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日月篇第三(此有一十三部)¶ (自动笺注)
法苑珠林卷第
西明寺沙門釋道世撰
*日月篇第三(此有一十三部)
*述意部
*星宿
*日宮
*月宮
*寒暑
*照用部
*虧盈
*昇雲
*震雷
*擊電部
*降雨
*失候
*地動
**述意部第一
若夫世界未成之前
二儀尚昧。
眾生貯糧之
後。
三光乃昭。
寶意深慈
吉祥之幽
思。
陽精而流曜。
陰魄而騰暉。
風驛
運行
旋璣合度
寒暑三際
繫朝
夕於四洲
歷象上天
表徵下土
若德契元良驅輪黃道
義乖魚水轉鏡玄途。
三舍可迴。
善言効祉
五重時現。
惡兆肅姧
仰鑒玄文
俯躬懲勸
日月之用。
大矣哉。
**星宿第二
大集經云。
爾時伽羅龍王
殊致羅婆
菩薩言。
大士
星宿者本誰所說
作大
星小星。
誰作日月
何日之中何星在先於虛
空中復誰安置
三十日十二月云何為時
繫屬何處
姓何字誰
何善何惡何食施。
若為
是晝是夜。
日月星宿若為行等。
於諸
中第一最尊。
願愍我龍具解說
我等聞已
脫苦奉行
爾時殊致羅婆菩薩告諸龍言
去世時此賢劫初有一天子。
名曰大三摩多。
端正少雙才智聰明
正行常樂寂靜
愛染常樂潔身
王有夫人多貪色慾
王既
不幸無處遂心
曾於一時見驢群命根相出
現。
慾心發動脫衣就之。
驢見即交。
遂成
藏。
月滿生子
頭耳口眼悉皆似驢
唯身類人。
而復麁澁駮毛被體
與畜無殊
夫人見之心
驚怖畏。
即便委棄投於廁中。
福力故處
不墜
時有羅剎婦。
名曰驢神。
見兒不污念言
福子。
遂於空中接取洗持。
將往雪山乳哺
養。
猶如己子等無有異。
及至長成教服仙藥
與天童子日夜共游。
復有大天亦來愛護
飯食甘菓藥草
身體轉異。
福德莊嚴
光照曜。
如是天眾同共稱美
號為佉盧虱吒
(漢言)臚脣大仙聖人以是因緣
雪山中并及
餘處悉皆化生種種華好菓好藥好香種種
清流種種好鳥
在所行住皆豐盈。
以此
滋益因緣
其餘形容麁相悉轉。
身體
正。
唯脣似驢
是故名為驢脣
仙人
驢脣
人學聖法
經六萬年翹於一脚
日夜
無有倦心。
天見大仙如是苦。
時諸梵眾
帝釋天
并餘上方色界等。
和合悉來禮
供養
乃至龍眾脩羅夜叉一切雲集
所有
仙聖修梵行人
皆來到此驢聖人邊。
都設
供養已合掌問言。
大仙聖人欲求何等
唯願
為我諸天說之
若我能即當相與
終不悋惜
爾時驢脣聞是語已。
內心慶幸
諸天言。
能稱我情所求者。
今當略說
我念宿命過去
劫時。
虛空中有列宿日月五星
晝夜
守常度。
為於天下而作照明
我欲了知
別。
識解暗瞑故不憚劬勞
賢劫初無如是
事。
汝等一切諸天龍神
憐我故來。
願說星辰
日月法用。
猶如過去置立安施造作便宜善
好醜
如我所願具足說之
一切天言
大德
仙人
此事甚深非我境界
若為憐愍一切
生。
過去時願速自說。
爾時佉盧瑟吒仙
一切天言
初置星宿昴為先首。
眾星輪轉
運行虛空
諸天眾說昂為先首。
其事是不。
爾時日天而作是言此昴宿者。
常行虛空
四天下恒作善饒益我等。
知彼宿屬於
天。
時眾中有一聖人名大威德。
復作是言。
昴宿者我妹之子
其星有六形如似剃刀
一日一夜四天下。
行三十時。
屬於火天
鞞耶尼。
屬彼宿者祭之用酪。
復次置畢為第二宿。
屬於水天
姓頗羅墮
五星形如立叉。
一日一夜行三十五時。
畢宿者祭用鹿肉
復次置觜為第三宿屬於月天
即是月子
伽耶尼。
星數三形如鹿頭。
一日一夜
十五時
屬觜宿者祭根及菓。
復次置參為第四宿
屬於日天
姓婆私失
絺。
性大多於瞋忿
止有一星婦人
黶。
一日一夜
行三十五時屬參宿
者祭用醍
醐。
復次置井為第五宿。
屬於日天
姓婆私失絺
共有兩星形如脚跡
一日一夜十五時
井宿者。
以糠米華和蜜祭之。
復次置鬼為第六宿。
歲星天。
歲星之子
波那毘。
其性溫和修善法。
其有三星
如諸佛胸滿相。
一日一夜行三十時。
鬼宿
者。
亦以糠米華和蜜祭之。
復次為第七宿
屬於蛇天。
即姓蛇氏。
一星婦人黶。
一日一夜十五時
星者祭用乳糜
右此七宿儅於東門
復次南方第一之宿。
名曰七星
屬於火天
姓賓伽耶尼
其有五星形如河岸
一日一夜
行三十時。
七星者。
宜用糠米烏麻作粥祭
之。
復次張為第二宿。
福德天。
姓瞿曇彌
星有二形脚跡
一日一夜行三十時。
屬張
宿者。
將毘羅婆菓以用祭之。
復次置翼為第三宿。
屬於林天。
姓憍陳如
二星形如脚跡
一日一夜十五時
屬翼
星者
用青黑豆煮熟祭之。
復次置軫為第四宿
屬沙毘帝天
姓迦遮
延。
仙人子。
其星有五形人手
一日
行三十時。
軫星者。
作莠稗飯而以祭之。
復次置角為第五宿。
喜樂天。
姓質多羅延
尼。
乾闥婆子。
止有一星婦人黶。
一日一夜
十五時
屬於角者。
諸華飯而用祭之。
復次置亢為第六宿。
屬摩妬羅天。
姓迦旃延
尼。
其有一星婦人黶。
一日一夜十五時
屬亢星者
當取菉豆和蘇蜜煮以用祭之。
復次置氏為第七宿
屬於火天
姓些吉利多
耶尼。
一日一夜行三十五時。
屬氏宿者。
取種
種華。
食祭之。
右此七宿儅於南門
次復置西方第一之宿。
其名曰房。
屬於
天。
姓阿藍婆耶尼。
有四星形如瓔珞
一日
一夜行三十時。
房宿者。
酒肉祭之。
次復置心第二宿。
帝釋天
姓羅延那
三星形如大麥
一日一夜十五時
屬心
星者
以糠米粥而用祭之。
次復置尾為第三宿。
獵師天。
姓迦遮耶尼
尾有七星形如蠍尾。
一日一夜行三十時。
星者
以諸菓根作食祭之。
次復置箕為第
四宿
屬於水天
姓模叉迦栴延尼。
有四
星形如牛角
一日一夜行三十時。
箕宿者。
取尼拘陀皮汁祭之。
次復置斗為第五宿。
屬於火天姓模伽邏尼。
有四星如人拓地
一日一夜行四十五時。
斗宿者。
以糠米華和蜜祭之。
次復置牛為第六宿。
屬於梵天
姓梵嵐摩
三星形如牛頭
一日一夜行於六時
屬牛
宿者。
醍醐飯而用祭之。
次復置女為第七
宿。
屬毘紐天。
姓帝利迦遮耶尼。
有四星如
大麥粒。
一日一夜行三十時。
女宿者。
以鳥
肉祭之。
右此七宿儅於西門
次復置北方第一之宿。
名為虛星。
帝釋天
娑婆天子
姓憍陳如
虛有四星其形如鳥。
一夜行三十時。
屬虛星者烏豆汁而用
祭之。
次復置危為第二宿。
多羅拏天。
姓單那尼
一日一夜十五時
屬此危宿者。
以糠米粥
而用祭之。
次復置室第三宿。
蛇頭天。
蠍天之子
闍都迦尼拘。
室有二星形如脚跡
一日一夜
行三十時。
室宿者。
以肉血祭之。
次復置
壁為第四宿屬林天。
婆婁那子。
姓陀難闍
二星形如脚跡
一日一夜行四十五時。
星者
以肉祭之。
次復置奎為第五宿。
富沙天。
姓阿瑟吒排
尼。
奎有一星婦人黶。
一日一夜行三十時。
奎宿者。
以酪祭之。
次復置婁為第六宿。
乾闥婆天姓阿含婆。
婁有三星形如馬頭
一夜行三十時。
屬婁星者
大麥飯并肉
祭之。
次復置胃為第七宿
閻摩羅天
姓跋伽毘
胃有三星形如鼎足
一日一夜行四十時。
胃宿者。
以糠米烏麻及以野棗而用祭之。
右此七宿儅於北門
二十八宿五宿
行四十五時。
所謂畢參
氐斗壁等。
二十八宿
言義廣多難得深趣。
不具宣。
我今略說是宿時。
同聞諸天皆悉
喜。
爾時佉盧瑟吒仙人
大眾前合掌說
言。
如是安置日月年時(此置日月年時經向一卷
以文多故不錄之)
大小星宿
何者名為有六時耶。
答曰。
正月
二月暄暖時。
三月四月名種作時。
五月
六月求降雨時
七月八月名物欲熟時。
十月寒凍之時。
十一月十二月合此。
二月大雪之時。
是十月分為六時
又大星宿
其數有八。
所謂歲星熒惑星鎮星太白星
日星月星邏候星。
小星宿有二十八。
所謂從前昴至胃諸星是也
我作如是次第
安置
汝等皆得見聞於意云何
爾時一切
仙人脩羅龍及那羅等。
皆悉合掌咸作
是言。
如今天仙天人間最為尊重
乃至
龍及阿脩羅無能勝者。
智慧慈悲最為第一
無量劫不忘憐愍一切眾生
故獲福報
天人之間無有如是智慧之者
如是法用
更無眾生能作是法。
皆悉隨喜安樂我等。
大德安隱眾生
是時佉盧瑟吒仙人復作
是言。
十二月一年始終
如此方便大小
等。
剎那時法皆已說竟。
又復安置四天大王
須彌四方面所各置一王
是諸方所各饒
眾生
是時一切大眾皆稱善哉
歡喜無量
天龍夜叉脩羅等日供養
復於後過
無量世。
更有仙人
名伽力
出現於世。
後更別
說置於星宿
小大法時節要略(見如經說)今且
二十八宿
所屬不同各有靈衛。
大集經云。
爾時佛告娑婆世界大梵天釋提桓因
天王言。
過去天仙云何布置諸宿曜辰攝護
國土養育眾生
大梵天王等而白佛言。
過去
天仙分布安置諸宿曜辰。
攝護國土養育
生。
四方中各有所主
東方七宿
一者角宿
主於眾鳥。
二者亢宿
主於出家聖道者。
氐宿
水生眾生
四者房宿
行車
利。
五者心宿
主於女人
六者尾宿。
洲渚
生。
七者箕宿
主於陶師
南方七宿
一者
宿。
主於金師
二者鬼宿
主於一切王大臣
三者柳宿
雪山龍。
四者星宿巨富者。
張宿
主於盜賊
六者翼宿
於商人。
七者
軫宿
主須羅吒國。
西方七宿
一者奎宿
行船人。
二者婁宿
於商人。
三者胃宿。
主於婆樓迦國。
四者昴宿
主於水牛
五者畢宿
一切眾生
六者觜宿。
主鞞提訶國。
七者參宿
主於剎利
北方七宿
一者斗宿
主澆部沙國。
二者牛宿
主於剎利安多鉢竭那國。
三者女宿
主鴦
摩伽陀國。
四者虛宿
主那遮羅國。
五者危
宿。
主著華冠
六者室宿
乾陀羅國輸盧那
國及諸龍蛇腹行之類。
七者壁宿
乾闥婆
善樂者。
大德婆伽婆。
過去天仙
如是布置
方諸宿。
攝護國土養育眾生
爾時佛告梵王等言。
汝等諦聽
我於世間
人仙中。
一切知見最為殊勝
亦使諸曜辰攝
國土養育眾生
汝等宣告令彼得知如我
分國眾生
各各隨分攝護養育
分國
少各屬二十八宿
問曰。
此之諸星形量大小云何
答曰。
依增一
含經云。
大星由旬
小星二百步。
樓炭經
云。
大星圍七百里。
中星四百八十里小星
十里
星是諸天宮宅
瑜伽論云。
星宿中。
星大者十八拘盧舍
其中者十拘盧舍
最小
者四拘盧舍
述曰。
依內經。
此諸星宿並是諸天宮宅
有天住。
依報所感福力光現。
若依俗書
即云
是石。
宋時星落
殞星如石。
或云非星。
是天
河石落。
故俗書云
天河地河相連
河內
時有石落。
須彌象圖山經云。
天空有河名
摩羅
虛空中行
久有大石小砂。
時有
漏失即執為星此非正經
是俗所造妄述流
行。
非是佛說
公元644年
唐貞觀十八年十月丙申後。
汾州并州
水縣兩界天大雷震
空中雲內一石下。
如雉觜。
脊高腹平。
文水縣孝靜共汾
州官同奏。
當時西域摩伽菩提寺長年
來到西京
內外博知。
勅問。
答云。
龍食二龍相諍
落下如石。
此而言。
何必天落即云是星。
遙天之物非
度量
令人難知莫若天地
俗云。
天為精
氣。
日為陽精
星為萬物之精。
儒教安也
墜落乃為石矣。
若是不可有光。
性又
質重
何所繫屬
一星之徑大者百里
一宿
首尾相去數萬。
百里之物數萬相連
闊狹
斜常不盈縮
又星與日月光色同耳。
但以大
小差不同
然而日月又當石耶。
石既牢蜜
鳥兔焉容。
石在氣中豈能獨運
日月辰宿
皆是氣。
氣體輕浮與天合。
往來環轉不得
背違
其間遲疾寧一等。
何故日月五星
十八宿。
各有度數移動不均
寧當氣墮忽變
為石。
地既滓濁
法應沈厚
鑿土得泉乃浮水
上。
積水之下復有何物。
江河百谷何處生。
東流到海何為不溢。
歸塘尾閭何所到。
焦之石何氣所然。
潮約去還誰所節度
懸指那不散落
水性就下何故上騰
天地
初開便有星宿
九州未畫。
列國未分。
翦疆
野。
若為躔次
封建以來誰所制割
國有增減
星無進退
災祥禍福就中不差
懸象之大。
星之夥。
何為分野止繫中國
昴為旄頭匈奴
之次。
西胡東夷彫趾交趾獨棄之乎。
以此
求迄無了者。
豈得人事尋常抑必宇宙
外乎。
凡人所信惟耳與目。
自此之外。
咸致疑焉。
說天自有數義或渾或蓋。
乍穹乍安。
計極
所周苑維所屬
若有親見不容不同
若所測
量寧足依據
何故凡人臆說
大聖
妙旨
而欲必無恒世界微塵數劫乎。
而鄒
衍亦有九州之談。
山中不信魚大如木。
海上不信木大如魚。
漢武帝不信弦膠
魏人不信火布
胡人見錦不信蟲食樹吐
絲所成。
人身江南不信千人氈帳
河北不信有二萬石船
實驗也。
如世有
祝師及諸幻術
猶能履火蹈刃種瓜移井
忽之間千變萬化
人力所為尚能如此
何妨
神通感應不可思量
寶幢由旬化成
土踊生妙塔乎。
公元659年
王玄策西國行傳云。
王使顯慶四年至婆
闍國。
王為漢人五女戲其五女傳弄三
刀加至十刀。
又作繩伎
騰虛繩上著履而
擲。
手弄三仗刀楯槍等。
種種關伎雜諸幻
術。
截舌抽腸等。
不可具述
**日宮第三
依起世經云。
佛告諸比丘。
日天宮殿縱廣
等五十一由旬
上下亦爾。
二種物成其宮
殿。
正方如宅。
遙看似圓。
何等為二。
所謂
及玻󰃠[王*]。
一面兩分皆是天金成。
清淨光明
一面一分是天玻󰃠[王*]成。
淨潔光明
五種
吹轉而行。
何等為五。
一名為持
二名為住。
隨順轉。
四名波羅呵迦。
五名將行
日天
之前別。
有無諸天於前而行。
行時各常
受樂皆名牢行(依長阿含經云。
日天宮牆地薄如華葩。
五風所持也)又日
宮殿中有閻浮檀金。
以為輦輿
高十六由
旬。
方八由旬
莊嚴殊勝
天子眷屬在彼輦
中。
天五具足受樂
日天子身壽五百歲。
子孫相承皆於彼治。
宮殿住持滿足一劫
天身光出照於輦。
輦有光明復照宮殿
光明
相接出已照曜四大洲及諸世間
日天
輦及宮殿有一千光明
五百光明傍行而照。
五百光明向下而照。
日天宮殿常行不息
北行
於一日中漸移北向六俱盧舍(依雜寶藏經有
五里)未曾暫時離於日道
六月南行
亦一日中
漸移南向六俱盧舍。
不差日道
日宮殿六
月行時。
月天宮殿十五日中亦行爾許
**月宮部第四
如起世經云佛告比丘
月天子宮殿縱廣
等四十九由旬
四面垣牆七寶所成。
月天
殿純以天銀天青瑠璃相間錯。
二分天銀
清淨無垢光甚明曜
餘之一分天青瑠璃
清淨
表裏映徹明遠照
亦為五風攝持
而行(五風如前)月天宮殿依空而行。
亦有無量
天宮殿。
引前而行恒受快樂
於此月殿亦有
大輦
瑠璃成。
輿高十六由旬
廣八由旬
月天子身與諸天女在此輦中。
以天種種
功德
和合受樂隨意而行。
彼月年月
壽五百歲。
子孫相承皆於彼治。
然其宮殿
一劫
月天子身分光明照彼青輦。
其輦
光明照月宮殿
月宮殿光照四大洲
月天
子有五百光向下而照。
有五百光傍行而照。
是故月天千光明。
亦復名為涼冷光明
何因月天宮殿漸漸現耶。
佛答。
此月
因緣
一背相轉
二青諸天
形服瓔珞一切
悉青。
半月中隱覆其宮。
以隱覆故月漸而
現。
三從日天宮殿有六十光明一時流出障
彼月輪。
以是因緣漸漸而現。
復何因緣是月宮殿圓淨滿足
三因緣故
如是
一爾時月天宮殿面相轉出。
二青
諸天一切皆青。
半月中隱
十五日時形
圓滿光明熾盛
譬如於多油中然火熾炬。
諸小燈明皆悉隱翳
如是月宮十五日時能
覆諸光。
三復次日
宮殿六十光明
一時
障月輪者。
此月宮殿十五日圓滿具足
一切處皆離翳障
時日不能隱覆。
何因緣。
月天宮殿
黑月分第十五日一切
不現。
此月宮殿黑月十五日最近日宮
由彼日光所覆翳故一切不現。
復何因緣
為月耶。
此月宮殿黑月分。
一日已去乃至
月盡
光明威德漸漸減少
以此因緣名之為
月(西方一月分為黑白
初月一日十五日
名為白月
十六日已去至於月盡
名為黑月
此方通攝
黑月合為一月也)復何因緣月宮殿中有諸影現。
此大
洲中閻浮樹。
因此樹故。
閻浮洲其樹高
大影現月輪
瑜伽論云。
大海中有魚鼈
等。
影現月輪
故於其內有黑相現(衣西國傳云。
過去
有兔。
菩薩行。
天帝試之索肉欲食。
捨身火中
天帝愍之取其燋兔置於月內。
未來一切眾生
目瞻之。
知是過去菩薩行慈之身)。
**寒暑第五
依起世經云。
復何因緣時生熱。
佛言。
日天
宮殿六月之間向北行
一日常行六俱盧
舍。
未曾捨離日所行道
但於其中十因緣。
所有光明照觸彼十種山令其生熱
何因
緣有諸寒冷
日天宮殿六月已後漸向南行
復有十二因緣能生寒冷
須彌山提羅迦
二山之間。
有須彌海。
闊八萬四千由旬
無量
其中眾華悉皆遍滿香氣甚盛。
日天
光明照觸彼海。
此是第一寒冷因緣
第二
沙陀羅山
第三乾陀山。
四善現山第五
片頭山。
第六尼民陀羅山
第七毘那耶迦
山。
第八輪圍大山
第九閻浮洲中所有諸河
流行之處。
日天照觸。
故有寒冷
第十瞿陀尼
洲諸河倍多
第十一弗婆提諸河倍多
第十
二欝單越諸河倍多
此之十二諸河流水。
天光明照觸寒冷(前之生熱十二次前八山外。
第九是空中去地萬由旬
夜叉
宮殿
第十是四。
大洲山合為第十四)。
又立世阿毘曇論。
問言。
冬寒
云何春熱
云何時寒熱。
水界最長未減盡時。
草木由濕未萎乾時。
大濕滑。
火大向下
水界上升所以知然深
水最暖淺水則冷。
寒節至日行路照炙不
久。
陽氣在內食消則速。
以是事故時則寒。
云何熱時水界長起減已盡。
草木乾萎
已燥圻。
水氣向下
火氣上升
何以知然。
深水
則冷淺水則熱。
冬時已過日行內路照炙則
久。
身內火羸故春熱
云何夏時冷熱
是大
八月日中恒受照炙。
大雲降雨之所灑散
地氣蒸欝
風吹蒸氣消已。
時則寒。
不起
時則熱。
是故夏中有時寒熱(西方四月
一時
立春夏冬故不立秋
故立三時殿也)又起世經云。
以何因緣
有諸河水流於世間
佛告比丘
有日故有
熱。
有熱故有炙。
有炙故有蒸。
有蒸故有汗濕
以汗濕。
一切山中汗流為水以成諸河。
**照用部第六
依長阿含經云。
劫初長成時天地大闇。
有大
黑風大海水。
開取日以照天下。
須彌
安日道中
旋繞四天下照眾生
又起世
經云。
爾時世間便成黑暗
是時忽然生日
月及諸星宿
便有晝夜年歲時節
爾時日天
大宮殿。
東方出繞須彌山半腹而行於
西方
已還東出
爾時眾生復見日天從
東方出。
各相告言
仁者
還是日天光明
殿。
再從東出
右繞須彌當於西沒
第三
已亦相語言。
天光流行此也。
故有如是
名字出
智度論云。
日月方圓五百由旬
今所見不過如扇。
處處經云。
佛語阿難
所見
知四十二萬由旬人眼所見
又立世
阿毘曇云。
云何為夜。
云何為晝。
因日故夜。
因日故晝。
欲界自性黑暗
日光隱故。
是則
為夜。
日光顯故
是則為晝。
又起世經云。
佛告
諸比丘。
閻浮洲日正中時。
弗婆提洲日則
始沒。
瞿耶尼洲日則初出。
欝單越洲正當
夜。
若瞿耶尼洲日正中時。
閻浮洲日則始
沒。
欝單越洲日則初出。
弗婆提洲正當半夜
若欝單越洲日正中時。
瞿耶尼洲日則始
沒。
弗婆提洲日則始出。
閻浮洲中正當
半夜
若弗婆提洲日正中時。
欝單越洲日則
始沒。
閻浮洲中日則初出。
瞿耶尼洲正當
夜。
佛告比丘
閻浮洲人所謂西方瞿耶尼人
以為東方
瞿耶尼人所謂西方欝單越人
東方
欝單越人所謂西方弗婆提人以為
東方
弗婆提人所謂西方閻浮洲人以為
方。
南北二方亦復如是
**虧盈部第七
依立世阿毘曇論云。
云何黑半
云何白半
黑半
日白半。
日恒逐月行。
一一日相近
四萬八千八十由旬
日日相離亦復如是
相近時日日月被覆由旬
又一由旬
分之一。
以是事故十五日被覆則盡。
是日
黑半圓滿
日日離月亦四萬八千八十由旬
月日日開三由旬
又一由旬三分之一。
以是
事故十五日月則開淨圓滿
世間則名白半
圓滿
日月若最相離行。
時月圓。
世間則說
白半圓滿
日月若共一處
是名合行
世間
黑半圓滿
若日隨月後行日光照月光。
麁故被照生影。
此月影還自翳月。
是故
月後分不圓
以是事故漸漸掩覆十五日
覆月都盡。
隨後行時是名黑半
日在月前
行。
日日開淨亦復如是
至十五日具足圓滿
在前行時是名白半
又起世經
問言。
有何因緣
分時夜長
晝短
佛答比丘
日天宮殿六月已漸向南
行。
每於一日移六拘盧奢。
無有差失
當於
時日天宮殿在閻浮洲最極南垂
地形
小日過速疾
以此因緣
分時晝短夜長
復何因緣
春夏晝長夜短
佛答云。
日天
宮殿六月已漸向北行
每一日中移六俱
盧奢無有差失
異於常道
於是時。
在閻
浮洲處中而行。
地寬行久所以晝長
以此
緣。
春夏晝長夜分短促
智度論云。
如阿鞞跋致品中所說
日月歲節
者。
日名從旦至旦
初分中分後分。
夜亦有
三分
一日一夜有三十時。
春秋分時十五時
屬晝。
十五時屬夜。
餘時增減
五月至晝十
八時
十二時
十一月至夜十八時。
晝十二
時。
一月三十日半。
三十日
二十九日
半。
二十七日半。
有四種月。
一者日月
二者
世間月。
三者月月
四者星宿月。
日月者三十
日半。
世間月者三十日
月月二十九日
六十二分之三十。
星宿月者。
二十七日加六
十分之二十一。
閏月者從日月世間二事
中出
是名十三月
十三月一歲
是歲三
百六十六日。
周而復始
菩薩日中分時
分已過。
後分未生。
中分無住處。
無相可取
日分
空空無所有。
三十日
時二十九日減。
云何和合成日月。
無故云何和合而為歲。
是故
佛言。
世間法如幻如夢。
但是心法
薩能知世間日月歲和合。
能知破散無所有。
是名巧分別(依經人多薄福日月災變
或有赤日赤月
種種徵惡。
具如經說)。
**昇雲第八
依起世經云。
世間中有四種雲。
一白二黑
三赤四黃
此四雲中白色雲者
多有地界。
黑色雲者
多有水界
赤色雲者
多有火
界。
黃色雲者
多有風界
雲從地上昇在
虛空中一俱盧奢。
二三乃至七俱盧奢
住。
或復有雲上虛空中一由旬
乃至由旬
住。
或復有雲上虛空中百由旬
乃至七百由
旬住。
或復有雲從地上虛空由旬
乃至
由旬住。
乃至劫盡。
長阿含經云。
劫初時有
雲得至光音天(依經雲亦多種。
或有五色慶雲而現。
或有赤雲黑雲種種而現不可盡說。
如仁王經具述)。
**震雷部第九
依起世經云。
佛告諸比丘。
有外道來問汝
云。
何因緣故虛空中有是聲耶。
應答云。
三因更相觸故。
雲聚空中音聲出。
何者
為三。
一雲中風與地界相觸著故。
便有聲
出。
二於雲中風界與彼水界相觸著故。
即便
聲出
三於雲中風界與彼火界相觸著故。
便聲出
所以者何。
譬如樹枝相揩即有火出
此亦如是(依經雷亦多種。
或有雷車鬼神打手擊。
故俗稱為天鼓於中亦有罪惡多者
霹靂而死。
見受報也)。
**擊電部第十
依起世經云。
佛告諸比丘。
有外道來問汝
云。
何因緣故虛空中忽生電光
應答云。
因緣雲中出電。
何等為二。
一東方有電名
無厚
南方有電名順流
西方有電名墮光
明。
北方有電。
名曰百生樹。
二者或有一時
方所無厚大電與彼西方墮光明電相觸相
相磨相打
如是故從彼虛空雲聚之中。
出生大明
名曰電光
或復南方順流大電
北方百生樹大電相觸相對相磨相打
如是出生電光
譬如兩木風吹相著。
忽然
火出還歸本處(依經或先有雷無電
或先有電後雷。
相擊火出霹靂人物也)。
**降雨部第十一
分別功德論云。
雨有三種
一天雨。
二龍雨。
三阿脩羅雨。
天雨細霧。
龍雨甚麁。
喜則和潤
瞋則雷電
脩羅為共帝釋鬪亦能降雨
不定(依經雨亦多種或有無雲而雨。
或有先雲而雨。
有因龍而雨。
或有不依龍而雨寔由
眾生自業所感。
具如經說也)。
**失候部第十二
如起世經云。
佛告諸比丘。
五因緣能障礙
雨。
令占師不測增長迷惑
記天必雨而更不
雨。
何者為五。
一於虛空雲興雷作
瞿厨瞿厨等聲。
或出電光
或復有風
冷氣至。
如是種種皆是雨相
占察人及
文師等。
悉剋此時必當降雨
爾時羅睺
脩羅王從其宮出。
便以兩手撮彼雨雲擲置
海中
此是第一雨障因緣
占者不知而竟不
雨。
第二有時虛空起雲
雲中亦作伽
聲。
亦出電光
復有風吹冷氣來。
占者見相
天降雨。
爾時火界增上力生。
即於其時雨
雲燒滅。
名第二雨障因緣
占者不知。
而遂
不雨。
第三有時虛空中起雲。
雲中亦作伽荼
等聲。
亦出電光
復有風吹冷氣來。
占者
見已記天必雨。
風界增上力生。
吹雲
置於彼迦陵伽磧中。
或置諸曠野中。
或置摩
連那磧地。
名第三雨因緣
占者不知而
遂不雨。
第四有諸眾生為放逸清淨行故。
不依時雨
第五閻浮提人。
有不如法
慳貪嫉妬邪見顛倒故。
天則不雨(此二作法並同前說
長阿含
經亦同相似也)以此因緣
相師迷惑占雨不定
增一
含經云。
日月有四重翳使不得放光明。
等為四。
一者雲。
二者風塵
三者煙。
四者阿須
倫。
使覆日月不得放光明。
比丘亦有四結
人心不得開解
一者欲結。
二者瞋恚
三者
愚癡
四者利養
覆蔽人心不得開解
四分
亦有四種同前
一者婬欲
二者飲酒
捉錢寶。
四者邪命。
有此四法亦令佛法
明了
故頌曰。
火氣升煙
 雲氣靆崿雲
 神龍吐津霧
 揚埃坋人塵
 酒為放逸
 婬為生死源
 金銀生患
 邪命壞戒根」
**地動部第十三
依佛般泥洹經云。
阿難叉手問佛。
欲知地動
幾事
佛語阿難
三因緣。
一為地倚水上
倚於風。
風倚於空。
大風起則水擾
水擾則地
動。
二為得道沙門神妙天。
欲現感應故。
所以地動
三為佛力自我作佛前後
已動三
千日月萬二千天地無不感發
天人鬼神
得聞解。
大方大集念佛三昧經云。
一切大地
震動
一動遍動等遍動。
二震遍震遍震
三涌遍涌等遍涌。
四吼遍吼遍吼
五起
起等遍起。
六覺遍覺等遍覺。
是六各三合
八相
如是東涌西沒
西涌東沒。
南涌北沒。
涌南沒。
中涌邊沒。
邊涌中沒。
又立世阿毘曇論云。
佛告富樓那。
復有大神
威德諸天
若欲震動大地即能令動。
若諸
比丘大神通及大威德。
觀地大相小小
相令大。
欲令地動亦能震動
地動風名
鞞嵐婆。
此風常吹俱動不息
風力上升
有風
下吹。
亦有傍動。
風平圓轉相持
智度
論云。
地動有四種。
一火二龍
金翅鳥
四天
二十八宿等。
諸羅漢諸天等能地動。
增一阿含經云。
佛在舍衛城諸比丘。
有八
因緣地大動。
此地深六十八千由延
為水
所持
水依虛空
或復是時虛空風動而水
亦動。
水動地便大動。
是初動也。
比丘
神足所欲自在
觀地如掌。
能使地大動。
二動也。
若復諸天大神足有大威力。
能使
地動
三動也。
若復菩薩兜術天
欲降
下生
是時地動
四動也。
菩薩自知
母胎中。
地為大動。
五動也。
菩薩
滿十月當出母胎
地為大動。
六動也。
若菩
出家道場坐。
降伏魔怨。
終成等覺。
地為
大動。
是七動也。
未來於無餘涅槃界而般
涅槃
地為大動。
是八動也(依經地動
亦有多種或有地動聖人出
世。
山動四果聖人出世。
或有諸佛菩薩出世
或動一世界
世界亦有薄福眾生得地動損破。
依正兩報
經說也)述曰。
自下略敘俗書天地初分陰陽
變之意。
謂有五重
一元氣。
太易
太初
四太始。
五太素。
第一元氣者。
河圖曰。
元氣無形匈匈蒙蒙
偃者為地
伏者為天。
禮統曰。
天地者。
元氣
所生萬物之祖。
皇甫士安帝王世紀曰。
元氣始萌謂之太初
三五歷紀曰。
未有天地之時。
混沌雞子
涬始可濛鴻滋分。
歲起攝提元氣啟肇。
系譜曰。
天地初起溟涬濛鴻
生天皇。
萬八千歲以木德王
列子曰。
有形者生於無形
則天地安從生
(張䖍注曰。
天地無所從生
自然生)故有太易太初太始
太素
變而為一。
一變而為七。
七變而為九。
者變之究也。
乃復變而為一。
一者形變之始
也。
清輕者上為天。
濁重者下為地
沖和氣者
為人
天地含精萬物化生也。
故易上繫曰。
易有太極
是生兩儀
兩儀四象
四象生八
卦。
八卦定其吉凶也。
春秋感精符曰。
人主日月同明。
四時合信
父天母地兄日姊月(父天圓丘之禮也。
地方澤之祭也。
兄日於東郊
姊月於西郊也)春秋題辭曰。
天之為言填也。
居高
理下為人經群陽精也。
含為太一
分為殊名
故立字一大為天。
春秋繁露曰。
天有十端
天為一端
地為一端
陽為一端
陰為一端
土為一端
人為一端
一端
木為一端
水為一端
火為一端
凡十
端。
天亦喜怒之氣。
哀樂之心。
與人相副
以類
合之。
天人一也。
喜氣故生。
怒氣故殺
樂氣故養。
哀氣故藏。
四者天人同有之。
雅曰。
穹蒼蒼天也(李巡曰。
古時人質仰視天形
穹隆而高其色蒼蒼
故曰穹蒼
也)蒼天(李巡曰。
萬物始生。
其色蒼蒼
故曰蒼天也)昊天(李巡
曰。
萬物壯其氣昊昊
故曰昊天也)旻天(李巡曰。
萬物成熟皆有文章
故曰
旻天旻天文也。
郭景純曰旻猶愍。
萬物彫落也)上天(李巡曰。
陰氣在上
伏藏
故曰上天
郭景純曰。
言時無時在上
臨下而已)廣雅曰。
天圓廣南
北二億三萬三千五百里七十五步。
東西
四步
周六億十萬七百里二十五步。
從地
天一億一萬六千七百八十一里半。
下度
之厚與天高等
孝經周天七
衡六間曰。
周天七衡
而六
間者
相去萬九千八百三十三里三分里之
一合十一萬九千里。
內衡以至中衡
從中
以至外衡
各五萬九千五百里。
洛書甄曜度曰。
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
之一。
又度為千九百三十二里。
則天相去
十七萬八千五百里。
論衡曰。
一日行一度。
一度二千里。
日晝千里
舒疾騏驎之步
相類也。
白虎通曰。
日行遲。
月行疾。
日行一度
月行
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
日月千里
又計日
行路
其內外。
從極北至極南。
相去九百九
由旬
經一百八十日。
日行從內至外。
又經
一百八十日。
日行外至內。
是故名行
言日
行六十里者。
由輪大故
日遲天行
以行遲
公元656年
故。
唯六十里。
是故一年有十二月
六月北行
六月南行
總有三百六十度行路也。
白虎
曰。
所以滿缺。
歸功於日也。
三日成魄
八日成光
二八十六轉而歸功
晦至朔旦
符復行也。
月有大小何天左旋
日月右行
日行遲。
月行疾。
月及日為一月
至二十九
未及七度
即須三十日過七度。
不可分
故乍小明
陰陽即有閏月
何周天三
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
十二月不匝十二
公元658年
度。
三年一閏
五年再閏也。
明陰不足陽有
餘。
閏者陽之餘也。
徐整長歷
日月千里
周圍三千里。
下於
天七千里。
尚書者。
靈曜日光照三十萬六
千里
又地說書日月照四十五萬里。
列子曰。
孔子東游
兩小辯鬪問其故。
小兒曰。
我以日始出去人近而日中時遠。
小兒以為日初出時遠而日中時近也。
一兒
曰。
日初出大如車蓋
其中纔如槃蓋。
此不
為遠者小而近者大乎。
一小兒曰。
日初出滄
滄涼涼。
其中探湯
不為近者熱而遠
者涼乎。
孔子不能決也。
兩小兒笑曰。
孰謂汝
多智乎。
桓譚新論曰。
小時閭巷言。
孔子東遊
兩小辯鬪問其故。
一兒曰。
我以日始出時
近日中時遠。
一兒以日初出遠日中時近。
校尉關子楊。
以為天去人上遠而四傍近
星宿昏時出東其間甚疎相去丈餘。
半在上視之甚數相唯一二尺。
日為天陽
為地陽。
地陽上昇
天陽下降
令置火於
地。
從傍與上診其熱。
遠近不同乃差半焉。
在上當天陽之衡。
故熱於始出。
太陽
來故涼。
西在大小雖同。
氣猶不如清朝
也。
論衡曰。
日月不圓
視若圓者。
去人遠也。
日火精。
在地水火不圓
天火何故獨圓。
日月在天猶五星
五星列星不圓
光曜
圓。
何以明之。
春秋之時星霣宋都。
視之如石。
石也不圓
是知日月五星不圓也。
論衡曰。
儒言。
日中三足烏
日者火也。
入中焦爛
安得如立。
然烏日氣也。
推度災曰月三日成魄
八日成光
蟾蠩
穴鼻始萌(宋均注曰決鼻兔也)春秋演孔圖曰。
月精也。
春秋元命包曰。
陰精為月。
日行
三度
常詘任而受(受陽精也)受明精在內
金水
內景
河圖始開曰。
黃泉之埃上為青雲
泉之埃上為赤雲
白泉之埃上為白雲
玄泉
之埃上為玄雲(淮南又載)河圖括地象曰。
崑崙山
五色雲氣
說卦曰。
巽為風。
萬物者莫疾風
風以
動之
河圖帝通紀曰。
風者天地之使也。
爾雅曰。
四氣和為通正
謂之景風(李巡景風太平之風也)。
南風謂之颽風
東風謂之谷風
北風謂之涼
風。
西風謂之太風。
焚輪謂之頹(郭朴注曰風從上下)。
搖謂之焱(從上下也)。
風與火為忳(音屯忳盛貌也)。
風為飄。
日出而風為暴。
風而雨土為霾(音埋)。
而風為曀。
稽覽圖曰。
降陽為風。
降陽之動
鳴條
說卦曰。
震為雷動萬物者莫大於雷。
河圖
帝通紀曰。
天地之鼓也。
左傳曰。
藏氷以時雷出震。
棄氷不用則雷
不發而震。
春秋元命包曰。
陰陽合而為雷。
師曠占曰。
春雷始起其音格格
其霹
靂者。
所謂雄雷旱氣也。
其鳴依音。
不大
公元660年
靂者。
所謂雌雷水氣也。
師曠占曰。
春分雨雷
有音。
如雷非雷。
在地中。
其所住者。
兵起其
下。
無雲而雷名曰天狗
行不出三年其國
凶。
河圖始開圖曰。
激陽為雷。
稽覽圖曰。
陰陽和合電耀耀也。
其光長。
春秋元命包曰。
陰陽激為電。
史記天官書。
陰陽之動也。
穀梁傳曰。
隱公霆雷(謂急雷今之霹靂也)。
爾雅曰。
疾雷為霆蜺(郭朴注曰。
雷之急激者謂之霹靂也)說文曰。
霹靂振物也。
釋名曰。
霹靂折也。
震戰也。
所擊輒破。
攻戰
也。
異苑曰。
沙門釋慧遠捿神廬岳
甞有游
龍翔其前。
遠公有怒以石擲中。
騰躍
昇。
傾風飈燁
公知是龍之所興。
登山
香會齊聲唱偈
於是霹靂迴向投龍之石。
雲雨乃除。
異苑曰。
乞伏凶虐暴惡
嘗中
霹靂
其挺引身出外
題背四字表其凶匿。
少時為涉去所棄。
頌曰。
日月長懸
 天曜常暉
 晝金夜玉
 孰與玄期
 出則晃朗
 沒已還
 虧盈隱顯
 晦朔旋璣
 星辰列位
 福壽靈威
 聖人建立
 隨業增徽
 雲龍相會
 升降分離
 擊動雷電
 寒暑應時
法苑珠林卷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