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卷一百五 (自动笺注)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禽蟲
 第一百五卷目錄
 牛部彙考一
  牛圖
  犛圖
  旄牛
  詩經小雅無羊〉
  禮記曲禮 月令 王制 內則 少儀
  周禮天官 冬官考工記
  爾雅〈釋獸 釋畜〉
  春秋緯〈潛潭巴〉
  山海經西山經 北山經 中山經〉
  相牛經〈相牛法〉
  史記天官書〉
  漢甘公石申星經牽牛
  博物志越嶲國牛〉
  述異記〈果下牛
  金樓子日及牛〉
  齊民要術養牛 煮膠法 炙法〉
  大業拾遺錄〈徐聞縣牛〉
  酉陽雜俎野牛 潛牛
  宋史〈天文志〉
  暘谷謾錄〈牛〉
  席上腐談〈牛順物
  埤雅〈牛 氂牛
  爾雅翼〈牛〉
  瀛涯勝覽〈古俚國牛〉
禽蟲典第一百五卷
部彙考一
釋名
詩經     一元大武禮記
太牢周禮    犘牛爾雅
犦牛爾雅    犤牛爾雅
犩牛爾雅    犣牛爾雅
犝牛爾雅    爾雅爾雅     觢爾雅
爾雅     犚爾雅
爾雅     犈爾雅
爾雅     牬爾雅
欣犌爾雅    山海經㸲牛山海經   旄牛山海經犛牛山海經   夔牛山海經
果下牛《述異記》  日及金樓子
野牛酉陽雜俎  潛牛酉陽雜俎
特牛爾雅翼》   犅牛爾雅翼》
爾雅翼》    爾雅翼》爾雅翼》    犙爾雅翼》爾雅翼》    犗爾雅翼》爾雅翼》    犖爾雅翼》
爾雅翼》   犥爾雅翼》爾雅翼》    爾雅翼》爾雅翼》    爾雅翼》爾雅翼》    爾雅翼》瞿摩帝梵書   牯本草綱目
本草綱目   㸺本草綱目本草綱目   本草綱目𤚩本草綱目   犧本草綱目本草綱目   本草綱目本草綱目   犍本草綱目
本草綱目   本草綱目本草綱目   州留牛本草綱目稷牛本草綱目  水牛本草綱目
青牛本草綱目  黃牛本草綱目
封牛本草綱目  烏牛本草綱目
本草綱目  犏牛本草綱目本草綱目  海牛本草綱目山牛本草綱目
牛圖
旄牛旄牛
詩經小雅·無羊》旄牛
詩經小雅·無羊》詩經小雅·無羊》
誰謂爾無牛九十其犉
 爾牛來思,其耳濕濕
〈朱注〉黃牛黑脣曰:犉牛之犉者,九十非犉者,尚多也。
王氏曰:濕濕潤澤也。
牛病則耳燥,安則潤澤也。
大全陰陸氏曰:古之視牛者,以耳祭義,所謂大夫袒,而毛牛尚耳
禮記曲禮
凡祭,天子犧牛諸侯肥牛大夫索牛
〈注〉犧純毛也,肥養於滌也,索求得之
凡祭宗廟之禮,牛曰一元大武
〈注〉元頭也,武足跡也,牛肥,則跡大。
月令
季春之月,乃合累牛騰馬遊牝於牧,犧牲駒犢,舉書其數。
〈注〉春陽,既盛物皆產育
故合其累繫之牛。
使牡就牝,欲孳生之蕃也。
其中犧牲之用者,皆書其數,以備稽校多寡也。
中央土,食稷與牛。
〈注〉牛,土畜也。
王制
祭天地之牛角繭栗宗廟牛角握,賓客牛角尺。
〈注〉如繭,如,犢也。
握,謂長不出膚,側手為膚四指也,賓客之用,則取其肥大而已
內則
膳,膷 牛炙 生胾 牛膾
〈注〉膷牛𦞦香,美之名也。
炙炙牛肉,胾切牛肉也。
宜稌
〈注〉牛肉飯,尤相宜也。
春宜羔豚,膳膏薌,秋宜犢麛,膳膏腥
正義春為木王膏,薌牛膏也。
中央土木剋。
土木盛,則土休廢
休廢之膏,故用牛膏也。
牛脩鹿脯
〈又〉夜鳴
〈注〉牛之夜鳴者,其肉臭,不可食。
擣珍,取牛羊麋鹿麇之肉,必脄,每物與牛若一,捶反側之,去其餌,孰出之,去其皽,柔其肉。
〈注〉脄脊,側肉也。
餌,筋腱也。
柔之為升和也
汁和,亦醯醢與。
〈陳註〉脄夾脊肉也。
與牛若一,謂與牛肉多寡均也。
捶擣也,反捶之,又側捶之,然後去其筋餌,既熟。
乃去其皽膜,而柔之以醯醢
此八珍之五也。
漬取牛肉,必新殺者,薄切之,必絕其理,湛諸美酒期朝而食之,以醢若醯醷。
〈注〉湛,亦漬也。
〈陳註〉絕其理橫斷文理也。
期朝今旦至明旦也。
梅漿也。
此八珍之六也。
為熬,捶之,去其皽,編萑,布牛肉焉。
,以灑諸上而鹽之,乾而食之,施羊亦如之。
施麋,施鹿,施麇,皆如牛羊,欲濡肉,則釋而煎之以醢,欲乾肉,則捶而食之。
〈注〉熬於火上為之也,今之火脯似矣。
欲濡、欲乾,人自由也。
醢或為醯。
〈陳註〉此肉於火上為之,故名曰熬,生擣而去其皽膜,然後布於編萑之上。
先以之屑灑之。
用鹽釋,謂以水潤澤之也。
此八珍之七也。
糝取牛羊豕之肉,三如一小切之,與稻米
稻米二,肉一,合以為餌煎之。
〈注〉周禮糝食也。
〈陳註〉如一謂三者之肉多寡均也。
稻米二,肉一,謂二分稻米一分肉也。
少儀
牛與羊魚之腥,聶而切之為膾。
〈注〉聶之言,䐑也。
先臛葉切之,復報切之,則成膾。
大牢,則以牛左肩臂臑,折九箇
〈疏〉九箇者,取肩,自上斷折之,至蹄為九段也。
臂臑
謂肩腳也。
周禮天官
內饔,辨腥臊羶香不可食者。
訂義賈氏曰:按庖人註云:香牛也。
食醫,凡會膳食之宜,牛宜稌
正義味甘平。
味苦而又溫。
甘苦相成
訂義鄭鍔曰:牛土,畜也。
也。
澤中所生,與土畜相宜
冬官·考工記
弓人,凡相角,穉牛之角直而澤,老牛之角紾而昔。
訂義鄭司農曰:紾,讀為抮,縛之抮昔,讀為交錯之。
錯謂牛角,桷理錯也。
 王昭禹曰:穉牛方少,而氣血剛,則角之文正直,而澤潤
老牛已疾,而氣血衰,則其文麤紾,而交錯
疢疾險中,瘠牛之角無澤
訂義趙氏曰:險,傷也。
中,裡也。
 鄭鍔曰:角之中險,阻而突起者。
疢疾之牛也。
光潤之氣者,必瘦瘠之牛也。
知此法,則凡角,皆可以逆而知之。
角長二尺五寸三色失理,謂之牛戴牛
訂義鄭鍔曰:角長二尺五寸,長之極矣。
極其長,又且本白,而中青,其末又豐。
三色不失文理如此之角是謂牛戴牛
一角,直一牛之價。
如牛之上又戴一牛也,茲其貴者歟。
凡相膠,牛膠火赤
訂義王昭禹曰:膠,或用角,或用皮,牛用其皮。
爾雅《釋獸》
牛曰齝。
〈注〉食之已久,復出嚼之。
《釋畜》
犘牛
〈注〉巴中,重千斤
犦牛
〈注〉犎牛也,領上肉犦胅起,高二尺許。
狀如橐駝
肉鞍一邊健行者,日三百餘里。
交州合浦徐聞,縣出此牛。
犤牛
〈注〉犤牛庳小今之牛也。
又呼果下牛,出廣州高涼郡
犩牛
〈注〉犪牛也,如牛,而大肉千斤,出蜀中
山海經曰:岷山犪牛
犣牛
〈注〉旄牛也,髀、膝、尾,皆有長毛
犝牛。
〈註〉無角牛。
牛。
〈註〉未詳
一俯一仰,觭。
〈註〉牛角低仰
皆踊,觢。
〈註〉今豎角牛。
黑脣,犉。
〈註〉毛詩傳曰:黃牛黑脣,此宜通謂黑脣牛。
黑眥,牰。
〈註〉眼眥黑。
黑耳,犚。
黑腹,牧。
黑腳,犈。
〈註〉皆別牛,黑所在之名。
其子犢。
〈註〉青州呼犢為呴。
體長,牬。
〈註〉長身者。
有力欣犌
公元318年
〈疏〉此別牛屬也。
云:犘,牛名也。
郭云:出巴中,重千斤
犦牛領上肉犦胅起之,牛也。
郭云:即犎牛也者
即上註漢順帝時疏勒王來獻,犎牛是也
:領上肉犦胅起高二尺許者,謂領上肉腫墳起也。
:狀如橐駝肉鞍一邊者。
山海經山獸橐駝,彼註:有肉鞍善行流沙中。
行三百里,負千斤知水泉所在,是也
橐駝肉鞍胅起有二,此牛領肉胅起惟一
一邊健行者,日三百餘里。
交州合浦徐聞,縣出此牛。
犤,牛名也。
郭云犤牛庳小,今之牛也。
又呼,果下。
牛出廣州高涼郡
以其庳小可行果樹下。
故又呼果下牛,犩,亦牛名也。
郭云:即犪牛也。
如牛,而大肉千斤,出蜀中
山海經曰:岷山犪牛
中山經》岷山其獸多犀象犪牛
彼註:今蜀中有大牛重數千斤,名為犪牛
晉大興元年,此牛出上庸,郡人弩射殺之,得三十擔肉。
爾雅犩牛是也
犣,亦牛名也。
郭云旄牛也。
髀、膝、尾皆有長毛
山海經:潘侯山有獸,狀如牛,而四節生毛,名曰旄牛
彼註:今旄牛,背膝及胡尾,皆有
長毛是也
犝牛,無角牛名也。
:犝牛之牿,是也
俯低也。
牛角一低一仰者,名觭
言傾攲也,踊豎也。
兩角豎者名觢牛
黑脣者,名犉,眥目匡也。
牛之目匡黑者,名牰
黑耳者,名犚
黑腹者,名牧
黑腳者,名犈
郭云:皆別牛,黑所在之名。
其牛所生之子名犢
郭云:今青州呼犢,為呴體身也。
凡牛之身長者,名牬絕有力壯大者,名欣犌
詩,小雅無羊篇:誰謂爾,無牛九十其犉
毛傳黃牛黑脣曰犉,毛意以此言。
黑脣,明不與身同色,而牛之黃者眾。
黃牛也,其實不主為黃牛
故郭氏:此宜通謂黑脣牛。
七尺為犉。
〈註〉詩曰:九十其犉,亦見尸子。
春秋緯》《潛潭巴》
宮中牛鳴政教衰,諸侯相并牛,兵之符也。
山海經西山經》
黃山有獸焉,其狀如牛,而蒼黑大目,其名曰
郭云:今始平槐里縣黃山,上故有宮。
漢惠帝所起,疑非此。
 任臣案,即牰犚牧犈之屬,事物紺珠蒼黑色,大目
華之山,其獸多㸲牛。
英山,其獸多㸲牛、羬羊
翠山,其陰多旄牛麢麝
鹿臺之山,其獸多㸲牛。
大次之山,其獸多㸲牛、麢羊
陽之山,其獸多犀、兕、虎、豹、㸲牛。
西皇之山,其獸多麋、鹿、㸲牛。
白於之山,其獸多㸲牛、羬羊
北山經》
潘侯之山,有獸焉,其狀如牛,而四節生毛,名曰旄牛
郭云:今旄牛背膝,及胡尾,皆有長毛
 任臣文獻通考冉駹旄牛無角一名犝牛肉重千斤,毛可為眊,羅氏爾雅翼曰犛,西南國旄牛也。
似牛,四節,腹下及肘有赤毛長尺餘。
而尾尤佳,大如斗
天子之車,左纛以此為之,是旄犛一物也。
又按上林賦:庸旄貘犛顏監注:庸今犎牛,旄今犏牛,犛今貓牛
李東璧旄牛亦名犏牛
爾雅犣牛,若犛牛,則爾雅犘牛,明為二種矣。
圖贊曰:牛充兵機兼之者,旄冠於旌鼓為軍之標。
匪肉致災,亦毛之招。
敦薨之山,其獸多旄牛
中山經》
牡山,其獸多㸲牛。
夸父之山,其獸多㸲牛。
荊山其中犛牛
岷山,其獸多夔牛
今蜀山中大牛重數千斤,名為夔牛
崌山,其獸多夔牛
支離之山,多㸲牛、羬羊
《相牛經》《相牛法》
牛,岐胡壽。
岐牽兩服,下分為三。
去角近行駛,眼欲得大,眼中白脈瞳子最快。
頸骨長且大。
駛壁堂欲得闊。
鄭段間也。
欲得如絆馬,
聚而正也。
膺庭欲得廣。
胃前
天關欲得成,
接骨
雋骨欲得垂。
中央欲得下。
蘭株欲得大。
尾株
豐岳欲得大。
膝骨
種頭欲得高,百體欲得緊,垂星欲得有努肉。
蹄上巴肉覆蹄間,名努肉
力柱欲得大而成,
當車骨也。
懸蹄欲得八字陰虹屬頭。
陰虹者,有雙筋自尾骨屬頭。
陽鹽欲得廣,
陽鹽者,夾尾,體前兩膁上。
有聲似鳴者,有黃也。
洞湖無壽,珠淵無壽。
旋毛目下也。
上池有亂毛,妨主凶
上池中央也。
欲得促,形欲得如卷。
大膁疏肋難飴龍。
突目好跳豪,筋欲得成就
腳後橫筋也。
欲得短密,若長疏,不耐寒氣
不用至地。
尾毛少骨多者,有力膝上
肉欲得堅,角欲得細,鼻如鏡,則難牽。
口方,易飴漦。
府方易飴水。
牛肚大,尾青,最有力
史記天官書》
牽牛為犧牲。
正義曰:牽牛為犧牲,亦為關梁
其北二星一曰即路一曰聚火。
上一星,主道路;改二星,主關梁
占:明大關梁通;不明不通天下牛疫死;移入漢中天下乃亂也。
·甘公·石申星經牽牛
牽牛六星關梁,工異主大路中主牛木星。
春夏木,秋冬火,中央火星為政
日月五星行,起於此
呰攜星遠漢天下牛貴,明亦貴。
暗小賊,入漢中,井役死。
米穀價平,曲米貴,失常色。
牛多死,穀不成
木星守,天下和平
久守水災,人凍死,米貴。
子虎害人,臣謀主
木逆久守,有水道不通
火星守,老臣逆,牛貴十倍
人相食。
兵起,將軍死。
大水津梁不通
土星守,臣謀主,君有失位臣。
金星守,地氣泄,兵起至城,天下人多死。
水守,辰星常以冬朝。
牽牛若不朝,來年五穀不熟
大水損害,客守二十日。
兵起彗,孛行牛中,吳越有自王者,彗出牛中七十日。
有政更像虹蜺出牛,必有壞城。
臨淮月暈圍、牛損小兒災變也。
八度八月昏中氐,中去北辰一百十度。
博物志越雋國牛
越雋國有牛,稍割取肉,牛不死。
經日,肉生如故
《述異記》果下牛
日南郡果下牛,高三尺
金樓子日及
大月氏有牛,名日及牛,割其肉,明日瘡愈。
齊民要術養牛
牛,岐胡有壽。
〈按齊民要術前數行與《相牛經》雖多重出,但微有異同處,故並錄以備參考
岐胡:牽兩腋;亦分為三也。
眼去角近,行駃。
欲得大。
眼中白脈瞳子,最快。
二軌齊者快。
二軌,從鼻至髀前軌,甲至髂為後軌。
頸骨長且大,快。
壁堂欲得闊。
壁堂,腳、肢間也。
欲得如絆馬聚而正也。
欲得小。
膺庭欲得廣。
膺庭,胸也。
天關欲得成。
天關,脊接骨也。
儁骨欲得垂。
儁骨脊骨中夾欲得下也。
洞胡無壽。
洞胡:從頭至臆也。
旋毛珠淵,無壽。
珠淵當眼下也。
上池有亂毛起,妨主。
上池兩角中,一曰戴麻也。
倚腳不正有勞病。
角冷,有病。
毛拳,有病。
欲得短密,若長、疏,不耐寒氣
耳多長毛不耐寒熱
單膂,無力
有生癤即決者,有大勞病。
尿射前腳者快,直下不快
亂睫者觝人。
後腳曲及直,並是好相,直尤勝。
不甚直,退不甚曲,為下
欲得似羊行。
不用多肉。
臀欲方。
不用至地;至地,少力。
尾上毛少骨多者,有力
膝上肉欲得硬。
欲得細,橫、豎無在大。
欲得促,形欲得如卷。
卷者,其形側也。
插頸欲得高。
一曰,體欲得緊。
大膁疏肋,難飼。
突目,好跳。
又云:不能行也。
鼻如鏡鼻,難牽。
口方易飼。
蘭株欲得大。
蘭株,尾株。
豪筋欲得成就
豪筋,腳後橫筋。
豐岳欲得大。
豐岳,膝株骨也。
欲得豎。
豎如羊角
垂星欲得有努肉。
垂星,蹄上;有肉覆蹄,謂之努肉。
力柱欲得大而成。
力柱,當車。
欲得密,肋骨欲得大而張。
張而廣也。
髀骨欲得儁骨上。
背脊骨上也。
易牽則易使,難牽則難使。
泉根不用多肉及多毛。
泉根,莖所出也。
懸蹄欲得橫。
八字也。
陰虹屬頸,行千里
陰虹者,有雙筋白毛屬頸
陽鹽欲得廣。
陽鹽者,夾尾株前兩膁也。
當陽鹽中脊骨欲得
則雙膂,不則為單膂。
有似鳴者有黃。
治牛疫氣方:
取人參一兩,細切,水煮取汁五六升,灌口中。
又方
臘月兔頭燒作灰,和水五六升灌之,亦良。
又方
硃砂三指撮,油脂二合清酒六合,煖,灌,即瘥
治牛腹脹欲死方:
婦人陰毛草裹與食之,即愈
治氣脹也。
又方
麻子取汁,溫冷微熱,擘口灌之五六升許,愈。
治生豆腹脹垂死者,大良
治牛疥方:
烏頭汁,熱洗五度即瘥耳。
治牛肚反及嗽方:
白皮水煮極熱,令甚滑,以五升灌之,即瘥也。
治牛中熱方:
取兔腸肚,勿去屎,以裹草,吞之,不過再三即愈
治牛虱方:
胡麻油塗之,即愈
豬脂亦得。
六畜虱,脂塗悉愈
治牛病:
牛膽一箇,灌牛口中,瘥。
家政法》云:四月牛骨茭。
四月毒草,與茭豆不殊齊俗不收,所失大也
《術》曰:埋牛蹄著宅四角,令大富
煮膠法》
煮膠要用二月三月十月,餘月則不成。
則不凝,無餅。
寒則凍瘃白膠不粘。
沙牛皮、水牛皮、豬皮為上,驢、馬、駝、騾皮為次。
其膠勢力雖復相似,但驢、馬皮薄毛多,膠少,倍費樵薪
破皮履、鞋底、格椎皮、靴底、破鞲、靫,但是生皮無問年歲久遠不腐爛者,悉皆中用
然新皮膠明淨而勝,其陳久者固宜,不如新者。
其脂肕、鹽熟之皮,則不中用
譬如生鐵一經柔熟,永無鎔鑄之理,無爛汁砌巴。
唯欲舊釜大而不渝者。
釜新則燒令皮著底,釜小費薪大,釜色黑
法:於井邊坑中,浸皮四五日,令極液。
水淨洗濯無令有泥。
片割,釜中不須削毛。
削毛費功,於膠無益
凡水皆得煮;然鹹苦之水,膠乃更勝。
長作木匕,頭施鐵刃時時徹攪之,勿令著底。
匕頭不施鐵刃,頭攪不徹底,則焦,焦則膠惡,是以尢須屢數之。
水少更添,常使滂沛
經宿晬時,勿令絕火。
根皮爛熟,以匕瀝汁,看後一珠,微有黏勢,熟矣。
為過傷火,令膠焦。
取淨乾盆,置竈埵上,以米床加盆,布蓬草床上,以大杓挹取膠,為著蓬草上,濾去滓穢
挹時勿停火
淳熟汁盡,更添水煮之;攪如初法。
挹取
熟皮垂盡,著釜焦黑無復黏勢,乃棄去之。
膠盆向滿,舁著空靜處屋中,仰頭令凝。
凌旦,合盆於席上,脫取凝膠。
口濕細緊絏以割之。
其近盆底土惡之處,不中用者,割卻少許
然後十字坼破之,又中斷為段,較薄割為餅。
唯極薄為佳,乾,又色似琥珀好。
堅厚者既難燥,又見滯黑,皆為膠惡也。
近盆末下,名為笨膠可以建車。
近盆末上即是膠清可以雜用
最是膠皮如粥膜者,膠中之上,第一粘好。
先於庭中豎槌,施三重箔摘,令免狗鼠,於最下箔上,布置膠餅,其上兩重為作陰涼,并扞霜露
膠餅雖凝,水汁盡,見日即消;霜露霑濡,復難燥乾。
旦起食時,卷去上箔,令膠見日;
凌旦寒氣不畏消釋霜露之潤,見日即乾。
食後還復舒箔為蔭。
雨則內廠屋之下,則不須重箔。
四五日浥浥時,繩穿膠餅,懸而日曝。
極乾,乃內屋內,懸紙籠之。
以防青蠅壁土之汙。
夏中雖軟相著,至八月秋涼時,日中曝之,還復堅好
《炙法》
捧炙:大牛用膂,小犢用腳肉亦得。
逼火遍炙一面色白便割;割又炙一面
含漿滑美。
四面俱熟然後割,則澀惡不中食也。
牛胘炙:老牛胘,厚而肥。
划穿,痛蹙令聚,逼火急炙,令上劈裂然後割之,則脆而甚美。
若挽令舒申,微火遙炙,則薄而且明。
大業拾遺錄》徐聞縣
合浦徐聞縣多牛,其項上有特骨,大如覆斗,日行三百里
酉陽雜俎野牛
野牛高丈餘,其頭似鹿,其角丫戾,長一丈白毛
似鹿
西域
潛牛
勾漏大江中有潛牛
形似水牛,每上岸鬥角軟,還入江水
角堅,復出
《宋史》天文志》
牛宿六星,天之關梁,主犧牲事。
其北二星一曰即路一曰聚火。
又曰:上一星主道路,次二星關梁,次三星南越
明大,則王道昌,關梁通,牛貴;怒,則馬貴;動,則牛災,多死;始出而色黃,大豆賤;赤,則豆有蟲;青,則大豆;星直,糴賤;曲,則
日食,其分兵起;暈,為陰國憂,兵起。
月食,有兵;暈,為水災女子五穀不成,牛多暴死小兒多疾。
月暈在冬三月,百四十日外有赦;暈中央大星大將被戮。
月犯之,有水,牛多死,其國有憂。
歲星入犯,則諸侯失期留守,則牛多疫,五穀傷;在牛東,不利小兒;西,主風雪;北,為民流;逆行宮中有火;居三十日至九十日,天下和平道德明。
熒惑犯之,諸侯多疾,臣謀主;守,則穀不成,兵起;入或出守斗南,赦。
填星犯之,有土功;守之,雨雪民人牛馬病。
太白犯之,諸侯不通;守,則國有兵起;入,則為兵謀,人多死。
辰星犯,敗軍移將,臣謀主
客星犯守之,牛馬貴,越地起兵;出,牛多死,地動馬貴
彗星犯之,吳分兵起;出,為糴牛死
孛犯,改元易號,糴,牛多死,兵起,下當有自立者。
流星犯之,王欲改事;春夏穀熟秋冬,穀色黑牛馬昌,關梁入貢
雲氣蒼白橫貫,有兵、喪;赤,亦為兵;黃白氣入,牛蕃息;黑,則牛死
暘谷謾錄》
牛,四爪。
席上腐談順物
順物,乘順風而行,則順。
《埤雅》
孔子曰:牛羊之字,以形舉也。
牛象角頭三封尾之形。
牛,土畜也。
馬,火畜也。
土緩而和火健決躁速
故易坤為牛,乾為馬
詩曰:爾牛來斯,其耳濕濕
濕濕潤澤也。
蓋牛之為物。
病,則耳燥,安,則溫潤而澤。
故古之視牛者,以耳祭義。
所謂大夫袒而毛牛尚耳是也
抱朴子曰:鴈銜蘆而捍網,牛結陣卻虎
牛善角,虎環其首外觸,則虎雖猛巧不能制也。
傳曰:禘郊之牛,角繭。
宗廟之牛,角握
社稷之牛,角尺
詩曰:殺時,犉牡有捄其角。
捄長,貌社稷牛角尺。
故曰:有捄其角也。
禮云:牛曰一元大武六牲之號。
牛曰一元大武號最為美者,牛大牲故也。
管子曰:凡聽宮如牛鳴,窌中牛含宮聲,故柳子以為黃鍾在脰也。
周官曰:牛夜鳴,則庮。
許叔重曰:庮,久屋朽木,牛夜鳴,則庮臭如朽木也。
牛膏曰香,故其臭朽,則不可食矣。
列子曰:饗香以為朽,嘗甘以為苦。
戎右曰:贊牛耳桃茢牛耳無竅以鼻聽也。
盟者,聽於人神,故執牛耳而正,以不聽為戎。
易林曰:牛龍且聵,蓋龍亦聾者也。
先儒以為面牛,鼓簧為聾。
故也造化權輿云。
夫乾為馬,坤為牛。
乾,陽物也。
馬故蹄圓。
坤,陰物也,牛故蹄坼。
陽病陰勝,故馬疾則臥;陰病陽勝,故牛疾則立。
陽物也,故起先前足,臥先後足;牛,陰物也,故起先後足,臥先前足。
世之學者以為坤牛取順,乾馬取健,蓋知其一而已
封人曰:凡祭祀,飾其牛牲,即莊子所謂衣之以文繡者也。
鄭氏以為,飾,謂刷治潔清之,誤矣。
楚子曰:君處北海寡人南海,唯是風馬牛不相及也。
按牛走順風馬走逆風
牛馬風逸,往往相及,楚是以云爾
舊說正月一日為雞,二日為狗,三日為豬,四日為羊,五日為牛,六日為馬七日為人
占其日,以知其登耗
氂牛
氂牛西域尾長而勁。
中國以為纓。
人或射之,自斷其尾。
左氏所謂雄雞自斷其尾,而莊周以為牛之白顙,豚之亢鼻者,巫祝不以適河,乃無用之。
大祥也。
古者旌旗干首注氂尾之毛焉,而謂之旄,凡建旄,皆首物者也。
示使愛尾焉。
爾雅翼》
牛,大牲也。
牛,件也。
件事,理也。
用頭三封尾之形也。
又牛為大物天地之數起於牽牛故物從牛為物大可以分故半從人從牛牛之名色特牛謂之犅牛。
父謂之特,子謂之犢。
吳人謂犢曰:
〈於切〉牛羊無子謂之二歲謂之三歲謂之犙,四歲謂之,騥牛謂之犗,純色謂之牷,駮謂之犖,白黑雜毛謂之犤,黃白色謂之犥,駁如星謂之黃牛虎文謂之黃牛黑唇謂之犉,白脊謂之,又謂之長脊謂之白牛謂之
世本骸作服牛黃帝臣也。
景文公云:古者,牛惟服車,書曰肇牽車,牛易曰服牛乘馬
趙過,始教人用牛代耕
王弼注易云:牛,稼穡之資,是不原。
漢始牛耕之意,余按古稱牛耕非特王弼之說也,其來舊矣。
太史公律書》東至牽牛牽牛者,言陽氣
牽同萬物出之也。
牛者,胃也。
言地雖凍,能胃而生也。
牛者,耕植種物也。
淮南子曰:殺罷牛可以良馬之死,莫之為也。
殺牛,必亡之數。
許叔重以為牛者,所植穀,穀者,民之命。
是以王法禁殺牛。
犯禁之者,誅。
故曰必亡之,數太史公淮南子博通古義,其書皆不在趙。
過後古人制,名冉耕字伯牛
其造書也,曰犁耕也。
兩壁耕也。
一曰耕種也。
字皆從牛則耕之以牛尚矣
山海經曰稷,後曰叔,均是始耕。
郭氏曰:漢武帝趙過代田之說,用耦犁二牛
三人代田古法也。
后稷始甽田,則之,法有由來矣。
景文之說,未之盡也。
牛畜有力而順者,但有豎瞳而無橫瞳,見物輒長造天。
童子得而制之。
《論衡》曰:馬稱驊、騮、驥、騄、牛譽郭、、丁、櫟。
古者犧尊以牛為名,然亦不畫畫〈疑衍〉牛。
淮南子曰:百圍之木,斬而為犧尊。
鏤之以剞,雜以青黃華藻鎛鮮,龍蛇虎豹曲成文章
《新序》穆公曰:百姓飽牛而耕。
《瀛涯勝覽古俚國牛
古俚國水牛不大黃牛則大,有至三四百斤者。
不食其肉,取其乳酥,啖飲絕口
牛死,則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