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和 zh.wikisource.org
五礼通考 卷一百三十三 (自动笺注)
欽定四庫全書
 五禮通考卷一百三十三
           刑部尚書秦蕙田
  嘉禮
   朝禮
公元639年
    蕙田周制天子三朝路門外之朝曰治朝王日眡朝于此後世所謂常朝古者三公坐而論道眡朝冢宰聽治大僕正位百官各從表著之位上下分至嚴君臣之情至親邦國利病政事得失民生疾苦無有壅于上聞者秦漢以䧏迄于南北朝史志詳于朝㑹儀注常朝闕如自唐以後其儀始僃唐常朝太極殿其在大明宫則于宣政殿貞觀初每日臨朝十三年三日一朝永徽中五日一朝仍有朔望朝開元禮有朔日受朝其後又有紫宸殿入閤中葉以還又有開延召對敬宗定以朔望入閤昭宣帝時定一五九日開延後唐明宗始詔羣臣五日一詣内殿起居仍復朔望入閤制文武官每日文明殿正衙曰常恭五日一赴崇徳殿或垂拱殿起居而外别有入閤之儀但唐之入閤御便殿也其禮視正衙為簡宋之入閤前殿也其禮視正衙為繁則非唐舊矣熙寜以後入閤儀重定朔御殿之制政和新儀文徳殿月朔視朝紫宸殿望恭垂拱殿四恭紫宸殿日恭垂拱殿日叅崇政殿假日起居有常起居太宗至燕御元和殿入閤金以朔望日為朝恭餘日為常朝元宰執每日延春閤及别殿奏事常朝御殿儀有御門每日晨興御奉天門至午晩復出坐朝其後御殿之禮廢午晩二朝亦廢景泰弘治始復午朝未幾旋罷至世宗神宗之世常朝御門數十不一舉焉常朝儀宋志列之賔禮依通典明集禮㑹典嘉禮而繼周官朝禮之後視朝正禮
史記秦始皇本紀三十五年始皇以為咸陽人多先王宫廷小吾周文王豐武王都鎬豐鎬之間帝王之都也乃營作朝宫聽事羣吏受决事悉于咸陽宫
二世二年趙髙二世先帝臨制天下久故羣臣不敢為非邪説陛下富于春秋即位奈何公卿决事事即有誤示羣臣短也天子稱朕固不聞聲于是二世常居禁中諸事其後公卿希得朝見
    蕙田周制王日眡朝秦去古未逺故始皇梁父石云平天不懈于治夙興夜寐建設長利則猶知聽政之勤也至二世趙髙邪説禁中决事朝禮始廢矣
公元前68年
漢書宣帝本紀地節二年上始親政五日一聽
 續漢書禮儀志注胡廣舊儀公卿以下每月常朝先帝以其頻故省惟六月十月朔朝後復以六月朔盛暑省之
公元224年
三國魏文帝本紀黄初五年五月有司公卿朝朔望日因奏疑事聽斷大政論辨得失
公元237年
魏志齊王本紀景初元年正月即位七月親臨朝聽公卿奏事
公元456年
宋書孝武帝本紀孝建三年二月丁丑始制朔望臨西堂羣下
公元540年
梁書武帝本紀大同六年八月辛未詔曰經國有體必詢諸朝所以尚書令僕丞郎旦旦上朝以議時事前共籌懷然後奏聞頃者不爾每有疑事倚立求决古人有云主非堯舜何得發言便是是故放勲之聖猶咨四岳重華之叡亦待多士豈朕寡徳所能獨斷自今尚書中有疑事前于朝堂參議然後啟聞不得習常軍機要切前須諮審依舊
魏書穆亮髙祖朝堂三代之禮日出視朝漢魏已䧏禮儀漸殺晉令有朔望集公卿朝堂論政事亦無天子親臨文今因卿等日中集中前則卿等自論政中後與卿等共議可否遂命讀奏髙祖親自决之
    蕙田讀奏親自决之今之御門大學士進御内閣學士讀本請㫖即其意也
公元531年
前廢帝本紀普泰元年四月員外諌議大夫歩兵校尉奉車都尉羽林監給事中積射将軍奉朝請七品以上朔望入朝
㐀齊書孝昭本紀日昃臨朝訪問左右冀獲直言
公元563年
後周武帝本紀保定三年五月甲子朔避正寝不受朝旱故也
公元573年
建徳二年秋七月春末不雨至于是月壬申百寮大徳殿帝責躬罪已問以政治得失
隋書髙祖本紀上每旦臨朝日昃忘倦
          右秦至隋常朝
六典太極殿朔望坐而視朝兩儀殿常日聽朝視事
唐書職官志文武官職事九品以上二王後朔望文官五品以上兩省供奉官監察御史員外郎太常博士日恭號常恭官武官三品以上三日一朝號九恭官五品以上折衝當番五日一朝號六恭官弘文崇文館國子監學生四時恭凡諸王入朝及以恩追至者日恭九品以上十月二月袴褶以朝五品以上有珂蕃官及四品清官則否
公元627年
文獻通考貞觀元年十一月梁州都督竇軌入朝上曰君臣共事猶父外官久不入朝或疑懼朕亦須數見之問以人間風俗許令入朝
    蕙田此外入朝
公元639年
貞觀十三年十月尚書左僕射房玄齡天下太平萬機事簡三日一臨朝許之
公元641年
通典貞觀十五年正月太宗侍臣古者諸侯入朝湯沐邑芻禾百車待以客禮家故事為諸州刺史郡守創立邸舍京城頃聞都督刺史充考使至京師皆賃房與商人雜居優禮不足是人不便十七年十月下詔令就京城内閑坊為諸州朝集使各造邸第三百餘所太宗親觀幸焉
公元648年
貞觀二十二年十月百僚朔望服袴褶以朝
公元649年
冊府元龜髙宗貞觀二十三年即位九月十一日太尉無忌奏請視朝日上報曰朕登大位日夕孜孜猶恐擁滯衆務自今以後毎日常坐
公元651年
永徽二年八月二十九日來月一日太極殿受朝此後五日一度太極殿朝朔望朝即永為常式京官文武五品依舊五日一恭
公元657年
顯慶二年太尉長孫無忌等奏以天下無虞隔日視事許之
公元705年
文獻通考中宗神龍元年初令文武五品以上毎朔望恭日升殿食四月以時炎暑制令隔日不坐右拾遺靳恒上疏諌曰臣聞昔漢制反支日亦通奏事又光武在軍躬自覽疏明帝撫運夜必讀書豈以四氣炎寒妨於政理竊為陛下不取
公元713年
冊府元龜先天二年二月太上皇正月十五日朝改取十一日毎年皆然又非朔望而同朔望受朝前後有誥非一
文獻通考先天二年勅文武官朝恭應著袴褶珂繖者其有不著入班者各奪一月俸若無故不到者奪一季祿其行香拜表不到凖此頻犯者量事貶䧏衣冠珂繖仍許著到曹司十月諸蕃使都府覊縻州其數極廣毎州遣使朝集成勞應須朝賀委當蕃都督上佐管内刺史自相通融明為次第毎年一蕃令一人入朝左右不得二人仍各分領諸州貢物都府㸃檢一時錄奏
開元中蕭嵩奏毎月朔皇帝受朝宣政殿先列仗衛及文武四品以下於庭侍中外辦上乃歩自西序門出昇御座朝罷又自御座起歩東序然後放仗散臣以為宸儀肅穆升䧏俯仰衆人不合得而見之乃請備羽扇於殿兩廂上将所司承㫖索扇扇合土座定乃去扇給事中無事上将退又索扇如初以為
    蕙田開元朔日朝儀與此畧同而加詳彼云受朝太極殿據在大内而言此云宣政殿據在大明宫而言也
唐開元朔日受朝(其朔日讀時令則不行此禮)前一日尚舍奉御設御幄於太極殿北壁南向守宫設文官次朝堂常儀太樂令宫懸殿庭設舉麾位於殿上西階西東一位樂懸東南西向並如常儀其日典儀設文三品以上位於横街南道東設武官三品以上位於道西俱毎等異重行北面相對為首設文四品五品位於懸東六品以下横街之南毎等異重行西面北上武官四品五品位於懸西六品以下横街南當文官等異重行東面北上典儀位於樂懸東北贊者二人在南少退又奉禮門外文官東朝堂西武官於西朝堂東面皆毎等異重行北上其日依時刻諸衛所部列仗屯門及陳於殿庭常儀羣官朝集官俱就次各服公服吏部兵部贊羣官俱出次通事舍人各引就朝堂前侍中版奏中嚴鈒㦸近仗入陳於殿太樂令工人就位協律郎就舉麾位諸衛之官各服其器服符寶郎奉寶俱詣閤奉迎典儀司贊者入就位通事舍人四品以上先入就位侍中版奏外辦有司承㫖索扇皇帝弁服絳紗衣御輿以出曲直華葢警蹕侍衛如常皇帝将出仗動太樂令令撞黄鐘之鐘右五鐘應協律郎俯伏舉麾鼓柷太和之樂皇帝出自西房御座南向符寶郎寶置御座常儀協律郎偃麾戛敔樂止通事舍人三品以上以次就位公初入門舒和之樂作至位樂止立定典儀再拜贊者承傳在位者皆再拜典儀又曰再拜贊者承傳羣官在位者又再拜舍人引羣官北面位者以次出公行樂出門樂止侍中前跪奏稱侍中臣某言禮畢俯伏興還侍位有司承㫖索扇皇帝太樂令令撞蕤賓之鐘左五鐘皆應奏太和之樂皇帝䧏座御輿入自東房侍衛警蹕如來侍臣從至閤樂止舍人東西面位者以次出皇帝若御翼善冠則羣臣皆服袴褶設樂懸去警蹕
朝集使引見(奉辭附)前一日尚舍奉御先奏於御殿所設御座常儀其日依時刻所司量加隊仗列如常式典儀殿庭横街南北設版位如常儀其日朝集使夙興並集朝堂各服其服朝京官武九品以上並服袴褶侍奉官及京官武四品以上就位如式通事舍人京官文武三品以上朝集使俱就所御殿門外序立以次侍中進奏外辦皇帝常服御座南向侍衛常儀通事舍人分引京官文武三品以上横街相對北面立定典儀再拜羣官在位者皆再拜通事舍人各引就街北西班停立通事舍人分引朝集使北面位(東方南方在東西方北方在西)立定典儀再拜朝集使等俱再拜通事舍人承㫖朝集使東北立稱有制朝集使等皆再拜舍人宣勅訖又再拜(答制先定行首一人跪奏舍人為奏聽進止)若承恩慰問舞蹈訖又再拜舍人宣勅侍中禮畢皇帝還宫如來侍臣退羣官等以次退其朝集使奉辭皆凖奉恭之京官但常恭官列版位朝集使三品以上升殿賜食四品以下廊下賜食臨時奏聽進止
公元734年
冊府元龜開元二十二年閏十一月詔諸州考使六品以下望日凖例賜食
公元744年
通典天寶三載二月百官望朝恭應服袴褶并著珂傘閏二月一日宜停自今以後毎逢仍永為恒式
公元746年
唐書宗本天寶五載夏五月庚申今後毎至旬節休暇中書門下文武百僚不須入朝外官不須衙集
公元747年
通典天寶六載九月勅自今以後毎朔望於常儀一刻外辦毎坐喚仗朝官從容閤門入至障外不須趨走百司無事午後放歸無為守成宜知朕意
    蕙田入閤之禮始於此
文獻通考入閤唐制起於天寶明皇無為守成詔宴朝喚仗百官從容閤門入盖唐前含元殿非正至大朝㑹不御次宣政殿謂之正衙坐朝立仗正衙或御紫宸殿即喚正衙仗自宣政殿兩門而入是謂東西上閤門故謂之入閤其後遂為常朝之儀
宋史禮志唐制天子日御正衙以見羣臣必立仗朔望薦食陵寝不能前殿御便殿乃自正衙喚仗宣政兩門而入是謂東西上閤門羣臣俟於正衙者因隨以入故謂之入閤五代以來正衙既廢而入閤希闊不講宋復行之
公元815年
    蕙田通考與宋志所載入閤之説不同今以冊府元龜考之則通考得之矣盖唐制正衙毎日有立玄宗正衙體嚴而御便殿以接羣下喚仗入閤無為守成意故不特朔望入閤常日亦可入閤何者御便殿原無常期册府元龜載大歴中間日坐朝雙日不復入閤然則入閤可間日行何必朔望耶冊府元龜又云故事望日皇帝宣政殿謂之大朝(此即開元禮所載)元宗始以朔望陵寝薦食不聽其後以為憲宗元和十年三月朔延英殿召對宰臣特以事召非故事也夫入閤接見羣臣所以聽政不聽政則并入閤亦廢之矣且入閤之儀於紫宸殿行之雖云便殿内朝正殿延英則非正殿矣朔望薦食延英且不御况御紫宸乎竊意天寶以後元宗怠于政事始則借為守成之名變正衙之朝而為入閤繼則借薦食陵寝之説并朔望入閤亦廢之其後習以為常有常日入無朔入閤矣徳宗以後率於延英召對宰臣常日入閤又復不講至敬宗復入閤之儀則專於朔望行之此禮之變也宋志以朔望薦食不聽政亦起於元宗遂與入閤并為一事誤矣
    又案宋張洎宋庠宋敏求皆以入閤為唐隻日紫宸殿常朝之儀不云朔望其説得之
公元747年
冊府元龜天寶六載正月詔曰今勝殘在運無事為心顧此朝儀當符至理既時非旰食将致昇平而廷設殺刑何成在宥每日立仗食及杖鍉等並宜停廢十一月辛卯朔朝集使貢舉人見十二月丙寅仗下百官尚書省貢物
公元753年
通典天寶十二載十一月御史中丞吉温奏請京宫朔望朝恭著朱衣袴褶五品以上珂傘制曰
    蕙田案此朱衣袴褶之始
公元760年
文獻通考肅宗乾元三年員外郎五品以上常恭官自今以後非朔望日許不入賊平之依舊常叅(時安史河洛)通典代宗廣徳二年勅常恭官遇泥雨儀制令例停朝恭今軍國事殷准式停恐有廢闕泥既深阻許延三刻傳㸃待道路通依常以後亦宜准此
公元774年
冊府元龜大歴九年十一月時四無事間日坐朝雙日不復入閤
公元724年
十二年八月久雨宥常恭百寮許御史㸃班
公元780年
唐書宗本建中元年十一月辛酉朔朝集使及貢士見於宣政殿兵興以來四方州府上計内外不㑹同者二十五年至此復舊典(州府計吏至者一百七十有三)
公元781年
文獻通考建中二年御史中丞竇㕘奏准儀制泥雨合停朝伏以軍國事殷恐有廢闕請令毎司長官一人入朝兩員副貳亦許分日其夜甚雨至明不止許令仗下廊食訖入中書其餘官及王府長官並請停朝任於本司勾當公事泥雨經旬亦望准此(是年故事置武班朝亦其廊下食等宜加給)
公元785年
冊府元龜貞元元年七月闗中蝗食禾稼孑遺八月甲子詔不御正殿奏事悉於延英庚寅視朝延英殿羣臣列位延英殿門外甲子之詔也丁丑戊寅中書門下上言陛下前以愆陽經時居正殿凡在臣庶無任兢惶至誠感通嘉雨霑洽兇渠授首同類格心臣等敢昧死請自今以後常儀御正殿詔曰可
    蕙田案開延英殿始見於此
 文獻通考開延英儀内中公事商量䧏宣頭付閤門開延閤門翻宣申中書并㮄正衙門如中書公事敷奏宰臣㮄子奏請開延英祗是宰臣赴對閤門使宰臣某已下延英候對宣徽使殿上宣通閤門使中書門下到次宣徽使喚次閤門使傳聲喚次通事舍人宰臣當殿立贊兩拜搢笏舞蹈三拜聖躬萬福兩拜口宣上來兩拜通事舍人上殿御座前又兩拜聖體皇帝宣安又兩拜三呼萬嵗各分班案前立定樞密使御榻兩面祗候其餘臣僚並約赴外次奏事宣賜兩拜三呼萬嵗坐吃對訖下殿兩拜宣賜酒食舞蹈謝恩宣徽使好去中書喫食延英畢次兩省官轉對閤門使當殿奏某已下轉宣徽使殿上宣通閤門使奏某已下到次宣徽使喚次閤門使傳聲喚次通事舍人引當殿立定兩拜搢笏舞蹈三拜聖躬萬福兩拜殿下奏事宣賜酒食兩拜舞蹈謝訖閤門使好去南班揖殿出於省就食次對官御史中丞三司使京兆尹並各奏所司公事閤門使奏某祗候次對宣徽使殿上宣通閤門使奏某到次宣徽使喚次閤門使傳聲喚次通事舍人引當殿立定兩拜搢笏舞蹈三呼萬嵗三拜訖奏聖躬萬福兩拜所司公事宣賜酒食兩拜舞蹈謝訖閤門使好去南班揖殿出於客省就食合赴延英中謝官文武兩班三品御史中丞左右丞侍郎諌議給事中舍人并諸道節度觀察防禦團練使刺史縣令入謝通喚武四品以下及諸道行軍司馬節度副使兩使判官書記支使推巡令錄舊例不對中謝祗於正衙朝謝
公元786年
    蕙田馬氏通考開延英儀於貞元二年之後閤門使宣徽使三司使唐時無此官制而宋又無開延英之儀當是五代定之儀或昭宣帝時開延英有之今不可定以延英奏事始於貞元附見於此并存疑以俟考
公元787年
唐書宗本貞元三年春三月庚寅今年朝集使宜停
公元791年
文獻通考貞元七年常叅官入閤不得奔走有周以下喪者禁襂服朝㑹復衣綾袍玉帶金吾将軍沈房有弟䘮公服不衣襂服入門上問宰臣董晉對曰准式朝官有周以下䘮者許服絁縵不合淺色上曰南班何得有之對曰因循而然又曰在式朝官皆以綾為袍五品以上服金玉帶取其文綵華飾奉上也昔尚書郎含香此意也
公元797年
冊府元龜貞元十三年正月御史臺諸司恭文武隔假三月以上横行恭假其武毎日先配九恭六恭比來或經冬至嵗首寒食三節假滿不是本配入日並横行事實乖闕請從以後毎經三節假滿不是本配入日其前件官請依文官横行恭假庶幾周行式序可之五月帝以累月天陰街鼓聲暗百官入朝走馬奔馳宣示宰臣百官曰卿等朝謁是常或陰雨不聞鼓聲則不奔波走馬忽有墜損深軫朕懷自今以後鼓聲差池不得走馬并時暑稍甚及雨雪泥潦量放朝恭宰臣上表陳謝
公元806年
文獻通考憲宗元和元年三月吏部兵部尚書侍郎郎官禮部侍郎御史中丞武元衡奏近起十月來年三月稱在𨕖舉限内不奉朝參令式無文禮敬斯闕一年之内半嵗不朝去貞元十二年中丞王顔奉勅釐革載在明文尋又因循輙自更改若以兵吏禮部舉選限内事繁即中書門下御史臺度支京兆府公事至重朝請如常又况旬節已賜歸休常恭又許分日一月内才十日朝參其間熱甚寒皆蒙班放臣以為王顔舉奏詳當勅文甚備貞元十一年四月勅㫖自今以後永為常式他年妄改條請委臺司彈奏庶使班行式叙典法無虧依奏
唐書宗本元和元年三月己未武元衡奏常恭官兼御史大夫中丞者准檢校省官例立在本品同類之上
公元714年
二年十二月癸亥御史臺文武常恭官准乾元元年三月十四日勅如有朝堂相弔慰及跪拜待漏行立失序語笑喧嘩入衙入閤執笏端行遲慢立班不正趨拜失儀言語微喧穿班穿仗出入閤門無故離位廊下飲食行坐失儀諠閙入朝及退不從正衙出入非公事入中書等毎犯奪一月班列不肅所由指摘猶或飾非具聞貶責臣等商量於舊條毎罰各減一半所貴有犯必舉從之
公元807年
冊府元龜元和二年二月己巳宰臣延英罷對起居舍人隨次對詔面受進止宣付兩省供奉官自今以後有事進状來其次對宜停初貞元七年詔毎御延英引見常恭官二人訪以政道謂之次對官所以視聽宰臣奏罷時議非之六月丁巳朔百官初入待漏院禁門入朝故事建福望仙等門昏而闔五更而啟與諸里門同時至徳中吐蕃内自金吾仗亡命因勅晩開宰相待漏太僕寺車坊至是始命有司各據班品置院於建福門外
公元714年
 唐國史補舊百官早朝立馬望仙建福門外宰相於光宅車坊以避風元和初始制待漏院
    蕙田案此制待漏院之始
公元811年
冊府元龜元和六年十二月庚午苦寒放朝五日
公元719年
七年四月壬子開延英對宰臣以下八年十月丙辰大雪放朝三日九年六月癸卯以時暑甚放百官五日十年三月壬申朔延英殿召對宰臣故事望日皇帝宣政殿見羣臣謂之大朝元宗始以朔望陵寝薦食不聽其後以為常今之見宰臣特以事召也六月御史臺自今以後常叅官入朝見到名銜進來其朔望及雙日莫進
公元819年
唐書宗本元和十四年上謂宰臣天下事重一日不可曠廢若遇連假不坐有事即詣延英請對崔羣殘暑方甚同列将退上止之曰數日一見等時暑熱不為久之方罷
公元822年
冊府元龜穆宗長慶二年八月詔曰夏秋之間常多水潦如縁暮夜暴雨道路不通車馬宜便其日朝恭委御史臺勾當毎日如雨不至甚即不在此例
公元824年
敬宗長慶四年正月即位二月辛丑紫宸殿羣臣初展入閤之儀
 葉氏夢得曰唐正衙日見羣臣百官皆在謂之常㕘喚仗入閤百官亦隨以入則唐制天子未嘗不日百官其後御正紫宸所見大臣及内諸司百官俟朝於正衙傳聞不坐即退則百無復見天子矣敬宗再舉入閤之後百官復存朔望兩朝
唐書李渤諌議大夫敬宗晏朝紫宸入閤帝久不出羣臣立屏外頓仆宰相曰昨論晏朝事今益晩是諌官不能移人主意出閤待罪喚仗止退上疏今日入閤陛下不時見羣臣羣臣皆布路跛倚跛倚形諸外則憂思結諸内憂倦既積災釁生小則為旱為孽大則為兵為亂禮三諌不聽逃之陛下即位臣至三諌恐危及社稷又言左右常侍職規循黙不事設官不責不如罷之
公元827年
唐書文宗本紀太和元年六月辛卯朔勅文常叅官朝叅不到料錢多少毎貫罰二十五文
公元836年
冊府元龜開成元年正月己酉詔以入閤次對官班退立於東階松樹下宰臣奏事畢齊至香案前各言本司左右起居又待次對官奏事畢方
公元905年
唐書昭宣帝本紀天祐二年十二月辛丑漢宣帝中興五日一聽歴代通規永為常式近代不循舊儀輟隳制度姦邪得計臨視失常守舊規以循定制宜毎月只許一五九日開延英計九度入閤日仍於延英一度指揮如有大段公事中書門下牓子奏請開延不計日數所司又勅宫嬪女職本備内任近年以來稍失儀制宫人出内宣命寀御叅隨侍朝失舊規須為永制今後毎遇延英坐朝日只令小黄門祗候引從宫人不得出内門庶循典儀免至紛雜
 見聞録唐㑹要天祐二年勅令後毎遇延英坐朝日只令小黄門祗候引從宫人不得出内乃知杜詩户外昭容紫䄂雙瞻御座朝儀者真出殿引坐而鄭谷入閤詩亦言導引宫鈿盖至天祐始罷
公元715年
三年六月壬寅勅文百寮毎月一度入閤貞觀殿朝廷正衙至正之辰受羣臣朝賀比來視朝未正規儀今後崇勲殿入閤所司
公元904年
    蕙田昭宣帝天祐元年八月即位不改元四年而禪梁冊府元龜載此二勅以為昭宗天復二年三年之事文獻通考則云昭宗天祐二年三年不知昭宗崩在元年皆誤也今以舊唐書本紀為正
公元905年
冊府元龜天祐二年四月勅自今年五月一日常朝出入東上閤門或遇奉慰即開西上閤門永為定制
公元903年
    蕙田冊府元龜天復三年武兩班官員遇一五九朝日元帥朱全忠請排廊餐賜詔奨飭仍付所司案一五九日開延英之制既定天祐二年則此事亦當在天祐三年可知附見於此
          右唐常朝
公元923年
冊府元龜後唐荘宗同光元年十二月中書門下毎日常朝百官皆拜獨兩省不拜本朝故事朝退於廊下賜食謂之廊餐百僚遂有謝食拜惟兩省官本省有厨不赴廊餐不拜伏自僖宗幸蜀廻以多事之後遂廢廊餐百官拜儀至今未改将五十載禮恐難停惟兩省官獨尚不拜豈可終日趨朝曽不一拜獨於班列有所異同若言官是近臣於禮尤宜肅敬起今逐日常朝不坐職事官押班不拜外其兩省官東西兩班並齊拜從之
公元714年
二年正月庚申四方館常朝職員多有參雜今後隨駕将校外方進奉專使武兩班三品上官可於内殿對見其餘並詣正衙以申常禮從之八月癸巳宣㫖三日恭以霖雨甚故也
公元715年
三年正月百官扈從之勞放十九日二十日朝叅六月癸酉泥塗稍甚放文武常恭三日丁亥霖雨放朝七月乙未霖雨未止泥塗頗甚宜放五日六日朝戊戌泥塗頗甚八日九日朝丁亥霖雨放朝八月己丑勅如聞天津橋未通往來百官舟船濟渡因滋傾覆兼踣泥塗自今文武百官三日趨朝宰臣毎日中書視事
公元926年
明宗天成元年五月丁巳内出御劄一封宰臣曉示文武百僚毎日正衙常朝五日一度内殿起居宰臣百官班於文明殿庭謝其中書非時急切公事開延不在此限乙酉勅毎月十五日廊下食本朝承平時常㕘官毎日退朝賜食廊下謂之廊餐乾符亂離已後庶事草創有司經費不足毎日之賜但遇月旦入閤日賜食帝初即位始因諌官疏奏文武百寮五日一起居見帝於便殿李琪以為故事五日為繁請毎月朔望日入閤廊下食五日起居之儀至是宣毎月朔望皆入閤依奏五日一度起居不得停廢以為
 五代史李琪傳唐末喪亂朝廷之禮壞天子未嘗視朝入閤之制亦廢常參之官日至正衙傳聞不坐即退獨大臣奏事一見便殿侍從諸司日再朝而已明宗初即位乃詔羣臣五日一隨宰相入見内殿謂之起居以為非唐故事請罷五日起居而復朔望入閤明宗五日起居吾思所以數見羣臣也不可罷而朔望入閤復然故事天子日御殿見羣臣曰常㕘朔望薦食陵寝有思慕之心不能前殿御便殿見羣臣曰入閤宣政前殿也謂之衙衙有仗紫宸便殿也謂之閤其不御前殿而御紫宸也乃自正衙喚仗閤門入閤官俟朝於衙者因隨以入見故謂之入閤然衙朝也其禮尊閤宴見也其禮殺乾符以後因亂禮闕天子不能日見羣臣而見朔望故正衙常日廢仗而朔望入閤有仗其後習見遂以入閤為重至出御前殿猶謂之入閤其後亦廢至是而復然有司不能講正其事凡羣臣五日一入中興殿便殿也此入閤遺制而謂之起居朔望一出文明殿前殿也反謂之入閤不能正也建言入閤待制次對官論事而内殿起居一見而退欲有言無由自陳非所以數見羣臣之意也明宗又詔起居有言事者許出行自陳又詔百官以次轉對
五代㑹要天成元年五月十九日本朝舊日趨朝官置待漏院子城門開便入立班如不坐前一日晩便宣來日兩衙不坐其日纔明閤門立班便宣不坐百官退歸近年以來雖遇不坐正殿或是延英宰臣或是内殿決機所司不循舊制往往及辰巳之時尚未放班既日色髙人心咸倦今後若遇不坐日未御内殿前便令閤門使不坐放朝班退
冊府元龜天成元年八月壬辰積雨泥甚放百僚朝參己亥帝御文明殿百官入閤如月朔儀從新例也九月丙辰帝御文明殿入閤新制次日例也十月右拾遺曹珍上疏内一件百寮朔望入閤五日一度内殿起居請許三署監官輪次轉對奏事從之
公元927年
二年正月丙申詔曰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禮不可一日不修不可一夕不念二者全則上下順一途廢則出入差須振綱維以嚴規矩凡在策名之列皆知辨色而朝儻不夙興是虧匪懈君上思政猶自求衣未明為下服勤固合假寐待旦宜令御史臺編示文武兩班自此毎日早赴朝恭職司既得整齊公事無壅如或尚兹懈怠具錄奏聞
公元928年
文獻通考三年中書門下逐日常朝宣奉不坐省官東西兩班並拜押班宰臣不拜或聞班行所論承前廊餐百官謝食兩省即各有常厨從來不拜或云有侍臣不拜檢尋故實不見明規百官拜為廊餐承㫖合宣有勅賜供奉官不拜亦恐非儀左右前後之臣日面天顔豈可不拜臣等商量今後常朝押班宰臣亦拜通事舍人拜閤門外放仗亦拜從之
公元930年
冊府元龜長興元年二月郊祀丙辰勅宜放兩日朝叅百官行事之勞故也五月庚寅詔諸州得替防禦團練使刺史宜於班行比擬未有員闕可隨常叅官逐日立班新例也
公元927年
二年八月癸酉詔文百官五日内殿起居仍舊輪次對宜停若有封事非時上表朔望入閤待制候對一依舊制
公元928年
三年三月乙酉勅文武兩班毎遇入閤從官並賜酒食從前臺官及諸朝官皆在敷政門外兩廊下就食惟北省官敷政門内既為隔門各不相見致行坐不齊難於整肅今後毎遇入閤賜食省官亦宜令於敷政門外東廊設席以北為首班齊一時就坐六月己未勅以霖雨經旬街衢泥濘武兩班宜放今月八日朝甲子朔勅放三日朝叅大雨故也
公元929年
四年八月辛亥霖雨宣㫖入閤
五代史盧文紀文紀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是時天下多事廢帝數以責文紀文紀請罷五日起居復唐故事開延英冀得從容奏議天下廢帝以為五日起居明宗所以見羣臣也不可罷而便殿論事可以從容何必延英因詔宰相有事以時閤門請對
公元934年
冊府元龜末帝清泰元年六月辛卯御史中丞張鵬文武常叅官入閤内廊下設食毎宣放仗拜後就食相承以為謝食拜臣以毎日常朝不坐後拜退豈謝食之謂乎如臣所見自今宣放仗拜後且就次候将設食别降使敷政門外宣賜酒食羣臣謝恩後食從之十一月己巳御史臺前任節度防禦團練使刺史行軍副使近儀五日一度内殿起居綴班立元班簿雖曰便殿起居其遇全班起居時亦合綴班從之
公元927年
二年三月庚戌文明殿羣臣入閤法官劇可久待制李慎次對
公元937年
後晉髙祖天福二年三月己未御史臺唐朝令式南衙常叅文武百僚毎日退於廊下賜食謂之堂食自唐末亂離堂食漸廢仍於入閤起居日賜食毎入閤畢閤門放仗羣官俱拜謂之謝食至偽主清泰元年入閤禮畢更差中使至正衙門口宣賜百寮立班重謝此則交失有唐堂食之意於禮實為太煩臣恐因循漸失根本起今後入賜食不差中使口宣請准唐明宗事例處分從之四月丙午御史臺文武百寮五日一度内殿起居京城百官朝堂幕次自文殿門入穿文明殿庭東上閤門天福殿序班隨駕百官自到行朝毎遇起居日於幕次東出龍門諸色人排肩雜進自外繚繞入内門臣竊見升龍門外庭宇不寛人徒大集或是諸司掌事或是道使臣方集貢輸不可止約若令與衣冠雜進朝士並趨則恐有壞天官見輕朝序權時義事理難安起今後毎遇百官内殿起居日請依在京事體百官幕次正衙門入東出横門既協京國常儀在行便穏從之庚戌御史臺文武百寮月朔入閤禮畢廊下食在京時祗於朝堂幕次兩廊下今在行正衙門外權為幕次房廊湫隘間架絶少伏恐五月一日朝㑹禮畢准例賜食即與幕次難為排比伏見唐明宗時省官文明殿前廊下賜食未審每遇入閤日權於正衙門内兩廊排比賜食為復别有處分勅㫖宜依明宗時舊規六月甲午太妃至行闕放文武一日十一日書奏唐貞元二年九月五日勅文官充翰林學士皇太子王侍讀武官禁軍職事不常恭其在三館等諸職事者並朝叅訖各歸所務自累以來文武在内廷充職兼判三司帶職額及六軍判官等例不赴常朝元無正勅准勅文職事官升朝者案舊制並赴朔恭其翰林學士侍讀三館職事望准元勅處分在内諸司使等毎受正官時來正衙謝後不赴常朝大㑹不離禁廷位次三次職官常朝惟赴大朝㑹其京司升朝官員祗赴朔恭帶諸司職掌不在此例文官端明殿翰林學士樞密院學士中書省知制誥外有兼官兼職者仍各發遣本司供事可之
公元939年
四年七月壬寅朔帝御崇元殿百官入閤如常禮朔不入閤日蝕故也閏七月庚子朔百官不入閤雨霑服也十二月丁酉朔百官不入閤大雪故也
公元940年
五年正月壬辰馮道奏曰宰臣朝見辭謝朝堂横街之南逮至餘官則悉於崇元門内夫表著之列豈可踰之故古先明王必正其位服此實事偶爾習以為常入閤禮畢之時羣官退於門外班如初俟宣放仗翰林學士前任郡守等不隨百辟即時直出二者禮僣序失其使正之帝深然其言於是下詔官爵之班即分髙下見謝之位豈有異同宜格通規以為定制今後宰臣使相朝見辭謝並於崇元門内與諸官重行異位一時列班横行從舊例又入閤之義序班重宣喚則齊趨正殿出朝何起居之禮即同而進退之規有異其翰林學士前任郡守今後入閤退朝宜依百官班制
公元942年
七年五月己亥中書門下奏時屬炎蒸事宜簡省五日百官起居即令押班宰臣一員押官班其轉對兩員封事閤門使引進本官起居後隨百寮退不用别出謝恩文武内外官寮乞假寜親移家及昏葬病損並門見門辭諸進奉物等不用殿前排列引進使引至殿前奏云某等進奉奏訖其進奉物便出其進奉專使朝見日班一人致詞都附起居刺史行軍副使馬歩軍都指揮使下差人到闕並門見門辭州縣官謝恩甲頭一人都致不用逐人告官供奉官殿直如是當直及於合殿前排立者即入起居不當排立不用毎日起居宣徽院專切㸃檢常須整齊從
公元944年
開運元年八月癸卯倉部郎中知制誥陶穀内外臣寮正衙辭謝内則諸司小吏宰相差肩外則屬郡末寮共元戎接武欲望宰臣使相依舊押班郡牧藩侯臺省監長吏不得令部内本司卑冗官員同班辭謝其奏
十一月乙亥吏部侍郎張昭逺文武常參官毎日正衙立班閤門使不坐百僚俱拜舊制押班宰相樓御史通事舍人各縁提舉贊揚所以不隨庶官俱拜自唐天成末議者不悉朝儀違舊典遂令押班之職一例折腰此則深忽禮文殊乖故實宰相庶寮之首御史百職之綱嚴肅禁庭糾繩班列慮於拜揖之際或爽進退宜於凝立静觀檢其去就若令旅拜旅揖實恐非宜况事要酌中恭須近禮人臣愛主不在於斯通事舍人職司贊導比者兩班進退皆相其儀今則在文班武班之前居一品二品上端笏齊拜禮實未聞其押班相押樓御史通事舍人並請依天成三年以前禮例施行無至差忒殿中侍御史元珪是非既異沿革不同舉之則雖有舊規考之則全無故實且夫人心致禮神道設教此乃經國大端也况通事舍人贊導之職押樓御史糾察之司一則示於紀綱一則防於謬誤所以静觀進退詳視等威實非抗禮於庭所謂各司其局俾令不拜雅合其宜伏以宰相押班千官設拜起居内殿百辟以致儀刑文武之班表式鵷鷺之列不得贊導之職詎可糾察之司統冠羣所宜列拜臣位憲府迹厠同班言或庶其得中難逃於多上帝
    蕙田御史糾察舍人贊導朝謁之時不令一體列拜所以朝儀宰相百僚師表云押班自應率領諸司一體跪拜元珪之議允為得中
公元945年
二年六月乙丑朔帝御崇元殿百官入閤
公元949年
後漢𨼆帝乾祐二年五月中書舍人艾頴上言近制一月兩度入閤五日一度起居近年以來入閤多廢毎遇朔望不面天顔臣請今後朔望入閤即從常禮如不入閤即請朔望日起居面聖顔以伸誠敬
公元951年
周太祖廣順元年四月壬辰朔帝御廣政殿羣臣起居十月壬寅尺餘放朝
公元952年
二年十一月癸丑朔入閤
公元954年
顯徳元年八月壬寅朔帝御崇元殿文武百寮入閤仗衛如儀十一月辛未朔帝御崇元殿文武百官入閤仗衛如儀二年四月己亥帝御崇元殿文武百官入閤仗衛如儀八月丁酉朔帝御崇元殿百官入閤如儀
公元956年
三年六月壬戌朔帝御崇元殿文武百官入閤仗衛如儀
公元957年
四年二月辛酉詔曰文武百寮起今後毎遇入閤宣賜廊餐此有唐之舊制也自晉氏多故寝而不行上以寵待廷臣故復有是命五月丁亥朔帝御崇元殿視朝太常樂懸金吾仗如儀八月乙卯朔帝御崇元殿文武百官入閤如儀既罷賜百官廊餐時帝廣徳殿西樓以觀焉命中黄門閲視酒饌無不
          右五代常朝
 
 
 
 
 
 
 
 
 
 
 
 
 
 五禮通考卷一百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