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卷二十六 (自动笺注)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
 第二十六卷目錄
 東鎮沂山之神部彙
  上古黃帝有熊氏一則
  總一則〉
  〈武帝泰初一則
  總一則〉
  北齊總一則〉
  隋〈高祖開皇一則
  總一則 元宗天寶一則
  宋〈太祖乾德一則 太宗太平興國一則 徽宗政和一則
  金〈世宗大定一則 章宗明昌一則
  元〈世祖至元一則 成宗大德一則
  明〈太祖洪武三則 穆宗隆慶一則
皇清順治二則 康熙一則
 東鎮沂山之神部藝文〈詩〉
  沂山           明喬宇
 南鎮會稽山之神部彙
  夏后氏〈禹一則
  總一則〉
  〈始皇一則
  北齊總一則〉
  隋〈高祖開皇一則
  總一則 元宗元一則 天寶一則
  宋〈太祖乾德一則 太宗太平興國一則 徽宗政和一則
  金〈世宗大定一則 章宗明昌一則
  元〈世祖至元一則 成宗大德一則
  明〈太祖洪武二則 穆宗隆慶一則
 南鎮會稽山之神部藝文
  遊南鎮記        明沈純中
 南鎮會稽山之神部外編
 西鎮吳山之神部彙
  總一則〉
  始皇一則
  隋〈高祖開皇二則〉
  總一則 元宗天寶一則 肅宗至德一則
  後唐廢帝泰一則〉
  宋〈太祖乾德一則 太宗太平興國一則 神宗元豐一則
  金〈世宗大定一則 章宗明昌一則
  元〈世祖至元一則 成宗大德一則
  明〈太祖洪武二則〉
 西鎮吳山之神部藝文〈詩〉
  吳山          明田立家
  吳山           邢雲路
  吳山           姚孟昱
 西鎮吳山之神部紀事
 北鎮醫無閭山之神部彙
  總一則〉
  總一則〉
  北齊總一則〉
  隋〈高祖開皇二則〉
  總一則 元宗天寶一則
  宋〈太祖乾德一則 太宗太平興國一則 徽宗政和一則
  金〈世宗大定一則 章宗明昌一則
  元〈世祖至元一則 成宗大德一則
  明〈太祖洪武二則 英宗正統一則 天順一則 憲宗成化一則 孝宗弘治一則 武宗正德二則 世宗嘉靖四則
皇清順治一則 康熙一則
 北鎮醫無閭山之神部藝文
  建北鎮廟敕        明成祖
  重修北鎮廟記       胡景榮
 北鎮醫無閭山之神部藝文二〈詩〉
  謁北鎮祠        明許宗魯
 中鎮霍山之神部彙考一
  陶唐氏〈堯一則
  宋〈世祖大明一則
  總一則〉
  北齊總一則〉
  隋〈高祖開皇一則
  元宗天寶一則
  宋〈太祖乾德一則 太宗太平興國一則 徽宗政和一則 寧宗嘉定一則 理宗淳祐一則
  金〈世宗大定一則 章宗明昌一則
  元〈世祖至元一則
  明〈太祖洪武三則 成祖永樂一則 代宗景泰二則 武宗正德一則 世宗嘉靖四則
皇清康熙一則
 中鎮霍山之神部彙考二
  水經注汾水
  山西通志山川
  趙城縣志〈山川
 中鎮霍山之神部藝文一  祭告中鎮文        明太祖
  祭霍山文          代宗
  又
  祭霍山文          武宗
  祭霍山文          世宗
  又
  又
  敕賜中鎮記        楊瑩
 中鎮霍山之神部藝文二〈詩〉
  中鎮留題       宋王惟正
  題中鎮廟         明劉玨
  前題            胡謐
  祭中鎮有感         徐珵
  謁霍山中鎮         褚相
 中鎮霍山之神部紀事
 東瀆淮水之神部彙考一
  總一則〉
  始皇一則
  漢〈宣帝神爵一則
  總一則〉
  總一則 元宗天寶一則
  宋〈太宗太平興國一則 真宗大中祥符一則 仁宗康定一則
  金〈世宗大定一則 章宗明昌一則
  元〈世祖至元二則〉
  明〈太祖洪武二則 穆宗隆慶一則
 東瀆淮水之神部彙考二
  禮記王制
  晉書〈天文志〉
 東瀆淮水之神部藝文
  祭淮文         隋薛道衡
  封淮瀆文         唐元宗
  重修淮瀆長源公廟記    宋路振
  淮瀆廟碑記        明唐龍
 東瀆淮水之神部藝文二〈詩〉
  淮瀆廟和柳地官韻     明雲厓
 東瀆淮水之神部紀事
 東瀆淮水之神部雜錄
神異典第二十六卷
東鎮沂山之神部彙
上古
黃帝有熊氏封東泰山
史記·五帝本紀黃帝東至於海,登丸山。
〈注〉丸,一作凡。
地理志曰丸山在瑯邪朱虛縣
漢書·郊祀志》黃帝封東泰山
〈注〉東泰山在瑯邪朱虛界,中有泰山是。
《路史·後紀黃帝有熊氏東薄海禪凡山。
〈注〉十道沂山縣之沂山也。
郡國志云:黃帝泰山,禪凡山,即此
周制望祭東鎮東郊
周禮·春官小宗伯之職,兆五帝四郊四望四類亦如之。
訂義鄭鍔曰:四望五嶽四鎮四瀆,亦如五帝,因其方而為之兆也,嶽鎮神之最尊者也,故為兆域
武帝泰初二年,祀東泰山
漢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郊祀志》泰初二年公玉帶曰:黃帝時雖封泰山,然風后封鉅岐伯黃帝封東泰山,禪凡山,合符然後不死。
天子既令設祠具,至東泰山東泰山卑小,不稱其聲,迺令祠官禮之,而不封焉。
北郊沂山從祀
《隋書·禮儀志》云云
北齊
北齊以沂鎮從祀方澤
《隋書·禮儀志》後齊方澤夏至之日,禘崑崙皇地祇於其上,沂鎮從祀
公元594年
高祖開皇十四年,詔立東鎮神祠
《隋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禮儀志》開皇十四年閏七月,詔東鎮沂山,就山立祠,並取側近一人,主知洒掃
唐制歲祀東鎮沂州
唐書·禮樂志》五嶽四鎮歲一祭,各以五郊迎氣日祭之,東鎮沂山沂州
公元751年
元宗天寶十載封東鎮為東安公
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舊唐書·元宗本紀天寶十載正月癸丑,加海鎮封號分遣人祭。
文獻通考天寶十載封沂山為東安公
公元968年
太祖乾德六年,詔祭東沂山
《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玉海乾德六年,詔祭四鎮准唐開元禮》
圖書編》:宋初緣舊制乾德六年有司定祠,官所奉止四嶽
今案祭典請祭東鎮沂山沂州,從之。
公元983年
太宗太平興國八年,定以立春日東鎮沂州
《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太平興國八年祕書監李至言:按五郊迎氣之日,皆祭逐方嶽鎮、海瀆
遵舊禮,就迎氣日各祭於所隸之州。
其後立春日東鎮沂山沂州
公元1113年
徽宗政和三年封沂山為王
《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沂山封東安公政和三年封王
公元1164年
世宗大定四年,詔以立,祀東鎮益都府,其封爵仍唐、宋之舊。
金史·世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云云
章宗明昌 年,封沂山為東安王
金史·章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明昌間,從沂山道士道全請,封沂山為東安王
每歲遣使奉祀
公元1266年
世祖至元三年夏四月,定祀沂山益都府
《元史·世祖本紀不載。
 按祭祀志》至元三年夏四月,定歲祀嶽鎮海瀆之制。
正月土王日祀沂山益都府
公元1298年
成宗大德二年三月壬子,詔加封東鎮沂山元德東安王歲時嶽瀆同祀,著為令式
《元史·成宗本紀云云
公元1370年
太祖洪武三年正東鎮神號
明夢餘錄》洪武三年夏六月始,正嶽鎮海瀆稱號東鎮東鎮沂山之神。
公元1374年
洪武七年,令東鎮沂山山東青州府又令春秋
仲月上旬擇日祭,未幾以諸神從祀南郊春祭
明會典云云
公元1393年
洪武二十六年定東祀典
明會典洪武二十六年著令五鎮致祭去處所在官司,以春秋仲月上旬擇日致祭祭東鎮則稱東鎮沂山之神。
公元1569年
穆宗隆慶三年八月,以洪水為患巡撫
山東都御史姜廷頤東嶽山東鎮沂山之神。
《續文獻通考云云
皇清
公元1651年
順治八年臨胊縣志》順治八年四月七日,遣都察院右都御史,仍管工部左侍郎,事劉昌致祭東鎮沂山
公元1661年
順治十八年
臨朐縣志》順治十八年八月二十二日,遣翰林院侍讀學士一級左敬,祖致祭東鎮沂山
公元1667年
康熙六年臨朐縣志》康熙六年八月十七日,遣內祕書院學士劉芳躅致祭東鎮沂山
東鎮沂山之神部藝文〈詩〉
沂山·喬宇
嶽西來海向東,屹然方鎮一何雄。
山川自與封疆限,雲雨收造化功
翠巘入空高落鴈玉泉垂闊下成虹。
明廷憂旱來香幣六事歸一念中
南鎮會稽山之神部彙
夏后氏
禹禪會稽
史記·夏本紀不載。
 按封禪書禹封泰山,禪會稽
周制望祭南鎮南郊
周禮·春官小宗伯之職,兆五帝四郊四望四類亦如之。
訂義鄭鍔曰:四望五嶽四鎮四瀆,亦如五帝,因其方而為之兆也。
嶽鎮神之最尊者也,故為兆域
公元前221年
始皇二十六年,令祠官東鎮會稽
史記·秦始皇本紀不載。
 按封禪書:秦并天下,令祠官所常奉天地名山大川鬼神可得而序也。
於是自殽以東,曰太室
恆山泰山會稽湘山
脯酒歲祠,因泮凍涸凍賽禱祠。
牲用牛犢各一,牢具珪幣各異。
〈按本紀秦并天下在二十六年。
北齊
北齊會稽從祀方澤
《隋書·禮儀志》後齊方澤夏至之日,禘崑臯皇地祇於其上,會稽從祀
公元594年
高祖開皇十四年,詔就會稽山,立南鎮祠。
《隋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紹興府志》開皇十四年,詔會稽等山,並就山立祠。
唐制歲祭南鎮會稽越州
唐書·禮樂志》五嶽四鎮歲一祭,各以五郊迎氣日祭之,南鎮會稽越州
公元726年
元宗開元十四年封南鎮為永興公
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浙江通志開元十四年封四鎮山為公會稽永興公,有南鎮永興公祠。
公元751年
天寶十載,加南鎮封號
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舊唐書·元宗本紀天寶十載正月癸丑,加海鎮封號分遣人祭。
公元968年
太祖乾德六年,詔祭南鎮會稽
《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玉海乾德六年,詔祭四鎮准唐開元禮》
公元983年
太宗太平興國八年,定以立夏日,祀南鎮會稽越州
《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太平興國八年祕書監李至言:按五郊迎氣之日,皆祭逐方嶽鎮、海瀆
遵舊禮,就迎氣日各祭於所隸之州。
其後立夏日南鎮會稽山越州
徽宗政和 年,封永興公為永濟
《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會稽封永興公政和封永濟王
公元1164年
世宗大定四年,詔以立夏,祭南鎮會稽河南府
金史·世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大定四年禮官言:嶽鎮海瀆,當以五郊迎氣日祭之。
詔依典禮以立夏,望祭南鎮會稽山河南府
封爵仍唐、宋之舊。
章宗明昌 年,封會稽山永興
金史·章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明昌間,從沂山道士道全請,封會稽山永興
每歲遣使奉御祝版奩薌,乘驛所在,率郡邑長貳行事
公元1266年
世祖至元三年,定歲祀會稽山河南府
《元史·世祖本紀不載。
 按祭祀志》至元三年夏四月,定歲祀嶽鎮海瀆之制。
三月南嶽、鎮、海瀆土王遙祭會稽山河南府
祀官,以所在土官為之。
公元1298年
成宗大德二年加封會稽昭德順應王。
《元史·成宗本紀大德二年三月壬子,詔加封南鎮會稽山昭德順應王,歲時嶽瀆同祀,著為令式
公元1370年
太祖洪武三年,正南鎮神號
大政記》洪武三年六月癸亥,詔嶽鎮海瀆並去前代封名
號皆以山水本名稱某神南鎮南鎮會稽山之神。
公元1374年
洪武七年,令南鎮會稽山浙江紹興府祭,又春秋仲月上旬擇日祭。
明會典云云
公元1569年
穆宗隆慶三年八月,以洪水為患,命巡撫都御史谷中祭東海南鎮會稽之神。
《續文獻通考云云
南鎮會稽山之神部藝文
《遊南鎮記》·沈純中
職方氏東南之州曰揚州,其藪曰具區,其山曰會稽,謂之南鎮,以其能興雲雨,施潤澤,鎮一方之民。
望秩山川小宗伯四望四郊鄭元四望五嶽四鎮四瀆也。
蓋天方望之祀,無所不通,為嶽鎮海瀆之在諸侯,祭其封內名山大川也。
秦罷封建嶽瀆之祭,皆領於祠官
自殽以東名山五而會稽與焉。
牲用牛犢一牢,具珪幣各異,春泮凍涸凍賽禱祠。
宣帝時,始有使者持節以祠之禮,由魏及隋嶽鎮海瀆皆即其地立祠,命有司致祭唐宋之制。
命本界刺史縣令祠之遣使分祀。
國初稽古夏至日方澤五嶽五鎮從祀五嶽在東,五鎮在西,用純犢一帛五籩,豆八簠簋,各二三年罷神之封號,而止曰南鎮會稽山之神,依古定制也。
乃命都督孫遇仙等一十八人,分祭五嶽五鎮海瀆之神。
九年分遣國子生周渭往修祠宇,命江陰侯吳良南鎮會稽沃饒鉅麗甲於東南,且人材特盛咸以為山嶽之靈所鍾也。
然神為南鎮,將盡南方之民,而庇之,則江淮閩浙皆其所佑也。
大者其典隆,是以歷代禋祀加虔罔。
失禮豈其獨厚,此一郡之民,戊戌歲余讀書越之戢。
暇時與同人遊,會稽神甚,靈爽占夢者競祈焉。
其應如響山,有夏后禹之陵,聖王之墓也。
亦領於祠官草木,俱翳蔚蒙籠蔥翠如幕。
盛夏不見旭日也,遊者堪憩息焉。
有古數十株,頂皆詰屈輪囷如偃。
蓋蓋數百歲矣,茲也。
遙望之則凡越之巖,嶂峰巒趨向焉。
洵靈之所棲也。
同遊者為游子士林,亦稽古好文之士也,既歸而為之記。
南鎮會稽山之神部外編
遁甲開山圖》:禹治水會稽,宿於衡嶺
宛委之神奏玉匱之書十二卷以授禹,禹未及持之,四卷飛入泉,四卷上天,禹得四卷,開而視之,乃遁甲開山圖》,因用以治水,訖乃緘書洞穴
西鎮吳山之神部彙
周制望祭西鎮西郊
周禮·春官小宗伯之職,兆五帝四郊四望四類亦如之。
訂義鄭鍔曰:四望五嶽四鎮四瀆,亦如五帝,因其方而為之兆也,嶽鎮神之最尊者也,故為兆域
公元前221年
始皇二十六年,令祠官春秋吳嶽
史記·秦始皇本紀不載。
 按封禪書:秦并天下,令祠官所常奉天地名山大川鬼神
自華以西,名山曰吳
春秋泮涸禱賽如東方名山川;而牲牛犢牢具珪幣各異。
〈按本紀秦并天下在二十六年。
公元594年
高祖開皇十四年,詔立西鎮神祠
《隋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禮儀志》開皇十四年閏七月,詔西鎮吳山,就山立祠,取側近一人,主知洒掃
公元596年
開皇十六年正月,准西鎮吳山神廟
《隋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禮儀志》云云
唐制歲祭西鎮吳山隴州
唐書·禮樂志》五嶽四鎮歲一祭,各以五郊迎氣日祭之,西鎮吳山隴州
公元751年
元宗天寶十載,封西鎮吳山為成德公遣使致祭
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天寶十載二月己亥,遣大理少卿李貞祭吳嶽山德公,取二月十七日庚子祭。
文獻通考天寶十載封吳山為成德公
肅宗至德 年,封西鎮為天嶽王
唐書·肅宗本紀不載。
 按隴州志》至德乾元間封吳山為天嶽王
後唐
公元935年
廢帝清泰二年封西鎮為應靈王
五代史·廢帝本紀不載。
 按隴州志》云云
公元968年
太祖乾德六年遣使奉衣、冠、劍、履,送西鎮嶽廟
《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禮志云云
公元983年
太宗太平興國八年,定以立秋日,祀西鎮隴州
《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太平興國八年祕書監李至言:按五郊迎氣之日,皆祭逐方嶽鎮、海瀆
遵舊禮,就迎氣日各祭於所隸之州。
其後立秋日西鎮吳山隴州
公元1085年
神宗元豐八年封吳山為王
《宋史·神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吳山封成德公元豐八年封王
公元1164年
世宗大定四年,詔以立秋,祭西鎮吳山隴州
金史·世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大定四年禮官言:嶽鎮海瀆,當以五郊迎氣日祭之。
詔依典禮以立秋,祭西鎮吳山隴州
封爵仍唐、宋之舊。
章宗明昌 年,封吳山為成德王
金史·章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明昌間,從沂山道士道全請,封吳山為成德王
每歲遣使奉御祝版奩薌,乘驛所在,率郡邑長貳行事
公元1266年
世祖至元三年,定歲祀吳山隴縣界。
《元史·世祖本紀不載。
 按祭祀志》至元三年夏四月,定歲祀嶽鎮海瀆之制。
七月西嶽、鎮、海瀆土王日祀吳山隴縣界。
祀官,以所在土官為之。
公元1298年
成宗大德二年,詔加封西鎮成德永靖
《元史·成宗本紀大德二年三月壬子,詔加封西鎮吳山成德永靖歲時嶽瀆同祀,著為令式
公元1370年
太祖洪武三年,正西鎮神號
大政紀》洪武三年六月癸亥,詔嶽鎮海瀆,並去前代封名號,皆以山水本名稱某神西鎮西鎮吳山之神。
公元1374年
洪武七年西鎮吳山陝西隴州祭,又令春秋仲月上旬擇日祭,未幾以諸神從祀南郊春祭
明會典云云
西鎮吳山之神部藝文〈詩〉
吳山·田立家
巍峨神嶽西都漢畤秦封奧區
鰲戴五峰連地軸,龍湫百道天吳
村翁報事春秋肅,聖代禋禮數殊。
我亦升中乞昭貺,四維千載皇圖
吳山邢雲路
午夜心齋瓣香,清晨上殿趨蹌
天門伐鼓閶闔王子吹簫鳳凰
呼吸有誠通帝座晶熒無語金皇
五風十雨昭靈貺,願乞神功下方
吳山姚孟昱
大地由來所司,灝靈吳嶽獨雄茲。
每向空中造化,還從冥裡運希夷
雨澤渥霑青野足,煙霞深鎖碧巒奇。
隴西勝概千古別是乾坤一奧基。
西鎮吳山之神部紀事
隴州志》吳山靈應下有湫池,值歲暵旱鄉民禱之,靈雨輒應。
北鎮醫無閭山之神部彙
周制望祭北鎮北郊
周禮·春官小宗伯之職,兆五帝四郊四望四類亦如之。
訂義鄭鍔曰:四望五嶽四鎮四瀆,亦如五帝,因其方而為之位也,嶽鎮神之最尊者也,故為兆域
北郊醫無閭從祀
《隋書·禮儀志》云云
北齊
北齊醫無閭從祀方澤
《隋書·禮儀志》後齊方澤夏至之日,禘崑崙皇地祇於其上,醫無閭從祀
公元594年
高祖開皇十四年,詔立北鎮神祠
《隋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禮儀志》開皇十四年閏七月,詔北鎮醫無閭山,就山立祠,取側近一人,主知灑掃
公元596年
開皇十六年正月,又詔北鎮營州,就山立祠。
《隋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禮儀志》云云
唐制:歲祭北鎮醫無閭營州
唐書·禮樂志》五嶽四鎮歲一祭,各以五郊迎氣日祭之,祭北鎮醫無閭營州
公元751年
元宗天寶十載封北鎮為廣寧公
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天寶十載正月制曰五嶽四瀆諸鎮山宜令專使分往致祭二月乙亥分遣范陽郡司馬畢悅祭醫無閭廣寧公,取三月十七日庚子祭。
文獻通考天寶十載,封醫無閭山為廣寧公。
公元968年
太祖乾德六年,定祭北鎮北嶽祠。
《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圖書編》乾德六年有司請祭北鎮,從之。
此後望祭北鎮定州北嶽祠。
公元983年
太宗太平興國八年,定以立冬祀北鎮定州
《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太平興國八年祕書監李至言:按五郊迎氣之日,皆祭逐方嶽鎮、海瀆
遵舊禮,就迎氣日各祭於所隸之州。
其後立冬北嶽恆山北鎮醫巫閭山並於定州北鎮北嶽廟望祭
公元1113年
徽宗政和三年封醫巫閭為王
《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醫巫閭封廣寧公政和三年封王
公元1164年
世宗大定四年,詔以立冬祭北鎮醫巫閭山廣寧府
金史·世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大定四年禮官言:嶽鎮海瀆,當以五郊迎氣日祭之。
詔依典禮以立冬,祭北鎮醫巫閭山廣寧府
封爵仍唐、宋之舊。
章宗明昌 年,封醫巫閭山廣寧王
金史·章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明昌間,從沂山道士道全請,封醫巫閭山廣寧王
每歲遣使奉御祝版奩薌,乘驛所在,率郡邑長貳行事
公元1266年
世祖至元三年,定歲祀醫巫閭廣寧路界。
《元史·世祖本紀不載。
 按祭祀志》至元三年四月定,歲祀嶽鎮海瀆之制。
十月北嶽、鎮、海瀆土王日祀醫巫閭遼陽廣寧路界。
祀官,以所在土官為之。
公元1298年
成宗大德二年加封北鎮貞德廣寧王
《元史·成宗本紀大德二年三月壬子,詔加封北鎮醫巫閭山貞德廣寧王歲時嶽瀆同祀,著為令式
公元1370年
太祖洪武三年,正北鎮神號
明夢餘錄》洪武三年夏六月,始正嶽鎮海瀆稱號,稱北鎮醫巫閭山之神,去前代封名號。
公元1374年
洪武七年,定北鎮祀典
明會典洪武七年,定嶽鎮海瀆祀典北鎮醫巫閭山遼東祭,令春秋仲月上旬擇日未幾以諸神從祀南郊,省春祭
公元1444年
英宗正統九年,以旱,遣吏科給事中姚夔祭告北鎮
公元1457年
天順元年,以復辟,遣翰林院編修本致祭北鎮
以上《全遼志》云云
公元1477年
憲宗成化十三年,以災疹,遣巡撫遼東右副都御史陳鉞致祭北鎮
《全遼志》云云
公元1493年
孝宗弘治六年,以少雨,遣巡撫遼東右副都御史張岫致祭北鎮
《全遼志》云云
公元1506年
武宗正德元年,以即位,遣中書舍人梅致祭北鎮
正德六年,以平寧濠,遣山東布政司經歷張敏祭告北鎮
以上《全遼志》云云
公元1522年
世宗嘉靖元年,以嗣統,遣彭城張欽致祭北鎮
公元1538年
嘉靖十七年,以立儲,遣巡撫遼東右副都御史劉漳祭謝北鎮
公元1561年
嘉靖四十年,以生辰,遣巡撫遼東右僉都御史吉澄祭北鎮
公元1564年
嘉靖四十三年,以生辰,遣巡撫遼東右副都御史王之誥北鎮
以上《全遼志》云云
皇清
公元1651年
順治八年
大清會典順治八年,以親政遣官
瀆,一差遼東
北鎮
公元1667年
康熙六年
大清會典康熙六年
皇上親政
七月遣官祭告
瀆等八處廣寧鎮一,陵一,遣官一員
北鎮醫無閭山之神部藝文
《建北鎮廟敕》明成祖
北鎮醫無閭山之神自昔靈應彰顯為國佑民,厥績尤著,獨其廟宇至今弗克修治
朕心惓切夙夜弗怠,敕至爾等擇日興工建立祠宇,飭嚴祀事以稱朕崇仰之意,故敕。
重修北鎮廟記》胡景榮
春秋傳》曰:國主山川山川何靈乎爾
國主之也。
太乙分而為天地高也,明也,博也,厚也,其如此而已
堪輿淑氣也,其矗焉而奕大,搆焉而孕秀,彌焉而莫可紀,極焉者,孰主張是耶。
苟不固天地之氣,不凝焉,說山者莫辨乎。
詩其曰:惟嶽降神,言甫侯申伯所自也。
其曰:奕奕梁山,言韓受命之始也。
其曰:天作高山,言太王遷岐之終也。
而記亦謂山川能降時雨於乎,莫秀乎人而能呈其祥,莫尊乎天而能發其祕,謂國主之也。
固宜古之聖王相視原隰因天事天因地事地,因名山升中于天,制名修禮,以鎮天下是故五方則有五嶽之名,鎮諸州則有諸山之名。
不然為山川者不少矣,而奚取於今之著耶。
舜禹之所經承古今所不變也。
廣寧軍之西故有醫無閭山,舜封之以鎮幽州歷代因之,第其號也,或王之或公之。
其祭也,或侯伯之或子男之,禮隆而義未安,故我太祖詔釐正之,止稱北鎮醫無閭山之神。
是故欲報其功也,尊其稱而不過欲,妥其神也。
崇其寢而不褻欲,節其祀也。
時其享而不瀆,其文簡而核,其制隆而辨,其禮協諸義而當是大順
大順者,所以天地鬼神大端也。
故曰:惟聖人為能制禮。
歲丁未春會大中丞胡公、宗明大將軍戴公、廉大柱史李君胥膺簡命蒞茲東土
大旱相與齋祓,率屬雩於北廟,中丞及門曰:竇矣弗墉,何以守。
及庭曰:圯矣弗精,何以承。
及堂曰:穹矣弗塗,何以妥。
僉曰:俞越三日雨,民大悅,及秋詹時日度有司計徒庸有眾丕作,適景榮使於遼,因眺望焉,乃摭其大較若此
若夫封號之異,堂寢之詳,祀禮之節,崒嵂之奇,靈爽之神,則先正諸記盡矣,庸何言。
北鎮醫無閭山之神部藝文〈詩〉
《謁北鎮祠》·許宗魯
名山秩望三韓,戒曉齋心展璧壇。
觀闕海光搖遠霽,塞垣風力殿餘寒。
功齊五嶽威靈久,品視三公禮數寬。
一統華夷鎮靜明禋千載祠官
中鎮霍山之神部彙考一
陶唐氏
帝堯命舜攝位,封霍為鎮。
書經·舜典》:肇十有二州封十有二山
蔡傳封,表也。
每州封表一山以為一州之鎮也。
《路史·後紀帝舜有虞氏四仲四守至於方嶽燔望告至山川中祀霍山,貢夏伯羲伯之樂。
霍州志》虞舜肇十二州冀為諸州,首封霍為鎮,後始州焉。
公元463年
宋世祖大明七年,定祭霍山之儀。
《宋書·世祖本紀不載。
 按禮志大明七年六月丙辰有司奏:詔奠祭霍山未審應奉使何官。
用何牲饌。
進奠之日,又用何器。
殿中郎景先議:修祀川嶽道光列代差秩珪璋義昭聯冊。
但業曠中葉儀漏典文
尋姬典事宗伯,漢載持節侍祠血祭霾沈,經垂明範酒脯牢具,悉有詳例。
名山珪幣之異,大冢有嘗禾之嘉。
山海霍山以太告至,此準酌記傳,其可言者也。
皇風緬暢,輝祀通嶽,愚謂宜使太常持節,牲以太牢之具,羞用酒脯時穀,禮以赤璋纁幣
又鬯人之職,凡山川方用脤,則盛酒當以蠡桮,其餘器用無所取說
郊望山瀆,以質表誠器尚陶匏藉以席,近可依准。
山川以兆,宜為壇域。
參議景先議為允。
令兼太常持節奉使牲用太牢加以璋幣器用陶匏,時不復脤,宜郊祀,以爵獻。
殽饌種數,一依社祭為允。
詔可
北郊霍山從祀
《隋書·禮儀志》云云
北齊
北齊太嶽從祀方澤
《隋書·禮儀志》後齊方澤夏至之日,褅崑崙皇地祗於其上,太嶽從祀
〈按霍州志》太嶽霍山
公元594年
高祖開皇十四年,詔立中鎮霍山祠。
《隋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禮儀志》開皇十四年閏七月,詔冀州鎮霍山,就山立祠,並取側近一人,主知灑掃並命多蒔,其雩祀遣使就焉。
公元751年
元宗天寶十載,加霍山封號遣官致祭
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天寶十載二月己亥分遣王府長史守默霍山應靈公。
文獻通考天寶十載,封霍山應聖公
公元968年
太祖乾德六年有司請祭中鎮霍山
《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圖書編》乾德六年,有司言祠官奉止四嶽,今案祀典請祭中鎮霍山晉州
公元983年
太宗太平興國八年,定祀中鎮霍山晉州
《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太平興國八年祕書監李至言:按五郊迎氣之日,祭五方嶽鎮海瀆
兵亂後,有不在封域者,遂闕其祭。
國家克復四方,間雖奉詔特祭,未著常祀
遵舊禮,就迎氣日各祭於所隸之州,長吏以次為獻官。
其後土王日祀中鎮霍山晉州
公元1113年
徽宗政和三年,加封霍山
《宋史·徽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霍山封應聖公政和三年封應靈王
公元1215年
寧宗嘉定八年八月,蝗禱於霍山
《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云云
公元1247年
理宗淳祐七年六月大旱,命侍從禱於霍山祠。
《宋史·理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云云
公元1164年
世宗大定四年,詔以土王日祭霍山平陽府,其封爵仍舊
金史·世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大定四年禮官言:嶽鎮海瀆,當以五郊日祭之。
詔依典禮季夏土王日,祭中鎮霍山平陽府
封爵並仍唐、宋之舊。
章宗明昌 年,封霍山應靈王
金史·章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明昌間,從沂山道士道全請,封霍山應靈王
每歲遣使奉御祝版奩薌,乘驛所在郡邑長貳行事
公元1266年
世祖至元三年,定歲以土王日祀中鎮之神。
《元史·世祖本紀不載。
 按祭祀志》至元三年夏四月,定歲祀嶽鎮海瀆之制。
六月土王日祀霍山平陽府
公元1370年
太祖洪武三年正中神號
明夢餘錄》洪武三年夏六月,始正嶽鎮海瀆稱號,稱霍山中鎮霍山之神。
公元1374年
洪武七年,定中鎮霍山山西平陽府祭。
明會典云云
公元1395年
洪武二十八年,征廣西告祭霍山
霍州志》云云
成祖永樂 年,以兵行告祭霍山之神。
霍州志》:永樂祭中鎮霍山文云今年七月十六日兵行,特遣人致香幣牲醴、先詣神所祭告
公元1450年
代宗景泰元年遣使中鎮霍山
霍州志》景泰元年,歲次庚午閏正月丙午朔,越十五日庚申遣吏科給事中喬毅致祭中鎮霍山
景泰六年都察院右僉都御史蕭啟禱祀霍山
公元1511年
武宗正德六年山西等處承宣布政使右參政夏景祭告中鎮霍山
世宗嘉靖十一年,遣平陽府霍州知州王子致祭中鎮霍山
公元1554年
嘉靖三十三年,遣提督鴈門關兼巡撫山西地方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王崇祭告中鎮霍山
公元1556年
嘉靖三十五年,遣戶部左侍郎鄒守愚致祭中鎮霍山
公元1561年
嘉靖四十年,遣提督鴈門關兼巡撫山西地方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楊宗氣致祭中鎮霍山
以上霍州志》云云
皇清
公元1667年
康熙六年霍州志》康熙六年九月
欽差兵部左侍郎曹國致祭霍山中鎮之神。
中鎮霍山之神部彙考二
水經注
汾水
汾水霍山,山有嶽廟,廟甚靈,鳥雀不栖其林,猛虎常守其庭,又有靈泉供祭事,鼓動泉流聲,絕則水竭
山西通志山川
中鎮中鎮廟,靈應甚速。
凡遇災異遣官奉祀,仍命有司例祭。
趙城縣志》山川
公元720年
霍山中鎮廟,唐開元八年霍山中鎮為應聖公宋政和二年封應靈王元封崇德靈王至明改稱中鎮霍山之神,靈應甚速,凡遇災異遣官奉祀,仍命有司例祭,至者未嘗不題詠云。
中鎮霍山之神部藝文
祭告中鎮文》明·太祖
屹立霍山作鎮中興
同天地,形勢巍然
古先帝王,察地利安民生,故祝之曰霍山
於敬則誠,於禮則宜。
自唐始加之封號,歷代相因至今曩者
元君失馭海內鼎沸生民塗炭
予起布衣,承上天后土之命,百神陰佑削平暴亂正位稱尊
職當奉天地,享鬼神,以統一人民法當式古。
寰宇既清,特修祀儀,因神有歷代之封號,予起寒微,詳之再三,畏不敢效,蓋神與穹壤同始,其來不知歲月幾何,神之所以靈,人莫能測其職,必受命上天后土
為人君者,何敢預焉。
予懼不敢加號,特以中鎮霍山名其神,依時祀神,惟神鑒知。
《祭霍山文》代宗
惟神奠茲中土民物育成有賴神庇。
嗣承大統祗嚴祀冊,惟神歆格永祐,群生尚饗
恭承大命,重付眇躬民社所依。
災祥攸繫,志恆內省
政每外乖,或寒燠愆期,或雨暘踰度,田疇失利,穀不登
憂切民心,妨及國計
究惟所自,良有在茲。
然因咎致災,固朕躬罔,避而轉殃為福。
神職當專,夫有咎無功,功將惟一而轉殃為福,功孰與均,特致懇乞幸副懸望
《祭霍山文》武宗
去歲以來寧夏作孽命官討逆黨,就擒內變,肅清中外
底定匪承,洪佐曷克,臻茲因循至今未伸。
告謝屬者四方多事水旱相仍饑殍載塗人民困苦盜賊嘯聚
勦捕未平循省咎由。
實深兢惕伏望神慈。
昭鑒幽贊化機災沴潛消休祥葉應,祐我國家,永庇生民謹告
《祭霍山文》世宗
公元1732年
神鍾靈孕秀,鎮奠一方
翼國家,其來尚矣
朕以寡昧,恭承天命十有一年
於茲敬事神祇,罔敢少懈。
顧茲儲宮未立,恆切於懷。
茲者特具牲帛醴齊遣官虔禱。
伏望懋著神功,鍚予元嗣,則我國家綿慶祀於無窮,而神亦享福無窮矣,尚饗
奉天命,子育萬民,所冀歲稔時和災害不作
邇者各處地方水旱兵荒人民遭阨危亡載道災變異常
朕心憂惕,惟神上奉帝命,奠濟一方,諒垂矜憫,爰命潔士齎,捧香帛,特遣撫臣備儀,竭虔詣祠致祭
所冀明神大彰靈驗,潛斡化機,俾氣序順,調雨暘時。
若弭解災劫溥,資豐泰庶,同朕奉天子民意而神亦享祀無窮矣,謹告
惟神受命上帝鎮奠一方,茲者山西蒲解霍澤,臨汾臨晉翼城聞喜襄陵靈石安邑滎河平陸高平苪城夏等州縣河東運司因地震,接連千里響聲如雷,震倒房舍,壓死人不計其數
惟茲災變異常,予深用惶惻,特遣大臣敬齎香帛往詣祭告,伏冀神明贊天敷佑斡旋潛消劫難錫福生民地方其永賴焉,謹告
敕賜中鎮記》楊瑩
公元1369年
維洪武二年春正月四日群臣來朝皇帝若曰:朕自起義臨濠率眾渡江,宅於金陵
獲城池,必祭其境內山川,於今十有五年,罔敢或怠。
邇者中原底平嶽瀆海鎮悉在封域,朕每託天祖宗之靈。
武功之成,雖藉人力,然山川之神默識相予。
況自古帝王之有天下不禮尊崇,朕何敢違於是,親選敦朴廉潔之臣賜以衣冠齋沐端悚以竢,遂以正月十五日祝幣而遣。
然臣瑩然承詔將事為謹,三月初六日於此下,威靈顯格,四時孔明礱石鐫文,用垂悠久,惟神興隆磅礡,靜止中央
典禮既成綱維斯世,尚期奠安境土福澤生民,是我聖天子所望神明者,而亦神明助我邦家靈驗也。
是年三月初六日楊瑩然記。
中鎮霍山之神部藝文〈詩〉
中鎮留題·王惟正
聳峻寒翠森森廟木秋。
崇封應聖跡,褒德鎮中州
輔宋來宸署,興唐上遊
義旗有力未足神庥
《題中鎮廟》·劉玨
鰲頭矗矗青蒼,為雨常滋古冀方
饗祭已看逢盛世贈封曾說自前唐。
衡陽鴈轉遙分影,華嶽蓮開近送香
此日仰參頻北望三呼萬歲君王
前題胡謐
遙從雲朔嶙峋西嶽東行接鄰
形勢中原偉觀英靈歷代明禋
泉流不獨千頃雲出時能雨八根。
此日躋攀絕頂,平觀咫尺星辰
《祭中鎮有感徐珵
天開地闢鴻濛,茲山作鎮土中
巍然自是嶽宗,崑臯北來勢杳窮。
太行西下關東龍翔鳳翥千里重。
維霍崚峙何其雄,紛紛培塿相從
有若父祖兒童,北為并冀南華嵩。
扶輿磅礡疏堯封,我皇御宇熙天工。
民安物阜時雍奈何旱曠為鞠凶
宸衷軫念沖沖,爰命臣黃琮
函香不遠祠靈宮,州侯縣邑虔恭
奔走執事惰容神聖昭明天聽聰。
精誠肸蠁相通禮成燕享融融
振衣獨上最高峰長見雲表玉龍
斡旋造化神功願得十雨五風載歌天保慶言豐。
《謁霍山中鎮褚相
公元1646年
一年兩度山神,喜睹中鎮廟貌新。
千古精英草木四時俎豆儒紳
唐虞遺跡今猶在,漢宋殘碑字益真。
惟願神施匡帝力,地天無日平均
中鎮霍山之神部紀事
史記·趙世家趙簡子卒,太子毋卹代立,是為襄子
智伯請地韓、,韓、魏與之。
請地趙,趙不與,以其圍鄭之辱。
智伯怒,遂率韓、
趙襄子懼,乃奔保晉陽
原過從,後,至於王澤,見三人,自帶以上可見,自帶以下可見
原過二節,莫通。
曰:為我以是遺趙毋卹。
原過既至,以告襄子
三日親自剖竹,有朱書曰:趙毋卹,余霍泰山山陽天使也。
三月丙戌,余將使女反滅智氏。
女亦立我百邑,余將賜女林胡之地。
至於後世,且有伉王,亦黑,龍面而鳥噣鬢麋髭𩑺,大膺大胸脩下而馮,左衽界乘奄有河宗至於休溷諸貉,南伐晉別,北滅黑姑
襄子再拜,受三神之令。
三國晉陽歲餘,引汾水其城,城不浸者三版
城中懸釜而炊,易子而食
群臣皆有外心,禮益慢,唯高共不敢失禮
襄子懼,乃夜使相張孟同私於韓、
韓、魏與合謀,以三月丙戌三國反滅智氏,共分其地。
於是襄子行賞,高共為上。
張孟同曰:晉陽之難,唯共無功
襄子曰:方晉陽急,群臣皆懈,唯共不敢失人臣禮是以先之
於是趙北有代,南并知氏,彊於韓、
遂祠三神百邑,使原過主霍泰山祠祀
公元前661年
晉獻公之十六年趙夙為將伐霍。
霍公求奔齊。
大旱,卜之,曰霍太山為祟。
使趙夙召霍君於齊,復之,以奉霍太山之祀,晉復穰。
創業起居注:帝入自雀鼠谷,次於靈石縣
霍邑五十餘里,此縣西北汾水東拒太山守險之衝,是為襟帶
於時秋霖未止,道路泥深
帝乃命沈叔安崔善為等,遣兵往太原,運一月糧,以待開霽
甲子,有白衣野老,自云霍太山遣來,詣帝請謁
弘達至理,不語神怪,逮乎佛道,亦以致疑,未之深信
門人不敢以聞,此老乃伺帝行營,路左拜見
帝戲謂之曰:神本不測,卿何得見卿非神類,豈共神言。
野老對曰:某事山祠山中聞語:遣語大唐皇帝云:若往霍邑,宜東南傍山取路八月雨止,我當為帝破之,可為吾立祠也。
帝試遣案行,傍山向霍邑道路雖峻,兵往行城中不見
若取大路,去縣十里城上人即遙見兵來。
帝曰:行逢滯雨,人多疲濕,甲仗非精,何可令人遠見且欲用權譎,難為之巧,山神示吾此路,可謂指蹤
雨霽有徵,吾從神也。
然此神不欺趙襄子,亦應無負於孤。
左右以為樂。
丙寅突厥始畢使達官、級失、特勤等先報,已遣兵馬上道,計日當至。
帝曰:地名賈胡,知胡將至。
天其假吾,此胡以成王業也。
霍州志》千里徑在州東三十里山下,即霍山神引唐太宗霍邑之路也。
中有土橋太宗至此橋斷不能渡,乃拜而禱之,橋遂湧出,舊痕皆向上,今跡微存。
太平廣記》上黨有程逸人者,有符術
劉悟澤潞節度臨汾縣民蕭季平,家甚富,忽一日疾暴卒。
逸人嘗受季平厚惠,聞其死,即馳往視之,語其子曰:父未當死,蓋為山神所召,治之尚可活。
於是朱書一符,向空擲之。
食頃季平果蘇。
其子問父向安適乎,季平曰:我今日方起,忽見一綠衣人云,霍山神召我,由是使者俱行。
約五十餘里,適遇丈夫朱衣仗劍怒目,從空而至。
謂我曰:程斬邪召汝,汝可即去
於是綠衣者馳去,若有懼。
朱衣人牽我偕來有頃,忽覺醒然。
其家驚異,因質問逸人曰:所謂程斬邪者誰耶
逸人曰:吾學於師得歸氏龍虎斬邪符籙
因解所佩籙囊以示之,人方信其不誣
逸人後遊閩越,竟不知所在
東瀆淮水之神部彙考一
周制望祭東瀆東郊
周禮·春官小宗伯之職,兆五帝四郊四望四類亦如之。
訂義鄭鍔曰:四望五嶽四鎮四瀆,亦如五帝,因其方而為之兆也,五嶽四瀆神之最尊者也,故為兆域
公元前221年
始皇二十六年,令祠官淮瀆
史記·秦始皇本紀不載。
 按封禪書:秦并天下,令祠官所常奉天地名山大川鬼神
自殽以東,大川祠二:曰濟、曰淮。
〈按本紀秦并天下在二十六年。
〈注〉淮廟在平氏
公元前61年
宣帝神爵元年,詔歲祀淮於平氏
漢書·宣帝本紀不載。
 按郊祀志》宣帝改元神爵
祠官以禮為歲事
自是五嶽四瀆皆有常禮,淮於平氏使者持節侍祠
一禱而三祠云。
北郊四瀆從祀
《隋書·禮儀志》云云
唐制:歲祭淮唐州
唐書·禮樂志》云云
公元747年
元宗天寶六載封淮瀆為長源公
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通典云云
公元983年
太宗太平興國八年,定以立春日淮瀆唐州
《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太平興國八年祕書監李至言:按五郊迎氣之日,皆祭逐方嶽鎮、海瀆
遵舊禮,就迎氣日各祭於所隸之州。
其後立春日淮瀆唐州
公元1008年
真宗大中祥符元年,改桐柏廟為淮瀆長源公
《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真宗封禪畢,還。
唐州上源桐柏廟為淮瀆長源公,加守護者。
〈按本紀真宗
禪,在大中祥符元年
公元1040年
仁宗康定元年,詔封淮瀆為長源王
《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云云
公元1164年
世宗大定四年,詔以立祭淮瀆於唐州
金史·世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大定四年禮官言:嶽鎮海瀆,當以五郊迎氣日祭之。
詔依典禮以立春,祭東瀆大淮於唐州
封爵仍唐、宋之舊。
章宗明昌 年,封淮為長源王
金史·章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明昌間,從沂山道士道全請,封淮為長源王
每歲遣使奉御祝版奩薌,乘驛所在,率郡邑長貳行事
公元1266年
世祖至元三年,定歲祀淮瀆唐州界。
《元史·世祖本紀不載。
 按祭祀志》至元三年夏四月,定歲祀嶽鎮海瀆之制。
正月東嶽、鎮、海瀆立春日祀大淮於唐州界。
祀官,以所在土官為之。
公元1291年
至元二十八年,詔加東瀆封號
《元史·世祖本紀至元二十八年二月,詔加嶽瀆封號
公元1370年
太祖洪武三年,正東瀆神號
大政紀》洪武三年六月癸亥嶽鎮海瀆,並去前代封名號,皆以山水本名稱某神淮瀆東瀆大淮之神。
公元1374年
洪武七年淮瀆河南南陽府祭,又令春秋仲月上旬擇日祭,未幾以神從祀南郊春祭
明會典云云
公元1569年
穆宗隆慶三年八月洪水為患,命巡撫鳳陽等處侍郎趙孔昭祭大淮之神。
《續文獻通考云云
東瀆淮水之神部彙考二
禮記
王制
四瀆諸侯
《晉書》天文志》
東井西南四星水府,主水之官也。
東井南垣之東四星四瀆,江、河、淮、濟之精也。
東瀆淮水之神部藝文
祭淮文》·薛道衡
元帥晉王,謹以清滌制幣太牢之奠,敬祭於東瀆大淮之靈。
聖德應期神功宰物上齊七政,下括四海
自晉人喪道彝倫攸斁,天隔內外,地毀東南
吳成危亂之邦,百越逋逃之藪。
皇帝肇開鼎業光有神器
圖出龜龍,鏡懸金玉。
憂勞庶績,無忘寤寐
言念蒼生情深,矜養河源海外不來庭。
冒頓呼韓歲,時拜誦偽陳蕞爾
尚阻聲教妖賊叔寶僭竊遺緒毒流江左冤結人神,上軫皇情,義申弔伐猥蒙朝寄
撫寧淮甸,仰惟導源
桐柏長邁蓬萊四瀆而引百川,擅五材而含七德
庶憑流惡之靈,克成除暴之舉。
使水陸旌旗所向無前吳會君長束手歸服,敬申薦醴,惟神尚饗
《封淮瀆文》·元宗
神源深祕潛潤博洽阜成百穀
疏滌山川青春伊始,用遵典秩。
重修淮瀆長源公廟記》·路振
聞山川之氣,絪縕而交。
感故風雨時而煦育彰焉,陰陽之化磅礡而無跡
肹蠁應而神明生焉,若夫積厚成功利物不宰
靈長毓粹曠世流光
祀典以興,其來尚矣
昔者鯀湮洪水績用弗成。
下民由其昏墊明禋,以之匱乏
帝媯行巡狩之禮,始秩群望
夏禹懷襄之害,首奠大川
安流載融,善利斯積。
潤下之德既冠於九疇,視侯之爵乃崇於四瀆
周禮浮沈之祭,秦官修泮涸之儀。
壇坎既嚴,方幣亦異。
兩漢而下舊章彌縟,茲蓋王者,崇稼穡之本,防災沴之興,將以庇民於太熙,儲祉豐歲未有重山川之祀,賁神靈之宇以延乎藩錫者也。
若乃泛濫之跡,稽神化之方,東瀆於長淮,大淮稱為奧府,始經營赤位,終漫於炎野
晦明不爽,自通朝夕之潮,化產兼包,靡容汾澮之惡。
故其𣽂淪浩蕩湍流迴直,蘊蠙珠而不耀,指鯷海迅征靈氣所憑,廟貌斯顯,幽贊道古如一者,其惟長源公乎。
若夫崇封奠獻之禮,冠冕服章之度,禦災捍患之力,發祥震怪之符,是皆紀在策書不煩述也。
文廣武,感天尊道,應真佑德。
上聖欽明,仁孝皇帝元符之七載,既覲東后而登岱巘,飭秋駕冀壤,上封展寀,躬接乎萬靈頌祇育穀,虔修明祀
人神訢合,符瑞並至,庶徵時若寒燠由是不愆厥壤,可游雲露以之流潤。
禮節興而風俗茂,刑辟措而生齒繁,家有絃誦之聲,人知洙泗之教,昆虫咸遂忠厚之化,行疵癘不作生成之德著以至
靈官於永夕,諄誨通乎吉夢
祇見真祖親緒言,識寶系之綿長,飲瓊液甘潤於是拱璧進道嚴,葆衛朝真
躬款鬱華之庭,虔展罽壇之禮,鴻儀有赫丕應還臻。
瑞景藹於三辰祥輝發於九井回蹕睢陽奧壤觀風藝祖舊邦
浚發德音懋建京邑,格大宮祼鬯,陟泰壇升燎
湛恩普洽丕冒八荒星郵四出遍告群祀,而嶽鎮海瀆之望愈嚴飭矣。
先是廟在桐柏西南開寶中太祖皇帝遣使臨徙其地,歲月滋久棟樑斯撓,守臣上聞中旨隨降,畫工宮室之狀,大匠營繕之制,官不嚴而治,工不戒而備。
制作之盛,邦家之壯,觀報降無爽。
神靈善應,宜其享豐懋之福,協藩昌之兆,降祉萬祀保民無疆者也。
下臣受詔,茂揚成績,辭燥吻怔,直書梗概云爾
淮瀆廟碑記》唐龍
公元1520年
洪濛既分,震澤底定
天下之水,播為四瀆
所以平準五行綱紀八維滲漉九野潤澤萬物於是乎
在夫淮其一而與江與河與濟析流合源,並形區域者也。
淮出於胎簪,由桐柏而導之,挾渦水中注於泗,距泗之盱眙東北三十里,龜山隆而起,延首曳尾,豐背而踞跗東。
其瀾以輸之東海,不激不悍,不軼不溢,民享其利而無其害,是山又淮之鎮也。
山有淮瀆廟,不知祀者何神,經云禹治水三過桐柏,獲水神巫支祈,形猶獼猴,力踰九象,命庚辰扼而制之,鎖於龜山之足,淮水始安
夫神豈庚辰歟抑,公羊子曰:山川有能,潤澤百里者,則秩而祭之。
淮潤不啻百里可知矣。
無亦委諸淮水之靈哉。
或有曰:支祈之宮在是爾,夫山妖水怪直惟驅之而已,豈可宮耶。
其誕明矣,歲月滋久,廟日以圯,水且失其故道,汎焉蕩焉,灌於河陟,五十二河,湖害未已也。
嘉靖己丑春鳳陽府知府子嘉知州袁子淮登山之巔,以省厥流,憮然嘆曰:惟廟不稱神居水之用溢,無乃神弗相歟,民溺己溺,則何忍。
予方撫蒞茲土,侍御徐子錦亦以刑部至亟,以工告而咸是之知州,與盱眙縣知縣朱鸞捐金經始其役。
庶民于于而集,越四十日用告厥成。
已還朝,攝臺事知府知州輕數千里而以文請予。
惟神以庇民國,以祀神庇,民弗至,神之羞也。
祀神弗虔,有司之責也。
況茲水患閭殫為河,民其魚矣,乃恬然不之省憂乎。
今日之役,為民之故,以邀惠乎。
庶幾神之居歆,禦災捍患,罔怠厥職矣。
譬若嬰兒有疾,其母遍索鬼神而禱之,情之至也,即嫌於媚,奚恤上之不忍,吾民猶父母之不忍吾子也,是故河決者,乃沈其玉,憫天旱者,靡愛斯牲,率用此道爾矣。
其書之也,則宜知府廉直,慈惠知州絜己愛民其所布善政,咸渢渢然以興夫工,特取節云。
東瀆淮水之神部藝文〈詩〉
淮瀆廟和柳地官韻》·雲厓
青山遙路不知遙,俯瞰河流碧霄
雲出洞來時作雨,泉從地起暗通潮
古碑剝落前朝字,老檜支撐晚歲標。
千載靈祠祀典一方民物豐饒
東瀆淮水之神部紀事
公元920年
《古嶽瀆經》:禹治水三至桐柏山驚風迅雷,石號木鳴五伯擁川,天老肅嶽,不能興。
禹怒,召集百靈,搜命夔、龍。
桐柏君長稽首請命,禹因囚鴻蒙氏、商章氏、兜氏、盧氏、黎婁氏。
乃獲淮、渦水神,名無支祈善應對言語,辨江淮淺深原隰遠近
形若猿猴縮鼻高額青軀白首金目雪牙,頸伸百尺,力踰九象,搏擊騰踔疾奔,輕利倏忽,間視不可久。
禹授之童力,不能制;授之烏木田,不能制;授之庚辰,能制。
鴟脾桓胡木魅水靈山妖石怪,奔號藂繞以千數庚辰持戟逐去。
頸鎖大索,鼻穿金鈴,徙之淮陽龜山足下,俾淮水永安流注海也。
庚辰之後,皆圖此形,免淮濤風水之難。
吳越春秋丘訢者,東海上人也。
為齊王使于吳,過淮津,欲飲馬于津。
津吏曰:水中有神,見馬即出,以害其馬。
君勿飲也。
曰:壯士所當,何神敢干。
乃使從者飲馬于津,水神果取其馬,馬沒。
丘訢大怒袒裼持劍入水,求神決戰
連日乃出,眇其一目
遂之吳。
五代史·吳世家楊溥乾貞二年正月封濟瀆為長源王
東瀆淮水之神部雜錄
輟耕錄》泗州塔下相泗州大聖水母處,謬也。
地志云:水神臨淮縣龜山之下,形若獼猴縮鼻高額青軀白首金目雪牙,頸伸百尺,力踰九象,禹獲之鎖其頸於龜山之足,淮水乃安流注海,邇來漁者知鎖所在
《古嶽瀆經》云:禹治水三至桐柏山,獲淮、渦水神,曰無支祈,乃命庚辰制之,鎖於龜山之足,淮水乃安
唐永泰初楚州漁人夜釣山下,其鉤為物所掣,沈水視之,見大鐵鎖山足一獸形如青猿,兀若昏醉涎沫腥穢不可近。
東坡濠州塗山詩》川鎖支祈水尚渾,注程演曰:異聞集》載歌嶽瀆經》:禹治水,至桐柏山,獲淮、渦水神,名曰無支祈善應對,辨淮之淺深源之遠近,而神曰:庚辰者鎖於龜山之足,淮乃安流。
唐時有漁者,釣得一古鎖,牽出其末有如獼猴者,蓋此物也。
國史補》曰:楚州漁人淮中釣得古鐵鎖,刺史李陽大集人力引之,鎖窮有青獼猴出水而逝。
山海經水獸為雲雨,禹鎖于軍山之下,其名無支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