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卷三十四 (自动笺注)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
 第三十四卷目錄
 紀事
 雜錄
 外編
草木典第三十四卷
紀事
《路史》黃帝有熊氏命庸光辨乎南以為司徒,而正夏。
《種芒穀》〈注〉謂:南種小麥赤,〈又〉大封辨乎西,以為司馬
《種穀》〈注〉謂:西種白麥金穀,故秋種夏死
汲冢·周書》:維四年,孟夏王初祈禱宗廟,乃嘗麥太祖
史記·微子世家箕子朝周,過故殷虛,感宮室毀壞,生禾黍箕子傷之,欲哭則不可,欲泣為其近婦人,乃作麥秀之詩以歌詠之。
其詩曰:麥秀漸漸兮,禾黍油油
彼佼僮兮,不與我好兮。
所謂佼僮者,紂也。
殷民聞之,皆為涕泣
穆天子傳》天子西征至於赤,烏之人獻穄麥百載
天子西征至于𪃋,韓氏爰有樂野溫和之所草。
〈𪃋音堅〉黑水之阿,爰有野麥
左傳隱公三年夏四月,鄭祭足帥師取溫之
,又取成周之禾。
管子·輕重乙篇》桓公曰:寡人欲毋殺一士,毋頓一戟辟方都二,為之有道乎。
管子對曰:涇水十二空汶淵洙浩滿三之。
於乃請以令,使九月種麥日至日穫,則時雨未下而利農事矣。
桓公曰:諾。
令以九月種麥日至而穫,量其艾一收積中方都,二故此所謂善。
因天時辯於地利,而辟方都之道也。
公羊傳》莊公六年秋,無麥苗,無苗,則曷為先言而後言無苗,一災不書,待無然後書無苗。
穀梁傳》莊公二十八年冬,大無麥禾大者,有顧之辭也。
於無禾及無也。
公元前581年
左傳成公十年晉侯大厲被髮及地,搏膺而踊曰:殺余孫不義,余得請于帝矣,壞大門寢門而入,公懼,入于室,又壞戶,公覺,召桑田巫,巫言如夢,公曰:何如
曰:不食新矣,公疾病求醫,秦伯使醫緩為之,未至,公夢疾為二豎子曰:彼良醫也。
懼傷我,焉逃之,其一曰:居肓之上,膏之下,若我何,醫至。
曰:疾不可為也。
在肓之上,膏之下,攻之不可,達之不及,藥不至焉。
不可為也。
公曰:良醫也。
厚為之禮而歸之,六月,丙午晉侯,使甸人饋人為之,召桑田巫,示而殺之,將食,張,如廁,陷而卒。
公元前580年
孔子家語宓子賤單父宰。
齊人單父單父之老請曰:已熟矣,今齊寇至,不及人人自收,請放民出,皆穫傅郭可以益糧,且不資於寇。
三請宓子不聽
俄而齊寇逮於季孫聞之怒,使人宓子曰:民寒耕熱耘曾不得食豈不哀哉
不知猶可,以告者三而子不聽非所以為民也。
宓子蹴然曰:今玆無明年可樹,若使不耕者穫,是使民樂有寇,且得單父一歲,於魯不加強,喪之不加弱,若使民有自取之心,其創必數世不息
季孫聞之,赧然而愧曰:地若可入,吾豈忍見宓子哉。
漢書·食貨志》董仲舒說上曰:春秋他穀不書,至於麥禾不成則書之,以此聖人五穀最重與禾也。
關中不好種麥,是歲失春秋之所重,而損生民之具也。
陛下幸詔大司農,使關中民益種宿麥,令毋後時
〈注〉師古曰:宿麥,謂其苗經冬
博物志漢武帝時,光陽縣雨
公元前69年
拾遺記宣帝地節元年,有背明之國來貢,其方物延精延壽益氣
昆和麥調暢六府
輕心,食者體輕。
醇和,為麴以釀酒一醉累月食之,凌冬可袒。
含露,穟中有露,味甘如飴
後漢書·光武本紀:詔曰:久旱傷麥秋種未下,朕甚憂之。
馮異傳》:王郎起,光武自薊東南馳。
南宮,遇大風雨,光武引車入道傍空舍,光武對竈燎衣。
麥飯菟肩,因復度虖沱河
高鳳傳》為書生,家以農畝為業,而專精誦讀晝夜不息
妻嘗之田,曝於庭,令護雞。
時天暴雨,而持竿誦經,不覺潦水流麥
妻還怪問,方悟之。
後遂為名儒
范冉傳》王奐親善
考城,屢遣書不至
漢陽太守將行乃與弟協步齎麥酒,於道側設壇以待之
井丹傳》清高未嘗修刺候人
建武末沛王輔五王北宮,皆好賓客,更遣請不能致。
陰就以外貴盛,乃詭說五王,求錢千萬,約能致,而別使人要劫之。
不得已既至故為麥飯蔥葉之食,推去之,曰:以君侯能供甘旨,故來相過何其薄乎。
更致盛饌,乃食。
張堪傳》漁陽太守
百姓歌曰:附枝麥秀兩岐
張公為政,樂不可支
東觀漢紀》第五倫免歸田,躬與奴共發株棘田種麥
董宣洛陽,卒官。
遣使視,唯見布被覆屍妻子對哭,有大麥數斛。
鄧禹三輔糧乏
王丹二十斛,高其節義,表左馮翊
《續漢書羊續南陽太守
妻與子祕俱往郡舍閉門不納,妻自將祕行,其資藏布衾、弊裯,鹽、數斛。
三國志·太祖本紀注》太祖出軍行經麥中令士卒無敗,犯者死。
騎士下馬,付相持於時太祖馬騰麥中,敕主簿議罪主簿對以春秋之義,罰不加於尊。
太祖曰:制法而自犯之,何以帥下。
然孤為軍帥,不可殺,請自刑
因援劍割髮以置地。
《秦子》孔文舉北海相。
有母病,思食新
家無。
乃盜鄰熟進之
文舉聞之特賞曰:不必來謝。
但勿盜也。
盜而不罪者,以為勤於母也。
英雄記》呂布韓暹楊奉劉備地,以為軍資
諸葛恪別傳孫權饗蜀使費褘。
停食餅,索筆作麥賦亦請筆作磨賦,咸稱善焉。
三國典略》李岳門客所說,舉錢營生,廣收大麥
載赴晉陽候。
其寒食以求高價
清明之日,其車方達,又從晉陽載回鄴城
路逢大雨,並化為泥。
息利既少,乃至貧迫
當世人士莫不笑之。
《搜神記》管輅行至南陽平原,見一少年在田中
歎曰:兒壽多是夭亡
汝卯日往麥地樹下,有二人圍棋
汝但將酒脯致于前,他自飲之。
飲盡便斟,以盡為度。
若問汝,汝但拜之,慎勿言
必合有人救汝也。
《集仙傳王老慕道
有道遍身瘡瘍,曰:得酒浸之。
老為置酒滿甕。
道士甕中三日鬚髮皆黑。
曰:飲此可仙。
時方打麥,飲之忽輕舉空中,猶聞打麥聲。
公元318年
《晉書·食貨志》元帝太興元年,詔曰:徐、揚二州土宜三麥,可督令熯地,投秋下種,至夏而熟,繼新故之交,於以周濟,所益甚大。
昔漢遣輕車使者氾勝之三輔種麥,而關中遂穰。
勿令後晚。
其後頻年雖有旱蝗,而為益猶多。
王裒傳》家貧,躬耕計口而田,度身而蠶
或有助之者不聽
諸生密為刈遂棄之。
苻健載記京兆杜洪竊,據長安自稱晉。
征北將軍雍州刺史夏多歸之。
密圖關中
知之,乃偽受石祇官繕宮室,於枋頭課所部種麥,示無西意
有知而不種者,健殺之以徇。
庾袞傳》母終,服喪居於墓側。
大饑藜羹不糝門人欲進其飯者,而每曰已食,莫敢為設。
麥熟,穫者已畢,而採捃尚多,乃引其群子以退,曰:待其間
及其捃也。
曲行,不旁掇,跪而把之,則亦大獲
五行志》王恭京口舉兵王國寶
百姓謠云:昔年食白飯,今年食麥䴸。
天公誅讁汝,教汝嚨喉
嚨喉喝復喝,京口敗復敗。
識者曰:昔年食白飯,得志也。
今年食麥䴸,䴸麤穢,其精已去明將敗也。
天公將加譴讁而誅之也。
嚨喉,氣不通,死之祥也。
敗復敗,丁寧之辭也。
尋死京都大行欬疾,而喉並喝焉。
大和末童謠曰:犁牛御路白門小麥
海西公被廢,百姓耕其門以種小麥,遂如謠言
《述異記》晉永嘉中梁州七旬麥化飛蛾
元晏春秋:衛倫過,予言及於味,稱魏故侍中劉子陽食餅,知鹽生精味之至也。
予曰師曠勞薪易牙,別淄澠子陽,今之妙也。
定之何難。
倫因命僕取糧糗以進予曰也。
柰味果之熟也。
不同子焉。
得兼之。
倫笑而不答,退告人曰:士安識過劉氏。
將來家,實多。
時將發,糅以汁。
將發,又糅以李柰汁
故兼三味。
陳留耆舊傳》高式至孝永平中蝝蝗為災,獨不食
西域國志天竺十一月六日冬至,則麥秀
十二月十六日為臘,則麥熟
拾遺記張華九醞,酒以三薇麴糵
糵出西羌麴出北方
北方指星
四月火星,熟而穫之糵。
水漬三夕萌芽平旦雞鳴而用之。
俗人呼為雞鳴
以之釀酒醇美久含。
令人齒動。
大醉,不叫笑搖蕩令人肝腸消爛俗人謂為消腸酒
前秦錄》:初,苻健桓溫來伐也。
芟麥待之,故無所得,軍人大饑
新羅遣使貢,其方物百濟
東去長安九千八百里,其人食麥
公元309年
前涼錄》永嘉三年嘉麥一莖九穗,生於姑臧
張駿九年雨,稼穀於武威燉煌
種之皆生,因名天麥
博物志近世田夫至巧不自覺也。
其婦稱之猶不自信,乃刻木入市糶之。
糴者無疑,歸磨乃覺非
公元289年
《宋書·符瑞志》晉武帝太康十年六月嘉麥扶風郡一莖九穗
歲收三倍
公元486年
南齊書·世祖本紀永明四年夏四月臨沂縣不登,刈為馬芻,至夏更苗秀
劉懷慰傳》懷慰齊郡太守修治城郭安集居民,墾廢田二百頃,決沈湖灌溉
不受禮謁民有餉其新米一斛者,懷慰出所食麥飯示之,曰:旦食有餘,幸不煩此。
因著廉吏論》以達其意。
庾易傳》性恬隱,不交外物
臨川王映臨州,獨重易上表薦之,餉百斛
使人曰:民樵採麋鹿之伍,終其解毛之衣;馳騁日月之車,得保自耕之祿。
大王之恩,亦已深矣。
辭不受。
《梁書·任昉傳》義興太守
在任清潔兒妾食麥而已
陳書·徐孝克傳》孝克散騎常侍侍東宮
陳亡,隨例入關。
家道壁立所生母患,欲粳米為粥,不能常辦
母亡之後孝克遂常噉,有遺粳米者,孝克對而悲泣終身不復食之焉。
南史·吳明徹傳》明徹三千餘斛,而鄰里饑餒,乃白諸兄鄉里計口平分,同其豐儉,賴以存者甚眾。
《孝義傳沈崇傃母卒,葬後更行三年
食麥屑,不噉鹽酢
魏書·樊子鵠子鵠殷州刺史
歲旱儉,子鵠恐民流亡,乃勒有之家分貸貧者,并遣人牛易力,多種二麥,州內以此獲安
釋老志》東萊人王道翼,少有絕俗之志,隱韓信山,四十餘年,斷食麥
水經注汶水萊蕪谷。
出谷平丘,面山傍水。
土人悉以種麥
云此丘不宜稷黍宜麥
人相承以植之
北齊書·孟業傳》東郡,以寬惠著。
其年,一莖五穗,其餘三穗四穗一莖,合郡人以為政化所感。
《隋書·張文詡傳》文詡每以德化人鄉黨移風俗。
有人夜中竊刈其者,見而避之,盜因感悟,棄而謝。
文詡慰諭之,自誓不言,固令持去。
經數年,盜者向鄉人說之,始為遠近所悉。
公元494年
唐書·許敬宗傳》高宗即位敬宗弘文館學士
帝將立武昭儀大臣切諫,而敬宗陰揣帝私,即妄言曰:田舍子賸穫十斛,尚欲更故婦。
天子富有四海,立一后,謂之不可,何哉。
帝意遂定
公元678年
《舊唐書·高宗本紀儀鳳三年五月,幸九成宮
秋七月,宴近臣諸親於咸亨殿。
上謂霍王元軌曰:去冬無雪,今春少雨,自避暑此宮,甘雨頻降,夏麥豐熟秋稼滋榮
《元宗本紀》:上自於苑中種麥,率皇太子已下躬自收穫,謂太子等曰:此將薦宗廟是以躬親,亦欲令汝等知稼穡之難也。
因分賜侍臣,謂曰:比歲令人巡撿苗稼,所對多不實故自種植以觀其成;且春秋麥禾豈非古人所重也。
公元744年
天寶三載三月武威郡上言番禾縣天寶山有醴泉湧出,嶺石化瑞麰遠近貧乏者取以給食
改番禾為天寶縣
公元751年
唐書·劉禹錫傳》禹錫和州刺史入為主客郎中復作遊元都》觀詩,且言:始謫十年,還京師道士植桃,其盛若霞
十四年遇之,無復一存,唯兔葵燕麥動搖風耳
以詆權近
公元813年
杜陽雜編》元和八年大軫國貢碧麥紫米
碧麥大於中華麥粒表裏皆碧,香氣粳米,食之體輕。
久則可以御風
紫米有類苣蕂,炊一升得飯一斗
食之令人髭髮縝黑,顏色不老。
久則後天不死。
上因中元日薦於元元皇帝
當時道士有得食者。
《唐國史:補竇氏子言,家方盛時,有奴厚斂群從宅之資供白麥麪。
云白麪性平,由是恣食不疑,凡數歲,未嘗生疾
其後有奴告其謬妄,所輸麪乃常,非白麥也。
群從諸宅一時暴熱皆發。
雲仙雜記牛僧孺進士時,嘗麥芒刁字。
繆誤隨手刪割點定
無棣灰山山南石竅
其中二麥無數
取之不極
孔帖同昌公主出,降賜金銀米共數斛。
此皆條枝國獻。
高昌土沃再熟
梁宋州節度使友諒進瑞麥一莖三穗太祖怒曰:宋州大水何用此為。
公元1002年
五代史·回鶻傳》回鶻地宜白麥青麥
《遼史·聖宗本紀》統和二十年十二月南京平州麥秀兩岐
《宋史·五行志》乾德四年四月府州尉氏縣雲陽縣並有兩岐
五月魚臺縣麥秀三岐
公元975年
開寶八年五月鄭州梓州合州巴州縣並獻瑞
太平興國三年四月夏縣五月舒州六月閬州並秀兩岐
公元980年
五年九月流溪縣六年五月汝陰縣九年五月施州並秀兩岐
公元988年
端拱元年五月陳州淳化元年四月魏城縣七月閬州二年四月蔡州五月陳州陵州仁壽縣四年五月達州五年四月永城縣,並獻瑞
公元996年
至道二年五月泗州獻瑞
公元997年
三年四月唐州遂州盤石縣獻瑞
五月黃州建昌軍麥秀二三穟。
公元998年
咸平元年五月曲水縣麥秀二三穗。
公元999年
二年五月華州麥秀二三穗。
公元1000年
三年五月酇縣海陵縣麥秀二三穗。
公元1008年
大中祥符元年曲水縣南鄭縣麥秀二三穗。
三年四月同州麥秀二三穗。
公元1011年
四年四月六安縣麥秀二三穗。
五月、廬、宿、濠州自生。
公元1012年
五年四月遂州麥秀兩穗三穗
公元1013年
六年三月邕州麥秀兩穗三穗
公元1014年
七年三月郾城縣麥秀兩穗三穗
公元1015年
八年湖陽縣麥秀兩穗三穗
公元1016年
九年四月建初縣麥秀兩穗三穗
公元1022年
乾興元年五月南劍州一本五穗
綿州麥秀兩岐
天聖六年五月乙未陳州瑞麥一莖二十穗。
六月陳州瑞麥圖》
公元1051年
皇祐三年五月彭山縣瑞麥圖》,凡一莖五穗數本
帝曰:朕嘗禁四方獻瑞,今得西川秀麥圖,可謂真瑞矣。
賜田束帛以勸之。
是月滁州一莖五穗
五年閏六月資州麥秀兩岐
公元1055年
至和二年五月亳州麥秀兩岐
六月應天府大麥一本七十穗,小麥一本二百穗。
公元1058年
嘉祐三年六月綿州一穗兩岐
七月泰山瑞麥圖》,凡五本五百一穗。
公元1059年
四年六月彰明縣兩岐餘本
公元1075年
熙寧八年懷安軍瀘州渠州麥秀兩岐
公元1076年
九年譙縣一本三穗
尉氏縣湖陽縣彭城縣一本兩穗
渠州大麥一穗兩岐,或三岐四岐者。
陽翟縣麥秀兩岐
天興寶雞二縣麥秀兩岐,仍一本有三四穗或六穗者。
石州安州麥秀兩岐
公元1078年
元豐元年邢州麥秀兩岐
夔州一本三穗
公元1079年
二年簡州安德麥秀兩岐
公元1080年
三年深州麥秀兩岐,或三四穗,凡四十畝。
眉州麥秀兩岐
公元1081年
四年徐州一本百七十二穗。
公元1084年
七年合州麥秀兩岐
公元1085年
八年亳州一莖二穗一莖三穗一莖四穗
公元1088年
元祐三年劍州安國麥秀兩岐
夔州一本十二穗。
公元1089年
四年泰寧異畝同穎
公元1090年
五年普州一莖雙穗
夔州麥秀五岐
公元1091年
六年汝陽縣美原縣兗州鄒縣一莖數穗。
公元1092年
七年固始縣雙穗
定陶縣丹陽縣麥秀兩岐
紹聖元年博野縣一本五穗
漢陽軍麥秀兩岐
樂壽縣一本兩穗三穗
公元1096年
三年瑕丘縣武陟縣、陝城、小溪四縣合穗
良原縣沈丘縣長子縣麥秀兩岐
公元1097年
四年河中府麥秀三穗
虹縣雲安縣麥秀兩岐
茂州一枝兩穗
汶山縣一枝三穗六穗
公元1098年
元符元年內鄉縣一莖兩穗
符離靈璧臨渙、蘄、虹五縣麥秀兩穗
兩當縣麥秀三穗
安平縣瑞麥
二年,連水軍合穗
十一月岷州宕昌砦生瑞麥
大觀二年簡州麥秀兩岐
公元1109年
三年武信軍、、遂、普州麥秀兩岐
公元1110年
四年蔡州一莖兩岐至七八岐者九十畝。
公元1111年
政和元年蔡州一莖兩岐或三五岐至八九畝近約十畝,遠或連野
公元978年
禮志太宗太平興國三年四月,觀刈
公元984年
九年五月二日出南門觀稼,召從臣列坐田中,令民刈,咸賜以錢帛
回幸玉津園觀漁張樂習射,既宴而歸。
明年五月,幸城南賜田夫布有差
仁宗天聖三年夏,觀南御莊刈
公元1053年
仁宗皇祐五年後苑寶政殿刈,謂輔臣曰:朕新作此殿,不欲植花,歲以種麥,庶知穡事不易也。
自是幸觀穀、,惟就後苑
薦新之禮夏孟月嘗麥,配以彘,秋季月嘗蕎麥
樂志端拱初,諸州兩穗三穗者,連歲來上。
有司以為瑞麥之曲,薦於朝會,用之。
張錫傳》張錫福州閩縣人
梁末,劉君鐸任棣州刺史,辟為軍事判官
棣為鄆之屬郡,郡有麴務,鄆以牙將主之,頗橫恣民有犯麴三斤牙將欲寘於死,君鐸力不能救
既而牙將百斛私造麴,事覺,判曰:麴犯三斤求生不克百斛,免死誠難。
郡吏使府牙將乞免不允,固寘於法。
宗室傳》:魏惠憲王愷明州
輟屬邑田租贍學
得兩,圖以獻,帝復賜手詔曰:汝勸課藝植,農不游惰,宜獲瑞麥之應。
荊南集慶軍節度使,行江陵尹,尋改永興成德軍節度使、揚州
《冷齋夜話范文正公在睢陽遣堯夫,於姑蘇
五百斛。
堯夫時尚少,既還,舟次丹陽
石曼卿,問寄此久近。
曼卿曰:兩月矣,三喪在淺土,欲葬之西北,歸無可與謀者。
堯夫以所載舟付之,單騎長蘆捷徑而去,到家拜起侍立良久
文正曰:東吳故舊乎。
曰:曼卿為三喪未舉,留滯丹陽
時無郭。
元振莫可告者。
文正曰:何不麥舟付之。
堯夫曰:已付之矣。
丹鉛錄》范文正公安江淮,進民間所食烏昧草,乞宣示六宮,傳諸戚里,以抑奢侈
烏昧草即今野燕
淮南曰昧,故史從音為文
燕麥滇南霑益一路有之。
土人以為朝夕常食,非虛名也。
東坡志》:林江湖間有鳥鳴於四五月,其聲若云麥熟
快活今年二麥如雲
此鳥不妄語也。
東坡詩註》:今大內麥熟時,以黃羅封賜百官其外題曰:麨。
或云以蜜漬食尤佳。
〈麨音炒〉墨莊漫錄蔡元度魯公在位錫賚無窮
用度亦廣。
京師感慈寺修浮圖題三千緡。
時有吳鍊師丹陽人辟穀修養館於西園菴中。
有隙地,吳勸令蒔既穫頗厭狼籍
公見題詩於菴曰:塔緣便捨三千貫,月俸無踰一萬緡。
卻向西園小麥老來顛倒愁人
洞微志》齊州有人病狂云夢中見紅裳女子引入宮殿中。
小姑令歌,每日遂歌云:五靈樓閣玲瓏天府由來是此中。
惆悵悶懷不盡一丸蘿蔔火吾宮。
一道士云此犯大麥毒也。
少女心神小姑脾神。
醫經蘿蔔制麪毒。
故曰:火吾宮,火者毀也。
遂以藥并蘿蔔治之,果愈。
公元1143年
金史·熙宗本紀》皇統三年五月丁巳朔京兆瑞麥
六月庚辰太原路獬豸瑞麥
〈按五行志作七月丙寅五行志》宣宗興定元年四月陳州商水縣瑞麥一莖四穗
開封府瑞麥一莖三穗二莖四穗
公元1341年
《元·五行志》至元七年夏東平府瑞麥一莖五穗
十一年,興元鳳州一莖七穗
公元1000年
十八年八月壬寅瓜州屯田瑞麥一莖五穗
二十三年五月廣元路閬中麥秀兩岐
公元1006年
二十四年八月濬州瑞麥一莖五穗
公元1338年
至元四年五月彰德臨漳縣麥秀兩岐,有三穗者。
至正十年彰德路雙穗
公元1366年
二十六年五月洛陽縣康家莊瑞麥一莖五穗雙穗三穗者甚眾。
王磐傳》王磐字文炳廣平永年人世業農,歲得萬石鄉人萬石王家
公元1367年
江寧府志》吳元年五月句容生一兩穗
公元1369年
宣城縣志》洪武二年四月宣城瑞麥
淮安府志》洪武二年四月淮安獻瑞,群臣表賀
丹陽縣志》洪武三年丹陽孫宗彝田名千石墟產瑞麥一莖五穗
溧陽縣志》明洪武初嘉竹瑞麥生。
《湧幢小品洪武初一儒赴召
太祖問曰:習何經。
曰:《業農》
太祖曰:汝知麥禾之節不同乎。
對曰:禾三節四節
播種春至秋而穫凡歷三時
三節
則歷四時始成。
四節
太祖曰:是能知稼穡者。
即擢某州知州
木蘭國有三寸
公元1380年
重慶府志》洪武十三年,安居龍化麥秀三本二岐。
陝西通志永樂三年寧夏兩岐數莖。
公元1407年
南陽縣志》明永樂五年南陽瑞麥兩岐
年大有
新野縣志》永樂五年夏五月,產瑞麥兩岐或有五岐者,是歲大有年
西安府志》宣德中嘉麥茂陵一莖九穗
茂州志》宣德間茂州知州陳敏獻瑞兩岐至九岐者百餘本宣宗皇帝御製滿庭芳詞》并綵緞鈔錠以賜陳
公元1429年
新野縣志》宣德四年麥秀兩岐
公元1440年
崇明縣志》正統五年瑞麥一本三穗者。
公元1454年
鶴慶府志》景泰五年,逢密鄉瑞麥一莖數穗,知府王珉以獻。
歙縣志》天順元年,郡境有瑞麥
公元1457年
休寧縣志》天順元年渭橋田間一莖四穗一本一莖兩穗者四十五本。
知縣王謙呈送本府
知府孫遇函進以聞。
大名府志》天順五年夏兩岐者。
公元1467年
固始縣志》成化三年瑞麥
公元1472年
常熟縣志》成化八年麥秀兩岐
公元1476年
漢中府志》成化十二年麥生二穗
公元1478年
永昌府志》成化十四年夏騰衝學宮一穗三岐
淮安府志》成化十七年睢寧李家莊一莖三穗者。
越二年癸卯,水南、義陳二莊一莖三穗者。
《吳縣志成化二十年甲辰四月縣境瑞麥
公元1488年
徐州弘治元年仁壽一莖四穗二本一莖三穗五本一莖兩穗六本
公元1493年
鄧州志》弘治六年瑞麥
公元1497年
常熟縣志》弘治十年麥秀兩岐
公元1501年
金壇縣志》弘治十四年四月,生瑞麥一莖兩穗岳陽村尤盛。
貴溪縣志》弘治十四年辛酉十月
公元1502年
丹陽縣志》弘治十五年丹陽延陵鎮一莖兩穗
寶應縣志》弘治十七年瑞麥,有雙岐三岐四岐五岐者。
公元1505年
陝西通志弘治十八年臨洮府金縣瑞麥一莖兩穗者十餘本
公元1507年
嘉定縣志》正德二年丁卯南郊麥秀三岐邑民楊璣獻百穗郡守
公元1510年
松江府志》正德五年夏多岐穗。
上海縣志》正德五年庚午麥生數岐者甚多
公元1512年
江陰縣志》正德七年,均山鄉麥秀兩岐
溫州府志》正德七年樂清瑞應一本五六穗或三四穗。
公元1518年
太和縣志》正德十三年戊寅麥秀兩岐百餘莖。
泉州府志》正德十三年南,安縣一莖兩穗
同安縣一莖五穗
新野縣志》正德十三年三月邑西江石天雨粟
週圍十餘里是歲其地大稔。
公元1520年
崇明縣志》正德十五年十一月二麥穎。
江陰縣志》正德十五年冬抱穗而華。
公元1521年
六合縣志》正德十六年兩穗
蒙城縣志》正德十六年麥秀二岐。
公元1523年
潁上縣志》嘉靖癸未麥秀三穎或五穎。
永豐縣志》嘉靖癸未春麥大登,間有一莖兩岐者。
鎮平縣志》嘉靖四年夏一莖二岐,甚有四五岐。
濬縣志》嘉靖四年,濬麥穗兩岐
公元1529年
新野縣志》嘉靖八年麥秀兩岐
商州志》嘉靖八年大有麥禾三穗五穗者。
漢中府志》嘉靖十一年褒城麥秀五岐
公元1536年
固始縣志》嘉靖十五年大有年麥秀兩岐
公元1537年
金壇縣志》嘉靖十六年四月,生瑞麥一莖三穗者,一本一莖兩穗尤多
公元1538年
虹縣志》嘉靖戊戌夏麰麥一莖兩穗,間有三四穗者,本年十錢
公元1539年
新安縣志》嘉靖十八年夏四月新安瑞麥一莖八九岐。
五河縣志》嘉靖十八年,本境產瑞麥,有一莖三四穗者。
公元1541年
河陽縣志》嘉靖二十年四月,產瑞麥一本三岐
虹縣志》嘉靖壬寅,錢千文麰麥十四斛,大麥三十斛。
睢寧縣志》嘉靖二十三年一莖三岐者。
大熟
永平府志》嘉靖二十五年昌黎二岐。
公元1548年
鹽城縣志》嘉靖二十七年,董家橋產麥穗雙岐
年大熟。
公元1553年
永昌府志》嘉靖三十二年四月保山縣南郊一本三岐上復一穗
公元1555年
鄧州志》嘉靖三十四年夏鄧州瑞麥
公元1556年
興化縣志》嘉靖三十五年仰止祠生雙穗二本
永壽縣志》嘉靖三十六年夏雙岐
公元1560年
蘭谿縣志》嘉靖三十九年,三十四都徐環家產瑞麥六穗一本五穗二本四穗二本三穗四本二穗甚多
公元1562年
大理府志》嘉靖四十一年五井提舉司麥秀兩岐三岐
公元1563年
虹縣志》嘉靖癸亥小曲地大一莖三五穗者不計數
公元1567年
泰興縣志》隆慶元年二岐。
公元1568年
松江府志》隆慶二年冬十月雷電李花麥秀杏實
公元1569年
宿遷縣志》隆慶己巳山東益都宋公伯華來知縣事,政尚寬和
明年田間麥秀,有一本四岐五岐者。
霍丘縣志》隆慶四年五月城南麥秀兩岐
公元1574年
六合縣志》萬曆二年瑞麥
西里民獻兩穗
虹縣志》萬曆甲戌草溝集地大麥一莖四五穗。
陡門村地亦有之。
公元1575年
宿遷縣志》萬曆三年四月二十八日知縣文偉勘荒至峒峿地方鄉耆徐鉞十數叟各持雙岐望車跪獻叩首而去。
四年五月,內黑墩鎮老韓得時等復持三岐四岐滿把相與鼓舞歡躍曰:此瑞麥也。
民間瑞麥歌曰:吾聞古昔兮,麥秀兩岐,張君為政兮,樂不可支
今玆樂土兮,得三四岐
兩見之斯,仁政左驗兮,夫奚疑吾恐張君兮弗敢媲。
蕭縣志》萬曆三年麥秀四岐五岐
公元1576年
茂州志》萬曆四年,茂獻瑞一本五岐
知州張化美欽賜優異
公元1579年
金壇縣志》萬曆七年,生瑞麥一莖兩穗頗稔。
鹽城縣志》萬曆八年一莖三岐者,雙岐甚多
連年水災百物凋耗
知縣楊瑞雲甫蒞任,即請賑蠲征招撫流移復業踵至
復請營田給牛種,轉災為稔。
鹽民瑞麥一時德政所致
士大夫有詩詠之。
公元1580年
泰興縣志》萬曆八年數岐。
弋陽縣志》萬曆八年麥秀兩岐
公元1583年
昌化縣志》萬曆十一年夏小麥一莖雙穗
公元1584年
江陰縣志》萬曆十二年麥秀兩岐
公元1585年
十三年,復麥秀兩岐
公元1587年
商州志》萬曆十五年大熟
公元1590年
金華縣志》萬曆十八年瑞麥生。
公元1591年
泰興縣志》萬曆十九年三岐
公元1592年
寧海縣志》萬曆二十年,五十都民吳希古一莖兩岐
公元1593年
高淳縣志》萬曆二十一年癸巳四月兩穗
公元1599年
萬曆二十七年己亥麥秀兩岐
蒙城縣志》萬曆二十七年麥秀二岐。
公元1602年
嘉定縣志》萬曆三十年壬寅,邑南鄙麥秀兩岐
陝西通志萬曆三十一年河州稔。
一本五十莖,一莖三四穗,次年麥秀多岐
公元1604年
高淳縣志》萬曆三十二年甲辰四月麥穗兩岐
蘭谿縣志》萬曆三十二年四月蘭谿金華界田出三岐
公元1606年
貴州志》萬曆三十四年夏五月思南府沿河司一莖四穗
公元1616年
商州志》萬曆四十四年大有
公元1609年
蘭谿縣志》萬曆三十七年麥穗二岐。
公元1611年
威州志》萬曆三十九年瑞麥七穗
公元1616年
定州志》萬曆四十四年,定鄰境蝗蝻
惟定獨鮮。
未幾成有異穗並本者,諸穀如此者甚。
眾是歲大稔
新河縣志》天啟三年夏五月麥秀雙穗
公元1624年
新城縣志》天啟四年嘉麥生王氏田中一莖五穗
徐州志》天啟七年麥秀雙岐,竟畝如一
公元1628年
嵩縣志》崇禎元年穀秀兩岐
通州志》崇禎元年四月麥秀三岐
公元1632年
蘭谿縣志》崇禎五年純孝鄉出瑞麥,有兩岐三岐者。
弋陽縣志》崇禎五年十月二十五日天雨黑麥
贛榆縣志》崇禎十一年麥秀三岐兩岐
公元1641年
新安縣志》崇禎十四年大有收刈無人棄於地。
麟遊縣志》崇禎十四年夏大熟
野麥旅生無人採食
《吳縣志崇禎十四年辛巳夏初,殳涇產瑞麥一莖方尺兩岐二寸,狀如珠盤。
公元1642年
睢寧縣志》崇禎十五年,有一麥五岐者,有一麥三岐者。
公元1669年
茂州志》康熙八年五月茂州瑞麥一本七岐。
盱眙縣志》康熙十一年四月麥秀兩岐,有三岐四岐者。
公元1672年
泗州志》康熙十一年夏,泗民西北鄉麥秀兩岐,甚有三穗者。
虹縣志》康熙十一年,西二里一穗兩岐
是年大收
數十僅見
臨淮縣志》康熙十一年麥穗兩岐
建德縣志》康熙十一年麥穗兩岐
公元1673年
五河縣志》康熙十二年夏瑞麥一莖三岐、七岐至雙岐者,遍野皆是。
公元1680年
如皋縣志》康熙十九年麥穗兩岐
寶應縣志》康熙十九年麥秀三岐
公元1681年
高淳縣志》康熙二十年辛酉四月麥秀兩岐
荊州府志》康熙二十年夏五月方熟,阻于霖雨未穫。
及霽而麥穗,盡為鼠所啖,止餘空莖耳。
其鼠似家鼠尾大,色較赤焉。
濟南府志》:焦花女哭處在長清縣東二十里。
相傳女之母病,思食新
尚未熟,女向哭泣
移時麥黃以奉,母病頓愈。
今焦女塚旁之,視他處先熟。
田畔有碑書《孝經》字遒勁,傳為焦女設也。
文登縣志》瑞麥亭在縣西門外。
麥秀兩岐,明知縣王允言建。
濟源縣志》:崔來富號鳳山,以精醫學授,引禮
居常丸藥,以類置各櫃中,諭其家某疾用某櫃藥,人有求者問疾,啟櫃以應。
不及姓名
秋在莊,聞疫者多且殆,急歸。
丸藥通衢,摽使取之。
或謂天雨爛,竟不顧。
孟縣志》紫金山在城西八里,其地宜又名麥山
咸寧縣志》:鳳原龍首山橫岡也。
色味他處
夏壟風來不減萬頃層波
安定縣志》瑞麥川在縣西北四十里。
嘗產瑞麥俗名好麥川。
上海縣志》:海邑農家不比他邑,多種小麥,為麪玆獨多
種圓麥磨粉,參米以當粥飯
有無米可參,純用度日者致各邑,有東鄉麥子之譏。
雜錄
詩經·鄘風載》:馳我行其野,芃芃
〈注〉芃芃,盛長貌。
王風丘中丘中
《魏風·碩鼠碩鼠碩鼠,無食我
豳風十月,納禾稼黍稷重穋禾麻菽麥
大全許氏曰:非納于十月,蓋總言農事畢耳。
大雅生民麻麥幪幪
〈注〉茂密也。
周頌臣工於皇來牟,將受厥明,明昭上帝,迄用康年。
禮記·月令孟春之月,天子食麥與羊。
〈注〉麥實有孚甲,屬木。
〈陳注〉以金王而生,火王而死。
當屬金。
鄭云屬木,不可曉。
〈又〉季春之月,天子乘舟,薦鮪於寢廟
乃為祈實。
〈注〉薦鮪,并祈麥實
〈又〉孟夏之月,農乃登
天子乃以彘嘗。
薦寢廟,是月也,聚畜百藥靡草死,秋至
〈注〉秋者,五穀成熟之期。
於時雖夏,於則秋。
〈又〉仲秋之月,乃勸種
毋或失時
其有失時行罪無疑
〈注〉所以續舊穀之盡,而及新穀之登,尤利於民。
內則:子事父母饘酏酒醴芼羹菽麥,蕡黍粱秫唯所欲。
〈又〉麥食脯羹雞羹
儀禮有司徹,主婦取籩于房麷蕡,坐設于豆西。
〈注〉麷,熬也。
師曠禽經澤雉啼而齊。
莊子青青,生於陵陂。
呂氏春秋今茲美禾來茲美麥
孟夏之昔,殺三葉而穫大麥
〈注〉昔,終也。
三葉薺苨也,葶藶也,菥蓂也。
三葉之死,則大麥可穫之候也。
獨斷老扈農正趣民收麥
說文天降瑞麥一來二麰。
博物志:啖麥稼令,人力健行
燕麥令人骨節斷解。
《搜神記》之為蛺蝶,由乾濕也爾。
萬物之變,皆有也。
農夫之化者,區之以火。
聖人萬物之化者,濟之以道。
《譚子化書》:朽麥化蝴蝶,自無情而之有情也。
清異錄》:積十辛,良下子不得三辛,收潑不得三辛
上場入倉,亦用辛日。
癸辛雜識今人小麥麪為來牟
或曰:牟粉,皆非也。
《廣雅》:云牟為大麥,來為小麥
然則來牟自是兩物。
說文云:大麥,牟也。
大也
牟,一作麰,又作,周之所受瑞麥來牟即今大麥
小麥生於秋後二百四十日秀,之後六十日成。
秋種、冬長、春秀夏實,具四時之氣,兼有寒溫熱冷。
小麥微寒以為麴則溫,麪則熱,麩則冷。
後山談叢穎諺曰:黃䳺口噤蕎麥斗。
夏中候黃䳺不鳴,則蕎麥可廣種也。
八月一日雨,則角田下熟
角田,豆也。
角者,之訛也。
中秋無月,則蕎麥不實
《曲洧舊聞秋種夏熟,備四時之氣
蕎麥葉青、花白、莖赤、子黑、根黃,亦具五方之色。
然方結實時,最畏霜
此時得雨於結實尤宜。
不成霜,農家呼為解霜雨穄。
西北人呼為𪋩子有兩。
早熟者與相先後。
五月間熟者,號為麥爭場
水南翰記》蕎麥,字韻書無之道,藏中有藥石
爾雅唐元和間梅彪所集,諸藥隱名,以、蕎、、豆為五弟
近峰聞略》小滿芒種,說者不一
周禮稻人澤草所生,種之芒種
註云:種之芒種,謂此地宜稻
芒刺者,蓋至是未可收過
是則可收矣。
士人明遠曰:小滿四月中,謂麥氣至此小滿,而未熟也。
芒種五月節芒種收麥也。
至是方當熟矣。
空同子種之而焦於
火剋金也。
麥穗直而芒,有兵象焉。
《梧潯雜》:佩南方四月雨後尚有餘寒。
土人謂之麥秀寒
王勃採蓮賦》雨微涼,又徐陵集》亦有冷之語。
公元811年
《吳下田家志》種麥宜庚午、辛未辛巳辛卯庚子、庚戌
農家諺雲:行北好曬
士農必用,相傳語云彭祖壽年八百,不可忘了植。
植麥,又云:社後種爭回耬。
又云:社前種麥爭回牛。
言奪時之急,如此之甚也。
公元820年
法天生意六月初旬五更時乘露未乾,陽氣在下
耕地牛得其涼。
耕過稀種菉豆,候七月間豆有花,犁翻。
豆秧入地麥苗易茂。
農桑撮要防露傷麥
但有沙霧,將檾麻散拴長繩上,侵晨兩人對持其繩,於牽拽,抹去沙霧。
則不傷麥
太平御覽之為蝶繇濕也。
萬物之變,皆有化也。
之化區之以灰法於伏天,曬極乾。
乘熱覆以石灰則不生蟲
又以蠶沙和之,辟蠹蒼耳或艾,曝乾剉碎。
同收亦不蛀。
若稍濕,必生蟲
外編
酉陽雜俎李鄘北都介休縣百姓送解牒,夜止祠宇下。
夜半有人叩門云:介休王暫借霹靂車
日至介休收麥良久有人應曰:大王傳語霹靂車正忙,不及借。
其人再三借之,遂見五六人秉燭自廟後出介休使者亦自門騎而入。
數人共持一物如幢,扛上環旗旛
授與騎者曰:可點領。
騎者即數其旛,凡十八葉,每葉有光如電起百姓遍報鄰村,令速收麥
將有大風雨。
村人不信
自收刈。
至其日,百姓親情高阜候天及午介山上有黑雲氣如窯煙斯須蔽天注雨如綆。
風吼雷震,凡損千餘頃。
數村以百姓為妖,訟之。
工部員外郎張周親睹推案
幻異志》汴州西有板橋店,店娃三娘子,者不知何從來。
寡居年三十餘。
男女,亦無親屬
有舍數間以鬻餐為業。
然而家甚富貴,多有驢畜
往來公私車乘不逮者,輒賤其估以濟之
人皆謂之有道
遠近行旅多歸之。
元和中許州趙季和將詣東都,過是宿焉。
客有先至者六七人,皆據便榻。
季和後至,最得深處一榻
鄰比主人房壁。
既而三娘子供給諸客甚厚。
夜深致酒,與諸客會飲極懽
季和素不飲酒,亦與會宴。
至二更許,諸客醉倦就寢
三娘子歸室閉門。
少憇人皆熟睡
季和轉展不寐。
隔壁三娘子悉窣動物之聲。
偶於隙中窺之,即見三娘子向覆器下取燭挑明之後,於巾箱中取一副耒耜一木牛、一木偶人
各大六七寸,置于竈前,含水噀之,二物便行走木人牽牛耒耜,遂耕床前一席地。
來去數次。
復于箱中取出一裹蕎麥子授於木人,種之須臾生發麥熟
木人收割持踐,可得七八升。
安置磨子磑成麪。
訖卻,收木人牛於箱中
即取麪作燒餅數枚
有頃雞鳴
諸客欲發,三娘子起點燈,置新作燒餅食床上,與諸客點心
季和心動,遽辭開門而去。
即潛於戶外窺之,乃見諸客圍床食燒餅,未盡,忽一時踣地作驢鳴須臾皆變驢矣。
三娘子盡驅入店後,而盡沒其貲財
季和亦不告於人。
後月餘日,季和東都回將至板橋店,預作蕎麥燒餅大小如前。
既至寓宿焉。
三娘子懽悅如初
其夕更無他客,主人供待愈厚。
夜深殷勤問所欲。
季和曰:明晨發,請隨事點心
三娘子曰:此事無疑
但請穩便
半夜後,季和窺見一依前所為。
天明三娘子具盤食、果實燒餅數枚盤中
訖更取他物。
季和乘間走下,以先有者易其一枚,彼不知覺也。
季和將發就食,謂三娘子曰:適會某自有燒餅,請撤去
主人留待他賓,即取己者食之。
方飲次,三娘子送茶出來
季和曰:請主人嘗客一片燒餅
乃揀所易者與噉之。
入口三娘子據地作驢聲,即立變為驢,甚壯健
季和即乘之發,兼盡收木人木牛子等,然不得其術。
試之不成
季和乘策所變驢周遊他處
未嘗阻失。
日行百里
後四年,乘入關。
華岳廟東五六里路傍,忽見一老拍手大笑曰:板橋三娘子何得作此形骸
因捉驢謂季和曰:彼雖有過然遭君。
亦甚矣。
可憐許請從此放之老人,乃從驢口鼻邊以兩手擘開
三娘子自皮中跳出,宛復舊身。
老人拜訖走去,更不知所之
馬令南唐書》女冠耿先生道術修煉為事元宗
嘗購真珠數升,欲得圓者,先生曰:易致也。
就取小麥淘洗,以銀釜炒之勻圓,皆成蚌胎
太原府志》:諸仙禪師俗姓裴氏祁縣人
久居幽仙寺,性行醇慧。
一日春夢,覺云河南
徒眾皆笑。
袖中麥穗示之,眾大異。
嘗遊汴,徽宗入朝賜號諸仙
平陰縣志》金大定間邑民任公行田野中
忽聞空中連呼刈者,三公驚視無所見。
已將熟,乃急集有眾併力收刈
刈甫畢,天大雨雹
傍鄰邑皆然。
公感神貺,乃建義漿亭,貯水以濟渴者。
公元1513年
延安府志》:元趙真人名摩哥,延川人
幼風顛。
牧羊畫地,羊莫敢越。
一日牧歸甚晚,母詰其故,謂探兄來。
袖出肉餅,兼出麥穗曰:路經西安麥熟甚早。
此其莖也。
後兄自遠方回言,一日弟至何一飯不見耶。
具言前事
兄曰:子莫非神乎
其弟杳然莫知所之
東明縣志》:馮重禮山西襄垣人
明弘治間遷居東明
田夫投宿其家,貌甚奇古
詰旦為傭工。
問其姓名,曰:吾與公同鄉里襄垣人也。
焦其姓以貧故為公傭,當呼為小焦兒。
禮留之凡委任,悉稱意旨。
正德八年,境內大旱
焦白禮詣黃河南數日回。
持一小囊語禮曰:至矣。
掃數盛貯
禮笑曰:囊小焉,用數房。
曰:請試之。
三房,小囊尚未盡。
禮始知非塵凡人也。
敬重三年辭去
禮曰:後見有期乎。
曰:試看西北雷震驟風暴雨,即吾至也。
言訖昏霧
少頃雷聲大作,赴西北去。
陽曲縣志》:梁魔頭晉人無居處
散髮蓬頭,若風顛狀。
晉端王時,數召見
飲食賜坐,有事叩問必先知之。
一日王與魔頭奕棋,忽睡。
王謂左右勿驚。
魔頭睡覺
王問何往,魔頭應自平陽來。
王問何為魔頭對以看收麥,且得齋
王哂曰:何誕也。
魔頭遂出二麥穗四,饅頭袖中,其奇異類此
平順縣志》:李如棠,王莊里人
有仙婆方垂髫,言未來事輒應。
三月初旬,與鄉人群處,稍盹曰:清化甚豐。
大熟
人未信,袖中遂取出數穗,眾皆異之。
沁水縣志》:明張雷西曲里人
符咒之術。
田間荊棘莠草,以術咒之,即萎死。
行路遇刈者,聚食田間。
乞湯不與,乃出懷中片紙製為兔,放之麥中跳躍而去。
眾共逐之,須臾盡毀。
雷笑呼兔,納之袖中
眾執雷曰:爾以妖術壞吾
當白之官
雷曰:若。
麥果壞,當即償。
回顧,則如故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