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和 zh.wikisource.org
本纪四 世祖本纪一 (自动笺注)
世祖體天隆運定統建極英睿欽文顯武大德弘功至仁純孝章皇帝諱福臨太宗九子
孝庄文皇后方娠,紅光繞身盤旋如龍形。
之前夕,夢神人抱子納后懷曰:「此統一天下之主也。
」寤,以語太宗
太宗喜甚,曰:「奇祥也,生子必建大業
翌日上生,紅光宮中香氣經日不散。
上生有異稟頂髮聳起,龍章鳳姿神智天授
公元1643年
八年秋八月庚午太宗崩,儲嗣未定
和碩禮親王代善諸王貝勒貝子文武群臣定議,奉上大位,誓告天地,以和碩鄭親王濟爾哈朗和碩睿親王多爾袞輔政
丙子阿濟格尼堪率師錦州
丁丑多羅郡王阿達禮、固山貝子碩託謀立和碩睿親王多爾袞
禮親王代善多爾袞發其謀。
阿達禮、碩託伏誅。
乙酉諸王貝勒貝子、群臣以上嗣位祭告太宗
丙戌,以即位祭告郊廟
丁亥,上即皇帝位於篤恭殿。
詔以明年順治元年肆赦常所不原者。
哀詔朝鮮蒙古
九月辛丑地震,自西北南有聲。
壬寅濟爾哈朗阿濟格征明,攻寧遠衛
丙午,頒即位詔於朝鮮蒙古
太宗遺詔朝鮮歲貢
辛亥昭陵成。
乙卯大軍攻明中後所,丁巳拔之。
庚申,攻前屯衛
冬十月辛酉朔,克之。
阿濟格尼堪率師中前所,明總兵官黃色棄城遁。
丁丑濟爾哈朗阿濟格師還。
壬午,篇古、博和託、伊拜、杜雷代戍錦州
十二月壬戌,明守備孫友白自寧遠來降
辛未朝鮮來賀即位
乙亥,罷諸王貝勒貝子部院事。
鄂羅塞臣、巴都禮率師黑龍江
壬午譚泰准塔代戍錦州
是歲,朝鮮暨土默特部章京古祿格,庫爾喀部賴達庫及炎楮庫牙喇氏二十六戶,索倫章京崇內,喀爾喀部土謝圖汗、馬哈撒嘛諦塞臣汗、查薩克圖汗,圖白忒部甸齊喇嘛俱來貢。
公元1644年
順治元年春正月庚寅朔御殿受賀,命禮親王代善勿拜
甲午沙爾虎達率師征庫爾喀。
己亥,來達哈巴圖魯等代戍錦州
鄭親王濟爾哈朗部院各官,凡白事先啟睿親王,而自居其次
二月辛巳,艾度禮戍錦州
戊子祔葬太妃爾濟錦氏於福陵,改葬妃富察氏於陵外。
富察氏,太祖時以罪賜死者。
三月丙申地震
戊戌,復震。
甲寅大學士希福等進刪譯遼、金、元史。
是月流賊李自成燕京明帝自經
自成僭稱帝,國號大順改元永昌
夏四月戊午朔固山額真何洛會訐告肅親王豪格悖妄罪,廢豪格庶人,其黨俄莫克圖等皆論死
己未晉封多羅饒餘貝勒阿巴泰多羅饒餘郡王
辛酉大學士范文程睿親王入定中原
甲子,以大軍南伐祭告太祖太宗
乙丑上御篤恭殿,命和碩睿親王多爾袞奉命大將軍賜敕便宜行事並賜王及從征諸王貝勒貝子服物有差
丙寅,師行。
壬申睿親王多爾袞次翁後,山海關守將吳三桂遣使致書,乞師討賊
丁丑,師次連山三桂復致書告急大軍疾馳赴之。
戊寅李自成率眾山海關,我軍逆擊之,敗賊將唐通一片石
己卯,師至山海關三桂開關出迎大軍入關。
自成率眾二十餘萬,自北山橫亙至海,嚴陣以待
是日大風塵沙蔽天
睿親王多爾袞擊賊陣尾,以三桂居右翼,大呼薄之。
風旋定,賊兵大潰,追奔四十餘里,自成遁還燕京
三桂平西王,以馬步軍一萬隸之,直趨燕京
誓諸將勿殺不辜,掠財物,焚廬舍不如約者罪之。
官民以取殘不殺之意,民大悅竄匿山谷者爭還鄉迎降
大軍所過州縣沿邊將吏開門款附
乙酉自成燕京西走,我軍疾追之。
五月戊子朔,以捷書宣示朝鮮蒙古
己丑大軍燕京,故明文武諸臣士庶郊迎五里外。
睿親王多爾袞入居武英殿
令諸將士乘城廝養人等入民家,百姓安堵如故
庚寅,令兵部傳檄直省郡縣歸順官吏進秩軍民遷徙文武大吏戶口錢糧兵馬親賚至觀望者討之。
明諸王來歸者,不奪其爵。
京職官及避賊隱匿者,各以名聞錄用卒伍欲歸農者聽之。
辛卯令官軍民明帝發喪三日後服除,禮部太常寺具帝禮以葬。
壬辰,俄羅塞臣、巴都沙爾虎達等征黑龍江師還。
山海關總兵官高第來降
癸巳,令故明內閣部院諸臣以原官滿洲一體辦理
乙未阿濟格追擊李自成慶都,敗之。
譚泰准塔等追至真定,又破走之。
燕京迤北各城及天津真定郡縣皆降
辛丑,徵故明大學士馮銓
己酉,葬故明庄烈帝後周氏、妃袁氏,熹宗後張氏,神宗妃劉氏,並如制。
六月丁巳朔,令洪承疇仍以兵部尚書同內官佐機務
己未,以駱養性天津總督
庚申,遣戶部右侍郎王鰲永招撫山東河南
壬戌,故大同總兵官姜瓖賊首天相等,以大同來降
丙寅,遣巴哈納石廷柱率師山東
京城官用廬舍賦稅三年與同居者一年大軍所過州縣田畝稅之半,河北府州三之一。
丁卯睿親王多爾袞諸王貝勒貝子大臣定議建都燕京,遣輔國公屯齊喀、和託、固山額真何洛會奉迎車駕
庚午,遣固山額真葉臣率師山西
甲戌,故三邊總督李化熙降。
壬午,上遣使勞軍
癸未,艾度禮有罪伏誅
甲申,遷故明太祖神主歷代帝王廟
乙酉,鑄各官印兼用國書
秋七月丁亥考定曆法,為時憲歷
戊子巴哈納石廷柱葉臣軍定山西
壬辰,以孳昌為宣大山西總督方大猷山東巡撫
癸巳,以遷都祭告上帝陵廟
丁酉,故明德王硃由縢降。
時故明福王硃由崧即位江南改元弘光,以史可法大學士,駐揚州督師總兵劉澤清劉良佐黃得功高傑分守江北
己亥山東巡按硃朗啟新補官吏仍以紗帽圓領臨民蒞事。
睿親王多爾袞諭:「軍事方殷衣冠禮樂未遑制定
近簡各官,姑依明式。
庚子,設故長陵以下十四陵官吏
辛丑,免盛京滿、漢額輸糧布疋
壬寅大赦除正額外一切加派
癸卯,罷內監徵收涿州寶坻皇莊稅糧
甲辰,以楊方興河南總督馬國柱山西巡撫陳錦登萊巡撫
山東稅,如河北例。
壬子睿親王以書致史可法,勸其主削號歸籓。
可法答書不屈
以王文奎保定巡撫羅綉錦河南巡撫
六部蒙古侍郎
癸丑雨雹
是月,建乾清宮
八月丙辰朔,日有食之。
丁巳,以何洛會盛京總管尼堪碩詹左右翼鎮守盛京
辛酉大學士希福有罪,免。
癸亥,行總甲法。
戊辰,免景州河間阜城青縣本年額賦
己巳定在文武薪俸
乙亥車駕盛京
庚辰,次蘇爾濟,察哈爾固倫公主蒙古王貝勒等朝行在
壬午,徵故明大學士謝升入內辦事
癸未,次廣寧,給故明十三陵陵戶祭田,禁樵牧
九月甲午車駕山海關
丁酉,次永平
始嚴稽察逃人之令。
己亥,建堂子燕京
庚子,賊將唐通李自成親族乞降
辛丑,遣和託、李率泰、額孟格等率師山東河南
癸卯車駕通州
睿親王多爾袞諸王貝勒貝子文武群臣朝上行殿
甲辰,上自正陽門入宮
己酉太白晝見
庚戌初定郊廟樂章
睿親王多爾袞諸王及滿、漢官上表勸進
故明福王遣其臣左懋第馬紹愉、陳洪範金十餘萬兩黃金千兩、幣萬匹求成
壬子奉安太祖武皇帝孝慈武皇后太宗文皇帝神主太廟
冬十月乙卯朔,上親詣南郊告祭天地,即皇帝位,遣官告祭太廟社稷
初頒時憲歷
丙辰,以孔子六十五代孫允植襲封衍聖公,其五經博士等官襲封如故
丁巳,以睿親王多爾袞功最高,命禮部建碑紀績
辛酉,上太宗尊諡,告祭郊廟社稷
壬戌流賊餘黨趙應元偽降,入青州,殺招撫侍郎王鰲永,和託等討斬之。
甲子上御皇極門頒詔天下大赦
詔曰:
公元1636年
國家天眷佑,肇造東土
列祖創興宏業皇考式廓前猷遂舉舊邦誕膺新命
迨朕嗣服沖齡,敬念紹庭永綏厥位。
頃緣賊氛洊熾,極禍中原是用倚任親賢,救民塗炭
方馳金鼓,旋奏澄清,用解倒懸,非富天下
王公列辟文武群臣暨軍民耆老合詞勸進懇請再三
乃以今年十月乙卯朔,祗告天宗廟社稷定鼎燕京,仍建有天下之號曰大清紀元順治
緬維峻命不易創業尤艱。
況當改革之初,爰維新之澤。
親王佐命開國濟世安民,有大勛勞,宜加殊禮
郡王子孫弟侄應得封爵所司損益前典以聞。
滿洲開國諸臣,運籌帷幄決勝廟堂汗馬著勛開疆拓土,應加公、侯、伯世爵,錫以誥券
大軍入關以來文武官紳倡先慕義,殺賊歸降,亦予通行察敘。
順治元年五月朔昧爽以前官吏軍民罪犯,非叛逆十惡死在不赦者,罪無大小,咸赦除之。
官吏貪賄枉法剝削小民,犯在五月朔以後不在此例。
地畝錢糧,悉照前明會計錄,自順治元年五月朔起,如額徵
加派遼餉新餉練餉、召買等項,俱行蠲免
大軍經過地方,仍免正糧一半歸順州縣非經過者,免本年三分之一。
直省起存拖欠折錢糧,如金花夏稅秋糧馬草人丁鹽鈔民屯牧地、灶課、富戶門攤商稅魚課馬價、柴直、株、鈔貫、果品內供顏料、蠟、芝麻棉花、絹、布、絲釂等項,念小民困苦已極,自順治元年五月朔以前,凡屬逋徵,概予豁除
兵民散居京城,實不獲已,其東中西三城遷徙者,准免租三年南北二城雖未遷徙,亦免一年
丁銀原有定額年來生齒凋耗版籍日削孤貧老弱,盡苦追呼有司查覈老幼廢疾,並與豁免
軍民年七十以上者,許一丁侍養,免其徭役;八十以上者,給與絹釂米肉;有德行著聞者,給與冠帶鰥寡孤獨廢疾不能自存者,官給養
孝子順孫義夫節婦有司諮訪以聞。
故明建言罷謫諸臣及山林隱逸懷才抱德堪為世用者,撫按薦舉,來京擢用
文武制科,仍於辰戌丑未年舉行會試子午卯酉舉行鄉試
前明宗室首倡投誠者,仍予祿養
明國諸陵,春秋致祭,仍用守陵員戶。
帝王陵寢名臣賢士墳墓毀者修之,仍禁樵牧
京、外文武職官應封誥廕敘一體頒給
北直、河南山東節裁銀,山西太原平陽二府新裁銀,前明已經免解,其二府舊裁銀,各府新舊節銀兩,又會同館馬站、驢站館夫及遞運車站夫價等銀,又直省解工部四司料銀、匠價銀、甎料銀、苧蔴銀、車價銀、葦夫銀、葦課銀漁課銀、野味銀、翎毛銀、活鹿銀、大鹿銀、小鹿銀、羊皮銀、弓箭撒袋折銀、扣剩水腳銀、牛角牛筋銀、鵝翎銀、天鵝銀、民夫銀、椿草子粒銀、狀元袍服銀、衣糧銀、砍柴夫銀、搬運木柴銀、抬柴夫銀、蘆課等折色銀、盔甲腰刀弓箭、弦條、胖襖、褲、鞋、狐麂兔狸皮、山羊毛課、鐵、黃櫨、榔、胭脂花梨、南紫榆條等木、椴木桐木、板枋、冰窖物料蘆席蒲草、榜紙、赩罈、槐花烏梅梔子筆管、芒帚、掃帚席草粗細銅絲鐵線、鍍白銅絲、鐵條、碌子、青花棉、松香、光葉書籍紙、嚴漆、罩漆、桐油、毛、筀、紫、水斑等實心棕毛白圓翠毛石磨、川二硃、生漆、沙葉、廣膠、焰硝螺殼本色錢糧,自順治元年五月朔以前逋欠在民,盡予蠲免,以甦民困。
後照現行事例分別蠲除
京師行商車戶等役,每遇僉役,頓至流離嗣後永行豁除
運司鹽法遞年增加,有新餉練餉雜項加派等銀,深為厲商,盡行豁免本年仍免額引三分之一。
關津抽稅,非欲困商,准免一年,明末所增,並行豁免
直省州縣零星稅目概行嚴禁
曾經兵災地方應納錢糧已經前明全免者,仍全免不在免半、免一之例。
直省解屯田司助工銀兩,亦出加派准予豁除
直省領解錢糧賊劫失,在順治元年五月朔以前一併豁免
山、陝軍民流寇要挾悔過自新,概從赦宥脅從自首前罪勿論
巡按訪拿為名,聽信衙蠹,誣罰良民,最為弊政今後悉行禁革
勢家土豪重利放債致民傾家蕩產,深可痛恨,今後有司勿許追比
越訴誣告敗俗傷財,大赦以後,戶婚小事,俱就有司歸結,如有訟師誘陷愚民入京越訴者,加等反坐
贖鍰之設,勸人自新追比傷生,轉為民害今後並行禁止不能納者,速予免追。
惟爾萬方一德
播告遐邇,咸使聞知
公元1644年
加封和碩睿親王多爾袞叔父攝政王
乙丑,以雷興天津巡撫
丁卯加封和碩鄭親王濟爾哈朗信義輔政叔王,復封豪格和碩肅親王進封多羅武英郡王阿濟格和碩英親王多羅豫郡王多鐸和碩豫親王貝勒宏為多羅衍郡王,封碩塞為多羅承澤郡王
葉臣等克太原
故明副將劉大受江南來降
辛未,封貝子尼堪博洛多羅貝勒輔國公滿達海、吞齊、博和託、吞齊喀、和託、尚善為固山貝子
諸王貝勒貝子歲俸
癸酉,以英親王阿濟格靖遠大將軍率師西討李自成
戊寅,定攝政王冠服宮室之制。
己卯,以豫親王多鐸定國大將軍率師江南
檄諭故明南方諸臣,數其不能滅賊復讎擁眾擾民,自生反側,及無明帝遺詔擅立福王三罪
十一月乙酉朔,設滿洲司業助教官員子孫有欲習國書漢書者,併入國子監讀書
故明福王使臣洪範南還中途密啟請留左懋第馬紹愉,自欲率兵歸順招徠南中諸將。
許之。
壬辰石廷柱巴哈納席特庫等敗賊於平陽山西悉平。
庚子,封唐通定西侯
甲辰,罷故定陵守者,其十二陵仍設太監二名量給歲時祭品
丁未祀天圜丘
庚戌封勒克德渾為多羅貝勒
朝鮮質子李𣳫歸國,並制減其歲貢
十二月丁巳,出故明府庫財物,賞八旗將士蒙古官員
葉臣大軍直隸河南、山西府九、州二十七、縣一百四十一。
丁卯,以太宗第六固倫公主下嫁固山額真山子誇扎。
戊辰多鐸軍至孟津,賊將黃士欣等遁走,濱河十五寨堡望風納款睢州賊將許定國來降
己巳多鐸軍至陝州,敗賊將張有曾於靈寶
丁丑,諭戶部清查無主荒地八旗軍士
己卯,遣何洛會等祭福陵,鞏阿岱等祭昭陵,告武成
辛巳,有劉姓者自稱明太子內監楊玉引入嘉定周奎宅,以聞。
故明宮人東宮舊僚辨視皆不識
法司勘問,楊玉及附會內監節、指揮李時廕等十五人棄市
仍諭中外有以明太子告者給賞太子加恩養。
是歲,朝鮮暨虎什喀里等八姓部,鄂爾多斯濟農索倫章京敖爾拖木爾,歸化城土默特部古祿格,喀爾喀部塞臣綽爾濟古倫地瓦胡土克圖、餘古折爾喇嘛、土謝圖汗,蘇尼特部騰機思阿喇海,烏硃穆秦部台吉滿瞻俱來貢。
公元1645年
二年春正月戊子圖賴等破李自成潼關,賊倚山為陣圖賴騎兵百人掩擊,多所斬獲
至是,自成親率馬步兵迎戰,又數敗之,賊眾奔潰
己未大軍潼關,賊築重壕,堅壁以守。
成格、俄羅塞臣先登諸軍繼進,復大敗之。
自成遁走西安
丙申阿濟格尼堪率師潼關,賊將馬世堯降,旋以反側斬之。
丁酉,命多羅饒餘郡王阿巴泰總統固山額真准塔左翼梅勒章京譚泰右翼,代豪格山東
庚子,以太宗七女固倫公主下嫁內大臣鄂齊爾桑子喇瑪思。
河南孟縣河清二日
壬寅多鐸師至西安自成商州
癸卯大學士謝升卒。
乙巳真定大名順德廣平山賊悉平。
丙午,命房山縣以太牢祭金太祖世宗陵。
丁未,免山西今年額賦之半。
國子監孔子神位大成至聖文宣先師孔子
庚戌,禁包衣大等私收投充漢人冒占田宅,違者論死
壬子,免濟源武陟、孟、溫四縣今年額賦及磁、安陽九州縣之半。
癸丑,免修邊民壯八千餘人
二月丙辰阿巴泰敗賊於徐州
己未,修律例
李鑒宣大總督,馮聖兆為宣府巡撫
降將許定國襲殺明興平伯高傑睢州
辛酉,諭豫親王多鐸移師江南,英親王阿濟格流寇餘黨。
丙寅禁管庄撥什庫毀民墳塋
己巳,以祁充格內弘文院大學士
庚午阿濟格陝西餘寇,克四城,降三十八城。
丁丑多鐸師至河南,賊將劉忠降。
三月甲申朔,始祀遼太祖金太祖世宗元太祖明太祖歷代帝王廟,以其臣耶律曷魯完顏粘沒罕、斡離不木華黎伯顏徐達劉基從祀
庚寅多鐸師出虎牢關,分遣固山額真伊圖等出龍門關,兵部尚書韓岱、梅勒章京宜爾德、侍郎尼堪等由南陽合軍歸德,所過迎降河南悉平。
辛卯,免山東荒賦。
庚子,故明大學士李建泰來降
乙巳,遣八旗官軍番戍濟寧
丙午朝鮮國王次子李淏歸。
己酉,免薊州元年額賦
壬子,太行諸賊悉平。
夏四月丙辰,遣漢軍八旗官各一員駐防盛京
辛酉,以王文奎陝西總督焦安民寧夏巡撫黃圖安甘肅巡撫,故明尚書張忻天津巡撫,郝晉為保定巡撫雷興陝西巡撫
甲子,葬故明殉難太監王承恩明帝陵側,給祭田建碑
己丑多鐸師至泗州
阿山等取泗北河橋,明守將焚橋遁,我軍遂夜渡淮。
丁卯,諭曰:「流賊李自成殺君虐民,神人共憤。
誕膺天命撫定中華,尚復竊據秦川,抗阻聲教
爰命和碩豫親王移南伐之眾,直搗崤、函,和碩英親王西征之師,濟自綏德旬月之間,全秦底定
憫茲黎庶咸與維新
其為賊所脅誤者,悉赦除之,並蠲一切逋賦
大軍所過,免今年額賦之半,餘免三之一。
庚午豫親王多鐸師至揚州,諭故明閣部史可法翰林學士胤文等降
不從
甲戌,以孟喬芳陝西三邊總督
太宗第八固倫公主下嫁科爾沁土謝親王達禮子巴雅斯護朗。
丁丑,拜尹圖賴阿山等克揚州,故明閣部史可法不屈,殺之。
辛巳,初行武鄉試
五月壬午朔河道總督楊方興瑞麥
上曰:「歲豐民樂即是禎祥不在瑞麥
惠養元元,益加撫輯
癸未,以旱諭刑部慮囚
內三院大學士馮銓洪承疇李建泰范文程剛林、祁充格纂修明史。
丙戌多鐸師至揚子江,故鎮海鴻逵等以舟師分守瓜洲儀真,我軍在江北,拜尹圖賴阿山舟師運河潛濟梅勒章京李率泰乘夜登岸黎明,我軍以次畢渡,敵眾咸潰。
丁亥,以王志正為延綏巡撫
高密元年額賦
諸王以下百官冰,著為令。
己丑,宣府妖民劉伯泗謀亂伏誅
庚寅,以王文奎淮揚總督,趙福星鳳陽巡撫
丙申多鐸師至南京,故明福王硃由崧大學士馬士英遁走太平忻城伯趙之龍大學士王鐸禮部尚書錢謙益三十一人以城迎降
興平伯高傑元照廣昌伯劉良佐二十三人馬步兵二十三萬餘人先後來降
丁酉,以郝晉為保定巡撫
平度壽光六州元年額賦
戊戌,命滿洲子弟就學十日一赴監考課,春秋五日一演射。
故明中書張朝聘輸木千章助建宮殿,自請議敘
諭以用官惟賢無因輸納授官之理,令所司給直
庚子,免章丘濟陽班匠價,並令直省匠籍為民。
甲辰,定叔父攝政王儀注,凡文移皆曰皇叔父攝政王
乙巳,免皇后租,並崇文門米麥稅。
庚戌,宣平定江南捷音
乾清宮成,復建太和殿中和殿、位育宮。
六月癸丑,免興濟縣元年額賦
甲寅,免近畿圈地今年額賦三之二。
乙卯,以丁文盛山東巡撫
丙辰,諭南中文武軍民薙髮不從者治以軍法
是月,始諭直省旬日薙髮如律令
辛酉豫親王多鐸遣軍追故明福王硃由崧蕪湖
靖國公黃得功逆戰圖賴大敗之,得功中流矢死
總兵官田雄馬得功福王及其妃來獻,諸將皆降
永寧四縣元年荒賦。
丙寅,申薙髮之令。
免深、衡水七州元年荒賦。
丁卯陝西妖賊胡守龍倡亂孟喬芳討平之。
戊辰皇太妃薨。
辛未何洛會師駐防西安
江南十月鄉試
己卯,詔曰:「本朝立國東陲,歷有年所,幅員既廣,無意併兼
昔之疆場用兵,本冀言歸和好
不幸寇凶極禍,明祚永終用是整旅入關,代明雪憤
猶以賊渠未殄,不遑啟居,爰命二王誓師西討
南中乘釁立君,妄竊尊號,亟行亂政,重虐人民。
夙夜祗懼,思拯窮黎西賊既摧,乃事南伐
兵無血刃,循抵淮。
甫克維揚遂平江左
金陵士女,昭我天休
既俘福籓,南服略定,特弘大賚嘉與維新
河南江北江南官民絓誤,咸赦除之。
所有橫徵逋賦悉與蠲免
大軍所過,免今年額賦之半,餘免三之一。」
閏六月甲申阿濟格李自成鄧州窮追九江,凡十三戰,皆大敗之。
自成九宮山自縊死,賊黨悉平。
寧南左良玉子夢庚總督袁繼咸等率馬步兵十三萬、船四萬自東流來降
丙戌,定群臣公以下生員耆老頂戴品式
己丑河決王家園。
庚寅,詔阿濟格班師
辛卯,改江南漕、白二糧官兌官
壬辰,諭曰:「明季台諫諸臣,竊名貪利樹黨相攻,眩惑主心,馴致喪亂
今天初定百事更始,諸臣宜公忠體國,各盡職業,毋蹈前轍,自貽顛越
」定滿洲文武官品級。
癸巳,命大學士洪承疇招撫江南各省。
甲午,定諸王貝勒貝子宗室頂戴式。
乙未,除割腳筋刑。
癸卯,命吳惟華招撫廣東孫之獬招撫江西黃熙允招撫福建,江禹緒招撫湖廣,丁之龍招撫雲、貴。
多鐸貝勒博洛及拜尹阿山率師杭州,故明潞王出降淮王紹興來降
嘉興湖州嚴州寧波諸郡悉平。
分遣總兵官勝兆克廬州和州
乙巳,改南京江南省應天府江寧府
陝西十月鄉試
秋七月庚戌朔,享太廟
壬子,命貝勒勒克德渾為平南大將軍,同固山額真葉臣等往江南多鐸
明太祖陵守陵太監四人祀田二千畝。
癸丑,故明東平侯劉澤清所部降。
乙卯,以劉應賓為安廬巡撫土國寶為江寧巡撫
丙辰,命謝弘儀招撫廣西
戊午禁中外軍衣冠不遵國制
己未,以何鳴鑾湖廣巡撫高斗光偏沅巡撫潘士良撫治鄖陽
甲子,上太祖武皇帝孝慈武皇后太宗文皇帝玉冊玉寶太廟
乙丑,免西安延安本年額賦之半,餘免三之一。
戊辰西平賊首劉洪起伏誅,汝寧州縣悉平。
河決西新月堤
己巳,詔自今內外章奏通政司封進。
丁丑,以陳錦提督操江,兼管巡撫
故明總漕田仰陷通州如皋海門鳳陽巡撫福星梅勒章京譚布討平之。
己卯,以楊聲遠登萊巡撫
八月辛巳,免霸、順義八州縣災賦。
乙酉,免彰德衛輝懷慶河南各府荒賦。
己丑,英親王阿濟格師還,賜從征外籓王、台吉將佐金帛有差
癸巳,免真定順德廣平大名額賦
丙午,降將金聲桓討故明益王,獲其從官王養正等誅之,並獲鍾祥王硃孳菪等九人
丁未,以英親王阿濟格出師有罪,降郡王譚泰公爵,降昂邦章京鰲拜議罰有差
九月庚戌,故明魯王將方國安、王之仁犯杭州張存仁擊走之。
癸丑,命鎮國公傅勒赫、輔國公札喀納等率師協防江西
丁巳,故懷安王來降。
辛酉,故新昌王據云台山攻陷興化准塔討斬之。
甲子,以河間灤州遵化荒地八旗耕種,故明勛戚內監餘地並分給之。
庚午,田仰寇福山土國擊敗之。
丁丑江西南昌十一府平。
冬十月癸未,以馬國柱宣大總督
戊子,故明翰林金聲受唐王敕起兵徽州,眾十餘萬。
洪承疇提督張天祿連破之於績溪,獲金聲不屈,殺之。
是時,故明唐王硃聿釗據福建魯王硃彝垓據浙江馬士英等兵渡錢塘結營拒命
庚寅,免寶坻縣荒賦。
壬辰,免太原府州災賦。
癸巳豫親王多鐸師還,上幸南苑迎勞之。
丙申,以苗胙土南贛巡撫
乙巳,以太宗次女固倫公主下嫁察哈爾汗子阿布鼐。
丙午,以申朝紀山西巡撫李翔鳳為江西巡撫,蕭起元浙江巡撫
戊申加封和碩豫親王多鐸和碩德豫親王,賜從征王、貝勒貝子、公及外籓台吉章京金幣有差
孔有德耿仲明盛京
十一月壬子,以張存仁為浙總督羅綉錦湖廣四川總督
癸丑,故明大學士王應熊四川巡撫龍文光請降
甲寅,以吳景道河南巡撫,命巴山、康喀賴為左右翼,同洪承疇駐防江寧,硃瑪喇駐防杭州貝勒勒克德渾率鞏阿岱葉臣湖廣流賊二隻虎等。
己未朝鮮國王李倧請立次子淏為世子,許之。
丁卯,硃瑪喇敗馬士英餘杭,和託敗方國安富陽
士英、國安復杭州梅勒章京濟席哈等擊走之。
戊辰,以何洛會定西大將軍,遣巴顏李國翰師會之,討四川流賊張獻忠
戊寅,以陳之龍鳳陽巡撫
十二月己卯朔,日有食之。
乙酉,故明閣部黃道周徽州洪承疇張天祿擊敗之。
故明總兵高進忠率所部崇明來降
癸巳,佟養和金聲桓進討福建分兵攻南贛,敗故明永寧羅川閣部黃道周等數十萬眾。
丙午更定朝儀,始罷內監朝參
丁未,硃瑪喇等敗方國安馬士英浙東
固原賊武大定作亂總兵官何世元等死之。
是歲,朝鮮,歸化城土默特章京古祿格,鄂爾多斯喇嘛塔爾尼齊,烏硃穆秦部車臣親王,席北部額爾格訥,喀爾喀部土謝圖汗、古倫迪瓦胡土克圖喇嘛石勒胡土克圖、嘛哈撒馬諦塞臣汗,厄魯特部顧實汗多爾濟達賴巴圖魯台吉回回國,天方國俱來貢。
朝鮮四至
公元1646年
三年春正月戊午貝勒克德渾遣將流賊臨湘進克岳州
辛酉固山額真阿山譚泰有罪阿山免職,下譚泰於獄。
流賊賀珍、孫守法胡向化犯西安何洛會擊敗之。
金聲桓遣將攻故明永寧王於撫州,獲之,並獲其子硃孳榮等,遂平建昌
丙寅,故潞安瑞昌率眾江寧侍郎巴山擊敗之。
戊辰,以宋權國史院大學士
己巳,以肅親王豪格靖遠大將軍,暨多羅衍郡王宏、貝勒尼堪貝子屯齊喀、滿達海等帥師征四川
故明唐王硃聿釗兵犯徽州洪承疇張天祿擊敗之,獲其閣部黃道周殺之,進克開化
二月己卯貝勒克德渾破流賊荊州奉國將軍巴布泰等追至襄陽斬獲殆盡
大軍進次夷陵李自成李孜等以其眾來降
辛巳,免密雲荒賦。
甲申,罷江南舊設部院,差在京戶、兵、工三部滿、漢侍郎一人江寧分理部務
乙酉,明魯王將劉福撫州梅勒章京屯泰擊敗之。
何洛會遣將流賊劉文炳蒲城,賊渠賀珍奔武功
戊子,以柳寅東順天巡撫
肅親王豪格分兵南陽,討流賊二隻虎、郝如海等。
丙申,遣侍郎巴山梅勒章京張大猷率師鎮守江寧甲喇章京傅誇蟾、梅勒章京李思忠率師鎮守西安
潛山太湖賊首石應璉擁故明樊山王硃常闒為亂洪承疇遣將擊斬之。
丙午,命貝勒博洛征南大將軍,同圖賴率師福建浙江
三月辛亥,譯《洪武寶訓》成,頒行中外
乙卯,免近京居民田宅圈給旗人別行撥補者租賦一年
丁巳何洛會敗賊劉體純于山陽
己未,以王來用總督山、陝、四川糧餉馬鳴佩總督江南諸省糧儲
乙丑,賜傅以漸進士及第出身有差
己巳何洛會擊賊二隻虎於商州大敗之。
昌平王科盜發明帝陵,伏誅
壬申多羅饒餘郡王阿巴泰薨。
癸酉,封烏硃穆秦部塞冷、蒿齊忒部薄羅特為貝勒,阿霸垓部多爾濟貝子
豪格師抵西安,遣工部尚書興能敗賊於邠州固山額真杜雷敗賊於慶陽
故明大學士張四知江南來降
夏四月己卯,詔貝勒克德渾班師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沈志祥各統所部來京。
甲申,免錢塘仁和間架稅。
乙酉,命今年八月再行鄉試明年二月再行會試
丁亥,免睢州祥符四州縣災賦。
戊子,除貫耳穿鼻之刑。
癸巳,除明季加徵太平府溪橋米稅、金柱山商稅安慶府鹽稅
乙未,免靜海興濟青縣荒賦。
丙申江西浮梁餘干賊合賊犯饒州副將鄧雲龍等擊敗之。
戊戌攝政王多爾袞諭停諸王大臣啟本。
己亥,以張尚寧夏巡撫
織造太監
辛丑,諭曰: 「比者蠲除明季橫徵苛稅,與民休息
貪墨之吏,惡其害己而去其籍,是使朝廷德意下究,而明季弊政不終釐也。
茲命大臣嚴加察核,並飭所司詳定賦役全書頒行天下
」諭汰府縣冗員
甲辰,修盛京孔子廟
五月丁未,蘇尼特部騰機思、騰機特、吳班代、多爾濟思喀布、蟒悟思、額爾密克、石達等各率所部叛奔喀爾喀部碩雷。
命德豫親王多鐸揚威大將軍,同承澤王碩塞等率師會外籓蒙古兵討之。
四子部溫卜、達爾漢卓禮克圖、多克新等追斬代等五台吉
庚戌,申隱匿逃人律。
戊午金聲桓克南贛,獲其帥劉廣胤。
辛酉豪格巴顏李國翰敗賊於延安
壬戌,故明魯荊王、衡王世子十一人謀亂,伏誅
癸亥,以葉克書昂邦章京鎮守盛京
豪格貝勒尼堪等敗賊賀珍於雞頭關,遂克漢中,珍走西鄉
乙丑貝勒博洛圖賴擊敗故明魯王將方國安錢塘
魯王硃彝垓遁保台州
庚午官軍漢陰流賊二隻虎奔四川,孫守法奔岳科寨。
巴顏李國翰延安賊至張果老崖敗之。
辛未,免、蕭二縣元、二年賦之半。
六月戊寅,免懷柔縣荒賦。
丙戌,禁白蓮大成混元無為等教。
壬辰,以高士俊為湖廣巡撫
乙未張存仁遣將擒故明大學士馬士英長興伯吳日生等斬之。
秋七月甲寅貝勒勒克德渾師還。
丁巳多鐸騰機思等於毆特克山,斬其台吉毛害,渡土喇河擊斬騰機思多爾濟等,盡獲其家口輜重
又敗喀爾喀部土謝圖汗二子於查濟布喇克上游
戊午,碩雷子陣查濟布喇克道口貝子博和託等復大敗之。
碩雷以餘眾走塞冷格
庚申李國翰圖賴等拔張果老崖。
壬戌江西巡撫李翔鳳進正一真人符四十幅。
諭曰:「致福之道,在敬天勤民,安所事此,其置之。
戊辰豪格貝子滿達海輔國公哈爾楚渾、固山額真准塔徽州階州分討流賊大定、高如礪、蔣登雷、石國璽王可臣等,破之。
如礪遁,登雷、國璽可臣俱降
八月丙子,多羅衍郡王宏薨于軍。
丁丑豪格纛章京哈寧阿攻武大定於三台,拔之。
丁亥博洛金華衢州,殺故明蜀王硃盛濃、樂安王硃誼石及其將吳凱、項鳴斯等,其大學士三賓閣部宋之普、兵部尚書阮大鋮刑部尚書蘇壯等降
江平
戊子,以孔有德為平南大將軍,同耿仲明沈志祥金礪、佟代率師湖廣廣東廣西
太湖潛山二年及今年荒賦。
癸巳,命尚可喜率師孔有德南討。
九月己酉,故瑞昌王硃誼氻謀攻江寧官兵討斬之。
甲子,免夷陵石首等十三州縣荒賦十之七,荊門江陵四州縣十之五,興國廣濟等十六州縣十之三。
丙寅,故崇陽王攻歙縣副將張成功等敗之。
丁卯,故明督師何騰蛟等攻岳州官軍擊敗之。
冬十月丙子四維等克夷陵枝江宜都,改湖廣承天府安陸府
己卯和碩德豫親王多鐸師還,上郊勞之
辛巳金聲桓遣將擒故明王硃常洊及其黨了悟等,誅之。
甲申,以胡全才寧夏巡撫章於天江西巡撫
金聲桓遣將贛州,獲故明閣部楊廷麟殺之。
癸巳,以李棲鳳安徽巡撫
丁酉,免懷寧四縣災賦。
己亥,免延綏、庄浪災賦。
壬寅太和宮中和宮成
十一月癸卯朔貝勒博洛浙江分軍進取福建圖賴等敗故明閣部黃鳴駿於仙霞關,遂克浦城建寧延平
故明唐王硃聿釗走汀州阿濟格尼堪等追斬之,遂定汀州漳州泉州興化進克福州悉降其眾。
建平
癸丑,免河間任丘大同災賦。
丁巳祀天圜丘
己巳豪格師至南部,時張獻忠列寨西充鰲拜兼程進擊,大破之,斬獻忠於陣,復分兵擊餘賊,破一百三十餘營。
四川平。
十二月癸酉朔,故明遂平王硃紹鯤及其黨楊權擁兵太湖,結海寇為亂副將詹世勛等討斬之。
庚戌山東謝遷攻陷高苑總兵官時行討平之。
壬午,故明高安王硃常淇及其黨江於東等起兵婺源張天祿討平之。
丙戌,以於清廉保定巡撫劉武元南贛巡撫,免薊、豐潤五州縣災賦。
甲午,位育宮成
庚子金華王硃由搵起兵饒州官軍擊斬之。
是歲,朝鮮蒙古及歸化城土默特部古祿格,厄魯特部多爾濟達來巴圖魯顧實汗,喀爾喀部買達里胡土克圖額爾德尼哈談巴圖魯戴青哈談巴圖魯台吉科爾沁多羅冰圖郡王塞冷,蒿齊忒部多羅貝勒額爾德尼索倫部、使鹿部喇巴奇,鄂爾多斯濟農台吉查木蘇,庫爾喀部賴達庫及達賴喇嘛吐魯番俱來貢。
朝鮮、厄魯特顧實汗達賴喇嘛皆再至。
公元1647年
四年春正月戊申輔國公阿岱內大臣吳拜等征宣府。
壬子,命副都統阿賴師駐防杭州
興國州賊柯抱沖結故明總督何騰蛟攻陷興國
總兵官柯永盛遣將抱沖及其黨陳珩玉斬之。
乙卯,以楊聲遠淮揚總督,黃爾性為陝西巡撫
辛酉,以硃國柱登萊巡撫
壬戌陝西官軍延慶賊郭君鎮、終南賊孫守法,敗之。
洪承疇遣將擊賊趙正,大破之。
二月癸酉,以張儒秀山東巡撫
乙亥佟養甲梧州
丁丑副將王平等擊賀珍、劉二虎賊黨興安,敗之。
癸未,詔曰:「朕平定中原,惟浙東全閩尚阻聲教百姓辛苦墊隘無所控訴,爰命征南大將軍貝勒博洛振旅而前。
既定浙東,遂取
先聲所至窮寇潛逋。
大軍掩追,及於汀水。
聿釗授首列郡
顧惟僭號阻兵,其民何罪,用昭大賚嘉與維新
一切官民罪犯,咸赦除之。
橫徵逋賦,概予豁免
山林隱逸,各以名聞錄用
民年七十以上,給絹米有差
己丑洪承疇擒故瑞昌王硃議貴及湖賊趙正,斬之。
乙未,硃聿釗弟聿鐭僭號紹武,據廣州佟養甲李成棟率師討之,斬聿鐭及周王肅𥄳、益王思、遼王術雅、鄧王器、鉅野王壽圠、通山王蘊高密王弘椅、仁化王慈魶、鄢陵王肅汭、南安王企壟等。
廣州
戊戌,以佟國鼐福建巡撫
三月戊午,賜呂宮進士及第出身有差
己未,以耿焞為順天巡撫周伯達為江寧巡撫,趙兆麟撫治鄖陽
庚申,諭京官三品以上及督、撫、提、鎮各送一子入朝侍衛,察才任使,無子者以弟及子代之。
壬戌,免崇明縣鹽課、馬役銀。
乙丑,《大清律》成。
丙寅佟養甲克高、雷、廉三府
丁卯命祀郊社太牢仍用腥。
己巳,禁漢人投充滿洲
庚午,罷圈撥民間田宅,已圈者補給
夏四月丁丑,田仰率所部降。
己卯高士俊克長沙昂邦章京傅喀蟾討劉文炳、郭君鎮,殲之。
乙酉貝勒博洛班師
是役也,貝子和託、固山額真圖賴皆卒于軍。
甲午陝西官軍斬孫守法
五月壬寅舟山海賊沈廷揚等犯崇明官軍討擒之。
己酉,故明在籍通政使侯峒曾遣諜致書魯王偽許洪承疇土國寶以公、侯,共定江南,為反間計,柘林游擊獲之以聞。
上覺其詐,命江寧昂邦章京巴山等同承疇窮治其事。
庚戌,免興國江夏十州上年災賦。
癸丑,以佟養甲兩廣總督,兼廣東巡撫
辛酉投誠伯常應俊、總兵際遇等坐通賊伏誅
癸亥上幸南苑
乙丑,班代、峨齊爾、胡巴津自蘇尼特來降。
六月壬申,免成安七縣上年災賦。
丙子朝鮮國王李倧遣其子橑來朝
庚辰,故明趙王硃由棪來降
戊子,免綏德衛上年災賦。
己丑,封貝勒博洛多羅郡王
癸巳陝西賊武大定紫陽總兵官任珍擊敗之。
湖廣官軍衡州常德安化新化等縣。
甲午,蘇提督兆謀叛,伏誅
丁酉,免山東上年荒賦。
秋七月辛丑加封和碩德豫親王多鐸輔政叔德豫親王
癸卯,建射殿左翼門外
甲辰,免徐州上年荒賦。
己酉封敖漢部額駙班第墨爾根巴圖魯多羅郡王
癸丑,以申朝紀宣大總督
丁巳鄖陽王光代用曆年號,聚眾作亂,命侍郎喀喀木等剿之。
戊午,改馬國柱江南江西河南總督
甲子,詔曰:「中原底定聲教遐敷。
粵東尚為唐籓所阻,嶺海怨咨,已非一日
移南伐之師,席捲惠、潮,遂達省會
念爾官民,初非後至一切罪犯,咸赦除之。
逋賦橫徵,概與豁免
民年七十以上,加錫粟帛
所在節孝者旌,山林有才德者錄用
南海國能鄉化者,待之朝鮮
丙寅,以祝世昌山西巡撫
丁卯上幸邊外閱武
是日,駐沙河
八月庚午金聲桓擒故明宗室伯王、靄伯王瀘溪山,誅之。
甲戌,次西巴爾台。
丙子,次海流河口
壬午,次察漢諾爾
乙酉豪格貝勒尼堪先後遵義夔州茂州內江榮昌富順等縣,斬故明王及其黨千餘人
四川平。
丙戌,次胡蘇台
辛卯,以張文衡甘肅巡撫
丙申,上還宮。
九月辛丑京師地震。
辛亥淮安張華山等用隆武年號嘯聚廟灣
丁巳,以李猶龍天津巡撫
辛酉官軍廟灣賊,破之。
冬十月庚午,以王懩為安徽巡撫
壬申,喀喇沁部卓爾弼等率所部來降
癸未,以吳惟華淮揚總督,線縉為偏沅巡撫
戊子,定直省官三年大計
壬辰,以廣東採珠病民,罷之。
十一月庚戌,以陳泰為靖南將軍,同梅勒章京阿賴福建餘寇。
辛亥,免山西代、靜樂等十四州縣寧化六所堡,山東德、歷城等十五州縣災賦。
山東明季牙、雜二稅。
戊午五鳳樓成。
癸亥祀天圜丘
十二月戊辰,免保定河間真定順德災賦。
壬申,以陳錦總督
己卯,以太宗十一女固倫公主下嫁喀爾嗎索納木。
甲申,蘇尼特部台吉巴什等來歸
丙戌大軍岳州長沙,故明總督何騰蛟先期遁。
湘潭,敗桂王將黃朝選眾十三萬於燕子窩,又敗之于衡州,斬之,遂克寶慶,斬魯王硃鼎兆等。
進擊武岡桂王由榔走,追至靖州,下其城
復克沅州岷王硃埏峻以黎平降。
南平
庚寅,故明將彩犯福州副將鄒必科等敗走之。
是歲,科爾沁、喀喇沁、烏硃穆秦、敖漢、翁牛特、蘇尼特、札魯特、郭爾羅斯、蒿齊忒、阿垓諸部來朝
朝鮮暨喀爾喀部札薩克圖汗、墨爾根爾濟額爾德尼爾濟邁達胡土克圖額爾德尼顧錫伊拉克三胡土克圖、嘛哈撒馬諦塞臣汗、俄木布額爾德尼、塞勒胡土克圖、滿硃習禮胡土克圖札薩克汗下俄木布額爾德尼、巴顏護衛、舍晉班第邁達胡土克圖,諾門汗下丹津胡土克圖,土謝圖汗下澤卜尊丹巴胡土克圖,碩雷汗下伊赫額木齊格隆、額參德勒哈談巴圖魯,厄魯特部台吉錫、顧實汗羅布胡土克圖下巴漢格隆、盆蘇克扎蘇,阿布賚諾顏下訥門汗、巴圖魯諾顏達雲爾濟、鄂濟爾圖台吉,蘇尼特部台吉魏正,札魯特部台吉圖,鄂爾多斯濟農,歸化城土默特章京托博克、諾爾布,唐古忒部及喇布札木綽爾濟喇嘛班第達等俱來貢。
公元1648年
五年春正月辛亥,故宜春王硃議衍據汀州為亂總兵官於永綬擒斬之。
癸丑,免太原平陽潞安三府,澤、沁、遼三州災賦。
癸亥和碩肅親王豪格師還。
衍禧郡王宏卒于軍,至是喪歸,輟朝二日
二月甲戌金聲桓王得仁南昌叛。
辛巳江南官軍無為州福建官軍連城順昌將樂等縣。
癸未,免濟南兗州青州萊州上年災賦。
辛卯,以固倫公主下嫁巴林部塞卜騰。
壬辰,以呂逢春為山東巡撫李鑒寧夏巡撫
貴溪王硃常彪、恢武伯登位沅州纛章京線國安等討斬之。
三月己亥貝子吞齊、尚善等訐告和碩鄭親王濟爾哈朗,罪連莽加、博博爾岱、鰲拜索尼等,降濟爾哈朗多羅郡王,莽加等降有差
辛丑和碩肅親王豪格有罪論死
不忍置之法,幽系之。
庚戌,命譚泰征南大將軍,同何洛會金聲桓
辛酉,以耿焞為宣大山西總督
甲子,武大定寧羌游擊張德俊等大破之。
四月丁卯,以楊興國順天巡撫
戊辰,免渭原、金縣蘭州衛災賦。
壬申官軍復建寧,斬故鄖西王硃常湖等。
己卯,封科爾沁杜爾伯特鎮國公色冷為貝子
庚辰,遣固山額真阿賴駐防漢中
壬午大軍辰州,遂破永寧,至全州,故明督師何騰蛟遁,獲貴溪王硃長標、南威王硃寅衛、長沙王硃由櫛等。
銅仁興安、關陽諸苗、瑤來降
丙戌,命劉之源佟圖賴南將軍駐防寶慶李國翰定西將軍駐防漢中
丁亥吳三桂錦州移鎮漢中
閏四月戊戌,復濟爾哈朗爵為和碩鄭親王
癸卯,以李國英四川巡撫
己未,以遲日益為湖廣巡撫
癸亥,命貝子吞齊為平西大將軍,同韓岱討陝西叛回。
五月己丑朔,日有食之。
戊辰官軍破叛回於鞏昌,復臨洮、蘭州
辛未游擊張勇破叛回於馬家坪,獲故延長王硃識駉,斬之。
壬午,以趙福星鳳陽巡撫
癸未,以硃延慶江西巡撫
甲申官軍金聲桓,復九江饒州
己丑,以劉弘遇安徽巡撫
六月甲午朔,免西安延安平涼臨洮慶陽、漢中上年災賦。
癸卯,以周文業甘肅巡撫
甲辰,額塞等大破叛回於蘭州,餘黨悉平。
丙辰京師地有聲
癸亥太廟成。
秋七月丁丑,初設六部尚書都察院左都御史,以陳名夏謝啟光李若琳劉餘祐黨崇雅金之俊六部尚書徐起元左都御史
八月癸巳朔金聲桓王得仁贛州官軍擊走之。
己亥陳泰李率泰等敗彩於長樂,又敗之於連江,復興化
己巳,命和碩英親王阿濟格多羅承澤郡王碩塞等討天津土賊
丁未,禁民間馬及收藏軍器
己酉,以王一品鳳陽巡撫
壬子,令滿、漢官民得相嫁娶
乙卯,以夏玉為天津巡撫張學聖福建巡撫
九月壬戌朔官軍獲故明巡撫吳江等於南康湖口,斬之。
甲子和碩英親王阿濟格曹縣土賊平之
己巳,封貝勒勒克德渾為多羅順承郡王博洛多羅端重郡王
壬申和碩鄭親王濟爾哈朗定遠大將軍,討湖廣李錦
丁丑,封貝勒尼堪多羅敬謹郡王
冬十月壬寅和碩禮親王代善薨。
甲辰佟圖賴寶慶
丙辰,降將劉澤清曹縣賊叛,澤清及其黨李洪基等俱伏誅
十一月甲子廣東叛將李成棟南雄,結峒蠻犯贛州巡撫劉武元等擊走之。
丙寅總兵官任珍擊賀,破之。
戊辰祀天圜丘,以太祖武皇帝配。
追尊太祖以上四世高祖澤王為肇祖皇帝曾祖慶王興祖皇帝,祖昌王為景祖皇帝,考福王顯祖宣皇帝;妣皆為皇后
上詣太廟冊寶
辛未,以配天及上尊號禮成御殿受賀,大赦
辛未和碩英親王阿濟格多羅端重郡王博洛多羅承澤郡王碩塞等帥師駐大同,備喀爾喀。
十二月辛卯朔,命郡王瓦克達,貝子尚善、吞齊等阿濟格軍。
調八旗游牧蒙古官軍之半,戍阿爾齊土蘇門哈達
癸巳姜瓖大同叛,總督耿焞走陽和。
丙申,免平山隆平清豐災賦。
戊戌阿濟格大同
辛丑,復遣梅勒章京阿喇善侍郎噶達渾阿濟格軍。
癸卯,免大同災賦。
壬子楊捷等復都昌,獲故明兵部尚書余應桂,斬之。
丁巳,以佟養量宣大總督
是歲,蘇尼特、扎魯特等來朝
朝鮮,喀爾喀部俄木布額爾德尼戴青訥門汗喇嘛、塞爾濟額爾德尼魏正、碩雷汗、邁達胡土克圖、扎薩克圖汗下額爾德尼哈談巴圖魯,厄魯特部顧實汗、錫勒圖綽爾濟、諾門汗,索倫部阿濟布,鄂爾多斯部單達,蘇尼特部騰機忒,科爾沁貝勒張繼倫,歸化城固倫第瓦胡土克圖、丹津喇嘛額爾德尼土默特部古祿格,烏思藏闡化王舒克,湯古特達賴喇嘛俱來貢。
朝鮮、厄魯特顧實汗、湯古特達賴喇嘛再至。
公元1649年
六年春正月壬戌官軍羅源永春德化等縣。
癸亥,命多羅敬謹郡王尼堪等征太原
戊辰,諭曰:「朕欲天下臣民共登衽席日夕圖維,罔敢怠忽
往年流寇作亂慘禍已極,入關討賊士庶歸心
邇年不軌之徒,捏作洗民訛言
小民無知輕信惶惑逃散作亂往往而有。
朕聞不嗜殺人,能一天下。
書云:『眾非元後何戴,後非眾罔與守邦
』君殘其民,理所蔑有
元年來,今六年矣,寧有無故屠戮民者。
民苟思之,疑且冰釋
至於自甘為賊,樂就死地,必有所迫以致此。
豈督、撫、鎮、按不得其人,有司朘削,民難自存歟?
蠲免賦稅有名無實歟?
內外各官其確議興利除弊之策,朕次第酌行之。
辛未姜瓖黨姚舉等殺冀寧道王昌齡,陷忻州固山額真阿賴破走之。
乙亥,諭曰:「設關徵稅,原以譏察姦宄,非與商賈輜銖也。
其各以原額起稅,毋得橫徵以充私橐,違者罪之。
」諭山西大同軍民無為姜瓖脅誘來歸者悉予矜免。
戊寅行保連坐之法。
庚辰,諭言官論事不實者,廷臣集議,毋輒下刑部
辛巳,以金廷獻為偏沅巡撫
壬午譚泰何洛會南昌金聲桓投水死,王得仁伏誅九江南康瑞州臨江袁州悉平。
癸未山西賊黨劉遷代州,阿濟洛遣軍破走之。
二月癸卯攝政王多爾袞大同
直隸省六年以前荒賦、四川商民鹽課
辛亥,故明宗室硃森釜等犯階州吳三桂擊斬之。
三月癸亥多爾袞渾源州
丙寅漢羌總兵官張天平賊渠覃一涵,獲故山陰王等斬之。
丁卯土賊王永強延安榆林等十九州縣延綏巡撫王正志等死之。
己巳應州山陰降,多爾袞旋師,留阿濟格大同
辛未進封多羅承澤郡王碩塞、多羅端重郡王博洛多羅敬謹郡王尼堪親王
王永強同官
壬申廣信府知府楊國楨等復玉山縣
寧夏官軍克臨河等堡。
乙亥,甘、涼逆回米喇印、丁國棟復作亂,甘肅巡撫張文衡等死之。
丁丑輔政和碩德豫親王多鐸薨,攝政王多爾袞師次居庸,還京臨喪。
甲申,減隱匿逃人律。
譚泰何洛會破賊於南康進克信豐,叛將李成棟走死,復撫州建昌
西平
丙戌博洛鰲拜等大破姜瓖大同北山
吳三桂擊敗王永強,復宜君同官
夏四月庚寅,遣羅碩、卦喇駐防太原
癸巳阿濟格左衛
乙未,命貝子吳達海等代征大同
丙申吳三桂蒲縣
癸卯福建官軍平和詔安漳平寧洋
甲辰,賜劉子壯進士及第出身有差
乙巳皇太后崩。
壬子,諭曰:「兵興以來地荒民逃,流離無告
其令所在有司廣加招徠給以荒田,永為口業六年之後,方議徵租
州縣以招民勸耕多寡道府責成催督之勤惰為殿最
歲終撫按考核以聞。
癸丑,以董宗聖延綏巡撫
官軍福寧,福建平
乙卯賊黨汾州,命和碩端重親王博洛定西大將軍,帥師討之。
和碩敬謹親王尼堪移師大同
丁巳,封貝子滿達海和碩親王
五月辛酉,遣屠賴率師太原軍。
丙子,以李棲鳳廣東巡撫郭肇基為廣西巡撫
太原平陽汾州三府、澤二州災賦。
丁丑,改封孔有德定南王耿仲明靖南王尚可喜平南王
孔有德廣西耿仲明尚可喜廣東,各挈家駐防
直隸江南山東浙江陝西同知十,直隸江南河南湖廣江西、浙江通判二十一。
寶坻順義五年災賦。
辛巳吳三桂李國翰延安
壬午四川邊郡平。
乙酉和碩端重親王博洛復清交城文水徐溝、祁等縣。
六月庚子朝鮮國王李倧薨。
壬子,免滄州清苑六年以前荒賦。
癸丑,封張應京為正一嗣教大真人
乙卯,免江西四年、五年逋賦
秋七月戊午朔攝政王多爾袞復征大同
乙丑,滿達海瓦克達朔州寧武
丁卯,免開封等府災賦。
辛未多爾袞阿魯席巴爾台,校獵而還
纛章京索洪等益滿達海軍。
癸酉官軍黃州賊三百餘砦,斬故明王硃蘊肏等。
甲申廣東餘寇犯南贛,官軍擊卻之。
丙戌吳三桂李國翰復延綏鎮城
八月癸巳攝政王多爾袞還京。
山西賊黨蒲州臨晉河津孟喬芳討平之。
甲午,免真定順德廣平大名災賦。
滿達海朔州馬邑
丁酉端重親王博洛孝義
丙午鄭親王濟爾哈朗等克湘潭,獲何騰蛟不屈,殺之。
辰州寶慶靖州衡州悉平。
進克全州
丁未,封朝鮮世子李淏為朝鮮國
辛亥,以張孝仁直隸山東河南總督
壬子,遣英親王阿濟格貝子阿岱等征大同
癸丑梅勒章京根特等拔猗氏
乙卯大同賊被圍久,飢死殆盡,偽總兵楊震威斬姜瓖及其弟琳來獻
丙辰寧武關總兵劉偉率眾降,靜樂寧化山寨悉平。
九月戊午,封鄂穆布為多羅達爾漢卓禮克圖郡王,蘇尼特部噶爾麻為多羅貝勒
甲子鄂爾多斯額林臣、布達顧祿阿濟格札穆蘇等來降封額林臣為多羅郡王布達子伊廩臣、顧祿子色冷為固山貝子阿濟格札穆蘇為鎮國公
丙寅,以夏玉山東巡撫
癸酉,封固倫額駙祁他特為多羅郡王
甲戌,滿達海博洛汾州平陽
冬十月戊子,封多尼和碩親王傑書多羅郡王
壬辰京師地震。
甲午封勞親為親王
官軍鄆城
戊戌,降將楊登州叛,陷山陰
己亥,免山東東平長山等十八州縣五年災賦,江西六年以前明季遼餉
辛丑攝政王多爾袞征喀爾喀部二楚虎爾。
乙巳陝西總兵官任珍擊故明將唐仲亨於屠油壩,斬之,並誅故明王硃常渶、硃由杠等。
丙午官軍潞安
丁未官軍榆林
己酉,滿達海等拔沁、遼二州
庚戌,命滿達海還京,留瓦克達等定山西
十一月丙寅,免直隸開、元城等縣徭賦陝西岷州災賦。
甲戌多爾袞自喀吞布喇克旋師
免宣府災賦。
壬午耿仲明軍次吉安畏罪自殺
十二月乙酉朔山西興、芮城平陸三縣平。
戊子,故明桂王將焦璉寇全州,勒克德渾等擊敗之,進克道州
努山等拔烏撒
宜爾都齊等克黎平
己酉官軍鄰水大竹二縣
庚戌寧波紹興台州土寇平。
是年朝鮮、阿霸垓、烏硃穆秦、土默特諸部,厄魯特部阿巴賴諾顏、績克什巴圖魯台吉顧實汗下達賴烏巴什溫布塔布囊鄂爾多斯郡王額林臣,喀爾喀部土謝圖汗、碩雷汗、戴青諾顏歸化土默特部古祿格等,伊喇克三胡土克圖戴青溫布達爾漢囊蘇及達賴喇嘛俱來貢。
朝鮮、喀爾喀土謝圖汗再至。
公元1650年
七年春正月庚申官軍復永寧寧鄉
壬戌官軍南雄
癸酉,封鄂爾多斯部單達為貝勒,沙克查為貝子
甲戌,故德化王硃慈業、石城王硃議陷大田官軍討平之。
丁丑和碩鄭親王濟爾哈朗師還。
二月丁亥,上太后諡曰孝端正敬仁庄敏輔天協聖文皇后。
甲午,以劉弘遇山西巡撫,王一品廣西巡撫
李建泰太平叛,官軍圍之,出降伏誅
平陽潞安澤州屬境俱平。
三月己未日赤色如血。
夏四月甲午孔有德擒故明將黃順、林國瑞興寧,降其眾五萬。
丙申,封科爾沁貝勒張繼倫為郡王
甲辰,多羅謙郡王瓦克達師還。
六月乙酉保德州民崔耀等擒故明將牛化麟,斬之,以城降
癸卯官軍寧都石城
秋七月壬子朔,享太廟
乙卯攝政王多爾袞議建邊城避暑加派直隸山西浙江山東江南河南湖廣江西陝西省錢糧二百五十萬兩有奇。
辛酉,幸攝政王多爾袞第。
多爾袞貝子錫翰等擅請臨幸,下其罪,貝子錫翰降鎮國公冷僧機鰲拜黜罰有差
壬戌,以馬之先陝西巡撫
辛未,免西寧堡寨五年災賦。
八月丁亥,降和碩端重親王博洛和碩敬謹親王尼堪多羅郡王
己丑,封巴林部塞卜騰、蒿齊忒部孛羅特為多羅郡王科爾沁國顧穆、喀喇沁部古祿思喜布為多羅貝勒,改承澤王碩塞、親王勞親為多羅郡王
九月甲寅,故明將鄭成功潮州總兵官王邦俊擊走之。
丙子,免蘄、麻城七州縣五六兩年荒賦。
冬十月辛巳朔,日有食之。
己亥,定陝西茶馬例。
庚子官軍邵武,獲故明閣部揭重熙等,斬之。
己酉,免桐城六縣荒賦。
十一月甲寅,免甘肅去年災賦。
乙卯吳三桂府谷,斬故明經略高友才等,餘眾降。
壬戌攝政王多爾袞有疾,獵於邊外
乙丑尚可喜廣州,餘眾降。
戊寅祀天圜丘
十二月戊子攝政和碩睿親王多爾袞薨於喀喇城。
壬辰赴聞,上震悼臣民制服
丙申,喪至,上親奠於郊。
己亥,詔曰:「太宗文皇帝升遐,諸王大臣籲戴攝政王
王固懷為讓,扶立朕躬平定中原至德豐功千古無二
不幸薨逝,朕心摧痛。
中外喪儀,合依帝禮。
庚子,收故攝政王信符,貯內庫
甲辰,尊故攝政王懋德修道廣業定功安民立政誠敬皇帝廟號成宗
乙巳,諭曰:「國家政務,悉以奏聞
朕年尚幼,闇於賢否尚書缺員,其會推賢能以進。
若諸細務,理政三王理之。」
是年,喀爾喀、厄魯特、烏斯藏諸部巴郎和羅齊、達爾汗囊素、盆挫堅挫等來朝
朝鮮,喀爾喀部碩雷汗、札薩克圖汗、土謝圖汗、綽克圖魏正諾顏戴青諾顏、那穆齊魏正諾顏、察哈爾墨爾根台吉、索那穆,厄魯特部巴圖魯貝勒台吉鄂齊爾圖、干布胡土克圖、噶木布胡土克圖、舒虎兒戴青烏斯藏闡化王,索倫使鹿諸部,歸化城土默特部古祿格俱來貢。
朝鮮再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