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本纪三 太宗本纪二 (自动笺注)
公元1636年
崇德元年夏四月乙酉祭告天地行受尊號禮,定有天下之號曰大清,改元崇德,群臣上尊號曰寬溫仁聖皇帝受朝賀。
始定祀天太牢用熟薦。
遣官以建太廟追尊祖祭山陵
丙戌追尊始祖為澤王,高祖慶王曾祖為昌,祖為福王,考諡曰承天廣運聖德神功肇紀立極孝武皇帝廟號太祖,陵曰福陵;妣諡曰孝慈昭憲純德貞順天育武皇后
追贈祖禮巴圖魯武功郡追封功臣費英東為直義公額亦都弘毅公配享
丁亥,群臣上表賀。
諭曰:「朕以涼德,恐負眾望。
爾諸臣宜同心匡輔,各共厥職,正己率屬,克殫忠誠立綱陳紀撫民恤眾,使君明臣良,政治咸熙,庶克荷天之休命
」群臣頓首曰:「聖諭及此國家之福也。
」以受尊號禮成大赦
己丑,多濟里、扈習征瓦爾喀師還,賞賚有差
朝鮮使臣歸國
初,上受尊號朝鮮使臣德憲李廓不拜
上曰:「彼國王構怨,欲朕殺其使臣以為詞耳,其釋之。
」至是遣歸,以書諭朝鮮國王責之,命送子弟為質
丁酉敘功,封大貝代善和碩兄禮親王貝勒濟爾哈朗和碩鄭親王多爾袞和碩睿親王多鐸和碩豫親王豪格和碩肅親王岳託和碩成親王阿濟格多羅武英郡王杜度多羅安平貝勒阿巴泰多羅饒餘貝勒;諸蒙古貝勒達禮和碩土謝圖親王克善為和碩卓禮克圖親王固倫額駙額哲為和碩親王,布塔齊為多羅札薩克郡王,滿硃習禮多羅巴圖魯郡王,袞出斯巴圖魯多羅達爾漢郡王,孫杜棱多羅杜棱郡王固倫額駙班第多羅郡王,孔果爾為冰圖王,東為多羅達爾漢戴青,俄木布為多羅達爾漢卓禮克圖,古魯思轄布為多羅杜棱,單把為達爾漢,耿格爾為多羅貝勒孔有德恭順王耿仲明懷順王尚可喜智順王
辛丑朝鮮使臣置我書於通遠堡不以歸。
札福尼征瓦爾喀師還。
五月丙午,以希福內弘文院大學士范文程鮑承先俱為內秘書院大學士剛林內國史院大學士
壬子貝勒薩哈廉卒,輟朝三日
癸丑,始薦櫻桃太廟
丁巳,設都察院,諭曰:「朕或奢侈無度,誤誅功臣;或畋獵逸樂不理政事;或棄忠任奸,黜陟未當爾其直陳無隱
貝勒廢職業,黷貨偷安爾其指參。
六部斷事偏謬審讞淹遲爾其察奏。
明國陋習,此衙門賄賂之府也,宜相防檢
挾劾人,例加罪。
餘所言是,即行;所言非,不問
壬戌追封薩哈廉為和碩穎親王
己巳,以張存仁都察院承政祖澤洪吏部承政,韓大勛戶部承政,姜新為禮部承政祖澤潤兵部承政李云刑部承政,裴國珍工部承政
都統伊爾登罷。
圖爾格鑲白旗都統
庚午武英郡王阿濟格、饒餘貝勒阿巴泰、公揚古利率師征明
上御鳳閣面授方略,且誡諭之。
癸酉,師行。
六月甲戌朔,授蒙古降人布爾噶都等世職有差
己卯,命豫親王多鐸禮部事,肅親王豪格管戶部事。
甲申,封薩哈廉子阿達禮為多羅郡王
丙戌,以國舅阿什達爾漢都察院承政尼堪蒙古承政
秋七月己未,檄外籓蒙古征明
辛酉阿濟格會師延慶州,俘人畜一萬五千有奇
八月丁丑遣官孔子
辛巳成親王岳託肅親王豪格以罪降多羅貝勒
癸未睿親王多爾袞豫親王多鐸貝勒岳託豪格舉師征明
九月戊申,明兵入鹻場,命吳善季思哈率兵御之。
己酉阿濟格等奏我軍經保定安州,克十二城,五十六戰皆捷,生擒總兵巢丕昌等人畜十八萬。
庚申伊勒慎等追明兵至娘娘宮渡口,見敵船甚眾,不敢進奏聞
命宜蓀往援,復遣杜度率師助之。
辛酉蒙古達賴拜賀、拜音代等自塔山來降
己巳阿濟格等師還。
冬十月癸酉多爾袞等師還。
丁亥,遣大學士希福等往察哈爾、喀爾喀、科爾沁諸部稽戶口,編佐領,讞庶獄,頒法律禁奸盜。
戊戌朝鮮國王李倧以書來,卻之。
十一月戊申覆命岳託管兵部事豪格管戶部事。
己酉,衛寨等自蒙古喀爾喀部還,偕其使衛徵喇嘛來貢
辛亥徵兵外籓。
癸丑,諭曰:「朕讀史,知金世宗真賢君也。
熙宗完顏亮時,盡廢太祖太宗舊制盤樂無度
世宗即位,恐子孫效法漢人,諭以無忘祖法練習騎射
後世一不遵守,以訖於亡。
我國嫻騎射,以戰則克,以攻則取。
往者巴克什達海等屢勸朕易滿洲衣服以從漢制
朕惟寬衣博鮹,必廢騎射,當朕之身,豈有變更
後世子孫忘之,廢騎射而效漢人,滋足慮焉。
爾等謹識之。
乙卯太祖實錄成。
乙丑冬至大祀天於圜丘
以將征朝鮮告祭天地太廟
己巳,頒軍令傳檄朝鮮
十二月辛未朔,外籓蒙古王貝勒率兵會於盛京
鄭親王濟爾哈朗留守武英郡王阿濟格駐牛庄備邊,饒餘貝勒阿巴泰駐噶海城收集邊民防敵。
壬申,上率禮親王代善等征朝鮮大軍沙河堡睿親王多爾袞貝勒豪格分兵寬甸長山口。
癸酉,遣馬福塔等率兵三百為商賈裝,潛往圍朝鮮國都,多鐸貝子碩讬、尼堪以兵千人繼之,郡王滿硃習禮、布塔齊引兵來會
己卯貝勒岳託、公揚古利以兵三千助多鐸軍。
上率大軍鎮江三十里為營,令安平貝勒杜度恭順王孔有德等護輜重居後。
庚辰,渡鎮江義州
壬午上至山城
定州游擊來援,度不敵自刎死。
山降
癸未,至定州
定州亦降。
乙酉,至安州,以書諭朝鮮守臣勸降
己丑多鐸進圍朝鮮國都。
朝鮮國王李倧遁南漢山城
多鐸等復圍之,並敗其諸道援兵。
辛卯瓦爾喀葉辰、麻福塔朝鮮,聞大軍至,以其眾來歸
丁酉上至臨津江,會天暖冰泮不可渡,忽驟雨,冰結大軍畢渡。
己亥,命都統譚泰搜剿朝鮮國都,留蒙古兵與俱。
上以大軍合圍漢城
是歲,土默特部古祿格楚虎爾,鄂爾多斯額林濟農台吉土巴俱來朝。
公元1637年
二年春正月壬寅朝鮮全羅道總兵來援,岳託擊走之。
英俄爾岱馬福塔齎敕朝鮮閣臣,數其前後敗盟之罪。
甲辰大軍漢江,營於江滸
丁未朝鮮全羅忠清二道合兵來援,多鐸揚古利擊走之。
揚古利被創卒。
庚戌多爾袞豪格克長山,連戰皆捷,以兵來會杜度等運砲車亦至。
朝鮮勢益蹙,李倧以書數乞和
上許其出降
上書稱臣逡巡不敢出。
壬戌多爾袞軍入江華島,得倧妻子,護至軍前。
復諭倧曰:「來則室家可完,社稷可保,朕不食言否則不能久待
」倧聞江華島陷,妻子被俘南漢城旦夕且下,乃請降
庚午朝鮮國王李倧率其子𣳫及群臣朝服出降江東岸三田渡,獻明所給敕印
慰諭賜坐,還其妻子及群臣家屬,仍厚賜之。
英俄爾岱馬福塔送倧返其國都,留其子𣳫、淏為質
二月壬申班師
貝子碩託、恭順王孔有德等率朝鮮舟師皮島
朝鮮國王李倧表請減貢額。
詔免丁丑戊寅兩年貢物,自乙卯秋季始,仍貢如額。
甲戌,諭多爾袞等禁掠降民,違者該管官同罪。
辛卯,上還盛京
癸巳,諭戶部平糶勸農
三月甲辰,殺朝鮮臺諫官洪翼漢校理尹集、修撰吳達濟,以敗盟故。
丁未武英郡王阿濟格率師助攻皮島
戊午,罷蓋州城工。
夏四月己卯睿親王多爾袞朝鮮質子李𣳫、李淏及朝鮮大臣子至盛京
辛巳阿濟格師克皮島,斬明總兵沈世魁、金日觀
甲申安平貝勒杜度大軍後隊還。
丁酉,命固山貝子尼堪、羅託、博洛預議國政
增置每旗議政大臣三人集群臣諭之曰:「向者議政大臣額少,或出師奉使,而朕左右無人卑微之臣,又不可使參國議
今特擇爾等置之議政之列,當以民生休戚為念,慎毋怠惰,有負朝廷
蒙古察哈爾林丹悖謬不道,其臣不諫,以至失國
有過失,爾諸臣即當面諍。
使面從退有後言委過於上,非純臣也。
」又諭曰:「昔金熙宗漢俗,服漢衣冠,盡忘本國言語,太祖太宗之業遂衰。
弓矢我之長技,今不親騎射,惟耽宴樂,則武備浸弛。
每出獵,冀不忘騎射勤練士卒
王貝勒務轉相告誡,使後世無變祖宗之制。」
閏四月癸卯蒙古貢異獸,名齊赫特
壬子武英郡王阿濟格師還。
五月庚午朝鮮國王李遣使奉表謝恩俘獲
丁亥,遣朝鮮從征皮島總兵林慶業歸國,以敕獎朝鮮王
丁酉章京尼堪等征瓦爾喀降之,師行逕朝鮮咸鏡道,凡兩月始達,至是還。
六月辛丑,授喀喇沁歸附人阿玉石等官。
千總王國亮、都司應登百總忠國等自海島來降
莽古爾泰子光獲罪伏誅
乙卯,諭曰:「頃朝鮮之役,兵行無紀,見利即前,竟忘國憲
自今宜思所以宣布法紀修明典制者。
丙辰,以臣朝,克皮島祭告太廟、福陵。
丁巳朝鮮國王李請平值贖俘,不許
甲子,論諸將征朝皮島違律罪。
禮親王代善論革爵,宥之
鄭親王濟爾哈朗以下論罰有差
秋七月己巳,遣喀凱等分道征瓦爾喀
癸酉戶部參政恩克有罪伏誅
辛巳誡諭漢官空言欺飾者。
智順王尚可喜皮島師還。
壬午大赦
癸未優恤皮島陣亡將士揚古利等,贈官襲職有差
乙酉,明都司高繼功等自石城來降
庚寅,追封皇后科爾沁貝勒莽古思為和碩福親王
壬辰,以朝皮島之捷宣諭祖大壽
乙未,分漢軍兩旗,以總兵官石廷柱馬光遠都統分理左右翼
八月丙申朔,再恤攻皮島、朝陣亡將士文魁等,贈官襲職有差
癸丑貝勒岳託以罪降貝子罰金解兵部任。
丙辰,命睿親王多爾袞、饒餘貝勒阿巴泰都爾鼻城
己未,遣阿什達爾漢等往蒙古巴林、札魯特、喀喇沁、土默特阿魯諸部會理刑獄
九月辛未出獵撫安堡,以書招石城守將沈志祥
己丑兵部參政穆爾泰以罪褫職
貝勒豪格逼勒蒙古台吉博洛罪,罰金,罷管部務
冬十月乙未朔,初頒滿洲蒙古漢字歷。
丙午,厄魯特顧實車臣綽爾濟遣使來貢,厄魯特道遠,以元年遣使,是年冬始至。
庚申,遣英俄爾岱馬福塔達雲齎敕冊封李倧為朝鮮國
十一月庚午祀天圜丘
朝鮮國王李遣使來貢,復表請歸其世子,並陳國中災變困窮狀。
不許敕諭賜賚之。
丁丑,烏硃穆濟農上善養民,率貝勒舉國來附
癸未,追封揚古利武勛王
庚寅出獵打草灘。
十二月甲辰葉克書星訥率師征卦爾察。
癸丑,征瓦爾喀諸將奏捷
戊午,蒿齊忒部貝勒博羅特、托尼率屬來歸
阿濟格遣丹岱等敗明兵於清河
是歲,虎爾哈部托科羅氏、克益克勒氏、耨野勒氏,黑龍江索倫部博穆博果爾黑龍江爾達齊,精格里河扈育布祿俱來朝。
公元1638年
三年春正月辛未,命貝子岳託仍為多羅貝勒管領旗務。
丁亥,以德穆圖戶部承政
甲午,皇第九子生,是為世祖章皇帝
二月丁酉親征喀爾喀,豫親王多鐸武英郡王阿濟格從,禮親王代善鄭親王濟爾哈朗睿親王多爾袞安平貝勒杜度居守
丁未,次喀爾占,外籓諸王貝勒等以師來會
喀爾喀聞之,遁去。
上行獵達爾那湖西駐蹕
乙卯,次奎屯布喇克
庚申明東江總兵沈志祥石城將佐軍民來降
壬戌,遣勞薩以書告明宣守臣互市,且以歲幣歸我。
三月甲子朔,次博碩堆,命留守諸王遼陽城。
甲戌,次義奚里。
庚辰,至登努蘇特而還
壬午,次上都河源,河西平地湧泉五尺
夏四月甲午朔次布克圖裡,葉克書等征黑龍江告捷
乙未,至遼河
丁酉,次杜棱城,山海關太監高起潛遣人詭議和
戊戌,次札哈納里忒。
己亥,次察木哈。
庚子,次俄岳博洛
都爾鼻城工竣改名屏城
辛丑杜爾伯特部卦爾察札馬來朝貢。
壬寅,至遼陽,閱新城
乙巳,上還盛京
葉克書星訥黑龍江師還。
癸丑,命明降沈志祥以其眾志成城撫順
甲寅,尼噶里等征虎爾哈師還。
五月癸酉,修盛京至遼河道路,以睿親王多爾袞、饒餘貝勒阿巴泰董其役。
乙亥禮親王代善屬下覺善有罪鄭親王濟爾哈朗等請誅之,議削代善爵。
細故不許,並貸覺善
六月庚申,始設理籓院,專治蒙古部事
秋七月壬戌朔,諭諸王大臣曰:「自古建國,皆立制度,辨等威。
親王郡王貝勒貝子公主額駙名號等級,均有定制,乃皆不遵行違棄成憲,誠何心耶?
金太祖太宗兄弟一心克成大統
朕當創業之時,爾等不能同心體國恪守典常乎?
諸王引罪
丁卯,喀爾喀使臣達爾漢囊蘇喇嘛歸,諭之曰:「朕以兵討不庭以德撫有眾。
天以蒙古諸部與朕,爾喀爾喀乃興兵歸化,甚非分也。
不獲已,有逃竄偷生耳。
爾所能至,我軍豈不能至?
其速悔罪來歸否則不爾宥也。
壬申,達雅齊等張家口歲幣互市
丁丑,諭禮部曰:「凡有不遵定制變亂法紀者,王、貝勒貝子議罰官系三日,民枷責乃釋之。
出入坐起違式,及官階名號已定而仍稱舊名者,戒飭之。
有效他國衣冠束髮裹足者,治重罪
」又諭大學士希福等曰:「朕不尚虛文,惟務實政。
國家殷富,政在養民
凡新舊人內窮困無妻孥馬匹者,或勇敢可充伍、以貧不能披甲者,許各陳訴驗實給與
」禁以陣獲良家子女鬻為樂戶者
丙戌更定部院官制,專設滿洲承政,以阿拜吏部承政英俄爾岱戶部承政滿達爾漢禮部承政,宜蓀為兵部承政郎球刑部承政,薩木什喀為工部承政貝子博洛為理籓院承政,阿什達爾漢都察院承政
命布顏為議政大臣
八月甲午禮部承政祝世昌以罪褫職謫戍邊外
丙申沙爾虎達連擊敗明兵於紅山口羅文峪,又敗其密雲兵,殲之。
丁酉地震
戊申,授中式舉人羅碩十名佐領品級,免四丁一等三等秀才護軍校品級,免二丁,各賜朝衣綢布有差未入部者一丁
庚戌阿魯阿霸垓部額齊格諾顏等、蒿齊忒部博洛諾木齊等並來朝貢。
癸丑,以睿親王多爾袞奉命大將軍,統左翼兵,貝勒豪格阿巴泰副之,貝勒岳託揚武大將軍,統右翼兵,貝勒杜度副之,分道伐明。
諭之曰:「主帥為眾所瞻,自處以禮,而濟之以和,則蒙古朝鮮漢人來附者,自心悅而誠服
若計一己之功,而不恤國之名譽非所望焉。
丁巳岳託杜度師行。
己未,以巴圖魯准塔蒙古都統
九月癸亥多爾袞豪格阿巴泰師行。
壬申,上親向山海關以撓明師
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兵。
丁丑,定優免人丁例。
丁亥,幸演武場閱兵較射
冬十月丁酉岳託師自牆子嶺入,遇明兵。
總兵官吳國俊敗走
戊戌多爾袞軍入青山關
己亥,上統大軍盛京
甲辰,次渾河科爾沁、喀喇沁各率兵來會
丙午,遣沙爾虎達率師義州
己酉,命濟爾哈朗多鐸率師分趣前屯衛寧遠錦州,上親向義州
辛亥索海率師圍大凌河兩岸十四屯堡
壬子上次義州,遣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石廷柱馬光遠以砲克其五臺
乙卯,次錦州
丙辰多鐸噶爾寨堡,殺其守將
孔有德等攻石家堡戚家堡,並克之。
戊午孔有德等攻錦州西臺臺中砲藥自發,臺壞,克之。
十一月己未朔多鐸將與濟爾哈朗合師徑中後所,會祖大壽往援北京,乘夜襲我師
庚申多鐸濟爾哈朗還至中後所。
大壽懼,不敢出。
石廷柱馬光遠李雲屯、士屯、郭家堡開州、井家堡,俱克之。
孔有德招降大福堡,又攻大臺,克之。
辛酉大軍山海關
壬戌上次連山
癸亥,攻五里河臺,明守備李計友等率眾降。
丁卯上至中後所,遇祖大壽收兵入城。
使告之曰:「別將軍數載,甚思一見
至於去留,終不相強
將軍與我角勝,為將之道應爾。
不以介意,亦原將軍勿疑。
戊辰,再遣使大壽,皆不答。
己巳濟爾哈朗克摸龍關五里堡屯臺。
庚午班師
庚辰,次圖爾根河,遣蒙古軍各歸其部。
丙戌,上還京。
丁亥地震
十二月戊戌刑部承政郎球有罪解任,以都察院參政索海代之。
是歲,土默特部古祿格,杜爾伯特部卦爾察札馬奈,席北部阿拜、阿閔,兀札喇部井瑙、馬考、札吉察,鄂爾多斯額林濟農阿魯阿霸垓部額齊格諾顏,蒿齊忒部博洛諾木齊黑龍江博穆博果爾、瓦代噶凌阿均來朝貢。
公元1639年
四年春正月乙丑貝子碩託以罪降輔國公
甲戌,皇第三固倫公主下嫁科爾沁額駙祁他特。
己卯,封沈志祥續順公
蒙古喇克等自錦州來歸
丁亥,蘇尼特部台吉噶布褚等率部人來歸
是月,明以洪承疇總督薊、
二月丁酉,命武英郡王阿濟格率師征明
壬寅,上親統大軍繼之。
丙午次翁啟爾渾。
阿濟格遣使奏捷
蒙古奈曼部率十三旗來會
庚戌,營松山
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石廷柱馬光遠砲擊城外諸臺,克之。
塔布囊顏率師防烏欣河口
壬子,上登松山南岡,授諸將方略
癸丑,列砲攻城,雉堞悉毀。
副將金國鳳拒守不下
上命雲梯急攻之。
代善請俟明日上從之。
明人復完城堞,我軍不得入。
乙卯,命阿濟格尼堪、羅托等師圍塔山連山
三月戊午朔,明軍援杏山,我兵邀擊之,斬五十人
己未穿地道攻松山城
乙丑,命納海等馳略杏山
石廷柱馬光遠觀民山臺降之
丙寅多爾袞杜度等疏報自北京山西界,復至山東,攻濟南府破之,蹂躪千里,明兵望風披靡,克府一州縣五十七,總督宣大盧象昇戰死,擒德王硃由賸、郡王硃慈漻、奉國將軍硃慈黨、總督太監馮允升等,俘獲人口五十餘萬,他物稱是
是役也,揚武大將軍貝勒岳託輔國公瑪瞻卒于軍。
上聞震悼,輟飲食三日
乙亥多爾袞杜度又報自遷安縣青山關,遇明兵,二十四戰皆勝。
己卯,復攻松山城
太監高起潛總兵祖大壽寧遠副將祖克勇、徐昌永等兵趨錦州
阿爾薩擊敗之。
上聞馳赴錦州督師,斬徐昌永於陣,擒祖克勇。
甲申松山圍。
乙酉,駐錦州
多爾袞等師還盛京
夏四月戊子朔阿濟格連山
壬辰,會於錦州
癸巳,渡大凌河駐蹕
己亥杜度等師還。
辛丑,上還盛京,哭岳託而後入,輟朝三日
戊申,以庫魯克達爾漢阿賴、馬喇希蒙古都統
甲寅,以索渾薩璧翰議政大臣
丙辰追封多羅貝勒岳託多羅克勤郡王
五月戊午,以貝子篇古有罪削爵
己未鄭親王濟爾哈朗兵略錦州松山杏山
辛酉,蘇尼特台吉莽古斯、俄爾率眾來歸
丁卯席特庫沙爾虎達等敗明兵於錦州
辛未濟爾哈朗奏入明邊,九戰皆捷。
丙子濟爾哈朗師還。
庚辰,以鎮國公艾度禮為都統
辛巳,召豫親王多鐸數其罪,宥之,惟坐其征明失利,及不親睿親王出師,降多羅貝勒
六月戊子蒙古阿蘭柴、噶爾寨等告岳託生前與其妻父瑣諾木謀不軌
代善濟爾哈朗多爾袞皆請窮治
上以岳託已死,不問,並貸瑣諾木勿治。
庚寅,遣馬福塔巴哈納冊封朝鮮國王李倧妻趙氏朝鮮王妃,其長子𣳫為世子
丙申,分漢軍為四旗,以石廷柱馬光遠王世選巴顏都統,改纛色。
辛亥,焚哈達葉赫、烏喇、輝發前所受明敕書篤恭殿。
壬子,以伊爾登噶爾馬為議政大臣星訥議政大臣
秋七月丁巳遣官賚書與明帝議和,並令硃由賸等各具疏進,許其議成釋還。
辛未朝鮮國王李倧克熊島,執加哈禪來獻
乙亥,諭滿、蒙古有能衝鋒陷陣先登拔城者,以馬給之。
八月己丑,授宗室固山貝子鎮國公輔國公鎮國將軍奉國將軍等爵有差
甲午,命貝勒豪格管戶部事,杜度禮部事,多鐸管兵部事,薩爾糾等率兵征庫爾喀部。
乙巳,歸化城土默特章京所得明歲來獻
九月乙卯朔,以孫達理八十三人睿親王入關有功,各授官有差賜號巴圖魯
乙丑都統杜雷有罪褫職
己巳,復封貝勒豪格和碩肅親王
癸酉阿濟格阿巴泰杜度兵略錦州寧遠
甲戌封岳託子宏為多羅貝勒
丙子,以宗室賴慕布、杜沙為議政大臣英俄爾岱都統馬福塔戶部承政
冬十月丙戌豪格多鐸率兵復略錦州寧遠
庚寅,蘇尼特部墨爾根台吉騰機思等率諸貝勒、阿霸垓部額齊格諾顏等各率部眾,自喀爾喀來歸
辛卯出獵哈達
癸丑,以劉之源都統,喀濟海為議政大臣
十一月甲寅朔豪格疏報參領阿藍泰率蒙古人來歸,遇明兵於寧遠北岡擊敗之,斬明總兵金國鳳
辛酉,遣索海、薩木什喀等征索倫部。
丁卯出獵葉赫
十二月甲午,上還京。
是歲,黑龍江納布、墨音、額爾盆等,喀爾喀部土謝圖、俄木布額爾德尼等,喀爾喀、蘇尼特、烏硃穆秦、科爾沁、克西克騰、土默特諸部,遣使俱來朝貢
公元1640年
五年春正月甲子,命朝鮮質子李𣳫歸省父疾,仍令遣別子及𣳫子來質。
遣翁阿岱、多濟里等戍錦州
閏正月癸未朔,令各旗都統分巡所屬屯堡,察窮民理冤獄。
二月丙辰,遣多濟里以寧古塔兵三百往征兀札喇部。
丁巳戶部承政馬福塔卒,以車爾格代之,覺羅錫翰為工部承政
丙寅朝鮮國第三子橑來質。
三月丙戌,遣勞薩吳拜等略廣寧
己丑勞薩吳拜逗遛議罰有差
木什喀等征虎爾哈部,克雅克薩城。
己亥,命濟爾哈朗多鐸義州城,駐兵屯田進逼山海關
辛丑戶部參政碩詹徵朝水師糧米赴大凌、小凌二河
乙巳索海木什喀征索倫奏捷
夏四月壬子朔,罷元旦萬壽王貝勒物。
乙亥索海木什喀征索倫師還,上宴勞實勝寺
庚辰上視義州
五月癸未,渡遼河
乙酉碩詹朝鮮水師至。
癸巳上至義州
丁酉蒙古多羅部人蘇班代等自杏山遣人約降
上命濟爾哈朗等率軍迎之,戒曰:「此行勿領多人,敵見我兵少,必來拒戰
分兵為三,以前拒戰後二隊為援。
」至杏山祖大壽果遣劉周智、吳三桂列陣逼我。
濟爾哈朗等偽卻,縱兵反擊大敗之。
戊戌,命勞薩吳拜等略海邊
索倫部三百三十七戶續來降
壬寅,上率師攻克五里臺
乙巳,以紅衣砲錦州
丁未,刈其禾而還
庚戌,駕還京。
六月乙丑多爾袞豪格杜度阿巴泰濟爾哈朗屯田義州
戊辰朝鮮世子李𣳫至。
先是朝鮮總兵官林慶業等載米同我使洪尼喀等自大河運三山島遇風覆沒者半,與明兵戰失利,乃命陵輓至蓋州耀州,留其兵千五百人海州
癸酉,多濟里、喀柱征兀札喇部師還。
朝鮮王次子李淏歸省
秋七月庚辰朔,敘征索倫功,索海賞賚進秩有差
癸未,定征索倫違律罪,薩木什喀等黜罰有差
乙酉多爾袞等奏克錦州十一臺,請分兵兩翼屯駐
癸巳,明總督洪承疇以兵四萬壁杏山,遣騎挑戰多爾袞擊敗之。
乙未,遣吳拜往助多爾袞軍。
丙午席特庫、濟席哈等率師索倫部。
上幸安山溫泉
己酉多爾袞奏敗明兵於錦州杜度又敗之寧遠
八月己未,遣希福等至張家口互市
乙亥多爾袞奏敗明兵於錦州,又敗之大凌河。
九月乙酉,上還宮。
丙戌,命濟爾哈朗阿濟格阿達禮、多鐸、羅宏代圍錦州松山
辛卯多爾袞奏敗明兵於松山
癸卯重修鳳凰城
冬十月壬戌,遣英俄爾岱等往朝鮮責罪
壬申萬壽節大赦
十一月戊寅朔,詔免朝鮮歲貢米十之九。
乙酉濟爾哈朗奏敗明兵於塔山杏山錦州城下
癸巳,阿敏卒於幽所。
戊戌朝鮮國王次子李淏來質。
十二月庚戌,命多爾袞豪格杜度阿巴泰代圍錦州
己未,遣朝鮮國三子李橑歸。
席特庫、濟席哈征索倫部,擒博穆博果爾,俘九百餘人
壬申英俄爾岱等至自朝鮮械繫尚書金聲黑尼等四人以歸。
是歲,喀爾喀部查薩克圖遣使來朝貢。
公元1641年
六年春正月庚辰朝鮮國王李上表謝罪
壬辰席特庫、濟席哈等師還。
癸巳晉席特庫三等總兵官
甲午,皇四女固倫公主雅圖下嫁科爾沁卓禮克圖親王克善子弼爾塔噶爾額駙
丁酉二等副將勞薩有罪,革碩翁科羅巴圖魯號,降一等參將
二月己未,以八旗佐領下人貧乏,令戶部察明奏聞
佐領沉湎失職
有因飲酒失業四十八人解任
諭諸王大臣教子習射
丙寅多爾袞等奏敗明兵。
三月己卯濟爾哈朗等代圍錦州
丁酉,降和碩睿親王多爾袞肅親王豪格多羅郡王多羅貝勒阿巴泰杜度以下罰銀有差
是時,祖大壽為明守錦州,屢招之不應
上令諸王迭出困之。
多爾袞駐營錦州三十里外,又時遣軍還家故有是命。
己亥,遣朝鮮總兵琳等率兵助濟爾哈朗軍。
壬寅濟爾哈朗奏克錦州外城
初,我軍環錦州而營,深溝高壘,絕明兵出入城中大懼。
蒙古貝勒諾木齊台吉巴什等請降,且約獻東關內應
祖大壽覺之,謀執巴什等。
於是蒙古大譟與明搏戰
我軍自外應之,遂克其外城。
大壽退保內城
甲辰諾木齊巴什等以蒙古六千餘人來歸,至盛京
夏四月丁未,遣阿哈尼堪等率兵詣錦州濟爾哈朗軍。
濟爾哈朗奏敗明援兵松山
庚戌,遣孔有德尚可喜助圍錦州
多爾袞等聞錦州蒙古降,請效力贖罪
不許
五月丁丑,明總督洪承疇以兵六萬援錦州,屯松山北崗。
濟爾哈朗等擊走之,斬首二千級。
丁亥索倫部巴爾達齊降。
己丑,遣希福等閱錦州屯營濠塹
壬寅,諭駐防歸化城都統古祿格等增築外城,建敵樓,浚深濠,以備守御。
六月丁未,命多爾袞豪格代圍錦州
辛酉濟爾哈朗多爾袞合軍敗明援兵松山
丙寅,遣學士羅碩祖澤潤書招祖大壽
庚午多爾袞又奏敗明援兵松山
秋七月戊寅,賜中式舉人滿洲鄂謨克圖、蒙古杜當、漢人崔光前等朝衣一襲,一二三等生員緞布有差
甲申,遣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副都統率兵助圍錦州
乙酉,議圍錦州功罪親王以下賞罰有差
八月甲辰朔,敘克錦州外城諸將功,晉鰲拜、勞薩伊爾登等秩,復勞薩碩翁科羅巴圖魯號。
乙巳,我軍與明合戰,明陽和總兵楊國柱敗死
祖大壽錦州所部為三,突圍得出
丁未,封烏硃穆秦部多爾濟濟農和碩蘇勒親王,阿霸垓部多爾濟額齊格諾顏為卓禮克圖郡王
丁巳,上以明洪承疇巡撫邱民仰等援錦州兵號十三萬,壁松山,上親率大軍御之。
濟爾哈朗留守
諸王貝勒大臣以明兵勢眾,勸上緩行
上笑曰:「但恐彼聞朕至,潛師遁耳。
若不去,朕破之如摧枯拉朽也。
」遂疾馳而進。
戊午,渡遼河
洪承疇以兵犯我右翼豪格擊敗之。
壬戌上至戚家堡,將赴高橋,召多爾袞以兵來會
多爾袞駐蹕杏間
上從之,幸松山
明以一軍乳峰山,由乳峰松山,列步軍七營騎兵環城西北壁壘甚堅。
我師自烏欣河南山至海,橫截大路而軍。
上謂諸將曰:「敵眾,食必不足見我斷其餉道,必無固志設伏待之全師可覆也。
癸亥,明兵來犯,擊卻之。
又敗之塔山,獲其積粟十二屯。
甲子,明兵再犯,又卻之。
承疇以餉乏,欲就食寧遠
上知其將遁,分路設伏,戒諸將嚴陣以待,扼其歸寧遠及奔塔山錦州路。
是夜明吳三桂等六總兵果潛師先奔,昏黑為我伏兵所截,大潰。
曹變蛟王廷臣返松山
乙丑,又克其四臺。
王朴吳三桂杏山
曹變蛟乳峰山,乘夜襲上營,力戰變蛟中創走。
己巳吳三桂王朴杏山寧遠,遇我伏兵,又大敗之,三桂僅以身免。
是役也,斬首五萬,獲馬七千,軍資器械稱是
承疇收敗兵萬餘人松山,嬰城守不能戰。
我軍遂掘壕圍之。
是日,札魯特部噶爾以兵至。
九月乙亥科爾沁卓禮克圖親王克善以兵至。
多爾袞豪格分兵還守盛京
戊寅,略寧遠
乙酉關雎宮宸妃疾。
上將還京,留杜度阿巴泰等圍錦州多鐸阿達禮等圍松山阿濟格等圍杏山
丙戌,駕還。
庚寅宸妃薨。
辛卯,上還京。
冬十月癸卯朔,日有食之。
甲辰,遣阿拜錦州乳峰山。
丁未,遣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等助圍錦州
己巳追封宸妃為元妃諡敏惠恭和
壬申,封蘇尼特墨爾根台吉騰機思多羅墨爾根郡王
十一月乙亥,命多爾袞、羅託、屯齊錦州豪格、滿達海等駐松山
十二月甲寅濟爾哈朗多爾袞奏敗洪承疇松山
公元1642年
七年春二月癸卯上出葉赫
戊申,明德王硃由賸卒,以禮葬之。
戊午阿濟格奏敗明兵於寧遠
辛酉豪格阿達禮、多鐸、羅宏奏拔松山,擒明總督洪承疇巡撫邱民仰,總兵王廷臣、曹變蛟、祖大樂游擊大名大成等。
先是承疇援絕,屢突圍得出,其副將承德約降,且請為內應,以子夏舒為質
戊午夜半豪格梯城破之。
捷聞,上以所俘獲分賚官軍,收軍器松山城
壬戌,上還宮。
三月癸酉,殺邱民仰、王廷臣、曹變蛟
洪承疇、祖大樂來京,而縱大名大成錦州
己卯,克錦州祖大壽所部七千餘人出降
乙酉阿濟格奏明職方郎中馬紹愉乞和,出明帝兵部尚書陳新甲書為驗。
上曰:「明之筆札不實,且詞意誇大,非有欲和之誠。
然彼真偽可知,而和好固朕夙原。
朕為百萬生靈計,若事果成,各君其國,使民安業,則兩國俱享太平之福。
爾等以朕意傳示之。
乙未,諭多爾袞豪格杏山塔山濟爾哈朗阿濟格阿達禮等還京。
夏四月丁未敕諭吳三桂等降
庚戌大小二日並出,大者旋沒。
辛亥濟爾哈朗多爾袞豪格等奏克塔山
甲子,奏克杏山
松山杏山塔山三城
濟爾哈朗班師
阿巴泰錦州
五月己巳朔濟爾哈朗奏明馬紹愉來議和,遣使迓之。
癸酉洪承疇祖大壽等至,入見請死。
上赦之,諭以盡忠報效承疇等泣謝。
上問承疇曰:「明帝宗室被俘置若罔聞
陣亡將帥窮蹙降我者,皆孥戮之。
舊規乎?
抑新例乎?
承疇對曰:「昔無此例,近因文臣妄奏,故然
」上曰:「君暗臣蔽,枉殺至此
將士被擒乞降,使其可贖,猶當贖之,奈何戮其妻子
承疇曰:「皇上真仁主也。
戊寅,禁善友邪教,誅黨首李國梁十六人
壬午明使馬紹愉等始至。
六月辛丑都察院參政祖可法張存仁言:「明寇盜日起,兵力竭而倉廩虛,徵調不前,勢如瓦解
將帥喪失八九,今不得已乞和,計必南遷
宜要其納貢稱臣,以黃河為界。
」上不納。
書報明帝曰:「向屢致書修好貴國不從,事屬既往,其又何言。
承天眷,自東北海濱以訖西北其間使犬、使鹿產狐產貂之地,暨厄魯特部、斡難河源,皆我臣服蒙古朝鮮盡入版圖用是昭告天地正位改元
邇者兵入爾境,克城陷陣,乘勝長驅亦復何畏。
余特惓惓為百萬生靈計,若能各審禍福誠心和好,自茲以往,盡釋宿怨尊卑之分,又奚較焉。
古云:『情通則明,情蔽則暗。
使者往來,期以面見,情不壅蔽
吉凶大事交相慶弔
歲各以地所產互為餽遺兩國逃亡亦互歸之。
寧遠雙樹堡貴國界,塔山為我國界,而互市連山適中之地。
其自海中往來者,則以黃城島之東西為界。
者各罪其下。
貴國如用此言,兩君或親誓天地,或遣大臣蒞盟,唯命之從。
否則後勿復使矣。
」遂厚賚明使臣從者,遣之。
明議中變和事竟不成。
癸卯,諭諸王貝勒,凡行兵出獵,踐田禾者罪之。
甲辰,設漢軍八旗,以祖澤潤八人都統
貝子羅託為都察院承政吳達海為刑部承政郎球禮部承政
乙巳多羅安平貝勒杜度卒。
秋七月庚午,諭諸王貝勒大臣曰:「爾等所屬賢否,當已詳悉
知而不舉何以示勸?
太祖時,蘇完札爾固費英東見人有善先自獎勵然後舉之見人不善先自斥責然後劾之。
故人矜色,無怨言
未有若斯公直者矣。
王貝勒等皆謝罪
辛未,承攻索海以罪褫職
壬申,以紐黑為議政大臣
丙子敘功多羅睿郡王多爾袞、肅郡王豪格復為和碩親王多羅貝勒多鐸多羅郡王鄭親王濟爾哈朗以下賞賚有差
戊寅,遣輔國公博和託代戍錦州
乙酉,議濟爾哈朗以下諸將征錦州違律罪。
上念其久勞,悉宥之
刑部讞獄
己丑,命多羅郡王阿達禮管禮部事。
八月己亥,鑄砲於錦州
癸卯鎮國將軍巴布有罪,廢為庶人
癸丑,論克錦州松山杏山塔山諸將功,晉秩有差
九月,敘外籓諸王貝勒大臣從征錦州功,賞賚有差
丁丑,遣貝子羅讬等代戍錦州
壬午,命沙爾虎達等征虎爾哈部。
冬十月癸卯,遣英俄爾岱等鞫朝鮮閣臣崔鳴吉等罪。
辛亥,以阿巴泰奉命大將軍,與圖爾格率師伐明。
壬子,師行。
丁巳,上不豫,赦殊死以下
己未,令多鐸阿達駐兵寧遠
敕諭吳三桂降。
又命祖大壽書招之。
三桂大壽甥也。
甲子,命鄭親王濟爾哈朗睿親王多爾袞肅親王豪格武英郡王阿濟格裁決庶政,其不能決者奏聞
十一月丁丑多鐸擊敗吳三桂兵。
丙申阿巴泰奏自牆子嶺入克長城,敗明兵於薊州
閏十一月甲辰,上還京。
己酉沙爾虎達等降虎爾哈部一千四百餘人
丙辰,遣巴布泰更戍錦州
己未,以宗室韓岱為兵部承政
圍獵射人處分例。
十二月丁卯上出葉赫
乙亥,遣金維城率師錦州
丁丑駐蹕開庫爾。
不豫,諸王貝子請罷獵,不許
丙戌月暈生三珥。
丁亥日暈生三珥。
癸巳,上還京。
是歲,杜爾伯特札薩克塞冷來朝
公元1643年
八年春正月丙申朔,上不豫,命和碩親王以下副都統以上,詣堂子行禮
辛亥沙爾虎達等師還,論功賞賚有差
甲寅寧遠總兵吳三桂祖大壽書,猶豫未決於是復降敕諭之。
乙卯,遣譚布更戍錦州
辛酉多羅貝勒宏以罪削爵
二月乙丑朔,日有食之。
甲戌,葬敏惠恭和元妃
庚寅,禁建寺廟
三月丙申,敕朝鮮臣民與明通。
丙午地震,自西隅東南有聲
庚戌,上不豫,赦死罪以下
阿爾津等征黑龍江虎爾哈部,葉臣更戍錦州
辛酉更定六部處分例。
夏四月癸酉,遣金維城更戍錦州
甲戌多鐸暫息軍興,輟工作務農業,以足民用。
五月丙申,復封羅宏為多羅貝勒
先是圖白忒達賴喇嘛遣使修聘問禮,留京八月,至是,遣還,並賚其來使
庚子努山敗明兵界嶺口。
癸卯阿巴泰奏我軍入明,克河間順德兗州三府、州十八、縣六十七,降州一、縣五與明大小三十九戰,殺魯王硃衣珮及樂陵陽信東原安丘滋陽郡王,暨宗室文武千餘員,俘獲人民牲畜金幣數十萬計,籍數以聞。
丁巳阿爾津征虎爾哈奏捷
六月癸酉多羅饒餘貝勒阿巴泰師還,鄭親王濟爾哈朗睿親王多爾袞武英郡王阿濟格郊迎之。
甲戌,賜阿巴泰從征將士銀緞有差
己卯,諭諸王貝勒曰: 「治生者務在節用治國者重在土地人民
爾等勿專事俘獲以私其親。
其各勤農桑敦本計。
」艾度禮代錦州
丁亥朝鮮國王李倧請戍錦州兵歲一更
庚寅,諭戶、兵二部清察蒙古人丁編入佐領,俱令披甲
秋七月戊戌阿爾津等師還,論功賞賚有差
諸王勿以黃金鞍勒
諸王貝勒貝子公第宅制。
壬寅,定諸王貝勒失誤朝會處分例。
丙辰,定外籓王、貝勒貝子、公等與諸王貝勒貝子公相見禮
丁巳,以征明大捷宣諭朝鮮
辛酉,命滿達海都察院事。
八月丙寅貝子羅託有罪論辟,免死,幽之
戊辰,以宗室阿岱吏部承政郎球禮部承政星訥工部承政
庚午上御崇政殿
是夕亥時,無疾崩,年五十有二,在位十七年。
九月壬子,葬昭陵
冬十月丁卯上尊諡曰應天興國弘德彰武溫仁聖睿孝文皇帝廟號太宗,累上尊諡曰應天興國弘德彰武寬溫仁聖睿孝敬敏昭定隆道顯功文皇帝
論曰:太宗允文允武內修政事外勤討伐用兵如神所向有功
大勛未集,而世祖即位期年中外歸於統一,蓋詒謀遠矣。
明政不綱盜賊憑陵固知明之可取然不欲亟戰以剿民命,七致書於明之將帥屈意請和
明人不量強弱,自亡其國,無足論者。
交鄰之道,實與湯事文王昆夷無以異。
嗚呼,聖矣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