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五礼通考 卷十一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1a 页 WYG0135-0332a.png
钦定四库全书
 五礼通考卷十一
           刑部尚书秦蕙田撰
  吉礼十一
   圜丘祀天
旧唐书肃宗本纪乾元元年四月甲寅上亲享九庙遂
有事于圜丘翌日御丹凤门大赦天下 六月己酉初
置太乙神坛于圜丘是日命宰相王玙摄行祠事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1b 页 WYG0135-0332b.png
唐书肃宗本纪上元二年九月去上元号称元年以十
一月为岁首月以斗所建辰为名元年建丑月辛亥有
事于南郊
册府元龟元年建子月诏曰皇王符瑞应协于灵祇典
礼废兴式存于禋告顷以三代正朔所尚不同百王徽
号无闻异称顾兹薄德思创常规爰因行庆之日将务
惟新之典而建元立制册命历符受于天地祖宗申于
百辟卿士今既循诸古法让彼虚名革故之宜已宣于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2a 页 WYG0135-0332c.png
臣下昭报之旨未展于郊庙因时备礼择日陈诚宜取
来月一日祭圜丘及太乙坛建丑月辛亥朔拜南郊祭
太乙坛礼毕还宫
唐书代宗本纪广德二年二月乙亥有事于南郊
图书集成代宗广德二年有事南郊从独孤及议卒以
太祖配天
旧唐书礼仪志天宝十载五月已前郊祭天地以高祖
神尧皇帝配座宝应元年杜鸿渐为太常卿礼仪使员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2b 页 WYG0135-0332d.png
外郎薛颀归崇敬等议以神尧为受命之主非始封之
君不得为太祖以配天地太祖景皇帝始受封于唐即
殷之契周之后稷也请以太祖景皇帝郊祀配天地告
请宗庙亦太祖景皇帝酌献谏议大夫黎干议以太祖
景皇帝非受命之君不合配享天地二年五月干进议
状为十诘十难曰归崇敬薛颀等称禘谓冬至祭天于
圜丘周人则以远祖帝喾配臣干诘曰国语曰有虞氏
夏后氏俱禘黄帝商人禘舜周人禘喾俱不言祭昊天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3a 页 WYG0135-0333a.png
于圜丘一也诗商颂曰长发大禘也又不言祭昊天于
圜丘二也诗周颂曰雍禘太祖也又不言祭昊天于圜
丘三也礼记祭法曰有虞氏夏后氏俱禘黄帝殷人周
人俱禘喾又不言祭昊天于圜丘四也礼记大传曰不
王不禘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又不言祭
昊天于圜丘五也尔雅释文曰禘大祭也又不言祭昊
天于圜丘六也家语云凡四代帝王之所郊皆以配天
也其所谓禘者皆五年大祭也又不言祭昊天于圜丘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3b 页 WYG0135-0333b.png
七也卢植云禘祭名禘者帝也事尊明禘故曰禘又不
言祭昊天于圜丘八也王肃云禘谓于五年大祭之时
又不言祭昊天于圜丘九也郭璞云禘五年之大祭又
不言祭昊天于圜丘十也臣干谓禘是五年宗庙之大
祭诗礼经传文义昭然臣见礼记祭法及礼记大传商
颂长发等三处郑玄注或称祭昊天或云祭灵威仰臣
精详典籍更无以禘为祭昊天于圜丘及郊祭天者审
如禘是祭之最大则孔子说孝经为万代百王法称周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4a 页 WYG0135-0333c.png
公大孝何不言禘祀帝喾于圜丘以配天而反言郊祀
后稷以配天是以五经俱无其说圣人所以不言轻议
大典亦何容易犹恐不悟今更作十难其一难曰周颂
雍禘祭太祖也郑玄笺云禘大祭太祖文王也商颂云
长发大禘也玄又笺云大禘祭天也夫商周之颂其文
互说或云禘太祖或云大禘俱是五年宗庙之大祭详
览典籍更无异同惟郑玄笺长发乃称是郊祭天详玄
之意因此商颂禘如大传云大祭如春秋大事于太庙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4b 页 WYG0135-0333d.png
尔雅禘大祭虽云大祭亦是宗庙之祭可得便称祭天
乎若如所说大禘即云郊祭天称禘即是祭宗庙又祭
法说虞夏商周禘黄帝与喾大传不王不禘禘上俱无
大字玄何因复称祭天乎又长发文亦不歌喾与感生
帝故知长发之禘而非禘喾及郊祭天明矣殷周五帝
之大祭群经众史及鸿儒硕学自古立言著论序之详
矣俱无以禘为祭天何弃周孔之法言独取康成之小
注便欲违经非圣诬乱祀典谬哉其二难曰大传称礼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5a 页 WYG0135-0334a.png
不王不禘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诸侯及
其太祖者此说王者则当禘其谓祭法虞夏殷周禘黄
帝及喾不王则不禘所当禘其祖之所自出谓虞夏出
黄帝殷周出帝喾以近祖配而祭之自出之祖既无宗
庙即是自外至者故同之天地神祇以祖配而祀之自
出之说非但于父在母亦然左传子产云陈则我周之
自出此可得称出于太微五帝乎故曰不王不禘王者
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谓也及诸侯之禘则降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5b 页 WYG0135-0334b.png
于王者不得祭自出之祖只及太祖而已故曰诸侯及
其太祖此之谓也郑玄错乱分禘为三注祭法云禘谓
祭昊天于圜丘一也注左传称郊祭天以后稷配灵威
仰笺商颂又称郊祭天二也注周颂云禘大祭大于四
时之祭而小于祫太祖谓文王三也禘是一祭元析之
为三颠倒错乱皆率胸臆曾无典据何足可凭其三难
曰虞夏殷周已前禘祖之所自出其义昭然自汉魏晋
已还千馀岁其礼遂阙又郑玄所说其言不经先儒弃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6a 页 WYG0135-0334c.png
之未曾行用愚以为错乱之义废弃之注不足以正大
典其四难曰所称今三礼行于代者皆是郑玄之学请
据郑学以明之曰虽云据郑学今欲以景皇帝为始祖
之庙以配天复与郑议相乖何者王制云天子七庙玄
云此周礼也七庙者太祖及文武之祧与亲庙四也殷
则六庙契及汤与二昭二穆也据郑学夏不以鲧及颛
顼昌意为始祖昭然可知也而欲引稷契为例其义又
异是爰稽邃古洎今无以人臣为始祖者惟殷以契周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6b 页 WYG0135-0334d.png
以稷夫稷契者皆天子元妃之子感神而生昔帝喾次
妃简狄有娀氏之女吞玄鸟之卵因生契契长而佐禹
治水有大功舜乃命契作司徒百姓既和遂封于商故
诗曰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此之谓也后稷
者其母有邰氏之女曰姜嫄为帝喾妃出野履巨迹歆
然有孕生稷稷长而勤于稼穑尧闻举为农师天下得
其利有大功舜封于邰号曰后稷唐虞夏之际皆有令
德履帝武敏歆居然生子即有邰家室此之谓也舜禹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7a 页 WYG0135-0335a.png
有天下稷契在其间量功比德抑其次也舜授职则播
百谷敷五教禹让功则平水土宅百揆故国语曰圣人
之制祀也法施于民则祀之以死勤事则祀之契为司
徒而人辑睦稷勤百榖而死皆居前代祀典子孙有天
下得不尊而祖之乎其五难曰既尊郑说小德配寡遂
以后稷只配一帝尚不得全配五帝今以景皇帝特配
昊天于郑义可乎其六难曰众难臣云上帝与五帝一
也所引春官祀天旅上帝祀天旅四望旅训众则上帝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7b 页 WYG0135-0335b.png
是五帝臣曰不然旅虽训众出于尔雅及为祭名春官
训陈注有明文若如所言旅上帝便成五帝则季氏旅
于泰山可得便是四镇耶其七难曰所云据郑学则景
皇帝亲尽庙主合祧却欲配祭天地错乱祖宗夫始祖
者经纶草昧体大则天所以正元气广大万物之宗尊
以长至阳气萌动之始日俱祀于南郊也夫万物之始
天也人之始祖也日之始至也扫地而祭质也器用陶
匏性也牲用犊诚也兆于南郊就阳位也至尊至质不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8a 页 WYG0135-0335c.png
敢同于先祖礼也故白虎通曰祭天岁一者何天至尊
至质事之不敢亵黩故因岁之阳气始达而祭之今国
家一岁四祭之黩莫大焉上帝五帝其祀遂阙怠亦甚
矣黩与怠皆礼之失不可不知夫亲有限祖有常圣人
制礼君子不以情变易国家重光累圣历祀百数岂不
知景皇帝始封于唐当时通儒议功度德尊神尧克配
彼天崇太宗以配上帝神有定主为日已久今欲黜神
尧配含枢纽以太宗配上帝则紫微五精上帝佐也以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8b 页 WYG0135-0335d.png
子先父岂礼意乎非止神祇错位亦以祖宗乖序何以
上称皇天祖宗之意哉若夫神尧之功太宗之德格于
皇天上帝臣以为郊祀宗祀无以加焉其八难曰欲以
景皇帝为始祖既非造我区宇经纶草昧之主故非夏
始祖禹殷始祖契周始祖稷汉始祖高帝魏始祖武皇
帝晋始祖宣帝国家始祖神尧皇帝同功比德而忽升
于宗祀圜丘之上为昊天匹曾谓圜丘不如林放乎其
九难曰昨所言魏文帝丕以武帝操为始祖晋武帝炎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9a 页 WYG0135-0336a.png
以宣帝懿为始祖者夫孟德仲达者皆人杰也拥天下
之强兵挟汉魏之微主专制海内令行草偃服衮冕陈
轩悬天子决事于私第公卿列拜于道左名虽为臣势
实凌君后主因之而业帝前王由之而禅代子孙尊而
祖之不亦可乎其十难曰所引商周魏晋既不当矣则
景皇帝不为始祖明矣我神尧拔出群雄之中廓清隋
室拯生人于涂炭则夏虞之勋不足多成帝业于数年
之间则汉祖之功不足比夏以大禹为始祖汉以高帝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9b 页 WYG0135-0336b.png
为始祖则我唐以神尧为始祖法夏则汉于义何嫌今
欲革皇天之祀易太祖之庙事之大者莫大于斯曾无
按据一何寡陋不愧于心不畏于天乎以前奉诏令诸
司各据礼经定议者臣干忝窃朝列官以谏为名以直
见知以学见达不敢不罄竭以裨万一昨十四日具以
议状呈宰相宰相令朝臣与臣论难所难臣者以臣所
见独异莫不腾辞飞辩竞欲碎臣理钳臣口剖析毫釐
分别异同序坟典之凝滞指子传之乖谬事皆归根触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10a 页 WYG0135-0336c.png
物不碍但臣言有宗尔岂辩者之流也又归崇敬薛颀
等援引郑学欲芜祀典臣为明辩迷而不复臣辄作十
诘十难援据坟籍昭然可知庶郊禘事得其真严配不
失其序皇灵降祉天下蒙赖臣亦何顾不蹈鼎镬谨敢
闻达伏增悚越议奏不报
    蕙田案黎干议非受命之君不得为太祖自
    是三代以后可行之礼其辩禘非祭天援引
    发挥极为明确至答第六难旅上帝是祭五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10b 页 WYG0135-0336d.png
    帝云若如所言季氏旅于泰山可便得是四
    镇耶答第七难云岁一祭天尤见千古卓识
    惜时不用
    观承案礼诸侯不得祖天子故商周俱以契
    稷为太祖而不祖帝喾则始祖不必其为受
    命之王也黎干谓景皇非受命之君不得为
    太祖者于理未安韩子曰国朝九庙之制法
    周之文太祖景皇帝始为唐公肇基天命义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11a 页 WYG0135-0337a.png
    同周之后稷而以高祖拟文王太宗拟武王
    此定论也况重以高祖己有定制乎禘郊宗
    祖虽兼论功德然实重水源木本之义商周
    之契稷为始祖固是功德兼隆亦以其为始
    封之君也礼以时为大三代而下始祖不必
    皆如契稷之贤圣然天下岂有无根之木无
    源之水而谓创业之君可自为始祖此上不
    必有太祖乎朱子曰祖一名而有二庙稷为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11b 页 WYG0135-0337b.png
    太祖始封之祖也文王亦为祖受命之祖也
    唐人正当准此而以景皇为始封之祖高祖
    为受命之祖耳干之馀议颇明辨此条则不
    可据其谓以高祖配郊以太宗配明堂则礼
    以义起尚似可通盖商人禘喾固以始祖契
    配及郊则又配冥而不以契与周之禘郊皆
    配稷者不同此则三王不相袭礼而法周亦
    不妨监殷者夫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12a 页 WYG0135-0337c.png
二年春夏旱言事者云太祖景皇帝追封于唐高祖实
受命之祖百神受职合依高祖今不得配享天地所以
神不降福以致愆阳代宗疑之诏百寮会议太常博士
独孤及献议曰礼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
凡受命始封之君皆为太祖继太祖已下六庙则以亲
尽迭毁而太祖之庙虽百代不迁此五帝三王所以尊
祖敬宗也故受命于神宗禹也而夏后氏祖颛顼而郊
鲧缵禹黜夏汤也而殷人郊冥而祖契革命作周武王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12b 页 WYG0135-0337d.png
也而周人郊稷而祖文王则明自古必以首封之君配
昊天上帝唯汉氏崛起丰沛丰公太公无位无功不可
以为祖宗故汉以高皇帝为太祖其先细微也非足为
后代法伏惟太祖景皇帝以柱国之任翼周弼魏肇启
王业建封于唐高祖因之以为有天下之号天所命也
亦如契之封商后稷之封邰禘郊祖宗之位宜在百代
不迁之典郊祀太祖宗祀高祖犹周之祖文王而宗武
王也今若以高祖创业当跻其祀是弃三代之令典尊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13a 页 WYG0135-0338a.png
汉氏之末制黜景皇帝之大业同丰公太公之不祀反
古违道失孰大焉夫追尊景皇庙号太祖高祖太宗所
以崇尊之礼也若配天之位既异则太祖之号宜废祀
之不修庙亦当毁尊祖报本之道其坠于地乎汉制擅
议宗庙以大不敬论今武德贞观宪章未改国家方将
敬祀事和神人禘郊之间恐非所宜臣谨稽礼文参诸
往制请仍旧典竟依归崇敬等议以太祖配享天地
代宗纪广德二年二月癸酉上亲荐献太清宫乙亥祀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13b 页 WYG0135-0338b.png
昊天上帝于圜丘即日还宫
礼仪志广德二年正月十六日礼仪使杜鸿渐奏郊太
庙大礼其祝文自今已后请依唐礼板上墨书其玉简
金字者一切停废如允臣所奏望编为常式敕曰宜行
用竹简
通典永泰二年礼仪使太常卿杜鸿渐奏冬至祀昊天
上帝夏至祀皇地祇请以太祖景皇帝配飨孟春祈榖
祀昊天上帝孟冬祀神州请以高祖配飨孟夏雩祀昊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14a 页 WYG0135-0338c.png
天上帝请以太宗配飨季秋大享明堂祀昊天上帝请
以肃宗配飨臣与礼官学士凭据经文事皆明著德音
详定久未施行敕旨依
册府元龟大历五年冬十一月庚寅日长至命有司祀
昊天上帝于南郊 七年冬十一月辛卯日长至命有
司祀昊天上帝于南郊不视朝 八年冬十一月辛丑
日长至不视朝命有司祀昊天上帝于南郊 十一年
冬十一月丙辰日长至命有司祀昊天上帝于南郊不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14b 页 WYG0135-0338d.png
受朝贺 十三年冬十一月丁卯日长至命有司祀昊
天上帝于南郊不视朝
旧唐书代宗本纪大历十三年十一月丁卯日长至有
司祀昊天上帝于南郊上不视朝故也
    蕙田案自广德二年至此中隔十三年不举
    郊祭册府元龟纪有司行事者五而旧书但
    载此年盖以明其有疾不视之故祀既不亲
    故毋庸黩载也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15a 页 WYG0135-0339a.png
德宗本纪贞元元年十一月癸卯上亲祀昊天上帝于
圜丘时河中浑瑊泽潞李抱真山南严震同华骆元光
邠宁韩游瑰鄜坊唐朝臣奉诚康日知等大将侍祠郊
坛毕还宫御丹凤楼大赦天下
 崔纵传贞元元年天子郊见为大礼使岁旱用屈纵
 撙裁文物俭而不陋
礼仪志贞元元年十一月十一日德宗亲祀南郊有司
进图敕付礼官详酌博士柳冕奏曰开元定礼垂之不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15b 页 WYG0135-0339b.png
刋天宝改作起自权制此皆方士谬妄之说非礼典之
文请一准开元礼从之
    蕙田案五礼条目仪节至唐贞观礼渐复于
    古逮开元礼成郊祀之典尤善乃不久而天
    宝自为坏之柳冕之奏允惬人心矣
德宗本纪六年九月己卯诏十一月八日有事于南郊
太庙行从官吏将士等一切并令自备食物其诸司先
无公厨者以本司阙职物充其王府官度支量给廪物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16a 页 WYG0135-0339c.png
其仪仗礼物并仰御史撙节处分十月己亥文武百寮
京城道俗抗表请上徽号上曰朕以春夏亢旱粟麦不
登朕精诚祈祷获降甘雨既致丰穰告谢郊庙朕倘因
禋祀而受徽号是有为为之勿烦固请也十一月庚午
日南至上亲祀昊天上帝于郊丘礼毕还宫御丹凤楼
宣赦见禁囚徒减罪一等立仗将士及诸军兵赐十八
万段匹
礼仪志贞元六年十一月八日有事于南郊诏以皇太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16b 页 WYG0135-0339d.png
子为亚献亲王为终献上问礼官亚献终献合受誓戒
否吏部郎中柳冕曰准开元礼献官前七日于内受誓
戒辞云各扬其职不供其事国有常刑今以皇太子为
亚献请改旧辞云各扬其职肃奉常仪从之
唐书德宗本纪贞元九年十一月乙酉有事于南郊大

 册府元龟贞元九年十一月癸未帝朝献太清宫毕
 事宿斋于太庙行宫甲申朝于太庙毕事斋于南郊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17a 页 WYG0135-0340a.png
 行宫乙酉日南至帝郊祀初帝以是岁有年蛮夷朝
 贡思亲告郊庙于祀事尤重慎及将散斋谓宰臣曰
 在祀散斋归正寝摄心奉祀不可闻外事其常务勿
 奏乃斋于别殿及命皇太子诸王行祭者皆受誓一
 日命妃媵辞于别所故事祈坛宫庙内及殿庭帝步
 武所及皆设黄道褥坛十一位又施赤黄褥将有事
 皆命彻之又故事设御史版位于郊庙或藉以褥及
 是虔禋拜首于地有司奉祠者莫不惕励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17b 页 WYG0135-0340b.png
 通典贞元十三年敕郊坛时祭燔柴瘗埋并依天宝
 十三年制自今以后摄祭南郊太尉行事前一日于
 致斋所具羽仪卤簿公服引入亲受祝版乃赴亲斋
 所
 唐书韦武传是时帝以反正告郊庙大兵后典章苟
 完执事者时时咨武武酌宜约用得礼之衷群司奉
 焉
 李纾传奉诏为郊庙乐章论撰甚多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18a 页 WYG0135-0340c.png
    蕙田案传文在德宗时而乐志绝无其辞意
    志中云不知所起者或制于开元以下欤
 文献通考长庆三年太常礼院奏郊坛祠祀遇大雨
 雪废祭其礼物条件如后御署祝版既未行祭礼无
 焚毁之文请于太常寺敕库收贮而其小祀虽非御
 署准此玉币燎柴神酒燎币醴齐并榛栗脯醢及应
 行事烛等请令郊社署各牒充次祭支用牲牛参牲
 既未行祭礼无进胙赐胙之文请比附礼记及祠令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18b 页 WYG0135-0340d.png
 牲死则埋之例委监祭使及礼官于祠所瘗埋其小
 祀不全用牢牲旧例用猪羊肉亦准此粢盛瓜菹笋
 菹应己造成馔物请随牲瘗埋行事官明衣绢布等
 准式既祭前给讫合充洁服既已经用请便收破公
 卿已下明房油煖幕炭应齐宿日所破用物请收破
 旨依永为定式
旧唐书敬宗本纪宝历元年正月乙巳朔辛亥亲祀昊
天上帝于南郊礼毕御丹凤楼大赦改元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19a 页 WYG0135-0341a.png
唐书文宗本纪太和三年十一月甲午有事南郊大赦
 崔宁传子黯开成初为监察御史奏郊庙祭事不虔
 文宗语宰相曰郊庙之礼朕当亲之但千乘万骑国
 用不给故使有司侍祠然是日朕正衣冠坐以俟旦
 今闻主者不虔祭器敝恶岂朕事神蠲洁意耶公宜
 敕有司道朕斯意黯乃具条以闻
 旧唐书王播传弟起太和九年判太常卿充礼仪详
 定使创造礼神九玉奏议曰邦国之礼祀为大事圭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19b 页 WYG0135-0341b.png
 璧之议经有前规谨按周礼以苍璧礼天黄琮礼地
 青圭礼东方赤璋礼南方白琥礼西方黑璜礼北方
 又云四圭有邸以祀天两圭有邸以祀地圭璧以祀
 日月星辰凡此九器皆祀神之玉也又云以禋祀祀
 昊天上帝郑元云禋烟也为玉币祭讫燔之而升烟
 以报阳也今与开元礼义同此则焚玉之验也又周
 礼掌国之玉镇大宝器若大祭既事而藏之此则收
 玉之證也梁代崔灵恩撰三礼义宗云凡祭天神各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20a 页 WYG0135-0341c.png
 有二玉一以礼神一则燔之礼神者讫事却收祀神
 者与牲俱燎则灵恩之义合于礼经今国家郊天祀
 地祀神之玉常用守经据古礼神之玉则无臣等请
 下有司精求良玉创造苍璧黄琮等九器祭讫则藏
 之其燎玉即依常制从之
武宗本纪会昌元年正月辛巳有事于郊庙礼毕御丹
凤楼大赦改元 五年正月辛亥有事于郊庙礼毕御
承天门大赦天下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20b 页 WYG0135-0341d.png
 旧唐书武宗本纪会昌四年十二月敕郊礼日近狱
 囚数多案款已成多有翻覆其两京天下州府见系
 狱囚己结正及两度翻案伏款者并令先事结断讫
 申
唐书宣宗本纪大中元年正月甲寅皇帝有事于郊庙
礼毕御丹凤门大赦改元
    蕙田案新书作甲寅旧书作戊申据旧书云
    此月戊戌朔则十一为戊申通考作十七日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21a 页 WYG0135-0342a.png
    与甲寅合不知孰是
 旧唐书宣宗本纪大中五年敕两京天下州府起大
 中五年正月一日已后三年内不得杀牛如郊庙享
 祀合用者即与诸畜代
    蕙田案牛本不应妄杀而独此三年何耶计
    此三年中亦未尝一举郊庙之祭则代牛之
    制亦不知其以何畜也
旧唐书懿宗本纪咸通元年十一月丁未上有事于郊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21b 页 WYG0135-0342b.png
庙礼毕御丹凤门大赦改元 四年正月庚午上有事
于圜丘礼毕御丹凤楼大赦
唐书昭宗本纪龙纪元年十一月丁未朝献于太清宫
戊申朝享于太庙己酉有事于南郊大赦
旧唐书昭宗本纪龙纪元年十一月己丑朔将有事于
圜丘辛亥上宿斋于武德殿宰相百寮朝服于位时两
军中尉杨复恭及两枢密皆朝服侍上太常博士钱珝
李绰等奏论之曰皇帝赴斋宫内臣皆服朝服臣检国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22a 页 WYG0135-0342c.png
朝故事及近代礼令并无内官朝服助祭之文伏惟皇
帝陛下承天御历圣祚中兴祗见宗祧克承大礼皆禀
高祖太宗之成制必循虞夏商周之旧经轩冕服章式
遵彝宪礼院先准大礼使牒称得内侍省牒要知内臣
朝服品秩礼院己准礼令报讫今参详近朝事例若内
官及诸卫将军必须制冠服即各依所兼正官随资品
依令式服本官之服事存传听且可俯从然亦不分明
著在礼令乞圣慈允臣所奏状入至晚不报钱珝又进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22b 页 WYG0135-0342d.png
状曰臣今日己时进状论内官冠服制度未奉圣旨伏
以陛下虔事郊禋式遵彝范凡关典礼必守宪章今陛
下行先王之大礼而内臣遂服先王之法服来日朝献
大圣祖臣赞导皇帝行事若侍臣服章有违制度是为
非礼上渎祖宗臣期不奉敕臣谬当圣代叨备礼官获
正朝仪死且不朽脂膏泥滓是所甘心状入降朱书御
札曰卿等所论至当事可从权勿以小瑕遂妨大礼于
是内四臣遂以法服侍祠甲寅圜丘礼毕御承天门大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23a 页 WYG0135-0343a.png

 唐书殷侑传孙盈孙为太常博士龙纪元年昭宗郊
 祀两中尉及枢密皆以宰相服侍上盈孙奏言先代
 令典无内官朝服侍祠必欲之当随所摄资品虽无
 援据犹免僭逼诏可
 旧唐书孔纬传十一月昭宗谒郊庙两中尉内枢密
 请朝服纬奏曰中贵不衣朝服助祭国典也陛下欲
 以权道宠内臣则请依所兼之官而为之服天子召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23b 页 WYG0135-0343b.png
 諌官谓之曰大礼日近无宜立异为朕容之于是内
 官以朝服助祭
唐书哀帝本纪天祐二年七月卜郊九月乙酉改卜郊
十一月庚午三卜郊
旧唐书哀帝本纪天祐二年五月庚午敕所司定今年
十月九日有事郊丘其修制礼衣祭服宜令宰臣柳璨
判祭器宜令张文蔚杨涉分判仪仗车辂宜令太常卿
张廷范判 六月辛卯太微宫使柳璨奏前使裴枢充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24a 页 WYG0135-0343c.png
宫使日权奏请玄元观为太清宫又别奏在京弘道观
为太清宫至今未有制置伏以今年十月九日陛下亲
事南禋先谒圣祖庙弘道观既未修葺玄元观又在北
山若车驾出城礼非便稳今欲只留北山上老君庙一
所其玄元观请拆入都城于清化坊内建置太微宫以
备车驾行事从之 丙午全忠奏得宰相柳璨记事欲
拆北邙山下玄元观移入都内于清化坊取旧昭明寺
基建置太微宫准备十月九日南郊行事缘延资库盐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24b 页 WYG0135-0343d.png
铁并无物力令臣商量者臣已牒判六军诸卫张全义
指挥工作讫优诏嘉之 九月乙酉敕先择十月九日
有事郊丘备物之间有所未办宜改用十一月十九日
 十一月丙辰全忠自正阳渡淮而北至汝阴全忠深
悔此行无益丁卯至大梁时哀帝以此月十九日亲祠
圜丘中外百司礼仪法物己备戊辰宰相已下于南郊
坛习仪而裴迪自大梁回言全忠怒蒋元晖张廷范柳
璨等谋延唐祚而欲郊天改元元晖柳璨大惧庚午敕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25a 页 WYG0135-0344a.png
曰先定此月十九日亲礼南郊虽定吉辰改卜亦有故
事宜改取来年正月上辛付所司 十二月庚戌敕朕
以谬荷丕图礼合亲谒郊庙先定来年正月上辛用事
今以宫闱内乱播于丑声难以惭恧之容入于祖宗之
庙其明年上辛亲谒郊庙宜停
 五代史梁本纪天子卜祀天于南郊王怒以为蒋元
 晖等欲祈天以延唐天子惧改卜郊十二月王遣人
 告枢密使蒋元晖与何太后私通杀元晖而焚之遂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25b 页 WYG0135-0344b.png
 弑太后于积善宫天子下诏以太后故停郊
 孔循传循与蒋元晖有隙哀帝即位将有事于南郊
 循与王殷(即蒋殷/冒王氏)谗于太祖曰元晖私侍何太后与
 张廷范等奉天子郊天冀延唐祚太祖大怒时梁兵
 攻寿春败归帝遣裴迪劳军太祖见迪怒甚迪还哀
 帝不敢郊
 蒋殷传哀帝方卜郊殷与蒋元晖有隙因谮之太祖
 言元晖等教天子卜郊祈天且待诸侯助祭者以谋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26a 页 WYG0135-0344c.png
 兴复太祖大怒哀帝为改卜郊
    蕙田案读旧唐书五代史所载则新唐书罢
    郊之原委曲折瞭然矣
          右唐郊礼
五代史梁本纪太祖开平二年正月己亥卜郊于西都
 文献通考梁太祖开平二年十一月自东京赴洛都
 行郊天礼自石桥备仪仗至郊坛
 册府元龟二年正月宰臣上表请郊天谒庙命有司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26b 页 WYG0135-0344d.png
 择日备仪因先布告岳牧方伯于是太常礼院选用
 四月二十四日有事于南郊壬寅应郊祀大礼仪仗
 车辂卤簿法物祭器乐悬各令所司修饰以河南尹
 张宗奭充都点集诸司法物使三月帝以魏博真定
 助修西都宫内工役方兴礼容未备其郊天谒庙宜
 于秋冬别选良日七月诏曰祀典之礼有国之大事
 也如闻官吏慢于展敬礼容牲馔有异精虔宜令御
 史疏其条件以闻详定礼仪使奏得太常礼院状选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27a 页 WYG0135-0345a.png
 用今年十一月己丑冬至有事于南郊敕令于来年
 正月内选日礼院奏选来年正月二十四日辛卯亲
 祭南郊可之诏以左千牛卫上将军胡规充南郊仪
 仗使金吾卫将军赵麓充车辂法物使是月冬至命
 宰臣祀昊天上帝于圜丘
    蕙田案史但言卜而不言郊据通考则似十
    一月郊而总数梁郊处此又不列盖是十一
    月赴洛而明年正月始郊也通考下文云以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27b 页 WYG0135-0345b.png
    张宗奭为大礼使故事皆以宰相为之则本
    是摄祭而非亲奉观元龟纪事始晓然矣
五代史梁本纪三年正月辛卯有事于南郊大赦
文献通考三年正月以河南尹张宗奭为南郊大礼使
(故事皆以宰相为之今/用河南尹充非常例也)
 册府元龟开平三年正月乙酉诏曰初宅雒都将行
 郊祀应岳渎名山大川及诸州有灵迹封崇圣祠各
 宜差官吏精虔祭告是月礼仪使奏请皇帝宿斋三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28a 页 WYG0135-0345c.png
 日庚寅亲飨太祖辛卯亲祀昊天上帝于圜丘是日
 降雪盈尺及升坛而止
册府元龟开平四年九月丁亥朔车驾幸陜府命宰臣
于竞赴西都祀昊天上帝于圜丘
五代史梁本纪末帝贞明三年冬十二月己巳如西都
卜郊四年正月不克郊己卯至自西都
 梁家人传将册妃张氏为后妃请待帝郊天而帝卒
 不得郊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28b 页 WYG0135-0345d.png
 赵犨传是时梁将刘鄩等与庄宗相拒澶魏间兵数
 败岩(犨/子)曰古之王者必郊祀天地陛下即位犹未郊
 天议者以为朝廷无异藩镇如此何以威重天下今
 河北虽失天下幸安愿陛下力行之敬翔以为不可
 曰今府库虚竭箕敛供军若行郊禋则必赏赉是取
 虚名而受实弊也末帝不听乃备法驾幸西京而庄
 宗取杨刘或传晋兵入东都矣或曰扼汜水矣或曰
 下郓濮矣京师大风拔木末帝大惧从官相顾而泣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29a 页 WYG0135-0346a.png
 乃还东都遂不果郊
    蕙田案赵犨传文详述不郊之故与本纪互
    相足也朱温忌昭宣之郊而胁之使罢及其
    闇奸大位仅周一纪而卜郊不果恰相对照
    天道好还可畏哉
唐本纪庄宗同光二年二月己巳朔有事于南郊大赦
 张全义传初梁末帝幸洛阳将祀天于南郊而不果
 其仪仗法物犹在全义因请幸洛阳曰南郊仪物已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29b 页 WYG0135-0346b.png
 具庄宗大悦加拜太师尚书令明年十一月幸洛阳
 而礼物不具因改用来年二月然不以前语责全义
 张宪传庄宗幸东都定州王都来朝庄宗命宪治鞠
 场与都击鞠初庄宗建号东都以鞠场为即位坛于
 是宪言即位坛王者所以兴也汉鄗南魏繁阳至今
 尚在不可毁乃别治鞠场未成庄宗怒命两虞候亟
 毁坛以为场宪叹曰此不祥之兆也
    蕙田案五代史文未有言告天即位者然宪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30a 页 WYG0135-0346c.png
    以鄗南繁阳为比则知亦有告天史文略耳
唐本纪明宗长兴元年二月乙卯有事于南郊大赦改

 李愚传明宗祀天南郊愚为宰相冯道赵凤草加恩
 制道鄙其词罢为太常卿
    蕙田案五代衰乱如此而一举郊祀必推恩
    赉此宋世所以惮行而归于合祭或终于废
    祭盖相承旧习所从来远而不知其适为败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30b 页 WYG0135-0346d.png
    礼之根原也
辽史太宗本纪会同三年七月晋遣使请行南郊礼许
之 四年三月晋以许祀南郊遣使来谢进黄金十镒
    蕙田案敬瑭之立在天显十一年至是当为
    六年请之未行至明年而殂矣故晋纪无郊
    天事
册府元龟周太祖广顺三年十月戊申内出御札曰王
者应运开基子民育物罔不承天事地尊祖敬宗燔柴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31a 页 WYG0135-0347a.png
于泰坛用昭乾德瘗玉于方泽以答坤灵朕受命上元
宅心下土时己历于三载渐至小康礼未展于二仪深
亏大典宜叶蓍龟式陈笾豆庶展吉蠲之礼用倾昭事
之忱朕以来年正月一日于东京有事于南郊宜令所
司各备仪注务从省约无致烦劳凡有供需并用官物
府县不得因便差配诸道州府不得以进奉南郊为名
辄有率敛庶禆严静以奉郊禋中外臣僚当体予意
文献通考广顺三年九月太常礼院奏准敕定郊庙制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31b 页 WYG0135-0347b.png
度洛阳郊坛在城南七里丙巳之地圜丘四成各高八
尺一寸下广二十丈再成广十五丈三成广十丈四成
广五丈十有二陛每节十二等燎坛在泰坛之丙地方
一丈高一丈二尺开上南出户方六尺请下所司修奉
从之(时周太祖将拜/南郊故修奉之)
五代史周本纪太祖显德元年正月丙子朔有事于南
郊大赦改元
吴杨行密世家隆演卒乃立溥明年二月改元顺义赦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32a 页 WYG0135-0347c.png
境内冬十一月祀天于南郊
南唐徐知诰世家升元三年四月昪郊祀上帝于圜丘
宋史南唐世家昪立七年卒景袭位改元保大郊祀天

五代史前蜀王建世家武成元年正月祀天南郊大赦
改元
宋史西蜀世家汉祖起并门中土蝗旱连岁昶益自大
行郊祀礼
五礼通考 卷十一 第 32b 页 WYG0135-0347d.png
五代史南汉刘隐世家大宝二年鋹祀天南郊
宋史南汉世家刘隐卒弟陟袭位僭帝号国称大汉改
元乾亨行郊祀礼
    蕙田案五代十国瓜剖豆分谁当正统要以
    郊祀重钜真人未出则馀分闰位不容尽废
    故总附唐末不复加区别云
          右五代郊礼
 五礼通考卷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