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卷十一 (自动笺注)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屬辭巻十一元趙汸
   辯名實之際第四
二曰辯名實之際正必書王諸侯稱爵大夫稱名四夷大者稱子此春秋之名也諸侯不王伯者興中國無伯而夷狄大夫專兵諸侯散此春秋之實也夫春秋名實如此將以示後世實錄可乎曰實錄且猶不可而況聖人撥亂經世之事哉此辯名實所以春秋要義也葢其説有二一曰去名以全實征伐諸侯大夫不稱名氏中國有伯則楚君侵伐不稱是也一曰去名以責實諸侯王則正不書王中國無伯諸侯不序君大夫將略恒辭稱人是也此二者實王伯升沉之㑹國家喪亂由夷盛衰變天下大勢之所趨而一經樞要也是聖人深致意焉
   十九天下王則桓公春秋闕不書王
桓三年春正月四年春正月五年春正月六年春正月七年春二月八年春正月十一年春正月十二年春正月十三年春二月十四年春正月十五年春二月十六年春正月十七年春正月
 以上桓公春秋正不書王者十有三見天下之無
 王也春秋始於隱公所書皆諸侯首惡之事至桓
 弑隠督弑宋公陳佗殺其大子而立鄭突簒其君
 兄宋鄭之亂諸侯不能討又從而利之熊通因以
 僭號於荆則天下之亂已極矣鄭莊不臣
 戰彞倫攸斁諸侯不為之變而遂至於無王矣夫
 天下無王乃伯者所由興也春秋名實之際
 當天下無王之日而且王正他時則是經為
 虛文名實亂矣故於桓公䇿略不書王以深
 絶不臣諸侯於莊僖之編序齊桓伯功而與之
 以尊王之義其與伯者所以諸侯也然桓文
 之興雖假尊王以示名義朝覲獄訟不至貢賦
 不歸諸侯所以事天子者亦惟弔喪送葬而已
 於是人情絶望於周而王風不作東遷以來
 下之勢始一大變矣故莊僖崩葬特削而不書
 與無王之簡隐顯互明此辯名實先務杜氏
 不達此義謂由王室班厯劉炫規之謂昭公
公元前718年
 二十三年二十六年王室子朝之亂天王
 於狄泉豈能班厯而正必書王已足以破其惑穀
公元前700年
 梁謂桓公弑君為無王則是特一國一人之事爾皆不足以知筆削之權其元年十八年王者元年一君之始十八年一君之終嫌以無王之罪蔽於一國二年王者宋公之弑嫌以無王之罪蔽於一人十年書王者當曹終生之卒嫌使是君不得正其終也然陳侯鮑卒亦無王者史從其冄赴以二日繋月如長厯大衍厯所推二日不得一月春秋疑以傳疑甲戌未必正月之日陳侯實卒月不得質言不與正也穀梁傳曰桓無王其王何謹始二年有王曰正與夷之弑也十年有王曰正終生之卒也此説必有所從受又曰元年王所以治桓也則謹始之義不同矣葢口傳之學易至失真桓弟弑兄臣弑君以下云者乃以已見尋繹師説妄為之辭
   二十中國無伯晉靈公盟㑹諸侯不序
公元前694年
七年秋八月公㑹諸侯大夫盟於扈(傳曰齊侯宋公衛侯鄭伯許男曹伯㑹晉趙盾盟於扈晉侯立故也)十五年冬十一月諸侯盟於扈(傳曰晉侯宋公鄭伯許男曹伯盟于扈尋新城之盟且謀伐齊也齊人晉侯不克而還於是齊難是以不㑹)十七年夏諸侯㑹於扈(傳曰晉侯蒐於黃父復合諸侯於扈平宋也公不與㑹齊難故也)
 以上伯國盟㑹不序諸侯三見中國之無伯也晉襄公靈公幼楚人已知北方可圖矣趙盾大夫㑹盟諸侯而合四國以救鄭不及楚師以三國伐宋取賂而還新城之盟諸侯若不能忘晉者而扈之冄盟以賂不克伐齊又冄㑹以定宋文之簒諸侯以為不足與也鄭既受盟於楚而齊魯俱貳則中國至於無伯矣夫中國無伯乃楚之所由興也春秋名實之際當中國無伯之日而且晉伯人楚君如他時不幾名實相亂乎故於靈公盟㑹諸侯不序以明晉伯中衰而楚自厥貉而後君將皆稱君以著其亂華之罪其爵楚君者亦所以志無伯也是王臣自出以盟諸侯齊商人弑其君執天子之使諸侯不為於是天下之人皆忘其上而詩盡亡自有伯以來中國之勢又一大變王室又以無伯而愈卑矣故頃王崩葬亦削而不書與不序諸侯之簡隠顯互明此辯名實先務左氏不達此義於趙盾之盟曰公後至故不書所㑹避不敏也凡史有後至不書所㑹之例者葢為公後㑹不得與其成事故不書所㑹明不冐其功今書公諸侯而乃以不諸侯為避不敏理必不然其曰無能為無功者義亦未盡唯陳氏謂盟㑹恒序諸侯於是伯主在焉而亦不序失伯而楚興獨得春秋微㫖諸家所及
   二十一征伐諸侯則君將稱君大夫稱人用衆稱師苟略其恒辭則雖君將稱人稱一役而冄有事人稱師以喪行稱人
公元前697年
四年夏宋公蔡人衛人伐鄭翬帥師㑹宋公蔡人衛人伐鄭十一年秋七月壬午公及齊鄭伯入許
公元前691年
十年冬十二月丙午侯衛鄭伯來戰於郎十三年春二月公㑹鄭伯己巳及齊宋公燕人戰齊師宋師衛師燕師敗績十五年冬十一月公㑹宋公于袲伐鄭十六夏四月公㑹宋公伐鄭
 以上君將稱君者七春秋之初諸侯無王合黨為亂也然征伐自諸侯出實由此而始故悉從其恒稱以見實與後中國無伯之事同
公元前697年
四年春王正月公㑹宋公侯衛鄭伯許男曹伯侵蔡蔡潰遂伐楚次於陘六年公㑹宋公侯衛曹伯伐鄭圍新城十年許男伐北戎十五年十一月壬戌晉侯及秦伯戰於韓獲晉侯十八年春王正月公曹伯衛人邾人代齊二十二年夏宋公許男滕子伐鄭二十年春伐宋圍緡二十八年春晉侯侵曹晉侯伐衛
公元500年
三月丙午晉侯入曹夏四月己巳晉侯齊師宋師秦師及楚人戰於城濮楚師敗績
公元479年
元年晉侯伐衛二年春王二月甲子晉侯及秦師戰于彭衙秦師敗績四年秋晉侯伐秦
 以上君將稱君者十有四凡伯主將而稱君者與之以專征討罪中國無伯諸侯將而稱君者詳其自將見實二者勢分不同故皆從其恒稱而善惡自見所謂不嫌同辭也僖之初年齊君將稱君者三皆桓公攘夷伐叛之事僖之中年晉及秦戰皆稱君惠公背徳秦穆責報齊桓不能西略宋襄既納齊孝圖合諸侯稱君將二齊以怨報徳稱君將一皆無伯之事自僖末年至文之初晉稱君將七文公尊王定伯功一歲中有光齊桓襄公戰伐君與之以繼伯靈公不親將而盟㑹不序成公一自將伐鄭不書政在大夫由是觀之則伯主君視諸侯將従其恒文同而義異矣
公元前686年
十五年冬侵我西鄙遂伐曹入其郛十七年夏伐我西鄙
公元479年
元年宋公侯衛伯㑹晉師於棐林伐鄭
公元前694年
七年公㑹伐萊九年伐萊十四年夏晉侯鄭十八年春晉侯衛世子臧伐齊
公元前699年
二年伐我北鄙三年公㑹晉侯宋公曹伯伐鄭(為下日葬月)四年冬鄭伯伐許十年公㑹晉侯宋公曹伯伐鄭(為下卒月)十三年夏五月公自京師遂㑹晉侯宋公鄭伯曹伯邾人滕人伐秦十六年六月甲午晦晉侯楚子伯戰於鄢陵楚子鄭師敗績公㑹尹子晉侯齊國佐邾人伐鄭
公元前684年
 十七年夏公㑹尹子單子晉侯宋公曹伯
邾人伐鄭公㑹單子晉侯宋公曹伯齊人邾人伐鄭
公元前696年
五年公㑹晉侯宋公鄭伯曹伯齊世子光陳六年十二月滅萊九年公㑹晉侯宋公曹伯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齊世子光伐鄭十二月己亥同盟于戲十年公㑹晉侯宋公曹伯子邾子齊世子光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鄭十一年夏公㑹晉侯宋公曹伯齊世子光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鄭秋七月己未同盟於亳城北公㑹晉侯宋公曹伯齊世子光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鄭㑹蕭魚十五年夏伐我北鄙圍成十六年春伐我北鄙
公元前684年
 叔老鄭伯晉荀偃甯殖宋人伐許
伐我北鄙圍郕十七年秋伐我北鄙十八年冬十月公㑹晉侯宋公鄭伯曹伯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同圍齊二十三年秋伐衛遂伐晉
公元前695年
六年北燕十六年春伐徐十九年春宋公伐邾二十二年春
公元422年
定四年三月公㑹劉子晉侯宋公侯衛陳子鄭伯許男曹伯子邾子頓子胡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國夏於召陵侵楚冬十有一月庚午吳子及楚人戰於柏舉楚師敗績九年侯衛次於五氏十三年侯衛次於埀葭十五年侯衛次於渠蒢
公元407年
元年侯衛晉五年宋八年春王正月宋公入曹以曹伯陽九年宋公伐鄭
公元427年
 以上君將稱君者四十三晉君將十六起宣末年止襄之初十四皆景厲復伯悼公中興之事自悼而後平一圍齊乃諸侯同欲定之侵楚則劉子之為舍是晉無書君將者矣時征伐自大夫出已久然當晉君自將諸侯皆親以師㑹過不專在大夫也宣元年宋陳衛曹之君晉師者一明年而趙盾弑君襄十六年叔老鄭伯晉荀偃者一其年平新即位征伐自大夫出晉實為之而大夫諸侯趙盾之無君也舍是諸侯自將大夫者矣齊君將二十三伐魯者七懿二頃一靈四惠伐萊者二皆閒晉之衰欲挾魯以自為不事盟主也靈滅萊而不親晉悼之盟㑹莊伐衛遂伐晉為伐盟主之始還遂襲景伐燕伐徐伐不㑹劉子於召陵三次而後書伐晉且伐宋舍齊諸侯無抗晉者矣成四年一書鄭伯伐許志其反覆乎晉楚之閒也昭十九年宋公伐邾討其入鄅也入曹伐鄭而春秋終焉志中國無伯諸侯自相吞滅也舍宋鄭諸侯無書專伐者矣孔子征伐自諸侯出十世不失矣此春秋君將書君之義也
公元559年
二年鄭人伐衛五年邾人鄭人伐宋宋人長葛十年宋人衛人入鄭宋人蔡人衛人伐戴鄭伯伐取冬十月壬午齊人鄭人入郕桓五年蔡人衛人陳人從王伐鄭十四年冬宋人齊人蔡人衛人陳人伐鄭十七年秋宋人衛人伐邾
公元570年
十三年夏六月齊人滅遂十四年春人陳人曹人伐宋十五年秋宋人齊人邾人伐郳鄭人侵宋
公元573年
 十六年夏宋人齊人衛人伐鄭十九年冬齊人
公元577年
人陳人伐我西鄙二十年冬齊人伐戎二十六年公㑹宋人齊人伐徐二十八年公㑹齊人宋人鄭二十九年鄭人侵許三十年齊人山戎
公元561年
四年冬十二月公孫兹帥師㑹齊人宋人衛人鄭人許人曹人侵陳七年春齊人伐鄭十五年冬宋人伐曹十七年春齊人徐人伐英氏十九年秋宋人圍曹(傳記子魚之諫在國言之陳氏云宋公圍非)衛人伐邢二十年夏鄭人入滑(傳曰鄭公子士洩堵冦帥師入滑陳氏曰傳見書人非也未書大夫不得有異㫖)
公元前675年
 二十六年春齊人侵我西鄙衛人伐齊三十
公元前699年
二年衛人侵狄三十三年春王二月秦人入滑(陳氏曰孟明視書人未有大夫説誤秦征伐不出大夫)人陳人鄭人伐許
公元前700年
元年衛人伐晉(傳衛孔達帥師伐)二年晉人宋人陳人鄭人伐秦(傳曰晉先且居宋公子成陳轅選鄭公子歸生伐秦陳氏曰晉鄉不書以秦伯在師葢衛左氏之失經未書大夫不得有異㫖)三年春王正月叔孫得臣㑹晉人宋人陳人衛人鄭人伐沈沈
公元前696年
五年衛師入郕
公元前684年
十七年夏五月丙午及齊師戰於奚
公元前700年
元年齊師遷紀郱鄑郚三年春王正月㑹齊師伐衛八年師及齊師圍郕郕降於齊師九年八月庚申及齊師戰於乾時我敗績十年齊師宋師次於郎(為下事月)冬十月齊師滅譚
元年齊師宋師曹師次於聶北救邢(為朝廟朔月)齊師宋師曹師城邢二年虞師晉師滅下陽(傳晉里克荀息師㑹虞師伐虢滅下陽陳氏曰傳見貶稱師今案未書大夫不得二義)十五年秋七月齊師曹師伐厲十八年五月戊寅宋師及齊師戰於甗齊師敗績二十八年夏四月己巳晉侯齊師宋師秦師及楚人戰於城濮(傳夏四月戊辰晉侯宋公齊國歸父崔夭秦小子憗次於城濮杜氏宋公以下皆以師屬不與戰陳氏曰三國君大夫但書師始伯之辭今案圍宋之役楚子貶稱人猶不易其班今宋序齊下則非宋公明矣但謂齊秦皆以師屬則不可時征伐不出大夫齊卿秦公子不書將則亦當舉師為重杜葢不知此義陳氏又循左氏晉侯之失而違其本㫖)
公元前699年
二年春王二月甲子晉侯及秦師戰於彭衙(傳秦孟明視帥師伐晉此書師例)
 以上征伐稱人者三十五稱師者十四皆文以前征伐自大夫出之事而下不入例凡敗例言小國不入例公羊傳曰將尊師衆稱某帥師將尊師少稱將將師衆稱師將卑師少稱人君不言帥師書其重者此史例也將尊謂大夫而為卿者將卑謂非卿者傳或謂之微者筆削之㫖文以前征伐自諸侯出則雖卿將稱人與將卑師少者同雖卿帥重師但稱師與將卑師衆者同葢征伐之權尚在諸侯大夫皆奉君命以行得失在其君而大夫尊卑不足辯也左氏史牘征伐卿大夫有名氏而經但書人者悉錄其名氏不為無所見而未達筆削微㫖永嘉陳氏始𤼵不傳之秘而侵伐圍滅異説磔裂其義則又失之僖以前經無書名者故傳不復詳亦或有不得名氏者然魯以卿㑹者則外應是卿葢事有輕重大夫之㑹必以其班非有故不得以㣲者徃其以㣲者㑹則大國大夫下於次國之卿若温之齊人序鄭人下是也次國大夫下於小國之卿邾人鄭人伐宋是也陳氏謂㣲者皆不書有所重則書於是有得書人之義愈失之矣凡先儒小國主兵大國之上者非邾而下大夫微不復序
公元前673年
二十八年春王三月甲寅齊人伐衛衛人及齊人戰衛人敗績(傳齊侯伐衛戰敗衛師數之以王命取賂而還陳氏曰傳見齊侯將書人)
公元前711年
三十年秋晉人秦人圍鄭(傳九月甲午晉侯秦伯圍鄭以其無禮於晉且貳於楚也)
 以上主將稱人者二秦君將稱人者一齊晉之伯其君將稱君者皆與之也是故苟失伯討之義則奪其恒稱衛人立子頹有輔簒之罪齊桓以王命伐衛取賂而還晉文與秦穆同圍鄭於既服之後秦伯復叛晉而戌鄭二事皆非伯討故雖桓文自將亦稱人皆奪其恒稱以見義也秦伯稱人雖若兩譏之自與後秦君稱人一例義與伯主不同
公元前738年
三年秦人伐晉(傳秦伯伐晉濟河焚舟王官及郊晉人不出)七年夏四月戊子晉人及秦人戰於令狐(傳秦康公公子雍於晉宣子與諸大夫皆患穆嬴且畏偪乃背先蔑而立靈公以禦秦師戊子敗秦師於令狐陳氏曰傳見秦康公趙盾書人)
公元前729年
十有二年十有二月戊午晉人秦人戰於河曲(傳秦為令狐之役故秦伯伐晉取羈馬晉人禦之秦軍掩晉上軍乃皆出戰交綏秦師夜遁復侵晉入瑕)
公元前726年
十五年夏秦人伐晉(傳秋七月桓公伐晉次於輔氏案是年夏無秦伐晉傳而七月不見不書之由疑是一事時月有誤)
 以上秦君將稱人者四秦穆公既倍晉而戍鄭又將因戌人以襲鄭其心事如此使秦得志於諸國其禍豈減於楚哉喪師於殽雖嘗悔過自誓而終不能自克既歸鬭克使求成於楚又以忿兵敗績於彭衙令狐之役曲雖在晉然夫人大子猶在而外求君康公先見之明以敗其衆而報怨不已葢自穆至景連兵於晉者四世而楚世昬於秦矣故秦晉連兵晉君將恒稱爵而秦君自將五四稱人一但稱國以其始於倍盟以賊中國中亟於報怨而卒自附於蠻荆以為中國罪人春秋既以繼伯討罪之義與晉襄則秦君不得稱君以敵伯主明王者之政當出一所以渙羣疑尊王室也其稱人之義與楚君同而又非中國諸侯之比矣胡氏乃謂聖人常情待晉襄以王事責秦穆豈經世之義乎春秋之末多流俗之論左氏不能辯其弊至今猶在所謂穆公者亦其一也
公元前715年
二十六年夏齊人伐我北鄙(傳齊孝公伐我北鄙公使展喜犒師齊侯未入展喜從之乃還)
公元前723年
十八年秋齊師伐我北鄙(傳齊侯伐我北鄙)
 以上齊君將稱人者一稱師者一齊孝公伐魯以魯人犒師未入竟而公子遂已如楚乞師伐齊取榖魯為已甚矣故雖君將但稱人為用楚師言故而齊靈間晉悼之卒倍盟伐魯者四皆稱爵以見實至是又伐魯卒致十二國同圍齊之禍故雖君將但稱師為書同圍言故而已一以用楚師報伐見義一以十二國同圍見義則其自將之罪不足詳矣
公元前731年
十年春王二月公㑹齊侯鄭伯於中丘翬帥師㑹齊人鄭人伐宋(傳五月羽父齊侯鄭伯伐宋)
公元前729年
十二年冬十一月丙戌公㑹鄭伯盟於武父十二月及鄭師伐宋丁未戰於宋(傳與鄭伯盟於武父遂帥師而伐宋)
公元前723年
十八年春王正月公曹伯衛人邾人伐齊五月戊寅宋師及齊師戰於甗
 以上一役有事君將稱人者一稱師者二欲明一事一役故先詳後略因上文以見之而義愈明與内事上文書公同法陳氏乃以冄見稱人為借令不冄見則遂無貶乎諸貶例皆牴牾不通本非春秋之㫖故也其以内諱而稱人者已見前篇
公元前708年
三十三年夏四月辛巳晉人及姜戎敗秦師於殽(傳曰秦孟明視西乞術白乙丙襲鄭及滑知鄭有備滅滑而還晉先軫曰秦不哀吾喪而伐吾同姓發命遽興姜戎墨衰絰四月辛巳敗秦師于殽)晉人敗狄於箕(傳曰狄伐晉八月戊子晉侯敗狄於箕)
 以上未踰年君將稱人者二嗣君未踰年稱子出從盟㑹亦稱子以師行者稱爵從史文以見其罪也若夫方伯連率禦宼討亂魯公伯禽嘗行之矣君子以其不以私憂廢王無以議為也故晉襄公衰絰行師聖人其與得已不已不同略而稱人義不在稱君也陳氏知二傳釋殯之譏為非而又以構秦怨為貶則雖習於變禮之由而於當時事體不察者自城濮而後楚人帖息中國少寧而秦穆首為亂階縱而弗討同盟之國何所賴乎陸氏曰晉為盟主諸侯服之久矣秦不哀其喪而襲其同姓若不能救則先公之業墜矣故聖人為之諱許其以權變禮異匹夫之孝也其論伯者繼述之義諸家所不及然以稱人為諱則襄公之事初不必諱但不使得已不已同稱所以别嫌明㣲唯以書敗見義而已狄稱人雖葬未三年義與上同而陳氏又以為有如不能敗之則將何以
  二十二征伐大夫大夫將書大夫微者人用衆師苟略其恒則雖大夫人稱
公元前738年
三年晉陽處父帥師伐楚以救江十五年夏晉郤缺帥師伐蔡戊申入蔡
公元前740年
元年晉趙盾帥師救陳晉趙穿帥師侵崇
公元前735年
 六年晉趙盾衛孫免侵陳九年秋晉荀林父帥師
伐陳晉郤缺帥師救鄭十二年夏六月乙卯晉荀林父帥師及楚子戰於邲
公元前739年
二年六月癸酉季孫行父臧孫許叔孫僑如公孫嬰齊師㑹晉郤克孫良夫曹公子首及齊侯戰於鞌
公元前738年
 三年晉郤克孫良夫廧咎如六年晉欒
公元前733年
書帥師救鄭八年晉欒書帥師侵蔡叔孫如㑹晉士燮齊人邾人伐郯九年晉欒書帥師伐鄭
公元前740年
元年春仲孫蔑㑹晉欒黶宋華元甯殖曹人人邾人滕人薛人圍彭城晉韓厥帥師伐鄭三年晉荀罃帥師伐許十六年叔老㑹鄭伯晉荀偃甯殖宋人伐許十九年秋晉士匄帥師侵齊至穀聞齊侯卒乃還
元年晉荀吳帥師敗狄於大鹵十五年秋晉荀吳帥師伐鮮虞十七年八月晉荀吳帥師滅陸渾之戎
公元前737年
四年秋晉士鞅衛孔圉帥師伐鮮虞五年晉士鞅帥師圍鮮虞八年晉士鞅帥師侵鄭遂侵衛
公元前731年
十年晉趙鞅帥師圍衛
公元前739年
二年晉趙鞅帥師納衛世子蒯聵於戚秋八月甲戌晉趙鞅帥師及鄭罕達帥師戰於鐡五年晉趙鞅帥師伐衛六年晉趙鞅帥師伐鮮虞七年晉魏曼多帥師侵衛十年晉趙鞅帥師侵齊
公元前728年
十三年秋晉魏曼多帥師侵衛
 以上大夫將書大夫者三十三皆文以後征伐自大夫出之事晉至襄公之末大夫已專陽處父大傅盟魯侯以王叔桓公伐楚改蒐於董易中軍其汰已甚卒取殺身之禍故經沒桓公而書大夫帥師於是趙盾之子也立靈公冄專合諸侯主兵征伐卒將趙穿陷於簒弑之罪又立成公相之不競者冄世而六卿之禍遂成郤缺之子也傅克而益專至錡至犫而敗荀林父孫偃之子也與欒書同弑厲公傳吳至寅而敗荀罃之子也傳盈與躒至瑤而敗荀首者林父弟林父之後世襲中行故稱中行氏首分族稱知氏欒書之子也傳黶至盈而敗士燮㑹之子也傳匄與鞅至吉射而敗韓厥之子起起不信魏曼多舒之孫也趙氏再起至鞅而復彊三家相結以傾范中行氏卒滅知氏三分晉地而自列諸侯凡皆世卿之效也孔子禮樂征伐自大夫出五世不失矣此春秋大夫大夫之義也然襄以前大夫將有書人以見義者自昭而後大夫將皆從其恒稱何也稱人見義者以大夫征伐猶有闗天下之故也春秋天下作非有闗於天下之故奚議焉自昭而後人志不在諸侯盡力於羣狄伐鮮虞陸渾利其俘獲爾齊衛鄭鮮虞范中行以抗趙韓魏氏故趙鞅蒯聵戰鄭罕達侵齊伐衛伐鮮虞魏曼多侵衛皆從其恒稱志彊家之亂而已
公元前740年
元年夏仲孫蔑崔杼曹人邾人杞人次於鄫
公元前724年
十七年秋高厚帥師伐我北鄙圍防二十四年秋齊崔杼帥師伐二十五年春齊崔杼帥師伐我北鄙十二年春齊髙偃帥師納北燕伯於陽十九年秋髙發帥師伐
公元前734年
七年齊國夏帥師伐我西鄙八年齊國夏帥師伐我西鄙
公元前738年
三年齊國夏衛石曼姑帥師圍戚十一年春國書帥師伐我
 以上齊大夫將書大夫者十其事獨在襄公中歲以後齊自國髙天子命卿桓公内主子孫世執其政然自孝而下多彊君威福自己出至靈公間晉伐魯而髙厚始書帥師又廢太子光而使傅牙以為太子崔杼莊公以從君於昬見殺專國弑君而卒以家禍覆其宗出慶封放髙止公族猶有人焉其後陳氏以厚施得民景公君臣知其必有齊國而莫如之何國髙之後猶以世卿帥師而齊人冄世弑君不能討至國夏髙張乃見逐書以後為陳氏役而已
公元前739年
二年春王二月壬子華元帥師及鄭公子歸生帥師戰於大棘宋師敗績宋華元
公元前738年
三年宋樂髠帥師伐曹六年宋向巢帥師伐曹七年宋皇瑗帥師侵鄭九年宋皇瑗帥師取師於雍丘十二年秋宋向巢帥師伐鄭
 以上宋大夫將書大夫者六宋卿皆公族昭公之弑華氏與焉華元右師以相文公出魚氏使者亡國然國於晉楚之閒衛鄭交侵不私圖報復以聴於伯主既又以善於楚大夫克合南北之成以向戌左師向戌亦以善於楚大夫弭兵之説成宋之盟故宋大夫書帥師自華元始而歴四世無書大夫將者葢晉人欲以偪陽封向戌能讓歸其君既而弭兵請賞公與之邑司城子罕削而投之向氏欲攻司城左師曰我將亡夫子生我三子者之從政亦有異於專兵徼利公室自封者焉至樂髠向巢皇瑗始滅曹與連兵虚嵗然巢既以弟魋叛奔魯而亦以子䴢故殺身則大夫書將之義可謂明矣
公元前739年
二年夏四月丙戌孫良夫帥師及齊師戰於新築
公元前735年
 六年孫良夫帥師侵宋(傳三月晉伯宗夏陽説衛孫良夫甯相鄭人伊雒之戎陸渾蠻氏)十年衛侯之弟黒背帥師侵鄭十七年春衛北宫括帥師侵鄭
公元前739年
二年晉師宋師衛甯殖侵鄭十七年夏石買帥師伐曹十九年夏孫林父帥師伐齊
公元前737年
四年秋晉士鞅衛孔圉帥師伐鮮虞十二年夏公孟彄帥師伐曹十三年夏公孟彄帥師伐曹
公元前738年
三年齊國夏衛石曼姑帥師圍戚
 以上衛大夫將書大夫者十一其以㑹伐冄見者已具晉大夫類中當晉襄之伯孔達國故干晉以見討晉人良而免之既又背盟陳見殺孫免㑹趙盾所帥師少故不言帥師良夫世為卿子林父甯殖出其君而立剽剽黒背之子子喜又弑其所事之君而納故君卒以見殺林父入於戚以叛北宫結以公叔戌之黨逐公孟彄以蒯聵之黨逐孔圉蒯聵之姊生悝蒯聵孔姬以刼悝而復國悝亦卒逐石買背盟伐魯見執伯主曼姑為輒拒父皆無足道者觀延陵季子孔子之言則衛之末世猶有人焉故雖靈公無道而禍不出於世卿云
公元前737年
四年夏四月庚辰公孫姓帥師滅沈以沈子歸殺十四年二月辛巳楚公子結陳公孫佗人帥師滅頓以頓子牂歸
 以上蔡大夫將書大夫者各一陳蔡國小而役於楚無大國世卿之禍政在公故二公孫以帥師書然二國之為惡者非公子則公孫
公元前739年
二年春王二月壬子華元帥師及鄭公子歸生帥師戰於大棘
公元前738年
三年公子去疾帥師伐許十四年秋公子喜帥師伐許十六年夏公子喜帥師侵宋
公元前730年
十一年夏公孫舍之帥師侵宋二十五年六月壬子公孫舍之帥師入陳公孫帥師伐陳定六年春王正月癸亥鄭游速帥師滅許以許男斯歸
公元前726年
 十五年夏鄭罕達帥師伐宋
公元前739年
二年秋八月甲戌晉趙鞅帥師及鄭罕達帥師戰於鐡七年駟弘帥師救曹十三年春鄭罕達帥師取宋師於嵒
公元前728年
 以上鄭大夫大夫者十有二鄭春秋為次國自侯宣多後無復異姓之卿公子歸生受命於楚以伐宋敗宋師獲華元而卒以首惡其後鄭人討幽公之亂斲子家之棺逐其族而穆氏大興於鄭傳記穆公之子十一人其為卿者九人去疾子良能不受國而讓歸其兄其伐許也楚人以為討而鄭伯背楚歸晉遂世與許仇以至滅許至孫良霄而敗是為良氏喜字子罕子豐欲愬其君於晉喜能之子舍之罕虎皆賢是為罕氏騑字子駟當晉楚爭鄭始則受楚田而叛晉以伐宋遂與宋仇終則反覆兩間以使晉人盡力於鄭楚不敢而後固與晉然上弑其君而下侵欲人卒殺其身以及二卿孫偃是為駟氏發字子國與於子駟之難子僑孫參是為國氏偃字子游子蠆孫吉是為游氏嘉字子孔知子駟之難而不告又叛晉而起楚師以去大夫子展西殺之而其室子豐之後為印氏是時子産之賢聞於諸子展當國即能立以為卿而子皮卒授之政當晉六卿擅國三家不臣齊崔慶顛覆楚人肆暴陳蔡危亡之餘鄭獨隠然其間以禮自持内無世卿之禍外免大國之侮則子産之功也然則子展子皮賢於臧文仲逺矣至罕達復修宋怨而駟弘救曹無功則鄭亦衰焉此外曹公子首以鞌之戰書小國無彊家不復序
公元前736年
五年秦人入鄀十五年夏齊人侵我西鄙
公元前740年
元年晉人宋人伐鄭九年宋人圍滕十二年冬衛人救陳
公元前732年
九年秦人白狄伐晉鄭人圍許十二年秋晉人敗狄於交剛
公元前737年
四年冬陳人圍頓十一年冬秦人伐晉
公元前739年
二年秦師伐晉三年秋宋師圍曹八年晉師白狄十年宋師伐滕(為下葬月)十二年冬宋師伐陳十三年春齊師伐
二年鄭師伐宋晉師宋師衛甯殖侵鄭
 以上征伐稱人者十稱師者八皆文以後征伐自大夫出時事左氏不記名氏以其皆㣲者不復詳亦或有不得名氏春秋之初征伐諸侯帥師不必皆卿故書書師多微者自大夫專兵之後微者帥師亦少觀魯自三家專兵而後無微者將與此所序則可知晉悼公卒而大夫將皆從其恒稱故以後微者之師不復辯
公元前734年
七年夏四月戊子晉人及秦人戰於令狐(傳趙盾中軍先克佐之荀林父上軍先蔑下軍先都佐之戊子敗秦師於令狐)九年公子遂㑹晉人宋人衛人許人救鄭(傳公子遂㑹晉趙盾宋華耦孔達許大夫救鄭不及楚師)十四年秋晉人納捷菑於邾弗克納(傳趙盾諸侯之師入百乗納捷菑於邾)十七年春晉人衛人陳人鄭人伐宋(傳晉荀林父孔達陳公孫寧鄭石楚伐宋討曰何故弑君猶立文而還)
公元前739年
二年晉人宋人人陳人侵鄭(傳趙盾焦遂陰地諸侯之師侵鄭)十年晉人宋人人曹人伐鄭(傳諸侯之師伐鄭取成而還案是時鄭已及楚平晉不使微者將而伐鄭春秋亦無四國皆微者㑹兵之事鄭亦必不與微者成傳雖不得名氏四國皆卿也)十五年六月癸卯晉師滅赤狄潞氏潞子嬰兒歸(傳晉荀林父赤狄于曲梁辛亥滅潞)十六年春王正月晉人滅赤狄甲氏留吁(傳晉士㑹帥師滅赤狄甲氏留吁鐸辰)
公元前731年
十年晉師伐秦(傳荀罃伐秦報其侵也)
公元前724年
 以上大夫書人三稱師者二晉大夫諸侯大夫將稱人者四凡大夫將稱大夫征伐自大夫出也苟動不以正與不堪其事則又奪其恒稱趙盾專國立君不審令狐之役以冄起秦怨興兵以納不正見辭於邾人荀林父士㑹當宋告急畏楚不能救而甘心於羣狄晉楚方爭鄭不能釋秦以畢事於楚荀罃伐秦徒曰報其侵而已此皆所謂不以也則奪其恒稱固宜然趙盾孫免侵陳書名氏而救鄭伐宋侵鄭伐鄭凡四大舉書人者陳侯既同新城之盟楚子侵陳趙盾之而陳又叛晉從楚則侵之得討貳宜也趙盾五國之衆救鄭而不及楚師宋人弑君林父諸侯大夫伐宋猶立文而還曰晉不足與也遂受盟於楚於是趙盾又以諸侯之師侵鄭遇楚輒還鄭既㑹晉侯黒壤於扈楚子伐鄭而晉郤缺救鄭鄭亦敗楚師於栁棼鄭之従晉非不堅也晉雖得鄭而終不能服楚則鄭豈能當楚之驟伐哉故栁棼既敗楚師而子良憂之明年鄭及楚平懼晉之不足恃也於是晉又以諸侯伐鄭取成而還明年楚子陳侯鄭盟於辰陵又明年楚子入陳又明年楚子圍鄭而荀林父喪師於邲故是四役皆稱人惡其以大夫而專伯討不能信義諸侯不能武力震楚而徒為是紛爭
公元前733年
八年鄭人侵蔡獲蔡公子燮(傳鄭子國子耳侵蔡獲蔡司馬公子五月㑹於邢丘)十四年叔孫豹晉荀偃齊人宋人衛北宫括鄭公孫蠆曹人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伐秦(為下事月侯傳諸侯大夫晉侯伐秦以報櫟之役也晉待于竟使六卿諸侯之師以進及涇不濟叔向見叔孫穆子穆子賦匏有苦葉叔向退而具舟魯人人先濟鄭子蟜衛北宫懿子見諸侯師而勸之濟濟涇而次子蟜帥鄭師以進師皆從之至棫林不獲成焉荀偃令曰雞鳴而駕塞井夷竈惟余馬首是瞻欒黶晉國之命未是有也余馬首欲東歸下軍從之乃命大還晉人謂之遷延之役欒鍼曰此役也報櫟之敗也役又無功晉之恥也吾有二位戎路敢不恥乎與士鞅馳秦師死焉於是齊崔杼宋華閲仲江㑹伐秦不書惰也向之㑹亦如之衛北宫括不書於向書於伐秦攝也十九年四月丁未公孫蠆卒晉侯以其善於伐秦也請於王追賜大路使以行)
公元前725年
 以上鄭大夫稱人者一諸侯大夫㑹伐而齊宋大夫特稱人者一鄭大夫將於他役或從晉或從楚皆從其恒稱而侵蔡獨稱人者鄭反覆於晉楚之閒久矣事之善惡不待變文而見故大夫皆從其恒稱於是僖公如㑹公子騑道弑君而立簡公五年公子發又為之侵蔡而奉其幼君獻捷於㑹以説晉而免鄭於討也悼公果寘其罪不問是歲楚人伐鄭子駟子國又定畫從楚葢諸國之勢苟未得鄭則未可以圖蔡鄭人内懐反覆而侵蔡以欺盟主故晉卒歸公子燮於蔡而春秋鄭大夫獨奪其恒稱伐秦之役晉衛鄭大夫皆從其恒稱而齊宋大夫稱人者傳以為宋大夫進師是年春㑹吳於齊宋衛大夫皆稱人一役之中而有與奪悼公之惰也抑諸國之不競諸侯亦有罪焉自令狐以來晉與秦交兵大夫皆稱人而荀偃獨從其恒稱者悼公諸侯之師伐秦庶幾能張諸國之勢討秦人黨楚之罪而齊宋大夫進師悼公之令外不行列國荀偃進而欒黶先歸悼公之令内不行臣子矣故荀偃得從其恒稱譏不在荀偃諸侯大夫知有伯之無益於已而不知無伯之禍又有甚焉故惰慢不攝如此不徒在晉也自伐而後大夫無異辭苟無諸國之志則不足議也晉襄公卒而楚君稱君伯業偏安悼公卒而大夫皆從其恒稱則春秋世變極矣
公元前718年
二十三年晉人圍郊
 以上大夫將稱人者一大夫將從其恒稱久矣此籍談荀躒也其復書人何也晉悼公卒而大夫將皆從其恒稱者苟非伯者之事則其名實不足辯也若夫諸侯寘力王室臣子之分所當為不惟責在伯者以晉大夫怠於勤王而從其恒稱是君臣大義以無伯而廢天理民彞以無伯而泯也故特變而稱人明晉雖失伯而王室在難乃諸侯所當勤有不可一日緩者又一義也齊陳恒弑其君孔子沐浴而朝告於哀公請討之曰以吾從大夫之後不敢不告時夫子方脩春秋而不忘討賊如此則其制作之意豈徒曰辯伯者功過以示後世而已哉晉人怠於勤王事已見第二篇
   二十三征伐君大夫將稱人不足盡意則但稱國
公元前731年
十年秦伐晉
公元前738年
三年鄭伐許
公元前729年
十二年冬晉伐鮮虞
 以上君大夫將稱國以伐者三凡外裔舉號君臣同辭戎狄於越淮夷是也若荆吳與徐則本非外裔荆吳既僣王肆亂而徐之先亦嘗僣王故春秋於此三國者皆以號舉榖梁傳釋荆曰外之則徐吳從可知也然此猶史例也若傳於晉伐鮮虞亦曰外之而何氏范氏陳氏因推以釋秦伐晉鄭伐許非復史例矣葢君大夫將稱人者變文以示義也其或稱人不足盡意但稱國以異之辭愈略者義愈深也然既同於舉號亦豈諸侯諸國之恒稱哉秦嘗冄納晉君城濮翟泉小子憖皆在焉不為無功於諸國而穆公叛晉以襲鄭敗殽敗彭衙而秦不自反連兵報復者冄世終春秋秦為楚役卒使楚人得志中國春秋晉侯伐秦稱爵而秦伯伐晉皆稱人令狐而後秦晉交兵不悉書而秦伯伐晉但書秦杜而絶之同於外裔而已自晉楚爭鄭鄭受兵無虚嵗辰陵竊盟於楚而又徼事於晉既從楚以拒晉又一嵗中冄伐許以怒楚其反覆乎晉楚之間誠外道也故冄伐許稱國言非復諸國諸侯也晉雖不競猶稱盟主楚合諸侯於申伐吳滅陳誘蔡侯般殺之滅蔡而晉人方以詐滅肥鮮虞甘心於羣狄故伐鮮虞稱國責其棄中國於楚聴其吞滅非復諸侯盟主也是筆削之㫖也葢狄秦諸侯之從楚者絶意中國矣外鄭諸侯反覆乎晉楚之閒者不足頼矣至於外晉天下諸侯皆楚之從而晉之盟主也末矣
   二十四外盟㑹恒稱君大夫微者稱人内微者但稱㑹苟奪其恒稱君大夫俱稱人内稱㑹同微者一役有事稱人
公元前739年
二年秋九月齊侯宋公江黄人盟於貫
公元前726年
十五年春齊侯宋公侯衛侯鄭伯㑹於鄄
公元前738年
三年齊侯宋公江黄人㑹於陽榖
公元前732年
九年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㑹於扈(為下卒月)
公元前720年
二十一年秋宋公楚子陳侯蔡侯鄭伯許男曹伯㑹於盂
 以上伯主之盟一㑹三宋楚之㑹一皆從其恒稱凡盟㑹君大夫在焉者皆序見第一篇外離盟參盟序見第二篇主盟㑹序見下篇君稱爵大夫稱名氏微者稱人内微者但稱㑹皆從主人之辭此不重序
公元前722年
十九年冬陳人蔡人楚人鄭人盟於齊(公作公㑹趙氏以為諱不書公據左氏此㑹為陳穆公脩好於諸侯以無忘齊桓之徳而不言公㑹盟于齊雖齊桓盛時亦無諸侯㑹盟齊之事況有救四公子之嫌終孝公僖公未嘗如齊其後卒為仇敵則此盟非公親徃可知楚僣大號未嘗中國㑹盟觀蜀之盟楚嬰齊説序宋陳衞卿上則其卑諸侯可見貴卿不肯序陳蔡大夫下此葢陳蔡皆卿而楚以微者徃㑹故楚序陳蔡之下鄭又序楚下如蜀之盟齊大夫序鄭下皆非卿也此内稱㑹為微者無疑)二十一年春宋人齊人楚人盟於鹿上(宋齊皆卿楚微者)
公元前739年
二年十一月丙申公及楚人秦人人陳人衛人鄭人齊人曹人邾人薛人鄫人盟於蜀(傳公及楚公子嬰齊蔡侯許男右大夫宋華元陳公孫寧衛孫良夫公子去疾齊國大夫盟於蜀於是乎畏晉而竊與楚盟蔡侯許男不書乗楚車也謂之失位)
 以上列國大夫與楚人盟書人者三自齊桓公宋襄暴虐穆公脩好於諸侯以無忘齊桓之德初諸侯大夫㑹盟而楚人得與中國盟㑹於是始宋又不度徳量力諸侯於楚而為鹿上之盟至有盂之執辱泓之敗績於是魯挾楚以抗齊為東諸侯事楚之始陽橋之役納賂請平公㑹楚公子嬰齊及十一國之大夫盟於蜀則中外之分蕩然矣故三盟列國大夫皆奪其恒稱責其墮中國大義也内不諱公者陽橋之役由魯致之公親㑹嬰齊而即魯地為盟事不可諱而亦與内惡私恥不同不沒公以見實也至晉楚為宋之盟以南諸侯交相見乃從其恒稱者聖人不以空言作經其有辯名實之際葢將以正名責實也齊與鹿上召陵之威烈未冺蜀之盟雖曰東方諸侯皆在而猶有晉也故皆奪其恒稱以示義晉悼公卒齊始叛晉晉不競於楚而遂以諸侯與之則春秋何所辯乎故晉楚之盟㑹大夫亦從其恒稱以見實而已
公元前712年
二十九年夏六月王人晉人宋人人陳人蔡人秦人盟于翟泉(傳公㑹王子虎晉狐偃宋公孫固齊國歸父陳轅濤塗小子憖盟于翟泉)莊十三年春齊侯宋人陳人蔡人邾人㑹於北杏
公元前733年
八年夏季宿㑹晉侯鄭伯齊人宋人衛人邾人於邢丘(傳五月甲辰㑹于邢丘以命朝聘之數使諸侯大夫聴命季孫宿齊髙厚宋向戌甯殖大夫㑹之鄭伯獻捷於㑹故親聴命)
 以上列國大夫王子稱人者一㑹伯主稱人者二禮不㑹公侯豈有列國大夫上盟王子之理翟泉之盟下陵上替之始也故王子大夫變文稱人以尊王室而沒公不書凡大夫諸侯經皆直書而失自見北杏邢丘㑹列國大夫聴政伯主所得行故大夫稱人以尊伯主所以奬成伯功也傳曰大夫不書尊晉侯北杏不得大夫名氏故於邢丘發例陳氏解㑹盟於幽為齊初主盟不言與奪不一經傳事理考之非是
公元前729年
十二年冬晉人宋人人曹同盟清丘(傳晉原宋華孔達曹人同盟清丘恤病討貳於是卿不書不實其言也宋為盟故伐陳衛人救之)
公元前727年
十四年春王正月季孫宿叔老㑹晉士匄齊人宋人衛人鄭公孫蠆曹人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㑹吳於向(傳㑹于向為吳謀楚故也於是齊崔杼閲仲江㑹不書惰也衛北宫括不書於向書於伐秦攝也)二十六年夏公㑹晉人鄭良霄人曹人於澶淵(傳衛人侵戚東鄙孫氏愬於晉晉為孫氏故召諸侯六月公會晉趙武宋向戌良霄曹人于澶淵以討衛疆戚田)三十年冬晉人齊人宋人衛人鄭人曹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㑹於澶淵災故(傳曰為宋災故諸侯大夫㑹以謀歸宋財冬十月叔孫豹晉趙武公孫宋向戌衛北宫佗鄭罕虎及小邾之大夫㑹于澶淵既而無歸于宋)
 以上大夫同盟稱人者一㑹而有稱大夫有稱人者二㑹而稱人者一清丘同盟晉以原縠主之而衛人背盟陳大夫不足諸侯明矣澶淵之㑹謀歸宋財既而無歸諸侯行私惠而又不踐其言非盟主之道也故皆奪其恒辭稱人叔孫豹㑹不書陳氏曰譏不在魯也㑹齊衛大夫惰慢不攝稱人澶淵之㑹以鄭不助叛臣故良霄獨從其恒稱與奪之義著矣自昭公而後大夫之㑹皆從其恒稱不足議也楚圍尋宋之盟於虢合十一國於申伐呉執齊慶封遂滅賴滅陳執陳公子招殺陳孔奐誘蔡侯般殺之蔡滅蔡而晉合八國於厥憖不能救蔡合十國黄父不能勤王合六國於扈不能魯昭公春秋治在夷狄晉之君卿不足議則從其恒稱可也
公元前731年
十年冬十二月丙午侯衛侯鄭伯來戰於郎十一年春正月齊人衛人鄭人盟於惡曹
 以上一役有事前稱君後稱人者一戰稱君盟稱人者前書來戰則其罪已著矣欲明二事一役故蒙上文略稱人以見之也陳氏曰此戰郎諸侯也凡一役而冄見者但人之略之也
 
 
 
 
 
 春秋屬辭巻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