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五礼通考 卷十一 (自动笺注)
欽定四庫全書
 五禮通考卷十一
           刑部尚書秦蕙田
  吉禮十一
   圜丘祀天
公元758年
唐書肅宗本紀乾元元年四月甲寅上親享九廟遂有事於圜丘翌日御丹鳳門大赦天下六月己酉初置太乙神壇圜丘是日宰相王璵攝行祠事
公元761年
唐書肅宗本紀上元二年九月上元號稱元年十一月歲首月以斗所建辰為名元年建丑月辛亥有事南郊
公元760年
冊府元龜元年建子月詔曰皇王符瑞應協于靈祇典禮廢興式存于禋告頃以三代正朔所尚不同百王徽號無聞異稱顧兹薄徳思創常規爰因行慶之日將務惟新之典而建元立制冊命厯符受于天地祖宗申于百辟卿士今既循諸古法讓彼虚名革故之宜已宣于臣下昭報之㫖未展于郊廟時備擇日陳誠宜取來月一日圜丘太乙壇建丑月辛亥朔南郊太乙壇禮畢還宮
公元764年
唐書代宗本紀廣德二年二月乙亥有事南郊
圖書集成代宗廣德二年有事南郊獨孤及議卒以太配天
公元751年
舊唐書禮儀志天寶十載五月已前郊祭天地髙祖神堯皇帝配座寶應元年杜鴻漸太常卿禮儀使員外郎薛頎歸崇敬等議以神堯受命之主非始封之君不得太祖配天太祖景皇帝受封于唐即殷之契周之后稷也請以太景皇帝郊祀配天告請宗廟太祖景皇帝酌獻諫議大夫黎幹以太景皇帝受命之君不合配享天地二年五月進議狀為十詰十難歸崇敬薛頎等稱禘謂冬至祭天圜丘周人則以逺祖帝嚳配臣詰曰國語有虞氏夏后氏俱禘黄帝商人禘舜周人禘嚳俱不言昊天圜丘一也詩商頌曰長發大禘也又不言昊天圜丘二也詩周頌曰雍禘太祖也又不言昊天圜丘三也禮記祭法曰有虞氏夏后氏俱禘黄帝殷人周人俱禘嚳又不言昊天圜丘四也禮記大傳不王不禘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又不言昊天圜丘五也爾雅釋文曰禘大祭也又不言昊天圜丘六也家語云凡四代帝王之所郊皆以配天其所謂禘者皆五年大祭也又不言昊天圜丘七也盧植禘祭名禘者事尊明禘故曰禘又不言昊天圜丘八也王肅云禘謂于五年大祭之時又不言昊天圜丘九也郭璞云禘五年大祭不言昊天圜丘十也臣謂禘是五年宗廟大祭詩禮經傳文義昭然見禮記祭法及禮記大傳長發三處鄭玄注或稱祭昊天或云祭靈威仰精詳典籍更無以禘為祭昊天圜丘郊祭天者審如禘是祭之最大則孔子說孝經為萬代百王法稱周公大孝何不禘祀帝嚳圜丘配天反言郊祀后稷配天是以五經俱無其說聖人所以不言輕議大典亦何容易猶恐不悟今更作十難一難曰周禘祭太祖鄭玄箋云禘大祭太祖文王也商云長大禘又箋云大禘祭天也夫商周其文互說或云禘太祖或云大禘俱是五年宗廟大祭詳覽典籍更無異同鄭玄長發稱是郊祭天詳之意因此禘如大傳大祭春秋大事太廟爾雅大祭雖云大祭亦是宗廟之祭可得便祭天若如所說大禘即云郊祭天稱禘即是宗廟又祭法說虞商周黄帝與嚳大傳不王不禘禘上俱無大字何因復稱祭天乎又長發文亦不歌嚳與感生帝故知長發之禘而非禘嚳及郊祭天明矣殷周五帝大祭羣經衆史鴻儒碩學自古立言著論序之詳矣俱無以禘為祭天何棄周孔法言獨取康成小注便欲違經非聖誣亂祀典謬哉其二難大傳稱禮不王不禘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諸侯及其太祖者此說王者則當禘其謂祭法虞夏殷周禘黄帝及嚳不王則不禘所當禘其祖之所自出謂虞夏黄帝殷周出帝嚳近祖配而祭之自出之祖既無宗廟即是自外至者故同之天地神祇祖配而祀之自出之說非但於父在母亦然左傳子産陳則我周之自出此可得稱出於太微五帝乎故曰不王不禘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謂也及諸侯之禘降於王者不得自出之祖只及太祖而已故曰諸侯及其太祖此之謂也鄭玄錯亂分禘為三注法云禘謂祭昊天圜丘一也注左傳郊祭天以后稷靈威仰箋商又稱郊祭天二也注周云禘大祭大於四時之祭而小於祫太祖文王三也禘是一祭元析之為三顛倒錯亂皆率胸臆曾無典據何足可憑其三難虞夏殷周已前禘祖之所自出其義昭然自漢魏已還千餘歲其禮遂闕又鄭玄所說其言不經先儒未曾行用以為錯亂之義廢棄之注不足正大典其四難曰所稱今三禮行於代者皆是鄭玄之學請據鄭學以明之曰雖云據鄭學欲以景皇帝始祖之廟以配天復與鄭議相乖何者王制云天七廟玄云周禮七廟太祖文武之祧與親廟四也殷六廟契及湯與二昭二穆也據鄭學不以鯀及顓頊昌意始祖然可知也而欲引稷契為例其義又異是爰稽邃古洎今無以人臣始祖者惟殷以契周以稷契者皆天子元妃之子感神而生昔帝嚳次妃簡狄有娀氏之女吞玄鳥之卵因生契契長而佐禹治水大功舜乃命契作司徒百姓既和遂封於商故詩曰天命玄鳥降而生商殷土芒芒此之謂也后稷者其母有邰氏之女曰姜嫄帝嚳妃出野履巨跡歆然有孕生稷稷長而勤於稼穡堯聞舉為農師天下得其利有大功舜封於邰號曰后稷虞夏之際皆有令德武敏居然生子有邰家室此之謂也舜禹天下稷契其間量功比德其次也舜授職百穀敷五教禹讓功則平水土百揆故國語曰聖人之制祀也法施民則祀之以死勤事祀之契為司徒而人輯睦百榖而死皆居前代祀典子孫天下得不尊而祖之乎其五難曰既尊鄭說小德配寡遂以后稷只配一帝不得全配五帝今以景皇帝昊天鄭義可乎其六難衆難云上五帝一也所引春官祀天上帝祀天四望旅訓衆上帝是五帝臣不然旅雖訓衆出於爾雅及為祭名春官訓陳注文若如所言旅上帝便成五帝季氏旅於泰山得便四鎮耶其七難曰所云據鄭學景皇帝親盡廟主合祧却欲配祭天地錯亂祖宗始祖經綸草昧體大則天所以元氣廣大萬物之宗尊以長至陽氣萌動之始日俱祀於南郊也夫萬物之始天也人之始祖也日之始至也掃地而祭質也器用陶匏性也牲用犢誠也兆於南郊就陽位也至尊至質不敢同於先祖禮也故白虎通曰祭天一者天至尊至質事之不敢褻黷故因歲之陽氣始達而祭之今國家一歲四祭之黷莫大焉上帝五帝其祀遂闕怠亦甚矣黷與怠皆禮之失不可不知夫親有限有常聖人制禮君子不以情變國家重光累聖歴祀百數豈不景皇帝當時通儒議功德尊神堯克配彼天崇太宗以配上帝神有定主為日已久今欲黜神堯含樞紐太宗上帝紫微五精上帝佐也以子先父禮意乎非止神祇錯位亦以祖宗乖序何以上稱皇天祖宗若夫神堯之功太宗德格皇天上帝以為郊祀宗祀無以加焉其八難欲以景皇帝始祖既非造我區㝢經綸草昧主故夏始祖禹始祖契周始祖始祖髙帝始祖武皇帝始祖宣帝國家始祖神堯皇帝同功比德而忽昇于宗祀圜丘之上為昊天匹曾謂圜丘不如林放乎其九難曰昨所言魏文帝丕武帝操始祖晉武帝炎宣帝懿為始祖者夫孟德仲達者皆人傑也擁天下强兵漢魏之微主專制海内行草偃服衮冕軒懸天子決事私第公卿列拜道左名雖為臣勢實凌君後主因之而業王由之而禪代子孫尊而祖之不亦可乎其十難曰所引商周魏晉不當景皇帝不為始祖明矣我神堯拔出羣雄之中廓清隋室拯生人塗炭虞之勲不足多帝業於數年之間祖之不足大禹始祖漢以髙帝始祖神堯始祖漢於何嫌今欲革皇天之祀易太祖廟事大者莫大於斯曾無按據一何寡陋不愧于心不畏于天乎以前奉詔諸司各據禮經定議者臣忝竊朝列官以諫為名以直見知以學見達不敢罄竭以裨萬一昨十四日具以議狀宰相宰相朝臣與臣論難所難臣者以臣所見獨異莫不騰辭飛辯競欲碎臣理鉗臣口剖析毫釐分別異同墳典凝滯指子傳之乖謬事皆歸根觸物不礙但臣言有宗爾豈辯者之流也又歸崇敬薛頎援引鄭學欲蕪祀典臣為明辯迷而不復臣輒作十詰十難援據墳籍然可知庶郊禘事得其眞嚴配不失其序皇靈降祉天下蒙賴臣亦何顧不蹈鼎鑊謹敢聞達伏增悚越議奏不報
    蕙田黎幹議非受命之君不得太祖自是三代以後可行之禮其辯禘非祭天援引發揮極為確至第六難旅上帝是祭五帝云若如所言季氏旅于泰山可便得是四鎮耶答第七難云歲一祭天尤見千古卓識惜時不用
    觀承案禮諸侯不得天子商周俱以契稷為太祖而不祖帝嚳始祖不必其為受命之王也黎幹景皇受命之君不得太祖者於理未安韓子國朝九廟之制法周之文太祖景皇帝始為唐公肇基天命義同周之后稷而以髙祖文王太宗武王定論也況重以髙祖己有定制禘郊宗祖雖兼論功德然實重水木本之義商周之契稷為始祖固是功德兼隆亦以其為始封之君也禮以時為大三代而下始祖不必皆如契稷之賢聖天下豈有無根之木無源之水而謂創業君可自為始祖此上不必太祖朱子曰祖一名而有二廟稷為太祖始封之祖也文王亦為祖受命之祖也唐人正準此而以景皇為始封之祖髙祖受命之祖耳之餘議頗明辨此條則不可據其謂以髙祖配郊太宗明堂則禮以義起尚似可通葢商人禘嚳固以始祖契配及郊則又配㝠而不以契與周之禘郊皆配稷者不同此則三王不相襲禮而法周亦不妨監殷者夫
公元764年
二年春夏言事者云太祖景皇帝追封唐髙祖實受命之祖百神受職合依髙祖不得配享天地所以神不降福以致愆陽代宗疑之詔百寮會議太常博士獨孤及獻議曰禮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凡受命始封之君皆為太祖太祖已下六廟則以親盡迭毁太祖之廟雖百代不遷五帝三王所以尊祖敬宗也故受命神宗禹也而夏后氏顓頊郊鯀纘禹黜湯也而殷人郊冥而祖契革命周武王也而周人郊稷而祖文王則明自古必以首封之君配昊天上帝漢氏崛起豐沛豐公太公無位無功不可以為祖宗故漢以髙皇帝太祖其先細微也非足為後代法伏惟太祖景皇帝柱國之任周弼肇啟王業建封唐髙祖因之以為天下號天所命也亦如契之封后稷之封禘郊祖宗之位宜在百代不遷之典郊祀太祖宗祀髙祖猶周之祖文王宗武王也今若以髙祖創業當躋其祀是棄三代令典漢氏之末制黜景皇帝大業豐公太公不祀反古違道失孰大焉追尊景皇廟號太祖髙太宗所以崇尊之禮也若配天之位既異則太祖之號宜廢祀之不修廟亦當毀尊祖報本之道其墜於地乎漢制擅議宗廟大不敬論今武德貞觀憲章未改國家方將敬祀事和神禘郊之間恐非所宜臣稽禮文參諸往制請仍舊典竟依歸崇敬等議以太祖配天地
代宗廣德二年二月癸酉上親薦獻太清宮乙亥昊天上帝圜丘即日還宮
禮儀廣德二年正月十六日禮儀使杜鴻漸奏郊太廟大禮祝文自今已後請依唐禮板上墨書玉簡金字一切停廢如允臣所奏望編為常式勅曰宜行用竹簡
公元766年
通典永泰二年禮儀使太常卿杜鴻漸冬至昊天上帝夏至皇地祇請以太祖景皇帝配饗孟春祈榖祀昊天上帝孟冬神州請以髙祖配饗孟夏雩祀昊天上帝請以太宗配饗季秋大享明堂昊天上帝請以肅宗配饗臣與禮官學士憑據經文事皆明著德音詳定久未施行勅㫖
公元770年
冊府元龜大厯五年冬十一月庚寅日長至有司昊天上帝南郊七年冬十一月辛卯日長至有司昊天上帝南郊視朝八年冬十一月辛丑日長至視朝有司昊天上帝南郊十一年冬十一月丙辰日長至有司昊天上帝南郊不受朝賀十三年冬十一月丁卯日長至有司昊天上帝南郊視朝
公元778年
唐書代宗本紀大厯十三年十一月丁卯日長至有司昊天上帝南郊上不視朝故也
公元764年
    蕙田案自廣徳二年至此中隔十三年不舉郊祭冊府元龜有司行事者五而舊書但載此年蓋以明其有疾視之故祀不親毋庸黷載也
公元785年
宗本貞元元年十一月癸卯親祀昊天上帝圜丘河中渾瑊澤潞李抱真山南嚴震同華駱元光邠寧韓遊瓌鄜坊唐朝臣奉誠康日知大將侍祠郊壇畢還宮御丹鳳樓大赦天下
 崔縱貞元元年天子郊見大禮使歲旱用屈撙裁文物儉而不陋
禮儀貞元元年十一月十一日宗親南郊有司進圖勅付禮官詳酌博士栁冕奏曰開元定禮垂之不刋天寶改作起自權制此皆方士謬妄之說非禮典之文請一准開元禮從之
    蕙田五禮條目儀節唐貞觀禮漸復于古逮開元禮成郊祀之典尤善不久天寶自為壞之冕之允愜人心
公元790年
宗本六年九月己卯十一月八日有事南郊太廟行從官將士一切並令自備食物諸司無公厨者以本司闕職物充其王府官度支量給廩物其儀仗禮物並仰御史撙節處分十月己亥文武百寮京城道俗抗表請上徽號上曰朕以春夏亢旱不登精誠祈禱獲降甘雨既致豐穰告謝郊廟朕倘因禋祀而受徽號是有為為之勿煩固請也十一月庚午日南至親祀昊天上帝郊丘禮畢還宮御丹鳳樓宣赦見禁囚徒減罪一等立仗將士諸軍兵賜十八萬段匹
禮儀貞元六年十一月八日有事南郊詔以皇太子亞獻親王終獻上問禮官亞獻終獻合受誓戒吏部郎中栁冕曰準開元禮獻官前七日於内受誓戒辭云各揚其職不供其事國有常刑今以皇太子亞獻改舊辭云各揚其職肅奉常儀從之
公元793年
唐書宗本貞元九年十一月乙酉有事南郊大赦
 冊府元龜貞元九年十一月癸未朝獻太清宮畢事宿齋太廟行宮甲申朝于太廟畢事齋于南郊行宮乙酉日南至帝郊祀初帝以是歲有蠻夷朝貢思親郊廟于祀事尤重慎及將散齋宰臣曰在祀散齋歸正攝心奉祀不可外事常務勿奏乃齋于別殿及命皇太子王行祭者皆受一日命妃媵辭于別所故事祈壇宮廟内及殿庭步武所及皆設黄道褥壇十一位又施赤黄褥將有事皆命徹之又故事御史版位郊廟藉以褥及是䖍禋拜首于地有司奉祠者莫惕勵
公元797年
 通典貞元十三年郊壇時祭燔柴瘞埋並依天寶十三年制自今以後攝祭南郊太尉行事前一日于致齋所羽儀鹵簿公服引入親受祝版乃赴親齋所
 唐書韋武傳是時帝反正郊廟大兵典章苟完執事時時宜約得禮之衷羣司奉焉
 李紓傳奉詔為郊廟樂章論譔甚多
    蕙田案傳文在德時而樂志絶無辭意志中云不知所起者或製于開元以下
公元823年
 文獻通考長慶三年太常禮院郊壇祠祀大雨雪廢祭其禮物條件如後御署祝版既未行祭禮焚毀之文請于太常寺勅庫收貯而其小祀雖非御署准此玉幣燎柴神酒燎幣醴齊栗脯醢及應行事燭等請令郊社署各牒充次祭支用牲牛參牲既未行祭禮進胙賜胙之文請比附禮記及祠令牲死則埋之例委監祭使禮官于祠所瘞埋小祀全用牢牲舊例猪羊肉亦准此粢盛瓜葅笋葅應己造成饌物請隨牲瘞埋行事官衣絹布等准式既祭前給訖合充潔服既已經用請便收破公卿已下明房油煖幕炭應齊宿日所破用物請收破㫖依永定式
公元825年
唐書敬宗本紀寶歴元年正月乙巳朔辛亥親祀昊天上帝南郊禮畢丹鳳樓大赦改元
公元829年
唐書文宗本紀太和三年十一月甲午有事南郊大赦
 崔寧傳子黯開成初監察御史郊廟祭事不䖍文宗宰相郊廟之禮朕當親之但千乗萬騎國用不給故使有司侍祠然是日朕正衣冠坐以俟旦今聞主者不䖍祭器敝惡豈朕事神蠲潔意耶公宜有司道朕斯意黯乃具條以聞
公元835年
 舊唐書王播傳弟起太和九年判太常卿禮儀詳定使創造禮神九玉奏議邦國禮祀大事珪璧之議經有前規謹按周禮蒼璧禮天黄琮禮地青珪東方赤璋南方白琥西方黑璜北方又云四圭有邸以祀天兩圭有邸以祀地圭璧以祀日月星辰凡此九器皆祀神之玉也又云以禋祀昊天上帝鄭元云禋煙也為玉幣祭訖燔之而升煙以報陽也今與開元禮義同此則焚玉之騐也又周禮掌國之玉鎮大寶器若大祭既事而藏之此則收玉之證梁代崔靈恩三禮義宗云凡祭天神各有二玉一以禮神一則燔之禮神訖事却收祀神者與牲俱燎則靈恩之義合于禮經國家郊天祀地祀神之玉常用守經據古禮神之玉則無臣等請下有司精求良玉創造蒼璧黄琮等九器祭訖則藏之其燎玉即依常制從
公元841年
宗本會昌元年正月辛巳有事郊廟禮畢丹鳳樓大赦元五年正月辛亥有事郊廟禮畢承天門大天下
公元844年
 舊唐書宗本會昌四年十二月郊禮日近獄囚數多案款已成多有翻覆兩京天下州府繫獄囚己結正兩度翻案伏款者並令先事結斷訖申
公元847年
唐書宣宗本紀大中元年正月甲寅皇帝有事郊廟禮畢御丹鳳門大赦改元
    蕙田新書甲寅舊書戊申舊書此月戊戌朔則十一為戊申通考十七日甲寅合不知孰是
公元851年
 舊唐書宣宗本紀大中五年兩京天下州府大中五年正月一日三年不得殺牛如郊廟享祀合用者即與諸畜
    蕙田案牛本不應妄殺而獨此三年何耶計此三年中亦未嘗一舉郊廟之祭則代牛之制亦不知其以何畜也
公元860年
唐書懿宗本紀咸通元年十一月丁未有事郊廟禮畢御丹鳳門大赦元四年正月庚午有事圜丘禮畢丹鳳樓大赦
公元889年
唐書昭宗本紀龍紀元年十一月丁未朝獻于太清宮戊申朝享太廟己酉有事南郊大赦
唐書昭宗本紀龍紀元年十一月己丑朔有事圜丘辛亥上宿齋于武德殿宰相百寮朝服于位時兩軍中尉楊復恭及兩樞宻皆朝服侍太常博士錢珝李綽等奏論之曰皇帝赴齋宮内臣皆服朝服臣檢國朝故事近代無内官朝服助祭之文伏惟皇帝陛下承天御厯聖祚中興祗見宗祧克承大禮皆稟髙祖太宗之成制必循虞商周舊經軒冕服章式遵彛憲禮院先准大禮使牒稱得内侍省要知内臣朝服品秩禮院己准訖今參詳近朝事例内官諸衞將軍必須製冠服即各依所兼正官資品令式本官服事存傳聽且可俯從然亦不分明著在聖慈允臣所奏狀入至晚不報錢珝進狀曰臣今日時進狀論内官冠服制度奉聖㫖伏以陛下䖍事郊禋式遵彛範凡關典禮必守憲章陛下先王大禮内臣遂服先王法服來日朝獻聖祖贊導皇帝行事侍臣服章違制度是為非禮上祖宗臣期不奉勅臣謬當聖代叨備禮官獲正朝儀死且不朽脂膏泥滓是所甘心入降朱書御札曰卿等所論至當事可從權勿以小瑕遂妨大禮于是四臣遂以法服侍祠甲寅圜丘禮畢承天門大
 唐殷侑傳孫盈孫為太常博士龍紀元年昭宗郊祀中尉樞宻皆以宰相服侍上盈孫奏言先代令典無内官服侍祠必欲之當隨所攝資品雖無援據猶免僭逼詔可
 舊唐孔緯十一月昭宗郊廟中尉樞宻朝服奏曰中貴不衣朝服助祭國典陛下欲以權道内臣則請依所兼之官而為之服天子召諌官謂之曰大禮日近無宜立異為朕容之于是内官朝服助祭
公元905年
哀帝本紀天祐二年七月卜郊九月乙酉改卜十一月庚午三卜
舊唐哀帝本紀天祐二年五月庚午所司今年十月九日有事郊丘其修製禮衣祭服宜令宰臣栁璨祭器宜令張文蔚楊涉分判儀仗車輅宜令太常卿張廷範六月辛卯太微宮使前使裴樞宮使日權奏請玄元觀為太清宮別奏在京弘道觀為太清宮至今未有制置伏以今年十月九日陛下親事南禋先謁聖祖弘道觀既未修葺玄元觀又在北山車駕出城禮非便穩今欲只留北山老君廟一所玄元觀請拆入都城清化坊内建置太微宮以備車駕行事從之丙午全忠奏得宰相記事欲拆北邙山玄元觀移入都内清化坊取舊昭明寺基建太微准備十月九日南郊行事縁延資庫鹽鐵無物力令臣商量者臣已牒判六軍諸衞張全義指揮工作優詔嘉之九月乙酉勅先十月九日有事郊丘備物之間有所未辦宜改用十一月十九日
 十一月丙辰全忠正陽渡淮而北至汝隂全忠
悔此行無益丁卯至大梁時哀帝以此十九日親祠圜丘中外百司禮儀法物己備戊辰宰相已下于南郊習儀裴迪自大迴言全忠蔣元張廷範栁璨等謀延唐祚而欲郊天元暉大懼庚午勅曰先定此月十九日親禮南郊雖定吉辰改卜亦有故事改取來年正月上辛所司十二月庚戌勅朕以謬丕圖合親郊廟先定來年正月上辛用事今以宮闈内亂播于醜聲難以慙恧之容入于祖宗之廟其明年上辛親謁郊廟宜停
公元907年
 五代史本紀天子祀天南郊王怒以為元暉等欲祈天以延唐天子改卜十二月王遣人告樞宻使元暉何太后私通元暉而焚之遂弑太后積善天子下詔太后故停郊
公元904年
 孔循與蔣元暉有隙哀帝即位有事南郊王殷(即蔣殷冒王氏)讒于太祖元暉私侍何太后張廷範奉天郊天延唐太祖大怒時梁兵攻夀春敗歸帝遣裴迪勞軍太祖怒甚哀帝不敢
 蔣殷哀帝卜郊與蔣元暉有隙因譖之太祖元暉等教天子卜郊祈天且待諸侯助祭者以謀興復太祖大哀帝改卜
    蕙田案讀舊唐書五代史所載則新唐書罷郊之原委曲折瞭然
          右唐郊禮
公元908年
五代史本紀太祖開平二年正月己亥卜郊西都
 文獻通考梁太祖開平二年十一月東京洛都郊天禮自石橋備儀仗至郊壇
 冊府元龜二年正月宰臣上表郊天謁廟有司擇日備儀因先布告岳牧方伯于是太常禮院選用四月二十四日有事南郊壬寅郊祀大禮儀仗車輅鹵簿法物祭器樂懸各令所司修飾河南尹張宗奭充都㸃集諸司法物使三月帝以真定助修西都宮内工役方興禮容未備其郊天謁廟宜于秋冬選良七月詔曰祀典之禮有國之大事也如聞官吏慢于展敬禮容牲饌有異精䖍宜令御史疏其條件以聞詳定禮儀使奏得太常禮院選用今年十一月己丑冬至有事南郊勅令來年正月選日禮院奏選來年正月二十四日辛卯親祭南郊可之詔以左千牛衞上將軍胡規南郊儀仗使金吾衞將軍趙麓充車法物使是月冬至宰臣昊天上帝圜丘
公元910年
    蕙田案史但言卜而不言郊據通考則似十一月郊而總數郊處此又不列葢是十一月赴洛而明年正月始郊也通考下文云以張宗奭大禮使故事皆以宰相為之則本是攝祭而非親奉觀元龜紀事曉然
公元909年
五代史本紀三年正月辛卯有事南郊大赦
文獻通考三年正月河南尹張宗奭南郊大禮使(故事皆以宰相為之今用河南尹非常例也)
 冊府元龜開平三年正月乙酉詔曰初宅雒都將行郊祀嶽瀆名山大川及諸州有靈迹封崇聖祠各宜差官精䖍祭告是月禮儀使奏請皇帝宿齋三日庚寅親饗太祖辛卯親祀昊天上帝圜丘是日降雪盈尺及升壇而止
公元910年
冊府元龜開平四年九月丁亥朔車駕幸陜府命宰臣于競赴西都昊天上帝圜丘
公元917年
五代史本紀末帝貞明三年冬十二月己巳西都卜郊四年正月不克己卯至自西都
 梁家人傳將冊妃張氏為后妃請待帝郊天而帝卒不得
 趙犨傳是時梁將劉鄩等與莊宗相拒澶魏間兵數敗巖(子)曰古之王者郊祀天地陛下即位猶未郊天議者以為朝廷無異藩鎮如此何以威重天下河北雖失天下幸安願陛下力行敬翔以為不可曰今府庫虚竭箕斂供軍若行郊禋必賞賚是取虚名而受實弊也末帝不聽備法駕幸西京莊宗楊劉或傳晉兵入東都或曰汜水或曰下鄆濮矣京師大風拔木末帝大懼從官相顧而泣乃還東都不果
    蕙田趙犨傳文詳述不郊之故與本紀互相足也朱溫昭宣之郊而脅之使罷及其闇奸大位僅周一紀卜郊不果相對天道好還可畏
公元924年
本紀莊宗同光二年二月己巳朔有事南郊大赦
公元925年
 張全義傳初梁末帝幸洛陽祀天南郊不果儀仗法物猶在全義因請幸洛陽南郊儀物已具莊宗大恱加拜師尚書令明年十一月洛陽禮物不具因改用來年二月然不以前語責全義張憲莊宗東都定州王都來莊宗憲治鞠場與都擊鞠莊宗建號東都鞠場即位于是憲言即位王者所以興也漢鄗南魏繁陽至尚在不可毀乃別治鞠場未成莊宗怒命兩虞候亟毀以為歎曰此不祥之兆
    蕙田五代史未有言告即位者然以鄗南繁陽為比則知亦有告天史文畧耳
公元930年
本紀明宗長興元年二月乙卯有事南郊大赦改元
 李愚傳明宗祀天南宰相馮道趙鳳加恩鄙其詞罷為太常卿
    蕙田五代衰亂如此一舉郊祀推恩賚此宋世所以憚行而歸于合祭終于廢祭蓋相承舊習所從來逺而不知其適為敗禮之根原
公元940年
史太宗本紀㑹同三年七月遣使請行南郊禮許之四年三月晉以許祀南郊遣使來謝進黄金十鎰
公元936年
    蕙田敬瑭之立在天顯十一年是當六年請之未行至明年而殂矣故晉紀無郊天事
公元953年
冊府元龜周太祖廣順三年十月戊申内出御札王者應運開基子民育物罔不承天事地尊敬宗燔柴泰壇用昭乾德瘞玉方澤以答坤靈受命上元宅心下土時己歴于三載漸至小康禮未展于二儀深虧大典宜叶蓍龜式陳籩豆庶展吉蠲禮用昭事之忱朕以來年正月一日東京有事南郊宜令所司備儀注務從省約無致煩勞凡有供需並用官物府縣不得因便差配道州府不得進奉南郊為名輒有率斂庶禆嚴靜以奉郊禋中外臣僚當體予意
文獻通考廣順三年九月太常禮院奏准勅定郊廟制度洛陽郊壇城南七里丙巳之地圜丘四成各髙八尺一寸下廣二十丈再成廣十五丈三成十丈四成五丈十有二陛每節十二等燎壇泰壇之丙地方一丈一丈二尺開上南出户方六尺請下所司修奉從之(時周太祖將拜南郊修奉之)
公元954年
五代史本紀太祖顯徳元年正月丙子朔有事南郊大赦改元
公元955年
吳楊行宻世家隆演卒乃立溥明年二月改元順義赦境内冬十一月祀天南郊
公元939年
南唐徐知誥世家昇元三年四月郊祀上帝圜丘宋史南唐世家七年卒景襲位改元保大郊祀天地
公元908年
五代史前蜀王建世家武成元年正月祀天南郊大赦改元
宋史西蜀世家漢祖并門中土蝗旱連歳昶益自大郊祀
公元551年
五代史南漢劉隠世家大寶二年祀天南郊
公元917年
宋史南漢世家劉隠卒弟陟襲位帝號國稱大漢改元乾亨郊祀
    蕙田五代十國瓜剖豆分誰當正統要以郊祀重鉅真人未出則餘分閏位不容盡廢故總附唐末不復加區別
          右五代郊禮
 五禮通考巻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