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卷一百八十 (自动笺注)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
 第一百八十卷目錄
 僧部列傳五十六
  宋七
  法演       從悅
  淨端       守干
  道淵       從義
  道全       禪惠
  洪禪師      系南
  慧日       自覺
  子淳       德止
  照覺       無求
  儼和尚      蔣大士
  紹慈       雪山子
  清安師      淨梵
  諸仙       明慧
  法明       大通
  懷深       證悟
  如哲       印肅
  道震       守訥
  慧初       道嵩
  克勤
神異典第一百八十卷
部列傳五十六
宋七
法演
公元1104年
《五燈會元》蘄州五祖法演禪師綿州鄧氏子。
三十五始棄家,祝髮受具,往成都唯識法論,因聞菩薩入見道時,智與理冥,境與神會不分能證所證。
西天外道嘗難比丘曰:既不分能證所證,卻以何為證。
無能對者。
外道貶之,令不鳴鐘鼓,反披袈裟
三藏法師至彼,救此義曰: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乃通其難。
師曰:冷暖可知矣,作麼生自知底事
遂質本講曰:不知自知之理如何講。
莫疏其問,但誘曰:汝欲明此,當往南方扣傳佛心宗者。
師即負笈出關所見尊宿無不以此咨決,所疑終不破。
洎謁圓照禪師古今因緣會盡,唯不會僧,問興化四方八面來時如何
化云打中間底。
作禮化云:我昨日赴箇村齋中途一陣卒風暴雨,卻向古廟裏避過,請益於本。
本云:此是臨濟因緣須是他家兒孫始得。
師遂謁浮山禪師請益前話,遠云:我有箇譬喻說似你,你一似三家村裏賣柴漢子,把箇扁擔十字街頭立地,問人中書堂今日商量甚麼事。
默計云:若如此,大故未在。
一日語師曰:吾老矣,恐虛度光陰,可往依白雲
此老雖後生,吾未識面,但見其頌臨濟三頓棒》話,有過人處,必能了子大事
潸然禮辭,至白雲遂舉僧問:南泉摩尼珠話,請問
雲叱之,師領悟,獻投機偈》曰:山前一片閑田地,叉手叮嚀祖翁
幾度賣來還自買,為憐竹引清風
雲特印可,令掌磨事。
未幾雲至語師曰:有數禪客廬山來,皆有悟入處,教伊說說得有來由舉因緣,問伊亦明得,教伊下語下得,秪是未在。
於是大疑私自計曰:既悟了,,明亦明如何卻未在。
參究累日忽然省悟從前寶惜一時放下,走見白雲雲為手舞足蹈,師亦一笑而已
師後曰:吾因茲出一身白汗,便明下載清風
一日示眾曰:古人道如鏡鑄像,像成後,鏡在甚麼處。
眾下語不契,舉以問師,師近前問訊曰:也不較多。
雲笑曰:須是道者始
命分開示方來
初住四面,遷白雲晚居東山
僧問:㩦筇領眾,當行
坐斷要津,師意如何
師曰:秋風吹渭水落葉滿長安
曰:四面無門山嶽秀,今朝且主人歸。
師曰:你道路頭在甚麼處。
曰:為甚對面相識
師曰:且喜到來
問:祖意教意,是同是別。
師曰:人貧志短,馬瘦毛長
問:如何白雲為人親切處。
師曰:捩轉鼻孔
曰:便恁麼去時如何
師曰:不知痛癢漢。
問:達磨面壁意旨如何
師曰:計較未成。
曰:二祖立雪如何
師曰:將錯就錯
曰:秪如斷臂安心作麼生
師曰:煬帝汴河
問:百尺竿頭如何進步
師曰:快走始
問:如何臨濟下事
師曰:五逆聞雷
曰:如何雲門下事
師曰:紅旗閃爍
曰:如何曹洞下事
師曰:馳書不到家
曰:如何溈仰下事
師曰:斷碑橫古路。
禮拜,師曰:何不問法眼下事。
曰:留與和尚
師曰:巡人犯夜。
問:如何白雲一滴水。
師曰:打碓打磨
曰:飲者如何
師曰:教你無著面處。
崇寧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上堂辭眾曰:趙州和尚末後句,你作麼生會。
出來道看,若會得,去不妨自在快活
如或未然,這好事作麼
良久曰:了,也秪是諸人不知,要會麼。
富嫌千口少,貧恨一身多。
珍重時,山門有土木之役,躬往督之,且曰:汝等勉力,吾不復來矣。
丈室淨髮澡身,迄旦吉祥而化。
是夕山摧石隕,四十里內巖谷震吼闍維舍利如雨,塔於東山之南。
從悅
公元1091年
《五燈會元》隆興府兜率從悅禪師贛州熊氏子。
初首眾於道吾。
領數衲謁雲蓋和尚,智與語未數句,盡知所蘊,乃笑曰:觀首座氣質不凡奈何出言吐氣如醉人邪。
面熱汗下,曰:願和尚不吝慈悲
智復與語錐劄之,師茫然,遂求入室,智曰:曾見法昌遇和尚否。
師曰:曾看他語錄自了可也,不願見之。
智曰:曾見洞山文和尚否。
師曰:關西沒頭腦,拖一條布裙作尿臭氣有甚長處
智曰:你但向尿臭氣參取
師依教,即謁洞山,深領奧旨,復謁智,智曰:見關西子後,大事如何
師曰:若不和尚指示幾乎蹉過一生
遂禮謝。
師復真淨後出世。
鹿苑有清素者,久參慈明寓居一室未始與人交。
師因食蜜漬荔枝,偶素過門,師呼曰:此老人鄉果也,可同食之。
素曰:自先師亡後,不得此食久矣。
師曰:先師為誰。
素曰:慈明也,某忝執侍十三年耳。
師乃疑駭,曰:十三年堪忍執侍之役,非得其道而何
遂饋以餘果,稍稍親之,素問師:所見者何人。
曰:洞山文。
素曰:文見何人。
師曰:黃龍南
素曰:南匾頭見先師不久法道大振如此
師益疑駭,遂袖香詣素,作禮,素起避之曰:吾以福薄,先師授記不許為人師。
益恭,素乃曰:憐子之誠,違先師之記,子平所得,試語我。
師具通所見,素曰:可以入佛而不能入魔
師曰:何謂也。
素曰:豈不古人末後一句始到牢關。
如是累月,素乃印可,仍戒之曰:文示子者,皆正知正見,然子離文太早,不能盡其妙。
吾今為子點破,使子受用,得大自在他日切勿嗣吾也。
後嗣真淨,僧問:提兵統將,須憑帝主虎符領眾匡徒,密佩祖師心印如何祖師心印
師曰:滿口道不得
曰:秪這箇,別更有。
師曰:莫將支遯鶴,喚作右軍鵝。
問:如何兜率境。
師曰:一水挼藍色,千峰削玉青。
曰:如何是境中人
師曰:七凹八凸無人見,百手千頭自知
上堂耳目一何清,端居幽谷裏。
風入古松,秋月生寒水
衲僧於此更求真,兩箇猢猻垂四尾。
一喝上堂兜率都無辨別,卻喚烏龜作鱉。
不能說妙談真,秪解搖脣鼓舌
遂令天下衲僧覰見眼中滴血,莫有飜瞋作喜笑傲煙霞者麼
良久曰:笛中一曲平樂算得生平未解愁。
上堂:始見新春,又逢初夏
四時若箭,兩曜如梭。
不覺紅顏飜成白首直須努力別著精神
耕取自己田園,莫犯他人苗稼
既然如是,牽犁拽杷,須是雪山白牛始得,且道鼻孔甚麼處。
良久曰:叱叱上堂常居物外清時牛上橫將笛吹
一曲自幽山自綠,此情不與白雲知。
慶快禪德飜思范蠡謾泛滄波,因念陳摶空太華何曾夢見,浪得高名
實未神遊,閑漂野跡。
既然如此具眼衲僧莫道龍安非他是己好。
上堂無法亦無心,無心復何捨。
要真盡屬真,要假全歸假。
平地上行船,虛空走馬
九年面壁人,有口還如瘂。
上堂夜夜抱佛眠,朝朝還共起。
起坐相隨語默同居止。
欲識佛去處,秪這語聲,是諸禪德大小傅。
大士秖會抱橋澡洗,把纜放船
印板上打將來模子裏脫將去。
豈知道本衲僧塞除佛祖窟,打破妙門
跳出斷常坑,不依淨界
都無一物,獨奮雙拳。
海上橫行建家立國
一般漢也,要向百尺竿頭
凝然端坐洎乎翻身之際,捨命不得豈不雲門師道
知是般事,拈放一邊
直須擺動精神,著些筋骨
混沌未剖已前,薦得猶是鈍漢那堪更於他人舌頭上𠯗啖,滋味終無了日
禪客要會麼。
剔起眉毛有甚分明
不見一毫端。
風吹碧落浮雲盡,月上青山一團
一喝,下座。
一日漕使無盡居士張公商英按部分寧,請五院長老雲巖說法,師最後登座,橫拄杖曰:適來善知識,橫拈豎放,直立斜拋,換步移身,藏頭露角,既於學士面前各納敗闕未免兜率手中痛棒。
這裏不由甘與不甘何故
見事不平爭忍得。
衲僧正令自當行。
拄杖下座,室中三語以驗學者一曰撥草擔風,秪圖見性即今上人性在甚麼處。
二曰識得自性,方脫生死,眼光落地作麼生脫。
三曰脫得生死,便知去處四大分離甚麼處去。
元祐六年冬,浴訖集眾說偈曰:四十有八,聖凡盡殺
不是英雄龍安路滑。
奄然而化,其徒遵師遺誡欲火葬,捐骨江中得法弟子無盡居士張公遣使持祭且曰:老師祖宗門下大道力,不可使來者無所起敬
俾塔於龍安乳峰諡真寂禪師
淨端
《五燈會元》安吉州西余師子端禪師本郡人也,姓丘氏
始見弄師子發明心要,往見龍華,蒙印可,遂歸里中,合綵為師子皮,時被之,因號端師子
丞相章公慕其道,躬請開法吳山風化盛播。
開堂曰,僧官宣疏,至推倒回頭,趯飜不托
七軸蓮經,未誦一聲之。
漁父先聞,師止之,遂登座拈香祝聖罷,引聲吟曰:本是瀟湘釣客,自西自東自南北
大眾雜然稱善,師顧笑曰:諦觀法王法,法王如是
便下座。
上堂·二月二禪有何
謂春風觸百花開,公子王孫日日醺。
醺醉唯有殿前,朝不入時人意。
禪家流秪這是莫思慮坦然後一,長連床伸腳睡。
咄。
師到華亭,眾請上堂靈山師子雲間哮吼
佛法無可商量不如打箇筋斗,便下座,問:羚羊掛角如何
師曰:怕。
曰:既是善知識,因何卻怕。
師曰:山僧不曾見,恁差異畜生
守干
畿輔通志守干槁城人,居龍興寺性聰慧,無幽不燭
宋元祐間賜號通照大師
一日發囊,以紙衣一襲付其徒,至旬乃易衣,誦梵經合掌加額,辭眾而逝。
道淵
天台縣志》道淵永嘉人號息庵
久依扶宗,深透教觀。
西湖永明常論修性離合之旨,指要雖示其妙,後人或成異說,乃收束諸文,立為二義
示寂盛暑,停龕旬日顏色鮮好百孔香若蓮華
三年大風折木,壞其塔,滿龕舍利
從義
天台縣志》從義平陽葉氏子。
年十七,通法華得度受學扶宗,主大雲五峰寶積
辨論切直,為世所信。
晚居秀州壽聖,大振宗風
元祐六年示寂,瘞舍利錢塘寶藏諡曰神智
道全
瑞州府志》道全洛陽王氏子,生不茹葷,事舅廣愛演。
師二十受具遊歷諸方,受華嚴清涼說於誠法。
南遊,事棲賢秀師,不契,乃事洞山文師五年而悟,告文曰:吾一槌打透無底藏一切珍寶皆吾有也。
印可
高安太守請住石臺清涼徙居黃檗蘇子由來筠,與遊甚契,謂子由曰:君靜而慧,可以學道
久之化去,體暖而香軟
十五日而茶毗得舍利,光潔無算
子由為撰塔銘,乃運禪師十九世孫也。
禪惠
《明高僧傳》:禪惠,名山人也,家世業儒屢舉不第
元符間郡守呂由誠見,以僧敕戲之,遂棄儒從釋,力參祖道,得大開悟。
初出住邑天寧寺出入策馬乘輿,諸耆宿言以佛法,貴乎苦行,固不宜乘輿馬、服綺繡,師答以偈曰:文殊師子普賢象王
新來一箇佛,騎馬無妨
所說法,機鋒敏捷,有語錄行世
禪師
廣西通志:洪禪師宋時人。
持齋,好誦釋家言。
崇善寺中,危坐如泥塑,竟日飲食,壽九十餘尸解而去。
系南
《五燈會元》廬山羅漢院南禪師,汀州張氏子。
上堂:禪不禪,道不道,三寸舌胡亂掃。
昨夜日輪桂華,今朝月窟芝草
呵呵呵,萬兩黃金無處討。
一向思量,諸法不相到。
師臨示寂陞座告眾曰:羅漢今日倒騎鐵馬,逆上須彌,踏破虛空,不留朕跡,乃歸方丈
跏趺而逝。
慧日
《五燈會元》信州永豐慧日庵主,本郡丘氏子,丱歲出家明心寺得度
自機契雲居,熟遊湘漢
暨歸永豐,或處巖谷,或居廛市,令鄉民稱丘師伯凡有所問,以莫曉答之。
忽語邑人曰:吾明日行腳去,汝等可來相送。
於是贐路者畢集,師笑不已,眾問其故,即書偈曰:丘師伯莫曉,寂寂皎皎
日午三更誰人得了
投筆而逝。
自覺
公元515年
《五燈會元》東京淨因覺禪師青州王氏子
幼以儒業見知司馬溫公,然事高尚無意功名一旦落髮芙蓉游,履踐精密契悟超絕出世大乘
崇寧間,詔居淨因
上堂祖師西來,特唱此事。
自是諸人不肯委悉向外馳求
赤水以尋珠,詣荊山而覓玉。
殊不知從門入者,不是家珍
影迷頭,豈非大錯
直待宗門提唱,體寂無依,異念不生,古今無間森羅萬象觸目家風鳥道遼空不妨舉步金雞報曉丹鳳翱翔玉樹花開,枯枝結子,秪有太陽門下日日三秋,明月堂前時時九
要會無影樹垂寒澗月,海潮東注斗移西。
子淳
公元1119年
《五燈會元》鄧州丹霞子淳禪師劍州賈氏子。
弱冠為僧,徹澄於芙蓉之室。
上堂乾坤之內,宇宙之間,中有一寶,祕在形山。
法師恁麼道,秪解指蹤話跡,且不能拈。
示於人。
丹霞今日擘開宇宙打破形山,為諸人拈出。
具眼者辨取。
拄杖一下,曰:還見麼。
鷺鷥立雪非同色,明月蘆花不似他。
上堂,舉德山示眾曰:我宗無語句,實無一法與人
德山恁麼說話可謂是秖知入草求人不覺通身泥水
子細觀來,秖具一隻眼。
若是丹霞則不然,我宗有語句,金刀剪不開。
深深妙旨玉女懷胎
上堂亭亭日午猶虧半,寂寂三更尚未圓。
六戶不曾暖意往來常在月明前。
上堂寶月流輝,澄潭布影,水無蘸月之意,月無分照之心。
水月兩忘,方可稱斷。
所以道,昇天底事直須颺卻,十成底事直須去卻。
擲地金聲不須回顧
若能如是始解異類中行
諸人這裏還相委悉麼。
良久曰:常行不舉人間步,披毛戴角塵泥
僧問:牛頭未見四祖如何
師曰:金菊乍開蜂競採。
曰:見後如何
師曰:苗枯華謝了無依。
宣和己亥春示寂
全身洪山之南。
德止
公元1121年
《五燈會元》江州圓通青谷真際德止禪師金紫閎中季子也。
世居歷陽
雙瞳紺碧神光射人
十歲未知書,多喜睡
其父目為懵然子。
成童強記過人學文有奇語。
弱冠異僧四句偈,俄而有以南安巖主像遺之者,即傍所載聰明偈》自是持念不忘。
後五年,隨金紫將漕西洛一夕大悟連作數偈。
一曰:不因言句不因人,不因物色因聲
夜半吹燈就枕忽然這裏天明
嘯歌自若,眾莫測之。
力求出家,父弗許,欲以官授之。
師曰:某方將世網,不著三界,豈復刺頭利名中邪
移授從兄玨,遂祝髮受具
未數載名京師
宣和三年春徽宗皇帝賜號真際,俾居圓通
上堂山僧二十年前兩目皆盲,了無所睹。
唯是聞人說道青天之上有大日輪,照三千大千世界無有不遍之處。
籌策萬端,終不能見。
二十年後,眼光漸開。
又值天色連陰濃雲亂湧,四方觀察上下推窮,見雲行時,便於行處作計較;見雲住時,便於處立窠臼
如是間,忽遇著箇多知漢,問道莫是要見日輪麼。
何不高山頂上去。
山僧卻徵他道:那裏高山頂上
他道:紅塵不到處是。
仁者好箇端的消息還會麼。
連床上佛陁耶。
上堂昨夜黃面瞿曇,將三千大千世界一口吞盡,如人飲湯水,蹤跡不留,應時消散
爾時諸大菩薩聲聞羅漢、及與一切眾生盡皆不覺不知,唯有文殊普賢瞥然覰見
雖然得見,渺渺茫茫恰似大洋海裏頭出頭沒
諸人且道是甚消息
若也檢點得破,許他頂門上具一隻眼。
示寂闍維煙氣所及,悉成舍利
司空山,分窆疊石原
照覺
《五燈會元》江州東林興龍寺常總照覺禪師延平施氏子。
久依黃龍,密授大法決旨。
出住泐潭,次遷東林,皆符讖記。
僧問:乾坤之內,宇宙之間,中有一寶,祕在形山,如何是寶。
師曰:白月現,黑月隱。
曰:非但聞名今日親見。
師曰:且道寶在甚麼處。
曰:古殿戶開光燦爛,白蓮池畔社中人
師曰:別寶還他碧眼胡
又僧出眾提起坐具曰:請師答話
師曰:放下著。
僧又作展勢,師曰:收。
曰:昔年劍客,今朝遇作家
師曰:這裏是甚所在
僧便喝,師曰:喝老僧耶。
僧又喝,師曰:放過爭得便打。
上堂乾坤大地,常演圓音
日月星辰,每談實相
飜憶先黃龍道,秋雨淋漓,連宵徹曙點點無私不落別處
復云:滴穿汝眼睛浸,爛汝鼻孔東林不然終歸大海波濤
禪床下座。
上堂:老盧不識字頓明佛意,佛意離文墨,故白兆
不識圓悟宗乘宗乘非言詮,故如此
老婆心分明入泥,水今時猶尚抱橋澡洗,把纜放船
良久曰:爭怪得老僧
無求
延平府志》無求尢溪人,劉氏子。
業儒博涉群書,尋棄為僧,遍遊名山,頗工詩,有塵外朱松尉。
尤溪時與為友,嘗為作詩集序》
儼和尚
公元1102年
太平府志》儼和尚杯度禪師後也。
戒行甚嚴,久之徹悟
崇寧元年示寂
遺偈曰:四大之身,水月空雲。
一輪湛湛廓落乾坤
至今碑塔猶在。
大士
公元1074年
江華縣志》:蔣大士名永雄,太平鄉華陂村人
居近舜祠,常葺廟貌,專奉香火
宋熙寧甲寅二月二十六日,及長,孝父母,睦兄弟持齋日誦金剛經》
崇寧癸未五月豁然頓悟,遂辭父母棄妻子,就浪石寺立壇說法盡屏火食,昇奼巖,趺坐而化,時乃丙戌五月二十九日也。
其徒迎歸於寺,立白雲塔以崇之
人有患疾祈禱每應,至今真身猶存。
紹慈
廣西通志萬杉紹慈,桂州人趙氏子。
年十九,振策,踰衡嶽,抵豫章觀馬祖遺跡。
廬山林常道席甚盛,遂委心焉。
一日語次,總舉拂子擊慈者再,慈遽奪拂子,總曰:汝何敢爾。
對曰:拂子今屬慈矣。
總曰:三十年老將,今被小卒摧折
自此聲名藉甚,推為東林上首,隨出世
雪山子
歙縣志》雪山子名道茂邑人紀氏子也。
少時,每遇盛夏,輒昏夜草莽中,求以身飽蚊蚋者。
二十年始住休寧普滿院。
郭公三益為尉,間數與語,郭公由是佛法
後住通州狼山,晚歸,自號覺庵未嘗為人白,椎或問之,答曰:是第一義者,可輕以假人耶。
有妻死,求出家者,終不納,曰:彼一時所激,非為法來也。
此人再娶已,又買妾,竟如所料。
大觀中郡守使其鄉僧行月住天王院,月自言雲門下,求與道茂通法屬,不答。
去世行月言:彼非坐滅,乃其徒偽為之。
守使檢,踏其腰股,使伸已隨結。
焚之西關渡,頂骨諸根不壞,煙所及,雖水中得舍利。
池陽百問》行於世。
清安
公元1109年
汝州志》清安俗姓李名宗和遂寧人
世傳圭組,獨喜空寂
大觀三年周流諸方,以參禪為任,曰:身世虛假,當求其實
遂得證上乘,日授一食學者雲集,雖頑惡回心向道
一日語其徒,趺坐而去。
淨梵
松江府志》僧淨梵,華亭人姓笪氏
母夢光明滿室,見神人似佛,因生梵。
十歲勝果寺祝髮,初住無量壽院講法華大觀中,結二十七僧修法華,懺感普賢,授羯摩法,呼淨梵比丘名聲撞鐘
長洲王公度目擊其事,題石為記。
姑蘇守應公有婢被祟,請梵受戒,妖即滅。
葛氏請施戒薦夫,見夫遶梵三匝而去。
化後,茶毘舍利五色
諸仙
山西通志:宋諸仙裴姓,祁縣人
幽仙寺,性行醇慧,戒律精嚴
遊汴,徽宗入朝賜號諸仙設讌不食,聞本寺鐘響方食。
少頃,果聞鐘聲,帝大驚,遣兵衛取鐘,鐘已絕紐飛去,半入西崖下,不可起,人遂名其崖為落鐘崖。
諸仙年踰半百,髮尚黑,坐法不食百日而化。
明慧
公元1166年
處州府志》:僧明慧婺州人
政和初祝髮遂昌興覺院。
初學天台教,續參四明天童山宏智禪師,頓性宗,為首座,眾請主報願法席。
未幾,往南明山大緣事,以禪衲奔,湊挈囊缽,之永嘉江心,龍翔掛錫西堂郡守知之,亟請領院事,力辭。
復還南明山居息乾道。
丙戌冬,結跏趺坐,白眾而逝。
法明
《五燈會元》邢州開元上座報本未久,深得法忍。
歸里,事落魄,多嗜酒呼盧大醉,唱柳詞數闋,日以為常
鄉民侮之,召齋則拒,召飲則從,如是者十餘年,咸指曰:醉和尚
一日,謂寺眾曰:吾當行,汝等無他往。
竊笑之。
翼晨,攝衣就座大呼曰:吾去矣,聽吾一偈
眾聞奔視,師乃曰:平生醉裏顛蹶,醉裏卻有分別
今宵酒醒何處
楊柳曉風殘月
言訖寂然,撼之,已委蛻矣。
大通
公元1063年
《五燈會元》東京法雲善本大通禪師,俗董氏,漢仲舒之裔也。
大父琪、父溫皆官於潁,遂為潁人。
母無子,禱白衣大士得師
及長,博極群書,然清修仕宦意。
嘉祐八年,與弟善思京師地藏院,選經得度,習毘尼東遊,至姑蘇,禮圓照瑞光,照特顧之
於是契旨經五稔,益躋微奧。
照令依圓通秀,師去,又盡其要。
元豐七年,渡淮留太守巖。
久之,出住雙林,遷凈慈,尋被旨法雲
僧問:寶塔無縫如何指示人。
師曰:煙霞背面星月簷楹
曰:如何塔中人。
師曰:竟日不知清世事長年占斷白雲鄉
曰:向上更有事也無。
師曰:太無厭生。
問:若論此事,譬如兩家著碁學人上來,請師一著
師曰:早見了也
僧曰:錯。
師曰:是。
僧曰:進前無路也。
師卓拄杖一下,曰:爭奈這箇何。
僧曰:秪如黑白未分時,又作麼生
師曰:且饒一著
問:百尺竿頭如何進步
師曰:險。
曰:便恁麼去,又作麼生
師曰:百雜碎。
問:九夏賞勞即不。
問:從今向去如何
師曰:光剃頭淨洗缽。
曰:謝師指示
師曰:滴水難消
上堂:上不見天,下不見地,畐塞虛空無處回避
為君明破即不中,且向南山看鱉鼻。
拄杖下座。
懷深
《五燈會元》東京慧林懷深受禪師,壽春府夏氏子。
生而祥光現舍,文殊禪師遙見,疑火也,詰,旦知師始生,往訪之,師見堅輒笑,母許出家
十四割愛,冠祝髮
後四年,訪道方外,依淨照於嘉禾資聖。
照舉良,遂見麻因緣,問曰:如何是良遂知處。
師即洞明,出住資福,履滿戶外
蔣山佛鑑懃禪師行化退,師引巡寮至千人街坊,鑑問:既是千人街坊為甚麼秪有一人
師曰:多虛不如少實。
鑑曰:恁麼那。
赧然
朝廷以資福為神霄宮,因棄往蔣山西庵,陳請益,鑑曰:資福知是般事便休。
師曰:某實未隱,望和尚不外
鑑舉倩女離魂反覆窮之,大豁疑礙,呈偈曰:秪是舊時行履處,等閑舉著便訛。
夜來一陣狂風起,吹落桃花知幾多。
鑑拊几曰:這底豈不是活祖師意。
未幾被旨焦山,僧問:如何是佛。
師曰:面黃不是真金貼。
曰:如何是佛向上事。
師曰:一箭一蓮華。
作禮,師彈指三下,問:知有道不得如何
師曰:瘂子喫蜜。
曰:道得不知有時如何
師曰:鸚鵡喚人。
禮拜,師叱曰:這傳語漢。
問:恁麼人不被無常吞。
師曰:秪恐他無下口處。
曰:恁麼一念通元箭,三尸鬼失奸也。
師曰:汝有一念定被他吞了。
曰:無一念如何
師曰:捉著闍棃
上堂古者道忍,忍三世如來
從此盡饒,饒萬禍千殃。
從此消默,默無上菩提從此得。
師曰:會得三種語了,好箇不快活漢。
山僧是得一牛,還人一馬,潑水相唾,插觜廝罵。
拄杖曰:平出平出
上堂:雲自何山起。
風從甚澗生。
好箇入頭處,官路少人行。
上堂不是境,亦非心,喚作佛時也,陸沈箇中本自無。
階級切忌無階級處,尋總不尋過猶
打破雲門飯袋子,方知赤土黃金,咄。
公元1126年
蘇州府志》:僧懷深自號慈受叟
宣和初,詔住大相國寺靖康改元力。
還山,已遍走江浙所至焚香夾道
靈巖三年,作偈示學人云:醍醐毒藥,萬味同一口。
美惡消融是故名慈受
高峰和尚相去不遠,絕不會面,因中秋賞月,書一絕云:靈岫高峰咫尺間,青松常伴白雲閑。
今宵共賞中秋月,莫道山家不往還
後得包山廢院,欣然駐錫一時檀施輻輳殿堂鼎新
紹興初入寂
證悟
《五燈會元》平江府萬壽如璝證悟禪師建寧魏氏
開堂日,僧問:如何蘇臺境。
師曰:山橫師子秀,水接太湖清。
曰:如何是境中人
師曰:衣冠皇宋後,禮樂大周前。
師凡見僧,必問:近日如何
僧擬對,即拊其背曰:不可思議
示寂,眾集,復曰:不可思議
合掌而終。
如哲
《五燈會元》越州天衣如哲禪師,族里未詳,自退席,寓平江萬壽飲啖無擇,人多侮之,有以瑞巖主人公話問者,師答以偈曰:瑞巖常喚主人公突出須彌上峰
大地掀翻無覓處,笙歌一曲畫樓中。
一日曰:吾行矣。
拂拭所乘筍輿,乃書偈告眾曰:道在用處用。
在死處,時人秪管貪歡樂,不肯無為
平昔參問勉。
進修已,忽豎起拳曰:諸人且道這箇落在甚麼處。
無對,師揮案一下曰:一齊分付與,秋風遂入輿。
端坐而逝。
印肅
公元1115年
指月錄》普庵印肅禪師袁州宜春余氏子。
師將生,鄰里其室祥光燭天蓮生道周,或現阡陌,及生,即善世言,蓋政和五年乙未十一月二十七日辰時也。
及長,一夕一僧點其胸曰:汝,他日自省
既寤,白母黃氏,視胸有赤點含桃,因遣師壽隆賢,賢授以法華,師曰:諸佛元旨,貴悟於心。
數墨循行,何益於道。
賢甚器之
牧庵道風,遂謁於湘溈山,問:萬法歸一一歸何處
牧庵豎拂示之,有省,歸壽隆時年二十九矣。
使牒請主慈化寺師利不伐,嘗言:捨家出家當為何事
披緇削髮本屬何因
若不報國資家,虛負皇恩
若不導化檀那,枉作釋子楮衣。
糲食脅不沾席者,十有二年。
一日華嚴論》,至達本情亡,知心體合,豁然大悟遍體流汗,曰:我今親契華嚴法界矣。
示眾曰:李公長者,於華嚴大經之首痛下一槌,擊碎三千。
大千世界如湯消雪,不留毫髮
許於後進作得滯礙
普庵老人一見不覺吞卻五千四十八卷化成一氣充塞虛空,方信釋迦老子出氣不得之句,然後一微塵出。
華嚴經》遍含法界無理不收,無法不貫,便見摩耶夫人我身彌勒樓臺是我體,善才童子是甚茄子
文殊普賢與我同參不動道場遍周法界悲涕歡喜踴躍無量大似中得活,如夢忽醒,良久云:不可說,不可說,又不可說
始信金剛經》云:信心清淨,即生實相
實相既生,妄想相滅。
全體法身一切處,方得大用現前,即說偈曰:捏不成團撥不開,何須南岳天台
六根門首無人用,惹得胡僧特地來。
一日舉似心齋圓通子云達本情亡,知心體合,汝作麼生會。
二人相顧笑云未達
明日各呈頌,師因題云:據宗眼看來,句到意未到,其體未合,其情未忘。
乘便強占詞調曰:解佩令,明眼人前,覰著三十拄杖不饒甚麼
如此不合雪上加霜
一云先天先地,何名何樣。
阿曼無物比,況觸目菩提自是人,不肯承當,且輪迴名著,相圓融法界,無思無想廬陵米,不用商量
血脈纔通,便知道擊木無聲,打虛空成金響。
二云柏庭立雪一場敗闕了無
當下休歇百帀千圍,但只這孤圓心月揩磨鎮常皎潔
無餘無欠,無聽無說。
韶陽老,秪得一十聖三賢
聞舉著魂消膽裂,惟普庵迥然寂滅
俄有僧稱道存,自蜀冒雪而來,既見,師曰:此吾不請友也。
遂相徵詰,棒喝交馳心心密契,僧曰:師再來人也。
大興吾道,非師而誰。
因指雪書頌而別師。
自是津梁,崇塔廟,禦災扞患,天助物與鬼神,莫能測其變化,諸異跡不可勝紀
自贊云:蒼天蒼天,悟無生法
談不說禪,開兩片皮。
括地該天如何
是佛十萬八千。
乾道五年七月二十一日,書偈於方丈西壁云:乍雨乍晴寶象明,東西南北亂雲深。
失珠無限遭劫,幻應權機汝清
書畢跏趺而逝,幻寄曰:忠道者,父子悟處,與諸方,其神用能爾
假令黃檗而在,其脛懼不免
黃檗十二傳而得宗,十三傳而得肅,養子不及父,悲夫
至謂天竺神通不傳真丹者,又何嘗夢見父子矢溺氣耶。
肅之咒,世間盛傳,至被管絃,而臨終一偈乃類雲門,是可異矣。
道震
《五燈會元》隆興府黃龍山堂道震禪師金陵趙氏子。
少依覺印禪師童子,英移居泗之普照,適淑妃擇度童行,師得圓具。
久之辭謁丹霞禪師
一日,與論洞上宗旨。
師呈偈曰:白雲深覆寒巖異草靈華彩鳳御。
夜半天明日當午,騎牛背面靴衫
器之
師自以為礙,棄依草堂一見契合
日取藏經讀之。
一夕,聞晚參鼓,步出經堂,舉頭見月,遂大悟
亟趨方丈,堂望見,即為印可
初住曹山,次遷廣壽黃龍
上堂曰:舉箇古人因緣闍棃闍棃不得作古會。
作古會,失卻當面眼。
舉箇即今因緣闍棃闍棃不得作今會,若作今會,障卻闍棃本來眼。
假饒不失不障,非古非今,猶是藥病相治止啼之說。
秖如透脫一句闍梨還道得也無。
道不得直待羅漢峰深實相,即向汝道。
上堂少林冷坐門人各說異端大似眾盲摸象
神光三拜,依位而立
達磨云:汝得吾髓。
黑面婆羅門腳跟也未點地在。
上堂石人枯椿何時發華
枯椿石人何得口吧吧
石人呵呵笑,枯椿吐異葩。
紅霞玉象白玉金沙
借問元士,何人不到家
守訥
涇縣志》守訥自號莫莫翁,本鄭氏吳人,業進士
嘗游錢塘淨慈寺,誦圓覺經》,有悟,遂祝髮
圓照圓通並以法器許之,由太平吉祥院遷涇之金峰
宣和中錢學士守郡,聘持廣教,士徒雲集
未幾,卒前二日作偈二十言:了於生死者,云著有宗鏡。
節要二十卷,擬寒山百篇
李彌遜為塔銘。
慧初
廣西通志:德山慧初,靜江府人
初見善財廣參事奮衣而起,遂浮湘而下,遍經東南所至諮詢名宿,少所降挹
乃見黃龍震言下契合,因得嗣其法,主常德之德山
道嵩
溫州府志》:道嵩姓伍氏,樂清人
宣和間受業東庵
放蕩不拘,人目為嵩顛。
路逢牛鬥人,莫敢近,嵩直前兩持其角,呼其名諭之,牛解而去。
有飯僧者,欲召嵩,潛以書焚之中庭,人莫知者,翼旦而嵩至,一夕趺坐於廡旁,脫然而逝。
克勤
公元1135年
《五燈會元》成都府昭覺寺克勤佛果禪師彭州駱氏子,世宗儒。
兒時日記千言,偶遊妙寂寺,見佛書三復悵然,如獲舊物
曰:予殆過去沙門也。
即去家,依自省祝髮,從文照通講說,又從敏行《楞嚴》
得病瀕死,歎曰:諸佛涅槃正路不在文句中,吾欲以聲求色見,宜其無以死也。
遂棄去。
至真覺勝禪師之席,勝方創臂出血指示師曰:此曹谿一滴也。
矍然良久曰:道固如是也。
徒步出蜀,首謁玉泉皓,次依金鑾信、大溈哲、黃龍心、東林度,僉指為法器,而晦堂他日臨濟一派屬子矣。
最後五祖,盡其機用,祖皆不諾。
乃謂祖強移換人,出不遜語,忿然而去。
祖曰:待你著一頓熱病打時,方思量我在。
師到金山,染傷寒困極,以平日見處試之,無得力者。
追繹五祖之言,乃自誓曰:我病稍間,即歸五祖
病痊尋歸,祖一見而喜,令即參堂,便入侍者寮。
半月,會部使者解印還蜀,詣祖問道
祖曰:提刑少年,曾讀小艷詩否。
兩句相近
頻呼小玉無事,秪要檀郎認得聲。
提刑應喏喏。
祖曰:且子細
適歸侍立次,問曰:聞和尚小艷詩,提刑會否。
祖曰:他秖認得聲。
師曰:秖要檀郎認得聲。
他既認得聲,為甚麼卻不是
祖曰:如何祖師西來意。
庭前柏樹子。
聻。
師忽有省,遽出,見雞飛欄干鼓翅而鳴。
復自謂曰:此豈不是聲。
袖香入室,通所得,呈偈曰:金鴨香銷錦繡幃,笙歌叢裏醉扶歸
少年一段風流事,秖許佳人獨自知。
祖曰:佛祖大事,非小根劣器所能造詣,吾助汝喜。
祖遍謂山中耆舊曰:我侍者得禪也。
由此,所至推為上首
崇寧中還里省親四眾迓拜。
都帥翰林郭公知章開法六祖,更昭覺
政和間謝事復出南遊
時張無盡荊南,以道學自居少見推許
艤舟謁之,劇談華嚴旨要
曰:華嚴現量境界理事全真,初無假法。
所以即一而萬,了萬為一,一復一,萬復萬,浩然莫窮。
心佛眾生三無差別
卷舒自在無礙圓融
此雖極則,終是無風帀帀之波。
於是不覺促榻。
師遂問曰:到此與祖師西來意,為同為別。
公曰:同矣。
師曰:且得沒交涉
公色為之慍。
師曰:不見雲門道,山河大地,無絲毫過患猶是轉句
直得不見一色,始是半提。
更須知有向上全提時節
彼德山、臨濟豈非全提乎。
公乃首肯
翼日舉事法界理法界、至理事無礙法界
師又問:此可說禪乎。
公曰:正好說禪也。
師笑曰:不然
正是法界量裏在。
法界量未滅,若到事事無礙法界法界量滅,始得說禪。
如何是佛。
乾屎橛
如何是佛。
三斤
是故真淨偈曰:事事無礙如意自在
手把豬頭口誦淨戒
趁出媱坊,來還酒債
十字街頭解開布袋
公曰:美哉之論,豈易得聞乎。
於是以師禮留居碧巖復徙道林。
樞密鄧公子常奏賜紫師號,詔住金陵蔣山學者無地以容。
補天萬壽,上召見褒寵甚渥。
建炎初,又遷金山,適駕幸維揚入對,賜圓悟禪師,改雲居
久之,復領昭覺
僧問:雲門道,須彌山意旨如何
師曰:推不向前,約不退後
曰:未審還有過也無。
師曰:坐卻舌頭
問:法不孤起,仗境方生。
坐具曰:這箇是境,那箇是法。
師曰:卻被闍梨奪卻鎗。
問:古人道,楖栗橫擔不顧人,直入千峰萬峰去。
未審那裏是他住處
師曰:螣蛇纏足,路布繞身。
曰:朝看雲片片,暮聽潺潺
師曰:卻須截斷始得。
曰:此回不是夢,真箇廬山
師曰:高著眼。
問:猿抱子青嶂後,鳥御華落碧巖前。
此是和尚舊時安身立命處,如何是道林境。
師曰:寺門高開洞庭野,殿腳插入赤沙湖
曰:如何是境中人
師曰:僧寶人人滄海珠
曰:此是杜工部底,作麼生和尚底。
師曰:且莫亂道
曰:如何奪人不奪境。
師曰:山僧有眼不曾見。
曰:如何是奪境不奪人
師曰:闍棃問得自然親。
曰:如何是人境俱奪。
師曰:收。
曰:如何是人境俱不奪。
師曰:放。
問:有句無句,如倚樹。
如何透脫
師曰:倚天長劍逼人寒。
曰:秪如樹倒藤枯溈山為甚呵呵大笑
師曰:愛他底,著他底。
曰:忽被學人掀倒禪床拗折拄杖,又作箇甚麼伎倆
師曰:也是過後張弓
問:明歷歷露堂堂,因甚麼乾坤不得
師曰:金剛手裏八稜棒。
曰:忽然一喚便回,還當得活也無。
師曰:鶖子目連無奈何
曰:不落照不落用,如何商量
師曰:放下雲頭
曰:忽遇其中人時如何
師曰:騎佛殿,出山門
曰:萬象不來獨語,教誰招手高峰
師曰:錯下名言
上堂通身眼見不及通身耳聞不徹通身是口說不著,通身是心鑒不出。
直饒大地明得,無絲毫透漏,猶在半途
據令全提且道如何展演。
域中日月縱橫掛,一亙睛空萬古
上堂山頭鼓浪井底揚塵
眼聽似震雷霆,耳觀張錦繡。
三百六十骨節,一一現無邊妙身,八萬四千毛端,頭頭彰寶剎海
不是神通妙用,亦非法爾如然。
苟能千眼頓開,直是十方坐斷
超然獨脫一句作麼生道。
試玉須經火,求珠不離泥。
上堂本來無形段,那復有脣觜。
特地稱揚,替他說道理。
且道他是阿誰
上堂十五日已前,千牛不回
十五日已後俊鶻不及
正當十五日天平地平,同明同暗,大千沙界不出當處可以含吐十虛。
進一步超越不可說昋水海退一步坐斷千里萬里白雲
不進不退莫道闍棃老僧也無開口處。
拂子曰:正當恁麼如何
有時拈在千峰上,劃斷秋雲不放高。
上堂十方聚會本來不昧
箇箇無為頂上鉗鎚
此是選佛場深廣能量
心空及第歸,利劍如錐
龐居士舌拄梵天,口包四海有時一莖草作丈六金身
有時丈六金身作一莖草,甚是奇特
雖然如此要且不曾動著向上關。
且如何是向上關。
鑄印高壇
上堂有句無句,超宗越格
倚樹,銀山鐵壁
及至樹倒,枯多少失卻鼻孔
直饒收拾得來,已是千里萬里
秖如未有恁麼消息如何,還透麼。
風暖鳥聲碎,日高華影重。
上堂第一句薦祖師乞命
第二句薦人天膽落
第三句薦虎口橫身
不是循途守轍,亦非革轍移途。
六臂三頭,未透亦人間天。
上且三句一句作麼生道。
生涯在絲綸上,明月扁舟五湖
示眾云:一言截斷千聖消聲
一劍當頭橫屍萬里
所以道,有時句到意不到有時意到句不到
句能划意,意能划句。
意句交馳衲僧巴鼻
若能恁麼轉去青天也須喫棒。
且道憑箇甚麼
可憐無限潮人畢竟落潮中死。
示眾云:萬仞崖頭撒手要須其人。
千鈞之弩發機,豈為鼷鼠
雲門睦州當面蹉過
德山臨濟誑謼閭閻
且獨脫一句作麼生道。
萬緣遷變渾閑事五月山房冷似冰。
紹興五年八月己酉,示微恙趺坐書偈遺眾投筆而逝。
茶毗舌齒不壞,舍利五色無數
塔於昭覺寺之側,諡真覺禪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