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和 zh.wikisource.org
卷九十七 (自动笺注)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
 第九十七卷目錄
 蓮部藝文五〈詞〉
  如夢令          宋李清照
  相見歡            張鎡
  相見歡           向子諲
  調笑             秦觀
  昭君怨            張鎡
  浣溪沙            蘇軾
  菩薩蠻           陳與義
  采桑子           晏幾道
  南鄉子           歐陽修
  鷓鴣天           葉夢得
  虞美人            秦觀
  鵲橋仙           趙彥端
  河傳採蓮〉         柳永
  踏莎行            賀鑄
  荷花媚            蘇軾
  臨江仙            蘇庠
  蝶戀花            宋祁
  蝶戀花           晏幾道
  蝶戀花            蔣捷
  蝶戀花三首〉       歐陽修
  漁家傲八首〉        前人
  漁家傲           晏幾道
  側犯            周美成
  祝英臺近          高觀國
  新荷葉            趙抃
  新荷葉           鄭斗煥
  洞仙歌           劉光祖
  洞仙歌           康與之
  惜紅衣            姜夔
  紅情             張炎
  綠蓋舞風輕〈白蓮〉      周密
  念奴嬌吳興荷花〉      姜夔
  念奴嬌荷花〉        僧揮
  水龍吟白蓮〉       王沂孫
  水龍吟白蓮〉        張炎
  水龍吟白蓮〉       李居仁
  水龍吟白蓮〉       王易簡
  水龍吟白蓮〉       呂同老
  水龍吟白蓮〉       練恕可
  水龍吟白蓮〉       趙汝訥
  水龍吟白蓮〉        唐玨
  憶舊遊           趙以夫
  法曲獻仙音史元叟依綠莊賞荷張炎
  綠意荷葉〉         闕名
  沁園春           劉辰翁
  點絳脣          金王茂孫
  鷓鴣天           蔡松年
  驀山溪            趙可
  太常引          元許有壬
  摸魚兒            張翥
  浪淘沙〈賞芙蓉〉     明吳遵巖
  鷓鴣天芙蓉〉       文徵明
  踏莎行〈小瓶荷花〉     吳遵
  臨江仙荷花二首〉     吳子孝
  滿庭芳荷花〉        劉基
 蓮部選
 蓮部紀事
草木典第九十七卷
蓮部藝文〈詞〉
如夢令·李清照
常記溪亭日暮沈醉不知歸路,興盡欲回舟,誤入處。
爭渡,爭渡,驚起一行鷗鷺
相見歡》張鎡
曉來閒立回塘
一襟香。
玉颭雲鬆風外數枝涼。
相並渾如私語惱人腸。
飛去方知白鷺在花旁。
相見歡》向子諲
亭亭水芙蓉翠圍中又是一年風露相逢
天機畔雲,錦亂思無窮路隔銀河猶解訴西風
調笑秦觀
柳岸水清淺。
笑折荷花女伴盈盈日照新妝面。
水調空傳幽怨扁舟日暮笑聲遠。
對此令人腸斷
昭君怨張鎡
月在碧虛中住,人向亂中去,花氣風涼滿船香。
雲被歌聲搖動,酒被詩情掇送,醉裡臥花心擁紅衾
浣溪沙蘇軾
四面垂楊十里,問云何處最花多畫樓南畔陽和
天氣乍涼人寂寞光陰須得酒消磨,且來花裡笙歌
菩薩蠻陳與義
南軒面對芙蓉浦。
宜風宜月還宜雨。
紅少多時簾前光景奇。
繩床烏木几,盡日繁香裡。
睡起一篇新,與花為主人。
采桑子晏幾道
湘妃浦口蓮開盡,昨夜紅稀
懶過前溪閒艤扁舟鴈飛
去年謝女池邊醉,晚雨霏微
記得歸時,旋折新荷舞衣
南鄉子歐陽修
雨後斜陽
細細風來細細香。
風定波平花映水,休藏。
照出輕盈半面妝
路隔秋江
蓮子深深翠房
意在蓮心無問處,難忘
淚裛紅腮不記行。
鷓鴣天葉夢得
曉日初開露未晞夕陽輕散雨還微。
暗搖錦霧游儵戲,斜映紅雲屬玉飛
脈脈,恨依依
河邊空見棹船歸。
何人解舞新聲曲,一試纖腰六尺圍。
虞美人秦觀
行行信馬橫塘畔,煙水平岸
綠荷多少陽中,知為阿誰,凝恨背西風
紅妝艇子何處,蕩槳偷相顧
鴛鴦驚起無愁柳外一雙,飛去卻回頭。
鵲橋仙趙彥端
上,無塵無暑,灔灔一池秋。
淨綠寶蓋碧瓊竿翠,浪裡重重月影
一家姊妹兩般裝,束濃淡施朱傅粉
夜深風入覺,微寒問誰在,牙床酒醒
河傳採蓮柳永
淮岸漸晚,圓荷向背芙蓉深淺
仙娥畫舸露,影紅芳交亂難分花與面。
采多乍覺輕,舸滿呼歸伴,急槳煙村遠,隱隱棹歌
漸被蒹葭遮,斷曲終人不見
踏莎行賀鑄
楊柳回塘鴛鴦別浦綠萍漲斷蓮舟路。
定無蜂蝶慕幽香,紅衣脫盡芳心苦。
返照迎潮行雲帶雨依依似與騷人語。
當年不肯東風無端卻被秋風誤。
荷花媚》蘇軾
霞苞露荷碧,天然別是風流標格重重青蓋下。
千嬌照水好,紅紅白白
悵望明月清風,夜甚低迷不語,妖邪無力終,須放船兒去。
清香深處住,看伊顏色。
臨江仙蘇庠
獵獵風蒲初暑過,蕭然庭戶秋清
野航渡口煙橫晚山千萬疊,別鶴兩三聲。
秋水芙蕖聊盪槳,一樽同破愁城。
蓼花灘上白鷗,暮雲連極浦急雨長汀
蝶戀花宋祁
雨過蒲桃新漲綠,蒼玉盤傾,墮碎珠千斛
擁前紅簇簇,溫泉初試真妃浴。
驛使南來丹荔熟,故剪輕綃一色時服
嬌汗易晞凝醉玉清涼不用香綿撲。
蝶戀花晏幾道
妖艷蓮生別浦紅臉青腰舊識凌波女。
照影弄妝嬌欲語,西風豈是繁華主。
可恨良辰,天不與纔過斜陽,又值黃昏雨。
朝落暮開空自許,竟無人知心苦。
蝶戀花蔣捷
我愛荷花花最軟。
錦拶雲挨,朵朵嬌如顫。
一陣微風來自遠。
紅低欲蘸涼波淺。
莫是羊家張靜婉
抱月飄煙,舞得腰肢倦。
偷把翠羅香被展。
無眠卻又翻轉
蝶戀花歐陽修
越女採蓮水畔窄袖輕羅,暗露雙金釧。
照影花花似面,芳心只共絲爭亂。
鸂𪆟灘頭風浪晚霧煙昏不見來時伴。
隱隱歌聲歸棹遠,離愁引著江南岸。
一曲天香粉膩蓮子心中,自有深深意。
薏密蓮深秋正媚,將花寄恨無人會。
橋上少年,橋下水小棹歸時,不許牽紅袂。
浪濺心圓又碎,無端欲墮相思淚。
水浸天風皺浪,縹緲仙舟,只似秋江上
和露採蓮一餉看花卻是啼妝樣。
折得蓮莖,絲未放蓮斷絲牽,特地惆悵
歸棹莫愁蕩漾江頭有箇人相望。
漁家傲前人
荷葉田田青照水,孤舟挽在花陰底,昨夜蕭疏微雨墜。
愁不寐,朝來又覺西風起。
雨擺風搖金蕊碎,合歡枝上香房翠。
蓮子與人長廝類。
好意年年在中心裏
為愛蓮房一柄,雙苞雙雙紅影,雨勢不來風色定。
池水靜,仙郎綵女鸞鏡
有容華君不省,花今恩愛猶相並
花卻有情人薄倖。
耿耿,因花又染相思病
有清風花有露,葉籠花罩鴛鴦侶白錦頂絲紅錦羽。
蓮女妒,驚飛不許長相聚。
日腳沉紅天色暮,清涼傘上微微雨
早是水寒宿處
須回步,枉教雨裡分飛去。
妾本錢塘蘇小妹芙蓉共門相對昨日為逢青傘蓋。
不採,今朝斗凋零煞。
愁倚畫樓無計奈,亂紅飄秋塘外。
料得明年秋色在。
可愛其如鏡裡花顏改。
花底忽聞敲兩槳逡巡女伴來尋訪,酒盞旋將荷葉當。
蓮舟蕩,時時盞裡生紅浪。
花氣酒香清廝釀,花腮酒面相向
醉倚綠陰一餉
驚起望,船頭閣在沙灘上。
葉重如將青玉亞,花輕疑是紅綃掛,顏色新香脫灑
長價牡丹怎得王者
雨筆露箋勻彩畫,日風炭薰蘭麝
天與多情一把
誰廝惹,千條萬縷縈心下。
幽鷺漫來窺品格雙魚解傳消息,綠柄嫩香頻採摘
心似織,條條不斷牽役
珠淚和清露滴羅衣染盡秋江色
對面不言脈脈
煙水隔,無人說似長相憶。
楚國細腰元是瘦,文君膩臉誰描就,日夜鼓聲箭漏
昏復晝,紅顏豈得如舊
醉折嫩房紅蕊嗅,夭絲不斷香透
卻傍小闌凝望久。
風滿袖,西池月上人歸後。
漁家傲晏幾道
粉筆丹青描未得,金鍼綵線功難敵,誰傍暗叢輕採摘
淅淅船頭觸散雙鸂𪆟。
雨染成天水質朝陽烘出胭脂色。
又落又開人共惜。
風逼盤中已見新蓮菂
側犯周美成
霞霽雨,小蓮出水紅妝靚。
風定
看步襪江妃照明鏡。
螢度暗草,秉燭花徑
人靜。
艷質追涼槐影
金環皓腕雪藕泉瑩
誰念省。
滿身猶是荀令
見說胡姬酒壚寂靜
煙鎖漠漠藻池苔井
祝英臺近高觀國
紅妝翻翠,蓋花影南浦波面澄霞,採香去。
有人水濺湘裙相招晚醉正月上涼生風露。
凝佇別後,歌斷雲閒,嬌姿無語
魂夢西風端的,此心苦遙想,芳臉輕顰凌波微步,鎮輸與沙邊鷗鷺
新荷葉趙抃
雨過回塘圓,嫩綠新抽越女
輕盈畫,橈穩泛蘭舟。
波光艷,粉紅相間脈脈嬌羞菱歌隱隱漸遙依約凝眸
堤上郎心,波間妝影遲留不覺歸。
時暮天碧,襯蟾鉤風蟬,噪晚餘霞,映幾點沙鷗漁笛不到有人獨倚危樓
新荷葉鄭斗煥
乳鴨池塘晴,波漾綠粼粼宿,根香夏來生意還新。
鈿花貼,翠蚨錢小相間,萍星一番雨過一番暗展圓青。
魚戲龜遊看來猶未勝情,因憶年。
垂釣曾約輕盈玉人何處關情,是半捲芳心,簾風一鴛鴦催起歌聲
洞仙歌劉光祖
風收暑,小池塘荷淨
獨倚胡床酒初醒。
徘徊時有香氣吹來,雲藻亂,葉底遊魚動影
空擎承露蓋,不見冰容惆悵明妝鸞鏡
後夜月涼時,月淡花低幽夢覺欲憑誰省。
應記臨流憑闌干,便遙想江南紅酣千頃
洞仙歌康與之
若耶溪路。
岸花無數
欲斂嬌紅向人語。
綠荷相倚恨,回首西風,波淼淼三十六陂煙雨
新妝照水汀渚生香,不嫁東風被誰誤。
踟躕騷客意,千里綿緜仙浪何處凌波微步
南浦潮生畫橈歸,正月風清斷腸凝佇
《惜紅衣姜夔
枕簟邀涼琴書換日睡。
無力細灑,冰泉并刀破甘碧。
牆頭喚酒誰訊問城南詩客岑寂,高樹晚蟬說,西風消息
虹梁水陌魚浪吹,香紅衣半狼藉維舟試望故國,渺天北可惜
邊沙,外不共美人遊,曆問甚,時同三十六陂秋色
紅情張炎
無邊香色記,涉江自採錦,亭雲剪剪紅衣
學舞波
心舊,曾識一見依然自語流水
遠幾回空憶動,倒影取次窺,妝玉潤露痕濕。
閒立翠,屏側愛向人弄,芳背酣斜日料應太液三十六宮土花碧清
凌風更爽,正無數滿汀,如昔泛片葉,煙波裡臥橫紫笛
綠蓋舞風輕白蓮周密
玉立新妝翠蓋亭亭凌波步秋,漪真色生香
明璫淡月舞袖斜倚耿耿芳心,奈千縷晴絲縈,繫恨開遲,不嫁,東風顰怨嬌蕊。
花底謾卜,幽期素手採珠,房粉豔初,洗雨濕鉛腮,碧雲深暗聚,軟綃清淚,尋蓮楚江遠,相思誰寄棹歌,回衣露滿身花氣
念奴嬌吳興荷花姜夔
鬧紅一舸記年時、長與鴛鴦為侶三十六陂人未到,水佩風裳無數
翠葉吹涼,玉容銷酒,更灑菰蒲雨。
嫣然搖動冷香飛上詩句
日暮青蓋亭亭情人不見爭忍凌波去。
只恐舞衣寒易落,愁入西風南浦高柳垂陰,老魚吹浪,留我花間住。
田田多少,幾回沙際歸路
念奴嬌荷花僧揮
楓葉下,乍湖光清淺生商素,西帝宸遊翠蓋,擁出三千宮女
絳綵嬌春,鉛華掩晝,占斷鴛鴦浦
歌聲搖曳,浣紗人在何處
應笑桂蕊一枝廣寒宮殿,冷落愁苦
雪艷冰肌澹泊,偷把臙脂勻注,媚臉籠霞,芳心泣露不肯為雲雨。
波影裡,為誰長恁凝佇
水龍吟白蓮王沂孫〈一作周密
素鸞飛下青冥舞衣半惹涼雲碎。
藍田種玉綠房迎曉,一奩秋意
擎露盤深,憶君涼夜,暗傾鉛水,想鴛鴦正結,梨雲好夢西風冷,還驚起
應是瓊仙會,倚涼飆碧簪斜墜。
輕妝鬥白,明璫照影紅衣羞避。
霽月三更粉香千點靜聞十里
湘絃,奏徹冰綃偷剪,聚相思淚。
水龍吟白蓮張炎
仙人掌芙蓉涓涓猶滴金盤露。
輕妝照水,纖裳玉立飄颻似舞。
幾度消凝,滿湖煙月,一汀鷗鷺,記小舟夜悄波明香遠,渾不見,花開處。
應是浣紗人妒,褪紅衣,被誰輕誤。
閒情雅澹,冶姿清潤,憑嬌待語。
隔浦相逢偶然傾蓋,似傳心素。
湘皋,珮解綠雲十里,卷西風去。
水龍吟白蓮李居仁
蕊仙群擁宸遊素肌似怯波心冷。
霜裳縞夜冰壺凝露紅塵洗盡。
弄玉輕盈飛瓊綽約淡妝臨鏡,更多情一片,碧雲不捲,籠嬌面,回清影
菱唱數聲乍聽,載名娃,藕絲縈艇。
鷗沙鷺,夜來同夢,曉風吹醒。
酒暈全消,粉痕微漬,色明香瑩。
問此花,曷貯瑤池應未,許繁紅並。
〈按結句與調稍異〉
水龍吟白蓮王易簡
翠裳微護冰肌夜深暗濕瑤臺露。
芳容淡泞風神蕭散凌波晚步
西子殘妝,環兒初起,未須勻注,看明璫素襪相逢憔悴當應被,薰風誤。
十里雲愁雪妒,抱凄涼,盼嬌無語
當時姊妹朱顏褪酒,紅衣按舞
別浦重尋,舊盟惟有一行鷗鷺
玉顏月曉盈盈冷豔,洗人間暑。
水龍吟白蓮呂同老
冰肌不污天真曉來玉立瑤池裡。
亭亭翠蓋盈盈素靨,時妝淨洗
太液波翻霓裳舞罷,斷魂流水,甚依然舊日濃香淡粉,花不似,人憔悴
欲喚凌波仙子,泛扁舟浩波千里
只愁回首冰奩半掩明璫亂墜。
月影凄迷露華零落,小欄誰倚。
共芳盟,猶有雙棲雪鷺夜寒驚起
水龍吟白蓮練恕可
素姬初宴瑤池珮環落雲深處
分香華井,洗妝湘渚天姿淡泞
碧蓋吹涼,玉冠迎曉,盈盈笑語記當時乍識,江明夜靜,只愁被,嬋娟誤。
幾點沙邊飛鷺,舊盟寒,遠迷煙雨。
相思未盡,纖羅曳水,清鉛泣露
玉鏡臺空,銀瓶綆絕,斷魂何許
今宵,試採中流一葉,共凌波去。
水龍吟白蓮汝訥
露華洗盡凡妝,玉妃來侍瑤池宴。
風裳水珮冰肌雪豔清涼不汗。
解語情多,凌波步穩,酒容消散,想溫泉浴罷,天然真態,渾疑是,宮妝淺。
暗想凄愁別岸粉痕消,香腮凝腕。
雲空水冷此情誰許,鷺知鷗見。
羽扇微搖翠帷低擁,清涼亭院。
夜深月上欄干更邀,取姮娥伴。
〈按結句與調稍異〉
水龍吟白蓮唐玨
淡妝人更嬋娟,晚奩淨洗鉛華膩。
泠泠月色蕭蕭風度嬌紅欲避。
太液池空霓裳舞倦,不堪重記,歎冰魂猶在,翠輿難駐,玉簪為,誰輕墜。
別有凌空一葉,泛清寒素波千里
珠房淚濕明璫恨遠,舊遊夢裡。
羽扇生秋,瓊樓不夜,尚遺仙意。
香雲,易散綃衣半脫露涼如水
《憶舊遊》趙以夫
紅蕖影裡,冉冉斜陽十里沙平喚起江湖夢。
沙鷗住處細說前盟水鄉六月暑寒玉散青冰老去
心情也,將醉眼鎮為花青
亭亭明鏡似月華清
人在秋,庭照銀河落想
粉香濕露恩澤初,承十洲縹緲何許風,引綵舟行尚憶得,西施餘情裊裊煙水汀。
法曲獻仙音史元叟依綠莊賞荷張炎
花最盛西湖,曾泛煙,艇鬧紅深處。
秦箏斷橋夜飲鴛鴦水,宿不知寒,如今翻被驚醒
時事都倦,省欄干來,此閒憑是誰,分得機雲
恍疑晝錦想,當年飛燕皺裙時,舞盤微墮珠粉
軟波不剪素,練靜碧盈盈,移下秋影醉,裡玉書
難認脫巾,露髮飄然,乘興一葉,愁香天風冷。
綠意荷葉闕名
碧圓自潔,向淺洲遠亭亭清絕猶有,遺簪不展秋。
心能卷幾,多炎熱鴛鴦密語傾蓋且莫與浣紗人說。
怨歌,忽斷花風碎,卻翠雲千疊
回首當年漢,舞怕飛去謾皺,留仙裙戀戀青衫猶染枯,香還笑鬢絲,飄雪盤心清。
露如鉛水,又一夜西風,聽折喜淨,看匹練秋光倒瀉半湖明月
沁園春劉辰翁
淺碧芙蓉素艷亭亭
前身阿嬌,記湘浦露冷,酥容倍潔華,清水滑酒暈,全消瑤剪,豐肌雲翻碎。
白羽鮮明,時自搖風流,處是古幽韻時度鮮颷
瓊姿璧月清,標對千朵嬋娟,傾翠瓢況水晶
臺榭低迷淨,淥冰霜詞調隱約輕,橈細認金,房種奇孕秀,已覺青衿素腰
西風晚看,花開十丈玉井非遙。
點絳唇·王茂孫
折斷煙痕,翠蓬初離鴛鴦浦
玉纖相妒。
翻被專房誤。
乍脫青衣,猶著輕羅護。
多情處。
芳心一縷
都為相思苦。
鷓鴣天蔡松年
秀樾橫塘十里香,水光晚色年芳
燕支雪瘦薰沈水翡翠盤高走夜光
山黛遠,月波長,暮雲秋影照瀟湘
醉魂逐凌波夢,分付西風此夜涼。
驀山溪趙可
雲房西下,天共滄波遠。
走馬狂遊,正芙蓉平鋪鏡面
浮空欄檻,招我倒芳尊看花醉,把花歸,扶路青香滿。
水楓舊曲,應逐歌塵散,時節新涼,料開遍、橫湖清淺。
冰姿好在莫道總無情,殘月下,曉風前,有恨何人見。
太常引》·許有壬
幽人早起池亭,初日照娉婷風蓋露珠,傾又勝似前,時雨聲。
水沈香裡錦雲深處雙檜插天青,一葉釣舟輕似野,渡無人自橫。
摸魚兒張翥
西湖舊家兒女香魂還又連理
多情欲賦雙蕖怨,閒卻滿奩秋意
旖旎,愛照影紅妝一樣梳洗
王孫正擬,喚翠袖輕歌玉箏低按,涼夜花醉
鴛鴦浦凄斷凌波夢裡,空憐心苦絲脆
吳娃小艇應偷採一。
綠萍猶碎君。
試記還,怕是西風吹,作行雲起闌。
干漫倚待載酒重來尋,芳已晚餘,恨渺煙水
浪淘沙〈賞芙蓉·吳遵巖
美酒斗十千,更對花前芳樽
放手,中閒起舞,酬花花不語,似解人憐。
不醉莫言還,請看枝間已飄零
一片嬋娟花落明年猶自好,可惜朱顏
鷓鴣天芙蓉文徵明
雨凝洗玉翹。
幽芳偏向曲池坳。
錦城月落常在仙掌風微未消
桂楫,倚蘭橈
涉江無那美人遙。
自家閒淡堪遲暮,不逐東風一樣飄。
踏莎行〈小瓶荷花吳遵
繡幕堪圖,玉壺宜貯,尤須華館深深處。
瓷罌甕牖小茆齋,如何留得傾城住。
雕飾都刊,天然態度真成君子賓主
閒心幽韻相看東湖不憶來時路。
臨江仙荷花吳子孝
江上相逢煙漠漠沙禽兩兩鳴秋。
紅妝照影知羞
凌波羅襪小,微見玉搔頭
露濕仙姿塵不染,水晶宮裡神留。
江南江北增愁
弄珠碧落不上洞庭舟。
寂寞小池涼雨後,美人團扇知秋。
玉容紅沁時羞
倚風解珮,映水怕抬頭
隔浦天香裊裊多情欲去還留。
月明波冷不勝愁。
采芳何處唱,試聽木蘭舟
滿庭芳荷花劉基
楊柳煙消梨花雲散,瑤臺別是風光
翠霞深處,誰舞白霓裳。
三十六宮清曉鳳綃擁、紅粉成行
珠簾外,風翻瑞葆、驚起鴛鴦
含情悵望衾寒鄂渚被冷瀟湘
凌波塵襪,不度銀潢
只恐青蛾嬌妒相將伴、葦白芹黃。
凄涼也,一天墜露明月池塘
部選
楚屈原離騷製芰以為衣兮,集芙蓉以為裳。
九歌:搴芙蓉木末
〈又〉築室水中,葺之兮荷蓋
〈又〉芷葺荷屋
〈又〉荷衣蕙帶儵而來兮忽而逝。
宋玉九辨被荷裯晏晏兮,然潢洋不可帶。
招魂坐堂伏,檻臨曲池些,芙蓉始發,雜芰荷些。
漢王褒九懷,援芙蓉兮為蓋。
劉向九歎芙蓉蓋而蔆華車兮,紫貝闕而玉堂
司馬相如上林賦:咀嚼蔆藕
子虛賦:其卑濕,則生蓮菰蘆
王逸魯靈光殿賦:圜淵方井反植,荷蕖發秀吐榮,䓿萏紛披綠,房紫菂垂珠
晉郭璞江賦鱗被菱荷攢,布水蓏翹莖,瀵蕊濯款散裹流,光潛映景炎露火。
孫楚蓮花賦:有自然之麗,草育靈沼之清。
結根係於重壤,森蔓延以騰邁。
爾乃紅花電發暉,光煜煜仰耀朝霞
俯照綠水潛緗,房之奧密兮。
珍藕之甘,腴攢聚星列纖羅相扶微,若元黎披幽夜粲,若鄧林鵷雛
潘岳蓮花賦:偉元澤之普衍嘉,植物之並敷。
遊莫美於春臺,華莫盛於芙蕖
於是惠風動,沖氣和眄清池,玩蓮花綠葉,挺纖柯結綠
房列紅葩,仰含清液,俯濯素波
修柯婀娜柔條苒弱流風轉迴,波微激其望之也。
煜若皦日燭,崑山其即之也,晃若盈尺映藍田
芙蓉賦:蔭蘭池之豐,沼育沃野之上,腴課眾榮而比觀。
卓犖獨殊,押臘雲布窟,吒星羅光擬,燭龍色奪,朝霞丹煇,拂紅飛鬚垂的斐。
赩赫散,煥熠爚流芳
采風靡雲,旋布濩磊落蔓衍天閑發,清揚增媚,潤白玉而加鮮。
潘尼芙蓉賦:或擢莖以高立,似彫輦之翠蓋
或委波而布體,擬連璧攢會
齊張融海賦:明移玉清蓮代金。
梁昭明太子芙蓉賦:色兼列彩,體繁眾號初榮夏芬晚花秋曜興澤
陂之徽章結,江南之流調。
沈約郊居賦:紫蓮發紅曉舒,輕風微動,其芳襲予。
古詩涉江芙蓉蘭澤芳草采之,欲遺誰所思遠道
魏曹植詩:朱華綠池
宋謝朓詩:紅蓮搖弱
〈又〉藕折輕絲
梁庾肩吾詩:綠荷綺葉
陳徐陵詩:開水殿香。
北周庾信詩:初蓮開細房
〈又〉蓮花類洗杯。
〈又〉蓮開倒垂
隋薛道衡詩:荷心宜露泫。
殷黃詩:藕絲牽作縷。
唐上官儀詩:密樹風煙積,迴塘荷芰新。
〈又〉荷銷露香
趙冬曦詩:夏近未舒蓮。
徐彥伯詩:折藕絲能脆,開花葉正圓。
張九齡詩:荷葉幽渚芳華信在茲。
王維詩:紅蓮故衣
孟浩然詩:風送香氣
李白詩:素手芙蓉,虛步躡太清
〈又〉荷花嬌欲語。
〈又〉芙蓉老秋霜。
杜甫詩:全紅開似鏡,半綠卷如杯。
〈又〉城晚雲霧亭深芰荷
〈又〉公子調冰水佳人藕絲
〈又〉江蓮白羽
〈又〉紅膩小池蓮。
〈又〉荷淨納涼時。
〈又〉棹拂珠碎卻圓。
〈又〉點溪荷葉青錢
〈又〉露冷蓮房粉紅
〈又〉並蔕芙蓉本自雙。
〈又〉雨裛紅蕖冉冉香。
〈又〉青春波浪芙蓉園
李嘉祐詩:向日荷新卷。
李正封詩:池蓮秋房
王灣詩:盛香蓮近拆。
劉禹錫詩:白蓮出水
柳宗元詩:䓿萏溢嘉色。
韋應物詩:曉露洗紅蓮
韓愈詩:蜂蟬碎錦纈,綠池披䓿萏。
〈又〉曲江荷花十里江湖生目思莫緘。
孟郊詩:荷折碧圓傾。
李賀詩:露濕花缺根澀
白居易詩:雇人栽䓿萏,買石造潺湲
〈又〉冷碧新秋水,殘紅半破蓮。
〈又〉霜潔白蓮香。
〈又〉紅芳照水
〈又〉荷新鈿扇圓。
〈又〉暖踏泥中
〈又〉味苦蓮心小。
〈又〉秋芳初結芙蓉
〈又〉浪搖花影白蓮池
元稹詩:晚荷展卷,早蟬遽蕭嘹
溫庭筠詩:採蓮蓮有子。
〈又〉皎鏡方塘䓿萏秋。
鄭谷詩:荷密連池綠。
〈又〉露荷自任
來鵬詩:一夜綠荷霜剪破,賺他秋雨不成珠。
〈又〉穿平地荷葉
王適詩:湛湛江水見底清,荷花蓮子傍江生。
曹鄴詩:蓮子房房嫩。
錢珝詩:晚荷人不折,留取秋香
方干詩:新荷露壓傾。
〈又〉池塘月撼芙蕖浪。
許渾詩:荷香雨聲
陸龜蒙詩:水國煙鄉芰荷
朱慶餘詩:秋水
吳融詩:白波無際紅蕖
杜荀鶴詩:年年越溪上,相憶芙蓉
〈又〉看引秋泉藕花
韋莊詩:一片野風蓮萼香。
韓偓詩:卷荷忽被微風觸,瀉下清香露一杯
碧衣女子詩:玲瓏玉。
宋錢惟演詩:水風猶獵敗荷香。
韓琦詩:濃妝照檻秋蓮合
楊億詩:急雨前軒池荷相對翻。
趙抃詩:江瀆荷花似錦,且同歸採蓮舟。
文彥博詩:為愛霜瑩寬白簡,得隨津閣看紅蓮
梅堯臣詩:嘉蓮如笑迎,照水丹腮
〈又〉高城湖光面面紅蕖
〈又〉西風滿眼秋蕖
劉敞詩:交陰擢秀,並葉爛齊芳。
〈又〉香清宿醉濃艷破狂愁。
王安石詩:荷氣馥初潦。
〈又〉荷葉相依蓋陰
蘇軾詩:永懷江陽叟,種藕春滿湖。
〈又〉背風翻白蓮腮雨腿紅。
〈又〉風靜芙蕖
〈又〉新荷晚涼
〈又〉荷花開風露香
〈又〉半脫蓮房露壓欹。
宋祁詩:自是天姿不污著,水深泥濁奈君何。
秦觀詩:斜吹疏雨秋江霜風暗引芙蕖香。
黃庭堅詩:欲煩春筍手,聊為剝蓮蓬
孫覿詩:蓮房百子
陶弼詩:綠房翠子暗相失,紅藕白絲空自纏。
高翥詩:膩玉肌膚碧玉房,纍纍波面紅妝
范成大詩:吳鏤冰寒。
楊萬里詩:水初凝雪一梢
陸游詩:颭颭荷盤露欲傾。
虞可齋詩:芰荷風起清秋
雲隱詩:刺分玉蛹堆盤脆,嚼破冰繞齒涼。
金蔡珪詩:荷鈿小小半溪香。
劉昂霄詩:何物遊人微風池荷
王磵詩:日映荷花晚更紅。
元好問詩:長白山繡江水,展放荷花三十里。
王元粹詩:風動綠荷香滿溪。
宇文虛中迴文詩青圓點水
元張翥詩:虹影連蜷山外雨,香澹蕩晚來風
馬祖常詩:綠愛荷盤夏剪衣。
李孝光詩:樹湧中流碧,蓮生隔浦香。
〈又〉兩行雲樹遠近十里荷花白紅
郭鈺詩:湖水浸秋藕花白。
王逢詩:水涼風一池
顧瑛詩:蓮花池畔暑風涼
明丁明登詩:輕霜約水淡無痕,竹裡芙蓉意態新。
蓮部紀事
《說苑》穆公,有臣曰:朱厲附事,穆公不見,識焉冬處於山林,食杼栗
夏處洲澤,食菱藕
穆公以難死,朱厲附將往死之,其友曰:子事君而不見,識焉今君難吾子
死之意者,其不可乎。
朱厲附曰:始我以為君不吾知也。
今君死而我不死,是果不知我也。
吾將死之以激天下,不知其臣者,遂往死之。
酉陽雜俎霍光園中,鑿大池植五色睡蓮鴛鴦三十六對,望之,爛若披錦
西京雜記卓文君,臉際常若芙蓉
公元1年
三輔黃圖昭帝元始元年,穿琳池千步池南桂臺望遠,東引太液之水,池中分枝
一莖四葉,狀如駢,蓋日照則葉低,蔭根。
莖若葵之衛足,名曰低光荷
如元珠,可以飾佩花葉難萎,芬馥之氣,徹十餘里。
食之,令人口氣常香。
益脈治病宮人貴之,每遊燕出入,必皆含嚼
或剪以為衣,或折以障日以為戲弄
公元192年
拾遺記靈帝初平三年,游於西園,起裸游館千間采綠苔而被階。
渠水以繞,砌周流澄澈,乘小舟以游漾
使宮人乘之選玉色輕體者以執篙楫搖漾,於渠中,其水清澄,以盛暑之時,使舟覆沒。
宮人玉色者,又奏招商之歌,以來涼氣也。
歌曰:涼風起兮日照,渠青荷晝偃
夜舒惟日不足樂,有餘清絲流管歌玉鳧
千年萬歲喜,難踰渠中植蓮,大如蓋一丈南國所獻其葉,夜舒晝卷
一莖有四蓮,叢生名曰夜舒
亦云:月出則葉舒也。
故曰望舒荷
謝氏詩:源漢有女子舒襟為人聰慧
事事有意,與元群通嘗寄群。
蓮子曰:吾憐子也。
群曰:何以不去心使。
婢答曰:正欲汝知心內苦,故後世子夜歌有見蓮不分明等語,皆祖其意。
魏書·釋老志》魏明帝曾欲壞宮西佛圖
外國沙門金盤盛水,置於殿前,以佛舍利投之於水,乃有五色光起,於是帝歎曰:自非靈異,安得爾乎。
遂徙於道東,為作周閣百間。
佛圖故處,鑿為濛氾池,種芙蓉於中。
外國志》大秦國有蓮藕、雜果。
藝文類聚范甯為豫,章守新淦縣廳,前陸地生蓮
往往侵夜,載月而歸,余紹聖初始登第,嘗以六七月之間,館於此堂者,幾月是歲。
大暑堂左右,老木參天
後有千餘竿,大如椽不復見,日色蘇子瞻
詩:所謂穉節可專是也
寺有一僧,年八十餘,及見公猶能道公。
時事甚詳,邇來幾四十年,念之猶在目。
今余小池植蓮,雖不多,來歲花開,當與山中一二客修此故事
《釵小志》:歐公知潁州官妓,盧媚兒姿,貌端秀口中,常作芙蕖花香。
蜀僧云:此人前身為尼,誦法華經二十年。
茅亭客話》滕處士昌祐園中,有一盆池。
云:初埋大盆致細土,拌細切生酒糟少許,深二尺餘,以水漬之候
掘取藕根,麤者和顛三節,已上四五。
傷損入深泥,令近盆底纔,及春分,葉生。
當年有花夫,有四美根為菜,花為翫,實為果,葉為杓,具此四美
池沼亭檻之前,為瑞草萍蘋藻荇不得與侔也。
墨莊漫錄京師五嶽觀後,凝祥池黃色蓮花甚奇,他處少見此本也。
中有黃色蓮華芳氣盈谷。
公元430年
《宋書·符瑞志》文帝元嘉七年七月乙酉建康額檐湖二蓮一蔕
公元439年
元嘉十六年七月壬申華林雙蓮同榦。
公元433年
元嘉十年七月己丑華林天淵芙蓉異花同蔕
元嘉十七年十月潯陽弘農祐幾湖芙蓉連理臨川王義慶以聞。
公元442年
元嘉十九年八月壬子揚州後池二蓮合華刺史始興王濬以獻。
公元443年
元嘉二十年五月廬陵郡芙蓉二花一蔕太守王淵以聞。
元嘉二十年六月壬寅華林天淵芙蓉二花一蔕園丞陳襲祖以聞。
元嘉二十年夏永嘉郡後池芙蓉二花一蔕太守臧藝以聞。
元嘉二十年七月吳興郡後池芙蓉二花一蔕太守孔山士以聞。
元嘉二十年揚州後池芙蓉二花一蔕刺史始興王濬以獻。
公元444年
元嘉二十一年六月丙午華林園天淵二蓮同榦,園丞陳襲祖以聞。
公元445年
元嘉二十二年四月樂遊苑二蓮同榦,苑丞道念以聞。
元嘉二十二年七月東宮元圃園池二蓮同榦,內監殿守舍人宮勇民以聞。
公元446年
元嘉二十三年六月辛丑太子西池二蓮共榦,池統胡永祖以聞。
元嘉二十三年八月己酉,魚邑三周池二蓮同榦,園丞徐道興以聞。
公元455年
孝武帝孝建二年六月庚寅元武湖二蓮同榦。
孝武帝大明五年芙蓉二花同蔕大司農蕭邃以獻。
公元466年
元嘉·起居注泰始二年八月嘉蓮一雙駢花,並實合跗,同莖生豫章鱧湖。
公元266年
《宋書·符瑞志》明帝太始二年八月丙辰五城澳池二蓮同榦,都水使者羅僧愍以獻。
太始二年八月己未豫州刺史山陽王休祐獻蓮二花一蔕
公元269年
太始五年六月甲子,嘉蓮生湖孰,南臺侍御史竺曾度以聞。
公元270年
太始六年六月壬子,嘉蓮生東宮元圃池,皇太子以聞。
公元271年
太始七年六月己亥東宮元圃芙蓉二花一蔕皇太子以獻。
臧質傳》南湖逃竄,無食,摘蓮噉之。
追兵至,窘急,以荷覆頭,自沈於水,出鼻。
軍主鄭俱兒望見,射之中心
南史·晉安王子懋傳》子懋字雲昌
七歲時,母阮淑媛病危篤,請僧行道。
獻蓮供佛者,眾僧以銅甖盛水漬其莖,欲華不萎
子懋流涕禮佛曰:若使阿姨因此和勝,願諸佛令華竟齋不萎
七日齋畢,花更鮮紅,視甖中稍有根鬚,當世稱其孝感
東昏本紀廢帝東昏侯拜潘氏為貴妃,鑿金為蓮華以帖地,令潘妃行其上,曰:此步步生蓮華也。
庾杲之傳》杲之字景行新野人也。
王儉用為衛將軍長史
安陸侯蕭緬與儉書曰:盛府元僚,實難其選。
庾景行淥水,依芙蓉何其麗也。
時人以入儉府蓮花池,故美之
羊侃傳》豪侈,善音律,自造採蓮棹歌兩曲,甚有新致。
公元511年
《梁書·武帝本紀天監十年五月乙酉嘉蓮一莖三花樂遊苑
三國典略》:齊師伐,梁以糧運不繼調市人餽軍,建康孔奐以菱,屑為飯,用荷葉裹之,一宿之間,得數萬裹。
《兒世說》江從簡小,時有文情作採,調以刺何敬容
曰:欲持作柱,荷弱不勝梁,欲持作鏡,荷暗本無光,敬容不覺唯歎其工。
南史·徐勉傳》為書戒其子崧曰:中年聊於東田開營小園
瀆中並饒荷䓈湖裡殊富芰蓮
雖云人外城闕密邇,亦雅有情趣。
慧山寺記》梁大同中青蓮花,育於此山,因以古華山精,舍為慧山寺
陳書·孫瑒傳》通泰,有財物散之親友
自居處,頗失奢豪庭院穿築,極林泉之致,歌童舞女當世罕儔賓客填門軒蓋不絕。
出鎮郢州,乃合十餘船為大舫,於中立亭池植荷芰,每良辰美景賓僚並集,泛長江置酒,亦一時勝賞焉。
北山錄》徐陵浴佛蓮花露。
荊州記》衡山三峰極秀,一峰芙蓉,最為竦桀自非清霽不可望見
九華山記》青陽縣九子山,高數千丈,上九峰蓮花
清異錄》宦者,劉繼銓得芙蓉,鷗二十四,隻以獻毛,色如芙蓉
酉陽雜俎歷城二里,有蓮子湖,周環二十里,湖中蓮花
紅綠間,明乍疑濯錦,又漁船掩映,罟罾疏布遠望之者,若蛛網浮杯也。
魏袁翻曾在湖醼,集參軍伯瑜諮。
公言:向為血羹,頻不能就。
公曰:取洛水必成也。
遂如公語,果成
清河王怪而異焉
乃諮公未審何義得,爾公曰:可思。
湖目清河,笑而然之。
而實未解坐,散語主簿,房叔道曰:湖目之事,吾實未曉。
叔道對曰:能散血,湖目蓮子,故令公清河
歎曰:人不讀書,其猶夜行二毛之叟,不如白面書生
廬陵官下記》歷城北有使君,林魏正始中鄭公慤三伏之際,每率賓僚避暑於此取大蓮葉,置硯格上盛三升,以簪刺。
與柄通,屈莖上輪菌,如象鼻
傳噏之名為碧筩杯,歷下學之言,酒味雜,蓮氣香,冷勝於水。
洛陽伽藍記》:光寶寺在西陽門外,園中一海咸池,葭芙被岸菱荷覆。
水青翠竹羅,生其旁,京邑士子至於良辰美景
來遊此寺,雲車接軫羽蓋成陰,或置酒林泉題詩花圃折藕浮,瓜以為興適。
準財里內有開善寺,入其後園,見朱荷出池,綠萍浮水飛梁跨樹層,閣出雲咸嘖嘖
三國典略》:齊主還鄴高麗新羅遣使來朝,貢先是徐州蓮花一莖兩蔕占云木連,枝遠人入款,斯其應也。
公元478年
萬歲齊太和二年烏程縣閣下蓮花
北史·羊敦傳》廣平太守,甚有能名
雅性清儉,屬歲饑,家餽未至,使人外尋陂澤,採藕根食之。
朝廷以其清白,賜穀一千斛,絹一百匹。
太平御覽後主武平中特進侍中崔季舒中池,內蓮莖皆作胡人面,仍著鮮卑,帽俄而季舒見殺。
三國典略》:周平齊幼主胡太后並歸長安,初武成殂後,有謠云:千錢果園中,有芙蓉樹破,券不分明蓮子隨他去。
調甚悲苦至是應焉,高緯所幸馮淑妃,名小蓮也。
《周書·薛憕傳》魏文帝造二欹器
一為二仙共持一缽同處一盤,缽蓋有山,山有香氣,一仙人又持金瓶以臨器上,以水灌山,則出於瓶而注乎器,煙氣通發山中,謂之仙人欹器
一為二同處一盤相去盈尺,中有下垂器上,以水注,則出於蓮而盈乎器,為鳧鴈蟾蜍以飾之,謂之水芝欹器
為作頌。
唐書·楊再思傳》再思宰相十餘年,阿匼取容
昌宗姿貌倖,再思每曰:人言六郎蓮花,非也;正謂蓮花六郎耳。
公元511年
開元天寶遺事明皇秋八月太液池有千葉白蓮數枝,盛開
帝與貴戚宴賞焉,左右皆歎,羨久之,帝指貴妃示於左右,曰:爭如解語花
《致虛閣雜俎太真鴛鴦並頭蓮錦褲襪上。
戲曰:貴妃褲襪上,乃真鴛鴦蓮花也。
太真何得有此,稱上笑曰:不然其間安得有此白藕乎。
貴妃由是褲襪藕覆
成都記》唐元宗芙蓉花汁調香粉,作御墨,曰:龍香劑
叩頭錄》:房壽六月,召客搗蓮花,製碧芳酒
《唐國史補》蘇州,其最上者,名曰傷荷藕,或云葉甘,為蟲所傷
又云:欲長其根,則故傷其葉,近多重臺荷花
花上復生一花,乃實中亦異也。
有生花異,而其不變者。
唐司空于頔,以樂曲有想夫。
憐其名不雅將改之。
客有笑曰:南朝相府曾有瑞蓮,故歌為相府蓮,自是後人語誤乃不改。
雲仙雜記:霍定與友生遊,曲江千金,募人竊貴,侯亭榭蘭花,插帽兼自持綺羅,叢中賣之。
士女爭買拋擲金錢,又各以錐刺,孔不中者,罰巨觥中者,得美饌
三堂使宅有鉤仙池,一種蓮子一歲結實十隻
花時香,兼萸菊
郡人傳分香蓮,不論錢。
平泉草木記》水物美者蘋洲之重,臺蓮芙蓉湖白蓮
金陵芙蓉池記》陵城西有白芙蓉素萼盈尺,皎如霜雪,江南梅雨
秋後風景甚清,漾舟綠潭不覺隆暑,與嘉客泛玩,終夕忘疲
繁露洛陽,無白蓮花白樂天吳中,帶種歸。
乃始有之,有白蓮泛舟,詩曰:白藕新花照水開,紅窗小舫信風迴。
誰教一片南興逐我,殷勤萬里來又種白蓮花
詩曰:吳中白藕洛中栽,莫戀江南花懶開。
萬里攜歸爾知否,紅蕉朱槿將來
華山志》韓愈登華山,蓮華峰歸。
謂僧曰:峰頂有池,菡萏盛開可愛其中,又有破鐵舟焉。
唐書·令狐楚傳》楚子綯為翰林承旨
對禁中,燭盡,帝以乘輿金蓮華炬送還院吏望見以為天子來。
及綯至,皆驚。
酉陽雜俎大曆中高郵百姓張存踏藕為業。
嘗於陂中旱藕,梢大如臂,遂并力掘之,深二丈大至合抱以,不可窮,乃斷之,中得一劍,長二尺,色青無刃。
不知寶邑,人有知者,以十束薪獲焉,其無絲。
尚書故實宣平傅相國盧公應舉,時寄居壽州安豐別墅,嘗出遊芍陂見里,人負薪者,持碧蓮花一朵,已傷器刃矣。
云:陂中得之盧,公後從事
浙西因使淮服話於太尉,衛公公搜訪芍陂無有矣。
又遍尋於江渚間,亦終不能得。
乃知向者一朵,蓋神異焉。
楊氏六帖補》:僧齊己與塑匠蔡蟠曾於廬山瀑布,見一蓮房,房已乾,其大如笠。
北夢瑣言:唐杜給事孺休典,湖州有染戶家,池生青蓮花刺史蓮子歸,京種於池沼
或變為紅蓮因異之驛,書致問染工,曰:我家三世,治靛瓮常以蓮子
浸於瓮底俟。
經年歲然,後種之,若以所種青蓮子為種,即為紅蓮矣。
還本質,又何足怪。
乃以所浸蓮子寄奉道士,田匡圖親看此花,為愚話之。
愚見今以雞糞和土培芍,藥花叢其淡紅者,悉成深紅,染者所言:蓋信矣哉
蜀王主將晏駕,其年峨眉山娑羅花悉,開白花,又王未薨。
前數年,溝港城隍悉,開白蓮花一則染以氣類一則表於凶兆,斯又何哉。
《稽神錄》婺源慶源罷任方還家,在豫章豐城
庭中地甚爽,塏忽生蓮一枝
其家駭懼多方以禳之。
蓮生不已,乃築堤堰水,以沼之,遂成
大池芡荷甚茂,其年,慶源南豐,令後三歲,入為大理評事
續世說》後唐馬郁祕監時,張承業權貴任事,與客宴集陳列珍果
無敢先嘗者,食之,必盡。
承業私戒主者他日至。
惟以乾蓮子置前,不可啖,靴中出一鐵,鎚撾碎,食之,承業大笑,速為易之。
曰:勿敗吾案。
太平廣記》:偽蜀主當僭,位諸勳貴功臣競起甲第獨。
中令趙廷,隱起南宅北宅千梁萬栱
其諸奢麗莫之與儔,後枕江瀆池中,有二島嶼
甃石循,池四岸皆種垂楊
或間雜木芙蓉
池中種藕,每至秋夏花開魚躍柳陰之下,有士子執卷者,垂綸者,執如意者,執麈尾者,談詩論道者,一旦岸之隈。
有蓮一莖上分兩岐,開二朵其時謂之太平
無事士女拖香肆艷看者,甚眾趙廷隱畫圖以進。
蜀主歎賞其時歌者、詠者不少無何禁苑中,有蓮一莖,岐分三朵
蜀主開筵宴召群臣賞之,是時,詞臣以下,皆貢詩
當時有好事者,圖以繪事至今傳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