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和 zh.wikisource.org
本纪二 太宗本纪一 (自动笺注)
太宗應天興國弘德彰武寬溫仁聖睿孝敬敏昭定隆道顯功文皇帝,諱皇太極太祖第八子,母孝慈高皇后
上儀奇偉聰睿絕倫,顏如渥丹嚴寒
長益神勇善騎射,性耽典籍,諮覽弗倦,仁孝寬惠廓然大度
公元1616年
天命元年太祖以上和碩貝勒,與大貝勒代善、二貝勒阿敏、三貝勒莽古爾泰四大貝勒
上居四,稱四貝勒
太祖崩,儲嗣未定
代善與其岳託、薩哈廉以上才德冠世,與諸貝勒議請嗣位
上辭再三久之乃許。
公元1626年
天命十一年丙寅九月庚午朔即位瀋陽
詔以明年天聰元年
初,太祖上名,臆制之,後知漢稱儲君曰「皇太子」,蒙古嗣位者曰「黃台吉」,音並闇合
即位,咸以為天意焉。
辛未,誓告天地,以行正道循禮義,敦友愛,盡公忠,勖諸大貝勒等。
甲戌,諭漢官民有私遁逃及令奸細往來者,雖首告勿論,後惟已逃被獲者論死
丙子,諭曰:「工築之興,有妨農務,前以城郭邊牆,事關守禦有勞民力,良非得已。
茲後止葺頹壞,不復興築,俾民專勤南畝
滿洲漢人毋或異視,訟獄差徭務使均一
貝勒屬下人,毋許邊外行獵
市稅為國所出,聽其通商貿易,私往外國漏稅者罪之。
丁丑,令漢人與滿洲分屯別居
先是漢人十三壯丁一莊,給滿官為奴。
至是,每備御止留八人,餘悉編為民戶,處以別屯,擇漢官廉正者理之。
設八固山額真分領八旗
納穆泰正黃旗固山額真額駙達爾漢鑲黃旗固山額真額駙和碩圖正紅旗固山額真博爾晉鑲紅旗固山額真額駙三泰鑲藍旗固山額真,托博輝為正藍旗固山額真徹爾格鑲白旗固山額真,喀克篤禮為正白旗固山額真
又設十六大臣贊理庶政,聽八旗訟獄
又設十六大臣,參理訟獄,行軍駐防則遣之。
乙未蒙古科爾沁土謝圖汗奧巴遣使來吊。
冬十月己酉,以蒙古喀爾喀札魯特部敗盟殺掠私通於明,命大貝勒代善等率精兵萬人討之,先貽書聲其罪,上送至蒲河山而還
癸丑別遣楞額禮阿山輕兵六百入喀爾喀巴林地,以張軍勢。
丙辰科爾沁土謝圖汗奧巴及代達爾漢等十四貝勒遣使來吊。
硃戶征卦爾察部,獲其人口牲畜以歸。
寧遠巡撫袁崇煥遣李喇嘛都司傅有爵等來吊,並賀即位
甲子,大貝勒代善等大破札魯特,斬其貝勒鄂爾齋圖,獲貝勒巴克及其二子並拉什希布等十四貝勒而還
十一月辛未,上發瀋陽迎大貝勒代善,師次鐵嶺樊河界。
癸酉,行飲至論功頒賚將士
戊寅,上還瀋陽
察哈爾阿喇克綽忒部貝勒爾濟百戶來歸
乙酉,遣方吉納、溫塔石偕李喇嘛往報袁崇煥,且遺書曰:「頃停息干戈遣使弔賀,來者以禮,故遣官陳謝
皇考寧遠時,曾致璽書言和,未獲回答
如其修好,答書以實,勿事文飾
崇煥不以聞,而令我使繼還。
卓禮克圖貝勒之子衛徵巴拜手巂其家屬來歸
科爾沁貝勒巴圖魯桑阿爾齋、台吉滿珠什哩各繼鞍馬牛羊來吊。
十二月庚子,禁與蒙古諸籓售賣兵仗
壬戌黑龍江人來朝貢
公元1627年
天聰元年春正月丙子,命二貝勒阿敏,貝勒濟爾哈朗阿濟格杜度、岳言乇、碩托率兵征朝鮮
上曰:「朝鮮累世得罪,今明毛文龍近彼海島,納我叛民,宜兩圖之。
」復遣方吉納、溫塔石遺書明袁崇煥,言興師七大恨,並約其議和,及每歲餽報之數。
二月己亥,以書招諭蒙古奈曼部袞出斯巴圖魯
三月壬申,阿敏等克朝鮮義州別遣兵搗鐵山,明守將毛文龍遁走
又克安州,進至平壤城,渡大同江
朝鮮國王李遣使迎師。
阿敏等數其七罪,仍遣使趣和。
倧懼,率妻子江華島,其長子李𣳫遁全州
阿敏復遣副將劉興祚入島面諭倧。
倧遣其族弟原昌君李覺獻馬百匹虎豹皮百、錦苧各四百、布一萬五千。
庚子,與朝鮮盟,定議罷兵
壬申明袁崇煥杜明忠偕方吉納等以書來,並李喇嘛書,欲釋恨修好
請減金幣之數,而以我稱兵朝鮮為疑。
辛巳,阿敏等遣使奏捷
乙酉,命留滿洲兵一千、蒙古兵二千防義州滿洲兵三百、蒙古兵一千防鎮江城。
並諭李倧曰:「我留兵義州者,防毛文龍耳。
」阿敏等旋師,以李覺歸。
夏四月甲辰,遺袁崇煥書曰:「釋恨修好,固所原也。
朝鮮自尊輕我,納我叛亡,我遲之數年,彼不知悔,是以討。
天誘其衷,我軍克捷
今已和矣,而爾詭言修好,仍遣哨卒偵視修葺城堡
我國將帥,實以此致疑。
講信修睦,必藉物以成禮,我豈貪而利此,使爾國力不支
可減其半。
歲時餽答,當如前議,則兩國之福也。
」書成,聞崇煥方築塔山、大凌河、錦州等城,遂罷遣使,而以書付杜明忠還。
更責崇煥曰:「兩國修好,當分定疆域
今又修葺域垣,潛圖侵逼
戰爭不息,天以燕、雲畀我,爾主不幸奔竄身敗名裂為何如也。
自古文臣不更事者徒為大言,每喪師殃民社稷傾覆
前者遼左任用非人,而河東西土地盡失,今尚謂不足戒而謀動干戈耶?
癸丑,阿敏等自朝鮮凱旋,上迎於武靖營,賜阿敏御衣一襲,餘各賜馬一匹
乙卯,論征朝鮮將士功,擢賞有差
戊辰,上還瀋陽
乙丑,以書諭察哈爾台吉濟農奈曼袞出斯巴圖魯來和
五月戊辰,遣朝鮮國王弟李覺歸國設宴餞之,並賜鞍馬裘帶等物。
辛未上聞明人錦州、大凌河、小凌河築城屯田,而崇煥報書,親率師往攻之。
乙亥,至廣寧,乘夜進兵
丙子明大凌河、小凌河兵棄城遁,遂圍錦州
台堡二千餘人來降,悉縱之歸。
丁丑,明鎮守遼東太監紀用、總兵趙率教遣人詣師請命
上開誠諭之,並許紀用親來定議。
用不答,遂攻錦州
垂克,明援兵至,退五里而營,遣人調瀋陽兵益師。
庚寅固山額真博爾晉等以兵至。
癸巳,攻寧遠城,殲其步卒千餘人
既,明總兵滿桂出城而陣,上欲擊之,三大貝勒諫止
上怒,趣諸將戴兜鍪,率阿濟格疾馳而進,敗其前隊,追至寧遠城下,盡殪之。
貝勒不及冑而從,濟爾哈朗、薩哈廉、瓦克達被創
錦州守兵亦出城合戰,我軍復迎擊之。
游擊羅拜山、備御巴希陣歿上臨其喪,哭而酹之。
我軍還駐雙樹舖。
乙未,復至錦州
六月己亥,攻錦州,值天溽暑士卒死傷甚眾。
庚子班師
丁未,上還瀋陽
是歲,大饑斗米值銀八兩,銀賤物貴,盜賊繁興
惻然曰:「民饑為盜,可盡殺乎!
」令鞭而釋之,仍發帑賑民。
秋七月己巳蒙古敖漢瑣諾木杜稜、塞臣卓禮克圖、奈曼袞出斯巴圖魯舉國來附
朝鮮國王李遣使報謝,並獻方物,命阿什達爾漢等往報之,尋以義州朝鮮
是月明袁崇煥罷歸
八月辛亥,察哈爾阿喇克綽忒部貝勒巴爾巴圖魯、諾門達賚、吹爾扎木蘇率眾來歸
是月明熹宗崩,其弟信王嗣位,是為莊烈帝
九月甲子朔,諭國家大祀大宴用牛外,其屠宰馬騾牛驢者悉禁之。
冬十一月庚午,察哈爾大貝勒昂坤杜稜來降
辛巳,薩哈爾察部來朝貢。
十二月甲午朔,察哈爾阿喇克綽忒貝勒爾濟伊爾登來降
公元1628年
二年春正月戊子,格伊克裡部長四人率其屬來朝
二月癸巳朔,以額亦都圖爾格費英東子察哈尼俱為總兵官
朝鮮國王李倧遣其總兵官來獻方物,並米二千石,更以一千石在中江平糶。
庚子以往喀喇沁使臣屢為察哈爾多羅特部所殺,上率師親征
丁未進擊多羅特部,敗之,多爾濟哈談巴圖魯被創遁,獲其妻子,殺台吉古魯,俘萬一千二百人還。
丁巳,以戰勝用八祭天
三月戊辰,上還瀋陽貝勒阿敏等率群臣郊迎,行抱見禮
以弟多爾袞多鐸從征有功,賜多爾袞號墨爾根戴青多鐸額爾克楚虎爾。
庚寅,以賜名之禮宴之。
戊子,給國人無妻者金,使娶。
貝勒多爾袞固山貝勒
夏四月丙辰,巴林貝勒塞特爾,台吉塞冷、阿玉石、滿硃習禮率眾來歸
明復袁崇煥督師薊、
崇煥素弗善毛文龍
時文龍據皮島招集遼民,有逃亡則殺以冒功,遂得擢總兵便宜行事
後更致書與我通好
上遣科廓等賚書往報。
既,文龍執科廓等送燕京
崇煥文龍私通罪紿殺之。
五月辛未明人錦州
貝勒阿巴泰等率兵三千略其地,隳錦州杏山、高橋三城,毀十三站以東墩台二十一。
先是顧特塔布囊以其眾自察哈爾逃匿蒙古地,遇歸附者輒殺之。
辛巳,命貝勒濟爾哈朗豪格率兵討顧特塔布囊
乙酉,顧特伏誅,俘其人口牲畜萬計
長白山迤東濱海虎爾哈部頭目佛塔來朝
八月辛卯,與喀喇沁部議定盟
乙未,賜奈曼貝勒袞出斯號達爾漢,札魯特喀巴海號衛徵
乙卯朝鮮來貢
九月庚申,徵外籓兵共征蒙古察哈爾。
癸亥,上率大軍西發
丙寅,次遼陽
敖漢、奈曼、喀爾喀、札魯特、喀喇沁諸貝勒台吉各以兵來會
己巳駐師郭爾。
甲戌,宴來會貝勒
科爾沁貝勒不至
土謝圖汗額駙奧巴、哈談巴圖魯、滿硃習禮如約,請先侵掠而後合軍
上怒,遣使趣之。
時奧違命,逕歸。
滿硃習禮台吉巴敦以所俘來獻上賜滿硃習禮達爾漢巴圖魯,巴敦號達爾漢卓禮克圖,厚賚之。
丙子進兵擊席爾哈、席伯圖、英、湯圖諸處,克之,獲人畜無算
冬十月辛卯還師
丙申,諭敖漢、奈曼巴林、札魯特諸貝勒,毋得要降人,違者科罰
壬寅,上還瀋陽
劉興詐稱縊死逃歸明,繫其母及妻子於獄。
十二月丁亥朔遺土謝圖汗額駙奧巴書,數其罪。
巴牙喇部長伊爾彪等來朝貢。
蒙古郭畀爾圖、札魯特貝勒塞本及其弟馬尼各率部來歸
公元1629年
三年春正月庚申,土謝圖汗奧巴來請罪,宥而遣之。
辛未,敕科爾沁、敖漢、奈曼、喀爾喀、喀喇沁諸部悉遵國制
丁丑,諭諸貝勒代理三大貝勒直月機務
二月戊子,諭三大貝勒、諸貝勒大臣毋得科斂民間財物,犯者治罪
己亥合葬太祖高皇帝孝慈高皇后瀋陽石嘴頭山,妃富察氏祔。
喀爾喀札魯特貝勒戴青桑土古爾、噶爾寨等率眾來附
甲辰,上南巡閱邊城堡,圮薄者修築之。
戊申,次海州,有老人年一百三歲,妻一百五歲,子七十三歲,召見賜牛種。
辛亥,上還瀋陽
三月戊午,申蒙古諸部軍令
夏四月丙戌朔,設文館,命巴克什達海剛林繙譯字書籍,庫爾纏巴什等記注本朝政事
五月丁未奈曼、札魯特諸貝勒越界駐牧,自請議罰
宥之
六月乙丑,議伐明,令科爾沁、喀爾喀、札魯特、敖漢、奈曼諸部會兵,並令預采木造船以備轉餉
丁卯,喀喇沁布爾噶都戴青台吉卓爾畢,土默特台吉玉石遣使朝貢
辛巳土默特台吉卓爾畢泰等來朝貢。
秋七月辛卯,喀爾喀台吉拜渾岱、喇巴泰、滿硃習禮科爾沁來朝
甲午,孟阿圖率兵征瓦爾喀
乙未,庫爾喀部來朝貢。
八月庚午,頒八旗臨陣賞罰令。
乙亥,諭曰:「自古及今文武並用,以文治世,以武克敵。
今欲振興文教試錄生員
貝勒府及滿、蒙古所有生員,俱令赴試
中式者以他丁償之。」
九月壬午朔初試生員,拔二百人,賞緞布有差,免其差徭
癸未貝勒濟爾哈朗等略錦州寧遠諸路還,俘獲以三千計。
丙戌阿魯部杜思噶爾濟農遣使通好
癸卯,喀喇沁布爾噶都來朝貢
冬十月癸丑,上親征明,徵蒙古諸部兵以次來會
庚申,次納裡特河,察哈爾五千人來歸
壬戌,次遼河
丙寅科爾沁奧巴以二十三貝勒來會
上集諸貝勒大臣征明與征察哈爾孰利,皆言察哈爾遠,於是征明
辛未,次喀喇沁之青城
貝勒代善、三貝勒莽古爾泰止諸貝勒帳外入見密議班師
既退,岳託等入白諸將在外進取
不懌,因曰:「兩兄謂我兵深入勞師襲遠,若糧匱馬疲敵人環攻無為歸計
若等見及此,而初不言,朕既遠涉,乃以此為辭。
我謀且隳,何候為!
岳託堅請進師
固山額真代善莽古爾泰議,夜半議定
諭曰:「朕承天命興師伐明,拒者戮,降者勿擾。
俘獲之人,父母妻子勿使離散
淫人婦女,勿褫人衣服,勿毀廬舍器皿,勿伐果木,勿酗酒
違者罪無赦
固山額真不禁,罪如之。
乙亥,次老河,命濟爾哈朗岳託右翼兵攻大安口阿巴泰阿濟格左翼兵攻龍井關
上與大貝勒代善、三貝勒莽古爾泰大兵繼之。
丁丑左翼兵克龍井關,明副將易愛、參將王遵臣來援,皆敗死
漢兒莊潘家口守將俱降
戊寅,上督兵克洪山口
辛巳上至遵化
莽古爾泰左翼兵自漢兒莊來會
遺書巡撫王元雅勸降
十一月壬午朔右翼貝勒率師來會
先是濟爾哈朗等克大安口五戰皆捷,降馬蘭營、馬蘭口大安三城羅文峪守將思禮降。
山海關總兵趙率教以兵四千來援,阿濟格迎擊斬之。
甲申,諸貝勒遵化正白旗小校薩木哈圖先登大兵繼之,遂克其城
巡撫王元雅自經死。
上親酌金卮賜薩木哈圖,擢備御世襲罔替賜號巴圖魯有過赦免,家固貧,恤之。
蒙古擾害羅文峪民。
令曰:「凡貝勒大臣有掠歸降城堡財物者斬,擅殺降民抵罪強取民物,計所取倍償之。
己丑,敘克城功,將士賞賚有差
壬辰參將英俄爾岱文館范文程留守遵化大軍進逼燕京
蒙古殺人而褫其衣,上命射殺之。
甲午,徇薊州
乙未,徇三河
丙申左翼貝勒通州視渡口
大同、宣府二鎮援兵順義貝勒阿巴泰岳託擊敗之。
順義降。
上至通州,諭明士民曰:「我國夙以忠順守邊葉赫與我同一國耳,明主葉赫陵我,大恨有七。
我知終不相容,故告天興師。
天直我國,賜我河東地
太祖皇帝猶原和好,與民休息
爾國不從,天又賜我河西地
及朕即位,復徇爾國之請,遂欲去帝稱汗,趣制國印,而爾國不從
今我興師而來,順者撫,逆者誅。
是爾君好逞干戈,猶爾之君殺爾也。
天運循環無往不復,有天子而為匹夫,亦有匹夫而為天子者。
天既佑我,乃使我去帝號
天其鑒之!
辛丑大軍燕京
上營於城北土城關之東,兩翼營於東北
大同總兵滿桂、宣府總兵侯世祿德勝門寧遠巡撫袁崇煥錦州總兵祖大壽沙窩門。
上率右翼貝勒代善貝勒濟爾哈朗岳託杜度、薩哈廉等,領白甲護軍蒙古進擊世祿,遣左翼貝勒莽古爾泰阿巴泰阿濟格多爾袞多鐸豪格等,領白甲護軍蒙古迎擊崇煥大壽,俱敗之。
癸卯,遣歸順王太監與明議和
乙巳,屯南海子
戊申袁崇煥祖大壽營於城東南隅樹柵為衛,我軍偪之而營。
上率輕騎往視
貝勒請攻城,諭曰:「路隘且險,若傷我士卒,雖得百城不足多也。
」因止弗攻。
初,獲明太監二人,令副將高鴻中,參將鮑承先寧完我等受密計
至是,鴻中、承先坐近二太監耳語云:「今日撤兵,乃上計也。
頃上單騎向敵,敵二人上語良久乃去。
袁都堂有約,此事就矣。
」時楊太監佯臥竊聽
翌日縱之歸,以所聞明帝,遂下崇煥於獄。
大壽懼,率所部錦州,毀山海關而出。
貝勒大臣請攻城,上曰:「攻則可克,但恐傷我良將勁卒,余不忍也。
」遂止。
十二月辛亥朔大軍海子而南,且獵且行,趣良鄉,克其城
壬子總兵吳訥格克固安
辛酉,遣貝勒阿巴泰、薩哈廉以太牢祀金太祖世宗陵。
丙寅,復趨燕京,敗明兵於盧溝橋,殲其眾。
總兵滿桂孫祖壽、黑雲龍麻登雲以兵四萬柵永定門之南。
丁卯黎明,師毀柵入,斬祖壽副將以下三十餘人,擒黑雲龍麻登雲,獲馬六千,分賜將士
戊辰,遣達海與明議和
壬申貝勒阿巴泰濟爾哈朗通州,焚其舟,攻張家灣,克之。
達海議和二分安定德勝門外。
乙亥,復遣人書赴安定門
不報
丙子,駐師通州
丁丑岳託、薩哈廉、豪格率兵四千圍永平
遂克香河馬蘭峪諸城,復叛去。
己卯大軍永平
公元1630年
四年春正月辛巳朔大軍榛子鎮沙河驛俱降
壬午,至永平
先是劉興自我逃歸,匿崇煥所。
至是,率所手巂滿洲十五人蒙古兵五百欲往守沙河
大兵至,改趣永平太平寨襲殺喀喇沁兵於途。
上怒其負恩,遣貝勒阿巴泰等禽斬之,裂其屍以徇。
癸丑,上授諸將方略,乘夜攻城。
城中火藥自發敵軍大亂黎明克之。
貝勒濟爾哈朗等入城安撫。
丙戌,上率諸將入城,官民夾道萬歲
貝勒濟爾哈朗、薩哈廉守永平
以降官白養粹永平巡撫孟喬芳楊文魁為副將,縱鄉民還其家。
是日,上率大軍山海關
敖漢、奈曼巴林、札魯特諸部兵攻昌黎不克
台頭營鞍山堡、遷安灤州以次降。
建昌參將馬光遠來歸
丁酉,明兵攻遵化貝勒杜度擊敗之。
明兵入三屯營,先所下漢兒莊喜峰口潘家口洪家口復叛。
庚子達海等復漢兒莊貝勒阿巴泰守之。
辛丑,喀喇沁布爾噶都為明兵所圍,遣軍往救,未至,布爾噶都自擊敗之。
其帥明兵部尚書劉之綸領兵至,樹柵
我軍砲毀其柵。
之綸山中
貝勒代善圍之,勸之綸降,不從
破其營,之綸被箭死。
壬寅移師馬蘭峪,毀其近城屯堡
丙午,喀喇沁蘇布地上書明帝,論和好之利,且勸以愛養邊民優恤屬國之道。
不報
樂亭復叛。
二月辛亥朔,諭貝勒諸臣,凡將士驍勇立功者,勿與攻城之役。
甲寅,宴明降麻登雲等於御幄,謂之曰:「明主視爾等將士之命如草芥,驅之死地。
朕屢遣使議和,竟無一言相報,何也?
登雲對曰:「明帝幼沖大臣各圖自保,議和之事,儻不見聽,罪且不測,故懼不敢奏。
」上曰:「若然,是天讚我也,豈可之而歸。
駐兵屯守,妨農時可憫耳。
且彼山海關錦州防守尚堅,今但取其無備城邑可也。
己未遺書明帝,仍申和好,並致書明諸臣,勸其急定和議,至是凡七致書矣。
甲子榆林副將王世選來降
上班師,貝勒阿巴泰濟爾哈朗、薩哈廉及文臣索尼寧完我等守永平鮑承先遷安固山額真圖爾格、那木泰等守灤州,察喀喇、范文程等守遵化
駐灤三日論功行賞
壬申,諭曰:「天以明土地人民予我,其民即吾民,宜飭軍士勿加侵害,違者治罪
上至永平,降官郎中陳此心謀遁,事覺論斬,上赦之,聽其所往。
三月壬午,上還瀋陽
庚寅,遣二貝勒阿敏、貝勒碩託率兵五千往守永平四城貝勒阿巴泰等還。
庚子阿魯四子遣使來盟。
夏四月壬子,明兵攻灤州不克
己卯貝勒阿巴泰濟爾哈朗等自永平還。
上問是役俘獲較前孰多,對曰:「此行所獲人口甚多
」上曰:「財帛不足喜,惟多得人為可喜耳。」
五月己丑,諭諸臣厚撫俘眾。
壬辰,阿敏、碩託等棄永平四城歸。
時明監軍道張春錦州總兵祖大壽合兵灤州
穆泰圖爾格、湯古代出戰,屢敗明兵,然兵少,阿敏、碩託畏不往援,明兵用砲攻灤州,那穆泰不能支,棄城奔永平
天雨,我軍潰圍出,無馬被創者死四百餘人
阿敏、碩託聞之恐,遂殺降官白養粹等,盡屠城中士民,收其金幣,乘夜出冷口。
察哈喇等亦棄遵化歸。
上方貝勒杜度永平協守,且敕阿敏善撫官民,無侵暴,將整兵親往。
庚子,聞阿敏棄城,且大肆屠戮,乃止。
六月甲寅收繫棄城諸將,數其罪。
乙卯御殿宣阿敏十六罪。
眾議當誅。
不忍致法幽之
碩託、湯古代、那穆泰巴布泰圖爾格等各奪爵革職有差
諸將中有力戰殺敵者釋之。
先是阿敏既屠永平官民,以其妻子分給士卒
上曰:「彼既屠我歸順良民,又奴其妻子耶!
」命編為民戶,以房舍衣食給之。
秋九月戊戌申諭大臣滿、漢官勤職業。
冬十月辛酉,諭編審各旗壯丁隱匿者罰之。
十一月甲午那堪泰部虎爾噶率家屬來歸阿魯四子部諸貝勒來歸
壬寅阿魯伊蘇忒部聞上善養民,留所部於西拉木輪河,而偕我使臣察漢喇嘛來朝
十二月戊辰科爾沁貝勒圖美衛徵來朝
公元1631年
五年春正月庚辰,諭已故功臣無後者,家產給其妻自贍
壬午,鑄紅衣大砲成,金雋曰「天祐助威大將軍」。
軍中造砲自此始。
乙未,以額駙佟養性總理漢人軍民事,漢官聽其節制
己亥,幸文館,入庫爾纏直房,問所修何書。
對曰:「記註行政事。
」上曰:「如此,朕不宜觀。
」又覽達海所譯武銓,見投醪飲河事,曰:「古良將體恤士卒三軍之士樂為致死
額駙顧三台對敵時,見戰士歿者,以繩曳之歸,安能得人死力乎!
庚子朝鮮貢物不及額,卻之,以書責其罪。
二月庚申,敕邊臣斥堠
甲戌,孟阿圖征瓦爾喀奏捷
三月乙亥朔鑲藍旗固山額真額駙顧三台罷,以太祖之子古代之。
書諭大貝勒代善、三貝勒莽古爾泰貝勒大臣,求直言過失
丁亥,閱漢兵
甲午,誅劉興祚、治家屬,赦其母。
丁酉朝鮮遣使來貢
辛丑,遣滿達爾漢董訥密遺朝鮮王書,索戰助攻明。
不許
六月癸亥,定功臣襲職例。
黑龍江伊札、薩克提、伽期、俄力喀、康柱等五頭目來朝
秋七月甲戌黑龍江虎爾哈部四頭目來朝貢。
庚辰,始設六部,以墨勒根戴青貝勒多爾袞貝勒德格類、薩哈廉、岳託濟爾哈朗阿巴泰管六部事。
每部滿、蒙古分設承政官,其下設參政八員,啟心郎各一員,改巴克什筆帖式,其尚稱巴克什者仍其舊。
更定訐告貝勒者准其離主例,其以細事訐訴者禁之。
貝勒審事冤抑不公坐罪
職官有罪概行削職律,嗣後有罪者,分別輕重降罰有差
並禁官民同族嫁娶,犯者男婦以奸論。
又諭貝勒大臣省過改行,求極諫
甲申,鬧雷虎爾哈部四頭目來朝貢。
癸巳,定小事賞罰例,令牛錄額真審理大者送部。
總兵祖大壽等築大凌河。
檄諸蒙古各率所部來會征之。
己亥大軍西發,命貝勒杜度、薩哈廉、豪格留守
庚子,渡遼河申誡諸將恤士卒
八月壬寅朔,次舊遼河而營,蒙古部率來會
癸卯,集蒙古貝勒,申前令,無擅殺掠。
於是分兵兩路貝勒德格類、岳託阿濟格以兵二萬由義州入屯錦州、大凌河之間,上自白土場廣寧
丁未,會於大凌河,乘夜攻城。
令曰:「攻城恐傷士卒,當掘壕築壘困之。
彼若出,與之戰,外援至,迎擊之。
」乃分八旗兵合圍,令蒙古兵承其隙。
辛亥,明馬步兵五百人出城,達爾哈擊敗之。
壬子,射書城中,招蒙古出降
癸丑,明兵出城誘戰。
圖賴先入,達爾哈繼之,四面環攻貝勒多爾袞亦率兵入。
城內砲矢俱發,圖賴被創副將孟坦、屯布祿、備御多貝、侍衛戈裡戰歿
上以圖賴輕進切責之。
紅衣砲明台,兵降者相繼
乙卯,遺祖大壽書曰:「往者我欲和,爾國君臣以宋為鑒,不我應。
爾國非宋,我亦非金,何不若此
朕今厭兵革,更以書往,惟將軍裁之。
大壽不答。
丁巳明松山兵二千來援,阿山勞薩、土魯什擊敗之。
甲子貝勒阿濟格、碩托遮擊援兵
丁卯錦州兵六千來攻阿濟格營。
大霧覿面相識
忽有青氣沖敵營,辟若門,我軍乘霧進,大戰,敗之,擒游擊一,盡獲其甲仗馬匹
辛未,上詣貝勒阿濟格營,酌金卮勞諸將。
明兵突出,師夾擊,又大敗之。
九月丁亥,上以兵趨錦州,見塵起上命諸軍勿行,自率擺牙喇兵二百,與貝勒多鐸山潛進。
錦州兵七千突出進上前。
上甫擐甲從者不及二百人渡河敵軍
不能當,潰走
諸軍繼至,又大敗之,斬一副將而還
己丑,復以書招祖大壽
庚寅,上設伏山內,誘大壽出,將擒之,大壽驚遁自是閉城不出。
城中穀止百石,馬死盡,煮馬肉為食,以鞍代爨。
乙未,明太僕寺卿監軍道張春總兵吳襄、鍾緯等,以馬步兵四萬來援,壁小凌河。
戊戌,明援兵趨大凌河,距城十五裡。
上率兩翼騎兵衝擊之,不動。
右翼兵猝入張春營,敵遂敗,副將桑阿爾寨先奔。
張春等復集潰兵立營,會大風,敵乘風縱火,將及我軍,天忽雨,反風,復戰,遂大破之,生擒張春副將三十三人
不屈,乞死,上赦不殺
是役也,祖大壽仍以我為誘敵故城中無應者。
是夕雲龍遁去。
冬十月丁未,以書招祖大壽、何可剛、張存仁
己酉,再遺大壽書。
壬子,以紅衣砲攻於子章台
台最固,三日台毀,守台將王景降,於是遠近百餘台俱下。
甲寅,遣降將姜新招祖大壽
大壽亦遣游擊韓棟來會
癸亥,議三貝勒莽古爾泰上前持刃罪,降貝勒,奪所屬五牛錄。
乙丑祖大壽約我副將石廷柱議降。
丙寅大壽遣其子可法為質
戊辰,大凌河舉城降獨副將何可剛不從
大壽掖可剛至軍前殺之,夜至御營,上優遇之,大壽遂獻取錦州策。
己巳,遣兵隨大壽夜襲錦州,會大霧失伍,還。
十一月庚午朔,縱大壽錦州
戊寅,毀大凌河城
己卯班師
乙酉,上還瀋陽
丙戌,察哈爾侵阿魯西拉木輪地,貝勒薩哈廉、豪格移師征之,會察哈爾已去,乃還。
閏十一月庚子朔,諭曰:「我兵之棄永平四城,皆貝勒不學無術所致
頃大凌河之役,城中人相食,明人死守,及援盡城降,而錦州不下豈非其人讀書明理盡忠其主乎?
自今凡子弟年十五歲以下八歲以上皆令讀書
」遣庫爾纏等責朝鮮違約罪。
庚戌,禁國中不得私立廟寺,喇嘛違律還俗巫覡星士禁止之。
十二月壬辰參將寧完我設言官,定服制
上嘉納之。
丙申,用禮部參政李伯龍言,更定元旦朝賀行禮班次
公元1632年
六年春正月癸亥,閱漢兵
二月壬申,定儀仗制。
丁丑,謁太祖陵,行時享禮
戊子,諭海州等處城守三年一赴瀋陽考察
丁酉,諭戶部貝勒德格類以大凌河漢分隸副將以下,給配撫養
給還貝勒莽古爾泰所罰人口
三月戊戌,賚大凌河諸降將有差
達海分析國書音義
庚戌,定訐告貝勒輕重虛實坐罪例,禁子弟告父兄、妻告夫者,定貝勒大臣賜祭葬例。
丁巳,征察哈爾,徵蒙古兵,頒軍令
夏四月戊辰朔,上率大軍西發阿巴泰杜度揚古利伊爾登佟養性留守
己巳,次遼河
丙子,次西拉木輪河。
己卯,次札滾烏達,諸蒙古部兵以次來會
乙酉,次哈納崖。
察哈爾汗林丹聞我師至,大懼,驅歸化城富民牲畜渡河西奔,盡委輜重而去。
庚寅次都勒河,聞察哈爾林丹遠遁,上趨歸化城
丙申大軍阿濟格和爾戈還趨察哈爾。
五月癸卯,諭諸部貝勒大臣輕進,勿退縮,勿殺降,勿分散妻子,勿奪人衣服財物
甲辰次布龍圖布喇克
丁未勞薩奏報察哈爾遁去已久,逐北三日無所見。
上自布龍圖旋師
戊申,定議征明
丙辰,次硃兒格土。
糧盡,忽逢黃羊遍野,遂合圍殺數萬,脯而食之。
無水,以一羊杯水而飲。
上命牛錄水迎給之。
庚申,次木魯哈喇克沁,貝勒阿濟格左翼略宣府、大同貝勒濟爾哈朗右翼略歸化城,上與大貝勒代善貝勒莽古爾泰大軍繼進
甲子上至化城兩翼來會
是日大軍馳七百里,西至黃河木訥漢山東至宣府,自歸化城南至邊境所在察哈爾部民悉俘之。
六月丁卯朔蒙古部民沙河堡,上以書諭明守臣索之。
明歸我男婦三百二十、牲畜千四百有奇
辛未寧完我范文程馬國柱合疏言:「伐明之策,宜先以書議和,俟彼不從,執以為辭,乘釁深入可以得志
上嘉納之。
甲戌大軍發歸化城,趨明邊。
丁丑沙河堡守臣使賚牲幣來獻
己卯庫爾纏等自得勝堡,愛巴禮等由張家口分詣大同、宣府議和
書曰:「我之興兵,非必欲取明天下也。
遼東守臣貪黷昏罔,勸葉赫陵我,遂嬰七恨。
屢愬爾主,而遼東壅不上聞
我兵至此,欲爾主察之也。
及攻撫順,又因十三省商賈各遺以書,慮其不克徑達,則各以書進其省官吏,冀有一聞
乃縱之使去,寂焉不復。
語云:『下情上達天下不治下情上壅,天下罔不亂。
』今所在征討爭戰不息,民死鋒鏑,雖下情不達之故,抑豈天意乎?
我今聞誠相告,國雖褊小,惟欲兩國和好,互為貿易,各安耕獵,以享太平
言不由衷,天其鑒我。
前者屢致書問憤疾之詞,固所不免。
兵家之常,不足道也。
幸速裁斷,實國之福。
駐兵十日以待。
庚辰,駐大同邊外
庫爾纏得勝堡千總牲幣來獻
上不納。
遺書守臣曰:「我仰體天意,原申和好
爾果愛民宜速定議。
若延時不報縱欲相待,如軍中糧盡何。
至書中稱謂,姑勿論,我遜爾國,我居察哈爾之上可耳。
癸未,趨宣府,守臣明主所給察哈爾緞布皮幣一萬二千五百歸我。
庚寅,駐張家口外,列營四十里。
癸巳,明巡撫沈棨總兵董繼舒遣人賚牛羊食物來獻
上宴之,遂定和議大市張家口
科爾沁部兵三人潛入明邊,盜牛驢,斬其首者,鞭二人貫耳以徇。
甲午,明巡撫沈棨遣使請盟
大臣阿什達爾哈等蒞之,刑白馬烏牛,誓告天地。
禮成,遣啟心郎祁充格明使歸。
明以金幣來獻
晉封皇子豪格和碩貝勒
是月遼東大水
秋七月丁酉朔,復以書約張家口守臣信誓敦好,善保始終,且謂和議遼東地在內,爾須遣官往告。
上率大軍還。
庚子,至上都河,明以和議成,來餽禮物,酌納之。
辛丑蒙古貝勒辭歸
庚戌,次擺斯哈兒。
游擊巴克什達海卒。
庚申,上還瀋陽
八月丁卯,召明諸生文奎孫應時江雲入宮,問以和事成否。
三人皆言,明政日紊,和議難必
中原盜賊蜂起人民離亂
勸上宣佈仁義用賢養民乘時吊伐,以應天心。
癸酉六部署成,頒銀印各一。
甲午,命固山額真民疾苦,清理刑獄。
察哈爾檮納楚虎爾來歸。
九月癸卯,修覆蓋州城移民實之
甲寅,命戶部貝勒德格類、兵部貝勒岳託耀州界至蓋州迤南。
冬十月乙丑朔,幸開原
甲戌,還瀋陽
遣衛徵囊蘇喇嘛寧遠,賚書致明帝曰:「我國稱兵非不知足而冀大位,因邊臣欺侮,致啟兵釁
往征察哈爾時,過宣府定和議,我遂執越境盜竊之人戮之塞下,我之誠心可謂至矣。
前邊臣未能細述,今欲備言,又恐疑我不忘舊怨,如遣信使來,將盡告之。
若謂已和,不必語及往事,亦惟命
」又與明諸臣書曰:「宣府守臣與我盟時,約我毋侵遼東,誓諸天地。
爾乃異議,天可欺乎?
執政大臣通權變,慎勿徒事大言,坐失事機
堅執不從,惟尋師旅,生靈荼毒,咎將誰歸?」
十一月壬寅寧遠守臣我所遺書封固,不敢以陳,請露封,許之。
辛亥,阿祿部都思噶爾濟農所屬祁他特吹虎爾台吉來附
壬子遣使朝鮮歲貢額。
十二月乙丑,定朝服官民常服制。
貝勒莽古爾泰卒。
乙亥吳巴海征兀札喇遣使告捷
公元1633年
七年春正月庚子,諭各牛錄額真恤貧訓農習射
辛丑朝鮮來貢不及額。
丁未復書責之。
戊申,皇長女下嫁敖漢部貝勒都喇爾巴圖魯台吉班第
乙卯,征兀札喇師還。
二月癸亥朔阿魯科爾沁汗車根率固木巴圖魯、達爾馬代袞等舉國來附
己卯庫爾纏有罪,誅。
癸未,土魯什、勞薩等略寧遠
三月丁酉,築鹻場、攬盤、通遠堡岫巖四城
辛丑,郭爾羅斯部台吉固木來朝
丙辰,明故總兵毛文龍部將孔有德耿仲明遣使約降
夏四月乙丑,察哈爾兩翼大總管塔什海虎魯克寨來附
乙亥,使參將英俄爾岱等借糧朝鮮孔有德軍,不從
五月乙未喇忒台吉土門達爾漢來朝
壬子貝勒濟爾哈朗阿濟格杜度率兵迎孔有德耿仲明鎮江,命率所部東京
六月壬戌,諭將士侵擾遼東新附人民,違者孥戮之。
癸亥,召孔有德耿仲明入覲,厚賚之。
丙寅,遣英俄爾岱朝鮮王書曰:「往之借糧,貴國王以孔有德等昔隸毛氏,無輸糧養敵之理。
有德歸我,糧已足給。
兵卒守船輓運維艱,近距貴國,以糧給之甚便。
思王視明為父,視朕為兄,父兄相爭數年,而王坐觀成敗,是外有父兄之名,而內懷幸禍之意。
若力為解勸息兵成好不惟我兩國樂太平,即貴國亦受其福。
若仍以兵助明,合而御我,則構兵實自王始
己巳,諭官民冠服遵制畫一
癸酉,以孔有德都元帥耿仲明總兵官並賜敕印
戊寅英俄爾岱奏報朝鮮明人計,借兵倭國,又於義州南嶺築城備我。
集諸貝勒大臣議之,皆言宜置朝鮮而伐明。
己卯貝勒岳託德格類率右翼楞額禮葉臣左翼伊爾登、昂阿喇及石廷柱孔有德耿仲明將兵取旅順口
甲申東海使犬額駙僧格來朝貢。
丁亥,諭曰:「凡進言者,如朕所行未協於義,宜直言勿諱。
政事或有愆忌,宜開陳無隱
六部諸臣,奸偽貪邪行事不公,宜行糾劾
諸臣有艱苦之情,亦據實奏聞
苟不務直言遠引曲喻剿襲紛然,何益於事?」
秋七月辛卯朔,諭滿洲各戶有漢十丁者授棉甲一,以舊漢軍額真馬光遠統之。
壬辰,阿祿部孫杜稜台吉古木思轄布,寨巴什、阿什圖、巴達爾和碩齊等喇忒部台吉阿巴噶爾皆來朝貢
甲辰貝勒岳託等奏克旅順口
八月庚申朔英俄爾岱等自朝鮮還,以復書允糧濟我守船軍士
壬戌貝勒阿巴泰阿濟格、薩哈廉、豪格等略山海關外。
庚辰貝勒德格類、岳託師還。
丁亥,以副將石廷柱總兵官
九月庚子貝勒阿巴泰等師還。
上以其不深入,責之。
癸卯英俄爾岱等往朝鮮互市
庚戌登州都司蔡賓等來降
冬十月壬戌遣使外籓蒙古各部,宣佈法令
丙寅大閱
丁卯,發帑賚八旗步兵
己巳,諭曰:「置官以來,吏、戶、兵三部辦事盡善刑部訊獄稽延,罔得實情,禮部工部皆有缺失
夫啟心郎之設,欲其隨事規諫,啟乃心也。
有差謬而不聞開導,何耶?
」又曰:「爾等動以航海山東山海關為言
航海多險,攻堅易傷是以空言相賺,不啻為敵計耳。
兵事無藉爾言,惟朕與諸貝勒有過,當極言耳。
」又諭文館儒臣曰:「太祖始命巴克什額爾德尼造國書,後庫爾纏增之。
慮有未合爾等職司紀載,宜悉心訂正
朕嗣大位,凡皇考行政用兵之大,不一一詳載後世子孫何由而知,豈朕所以盡孝道乎?
丙子,授明降馬光遠總兵官王世選麻登雲三等總兵官馬光先、孟喬芳等各授職有差
癸未,明廣鹿島副將尚可喜遣使約降
十一月甲辰英俄爾岱復賚書往朝鮮,責以違約十事
戊申,遣季思哈、吳巴海往征朝鮮接壤之虎爾哈部。
辛亥,上獵於葉赫
十二月辛未,上還瀋陽
公元1634年
八年春正月庚寅,諭蒙古貝勒令遵我國定制
黑龍江羌圖裡、嘛爾干率六姓來朝貢。
癸巳,詔宗人興祖皇帝出者為六祖後,免其徭役
乙未正黃旗都統一等總兵官楞額禮卒。
癸卯,漢備御漢人徭役重於滿洲,戶部貝勒德格類以聞。
上命部貝勒薩哈廉集眾諭其妄。
總兵官石廷柱執備八人請罪,上曰:「若加以罪,則後無復言者
」並釋之。
戊申塔布囊等征察哈爾潰眾於席爾哈、席伯圖
己酉,蒿齊忒部台吉額林來歸
丁巳,免功臣身故無嗣者丁之半,妻故始應役,著為令。
二月壬戌,定喪祭例,妻殉夫者聽,仍予旌表;逼妾殉者,妻坐死
貝勒多爾袞、薩哈廉往迎降尚可喜,使駐海州
丁卯都元帥孔有德耿仲明不法狀,諭解之。
戊辰,遣阿山等略錦州
三月丁亥朔,日有食之,綠虹見。
辛卯,命譚泰圖爾格錦州
壬辰副將尚可喜三島官民降,駐海州
己亥大閱
甲辰,遣英俄爾岱朝鮮互市
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幟用白鑲皁,以別八旗
壬子考試生員
夏四月辛酉升授太祖諸子古代副將參將備御有差
又以哈達、烏喇二部之後顯職,授哈達克什內為副將,烏喇巴彥三等副將
詔以瀋陽為「天眷盛京」,赫圖阿喇城為「天眷興京」。
改定總兵副將參將游擊備御滿字官名
丁丑尚可喜來朝,命為總兵官
乙亥,以太祖之子拜尹圖為總管
辛巳,初命禮部考試滿洲漢人通滿、蒙古書義者,取剛林十六人舉人賜衣一襲,免四丁
乙酉,金繼孟等自明石城來降,以隸尚可喜
五月丙戌朔黑龍江爾達來貢
庚寅,察哈爾台吉毛祁他特來朝。
定滿、漢馬步軍名。
丙申,議征明,諸貝勒請從山海關入。
上曰:「不然,察哈爾為軍所敗,其貝勒大臣將歸我,宜直趨宣、大以逆之。
」乃集各都統部署軍政,遣國舅阿什達爾哈徵科爾沁兵,以書招撫遺眾之在明境者。
壬寅,定百官功次賜敕書,其世襲及官止本身者,分別開載有差
甲辰季思哈、吳巴海征虎爾哈部奏捷
貝勒濟爾哈朗留守盛京貝勒杜度海州吏部承政圖爾格等渡遼河,沿張古台河駐防,並扼敵兵,俱授方略
畢,上率大軍前發
己酉次都爾鼻,諸蒙古外籓兵以次來會
甲寅,次訥裡特河。
六月辛酉,頒軍令蒙古貝勒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曰:「行軍時勿離纛,勿諠譁,勿私出劫掠
抗拒者誅之,歸順者字之。
毀廟宇,勿殺行人,勿奪人衣服,勿離人夫婦,勿淫人婦女
違者治罪
先是,察哈爾林丹西奔白特,其部眾苦林丹暴虐逗遛什七八,食盡,殺人相食,屠劫不已潰散四出
至是,絡繹來附前後千戶
辛未,次庫黑布裡都,議覺羅布爾吉、英俄爾岱擅殺察哈爾布顏圖部眾罪,並奪其賜。
甲戌,次喀喇拖落木,命貝勒德格類率兵入獨石口,偵居庸關期會師於朔州
戊寅,諭蒙古貝勒曰:「科爾沁噶爾珠塞特爾等叛往索倫,為其族兄弟追獲被殺,朕心惻然
朕欲宣佈德化使人民共登安樂
今諸貝勒雖以罪誅,亦朕教化未洽也。
」又命減阿魯部達喇海等越界駐牧罪。
壬午,察哈爾土巴濟農率其民千戶來歸
喀爾喀部巴噶達爾漢來歸
甲申,命大貝勒代善等率兵入得勝堡,略大同西至黃河副都統土魯什、吳拜等逕歸化撫察哈爾逃民,俱會師朔州
秋七月己丑,命貝勒阿濟格多爾袞多鐸等入龍門,會宣府,上親統大軍自宣府趨朔州,期四路兵剋期並進
辛卯,毀邊牆
壬辰,入上方堡,至宣府右衛,以書責明守臣負盟之罪,仍諭其遣使議和
癸巳,駐城東南
阿濟格龍門,未下,令略保安
丁酉,營東城,遺明代王書,復約其遣使議和
代善得勝堡,克之。
參將李全自縊死。
進攻懷仁、井坪,皆不克,遂駐朔州
丙午,上圍應州,令代善等趣馬邑
什至歸化城,察哈爾林丹之妻率其八寨以一千二百戶來降
庚戌阿濟格等攻保安州,克之。
壬子德格類入獨石口,取長安嶺,攻赤城不克,俱會師應州
八月乙卯,命諸將略代州
薩哈廉襲崞縣,拔之。
丙辰,碩托入圓平驛。
甲子阿巴泰等取靈丘縣王家莊,克之。
禮部承政巴都禮戰歿
又攻應州石家村堡,克之。
丙寅,上發應州,聞明陽和總督張宗衡大同總兵曹文詔懷仁,度是夜必奔大同,令土魯什、吳拜伏兵邀之。
師行遲,宗衡逸去
上怒責之。
戊辰上至大同遺書文詔,令贊和議。
遺書眾官,索察哈爾餘孽之在明者。
文詔挑戰擊敗之。
貝勒阿巴泰等拔靈丘
明代王母楊氏張宗衡曹文詔以書來請和
辛未遣使書報之。
壬申代善率師來會
癸酉駐師大同,遣明宗室硃乃廷及俘獲僧人入城。
三索報書,俱不答。
縱乃廷妻子及硃乃振還。
丁丑,營四十里舖,得明間諜北樓口為書報之曰:「來書滿洲屬國,即予亦未嘗以為非也。
遼東之官欺凌我國,皇帝惑於臣下之言狂,雖干戈十數年來,無一言詢及,使我國之情不達,若遣一信使判白是非,則兵戈早息矣。
欲享太平,只旦暮間事
不然,爾國臣壅蔽欺罔虛報斬伐,以吾小國受傷夷,詎能數侵,豈皇帝聰明不能忖度耶?
和之誠,黑雲龍自知之,慮其恐結怨大臣不盡告耳。
己卯大軍至陽和。
總兵曹文詔詭以書言狂張宗衡偽言砲傷我兵,得纛一桿等語,為我邏者所獲。
上乃遺宗衡書曰:「予謂爾明當忠臣義士實心謀國者,乃一旦虛言至此豈不愧於心乎?
今與公等約,我兵以一當十,能約期出戰,當勒兵以俟。
若言狂言欺君貽害生靈,禍薛將無窮矣。
壬午,次懷遠
癸未,駐左衛
閏八月丙戌,以書責明宣太監欺君誤國罪。
丁亥副都統土魯什被創卒。
萬全左衛,克之。
庚寅班師
察哈爾噶爾濟農遣使乞降,言其汗林丹病殂,汗子及國人皆欲來歸,於是命阿什達爾哈等往偵之。
丁酉移軍舊上都城
庚戌移軍克蚌。
辛亥,察哈爾寨噶爾濟農等率其國人六千奉豆土門福金來歸
九月戊辰留守貝勒濟爾哈朗疏報季思哈、吳巴海征虎爾哈俘一千三百餘人
阿魯部毛明安舉國來附
辛未,渡遼河
壬申,上還盛京
冬十月己丑,建太祖陵寢殿,樹立石獸。
壬辰,論征大將功罪
己亥科爾沁台吉克善來歸其妹,納之。
庚戌,以八年征討克捷為文太祖
壬子朝鮮國王李遣使以書來。
上以其言不遜復書切責之。
十一月乙丑六部考績升授有差
十二月癸未朔朝鮮國王以書來謝罪
壬辰,命副都統霸奇參領薩木什喀征黑龍江未服之地。
丙申分定宗室額駙專管佐領有差
丁酉,墨勒根喇嘛以嘛哈噶喇金像來貢遣使迎至盛京
癸卯,察哈爾祁他特車爾貝、塞冷布都馬爾等各率所部人民來歸
吳巴海、荊古爾代征瓦爾喀
甲辰佐領劉學誠疏請立郊壇,勤視朝
上曰:「疏中欲視朝勤政是也
建立郊壇,未知天意所在,何敢遽行,果成大業彼時議之未晚也。」
公元1635年
九年春正月丁卯,上親送科爾沁土謝圖濟農歸國
癸酉,免功臣徭役
丁丑,詔太祖庶子稱「阿格」,六祖子孫稱「覺羅」,覺羅紅帶以別之。
有詈其祖父者罪至死
二月壬午,令諸臣薦舉居心公正通曉文藝可任使者
丁亥,編喀喇沁部蒙古壯丁為十一旗,每旗設都統一員,下以副都統參領二員統之。
戊子,諭曰:「邇來進言者皆請伐明,朕豈不以為念。
然亦須相機而行
今察哈爾新附人心未輯,城郭未修,而輕於出師何以大業
大兵一舉明主或棄而走,或懼而請和攻拒之策,何者為宜?
其令高鴻中、鮑承先寧完我范文程酌議以聞。
己丑沈佩瑞請屯田廣寧閭陽造舟輓粟,為進取計。
上嘉納之。
乙未范文程寧完我薦舉不實宜行連坐法。
丁未,命多爾袞岳託豪格、薩哈廉將精騎一萬,收察哈爾林丹之子額爾克孔果爾額哲。
三月戊辰,諭曰:「頃民耕耨愆期,蓋由佐領有事築城,民苦煩役所致。
嗣有濫役妨農者治其罪。
庚午,察哈爾寨巴賴都爾等一千四百餘人來歸
五月乙卯,霸奇、薩木什喀征黑龍江虎爾哈部,盡克其地,編所獲人口以歸,論功升賞有差
癸亥,上以西征貝勒經宣、大境,度明必調寧、錦兵往援,遣貝勒多鐸率師、錦撓之。
己巳,命文館譯宋、遼、金、元四史
壬申貝勒多鐸奏報殲明兵五百人錦州松山城外,殺其副將應選
丙子貝勒多爾袞岳託、薩哈廉、豪格奏報兵至西喇硃爾格,遇察哈爾囊囊太妃台吉瑣諾木等以一千五百戶降,遂抵額爾克孔果爾額哲所居,其母率額哲迎降
六月乙酉貝勒多鐸凱旋,賜良馬五,賞從征將士有差
丁酉吳巴海、荊古爾代師還,論功亦如之。
登州黃城千總李進來降
辛丑,諭曰:「太祖人民付朕,當愛養之。
貝勒非時修繕勞苦百姓,民不得所,浸以逃亡,是違先志而長敵寇也。
賓服,察哈爾舉國來附,苟不能撫輯其眾,後雖拓地何以處之?
貝勒大臣其各戢驕縱以副朕意!
壬寅,察哈爾台吉瑣諾木率其屬六千八百人來歸
癸卯,諭曰:「太祖貝勒子弟郊外放鷹,慮其踐田園、擾牲畜也。
今違者日眾
語曰:『涓涓不塞,將成江河。
』其嚴禁之。」
秋七月癸酉,論漢人丁增減,擢參領李思忠六員官,高鴻中等十一員黜罰有差
八月庚辰貝勒多爾袞岳託、薩哈廉、豪格以獲傳國玉璽聞。
先是元順帝北狩,以璽從,後失之。
二百餘年,為牧羊者所獲。
歸於察哈爾林丹汗。
林丹亦元裔也。
璽在蘇泰太妃所。
是獻之。
岳託以疾留歸化城多爾袞等率兵略山西,自平虜衛入邊,毀長城,略忻州代州,至崞縣
甲申,繪太祖實錄圖成。
乙巳,上率大貝勒代善及諸貝勒多爾袞等師次平虜堡。
丁未,渡遼河,閱巨流城堡
九月癸丑貝勒多爾袞等師還,獻玉璽,告天受之
額爾克孔果爾額哲及其母來朝
庚午,上還宮。
壬申,召諸貝勒大臣代善罪。
眾議削大貝勒號及和碩貝勒,奪十佐領,其子薩哈廉奪二佐領,哈達公主庶人,褫其夫瑣諾木濟農爵號
皆免之。
冬十月己卯,以明議和不成,將進兵遣使賚書諭喜峰口董家口諸邊將
管戶部和碩貝勒德格類卒。
癸未,命吳巴海、多濟裡、札福尼、什塔分將四路兵征瓦爾喀
十一月丁未朔,命額爾克孔果爾額哲奉母居孫島習爾哈。
十二月辛巳,哈達公主莽古濟之冷僧機首告貝勒莽古爾泰生時女弟莽古濟、弟德格謀逆公主之夫瑣諾木及屯布祿、愛巴禮與其事。
會瑣諾木亦自首。
得實,莽古濟、莽古爾泰子額必倫及屯布祿、愛巴禮皆伏誅
莽古爾泰餘子、德格類子俱為庶人
瑣諾木自首免罪
冷僧機三等副將
丁酉,謁太祖陵。
甲辰貝勒薩哈廉與諸貝勒及大貝勒代善盟誓,請上尊號。
不許
蒙古貝勒復來請。
上曰:「朝鮮兄弟國,宜告之。」
公元1636年
十年春正月壬戌,皇次女下嫁額爾克孔果爾額哲。
二月丁丑,八和碩貝勒與外籓四十九貝勒遺書朝鮮,約其國王勸進尊號
戊子遣使至明松棚路、潘家口董家口喜峰口、賚書致明帝,索其報書
定諸臣帽頂飾。
庚寅寧完我以罪免。
三月丙午朔清明節,謁太祖陵。
辛亥,改文館內國史、內祕書、內弘文三院
乙卯,遣貝勒阿濟格阿巴泰築噶海城
庚申什塔等征瓦爾喀遣使奏捷
諭曰:「蒙古深信喇嘛,實乃妄人
嗣後有懸轉輪布幡者,宜禁止之。
乙丑英俄爾岱等自朝鮮還,言國王李倧不接見,亦不納書,以其報書及所獲倧諭邊臣書進。
貝勒怒,欲加兵
上曰:「姑遣人諭以利害,質其子弟不從興兵未晚也。
丁卯,外籓蒙古十六國四十九貝勒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俱以請上尊號至盛京
夏四月己卯,大貝勒代善和碩貝勒濟爾哈朗多爾袞多鐸岳託豪格阿巴泰阿濟格杜度率滿、蒙古大臣蒙古十六國四十九貝勒三體表文詣闕上尊號曰:「恭維皇上承天眷祐,應運而興。
當天昏亂修德體天,逆者威,順者撫,寬溫之譽,施及萬姓
征服朝鮮混一蒙古
遂獲玉璽受命之符,昭然可見,上揆天意,下協輿情
臣等謹上尊號儀物俱備,伏原俞允
」上曰:「爾貝勒大臣上尊號,歷二年所。
再三固請,朕重違爾諸臣意,弗獲辭。
朕既受命國政恐有未逮爾等恪恭贊襄
」群臣頓首謝。
庚辰禮部儀注
壬午齋戒,設壇德盛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