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卷四 正月二十七日至二月初五日 (自动笺注)
欽定平定臺灣紀略卷四
公元1776年
  正月二十七日(丙申),常青奏言遵旨仍駐蚶江、廈門一帶調度策應務期鎮靜不敢動聲色。
時飭沿海文武員弁慎密巡查;並與撫臣曉諭居民,懸立重賞,遇有賊匪潛逃回籍,捕獲首報,總不使餘孽得以漏網
南澳總兵陸廷柱自願赴臺勦賊,固屬急公勇往,但南澳地方緊接臺灣關係緊要;今粵省之兵,既已派有李化龍帶領陸廷柱自可毋庸再往,應飭令速回本任
  同日徐嗣曾奏言林爽文本係積賊,因被拏情急,起意抗拒,而游手無賴之徒,乘機附和烏合遂多。
茲據報提臣任承恩正月初四日放洋副將徐鼎士等係正月初八日放洋;到臺即有先後,要亦不過數日之間。
提臣黃仕簡十二月二十八日放洋,先由南路鹿耳門進發直抵府城
計其統轄之兵,陸續已四千八百餘名,兵力已厚。
鹿仔港、北淡水兩路之兵,接續前進
雖閩人不免慓輕,而兵威愈壯,三路夾攻,必可蕆事
至賊林爽文,係漳州人,恐漳人因此自疑。
今蒙聖明指示無論何處民人,從賊者,即係夥黨自應按名駢戮;果能應募拒賊,即係良民自應加以獎賞不應預存岐視。
臣現已札飭道府等,榜示城鄉明白開導
現據漳浦縣羅澤坤稟報拏獲匪犯陳樵,訊係賊匪遣回探聽官兵消息業經督臣常青就近提審
臣以賊匪遣人探信,所遣必不止
一人,並亦不止一處嚴飭各屬慎密查拏
此後竄逃偷渡回家,亦必不少,並飭加意防範,仍懸賞諭令親屬鄰右捕拏首報。
至一軍行供支糧餉火藥等項,督同司道妥速辦理不敢稍有忽誤。
又聞黃仕簡抵臺後,勦捕賊匪開砲打死二千餘人,賊俱星散奔逃內山合并陳明
再,漳浦縣知縣羅澤坤、浦城縣知縣鈕琨,均經部降調
漳浦縣臨海洋,所轄舊鎮一澳與彰化縣之七鯤山相對,民俗刁悍稽查不易浦城縣上游入境首站,有稽察文報之事,該二縣不便驟易生手
莆田縣亦係濱海要區,候補知縣廷魁歷署繁缺,俱能辦裕如,臣現在委令前往署理;但亦已緣事降調
准將羅澤坤、鈕琨暫留漳浦浦城之任,郭廷魁暫署莆田縣事,候勦匪事竣再行交卸
又,閩安協副將徐鼎士,亦緣事降調,臣現令其帶印領兵,由閩安出口,前赴淡水八里勦捕賊匪
均奏入。
  上命軍機大臣傳諭李侍堯常青徐嗣曾曰:現在該省兵差往來,正需熟手所有降調人員自應本任以資駕輕就熟
但該省似此等降調人員自必尚有,李侍堯到閩後,應於勦捕事竣會同徐嗣曾核其功過分別辦理
此時,祗須彙總咨部存案,亦可毋庸逐員特奏也。
又,徐嗣曾奏:拏獲匪犯陳樵,訊係賊匪遣回探聽官兵消息,恐所遣不止一人,亦不止一處,現經督臣提犯審訊等語。
此應留心者,該督等務嚴飭各屬慎密查拏加意防範,毋任竄逸偷渡
  同日孫士毅奏言現在接准閩浙督臣常青咨稱天地會根源起於粵東,有和尚二房及朱姓人住居後溪鳳花亭,不知何府何縣地方
該犯楊詠等現已解京,令臣密查辦理等因
天地會名目起於逆犯林爽文,而根源由於該二犯平日必係素為眾匪信奉親近之人,實係何府何縣人氏,夥犯斷無不知之理。
臣一面飭屬密速查拏一面札覆常青,如再獲有他犯,將洪、朱二犯籍貫究訊明確立即移知到臣,查拏更易
就臣臆見,總不離惠、潮二府民人
緣潮郡民人赴臺貿易者多,惠郡次之,煽惑入夥,事所應有
臣於上年臘底,即嚴飭惠、潮二府州縣密查平日曾經赴臺貿易之人,此時曾否回家?
有無別項詭秘蹤跡
現據地方官拏獲數人,未經究有端倪
今思洪姓、朱姓此時現在臺灣抗拒官兵,或已潛回粵東惟有於此貿易人內,切實追求,自不難由影響得實際。
已就嚴諭潮屬州縣上緊設法偵拏。
此案逆犯將來竄逸必多,必須大員專司督辦
飛札臬司姚棻星速赴潮,不動聲色,專辦緝拏匪犯一事
省城現無緊要案件藩司許祖京可以料理撫臣圖薩布二月中旬,即可回任,為期亦屬不遠。
又派赴廈門聽候調遣南澳右營澄海海門營之兵丁五百名,分作兩起先行。
碣石鎮標之五百名,現亦到齊,接續前進
正月初十十六日所有水師一千名,俱全數入閩省境。
  同日左翼鎮總兵李化龍奏言:抵閩粵交界黃岡地方,經督臣孫士毅會同署提臣彭承堯派撥水師戰兵一千名,配足軍火器械裹帶一月口糧,分作四起,自初十日起,
日行走;計十六日俱可入詔安縣境。
察看弁兵,俱各精壯踴躍
臣即定於十六日黃岡起程統領前往聽候閩浙督臣調遣
均奏入,報聞
公元1777年
  二十八日(丁酉),常青奏言:聞提臣黃仕簡總兵壯猷副將丁朝雄等所帶兵船,俱於初三日澎湖開駕,初四日鹿耳門登岸
提臣任承恩統領營官兵船隻,於初六日齊抵鹿仔港
臺灣郡城前經差探,固守無虞
鹿仔港一路,署守備陳邦光率同目兵義民四處搜捕,焚燬賊巢;復擒獲賊夥簡鳩,劉實張文、林天球、林耽、朱開六名。
並聞淡水都司易連、新莊巡檢王增錞統領弁兵招集義民屢次殺賊。
淡水同知程峻、竹塹巡檢張芝馨,均已被害
廈門同知劉嘉會稟稱,賊人已知大兵將到,紛紛散去等語。
伏思賊匪本屬么烏合,今兩提臣俱經到臺,南北兩路會合搜勦,定可剋期殲滅
臣惟嚴飭內地沿海口岸加緊巡查,以防竄逸
並飛提獲解匪犯到泉究審辦理
又浙、粵二省前經撫臣徐嗣曾咨請酌撥戰兵,原係預為準備,俾資策應
旋准兩廣督臣孫士毅臺地遠隔重洋風汛靡定,先撥官兵一千由陸來廈。
現在尚未到齊。
臣計兩提臣捷音不日可到,應否再令前往,俟得有確信隨宜斟酌
其餘浙、粵備撥兵丁,仍咨明該督撫各於本境暫駐,毋庸遽行赴閩,致滋跋涉
至逆首林爽文籍屬漳人,臣因慮漳民或有勾串情事
匪徒糾眾豈必為何處之人,若漳、泉民人果能應募拒賊,即係良民
惟有核其順逆分別誅賞,斷不存視之見,少露形跡,以致
疑懼
奏入。
  上命軍機大臣傳諭李侍堯常青曰:昨據徐嗣曾奏稱,黃仕簡到臺後,開打死賊二千餘人,賊俱星散奔逃內山等語。
內山生番巢穴,向聞遇有內地民人到彼,即行殺害
現在賊匪官兵追勦窮蹙逃竄明知一經官兵擒獲,萬無生理,或將所掠財物,賄結生番容留藏匿;或恃其人眾脅制生番,而生番畏其兇惡任聽竄處。
並恐將來撤兵後,賊匪等轉勾結生番潛出滋擾更為可慮
不可不預行籌辦,淨其萌孽
現在水陸提督帶領多兵,在臺會勦自應乘此兵力搜勦殲除,勿令賊匪得以逃匿負嵎
黃仕簡與任承恩均係提督一同帶兵在彼辦理體制不相上下;且水陸各有所轄,難以統攝
常青辦理善後事宜,自不如李侍堯諳練;而督率搜勦,則常青為優。
李侍堯抵閩後,即駐劄蚶江,常青親自渡臺,督同黃仕簡統領官弁,將竄入內山賊匪餘黨,盡數搜捕,務淨根株
不得追捕賊匪,或致擾動生番,方為妥善
其任承恩常青抵臺後,即令先回本任以資彈壓
如此庶事歸一,有所責成
現在湖廣舒常署理督篆常青無須急赴新任,惟當督同黃仕簡悉心妥辦,鎮戢海疆以為一勞永逸之計。
臺灣地方,前聞楊景素道員任內設立土牛分別內外地界,其是否辦理妥協
並著常青會同黃仕簡勦捕事竣後,親往履勘斟酌妥善歸於善後事宜內,一併妥辦。
公元1778年
  二十九日(戊戌),常青奏言官兵舟之後,雖因風阻不能迅速直達,但節次探明臺灣郡城固守無虞
鹿仔港臺北之艋舺等境,均有官兵義民人等互相保護,較之從前朱一貴滋事,全臺失陷一案情形已屬不同
且兩提臣俱經率師前往更易辦理
臣已傳知該提臣等務併力合攻以期一舉蕆事
一俟得有收復各縣及殲匪情形即將拏獲首夥各犯,該處迅速正法
並將一切善後事宜,留交黃仕簡辦理
奏入。
  上命軍機大臣傳諭李侍堯常青曰:本日常青由六百里加緊奏到一摺,以為勦滅臺灣逆賊之信,及至拆看,祗係覆奏事件,又何必由驛馳遞,徒勞驛馬乎!
常青何不知事輕重若此
前曾有旨,令藍元枚赴閩署理陸路提督,並諭常青探聽臺地消息,一俟蕆功,即可傳知,藍元枚行抵何處,速回江南本任。
思任承恩在臺統兵會勦,於該處情形皆所目擊,而松江提督已有人署理,現無緊要應辦之事。
常青自抵臺後,即令承恩迅速馳驛來京,候朕面加詢問一切
福建陸路提督藍元枚行署理,毋須回江南本任。
林爽文王芬二犯,係此案首渠魁,如經官兵生獲,著該督等派委妥幹員弁解京審辦;並飭該委員沿途小心加意防範,毋得稍有疏虞,致干咎戾。
公元1779年
  二月初一日(己亥),徐嗣曾奏言:聞淡水守備董得魁招集泉民,勦捕賊匪
十二月十八日,有原署淡水同知峻之幕友同春用計退賊,會同俸滿巡檢李生椿及塹城書院掌教原任榆林縣知縣孫讓率勵義勇收復竹塹追獲賊匪王作等三十餘人正法
守備馳往塹城,協同守御
又署淡水都司易連、新莊巡檢王錞於十二月二十三及二十六、七、八等日,分路勦殺大姑坑等處賊匪官兵義民各皆奮勇,殺賊百餘人數十人不等先後擒獲陳軒十名正法;奪獲旗器械
義民間有受傷
賊匪雖屢經勦殺,旋散,旋聚。
現聞提臣黃仕簡總兵壯猷皆於初四日鹿耳門登岸賊匪大兵已到,紛紛散去。
黃仕簡定於十三日前往收復諸羅
陸路提臣任承恩初六日鹿仔港登岸,亦定於十三日分兵進勦
鹿仔港鹿耳門相距頗遠,兩提臣先後進口,皆剋期於十三日勦賊,正與聖訓相符
鹿仔港守備陳邦光,於提臣任承恩未到之先,又擒獲賊匪簡鳩等六名
鹿仔港與北淡水相去較近徐鼎士等兵抵北淡水又復適當其時三路圍攻自必一舉蕆事
此時沿海一帶,猶宜嚴密截拏,防其竄逸
賊匪內竄,必不敢由正口逕入,自漳、泉、興化福州福寧濱海各縣,汊港紛岐,在在皆可偷渡
臣先已嚴飭文武員弁選撥兵役,於凡可偷渡之處,羅織巡查
現復通飭,以賊匪洗蕩在即加意堵防,毋使一名漏網
郡城保守無虞,而彰化淡水等處,又有鄉勇義民協同勦御;大兵一到,賊即紛紛逃潰
不但無須鄰省策應,即本省官兵亦不值多為調派
知識短淺身親其事,不能辨晰,實深感愧!
奏入。
  上命軍機大臣傳諭李侍堯常青徐嗣曾曰:此等么賊匪,原不過一時烏合現在黃仕簡、任承恩督兵會合搜勦,自無難立時撲滅
前因徐嗣曾輕離省城,恐致人心疑
駭,曾降旨飭諭。
此時人情大定,非同前比;且大兵抵臺,三路圍攻賊匪自必四散潰竄;恐有逃至原籍內地者,猶應於各口岸嚴密截拏
徐嗣曾不妨視其地方緊要,間一親往各處搜查
前有旨令李侍堯抵閩後,即駐劄蚶江,督辦一切常青親自渡臺督同黃仕簡搜勦賊匪
著傳諭該督等遵照妥協辦理
常青抵臺後,即令承恩迅速馳驛來京。
提督輕於舉動未免跡涉張皇,然究屬遇事勇往,尚無不是。
今令其來京,不過欲面詢臺地事宜常青告知提督毋庸生疑懼。
    (臣等謹案兵貴先聲制人,兩提臣於到臺之始賊匪即已望風驚潰小醜技倆於茲可見
若能兩路期會勦,直如摧枯拉朽;乃觀望遷延,遂使烏合之眾,得乘暇廣為糾集,愈肆鴟張,實屬有負任使。
賴我皇上神幾遠燭,罰不旋踵是以天威震疊,即當迅掃賊氛也。)
  初二日(庚子),徐嗣曾奏言遣將調兵,本應督臣主政
乃臣於派兵赴淡水一節,因巡檢王增錞稟請救援迫切急求集事,竟一面奏派,一面咨會督臣未及札商辦理
事後捫心自訟,實屬過涉張皇近於越俎,咎無可辭。
督臣遇有公事悉皆開誠剖示,總以協力同心相為期勉。
即如調兵淡水未及督臣咨覆,臣之錯謬,已難自解,而督臣並不因此稍存意見,惟以公事為重,虛衷斟酌
將所調省兵留省彈壓,改用延、建之兵,由陸赴廈,悉皆往返札商,議歸畫一
至軍口糧鹽菜裹帶戰糧、軍火器械船隻人夫等項,先經與督臣酌定章程一切水陸運送,均無遺誤。
本日
據廈防同知劉嘉會稟報官兵到臺,賊匪紛紛散去。
十三日會勦收復諸羅等處。
郡城內外,今已照舊生理民情安堵等語。
官兵剋期勦捕自必立就撲滅
誠如聖諭此時總以鎮靜內地嚴拏逸匪為要。
復又嚴飭沿海文武員弁實力堵拏,毋使竄逸
  同日,松江提督藍元枚奏言正月初八日,自松江起身晝夜兼程趲赴,已於十九日馳抵福州省城。
隨訪探臺匪情形,自官兵陸續渡臺以後賊眾紛紛潰散
現在郡城保守無虞,兩提臣剋期會勦,自可即日蕆事
但恐賊匪四出竄逸,逃入內山與生番勾結引藏,搜捕不免有需時日
偷渡各處海面山箐捷便之路,無不可通,猶屬稽捕不易
臺灣語音廣東之潮州相同此時北風當令海道赴粵極順,恐逆匪等猶易於竄往。
臣現晤撫臣徐嗣曾,詢知閩省各處口岸已經設法嚴密偵緝
臣抵泉後,再當與督臣常青實力查拏
一面飛咨兩廣督撫提臣等,並札飭文武員弁加意防緝,不致一名漏網
至臣自入閩境以後察看一路民情,俱各寧謐;以鄉語諮詢,俱似不知有臺灣用兵之事。
省城亦極寧帖
均奏入。
  上命軍機大臣傳諭李侍堯常青藍元枚徐嗣曾曰:現在提督厚集兵力,剋期會勦,自必立時撲滅
惟前據徐嗣曾奏,黃仕簡到臺後,開打死賊一千餘人,賊俱奔逃內山
本日藍元枚亦奏及賊匪入內山與生番勾結將來搜捕需時等語。
內山雖係生番巢穴,但賊匪窮蹙無歸,或以賄結、或以勢脅生番容留藏匿將來大兵撤後,潛
滋擾,猶屬不成事體
該督等務須乘此兵力上緊搜捕,俾盡根株,以靖海疆。
至賊林爽文王芬二犯,及此外有頭目,如經官兵生獲,即選派員弁解京審辦,以彰憲典
再前已降旨,令任承恩常青抵臺後,即馳驛來京陛見詢問該處情形;其陸路提督藍元枚署理
現在南提督署理有人藍元枚俟任承恩回任後,再回江南本任。
  初四日(壬寅),柴大紀奏言:彰屬賊匪林爽文王芬攻陷諸、彰二邑恃眾分路來攻郡城
本月初九至十三,連日堵御,殺退賊匪
十四日子刻,接據臺灣道永福來札,知鳳山又被賊陷。
隨飭遊擊蔡攀龍帶兵七百名,守備邱能成帶兵三百名,往南勦捕,以復鳳山
乃出城未遠,即遇賊眾來犯郡城
當此盜賊蜂起南北交迫郡城為全臺根本,倘有疏失恢復更難。
郡城並無墻圍,惟以木柵莿竹環繞,實不能固守,必離城稍遠於各總口扼其要害,方克有濟。
相形度勢,南則桶盤地方,距城十里餘,可截南路賊眾,兼可以應大、小東門,飭遊擊蔡攀龍帶兵七百名,併南路參將瑚圖就此劄營;東則舊萬壽亭,離城五里,可御中路之賊,亦可以援大、小南門,飭守備邱能成帶兵三百名,李步雲帶兵二百名,就此劄營。
沿海一帶,飭守備球帶兵二百名,把守鯤身;署守備張時泰駕船把守港口;併提標金門等標載班兵哨船六隻,俱飭駛在大港協守,則安平既嚴,西門亦固。
北路賊匪雖多,臣仍劄鹽埕橋,獨當一面;倘東南門有急,俱可隨時應援
遊擊天植參將宋鼎同道府廳縣等督率兵民堅守四門;遊
鄭嵩在城彈壓巡查
前此城內民人聞風恐懼,自鹽埕連日戰勝莫不踴躍鼓舞,共奮義勇,出城助戰
似此四面嚴守,雖南北賊勢猖獗郡城可保無虞
內地兵到,隨即長驅前往力圖恢復
奏入。
  上命軍機大臣傳諭李侍堯常青徐嗣曾曰:前賊匪滋擾鳳山時,瑚圖縱馬由南而去,不知下落
朕以該參將不能抵御由於兵散獨力難支,與臨陣退縮不同,曾諭令常青俟事定後,核其功罪分別辦理
今該參將業已回至郡城,率兵堵御如果奮勉殺賊,則功過尚足相抵
常青事竣後,秉公核實具奏,並給咨送京,候詢問臺地一切情形
再,柴大紀內稱郡城並無墻圍,惟以木柵莿竹環繞官兵難以固守等語。
前曾諭令李侍堯於臺匪蕩平後,將是否可以建城之處,酌量辦理
今閱柴大紀所奏,體察情形彰化三縣一廳應否改建城垣尚可籌辦善後事宜時,確實勘估繪圖妥議,請旨辦理
郡城為全臺根本,即應速建城垣,以資保障
李侍堯常青一俟事竣,即熟商妥議,一面奏聞一面興工辦理
  初五日(癸卯),上命軍機大臣傳諭李侍堯曰:從前辦理緬匪時,曾調福建水師兵二千名,隨同進勦
兵丁沿途滋事鞭責夫役甚至民夫雙耳割去。
當將首犯正法,以示懲儆。
及隨京兵打仗時,又復怯懦,竟有聞鎗聲恐懼戰憟,欲泅水逃避者。
可見該省兵丁勇於私鬥,怯於公戰之習,牢不可破,皆由該省將弁平日不能認真訓練,以
致軍無紀律
李侍堯勦捕臺匪事竣後,實心訓練申明軍律隨時懲創,俾各弁兵共凜法紀有勇知方,痛改從前積習,以作士氣而勵戎行,方為有備無患
該督不可惟知辦理地方事件為重,而轉置軍旅專責不問也。
  同日常青奏言現在水陸兩提臣俱經到臺,內地加調官兵接續繼進兵力已屬厚集
雖未接該提臣等報有進勦情形,已據廈門同知劉嘉會差丁自臺回廈稱,上年十二月二十六至三十等日官兵與賊打仗殺死賊人甚多收奪器械無數
正月初四日黃仕簡官兵到臺,賊匪紛紛散去。
大兵現定十二、三等日,長驅會勦
郡城內外照舊生理民情安堵
又據蚶江船戶張淡等稟稱,陸路提督正月初六日鹿仔港上岸十一日殺死賊人七名祭旗各等語。
是該督臣等到之後,已自相度情形會齊進勦以期一舉蕆事
正與不用零星打仗,輕於嘗試諭旨相符
再臣與撫臣徐嗣曾共事日久一切地方公務無不和衷辦理
臺灣遠隔重洋匪徒竊發,恨不滅此朝食
臣與徐嗣曾俱有同心
祗因臣駐劄泉州,距省較遠,以致續調官兵稍有參差,並非各存意見。
軍務關緊要,臣不敢因此生嫌。
至該此商民保護地方率先向義,洵屬可嘉
已咨水師提臣黃仕簡事竣後,逐一查辦
提訊盤獲匪犯陳樵,據供:籍隸漳浦乾隆五十一年六月渡臺,在彰化縣大肚地方宰豬營生,與林爽文會黨許溪熟識,許溪邀入天地會,陳應允
十一月初二日該犯同郭盞、吳帶、陳榜、吳汴、李積、郭卻、阮擇、薛指
公元1786年
、林倚、趙榮、林載生等共十二人,齊赴麻園莊王家內入會,嗣林爽文攻破大墩營盤殺害官兵,該犯係帶竹篙在場附和
林爽文懼內發兵往勦,經許溪付給該犯番銀十圓,囑令搭船內渡,探聽官兵
十二月初二日,陳大安港搭船,於二十八日飄至漳浦古利僻處上岸
聽聞各處查拏嚴緊不敢回家,躲匿附近陸鰲山內
五十二年正月初三日,經漳浦縣兵役拏獲;至天地會名色,不知起自何時等語。
明後即將該犯正法
家屬財產在臺匪夥,分飭嚴拏照例辦理
漳浦縣羅澤坤,於陳上岸潛匿,即經會營拏獲,應請免議。
臺灣失察偷渡文武職名,仍俟查明另參。
彈壓臺灣府城參將宋鼎遊擊鄭嵩等,因防守北門把總高大捷逃赴鹿耳門,覓船內渡,隨差外委鄭廷棟前往鎖解到郡詰問
據供,懼賊勢猖獗,欲赴內地
隨將高大即行正法
辦理尚屬妥協
奏入。
  上命軍機大臣傳諭李侍堯常青徐嗣曾曰:現在大兵已到,賊匪望風膽落潰逃四散
黃仕簡、任承恩統領官兵,剋期分進勦捷音何以至今遲滯未到?
林爽文等於光天化日之下,糾眾不法,攻佔城池戕害文武官弁,實屬罪大惡極神人共憤!
所有逆惡渠魁有名頭目務須按名擒拏殲戮;如經官兵生獲,即選派員弁解京,盡法處治不可任其逸入內山,搜捕需時。
該督等更須窮究黨羽,按名從嚴辦理,務使淨盡,以靖海疆,方為妥善
  上又諭內閣曰:綠營恇怯積習,最為可惡
兵丁臨陣脫逃,已屬大干軍紀;況高大捷身係把總,當臺匪滋事之時,帶兵防守,輒敢擅離郡城首先逃避情罪更重;自應立正典刑,以肅軍令。
參將宋鼎等,一聞高大捷逃赴鹿耳門之信,立即鎖解到郡會同訊明正法,所辦甚是
武職中參遊等官,雖非專閫大員,於例不應專戮,但行軍之際,非尋常無事時可比,該參將等能知事體輕重一經訊明脫逃屬實,即會同該道將高大先行正法,使在事兵弁咸知儆畏,甚屬能事可嘉
鄭嵩左淵、王天植,俱交部議敘;仍著事竣後,俱給咨送部引見。
向來逃兵拏獲尚且即行正法;況高大捷以武弁委城脫逃,猶為可惡
雖已正法,尚不足蔽辜,著該督查明伊子奏聞發遣
並將辦理緣由,著各督撫通行曉諭綠營弁兵,使知避賊潛逃希圖倖免,不但戮及其身,即其子嗣亦難邀寬宥,庶懲一儆百不敢復蹈恇怯惡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