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卷五 二月初六日至十一日 (自动笺注)
欽定平定臺灣紀略卷五
公元1724年
  二月初六日(甲辰),孫士毅奏言拏獲匪犯許阿協等四名,供:『上年七月十日漳州地方,被賴阿邊等糾引入天地會
其會起於乾隆三十二年,以大指為天,小指為地
凡入其教者,用三指按住,以坎為號,便可免於搶奪;被搶銀兩亦可要回』等語。
奏入。
  上命軍機大臣傳諭李侍堯孫士毅徐嗣曾曰:天地會名色起自三十二年,為時已久;且該犯等輒敢轉相糾約,暗用記號奪取財物,毫無忌憚。
而許阿協等俱在漳州地被誘入夥,並未渡臺,可見此等邪教省內地已有,尚不止臺灣一處
從來倡教立會,最易煽惑人心,為地方之害。
上年大名糾眾戕官一案,段文經亦借立八卦會為名,互相勾引遂成逆案
而閩省匪徒公然天地會名色肆行搶奪,較之大名邪教,其案更久。
此總由地方官平時不肯實力查察,及遇有犯事者,又不能徹底根究以致姑息養奸
即如上年臺灣楊光一案,所立會名,即係現經查出之天地會,乃地方官改作「添弟」二字,明屬化大為小,希圖規避處分
此次林爽文滋事不法,即由從前養癰貽患所致不可不嚴切究辦,以淨根株
著該督等於事定後,密訪嚴拏,痛予懲創,勿再稍留餘孽
並將三十二年以後失察邪教督撫文武大小員弁徹底查明據實
奏。
辦理楊光一案,將「天地二字改作「添弟」字樣臺灣地方官,其咎更重,並著確查嚴參,以示懲儆。
至許阿協供出勾引入教之賴阿邊等犯,俱籍隸漳州,該督等俟臺匪辦完後,即飭屬嚴緝,務獲訊明黨羽,按名究辦,毋任奸徒漏網
公元1785年
  初七日(乙巳),常青奏言賊匪十二月三十正月初一等日分路攻逼郡城,經鎮道督率文武員弁兵民義勇人等協力勦殺,鎗打死賊甚多賊匪四散奔逃
臺灣府知府印務,先經飭令福州府同知楊紹署理
奏入。
公元1786年
  上命軍機大臣傳諭李侍堯常青黃仕簡、任承恩曰:此次與賊打仗文武官弁及兵民義勇人等協力勦殺奮勇得勝保護郡城,實屬可嘉
常青臺灣勦捕完竣後,查明實在出力人員分別奏請交部議敘
所有義民鄉勇激發公義協力勦賊,尤堪嘉獎
僅令地方官分別獎賞,尚不足以示鼓勵,著常青於抵臺灣後,查明義民鄉勇內,如係務農經商生理者,即酌免交納賦稅;若係首先倡義紳衿本有頂帶者,即開列名單奏明,酌予職銜,以示優異。
黃仕簡、任承恩正月初四初六前後抵臺,迄今一月有餘何以尚未據奏報勦賊消息
提督等係專閫大員,抵臺灣已久,即待厚集兵力,剋期進攻;亦應將賊匪情形隨時奏報
乃至今總無消息,所辦何事
黃仕簡、任承恩著傳嚴行申飭
看來黃仕簡、任承恩全不諳事輕重緩急;且彼此俱係提督不相統攝,竟有互相觀望之意,於勦捕事宜不能得力
近來常青屢次奏報,甚有主
見,籌辦一切,頗合機宜。
此時李侍堯自已泉州常青交印後,即速臺灣督同黃仕簡勦捕賊匪,務將賊首林爽文王芬及此外有頭目擒拿解京,盡法懲治不可任其逸入內山。
原任東按察使楊廷樺,曾任臺灣道,且在閩省年久,於該處情形自所熟悉,其獲咎因監越獄,究非私罪可比,前已有旨交與李侍堯帶往差遣委用
現值用人之際,即著楊廷樺補授臺灣府知府,仍帶革職留任並傳常青李侍堯到閩,即令楊廷樺渡臺灣接印任事
    (臣等謹案林爽文結黨肆虐一時義民鄉勇首先倡義、或應募急公,其義憤激發足見小民具有天良
皇上深為嘉予,以僅由地方官獎賞不足以示鼓勵,特諭令督臣查明農商免賦稅,紳衿給予職銜
隆恩逾格,彰優異而務普霑,宜乎志切同仇倍加感奮也。)
  上又命軍機大臣傳諭李侍堯常青曰:該匪等私行倡立天地會,已閱二十年之久。
在其黨者,自必隨同搶奪;而被搶者,豈有甘心隱忍不行呈控之理?
乃從未見該督有查辦會匪搶奪之案。
若被搶之人呈控到案,該地方官何所迴護、竟置不辦,其故殊不可解?
且事歷多年,其黨羽必多,著李侍堯常青均俟勦捕完竣後,李侍堯在閩省內地各屬密訪嚴拿常青臺灣地即速嚴行搜緝,毋得稍留餘孽;仍應不動身色,妥協辦理
並將此會究係起自何年?
該省有無被搶控告地方官沉擱不辦之案?
確查參劾
  同日常青奏言水陸兩提臣到臺日久迄今未得殲賊確信必因南北兩路往復
,以籌併力合攻,動出萬全不無少需時日;但臣盼望愈切,夙夜靡寧。
臺灣郡城鹿仔港、新莊一帶,俱能攻殺賊匪保護各境,今當大兵四集,定可剋期掃滅淨盡
又逆匪林爽文等,糾眾蔓延,佔踞彰化諸羅鳳山等縣,守土文武各官,或臨敵捐軀、或奮身殉節,除臺灣知府印務,先經飭委福州府海防同知楊紹裘前赴署理;今經大兵進勦,被陷地方以次收復所有知縣同知各缺,均應遴員速往經理
臣隨飭令原任同安縣知縣黃嘉前往署理諸羅縣知縣事務候補知縣宋學前往署理彰化縣知縣事務;其鳳山縣缺,即以現准調補張升吉赴任事。
又理番同知一缺委令原任俸滿理番同知王雋署理淡水同知一缺飭令現准陞署之徐夢麟前往任事
至各廳縣印信,除淡水同知關防已據摧送到泉,即發交夢麟攜帶備用;其餘,尚應查追下落;先飭將各經歷縣丞印信關防借給備用,俾得各昭信守。
所遺彰化等屬縣丞巡檢典史各缺,亦俱隨時派委前往
被害武職各官,咨令水師提臣黃仕簡,即於現在領兵到臺之副將參將、都守內就近酌量委用,統於事竣之日,循例分別題咨辦理
再查臺灣府知府孫景燧,係在彰化拏賊被害所有印信亦恐遺失,飭署府楊紹借用臺灣府經歷印信
其內地府經縣借用印信關防,俱令布政使暫給木戳,以資應用
奏入,報聞
  初八日(丙午),藍元枚奏言二十一日馳抵泉州
鹿仔港北路艋舺等處,皆有官兵率同義民相保護。
提臣黃仕簡等俱於初四初六等日進港會合勦捕
受茲
重任所有地方情形一切事宜,凡思慮所及惟有竭心力統向督臣常青籌辦
奏入,報聞
  初九日(丁未),徐嗣曾奏言連日接據臺灣道具報,鳳山滋事不法賊首王啟郎、曾錦等,亦被拏獲
該鎮柴大紀等又偵知賊匪三十日分路來攻,預為準備官兵用鎗斃賊百餘名。
道永等分捕勦,殺賊無數
蔡攀龍賊匪由南蜂擁而至,復率兵民奮勇截殺,鎗打死賊甚多
鄭嵩奮力夾攻追趕十餘里,賊俱散退等語。
是,賊匪屢經勦殺業已膽落,今聞提臣黃仕簡兵到,即已紛紛散去。
加以陸路提臣隨後踵至併力夾攻;臣竊計現在官兵會勦窮搜賊匪無稽誅之理。
特恐其潰逃竄逸復又嚴飭沿海地方注意巡防堵緝;其賊匪船隻經臣督臣先後檄飭嚴加搜燬,並飭臺地文武於商出口時,盤詰稽查,毋致夾帶偷渡;既杜其逋逃之路,復絕其偷越之根,自可致一名漏網
至於內地漳民,疊次廣為曉諭;漳屬民人,現有紳士耆民教率子弟族黨於各海口地密拏匪犯者,當即分別獎賞,以示風勸
臺灣有奸民械鬥之案,此次林爽文竟敢攻犯城池,皆由地方官辦理各案,止期就案完結,並未徹底嚴辦以致刁民肆無忌憚
臣查逆匪林爽文所住之大里杙莊,從前謝笑械鬥案內,即有該莊林姓多人;而諸羅縣楊光勳案內逸犯張烈等,現因逃入林爽文莊內,地方文武往拏遇害可見奸民結會樹黨氣類相通
仰惟聖明洞鑒,實於數千里海外情形瞭如指掌自當凜遵痛加
誅勦,以淨根株
查辦要犯家屬惟有處以鎮靜,出以縝密不使稍露端倪,令該處民人坦然無疑,犯屬自不致兔脫漏網
奏入。
  上命軍機大臣傳諭李侍堯常青徐嗣曾曰:王啟郎、曾錦係鳳山滋事賊首,與高文麟四犯無異,既經拏獲,著該督撫押解來京,聽候審辦
遊擊蔡攀龍督率兵民奮勇殺賊,尚屬可嘉
並著事竣後,給咨送部引見。
此時,各路官兵早已齊抵臺灣賊人望風膽落勢必紛紛逃竄,各口岸巡防堵緝,尤為最要。
李侍堯二月初二日經過杭州,計日內已可抵泉州
常青交印後,迅即前往臺灣遵節次所諭旨妥協督辦總期迅速蕆事
  十一日(己酉),常青奏言:接准黃仕簡咨稱:『帶領官兵正月初四日到臺,經將查辦情形,於初五日具奏等因
查該提臣所稱初五日具奏一摺,並未到泉,似係被風阻滯
而任承恩鹿仔港登岸之後迄今尚無進兵確信,探聞,現駐劄彰化
此時南北兩路自必聲息相通軍威益壯。
至查閩省先後派調官兵共計一萬。
內兩提臣管帶四千四百名,總兵壯猷管帶一千五百名,普吉保續帶六百名,副將林天洛管帶一千名,俱已陸續到臺。
遊擊山帶福寧等兵一千名,亦經配渡前進
副將徐鼎管帶督撫標兵一千五百名,由閩安出口,屢被風阻,據蚶江通判探報,十五日到東湧放洋又復風飄散,現止千總玉光兵船一隻,於十八日自滬尾港登岸,其餘各船尚未抵淡。
核計到臺官兵,已共八千數百名兵力不為不厚。
所有廣東兵一千名,即可令其轉回;其浙省派備兵三千名,亦應撤令歸伍,以省縻費
漳州一帶地方緊要應將省撥赴潮州兵二千名,暫行留駐,俟臺地勦匪事竣,再令歸營。
臣等與署陸路提臣藍元枚商酌意見相同,現已分咨廣東浙江督撫各臣查照辦理
又接據臺灣鎮於十二月十八、二十一、二十七等日來稟,內稱十二月十四日遊擊楊起麟搜捕各莊,獲賊康里五名
十五日遊擊林光搜捕竹籠等,獲賊之楊元等八名
十六日守備楊、把總魁等搜捕大洲等莊。
賊匪數千圍攻
該鎮督率弁兵飛往攻擊,鎗打死賊百餘人生擒康合等五人
十八日守備楊等搜捕溪塘各莊,獲賊王齊等五名;又獲奸細陳老二、林保二名
訊供:係賊軍師陳天先差令探聽黃仕簡已未到臺,及鹽埕營盤有兵若干
並以諸、彰二縣俱乘大雨攻破,今亦俟天雨再來劫營攻府等語。
又接到同知楊廷理札會,彰化義民明義等解到賊匪楊牛、林活潑等,供稱首犯林爽文在鹽埕被打傷,逃去醫治;伊叔林清招匪復圖攻擊
隨將陳老二、林保保正法。
十九日午後雷雨賊眾三面擁至。
官兵力戰一夜至二十日辰刻臺灣縣義民亦來助戰兵丁余海首先趕入賊陣,放鎗打死一賊;各弁兵繼進殺賊百餘名,生獲賊匪陳廷等八名一併解交臺道究辦
二十六日賊人又攻鹽埕橋。
自辰至,鎗打死賊匪數百,並打死騎馬一名賊眾始退。
內兵丁陳成金、徐富二名畏葸退後即行梟首示眾
餘兵奮勇追趕殺死
賊人數十名;生獲賊匪大興三名,就軍前正法等情
又將拏獲之匪犯簡鳩、張文、朱開、劉實(即黃)、林天球、林耽、鍾祥七名提訊鍾祥與逆首林爽文素相熟識張文、朱開、劉實、林天球并林耽之子林萬,均係林爽文王芬糾邀入會;簡鳩原係畫匠,並非會內之人,因與已獲賊目楊振國素識,令其畫旗隨同入夥
等當逆首林爽文糾眾劫營攻城之時,鍾祥一犯持刀入城,遇理番同知長庚撲捕,遂加戕害張文殺死兵丁一人,復在城縱放監犯;朱開殺傷官兵一人劉實、林天球二犯,據供並未傷人,惟持木棍隨同附和;林耽先充彰化縣役,年老點退;其子林萬原屬會匪,該犯於攻城時主使其子在內接應
林爽文分攻諸羅淡水,派令各該犯在彰化踞守
經署備陳邦光率同義民往收彰城,將該犯等先後擒獲
天地會名目起自何時入會人數多寡反覆究詰不能指實
即將各該犯分凌遲斬決懸首梟示
各犯家屬財產,分飭各縣照例查辦
林耽之子林萬,雖據供稱已被義民殺死是否屬實,仍飭確查
又陳邦光拏獲賊目楊振國等四犯,應坐家屬俱在彰化,已咨會提嚴行搜捕
嗣後,如有續獲要犯,其家屬住居原籍者,統俟勦匪事竣會同提臣查拏究辦
  同日黃仕簡奏言郡城為全臺根本週垣廣闊僅係木柵環植,本非峻險城隍,臣抵臺後,加緊守御保固府城
初六初九初十、十二等日,計擒獲賊匪王鍛等二十三名,及賊目陳拱福、賊夥陳捷等;並奪獲刀械等項;審明正法梟示
十二日金門、南
公元1785年
澳、銅山標營官兵續到,臣隨遣海壇鎮總兵壯猷同副將丁朝雄參將那穆素里遊擊蔡攀龍都司光照等,帶領兵丁二千三百五十餘名,前往南路勦匪恢復鳳山
又遣臺灣鎮總兵柴大紀率同參將潘韜遊擊李隆、楊起麟、林光玉、守備邱能成等,帶領兵丁二千二百三十餘名,前往北路進勦恢復諸羅彰化等處。
臣帶本標官兵會同臺灣道永福南北路衝要處所堵御擒捕往來策應,以壯聲援。
分遣弁兵沿海口岸扼守堵截飭令在城文武官弁嚴守郡城務期迅殲逆賊恢復縣城池。
府城民居稠密去冬被賊迫擾,未免驚惶,臣到臺灣後,復出曉諭安民
現在市肆開張,商賈貿如常民情安堵
上年十二月內,逆賊林爽文等疊攻府城,經臺灣道廳縣各僱募鄉勇數千守城,臺府居民舖戶亦募義民數千,幫助兵丁敵賊;臣到臺之後,各加獎賞申明大義
人人感戴皇上恩威,愈形踴躍
均奏入。
  上命軍機大臣傳諭李侍堯常青曰:黃仕簡雖係病後,但身為專閫大員,既抵臺灣理應親身帶兵勦賊,何得僅以派員前往了事
彰化縣久經守備陳邦光收復,而該提督摺內何以尚稱令柴大紀前往收復彰化等處?
承恩鹿仔港登岸,係在北路,即當知會黃仕簡分路夾攻辦理方中窾要,乃迄今月餘尚無進兵確信
看來,伊二人竟各不相下,心存觀望,此即朕於事起時,不欲令任承恩去之意,今竟不出所料常青不可不迅渡臺灣督率辦理
並著常青於到臺灣後,即行秉公嚴查
如該提督等實有觀望前之
處,即當據實嚴參不可業已調任,意存迴護兩可完事
再任承恩,似此遲延不奏,則該提督副將徐鼎前後守風待渡之說,亦恐不足信
並著常青一併據實查奏,如該督稍有瞻徇將來朕查出,即首領不能保,不可不慎也。
至該督雖已調任湖廣,但此事究係伊在閩浙任內之事,尤宜督同妥速辦竣,方可將功補過
李侍堯現任閩浙總督駐劄泉州,凡臺灣勦捕等事,亦應聽常青就近調度協同幫辦和衷共濟
其各弁兵內,如有因常青別省總督呼應不靈,致誤機宜者,該督不妨竟按軍法從事,使士卒咸知儆惕
現在帶兵大員,有總兵柴大紀、郝壯猷、普吉保三人足以分路勦捕
常青於抵臺後,留心察看,若黃仕簡實係病體未愈,即留於彼處,亦屬無益,可令其回至廈門本任調養
又,常青審明賊夥正法內稱劉實、林天球二犯,據供並未傷人,惟持木棍隨同附和等語。
此等叛賊,豈可復以尋常附和而論;況該二犯業於審明後正法,摺內又何必聲說,致蹈辦常案故套
著該督嗣後拏獲賊匪時,其首要各犯,仍遵前旨派員解京;其餘各犯審明後,即一面正法一面具奏,以淨根株
公元1786年
  上又命軍機大臣傳諭黃仕簡、任承恩曰:前據常青奏鹿仔港守備陳邦光帶領弁兵率同泉州、粵省義民攻復彰化縣城,擒獲賊目文麟四犯
又據徐嗣曾奏,鳳山滋事不法賊首王啟郎、曾錦等,已被拏獲
賊人十二月三十日來犯郡城,鎮道親督義民遊擊等,分路勦殺賊匪無數各等語。
彰化縣久經陳邦光等收復,其鳳山等處
亦經柴大紀等派兵分路勦捕郡城已無事矣。
何以黃仕簡摺內僅稱派委總兵等分南北二路進勦恢復縣城
竟似該處軍情全未知悉者。
看來黃仕簡竟思安坐郡城,並不親赴各該處督率勦捕,大屬非是
提督專閫大員,領兵是其專責黃仕簡深受朕恩,現帶兵勦賊,雖係病後,理宜奮勉出力,乃於勦捕事宜奏報遲延,全不得行軍要領,該提督所司何事
試思臺灣郡城,經賊人屢次攻犯,該鎮道等當大兵未勦之先,尚能保護無虞,焉有此刻又添提督所帶大兵,轉須協同守御之理?
黃仕簡欲以守護郡城為名,遷延坐視耶?
黃仕簡著傳嚴行申飭
至任承恩鹿仔港登岸,即應將該處賊匪情形辦理勦捕事宜先行具奏,乃日久並未據有奏報
現據常青內稱提督尚無進兵確信,探聞現在駐劄彰化等語。
承恩係自請前赴臺灣勦賊,既由鹿仔港一路進兵,即應督同陳邦光等上緊追捕殺賊,並知會黃仕簡分路會合夾攻何以駐守彰化漫無籌畫
其心何居
承恩著傳嚴行申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