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祈雨篇(此有四部)¶ (自动笺注)
法苑珠林卷第六十三
西明寺沙門釋道世撰
*祈雨篇第七十一
*園菓篇第七十二
*祈雨篇(此有四部)
*述意部
*祈祭部
*降雨
*河海
**述意部第一
聖道虛寂故能圓應無方
以其無方之應
故應無不適。
比以陰陽愆候亢旱積時
北墉
之禮久申。
西郊之雨莫應。
聖上兆庶之失
業。
稼穡不登
減膳恤刑
霄衣肝食。
精誠格於上下
玉帛遍於山川
靈液莫霑
雲罕積。
仰惟慧炬潛曜
無幽不燭
神功叵測
有感必通。
所以仰憑三寶
敷演一乘
轉讀
言。
樹茲大福
願法教始開。
慈雲遐布
玄言
闡。
沛澤遠覃
嘉禾連秀於郊原
瑞菓遍
生於林木
衣唯服於八蠶
食必資於七穫。
界欝若眾香
含生宛如安養
無請不諧
祈必應。
並沐茲定水
聖智之原。
闢此愛
羅超有無之境也。
**祈祭部第二
大雲請雨經云。
佛言。
若請大雨止雨
法。
汝今諦聽
請雨主。
一切眾生慈悲
心。
八戒齋。
於空露地
應張青帳懸十青幡
淨治其地牛糞塗場。
誦呪師坐青座上。
在家人八戒齋。
比丘者應持禁戒
皆著
清淨衣。
好名香。
又以末香法師座。
應食
三種白淨之食。
所謂牛乳酪及糠米。
誦此大
雲輪品時。
面向東坐。
晝夜至心令聲不斷
一切諸佛
復以淨水置新瓶中安置四維
財力辦作種種供養諸龍。
復以香華
道場中。
及與四面法座四面
各用純新淨牛糞
汁。
畫作龍形(耶舍法師云西國土俗以牛能耕地出生萬物故以牛糞為淨梵王帝釋及牛並
神廟以祠之佛隨俗情故同為淨)東面去座三肘已外畫作龍形
一身三頭并龍眷屬
南面去座五肘已外畫
作龍形。
一身五頭并龍眷屬
西面去座七肘
已外畫作龍形
一身七頭并龍眷屬
北面
座九肘已外畫作龍形
一身九頭并龍眷屬
誦呪師應自護身。
或呪淨水
或呪白灰
憶念以結場界。
畫一乃至多步。
若水
若灰用為界畔
或呪縷繫頸
若手若足。
呪水
灰時散灑頂上
若於額上。
應作是念。
有惡
心者不得入此界場。
誦呪者。
一切眾生
起慈悲心
勸請一切諸佛菩薩憐愍加護
功德分施諸龍。
若時無雨。
讀誦此經。
一日
二日
乃至七日。
音聲不斷如上法。
必定
雨。
大海水潮。
可留過限。
若能具足依此修行
降雨者。
無有是處
唯除不信不至心者。
大雲請雨經(一卷)略要云。
佛告諸大龍王。
我今當說昔從大悲雲生如來所聞陀羅尼
過去諸佛已說威神
我今亦當隨順而說。
一切諸眾生故
憐愍與樂。
未來世。
若炎
旱時。
能令降雨
若水澇時亦令止息
疫死
險難皆得滅除
能集諸龍。
能令諸天歡喜
躍。
能壞一切諸魔境界
能令眾生具足安樂
即說呪曰。
怛絰他摩訶若(引)那(引)婆婆(引)薩尼(一)失梨帝
羅敧彌(二)地履荼毘迦囉磨鉢耶囉僧呵怛
禰(三)波羅摩避囉闍(四)尼摩羅求那雞鬪
波羅毘(五)毘摩嵐伽耶師[口*致](六)婆呵囉婆呵
囉(七)
南無若那(一)沙伽羅毘盧遮那耶(二)多他竭多
耶(三)南無薩婆佛陀(四)菩提薩坻毘呵(五)
又呪曰。
怛吒怛吒(一)帝致帝致(二)鬪晝鬪晝(三)摩訶
尼(四)摩俱吒(五)毛林達羅尸比沙(六)于留必那
(七)三磨羅他(八)帝利曷囉怛那地師吒南(九)跋
折囉陀羅薩坻那(十)跋利沙他伊呵閻浮提
呵(十一)
阿婆夜寐(一)薩婆那鉗(二)迷帝羅質坻那
(三)菩提質哆弗婆鉗寐那(四)那羅那羅(五)禰
(六)奴盧奴盧(七)呵(八)
又呪曰。
釋迦羅薩坻那(一)鉢羅婆羅沙地(二)摩訶那伽
(三)伊呵閻浮提呵(四)
又呪曰。
阿師吒摩迦(一)薩坻那(二)鉢囉婆利沙他(三)摩
那伽(四)伊呵閻浮提呵(五)
大方大雲經云。
佛言。
若有國土祈雨
者。
六齋之日。
其王應當自洗供養三寶
尊重讚歎龍王名。
善男子四大之性可令
變易
誦持此呪天不降雨
無有是處
經典
中有神呪故。
眾生故。
三世諸佛悉共宣說
郁究隷牟究隷頭坻比頭坻陀尼羯
坻陀那賴坻陀那僧塔
**降雨第三
分別功德論云。
天及龍皆能降雨
何以
別。
天雨霧下者是。
龍雨下者是。
又阿脩
羅共天鬪時。
亦能降雨二種
有喜雨。
瞋雨。
雨和調者。
歡喜雨。
雷電靂靂
者。
瞋恚雨(自外雲雨雷電等並如前日月篇說)。
又增一阿含經云。
佛言。
如是世間不可思議
如龍不可思議
云何此雨為從龍口出耶。
不從龍口龍。
為從眼耳鼻身出耶。
不從
此出。
但龍意所念。
若念惡亦雨。
若念善亦雨。
亦由根本而作此雨。
須彌山
腹有天名
大力
眾生心之所念。
能作雨。
然雨不
從彼天口眼耳鼻出也。
皆由彼有神故而
作此雨。
華嚴經云。
佛子
譬如大龍隨心降雨
雨不
從內。
不從外。
如來境界亦復如是
心所
念。
念念中出無量不可思議智。
彼諸智
慧悉無來處。
又言。
佛子
一切大海水皆從龍
王心願所起。
如來智慧亦復如是
悉從大願
力起。
佛子
如來智海無量無邊
不可言說。
思議我說少喻。
汝今諦聽
佛子
閻浮提
內流出二千五百河水
悉入大海
俱耶尼內
流出五千河水
悉入大海
弗婆提內流出八
千四百河水
悉入大海
欝單越內流出一萬
河水
悉入大海
佛子
四天下內如是二萬
五千九百河水
悉入大海
佛子
於意云何
水多少。
答言
甚多
佛子
復有十光龍王
大海中。
悉過前水
光明龍王大海中。
復悉過前。
如是等八
十億龍王
各雨大海
展轉過前。
伽羅龍王
太子
名曰佛生。
大海中復悉過前。
佛子
十光龍王皆住淵池
流入大海
悉過前。
光明龍王所住淵池
流入大海
悉過前。
如是等廣說乃至伽羅王太子
所住淵池
流入大海
復悉過前。
佛子
如彼八十億龍王乃至伽羅龍王
子。
大海中。
及其淵池
皆悉不及伽羅
王所大海
伽羅龍王所住淵池
涌出
大海
倍復過前。
波涌流水琉璃色。
滿大海。
涌出有時是故海潮常不失時
佛子
如是大海其水無量
珍寶無量
眾生
量。
大地無量
佛子
於意云何
大海水為無
量不。
答言
實爾。
水深不可為喻。
佛子
如是海水深廣無量
如來無量智海。
百分
不及一。
乃至不可為譬
但隨所應化為作
喻。
**河海部第四
如新婆沙論云。
於此贍部洲中有四大河。
屬各四。
隨其方面流趣大海
謂即於此贍部
洲中有一大池名無熱惱。
初彼出四大河。
名殑伽
二名信度
三名縛芻。
四名私多。
初殑
伽河從池東金象口出。
右繞一匝流入
東海
信度河從池南面銀牛口出。
右繞
一匝流入南海
次縛芻河從池西吠瑠璃
口出。
右繞一匝流入西海
後私多河從池
北面頗胝迦師子口出。
右繞一匝流入北
海。
殑伽大河有四眷屬
一名閻母那
名薩
洛瑜。
三名阿氏羅筏底。
四名莫醯。
信度大河
有四眷屬
一名毘[竺-二+跛]奢。
二名藹羅筏底。
三名
設咀荼盧。
四名毘咀娑多。
縛芻大河有四
眷屬
一名筏刺拏
二名吠咀剌尼。
三名
奢。
四名屈愍婆。
多大有四眷屬
一名
二名避魔。
三名捺地。
四名電光
如是
說有大名者。
四大河一一各有五百眷屬
并本合有二千四河。
隨其方面流趣大海
所說二千四河。
未入海頃。
頗有能令不入
海不。
無如是事
假使有人
或以神力
或以
呪術
廣說乃至不得入聖諦現觀。
無有
處。
涅槃經云。
譬如大海有八不可思議
何等
為八。
一者漸漸轉深。
二者深難得底。
三者同
鹹味
四者潮不過限。
五者有種寶藏
大身眾生在中居住
七者不宿死屍
八者
一切萬流大雨投之不增不減
金剛三昧不壞不滅經云。
佛言。
彌勒當知。
阿耨大池出四大河。
四大河分八河
閻浮提一切眾流皆歸大海
沃焦大海
不增。
金剛輪故大海不減
金剛隨時
轉故。
大海同一鹹味
涅槃經云。
善男子
殑伽河中七眾
生。
一者常沒
二者暫出還沒。
三者出已則住。
四者出已遍觀四方
五者遍觀已行。
六者
已復住。
七者水陸俱行。
常沒者。
所謂大魚
大惡業。
身重處深。
是故常沒
暫出還沒者。
如是大魚惡業故。
身重處淺。
見光明。
因光故出。
重故還沒。
出已住者。
謂坻彌魚。
淺水見光明。
出已住。
遍觀四方者。
所謂錯魚。
為求食故遍觀四方
是故觀方。
觀已行者
謂是錯魚遙見餘物。
謂是可食。
疾行趣之。
故觀已行行已復住者。
是魚趣已
既得可食。
即便停住
故行已復住。
水陸俱行
者。
即是龜也(喻七種眾生者如文不煩此述)。
頌曰。
玄言開闡
 雲霧昇天
 靉靆下布
 駛雨山川
 百草滋茂
 五穀熟田
 自非福力
 豈感樂豐年
***感應緣(略引二十二驗)
*秦時中宿縣有觀亭水神
*秦時丹陽縣湖側梅姑
*漢時夜郎𦟥水竺王祠有節神
*漢中平江水內有蛾含沙射人
*永昌不韋縣禁水毒氣
*太山東有澧泉飲用神靈
*二華之山當黃河有神分流
*黃帝時有赤將子輿隨風上下
*神農時有赤松子雨師能服水入火
*漢沙門千吉能祈雨孫策忌害見怪
*漢沙門竺曇蓋祈雨有徵
*晉沙門僧群隱山神水飲而不飢
*廬山釋慧遠以杖掘地感泉涌出
*晉沙門法蘭感涸㵎涌水清流
*晉沙門公能呪龍鉢中
*晉沙門佛圖澄祈雨白龍二頭
*晉沙門曇摩羅剎能呪水枯而更流
*宋沙門求那跋陀羅祈雨應時而降
*齊沙門曇超有神請超祈雨有徵
*梁安國寺瑞像放光處有泉涌
*唐沙門空藏能祈雨有徵
*唐沙門慧璿山隱無水感神請居得水
秦時中宿縣千里水。
觀亭有江神祠壇
過有不悋者。
狂走入山變為虎。
中朝縣民
至洛返。
路見一行旅。
寄其書曰。
吾家在觀
廟前
石間即是也。
但扣自應
者。
乃歸。
如言果有二人
從水中出取書而
淪。
還云
江伯欲見君。
此人不覺隨去。
便覩
屋宇精麗飲食鮮香
言語接對無異世間也。
秦時丹陽縣湖側梅姑廟。
生時有道術。
能著履行水上
後負道法
婿怒殺之。
投屍於
水。
隨流波漂。
至今廟處鈴下巫人
當令
殯殮
不須墳瘞。
即時有方頭漆棺在祠堂下。
晦望之曰。
時見水霧曖然有著履形。
廟左
不得取魚射獵
輒有迷徑溺沒之患。
巫云
姑既傷死。
所以惡見殘殺也。
夜郎𦟥水竺王祠。
昔有女子澣於水濱
大節流入女足間。
推之不去。
小兒
聲。
破之得一男兒
長養有才武。
遂雄夷獠
為姓
所破之
棄之於野
生成林。
王甞
石上作羹無水。
以劍擊石。
泉便涌出
王水及破石竹林並存
漢使唐蒙誘而斬
之。
夷獠怨訴。
竺王非血氣所育。
立嗣
吳霸表封其三子為侯。
今猶有竺王節
(右此三驗出異苑)。
漢中平年內有物處于江水
其名曰蜮。
一曰
短狐
能含沙射人
所中者則身體筋急頭痛
發熱
劇者至死
江人以術方抑之。
則得沙
石於鹵中。
所謂為鬼為蜮
則不得也
今俗謂之谿毒
先儒以為南方男女同川
浴。
塗氣之所生也。
漢時永昌郡不韋縣禁水
水有毒氣
唯十
一月十二月可渡。
正月十月不可渡。
殺人
其氣中有惡物
不見其形。
其似有聲。
如有以所投擊內。
中木則折。
中人則害。
土俗
號為鬼彈
太山東有澧泉
其形如井。
本體是石也。
取飲者。
洗心致跪而𢯇之。
泉出如流。
多少足用
若或慠慢泉縮焉。
神明
常志者也。
二華之山。
本一山也。
當河河水之而
流。
有神簰而分之以利河流
手足于今
存焉。
張衡西京賦。
所稱巨靈贔負
高掌
遠迹
以流河曲是也
赤將子輿者。
黃帝時人也。
不食五穀而噉百
草華
至堯時為木工
隨風雨上下。
時時
市門中賣繳。
亦謂之繳父
周禮宗官伯日禮司命
風伯雨師星也。
箕星也。
雨師畢星也。
玄謂司中司命文昌
第四第五星也。
抱朴子曰。
河伯者。
華陰人
八月上庚日渡河溺死
天帝署為河伯
五行書曰。
河伯庚辰日死。
不可治船遠行
溺沒不返。
赤松子者。
神農時雨師也。
水玉以教神農
入火自燒。
崐崙山常入西王母石室
風雨上下
炎帝少女追之亦得俱去。
高辛
時復雨師
今之雨師本之焉(右七出搜神記)。
漢孫策
既定會稽
引兵漢帝
道人
吉在軍中
天大旱船艱澁
自出
督切軍中人。
每見將士多在吉所。
憤怒曰。
不如吉乎。
收吉縛置日中
令其降雨
不能便當受誅。
俄頃之間雲雨滂沛
未及
移時川㵎涌溢
時並來賀。
吉免其死。
策轉忿
恚。
意使殺之。
因是策頗愍傷
髣髴見吉。
後出射獵刺客所傷
治療將差。
引鏡自窺
鏡中見吉。
顧則無之
如是再三
遂撲鏡大
噭。
瘡皆崩裂
須臾而死(見冤魂志)。
沙門竺曇蓋。
秦郡人也。
真確苦行
振錫行化四輩
居于蔣山常行般舟。
尤善
神呪
多有應驗
司馬元顯敬奉之。
衛將軍
劉毅
聞其精苦
招來姑熟深相愛遇。
義興
公元188年
五年大旱
陂湖竭涸苗稼焦枯祈祭山川累旬
無應。
毅乃請僧設齋
蓋亦在焉。
齋畢躬乘露
浮泛川溪
文武士庶傾州悉行。
蓋於中流
燔香禮拜
至誠慷慨
乃讀海龍王經。
造卷
發音雲氣便起。
轉讀將半沛澤四合
纔及釋
軸洪雨滂注
畦湖必滿。
其年以登劉敬
叔時
為毅國郎中令
親豫此集。
自所覩見。
晉安羅江縣霍山
其高蔽日
上有石杅。
徑數丈。
中泉水深五六尺。
經常流溢
老傳云。
列仙之所游餌也。
沙門釋僧群。
居其山。
常飲此水。
以不因而絕粒
晉安
太守陶夔。
聞而求之。
群以水遺陶出山輒臭。
於是越海造山。
于時天景澄朗
陶踐山足
便風雨晦冥
如此者三。
竟不得至。
群所栖
策與泉隔一㵎
旦夕往還
一木
且將渡。
輒見一折翅鴨。
舒翼當梁頭。
逆唼
僧群。
永不得過
欲舉錫撥之。
恐其墜死。
於此
絕水
俄而飢卒。
時傳云。
年百四十。
群之將
死。
眾說云。
年少時甞打折一鴨翅。
將或此
因緣之報乎。
尋陽廬山西有龍泉精舍
慧遠沙門
所立也。
遠始南渡
愛其區丘欲創寺宇
未知
定方。
諸弟子訪履林㵎
疲息此地
群僧並
渴。
率同立誓曰。
若使此處宜立精舍
當願神
力即出嘉泉
乃以杖掘地。
清泉涌出
遂畜
為治。
因搆堂宇
其後天甞亢旱
遠率諸僧
海龍王經。
為民祈雨
轉讀未畢。
中有
如豆蛇。
騰空而去。
俄爾洪雨四澍。
㵎以有龍瑞取名焉。
沙門法蘭
高陽人也。
十五而出家
器識
沈秀業操貞整
寺于深巖甞夜坐禪
虎入其
室因蹲床前
以手摩其頭。
虎揚耳而伏。
數日乃去。
竺護燉煌人也。
風神情宇。
次。
于時經典新譯梵語數多。
辭句繁蕪章偈
不整
乃領其旨要刊其游文
養徒山中
有清汲漱所資。
有採薪者。
甞穢其水。
竭涸
俄而絕流
護臨㵎[褒-保+(非(乏-之))]歎曰。
水若
遂竭吾將何資。
言終而清流洋溢
尋復盈㵎。
並武惠時人也。
支道林為之像讚曰。
于氏
世。
體玄旨。
嘉遁山澤
仁感虎兕
護公澄
寂。
道德淵美。
微吟空㵎。
枯泉還水(右四人出冥祥記)。
長安有涉公者。
西域人也。
虛靖服氣不食
五穀
日能行五百里。
未然之事。
驗若抵
公元375年
掌。
苻堅建元十一年
至長安縣。
祕呪下神龍。
每旱堅常請之祝龍。
俄而龍下鉢
中。
天輒大雨
堅及群臣親就鉢觀之。
咸歎其
異。
堅奉為國神。
仕庶皆投身接足。
自是
公元370年
炎旱之憂。
至于六年十二月
無病而化。
堅哭之甚慟。
卒後七日堅以其神異
試開棺
視之
不見屍骸所在
唯有殮被存焉。
至十七
年自正月不雨至于六月
減饍撤縣。
和氣
至七月降雨
堅謂中書朱彤曰。
公若在。
朕豈焦心雲漢若是哉。
此公其大
聖乎。
彤曰。
斯術幽遠
實亦曠古之奇也。
晉時佛圖澄
博術終古
道藝超群
建武
正月六月天大旱。
石虎太子臨漳
西釜祈雨
久而不降。
令澄自乞。
即有
白龍二頭降於祠所。
其日大雨
方數千里
年大收。
戎貊之徒先不識法。
聞澄神驗皆遙
禮拜
不言而化焉。
長安有竺曇摩羅剎。
此云法護
其先月氏
人。
本姓支氏
世居燉煌
天性純懿操行精苦
篤志好學萬里尋師
日誦萬言過目即能。
博覽六經游心七籍。
世務毀譽
未甞
抱。
時晉武之世。
寺廟圖像雖崇京邑
而方
等深經蘊在外。
護乃慨然發憤弘大道。
遂隨至西域
大齎經論還歸中夏
沿路傳譯
寫為晉文。
所獲賢劫正法華光讚等一百六
十五部。
孜孜所務。
唯以弘道為業。
終身
譯勞不告倦。
後隱深山
有清㵎。
常取
澡漱
有採薪者。
穢其水側
俄頃而燥。
護乃
[褒-保+(非(乏-之))]歎曰。
之無德遂使清泉輟流
水若
真無自給
正當移去耳。
言訖泉流滿
㵎。
其幽誠所感如此
支遁為之像讚云。
護公澄寂
道德淵美。
微吟穹谷
枯泉漱水。
邈矣護公。
天挺弘懿
濯足流沙
領拔玄致
後立寺於長安青門外。
精勤行道
至於道德
化被遐布聲蓋四遠
僧徒數千咸共宗事
晉惠西奔
關中擾亂百姓流移
與門徒避
地東下。
澠池遘疾而卒。
春秋七十有八。
孫綽製道賢論。
天竺七僧竹林
七賢
量高山巨源
公元462年
宋大明六年天下亢旱
禱祈山川累月無驗
世祖求那跋陀羅三藏法師祈雨
必使有
感。
如其無獲不須相見
跋陀曰。
仰憑三寶
下天感冀必降澤。
如其不獲不復重見。
即往
北湖釣臺燒香祈請
不復飲食
默而誦經。
密加祕呪
明日晡時西北雲起
初如團蓋。
風震雲合
連日降雨
明旦公卿入賀
勅見慰勞䞋施相續
太宗之世。
禮供彌
公元364年
隆。
太始四年正月覺體不愈。
臨終日延
佇而望云
見天聖像
隅中遂卒。
春秋七十
有五。
太宗深加痛惜
慰贈甚厚。
公卿會葬
榮哀備焉。
錢唐苑山有釋曇超
姓張
清河人
形長
八尺
容止可觀
蔬食布衣一中而已
而止都
龍華寺
元嘉末南游始興遍觀山水
獨宿
公元479年
虎兕不傷。
大明中還都
至齊太祖即位
公元480年
勅往遼東弘闡禪道
停彼二年大行法化
元末還京。
俄又適錢唐之靈苑山
一入
累日不起
後時忽聞風雷之聲。
俄見一人
笏而進。
稱嚴鎮東通
須臾一人至。
形甚
端正羽衛連翩
下席禮敬自稱弟子
居在七
里任周此地
法師至故來展東富陽縣人
麓山下為博。
侵壞龍室
群龍
忿作三百日不雨。
今已一百餘日。
井池枯涸
田種永罷。
法師道德通神
欲仰屈前行
感致潤澤蒼生
功有歸也。
超曰。
興雲降雨
本是檀越之力。
貧道何所能乎。
神曰。
弟子
曲止興雲不能降雨
是故相請耳。
遂許之。
脩然而去。
超乃南行
經五百至赤亭山
為龍呪願說法
至夜群龍化作人。
來詣超
禮拜
超更說法
因乞三歸
自稱是龍
超請其
降雨
相看無言。
其夜又與超夢云
本因忿
立誓
法師既導之以善。
不敢違命
明日晡
時必當降雨
明旦即往臨泉寺。
遣人告縣
令。
辦船於江中
海龍王經。
縣令即請僧浮
石首
轉經纔竟。
遂雲降大雨
高下皆足。
公元492年
歲以獲收。
超以永明十年卒。
春秋七十有四
(右五人出梁高僧傳)。
安國寺秣陵縣都鄉下里
永明
起造寺。
金銅一軀
六寸五分
以去
公元507年
天監六年二月八日
寺東房比頭第三
內。
忽聞音樂聲。
爾後房主王尼住房
前。
時時有光照屋。
二十三日
於光處忽有
泉涌
仍見此瑞像隨水而出。
遠近駭觀咸生
隨喜
泉既不竭。
乃累塼為井。
井猶存焉(右一見梁
京寺記云)。
唐釋空藏者。
至貞觀年住京師會昌寺。
三百餘卷
說化為業。
游涼川原
有緣斯赴。
昔往藍田負兒山。
所誦經齎麫六升
擬為
月調。
乃經三周日噉二升
不得盡。
又感
神鼎不知何來。
時至玉泉寺
以為焉之地。
時經亢旱泉竭苗焦。
合寺將散。
乃至心祈
請。
泉即應時涌溢
天雨滂沛
道俗動色
公元642年
不已
至貞觀十六年
終於會昌
還葬
所。
襄州光福寺釋慧璿。
姓董氏
善通三論
槃。
莊老俗書久已洞明
由此聲譽久逸漢南
公元649年
至貞觀二十三年涅槃經。
四月八日夜
神告曰。
法師疾作房宇
不久當生西方
至七
十四日講盆經竟。
斂手曰。
生常信施。
今須
通散一毫上捨十方眾僧及窮獨乞人
異道
言訖而終法座
春秋七十有九。
初住
光福寺山頂上。
引汲為勞。
將移他寺。
夜見
神人
身長一丈
衣以紫袍
頂禮璿曰。
奉請
此常講大乘經。
勿以小乘為慮。
小乘者。
高山無水。
不能利人。
大乘經者。
猶如大海
自止此山。
佛出世
一人讀誦講說大乘
令所住珍寶光明眷屬榮勝飲食豐饒
若有
小乘前事並失。
唯願弘持勿孤所望
山頂
寺先無水可得。
山神曰。
法師須水易可得。
來月八日定當得之
自往劍南慈母山大泉
一龍王去也。
已不見。
至來七日
初夜
大風卒起從西南來。
雷震雨注在寺北
漢高廟佛堂百步許。
通夜相續
至明
住。
唯見清泉而且美。
合眾同幸。
及止此住
龍泉漸竭。
據斯以驗。
實感通奇(右此三驗出唐高僧傳)。
*園果篇第七十二(此有五部)
*述意部
*引證部
*樹果
*損傷
*種子
**述意部第一
竊惟
王舍竹園經行是寄。
靈山石室宴坐
依。
淨住遍於十方
化通三界
所以遠追
須達
高慕菴羅
無盡之因。
造不壞之地。
敬仰
福趣玄門
起念乖恭。
業鍾湯炭
故覩
發心
見便忘返
福生善。
稱為伽藍也。
若有真心造作
縱小得福弘多
何況於大。
偽心修造
縱大得福尚少
何況於小。
是故
行者
若欲造作
必須依法
不得姦偽也。
**引證部第二
過去因果經云。
僧伽藍中。
竹園僧伽藍
最為其心念
本經云。
羅閱祇國長者迦
心念
可惜我園施與尼揵。
佛若先至奉佛
及僧。
悔恨前施永為棄捐
大鬼將軍
名曰半
師。
知其心念即召閱叉推逐尼揵。
裸形無恥
不應止此。
尼揵驚。
馳走而去。
長者歡喜
營造精舍施佛及僧。
菩薩藏經云。
阿難
我今於此園中轉此
菩薩藏經不退轉輪
一切眾生疑。
阿難
去諸佛亦皆於此虛空地分菩薩藏經。
難。
所有貪瞋癡眾生
入此竹園不發貪瞋癡
眾鳥入者非時不鳴萍沙大王與諸婇女
園中共相娛樂
自覺無欲。
諸女亦爾。
時王
歡喜每作是念。
願世有佛。
以此奉上
佛。
佛於中住。
我當聞法。
何以故。
供養者。
應住此園。
五欲人所應得住。
是園無有𧔞蜈蚣蟁虻毒螫
若住其中無復毒心。
亦是
竹園不共功德
正法念經云。
若有眾生信心清淨
園林
施與眾僧。
令僧受用
命終生揵陀羅天。
圍繞百倍縱逸
若有眾生以善修意
為遮
寒熱造作義屋。
令人受用
命終生常恣意天。
五欲自娛
從天命終
得人身。
為王大師
**樹果第三
如立世阿毘曇論云。
剡浮樹者。
此樹生在
閻浮提北邊
在泥民陀羅河南岸
樹株
正州
中央
樹株中央取東
西角
並一
由旬
是樹生長具足形容可愛
枝葉相覆。
久住不凋
一切風雨不能侵入
次第相覆高
由旬
下本洪直都無瘤節。
五十由旬方有
枝條
樹身徑刺廣五由旬
圍十五由旬
其一
一枝橫出五十由旬
中間亘度一百由旬
迴三百由旬
其菓甘美無比
如細蜂蜜
大如甕。
其核大如世間浮子核。
其上有
鳥獸之形。
東西枝有子。
多落閻浮提地。
落水者。
南枝果子
並落閻浮提
北枝果子
悉落河中為魚所食。
樹根悉是金砂所覆。
雨時下不漏澁。
則不熱。
無風寒。
闥婆及藥叉神依樹下住。
如是之事云何知
耶。
王舍城有兩比丘
神通力
共為朋友
往看彼樹遂至樹所。
樹果墮地
自破其
一。
比丘從其蔕孔探手至甲。
其最長指猶不
至核。
牽手而出。
為果所染
手甲皆赤。
其果香
氣能染人心。
鼻嗅果香。
第二比丘問言。
汝欲
食不。
長老我不樂食。
是事者。
不可思議
離欲結最為廣大
何以故。
若人離欲
是香。
生心氣。
發顛狂。
有諸離欲外人
嗅此香。
退失離欲之地。
是二比丘王舍城
如上事。
時有一人
名曰長脛
本是王種。
拘利氏。
宿業果報所得神通
行水中。
前脚
未沒
後脚已移。
行草葉。
草雖未靡。
便得移
步。
是人從佛聞說此樹。
白佛言。
我今行至
剡浮樹不。
答云。
得至。
是人禮佛向北而去。
度諸山經過七山。
七名金邊山。
登山頂向
北。
聳身遠望
唯見黑暗
悑畏而返。
佛問。
至剡浮樹不。
答言
不至
佛問。
何所見。
曰。
唯覩黑暗
佛言。
黑暗色即剡浮樹。
重禮佛足。
右繞三匝
更向北行
重度前七
山。
更度後七山
又度六大國。
又度七大樹林
林間有七大河。
渡是七河。
又度阿摩羅林及
訶梨勒林。
乃至剡浮南枝
南枝上行至北
枝。
是人俯窺見下。
水相與常水異
澄清洞徹
都無障礙
是人思惟
我之神通於此處得
成就不。
因脚履水手攀樹枝
是脚至水如石
即沒。
於此神通不得成就
此水輕細如酥油。
浮在水上
以此水投於彼水。
即沈如石。
人取一果子
還奉世尊
佛受此果。
破為多片。
施諸大眾
果汁染於佛手
以此手擊於山
石。
至今赤色
如昔不異
澁赤不燥。
掌迹分
明。
因昔分果為片故。
因名此石為片片巖。
是時佛化優婁頻螺迦葉
取此菓與迦葉
是剡浮樹外二林
形如半月
圍繞此樹。
其內有林。
名呵勒。
外名摩勒
是果熟時
其味最美。
不辛不苦
如細蜂蜜
果形大小
二斛器。
摩勒林南復有七林
七河相間
北林名曰菴羅
次名剡浮。
三名娑羅
名多羅
五名人林。
六名石榴林
七名劫畢他
林。
如是諸果不辛不苦
甜如蜂蜜
是人林中
形似人。
離欲人食此果者。
退失禪定
劫畢他林南有六大國。
其最南國名曰高流
次名俱臘婆。
三名毘提訶。
四名摩訶毘提
五名多羅曼陀
北第六名捨喜摩羅耶。
六國內人貞良十善法。
其獸自死。
至人所。
乃食其肉。
是處犛牛其數最多。
以其
髮尾用覆屋舍。
地生不須耕墾
熟已無有糠糩。
是其國人磨蒸為飯。
麥氣
甘味美如蜜。
又長阿含經云。
所以閻浮提者。
下有金山
高三十由旬
閻浮樹故。
得名閻浮金閻
浮樹。
其果如簞。
其味如蜜。
樹有五大柧。
面四柧上有一柧。
其東柧果乾闥和所食。
其南柧果七國人所食。
一名拘樓國
名拘
羅婆。
三名毘提。
四名善毘提。
五名漫陀。
名婆羅
七名
其西柧果海虫所食。
北柧果禽獸所食。
其上柧果星宿天所食。
中阿含經云。
過去閻浮提人壽八萬歲時
轉輪聖王出世
名高羅婆王。
樹名善住
尼拘類王。
而有五枝
第一枝者王所食及皇
后。
第二枝者太子食及諸臣。
第三枝者國人
民食
四枝沙門梵志食。
第五枝者禽獸
所食。
尼拘類樹果大如二升瓶。
味如淖蜜丸
無有護者。
亦無相偷。
一人飢渴極羸。
憔悴欲得食果。
往至樹王所飽噉果已。
折其枝。
持果歸去
尼拘樹王一天依而居
之。
彼作是念。
閻浮洲人。
異哉無恩無有
復。
寧令樹無果即不生果
復有一人飢渴
極羸欲得噉果。
往詣樹所。
見樹無果。
即往詣
高羅王所
白曰。
天王當知。
善住尼拘樹王
無果。
王聞已如力士屈申臂頃。
三十三天
帝釋前。
白曰。
拘翼當知。
尼拘樹王生果
於是帝釋高羅婆王。
力士屈申臂頃。
善住尼拘類樹。
不遠而住。
化作大水暴風雨
已。
拔根倒竪
於是樹王居止枝天。
因此
憂苦愁慼
啼泣垂淚在。
帝釋前立。
帝釋
曰。
何意啼泣
天白曰。
當知大水暴風雨
倒竪
願善住尼拘類樹王還復如本。
於是
天帝化作大水暴風雨已。
令尼拘樹王
如故
華嚴經云。
雪山頂有藥王樹
名非從根生
非不根生
縱廣六百八十萬由旬
下極金
剛際。
此樹生根時。
閻浮提一切根生
若生
莖時及枝葉華菓時。
閻浮提一切悉生枝
葉華菓。
樹根能生莖。
莖能生根
是故
不從根生非不根生
一切處悉能生
長。
唯除地獄深坑及水輪中。
不得生長耳。
又雜阿含經云。
昔者有王名拘獵。
國中有樹
名羞波提桓。
五百六十里圍。
下根周匝八百
四十里。
高四千里。
四布二千里。
樹有五
果。
道有五面
一面國王宮內伎女
食。
二面大臣百官共食之。
三面人民
共食之。
四面者諸釋道共食之。
五面者飛
鳥禽共食之。
如升瓶。
其味甜如蜜樹。
守者果分不相侵。
時人壽八萬四千歲。
有九
種病
一寒二熱三飢四渴五大便六小便
愛欲八食多九年老。
女人年五百歲。
爾乃
嫁(此同彌勒佛出世時也)。
**損傷部第四
僧祇律云。
在世時。
有闡陀比丘
須木造
房。
有薩羅林樹
便往伐之。
用成房。
爾時
林中有鬼神依止此林。
語闡陀言。
莫斫是樹。
今我小弱男女
暴露風雨無所依止
闡陀答
言。
死鬼促去。
莫住此中。
誰喜見汝。
即便
之。
時此鬼神即大啼哭
將諸兒子世尊所。
佛知而故問。
何以啼哭
答言
世尊
尊者
陀伐我林樹持用作房
男女大小風雨
露。
何所依。
爾時世尊
為此鬼神
隨順
法。
憂苦即除。
去佛不遠便有林樹
世尊指授
令得住止
佛呵闡陀已。
如來一宿住止是處
左右樹木與人等者。
便為塔廟
是故神祇
樂來依止
云何惡口罵之。
四分律。
佛亦不
許斫神樹斫者得突吉羅罪。
正法念經云。
若有眾生持戒離於邪見
斫伐鬼神大樹夜叉羅剎之所依止
其人
擁護令不斫伐
此諸鬼神惱害人。
依樹
樂。
無樹則苦。
人命終生歡喜天。
與眾天女
歡娛受樂
從天命終
得人安隱巨富
毘尼母經云。
五種樹。
比丘不得斫伐
菩提樹
二鬼神樹
閻浮提樹。
四阿私陀樹。
屍陀林樹。
若比丘為三寶三種樹。
一者
果樹
二者華樹。
三者葉樹。
此但有福無過
比丘樹上安居
木作床。
不下樹。
便利
樹下
此樹有大鬼
忿瞋打此比丘殺佛言。
今。
己去不聽比丘樹上安居樹下便利有五
種樹不得斫一。
菩提樹二。
神樹三。
路中
樹四。
屍陀林樹。
五尼拘陀樹。
佛塔壞。
若僧
伽藍壞。
木火燒得斫四種
菩提樹
五種應得受用
一者火燒
二者龍火燒。
者自乾。
四者風吹來。
五者水漂
如是等樹得
受用
**種子第五
如長阿含經云。
有何因緣世間五種子。
大亂風從不敗世界種子來生此國。
一者
根子
二者莖子。
三者節子
四者虛中子。
五者
子子。
是為世間五種子出。
又起世經云。
有何因緣五種世間出現
佛告比丘
若於東方有諸世界
或成已壞。
壞已成。
或成已住。
西北成壞及住亦復
如是
爾時阿那毘羅大風
別於他方成住
世界
五種子散此界中。
散已復散。
乃至
散。
所謂根子莖子節子接子子子。
此為五子
閻浮樹果大如摩伽陀國一斛之甕。
摘其果
時汁隨流出。
色白如乳。
味甘如蜜。
閻浮樹果
所出生有五分益。
東南西方上下二方
東方生者。
諸揵闥婆皆共食之。
南方生者。
七大聚落人民所食。
何者為七。
一名不正
噭。
二名噭喚。
三不正體
四賢五善賢。
牢。
七勝
西分生者。
金翅鳥等所共食之。
上分
生者。
虛空夜叉共食之。
下分生者。
海中
皆來取食。
又觀佛三昧經云。
佛言。
雪山樹名伽陀
其果甚大。
其核甚小。
推其本末香山來。
風力故得至雪山
盛寒羅剎夜叉在山
曲中屏㟪之處。
糞穢不淨盈流于地。
風吹
雪以覆其上。
漸漸成塹五十由旬
因糞力故
果得生。
根莖枝葉華實滋茂
春陽三月八
同時
皆悉風起消融氷雪
果樹在。
其果
形色閻浮提果。
無以為譬。
其形團圓滿半由
旬。
婆羅門食即得仙五通具足
壽命一劫
老不死
凡夫食之。
向得四沙門果。
三明
無不悉備
有人持種至閻浮提糞壞之地。
然後乃生。
高一多羅樹。
樹名拘律陀。
果名多
勒。
大如五升瓶。
人有食者。
能除熱病
涅槃經云。
佛言。
善男子
雪山有草。
名曰
忍辱。
牛若食之。
則成醍醐
頌曰。
祇園感神夾
 鹿苑化拘隣
 聖人福地
 賢士樂山
 乍聞千葉
 時動百華
 香草皆滿地
 靈芝房前
 甘池流八水
 神井九泉
 華幡高飄颺
 應感飛仙
 鳥弄千聲
 人歌百福
 盛哉勝處
 誰見不留連
***感應緣(略引十二驗)
公元503年
*周隱王二年暴長
*秦周漢時山亡
*漢哀帝時有靈樹變
公元前34年
*漢建昭五年大槐樹
*漢靈帝有二樗樹
*漢光和年時有靈草變
*晉永嘉年時偃鼠出怪
*吳先主時有靈樹出變
*吳時太守郡境有靈槎怪
*太古之時有女馬皮變為蠶蟲
*宋沙門釋僧瑜亡後房內生桐樹
*唐王玄策西國行傳有金山
公元503年
周隱王二年四月
齊地暴長
長丈餘。
一尺
五寸
京房易妖曰。
地長四時暴占。
春夏多吉。
秋冬多凶。
歷陽之郡一夕入地中而為澤
水。
麻湖是也
不知何時
運升樞曰。
邑之
論陰吞陽不相屠。
桀之時厲山亡。
秦始皇之時三山亡。
周顯
王三十二年宋大丘社亡。
漢昭帝之末陳留
昌邑社亡。
京房易傳曰。
默然自移。
天下
社稷亡也。
會稽山陰琅邪中有怪山
世傳瑯瑘東武山也。
時天夜風雨晦冥
而見此山在焉。
百姓怪之。
因名怪山
時東
武縣山亦一夕亡去
識其形者。
乃知其移
來。
怪山下見東武里。
蓋記山所自來
為名也。
交州脆州山移青州
凡山徙皆
不極之異也。
二事未詳其世。
尚書金縢曰。
山徙者。
人君不用道士
賢者不興
或祿去公
室。
賞罰不由君。
私門成群不救
當為世變
號。
說曰。
善言天者。
必質之於人。
有四時五
行。
日月相寒暑迭代
轉運也。
和而為雨。
怒而為風。
散而為露。
亂而為霧。
凝而為霜雪。
立為虹蜺
天地常數也。
四時失運。
寒暑乖違
五緯盈縮
星辰錯行
日月
彗勃流飛
天地之色侯也。
寒暑
天地亟否也。
故名立土踊
天地之痤[敖月]
也。
山崩地陷
天地癰疽也。
衝風暴雨
天地
之奔氣也。
雨澤不降川瀆涸竭
天地焦枯
也。
公元前4年
漢哀帝建平三年
零陵有樹。
量池圍一丈
尺。
長一十四丈七尺
民斷其本長九尺餘。
三月樹本自立故處
汝南平陽遂鄉有樹。
博地枝葉
人形
青黃面白
頭髮
稍長六寸一分
京房易傳曰。
王德欲衰。
人將起。
則有木生為人狀。
其後王莽之篡。
公元前34年
漢建昭五年
兗州刺史賞禁民私所立社
山陽鄉社大槐樹
吏伐斷之。
夜樹
故處
說曰。
凡斷枯復起
皆廢而復興之象
也。
世祖之應耳。
公元251年
漢靈帝嘉平三年
右核別作中有兩樗樹。
皆高四尺
一株宿昔暴長
一丈餘。
大一圍。
胡人狀。
頭目鬢髮備具
五年
月。
正殿作有槐樹
皆六十圍。
自拔倒竪
上枝下。
其於洪漸皆為木。
曲直平正
安城西北六七里有空樹。
中有人。
面生鬢。
公元184年
漢光和七年
陳留濟陰東郡冤句離祗界
中草。
生作人狀。
操持兵弩
牛馬龍蛇鳥獸
白黑
如其色。
毛頭目足翅皆具。
髣髴
像之尤純。
舊說曰。
草妖也。
歲有
公元254年
黃巾賊起漢遂微弱
吳五鳳元年六月
交阯
稗草化為
公元311年
晉永嘉五年十一月
偃鼠延陵
郭璞
之遇臨之益。
曰此郡東縣有妖人。
欲搆制
者。
尋亦自死矣。
吳先主陸敬叔。
為建安太守
使人大樹
下數斧忽有血出。
至樹斷有一物
人頭狗身
從樹穴中出走
叔曰。
此名彭侯
烹而食之。
味如狗。
祚字元先。
丹陽句容人也。
吳時衡陽
守。
郡境有大查。
水能妖怪
百姓為之
立廟
行旅必過。
禱祠查。
查乃沈沒
者。
查浮則船為破壞
祚將去官
大具
斧之屬。
將伐去之。
明日當至。
其夜廟保及
左右居民
江中洶洶有人非常
咸怪
之。
往視查移去。
沿流流下數里。
駐在灣
中。
自此行者
無復沈覆之患。
衡陽美之
為祚立碑曰。
正德所禳。
等為移。
尋舊說云。
太古之時有大人遠征
家無餘人。
唯有一男一女
牡馬一匹
女親養之
窮居
幽處思念其父。
戲馬曰。
能為我迎得父
還。
吾將嫁汝。
既承此言。
馬乃絕韁而去。
徑至
父所。
父見馬驚喜。
因取而乘之。
馬望自來
悲鳴不息
父曰。
此馬無事如此
我家無有
故乎。
乃亟乘以歸。
畜生非常情故
芻養
不肯食。
每見女出入
輒喜怒奮
擊。
如此非一。
父怪之。
密以問女。
女具以告
父。
為是故也。
父曰。
勿言恐辱家門
且莫
入。
於是伏弩射而殺之。
曝皮於庭。
行女
隣女之皮所戲。
以足蹴之。
曰汝是畜生
取人為婦耶。
招此屠剝
如何自苦
未及
竟。
馬皮蹶然而起。
卷女以行。
隣女忙怕。
敢救之。
走告其父。
父還求索
已出失之。
後經
數日。
得於大樹枝間女及馬皮
盡化為蠶而
績於樹上
其繭綸理厚大異於常蠶。
隣婦取
養之
其核數倍。
因名其樹曰
桑者
也。
由斯百姓競種之。
今世所養是也
桑蠶
者。
是古蠶之餘類也。
天宮為馬星。
日月大火則浴其種。
是蠶與馬同氣也。
禮教職掌原蠶者注云。
物莫能兩大
原蠶者。
為其傷馬也。
漢禮皇后採桑
蠶神曰。
苑窳婦人寓氏公主
公主者。
女之尊
稱也。
苑窳婦人
先蠶者也。
今世或謂蠶為
女兒者。
古之遺言也(右此十驗出搜神記)。
宋釋僧瑜。
吳興餘杭人
本姓周氏
弱冠出家
公元438年
號有神理
精修苦業始終不渝
元嘉十五年
游愒廬山
同侶有曇溫慧光等。
勵操
潔俱尚幽棲
乃共築架其山之陽。
招隱
是也
瑜常以為結溺三途情形故也。
情將
盡矣形亦宜殞。
藥王之轍。
獨何云遠。
於是
公元455年
發言誓。
始契燒身。
四十有四
孝建二年
三日
將就本志
道俗赴觀。
車騎填接。
瑜率
眾行道訓典戒
爾旦密雲將雨。
瑜乃慨然
發誓曰。
我所克明
天當清朗
如其
無感便宜滂澍
使此四輩神應之無
也。
言已頃之雲景明霽
及焚焰交至
合掌
一。
紫氣騰空別表煙外
移晷乃歇。
後旬有
四日
瑜所住房雙桐生焉。
根枝豐茂
巨細
如一
貫欀直竦。
遂成鴻樹
理識者。
以為
寶樹
剋炳泥洹
瑜之庶幾
故見斯證。
因號
雙桐沙門
吳郡張辯時為南長史
親覩
其事。
具為傳讚云(出冥祥記)。
吐蕃國。
雲山南界
屈露多
悉立
國云。
從此北行
可以九日
有一寶山
中土石並是黃金
有人取者。
即獲殃咎(出王玄策
西國行傳)。
法苑珠林卷第六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