丘,恭奉宣宗成皇帝配享
甲申府尹王慶雲疏陳河東鹽務,永禁簽商,可募鉅款。
下部議行
丙戌上謁慕陵,行釋服禮。
徐廣縉欽差大臣,接辦廣西軍務
辛卯程矞采郴州匪徒劉代偉作亂參將積拉明捕誅之。
癸巳常大淳奏,鹽梟拒捕,戕斃副將知縣德成,經提督善祿、知府畢承昭派兵攻擊,斬擒百餘,餘匪逃散
予張德成世職
太僕寺少卿徐繼畬疏陳釋服之後,宜防三漸:一、土木之漸,一、宴安之漸,一、壅蔽之漸。
得旨:「置諸座右時時省覽
己亥,減乾隆朝所增名糧兵六萬六千餘名。
庚子程矞采奏,洪秀全全州進撲永州,分股竄永福義寧,檄提督鮑起豹劉長清分御之,並咨照賽尚阿一同堵御
辛丑,特登額免,以桂良兵部尚書
乙巳,賜章鋆二百三十九人進士及第出身有差
琦善遣戍吉林
丙午鄒鳴鶴以留兵守城,不令追賊,奪職
勞崇光廣西巡撫
己酉,命截留漕米六十萬石,分運江蘇山東備賑。
五月辛亥,布彥泰奏,庫存回布四十萬匹,請變通折征允之
甲寅夏至祭地方澤,恭奉宣宗成皇帝配享
庚申,賊陷湖南道州
賽尚阿留守桂林,檄江忠源張國樑移兵湖南
六月甲申查辦山東賑務
杜受田怡良疏言漕船入東,先行起卸以資散放
丙戌,命賽尚阿湖南辦軍務徐廣縉接辦廣西軍務
丁亥策立皇后鈕祜祿氏。
癸巳僧格林沁奏劾御前大臣鄭親王端華修改大考侍講學士保清試卷阻止不聽驕矜亢愎,難與共事。
端華退出御前大臣,保清褫職
戊戌,以慧成為河東河道總督
秋七月己未廣東羅鏡凌十八股匪剿平,上嘉獎之。
烏什辦事大臣春熙奏,回匪鐵完庫里霍卓竄擾烏什官兵擊退
參贊詳查以聞。
甲子,詔軍務未竣,需材孔亟,其有知兵之人,所在保舉錄用
直省修整城垣
丙寅協辦大學士杜受田卒。
丁卯羅繞典奏,行抵長沙聞知賊由道州竄出江華永明桂陽嘉禾誠恐衡郡有失,省垣亦應預防
得旨,即妥籌辦理
戊辰給事中袁甲三定郡王載銓尚書恆春侍郎書元,迭查有跡,各予譴責,其題詠載銓息肩圖各員,並下部議處
庚午奕山、布彥泰奏,回匪倭里罕糾約布魯特突入卡倫官兵擊卻之。
壬申洪秀全攻陷郴州
甲戌常大淳岳州宜籌防堵,詔徐廣縉撥兵前往
麟魁刑部尚書
八月己卯朔向榮稱病規避奪職遣戍新疆,尋留軍自效
福興廣西提督
癸未,初舉經筵
甲申,詔湖廣督撫:「湖南之洞庭湖、湖北大江,均有捕魚小船及經商大船數千百隻,亟宜收集,免為賊用。
其各船水手習於風濤,堪充水勇,其即留心招集。
己丑羅繞典駱秉章奏,賊匪安仁攸縣進圖省城
賽尚阿省圍。
庚寅,命廷臣會籌軍儲
調常大淳山西巡撫,以羅繞典湖北巡撫張芾江西巡撫
甲辰,命暫免四川江西販運湖北米稅。
調福建浙江兵一千名赴江西防堵
九月己酉,詔賽尚阿視師無功貽誤封疆褫職逮問,籍其家。
辛亥,以載銓步軍統領,以訥爾經額大學士禧恩協辦大學士
甲寅,獲西寧番賊阿里克公住,斬之。
駱秉章暫留湖南會辦
戊午上謁東陵
湖南陣亡總兵福誠等世職
己未常大淳奏賊將北竄防禦兵單。
徐廣縉撥兵赴岳州助防。
丁卯,上還京。
冬十月辛巳上臨大學士杜受田賜奠,加其父杜堮禮部尚書銜
甲申黃宗漢奏請浙江新漕改由海運,從之。
壬辰季芝昌免,以吳文鎔總督
十一月丁未朔,日有食之。
丁巳,賊陷岳州
戊午,起琦善河南巡撫
辛酉,詔徐廣縉分兵防守武昌漢陽荊州陸建瀛蔣文慶就地扼要嚴防
癸亥,以賊近湖北,敕琦善嚴防河南邊境,詔張芾嚴防沿江要隘
甲子,以文慶戶部尚書
癸酉,賊陷漢陽,命陸建瀛馳赴上游防堵
乙亥,復向榮提督銜
在籍侍郎曾國籓督辦團練
調福珠洪阿為江南提督
十二月丁丑,敕各省紳士在籍辦理團練
四品京堂勝保從軍河南
癸巳,賊陷武昌巡撫常大淳死之。
上切督軍大臣不籌全局擁兵自衛,逮徐廣縉治罪
向榮欽差大臣,督辦軍務張亮基署湖廣總督
葉名琛兩廣總督柏貴廣東巡撫
癸卯向榮奏賊連陷武、,搭有浮橋必須多備砲船,將橋焚毀,方可進剿
得旨:「刑部郎中盧應翔所帶砲船,曾在長沙擊賊,即迅赴軍前。
甲辰吉林黑龍江徵兵到京。
得旨:「每起間二日起行,帶兵官嚴守紀律不得多索車輛騷擾驛站
祫祭太廟
是歲,免直隸四十二州縣山西一府災賦,浙江四十八州縣緩徵銀米各有差。
朝鮮暹羅入貢
公元1853年
三年癸丑春正月丁未,調青州副都統常青移防豫、楚。
戊申張亮基奏,賊目蕭朝貴實在長沙城外轟斃,起獲屍身驗明梟剉。
己酉蔣文慶奏城薄兵單,移調西梁山兵勇來城防禦
癸丑向榮奏,武昌踞賊抬砲上船意欲逃竄
陸應穀奏,偵得賊匪開年有東竄安慶江寧之信。
向榮多方偵備,迎擊兜剿
甲寅,敕步軍統領前鋒統領整備軍實盤詰姦宄
甲子,賊陷九江陸建瀛退守江寧
賽尚阿論斬,革其子崇綺官職
丁卯,命工部左侍郎呂賢基安徽辦防,加周天爵侍郎銜會辦防務
壬申陸建瀛褫職逮問,以祥厚欽差大臣
癸酉,以山西陝西四川三省紳民捐輸軍饟,加鄉試中額生員學額
甲戌,賊陷安慶蔣文慶死之,命周天爵安徽巡撫
江西陣亡總兵恩長世職
二月丙子朔,詔:「京師八旗營兵十五萬之多,該管大臣勤加訓練
贈恤湖北殉難學政馮培元侍郎諡文介布政使梁星諡敏肅按察使瑞元諡端節,及知府以下官各予世職、建專祠提督雙福、總兵官錦繡常大淳祠。
丁丑釋奠先師孔子
少卿雷以諴侍講學士晉康南河少詹事王履謙東河會辦防務
癸未上臨講學,加衍聖公孔繁灝太子太保
丁亥敕文三品以上養廉四成武臣二品以上二成充軍饟。
戶部請辦商捐、戶輸,上不許
壬辰,賊陷江寧將軍祥厚提督福珠洪阿等死之。
怡良為兩江總督,命慧成馳赴江南防剿。
調托明阿為江寧將軍文斌綏遠城將軍瑞昌杭州將軍鄧紹良為江南提督
丙申,命琦善會防淮揚
湖北行鹽暫用川鹽二千引。
李僡查拿山東兗、沂、曹三府捻匪。
內閣學士勝保幫辦江北防務
三月乙巳,賊陷鎮江揚州
丙午孝和皇后升祔太廟
辛亥,上耕耤田。
壬子,命湖北按察使江忠源幫辦南軍務
丙辰,敕侍郎奕經統密雲兵赴山東會防。
丁巳,敕各省團練格殺土匪勿論
駱秉章復為湖南巡撫
敕江寧布政使陳啟邁在徐州設立糧台
庚申向榮擊賊江寧,敗之。
以施得高為福建水師提督
壬戌,以廬州安徽省會。
周天爵剿賊妥速,琦善進攻獲勝仗,均嘉賚之。
直隸奉天備防海口
丙寅向榮奏迭勝城賊,進據鍾山
優獎之。
命奕經、托明阿赴清江防剿。
瑞昌盛京兵赴淮、徐會防,恩華吉林駐防直隸
辛未,敕廣東招募紅單船,遴將帶江南剿賊。
福濟漕運總督
夏四月庚辰日見黑暈
己丑,賊陷浦口、滁州
甲午,命琦善統制江北諸軍
逮治楊文定
庫倫喀爾喀蒙古哲布尊丹巴喇嘛進馬三千匹,及西林盟長進馬,均溫諭止之。
己亥,賜孫如僅等二百二十二人進士及第出身有差
癸卯,賊陷鳳陽
安徽捻匪竄擾蒙城
五月戊申,始制銀鈔
壬子王懿德海澄會匪陷同安安谿廈門嚴飭之。
周天爵收復鳳陽
癸丑李嘉端金陵賊船上竄。
得旨,此與向榮疏報不同,令確切查探
駱秉章奏,江西上猶縣匪首劉洪義聚眾在桂東滋擾毗連廣東湖南
得旨三省會剿
丙辰陸應穀亳州失守,賊撲汴梁
江忠源馳赴河南剿賊。
王懿德漳州鎮、被賊戕害永安沙縣先後失守
丁巳,命勝保統兵馳赴河南
戊午,釋賽尚阿徐廣縉於獄,從軍自效楊殿邦但明倫均留清江浦辦防。
周天爵鳳陽逸匪竄擾而西,即日赴援
得旨:「周天爵素稱勇敢,所保臧紆青練勇可當一面,獨不能與賊決一死戰耶?
陸應穀恩華奏竄賊由曹河搶渡,犯及山東
得旨,調陝西應援,仍令固守潼關門戶
賊陷歸德
己未,賊復陷安慶
江忠源防守九江
蒙古兵及其所進馬五千匹集於熱河
壬戌,詔以賊匪北竄勸諭北地紳民練團自衛,如能殺賊出力,並與論功
僧格林沁花紗納、達洪阿穆廕督辦京城巡防
癸亥,以許乃普刑部尚書翁心存工部尚書
甲子,以河南兵民固守省城優詔嘉勉
丁卯,命訥爾經額防守河北
桂良保定辦理防守
己巳開封解嚴,賊南竄中牟硃仙鎮,敕托明阿等追之。
辛未,始鑄當十大錢
六月乙亥福建紳商克復漳州優詔嘉之查明給獎
戊寅河南賊犯汜水,分股渡河溫縣
托明阿擊之,復汜水
己卯金陵賊船上陷南康進圍南昌
辛巳溫縣紳勇敗賊,復其城復會官軍敗賊於武陟
命納爾經額為欽差大臣督辦河南河北軍務恩華、托明阿副之。
黃河再決豐北。
甲申雲南東川回匪作亂
福建台灣土匪作亂
戊子美國使人入覲,詔止之。
河南賊圍懷慶
官軍許州圍,賊走羅山
福建官軍復永安沙縣
托明阿等敗賊於懷慶
乙未鎮江官軍失利,奪提督鄧紹良職,以和春署江南提督
戊戌優恤揚州攻城傷亡總兵雙來世職銀兩
廣西全州土匪作亂
秋七月甲辰朔廣西土匪興安靈川,分撲桂林官軍敗之,復靈川興安
丙午,敕慧成回清江浦防剿。
丁未,命勝保幫辦河南軍務
丙辰,敕東南河臣收撤渡船防賊偷渡
江西陣亡總兵馬濟美世職
丁巳,詔江西湖廣漕折京。
辛酉,賊竄湖北安徽
怡良上海設關收稅。
癸亥,恤提督福珠洪阿世職
甲子,詔紳士辦團御賊捐軀者,一體恩恤
乙丑福建官軍尤谿
八月丙子官軍懷慶圍,賊竄山西
戊寅,調吳文鎔為湖廣總督裕瑞四川總督,樂斌為成都將軍
庚辰,賊陷垣曲
癸未李僡卒,以張亮基山東巡撫駱秉章授湖南巡撫
甲申江西賊陷饒州郡城吉安土匪遙應之。
丙戌,賊陷絳縣曲沃進圍平陽
哈芬免,以恆春山西巡撫
庚寅,賊陷平陽勝保兵至,敗之,復平陽
賊由洪洞東竄。
癸巳,命勝保欽差大臣,賜神雀刀,恩華、托明阿副之。
丁酉,托明阿敗賊於陳留
九月癸卯朔,再敗之潞城黎城,賊竄直隸,入臨洺關
訥爾經額逮問,以桂良直隸總督
丙午,賊陷柏鄉
江西南昌,賊復竄踞安慶
丁未,調魁麟為禮部尚書花沙納工部尚書,以勝保漢軍都統
江蘇土匪青浦寶山官軍復之。
戊申,命截留漕糧山東災賑。
軍務方急,緩修豐北河工。
辛亥,命親王奉命大將軍,賜銳捷刀,科爾沁郡王僧格林沁參贊大臣,賜訥庫尼素刀,恭親王奕訢定郡王載銓內大臣壁昌會辦巡防
乙卯,賊由趙卅,城陷深卅。
命於河間、涿卅、通州設防
辛酉李嘉端罷,以江忠源安徽巡撫
甲子僧格林沁深州
丙寅陸應穀罷,以英桂河南巡撫
己巳周天爵卒于軍。
辛未,賊陷獻縣交河滄州進撲天津知縣謝子澄督帶練勇迎擊,死之,所部敗賊三十里。
特贈謝子澄布政使,並建祠,優獎練勇
警聞京師戒嚴僧格林沁駐軍武清
冬十月甲戌,命曾國籓督帶練勇湖北剿賊。
丙子,賊陷黃州漢黃德道徐豐玉死之,連陷漢陽進圍武昌
丁丑,賊踞獨流鎮勝保督軍至,連擊敗之。
戊寅,命恭親王奕訢軍機處行走麟魁軍機大臣,以瑞麟穆廕軍機大臣
乙卯,加給事中袁甲三三品卿銜剿辦安徽捻匪。
壬辰武昌解嚴江忠源赴皖。
命署臬司唐樹義江面剿賊。
癸巳,賊陷桐城
戊戌,豫征山西陝西四川三省糧賦,尋止之。
十一月壬寅朔,以王慶雲陝西巡撫
丙午福建官軍克復廈門
安徽賊陷舒城,辦團大臣侍郎呂賢基死之。
庚戌,賊陷儀徵
癸丑,命侍郎曾國籓督帶水師剿賊安徽
丁卯勝保剿賊獨流,不利陣歿副都統佟鑒,贈將軍賜恤
十二月甲戌揚州潰圍出,官軍其城琦善、慧成等均褫職從軍
乙亥,詔以黃州賊宗麕集,飭吳文鎔出省剿賊。
戊子琦善儀徵
己丑,賊陷廬州江忠源死之。
福濟安徽巡撫邵燦漕運總督
丙申,以侍郎杜翰軍機大臣
翁心存罷,以趙光工部尚書
己亥祫祭太廟
是歲,免奉天直隸山東山西浙江湖北湖南廣西雲南甘肅省三百四十四廳州縣衛災賦。
又免甘肅中衛地震銀糧、草束各有差。
朝鮮琉球暹羅越南、緬甸、南掌入貢
公元1854年
四年甲寅春正月辛丑朔蒙古盟長親王郡王迭次報效軍需銀兩溫旨嘉獎,均卻還之。
乙巳,撥內庫銀三十萬兩解勝保軍營
庚戌官軍獨流鎮,踞匪回竄。
壬子張芾罷,以陳啟邁為江西巡撫
王履謙疏陳河南吏治廢弛軍需浮冒河工糜費
英桂查覆。
丙辰浙江海運漕米改由劉河口放洋,命江蘇派員設局
己未,命福濟經理淮北鹽務
王懿德總督呂佺孫福建巡撫
辛酉袁甲三請事關籌饟,由軍機處徑交所司,勿發內閣,從之。
乙丑,命廣東購辦夷砲運赴武昌
丙寅,賊踞束城村,嚴詔僧格林沁勝保迅速剿擒
丁卯湖北進攻黃州兵潰,總督吳文鎔,署按察使、前布政使唐樹義死之。
戶部議覆四川學政何紹基捐廉疏上違式駢文,上責祁俊藻曰:「當閱何紹基疏時,卿亦議其迂拘何為尤而效之
大學士管部,乃不能司官稿一字乎
」賊竄獻縣東城庄,僧格林沁勝保合軍擊之。
賊竄陷阜城,分股竄山東
己巳江蘇六合縣紳團力保危城,詔嘉之,免一年錢糧
二月丁丑上御經筵
己卯許乃普直南書房,降內閣學士
硃鳳標刑部尚書周祖培左都御史
翁心存吏部左侍郎
辛巳,以台涌為湖廣總督
壬午,曾國籓奏統帶陸師萬七千人,自衡州起程馳赴湖北
癸巳,奕興罷,以英隆為盛京將軍
曾國籓疏請前巡撫楊健孫楊江捐銀二萬兩,准楊健祀鄉賢祠。
得旨:「楊健休致之員,鄉賢鉅典,非可以捐納得之
曾國籓不應遽為陳請下部議處
軍興以來,饟空事棘,而帝於名器猶慎之如此。
殉難安徽布政使劉裕世職諡勤壯
癸未,前協辦大學士湯金釗兵部尚書特登額重宴鹿鳴,加宮銜,賜御書匾額
丙戌張亮基奏獲戕害大員賊目王小涌,摘心遙祭
得旨,即傳知佟鑒、謝子澄家屬告祭
命托明阿幫辦僧格林沁軍務
癸巳,以青麟湖北巡撫崇綸丁憂,仍同守城。
戊戌張亮基奏捻賊渡河豐縣竄入單縣官兵迎擊獲勝,復陷金鄉
三月庚子朔張亮基奏賊陷鉅野鄆城
辛丑,命載齡帶兵一千駐防河間桂齡、台祿帶馬步兵千五百駐防德州
駱秉章奏賊陷岳州,曾國籓回省防堵,留候補道胡林翼楚南剿賊。
壬寅,賊陷陽穀知縣文穎蒞任五日,死之,優恤建祠。
甲辰,賊由陽穀冠縣竄至清河小灘,又分竄至臨清之李官莊
乙巳,命勝保迎擊山東竄賊,布政使崇恩帶兵扼守臨清州
辛亥,上耕耤田。
丁巳,賊陷臨清。
十日官軍復之,潰匪南竄勝保追擊
曾國籓奏剿賊岳州失利,回守長沙
下部議處
夏四月庚辰順承郡王春山薨。
阜城賊竄連鎮,僧格林沁追擊圍之。
壬午勝保馬隊追剿臨清潰匪,全數殄滅
得旨嘉獎,加太子少保,德勒克色楞、善祿黃馬褂
己丑予告大學士潘世恩卒。
內大臣壁昌卒。
辛卯鮑起豹罷,以塔齊布湖南提督,曾國籓奪職剿賊。
曾國籓克復湘潭塔齊布彭玉麟楊載福剿賊大勝,靖港賊退。
五月己亥朔葛雲飛祠成,賜御書匾額
廓爾喀國王表出兵剿賊。
溫詔止之。
辛丑孫瑞珍免,以硃鳳標戶部尚書趙光刑部尚書彭蘊章工部尚書
副都統綿洵追賊於豐縣,敗之,賜巴圖魯勇號。
乙巳,連鎮賊首開方竄陷高唐州勝保督兵追之。
壬申,上祈雨大高殿。
丁巳祈雨天神壇。
庚申荊州將軍官文官軍復監利縣宜昌府城。
塔齊布統軍湖北剿賊。
湖北巡撫崇綸託病奪職
壬戌,雨。
癸亥和春福濟收復安徽六安州城。
六月戊辰朔賜臨清、冠縣賊難一月口糧
江西賊竄湖北德安
庚辰許乃釗免,以吉爾杭阿為江蘇巡撫
詔曰:「中國海口,除通商五口外,夷船向不駛入。
近日乃有闌入金陵鎮江之事,意欲何為
葉名琛即向各國夷酋正言阻止
辛巳,詔直省團練殺賊者,建立總坊,入祀忠義祠,婦女遇難捐軀者,入祀節孝祠
癸未,賊陷武昌
台涌罷,以楊霈湖北巡撫,署總督
命曾國籓由岳州進剿英桂信陽防堵
副都統達洪阿卒于軍,贈都統
辛卯,敕葉名琛剿捕廣東匪盜船。
鑄鐵錢、鉛錢
秋七月辛丑湖北賊陷岳州,連陷常德
壬子,詔:「青麟棄城逃走,遠赴長沙,飭官文傳旨正法
副都統特爾清額卒于軍。
庚申,湖南水師克復岳州,予革職侍郎曾國籓三品銜
道員胡林翼攻剿常德
壬戌楊霈克復沔陽,賊陷安陸
閏七月戊辰湖北官軍克復安陸
丁丑欽差大臣琦善卒于軍,以托明阿為欽差大臣督辦揚州軍務
庚辰楊霈克復京山孝感天門黃陂麻城等城。
向榮官軍收復高淳
丙申和春克復太平
八月庚子官文奏連復嘉魚蒲圻
癸卯廣東土匪肇慶,調湖南福建兵剿之。
甲寅湖南官軍城陵磯進攻通城
癸亥,英、美二國兵船抵天津海口,命桂良蒞事。
九月辛未湖北湖南官軍攻克武昌漢陽
楊霈廣總督,曾國籓以二品銜湖北巡撫塔齊布黃馬褂李孟群羅澤南李續賓升敘有差
殉難布政使岳興、署按察使李卿穀均予諡建祠
壬午湖北官軍克復黃州
命曾國籓以兵部侍郎銜塔齊布督軍東下
甲申裕瑞罷,以黃宗漢四川總督何桂清浙江巡撫
戊子安徽官軍收復廬江
乙未魏元烺卒,以翁心存兵部尚書
冬十月丙辰,以花沙納吏部尚書全慶工部尚書,領國子監
調文滿洲都統,奕興為漢軍都統奕山內大臣
丁巳,曾國籓奏水陸軍攻半壁山賊,斃賊萬餘。
戊午,以扎拉芬泰為伊犁將軍
甲子,曾國籓等奏攻克田家鎮,予楊載福彭玉麟升敘
湖北軍收復蘄州
十一月丁丑,上詣大高殿祈雪。
庚辰楊霈克復廣濟黃梅
戊子羅繞典卒,以恆春為雲總督王慶雲山西巡撫吳振棫陝西巡撫
綏遠城將軍善祿卒于軍。
庚寅大學士軍機大臣祁俊藻致仕
賈楨大學士翁心存吏部尚書周祖培兵部尚書許乃普左都御史
癸巳湖北賊陷安徽英山
安慶賊竄九江湖口,及於吳城
十二月乙未,曾國籓奏攻克小池口上嘉獎之,賜狐腿黃馬褂
戊戌和春克復英山
克復英、霍兩縣均資民力,免三年漕糧
辛丑袁甲三舉人紆青進攻桐城力竭陣亡,贈三品銜,予世職
乙卯封奕之子載中貝勒,嗣隱志郡王改名載治
貴州官兵擊賊,敗之,興義城圍
辛酉安徽官軍克復含山
僧格林沁奏攻毀西連鎮賊巢
癸亥祫祭太廟
是歲,免河南山東山西福建湖南廣西省一百二十九州縣,又廣西州縣十二災賦有差。
朝鮮琉球入貢
公元1855年
五年乙卯春正月己巳四川官軍克復貴州桐梓
壬申貴州官軍剿匪台山,擒匪首陳良模。
甲戌,以江、浙漕米不敷京倉支放,命怡良開辦米捐京。
戊寅吉爾杭阿克復上海縣城。
嘉獎之。
辛巳湖北賊由黃梅回竄漢口楊霈退守德安奪職,仍留任
癸未江西官軍克復武寧
乙酉僧格林沁攻克連鎮,首逆林鳳祥就擒
封僧格林沁親王移軍山東攻剿高唐踞匪。
欽差大臣勝保師久無功,褫職逮問
丙戌浙江樂清土匪滋事,剿平之
敘連鎮功,西凌阿、瑞麟、慶祺、綿洵、拉木棍扎布、棍楚克林沁各予優賚
二月甲午朔王懿德奏夷商來租賃民房久居,藉收茶稅,從之。
法將剌尼樂助上海,賚綢四端、銀一萬兩,從吉爾杭阿請也。
己亥上御經筵
僧格林沁克復高唐州,餘匪竄入馮官屯
辛丑福建匪徒作亂,剿平之
戊午,鄂賊北竄,敕僧格林沁調撥馬步兵三四千赴河南助防。
三月甲子廣東官軍海豐
皖賊陷徽州
乙丑上謁西陵
賊陷武昌巡撫陶恩培死之,以胡林翼湖北巡撫
辛未,上還京。
辛卯貴州匪首楊鳳捕誅,餘匪平。
夏四月乙未安徽官軍收復婺源
額駙景壽御前大臣
丁未江西賊陷廣信
庚戌僧格林沁等奏攻克馮官屯賊巢擒獲首逆李開芳,餘匪盡殲。
得旨欣慰僧格林沁即以親王世襲,許乘肩輿,德勒克色楞加貝勒銜,餘各升敘
江西官軍弋陽
浙江賊陷開化
己未西安將軍扎拉芬在湖北剿賊陣亡優恤之。
楊霈職,以官文為湖廣總督,綿洵為荊州將軍瑞麟西安將軍
以西凌阿為欽差大臣,赴湖北剿賊。
庚申江西官軍饒州廣信興安
辛酉廣東官軍剿匪獲勝水陸股匪悉平。
五月丙寅,恤福建陣亡知縣高鴻飛,入祀京師昭忠祠,並於台灣建祠。
丁卯向榮奏剿賊三山,勝之。
戊辰廣東官軍河源等縣,殲賊於三水
辛未上御清門奉命大將軍惠親王綿愉參贊大臣親王僧格林沁恭繳大將軍印、參贊關防
壬申,詔曰:「興辦團練,原以保衛鄉閭
河南迭有抗糧、抗官之事。
似此相率效尤流弊甚大。
督撫其尚加意整頓,勿令日久釀患。
」是時,山東已有黑團之害,尚未上聞
其後卒以兵力平之
乙亥,以柏葰熱河都統
戊寅楊霈復隨州
癸未河南收復光山
丁亥胡林翼奏分督水陸軍力攻武、四戰四勝
得旨,迅圖克復
詔曰:「朕聞雲南回民滋事端,屢有聚眾抗糧之事。
恆春、舒興阿務將首要各犯懲處,勿令日蔓延
」以李鈞東河河道總督
六月乙未江西賊陷義寧
丁酉提督鄧紹良克復休寧
乙巳廣東官軍收復封川,殲賊於虎門洋面
丙辰河南蘭陽河溢
己未,敕安徽徽寧池廣道台灣道專摺奏事
辛酉官文官軍克復雲夢應城
秋七月壬戌朔,尊皇貴太妃為康慈皇太后
廣東賊陷湖南郴州宜章
癸亥陳啟奪職,以文俊為江西巡撫
己巳向榮克復蕪湖
庚午皇太后崩。
丁丑,西凌阿進剿德安賊匪不利退守隨州
都興阿馮官屯移軍剿之。
辛巳恭親王奕訢罷直軍機,回上書房讀書
文慶軍機大臣
癸未廣東官軍收復肇慶府德慶州
甲申山西陽城土匪滋事,剿平之
丁亥官文克復漢川
八月辛卯朔胡林翼督軍攻克漢鎮,進圍漢陽
甲午英桂奏邱聯恩擒獲捻首易添富、王黨等誅之。
己亥,湖南提督塔齊布卒于軍,贈將軍
庚子上大行皇太后諡曰孝靜康慈皇后
喀什噶爾回匪入卡,倭什琿布派兵逐出之。
戊申廣東官軍連復連州三江連山永安城圍
九月甲子大學士卓秉恬卒。
乙丑,以劉鉦為漢軍都統
庚午,命文慶葉名琛協辦大學士
癸酉,發內帑十萬兩續賑直隸山東災民
壬午四川馬邊廳夷匪滋事官軍平之
癸未,捻首張洛行歸德南竄,命提督武隆額剿之。
乙酉,命官文欽差大臣督辦湖北軍務
浙軍克復安徽休寧石埭
戊子,調鄧紹良固原提督
冬十月丁酉和春福濟克復廬州府城。
得旨嘉獎,賜和春黃馬褂福濟太子少保,免合肥三年額賦
辛丑貴州苗匪陷都江
壬寅官文克復德安
戊申石達開回竄湖北胡林翼堵剿之。
壬子,永免河南攤徵河工加價銀四十萬兩。
十一月甲子胡林翼奏,羅澤南李續賓迎擊石達開韋俊羊樓峒,敗之;請購洋砲擊賊
葉名琛採購洋砲六百尊,由湖南水運湖北應用
辛未廓爾喀夷人占踞後藏嚨。
德興卒,調麟魁刑部尚書,以瑞麟禮部尚書
戊子官文攻克咸寧金口,並報江西賊陷義寧,檄飭羅澤南回剿。
得旨:「羅澤南正在攻剿武漢契緊,不可回剿。
詔令曾國籓等遣周汝筠前赴崇、通,為羅澤南後路援應
和春等奏捻匪李兆受竄踞英山道員何桂珍密謀會捕,不克,死之。
十二月辛卯,上詣大高殿祈雪。
丙申江西賊陷臨江瑞州,敕曾國籓撥兵剿之。
戊戌,留江蘇漕米二十萬石江南軍。
癸卯廣西官軍收復興安
貴州賊徐廷傑陷鎮筸,分陷思南
乙巳,命文慶葉名琛大學士桂良彭蘊章協辦大學士柏葰戶部尚書,奕湘為盛京將軍,英隆為熱河都統
丙午,以鄭親王端華滿洲都統奕山黑龍江將軍
命西凌阿赴河南防剿。
庚戌,捻匪張洛行回竄歸德
癸丑,命英桂督剿豫、東、皖三省捻匪。
景淳奏陳防夷情形上嘉獎之。
駐藏大臣赫特賀奏馳抵後藏籌御大略
得旨:「江孜定日汛、馬布加各地,均屬中道要害,即宜扼守
噶布倫中擇其為夷情信仰者,令協同辦事,以輔兵力不及
生擒夷人,暫留營中,令來往通信,以示羈縻
樂斌等所擬六條,下該大臣知之。
丁巳祫祭太廟
是歲,免直隸山東湖北廣西貴州等省二府一百五十八州縣,又廣西三十八土州縣災賦,江蘇鹽場場課各有差。
朝鮮琉球入貢
公元1856年
六年丙辰春正月己未朔惇郡王奕脤復親王
奕山御前大臣貝勒載治御前行走
壬戌楊以增卒,以庚長為江南河道總督
壬申,賊擾湖南晃州、麻陽官軍擊走之,斬賊首何祿。
乙亥,詔駱秉章知府劉長佑江西剿賊。
戊寅廣東提督昆壽歸善賊,平之
辛巳提督秦定三攻克舒城
二月壬辰,詔湖南苗弁剿匪出力,准其留營序補。
戊戌上御經筵
辛丑順天府蔣琦淳疏進克己、復禮二箴上嘉納之。
丙午,英、美二國求改條約,下葉名琛知之。
丁未,調吉林黑龍江、察哈爾、綏遠城兵赴山東河南剿賊。
己酉,酌增直省文員減成養廉
壬子,命福興幫辦南軍務
丙辰廓爾喀請罷兵。
丁巳貴州官軍攻克銅仁
三月己未瓜州賊出竄運河,托明阿追剿之。
奕湘免,以慶祺為盛京將軍
壬戌湖南官軍克復永明江華
劉長佑軍入江西,復萍鄉
江西賊陷吉安
癸亥,上耕耤田。
甲子江南賊再陷揚州,奪托明阿、雷以諴職,授德興阿欽差大臣少詹事翁同書副之。
乙丑石達開瑞州,詔廣東堵剿。
丁卯,釋賽尚阿訥爾經額戍所
乙亥提督鄧紹良力攻揚州,克之,命幫辦興阿軍務
賊竄江浦
丁丑羅澤南力攻武昌陣亡,贈巡撫賜恤予諡。
戊寅,賊陷江西建昌
命浙江學政萬青藜布政使晏端書督辦三衢防務
庚辰穆宗生母懿嬪那拉氏晉封懿妃
曾國籓攻賊樟樹失利下部議處
癸未恆春軍務省分督撫,請許單銜奏事,從之。
丙戌張國樑攻克浦口
夏四月戊子賊復陷儀徵官軍尋復之。
甲午貴州軍復郎岱。
丙申雲南楚雄漢、回構釁
己亥江西軍復進賢
辛丑奉天金州地震。
癸卯安徽賊陷寧國
丙午,前協辦大學士致仕光祿寺卿湯金釗卒,贈尚書
辛亥,賜翁同龢等二百一十六人進士及第出身有差
丙辰,德興阿官軍攻賊三汊河,毀其巢。
五月辛酉,以穆克德訥為廣州將軍都興阿為江寧將軍
壬戌湖北通城官軍失利道員江忠濟死之。
蘇巡撫吉爾杭阿擊賊鎮江黃泥州,不勝,死之,贈總督
趙德轍署江蘇巡撫
甲子江南賊撲九華山營盤,陷之。
河南軍復光州
復西凌阿都統
袁甲三復三品卿。
丁丑,賊陷溧水
六月丙戌朔金陵賊撲陷大營,官軍退守丹陽,奪向榮福興職。
戊子,以按察使徐宗幹幫辦安徽防務
怡良雇募火輪船入江剿賊。
河南廣東撥兵,和春、傅振邦赴援江南
丁未葉名琛奏英、美、法各國公使以定十二年,請赴京重修條約
詔酌允變通阻止來京。
辛亥永定河溢。
江西賊陷饒州
秋七月辛酉廣東援軍連復江西上猶雩都贛州城圍
王懿德呈進美國國書得旨:「更換條約難以准行,仍令回廣東商訂
丁卯,命總兵張國梁幫辦向榮軍務
壬申江西官軍連復南康饒州
癸酉欽差大臣向榮卒于軍。
丙子甘肅撒拉回匪滋事官軍平之
和春馳赴丹陽剿賊,鄭魁士接辦安徽軍務
湖北援軍克復江西新昌、上高。
赫特賀奏廓爾喀唐古忒和成撤回戍兵
八月戊子黃宗漢罷,以吳振棫四川總督譚廷襄陝西巡撫
癸巳,命舒興阿嚴辦回匪,舉行鄉團
癸卯廣西官軍上思州貴縣
丁未貴州賊陷都勻施秉進陷古州
戊申安徽官軍攻克三河
己酉江西會匪攻陷廣昌南豐新昌瀘溪
九月乙卯朔,日有食之。
戊午京師米貴,開五城飯廠,並撥倉穀制錢固安六州飢民
己巳雲南土匪浪穹
庚午江南官軍高淳,克之。
癸酉安徽官軍無為州
丁丑文慶等疏進孟保繙譯大學衍義,命校刊頒行
壬午西寧番族滋事提督索文剿平之
易棠病免,以樂斌為陝甘總督,有鳳為成都將軍,東純為福州將軍
冬十月丙戌貴州賊陷台拱、黃平
庚寅官文襄陽匪徒平之
甲午,命英桂秦定三會剿渦河、蒙城捻匪。
丁酉安徽官軍克復和州
雲南大理回匪戕官踞城。
壬寅襄樊賊犯鄧州
河南賊由夏邑趨擾徐州
甲辰浙江官軍再復休寧
予前巡撫張芾三品卿。
丁未廣西右江鎮標兵變勞崇光討平之。
壬子何桂清奏浙軍進克黟縣徽州肅清
邵燦官軍擊退捻匪,徐州解圍
常清伊犁將軍
十一月乙卯朔宣宗實錄成。
彭蘊章大學士翁心存協辦大學士許乃普工部尚書硃嶟左都御史
辛酉雲南官軍克復姚州
乙丑,升文昌入中祀。
鄭魁士移軍英桂剿捻匪,秦定三福濟剿皖匪。
丙寅,命勝保安徽軍營
辛未大學士文慶卒。
英人廣東以查船構釁放砲攻城。
紳團憤擊之,殲數百人
葉名琛相機辦理
壬申,命柏葰軍機大臣
乙亥江西賊陷撫州
戊寅,楚軍道員劉長佑連復江西袁州分宜,加按察使銜,予其父母三品封典,予巡撫駱秉章花翎
英桂攻破雉河集賊巢
庚辰上臨大學士文慶賜奠
壬午胡林翼克復武昌癸未官文克復漢陽,均得旨嘉獎
貴州攻克都勻
十二月乙酉湖北官軍攻克老河口
丙戌,上祈雪。
戊子,以肅親王華豐為內大臣
己丑,詔曰:「湖北累為賊踞,小民兵燹餘生,瘡痍可念
現在武、漢既復,亟宜援救民瘼
錢糧分別蠲緩災黎作何撫恤,其速籌議以聞。
湖北官軍復武昌縣黃州府城。
甲午胡林翼奏陳湖北兵政吏治
得旨:「既能確有所見,即當實舉行
丙申官文剿辦隨州土匪匪首就擒
續報官軍復興國大冶蘄水蘄州廣濟
辛丑,皖、浙官軍克復寧國,賜何桂清花翎
癸卯,以湖南官軍剿除湖北崇、通賊匪,加候選道王珍按察使銜
甲辰官文官軍九江焚毀賊船
詔曾國籓激厲將士,由湖出江,以便合剿。
戊申山東官軍剿斃捻首王方雲。
湖北官軍克復黃梅
己酉,命桂良大學士協辦大學士
譚廷襄直隸總督曾望顏陝西巡撫
壬子祫祭太廟
是歲,免直隸江蘇山東山西河南湖南貴州省一百六十五州縣被災、被賊額賦,又免江蘇六場鹽課各有差。
朝鮮入貢
公元1857年
七年丁巳春正月庚午怡良奏傅振邦克復高淳張國樑進取句容
何桂清奏浙省援剿,內防本境,外保鄰封。
得旨嘉獎
調全慶兵部尚書文彩工部尚書肅順左都御史
廣西太平府土匪平。
丙子,召西凌阿、崇安回京。
勝保副都統銜幫辦剿匪事宜
王履謙回籍,命李鈞接辦河防
己卯葉名琛奏防剿英夷獲勝
得旨:「控制外夷,非內地可比
定海前事可取為鑒。
其務操縱得宜,勿貽後悔,朕不為遙制也。
下蘇、直、、浙各督撫知之。」
二月乙酉,曾國籓奏克復建昌
丙戌上御經筵
辛卯湖北官軍復宜昌
甲午雲南賓川回匪作亂
甲辰湖北賊陷遠安荊門官軍擊走之。
丁未安徽賊匪上犯黃梅都興阿擊敗之。
安徽匪陷六安
壬子英桂勝保剿辦捻匪,奪回烏龍集進規固始
三月癸巳朔,曾國籓丁父憂給假治喪,命楊載福暫統水軍彭玉麟副之。
丙辰湖北官軍唐訓方、巴揚阿剿南彰匪徒,敗之,賊首劉尚義降。
貴州提督孝順兵潰於都勻,死之。
己未襄樊賊陷河南內鄉官軍擊復之。
怡良密查張國樑是否和春意見不合
軍中統帥,全在能得人心,倘駕馭無方,使健將不肯出力貽誤非輕」。
癸亥,上耕耤田。
丁卯,以耆齡江西巡撫
庚午,敘克復武、漢功,協領多隆阿副都統用。
辛未恆春奏回匪滋擾將領乏員,請調鄖陽鎮總兵王國材來滇協剿,從之。
壬申江西官軍景德鎮不利都司畢金科戰歿劉長佑復敗於新喻
辛巳廣西橫州土匪滋事廣東官軍平之
葉名琛奏英船退出省河。
得旨:「總宜弭此釁端不可使生邊患。」
夏四月甲申恆春奏迤西回匪降。
德勒克多爾濟奏俄國請遣使來京,詔止之。
丁亥江西賊竄福建,陷邵武光澤
癸巳怡良病免,命何桂清為兩江總督
乙未貴州賊陷永從
丁酉湖南援軍劉長佑攻克江西新喻
五月丙辰薩迎阿卒,以劉鉦署西安將軍
湖北官軍克復江西奉新靖安安義
癸亥李孟群赴援廬州克復英山
福建賊陷汀州
丙子,德勒克多爾濟奏俄使由天津來京,敕譚廷襄羈縻之。
閏五月甲申和春克復溧水
乙酉,曾國籓奏請終制溫旨留之,仍令迅赴江西視師
庚寅雲南武定州回匪滋事官軍平之
李孟群擊敗霍丘竄賊,得旨嘉獎
丁酉勝保正陽關不利道員金光箸死之,贈布政使
庚子,俄人以兵至海泡,建營安砲,要求通商
奕山拒之。
辛丑何桂清奏請知府溫紹原復官,辦理六合鄉團。
吉林黑龍江久勞於外,酌量撤回
壬寅,慶英奏浩罕勾結回匪,占踞英吉沙爾城,集兵剿之。
張國樑為湖南提督
癸卯福建官軍收復光澤汀州,踞匪出竄連城擊敗之。
六月壬子,召舒興阿來京,以桑春榮雲南巡撫
癸丑福建官軍收復邵武
乙卯江南官軍克復句容,加和春太子少保,賜張國樑黃馬褂
辛酉王珍江西吉安,連戰勝之,賜巴圖魯勇號。
丁卯河南南陽土匪平。
癸酉福建官軍收復泰寧建寧
俄夷至天津國書命文謙卻之。
永定河決。
乙亥雲南回匪犯省城恆春自盡
事聞,調吳振棫為雲總督,以王慶雲四川總督恆福山西巡撫
丙子江西官軍收復龍泉
戊寅,命許乃釗幫辦南軍務張亮基五品銜幫辦雲南剿匪事宜
秋七月乙酉李孟群收復霍山
己丑河南官軍收復鄧州
癸巳,命奕山會集俄使勘定黑龍江兩岸邊界
甲午貴州官軍收復錦屏
湖北官軍攻剿黃梅大勝總兵王國材力戰陣歿,贈提督賜恤建祠。
甲辰,命都興阿幫辦文軍務
八月己酉朔,日有食之。
壬子福建官軍復寧化
癸丑江西官軍克復瑞州
丁丑,法福理奏克復英吉沙爾回城,城圍
戊寅官文胡林翼湖北全境肅清
得旨:「胡林翼親督所部攻克小池口賊城,即乘此聲威規復九江,以振全局
先是林翼密奏欲保鄂省而復金陵惟有先取九江,次復安慶,始握要領,故明詔從之。
九月庚辰湖南援贛道員王珍卒于軍,贈布政使
壬午勝保克復正陽關又奏鳳台生員苗沛霖團聚眾。
得旨:「正當示之不疑,藉消反側
丙戌,法福理奏收復喀什噶爾回城。
庚寅湖北賊陷舒城
河南捻匪陷南陽
丙申江西官軍克復東鄉
丁未湖南援黔官軍克復黎平
冬十月戊申朔官文胡林翼奏,李續賓水陸齊進,攻克江西湖口縣城。
勝保袁甲三奏,總兵硃連泰、史榮椿攻剿捻匪,平毀韓圩賊巢
蔣霨遠、佟攀奏,剿辦苗匪、教匪,斬擒多名,都勻賊退。
河南官軍敗賊於南召進剿裕州泌陽餘匪。
己未李孟群剿捻匪於獨山不利,兵潰。
乙丑湖北援軍李續賓攻克彭澤
廣西官軍收復南寧
戊辰胡林翼漕糧積弊,請改章徵收,以濟軍需,從之。
庚午河南賊入武勝關,直撲商南陝西官軍擊走之。
甲戌,以楊載福福建陸路提督
李續賓為浙江布政使
十一月戊寅朔英桂德楞泰敗賊於盧氏,邱聯恩敗賊於淅川
安徽賊陷和州霍山
楊載福克復望江東流銅陵
乙酉駱秉章蔣益澧、江忠濬援剿廣西,連戰獲勝,進圍平樂
戊子胡林翼疏薦布衣萬斛泉宋鼎、鄒金粟等。
甲午廓爾喀奉表輸誠頒賞珍物
丙申德興阿等克復瓜州
得旨嘉勉,賜雙眼花翎騎都尉世職
翁同書侍郎用,鞠殿華加提督銜
戊戌和春奏同張國樑克復鎮江,賜和春雙眼花翎輕車都尉世職張國樑騎都尉世職何桂清太子太保
庚子英桂奏敗賊於汝州,豫西肅清
辛丑永定河合龍
十二月辛亥耆齡曾國荃攻克吉水
駱秉章勞崇光會奏官軍克平樂。
廣西賊陷慶遠
丙辰督辦三省剿匪副都統勝保奏請皖兵悉歸節制。
得旨:「勝保尚屬勇敢,若平其躁氣,斂其驕心,可為有用之材,何庸自行凟请
庚申英人廣東省城,劫總督葉名琛以去
詔革名琛職,以黃宗漢兩廣總督柏貴署理
乙亥李孟群、捻合股東竄,偪近商、固。
勝保嚴防之。
丙子祫祭太廟
是歲,免直隸江蘇山東山西河南陝西湖南廣西等省二百三十五廳州縣衛,廣西四土縣被災、被賊額賦有差
朝鮮琉球入貢
公元1858年
八年戊午春正月己卯,佟攀罷,以蔣玉龍貴州提督
丙戌,敕王懿德籌備海防
庚寅江西官軍收復臨江
二月庚午官軍克復秣陵關,進圍金陵,加和春太子太保張國樑雙眼花翎陣亡總兵虎坤元優恤世職
三月丁丑朔勝保奏剿賊獲勝固始解圍
得旨嘉獎
戊寅,俄船至天津
譚廷襄防堵
癸未江北官軍克復江浦道員溫紹原復官。
庚寅福濟收復和州
貴州賊陷都勻,前提督佟攀死之。
夏四月丙午朔譚廷襄奏俄人不守興安舊約,請以烏蘇里河、綏芬河為界,使臣仍請進京
得旨:「分界已派大員會勘使臣非時不得,駁之。
丁未江西賊竄入福建,陷政和松谿
戊申,俄人請由陸路往來英人法人請隔數年進一次,詔不許
勝保奏捻首李兆受乞降,許之。
己酉安徽賊陷麻城,另股陷蒙、亳、懷、宿,詔袁甲三剿之。
詔許俄之通商不許進京
庚戌,賊陷和州
雲南大理回匪陷順寧
戊申,詔譚廷襄告知英人法人,減稅增市,俟之事結日,彼時再議來京。
庚戌江西賊陷常山開化,命總兵周天受加提督銜,專辦浙防,道員饒廷選防守衢州
辛亥譚廷襄呈進美國國書,詔許減稅率、增口岸,仍不許
乙卯,英、法兵船入大沽,官軍退守
僧格林沁備兵通州
戊午江西官軍雩都樂安崇化宜黃
辛酉,英、法船津關
大學士桂良尚書花沙納往辦夷務
江西賊竄浙江,陷處州永康
壬戌湖北官軍克復九江,加官文胡林翼太子少保李續賓巡撫銜
乙丑,英、法兵退三汊河,與俄、美來文請求議事大臣須有全權便宜行事,始可開議
等以聞,詔許便宜行事
丙寅,命僧格林沁佩帶欽差大臣關防辦理防務
戊辰勝保克復六安
乙巳,敕各省軍營挑練馬隊
庚午,命和春兼辦浙江軍務
英船開出大沽。
等奏英人之約於鎮江漢口通商長江行輪擇地設立領事國使駐京。
上久而許之。
五月丙子,皖匪陷湖北黃安
花沙納奏,英使堅偪立約不見耆英
耆英請回京,詔止之。
戊寅,捻匪陷懷遠
己卯奕山奏請黑龍江左岸地割畀俄人。
甲申等奏俄允代轉圜,先允俄人陸行。
丁亥,命廷臣集議和戰二者,兩害取其輕。
戊子等奏英人我徒遷延,即棄和言戰。
大學士裕誠卒,上親臨賜奠
庚寅等奏進英、法訂約五十一款,並請先訂俄、美條約
壬辰湖北官軍復黃安麻城
福建官軍光澤
廣東官軍廣西梧州
耆齡檄調蕭啟江張運蘭王開化各軍由祁門進援浙江
癸巳耆英擅回京,賜自盡
太傅杜堮卒,上親臨賜奠
乙未,命曾國籓辦理江軍務
丁酉花沙納奏進俄、美、英、法四國條約
得旨:「既巳蓋用關防,今復硃批依議,宜示四國照此辦理
至通稅則,在上海議之。
庚子江北官軍克復江浦來安
甲辰,夷船全數退出內河
吏部侍郎匡源內閣學士文祥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六月己酉,命花沙納侍郎基溥武備院卿明善前往江蘇會議通商稅則
江西官軍新城金谿
癸丑福建匪陷建寧
福興罷,以周天受統其軍赴援福建
桑春榮來京,以張亮基雲南巡撫
甲寅廣西軍復象州
丁巳浙江賊陷壽昌官軍尋復之。
福濟以不職,奪宮銜解任
翁同書安徽巡撫
庚申,論天津失事狀,譚廷襄解任提督殿元遣戍
以慶祺為直隸總督玉明盛京將軍
丁卯福建道員趙印剿匪,死之。
浙江官軍常山開化
江西援軍浙江武義永康衢州紹興城圍解嚴
瑞麟籌款修築天津營壘砲台,下僧格林沁辦理
辛未,俄人請停辦驛站羊只,詔庫倫大臣舊事拒之。
壬申,賞刑部員外郎段承實五品卿銜幫辦會議稅則
曾國籓奏由九江登陸赴浙,詔嘉勉之。
浙江軍復縉雲
秋七月甲戌朔奕山、景淳奏俄人闖黑河口,欲入松花江,於烏蘇里建屋安砲。
詔勘明吉黑地界,據理拒絕
乙亥,以李孟群安徽巡撫
丁丑從法福理請,升喀什噶爾領隊大臣辦事大臣
周天受攻復浙江處州移軍福建
癸未,詔曾國籓衢、嚴肅清,改援福建
乙酉楊載福收復安徽建德
癸巳湖北巡撫胡林翼丁母憂,詔在任守制給假、給銀治喪
丙申,賊陷廬州李孟群奪職留軍,以勝保欽差大臣督辦安徽軍務袁甲三援剿三省捻匪。
丁酉福建軍復建陽光澤,賊陷寧化
庚子,召晏端書來京,以胡興仁浙江巡撫
壬寅張芾軍復龍泉賜花翎。
八月癸卯朔,復設天津水師
甲辰福建軍復政和松谿
勝保發逆英王陳玉成店埠梁園,直撲定遠
庚戌李定太剿賊玉山,勝之,其圍。
辛亥蔣益澧援軍廣西慶遠,擢按察使
丙辰周天受福建克復浦城進克寧化
捻匪陷豐縣
辛酉,捻匪竄山東,陷單縣
調英桂山西巡撫恆福河南巡撫
乙丑官軍豐縣
捻匪陷曹縣尋復之。
何桂清請以海關盈餘用充軍饟,允之
壬申江北軍在浦口失利,奪德興阿、鞠殿華職。
和春奏:「浦口失利,已飛調援浙之師徑赴六合
探聞省回竄之賊,將由寧、太以援金陵,明系城賊圍急,令其部眾到處竄擾,以分我兵力
請飭各路自行援剿,勿致掣動全局
」上是之。
九月癸酉朔湖北官軍多隆阿克復太湖
乙亥,詔以「天長儀徵相繼失陷六合危急溫紹原雖素得民心,日久亦恐難支。
即調周天培一軍分援六合德安一軍前往援應
辛巳官文胡林翼李續賓都興阿分路克復桐城潛山多隆阿進攻石牌鮑超力攻雷公埠,均屬得手
詔令聯絡水師進規安慶
湖南官軍克復吉安,予同知曾國荃升敘有差
壬午,明誼奏俄案議結互換文憑開辦通商
賊陷揚州,奪德興阿世職。
柏葰翁心存大學士官文周祖培協辦大學士
調瑞麟戶部尚書肅順禮部尚書硃鳳標戶部尚書陳孚恩兵部尚書瑞常理籓院尚書,綿森為左都御史
總兵三元、成明幫辦興阿軍務
甲午張國樑攻克揚州,續復儀徵
慶端奏攻克邵武肅清
戊戌荊州將軍綿洵卒,調都興阿荊州將軍和春為江寧將軍張國樑為江南提督
己亥,賊陷六合知縣溫紹原死之。
紹原守危城,數年百餘戰,力竭而陷。
悼惜之,贈布政使優恤,建祠予諡。
冬十月癸卯朔浙江寧海土匪滋事提督保剿平之
乙巳勝保克復天長,李兆受在事出力
得旨:「李兆受賜名李世忠,予三品銜花翎,以參將補用。
己酉,御史孟傳奏劾舉人平齡硃墨不符,派載垣端華認真查辦
丁巳僧格林沁天津砲台工竣
上嘉之,賜御服
己未江南官軍溧水
壬戌,命李續賓幫同勝保辦理安徽軍務
戊辰,詔本年鄉試主考同考官荒謬已極,覆試應議之卷,竟有五十本之多,正考官革職副考官硃鳳標程庭暫行解任聽候查辦
庄親王奕仁在御前大臣上學習行走
十一月壬申朔,移吉林馬隊袁甲三軍。
乙亥袁甲三請于山東東三府抽釐助饟,許之。
己卯徐澤醇卒,以硃嶟禮部尚書張祥河左都御史
乙酉,援、浙軍復浦城順昌,予周天培提督銜
丙戌恆福官軍剿捻大勝,豫境肅清總兵傅振邦擢提督編修袁保恆巴圖魯勇號。
丁酉內閣副本庫被盜。
己亥吳振棫病免,以張亮基為雲總督徐之銘雲南巡撫
庚子,予陣亡提督鄧紹良優恤建祠。
十二月丁未,以宋丞相陸秀夫從祀文廟
庚辰提督李朝斌收復安徽東流建德,賜巴圖魯勇號。
永州鎮總兵樊燮以乘肩輿劾免。
丙辰,以鄭魁士為浙江提督督辦寧國軍務
己未李續賓進剿安徽敗績三河集,死之,贈總督,建祠予諡。
同知曾國華道員,予諡。
丁卯,以何桂清欽差大臣辦理通商事宜
趙德轍免,以徐有壬為江蘇巡撫
庚午,以瑞麟大學士,調肅順戶部尚書麟魁禮部尚書瑞常刑部尚書
祫祭太廟
是歲,免直隸安徽福建湖北貴州等省九十二廳州縣被災、被賊額賦,又免江蘇六場鹽課各有差。
朝鮮琉球入貢
公元1859年
九年己未春正月壬申朔桂良等奏英人藉口廣東有事罷議
乙亥,召袁甲三來京,以傅振邦督剿三省捻匪,伊興阿副之。
壬午江西官軍瑞金安遠圍,別賊陷南安
等奏和約四事
敕俟英使回滬妥議。
庚寅福建匪周灴爔等降,遂復連城
乙未安徽官軍建德
丁酉,敕湖北採買馬匹訓練馬隊
戊戌等奏英使堅欲進京
僧格林沁嚴防海口
辛丑都興阿請假,以多隆阿接統其軍。
海運漕船探避夷輪。
二月丁未,捻匪薛之元江浦降,會李世忠攻克浦口賜名薛成,予花翎三品銜,擢李世忠副將
癸丑,築奉天沿海砲台
鄭魁士攻克灣沚、黃池賊壘。
甲寅,上召廷臣宣示戊午科場舞弊罪狀,依載垣端華所擬主考官大學士柏葰坐家掉換中卷批條處斬
同考官浦安坐聽從李鶴齡賄屬,羅鴻繹行賄得中,均處斬
乙卯張芾官軍攻克婺源賊目張淙相等乞降
丁巳翁同書奏賊陷六安
慶祺卒,以恆福直隸總督瑛棨河南巡撫
癸亥張國樑攻克揚州儀徵回軍連克溧水
特詔嘉獎,予輕車都尉世職李若珠賜黃馬褂
乙丑,曾國籓奏軍抵南康蕭啟江克復南安
得旨嘉獎,予蕭啟江巴圖魯勇號。
編修李鴻章交伊興阿差委
三月辛未朔,前布政使李孟群兵潰於官亭,死之,復官予恤。
甲戌奕山、景淳奏俄人徑烏蘇里江綏芬河擇地建屋,並請會勘,詔不許
丙子,捻匪犯河南西華舞陰,前總兵邱聯恩死之,贈提督,予恤。
丁丑等奏英使兵船北上阻止不聽
己卯四川里塘頭人作亂恩慶討平之,誅其夷目鄧珠。
甲申,上祈雨
庚寅,以旱求言
辛卯李鈞卒,以黃贊湯東河河道總督
乙未,俄人在黑龍江通商,許免徵稅,不許闌入烏蘇里、綏芬。
夏四月辛丑朔勝保克復六安
興阿解幫辦,以關保幫辦傅振邦軍務
壬寅,調王慶雲兩廣總督黃宗漢四川總督
江西賊竄湖南郴州桂陽劉長佑擊走之。
癸卯勝保奏捻匪張元龍降收復鳳陽府縣,並復臨淮關。
寧河砲台
戊申浙江餘姚土匪作亂討平之。
甲寅,俄使賽善由察哈爾陸路,請助槍砲,致於恰克圖
丙辰,上再祈雨
己未邵燦病免,以袁甲三漕運總督
調勞崇光廣東巡撫兼署總督
賊陷天長,前提督德安死之,復官予恤。
辛酉奕山奏俄船由黑龍江松花江東駛入海。
得旨不許入綏芬,令特普欽派員阻之。
壬戌王懿德免,以慶端為總督羅遵殿福建巡撫
癸亥,雨。
乙丑,賜孫家鼐一百八十人進士及第出身有差
戊辰廣東官軍嘉應,竄賊擾連平,陷樂昌
五月丙子,詔駱秉章仍令田興恕回援貴州,兆琛一軍撤回
己卯,敕奕山更正俄人條約
辛巳,敕慶昀密查張家口白城居住俄人。
壬午,以周天受督辦寧國軍務
甲申,俄人請赴三姓貿易
詔責奕山辦理輭弱,革副都統吉拉明阿職,枷號烏蘇地方
庚寅官文奏探聞石達開將犯四川,詔曾國籓移軍夔州
辛卯桂良花沙納奏英酋於本月十三日起碇即日馳驛回京。
大學士翁心存乞休允之
復以賈楨大學士
調許乃普吏部尚書張祥河工部尚書沈兆霖左都御史
癸巳駱秉章石達開湖南劉長佑江忠義田興恕諸軍擊走之。
丙申僧格林沁奏英船鳴砲闖入大沽,我軍開砲轟擊,擊沈多船,並有步隊上岸搦戰,我軍徑前奮擊擊斃百名,其兵頭赫姓並被砲傷。
我軍亦傷亡提督史榮椿副將龍汝元等。
夷船即時出口
得旨:「將弁齊心協力異常奮勇,先獎賞銀五千兩,並查明保奏
戊戌,詔夷人雖經懲創,仍宜設法撫馭,即派恆福專辦撫局僧格林沁仍辦防務
六月己亥朔,賜僧格林沁御用珍服。
庚子,捻匪陷盱眙官軍尋復之。
壬寅,特普欽奏俄人在三姓者,倔強不肯折回
命景淳前往查辦
癸卯廣西官軍上林,匪陷賓州
甲辰張亮基奏回匪馬凌漢伏誅
丙午恆福美人進京換約,許之。
癸巳,英、法兵船全數開行
庚申,以李若珠為福建陸路提督
辛酉何桂清奏英、法陸續回滬。
乙丑陳玉成定遠
丙寅和春水師剿賊獲勝
秋七月庚午,曾國籓奏克景德鎮,復浮梁
戊寅勝保翁同書潰敗情形
得旨:「汝為統帥,只知炫己之長,不原援人之失。
日日聚訟庸何濟乎!
己卯,美使華若翰遞國書和約用寶,在北塘交換
庚辰,詔曰:「朕聞勝保專以招降能事,降眾未盡薙髮張元漋且四外打糧
又報克復盱眙,該縣並無城池,賊因無糧退出虛報邀功
此次姑不深究
約束反側,力改前非。
凜之
癸未御史趙元模奏黃河北流,涸出濱河田畝三四千頃,請辦屯田寓兵於農較勝團練
上是之,下袁甲三、庚長議奏
乙酉,詔曰:「王大臣陳審明科場舞弊大員父子,及遞送關節職員分別定擬
此案程炳采於伊父程庭入闈後,接收關節,令家人轉遞場內,程庭並不舉發
程炳采處斬程庭免死,遣戍軍台
謝森墀、潘祖同、潘敦儼等俱免死,發遣新疆
己丑駱秉章石達開寶慶李續宜援之,立解城圍。
癸巳,命李若幫辦南軍務
八月戊戌朔崇恩罷,以文煜山東巡撫
己亥上御經筵
乙巳,敕恆祺留辦廣東通商
勝保李世忠剿賊獲勝定遠滁州圍。
詔擢李世忠總兵
廣東官軍連山開建
庚戌,命曾國籓駐軍湖口
都興阿蒞江寧將軍視事多隆阿接統所部總理前敵事務
甲寅,景淳奏俄人船在三姓者,現令折回
烏蘇里者,未肯聽命
詔體輿情,妥為辦理
己未美人請先開市,以英、法約議未定,卻之。
辛酉駱秉章石達開南陷江華、永門,將入廣西
現飭劉長佑統軍追剿
得旨田興恕一軍援黔,李續宜一軍湖北備調。
壬戌發逆、捻匪會攻壽州官軍擊卻之。
御史慶松科場案內大員子弟陳景彥贖罪太驟,請仍發遣嚴旨斥之。
甲子廣東官軍靈山
九月戊辰安徽賊陷霍山盱眙勝保擊退之。
勝保丁母憂,留營視軍。
甲戌胡興仁罷,調羅遵殿浙江巡撫
戊寅王慶雲病免,以勞崇光兩廣總督
庚辰官文胡林翼多隆阿攻破安徽石牌擊破援賊,獲賊目霍天燕石廷玉得旨嘉獎
己丑,傅振邦奏追剿捻匪,敗之。
甲午,曹澍鍾奏石達開廣西省城,蕭啟江、蘇鳳文會合蔣益澧分途剿擊,敗之,立解城圍。
冬十月丁酉朔時享太廟,上親詣行禮
駱秉章奏賊中投難民給予免死護照資遣回籍,原效力者,准其留營,得旨,各省均可照辦
戊戌雲南官軍克復嵩明陣斬賊首漢鼎
庚子,以曾望顏四川總督譚廷襄陝西巡撫
辛丑,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