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卷三 正月十五日至二十五日 (自动笺注)
欽定平定臺灣紀略卷三
公元1704年
  正月十五日(甲申),常青奏言十二月二十七日,接到署守備陳邦光兩稟
一稱:『林爽文等於十一月二十七夜搶劫大墩營盤遊擊世文全軍俱陷。
二十九日,即攻入彰化縣城,知府孫景燧、理番同知長庚、前署彰化縣俸滿同知劉亨基、署典史鹿仔港巡檢馮啟宗、北協中營都司王宗武及弁兵數十人,俱被殺害
來犯鹿仔港,並分擾淡水諸邑賊黨蔓延難以抵御,懇即興救援』。
一稱:『十八日有咳咍等莊賊匪,謀犯鹿仔港
陳邦光傳會泉、粵義民預先埋伏,隨合義民百餘,誘賊至埋伏處所兩頭夾攻,殺賊百餘名,焚燬咳咍、湳仔、內灣、二八水等處賊莊。
又約牛馬頭莊義民,於二十日辰刻,由沙轆進攻水裏大肚、茄投等賊巢;並率義民襲後,追逐至貓霧。
賊匪退踞烏日莊。
緣該處有大溪阻隔不能飛渡』各等情
又於十二日午刻率同義民鹿仔港抵彰。
賊匪聞知,隨出西門外,施放鎗。
陳邦光合義民分為兩隊攻殺賊人退走
當即擒獲執旗之偽副元帥楊振國、偽協鎮高文麟、偽先鋒陳高、偽辦理師軍務楊軒四名殺死賊夥百餘名,獲馬二匹、位刀械八十餘件,餘賊四散奔逃
陳邦光入城查看,有參革前任彰化縣知縣張貞生丁憂典史爾和教諭王梁訓導陳被羈未釋並居舖戶受困在內
因彰城逼近賊巢民心驚惶,各義民又無糧食
支,難以駐劄,隨護衛受困官親居民男婦一同回至鹿港保守
又將擒獲偽官楊振國等四名,押回鹿仔港,裝入檻車,交丁憂典史爾和受傷之北協外委許瑪,分撥兵丁,配船解送泉州聽候勘訊。
又續據陳邦光稟稱:『二十三日林爽文黨羽陳泮、吳領等,燒燬泉、粵民莊。
隨率義民前往追捕殺死賊夥三十餘名,拾獲紅旗器械四十餘件。
查陳泮、吳領與林爽文同惡相濟,均應一併勦滅,以絕根株。
南北投虎仔坑等處,阻隔溪河必得三面夾攻,方能克勝
今各義民俱肯奮力捕匪,惟因利器無多;且鹿仔港地方踞虎仔坑尚有七、八十里。
現在鼓舞義民,同守鹿仔港、彰城。
一面出巡查捕』等情
查該署備節次撲捕賊匪,及義民等同協力,俱屬奮勇可嘉俟分查明請旨優獎
據解逆犯四名,臣現委員飛赴迎提,即於泉州審明辦理
再查漳匪作孽,泉、粵之人素與為仇,到處俱有義民共相抵御不獨現在足資保護即將來收拏匪犯,亦可得力
臣於淡水鹿港鹿耳,俱已發有簡明告示,派員分赴各處遍貼曉諭,以勵眾志,而固人心
水師提臣黃士簡自金門收泊料羅,續於二十八日,又自料放洋,計期兩、三日內,即可前抵鹿耳
陸路提臣任承恩係由蚶江出口,亦於二十八日放洋,旋因風雨驟作,寄泊臭塗澳外。
該處與鹿仔港相對,一俟風定,即可揚帆直達
惟是賊情猖獗到處蔓延,自澎湖鹿耳門係屬臺郡咽喉,尤宜厚集兵力
前經續調督撫標兵一千名,原令由南臺出口前往鹿耳,以備策應
第恐海道紆迴風汛難定,適預備之延、
兵一千名,亦已分起前來;因令督撫標兵仍駐省城防守,將延、兵一千名,派延平協副將林天洛管帶,由陸路兼程赴廈;並派先經調來之汀州鎮總兵普吉保統率登舟。
於水師五營預備兵丁六百名,派令興化協副將格額帶領,亦從廈門配船飛渡,均由鹿耳赴臺,隨同水師協力進勦
至續派之福寧鎮及銅山羅源等營,共兵一千名,亦催令陸續繼進
奏入。
  上命軍機大臣傳諭常青黃仕簡、任承恩徐嗣曾曰:賊匪等敢用鎗攻犯城池罪大惡極不特首惡之父、兄、妻子應行緣坐即如現在拏獲楊振國等四犯,俱曾受偽職,並與官兵抗拒者,亦應一例緣坐
該犯等,係漳州民人,其家屬想仍在內地若此時遽查辦,恐漳民聞而生駭,轉多未便
常青楊振國等四犯到時訊明要犯家屬下落,密為存記
黃仕簡在臺搜捕賊匪事竣大兵撤回時,按名查拏辦理,自無虞兔脫漏網
至署守備陳邦光督率兵民,殺退賊眾,並擒獲賊目解送內地審辦,尚屬奮勇可嘉
常青事竣後,查明咨送部引見。
義民鄉勇等,亦著分別旌賞,以示獎勵
至賊滋擾鳳山時,參將瑚圖里乘馬追賊,轉被賊人乘虛撲入城內兵丁衝散瑚圖里由南而去,不知下落
是該參將不能抵御賊眾由於兵散,與臨陣退縮不同此時尚可不治以委城而去之罪。
若該參將收集兵民再行出力殺賊,則其功罪相抵
統俟常青事竣後,查明具奏到日,再行核辦
知縣湯大奎,雖未能
堵賊守城,但既經自刎,究屬可憫
亦應查明議卹
黃士簡與任承恩,因海洋風色不順,難涉險輕進,朕亦不責遲延
此時各路大兵,俱已早到,黃仕簡等,務宜督率兵弁分路會勦奮勇勦賊,速奏蕆功
  上又命軍機大臣傳諭李侍堯曰:謀逆首犯與各要犯家屬,均當一律緣坐
但該犯等俱係漳州民人,其家屬想仍在內地
著將常青奏到之摺,並所降諭旨抄錄一分寄與李侍堯閱看以便該督到閩時遵辦
其署守備陳邦光如何出力,及參將瑚圖里作何下落之處?
李侍堯到彼,常青未及查辦,著該督查明分別具奏
  十八日(丁巳),孫士毅奏言:聞臺匪糾眾滋事,已將調撥弁兵等事料理停妥兼程赴潮。
密札該處鎮將暗行訪查,凡在漳、泉等處游食民人,有回潮形跡可疑者,一面盤詰一面拘管,無許輕易釋放
奏入。
  上命軍機大臣傳諭孫士毅曰:現在臺灣勦捕賊匪,即有粵東義民在彼幫同官出力殺賊者,此時,如有回潮民人,正係不肯從賊及避亂回籍之人,該督應令地方官收恤安慰何得轉令拘管不准釋放
驅良民轉令從賊,更屬不成事體著傳嚴行申飭
該督係軍機司員出身曾經隨同出兵,非若未經軍務可比,乃於事體輕重,毫無定見,適足為朕所輕矣。
孫士毅當於該處明白曉諭,以此辦理錯誤,現奉諭訓飭
所有回潮民人,仍俱各安生業,毋須拘管;俾該處民人安居樂業不致驚疑
設遇有漳州
匪餘黨竄匿粵省,自應訪拏究辦
    (臣等謹案督臣孫士毅,因搜訪逸匪,並令遇有回潮民人概行拘管
止知緝捕為亟,而不覺失於太過
臺灣被難之人,聞信不敢回籍,誠如聖諭良民轉致從賊,更復成何事體!
皇上傳旨嚴飭,並明示回潮之民,正係不肯從賊,其避難回籍者,應令地方官收恤安撫
聖慈寬大,如覆載無所不容
莊義民等,所由聞風感勵,協同官勦捕始終不懈,益徵德化入人者深也!)
  二十日(己丑),常青奏言:據臺地文武賊目文麟等管解到泉,親提研訊
緣高文麟楊軒素與逆首林爽文往來楊振國(即楊詠)係彰化縣差役陳高係與逆黨劉賢認識
逆犯林爽文住居彰化大里杙莊,恃其山路險僻,丁族眾多平日窩賊搶竊,擾害良民,並恐官府訪拏樹黨結會共相幫護
入會者,令其對天跪地立誓,並不寫帖立簿,只以舉指為號。
彰化縣知縣俞峻訪聞差役楊詠往拘。
林爽文先曾犯竊被獲,即係楊詠得錢賣放,該縣將楊詠責比收禁
訪知楊光勳案內逸犯張烈五名,亦逃避林爽文莊內。
該縣以各犯恃眾負固,稟知鎮帶兵搜拏
林爽文乘莊眾驚懼,遂起意拒官,糾合同會莊眾,殺害知縣副將遊擊兵役多人。
復思攻佔縣城,可與官兵抵御
即於沿路糾邀無賴匪徒三、四千人於十一二十九日攻破彰化
林爽文得縣城,自稱盟主大元帥,並搶奪店舖綢布豎立旗號書寫順天字樣
其現獲之楊,林
公元50年
爽文念其從前賣放之情,許為副元帥文麟許為總爺楊軒辦軍務,各賊即分路往攻諸羅淡水,留文麟帶同匪黨數百人保守彰化
旋經鹿仔港守備陳邦泉州義民林湊、林文濬、黃奠邦、許伯達等,募集鄉勇,同往攻殺賊眾紛散。
逆犯文麟四名擒獲押解來泉
該犯等膽敢從賊肆擾,攻佔城池領受偽職,實屬罪大惡極不容一刻稽誅
但案關大逆,應請交刑部再行確審。
解送省城,交撫臣徐嗣曾遴委員管解,並飭沿途倍加防護,以保無虞
其押犯來泉典史爾和外委許瑪,情願仍回臺地協力勦賊,將來視其功績,另予優敘
義民林文濬協同押犯,洵屬可嘉
當即賞花紅銀兩,以示鼓勵
並令回臺傳示義民,共加感奮
又向該犯等詰問天地會於何時?
在會共若干人?
據楊詠、楊軒同供:『天地會是五十年十二月內,有漳州平和縣人莊煙(即嚴煙)過臺,來興起的。
聽得嚴煙說及起會根源,是廣東有姓洪的和尚,叫洪二房同一姓朱的人起的。
二房和尚居住後溪鳳花亭,不知是何府縣地方;姓朱的年纔十五、六歲,不知叫什麼名字;也不知住在那裡』等語。
臣因該犯等既經嚴煙告知起會根由豈有未得詳細之理。
再四詰其鳳花實在何處
朱姓實係何名?
堅稱不知。
查該犯等狡惡異常情詞閃爍四人本籍多在漳屬,其中難保勾連串結情事
但,現在該處民情,尚屬寧靜,若一涉張皇,轉恐驚疑四起惟有密飭該鎮道等,悉心訪察加意嚴防,俟臺匪蕩平以次查辦
一面飛咨提臣,即於臺地追究嚴煙下
公元1704年
落,再加確究。
至所稱廣東和尚二房及朱姓等,尤關緊要,臣隨派心腹弁帶咨文,飛投廣東督撫二臣務期不動聲色密查辦理
水師提臣黃仕簡,於十二月二十九日已抵澎湖風信順利三十日即可由鹿耳門進口
陸路提臣任承恩暨所領官兵,俱於初四日崇武澳得有順風一齊放洋
奏入。
  上命軍機大臣傳諭常青徐嗣曾曰:常青辦理此事,初時未免稍涉矜張,嗣據該督等節次奏到,調度進勦事宜辦理有主見。
至所獲匪犯,朕意本欲令其解京,今該督於獲犯審明後,即請解京審辦並鎮靜辦理各事宜,皆與朕意適合
不意常青竟能如此,甚屬可嘉
至嚴煙籍隸漳州,不難即時擒獲
並著常青拏獲該犯後,一併妥速解京。
前因該處善後事宜要緊,恐常青究係初任,因思李侍堯外任有年較為諳練是以降旨調任,令其前往辦理
此時,該督惟應督率弁兵應行辦理之事,悉心調度以期迅速蕆事
朕必加恩、加獎,更不必以調任縈心,稍存疑畏,轉於勦捕無益
現在黃士簡、任承恩自必已到臺灣厚集兵勢合力勦捕賊匪自無難立就殲滅,一得捷音迅速馳奏。
  上又命軍機大臣傳諭孫士毅曰:臺灣逆匪倡立會名,戕官佔城,實屬罪大惡極
至所供起會根由,係和尚二房,並姓朱的,俱是廣東人
朱姓年祗十五、六歲,何能糾眾匪徒
興起會名?
輒敢有謀叛等事
恐即係洪二房依附姓名目,從中煽誘;又如從
朱一貴謀逆情事,皆未可定,不可不嚴根究
孫士毅查明後溪鳳花亭,究在何府州縣?
即將和尚二房並朱姓嚴密跴緝迅速查拏
一經緝獲到案,訊得確情,即一併派委妥幹員役迅速解京,歸案審辦
並著飭令沿途地方一體小心押送,毋得稍有疏虞
  同日汀州鎮總兵普吉保奏言:前接撫臣來咨酌調汀州、邵武官兵,前赴汀州府屬之永定上杭二縣駐劄聽候進勦
即於汀標三營派撥兵丁五百名,自汀起行一面飛調邵武都司定柱帶兵三百名,駐劄上杭
亦前永定彈壓
督臣調臣赴泉,密商機務隨即起身
途次復接督臣來文鳳山縣亦被賊匪攻陷,望救孔急,飛調臣統領建寧延平二處兵丁一千名、水師標兵六百名,由廈門配船飛渡鹿耳門進勦
臣於正月初三日到泉。
查延、建官兵尚未到,隨與督臣面商,臺郡現在危急不可稍待,臣即於初四日由泉星馳赴廈,將水提標兵六百名,先行配船飛渡
其延、建官兵,飛催接續赴廈渡臺,統領合勦。
奏入,報聞
  二十一日(庚寅),上命軍機大臣傳諭李侍堯曰:臺灣地方,自康熙年間始隸版圖,因遠隔海洋,該處府廳各縣,俱未建立城垣
後經朱一貴聚眾滋事平定後,總督滿保曾議建城
惟時地處海外,無城雖難於防守,然失之易、復之亦易,是以未經建立,以節煩費
但該處久成郡縣,與內地無異,而城圍相沿、木編插,不足以垂久遠
此次林爽文糾眾猝起,縣城遂被砍破,究由莿竹不能防御所致
朕意,與其失之復取,既煩我兵力,又駭眾聽聞何如有城可守而勿失更為有備無虞乎!
方今國帑充盈,該處郡城廳縣不過五處,即建立城垣動用不過百萬,何惜不為
建立城垣,該處可立座,或用外磚內土之法;如座不便,該處遍地皆山,即開採石料以代磚工更為鞏固
李侍堯於臺匪蕩平之後詳細熟商歸入善後事宜案內,一併妥議;勘估繪圖具奏
  上又命軍機大臣傳諭長麟閔鶚元琅玕徐嗣曾曰:高文等,係臺匪案內領受偽職要犯必須解京嚴行究訊盡法懲治
沿途督撫於該犯等到境時,務須遴委妥員,多派兵役小心防範迅速解京,毋致中途稍有疏虞,致干咎戾。
公元1771年
  二十二日(辛卯),徐嗣曾奏言:准督臣咨商,將臣預調之延、兵一千名,及督臣續調福寧各鎮營兵一千名,俱令由陸路赴廈,徑進鹿耳門,為提臣黃仕簡一路接應
俱經陸續到廈。
總兵壯猷十二月二十二日放洋
副將徐鼎等於十二月二十二日南臺下船至閩安,屢次放洋,俱被風阻。
臣於初八日親赴督催,該副將已先初七日放洋
臣親至五虎瞭望一帶洋面,並無船隻停擱
閩安等處,地方緊要,臣即順道沿海口岸逐一履看。
汛兵單少之處,先經臣於省標內派兵二百名,前赴增駐,以資截拏
現在巡防甚為嚴密
昨據興泉道萬鍾傑稟報:『差探,賊分南北二路攻犯臺灣
城,適澎湖遊擊蔡攀龍領兵到臺,自十八、九至二十二,連日打仗得勝
二十五日夜,賊自北路來攻
柴大紀督同護安平林光玉等,施放大,賊俱退避』等語。
茲提臣黃仕簡、任承恩路官兵先後抵臺,烏合之眾自必立就撲滅
勦捕之時,若逃入臺地內山官兵長圍攻逼,搜拏不患不淨
海洋瞬息千里,倘賊匪竄逸內渡,或恐漏網
現已飛咨水陸提臣及領兵鎮將一面勦殺賊匪一面即於沿海汊港搜拏賊船先行燒沉淨盡,預絕其遠颺之路。
漳州一屬,係賊匪原籍,誠慮有勾串連結情事
密札該道朱元會知府黃彬不動聲色,妥為防範。
復會督臣出示曉諭,以賊匪雖係漳人,其在臺滋事,與原籍親屬無干涉。
惟藏頓隱匿,例應同罪;將來賊匪潛逃,即捕獲首報!
懸賞格,剴切曉諭
至渡臺官兵配坐戰船之外,需用商船,皆係原價雇備。
應給兵糧,亦皆動碾倉穀
惟漳、泉一帶民食,素資臺米,今商販不繼,恐致糧價稍昂,現在設法招商運赴下游糶濟。
其過兵處所,俱飭令大員妥為經理,並無絲毫擾累民間
體訪輿情,各俱安貼
奏入。
  上命軍機大臣傳諭李侍堯常青徐嗣曾曰:地方偶有聚眾滋事之處,總督既經前往巡撫自當在省鎮靜不應離會城,以致人心疑駭
孫士毅奏,親赴潮州彈壓;今徐嗣曾復有前往閩安之奏。
惟知出力急公,而不權事體之輕重緩急,朕並不嘉其不辭勞苦,轉為朕所鄙矣。
此時路官兵,自早已分頭會勦賊匪無難就殲滅。
竄匿
黨,恐有逃至內地者,當於各海口不動聲色嚴行防範截拏
此則徐嗣曾應辦之事,該撫務督飭所屬嚴行妥辦,不可張皇疏忽
如得有勦賊情信息,仍著由驛迅速具奏
  二十三日(壬辰),南澳鎮總兵陸廷柱奏言前准福建提臣黃仕簡札,酌派南澳左營兵丁預備調用
隨即就每營飭挑備戰兵丁各三百名,預備調遣應援
嗣又准兩廣總督札,將先派水師一千名帶領,竟由陸路直抵廈門聽候閩浙總督調遣等因
隨即檄調澄海就近抵澳,彈壓地方
並飛飭各官兵星夜兼程赴廈。
臣即於初六日戌時,登舟渡海,前往廈門聽候調遣
奏入,報聞
  二十四日(癸巳),孫士毅奏言途次接准閩省咨會,令粵省派兵二、三千名,於本省交界處所駐劄預備徵調
臣思水師一項,若待徵調始行就道,恐海洋風信靡常守候稽延
是以,擬將派定附近潮州水師兵一千名,先委將弁統領,徑由詔安縣陸路,前抵廈門聽候閩浙督臣常青調遣
此外水師五百名、陸路一千五百名,照依省來咨,調集交界地方,俟有徵調,再行起程
碣石鎮水師五百名、南澳右營澄海海門水師五百名,分起接續前進
署提臣彭承堯、護惠潮道顧聲雷,已於正月初八日,先赴黃岡地稽查彈壓
臣即於正月初九日,親赴閩粵交界處,督率照料,點送出境
按照兵數,每名令其裹帶一月口糧,以備緩急應用
水師一千名,應得出兵分例,臣於藩庫內支項酌給,統俟蕆事後,照例覈實報銷
此外現在交界等候水陸
公元1773年
兵二千名,尚未赴閩,每日給以口糧;其應得出兵分例暫緩給領。
再,臣風聞福建興化泉州廣東潮州在臺貿易客民聚眾數千人隨同官兵奮力拒賊,彼此互有殺傷等因
臣既乘機出示剴切曉諭潮民,俾知感動。
仍暗加密訪,如有潮屬民人在臺入夥從逆,究出姓名,即與叛逆奸匪一律嚴辦理。
緣潮郡民人在臺貿易頗多如此分別良歹,明示勸懲庶幾將來知所趨向
並俟兵事略蕆,臣即咨會閩省督撫分晰查明移知粵省辦理
再,臣派撥南澳營水師兵一千名,先赴廈門聽候調遣
署提臣彭承堯咨商,請以南澳鎮總兵陸廷柱統領前往;臣以南澳緊接臺灣地方緊要,該鎮未便遠離是以飛調左翼李化龍領兵,仍令陸廷柱留營督率防範
茲接該鎮陸廷柱呈報,先已稟知閩浙督臣自願赴臺勦賊;復准署提臣彭承堯咨調領兵之文,即於正月初六日馳赴廈門聽調等語。
是該鎮未接改委文行一聞調派星速起程,尚屬勇往
且該鎮曾任臺灣,彼處情形熟悉軍營一得力之人,更為有益
南澳營務現有澄海廖光前往代理
臣與署提臣往來潮州黃岡澄海等處,距南澳不遠,足資彈壓
奏入。
  上命軍機大臣傳諭孫士毅常青李侍堯李世傑徐嗣曾琅玕曰:閱孫士毅摺內,接准閩省咨會,原不過令其預備何嘗有徵調之語。
乃該督不揆事理輕重,率行派委將弁紛紛帶兵即赴廈門
實屬非是
一烏合匪犯,遽行令廣東浙江江南等省,紛紛徵調,成何事體!
外省習氣,非失之懈弛,即過於矜張
偶遇地方此等事件,率
奏請親往,以見其急公勉力,為站腳地步。
不計事體緩急輕重,及騷動地方,甚無謂也。
試思粵省巡撫現未回任,該督又遠赴潮州海疆重地關係緊要,茭塘沙灣附近省垣,該督如此辦理張皇,萬一有一、二奸匪乘勢鼓動,又將何以應之乎!
孫士毅接奉前旨,即星速回駐省城
其所水師一千名、既已起身,聽閩省督提調遣;若事已定即令撤回
其續派之兵,俱著撤回本營
總以鎮靜地方,安戢人心為要。
    (臣等謹按奸民倡亂之初,若地方大吏稍涉張皇百姓生疑懼,或恐滋事端。
皇上諄諄告誡,屢諭督撫提鎮等,不動聲色,處以鎮靜,俾良善自安
所由軍行之際,闔境安堵無驚,洵緩戢之至計也。)
  二十五日(甲午),常青奏言官兵出口,屢被風阻收泊各澳。
茲據報:黃仕簡十二月二十八日放洋,由鹿耳門前進
承恩正月初四日放洋,由鹿仔港前進
其由閩安出口之總兵壯猷副將徐鼎士等,亦因風汛不順迄今無抵淡水信息
現在福寧延建各兵,亦俱接踵繼進
臣並令調來之汀州鎮總兵普吉保,添帶水師兵六百名,由廈門出口
並准兩廣督臣孫士毅派撥粵兵一千名到廈,協同進勦兵力已屬厚集
此時,兩督臣亦自必到臺,分路攻勦
至臺郡情形,接據探差稟報,自十二月十八、十九至二十日等日賊人往犯郡城,經柴大紀澎湖遊擊蔡攀龍等,帶兵打仗,屢加殲戮
城內聚集義民鄉勇協同抵敵義民並不受值,鄉勇日給錢文人心甚固,可保無虞
公元1774年
鹿仔港一路,已據署守備陳邦光率同泉、粵義民殺退賊人協力固守
淡水、新莊之艋舺一帶,亦經署都司易連召募義民共相保護
官兵到日,義民響應自必倍加奮勇,即可剪除淨盡
內地各境,俱皆寧謐
其餘沿海口岸嚴飭武員實力巡查;已據漳浦縣羅澤坤稟報盤獲匪犯陳樵一名現在飭提確究。
再查彰化縣俞峻,係上年十月甫經抵任,實因緝拏賊匪,致被戕害,並無別劣蹟
奏入,報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