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恭报抵台筹办情形摺 (自动笺注)
公元1885年
   恭報抵臺籌辦情形摺(光緒十一年二月十二日)
  奏為恭報微臣抵臺日期、及現在籌辦大概情形、恭摺仰祈聖鑒事。
  竊臣於光緒十一年正月十八日,在泉州行次,當將遵旨渡臺,已於十八日泉州坐長勝小輪船對渡鹿港放洋,行二百餘里遠,陡遇風霧,折回門山外,換平安輪船,駛過澎湖,探往臺灣後山二十一日,至埤南廳起岸緣由,均先後電請總理衙門代奏在案
  臣正月二十四日,自埤南帶隨員孝虞敬儀、敬德王光庭姚興廉、臣長子正儀衛隊百餘名啟程,歷高山生番中,四日始過恆春境,至鳳山縣
沿途接見
武官紳,訪察地利民情
臺灣道劉璈在旂後臺,臣即往詳閱一切
二月初三日,同抵臺灣府城。
率先安平臺,具知歷年苦心果力,慘淡經營
公元1883年
  查臺灣一島懸隔重洋南北袤延一千餘里,周廣約近三千。
濱海口之府、廳、縣,隨地可以登岸
沿岸可以窺城。
非止基隆、滬尾、安平、旂後四通商口岸已也。
洵屬防不勝防
城外平衍,無險可扼,重以積儲糧餉軍火器械關係全臺根本者,莫如臺灣府,距安平口僅十里儻來犯者,船停口外,擊城中岌岌終日
地勢使然
彼寇固利在速攻,以求堅守之地。
我師必利在堅守,再圖速攻之機。
光緒九年內,劉璈稟請分山前自恆春鳳山臺灣之曾文溪南路,自曾文溪嘉義彰化大甲溪中路,自大甲溪新竹淡水宜蘭之蘇澳北路後山花蓮港、成澳、埤南、三條崙至鳳山為後路,臺灣前之澎湖前路
均經福建督撫會商奏定:五路官兵分統聯防,各專責成。
其所一事權、明償罰者,端倪具在
  臣思欲籌守全臺,必先扼重澎湖前路,至臺北北路彰化中路,則又在臺南根本重地
澎湖輔車全臺,犄角廈門,尤為閩洋關鍵,原派該署副將周善初帶營扼守深恐孤注兵單,水陸無從援應,設有疏失,閩臺更危。
必得威重大員鎮守其地,再加深溝固壘、寬備軍糧餉,永壯閩洋聲勢時作臺南北聲援。
湖北督臣程文炳久歷戎行威望夙著,屢奉旨催渡臺。
該提臣一血誠急如星火,以臣愚妄之見,應請旨飭令
提臣程文炳統率部營,暫先渡紮澎湖,督同該協廳嚴密佈置
一面相機策應全臺,有裨大局匪淺。
公元1885年
  劉璈稟請兵輪數號,與澎湖陸師相輔而行,固為全策
然事至今日,購撥均未易速成
臺北北路暖暖街、月眉山大水地方正月十八、十九、二十、二十一等日,法寇以新添重兵分路猛攻
軍力拒戰,亦因病傷過多,槍不敵退守五堵、六堵。
經撫劉銘傳親督紮定,仍即整軍進攻
滬尾雖同時戒嚴,提臣孫開華防守均為周密
公元1884年
  至防援諸軍需用軍火餉械及內地協濟者,臺南購辦大小輪船,並於水陸各要區添設轉運分別妥速解辦。
彰化中路,係興泉渡臺接濟要津,尤為臺南北之樞紐
撫臣劉銘傳、提臣孫開華會委貴州布政使沈應奎總辦糧臺;前浙江溫州鎮總兵鴻源,駐辦防務;籌佈均有條理
所需加兵替防臺南,於萬難抽調之中,已派撥禮、信、義、虎等營次前往扼守
惟是,臺南地遼闊,自去冬至今,更形喫緊
安平國使港、旂后、大沙灣、東港、枋、瑯軿、鵝鑾鼻及布袋觜各口,無日不有兵輪或一二號至四、五號不等往來遊弋,每以巨向岸轟擊,時圖窺竄。
遂致隨處皆有兵臨城下之危。
雖經劉璈分統高登玉、方春發張福勝、張兆連等扼要嚴防支持甚力,近日寇又搜擾後山埤南、花蓮港、成廣澳一帶,即臺南前後附近之小琉球紅頭
火燒嶼各小澳,我軍勢難分守之處,亦有法船停逼民居,並聲言派兵竊據無非阻截海運大肆狙謀,均為眉睫之患。
  臣現與劉璈等切籌防守事宜一面催候臣部以重貲覓船,相機整散暗渡。
仰託朝廷威福,如迅得穩渡及半,隨時訓練,先率前進,遇何路有緊,即往何路救援,斷不敢坐失機宜,亦不敢輕躁僨事,致負高厚生成
  除先電奏外,所有微臣抵臺日期現在籌辦大概情形理合繕摺由驛馳陳乞伏皇太后皇上聖鑒訓示
謹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