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卷一百七十六 (自动笺注)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禽蟲
 第一百七十六卷目錄
 蝗部彙
  螟圖
  詩經小雅大田
  禮記月令
  爾雅〈釋蟲〉
  方言〈蝗雜釋〉
  述異記〈蝗〉
  毛詩疏廣要〈去其螟螣及其蟊賊
  埤雅〈螟〉
  爾雅翼〈螟  蟘〉
  本草綱目〈蝗〉
 蝗部藝文
  論衡商蟲篇       後漢王充
  與西陽孔德琰書     魏應璩
 蝗部藝文二〈詩〉
  答朱寀捕蝗詩      宋歐陽修
  捕蝗詩示尚書郭敦     明宣宗
 蝗部紀事
 蝗部雜錄
 蝗部外編
 竹蝨部彙
  圖缺
  本草綱目〈釋名 集解 氣味 主治 附方〉
 竹蝨雜錄
 芫青部彙
  圖缺
  本草綱目〈釋名 集解 氣味 主治 附方〉
 樗雞部彙
  圖缺
  本草綱目〈釋名 集解 修治 氣味 主治 發明 附方〉
 棗貓部彙
  圖缺
  本草綱目集解 主治
 蠋部彙
  圖缺
  詩經豳風東山
  爾雅〈釋蟲〉
  埤雅〈蠋〉
  爾雅翼〈
  本草綱目枸杞集解 氣味 主治
 亭長部彙
  圖缺
  本草綱目〈釋名 集解 修治 氣味 主治 發明 附方〉
 斑蝥部彙
  圖缺
  本草綱目〈釋名 集解 修治 氣味 主治 發明 附方〉
禽蟲典第一百七十六卷
部彙
釋名
詩經     螣詩經
詩經     賊詩經
爾雅     蝮蜪爾雅
方言     方言蟅蟒方言    蟥蟲〈蟥音橫 爾雅翼》
螟圖
詩經小雅·大田
去其螟螣,及其蟊賊無害田穉田祖有神,秉𢌿炎火
〈傳〉食心曰螟,食葉曰螣,食根曰蟊,食節曰賊。
禮記月令
仲春夏令蟲螟為害
〈疏〉蟲螟為害地災
〈陳註〉食苗心者。
孟夏春令,則蝗蟲為災。
〈註〉寅之氣乘之也,必以蝗蟲為災者。
寅有啟蟄之氣,行於初暑,則當蟄者大出矣。
〈疏〉蝗蟲為災,地災
仲夏春令百螣時起
〈註〉螣蝗之屬,言百者明眾類並為害
〈疏〉百螣時起地災
〈陳註〉食苗葉之蟲也,百螣者言害稼之蟲非一類
仲冬春令,則蝗蟲為敗。
〈註〉當蟄者,出卯之氣乘之也。
爾雅《釋蟲》
蝝,蝮蜪
公元前594年
〈註〉蝗子未有翅者。
外傳曰:蟲舍蚳蝝
〈疏〉一名蝮蜪蝗子未有翅者。
春秋十五年,冬蝝生是也
〈註〉外傳曰:蟲舍蚳蝝者,此魯語也。
里革宣公之辭也。
韋氏解曰:蚳螘子也,可以為醢蝝蝮蜪也,可食舍不取也。
食苗心,螟。
食葉,蟘。
食節,賊。
食根,蟊。
〈註〉分別啖食所在之名耳,皆見詩。
〈疏〉分別蟲所啖食所在之名也。
李巡曰:食禾心為螟言其姦冥,冥難知也。
禾葉者言假貸無厭
故曰:蟘也食禾節者,言貪狼
故曰:賊也食禾根者,言其稅取萬民財貨
故云:蟊也。
孫炎曰:皆政貪所致以為名也,郭璞直以蟲食所在為名。
李巡孫炎並因託惡政則災,由政起雖以食所在為名,而所在之名緣政所致理為兼通也。
方言蝗雜釋
蟒。
即蝗也。
宋魏之間謂之蟘,南楚之外謂之䗪蟒,或謂之蟒,或謂之螣。
《述異記》
江中魚化為蝗,而食五穀者,百歲為鼠。
毛詩·陸疏廣要》去其螟螣及其蟊賊
螟似虸蚄而頭不赤螣蝗也,賊李中蠹蟲赤頭身長而細耳。
或說云:蟊螻蛄食苗為人害。
許慎云:吏冥,冥犯法即生螟吏乞貸則生蟘吏抵冒取人財則生蟊。
《舊說》云:螟螣蟊賊一種蟲也,如言寇賊奸宄內外言之耳。
犍為文。
學曰:此四種蟲皆蝗也,實不同分釋之。
鄭註螟極纖細在苗之心,若木中有蠹然。
農家忌大小暑日一種霏。
微者云:即此蟲降也,蟘詩作一種蟲,似螟蛉食苗葉而捲為房蟘,即草蟲類雖亦食葉,好食節蟊未詳陸璣螻蛄㨿螻蛄穴土居然亦取葉于穴中而食之。
不食根唯陸田有之毛傳
朱傳俱云:食心曰,螟食葉曰螣,食根曰蟊,食節曰賊。
螟螣蟊賊爾雅注疏,合釋甚詳明諸家亦無異說,但食心曰螟,食葉曰螣。
說文又謂食穀葉曰螟,食苗葉曰蟘,差不同爾。
据陸氏謂蟊是螻蛄本草螻蛄一名蟪蛄一名天螻
爾雅云:螜天螻
月令孟夏螻蟈鳴者是也,豈在稿壤則為螻蛄,在平疇食苗根耶。
目擊螻蟈穴土而居,遇水即出。
豈能水土食苗根,而為人患耶。
《埤雅》
食心曰螟,食葉曰蟘,食節曰賊,食根曰蟊。
爾雅所謂食苗心螟,食葉蟘,食節賊,食根蟊
許慎說文以為冥冥犯法即生螟,乞貸即生蟘,扺冒取民財則生蟊,然則靈芝朱草之錘。
其美與螟蟘之鍾,其惡雖不同其繫王者之政,一也。
淮南子曰:枉法令即多蟲螟,其以此乎,蟘則蝗也。
蝗字從皇,今其首腹皆有王字,未燭厥理也。
或曰:蝗即魚卵所化
列子曰:魚卵之為蟲,蓋謂是也
俗云春魚遺子埋于泥中明年水及故岸則皆化而為魚,如遇旱乾水縮不及故岸則其子久閣。
為日所暴,乃生飛蝗
《詩》曰:眾維魚矣,實為豐年說者,以為陰陽和則魚眾多矣,故豐年夢魚理或然也。
《詩》曰:去其螟螣,及其蟊賊無害田穉,苗而未秀為穉。
韓詩曰:穉幼稼也,蓋蟊賊螟蟘尤為穉禾之害字。
說云:蟘食苗無傷于寔若蟘可貸也。
食苗節賊苗蟊食根如鋸,所植螟食心不可見
爾雅翼》
古者螟螣蟊賊者曰食苗心,螟食葉,蟘食節,賊食根,蟊耳,乃未始的言其狀。
五行志》視之不明時則有蠃蟲之孽謂螟。
螣之類當死,不死不當生
而生或多故為災聽之不明時則介蟲之孽,蜂蜚蝝之類,或曰蝝螟之始生。
屬蠃蟲之孽然則但知螟螣之為蠃螽蝝之為介而已
食苗心者乃無足小青蟲,既食其葉又以絲𦆑集眾,葉使穗不得江東謂之蟥蟲,音若橫逆之橫言。
橫生能為橫災也,然按蝗字通有橫音以為物,雖不同皆害稼之屬也。
漢孔臧蓼蟲賦曰:爰有蠕蟲厥狀似螟,是螟為無足蟲也。
食葉曰蟘,又曰食穀葉曰螟,食苗葉曰蟘,蟘之字又作螣,其種類不一
故曰:百螣時起,許氏以為百螣動股蝗屬也,時起害稼動股阜螽阜螽則今蝩蟲也,劉向以為介蟲之孽。
春秋書螽在秋者,四在八月者,三在九月十月者,一在十二月者,二惟十二月者,乃是失閏之過。
其餘八月九月十月者蓋夏之,六月七月八月也,螽類群盛。
故有雨螽于宋言自上而下眾多之甚,故以雨言之今蝗之盛,或蔽天其過河皆相銜而過亹。
亹不絕詩后妃子孫眾多,言若螽斯詵詵兮,宜爾子孫繩繩兮,此之謂也。
說文螟蟲食穀葉者,吏冥冥犯法則生螟蟘蟲。
食苗葉者吏乞貸則生蟘。
京房昜傳》曰:臣安祿茲謂貪厥災蟲,食根德無常茲謂煩蟲,食葉不絀無德蟲食本與東作爭茲,謂不時蟲食蔽惡生孽蟲食心。
王充《論衡》曰:變復之家謂蟲食穀者,吏貪很所致也。
蟲頭赤者武官黑者,文吏按蟲頭赤身白,頭黑身黃,復應何官耶。
本草綱目
蝗亦螽類大而方首,首有王字沴氣所生蔽天而飛。
性畏金聲北人炒食之,一生八十一子,冬有大雪,則入土而死。
蝗部藝文
《論衡商蟲篇後漢·王充
公元55年
變復之家謂蟲食穀者,部吏所致也。
貪則侵漁,故蟲食穀。
黑頭赤,則謂武官頭黑身赤,則謂文官
使加罰于蟲所象類之吏,則蟲滅息,不復見矣。
夫頭赤則謂武吏頭黑則謂文吏所致也。
時或赤身白,頭黑身黃,或頭身皆黃,或頭身皆青,或皆白若魚肉之蟲,應何官吏
時或白布豪民猾吏被刑乞貸者,威勝于官,取多于吏,其蟲形何如狀哉。
蟲之滅也,皆因風雨
案蟲滅之時,則吏未必伏罰也。
陸田中時有鼠,水田中時有魚,蝦蟹之類,皆為穀害或時希出而蹔為害,或常有而為災,等類眾多,應何官吏
魯宣公履畝而稅,應時而有蝝生者,或言若蝗。
時至蔽天如雨,集地食物不擇穀草
察其頭身,象類何吏。
變復之家,謂蝗何應。
建武三十一年,蝗起太山郡西南陳留河南,遂入夷狄,所集鄉縣以千百數。
當時鄉縣之吏,未皆履畝蝗食穀草連日老極,或蜚徙去,或止枯死
當時鄉縣之吏,未必伏罪也。
蟲食穀,自有止期,猶蠶食,自有足時也。
生出有日,死極有月,期盡變化不常為蟲。
使人不罪其吏,蟲猶自亡。
夫蟲,風氣所生蒼頡知之,故凡、蟲為風之字,取氣于風,故八日而化,生春夏之物,或食五穀,或食眾草
五穀,吏受錢穀也,其食他草,受人何物
倮蟲三百,人為之長。
由此言之,人亦蟲也。
人食蟲所食,蟲亦食人所食,俱為蟲而相食物何為怪之。
設蟲有知,亦將非人曰:女食天所生,吾亦食之,謂我為變,不自謂為災。
含氣之類,所甘嗜者,口腹不異
人甘五穀,惡蟲之食;自生天地之間,惡蟲之出。
設蟲能言以此非人,亦無以詰也。
夫蟲之在物間也,知者不怪,其食萬物不謂之災。
甘香渥味之物,蟲生常多,故之多蟲者粢也。
時有蟲,與豆無蟲。
必以有蟲責主者吏,是其粢鄉部吏常伏罪也。
神農后稷藏種之方,煮馬屎以汁漬種者,令禾不蟲。
如或以馬屎漬種,其鄉部鮑焦陳仲子也。
是故后稷神農之術用,則其鄉吏可免為姦。
何則
無從生,上無以察也。
蟲食他草,平事不怪,食五穀葉,乃謂之災。
有蠹,有蝎,中藥給蠶,其用亦急,與穀無異
蠹蝎不為怪,獨謂蟲為災,不通物類之實,闇于災變之情也。
蟲曰蠱,蠱若蛾矣。
粟米饐熱生蠱。
夫蠱食粟米不謂之災,蟲食苗葉,歸之于政。
如說蟲之家,謂輕苗重也。
蟲之種類眾多非一
魚肉腐臭有蟲,醯醬不閉有蟲,飯溫濕有蟲,書卷不舒有蟲,衣襞不懸有蟲,蝸疽蝦有蟲。
或白或黑,或長或短,大小鴻殺不相似類,皆風氣所化,并連以死。
生不擇日,若生日短促,見而輒滅。
變復之家,見其希出,出又食物,則謂之災。
災出當有所罪,則依所似類之吏,順而說之
人腹中有三蟲下地之澤,其蟲曰蛭,蛭食人足,三蟲食腸
順說之家,將謂三蟲何似類乎
天地之間,陰陽所生,蛟蟯之類,蜫蠕之屬,含氣而生,開口而食。
食有甘不,同心等欲,彊大食細弱知慧頓愚
他物小大連相齧噬,不謂之災,獨謂蟲食穀物為應政事失道理之實,不達物氣之性也。
然夫蟲之生也,必依溫濕
溫濕之氣,常在春夏
秋冬之氣,寒而乾燥,蟲未曾生。
若以蟲生,罪鄉部吏,是則鄉部吏貪于春夏,廉于秋冬
盜蹠之吏以秋冬署,蒙伯夷之舉矣。
春夏非一,而蟲時生者,溫濕甚也,甚則陰陽不和
陰陽不和,政也,徒當歸政治,而指謂部吏為姦,失事實矣。
何知蟲以溫濕生也。
蠱蟲知之。
乾燥者,蟲不生;溫濕饐餲,蟲生不禁
宿麥之種,烈日乾暴,投於燥器,則蟲不生。
如不乾暴閘喋之蟲,生如雲煙。
以蠱閘喋准況眾蟲,溫濕所生,明矣。
《詩》云:營營青蠅,止于藩。
愷悌君子無信讒言
讒言傷善,青蠅污白,同一禍敗《詩》以為興。
昌邑王西階下有蠅矢,明旦召問郎中龔遂對曰:蠅者,讒人之象也。
夫矢積于階下,王將用讒臣之言也。
由此言之,蠅之為蟲,應人君用讒。
何故不謂蠅為災乎。
如蠅可以為災,夫蠅歲生世間人君常用讒乎。
蟲害人者,莫如蚊蝱蚊蝱歲生
如以蚊蝱應災,世間有害人之吏乎。
必以食物乃為災,人則物之最貴者也,蚊蝱食人,尤當為災。
必以暴生害物乃為災,夫歲生食人與時出而害物,災孰為甚
人之病疥,亦希非常疥蟲何故不為災。
天將雨,螘出蚋蜚,為與氣相應也。
或時諸蟲之生,自與時相應如何歸罪部吏乎。
天道自然吉凶偶會,非常之蟲適生貪吏遭署。
人察貪吏之操,又見災蟲之生,則謂部吏所為致也。
《與西陽孔德琰書》·應璩
嘉麥禎祥惟日未久不圖,飛蝗一旦至止知恤,蒸庶存良苗親發赫斯,爰整其旅鮐背之叟皓首之嫠。
莫不負戈奔走道路旌表曜于白,日黿鼉震于雷動以此
掃敵必將席捲況于微蟲能無驚駭卓,茂治密魯恭中牟,時雖有災未若斯勤,亦猶子鳴琴巫馬出入勞逸有殊立功惟一重雲兆興不降靈雨麗此二災,憂心忡惙逐蝗之道謹聞教矣。
不審致禳將以何物文王修德厭地震,湯禱桑林致克豐雨宜修善政以慰民望
蝗部藝文〈詩〉《答朱寀捕蝗詩》·歐陽修
捕蝗之術世所非,欲究此語興於誰。
或言豐凶歲有數天孽未可人力支。
或言蝗多不易捕,驅民入野踐其畦。
因之奸吏恣貪擾,戶到頭斂無一遺。
蝗菑食苗自苦,吏虐民苗皆被之。
吾嗟此語袛知一,不究其本論其皮。
驅雖不盡養患昔人固已決不疑。
秉蟊投火況舊法,古之去惡猶如斯。
既多而捕誠未易,其失安在常由遲。
詵詵說子孫眾,為腹所孕多蜫蚳
生朝畝暮已頃,化一為百無根涯。
口含鋒刃疾風雨,毒腸不滿疑常饑。
高原下濕知數進退整若隨金鼙
嗟茲羽孽物共惡,不知造化其誰尸。
大凡萬事如此,禍當早絕防其微。
蠅頭出土不急捕,羽翼已就功難施。
只驚群飛天下不究生子山陂
官書立法空太峻,吏愚畏罰反自欺
蓋藏十不申一上心雖惻何由知。
不如寬法良令,告蝗不隱捕以時
今苗因捕雖踐死,明歲猶免為蝝菑
吾嘗捕蝗見其事,較以利害深思
官錢二十買一斗,示以明信民爭馳
斂微成眾在人力頃刻露積京坻
乃知孽蟲雖甚眾,嫉惡苟銳無難為。
往時姚崇用此議,誠哉賢相得所宜。
因吟君贈廣其說,為我持之告采詩
捕蝗詩示尚書郭敦·宣宗皇帝
蝗螽微物為患良不細。
其生實蕃滋殄滅端匪易。
方秋禾黍茂,芃芃生遂
所忻歲將登,奄忽蝗已至。
害苗及根節而況葉與穗。
傷哉隴畝植,民命之所繫。
一旦于斯何以卒年歲。
上帝下民,詎非人所致
修省勿敢怠,民患可坐視
去螟古有詩,捕蝗亦有使。
除患與養患昔人論已備。
拯民于水火,勗哉勿玩愒
蝗部紀事
漢書·五行志》宣公十五年冬蝝生
劉歆以為蝝,之有翼者,食穀為災,黑眚也。
董仲舒劉向以為蝝,螟始生也,一曰螟始生。
是時民患上力役,解于公田
宣是時初稅畝
稅畝,就民田畝擇美者稅其什一,亂先王制而為貪利,故應是而蝝生,屬蠃蟲之孽。
公元前130年
武帝元光五年秋,螟;六年夏,蝗。
先是五將軍眾三十萬伏馬邑,欲襲單于也。
是歲,四將軍匈奴
元鼎五年秋,蝗。
是歲,四將軍征南越及西南夷,開十餘郡。
元封六年秋,蝗。
先是,兩將軍朝鮮,開三郡
太初元年夏,蝗從東方蜚至燉煌三年秋,復蝗。
元年師將軍大宛天下奉其役連年
征和三年秋,蝗;四年夏,蝗。
先是一年三將軍眾十餘萬征匈奴
征和三年貳師七萬人沒不還。
平帝元始二年秋,蝗,遍天下
是時王莽秉政
嚴延年傳》延年為河南太守,用刑刻急
黃霸潁川寬恕為治,郡中亦平,婁蒙豐年鳳皇下,上賢焉,下詔稱揚其行,加金爵之賞。
延年素輕為人,及比郡為守,褒賞反在已前,心內不服
河南界巾又有蝗蟲府丞出行蝗,還見延年延年曰:此蝗豈鳳凰食邪。
公元22年
王莽傳》地皇三年夏,蝗從東方來,蜚蔽天,至長安,入未央宮,緣殿閣
吏民設購捕擊
後漢書·卓茂傳》密令教化大行道不拾遺
平帝時天下大蝗河南二十餘縣皆被其災,獨不入密縣界。
督郵言之,太守不信自出案行,見乃服焉。
《論衡·感虛篇》:世稱:南陽卓公為緱氏,蝗不入界
蓋以賢明至誠,災蟲不入其縣也。
東觀漢記》馬援武陵太守郡。
連有蝗蟲,穀價貴,奏罷鹽官,賑貧羸,薄賦稅蝗蟲飛入海,化為魚蝦。
後漢書·趙憙傳》平原太守
青州大蝗侵入平原界輒死,歲屢有年百姓歌之。
公元56年
宋均傳》遷九江太守
中元元年山陽、楚、沛多蝗,其飛至九江界者,輒東西散去,由是名稱遠近
公元72年
謝夷吾傳》夷吾為壽張令
〈註〉謝承書曰:永平十五年蝗發泰山流徙郡國荐食五穀,過壽張界,飛逝不集
鄭弘傳》拜騶
〈註〉謝承書曰勤行德化
永平十五年,蝗起太山流被郡國,過騶界不集
郡以狀聞詔書以為不然遣使案行,如言。
虞延傳》〈註〉謝承書曰:玉況陳留太守善行德教
永平十五年蝗蟲太山彌衍兗、豫,過陳留界,飛逝不集五穀獨豐。
公元129年
楊厚傳》永建四年上言今夏必盛寒,當有蝗蟲之害。
是歲,果六州大蝗
戴封傳》封拜議郎
西華
時汝、潁有蝗災,獨不入西華界。
督郵行縣,蝗忽大至督郵其日即去,蝗亦頓除,一境奇之。
公沙穆傳》:穆遷弘農縣界螟蟲,食稼百姓惶懼穆乃設壇。
謝曰:百姓有過罪,穆之由請以身禱。
於是暴雨既霽,而螟蟲自消。
百姓稱曰:神明
公元178年
蔡邕傳》除為郎中太子舍人
時有蝗蟲之害。
上封事曰:政有苛暴,則虎狼食人貪利傷民,則蝗蟲損稼。
臣謹條宜所施行七事表左三事求賢之道,未必一途。
郎中張文,前獨盡狂言,聖聽納受。
臣愚以為宜擢文右職,以勸忠謇
〈注〉名臣張文上疏,其略曰:春秋義曰:蝗者貪擾之氣所生
天意若曰貪狼之人,蠶食百姓,若蝗食禾稼而擾萬民
續漢志曰,光和元年,詔問曰:連年蝗蟲,其咎焉在。
對曰:易傳云:大作不時天降災,厥咎蝗蟲來。
河圖祕徵篇曰:帝貪則政暴,吏酷則誅慘。
蝗蟲貪酷所致也。
《搜神記》後漢徐栩字敬卿吳由拳人,少為獄吏執法詳平
小黃時,屬縣大蝗,野無生草,過小黃界,飛逝不集
刺史行部不治
棄官,蝗應聲而至。
刺史謝令還舍,蝗即飛去。
《吳志·趙達傳》達治九宮一算之術,究其微旨是以應機立成對問若神,至計飛蝗射隱伏,無不中效。
或難曰:飛者固不可校,誰知其然,此殆妄耳。
使其人取小豆數斗,播之席上,立處其數,驗覆果信。
陳留耆舊傳》高順孝甫敦厚少華子式至孝蝝蝗為災,不食
南史·鄱陽忠烈王恢傳》修為梁、秦二州刺史
長史范洪冑有田一頃,將秋遇蝗,修躬至田所,深自咎責。
功曹瑯琊王廉勸修捕之,修曰:此由刺史無德所致,捕之何補
言卒,忽有飛鳥千群蔽日而至,瞬息之間,食蟲遂盡而去,莫知何鳥。
適有臺史見之,具言於帝,璽書勞問手詔曰:犬牙不入,無以過也。
州人表請立碑頌德
公元628年
唐書·太宗本紀貞觀二年夏五月庚午,以旱蝗責躬大赦
五行志》貞觀二年六月京畿旱、蝗。
太宗苑中掇蝗祝之曰:人以穀為命百姓有過,在予一人,但當食我,無害百姓
將吞之,侍臣懼帝致疾,遽以為諫。
帝曰:所冀移災朕躬,何疾之避。
遂吞之。
是歲,蝗不為災。
三年五月徐州蝗。
,德、戴、廓等州蝗。
公元682年
永淳元年三月京畿蝗,無麥苗
六月,雍、岐、隴等州蝗。
開元四年夏山東蝗,蝕稼,聲如風雨
傳信記》開元初山東大蝗姚崇分遣使捕蝗埋之。
上曰:蝗天災也,誠由不德而致焉。
卿請捕蝗得無違而傷義乎。
崇進曰:臣聞大田《詩》曰:秉𢌿炎火捕蝗之術也,古人行之於前陛下用之於後。
古人行之所以安農陛下,行之所以除害臣聞安農非傷義也。
農安則物豐除害則人,豐興農除害國之大事也。
陛下熟思之。
上喜曰:事既師古可救時是朕心也。
遂行之時中外以為不可
上謂左右曰:吾與賢相討論已定捕蝗之事,敢議者死。
是歲所司結奏捕蝗蟲,凡百萬石時無饑饉天下賴焉。
公元735年
酉陽雜俎開元二十三年榆關虸蚄蟲,延入平州界,亦有群雀食之。
開元中貝州蝗蟲食禾,有大白鳥數千,小白鳥數萬,盡食其蟲。
公元737年
唐書·五行志》開元二十五年貝州蝗,有白鳥數千萬,群飛食之,一夕而盡,禾稼不傷。
公元738年
二十六年榆關虸蚄蟲害稼,群雀來食之。
廣德元年秋虸蚄蟲害稼,關中尤甚
興元元年秋螟蝗自山而東際于海,晦天蔽野草木葉皆盡。
公元785年
貞元元年夏,蝗,東自海,西盡河、隴,群飛蔽天旬日不息所至草木葉及畜毛靡有孑遺,餓殣枕道,民蒸蝗,曝,颺去翅足而食之。
公元823年
長慶三年秋洪州螟蝗害稼八萬頃。
公元824年
四年絳州虸蚄蟲害稼。
太和元年秋河東、同虢等州虸蚄蟲害稼。
《武宗本紀》開成五年正月辛巳,即皇帝位。
六月丙寅河北河南淮南浙東福建蝗疫州除其徭。
公元840年
五行志》開成五年夏,幽、、德、、海、河陽淮南、許、汝等州螟蝗害稼。
占曰:國多邪人,朝無忠臣居位食祿,如蟲與民爭食,故比年蟲蝗
酉陽雜俎荊州有帛師號法通,本安西人,少於東天竺出家
蝗蟲下有梵字,或自天下來者
忉利天梵天來者
西域驗其字,作木天壇法禳之。
蝗蟲首有王字,固自不可曉。
或言魚子變,近之矣。
舊言蟲食穀者,部吏所致侵漁百姓,則蟲食穀。
蟲身黑頭赤,武吏也;頭黑身赤,儒吏也。
公元869年
唐書·懿宗本紀咸通十年六月戊戌,以蝗旱理囚。
五行志》咸通十年夏,陝、虢等州蝗。
不絀無德,虐取於民之罰。
公元875年
《僖宗本紀》乾符二年七月,以蝗避正殿減膳
公元886年
五行志》光啟二年,荊、襄蝗、米斗錢三千,人相食;淮南蝗,自西來,行而不飛,浮水城入揚州府竹樹幢節一夕如翦,幡幟畫像,皆齧去其首,撲不能止。
旬日自相食盡。
公元907年
五代史·梁本紀太祖開平元年八月丁卯同州虸蚄蟲生。
《遼史·蕭文傳》易州,兼西南面安撫使
高陽土沃民富,吏其邑者,每黷於貨,民甚苦之。
文始至,悉去舊弊,務農崇禮教,民皆化之。
時大旱,百姓憂甚,禱之輒雨。
屬縣又蝗,議捕除之,曰:蝗,天災,捕之何益。
反躬自責,蝗盡飛去;遺者亦不食苗,散在草莽,為烏鵲所食。
《宋史·段思恭傳》漢祖建國,授左補闕
隱帝時,蝗,詔遍祈山川
思恭上言赦過宥罪議獄緩刑,苟獄訟平允,則災害不生。
望令諸州速法重刑,無致淹濫,必召和氣
從之。
宗室王廷美傳》:廷美子德彝判沂州時年十九。
飛蝗入境吏民請坎瘞火焚之,德彝曰:上天降災,守臣之罪也。
責躬引咎齋戒致禱既而蝗自殪。
王旦傳》天下大蝗使人於野得死蝗,帝以示大臣。
明日執政遂袖死蝗進曰:蝗實死矣,請示於朝,率百官賀。
不可
後數日,方奏事飛蝗蔽天,帝顧曰:使百官方賀,而蝗如此豈不天下笑耶。
公元1017年
和州志》宋天禧元年蝗生卵,如粒而細。
《宋史·孫沖傳》襄州
京西蝗,真宗中使督捕,至襄,怒出迎,乃奏蝗惟襄為甚,而州將置酒,無卹民意。
帝怒,命即州置獄。
得屬縣言歲稔狀,馳驛上之。
使者猶未還,帝悟,為追使者笞之。
孫覺傳》調合肥主簿
歲旱,州課民捕蝗之官言:民方艱食,難督以威。
若以米易之,必盡力,是為除害享利也。
守悅,推其說下之他縣。
司馬旦傳》鄭縣主簿
捕蝗因緣搔民。
言:蝗,民之仇,宜聽自捕,輸之官
後著為令。
漫志》元章米公尹雍丘時,境內大蝗其鄰縣尤甚以為雍丘之蝗,被逐越界集彼境內移文米公使止其打逐米。
大笑題紙尾以答之,曰:蝗蟲本是飛空天遣來為百姓災。
本縣若能驅得去貴司還請打過來。
避暑錄話》:錢穆甫為如皋,令會歲旱蝗發泰興
令獨紿郡將云縣界,無蝗已而大起
郡將詰之,令辭窮乃言。
縣本無蝗蓋自如皋飛來,仍檄如皋嚴捕蝗無使。
鄰境穆甫得檄輒書其紙尾
報之曰:蝗蟲本是天災,即非縣令不才既。
自敝邑飛去,卻請貴縣押來。
未幾傳至郡下無不絕倒
《宋史·趙抃傳》資政殿學士、知杭州,改青州,時京東旱蝗,青獨多蝗來及境,遇風退飛,盡墮水死
趙方傳》:方知隨州
南北講和,旱蝗相仍親走四郊以禱,一夕大雨,蝗盡死,歲大熟
宗室列傳希言臨安仁和縣
學宮四百餘畝。
大旱,蝗集御前蘆場中,亙數里。
希言欲去蘆以除害中使沮其策,希言驅卒燔之。
畫墁錄》:波唐善詞曲始為楚州職官胡知州楷差打蝗蟲
唐方少年負氣不堪其後,作蝗蟲三疊且曰不是
這下無禮都緣是我,自家遭逢大怒科其帶禁軍
隨行坐贓三十年至熙寧,魏公劄子特旨改官辟充大名府簽判
公元1196年
高郵州志》宋寧宗慶元二年秋七月飛蝗戴蛆死。
夏旱飛蝗自凌塘,忽入城人皆憂懼
繼皆抱草死每一蝗有一蛆食其腦。
陳造郡守陳伯固,詩使君手有垂雲箒,虐魃妖螟掃不餘千頃飛蝗戴蛆死已濡銀筆為君書。
公元1238年
《癸辛雜識戊戌七月武城蝗自北來
蔽映天日,有崔四者行田而仆。
其子尋訪,但見蝗聚如堆,阜撥視之,見其父臥地上,為蝗所埋,鬚髮皆被囓盡,衣服碎為篩網。
一時頃方甦,晉天福中蝗食豬,平原一小兒為蝗所食,吮血唯餘空皮裹骨耳。
金史·移刺溫傳》:溫歷永定震武崇義節度使
移鎮武定歲旱且蝗,溫割指,以血瀝酒中,禱而酹之。
既而雨霑足,有群鴉啄蝗且盡,由是歲熟,人以為至誠之感云。
趙鑑傳》大定初,知寧海軍。
秋禾方熟,子方蟲生,出城行視,蟲乃自死。
公元1162年
《宗寧傳》:宗寧大定二年,擢歸德軍節度使。
時方旱蝗,宗寧督民捕之,得死一斗給粟一斗,數日捕絕。
王維翰傳》泰和七年河南旱蝗,詔維翰體究田禾分數以聞。
七月,雨,復詔維翰曰:雨雖霑足蝗蝻遺子如何可絕。
舊有蝗處來歲宜菽,諭百姓使知之。
莘縣志》明嘉靖九年夏五月蝗蝻自兗郡來群隊如雲所過無遺比至知縣陳棟齋沐邑人禱於八蜡,神倏黑蜂滿野嚙蝗盡,死既而雷雨交作蝗盡化為泥。
田禾不至損傷,咸以為陳侯精誠所感云。
城武縣志》明萬曆四十五年大旱蔽天賑荒指使過庭
訓奏以入粟為庠,生時謂之
生又以捕蝗應格亦許入庠,時謂之蝗生
公元1672年
定興縣志》崇禎壬子東省河間等處多大蝗幾,幾乎震鄰矣。
邑境幸不被災,閏七月河內村民趙道。
人家種穀一段十畝一夜苗葉,都盡次日視之,惟黃沙滿地三五病蝗而已,其來也不知何時其去。
亦不知何時鄉人,皆不之覺。
蝗部雜錄
詩經·大雅·瞻卬章》蟊賊蟊疾,靡有夷屆
《召旻章》天降罪罟蟊賊內訌
〈注〉訌潰也。
大全蟊賊之害稼,亦在內不在外也。
《易林》螟蟲為賊,害我嘉穀
中留空虛,家無所食。
蝗食,驅不可去。
實穗無有,但見空槁。
京房易傳:妖害忠孝蟲食苗根
王者諸侯爭,蟲食苗節莖。
惡生孽,蟲食苗心
無節蟲食葉。
漢書·五行志》介蟲孽者,謂小蟲有甲飛揚之類,陽氣所生也,於春秋為螽,今謂之蝗,皆其類也。
抱朴子·博喻篇》禁令不明嚴刑以靜,亂廟算不精窮兵以侵。
鄰猶釤禾以討蝗蟲伐木以殺蠹蝎
玉堂閒話:蝗之為孽也,蓋沴氣所生
每生,其卵盈百,自卵及翼,凡一月而飛。
羽翼未成,跳躍而行,謂之蝻。
墨客揮犀:蝗一生九十九子,皆聯綴而下入地,常深寸許至春暖始生初出如蠶。
五日而能躍,十日而能飛,喜旱而畏雪。
多則入地愈深不能復出為人
掩捕飛起
蔽天或墜陂湖間多化為魚蝦有漁人於湖側,置網蝗墜壓網至沒。
漁輒有喜明日舉網得蝦數斗
鶴林玉露:蝗纔飛下,即交合數日產子
麥門冬之狀。
日以長大又數日其中出如黑蟻者,八十一枚即鑽入地中
若臘雪凝凍則入地,愈深或不能出俗傳雪。
深一尺則蝗入地一丈蝗災
每見于大兵之後或言戰死之士冤魂所化
未必然然捕者,往往群呼聚喊或不為動。
鳴金擊鼓聳然而聽,若成行列則謂殺傷沴氣之,所化或然也。
蝗部外編
公元1209年
金壇縣志》宋嘉定己巳邑,旱飛蝗蔽天而下時。
太常丞劉宰家居草書
一函命其僕至城北鍾秀,橋見兩黃衣客。
跪進之至橋果見,衣黃者啟書閱竟語僕曰:我借路不借糧也,蝗果不為災,自後,有蝗必向漫塘祠祭之。
竹虱部彙考釋
竹佛子本草綱目 天厭本草綱目
圖缺
本草綱目
《釋名》
竹蝨一名竹佛子一名天厭子
竹蝨集解
李時珍曰:蝨生草木上皆有之。
初生粉點便能動,百十成簇形大如蝨,蒼灰色云濕
熱氣化或云蟲卵,所化古方未有用者。
南宮岣嶁書云江南巴卭
吳越荊楚之間,春秋內有蟲似蝨而蒼取之陰,乾可治中即此也。
氣味
有毒。
主治
李時珍曰:中風半身不遂,能透經絡追涎。
附方
中風偏痺半身不遂者,用麻黃以湯熬成糊。
紙上貼不病一邊上下令遍。
但除七孔其病處不糊,以竹蝨焙。
為末三錢老人麝香一錢研勻熱酒調服就臥。
須臾藥行風聲,口吐出惡水,身出臭汗,如膠乃急去糊紙
溫麻黃湯浴之暖,臥將息
淡食十日手足如故也。
岣嶁神書〉
竹虱雜錄
東坡志林凡能動者,皆佛子也。
竹蝨初如塗粉竹葉,上爾然久。
能動者,百千為曹無。
佛子者,梁武帝水陸畫像六道外者,以淡墨作人畜。
禽獸等形罔罔然于空中也,乃是佛子流浪
陋劣極至于濕,生如竹蝨者。
不可得,但若存若亡冥漠間爾。
芫青部彙
釋名
娘子本草綱目
圖缺
本草綱目
釋名
李時珍曰:居芫花上而色青故名芫青
世俗諱之呼為青娘子,以配紅娘子也。
集解
別錄曰:三月取暴乾。
陶弘景曰:二月三月芫花花時取之,青黑色。
蘇恭曰:出寧州
蘇頌曰:處處有之形,似斑蝥但色純青綠,背上一黃文
尖喙。
三四月芫花發時,乃生多就,芫花上,采之暴乾。
李時珍曰:但連芫花莖葉,采置地上一夕盡。
自出也,餘見斑蝥
氣味
辛微溫有毒。
李時珍曰:芫花之功,同斑蝥而毒。
猛蓋芫花有毒故也。
 畏惡斑蝥
主治
別錄曰:蠱毒風疰,鬼疰墮胎
陶弘景曰:治鼠瘻
李時珍曰:主疝氣小水,消瘰𤻤下痰結治耳,聾目翳猘犬傷,毒餘功同斑蝥
《附方》
偏墜疼痛:青娘子紅娘子十枚白麪拌炒黃色,去前二物,熟湯調服立效也。
〈談埜翁方〉
目中頑翳發背膏:用青娘子紅娘子斑蝥各二箇,去頭足,麪炒黃色蓬砂一錢,蕤仁去油五箇為末。
每點少許,日五六次,仍同春雪膏點之,膏見黃連下。
普濟方〉塞耳治聾:芫青、巴豆仁、蓖麻仁各一枚,研丸棗核大,綿包塞之。
聖惠方
樗雞部彙
釋名
紅娘子本草綱目 灰花蛾本草綱目
圖缺
本草綱目
《釋名》
李時珍曰:其鳴以時,故得雞名
廣雅作樗鳩廣志作犨雞,皆訛矣其羽。
文彩故俗呼,紅娘子灰花蛾云。
〈按《博
雅·釋蟲》云:樗鳩,樗雞也。
集解
別錄曰:生河內川谷樗樹上,七月采暴乾。
陶弘景曰:今出梁州形似寒螿而小樗,樹似漆而臭亦猶芫青,亭長在芫上也。
蘇恭曰:河內無此今出岐州,此有二種五色具者為雄入藥良其青黑白斑者是雌不入藥
宗奭曰:汴洛諸界尤多形類蠶蛾,但腹大頭足微黑,翅兩重一重灰色,內一重深紅五色,皆具。
蘇頌曰:爾雅云螒天雞
郭璞註云:小蟲也,黑身赤頭一名莎雞
又曰:樗雞
然今之雞生樗木上。
六月中出飛而振羽索索作聲人或蓄之樊中但頭方腹大翅羽外青,內紅而身不黑,頭不赤。
此殊不類
郭說上一種頭翅,皆赤者。
如舊俗呼為紅娘子
然不樗雞即是此。
古今之稱不同耳。
李時珍曰:樗即臭椿也。
物初頭方而扁,尖喙向下
六足重翼黑色及長則能飛,外翼灰黃有斑點內翅五色相間其居。
樹上布置成行秋,深生子在樗皮上蘇恭。
宗奭得之蘇頌郭璞以為莎雞者,誤矣莎雞莎草間蟋蟀類似蝗。
而斑有翅數重下翅,正赤六月飛而振羽有聲,詳見陸璣毛詩疏義羅願爾雅翼,以莎雞絡緯俗名紡絲者。
修治
李時珍曰:凡使去翅,足以糯米或用麪炒黃色,去米麪用。
氣味
別錄曰:苦平有小毒不可近目
主治
本經曰:心腹邪氣陰痿益精強志生子好色補中輕身
別錄曰:腰痛下氣強陰多精。
宗奭曰:通血閉行瘀血
李時珍曰:主瘰𤻤散目中結辟邪,氣療猘犬傷。
發明
陶弘景曰:方藥稀用,為大麝香丸用之。
李時珍曰:古方辟瘟殺鬼中用之,近世方中多用
厥陰經藥能行血活血也,普濟治目撥雲膏中與芫青斑蝥同用。
亦是活血散結之義也。
《附方》
子宮虛寒杏林摘要云:婦人無子,由子宮虛寒下元虛月水不調,或閉,或漏,或崩中帶下,或產後敗血,未盡內結不散,用紅娘子六十枚大黃皂莢葶藶,各一兩巴豆一百二十枚為末,肉為丸如彈子
大以綿裹留繫用,竹筒送入陰戶一時發熱渴用熟
一二盞解之後,發寒靜睡要。
三日方取出,每日空心以雞。
三枚胡椒二分炒,食酒下以補之久則子宮暖矣。
瘰𤻤結核紅娘子十四枚,乳香砒霜一錢硇砂一錢半黃丹,五分為末,糯米粥和作餅貼之,不過一月其核,自然脫下矣。
衛生簡易方〉
狗咬不治即死紅娘子,二箇斑蝥五箇並去。
翅足若四十歲,各加一箇五十歲,各加二箇青娘子
三箇去翅,足四十歲,各一箇五十六歲,加二海馬半箇續隨子一分乳香沉香桔梗各半分,酥油少許為末。
十歲者作四服,十五歲作三服,二十歲作二服,三十歲作一服。
〈談埜翁方〉
橫痃便毒雞子一箇開,孔入紅娘子六箇紙包,煨熟去紅娘子雞子以酒下,小便淋瀝膿血即愈
〈陸氏積德堂方〉
棗貓部彙
圖缺
本草綱目
集解
李時珍曰:棗貓古方無考,近世方廣丹,溪心法附餘治小方用之。
註云:生棗樹上飛蟲也,大如子青灰色兩角采收陰乾之。
主治
李時珍曰:小兒臍風,按方廣云:小兒初生,以綿裹臍帶離臍五六寸,札定咬斷以鵝。
翎筒送藥一二分入,臍大孔輕,輕揉散以艾炷灸臍頭三壯結住打動
候其自落,永無臍風之患。
萬不失一臍,硬者用之。
軟者無病不必用也。
其法用陰乾貓兒研末三箇
真珠搥研四十九粒炒黃丹五分,白枯礬蛤粉血。
蝎各五分研勻,如上法用。
臍有三孔,一大二小也。
部彙
釋名
爾雅     烏蠋爾雅
爾雅    藿蠋莊子
圖缺
詩經
豳風·東山
蜎蜎者蠋,烝在桑野
正義大蟲如指,似蠶韓子,云蟲,似蠋
言在桑野知是桑蟲
〈朱注〉蜎蜎動貌蠋,蟲如蠶者也。
發語辭
爾雅《釋蟲》
蚅,烏蠋
〈註〉大蟲如指,似蠶,見韓子
〈疏〉一名烏蠋形似蠶,而大如指。
《詩·大雅·韓奕鞗革金厄,毛亦云厄烏蠋
大如指似蠶,註見韓子
韓子·內儲說》七術其三曰:信賞盡能云鱓似蛇蠶似蠋
人見蛇則驚駭,見蠋則毛起
然而婦人拾蠶,而漁者握鱓利之。
所在亡其所惡,皆為孟賁,是其事也。
《埤雅》
大蟲如指,似蠶,一名厄
《詩》鞗革金厄,金取其堅厄取其完也。
又曰:蜎蜎者,蠋烝在
野言蠋以絲自裹,又久在桑野雖獨而已
然其自營也,完矣,故詩以此託,況序曰一章言其完也。
韓非子曰:鱓似蛇蠶似蠋
人見蛇則驚駭,見蠋則毛起
婦人拾蠶而漁者握鱓故利之,所在皆為賁育
莊子曰:奔蜂不能藿蠋,以言材之,有大小
孟公綽趙魏,老則優不可以為滕,薛大夫
管子曰:夫龍欲小則化為蠶蠋,此言龍化為蠋而已,然抱朴子以為蛇蠋化成之龍意者天下有自然之龍,有蛇蠋化成之龍乎。
故曰:或生而知之,或學而知之,及其成功一也。
爾雅翼》
蜀葵中蠶也,從蟲上目象蜀頭形中象其身蜎。
者菜之甘者也,古人有言蓼蟲不知徙乎。
葵菜今蜀食葵之甘故,其體肥大亦食于藿。
廣志曰:藿蠋五色槐香五采有角甚臭。
庚桑子曰:奔蜂不能化藿,蠋言大小不同量也。
蠶類不食
詩乃稱烝在桑野者,葵藿之下亦桑野之地也。
致養于人萬百為簇蜀則獨行故以敦然獨宿者,箋云蠋蜎。
蜎然特行久處野有勞苦者。
又蜀亦或作鳥名師曠禽。
《經》曰:蜀不獨宿不知何物也,蜀不獨宿故以嘆。
獨宿者于文獨字從蜀則蜀當獨處爾。
淮南曰:蠶之與蠋狀,相類愛憎異。
一名蚅狀雖可畏古人金作此。
而綴之車上以為飾。
故曰:鞗革金厄
本草綱目枸杞集解
陳藏器曰:此蟲生枸杞上食枸杞葉,狀如蠶作繭為蛹,時取之曝乾收用。
李時珍曰:此爾雅所謂烏蠋也,其狀如蠶亦有五色者,老則作繭化蛾孚子。
草木上皆有之亦各隨所食草木之性。
《廣志》云:藿蠋蠋臭。
氣味
鹹溫無毒。
主治
陳藏器曰:益陽令人悅,澤有子炙黃和地黃末為丸服之大起益精
李時珍曰:治腎家風虛。
葛上亭長部彙
圖缺
本草綱目
《釋名》
陶弘景曰:此蟲黑身赤,頭如亭長之,著元衣赤幘故名也
集解
別錄曰:七月取暴乾。
陶弘景曰:葛花開時取之,身黑頭赤腹中有卵白米粒
蘇恭曰:出雍州
韓保昇曰:處處有之,五六月葛葉上,採之形似芫青而蒼黑色。
雷斆曰:亭長形,黑黃,在上食蔓膠汁又有赤頭黑色
額上有大紅一點各有用處
李時珍曰:陶言黑身赤頭,故名亭長雷氏別出赤頭不言出處似謬。
修治
斑蝥
氣味
辛微溫有毒,惡畏同斑蝥
主治
別錄曰:蠱毒鬼疰破,淋結積聚墮胎
李時珍曰:通血閉癥塊鬼胎,餘功同斑蝥
發明
蘇頌曰:深師療淋用亭長之說,最詳云取亭長拆斷腹,腹中有白子小米二三分,安白板上陰二三日收之若有人患十年,淋服三枚八九年以還服。
二枚服時以水如
許著小杯爪甲研之,當扁扁見于水中
仰面吞之,勿令近牙齒間藥。
微小下喉自覺至下焦,淋所有頃藥作大煩。
不可堪者,飲乾麥飯汁則藥勢止也。
若無乾麥飯,但水亦可耳老
小服三分之一當下淋疾如膿血連。
連爾去者,或如指頭或青或黃,不拘男女,皆愈若藥不快淋。
不下以意節度更增服之,此蟲五六月為亭長赤身七月斑蝥九月為地隨時變耳。
《附方》
經脈不通婦人經脈不通,癥塊脹滿腹,有鬼胎用亭長五枚,以糙米和炒去,翅足研末,分三服空心甘草湯下。
須臾覺臍腹急痛黑豆煎湯服之,當通。
斑蝥部彙
釋名
斑貓本草綱目  盤蝥蟲本草綱目
龍蚝本草綱目  斑蚝本草綱目
斑菌本草綱目
圖缺
本草綱目
《釋名》
斑蝥一名斑貓一名螌蝥蟲一名龍蚝一名斑蚝一名斑菌
李時珍曰:斑言其色,蝥刺言。
其毒如矛刺也,亦作螌蝥俗訛為斑貓,又訛斑蝥,為斑蚝也。
吳普本草又名斑菌,曰腃髮,曰晏青
集解
別錄曰:斑貓河東山谷八月陰乾
吳普曰:生河內山谷生木石。
韓保昇曰:斑貓所在有之。
七八月大豆葉上甲蟲也,長五六分黃黑斑烏腹尖喙就葉上。
采取陰乾用。
陶弘景曰:此一蟲五變,主療皆相似二三月在芫花上即呼為芫青。
四五月在王不留行草上,即呼為王,不留行蟲,六七月在葛花,上即呼為上亭
長八九月在豆花上即呼為斑蝥九月十月復還地。
蟄即呼為地膽,此是偽地膽耳,為療猶同也。
斑蝥大如巴豆甲,上有黃黑斑點
青青黑色亭長黑頭赤雷。
斆曰:芫青斑蝥亭,長赤頭四件樣各不同所居
所食所效亦不同,芫青觜尖背上有一畫黃在芫花上食斑蝥上一畫黃一畫黑。
觜尖處有一小赤點豆葉上,食汁亭長黃黑葛葉上食汁,赤頭身黑額上有大紅一點也。
蘇頌曰:四蟲皆是一類隨時變耳,深師方云四月五月六月亭長
七月斑貓九月十月為地,膽今醫家知用芫青斑蝥而地。
亭長少使故不得詳也。
蘇恭曰:本草古今諸方並無王不留行蟲。
若陶氏所言則四蟲專在一處,今地膽幽州青出寧州亭長雍州斑蝥
所在皆有四蟲出四處,可一歲周遊四州乎。
青斑蝥形段相似地膽狀貌大殊且采自草菜,上陶蓋浪言爾。
李時珍曰:按本經別錄四蟲采取時月,正與陶說相合深。
方用亭長所注亦同自是一類
其所居所出之時,而命名爾。
蘇恭強闢陶說亦自欠明。
太平御覽引,神農本草經云春食芫花為芫青夏食葛,花為亭長秋食豆花斑蝥
入地為地黑頭赤尾其說,甚明而唐宋校正者。
失收取更致紛紜,何哉陶氏之王不留行蟲。
雷氏赤頭方藥未有者,要皆此類固可理推餘見地膽。
修治
雷斆曰:凡斑蝥芫青亭長地膽修治並漬糯米麻子相拌炒。
米黃黑色出去頭足兩翅以血餘裹懸東牆角上一夜,用之則毒去也。
大明入藥,須去翅足糯米
炒熟不可生用,即吐瀉人。
李時珍曰:一法用麩炒過醋煮用之也。
氣味
辛寒有毒。
吳普曰:神農岐伯扁鵲,甘有大毒馬刀為之。
使畏巴豆丹,參空青惡膚青甘草豆花
李時珍曰:斑貓芫青亭長地膽之毒,靛汁黃連黑豆能解之。
主治
本經曰:寒熱鬼疰蠱毒鼠瘻瘡疽蝕死肌破石癃。
別錄曰:血積傷人肌治疥癬墮胎
甄權曰:治瘰𤻤通利水道
日華曰:療淋疾傅惡瘡瘻爛。
李時珍曰:治疝瘕疔毒猘犬毒,沙蝨毒蠱輕粉毒。
發明
宗奭曰:妊娠不可服之為潰人肉治淋方多用極苦人須斟酌之。
李時珍曰:斑蝥獲得之尾,後惡氣射出臭。
不可聞故其入藥,亦主專走下竅直至精溺之處。
蝕下敗物不可當
葛氏云凡用斑蝥,取其利小便引藥行氣以毒攻毒是矣。
登甫云:瘰𤻤之毒,莫不有根大扺以斑。
地膽為主制度如法,能使其根從小便中出。
或如粉片,或如血塊,或如爛肉皆其驗也。
但毒之,行小便必澀痛不可
當以木通滑石燈心輩導之,又葛洪肘後方云席。
《辯刺史傳》云:凡中蠱毒斑蝥蟲,四枚去翅足炙熟。
桃皮五月初五日采取去,黑皮陰乾大戟去,骨各為末如斑蝥一分二味各用二分合和棗核大以米漬服之,必吐出蠱一服不瘥。
十日更服此蠱洪州最多有老嫗解療之,一人獲縑二十匹祕方不傳
後有子孫犯法黃華公若則于時都督因而得之也。
《附方》
內消瘰𤻤不抱大小小兒經驗方:用斑蝥一兩,去翅足以一併炒米焦,去米不用,入薄荷四兩為末,烏雞子清為丸,如菉豆大空臘茶下,三丸加至五丸卻每日一丸
至一丸後,每日五丸以消為度。
廣利治瘰𤻤經久,不瘥用斑蝥一枚去。
翅足微炙
漿水一盞空腹吞之,用蜜水亦可重者,不過七枚瘥也。
瘻瘡有蟲,八月中多取斑,蝥以苦酒半日曬乾。
每用五箇銅器炒熟,為末巴豆一粒黃,犬背上毛二七根炒研,朱砂五分同和苦酒頻服其蟲當盡出也。
癰疽㧞膿癰疽不破或破,而腫硬無膿斑蝥為末,以搗膏和水一豆
許貼之少頃膿出,即去藥。
直指疔腫拔根斑,蝥一枚捻破以鍼劃瘡上作,米字形樣封之即出根也。
外臺
血疝便毒不拘已成未成隨,即消散斑蝥三箇去。
翅足炒滑石三錢同研分作三服空心白湯下日一服,毒從小便出如痛,以車前木通澤瀉豬苓,煎飲名破毒飲甚效。
東垣方〉
積年癬瘡外臺斑蝥半兩微炒為末,蜜調傅之。
永類用斑蝥七箇醋浸露,一夜搽之。
面上大風面上有紫㾦未消,用乾斑蝥末,以生油
調傅納半日脹起以軟綿拭去。
藥以棘鍼挑破近下令水出乾,不得剝其瘡皮。
不可以藥近口眼,若是尖㾦子,即勿用此別用膽礬為點,藥以治之。
〈聖濟總錄
疣痣黑子斑蝥三箇人信,少許糯米五錢炒黃去米,入一箇搗爛點之。
狗咬衛生易簡方云此乃九死一生之病,急用斑蝥七枚,以糯米炒。
黃去米為末酒,一盞半盞空心溫服取下,小肉狗三四十枚為盡。
如數少且再服七次無狗形不再發也,屢試屢驗。
 醫方大成用大斑蝥三七枚,去頭翅足,用糯米一勺略炒過去斑蝥別以七枚
如前炒色變復去之,別以七枚如前,至青煙為度去蝥止。
以米為粉用冷水清油少許空心調服須臾再進一服小便利,下毒物為度如不利進利後,肚痛急用冷水調青靛服之,以解其毒否則有傷。
黃連水亦可解之,但不宜一切熱物也,中沙虱毒:斑蝥二枚一枚末服,一枚燒至煙盡,研末傅瘡中立瘥。
肘後
塞耳治聾斑蝥二枚,生巴豆去皮、心,二枚,杵丸棗核,大綿裹塞之。
聖惠方
妊娠胎死:斑蝥一枚燒研水服即下。
廣利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