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卷之十一 牌檄 (自动笺注)
平閩紀卷之十一
                         三韓楊捷元凱
  牌檄
   檄邵武等營
  為嚴飭盤詰以遏盜萌事。
照得山寇拐子哨聚江西廣信撫州一帶,近為我三省會師擊敗竄伏深山,見吳逆黨潰散無可依傍,乃復潛遣奸細下海皈投鄭經發給平夷將將印劄並偽轄下逆夥劄付數十百張,領回散給偽黨
近據投誠人員供稱的實,合亟緝捕
為此票仰該副將照依事理即便多撥目兵,於所轄各處邊僻,並大小路各要口以及一切住宿客店小心堵截盤查
凡遇過往各色人等,俱要細加盤問
若有包裹行囊粗細貨擔務須打開查檢,恐有奸溷冒夾帶前項偽印劄付
若有擒獲即便多差兵役押解前來
有功弁員立行優擢兵目自當厚加賞賚
搜檢並無夾帶前項偽印劄付立即放行不許擅動平民一絲一草
敢有借端搶奪者,該管將弁立即嚴行重究
副將在地方,務宜實心奉行遏絕寇氛,毋得因循塞責未便
速速
公元1679年
  康熙十八年七月二十一日
   檄行督標蔣副將
  為懇恩拔擢圖報效事。
據該副將呈稱:『奉調進閩,又奉議裁,叩乞恩賞授汀協實缺
非敢舍勞就逸,願仍在軍前衝鋒用命,俟掃滅海寇,方歸本營』等情本將軍
據此,為照督標中協官兵,雖准部文議裁,但際此逆寇尚強,需兵剿御,本將軍業將未便輕易裁汰情形另文咨覆總督部院,會疏題留。
俞允,則該副將老成練達才勇兼優自當仍留統率督標勁旅,共襄蕩平;倘未便再題,則汀州一缺,似當以該副將題補授,俾收巖得人之效。
且查該副將自奉調入閩以來東蕩西除勤苦已極,必得題授前缺,庶可鼓勵勞員等因,除經咨會題請外,合行知照
為此票仰該副將照依事理,即當益殫忠勤奮勇滅賊,聽候會題汀協現缺,以膺新命可也。
毋違
  康熙十八年八月十五日
   檄福清營游擊李應龍
  為稟報事。
據該將呈稱:『奉本將軍查山邊地鄉民被盜一案
據守趙士奇回據長樂營把總陳國璉回稱:查得鄉民林伯昭小孩四人因天炎熱,在庭外乘涼倒睡,被賊窺竊擒拿而去』等情轉覆到本將軍
據此照得山邊地方係屬內地離海頗遠,若非營防官兵積翫成習,漫無提備何致逆賊入內地,劫擄人民
事先既不
防患未然事後不能窮追剿捕,祗以一報塞責
及至行查,乃云鄉乘涼倒睡,被賊窺竊擒拿而去等語。
賊在附近擄掠,人誰不有戒心
縱使鄉民無知豈有至之時,尚然熟睡,被賊竊拿之理?
明係汛弁捏詞文飾,該將備竟不駁查,即為轉覆,無非上下扶同,冀欲掩蓋疏防之罪。
本應立提汛弁重究,將該將備參處,以儆玩弛,念鄉民俱已逃回,姑暫寬一次
合行嚴飭
為此票仰該將照依事理,仍即申飭營防邊各弁目嗣後務要加謹瞭探,小心防備不得仍前偷安疏忽逆賊肆志侵犯
敢再玩忽失事,定行特參,並鎖拿汛弁重處,斷不輕貸
慎之
  康熙十八年八月二十日
   檄委同安朱副將
  為遴委能員以固巖疆事。
照得同安一汛,為漳泉咽喉,又逼近廈門逆島,最為衝險要區,必藉謀勇兼優才堪一面者方可寄以協鎮之任
城守副將馮昭京奉部議調用所有員缺,自難一日懸曠。
茲查本標副將管左營游擊事朱起龍才技優長勇略夙備,前此保守泉城,功績懋著,除即會疏題補實授外,合先委用
為此會同總督部院姚牌仰該副將照依事理即便管理安城守副將事務
該營當逆孽殘毀之後,亟須整頓營伍督率將領訓練士馬;尤期戢兵安民相機剿撫鞏固封疆
所轄兩營一切兵馬錢糧
軍火器械,務宜稽核清查,毋致虛冒
城池倉庫嚴飭巡守,毋致疏虞
至於邊防要汛,尤當相度險易分布扼守,以壯疆圉
副將受茲委任,須思潔己奉公殫心料理益著忠勤,毋得少怠弛,致負任至意
仍星即束裝飛馳前赴同安任事即將到任日期通報查考勉之毋忽!
  康熙十八年九月十一日
   檄副將郭奇、游擊焦國巡
  為飛報大捷事。
本月初一日,准總督部院姚咨開:『案據興泉道報稱克東石大緣由前來業已啟報親王,併商貴將軍察照在案
但東石地險要自應設寨撥兵防守。
議於東石左右各立四寨,共成九寨,互相聯絡
業經行令中軍副將王英精兵一千四百名、馬兵二百名前往東石,督令貴標游擊焦國巡、邵武副將郭奇、並參將元朗、隨征副將陳明參將李雲、許玉、守備陳維屏、浙江守備劉澤深、城守參將傅成,共帶領官兵三千餘名前往防守
行飛王副將興泉道會商築寨去後
本部院出於遙度,尚恐未及周知,貴將軍去年曾經親履其地,應請貴將軍勝算示覆遵行,並酌撥何標官兵防東石,希為迅覆施行等因,計粘單一摺到本將軍
  准此案照先准總督部院寧海將軍前事業經本將軍檄行該副將、將遵照
官兵前往東石,會同各營聯絡劄營固守去後
今復准前因,合再行知。
為此票仰該副將、將照依行事理,即將原防前埔、靈水官兵一千名內,酌留三百名,仍著能幹千總一員帶領巡防本寨;其餘七百名,該副將、將盡數帶領前赴東石左壁角各劄一營,修寨駐防聯絡各標官兵犄角聲援共相保固,以壯邊陲
附近白沙各處,仍酌撥官兵加謹瞭探。
如遇有警,立即奮勇協力夾剿。
副將將身在地方,務須相度險易情形殫心巡防分佈得宜,毋稍疏略,致干功未便速速
  康熙十八年十月初二日
   檄督標王副將
  為軍務事。
照得同安衝要業經會委副將署理同安鎮務,具疏保題實授在案
近因東石逆穴被我官兵攻取險要既得,必須謀勇威望之員,相機彈壓
是以特遣副將馳赴料理
今已會商派撥官兵分守東石各寨,似可無慮
但查同安一縣城池倉庫以及邊海各汛,皆極巖險統率提備,實難刻緩。
本將軍商總督部院,即撤該副將速回同安署理鎮務,以資統轄
合行飛調。
為此票仰該副將照依事理即將東石汛防,並修築寨垣事務交與武副將郭奇等統領料理
副將星刻回同,保固邊防,毋得刻遲,速速
  康熙十八年十月初五日
   檄委戎旗楊把總
  為軍務事。
照得閩海逆氛未靖,現在統師進剿自應專委紅旗督陣,以鼓勇敢,以整戎行
查得楊春武藝超群膽略素著合行專委。
為此牌仰本官照依事理,即以把總職銜管理紅旗事務
如遇征剿之時,務要督率各兵,奮勇先登衝鋒破敵,擒斬賊魁,以膺重賞不許臨陣畏縮,以挫軍威
若我兵離賊尚遠中有畏懼前者即行插箭以徇。
如與賊交鋒,敢有遯後不進者,立即斬首示眾
本官受茲督陣紅旗責任務須秉公率眾,以嚴紀律
如或瞻徇玩忽一經本將軍察出,定將本官按軍梟示,斷不輕貸
慎之勉之
  康熙十八年十月二十二日
   檄漳州江東等各營
  為嚴飭押解逃人逃兵之法,以杜擾害,以安民生事
照得各旗逃人與各營逃兵,皆身犯法紀,例有應得罪名,既經緝獲,則長解之原差與沿途汛防解官兵自當照例鎖肘,以防遯逸以免貽累,歷有成規。
邇來訪聞沿途押解逃人,漫無拘束,聽其逍遙
道上
遇有單身孤客,輒搶奪衣服銀錢
至於標營護解逃兵者,因見逃人攫取橫行莫敢誰何遂乃尤而效之,以逃兵冒名逃人沿途搜搶需索肆行無忌
以致道旁經紀小民一聞逃人將至,相率驚走幾於避寇
異鄉旅客裹足戒心
揆厥所由,皆因長解原差及押護官兵其所得,可以分肥,故其肘鎖,縱之搶掠
即有被害之人,情急喊救,若輩反從旁呵叱扶同作祟,坐使此風日長,必至孔道人稀。
合急嚴行禁飭
為此票仰該副將、將照依事理即便轉飭所轄營汛汛防弁目嗣後遇有長解押解逃人逃兵差使務須照例鎖肘,加謹押護,不得徇私賣法,縱其擾害孤客小民分贓濟惡
有故違,一經本將軍訪聞,或被舉首告發,定將該汛弁目鎖拿責革兵役處死
本將軍令在必行,各宜凜遵,慎毋玩忽
  康熙十八年十月二十五日
   檄泉州城守傅參將
  為詳明案照,以安兵心事
本月初二日,准浙江提督咨開:『康熙十八年十月初二日,准貴將軍咨前事
為照參將傅成隨帶家丁五十二名,案據將於赴任開除明白,隨詳報泉州城守營補糧,業經本將軍批准起支在案
茲浙江游擊蔣明棐詳請,帶閩隨丁,有不願在閩逃回原籍者,毋許傅參將移文跟緝
又將現在泉州隨丁呈請歸標
並行拘禁家屬監比等因
則是傅參將所帶隨丁脫逃者,既不容查緝,而現在者又行拿回。
蔣明棐之過分彼此似覺多生一番枝節
目下閩海未平,凡各營將領無不欲收集舊人以資臂指,若任己偏執,豈戮力同心共事疆場之誼?
今據前情,合就咨達。
為此備咨,請煩察照,祈念封疆大計,浙閩總屬一體,檄行道府,將參將成所帶隨丁原逃者查緝來閩,現在泉營者勿行拘家屬,庶逃風可戢,而隨任健丁得以安心征剿矣。
仍祈示覆等因提督
准此,為照昭武將軍提督楊咨開浙標游擊蔣明棐詳請,帶閩兵丁,有不願在閩逃回原籍者,毋許傅參將移文跟緝,又將現在泉州隨丁呈請歸標併行拘禁家屬監比等因前來,細繹文內未有逃回及在泉各隨丁姓名,況傅參將又係自溫援題補泉州之官,除溫鎮就近查其姓名住址移行溫寧紹道府泉州參將成所帶隨丁原逃者查緝赴閩,現在泉營者勿行拘家屬外,擬合覆。
為此將軍煩請查照施行等因本將軍
  准此案照先據該將呈請所帶隨丁脫逃者准查緝來閩,現在泉營者勿行拘家屬等情業經本將軍移咨浙江督院、提督去後,續准浙督覆,已行查緝免拘等因,先經本將軍檄行該將遵照外,今復准浙提常覆前因,合再行知。
為此票仰該將照依先今事理傳諭現在泉營各兵,安心操防,不必更懷內顧可也。
毋違
  康熙十八年十一月初五日
   檄同安朱副將
  為稟報事。
據該副將報據探兵報稱廈門賊船俱調在港,誠恐早晚侵犯
又稱廈門整船數百號賊眾在船,而洲、高崎各處,添賊甚多,每賊帶草一束
請乞迅發馬步官兵到同添防等情
又據署同安鎮王副將同前等因各到本將軍
據此照得同安一汛逼近廈門逆島,誠為可慮
照據前情,除即移商總督部院移咨寧海平南將軍撥發滿騎馳赴添防,並移同安鎮加謹堵防外,擬合行飭。
為此票仰該副將照依事理立即嚴飭在汛官兵,毋分晝夜,小心探防。
如遇有警,務要聯絡上下鄰汛官兵奮勇合力,擊殺淨盡
副將在地方,尤當大展才猷設奇制勝,以絕逆孽窺伺鞏固邊疆
其槳船亦須用心照應,毋得稍有疏忽未便
慎之速速
  康熙十八年十一月初六日
   檄鎮標鄒國棟
  為嚴飭事。
照得本將軍欽承簡命提調全閩
凡各鎮協營官兵馬匹糧餉,收除起支,並地方戰守軍機事宜,皆有稽核調遣之責。
從來各營俱遵循定例,或由總鎮咨明,或由營將呈詳候奪。
其按季應支糧餉,先造冊咨送本將軍,以憑核明挂號咨送總督部院挂發,久有成規
惟該鎮標三營自來收除兵馬支領糧餉總鎮不移明,諸將
亦不詳報,致該營官兵馬匹實在缺額錢糧有無清楚本將軍無從稽考
甚至地方盜案以及欽件部件通行,亦無一字報聞
總鎮吳新蒞閩疆,或未悉定例
其各營將備多有舊員舊役,竟不稟請總鎮遵循成規,或總鎮諭令該將等不須詳報耶?
抑係該將等稟請不必咨明耶?
今當軍政屆期,豈該營各將弁賢否亦應不由本將軍考核,惟聽該將等自相獎譽耶?
該將玩忽成規蔑視憲體,莫此為甚
合行嚴飭
為此票仰該將照依事理即將營兵馬、錢糧地方戰守機宜以及大小將弁賢否務要遵循成例逐一詳報候奪。
如再抗違,除將經識鎖重究外,該將等定以違玩軍機飛章參處決不輕貸
慎之速速
  康熙十八年十一月初七日
   檄行李英
  為飛報軍機事。
本月初五日,據該將呈稱:『奉令統領官兵,由曹墩一路訂期夾擊
投誠眾多,亟須彈壓,以防意外,俟撫事稍暇,即便親統官兵會剿
京口官兵一百名已經調回浦城外,其楓嶺營官兵二百名請暫留以資會剿等情本將軍
據此照得鄰寇流突焚劫,擾我殘黎,該將剿撫兼施調度合宜本將軍甚為嘉悅
今據前情,除即飛檄楓嶺營游擊文陞仍將該營官兵二百名暫留崇安,聽該將調遣會剿外,合行
知照
為此票仰該將照依事理立即帶領各營官兵星馳曹墩一路堵擊江、楊二逆;仍須呈報宣義將軍請示會師直搗逆穴。
該將務宜督率官兵奮勇攻殺掃平積寇,以安地方。
平之日,本將軍自當特疏具題優敘,以酬勞績,毋得偷安玩忽,致負委任至意
勉之毋忽!
  康熙十八年十一月初八日
   檄洛陽營游擊趙雲
  為查取沿邊汛防界址等事
案據該將呈繳該營汛地圖內稱:『上自石任起,與惠安馬山鄉接壤其內地大路,則自石船鄉為界,計至洛陽汛一十里』等情本將軍
據此照得查取地圖正要分別各汛管轄,以專責成,以杜日後推卸之弊。
該將等應即會同上下鄰汛各將領明里數,詳定分轄界址會勘的實呈報,方無差誤
頃據惠安營參將魏自祿詳報管轄,自惠邑起至嶺頭下石橋止,自石橋洛陽橋有四里,係洛陽管轄
今據該將呈報管轄,則稱自石船鄉止。
石船鄉至石橋尚有四里之遙,竟未開明係屬營所轄。
該將既定石船鄉為界,何不會同魏參將亦照界址管轄
何故所報互異,以開日後推卸之端,殊屬疏忽!
合行駁查
為此票仰該將照依事理立即查明該營管轄,係以石橋界或石橋鄉為界,星速移會惠安公議明確,仍將山谷鄉村
詳晰開報具文呈覆,以憑稽考
毋得仍前朦混互相推卸,致干查詰未便
速速
  康熙十八年十一月十八日
   檄標左營朱副將
  為稟報事。
惠安營參將魏自祿奉本將軍批據該將詳前事遵行間,續准署提標左營游擊事守備丁世芳手本移,據張治張三呈乞移弔伊妻周氏楊氏母子賞賜領回完聚,併保人李尾一齊釋放等因
卑職未敢擅便理合詳請憲示等情本將軍
  據此照得官兵既經投誠,凡其妻子眷口應給完聚
但查周氏楊氏原在黃崎澳被惠安官兵擒拿,審有口供,係張三、張富之妻,並未供有張治名字
妻供夫名,斷無錯誤
雖稱伊夫係左營舊兵,今左營投回舊兵乃張治張三,並非張富;其名字已不符矣。
再查洛陽營游擊趙雲彙報投誠文內,只有、林三,並無張治張三,其姓氏又屬不符
該備詳文內稱張治張三十月二十三日投見洛陽營,及查洛陽營報文內又十月二十四日、林三投誠到營;其日期先後又復不符
再查該備之詳文內稱等被偽斗宿鎮脅拿下海配船,而洛陽營文內又開偽斗宿中營左翼林光勝帶偽兵林、林勝等投誠是在海為偽兵時,分隸亦復不符
及查惠安營原報內開,據李尾供:楊氏丈夫張三現在海賊王一鵬處做翼將;是偽兵之與偽將尊卑又甚不符
況周
氏、楊氏業經奉督部院批賞有功官兵,因兩婦年逾五十,無兵肯領,故發交投誠看管
今查該備詳文內開張三年三十九歲、張治年四十二歲;則二兵年歲周氏楊氏老壯又復不符
似此種種矛盾,安知張富等前既可托地宄張孝等為冒領出脫,焉知今不又賄囑張治等為冒認希圖領出完聚耶?
該備不即具詳本將軍請示,又不查明前後情節有無確據,乃徑自移文弔取賊眷,殊屬玩忽
今據前情,除將原詳抄粘外,擬合行查。
為此票仰該備照依事理,即查投誠舊兵張治張三,其姓名年歲投誠日期在海之為偽官、偽兵,何以前後供吐詳報互異
若此逐一確查明白,並查周氏楊氏是否的係張三張治之妻,有何確據何以年歲各不相當,此中有無冒認情弊
查明確,該備備具領狀並兵張三張治解赴軍前,以憑查奪
不得玩忽支飭,致冒認奸計得行該備干重未便
速速
  康熙十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檄沿邊各協營
  為透越之禁綦嚴,溷拿之弊宜杜,合亟申飭,以肅法紀,以蘇殘黎事。
照得沿海邊疆奉旨畫界清野所以勾通而遏奸宄,嚴接濟而絕盜糧也。
率土居民自應仰遵功令
詎有一種奸民走險如騖,愍不畏死,越界通販,使逆孽得以苟延
是以本將軍
沿邊汛防官兵晝夜勤加巡緝務使透越絕跡接濟無從久經申禁在案
本將軍咨請督、撫兩院嚴飭力行保甲等事內一款,有拿獲越界之奸,有司審係某甲某戶人氏,將本犯照例治罪保長鄰里眷屬分別從重究處等因,復經兩院轉行司道府聽縣遵行在案
真犯自宜擒解,而善良不容溷拿。
如弁盤獲越界人犯必須有海外貨物並內地出產貨物,在界外地盤獲及夥眾持械拒敵等情然後弁兵之巡拿為有功,奸民始肯俯首服罪
前此各營非無盤獲奸民者,必貨確犯真,道府審實正法,乃為不負巡緝之責。
其有藐法弁目,以巡界為美差,視鄉愚奇貨,輒以透越誣陷
遇有真正接濟奸民遠望官兵棄貨潛逃,而界內獨行之人,反或被執指為奸民希圖詐騙不從則鎖解官府。
及至辯訴昭雪殘黎被害已無窮矣!
合亟嚴飭
為此票仰該副將、將照依事理即便轉飭所屬防邊弁目務要勤慎巡防杜絕接濟
遇有真正奸民私行透越,人貨確實者,立即擒拿通報,以憑批發審究照例正法
敢有貪利賄縱,及因循偷安失察者。
事發之日,亦定行照究處
不許縱容弁兵,將界內行居民,假公捏詞,溷拿詐嚇以致殘黎無辜受害
如有故違,審虛之日,除將詐陷兵目盡法處死外,該管千、把綑責斥革;將備以故縱兵嚇詐之例,飛章參處決不輕貸
取具遵依回報存查
慎之毋忽!
  康熙十八年十二月十四日
   檄原同安副將
  為瀝陳失城緣由等事
本月十六日,准總督部院姚咨開:『准貴將軍咨開:據原署同安城守左營游擊大有同前等情將軍
據此,為照同安一邑逼近廈門逆穴,舊年六月間海逆困陷澄邑之後,遂率夥數萬分同安泉州
當時人心洶洶兵無鬥志,兼以同安彈丸殘破之餘,兵力既單,糧無粒儲,該副將猶欲為以少擊眾之計,率兵出城掩擊詎料城內叛弁施琦等竟爾獻城從逆矣。
斯時斯景,該副將等雖欲捐軀效命保全疆土無如眾心已散,獨力難支,其情似在可原。
及該副將自同往泉,值逆魁劉國軒率夥攻圍郡城,該副將沿途鏖戰屢次立功,又協力同守泉城,俱經塘報題敘在案
續復隨師恢復同安
追論失守之罪,該副將等固屬難辭;然細查當日失守情事,實有可原;及案據同守泉城之功,似猶可贖。
今據該將等援引海澄寬宥之赦,呈請題豁前來相應咨請部院俯念當時兵心已散,糧食匱乏情形與其固守泉城勞績,詳序會題,准其抵贖,庶邊疆將士知所激勸,爭相奮勵將來矣。
察照酌奪,會題施行等因部院
准此,為照同安接壤漳泉對峙逆島,舊年六月海澄陷後,同邑因以孤危
彼時逆數萬,副將馮昭京等出城掩殺,勢難以少擊眾。
又有內叛施琦等開門納賊,則同安淪陷,罪似可原。
至若城守左營游擊大有係屬副將馮昭京調度之員,先時出防
灌口,事急馳援不及,情尤可宥。
後來衝鋒血戰協守泉郡,隨師恢復同安,該副將等均著勞績;錄其功以贖其罪,是亦激勸征剿一端也。
茲准大,除即備移撫院酌奪會題,俟覆到日另移外,相應覆,請煩察施行等因本將軍
准此案據副將等各呈敘失陷同安縣情由業經本將軍達總督部院會題去後,今准前因合行遵照
為此票仰該副將照依事理即便轉行左營游擊大有一體知照可也。
  康熙十八年十二月十九日
   檄福清營游擊李應龍
  為稟報事。
正月初六日,准興化總鎮劉咨開:據該將報稱有奸郭勳八等越界採捕,被招撫人役拿獲,並海魚一小等因
同日,又據該將報同前由各到本將軍
據此照得邊畫界,設兵巡防,正以杜內奸而遏外寇巡緝官兵務必嚴加稽察不許一人偷越
屢經本將軍告誡申嚴不啻穎禿。
據報前項奸民郭勳八等越界採捕,現被招撫人役拿獲
不知該汛目兵所司何事
不能防範於前,復不能緝獲於後,疏略玩忽,莫此為甚
合行提究
為此票仰該將照依事理立將汛防弁兵解軍前,以憑懲究,以儆將來
嚴飭沿邊巡防各弁員多方巡緝,嚴加稽察不得稍有疏略,致干功令。
慎之速速
公元1680年
  康熙十九年正月初九日
   檄本標援剿各營
  為嚴禁賭博,以固兵心,以肅營規事
照得營兵月給一分糧餉,當此米薪騰貴衣食尚慮不充何堪賭博花費
近據各營將領呈報兵丁脫逃甚多,皆因無良之夥,或引誘賭博,或放頭寫糧,以致一經賭輸,日食難度勢必無奈逃亡
此皆該管弁員平日不行覺察約束不嚴所致
合亟嚴禁
為此票仰該將照依事理即便轉飭所轄各弁員嚴加察訪
營中有等不肖兵丁,不遵紀律引誘賭博,及放頭寫糧者,治以軍法
如本弁目稽察不嚴以致營兵賭輸脫逃察出一併重懲;該將以約束不嚴並行參處不貸
  康熙十九年正月二十五日
   檄邵武各營
  為咨訂師期事。
本月初七日,准水師提督萬咨開:『為照逆賊船隻厚集海壇所有進取機宜業經咨商詳晰矣。
本提督的於本月初四日定海出師分兵夾攻務期制勝
但圍頭乃賊艘上下寄泊之澳,所關最為要緊,須實得精陸兵先據其地,安設火砲堵截夾擊,非與他澳虛張聲援可比
茲屆師期,合再咨訂。
為此合咨貴將軍,請煩
察照,迅調施行等因本將軍
  准此案照先准水師提督萬咨開撥發官兵,先於圍頭分布堵擊上下逆艘等因業經本將軍移咨同安鎮,多撥精兵,抬運火砲,著令能將帶領,前赴圍頭附近處所屯營;並檄行該副將俟同安官兵到日,與之相為犄角聲援合力堵剿,仍候示進屯圍頭堵擊逆艘;並經咨會督部院及咨覆水師提督知照外,今准咨訂師期前來;除再飛催同安鎮速撥官兵星赴該汛,會合副將官兵作速進據圍頭去後,合亟行知
為此票仰該副將照依事理立將在汛官兵挑選齊備,俟同安官兵到汛之日,該副將等即會議應留寨汛者嚴飭晝夜用心守寨城,其應帶出戰者該副將親自帶領務要多帶砲火會同安官兵進據圍頭要口屯營相機堵擊逆艘,不許上下往來灣泊
關緊軍機,該副將等務奮勇立功,毋得稍有退縮疏略,自干軍令未便
至於行間一切機宜及賊勢情形,各該將等皆老成歷練務須細加審察酌量地方險易緩急隨機應變會商調撥兵馬夾擊用心聯絡,以保萬全不得偏見膠執
慎之勉之
  康熙十九年二月初八日
   檄漳浦縣
  為懇恩再培縣脈,樹德官民事。
漳浦縣鄉紳林琛、黃性震、陳天遠舉人藍陳略
、陳烠、林登虎、生員黃台佐、蔡邁廣、丘士錞,里民郭、洪正等僉呈稱:『浦邑自昔人文上郡丁糧十城,良以梁峰拱秀,吉水朝宗,自赤檜中流,由雙溪而遶衛縣治,以護城隍,地利居於全盛也。
至戊子年洪水崩陷溪港多岐赤檜雙溪水違故道,本邑由丁糧日減文物衰替
將軍大老爺前任駐節浦邑,檄發梅林保人鳩眾召工修築河堤官民利賴
茲數年以來,水濫雙溪,堤開四潰士民咸受其害。
今欲使吉水仍朝本縣費用浩繁,別召工匠,又多生疏,難以計日報竣。
伏維將軍大老爺恩施浦邑,雞犬桑麻蒙休者數萬戶春秋俎豆戴德數十年。
今值節鉞再臨之日,乃恩波復造之時,彈壓全省,獨切一方
琛等相率匍呈,叩乞痌瘝舊治始終栽植查照往例,仍著附近梅林保人自備芒找、木料工匠竭力堅築。
一保而培一縣地脈相應暫免該保徭役一年,以均勞逸
伏乞行縣示准起工,庶凋殘可起,富盛可期,合邑士民,咸慈恩無既矣』等情本將軍
  據此,為照漳浦城外赤檜雙溪之水,實為該縣治脈絡
向因亂後隄防崩潰,水不朝護城郭,而閭閻日敝,人文之氣中衰
本將軍順治年間援剿駐節該邑,此時城垣倒塌里巷丘墟本將軍相度城垣舊址,檄行有司庀材修築不數月而工竣,人民復集。
因詢及紳衿耆老知水枯涸,乃倡議修導,而該縣之戶口丁糧人文甲第幾復其舊。
經今二十四載矣。
年來海逆播亂,水隄再決。
茲據紳士里民僉呈重修,猶恐工
浩大,請暫免梅林徭役一年,俾該保人就近自備工料修築,以固河隄,以通水等情前來
該縣留心民社造福地方,諒有同心
今據前情合行遵照
為此票仰該縣官吏照依事理即將縣城外赤雙溪水隄,查明原址著令梅林居民自備木料工匠,速行修完固,以全朝宗舊蹟,以阜戶口人文
併將該保徭役暫行酌免一年,以紓民力
此係通邑風水所關,苦工浩大,該保獨力難肩,該縣仍須酌量著令附近保民共相幫助,以勷速成
事關地方利弊,該縣諒應加意,毋為緩視可也。
  康熙十九年二月十二日
   檄游擊何勇
  為飭剿逆孽早靖地方事。
照得江、楊二逆,依山為險,荼毒居民罪不容誅
官兵進剿又復借言就撫,仍肆劫掠,甚至樹旗練兵,逼民入夥
若不乘時撲滅勢必燎原
屢據各協營塘報賊情形,業經本將軍咨會督、撫兩院,並檄行各該營合進剿,務絕根株各在案
本將軍已久悉逆孽狡謀,惟欲速加斧鉞,早靖地方
乃該將等毫無見識,屢聽狡計自為觀望,顧此慮彼。
今日既商進兵明日又稱堵御遷延時日,竟未進剿
既任專郡城守之責,不知所司何事
輒云恐壞撫局,致墮奸計
又云眾寡堪慮,自挫兵威一味畏怯偷安支辭塞責
功令森嚴不能為該將寬也!
茲准宣義將軍
咨開,已親統全師前往邵光各汛,合兵剿賊等因
該將等務星速會合路官兵奮勇爭先協力進剿,以殲賊黨,方稱厥職。
合行飭剿。
為此票仰該將照依先今事理立即星移各協官兵扼要口,剋期並進分頭攻剿務須剪除積寇,早奏膚功,毋得再為觀望因循懈弛,致干軍令
仍將合兵進剿情形不時具報,以憑察奪
慎速慎速!
  康熙十九年四月初四日
   檄隨征總兵
  為飛報克取廈門逆島事。
照得本將軍本月二十七日統領官兵進取廈門逆島,獲勝情形業經具疏題報在案
所有在事大小各官有功職名履歷合行查取,以憑彙冊咨題議敘
為此票仰該總兵照依事理即將當日跟隨本將軍進取廈門逆島所轄大小弁員,果係在事官職履歷,並移知總兵羅士、吳天祿等所轄有功將弁一起彙造履歷功冊,即刻星馳呈送本將軍轅門立等核明彙冊咨部題敘,毋得以事外弁員溷行造入,致干往返駁造遲延未便
火速火速
  康熙十九年四月二十二日
   檄副將郭奇
  為肅清逆巢事。
五月二十七日,據該副將呈稱,有二十九都鄉民報有逆賊餘黨數百,在江西廣信府貴溪縣五十四都居庸何家。
復據五十四都鄉何道行來報,有高招大纛三桿等情,轉呈到本將軍
據此照得逆賊流毒害民遠近地方被害已極。
今江、楊二渠已經悔罪歸誠,其餘黨數百人竄伏廣信貴溪縣之五十四都居庸何地方樹旗屯聚若不亟行剿捕,恐日漸滋蔓貽患地方
今據前情除移咨督、撫兩院江西撫院、督院、提督檄行各該協營迅行剿捕外,合行飭剿。
為此票仰該副將照依事理立即撥發精健官兵前往江閩交界近賊處所堵截隘口
江西官兵剿賊之日,恐有餘奔遯竄入閩地,該副將即嚴督官兵合力夾擊斬殺淨盡,務絕根株,以靖地方,勿令一兔脫貽患將來
副將在地方,務須相機剿御,毋得稍有懈怠,致干功令,大有未便
仍將堵剿情形不時具報查考
毋違速速
  康熙十九年六月初一日
   照會興泉道
  為修葺城垣鼓樓疏通街衢水道,以固金湯,以興文運事
照得泉州一郡形勢甲於天南,人文蔚起,城垣堅固樓閣巋然,誠為海表雄鎮
變亂而後,繼以海逆竊踞地利水道久廢不修以致風俗日益凋敝士民日就蕭條
恢復以來軍興
午,在有司方催夫徵糧,簿書期會不遑,奚暇修復舊觀
本將軍提師剿賊,馬足未停,何自講求遺蹟
茲逆島平定海宇風清,願與士民修廢舉墮,共圖振興
查閱城垣,見堞垛頹壞敵樓傾圮不堪矚目
當此寇孽奔竄之時,若不加修葺,殊非所以重形勢而固根本
氣象頹圮,亦非漸復太平景象
再查城內東、西、南、北四處,原各設有鼓樓
昔人建造,皆按地理,其有關於闔郡風水可知
倒塌者則殘石擁塞通衢破損者則椽瓦不蔽風雨更兼街中水道不通,每遇天雨淤泥壅積竟至水深數尺,舖戶居民,臨流愁歎不特行走不便,亦多重膇疾病之虞。
水道壅遏,則文運不興,所關尤為不小。
本將軍駐節茲土,幸與貴道共事一方,既與斯民掃除寇虐,尤不可不為地方修葺規模
南街鼓樓基址本將軍捐俸,現差員役督修,其樓屋俟另會議修蓋外;至於城垛敵樓街衢水道以及東西鼓樓,亟應乘時次第修蓋疏通,以固金湯,以興文運。
業經面商,合再照知
為此照會貴道,煩為查照,希即檄行該府縣郡城垛堞城上敵樓從長酌議,或應動支何項錢糧,或應動派何縣協助作速興工修理
其城鼓樓水道街衢,亦關係闔郡文運居民風水,仍希貴併行府縣酌議,傳請在城縉紳士夫訂期會集明倫堂以便本將軍親臨公同酌議次第興修,使海疆重地煥然改觀,嗣此人文蔚起,物阜民康,亦不失貴道本將軍撫馭斯邦作興振起至意也。
仍希迅覆施行
  康熙十九年閏八月初五日
   檄邵武副將郭奇
  為酌派汛防以固疆圉事。
本月十七日,准江西提督許咨開:『康熙十九年閏八月,准貴將軍咨開:希即檄行該汛防將領查明,凡係江閩接壤之區、逆賊舊踞老巢務要撥發官兵,防守稽查;俟地方安妥人心稍定,撤回項官兵,則賊藪可蒐,疆圉永固矣。
仍祈將安設過官兵緣由賜覆,以便行營遵照施行等因本提督
准此,為照江閩接壤山深谷邃易於藏奸兩界殘黎,向遭荼毒。
業經會師剿撫地方稍稱寧謐
但恐有鷹眼未化之徒,心懷叵測,所當預為提防
今准台咨,誠為固至計
經行瀘溪縣千總蘇鳳派撥官兵,於鐵牛一帶要路駐劄防御,又經移咨撫建廣總鎮陳酌撥官兵,於江閩接壤雲際火燒各關,相度險要處所分布安設,嚴加防範,以遏盜萌。
逆賊舊踞空巢,仍不時撥發官前去稽察,俟地方寧謐酌量撤回外,庶彼此封疆獲安堵,無非仰藉將軍寧謐之福也。
合就咨覆』等因本將軍
  准此案照先據該副將呈詳前事內稱,轉籲憲恩賜咨江西撫、督、提嚴飭鉛山等處防官,所轄凡有接連界地方,一體安設汛防官兵互相堵御等情,隨經本將軍移咨督、撫部院察照,並咨江西撫、督、提查照,凡經江閩交界接壤之處,務祈撥發官防守
稽查等因去後;續准總督部院覆咨前因業經本將軍檄行該副將知照在案
今准江西提督許咨覆前因,合再行知。
為此票仰該副將照依先今事理,今疆界雲際火燒鐵牛等關,既經江省派撥官兵分布防守,則剿御不患無資,該副將嚴飭汛防要口弁目小心稽察,嚴加提備
稍有警息,即會合鄰省官兵協力撲剿,以固疆圉,以靖地方,毋得稍有懈怠,致干功未便
速速
  康熙十九年九月二十日
   差提弁犯李枝華等
  為差提事。
案據德化縣密稟把總李枝婪贓害民緣由業經本將軍行中軍馬參將會同左營朱游擊、後營劉游擊即將犯弁李枝華案內有名犯證,速拘研審詳報去後
續據該參將呈准該縣移稱,隨即分差嚴拘去後
查李仕一名先經逃走未獲,其餘各犯證住居星散一時難以俱齊。
俟各犯證到齊,另文解送等因詳覆本將軍
據此照得把總李枝出防汛地婪贓害民,既據該縣密稟鑿鑿,則案內有名犯證,該縣即預先嚴拘齊到,移解前來,以憑中馬參將會同逐款研審的實詳報定奪何得又稱李仕在逃未獲,其餘各犯證星散難齊
該縣為一邑之令,申稟汛弁安民起見,其案內犯證皆該縣管轄百姓自應立呼立應,何得星散塞責故意藐玩
豈視本將軍法紀為兒
戲耶!
顯屬藐抗,合行差提。
為此票仰差役照依事理即便前往德化縣著落該縣官吏立將李枝華案內李仕、徐仲範、陳啟泰、鄭顏、陳爾志、郭世良、鄭睹藩、章巽六、謝霓、章賓、張其羽、林士隆郭維采、陳御乾林伯扶、徐修略、王斌全、陳愷雲、許振、許錫袞,並案有名賊犯,各鄉社證佐,星速拘齊,提解前來,以憑發審,詳解定奪
如再遲延抗玩即將該縣經承提究
去差毋得生賄縱,致干查究未便
速速
  康熙十九年九月二十七日
   檄黃副將
  為稟報事。
案據副將呈詳兵丁繼隆往小樟取討其妻財禮,被小舅一篇後夫黃外華於六月十九日殺死在小樟屋後,其屍至晚抬去,放火焚燒等情
隨經本將軍批行副將確查的實,並抄有司供看呈報等因去後
今日久,未據呈覆,草菅兵命,藐玩憲批,殊干法紀!
本應提究經識,姑再飭催
為此票仰該副將照依先今事理立即查明兵丁繼隆被謝一篇、黃外華等殺一案,曾否提拘兇犯
作何審擬究償?
其中有何隱情
白日殺命當晚焚屍地方鄰佑,何無救報?
是何情弊
逐一確查
限文到三日內,據實備晰呈覆,以憑察奪
如再遲玩,即差夜役先將該副將經管識鎖轅門究處,該營將弁定行指參,該副將鈐束不嚴大有未便
速速
  康熙十九年九月二十七日
   檄游擊焦國巡
  為嚴拿事。
照得沿海地方奉旨照舊嚴禁不許寸板透越,屢經本將軍飭行遵照巡緝在案
訪聞惠安所屬外港口,有大膽奸民楊東等擅造有蓬桅船隻,多至四、五十號,名為出海捕魚,實係希圖透越接濟作奸違禁大干法紀
除檄行該汛防將弁查緝外,擬合專差嚴拿
為此票仰該將照依事理即便前往惠安縣所屬沿海一帶地方,查將前項奸民楊東等所造船隻連人盡行拘拿解赴轅門,以憑訊明發落
毋得受私賄縱,致干查究未便
速速
  康熙十九年十月二十九日
   檄行沿海各協營
  為申嚴備御以固邊防事。
照得海逆雖已敗逃,巨魁尚未授首
近據投誠人員口供,並據偵探兵役回報,俱稱逆首劉國軒復聚船八、九十隻,灣泊澎湖
乘此歲暮隆冬希圖侵掠沿海居民等情
查閩省當兵荒之餘,殘黎困苦已極,兼值隆冬歲逼,窮民饑寒切膚,恐有無賴奸棍,煽誘圖利走險勾通逆賊從而知我內地虛實,聚艘侵犯關係
小。
當先提備,庶免臨時周章
合行申嚴備御
為此票仰該副將、將、備照依事理即便嚴飭所轄沿海汛防弁目務要早晚勤慎瞭探,加謹提備,仍知會鄰汛官兵彼此互相聯絡,遇有警息,一面協力夾擊一面飛報各鎮協營發兵應援,並於各要口嚴加巡緝,以杜奸民透越勾通
至於各該營兵丁,尤須選練精壯不得容留老弱充數,及隱佔虛冒以致營伍空虛,難資實用。
再將各該營官兵挑出勇敢慣戰者數百名常川操練,務令技藝精熟,以備有事各該將親自帶領飛馳應援撲剿。
事關邊防大計本將軍雖叨奉特旨復任江南現在候代,然在任一日,當盡一日綢繆
除分差員役前往各處察防外,該協將、將、備各宜殫心備御時常專差精細健兵,密行查訪逆艘動靜,並官兵果否勤慎情形,庶汛防弁目知所儆惕用心提備不敢懈弛
功令森嚴,該協將、將、備等功身命所關,各自愛鼎,毋得玩忽取咎。
仍具遵依報查,毋違速速
  康熙十九年十一月十四日
   檄行建寧康副將
  為恩賜給以骨肉事。
本年十一月十五日,准浙江總督部院李咨前事等因本將軍
准此,除將原文抄黏外,為照出征官兵不許擄掠難民子女;即得自賊營,亦准民開認領,屢奉嚴綸,炳若星日久經通行在案
游擊馬登瀛所捉永嘉縣女妹兒,既
經浙江總督部院批查的確著令伊兄赴浦認領,初則以其所領非親推托,繼以既配為辭,且捏援旗取贖之例,勒索高價
明係執留,故意掯勒,真目無三尺者矣。
本應即行參處,但念該將奉公外出合行飭查
為此票仰該副將照依事理立將前項永嘉縣女妹兒清追出署,專差誠愨的役伴送解赴江總督部院軍前,以憑轉發父母領回完聚
去差仍取領送到批迴呈報查考,毋得因循遲延,致干扶同之咎未便
立速立速!
  康熙十九年十一月十八日
   檄行汀州等營
  為嚴飭探剿,以杜亂萌事。
照得汀州漳浦雲霄詔安往西一帶,皆深山邃谷,夙為宵小亡命藏匿之藪。
際此海逆餘魂尚未盡殄,若內地奸宄肅清外寇無隙可乘
近因沙汰投誠兵丁本將軍訪聞有等無家可歸之眾,皆嘯聚山谷互相煽誘,希圖剽劫
不及時探剿捕勢必漸成滋蔓
恐海逆聞風艤舟侵犯內外勾連騷動地方,所關非小。
合亟飭行探剿。
為此票仰該副將、將照依事理,文到立刻選撥伶俐能幹兵丁十餘名,俱作鄉民打扮分頭前往所轄山間村莊密行探;果否沙汰投誠官兵宵小潛藏哨聚
賊黨有若干,並確查賊首是何姓名現今屯聚巢穴何處,曾否蠢動
逐一查明
一面密速發兵一面具由通報
所差兵役務要著令勿憚跋涉前往深山
查探
不許只以傳聞浮言粉飾回報虛應故事
仍將撥過各兵花名報查,若探不實嗣後起之日,定行按名拿究
際此隆冬歲暮奸宄飢寒逼身易於叢聚為非;該副將、將有地方之責,功名性命所關,尤宜嚴加稽察防範,以杜亂萌
玩忽偷安,致有疏失,定行飛參處決不輕貸
仍先具遵依報查,各無違誤。
速速
  康熙十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檄泉州海防
  為密報事。
本月初九日,據泉州城守參將傅成呈稱:『案奉憲行近因沙汰投誠兵丁無家可歸嘯聚深山互相煽誘,希圖不軌
不及時剿捕,漸成滋蔓貽害地方,所關非小。
仰職即刻選差能幹兵役,扮作鄉民分頭前往所屬各處密行探:嘯聚賊黨有若干,賊首是何姓名現今巢穴何處
五日內密前來,以憑勦捕,以杜亂萌等因
奉此,該卑職密差目兵扮作鄉民四處偵探去後
今於十二月初八日,據差兵王桂等緝到偽總兵吳勝一員、偽綾劄一張圖書一方,並陳福一名到職,隨詢取口供在案
理合解報,聽候憲奪』等情本將軍
  據此事干謀逆,除咨明總督部院外,合行發審並緝。
為此合劄該廳官吏照依事理即將發去吳勝、陳福並綾劄、圖書會同中馬參將左營朱副將泉州城守傅參將
加密審。
除所供之外,有無餘黨,務要研究確實,勿致奸宄漏網,以滋蔓延。
仍先差的當員役協同營員將供內逆犯葉日高、歐用果、呂寬娘、李興立即密擒務獲,勿令兔脫
不得株連無辜貽害地方,均有未便
  康熙十九年十二月初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