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和 zh.wikisource.org
五礼通考 卷二百二十九 (自动笺注)
欽定四庫全書
 五禮通考卷二百二十九
           刑部尚書秦蕙田
  賓禮
   諸侯會盟
    蕙田周禮邦國有疑㑹同司盟掌其盟約之載北面詔明神既盟則貳之何休古者諸侯將朝天子必先間隙之地考徳行刑法講禮正文習事天子之儀尊京師重法度恐過誤也又云古者遇禮為朝天子若朝罷時卒相遇于塗近者為主逺者為賓先君相接何氏去古未逺其言當有傳授然則諸侯㑹盟遇之禮皆因朝覲天子而後修之以奬王室睦鄰好春秋之世諸侯不尊天子而假此禮以行之故荀卿榖梁子有盟詛不及三王之論非古無是禮也今錄曲禮所載遇會誓盟四者之義而以春秋所書者附之以見世變云
禮記曲禮諸侯未及相見曰遇相見郤地會約信曰誓涖牲曰盟(注及至也郤間也涖臨也坎用牲臨而讀其盟書遇會誓盟禮亡天下太平之時諸侯不得相與盟唯天子巡守方嶽之下㑹畢然後諸侯同盟同好惡奬王室昭事訓民事君凡國有㑹同盟詛不信者及殷見同並用此禮後至五霸之道卑于三王有事而㑹不協而盟盟之為法先鑿地為方坎殺牲于坎上割牲左耳盛以珠槃又取血盛以玉敦用血為盟書成乃㰱血讀書知坎血加書者案僖二十五年左傳云坎血加書又襄二十六年左傳云坎用牲加書是也知用耳者戎右職云賛牛耳知用左者以馘者用左耳故也知珠槃玉敦戎右職云以玉敦辟盟玉府云則共珠槃玉敦知口㰱血者隱七年左傳云陳五父及鄭伯盟㰱如忘又襄九年云新楚盟口血未乾是也盟牲所用許慎韓詩云天諸侯以牛豕大夫以大庶人以雞又毛詩說君以豕臣以犬民以雞又左傳云鄭伯使卒出豭行出犬雞以詛射頴考叔者又云衛伯姬孔悝以豭鄭云詩說及鄭伯皆謂詛小于盟周禮戎右盟則以玉敦辟盟遂役之賛牛耳桃茢左傳孟武伯問于髙柴諸侯盟誰執牛耳然則盟者人君以牛伯姬孔悝以豭不人君也皇氏以為春秋時盟乃割心取血故定四年王割子期心與隨人盟杜當心割取血以盟示其至心是也)
公元前659年
春秋昭公三年左氏有事而會不協而盟(疏諸侯天子因朝而為盟㑹所以同好惡奬王室霸主之合諸侯不得令其同盟以奬已故令有事而㑹不協而盟不復設年限之期)
    蕙田案此子太叔所說文襄之霸制
          右會盟遇名義
公元前722年
春秋隱公元年三月公及邾儀父盟于蔑(杜注附庸之君未王命稱名能自通于大國繼好息民故書貴之刼疏諸侯之盟亦有壇故柯之盟公羊傳曹子以手劍桓公于壇是也其盟神則無復定限故襄十一年傳稱司慎司盟名山名川羣神羣祀先王先公七姓十二國之祖是也其盟用牛牲故襄二十六年傳云㰱用牲又哀十七年傳云諸侯盟誰執牛耳是也其殺牛必取血及耳以手執玉敦之血進之于口知者八年涉佗捘衛侯之手及腕又襄九年傳云與大國口血未乾是也既盟之後牲及餘血并盟載之書加于牲上坎而埋之故僖二十五年傳云宵坎血加書是也春秋之世不由天子命諸侯自相與盟則大國制其言小國尸其事故釋例曰盟者殺牲載書大國制其言小國尸其事珠槃玉敦以奉流血而同㰱是其事也桓十七年公㑹邾儀父盟于趡彼言會此言及者彼行㑹禮此不行㑹禮故也故劉炫云策書之例先㑹後盟上言下言盟惟盟不㑹直言及此不行㑹禮故言及也或可史異辭非先㑹而盟則稱㑹知者七年公㑹諸侯大夫盟于扈傳云公後至則是不及其㑹而經稱㑹故知盟稱㑹者未必先行㑹禮也)左氏傳邾子克也未王命故不書爵曰儀父貴之也(注王未賜命以為諸侯其後儀父服事齊桓以奬王室王命以為邾子故莊十六年經書子克卒)公攝位欲求好于邾故為蔑之盟公羊傳及者何與也會及暨皆與也曷為或言㑹或言及或言暨㑹猶最也(注最聚也直自若平時聚㑹無他深淺意也)及猶汲汲也暨猶暨暨也及我欲之暨不得已儀父者何邾婁之君也何以名字曷為稱字褒之也曷為褒之為其與公盟也與公盟者衆矣曷為獨褒乎此因其可褒而褒之此其為可褒奈何漸進也昧者何地期也榖梁傳及者何内為志焉爾儀字也父猶傅也男子美稱也其不言邾子何也邾之上古微未爵命於周也不日其盟渝也
九月宋人盟于宿(杜注客主無名皆微者也宿小國凡盟以國地者國主亦與盟)
左氏傳始通也公羊傳孰及之内之微者也榖梁傳及者何内卑者也宋人外卑者也卑者之盟不日宿邑名也
公元前721年
二年冬十月子伯子盟于宻(子伯左氏作子帛也杜注子裂繻魯有怨紀侯既昏于魯使大夫和解之)左氏傳紀子帛子盟于宻魯故也公羊傳紀伯者無聞焉爾榖梁或曰子伯子而與之盟(注紀子以子為伯而與之盟伯長也)或曰年同同故紀子以伯先也(注年爵雖同紀子自以為伯而先)
公元前720年
三年冬十有二月齊侯鄭伯盟于石門左氏傳齊鄭盟于石門尋盧之盟也(注盧盟左春秋前)
公元前715年
八年秋七月庚午宋公齊侯衛侯盟于瓦屋左氏傳盟于瓦屋以釋東門之役禮也榖梁外盟不日此其日何也諸侯之參盟于是始故謹而日也誥誓不及五帝(注五帝世道化淳不須誥誓而信自著)盟詛不及三王(注三王夏殷周也夏啟鈞臺之享商湯有景亳之命周武孟津㑹衆歸信盟詛也疏周禮秋官司盟之官盟載法云盟詛不及三王者周公制盟載之法謂凡邦國有疑㑹同始為之不如春秋之世屢盟也)交質子不及二伯(注二伯謂齊桓晉文)
    蕙田荀卿亦云盟詛不及三王榖梁同然周官司盟盟載法天子㑹諸侯方岳方明于壇而盟之三王之世非無盟也榖梁荀子所譏謂春秋諸侯自相盟不命于天子者也
九月辛卯公及人盟于浮來(浮公榖作包)左氏傳以成紀好也(注二年于宻為魯故今公尋之故曰以成紀好)公羊傳公曷為與微者盟稱人則從不疑也榖梁傳可言公及人不可言公及大夫
公元前711年
桓公元年夏四月丁未公及鄭伯盟于越左氏傳公及鄭伯盟于越結祊成也盟曰渝盟享國榖梁傳及者内為志焉爾越盟地之名也
二年九月公及戎盟于唐左氏傳修舊好
公元前701年
十有一年春齊人衛人鄭人盟于惡曹左氏傳齊衛鄭宋盟于惡曹(注宋不書經闕)
公元前698年
十有四年夏五鄭伯使其弟語來盟左氏傳鄭子人來盟且修曹之會榖梁諸侯之尊弟兄不得屬通其弟云者以其來我舉其貴者也來盟前定不日定之不日夏五傳疑
公元前695年
十有七年公及邾儀父盟于趡(及左氏作㑹)左氏傳及邾儀父盟于趡尋蔑之盟也
    蕙田案公榖皆作公及左氏傳亦云及邾儀父盟于趡惟經文云公疑誤
公元前532年
莊公九年春公及齊大夫盟于蔇(蔇公榖作暨)左氏傳齊無君也公羊傳公曷為大夫盟齊無君也然則何以不名為其諱與大夫盟也使若衆然榖梁傳公不及大夫大夫不名無君也盟納子糾也不日其盟渝也當齊無君制在公當可納而不納故惡内也
公元前522年
十有九年秋公子結媵陳人之婦于鄄遂及齊侯宋公公羊大夫無遂事此其言遂何聘禮大夫受命不受辭出竟有可安社稷利國家者則專之可也榖梁傳媵淺事也不志此其志何也辟要盟何以見其辟要盟也媵禮之輕者也盟國之重也以輕事遂乎國重無說其曰陳人之婦畧之也其不日數渝惡之也
公元前520年
二十有一年秋七月丙申及齊髙徯盟于防公羊傳齊髙徯者何貴大夫曷為就吾微者而盟公也公則曷為不言公諱大夫盟也榖梁不言公髙徯伉也
公元前661年
閔公元年秋八月公及齊侯盟于落姑左氏傳請復季友榖梁傳盟納季子
公元前660年
二年子來公羊傳髙子者何齊大夫何以不稱使我無君也然則何以不名喜之也何喜爾正我也其正我奈何莊公子般閔公弑比三君曠年無君設以齊取魯曽不興師徒以言而已桓公使髙子將南陽之甲立僖公城魯或曰鹿門至于争門是也或曰争門至于吏門是也魯人至今以為美談曰猶望髙子也榖梁傳其曰來喜之也其曰髙子貴之也盟立僖公不言使何也不以齊侯使髙子也
公元前658年
僖公二年秋九月齊侯宋公江黄人盟于貫左氏傳服江黄公羊黄人者何逺國之辭也逺國至矣則中國曷為獨言齊宋至爾大國言齊宋逺國江黄則以其餘為莫敢不至也榖梁貫之不期而至者黄人黄人逺國之辭也中國稱齊宋逺國江黄以為諸侯皆來至也
公元前657年
三年公子友如齊莅盟左氏傳齊侯為陽榖之㑹來尋盟公羊莅盟者何往盟乎彼也其言來盟者何來盟于我也榖梁傳莅者位也其不日前定不言及者以國與之也不言亦以國與之也
公元前656年
四年屈完來盟于師盟于召陵左氏楚子使屈完師師退次于召陵屈完諸侯公羊屈完者何楚大夫何以不稱使尊屈完曷為屈完以當桓公也其言盟于師盟于召陵何師在召陵也師在召陵則曷為再言盟喜服楚也何言乎喜服楚楚王者後服王者則先叛夷狄也而亟病中國南夷北狄交中不絶若綫桓公中國攘夷狄卒帖荆以是王者之事也榖梁傳楚無大夫其曰屈完何也以其來㑹桓成之為大夫也其不言使權在屈完也則是正乎曰非正也以其來㑹諸侯重之也來者何内桓師也于師前定也于召陵得志桓公也得志者不得志也以桓公得志為僅矣
公元前641年
十有九年夏六月宋公曹人邾人盟于曹南
公元前640年
二十年秋齊人狄人盟于邢左氏傳為邢謀衛難
 榖梁傳邢為主焉爾邢小其為主何也其為主乎救
公元前639年
二十有一年春宋人齊人楚人盟于鹿上(杜注宋為盟主在齊人上)
公元前628年
三十有二年夏衛人侵狄衛人及狄盟
公元前625年
文公二年三月乙巳及晉處父盟左氏傳晉人以公不朝來討公如晉夏四月乙巳人使陽處父盟公以恥之書曰及晉處父盟以厭之也適晉不書諱之也
公羊傳此晉陽處父何以不氏諱與大夫盟也榖梁不言處父伉也為公諱何以其與公盟以其日何以不言之如晉所恥也出不書反不致
公元前624年
三年公如晉十有二月己巳公及晉侯
公元前620年
七年公孫敖涖盟榖梁傳莅位也其曰位何也前定也其不日定之不日
公元前617年
十年蘇子盟于女(杜注蘇子卿士頃王新立故與魯盟親諸侯也)
左氏頃王立故也
公元前614年
十有三年冬公如晉十有二月己丑公及晉侯
公元前612年
十有五年三月宋司馬孫來盟左氏宋華耦來盟其官皆從之書曰宋司馬貴之也(注古之盟㑹必備威儀贄幣賔圭以成禮敬故傳曰卿行旅春秋時率多不能備儀能率其屬以從古典故貴而不名)
榖梁傳來盟者何前定也不言及者以國與之也
冬十有一月諸侯盟于扈左氏晉侯宋公衛侯蔡侯鄭伯許男曹伯盟于扈尋新城之盟且謀伐齊也齊人晉侯不克而還於是齊難是以不㑹書曰諸侯盟于扈無能為故也凡諸侯㑹公不與不書諱君惡也與而不書後也(趙氏汸曰文七年十五年十七年伯國盟㑹不序諸侯中國之無伯也晉襄公靈公㓜楚人知北方可圖矣趙盾大夫諸侯以救鄭不及楚師以三國伐宋取賂而還新城之盟諸侯若不能忘晉者而扈之再盟以賂不克伐齊又再㑹以定宋文之諸侯以為不足與也鄭既受盟于楚而齊魯俱貳中國至于無伯矣中國無伯乃楚之所由興也春秋靈公盟㑹諸侯不序明晉伯中衰而楚自厥貉以後君將皆稱君其爵楚君者亦所以志無伯也)
公元前611年
十有六年六月戊辰公子遂及齊侯盟于郪丘(郪公羊作犀穀梁作師)榖梁傳復行父之盟也
公元前610年
十有七年六月癸未公及齊侯盟于榖
公元前602年
宣公七年春衛侯使孫良夫來盟左氏傳衛孫桓子來盟始通且謀㑹晉也榖梁傳來盟前定
公元前598年
十有一年夏楚子陳侯鄭伯盟于辰陵左氏傳陳鄭服
公元前597年
十有二年冬十有二月晉人宋人人曹同盟于清邱左氏傳卿不書不實其言
公元前606年
成公元年臧孫許晉侯盟于赤棘
公元前605年
二年秋七月齊侯使國佐如師己酉國佐盟于袁婁三年冬十有一月晉侯使荀庚來聘衛侯使孫良夫來聘丙午及荀庚盟丁未孫良夫左氏晉侯使荀庚來聘且尋盟衛侯使孫良夫來聘且尋盟公問諸臧宣叔中行伯之於晉也其位在三(注下卿)孫子之於衛也位為上卿將誰先對曰次國之上卿大國中中當其下下當其上大夫(注降一等)小國上卿大國下卿中當其上大夫下當下大夫(注降大國二等)上下如是古之制也(注古制公為大國侯伯為次國子男為小國)衛在晉不得為次國(注春秋時强弱大小故衛雖侯爵猶為小國)晉為盟主其將先之(注計等則二人位敵以盟主故先)丙午盟晉丁未盟衛禮也公羊傳此聘也其言盟何聘而言盟者尋舊盟也榖梁傳其日公也來聘而求盟不言及者以國與之也不言其人亦以國與之也不言求兩欲之也
公元前598年
十有一年春王三月晉侯使郤犨來聘己丑郤犨
 左氏郤犨來聘且涖盟
公元前593年
十有六年十有二月乙丑季孫行父晉郤犨盟于扈襄公三年夏四月壬戌公及晉侯于長左氏傳盟于長孟獻子相公稽首(注相儀稽首首至地)
公元前602年
七年十月衛侯使孫林父來聘壬戌孫林父
公元前594年
十有五年春公使向戌來聘二月己亥向戌盟于劉
公元前631年
二十有九年杞子來盟(范注杞復稱子盖時王所黜)左氏傳杞文公來盟書子賤之也(注賤其用夷禮)
公元前525年
昭公七年三月叔孫婼如齊涖盟(婼公羊作舍)榖梁傳莅位也内之定之辭謂之莅外之前定之辭謂之來
公元前509年
定公三年冬仲孫何忌及邾子盟于拔左氏傳盟于郯(注郯即拔也)修邾好也
公元前505年
七年齊侯鄭伯盟于鹹
侯衛侯盟于沙(趙氏汸曰陳氏謂特相盟不書必有關天下故而後書紀無足道也齊鄭合天下始多故故書齊鄭盟于石門以志諸侯之合書齊鄭盟于鹹以志諸侯之散是春秋始終也今按春秋之初王綱既墜有特相盟而後有参盟諸侯合而為亂也有参盟而後有主盟則伯者興矣自有主盟而後無外特相盟故外特相盟雖伯主不書如僖二十八年晉侯齊侯盟于斂盂宣十八年齊侯㑹晉侯盟于繒是也惟晉弗主盟而後諸侯始特相盟鹹與沙齊衛鄭皆叛晉也此特相盟所以又見于經也)
公元前504年
八年衛侯鄭伯盟于曲濮
公元前501年
十有一年冬還如鄭涖盟
公元前450年
哀公二年春王二月癸巳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及邾子盟于句繹榖梁三人伐而二人盟何也各盟其得也
    蕙田以上書盟不書會
公元前435年
    又案春秋書内特相盟者七隱元年于蔑桓元年于越十七年于趡閔元年于落姑文十年于女十七年于榖襄三年于長是也特相盟而不地二文三年十三年及晉侯是也公及外臣盟者二隱八年于浮來莊九年于蔇是也不地一文二年處父是也不稱公者一莊二十一年于防是也及戎盟者一桓二年于唐是也大夫諸侯盟者四文十六年于郪邱成元年赤棘三年于拔哀二年于句繹是也遂事而盟者二莊十九年公子是也大夫特與外臣盟者一成十六年于扈是也内微者與外盟一隱元年于宿是也諸侯來盟者一襄二十九年杞子是也外臣來盟者四桓十四年鄭伯之弟語閔七年齊髙子文十五年宋華孫宣七年孫良夫是也因來聘而盟者五成三年晉荀庚衛孫良夫十一年晉郤犨七年孫林父十五年宋向戌是也大夫出涖盟者四僖三年公子友文七年公孫敖七年叔孫婼定十一年叔還是也外特相盟者五隱二年于宻三年石門七年于鹹于沙八年于曲濮是也外參盟者五隱八年瓦屋桓十一年于惡曹僖十九年曹南二十一年于鹿上宣十一年于辰陵是也外相盟參以上者二僖二年于貫文十五年于扈(扈盟諸侯不序)是也同盟一宣十二年于清丘是也外與狄盟者一僖二十年于邢是也侵伐而盟者三僖四年于召陵成二年于袁婁及僖三十二年衛及狄是也
公元前498年
隱公九年冬公會齊侯于防(防公羊作邴)左氏傳謀伐宋也榖梁傳㑹者外為主焉爾
公元前497年
十年春王二月公㑹齊侯鄭伯于中丘
公元前496年
十一年夏五月公㑹鄭伯于時來(時來公羊作祈黎)左氏傳謀伐許也
公元前506年
桓公元年三月公㑹鄭伯于垂榖梁傳㑹者外為主焉爾
二年三月公㑹齊侯陳侯鄭伯于稷以成宋亂(杜注成平也宋有弑君之亂故為欲以平之)公羊傳内大惡諱此其目言之何逺也榖梁傳以者内為志焉爾公為志乎成是亂也此成矣取不成事之辭而加之焉於内之惡而君子無遺焉爾(注江熈曰案宣四年公及齊侯平莒及郯傳曰平者成也然則成亦平也公與齊陳鄭欲平宋亂而取其賂鼎不能平亂故書成宋亂取郜大鼎納于太廟微㫖見矣尋理經傳似失之惠氏士奇曰成者斷獄名王所謂成獄辭也秋官訝士四方訟獄四方亂獄則往而成之成之者聽之也不可謂之平平和解兩家成為平妄矣四方亂獄莫大于弑君桓往成不成而退反取賂焉孔子直書之傷天下之無王也取賂在後成亂在前左氏一之經義矣)
    蕙田春秋書成宋亂之義惟惠氏得之可謂前人所未發
七月蔡侯鄭伯會于鄧左氏傳始懼楚也公羊傳離不言會此其言㑹何盖鄧與㑹爾(注二國㑹曰離二人議各是其所是非其所非所道不同不能决事是非善惡不足采取故謂之離㑹三國以上言㑹者重其少從多也能决事是非善惡)
公元前504年
三年春正月公會齊侯于嬴左氏傳成昏于齊也
六月公㑹杞侯于郕(杞公羊作紀郕公羊作盛)左氏傳杞求成九月公會齊侯于讙榖梁傳無譏乎曰為禮也齊侯來也公之逆而㑹之可也(注為親迎之禮)
公元前501年
六年夏四月公㑹紀侯于成(成榖梁作郕)左氏傳紀諮謀齊難
十年公㑹衛侯于桃丘弗遇公羊傳會何期辭也其言弗遇何公不見要也榖梁傳弗遇者志不相得也弗内辭
公元前496年
十有一年秋九月公會宋公于夫鍾(公羊作夫童)
冬十有二月公會宋公于闞
公元前495年
十有二年八月公㑹宋公于虗(虗公羊作郯)
冬十有一月公㑹宋公于龜
公元前493年
十四年春正月公㑹鄭伯于曹左氏傳㑹于曹曹人致餼禮也
公元前492年
十五年夏公㑹齊侯于艾(艾公羊作鄗穀梁作蒿)左氏傳謀定許也
冬十有一月公㑹宋公衛侯陳侯于袲伐鄭左氏傳謀伐鄭將厲公
公元前491年
十六年春正月公㑹宋公侯衛侯于曹左氏傳謀伐鄭也
公元前489年
十八年春王正月公㑹齊侯于濼
公元前678年
莊公十有三年春齊侯宋人陳人蔡人邾人㑹于北杏(齊侯穀梁作齊人時何注齊桓行伯約束諸侯天子故為此㑹桓公未為諸侯信鄉故使微者㑹也桓公不辭微者欲以卑下侯遂成霸功也)左氏傳㑹北杏平宋
 穀梁傳是齊侯宋公也其曰人何也始疑之何疑焉
桓非受命之伯也將以事授之者也(注言諸侯權時推齊侯使行伯事)曰可矣乎未乎舉人衆之也(注稱人言王命衆授之以事)
公元前677年
十有四年冬伯會齊侯宋公衛侯鄭伯于鄄左氏傳宋服故也穀梁傳復同㑹
公元前676年
十有五年春齊侯宋公侯衛侯鄭伯㑹于鄄左氏復會焉齊始霸也榖梁傳復同㑹
公元前664年
二十有七年冬公㑹齊侯于城濮(杜注將討衛也)
公元前659年
僖公元年八月公㑹齊侯宋公鄭伯曹伯邾人于(公羊作朾)
公元前657年
三年齊侯宋公江黄人㑹于陽榖左氏傳謀伐楚也公羊傳此大㑹曷為末言桓公無障谷無貯無易樹子無以妾為妻(注時桓公功徳隆盛諸侯咸曰無言不從曷為用盟哉故告誓而已)榖梁陽榖之會桓公委端搢笏而朝諸侯諸侯皆諭乎桓公之志
公元前647年
十有三年夏四月公㑹齊侯宋公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于鹹左氏淮夷病杞故且謀王室榖梁兵車之㑹
十月六年冬十有二月公㑹齊侯宋公侯衛侯鄭伯許男邢侯曹伯于淮左氏傳謀鄫且東畧榖梁兵車之㑹
公元前639年
二十有一年秋宋公楚子陳侯蔡侯鄭伯許男曹伯㑹于盂執宋公以伐宋(盂公羊作霍榖梁作雩)
公元前632年
二十有八年冬公㑹晉侯宋公蔡侯鄭伯陳子子邾子秦人于温左氏傳討不服榖梁傳諱㑹天王
公元前636年
文公元年秋公孫敖晉侯于戚
公元前649年
十有一年夏叔仲彭生晉郤缺承筐左氏傳謀諸侯之從于楚者
公元前647年
十有三年冬如晉衛侯㑹公于㳫十有二月己丑公及晉侯盟還自晉鄭伯㑹公于棐(棐公羊作斐)公羊傳還者何善辭也何善爾往黨衛侯會公㳫至得與晉侯盟反黨鄭伯㑹公于斐故善也(注黨所也所猶是人語一出三為諸侯所榮深善之)
公元前643年
十有七年六月諸侯㑹于扈左氏晉侯蒐于黄父復合諸侯于扈平宋也公不與㑹齊難故也書曰諸侯無功
公元前608年
宣公元年夏公會齊侯于平州左氏傳㑹平州以定公位
公元前602年
七年公㑹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于黒壤左氏晉侯之立也公不朝焉又不使大夫聘晉人止公于㑹盟黄父不與盟以賂免故黒壤之盟不書諱之也
公元前600年
九年九月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會于扈左氏傳討不睦也
公元前598年
十有一年秋晉侯㑹狄于攢函左氏傳衆狄服也
榖梁不言及外狄
公元前595年
十有四年冬公孫歸父㑹齊侯于榖
公元前594年
十有五年春公孫歸父㑹楚子于宋
仲孫蔑髙固于無婁
公元前602年
成公五年夏叔孫如㑹晉荀首于榖左氏傳晉荀首如齊送女宣伯餫諸榖(注野饋曰餫運糧饋之敬大國也)
公元前597年
十有二年夏公㑹晉侯衛侯于瑣澤左氏宋華元克合晉楚之成夏五月晉士燮楚公子罷許偃癸亥盟于宋西門之外曰凡晉楚無相戎好惡同之同恤菑危備救凶患若有害楚則晉伐之在晉楚亦如之交贄往來道路無壅謀其不協而討不庭有渝此盟神明殛之俾隊其師無克胙國鄭伯如晉聼成㑹于瑣澤成故也
公元前594年
十有五年冬十有一月叔孫如㑹晉士燮齊髙無咎宋華元孫林父公子鰌邾人㑹吳于鍾離左氏傳始通吳公羊曷為殊會吳外吳曷為外也春秋内其國而外諸夏諸夏而外夷狄榖梁傳㑹又會外之也
公元前593年
十有六年秋公㑹晉侯侯衛宋華元邾人于沙隨不見公左氏傳謀伐鄭也公羊不見公者何公不見見也(注不見見者恚乞師不得執之)榖梁不見公者可以見公也可以見公而不見公譏在諸侯也(劉氏敞曰春秋于魯事有可耻者必為之諱君臣之禮也若我無失道而横逆所加則不諱故直書以罪諸侯)
公元前626年
襄公二年秋七月仲孫蔑晉荀罃宋華元孫林父曹人邾人于戚左氏傳謀鄭故也
仲孫蔑會晉荀罃齊崔杼宋華元孫林父曹人邾人滕人薛人小邾人于戚
公元前623年
五年夏仲孫林父㑹吳于善道
公會晉侯宋公侯衛侯鄭伯曹伯子邾子滕子薛伯齊世子光吳人鄫人于戚左氏傳盟于戚會吳且謀戍陳也公羊傳吳何以稱人吳鄫人云則不七年十有二月公㑹晉侯宋公侯衛侯曹伯子邾子于鄬
公元前620年
八年夏季宿會晉侯鄭伯齊人宋人衛人邾人于邢丘左氏傳㑹于邢丘以命朝聘之數使諸侯大夫聼命季孫宿齊髙厚宋向戌甯殖大夫㑹之鄭伯獻捷于㑹故親聼命大夫不書尊晉侯榖梁傳見魯之失正也公在而大夫㑹也
公元前599年
十年公會晉侯宋公衛侯曹伯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齊世子光㑹吳于柤左氏傳㑹吳子壽夢榖梁傳㑹又㑹外之也
公元前598年
十有一年公會晉侯宋公衛侯曹伯齊世子光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鄭㑹蕭魚公羊傳此伐鄭也其言蕭魚何盖鄭與㑹爾(注中國以鄭故三年中五起兵至是乃服其後無干戈之患二十餘年故喜而詳録)
公元前595年
十有四年春王正月季孫宿叔老晉士匄齊人宋人衛人鄭公孫蠆曹人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子吳于向左氏傳㑹于向為吳謀楚故也
季孫宿士匄宋華閲衛孫林父公孫人邾人于戚左氏傳謀定衛
公元前590年
十有九年冬叔孫豹士匄于柯
公元前639年
二十有一年冬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子邾子于商左氏傳錮欒氏
公元前638年
二十有二年冬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于沙隨左氏傳復錮欒氏
公元前636年
二十有四年八月公㑹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于夷儀左氏傳會夷儀將以伐齊水不克
公元前634年
二十有六年夏公㑹晉人鄭良霄人曹人于澶淵
左氏公㑹晉趙武宋向戌良霄曹人于澶淵以討衛疆戚田趙武不書尊公也(注罪武㑹公侯)向戌書後也(注後㑹期)鄭先宋不失所也(注如期至)
公元前630年
三十年冬十月晉人齊人宋人衛人鄭人曹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澶淵灾故左氏傳為宋災故諸侯大夫以謀歸宋財冬十月叔孫豹晉趙武公孫宋向戌衛北宫佗鄭罕虎及小邾之大夫澶淵既而無歸于宋故不書其人不信
 公羊傳會未有其所為者此言所為何録伯姬
諸侯相聚而更宋之所䘮曰死者不可復生爾財復矣此大事曷為使微者卿也卿則其稱人何貶曷為貶卿不得諸侯榖梁傳㑹不言其所為其曰宋災故何也不言災故無以見其善也其曰人何也救災以衆何救焉更宋之所䘮財也
公元前632年
昭公元年春王正月叔孫豹晉趙武楚公子圍齊國宋向戌衛齊惡陳公子招蔡公孫歸生罕虎許人曹人于虢左氏傳尋宋之盟也
公元前629年
四年夏楚子蔡侯陳侯鄭伯許男徐子滕子頓子胡子沈子小邾子宋世子淮夷于申(杜注楚靈王諸侯)
公元前624年
九年叔弓楚子于陳
公元前622年
十有一年秋季孫意如會晉韓起齊國宋華亥衛北宫佗鄭罕虎曹人杞人于厥慗左氏傳謀救蔡也
公元前635年
二十有五年夏叔詣晉趙鞅樂大衛北宫喜鄭游吉曹人邾人滕人薛人小邾人于黄父左氏傳謀王室
公元前633年
二十有七年秋晉士宋樂祁犂衛北宫喜曹人邾人滕人于扈左氏傳令戍周且謀納公也
公元前629年
三十有一年春季孫意如㑹晉荀躒于適厯
公元前605年
定公十年夏公㑹齊侯于夾谷左氏公㑹齊侯于祝其夾谷孔丘犂彌言於齊侯曰孔丘知禮而無勇若使萊人兵刼魯侯必得志焉齊侯從之孔丘公退士兵兩君合好裔夷之俘以兵亂之非齊君所命諸侯裔不謀夏夷不亂華俘不干盟兵不偪好於神為不祥於徳愆義人為失禮君必不然齊侯聞之遽辟之將盟齊人加于載書曰齊師出竟而不以甲車三百乗從我者有如此盟孔丘使兹無還揖對曰而不反我汶陽之田吾以共命者亦如之
侯衛侯鄭游速安甫
公元前601年
十有四年五月公㑹侯衛侯于牽左氏傳謀救范中行氏
齊侯宋公會于洮左氏傳范氏故也
大蒐于比蒲邾子來㑹公(杜注㑹公于比蒲于何注書者非邾婁人都也如入人都當修朝禮古者諸侯將朝天子必先閒隙之地考徳行刑法講禮正文習事天子之儀尊京師重法度恐過誤言公者不受于廟趙氏汸曰凡公在外諸侯㑹之㑹公某公在内諸侯㑹之曰某來㑹公)
公元前563年
哀公六年夏還會吳于柤
公元前562年
七年公會吳于鄫
公元前557年
十有二年夏五月公㑹吳于槖皋
公㑹衛侯宋皇瑗于鄖
公元前556年
十有三年夏公會晉侯吳子黄池左氏公㑹平公晉定公吳夫差黄池秋七月辛丑盟吳晉爭先吳人曰於周室我為長晉人曰於姬姓我為伯乃先人公羊傳吳何以稱子吳主也吳主則易為先言晉侯不與夷狄之主中國也其言及吳子兩伯之辭也不與夷狄之主中國曷為以兩伯之辭言之重吳也曷為吳吳是則天下諸侯敢不至也
 榖梁黄池吳子乎哉遂子矣吳夷狄之國
祝髪文身欲因魯之禮因晉之權而請冠端而襲其藉于成周以尊天王吳進矣吳東方大國累累小國諸侯合乎中國能為則不臣乎(注言其臣也)吳王尊稱也子卑稱也辭尊稱居卑稱以諸侯王吳王夫差好冠孔子大矣夫差未能言冠而欲冠也
    蕙田以上書㑹而不盟
公元前555年
    又案春秋書公諸侯者十七隠九年于防十一年于時來桓元年于垂三年于嬴于郕于讙六年于成十一年于夫鍾于闞十二年于虚于龜十四年于曹十五年于艾十八年于濼莊二十七年城濮元年平州十年夾谷是也而弗遇者一桓十年是也吳者二哀七年于鄖十二年于槖皋是也侯參以上六隱十年于中邱桓二年于稷十五年于袲十六年于曹定十四年于牽哀十二年于鄖是也公與伯主十四僖元年十三年于鹹十六年于淮二十八年于温宣七年黒壤成十二年于瑣澤襄五年于戚七年于鄬十年于柤(殊吳)十一年于蕭魚二十一年于商任二十二年于沙隨二十四年于夷儀哀十三年于黄池(吳晉兩伯)是也不見一成十六年于沙隨是也諸侯迎㑹二文十三年于沓于棐是也來㑹一定十四年于比蒲是也公㑹大夫一襄二十六年于澶淵是也大夫諸侯四文元年于戚宣十四年于榖十五年于宋昭九年于陳是也一哀六年于柤是也大夫諸侯一襄八年于邢邱是也大夫大夫五文十一年于承匡宣十五年于無婁成五年于穀襄十九年于柯三十一年適厯是也大夫八成十五年于鍾離元年于戚于戚十四年于向于戚元年于虢十一年于厥慗二十五年黄父是也(鍾離皆殊吳)内外大夫一襄五年善道是也王臣諸侯一莊十四年于鄄是也諸侯相㑹七莊十三年于北杏十五年于鄄僖三年陽榖二十一年于盂文十七年于扈(諸侯不序)宣九年于扈四年于申是也相㑹二桓二年鄧定十四年于洮是也外諸侯大夫相㑹一定十年安甫是也諸侯一宣十一年于攢函是也大夫相㑹二襄三十年澶淵二十七年于扈是也
公元前508年
隱公二年春公㑹于潛(杜注戎而書㑹順其俗以為禮何注凡書㑹惡其虚内務外好古者諸侯朝時不得踰竟所傳聞世外離㑹不書書内離春秋王魯明當先持正躬自厚而薄責人故略外也朝聘㑹盟書時)左氏公會于潛惠公之好也戎請盟公辭榖梁傳㑹為主焉爾知者慮義仁者守有此三然後可以出㑹戎危公也
秋八月庚辰公及戎盟于唐左氏傳戎請盟盟于唐復修戎好
公元前563年
六年夏五月辛酉公㑹齊侯盟于艾左氏傳盟于艾始平于齊也
公元前626年
桓公十一年秋九月柔㑹宋公陳侯蔡叔盟于折公羊傳柔者何吾大夫未命者也榖梁傳柔者何吾大夫未命者也
公元前625年
十二年夏六月壬寅公㑹紀侯子盟于曲池(曲池公羊毆蛇)左氏傳平紀
秋七月丁亥公㑹公燕人盟于榖丘
十有二年十有一月丙戌公會鄭伯盟于武父
公元前620年
十七年春正月丙辰公㑹齊侯紀侯盟于黄左氏平齊紀且謀衛故也
公元前782年
莊公十有三年冬公㑹齊侯盟于柯左氏傳始及齊平公羊何以不日易也其易柰何桓之盟不日其會不致信之也其不日何以始乎此莊公將㑹乎桓曹子進曰君之意何如莊公寡人之生則不若死矣曹子曰然則君請當其君臣請當其臣莊公曰諾於是㑹乎桓莊公升壇(注土基三尺土三等曰壇㑹必有壇者為升降揖讓先君相接所以長其敬)曹子手劍而從之管子進曰君何求乎曹子曰城壊壓境不圖管子然則君將何求曹子曰願請汶陽之田管子顧曰君許諾桓公曰諾曹子請盟桓公下與之盟(注下壇與曹子定約必下壇者為殺牲不潔又盟本非禮故不于壇上也)已盟曹子摽劍而去之要盟可犯而桓公不欺曹子可讎而桓公不怒桓公之信著乎天下自柯之盟始焉榖梁曹劌之盟也信齊侯也桓盟雖内與不日信也
公元前779年
十有六年冬十有二月㑹齊宋公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滑伯滕于同盟于幽左氏鄭服公羊同盟者何同欲榖梁傳同者有同也同尊周也不言外内寮一疑之也
公元前772年
二十有三年十有二月甲寅公㑹齊侯盟于扈公羊傳桓之盟不日何以日危之也何危爾我貳也魯子曰我貳者非彼然我然也
公元前768年
二十有七年夏六月公㑹齊侯宋公陳侯鄭伯同盟于幽左氏傳陳鄭服穀梁傳同者有同也同尊周也於是而後授之諸侯也其授之諸侯何也齊侯得衆桓公不致安之也桓盟不日信之也信其信仁其仁衣裳之㑹十有一未嘗㰱血之盟也信厚兵車之㑹未嘗大戰愛民
公元前655年
僖公五年夏公及齊侯宋公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㑹王世子于首止(首止公榖作首戴)左氏傳會王太子鄭謀寜周公羊曷為殊㑹王世子世子貴也世子猶世世子榖梁及以㑹尊之也何尊焉王世子云者唯王之貳也云可以重之右焉尊之也何重焉天子世子天下
秋八月諸侯盟于首止公羊諸侯何以不序一事再見者前目而後凡也榖梁傳無中事而復舉諸侯何也尊王世子不敢與盟也尊則其不敢與盟何也盟者不相信也故謹信不敢所不信而加之尊者諸侯不能天子不臣王世子子也塊然諸侯之尊已而立乎其位是不子也桓不臣王世子不子其所善焉何也是則變之正也天子諸侯不享覲桓控大國小國諸侯不能以朝天子不敢致天王尊王世子於首戴乃所以天王之命也世子王命㑹齊桓亦所以天王之命也世子受之可乎是亦變之正也天子諸侯不享世子諸侯之尊已而王尊世子受之可也
公元前653年
七年秋七月公㑹齊侯宋公陳世子鄭世子盟于甯母左氏傳謀鄭故也榖梁衣裳之㑹
公元前652年
八年春王正月公㑹王人齊侯宋公衛侯許男曹伯陳世子款盟于洮左氏傳謀王室公羊王人者何微者也曷為序乎諸侯上先王命榖梁王人之先諸侯何也貴王命朝服雖敝必加于上弁冕雖舊必加于首周室雖衰必先諸侯兵車之㑹
公元前651年
九年公㑹宰周公齊宋子衛侯鄭伯許男曹伯于葵丘左氏尋盟修好禮也公羊傳宰周公者何天子為政者也榖梁天子之宰通于四海宋其稱子何也未葬之辭也
九月戊辰諸侯盟于葵丘左氏傳齊侯盟諸侯葵丘曰凡我同盟之人既盟之後歸于公羊傳桓之盟不日何以日危之也何危爾貫澤之㑹桓公有憂中國之心不召而至者江人黄人葵丘之㑹桓公震而矜之叛者九國之者猶曰振振然矜之者何猶曰莫若我也榖梁傳桓盟不日何以美之也為見天子之禁故美之葵丘之盟陳牲而不殺讀書加于牲上壹明天子之禁曰毋雍泉毋訖糴毋易樹子毋以妾為妻毋使婦人國事
公元前645年
十有五年三月公㑹齊侯宋公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盟于牡丘左氏傳尋葵丘之盟且救徐也榖梁兵車之㑹
公元前641年
十有九年冬陳人蔡人楚人鄭人盟于齊(何注因宋征齊有隙為此盟也其後楚遂得中國霍之㑹執宋公)
公元前639年
二十有一年十有二月癸丑公㑹諸侯盟于薄釋宋公
 榖梁傳㑹者外為主焉爾
公元前635年
二十有五年冬十有二月癸亥公㑹衛子慶盟于洮
 左氏傳修衛文公之好且及平也榖梁
大夫其曰慶何也以公之㑹目之也
公元前634年
二十有六年春王正月己未公會子衛甯速于向
 左氏傳尋洮之盟也榖梁傳公不㑹大夫其曰甯
速何也以其隨可以言會也
公元前633年
二十有七年十有二月甲戌公㑹諸侯盟于宋(杜注諸侯宋公與楚有好而往㑹之後期宋方見圍無嫌于與盟故直以宋地何注地以宋者起公解宋圍為此盟也宋得與盟則宋解可知而公釋之見矣范注地以宋者則宋得與盟宋圍解可知)
    蕙田左氏以宋方見圍公往㑹諸侯不與宋㑹二傳則以公㑹諸侯而宋圍釋宋亦與㑹左傳宋人如晉告急之文校之則宋圍盖未釋左氏義長
公元前632年
二十有八年五月癸丑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蔡侯鄭伯衛子子盟于踐土榖梁傳諱㑹天王
公元前631年
二十有九年夏六月王人晉人宋人齊人陳人蔡人秦人盟于翟泉左氏公㑹王子晉狐偃宋公孫固齊國歸父陳轅濤塗小子慗盟于翟泉尋踐土之盟且謀伐鄭也卿不書罪之也在禮卿不㑹公侯伯子男可也
公元前658年
文公二年夏六月公孫敖宋公陳侯鄭伯晉士縠盟于垂隴左氏傳公未至六月伯會諸侯司空士縠盟于垂隴晉討衛故也書士縠堪其事也(注司空非卿也以士縠能堪卿事故書)榖梁傳内大夫可以㑹外諸侯
公元前653年
七年秋八月公㑹諸侯大夫盟于扈左氏晉侯立故也公後至故不書所㑹凡㑹諸侯不書所㑹後也(注不書所㑹謂不具列公侯及卿大夫)後至不書其國辟不敏公羊諸侯何以不序大夫何以不名失序也公失序奈何諸侯不可使與公盟眣大夫使與公盟也榖梁傳其曰諸侯畧之也
公元前652年
八年冬十月壬午公子遂㑹晉趙盾盟于衡雍左氏傳報扈之盟也
乙酉公子遂㑹雒戎盟于暴左氏傳書公子珍之也(注大夫出竟有可以社稷利國家者專之可也)
公元前646年
十有四年六月公㑹宋公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晉趙盾癸酉同盟新城左氏同盟新城從于楚者服且謀邾也榖梁傳同者有同同外楚也
公元前644年
十有六年春季孫行父㑹齊侯于陽榖齊侯弗及
左氏公有疾使季文子㑹齊侯于陽榖諸盟齊侯不肯曰請俟君間公羊傳其言弗及何不見與盟也
 榖梁弗及内辭行父失命矣齊得内辭
公元前702年
宣公十有七年六月己未公㑹晉侯衛侯曹伯邾子同盟斷道左氏討貳榖梁傳同者有同同外楚也
公元前662年
成公二年十有一月公㑹楚公子嬰齊于榖梁傳楚無大夫其曰公子何也嬰齊亢也
申公及楚人秦人宋人陳人衛人鄭人齊人曹人邾人薛人鄫人盟于蜀公羊傳此楚公子嬰齊也其稱人何得壹貶焉爾榖梁傳楚其稱人何也於是而後得其所也㑹與盟同月則地不地不同則地地盟此其地㑹地盟何也以公得其所申其事也今之屈向之驕也
公元前659年
五年十有二月己丑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邾子杞伯同盟蟲牢左氏同盟蟲牢鄭服
公元前712年
七年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衛侯曹伯子邾子杞伯救鄭八月戊辰同盟馬陵左氏同盟馬陵蟲牢之盟且服故也
公元前710年
九年春王正月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杞伯同盟于蒲左氏傳會于蒲以尋馬陵之盟
公元前704年
十有五年三月癸丑公會晉侯衛侯鄭伯曹伯宋世子國佐邾人同盟于戚左氏傳討曹成公
公元前702年
十有七年夏公會尹子單子晉侯齊侯宋公衛侯曹伯邾人伐鄭六月乙酉同盟于柯陵左氏同盟于柯陵尋戚之盟也榖梁傳柯陵之盟謀復伐鄭也
公元前701年
十有八年十有二月仲孫蔑晉侯宋公衛侯邾崔杼同盟于虛朾左氏傳謀救宋
公元前695年
襄公三年六月公㑹單子晉侯宋公衛侯鄭伯子邾子齊世子光已未同盟雞澤榖梁傳同者有同同外楚也
陳侯使袁僑如公羊傳其言如㑹後㑹榖梁如㑹外乎㑹也於㑹受命
戊寅叔孫豹諸侯大夫及陳袁僑盟左氏傳陳請服公羊曷為殊及陳袁僑為其與袁僑盟也
 榖梁及以及與之也諸侯以為可與則與之不可
與則釋之諸侯盟又大夫相與私盟大夫張也故雞澤之㑹諸侯失正大夫國權曰袁僑異之也(注再言及明獨與袁僑不與諸侯大夫)
公元前689年
九年公㑹晉侯宋公衛侯曹伯子邾子滕子薛伯小邾子齊世子光伐鄭十有二月己亥同盟于戱左氏同盟于戯鄭服榖梁不異言鄭善得鄭不致不能據鄭也
公元前687年
十有一年夏四月公㑹晉侯宋公衛侯曹伯齊世子光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鄭秋七月己未同盟于亳城北左氏同盟于亳載書曰凡我同盟蕰年無壅利無保姦無留救灾患恤禍亂同好惡奬王室或間兹命司慎司盟(注二司天神)名山名川羣神羣祀(注羣祀祀典者)先王先公(注先王諸侯大祖宋祖帝乙鄭祖厲王之比也先公始封君)七姓十二國之祖(注七姓晉魯衛鄭曹滕姬姓邾小邾曹姓宋子姓齊姜己姓杞姒姓薛任姓實十三國言十二誤也)明神殛之俾失其民隊命亡氏踣其國家(趙氏汸曰襄公㑹晉悼者三同盟者四悼公得國即圍彭城再㑹于戚遂城虎牢皆使大夫主之雞澤之役始命諸侯同盟而以大夫别盟陳袁僑為大夫專盟之始戚之㑹戍陳而㑹吳人為諸侯盟吳之始㑹于鄬以救陳而陳侯逃歸于戯服鄭異志於是吳子于柤伐虎牢再駕而盟亳城北三駕而㑹蕭魚服從於是㑹吳伐秦復以大夫主之戚之㑹遂孫林父廢立之謀而衛人君臣之禍成于晉矣此悼公復伯之事其於文襄業果何如乎)
公元前703年
十有六年三月公㑹晉侯宋公衛侯伯曹伯子邾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于溴梁戊寅大夫公羊諸侯皆在是其言大夫盟何信在大夫也何言乎信在大夫刺天下之大夫曷為刺天下之大夫君若贅旒榖梁傳溴梁之㑹諸侯失正諸侯㑹而曰大夫正在大夫諸侯在而不曰諸侯大夫大夫不臣
公元前701年
十有八年冬十月公㑹晉侯宋公衛侯伯曹伯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同圍齊十有九年春王正月諸侯盟于祝阿(杜注前年齊之諸侯也)
公元前699年
二十年春王正月辛亥仲孫速人盟于向左氏督揚之盟故也
夏六月庚申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盟于澶淵左氏傳齊成故也
公元前635年
二十有五年夏五月公㑹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于夷儀左氏傳㑹夷儀伐齊以報朝歌之役
秋八月己巳諸侯同盟于重邱左氏同盟于重邱齊成故也
公元前633年
二十有七年叔孫豹晉趙武楚屈建公孫歸生衛石惡陳孔奐良霄許人曹人于宋
秋七月辛巳豹及諸侯大夫盟于宋左氏傳盟于宋西門之外季武子使謂叔孫公命曰視邾滕既而齊人請邾宋人請滕皆不與叔孫曰邾滕人之私也我列國何故視之宋衛吾匹也乃盟故不書其族言違命公羊曷為再言豹殆諸侯曷為諸侯為衛石惡在是也惡人之徒在是矣榖梁傳溴梁之㑹諸侯在而不曰諸侯大夫大夫不臣晉趙武恥之豹云者恭也諸侯不在而曰諸侯大夫大夫臣也其臣恭也晉趙武為之㑹也(趙氏汸曰襄公晉平四㑹而盟者二大夫盟者一溴梁諸侯㑹而大夫盟視雞澤益專同圍齊盟祝阿齊靈卒乃得齊莊盟于澶淵商任沙隨諸侯以錮叛臣而齊始伐盟主再㑹夷儀伐齊不果重邱之盟適以成崔杼之亂而已盖晉至平公益不競于楚於是趙武屈建盟于宋公子圍尋宋之盟于虢晉不復主夏盟而襄昭皆如楚矣)
公元前622年
昭公十有一年五月仲孫貜㑹邾子盟于祲祥左氏傳孟僖子㑹邾莊公盟于祲祥修好禮也
公元前620年
十有三年秋公㑹子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于平丘八月甲戌同盟平丘不與左氏同盟平丘齊服
公羊傳公不與盟者何公不見與盟也公不見與盟大夫何以致㑹不恥曷為不恥諸侯遂亂反陳蔡君子不恥不與榖梁傳同者有同同外楚也公不與盟者可以與而不與在公也其日善是盟也
公元前634年
二十有六年秋公㑹齊侯子邾子杞伯盟于鄟陵
左氏傳謀納公也榖梁傳公在外
公元前585年
定公四年三月公㑹子晉宋公侯衛侯陳子鄭伯許男曹伯子邾子頓子胡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國夏于召陵左氏傳劉文公諸侯于召陵謀伐楚也
五月公及諸侯盟于□鼬榖梁傳後而再盟公志於後㑹後志疑也
公元前577年
十有二年冬十月癸亥公㑹齊侯盟于黄
    蕙田以上書㑹後書盟
    又案春秋書公特與諸侯㑹盟五隱六年于艾桓十二年武父十三年于柯二十三年于扈定十二年于黄是也㑹盟以上者八桓十二年于曲池于榖邱十七年于黄僖二十一年于薄(諸侯不序)二十五年于洮二十六年于向二十七年于宋(諸侯不序)昭二十六年于鄟陵是也伯主㑹盟者二十二莊二十七年于幽僖五年于首止(殊㑹王世子)七年于寗母八年于洮九年邱十五年于牡邱二十八年于踐土七年于扈(諸侯不序)十四年于新城宣十七年于斷道五年蟲牢七年馬陵九年于蒲十五年于戚十七年于柯陵襄三年雞澤九年于戲十一年于亳城北十八年于祝柯二十年于澶淵二十五年于重邱(㑹盟異地)定四年于皋鼬(㑹盟異地)是也與會不與盟者一昭十三年于平邱也公㑹大夫盟者一襄十六年于溴梁是也書㑹不稱公者一莊十六年于幽是也内不書公外稱人者二僖十九年于齊二十九年于翟泉是也公與大夫㑹盟一成二年于蜀是也與戎㑹盟者一隱二年于唐(㑹盟異地)是也大夫特與諸侯㑹盟一昭十一年于祲祥是也㑹而弗及盟者一文十六年于陽榖是也㑹盟以上三桓十一年于折文二年于垂隴成十八年于虚朾是也大夫特與外臣㑹盟二文八年衡雍襄二十年于向是也外臣㑹盟者一襄二十七年于宋是也與戎㑹盟一文八年于暴是也
公元前732年
桓公三年夏侯衛胥命于蒲左氏傳不盟也
公羊胥命何相命也(注時盟不㰱血但以命相誓)何言乎相命近正也此其為近正奈何古者不盟結言而退榖梁傳胥之為言相命而信諭謹言而退以是近古也是一人先其以言之何也不以齊侯命衛侯也(趙氏汸曰春秋之初齊鄭一黨宋衛一黨也齊衛之合於是始故特書之義與石門之盟同若莊二十一年鄭虢胥命于弭則不書或有謂齊衛相命伯者雖陳氏亦引齊僖小伯及黎之臣子責衛以方伯連率之事證成其說則其實矣盖所謂伯者諸侯盟主也齊自胥命不能一日諸侯之政而况於衛乎)
    蕙田以上胥命者一
          右㑹盟
公元前719年
隱公四年夏公及宋公遇于清(杜注遇者革次之二國各簡其禮若道路相逢遇也㑹疏曲禮下云諸侯未及相見曰遇相見郤地然則㑹者豫謀閒地克期聚集上下之則制財用之節示威于衆各重其禮雖特㑹一國二國以上皆稱㑹也遇者或未及㑹期或暫須相見各簡其禮若道路相逢遇然周禮冬見曰遇則與此别劉賈以遇者用冬遇之禮故杜難之釋例曰遇者倉卒簡儀若道路相逢遇者耳周禮諸侯見天子曰遇劉氏因此名以說春秋自與傳違案禮曰朝曰宗秋曰覲曰遇此四時之名令者春秋不皆同之于禮見天當是百官備物時而遇禮簡易經書李姬及鄫子遇于防此婦于夫共朝豈當復用見天子之禮於禮皆違是言春秋之遇與周禮冬遇異也)公羊傳遇者何不期也一君一君要之也(注古者遇禮為朝天子若朝罷時卒相遇于塗近者為主逺者為賔先君相接所以崇禮讓絶慢易也當春秋時出入無度禍亂姦宄多在不虞無故卒然相要小人將以生心故重而書之所以防禍原也)榖梁傳及者内為志焉爾遇者志相得
公元前715年
八年宋公衛侯遇于垂左氏傳齊侯將平宋衛有㑹期宋公以幣請于衛請先相見衛侯許故遇于犬丘(注犬丘垂也地有兩名)榖梁不期而㑹曰遇遇者志相得莊公四年夏齊侯陳侯鄭伯遇于垂
公元前637年
二十有三年夏公及齊侯遇于榖榖梁傳及者内為志焉爾遇者志相得
公元前630年
三十年冬公及齊侯遇于魯濟左氏傳謀山戎也以其病燕故也榖梁傳及者内為志焉爾遇者志相得
公元前628年
三十有二年夏公齊侯遇于梁丘左氏傳齊侯為楚伐鄭之故請㑹于諸侯宋公請先見于諸遇于梁丘榖梁傳遇者志相得梁丘在曹邾之間去齊八百里非不能從諸侯而往也辭所遇遇所不大齊桓也(趙氏汸曰以禮相見為㑹不行㑹禮為遇特相遇惟莊以前見之齋僖欲平三國公有疑故請與衛侯先相見于垂是故明年鄭宋連兵之禍齊襄欲滅紀故與陳鄭遇垂紀侯是以大去其國齊為楚伐鄭故請㑹諸侯公請先見齊侯是以緩于伐楚皆有關于天下之故者也隱與宋公聞衛亂而相遇齊桓圖伯亦兩與莊公遇者桓公身下諸侯以成伯業故以簡便濟其勤勞也)
    蕙田以上内相遇者三外相遇者三
          右遇
 
 
 
 
 
 五禮通考卷二百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