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和 zh.wikisource.org
五礼通考 卷二百三十九 (自动笺注)
欽定四庫全書
 五禮通考卷二百三十九
           刑部尚書秦蕙田
  軍禮
   出師
周禮天官太宰作大事則戒于百官贊王命(注謂助王為教令春秋傳曰國之大事在祀與戎)
小宰以法掌祭祀觀㑹賓客戒具軍旅亦如之令百官府共其財用治其施舍聽其治訟
官典牙璋起軍旅以治兵守(鄭氏鍔曰半圭曰璋長七寸瑑為齒牙之形取牙齒之剛利噬齧兵之象故執以起軍旅若屯兵外守要害之地有不率紀律者執此以治之李氏嘉㑹牙璋軍旅大者用之中璋軍旅之小者用之)
地官大司徒大軍役以旗致萬民而治其徒庶政令縣師若将有軍旅田役之戒則受法司馬以作其衆庶馬牛車輦使皆備旗鼓兵器以帥而至
夏官諸子國子之倅若有兵甲之事則授之車甲合其卒伍軍法治之(注國子諸侯卿大夫之子李氏王者之師非直興于閭里而又取諸世族彼以父祖富貴宜有報上之心况嘗學徳行道藝孰不知忠孝之美任之金革干賞蹈利庸徒鬻賣者盖有間矣)
司右掌羣右之政令軍旅㑹同合其車之卒伍而比其乗屬其右
戎右掌戎車之兵革使(注謂王使以兵有所誅斬春秋傳曰戰于殽晉梁宏御戎萊駒為右戰之明日襄公縛秦囚使萊駒以戈斬之)詔贊王鼓(注既告王當鼔之節又助擊之疏太僕贊王鼓此亦同是助擊其餘面也)傳王命陳中(注為王大言之也黄氏曰掌戎車之兵革使盖戰事也戰重戎右専使事也鄭引左氏萊駒斬囚事其小者耳)
虎賁氏掌先後王而趨以卒伍軍旅㑹同亦如之
旅賁掌執戈盾軍旅則介而趨(注介被甲王氏曰旅賁則王衛之尤親者王吉服則亦吉服凶服則亦凶服王戎服則亦戎服亦與王同憂樂也)
太僕軍旅贊王鼓(注王通鼓佐擊其餘面也王疏王通鼓者謂王親将軍衆代擊乃擊之若鼔人金鐸鼓之類也王執路鼓路鼔四面佐擊其餘面也)
地官鼔人鼖鼓軍事(注鼖鼓八尺大鼓謂之鼖其長八尺對晉鼔六六寸者為大鄧氏元錫曰鼖從賁氣盛意鼓軍事氣盛為壮也魏氏校曰鼔大而短則其聲疾短聞小而長則其聲舒而逺聞鼖之為言大也因以肅軍令)
軍旅鼓鼜軍動則鼔其衆
春官大師大師同律以聽軍聲而詔吉凶(注大師大起軍師兵書王者行師出軍之日授将弓矢士卒振旅張弓大呼大師吹律合音商則戰勝軍士强角軍擾多變失士心宫軍和士卒同心将急數怒軍士勞羽兵弱少威明)
大史天時大師同車
史佐史天官幕人軍旅共其帷幕幄帟
掌次師田張幕設重重案
地官廩人師役之事則治其糧與其
封人軍旅則飾其牛牲天官外饔師役則掌其獻賜脯肉之事
地官委人軍旅共其委積薪蒭
遺人師役掌其道路委積
牛人軍事共具犒牛軍旅行役共其兵車之牛
官小行人國師役則令槁禬之(注槁讀如犒師之犒禬即大宗伯禬禮哀圍敗也)
野廬氏邦之有大師則令掃道路且以㡬禁行作不時不物者(鄭氏鍔曰國大用師道路之行欲無荒穢不祥之事苟于是不當行而行不常作而作失蚤晚之時非所當衣而衣之非所當操而操之非其物而有異常之状皆姦人之為寇盜者也微伺㡬察之以防變也周之制于田野之道十里之逺設官以治其廬舎禁止姦盜如此之嚴則道不拾遺豈不宜哉後世十里亭亭必有長其法亦出于此)
司烜氏軍旅火禁(鄭氏鍔曰衆之所聚器甲資糧勝敗所係則火禁不可不謹也)
銜枚軍旅田役銜枚(注為其言語以相誤王氏昭禹曰軍旅田役大衆所聚惡譁而喜静故令銜枚大祭祀止于令禁無囂者承祭祀不若軍旅田役之衆)
伊耆氏軍旅授有爵者杖(黄氏曰有爵者皆有統率在軍見王見帥宜當執秋今三衙兵官常朝執杖也鄭氏鍔曰軍中斧鉞為威将帥所執爾若有爵者在其中既非仗鉞之将又非将校之列宜有以表異之故授以杖見其爵位之尊)
夏官挈壺氏掌挈壺以令軍井挈轡令舎挈畚以令糧(注鄭司農云挈壺以令軍井謂為穿井井成則挈壺懸其上令軍中士衆皆望見知下有井壺所以盛飲故以壺表井挈轡令舎亦懸于所當舎止之處使軍望見知之當舎止于此所以駕舎故以轡表舍挈畚以令糧亦懸畚于其所稟假之處令軍望見知稟假于此下也畚以盛糧之器故以畚表禀軍中多車雜㑹讙囂號令不能相聞故以其物為表省煩趨疾于事便也)凡軍事懸壺以序聚柝(注鄭司農云懸以為漏以序以次更聚繫柝備守也玄謂擊柝兩木相敲行夜時也)
          右軍職事
夏官量人營軍壘舎量其市朝州涂軍社之所里(鄭氏鍔曰營軍壘舎非徒廣狹足以相容以社主為重所居之處欲其不䙝王氏昭禹曰兵法善戰致人不致人夫案兵無動而致敵使來以逸待勞宜勝之矣)
公元1451年
禮記曲禮行前朱鳥而後玄武左青龍而右白招揺在上急繕其怒進退有度左右有局各司其局(注朱鳥玄武青龍白虎以此四獸為軍象天也急猶堅也繕讀曰勁又畫招揺星于旌旗上以堅勁軍之威怒象天帝也招揺星在北斗杓端主指者度謂伐與步數局部分也西疏此明軍行象天文而作陣法也南後北左東右朱雀玄武青龍白虎四方宿名軍前宜捷故用雀軍後須殿捍故用玄武玄武龜也龜有甲能禦侮也左為陽陽生發象龍變也右為隂隂沈能殺虎沈殺也軍之左右生殺變應威猛如龍虎也鄭注四獸為軍陣則是陣法但不知何以為之今之軍行畫此四獸旌旗以標左右前後軍陣招揺北斗七星北方四方宿之中以斗末十二月建而指之則四方宿不差軍行法之亦作此北斗星軍中舉之于上以指正四方使四方之陣不差急繕其怒者軍行既張四宿四方招揺中上象天之行故軍旅士卒起居舉動堅勁奮勇天帝威怒也度謂伐與步數牧誓云今日之事不愆六步七步四伐五伐一擊一刺一伐左右有局者局部分也軍之左右各有部分不相濫也各司其局者軍行監領主帥部分各有所司部分也)
    蕙田正義引昭二十一年左傳宋人與華亥戰云鄭翩願為鸛其御願為鵞又兵書云善用兵者似率然率然常山蛇擊其首則尾至擊其尾則首至擊其中首尾俱至則朱鳥等皆是陣法崔靈恩軍行所置旌旗畫此四物其説淺陋康成意也
    觀承案戴禮此條即古八陣法握機四維方而主静正兵布陣用之四正員而主動竒兵制勝用之盖用後天八卦之位而其天前地後先天之體亦存其中曲禮只主出行之時故専据龍虎鳥蛇為震兑離坎四卦員而主動者言之其四維四卦之方而主静不言可知招揺在上應指大将旌麾而言所以行軍布陣指揮兵衆三軍司命者也故曰急繕其怒者所以作其氣也若進退有度左右有局各司其局坐作進退疾徐變化之法俱在其中古法無傳握機經是其遺制武侯八陣亦即根源於此耳豈知熟讀曲禮都已包括而提其綱要也哉
          右營行列
周禮春官巾車掌王之五路革路龍勒條纓五就太白即戎(注革路輓之以革而漆之無他飾龍駹也以黒飾雜色為勒條讀為絛其樊及□以絛絲之而五成不言樊盖脱爾太白殷之旗猶周大赤象正色也即戎兵事趙商巾車職云建太白即戎司馬仲秋旗物治兵王載大常下注云凡頒旗物出軍之旗則如秋不知巾車太白即戎為在何時答曰旗之正色者或㑹事或勞不親将故建先王正色異于親自将又案司馬云章夏以日月上明殷以虎上威周以龍上文用大常者周雖以日月為常以龍為章郊特云龍章而設日月又案周本紀武王遂入至紂所王射之三發而後下車輕劍斬紂頭縣于太白之旗不用大常者時未有周禮武王親将猶用太白也)
典路凡軍旅以路從(注王乗一路典路以其餘路從行亦以華國)
夏官戎僕馭戎車(注戎車革路也師出王乗以自将)掌王倅車之政正其服(注倅副也服謂衆乗戎車者之衣服也)掌凡戎車之儀(注凡戎車衆之兵車書序武王戎車三百兩兩凡語故知兵車即三百也鄭氏鍔曰武王戎車三百兩與紂戰于牧野自将則乗戎路戎僕為之馭正其所衣之服以戎事之服異乎乗車服乗車之服主于文而戎事以武為主則皆服皮弁國容不可以入軍容當一以戎衣從事不可以不正也易氏祓曰上文馭戎車則王之革路此言凡戎車則衆之兵車武王戎車三百兩其進退之節不愆六步七步不愆四伐五伐六伐七伐止齊焉則戎車之儀可知大司馬蒐田之時亦有所謂坐作進退疾徐疏數之節戎僕所以掌其儀者此也)
春官車僕掌戎路之萃廣車之萃闕車之萃苹車之萃輕車之萃(注萃猶副也此五者皆兵車所謂五戎戎路王在軍所乗也廣車横陣之車也闕車所用補闕之車也苹猶屏也所用對敵自蔽隠之車也輕車所用馳敵致師之車也春秋傳曰公䘮戎路又曰其君之戎分為二廣諸侯戎路廣車也又曰帥斿闕四十乗孫子八陣苹車之陣又曰馳車千乗)
凡師共革車各以其萃(注五戎者共其一以為王優尊者所乗也而萃各從其元焉六轁車者軍之羽翼所以陷堅要强敵遮北走也王氏昭禹曰凡師共革車則師之所用者其車皆以革鞔之鄭氏鍔曰革車亦各有萃所以不可敗之策)
禮記曲禮兵車不式(注尚威武崇敬)武車綏旌(注武車革路也取其建武即云兵車取其威猛即云武車旌謂車上旌也綏謂垂舒陳氏澔曰兵車革輅也尚勇猛推讓不式武車革輅也取其建戈刃即云兵車取其威猛即云武車旌車上旌旛也尚威武舒散垂緌然)
 司馬夏后氏鉤車先正也殷曰寅車先疾也周曰元戎先良也
          右車路
周禮官司常凡軍事旌旗致民置旗弊之(注始置旗以致民民至仆之誅後至者王氏曰置者植之弊者仆之鄭氏鍔曰軍旅事用旌旗指麾則掌建之始焉置之以致民使來終焉弊之以誅後至皆司常所掌也)
禮記曲禮前有水則載青旌前有塵埃則載鳴鳶前有車騎則載飛鴻前有士師則載虎皮前有摰獸則載貔貅(注載謂舉旌于首以警衆也禮君行師從卿行旅從前驅舉此則士衆知有所舉各以其類象青青水鳥鳶鳴則天将風風生埃起鴻取飛有行列也士師兵象也虎取其有威勇貔貅亦摯獸書曰如虎如貔)
 司馬法旂夏后氏玄人之執也殷白天之義也周黄地之道也章夏后氏日月尚明也殷以虎尚威也周以龍尚文
          右旌旗
周禮夏官司兵五兵五盾各辨其物與其等以待軍事(注五盾干櫓之屬等謂功沽上下五兵戈殳酋矛夷矛疏言各辨其物與其等者五兵五盾各有物色與其善惡長短大小之等)及授兵司馬之法以頒之及其受兵輸亦如之(注從司馬法令師旅兩人所用多少兵輸謂師還有司還兵疏受兵從司馬之法者司馬六軍一官之長先王命多少乃始出軍故從司馬法以頒之鄭氏鍔曰物色也各辨其物色使以類相從等者所制之長短小大司兵授之以兵則從司馬之法多乎其數則闕國之守備寡乎其數則乏軍之用器軍之行也從其法而頒之及其還也其所輸亦當如始者所頒之法苟有亡矢遺鏃之事亦如之矣)
軍事建車之五兵㑹同亦如之(鄭氏鍔曰軍旅車上必建五兵出先刃入後刃㑹同乗車則亦建焉皆以示威也)
司戈軍旅貳車戈盾乗車戈盾旅賁虎士戈盾(注乗車王所乗車軍旅革路車疏軍旅貳車貳有車右故授之以戈盾云乗之戈盾王所乗車車右故建戈盾旅賁氏及虎士戈盾衛王故也)
及舎設藩盾行則斂之(注舍止藩盾可以藩衛如今扶蘇歟疏扶蘇漢法况之劉氏彛曰旅賁王車左右虎士王車後先舍則守王閑則殳與戈盾備之尤急者也非其有屏蔽之用乎)
弓矢六弓四弩八矢之法凡弩夾庾攻守大利車戰野戰(注攻城壘者與自守者相廹近弱弩發疾車戰野戰進退非强則不及)
凡矢枉矢絜矢利火射用諸守城車戰殺矢鏃矢用諸近射(注枉矢絜矢二者皆可結火以射敵殺矢言中則死鏃矢象焉二者皆可以射敵之近者)
師役弓弩各以其物從授兵至之儀(注物弓弩矢箙之屬鄭氏鍔曰師役用兵時㑹同行禮之時事禮異故各以其所當用之物而頒之)
          右兵器
禮記曲禮介胄則有不可犯之色(馬氏兵車者以威克愛也以威克愛則服必稱情容必稱服故戎容暨暨介胄不可犯之色者以此也)
介者不拜為其拜而蓌拜
 朱子曰蓌猶言有所枝拄不利屈伸
少儀兵車出先刃入後刃尚左尚右(陳氏澔曰先刃刃向前後刃不以向國左陽生道右隂死道也左将軍為尊其行伍尊尚左方欲其無覆敗士卒行伍尊尚右方示有必死之志也)
軍旅思險隠情以虞(陳氏澔曰軍行舍止經由之處必思為險阻之防又當隠宻已情以虞度彼之情計也)
玉藻戎容暨暨言容詻詻色容厲肅視容清明
 司馬法古軍容不入國國容不入軍軍容入國則民徳國容入軍則民徳弱故在國言文而語温在朝以遜脩己待人不召不至不問不言難進易退在軍抗而立在行遂而果介不拜兵車不式城上不趨危事不齒故禮與法表裏也文與武左右
公元前627年
春秋僖公三十三年左氏秦師過周北門左右免胄而下超乗者三百乗王孫滿幼觀之言于王曰秦師輕而無禮必敗輕則寡謀無禮則脱入險而脱又不能能無敗乎
          右軍
書甘誓左不攻于左汝不恭命右不攻于右汝不恭命御非其馬之正汝不恭命(朱氏升曰在車左不治主射之事在車右不治擊刺之事御者居中不得馳驅之正皆不恭命也)
牧誓今日之事不愆六步七步止齊不愆四伐五伐六伐七伐止齊焉尚桓桓如虎如貔如熊如羆于商郊弗迓克奔以役西土(傳戰事就敵不過六步七步乃止相齊言當旅進一心伐謂擊刺少則四五多則六七以為例桓武貌貔執夷虎屬四獸猛健欲使士衆法之奮擊牧野衆能來降者不迎擊之如此則所以役我西土之義)
 司馬逐奔不過百步縱綏不過三舎
 家語工尹商陽與陳棄疾吳師及之陳棄疾工尹商陽王事也子手弓可手弓子射諸射之斃一人韔弓又及謂之又斃二人毎斃一人揜其目止其御曰朝不坐不與三人足以反命孔子殺人之中又有禮子路怫然進曰人臣之節當君大事唯力所及死而後已夫子何善此子曰然如汝言也吾取其有不忍殺人之心而已
    蕙田案此事亦見檀弓
 荀子王者軍制将死鼓御死轡百吏死職士大夫行列鼔聲而進聞金聲退順命為上有功次之令不進而進猶令不退而退也其罪唯均不殺老弱不獵禾稼服者不禽格者不舎犇命不獲凡誅非誅其百姓也誅其亂百姓者也百姓有扞其賊則是亦賊也以故順刃者生蘇刃者死犇命者貢
 王者有誅而無戰城守不攻兵革不擊上下相喜則慶之屠城潛軍不留衆師不越時故亂者樂其政不安上欲其至也
          右坐進退擊刺之節
周禮秋官鄉士大軍旅則各掌其鄉之禁令帥其屬夾道而蹕
士師掌國之五禁之法以左右刑罰五曰軍禁(注古之禁書亡矣今軍有囂讙夜行之禁)
夏官小子凡師田斬牲以左右狥陳(注示犯誓必殺之)
銜枚軍旅銜枚禁□呼歎嗚國中
費誓今惟淫舎牿牛馬杜乃擭敜乃穽無敢傷牿牿之傷汝則有常馬牛其風臣妾逋逃勿敢越逐祗復之我商賚汝乃越逐不復汝則有常無敢寇攘垣牆牛馬臣妾汝則有常甲戌我惟征徐戎峙乃糗糧無敢不逮汝則有大刑魯人三郊三遂峙乃楨幹甲戌我惟築無敢不供汝則有無餘刑非殺魯人三郊三遂峙乃芻茭無敢不多汝則有大刑(吕氏曰先治戎次之除道路又次之以嚴部伍次之以立期㑹先後之序皆不可紊)
 司馬法冢宰百官布令於軍曰入罪人之地無暴神祗無行田獵無毁土功無燔牆屋無伐林木無取六畜禾黍器械見其老幼奉歸勿傷雖遇壮者不校勿敵敵若傷之醫藥歸之
          右軍中禁
周禮夏官大司馬及戰巡陳眡事賞罰
秋官大司寇大軍旅涖戮于社(注社謂社主在軍者鄭司農曰書曰用命賞于祖不用命戮于社)
小司寇小師涖戮(注小師王不自出師王氏昭禹曰大司寇大軍旅涖戮故小司寇小師涖戮)
鄉士大軍旅則各掌其鄉之禁令國有大事則戮其犯命者(疏大事征伐故有犯命刑戮之事)
士師師帥其屬而禁逆軍旅者與犯師禁者而戮之(注逆軍旅将命也犯師禁干行陣也鄭氏鍔曰王師所過而敢有沮遏或所須而有不從令者軍中之禁而輙敢干犯則不軍法之人也安可不戮耶晉魏絳将與狄人戰于太原荀吳嬖人不肯即卒則斬之雞澤之盟晉侯之弟揚干亂行于曲梁戮其僕正是也易氏祓曰帥其屬而行其戮所以正軍旅之法凡此皆以刑官士師任其職重其事也)
書甘誓用命賞于祖不用命戮于社(傳天子親征必載遷廟之祖主行有功則賞祖主前示不専又載社主謂之社事不用命奔壮者則戮之于社主社主隂隂主殺親祖嚴社之義于疏曽子問云孔子天子廵狩遷廟之主行載之齋車言必有尊也廵狩尚然征伐必也定四年左傳又云君以軍行祓社釁鼓祝奉以從是天子親征載社主之事也郊特牲云惟為社事单出故以社事言之所以刑賞異處社主隂隂主殺祖主陽陽主生禮左宗右社稷是祖陽社隂就祖賞社殺親祖嚴社之義也)
 司馬賞不踰時欲民速得為善之利也罰不遷列欲民速覩為不善之害也
 孔叢子問軍有司簡功行賞不稽于時用命者則加爵受賜于祖奠之前奔北犯令者則戮于社主之前信陵君問于子髙古者軍旅賞人必于祖戮人必于社其義何也答曰賞功于祖告分之均示不敢専也戮罪于社告中于土示聽之當也
 子路問於孔子臧武仲率師與邾人戰于狐鮐遇敗焉師人多喪而无罰古之道然與孔子曰凡謀人軍師敗則死之謀人之國邑危則亡之古之正也其君在焉者有詔則無討
          右軍刑賞
禮記曽子曽子問曰古者師行必以遷廟主行乎孔子天子巡狩遷廟主行載于齊車言必有尊也今也取七廟之主以行則失之矣當七廟五廟無虚主虚主者天子諸侯薨與去其國與祫祭于祖為無主曽子問曰古者師行無遷主則何主孔子主命問曰何謂孔子天子諸侯将出必以幣帛皮圭告于祖禰遂奉以出載于齊車以行每舎奠而後就舍反必告設奠卒斂幣玉藏諸兩階之間乃出盖貴命也(陳氏澔曰既以幣玉告于祖廟奉此幣玉奉祖宗之命也故曰主命每舎必奠神之也反則設奠以告而埋藏不敢䙝也真氏徳秀先儒謂廟無虚主有廟者不可以其主行主命謂雖無木主但所受于神之命即是主也吳氏澂曰遷廟主謂祔禰時所遷昭穆最上之廟一主也在昭廟穆廟之上最尊最親者也君将出行時徧告有廟之諸主又特告此無廟之一主載之以行也)
周禮春官小宗伯大師則帥有司而立軍社主車(鄭氏鍔曰古者大師則先有事于杜與廟然後載社主與遷廟之主以行不用命戮于社故載社主将行戮用命賞于祖故載遷廟主将行賞小宗伯社稷宗廟禮宜載以行乃言立者盖杜本不在軍因用師始立之立者出于一時之故廟主為尊載之以行不敢忽也故言奉奉以言其肅欽之至帥有司者盖帥大祝大祝職曰大師宜于社造于祖設軍社國将有事四望及軍歸獻于社則前祝故知所謂有司大祝明矣)
肆師師甸用牲于社宗則為位(易氏祓曰用師者必載社石主祖之木主示有所受命鄭氏鍔曰夫甸獵之甸乃四時蒐苗獮狩田師甸則大用師以對敵之時何以明之以所祭之神知用師載社主與遷廟之主以行此用牲于社宗大戰類造上帝封于大神祭兵于山川此有類造封祭之事豈四時之甸所宜有耶故知師甸言社者主也宗者遷廟之主不曰祖曰宗者宗繼祖者也載主而行不在國之常位而祭不可無位無位鬼神無所故為然後小宗伯軍旅甸後禱祠為位則止為位于肄儀之時肆師于用牲以祭時則為位者盖所掌者立祀用牲之禮故也)
周禮春官大祝大師軍社前祝(注鄭司農説設軍社春秋傳曰所謂君以師行祓社釁鼔祝奉以從者七疏軍将出祭于社即将社主不用命戮于社出必廟俱祭取遷廟之主行用命賞于祖皆載于齊車社在軍中故云設軍社王氏安石曰詩云乃立冢土戎醜行所謂設軍社也鄭氏鍔曰大師載社主與遷廟之主以行及軍之所在則必設軍中之社于其地此國外之禮小宗伯所謂有司而立軍社是也)
小祝大師掌釁祈號令(王氏昭禹曰盖軍行殺牲以血釁鼓以禦妖釁求其所斷焉故謂之釁祈小祝則號致焉而後祝耳鄭氏鍔曰祓社釁鼔除去不祥祈軍有功大祝宜社祖之事小祝掌其釁祈之祝號王氏曰大師掌釁祈號祝則左傳所謂軍行祓社釁鼓祝奉以從)
公元前611年
春秋定公四年左氏傳衛祝佗子魚曰君以軍行祓社釁鼓祝奉以從(真氏徳秀古禮天子親征必奉廟主社主從軍而行有功則賞于廟主不用命則戮于社主前示不専也)
 孔叢子問軍天子出征有司特牲告社告以所征之事而受命焉以齋車遷廟之主及社主行大司馬職奉之無遷廟主則以幣帛皮圭告于祖禰謂之主命亦載齋車行主圭幣帛皆每舍奠而後就館主車止于中門外外門之内廟主居于道左社主居于道右
周禮官小官伯軍将有事則與祭有司将事四望(注軍将有事将與敵合戰也與有司大祝之屬盖司馬之官實典焉王氏曰先王雖以至仁伐至不仁君子臨事而懼故有事于祭焉鄭氏鍔曰軍将有事則與祭者主帥奉祭小宗伯職當立之奉之故當與也小宗伯已與祭于軍中四望之祭必遣其所屬之有司往行事焉理之宜也戰必禱于神欲氣勢増倍四望山川之尤大者國家所賴以為阻固是以将戰則禱焉欲其為兵之捍蔽)
 孔叢子問軍及至敵所将戰太史卜戰日卜右先期三日有司明以敵人罪状告之史史定誓命戰日将帥列車甲卒伍于軍門之前有司誥誓使周定三令五申既畢遂禱戰祈克上帝然後即敵将士全已克敵史擇吉日復禡于所征之地柴于上帝祭社奠祖以告克者不頓兵傷士也戰不克則不告也
          右軍中之祭
公元前603年
周禮夏官環人致師(注致師者致其必戰之志古者将戰先使勇力之士犯敵焉疏古者将戰先使勇力之士犯敵焉者案文十二年秦伯伐晉秦人欲戰秦伯謂士㑹曰若何而戰對曰若使輕者肆焉其可注云肆言使輕鋭之兵往驅突晉軍隠九年北戎侵鄭公子突曰使勇而無剛嘗寇而速去之注云勇則能往無剛不耻退)揚軍旅(注為之威武以觀敵鄭氏鍔曰戰必致師盖使環人犯敵以致吾必戰之志使敵人怒而求戰其致之自吾也王氏昭禹曰兵法善戰致人不致人夫按兵無動而致敵使來以逸待勞宜勝之矣)
公元前597年
春秋宣公十二年左氏傳楚許伯御樂伯攝叔為右以致晉師許曰吾聞致師靡旌摩壘而還樂伯曰吾聞致師左射以菆代執轡兩馬掉鞅而還攝叔曰吾聞致師右入折馘執俘而還皆行其所聞而復
          右致師
公元前508年
春秋隠公二年十有二月鄭人伐衛四年春王二月人伐杞取牟婁宋公陳侯蔡人衛人伐鄭翬帥師㑹宋公陳侯蔡人衛人伐鄭五年秋九月邾人鄭人伐宋冬十有二月宋人長葛七年伐邾戎伐凡伯于楚丘以歸十年翬帥師㑹齊人鄭人伐宋宋人蔡人衛人伐戴鄭伯伐取
公元前502年
桓公五年秋蔡人衛人陳人從王伐鄭十二年十有二月鄭師伐宋丁未戰于宋十四年冬十有二月宋人齊人蔡人衛人陳人伐鄭十五年冬十有一月公會宋公衛侯陳侯于袲伐鄭十六夏四月公㑹宋公衛侯陳侯蔡侯伐鄭
公元前479年
荘公二年夏公子慶公伐於餘丘三年春王正月伐衛五年公㑹齊人宋人陳人蔡人伐衛九年公伐齊納子糾十四年齊人人曹人伐宋伯㑹宋十五年秋宋人齊人邾人伐郳十六年宋人齊人衛人伐鄭荆伐鄭十九年齊人宋人陳人伐我西鄙二十年齊人伐戎二十六年公伐戎公㑹宋人齊人伐徐二十八年春王三月甲寅齊人衛秋荆伐鄭三十年齊人山戎三十二年狄伐邢
公元前659年
僖公元年秋七月楚人伐鄭三年楚人伐鄭四年春王正月遂伐楚次于陘江人黄人陳六年夏公㑹齊侯宋公侯衛侯曹伯伐鄭圍新城七年伐鄭八年夏狄晉十年夏齊侯許男伐北戎十一年冬楚人伐黄十五年秋七月伐厲伐曹十七年春英氏
公元前642年
 十八年春王正月宋公曹伯衛伐齊
公元前641年
狄人伐衛十九年秋伐邢二十年冬楚人伐隨二十一年秋宋公楚子陳侯蔡侯鄭伯許男伯㑹于盂執宋公以伐宋伐邾二十二年春伐邾須句宋公衛侯許男滕子伐鄭二十年春齊侯伐宋圍緡楚人伐陳二十四年夏狄伐鄭
公元前634年
二十六年夏伐我北鄙伐齊楚人伐宋圍緡公以楚師伐齊取穀二十八年春晉侯伐衛三十三年夏伐邾雩婁公子遂帥師伐邾陳人伐許
公元前659年
文公元年夏晉侯伐衛衛晉二年冬宋人秦三年春王正月叔孫得臣㑹晉宋人沈沈伐晉晉陽處父帥師伐楚以救江四年秋晉侯七年伐邾徐伐九年三月楚人伐鄭十年秦伐晉十一年春楚子伐麇十四年春伐我南鄙彭生帥師伐邾十五年六月晉郤缺帥師伐蔡戊申入蔡十有二月齊侯遂伐曹入其郛十七年春陳人伐宋齊侯伐我西鄙
公元前718年
宣公元年秋宋公侯衛侯曹伯㑹晉師于棐林伐鄭伐鄭二年秦師伐晉三年春楚子陸渾之戎四年春王正月公伐取向楚子伐鄭五年楚人伐鄭七年公㑹齊侯伐萊八年晉師白狄伐秦楚師伐陳九年夏齊侯伐萊秋九月晉荀林父帥師伐陳楚子伐鄭十年六月宋師伐滕晉人曹伐鄭公孫歸父帥師伐邾取繹楚子伐鄭十一年夏公孫歸父㑹齊十二年冬宋師伐陳十三年春齊師伐楚子宋十四年夏晉侯伐鄭十五年夏晉十八年春晉侯衛世子臧伐齊公伐杞
公元前662年
成公二年春齊侯伐我北鄙三年春王正月公㑹晉侯宋公衛侯曹伐鄭公子去疾帥師伐許晉郤克孫良夫廧咎如鄭伐許四年冬伐許楚公子嬰齊帥師伐鄭七年吳伐郯楚公子嬰齊帥師伐鄭八年叔孫如㑹晉士燮伐郯九年晉欒書帥師伐鄭冬十有一月楚公子嬰齊帥師伐庚申潰秦白狄晉十年五月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衛侯曹伐鄭十三年夏五月公自京師遂㑹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伐秦十四年公子喜帥師伐許十五年楚子鄭十六公㑹子晉齊國佐伐鄭十七年公㑹尹子單子晉侯齊侯宋公衛侯曹伐鄭公㑹單子晉侯宋公衛侯曹鄭十八楚子伐宋
公元前657年
襄公元年夏晉韓厥帥師伐鄭二年鄭師伐宋
公元前655年
三年楚公子嬰齊帥伐吳晉荀罃伐許
公元前653年
五年楚公子貞陳八年秋人伐我東鄙楚公子貞伐鄭九年公㑹晉侯宋公衛侯曹伯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齊世子光伐鄭
公元前648年
 十年公子貞公孫輒帥伐宋晉
公元前647年
人伐我東鄙公㑹晉侯宋公衛侯曹伯子邾子齊世子光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鄭十一年夏公㑹晉侯宋公衛侯曹伯齊世子光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鄭楚子鄭伯伐宋公㑹晉侯宋公衛侯曹伯齊世子光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鄭秦人晉十二年春王二月人伐我東鄙圍台
公元前644年
 十四年夏四月叔孫豹晉荀偃齊人宋人衛北宫
括鄭公孫蠆曹人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伐秦楚公子貞帥師伐吳十五年夏齊侯伐我北鄙圍成邾人伐我南鄙十六年春齊侯伐我北鄙夏五月叔老㑹鄭伯晉荀偃甯殖宋人伐許齊侯伐我北鄙圍郕十七年春宋人伐陳石買帥師伐曹齊侯伐我北鄙髙厚帥師伐我北鄙防冬邾人伐我南鄙十八年秋齊師伐我北鄙楚公子午帥師伐鄭十九年夏孫林父帥師伐齊二十年秋仲孫速帥師伐邾二十三年秋齊侯伐衛遂伐晉二十四年夏楚子伐吳秋七月齊崔杼帥師伐楚子蔡侯陳侯許男伐鄭二十年春齊崔杼帥師伐我北鄙公孫帥師伐陳十有二月吳子遏伐楚門于巢卒二十六年冬楚子蔡侯陳侯伐鄭
公元前629年
昭公四年秋七月楚子蔡侯陳侯許男頓子胡子沈子淮夷吳五年冬楚子蔡侯陳侯許男頓子沈子徐人越人吳六年秋楚薳罷帥師伐吳齊侯伐北燕十年秋七月季孫意如叔弓仲孫貜帥師伐
公元前621年
十二年冬楚子伐徐晉伐鮮虞十五年秋晉荀吳帥師伐鮮虞十六年春晉侯伐徐十九年春宋公伐邾髙發帥師伐二十二年齊侯伐三十二年伐越
公元前611年
定公四年秋晉士鞅衛孔圉帥師伐鮮虞七年齊國夏帥師伐我西鄙八年齊國夏帥師伐我西鄙
公元前603年
 十二年公孟彄帥師伐曹十三年公孟
公元前600年
彄帥師伐曹十五年鄭罕達帥師伐宋
公元前568年
哀公元年秋侯衛侯伐宋仲孫何忌帥師伐邾
公元前566年
三年宋樂髠帥師伐曹五年齊侯伐宋晉趙鞅帥師伐衛六年晉趙鞅帥師伐鮮虞吳伐陳仲孫何忌帥師伐邾宋向巢帥師伐曹七年伐邾
公元前561年
 八年吳伐我九年楚人伐陳宋公伐鄭
公元前559年
十年公㑹吳伐齊宋人伐鄭楚公子結帥師伐陳十二年秋宋向巢帥師伐鄭十三年公子申帥師伐陳
    蕙田以上聲罪致討曰伐左氏傳曰有鐘鼓曰伐
公元前785年
荘公十年二月公侵宋十五年秋鄭人侵宋二十四年冬戎侵曹二十九年夏鄭人侵宋
公元前658年
僖公二年冬十月楚人侵鄭四年春王正月公㑹齊侯宋公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侵蔡蔡潰冬十有二月公孫兹帥師㑹齊人宋人衛人鄭人許人曹人侵陳
公元前647年
 十三年春侵衛十四年秋狄侵鄭二十一年
侵衛二十六年春齊人侵我西鄙二十八年春晉侯侵曹三十年夏狄侵齊介人侵蕭三十二年夏衛人侵狄三十三年夏狄侵齊
公元前812年
文公四年夏狄齊七年夏狄侵我西鄙九年夏狄齊十年冬狄侵宋十一年秋狄侵齊十三年冬侵衛十五年齊人侵我西鄙十二月齊侯侵我西鄙
公元前455年
宣公元年秋楚子鄭人侵陳遂侵宋晉趙穿帥師侵崇二年晉人宋人衛人陳人侵鄭三年楚人侵鄭赤狄齊四年夏赤狄齊六年春晉趙盾衛孫免侵陳
公元前802年
成公二年冬楚子鄭師侵衛六年孫良夫侵宋秋仲孫蔑叔孫僑如宋八年春晉欒書侵蔡十年衛侯之弟黒背鄭十六夏四月公子喜帥宋十七年春衛北宫括帥鄭十八楚人鄭人侵宋
公元前697年
襄公元年秋楚公壬夫宋二年夏甯殖侵鄭八年鄭人侵蔡獲蔡公子十一年夏公孫舎之宋十二年冬楚公子貞宋十四年夏人侵我東鄙十九年秋七月晉士匄侵齊聞齊侯卒乃還二十四年春仲孫羯帥侵齊
公元前611年
定公四年三月公㑹子晉宋公侯衛侯陳子鄭伯許男曹伯子邾子頓子胡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國夏于召陵侵楚六年二月公侵鄭七年齊人執衛行人北宫結以侵衛八年春王正月公侵齊二月公侵齊秋七月晉士鞅帥侵鄭遂侵衛九月季孫斯仲孫何忌侵衛
公元前562年
哀公七年春宋皇瑗侵鄭晉魏曼多侵衛
公元前559年
十年晉趙鞅齊十三年秋魏曼多侵衛
    蕙田以上潛師掠境曰侵左氏傳曰無鐘鼔曰侵胡傳先儒無名行師曰侵然考諸五經皆稱侵伐易謙之六五曰利用侵伐不服也書泰誓曰我武惟揚侵于之疆詩皇矣曰依其在京侵自阮疆周官大司馬九伐之法曰賊賢害民則伐之負固不服則侵之而以為無名行師可乎盖聲罪鳴鐘擊鼔整衆行兵所謂正也潛師銜枚臥鼓出人不意兵法所謂竒也
公元前497年
桓公十年冬十有二月丙午侯衛侯鄭伯來戰于郎
公元前495年
 十二年十有二月丁未戰于宋十三年春二月
㑹紀侯鄭伯己巳及齊侯宋公衛侯燕人戰齊師宋師衛師燕師敗績十七年夏五月丙午及齊師戰于奚荘公九年八月庚申及齊師戰于乾時我敗績二十八年春王正月衛人及齊人戰衛人敗績
公元前645年
僖公十五年十有一月壬戌晉侯及秦伯戰于韓獲晉侯十八年五月戊寅宋師及齊師戰于甗齊師敗績
公元前638年
 二十二年秋八月丁未及邾人戰于升陘十有一
己巳宋公及楚人戰于泓宋師敗績二十八年夏四月己巳晉侯齊師宋師秦師及楚人戰于城濮楚師敗績
公元前658年
文公二年春王二月甲子晉侯及秦師戰于彭衙秦師敗績七年夏四月戊子晉人及秦人戰于令狐十二年冬十有二月戊午晉人秦人戰于河曲
公元前674年
宣公二年春王二月壬子華元帥師及鄭公子歸生帥師戰于大棘宋師敗績宋華元十二年夏六月乙卯晉荀林父帥師及楚子戰于泌晉師敗績
公元前662年
成公二年夏四月丙戌孫良夫帥師及齊師戰于新築衛師敗績六月癸酉季孫行父臧孫許叔孫僑如公孫嬰齊師㑹晉郤克孫良夫公子首及齊侯戰于鞌齊師敗績十六年夏六月甲午晦晉侯楚子戰于鄢陵楚子鄭師敗績
公元前616年
昭公十七年冬楚人及吳戰于長
公元前611年
定公四年冬十有一月庚午蔡侯以吳子及楚人戰于栢舉楚師敗績
公元前567年
哀公二年秋八月甲戌晉趙鞅帥師及鄭罕達帥師戰于鐵鄭師敗績
    蕙田以上左氏傳曰皆陳曰戰大崩敗績
公元前497年
隠公十年六月壬戌公敗宋師于菅
公元前681年
荘公十年春王正月公敗齊師于長夏六月公敗宋師于乗丘秋九月荆敗蔡師于莘以蔡侯獻舞歸十一年夏五月戊寅公敗宋師于鄑
公元前659年
僖公元年九月公敗邾師于偃冬十月壬午公子友帥師敗師于酈獲十五年冬楚人敗徐于婁林
公元前627年
 三十三年夏四月辛巳晉人及姜戎敗秦師
晉人敗狄
公元前649年
文公十一年冬十月甲午叔孫得臣敗狄
公元前643年
成公十二年秋晉人敗狄交剛
公元前661年
昭公元年六月晉荀吳帥師敗狄大鹵四年秋七月戊辰叔弓帥師敗蚡泉二十三年七月戊辰敗頓胡沈蔡陳許之師雞父胡子沈子逞滅獲陳夏齧
公元前601年
定公十四年五月於越檇李
    蕙田以上左氏傳曰凡師敵未陳曰敗某師
公元前560年
哀公九年春宋皇瑗帥師取鄭師雍丘十三年春鄭罕達帥取宋于嵒
    蕙田以上左氏傳曰覆而敗之曰取某
公元前635年
襄公二十三年冬齊侯襲
    蕙田以上左氏傳曰輕曰襲杜氏謂掩其不備
公元前688年
莊公三年冬公次于滑八年春王正月師次于郎以俟陳人蔡人十年夏六月齊師宋師次于郎十五年三月遂次于匡
公元前663年
文公十年冬楚子蔡侯次于厥貉
公元前657年
襄公元年夏仲孫蔑㑹齊杼曹人邾人杞人次于鄫
公元前606年
定公九年秋侯衛侯次于五氏十三年春侯衛侯次于垂葭十五年夏侯衛侯次于渠蒢
    蕙田以上左氏傳曰凡師一宿為舍再宿為信過信為次
公元前681年
荘公十年冬十月齊師滅譚譚子奔十三年夏六月齊人滅遂
公元前658年
僖公二年夏虞師晉師滅下陽五年秋八月楚人滅弦弦子奔黄十年狄滅温温子奔衛十二年夏楚人滅黄十七年夏滅項二十五年春王正月丙午衛侯燬滅邢二十六年秋楚人滅䕫以䕫子
公元前656年
文公四年秋楚人滅江五年楚人滅六十六年秋楚人秦人巴人滅庸
公元前601年
宣公八年夏楚人滅舒十二年冬十有二月戊寅楚子滅蕭十五年六月癸卯晉師滅赤狄潞氏潞子嬰兒十六年春王正月晉人滅赤狄甲氏留吁
公元前582年
成公十七年冬楚人滅舒庸
公元前567年
襄公六年秋人滅鄫冬十有二月齊侯滅萊十年夏五月甲午遂滅偪陽二十五年秋楚屈建帥師滅舒鳩
公元前538年
昭公四年秋七月遂滅賴八年冬十月壬午楚師滅陳十一年冬十有一月丁酉楚師滅蔡執蔡世子有以歸用之十三年冬吳滅州來十七年八月晉荀吳帥師滅陸渾之戎二十四年冬滅巢三十年冬十有二月徐徐子章禹奔楚
公元前540年
定公四年四月庚辰公孫姓帥師滅沈以沈子歸殺六年春王正月癸亥鄭游速帥師滅許以許男斯歸十四年二月辛巳楚公子結陳公孫佗人帥師滅頓以頓子牂歸十五年二月辛丑楚子胡以胡子豹歸
    蕙田以上滅夷社稷曰滅大邑用大師取之亦曰滅
公元前508年
隠公二年夏五月人入向無駭帥師入極五年衛師入郕十年宋人衛人入鄭冬十月齊人鄭人入郕十一年秋七月壬午公及齊侯鄭伯入許
公元前506年
桓公元年九月入杞
公元前527年
荘公十四年秋七月荆入蔡
公元前660年
閔公二年十有二月狄入衛
公元前640年
僖公二十年夏鄭人入滑二十七年秋八月乙巳公子遂帥師入杞二十八年三月丙午晉侯入曹執曹伯畀宋人三十三年春王二月秦人入滑
公元前632年
文公五年夏秦人入鄀
公元前665年
宣公十一年冬十月丁亥楚子入陳
公元前648年
成公七年秋吳入州來九年楚人入鄆
公元前633年
襄公二十五年六月壬子公孫舎之帥師入陳
公元前615年
昭公十八年六月邾人入鄅
公元前611年
定公四年十有一月庚辰入郢五年於越吳哀公七年八月己酉入邾以邾子益來八年春王正月宋公入曹以曹伯陽十三年夏於越入吳
    蕙田以上左氏傳曰弗地曰入謂破其地而不能有也
公元前683年
荘公八年夏師及齊師圍郕郕降于齊師
公元前654年
僖公六年秋楚人圍許十九年秋宋人圍曹二十五年秋楚人圍陳二十七年冬楚人陳侯蔡侯鄭伯許男圍宋二十八年冬諸侯遂圍許曹伯襄復歸于曹遂㑹諸侯圍許三十年秋晉人秦人圍鄭三十一年冬狄圍衛
公元前634年
文公三年秋楚人圍江十二年楚人圍巢
公元前606年
宣公三年秋宋師圍曹九年宋人圍滕十二年春楚子圍鄭十四年秋九月楚子圍宋
公元前604年
成公三年秋叔孫僑如帥師圍棘九年鄭人圍許襄公元年春仲孫蔑㑹晉欒黶宋華元甯殖曹人人邾人滕人薛人圍彭城四年冬陳人圍頓七年冬十月楚公子貞帥師圍陳十八年冬十月公㑹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同圍齊
公元前576年
昭公十一年夏四月楚公棄疾帥師圍蔡十三年春叔弓帥師圍費二十三年晉人圍郊二十六年公圍成
公元前585年
定公四年秋楚人圍蔡五年晉士鞅帥師圍鮮虞
公元前583年
 六年冬季孫斯孫忌帥師圍鄆十年晉趙鞅
帥師圍衛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圍郈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圍郈十二年十有二月公圍成
公元前568年
哀公元年春王正月楚子陳侯隨侯許男圍蔡三年齊國夏衛石曼姑帥師圍戚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圍邾七年宋人圍曹
    蕙田以上圍環而攻之曰圍
公元前548年
荘公六年春王正月王人子突救衛二十八年公㑹齊人宋人救鄭
公元前661年
閔公元年春王正月齊人救邢
公元前659年
僖公元年春王正月齊師宋師曹伯次于聶北救
公元前654年
六年諸侯遂救許十五年三月公孫敖帥師及諸侯大夫徐十八師救齊
公元前651年
文公九年三月公子遂㑹晉人宋人衛人許人救鄭
公元前608年
宣公元年秋晉趙盾帥師救陳九年冬晉郤缺帥師救鄭十二年冬衛人救陳
公元前629年
成公六年冬晉欒書帥師救鄭七年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衛侯曹伯子邾子杞伯救鄭
公元前693年
襄公五年冬公㑹晉侯宋公衛侯鄭伯齊世子光救陳
公元前688年
 十年楚公子貞帥師救鄭十二年春王二月
孫宿帥師救台遂入鄆十五年公救成至遇二十三年八月叔孫豹帥師救晉次于雍
公元前562年
哀公七年冬鄭駟宏帥師救鄭十年吳救陳
    蕙田以上赴難曰救左氏傳曰凡書救善之
公元前777年
荘公十有八年夏公追戎于濟西
公元前634年
僖公二十六年春公追齊師至酅弗及
    蕙田以上追敵已去而躡之曰追
公元前632年
僖公二十八年春公子戍衛不卒戍刺之
公元前693年
襄公五年冬陳十年冬戍鄭虎牢
    蕙田以上戍以兵守之曰戍
    又案春秋戰事為例十有三雖未盡合周禮然猶近古後世専以殺人為功者有間
公元前634年
僖公二十六年公子遂如楚乞師
公元前622年
成公十三年春晉侯使郤錡乞師十六年夏晉侯使欒黶乞師十七年秋九月晉侯使苟罃來乞師
公元前617年
 十八年冬晉侯使士魴來乞師
    蕙田以上乞師
          右用師名目
武成丁未祀于周廟邦甸侯衛駿奔走豆籩三日庚戌柴望大告武成(真氏徳秀曰此武功成告祖及天之禮先祖後郊者鄭氏謂其自近始蔡氏以為由親而尊竊以謂武王伐商受命文考及其成功也先告焉因告文考遂及七世之廟故又三日然後所以文考之志者告天焉盖武王文考之志而文考所以成天之志也豈以逺近先後哉)
周禮春官大司樂王師大獻則令奏愷樂(注大獻獻捷于祖愷樂獻功之樂鄭司農説以春秋晉文公敗楚于城濮傳曰振旅愷以入于晉疏鄭志趙商大司馬云師有功愷樂獻于社春官大司樂王師大獻則令奏愷樂注云大獻獻捷于祖不達異意答曰司馬云師大獻則獻社以軍之功故獻于社大司樂宗伯之屬宗伯主于宗廟之禮故獻于祖也)
樂師凡軍大獻愷歌遂倡之(注鄭司農云樂師主倡也疏大獻者謂師克勝獻捷祖廟也云愷歌者愷謂愷詩師還未至之時預教瞽矇入祖廟遂使樂師倡道為之故云遂倡之鄭氏鍔曰王師大獻令奏愷樂王親征之師故大司樂合之軍大獻愷歌遣将出軍而歸故樂師教之又倡之異尊卑李氏嘉㑹愷歌歌于堂上愷樂作于堂下二者相應愷歌在前樂師倡之)
鎛師大獻則鼔其愷樂(疏軍大獻獻捷于祖)
周頌酌序酌告成大武
於鑠王師遵養時晦純熙矣是用大介我龍受蹻蹻王之造載用有嗣實維爾公允
 孔叢子問軍然後鳴金振旅有司徧告于時所有事之山川既至舎于國外三日齊以特牛親格于祖禰然後設奠以反主若主命則卒奠斂玉埋之於廟兩階
唐開元凱旋告廟俘馘南門外北面西上軍實陳于後其告奠之禮皆與告禮同解嚴未解嚴前一日本司各隨職供辦尚舎奉御座于太極殿中楹南向如常守宫設文百官次于東西朝堂奉禮東西朝堂設文武官版位如初典儀設位殿廷文東武西重行北向相對為首典儀位于東階革輅旌旗属于殿廷其日平明諸衛各勒所部屯門列仗百官袴褶戎服皆集朝堂晝漏上水五刻侍中版奏中嚴鈒㦸以次列于殿廷上水七刻典謁引羣官以次就位上水十刻應奉之官詣閤奏迎侍中版奏外辦皇帝通天冠絳紗袍御輿以出曲直華盖警蹕如常皇帝出自西房御座侍臣夾侍如常典儀再拜贊者承傳羣官皆再拜通事舎人以次引羣官出侍中跪奏稱禮畢俛伏興還侍位皇帝降座御輿入自東房侍臣從至閤如常
公元618年
通典武徳元年十一月秦王薛仁杲凱旋獻于太廟四年七月秦王平東都被黄金甲鐵馬一萬甲士三萬以王世充竇建徳及隋文物輦路獻捷太廟
公元630年
貞觀四年三月李靖頡利可汗獻捷太廟
遼史禮志下城克敵班師以所獲牡馬羊各一祭天地明典軍凱還皇帝率諸将以凱樂俘馘陳于廟社門外告畢以俘馘刑部協律郎導樂以退其告祭三獻禮儀出師
    蕙田漢唐以下凱還儀節歴代不同未便細分如此告廟兼之告社是也今一以經為主此段入告廟即不復入告社餘倣此又案此凱旋告天宗廟
周禮夏官大司馬若師有功左執右秉以先愷樂獻于社(注功勝也律所以軍聲所以為将威也先猶道也兵書愷獻于社獻功于社也司馬法曰得意愷樂愷歌示喜也鄭氏鍔曰軍行必聽同律而鉞者大将所執也有功則執律者示師出以律而取勝陽六為律左陽也故左執之鉞所以主殺隂也右亦隂也故右秉之)
春官大祝大師軍歸獻于社則前祝行舎奠(注舎奠之禮所以告至鄭氏鍔曰軍有功歸而獻于社大祝處前告神)
 孔叢子問軍禮反社主如初迎之禮
    蕙田案此凱旋社稷
禮記王制天子出征有罪釋奠于學以訊馘告(注釋菜奠幣禮先師訊馘所生獲斷耳者詩曰執訊獲醜又曰在頖獻馘出師征伐執此有罪之人還反而歸釋菜奠幣于學以可言問之訊截左耳之馘告先聖先師禮經補逸汪氏克寛曰訊者問其首惡馘者截其左耳執訊獲醜而反舎奠先聖先師以是之者盖始出征受成于學今師還以武功告成文徳地明不専恃乎威戮而必任之徳禮也昔僖公在頖獻馘國人文武之者以此歟)
魯頌泮水矯矯虎臣在泮獻馘淑問臯陶在泮獻囚(詩緝嚴氏粲曰古者受成于學故出征有罪釋奠于學以訊馘詩人因其泮宫可以獻功之地而頌禱之耳)
 孔叢子問軍舎奠帝學訊馘大享于羣吏用備樂
    蕙田案此凱旋釋奠于學
小雅出車出車還率
我出我車于彼牧矣自天子所謂我來矣召彼僕夫謂之載矣王事多難維其棘矣我出我車于彼郊矣設此旐矣建彼旄矣彼旟旐胡不斾斾憂心悄悄僕夫况瘁王命南仲往城于方出車彭彭旂旐央央天子命我城彼朔方赫赫南仲玁狁于襄昔我往矣黍稷方華今我來思雨雪載塗王事多難不遑起居豈不懷歸畏此簡書喓喓草蟲趯趯阜螽未見君子憂心忡忡既見君子我心則降赫赫南仲薄伐西戎春日遲遲卉木萋萋倉庚喈喈采蘩祁祁執訊獲醜薄言還歸赫赫南仲玁狁于夷
    蕙田案此凱旋還率
周禮春官眡瞭賔射奏其鐘鼔愷獻亦如之(注凱獻獻功愷樂杜子春讀鼜為憂戚之戚謂戒守鼔也擊鼔聲疾數故曰戚疏鼜謂夜戒守之鼔愷獻戰勝獻俘時作愷樂二者皆眡瞭奏其鐘鼓)
公元前632年
春秋僖公二十八年左氏晉侯獻楚俘于王駟介百乗徒兵千鄭伯傅王用平禮己酉王享醴命晉侯王命尹氏王子内史叔興父策命晉侯侯伯賜之大輅服戎輅之服彤弓彤矢玈弓矢千秬鬯一卣虎賁三百人曰王謂叔父敬服王命以綏四國糾逖王慝晉侯三辭從命重耳再拜稽首奉揚天子丕顯休命(真氏徳秀曰此古人獻俘䇿命之禮見于春秋者)
秋七月丙申振旅愷以入于晉獻俘授馘飲至大賞徵㑹討貳舟之僑以狥于國民於是大服(真氏徳秀曰此雖春秋時而亦可見三代桭旅凱旅之遺制)
公元前623年
昭公十年左氏季平子取郠獻俘
公元前616年
十七年左氏晉荀吳陸渾獻俘于文宫
公元589年
隋書髙祖本紀開皇九年春正月國平四月乙巳三軍凱入獻俘太廟
公元618年
唐書髙祖本紀武徳元年十一月癸亥秦王世民薛仁杲以獻四年五月壬戌秦王世民竇建徳虎牢執之七月甲子秦王世民王世充以獻
公元621年
會要武徳四年秦王世民東都黄金甲戎輅李世勣等二十五将從其後鐵騎一萬甲士三萬前後鼓吹王世充竇建徳及隋器物輦輅獻于太廟
    蕙田唐秦王宋金剛李勣髙麗凱歌京師樂歌則有破陣樂聖朝等篇其奏樂則有鐃歌鼓吹二部篳篥簫笳鐃鼓等器至廟社陳列門外奏歌曲俟告獻禮畢復奏曲如儀廟社尊嚴之地鐃吹諠譁恐乖肅敬故不奏曲
公元630年
唐書太宗本紀貞觀四年三月李靖突厥頡利可汗以獻十四年十二月丁酉侯君集髙昌王以獻
公元650年
髙宗本紀永徽元年九月髙偘突厥車鼻可汗以獻
公元697年
 王綝方慶神功初清邊道大總管武攸宜破契丹凱還獻俘内史王及善孝明帝忌月鼓吹備而不作方慶晉穆帝納后當康忌月以為疑荀訥謂禮有忌日無忌世用其言臣謂軍方大凱作樂無嫌詔可
公元732年
玄宗本紀開元二十年正月信安郡王褘為河東河北道行軍副元帥以伐奚契丹五月戊申王浚俘奚契丹以獻
公元960年
宋史太祖本紀建隆元年六月辛未澤州赴火丁亥筠子守節城降九月甲子太原
禮志宋制親征納降獻俘遣官奏告天地宗廟社稷陵嶽瀆山宫觀在京十里内神祠其儀用犧尊籩豆一實酒脯宫寺素饌時果代用祝幣行一獻禮建隆元年太祖平澤潞仍祭祅廟泰山城隍用此禮
公元965年
太祖本紀乾徳三年春正月乙酉蜀王孟昶
禮志受降獻俘太祖蜀孟昶降詔有司前代儀制受降至前一日設御座仗衛于崇元殿如元㑹儀至日陳馬步諸軍天街左右及其官屬素案席褥明徳門外表案于横街通事舎人及其官屬素服紗帽北向序立奉表閤門使復位待命表至御前侍臣讀訖閤門使承㫖俯伏通事舎人官屬亦起宣制釋罪再拜萬嵗衣庫使導所賜襲衣冠帶陳于前等又再拜跪受改服乗馬昇龍門下馬官屬啟運門下馬就次帝常服升坐百官先入起居班立閤門使等入舞蹈拜謝升殿閤門使引自東階宣撫使承㫖安撫御座前躬承問訖還位與官屬舞蹈中書百官稱賀遂宴近臣大明殿
公元971年
太祖本紀開寳四年春正月己丑潘美廣州劉鋹廣南五月乙未朔明徳門劉鋹俘釋之
禮志平劉鋹就擒有司獻俘至上明徳門仗衛諸軍百官常服樓前别設獻俘位於西街南北向其将校位于獻俘位前北上西向有司武士白練露布前引太廟西南等並下馬入南神門北向西上立監将校官次南立俟告禮畢于西南出乗馬押至大社如上儀乃押至樓南御路西下馬立俟獻俘将校戎服帶刀攝侍中版奏中嚴百官班定版奏外辦帝常服御百官舞蹈起居畢通事舎人獻俘将校等詣樓前舞蹈訖次引露布案詣樓前北向宣付中書門下宣制通事舎人跪受露布轉授中書門下轉授兵部尚書次攝刑部尚書樓前跪奏以所獻俘有司上召詰責伏地待罪詔誅其臣襲澄樞等特釋與其保興等罪仍賜襲衣冠帶鞾笏器幣鞍馬各服其服列謝樓百官稱賀放仗如儀
公元975年
太祖本紀開寳八年十一月乙未曹彬昇州俘其國主江南九年春正月辛未明徳門李煜于樓下不用獻俘
禮志南唐平帝御明徳門露布李煜及其子弟官屬素服待罪有司請如獻劉鋹帝以正朔非若拒命露布弗宣遣閤門使承制釋之
公元979年
太宗本紀太平興國四年五月甲申劉繼元降北平禮太宗太原劉繼元降帝幸城北陳兵衛張樂從臣於城臺繼元官屬素服臺下閤門使宣制釋罪繼元勞之從臣行宫稱賀時以在軍中不備繼元京師詔告太廟前一日所司設如告廟儀告日黎明博士太尉就位通事舎人繼元西階東向立其官屬重行贊者太尉再拜博士引就盥爵如常儀東階解劍脱舄升第一室進奠再拜祝跪祝文訖又再拜通事舎人繼元官屬詣室前西階北向舎人贊云皇帝親征収復河東偽主劉繼元偽命官見贊者再拜退位次至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室皆如第一博士太尉降階佩劍納履贊者再拜太尉繼元等皆再拜退焚祝版於齋坊繼元既命以官故不稱俘焉
公元1207年
宗本開禧三年春正月甲午吳曦僭位興州二月四川宣撫副使司隨軍轉運安丙興州中軍正将李好義四川總領所興州合江楊巨源等共誅吳傳首行在獻于廟社
禮志開禧三年三月四川宣撫副使安丙逆臣首并違制剏造法物所受金國加封蜀王詔及金印來獻四月三日禮部太常寺條具獻馘典故俟逆首函至日臨安府差人防守殿前司甲士二百人大理寺官監引都堂審騐奏獻太廟别廟近上宗室南班奏獻太社太稷差侍從官各前一日赴祠所致至日行奏獻之大理寺殿前司計㑹行禮時刻監引首函設置以俟奏獻禮畢梟于市三日大理寺藏于庫宋政和五禮新儀師旋奏凱某日大将所部兵衛執俘於都門外鼓吹令丞押凱樂前後二部其次陳列將入都門鼔吹振作迭奏樂歌(其詞隨時撰述)行至太廟太社工人下馬陳列門外奏歌曲俟告獻禮畢復導引奏曲宣徳門樓前兵仗外二十步樂工下馬徐行前進兵部尚書中路前導至樓下次協律郎二人公服執麾分導鼓吹令引樂工等至獻俘位之南面重行立定大司樂樂工之前俛伏跪奏具官臣某言請奏凱樂協律郎舉麾鼓吹大作奏樂協律郎偃麾樂止大司樂跪奏臣某言奏凱畢兵部尚書大司樂退協律郎鼔吹令引樂工等並于兵仗序立次引復入獻如别儀獻俘前期殿中監帥其屬尚舍御座宣徳門樓上前楹當中南向又設御幄于御座之右北儀鸞司分設文武百僚獻俘将校次于樓下之左右隨地之宜其日未明尚書兵部率其屬陳列黄麾大仗樓前東上閤門御史臺太常寺設文百僚班位並如受降之儀又設獻俘位于樓前少南又設獻俘将校位于獻俘位之北刑部尚書奏請獻俘位又於其北並向門下侍郎露布于樓下之東兵部尚書位於南並西向文武百僚諸方客使各赴樓前就位皇帝常服内東門知客省事以下六尚局應奉官祗應武功大夫保義郎知内侍省事以下帶御器械闘班立定屏門開先衛諸班親從迎駕自贊常起居知客省事以下知内侍省事以下常起居樓上侍立知樞宻院翰林學士承㫖宣名常起居貯廊南管軍臣竂宣名常起居訖(管軍臣僚導從駕至僚門導赴門下侍立)皇帝乗輿宣徳門降輿歸御幄禮直官舍人引文百僚就位立定樓東上閤門進班齊牌以紅絛袋引升樓上東上閤門内侍進訖内侍承㫖索扇扇合皇帝御座簾捲内侍又贊扇扇開侍衛常儀諸班親從并裏圍人等迎駕自贊常起居舍人贊執将士常起居次禮直官舎人分别文武百僚横行北向贊曰拜在位官皆再拜搢笏舞蹈三呼萬嵗再拜班首聖躬萬福再拜訖禮直官舎人分引各就東西序立樓上侍臣承㫖進詣樓前宣引獻俘宣訖将校執俘就北面立定東上閤門官引露布案于樓前北向稱宣附訖附門下省東上閤門官案西東向立引門下侍郎于案南北搢笏提㸃承受(闕耶仁首承受)于案上露布躬授門下侍郎俛伏興置案于近北東上閤門官隨案退門下侍郎露布傳授通事舎人折方南方文武班宣宣通事舎人露布跪授門下侍郎轉授兵部尚書次禮直官刑部尚書進當樓前俛伏進奏具官臣某言某使某官某以某處所俘執獻請付所司奏訖復位以俟㫖合就刑者立于西廂東向直官大理卿受之法塲准式上命釋罪通事舎人樓前南向宣有勅釋縛釋縛俟命東上閤門宣制釋放(其詞學士院隨事撰述)宣訖通事舎人謝恩再拜隨拜三稱萬嵗訖於東廂西向序立(如有賜物臨時承㫖宣賜謝恩受降)贊樓上侍郎立官稱賀再拜直官舎人引文百僚横行北向立定贊者曰拜在位官皆再拜班首少前俛伏稱賀訖(其詞中書省隨事撰述)俛伏興退復位贊者曰拜在位官皆再拜搢笏舞蹈三稱萬嵗再拜東上閤門官進詣樓前承㫖就班首宣曰有制贊者曰拜在位官皆再拜宣答訖(其詞學士院隨事撰述)贊者曰拜在位官皆再拜搢笏舞蹈三稱萬嵗再拜分班樓上樞宻院少進俛伏跪奏稱具官臣某言禮畢俛伏興退復位内侍承㫖索扇扇合皇帝降座簾降内侍省扇開所司承㫖放仗樓下鳴鞭贊文百僚再拜訖退皇帝乗輿還内如常儀
公元1371年
典禮洪武四年秋七月乙丑指揮萬徳明昇降表京師初上聞大軍下蜀中書六部常翰林院定議受降等禮省部請如宋太祖乾徳三年受蜀主孟昶降禮上御天門等于門外跪進待罪侍儀使捧表入宣表官宣讀承制官出傳制官出傳制賜衣冠帶等皆俯伏于地侍儀舍人昇起屬官皆起跪聽宣制釋罪等五拜三呼萬嵗承制官傳制賜衣冠帶侍儀舎人丹墀四拜侍儀使傳㫖跪聽宣諭俯伏四拜三呼萬嵗四拜出丞相率文武百官賀禮上曰明孟昶不同治國所為奢縱年幼事由臣下宜免其叩頭伏地上表請罪之禮是日及其官属朝見百官稱賀制授歸義侯賜冠帶衣服居第京師
公元1406年
明會典永樂四年獻俘前期兵部官以露布奏聞禮部告示文武百官朝服坊廂里老人等行慶賀禮先一日内官御座于午門樓前楹正中是日錦衣衛設儀仗于午門前御道東西教坊司大樂于御道南西北向鴻臚寺贊禮二人于午門前東西向承制一員位于門前東立西向宣制位于門東稍南西向設文武官諸蕃使客人等侍立位于樓前道南文東武西相向露布案于午門前御道東設宣露布官一員露布二員刑部獻俘官位于午門前御道東稍南西向獻俘将校位于門前御道西稍南北向設進露布官位于御道南稍東引禮引文武官東西序立引進露布官捧露布置于案退就位獻俘将校引俘列于午門前西邊武之後以俟上常服御天門鐘聲鴻臚寺奏請上乗輿樂作至午門樓上陞樂止鳴鞭贊禮贊進露布四拜樂作平身樂止贊進露布樂作執事舉案置于中道樂止宣露布官跪宣露布官與展露布官詣案前露布跪宣訖仍置於案退贊俯伏興樂四拜平身樂止執事舉案復置于御道引禮引進露布官退贊獻俘獻将校引俘至獻俘北向立定俘跪于前刑部官詣樓前中道跪奏云具官臣某奏云某官以某處所俘獻請付所司伺㫖有合受刑者立于西廂東向以付刑官若上釋罪承制官詣御道跪請制由東街南行宣制西向立稱有制所獲俘囚咸赦其罪宣㫖曰有敕釋縛所釋之俘叩頭将校引俘起引禮贊文百官入班北向立唱排班班齊致詞官詣中道致詞云云賀訖贊鞠躬樂作五拜三叩頭興平樂止鴻臚寺跪奏禮畢作駕興樂百官以次退次日行開讀禮常儀三日文武百官上表行慶賀禮常儀
公元1572年
各處奏捷鴻臚寺早朝将差來人役引至御前宣讀捷音隆慶六年擇吉宣捷至日奏事次日行慶賀禮
公元1570年
王圻通考獻俘儀注穆宗隆慶四年十二月禮部是日文武百官朝服詣午門前行慶賀禮先一日内官御座于午門樓前楹正中是日錦衣衛設儀仗于午門前御道東西向教坊司陳大樂于御道南東西向鴻臚寺贊禮二人于午門前東西相向設文武官侍立位于樓前道南文東武西相向刑部獻俘官位于午門前御道東稍南西向獻俘将校位于門前御道西稍南北向引禮引文武官東西序立獻俘将校引俘列于午門前西邊文武班之後伺候上常服御皇極門鐘聲鴻臚寺奏請上乗輿樂作至午門樓上陞樂止鳴鞭鴻臚寺官宣奏畢贊獻俘将校引俘至獻俘北向立定俘跪于将校之前刑部官詣樓前中道跪奏云具官臣某奏云某官以某處所俘獻請付所司候㫖傳下刑部承㫖訖即同将校押出施行文武百官入班北向立唱排班班齊致詞官詣中道致詞稱賀鞠躬樂作五拜三叩頭興平樂止鴻臚寺官跪奏禮畢作駕興樂百官以次退
 湧幢小品上御午樓獻俘奏事畢上曰拿去廷臣尚未聞聲左右勲戚接者二遞為四乃有聲又為八為十六漸震為三十二最下則大将軍三百六十人齊聲轟雷
    蕙田以上獻俘
通典後魏攻戰克捷天下聞知乃書帛建于漆竿上名露布彭城王勰曰露布者布于四海露之耳目盖謂獻捷之書不封而以告諭天下
公元589年
隋文帝開皇中太常卿弘太子庶子裴政宣露布禮及九年陳元帥晉王驛上露布兵部奏請依新禮集百官四方客使等並赴廣陽門外朝服朝衣各依其列内史令稱有詔在位者皆拜宣訖蹈舞三又拜而罷
唐開元禮宣露布其日守官量設羣官次露布兵部侍郎奉以奏聞承制文武官客使於東朝堂官客使至俱就次各服其服奉禮設羣官版位于東朝堂之前近南文東武西重行北向相對為首設客使各如常儀中書令于羣官之北南面量時刻吏部兵部贊羣官客使出次謁者贊引就位立定中書令露布置于案令史二人公服對舉之典謁者中書令舉案者從之出就南面位持案者立于中書令西南東面立定持案者進中書令露布持案者退復位中書令有制官客使皆拜再拜中書令宣露布訖羣官客使又再拜舞蹈訖又再拜謁者兵部尚書中書令前受露布退復位兵部侍郎受之典謁中書令謁者引羣官客使各還次
公元316年
郭正域典禮永樂四年前期兵部官以露布奏聞文武百官朝服先一日内官御座于午門樓前楹正中是日錦衣衛設儀仗于午門前御道東西教坊司樂陳大樂御道西南東西向鴻臚寺贊禮二人于午門前東西向承制一人位于門前西向宣制位于門東稍南西向設文武官諸蕃使客人等侍立位于樓前道南東西向設露布案于午門前御道東設宣露布官一展宣露布官二及刑部獻俘官位于午門前御道東西向設獻俘将校位于門前御道西北向設進露布官位于御道南稍東引禮文武東西序立引進露布官捧露布置于案退就位獻俘将校引俘列于午門前武班之後上常服御天門鐘聲鴻臚寺奏請上乗輿樂作至午門樓上陞樂止鳴鞭贊禮贊進露布四拜樂作平身樂止贊進露布樂作執事舉案置于中道樂止宣露贊獻俘獻将校引俘至北向立俘跪于前刑部官諸樓前中道跪奏曰某官臣某奏曰某官以某處所獻俘請付所司伺㫖有合受刑者立于西廂東向以付刑官若上釋罪承制官詣御道跪請制由東街南行東制西向立稱㫖曰所獲俘囚咸赦其罪宣㫖曰有勅釋縛所釋之俘将校引俘起文百官入班北向致詞官跪致詞賀訖樂作五拜三叩首興樂止樂作駕百官以次退次日行開讀禮常儀三日文武百官上表行慶賀禮常儀
公元237年
 潘昻霄金石露布之名始于漢案光武紀注漢制度制詔三公璽封尚書令重封露布州郡祭祀志注引東觀有司孝順露布奏可鮑昱尚書封胡降檄曰故事通官文書不著姓又當司徒露布李雲露布上書注謂不封魏改元景初詔曰司徒露布咸使聞知蜀漢建興五年春伐魏詔曰丞相露布天下此皆非将帥獻捷所用魏王肅獲賊二三皆為露布韓顯宗有髙曳長虚張功捷之譏孝文稱傳脩期下馬露布神武芒山軍為露布杜弼即書絹不起草唐制下之通上其制有六三曰露布兵部侍郎奉以奏聞集羣東朝堂中書宣布張九齡崑丘道記室龜兹露布為士所稱于公異為昭討府掌書記朱泚平露布曰臣既清宫祗奉寝園鐘簴不移廟貌如故徳宗咨歎東晉未有露布隆興初以晉破苻堅命題似有可疑文章縁起曰漢賈洪為馬超曹操作而魏志注謂虞司馬宣王征遼東及破賊作露布隋志有魏武帝露布九卷世説桓温北征袁宏倚馬前作露布不輟筆俄成七紙魏晉已有之嘗考宋朝王元之李靖突厥露布擬題之始蕙田以上露布
    又案獻俘宣露二事相連分而實合但獻俘見于宣露布起于後世故以獻俘前次宣露布附焉
          右凱旋告祭獻俘(宣露布附)
春秋成公二年左氏晉侯使鞏朔獻齊捷于周王弗見使單襄公辭焉曰蠻夷戎狄不式王命淫湎毁常王命伐之則有獻捷王親受而勞之所以不敬有功兄弟甥舅侵敗王略王命伐之告事而已不獻其功所以親暱淫慝也今叔父克遂有功于齊而奸先王之禮余雖欲于鞏伯其廢舊典以忝叔父夫齊甥舅之國也而太師之後也寧不亦淫從其欲以叔父豈不可諫誨士荘伯不能王使委于三吏之如伯克敵使大夫慶之
二年左氏傳鄭皇戍如楚獻捷
公元前548年
襄公二十五年左氏傳鄭伐陳入之子産獻捷于晉戎服将事晉人問陳之罪對曰昔虞閼父周陶正服事先王先王賴其利器也與神明之後也庸以元女大姬胡公而封諸陳以備三恪則我周之自出至于是賴桓公之亂蔡人欲立其出我先君荘公五父而立之蔡人殺之我又與蔡人奉戴厲公至于荘宣皆我之自立夏氏之亂成公播蕩又我之自入君所知也今陳忘周之大徳蔑我大惠棄我姻親介恃楚衆以憑陵敝邑不可億逞是以往年之告未獲成命則有我東門之役當陳隧者井堙木刋敝邑大懼不競而恥大姬天誘其衷敝邑心陳知其罪授手于我用敢獻功晉人曰何故戎服對曰我先君武荘平桓卿士城濮之役文公布命曰各服舊職命我文公戎服輔王以授楚捷不敢廢王命故也士荘伯不能詰乃受之
王圻通考奏捷儀注各處奏捷鴻臚寺早期将差來人役引至御前宣讀捷音
公元1572年
隆慶六年擇吉宣捷至日奏事次日行慶賀禮
公元1579年
神宗八年定凡大捷常朝期宣奏捷是日百官各具吉服宣捷之後鴻臚寺致詞行五拜三叩頭本日早即遣官薦告郊廟行翰林院撰文太常寺祭品中捷以下宣捷不行祭告慶賀
          右獻捷
公元1099年
宋史哲宗本元符二年秋七月丙寅洮西安撫使王贍復邈川城西首領勤巴阿勝以城降
禮志元符二年西蕃玉隆贊邈川首領轄沁等降詔具儀注受降日御宣徳門諸班直上四軍仗衛諸軍素服陳列降者各服蕃服以見審問訖有㫖放罪等第首服袍帶百官稱賀訖再御紫宸殿賜宴㑹哲宗崩樞宻院留隆贊等西京聽㫖詔罷御樓立仗引見後殿隆贊一班契丹公主一班夏國囬鶻次之回鶻一班䇿巴克嘉勒并族屬次之族屬首領各從其長以次起居僧尼公主蕃服蕃拜並賜冠服謝訖賜酒横門
政和初議禮局上受儀皇乗輿宣徳門降輿坐御幄百官與降王蕃官各班樓下如大禮肆赦東上閤門紅絛班齊牌引升樓樓東上閤門官附内侍承㫖索扇扇合帝即御坐簾捲内侍又贊扇開侍衛常儀諸班親從并裏圍降王人迎駕自贊常起居舍人贊執将士常起居管幹王使臣并隨行舊常起居次禮直官舎人百官横行北向贊者曰拜在位官皆再拜舞蹈三稱萬嵗再拜班首聖躬萬福再拜退百官各就東西舎人引降王服本國衣冠樓前北向女婦少西立僧又少西尼立于後入内省官詣御坐承㫖樓上東上閤門承㫖録訖以紅絛袋降制樓下東上閤門承㫖退降王以下俯伏東上閤門官至令通事舍人掖之起首領以下皆起鞠躬閤門宣有勅降王以下再拜僧尼止躬呼萬嵗閤門勅㫖管幹官降王等躬聽詰問如有復奏閤門録訖仍以紅絛袋引升樓如無復奏入内省官詣御坐承㫖樓上閤門官稱有勅放罪舍人謝恩降王以下再拜萬嵗序立入内省官詣御坐承㫖樓上閤門官稱有勅各賜首服袍帶樓下閤門官承㫖引所賜檐牀陳于西舍人宣曰有勅降王以下再拜鞠躬舍人稱各賜某物賜物畢又再拜萬嵗賜官即贊謝再拜並歸次易所賜服舍人先引降王以下至授遥郡以上樓前北向東上立贊再拜萬嵗再拜贊服冠帔婦女再拜僧尼别謝引還次贊樓上侍立官稱再拜直官舎人分别百官横行北向贊拜班首少前俛伏稱賀其詞中書隨事撰述賀訖復位在位者又再拜舞蹈三稱萬嵗再拜東上閤門官進詣樓前承㫖就班首宣曰有制贊者曰拜在位官皆再拜宣答其詞學士院隨事撰述又贊再拜三稱萬嵗再拜樓上樞宻院前跪奏稱某官臣其言禮畢内侍索扇扇合簾垂帝降坐内侍扇開所司承㫖放仗樓下鞭鳴百官再拜退
    蕙田受降秦漢以下有之儀制自宋史始故首宋
          右受降
公元1572年
小雅六月吉甫燕喜多受來歸自鎬我行永久飲御諸友炰鼈膾鯉侯誰在矣張仲孝友(箋吉甫既伐玁狁歸天子以燕禮樂之歡喜矣又多受賞賜御侍也王以吉甫逺從鎬地來又日月長久今飲之酒使其諸恩舊者侍之又加其珍美饌所以極勸也)
公元前718年
春秋隠公五年左氏臧僖伯三年治兵入而振旅歸而飲至以數軍實(注飲于廟以數軍徒器械及所獲也)昭文章明貴賤辨等列順少長威儀
公元前696年
桓公十六年秋七月公至自伐左氏伐鄭秋七月公至自伐鄭以飲至之禮也
 孔叢子問軍禮饗有功祖廟舍爵策勲焉謂之飲至天子親征之禮也
公元前704年
陳書宣帝本紀大建八年夏四月甲寅詔曰元戎凱旋羣師振旅旌功策賞宜有享宴今月十七日可幸樂遊苑絲竹樂大文武
公元640年
舊唐太宗本紀貞觀十四年十二月丁酉交河道旋師吏部尚書陳國公侯君集髙昌王麴智獻捷觀徳殿行飲至之禮
公元1414年
王圻通考成祖永樂十二年二月親征衛拉特三月車駕北京六月壬寅朔寇達勒巴瑪哈穆特太平巴圗博囉等率衆我師上麾柳升發神銃砲親率鐵騎擊之達哩大敗還帳皇太孫入見上曰此賊尚未還遲明追撲之必盡殱乃已皇太孫對曰陛下督戰勤勞天威所加虜衆破膽矣今既敗走假息無所寧敢返顧乎請不須窮追及時班師上然之庚戌班師戊午駐蹕三峰山之西南和寧王阿嚕台遣所部都督多爾濟藏布等來朝中官王安齎勅勞之己巳車駕黒山峪勅皇太孫班師告天宗廟社稷頒詔天下八月辛丑朔車駕北京上御奉天殿受賀大宴文武羣臣及從征将校禮部㑹議将士功賞
公元1428年
宣徳三年八月召公侯伯五軍都督府諭曰北寇擾邊朕将親歴關警兵備丁未京師九月命諸将搜山谷約畢至則班師戊午文武大臣諭曰諸将至者今已六七孟冬享之期不逺應早旋師甲子班師車駕發鐵将軍乙丑駐蹕偏嶺丙寅車駕喜峰關内庚午駐蹕三河縣在京文武衙門遣官進平胡表壬申駐蹕齊化門癸酉車駕京師謁告太廟皇太后置酒上夀
    蕙田以上二事俱有讌樂故采入飲至之末
          右飲至
易師卦上六大君有命開國承家小人勿用(何氏楷曰上處卦末乃師之終功之成論功行賞之時也有命開國承家之命李氏九我開國承家所以功臣而廣封建聖人天下之公小人勿用所以才将絶禍端見聖人天下之逺)
周禮夏官司勲戰功曰多(注剋敵出竒韓信陳平司馬法曰上多前虜疏知多是克敵出竒者以其言多是于衆之中比多少事故知是克敵出竒此彼為多者也云司馬法曰上功多虜者彼亦是戰以功多為上居于陳前虜獲俘囚也)凡有功者銘書於王之太常祭于大烝司勲詔之(注銘之言名也生則書于王旌以識其人與其功也死于烝先王祭之詔盖告其神以辭也)
大雅江漢釐爾圭瓚秬鬯一卣告于文人錫山土田于周受命自召祖命虎拜稽首天子萬年(傳釐賜也黒黍也鬯香草也築煮合而鬱之曰鬯卣器也九命錫圭秬鬯文人文徳之人也諸侯大功徳則賜之名山土田附庸以箋秬鬯黒黍酒也謂之鬯者芬香條鬯也王賜召虎鬯酒一罇使以祭其宗廟其先諸有美見記者岐周自用宣王尊顯召虎故如岐周使山川土田賜命用其祖召康公受封之禮岐周周之所起為其先祖之靈故就之拜稽首者受王命策書也臣受恩無可報謝者稱言使君夀考而已)
通典漢髙祖天下論功定封誓曰黄河如帶泰山如礪國以永存爰及苗裔於是十八侯位次蕭何第一
光武中興定封功臣詔曰諸将業逺功大誠欲傳于無窮顯效未酬名籍未立者大鴻臚趣上朕将差而録之於是髙宻侯鄧禹二十八人
公元385年
晉太元十年論淮淝之功封謝安郡公謝石康公謝玄康樂公謝琰望蔡公桓伊永脩公自餘封拜有差唐髙祖武徳元年太原建義功以秦王世民為首長孫順徳劉宏等次太宗即位功臣封户自裴寂以下差功大小第之總四十三人
文獻通考宋定天下功臣石守信有差乾道中中興十三處戰功列于銓法
明集禮論功行賞儀注前期内使監御座香案奉天殿如常儀尚寳司設寳案殿上正中侍儀司詔書案于寳案之前誥命案于丹陛正中之北設皇太子諸王侍立位于殿上東北承制承制位于殿上東及宣制位于丹墀誥命案之北吏部尚書户部尚書禮部尚書位于殿上東南大都督府兵部尚書位于殿上西南受賞拜位丹墀之中異位重行序立位于丹墀西南受賞位于誥命案之南受賞執事位于受賞官序立位之西(每受賞官用誥命禮物者各一人)知班二人位于受賞拜位北東西相向贊禮二人位于知班北東西相向典儀二人位于丹墀上之南東西相向文武侍立位于丹墀北東西相向侍從起居注給事中殿中侍御史尚寳卿侍儀司官位殿上東懸武官位于殿上西殿前班指揮三人位于丹陛西東向光禄寺三人位于丹陛上之東西向拱衛司二人位于殿中門之左右典牧所官二人位于仗馬之前宿衛鎮撫二人位于丹陛東西向䕶衛千户二十八人位于宿衛鎮撫之南稍後東西向䕶衛千户八人位于奉天殿東西門之左右将軍二人位于殿上簾前東西将軍六人位于奉天殿門之左右将軍四人位于丹陛上之四隅将軍六人位于天門左右東西相向鳴鞭四人位于丹陛南北是日擊皷嚴金吾衛列旗幟器仗衛司設儀仗車輅典牧司仗馬虎豹内使監擎執樂工陳樂皆如正㑹儀禮部陳詔書吏部陳設誥命户部設禮陳設執事各立于案之左右殿前班糾儀典儀知班贊禮宿衛鎮撫衛将軍各入就位舎人受賞官及侍立文武官各具朝服擊鼓嚴侍從文武官入迎車舎人受賞齊班于午門外南東西相向引文武官齊班午門北東西相向擊鼓嚴侍儀版奏中嚴御用監官奏請皇帝于謹身殿服衮冕皇太子諸王奉天殿門耳房冕服舎人引文武官入就丹墀侍立位引受賞官入就丹墀序立侍儀版奏外辦皇帝御輿以出仗動樂作侍衛導從常儀御座捲簾鳴鞭樂止司辰報時雞唱引進皇太子諸王自奉天門東門入樂作由東陛陞殿東門入至侍立樂止舎人受賞官入就拜位知班班齊贊禮鞠躬樂作拜興拜興拜興拜興平身樂止承制前跪承制殿中門出中陛降至宣制吏部尚書户部尚書禮部尚書西門西陛降立于誥命禮物案之東承制南向有制贊禮唱跪受賞官皆跪承制宣制曰朕嘉某等為國建功宜加爵賞今授某以某職賜以其物其共承朕命(受賜員數不拘多少載在其中)宣畢贊禮唱俛伏興樂拜興拜興平身樂止贊禮行賞舎人受賞第一人案前贊禮唱跪搢笏吏部官捧誥命禮部官捧禮物授受賞官受賞官受誥命禮物以授左右左右跪受于受賞官之左興退復位贊禮出笏俯伏興復舎人受賞復位以次受賞官詣案前皆如常儀承制吏部尚書户部尚書禮部尚書西陛西門入跪上位之西云承制訖興各復位贊禮鞠躬樂作拜興拜興樂止贊禮搢笏鞠躬三舞蹈跪山呼萬嵗山萬嵗山呼萬萬嵗(樂工聲應之)出笏俯伏興樂拜興拜興拜興拜興平身樂止贊禮唱禮畢侍儀跪奏禮畢鳴鞭皇帝興樂警蹕侍從導引謹身殿樂止引進皇太子諸王宫舎人受賞官及文武以次出至午門外誥命禮物置于龍亭儀仗鼓樂送還本第
          右論功行賞
周禮夏官大司馬若師不功則厭而奉主車(云鄭司農厭謂厭冠䘮服也軍敗則以喪禮故秦伯之敗于殽也春秋傳曰秦伯素服郊次郷師而哭玄謂厭伏冠也奉猶送也送主歸于廟與社緦疏厭伏冠者下曲禮云厭冠不入公門差次小功之冠以義言五服之冠皆厭以其喪冠反吉冠于武上向内縫之䘮冠于武下向上縫之以伏冠在武故得厭伏之名案檀弓厭冠䘮服其服亦未聞鄭氏諤曰奉主車以歸肆師助牽之故肆師云師不功則助牽主車)
弔勞庶子則相(注師敗王親弔士庶子之死者勞其傷者則相王之禮庶子卿大夫之子從軍者或謂之庶士鄭氏諤曰士庶子宿衛王宫者王親征則從王在軍而屬司馬死者王親弔之司馬相其弔勞之禮以其在軍故也)
春官肆師凡師不功則助牽主車(鄭氏鍔曰戰所以全宗不功而失乎主車是失宗社肆師掌為位以祭宗社為職大司馬于師不功則厭而奉主車肆師大司馬之助而已李嘉㑹曰牽主車所以安神靈也)
禮記檀弓軍有憂則素服哭于庫門之外赴車不載櫜韔(陳氏澔曰櫜甲韔弓衣甲不入櫜弓不入韔示再用也)
          右師不功
小雅采薇采薇遣戍役也
采薇采薇作止曰歸曰歸嵗亦莫止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啟居玁狁之故采薇采薇亦柔曰歸曰歸心亦憂憂心烈烈載飢載渇我戍未定靡使歸聘采薇采薇亦剛曰歸曰歸嵗亦陽止王事靡盬不遑啟處憂心孔疚我行不來彼爾維何維常之華彼路斯何君子之車戎車駕四業業豈敢定居一月三捷駕彼四牡四牡騤騤君子所依小人所腓四牡翼翼象弭魚服豈不日戒玁狁孔棘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行道遲遲載渇載飢我心傷悲莫知我
杕杜杕杜還役
有杕之杜有睆其實王事靡盬繼嗣日日陽止心傷征夫遑止有杕之杜其葉萋萋王事靡盬心傷卉木萋止女心悲止征夫歸止陟彼北山言采其杞王靡盬憂我父母檀車幝幝四牡痯痯征夫不逺匪載匪來憂心孔疚期逝不至而多為恤卜筮偕止㑹言近止征夫邇止
 范氏曰出車勞率故美其功杕杜勞衆故極其先王以己之心為人之心故能曲盡其情民忘其死以忠于上也
          右遣戍
 
 
 
 
 
 
 
 
 五禮通考卷二百三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