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和 zh.wikisource.org
卷五百六十三 (自动笺注)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
 第五百六十三卷目錄
 卜筮紀事
藝術典第五百六十三卷
卜筮紀事
《古史考》庖犧氏作卦,始有筮。
其後,殷時,巫咸善筮。
竹書紀年黃帝五十年秋七月庚申天,霧三日三夜。
晝昏,帝問天老:力牧容成曰于公,何如
天老曰:臣聞之,國安,其主好文,則鳳凰居之;國亂其主,好武,則鳳凰去之。
鳴音中夷,則與天相副以是觀之天有嚴教以賜帝。
勿犯也,召史卜之,龜焦史曰:臣不能占也。
其問之聖人,帝曰:已問天力牧容成矣。
北面再拜曰:龜不違聖智故,焦霧既降,游于洛水之上。
大魚五牲,以醮之天乃甚,雨七日七夜,魚流于海得圖書焉。
書經大禹謨禹曰:枚卜功臣惟吉之從。
帝曰:禹官占惟先蔽志,昆命于元龜,朕志先定詢謀僉同鬼神
其依龜筮協從卜,不習吉禹拜稽首固辭
帝曰:毋惟汝諧
歸藏桀筮伐,有唐枚熒惑曰:不吉不利出征惟利安處彼為狸,我為鼠,勿用作事,恐傷其父。
淮南子夏桀之時,龜無腹蓍策日施
書經盤庚遷于殷民不適有居,率籲眾慼矢言,曰:我王來,既爰宅於茲,重我民,無盡不能胥匡以生卜。
稽曰:其如台。
詩經·大雅綿章》周原膴膴堇荼如飴,爰始爰謀,爰契我龜,曰止曰時,築室于茲
〈朱注〉所以燃火灼龜者也。
儀禮所謂楚焞是也或曰:以刀刻龜甲,欲鑽之處也。
言周原土地之美,雖物之苦者,亦甘於是。
王始豳人之,從己者謀居之,又契龜而卜之,既得吉兆,乃告其民。
曰:可以止。
於是築室矣。
竹書紀年文王將畋史編卜之,曰:將大獲非熊非羆天遣大師以佐,臣大祖史疇為禹。
卜畋得皋陶類此至于磻溪之水,呂尚釣於涯,王下趨拜曰:望公七年乃今見。
光景於斯立變名,答曰:望釣得玉
璜其文要曰:姬受命來提撰爾洛鈐報在齊
史記·齊太公世家西伯將出獵,卜之,曰所獲非龍非彲,非虎非羆;所獲霸王之輔。
於是西伯獵,果遇太公於渭之陽,與語大說,曰:自吾先君太公曰當有聖人,周以興。
子真是耶。
太公望子久矣。
號之曰太公望,載與俱歸,立為師。
詩經·大雅文王有聲章,考卜維王,宅是鎬京,維龜正之,武王成之武王烝哉
〈箋〉稽疑之法,必契灼龜而卜之。
武王卜居鎬京之地,龜則正之,謂得吉
武王遂居之,修三后之德,以伐紂天下,成龜兆之占功莫大於此
書經:泰誓中惟,戊午,王次於河朔群后,以師畢會王乃徇師。
而誓曰:嗚呼
西土有眾,咸聽朕言。
我聞吉人為善惟日不足凶人不善亦。
惟日不足,今商王受力。
無度播棄黎老昵比罪人淫酗肆虐臣下化之,朋家作仇,脅權相滅無辜籲天穢德彰聞惟天惠民惟辟,奉天夏桀弗克,若天流下國天,乃佑命成湯降黜,夏命惟受罪
浮于桀,剝喪元良賊虐諫輔謂已有天命,謂敬不足,行謂祭無益謂:暴無傷厥鑒不遠在彼,夏王天其以予乂民,朕夢協,朕卜襲于休祥,戎商必克。
公元前1574年
六韜武王散宜生卜:伐殷吉乎。
鑽龜不兆祖,行之日雨,轖至軫行之日,幟折為三。
散宜生曰:此凶。
不祥不可舉事
太公進曰:非子所知也,龜不兆聖人天地之間,承衰亂而起,龜者,枯骨者。
朽草不足以辨吉凶行祖之日,雨轖至于軫是洗濯甲兵也。
行之日,幟折為三,此軍分為三,如此斬紂首之象。
史記·齊太公世家武王伐紂,卜龜兆不吉風雨暴至。
群公盡懼,唯太公強之勸武王武王于是遂行
書經金縢既克商二年,王有疾弗豫二公曰:我其為王穆卜
周公曰:未可以戚我,先王公乃自以為功,為三壇同墠,為壇南方北面周公立焉,植璧秉珪乃告。
太王王季文王史乃冊,祝曰:惟爾元孫,某遘厲虐疾,若爾三王是有丕子之責,于天以,代某之身,予仁若考能多材多藝能事鬼神,乃元孫不若多材多藝不能鬼神乃命,于帝庭敷佑四方用能定爾子孫于下,地四方之民罔不祗畏嗚呼
無墜天之降,寶命先王亦永有依歸,今我即命元龜爾之許我,我其以璧與珪歸俟,爾命爾不許我,我乃屏璧與珪。
乃卜三龜,一習吉啟籥見,書乃并是,吉公曰:體王其罔害予小子新命三王,惟永終是圖,茲攸俟能念予一人,公歸乃納冊于金。
縢之匱中王翼日乃瘳。
大誥寧王遺我大寶,龜紹天明
即命曰:有大艱于西土西土不靜越,茲蠢殷小腆誕,敢紀天降威,知我國有疵,民不康,曰予復反鄙我,周邦今蠢今翼日民,獻有十夫,予以于敉寧武圖功,我有大事休,朕卜并吉肆予,告我友邦
君越尹氏庶士御事曰:予得吉卜,予惟以爾庶,于伐殷,逋播臣,爾庶邦,君越庶士
御事罔不反曰:艱大民不靜亦,惟在王宮,君室越予小子,考不可征,王害不違
卜肆予沖人永思,艱曰:嗚呼
允蠢鰥寡哀哉
予造天役,遺大投艱于朕身,越予沖人,不卬自恤義爾,君越爾多士尹氏
御事予曰:無毖于恤,不可不成
寧考圖功,已予惟小子不敢,替上帝天休寧王,興我小邦周寧王惟卜用克綏,受茲命,今天相,民矧亦惟卜用,嗚呼
天明畏弼我丕,丕基
《召誥》:惟二月既朢,越六日乙未王朝自周,則至于豐,惟太保先,周公相宅。
越若三月,惟丙午,胐越三日戊申太保朝。
至于洛,卜宅厥,既得卜,則經營
洛誥周公拜手稽首曰:朕復子明,辟王如,弗敢及天基命,定命予乃引保大相東土作民
明辟予惟乙卯,朝至于洛師我,卜河朔黎水我乃卜,澗水瀍水西,惟洛食我。
又卜瀍水東亦惟洛,食伻來以圖及獻卜
〈蔡注〉食者,史先定墨灼龜之兆,正食,墨也。
大全臨川吳氏曰:龜卜占法不傳,據褚少孫所錄在史記龜策傳》者,每一事有一占,各各不同,疑卜宅之占以兆,食墨而明,為吉不食兆,曖昧吉兆也,先卜黎陽不吉,乃卜洛邑二處龜兆皆食墨也。
《說苑》南宮邊子曰:昔周成王之卜,居成周也。
命龜曰:予一人兼有天下辟就百姓,敢無中土乎。
使予有罪,則四方之無難得也,周公卜居曲阜命。
龜曰:作邑乎。
山之陽,賢則茂,昌不賢,則速亡。
穆天子傳》天子筮獵苹,澤卦,遇訟逄公占之曰:訟之繇,藪澤蒼,蒼其中
囗宜正公戎,事則從祭祀,則畋獵則獲。
囗飲逄公酒賜之駿馬十六、絺紵三十。
篋逄公再拜稽首
禮記·檀弓:石駘仲卒,無適子,有庶子六人,卜所以為後者,曰:沐浴佩玉則兆,五人者皆沐浴佩玉石祁子曰:孰有執親之喪,而沐浴佩玉者乎,不沐浴佩玉石祁子兆,衛人以龜為有知也。
公元前669年
左傳莊公二十二年,陳公子完與顓孫,齊侯使敬仲為卿,使為工政,飲桓公酒,樂,公曰:以火繼之。
辭曰:臣卜其晝,未卜其夜,不敢
君子曰:酒以成禮,不繼以淫,義也。
以君成禮,弗納於淫,仁也。
初,懿氏卜妻敬仲,其妻占之曰吉,是謂鳳凰于飛和鳴鏘鏘,有媯之後,將育於姜,五世其昌,並於正卿八世之後莫之與京陳厲公,蔡出也。
故蔡人殺五父而立之,生敬仲,其少也。
周史有以周易見陳侯者,陳侯使筮之,遇觀之否。
曰:是謂觀國之光,利用賓於王,此其代陳有國乎。
不在此,其在異國,非此其身,在其子孫光遠自他有耀者也。
坤,土也。
巽,風也。
乾,天也。
風為天於土上,山也。
有山之材,而照之以天光於是乎土上,故曰:觀國之光,利用賓於王,庭實旅百奉之玉帛天地美具焉。
故曰:利用賓於王,猶有觀焉。
故曰:其在後乎。
風行而著於土,故曰其在異國乎。
若在異國,必姜姓也。
姜,大嶽之後也。
山嶽配天,物莫能兩大,陳衰,此其昌乎,及陳之初亡也。
陳桓子始大於齊,其後亡也。
成子得政
公元前661年
閔公元年晉侯二軍,公將上軍
太子申生將下軍趙夙御戎畢萬為右,以滅耿,滅霍,滅魏,還為太子城曲沃,賜趙夙耿,賜畢萬魏,以為大夫卜偃曰:畢萬之後必大盈數也。
大名也。
以是始賞,天啟之矣。
天子兆民諸侯萬民,今名之大,以從盈數,其必有眾。
初,畢萬筮仕於晉,遇屯之比,辛廖占之
曰:吉,屯固比入,吉孰大焉
其必蕃昌,震為土,車從馬,足居之,兄長之,母覆之,眾歸之,六體不易,合而能固,安而能殺,公侯之卦也。
公侯之子孫,必復其始。
公元前660年
二年成季之將生也。
公使卜,楚丘之父卜之。
曰:男也。
其名曰在公之右,間於兩社,為公室輔,季氏亡則魯不昌
又筮之,遇大有之乾。
曰:同復於父,敬如君所,及生,有文在其手曰,遂以命之。
成風成季之繇,乃事之,而屬僖公焉。
成季立之。
公元前656年
僖公四年初,晉獻公欲以驪姬夫人,卜之不吉,筮之吉,公曰:從筮。
卜人曰:筮短龜長不如從長
其繇曰:專之渝,攘公之羭,一薰一蕕,十年尚猶有臭,必不可
弗聽,立之,生奚齊,其娣生卓子,及將立奚齊,既與中大夫成謀,姬謂太子曰:君夢齊姜,必速祭之,太子祭於曲沃,歸胙於公。
公出,姬寘諸宮,六日,公至,毒而獻之
公祭之地,地墳,與犬,犬斃,與小臣小臣亦斃,姬泣曰:賊由太子太子新城,公殺其傅杜原款,或謂太子,子辭,君必辯焉。
太子曰:君非姬氏,居不安,食不飽,我辭,姬必有罪,君老矣,吾又不樂。
曰:子其行乎。
太子曰:君實不察其罪,被此名也以出,人誰納我。
十二月,戊申,縊於新城,姬遂譖二公子曰:皆知之,重耳奔蒲夷吾奔屈。
公元前645年
十五年,秦伯伐晉,卜徒父筮之,吉,涉河,侯車敗,詰之。
對曰:乃大吉也。
三敗,必獲晉君,其卦遇蠱。
☶剨曰:千乘三去三去之餘,獲其雄狐
狐蠱,必其君也。
蠱之貞,風也。
其悔,山也。
云秋矣,我落其實,而取其材,所以克也。
實落材亡,不敗何待三敗及韓,遂失秦伯,秦獲晉侯以歸。
初,晉獻公筮嫁伯姬於秦,遇歸妹☳墙之暌,☶墙史蘇占之
曰:不吉
其繇曰:士刲羊,亦無衁也。
承筐,亦無貺也。
西鄰責言不可償也。
歸妹之暌,猶無相也。
震之離,亦離之震,為雷為火,為嬴敗姬,車說其輹,火焚其旗,不利行師,敗於宗丘,歸妹暌孤,寇張之弧,姪其從姑六年其逋,逃歸其國,而棄其家。
明年,其死於高梁之虛,及惠公在秦。
曰:先君若從史蘇之占,吾不及此夫。
韓簡侍曰:龜,象也。
筮,數也。
物生而後有象,象而後有滋,滋而後有數先君敗德,及可數乎,史蘇是占,勿從何益。
公元前643年
十七年夏晉太子圉為質,秦歸河東而妻之,惠公在梁也。
梁伯妻之,梁嬴孕過期,卜招父與其子卜之,其子曰:將生一一女
招曰:然,男為人臣,女為人妾,故名男曰,女曰妾。
及子西質,妾為宦女焉。
十九年秋人伐邢,以報菟圃之役,於是大旱,卜有事山川不吉,甯莊子曰:昔饑,克殷而年豐,今邢方無道諸侯,天其或者,欲使衛討邢乎。
從之,師興而雨。
公元前641年
國語懷公自秦迯歸,秦召公重耳楚公子親。
筮之曰:尚有晉國得貞,屯悔豫皆八也。
筮史占之皆曰不吉
閉而不通無為也。
司空季子曰:吉是在易皆利,建侯不有晉國以輔王室
安能建侯我命。
筮曰:尚有晉國
告我利建得國之務也,吉孰大焉
震車也,坎水也,坤上也,屯厚也,豫樂也,車班外內以訓之,泉源以資之,土厚而樂其,實不有晉國
何以當之震雷也,車也,坎勞也,水也,眾也。
主雷與車而尚水,與眾車有震武也。
眾而順文也,文武厚之,至也。
故曰屯。
其繇曰: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利建主震雷長也。
故曰元眾而順嘉也,故曰亨內有震雷,故利貞車上水下小事不濟壅也。
故曰勿用有攸一夫之行也,眾順而有武威,故曰利建侯坤母也。
長男也,母老子強,故曰豫其繇利建侯行,師居樂出威之,謂也。
是二者得國之卦也。
十月惠公十二月
公子及河子犯,授公子載璧
曰:臣從君還。
軫巡於天下,惡其多矣。
臣猶知之而況君乎。
不忍其死,請由此亡。
公子曰:所不舅氏同心者,有如河水沈璧以質董,因迎公於河,公問焉。
曰:吾其濟乎。
對曰:歲在大梁,將集天行
元年,始受實沈之星也,實沈之虛晉人是居,所以興也。
今君當之,無不濟矣。
君之行也,歲在大火,大火閼伯之星也,是謂大辰,辰以成善。
后稷是相唐叔以封瞽。
史記曰:嗣續其祖如穀之滋,必有晉國,臣筮之,得泰之八。
曰是謂天地配亨小往大來今及之矣,何不濟之,有且以辰,出而以參入晉祥也。
而天之大紀也,濟且秉成必霸諸侯子孫賴之君無懼矣。
公子濟河令狐白衰桑泉皆降晉人
懷公高梁呂甥冀苪帥,師甲午軍於廬,秦使公子縶如師,師退次於郇辛丑狐偃及秦。
大夫盟於郇壬寅,公入於晉師,甲辰丙午,入於曲沃丁未入於,絳即位武宮戊申懷公高梁
左傳僖公二十五年,秦伯師於河上,將納王,狐偃言於晉侯曰:求諸侯莫如勤王,諸侯信之,且大義也。
繼文之業,而信宣於諸侯,今為可矣。
使卜偃卜之。
曰:吉。
黃帝戰於阪泉之兆,公曰:吾不堪也。
對曰:周禮未改,今之王,古之帝也。
公曰:筮之,遇大有之暌。
曰吉,遇公用享於天子之卦
戰克而王饗,吉孰大焉
且是卦也。
天為澤以當日天子降心以逆公,不亦可乎,大有去暌而復,亦其所也。
晉侯辭秦師而下
三月甲辰,次於陽樊右師圍溫,左師逆王。
四月,丁巳,王入於王城,取大叔於溫,殺之於隰城。
戊午晉侯朝王,王饗醴,命之宥,請隧,弗許。
曰:王章也。
未有代德,而有二王,亦叔父之所惡也。
與之陽樊,溫原,攢,,之田,晉於是始啟南陽
公元前629年
詩經:鄘風定之方中,章卜云其吉終焉允臧
〈傳〉建國必卜之。
〈疏〉正義曰:地勢美,而卜又吉,故衛文公徙居楚,丘而建國焉,此卜云終吉,而僖公三十一年于帝,丘而言終善者,卜所以決疑,衛為狄人
滅國分散文公徙居楚丘興復祖業國家殷富吉莫之後,自更以時不便,何害終焉。
允臧也。
左傳僖公三十一年冬,狄圍衛,衛帝丘,卜曰:三百年。
公元前647年
文公十三年,邾文公於繹史,曰:利於民而不利於君。
邾子曰:苟利於民,孤之利也。
天生民而樹之君,以利之也,民既利矣,孤必與焉。
左右曰:命可長也,君何弗為。
邾子曰:命在養民,死之短長時也,民苟利也,吉莫如之。
於繹五月,邾文公卒。
君子曰:知命
公元前642年
十八年春,齊侯戒師期有疾,醫曰:不及秋將死。
公聞之卜曰:尚無及期。
惠伯令龜卜楚丘占之曰:齊侯不及期,非疾也。
君亦不聞,令龜有咎
二月丁丑,公薨。
五月,戊戌齊人弒其君商人
公元前707年
宣公十二年,春楚子圍鄭,旬有七日人卜行成不吉
卜臨於大宮,且巷出車,吉,國人大臨守陴者皆哭。
楚子退師人修城,進復圍之,三月,克之。
入自皇門至於逵路,鄭伯肉袒牽羊以逆。
曰:孤不天不能事君,使君懷怒,以及敝邑,孤之罪也。
敢不唯命是聽,其俘諸江南,以實海濱,亦唯命,其翦以賜諸侯使臣妾之,亦唯命,若惠前好徼福於厲,宣,桓,武,不泯社稷
使改事君,夷於九縣,君之惠也。
孤之願也。
非所敢望也。
敢布腹心君實圖之,左右曰:不可許也。
得國無赦
王曰:其君能下人,必能信用其民矣,庸可幾乎
退三十里,而許之平。
公元前639年
成公十六年晉侯伐鄭,楚子救鄭。
公筮之,史曰:吉。
其卦遇復。
曰:南國蹙,射其元,王中厥目,國蹙王傷,不敗何待
公從之,有淖於前,乃皆左右相違於淖,步毅御晉厲公欒鍼為右,彭名御楚共王潘黨為右,石首鄭成公,唐苟為右,欒范以其族夾公行陷於淖,欒書將載晉侯曰:退,國有大任,焉得專之,且侵官,冒也。
失官,慢也。
離局,姦也。
三罪焉。
不可犯也。
乃掀公以出於淖。
癸巳潘尫,與養由基蹲甲而射之,徹七札焉。
以示王。
曰:君有二臣如此,何憂於戰。
王怒曰:大辱國詰朝,爾射死藝。
呂錡射月,中之,退入於泥。
占之曰:姬姓,日也。
異姓,月也。
楚王也。
射而中之,退入於泥,亦必死矣,及戰,射共王中目王召養由基,與之兩矢,使射呂錡中項伏弢,以一矢復命
公元前691年
襄公七年夏四月,三十不從,乃免牲。
孟獻子曰:吾乃今而後知有卜筮
郊祀后稷,以祈農事也。
是故啟蟄而郊,郊而後耕,今既耕而卜郊,宜其不從也。
九年穆姜薨於東宮,始往而筮之,遇艮之八,☶咱v曰:是謂艮之隨,☱𤅷隨其出也。
君必速出。
曰:亡,是於周易。
曰:隨元亨利貞無咎,體之長也。
亨,嘉之會也。
利,義之和也
貞,事之幹也。
體仁足以長人嘉德足以合禮利物足以和義貞固足以幹事然故不可誣也。
是以雖隨無咎,今我婦人而與於亂,固在下位,而有不仁不可不靖國家不可謂亨,作而害身不可謂利,棄位而姣,不可謂貞,有四德者,隨而無咎,我皆無之,豈隨也哉
我則取惡,能無咎乎。
必死於此,弗得出矣。
公元前688年
十年,鄭皇耳帥師侵衛也。
孫文子卜追之,獻兆於定姜氏問繇曰:兆如山陵,有夫出征,而喪其雄。
氏曰:征者喪雄,禦寇之利也。
大夫圖之,人追之,孫蒯獲鄭皇耳於犬丘。
公元前635年
二十五年,齊棠公之妻,東郭偃之姊也。
東郭偃崔武子棠公死,武子以弔焉。
棠姜美之,使娶之,曰:男女辨姓,今君出自丁,臣出自桓,不可
武子筮之,遇困之大過,史皆曰吉,示陳文子文子曰:夫從風風隕妻,不可娶也。
其繇曰:困於石,據於蒺藜,入於其宮,不見其妻,凶,困於石,往不濟也。
據於蒺藜所恃傷也。
入於其宮,不見其妻,凶,無所歸也。
崔子曰:嫠也何害,先夫當之矣。
遂娶之,莊公通焉。
驟如崔氏,以崔子之冠賜人,侍者不可,公曰:不為崔子,其無冠乎。
崔子因是,又以其間伐晉也。
曰晉必將報,欲弒公以說於晉,而不獲間,公鞭侍人賈舉,而又近之,乃為崔子間公。
五月為且于之役故,子朝於齊。
甲戌,饗諸北郭,崔子稱疾視事
乙亥,公問崔子,遂從氏,入於室,與崔子自側戶出,公拊楹而歌。
侍人賈舉止眾從者,而入閉門,甲興。
登臺而請,弗許,請盟,弗許,請自刃於廟。
弗許,皆曰:君之臣疾病不能聽命近於公宮陪臣有淫者,不知二命
踰牆,又射之,中股,反隊,遂弒之。
賈舉州綽邴師公孫敖,封具,鐸父,襄伊,僂堙,皆死。
公元前629年
二十八年,齊慶封好田耆酒,與慶舍政,則以其內實,遷於盧蒲嫳氏,易內飲酒數日國遷朝焉。
使諸亡人得賊者,以告而反之,故反盧蒲癸,癸臣子之,有寵,妻之,慶舍之士,謂盧蒲癸曰:男女辨姓,子不辟宗,何也。
曰:宗不余辟,余獨焉辟之,賦詩斷章,余取所求焉。
惡識宗,癸言王何反之二人皆嬖,使執寢戈先後之,公膳雙雞饔人竊更之以騖,御者知之,則去其肉,而以其洎饋,子雅子尾,怒,慶封盧蒲嫳盧蒲嫳曰:譬之禽獸,吾寢處之矣。
使析歸父晏平仲平仲曰:之眾不足用也。
知無能謀也。
言弗敢出,有盟可也。
子家曰:子之言云,又焉用盟。
北郭子車子車曰:人各有以事君,非佐之所能也。
陳文子桓子曰:禍將作矣,吾其何得
對曰:得慶氏之木百車於莊文子曰:可慎守也已盧蒲癸,王何,卜,攻慶氏,示子之兆。
曰:或卜攻讎,敢獻其兆。
子之曰:克,見血。
十月慶封田於萊,陳無宇從。
丙辰文子使召之,請曰:無宇之母疾病,請歸。
慶季卜之,示之兆。
曰:死。
奉龜而泣,乃使歸,慶嗣聞之。
曰:禍將作矣,謂子家速歸,禍作必於嘗,歸猶可及也。
子家弗聽,亦無悛志子息曰:亡矣。
幸而獲其吳越陳無宇濟水,而戕舟發梁盧蒲謂癸曰:有事而不告我,必不捷矣。
癸告之,曰:夫子愎,莫之止,將不我,出請止之。
癸曰:諾。
十一月,乙亥,嘗於大公之廟,慶舍涖事盧蒲告之,且止之,弗聽。
曰:誰敢者,遂如公,麻為尸。
慶奊〈戶結反〉上獻盧蒲癸,王何,執寢戈,慶氏以其甲環公宮,陳氏,鮑氏,之圉人為優,慶氏之馬善驚,士皆釋甲束馬飲酒
觀優至於魚里欒高陳鮑之徒,介慶氏之甲,子尾抽桷擊扉三,盧蒲自後刺子之,王何戈擊之,解其左肩,猶援廟桷動於甍,以俎壺投殺人而後死,遂殺慶繩麻
昭公三年初,景公欲更晏子之宅。
辭及晏子如晉,公更其宅,反則成矣,既拜乃毀之,而為里室,皆如其舊,則使宅人反之,且諺曰:非宅是卜,唯鄰是卜,二三子卜鄰矣,違卜不祥,吾敢違諸乎。
卒復其舊宅
四年穆子叔孫氏,及庚宗,遇婦人,使私為食而宿焉。
問其行,告之故,哭而送之,適齊娶於國氏,生孟丙仲壬,夢天壓己,弗勝,顧而見人,黑而上僂,深目豭喙號之曰牛助余,乃勝之,旦而皆召其徒,無之
且曰:志之,及宣伯奔齊,饋之。
宣伯曰:魯以先子之故,將存吾宗,必召汝,召汝何如
對曰:願之久矣,魯人召之,不告而歸。
既立,所宿庚宗之婦人,獻以雉,問其姓,對曰:余子長矣,能奉雉而從我矣,召而見之,則所夢也。
未問其名,號之曰牛
曰唯,皆召其徒,使視之,遂使為豎,有寵,長使為政公孫明知叔孫於齊,歸,未逆國子明取之,故怒其子,長而後使逆之,田于丘蕕,遂遇疾焉。
豎牛欲亂其室而有之,強與孟盟,不可叔孫為孟鍾曰:爾未際,饗大夫以落之。
既具,使豎牛請,日入弗謁,出命之日,及賓至,聞鍾聲,牛曰:孟有北婦人之客,怒將往,牛止之。
賓出,使拘而殺諸外,牛又強與仲盟,不可,仲與公御萊書,觀於公,公與之環,使牛入示之,入不示,出命佩之,牛謂叔孫見仲而何叔孫曰:何為
不見,既自見矣,公與之環而佩之矣。
遂逐之,奔齊,疾急命召仲,牛許而不召杜洩見,告之饑渴,授之戈,對曰:求之而至,又何去焉。
豎牛曰:夫子疾病,不欲見人
使寘饋於個而退,牛弗進,則置虛命徹。
十二月,癸丑叔孫不食
己卯,卒。
牛立昭子相之
五年初,穆子之生也。
莊叔以周易筮之,遇明夷梦之謙,☷咱H示卜楚丘
曰:是將行,而歸為子祀,以讒人入,其名曰牛,足以餒死,明夷,日也。
日之數十故有十時,亦當十位,自王以下,其二為公,其三為卿,日上其中食日為二,旦日為三,明夷之謙,明而未融,其當旦乎,故曰為子祀,日之謙當鳥,故曰明夷于飛,明之未融,故曰垂其翼象,日之動,故曰君子於行,當三在旦,故曰三日不食,離,火也。
艮,山也。
離為火,火焚山,山敗,於人為言,敗言為讒,故曰有攸往,主人有言,言必讒也。
純離為牛,世亂讒勝,勝將適離,故曰其名曰牛,謙不足,飛不翔,垂不峻,翼不廣,故曰其為子後乎,吾子亞卿也。
抑少不終
公元前613年
七年衛襄公
夫人氏無子,嬖人婤姶生孟縶,孔成子康叔謂已,立元,余使羈之孫圉與史苟相之史朝亦夢康叔謂己,余將命而子苟,與孔烝鉏之曾孫圉,相史朝成子,告之夢,夢協晉韓宣子為政,聘於諸侯之歲,婤姶生子,名之曰孟縶之足不良弱行成子以周易筮之曰:尚享衛國,主其社稷遇屯
又曰:余尚立縶,尚克嘉之
遇屯之比☵☷以示史朝史朝曰:元亨,又何疑焉。
成子曰:非長之謂乎。
對曰:康叔名之可謂長矣,孟非人也。
將不列於宗,不可謂長。
其繇曰:利建侯,嗣吉,何建非嗣也。
二卦云子建之康叔命之,二卦告之,筮襲於夢,武王所用也。
弗從何為弱足者居,侯主社稷,臨祭祀,奉民人,事鬼神,從會朝,又焉得居,各以所利,不亦可乎,故孔成子靈公
十二月,癸亥,葬衛襄公
十二年,季平子立而不禮南蒯南蒯子仲,吾出季氏,而歸其室於公,子更其位,我以費為公臣,子仲許之,南蒯叔仲穆子,且告之故,季悼子之卒也。
叔孫昭子再命為卿,及平子,克之,更受三命叔仲欲構二家,謂平子曰:三命父兄非禮也。
平子曰:然。
故使昭子昭子曰:叔孫有家禍,殺適立庶,故婼也及此,若因禍以斃之,則聞命矣,若不君命,則固有著矣。
昭子命吏曰:婼將與季氏訟,書辭無頗季孫懼,而歸罪叔仲子,故叔仲小,南蒯公子憖,謀季氏,憖告公,而遂從公如晉南蒯不克,以費叛如齊,子仲還及衛,聞亂,逃介而先。
及郊,聞費叛,遂奔齊,南蒯之將叛也。
鄉人或知之,過之而歎,且言曰:恤恤乎,湫乎攸乎,深思而淺謀,邇身遠志家臣而君圖,有人矣哉南蒯枚筮之,遇坤☷𨉼之比☵☷曰:黃裳元吉以為大吉也。
子服惠伯曰:即欲有事何如
惠伯曰:吾嘗學此矣,忠信之事則可,不然必敗外強內溫,忠也。
和以率貞,信也。
故曰黃裳元吉,黃,中之色也。
,下之飾也。
善之長也。
中不忠,不得其色,下不共不得其飾,事不善不得其極,外內倡和為忠,率事以信為共,供養三德為善,非此三者弗當,且夫易,不可以占險,將何事也。
且可飾乎,中美能黃,上美為元下美,參成可筮,猶有闕也。
筮雖吉,未也。
將適費,飲鄉人酒,鄉人或歌之曰:或有圃,生之杞乎,從我者子乎,去我者鄙乎,倍其鄰者恥乎,已乎已乎,非吾黨之士乎,平子欲使昭子叔仲小,小聞之,不敢
昭子命吏謂小待政
曰:吾不為怨府
公元前629年
十三年,五月楚靈王於芋尹申亥氏。
初,靈王卜曰:余尚得天下,不吉
投龜詬天而呼曰:是區區者而不余𢌿,余必自取之,民患王之無厭也。
從亂如歸。
十七年,吳伐楚,陽丐為令尹,卜戰不吉司馬子魚曰:我得上流何故不吉,且楚故,司馬令龜,我請改卜
曰:魴也。
以其屬死之,楚師繼之,尚大克之,吉,戰於長岸,子魚先死,楚師繼之,大敗吳師,獲其乘舟餘皇,使隨人後至者守之,環而塹之,及泉,盈其隧炭,陳以待命
公子光請於其眾曰:喪先王乘舟豈惟光之罪,眾亦有焉。
請藉取之,以救死,眾許之,使長鬣者三人潛伏舟側
曰:我呼餘皇則對,師夜從之,三呼皆迭對,人從而殺之。
楚師亂,人大敗之,取餘皇以歸。
二十五年,初,臧昭伯如晉臧會竊其寶龜僂句,以卜為信與僭,僭吉,臧氏老將如晉問,請往,昭伯家故,盡對,及內子母弟叔孫則不對,再三問,不對,歸,及郊,逆,問,又如初,至,次於外而察之,皆無之,執而戮之,逸奔郈,郈魴假使賈正焉。
計於季氏,臧氏使五人,以戈楯伏諸桐汝之閭,出逐之,反奔,執諸季氏中門之外,平子怒曰:何故以兵入吾門,拘臧氏老,季臧有惡。
昭伯從公平子臧會曰:僂句余欺也。
公元前611年
定公四年楚子涉睢濟江,入於雲中,王寢,盜攻之,以戈擊王,王孫由于以背受之,中肩,王奔鄖,鍾建負季芉以從,由于徐蘇而從,鬥辛與其弟巢,以王奔隨人從之,謂隨人曰:周之子孫,在漢川者,楚實盡之天誘其衷致罰於楚,而君又竄之,周室何罪,君若顧報周室,施及寡人,以獎天衷,君之惠也。
楚子在公宮之北,人在其南,子期似王,逃王,而已為王。
曰:以我與之,王必免。
隨人卜與之,不吉,乃辭吳曰:以隨之辟小,而密邇於楚,楚實存之,世有盟誓至於今未改,若難而棄之,何以事君,執事之患,不唯一人,若鳩楚竟,敢不聽命
吳人乃退。
公元前606年
九年秋,晉車千乘,在中牟,衛侯將如五氏,卜過之,龜焦,衛侯曰:可也。
衛車當其半,寡人當其半,敵矣,乃過中牟中牟人欲伐之,衛褚師圃亡在中牟
曰:衛雖小,其君在焉。
未可勝也。
齊師克城而驕,其帥又賤,遇必敗之,不如從齊,乃伐齊師,敗之。
公元前567年
哀公二年秋八月齊人輸范氏,鄭子姚,子般,送之,士吉射逆之,趙鞅禦之,遇於戚,陽虎曰:吾車少,以兵車之斾,與罕駟兵車,先陳,罕駟自後隨而從之,彼見吾貌,有懼心,於是乎會之,必大敗之。
從之,卜戰,龜焦,樂丁曰:詩曰:爰始爰謀,爰契我龜,謀協以故,兆詢可也。
及戰於鐵,鄭師敗績
公元前565年
四年夏,楚人既克夷蠻子赤奔晉陰地,使謂大夫士蔑曰:晉楚有盟,好惡同之,若將不廢,寡君之願也。
不然,將通於少,習以聽命,士蔑請諸趙孟趙孟曰:晉國未寧,安能惡於楚,速與之,士蔑乃致九州之戎,將裂田以與蠻子而城之,且將為之卜,蠻子聽卜。
執之司馬致邑立宗焉。
以誘其遺民,而盡俘以歸。
六年秋七月楚子城父,將救陳,卜戰不吉,卜退不吉,王曰:然則死也。
再敗楚不如死,棄盟逃讎,亦不如死,死一也。
其死讎乎,命公子申為王,不可,則命公子結,亦不可,則命公子啟,五辭而後許,將戰,王有疾
庚寅昭王大冥,卒於城父,子閭退曰:君王舍其子而讓,群臣敢忘君乎,從君之命,順也
立君之子,亦順也
二順不可失也。
子西子期,謀潛師閉塗,逆越女之子章立之,而後還,是歲也。
有雲如眾,赤鳥夾日以飛,三日楚子使問諸周太史周太史曰:其當王身乎,若禜之,可移於令尹
司馬王曰:除腹心之疾,而寘諸股肱何益,不穀不有大過,天其夭諸,有罪受罰
又焉移之,遂弗禜。
初,昭王有疾,卜曰:河為祟,王弗祭,大夫請祭諸郊。
王曰:三代命祀,祭不越望,江漢睢漳,楚之望也。
禍福之至,不是過也。
不穀不德,河非所獲罪也。
遂弗祭。
公元前560年
九年晉趙鞅卜救鄭,遇水適火,占諸史趙史墨,史龜,史龜曰:是為沈陽可以興兵,利以伐姜,不利子商,伐齊則可,敵宋不吉
史墨曰:盈,水名也。
子,水位也。
名位敵不可干也。
炎帝火師,姜姓其後也。
水勝火,伐姜則可。
史趙曰:是謂如川之滿,不可游也。
鄭方有罪不可救也。
救鄭則不吉,不知其他陽虎以周易筮之,遇泰☷洶宏☷洶瞗G宋不可與也
微子啟帝乙之,元子也。
,鄭,甥舅也。
祉,祿也。
帝乙元子歸妹而有吉祿,我安得吉焉。
乃止。
公元前559年
十年夏趙鞅伐齊,大夫請卜之,趙孟曰:吾卜于此起兵,事不再令,行也。
于是乎取犁及轅,毀高唐之郭,侵及賴而還
公元前553年
十六年,衛侯占夢嬖人,求酒於大叔僖子不得,與卜人比,而告公曰:君有大臣在西南隅,弗去。
懼害,乃逐大叔遺,遺奔晉。
衛侯謂渾良夫曰:吾繼先君,而不得其器,若之何
良夫執火者而言。
曰:疾與亡君,皆君之子也。
召之,而擇材焉。
可也。
若不材,器可得也
豎告太子太子使五人輿豭從己,劫公而強盟之,且請殺良夫,公曰:某盟免三死
曰:請三之後,有罪殺之。
公曰:諾哉。
公元前552年
十七年,衛侯夢於北宮見人昆吾之觀,被髮北面而譟曰:登此昆吾之墟,綿綿生之瓜,余為渾良夫,叫天無辜,公親筮之,胥彌赦占之
曰:不害。
與之邑,寘之,而逃奔宋,衛侯貞卜其繇曰:如魚竀尾,衡流方羊裔焉。
大國滅之,將亡闔門塞竇,乃自後踰。
十月,晉復伐衛,入其郛,將入城,簡子曰:止。
叔向有言曰:怙亂滅國無後人出莊公,而與晉平
晉立襄公之孫般師而還
十一月,衛侯自鄄入,般師出。
初,公登城以望,見戎州,問之,以告,公曰:我姬姓也。
何戎之有焉。
翦之,公使匠久,公欲逐石圃,未及難作
辛巳,石圃因匠氏攻公,公闔門而請,弗許,踰於北方而隊,折股,戎州人攻之,太子疾,公子青,踰從公戎州人殺之,公入於戎州巳氏。
初,公自城上,見巳氏之妻髮美,使髡之,以為呂姜髢,既入焉。
而示之璧
曰:活我,吾與汝璧。
巳氏曰:殺汝,璧其焉往。
遂殺之,而取其璧,人復公孫般師而立之。
十二月齊人伐衛,衛人請平,立公子起,執般師以歸,舍諸潞。
公元前546年
二十三年夏六月晉荀瑤伐齊,高無不帥師禦之,知伯視齊師,馬駭遂驅之。
曰:齊人知余旗,其謂余畏而反也。
及壘而還,將戰,長武子請卜,知伯曰:君告於天子,而卜之以守龜宗祧,吉矣,吾又何卜焉。
齊人取我英丘,君命瑤,非敢耀武也。
治英丘也。
以辭伐罪足矣何必卜。
壬辰,戰於犁丘,齊師敗績,知伯親擒顏庚。
卜記樗蒲卜者老子,入西戎,造樗蒲樗蒲者,五木也。
云胡人亦為樗蒲卜。
孔子家語孔子常自筮其卦,得賁焉,愀然不平狀子
張進曰:師聞卜者得賁卦,吉也。
而夫子之色有不平,何也。
孔子對曰:以其離耶在周易,山下有火,謂之賁,非正色之卦也。
夫質也,黑白宜正焉。
今得賁非吾之兆也。
吾聞丹漆不文白玉不雕,何也。
有餘不受飾,故也。
論衡魯將伐越,筮之得鼎折足子貢占之以為凶。
何則鼎而折足行用足故,謂之凶。
孔子占之以為吉曰:越人水居行用不用足,故謂之吉。
魯伐越果克之。
說苑孔子漆雕馬人曰:子事臧文仲武、仲孺子容大夫孰為賢馬人
對曰:臧文氏家有龜焉,名曰蔡文仲三年為一兆焉。
武仲三年為二兆焉,孺子容立三年三兆焉。
馬人見之矣,若夫大夫之賢,不賢馬人不識也。
孔子曰:君子哉,漆雕之子
其言人之美也,隱而顯其言人之過也。
微而著故智不能及明,不能見得無數卜乎。
誠齋雜記孔子使子貢,久而不來
孔子命弟子占遇鼎,皆言無足不來
顏回掩口而笑,子曰:也,哂謂來乎。
對曰:無足乘舟而至也。
果然
戰國策》:趙取周之祭地,周君患之。
告於鄭朝。
鄭朝曰:君勿患也,臣請以三十金復取之周君。
與之,鄭朝獻之趙,太卜因告以祭地,事及王病,使卜之。
太卜譴之曰:周之祭地為祟趙。
乃還之。
吳越春秋楚平王使者駟馬封函印綬,往許召子尚子胥
令曰:賀二子父奢以忠信慈仁去難,就免平王內慚囚繫忠臣,外愧諸侯之恥,反進奢為國相封二子為侯,尚賜鴻都,侯胥賜蓋侯,相去不遠三百餘里,奢久囚繫憂思二子。
故遣臣來奉進印綬
尚曰:父繫三年中,心忉怛不甘,味嘗苦饑渴,晝夜感思
憂父不活,惟父獲免,何敢貪印綬哉。
使者曰:父囚三年,王今幸赦,無以賞賜封二子為侯一言當至,何所陳哉。
尚乃入報子胥曰:父幸免死,二子為侯,使者在門兼封印綬汝可見
使子胥曰:尚且安坐為兄卦之今,日甲子時加於巳支,傷日下氣不相受,君欺其臣,父欺其子,今往方死,何侯之有。
尚曰:豈貪於思見父耳一面,而別雖死而生。
子胥曰:尚且無往,父當我活。
楚畏我勇,勢不敢殺兄。
若誤往,必死不脫
尚曰:父子之愛,恩從中出。
徼倖相見,以自濟於是子胥,歎曰與父俱誅,何明於世冤,讎不除恥辱目大。
尚從,是往。
我從,是決。
太平御覽鄒忌田忌素不相善公孫閔謂鄒忌曰:何不令人,操千金卜於市。
曰:我田忌之人也,吾嘗三戰三勝,聲威震天下,欲為大事亦吉乎。
卜者出因令人捕焉,卜者驗其辭,於王之所鄒忌
從之。
田忌無以自白,遂率其徒攻臨淄,欲殺鄒忌不勝,而田忌乃奔。
陶朱公書》正月上旬,稱水卜十二月水旱
初一日起用瓦瓶每朝取水稱之重,則雨多,輕則雨少
初一占,正月初二占,二月餘倣此。
卜記蘇秦鬼谷子學終辭,歸道乏困,行以燕人蠡卜傳說自給
太平御覽秦二世白虎囓其左驂,殺之心惡。
怪之,卜之,涇水為祟。
公元前561年
史記·呂后本紀八年三月中呂后祓,還過軹道見物蒼犬,據高氏掖,忽弗復見。
卜之,云趙王如意為祟。
高后遂病掖傷。
公元前181年
孝文帝本紀高后八年后崩
呂產等欲為亂,大臣共誅之。
丞相陳平太尉周勃使人迎代王。
代王報太后計之,猶豫未定
卜之龜,卦兆大橫
占曰:大橫庚庚,余為天王夏啟以光。
代王曰:寡人已為王矣,又何王。
卜人曰:所謂天王者乃天子
於是代王乃遣太后薄昭往見絳侯絳侯等具為所以迎立王意。
薄昭還報曰:信矣,毋可疑者。
公元前180年
外戚世家竇太后清河津人也。
呂太后時,竇姬以良家子入宮太后
太后宮人以賜諸王,各五人,竇姬在行中。
至代,代王獨幸竇姬,生女嫖,後生兩男
代王王后四男
代王未立為帝王后卒。
王后所生四男更病死。
孝文帝立公卿請立太子,而竇姬長男最長,立為太子
立竇姬為皇后,女嫖為長公主
少子武為代王,已為梁孝王
竇皇后兄竇長君,弟曰竇廣國字少君
少君年四五歲時,家貧,為人略賣,其家不知其處。
傳十餘家,至宜陽,為其主入山作炭,寒臥岸下百餘人岸崩,盡壓殺臥者,少君獨得脫,不死。
自卜數日當為侯,徙其家之長安
竇皇后新立,家在觀津,姓竇氏
廣國去時雖小,識其縣名及姓,又常與其姊採桑墮,用為信符上書自陳
竇皇后言之於文帝召見,問之,具言其故,果是
又復問他何以為驗。
對曰:姊去我西時,與我決於傳舍中,丐沐沐我,請食飯我,乃去。
於是竇后持之而泣,泣涕交積下。
侍御左右伏地泣,助皇后悲哀
乃厚賜田金錢,封公昆弟,家於長安
公元前157年
王太后里人,母曰臧兒
臧兒者,故燕王臧荼孫也。
臧兒嫁為槐里王仲妻,生男曰信,與兩女
而仲死,臧兒更嫁長陵田氏,生男蚡、勝。
臧兒長女嫁為金王孫婦,生一女矣,而臧兒卜筮之,曰兩女皆當貴。
因欲奇兩女,乃奪金氏
金氏怒,不肯予決,乃內之太子宮
太子幸愛之,生三一男
男方在身時,王美人夢日入其懷。
以告太子太子曰:此貴徵也。
未生而孝文帝崩,孝景帝即位王夫人生男。
〈註〉索隱曰即武帝也。
漢武故事云帝以乙酉年七月七日生於猗蘭殿也。
武帝本紀元封時既滅南越越人勇之乃言越人俗信鬼,而其祠皆見鬼,數有效
東甌王敬鬼,壽百六十歲。
後世謾怠,故衰耗
乃令越巫越祝祠,安臺無壇,亦祠天上帝百鬼,而以雞卜
上信之,越祠雞卜始用焉。
〈註〉書音義曰:持雞骨卜,如鼠卜
漢書·張禹傳》字子文河內軹人也,至徙家蓮勺
,數隨家至市,喜觀卜相者前。
久之,頗曉其別蓍布卦意,時從旁言
卜者愛之,又奇其面貌,謂父:是多知,可令學經。
壯,至長安學,從沛郡施讎受易,琅邪王陽、膠東庸生論語,既皆明習,有徒眾,舉為郡文學
公元23年
王莽傳》地皇四年衛將軍王涉與國公劉歆謀劫,事泄自殺
後日殿中鉤盾土山僊人掌旁有白頭青衣郎吏見者私謂之國師公
衍公侯喜素善卦,使筮之,曰:憂兵火
曰:小兒安得此左道
是迺予之皇祖叔父子僑欲來迎我也。
城中少年作室門,軍人攻殺漸臺
西京雜記八月四日竹下圍棋卜勝者終年有福,不勝有疾
公元前6年
後漢書·光武本紀論:皇考南頓君初為濟陽建平元年十二月甲子生光於縣舍,有赤光室中
異焉,使卜者王長占之
長辟左右曰:此兆吉不可言
馬皇后紀》明德馬皇后伏波將軍援之小女也。
后嘗久疾太夫人令筮之,筮者曰:此女雖有患狀而當大貴,兆不可言
征五溪蠻,卒從兄嚴,以求進掖庭
由是選入太子宮時年十三。
永平三年,立為皇后
東觀漢記》:沛獻王輔善京氏易。
永平五年京師少雨,上向雲臺自作卦以周易林占之
其疏曰:蟻封穴,戶大雨將至。
上以問上書蹇艮下坎上艮為山坎,為水山出,雲為蟻穴居之,雨將至,故以蟻為興。
後漢書·梁皇后紀》順烈梁皇后大將軍商之女也。
永建三年,與姑俱選入掖庭時年十二。
太史筮之得坤之比,遂以為貴人
陽嘉元年,立為皇后
彭寵傳》反,自立燕王
卜筮言兵從中起。
蒼頭子密等因臥寐縛
又以寵命呼其妻,即斬及妻頭,馳詣闕
蔡中郎集》漢蔡邕貞節先生范史雲碑有云性檢括不治產業以為卜筮之術得因吉凶,導治民情以受薄,償且無咎累乃鬻卦,宋之域好事者,覺之應時輒去。
應劭·風俗通》:義巫俗擊瓦,觀其文理,分柝定吉凶,曰瓦卜
三國志·楊儀傳》隨亮出屯谷口
亮卒於敵場
領軍還,又誅討延,自以為功勳至大,宜當代亮秉政,呼都尉趙正《周易》筮之,卦得家人默然不悅。
陸凱傳》字敬風吳郡吳人也,承相遜族子也。
黃武初永興諸暨長,所在治跡,拜建武都尉,領兵。
統軍眾,手不釋書
太元論演其意,以筮輒驗。
董卓傳註·魏書曰:牛輔恇怯失守不能自安
常把辟兵符,以鐵鑕致其旁,欲以自強
見客,先使相相之,知有反氣與不,又筮知吉凶然後乃見之。
中郎將董越來就使筮之,得兌下離上,筮者曰:火勝金,外謀內之卦也。
即時殺越
《獻帝記云:筮人常為所鞭,故因此以報之。
太平清話吳寶鼎中會稽東陽郡穀水東逕故塚下,塚為水毀其塼文。
筮言:吉龜言百年,墮水中
浙江琵琶,圻圻有古塚。
隨水甓有隱起字云筮吉龜凶
八百年落江中,謝靈運取甓詣京咸傳觀焉,其後二事盡如龜繇
故曰:筮短龜長
《晉書·夫餘傳》:夫餘國若有軍事,殺牛祭天,以其蹄占吉凶,蹄解者為凶,合者為吉。
苻健載記京兆杜洪竊據長安
苻健戰勝,猶修牋於,並送名馬珍寶,請至長安上尊號。
曰:幣重言甘,誘我也。
乃盡召關中之眾來拒。
健筮之,遇泰之臨,健曰:小往大來吉亨
昔往東而小,今還東而大,吉孰大焉
時眾夾河西流占者以為百姓西之象。
遂進軍,次赤水,遣雄略渭北,又敗張先陰槃,擒之,諸城盡陷,三輔略定
引兵長安奔司
健入而都之。
張軌傳》散騎常侍、征西軍司
以時多難陰圖河西,筮之,遇泰之觀,乃投筴喜曰:霸者兆也。
於是求為涼州
顏含傳》郭璞嘗遇,欲為之筮。
曰:年在天,位在人,修己而天不與者,命也;守道而人不知者,性也。
自有性命無勞蓍龜
《孝武文李太后后諱陵容,本出微賤
簡文帝會稽王,有三子,俱夭。
道生廢黜獻王早世其後諸姬絕孕將十年
帝令卜者扈謙筮之,曰:後房中有一女,當育二貴男,其一終晉室
徐貴人安公主以德美見寵。
帝常翼之有娠,而彌年無子。
會有道士許邁者,朝臣時望多稱其得道
從容問焉,答曰:好山水人,本無道術,斯事豈所能判。
殿下德厚慶深,宜隆奕世之緒,當從扈謙之言,以存廣接之道。
帝然之,更加採納
又數年無子,乃令善相者召諸愛妾而示之,皆云非其人,又悉以諸婢媵示焉。
時后為宮人,在織坊中,形長而色黑宮人皆謂之崑崙
既至相者驚云:此其人也。
帝以大計,召之侍寢
后數兩龍枕膝日月入懷,意以為吉祥,向儕類說之,帝聞而異焉遂生孝武帝會稽文孝王鄱陽長公主
海西公本紀:初,桓溫不臣之志,欲先立功河朔,以收時望
及枋頭之敗,威名頓挫,遂潛謀廢立,以長威權
然憚帝守道,恐招時議
宮闈閟,床第易誣,乃言帝為閹,遂行廢辱。
初,帝平生以為慮,嘗召術人扈謙筮之。
,答曰:晉室磐石之固,陛下有出宮之象。
如其言。
公元222年
搜神後記王文獻曾,令郭璞筮己一年吉凶
曰:當有小不吉利可取廣州二大甖,盛水床帳二角名曰鏡,好以壓之至某時,撒甖去水
如此其災可消。
至日忘之尋,失銅鏡不知所在,後撒去水乃見所失鏡在於甖中,甖口數寸鏡大尺餘王公復筮鏡甖之意。
云:撒甖違期,故致此。
妖邪所為無他故也。
使燒車轄而鏡立出。
公元184年
洞林歲在甲子,正月中丞相揚州余卦安危
諸事如何咸之井案。
東北郡縣有以名地,當有銅鐸六枚
一枚龍虎象,異祥兌為金,金有口舌,來達號令者,銅鐸也。
山陵神氣出此,則丞相創。
以令天下見在丑地,則金墓也。
起之以卦,為推立之應,晉陵武進縣也。
又當犬與豬交者,狗變入。
居中鬼與相連,其事審也。
戌亥世應勝水二物相交,象吾和合一體
丞相雄有江東也,民當以水妖相驚歲,在水位,水爻變成坎。
當出大水之象,以此知其靈,應巽木成言。
〈句疑〉果又妖生,二月變為鬼。
戌土所克果無他
水乃金子來扶其母,是亦丞相將興之象也。
西南郡縣有陽名者,井水當自沸。
卦變入井丙午變而犯升陽,故知井湧也。
分野應在歷陽虎來州城市。
兌者虎出山入門闕。
正月戌,為天煞即刺史宅。
虎屬寅,與月并而來,此大人將興之應。
東方當有蟹鼠為災,必食稻稼,有離體眼相連之象。
艮為鼠,又煞陰在子。
子亦鼠而歲子來寅卯,故知東方有災,又當以鵝應翔為瑞,鵝有象烏而為徵以應象,出其相其應將登其祚也。
其年,晉陵郡武進縣,民陳龍果於田中銅鐸六枚,言六者用坎數也,銅者,咸本家兌。
故也。
口有龍虎文,又得者名,益審陳土性金之用進者,乃生金也。
丹徒縣流民子康,家有狗,與吳人相交其年六月連雨百姓相驚妖言,云當有十丈水。
翕然駭動無幾,自靜又眾人傳言延陵陂中生草數里,竟不知其信否
明年丑歲九月中吳興臨安縣陳嘉〈闕〉親,得石瑞,此祥氣之應也。
六月十五己未未時歷陽縣井水沸,湧經日乃止,陰陽相感,各以其類,亦是金水之應也。
六月晦日,虎來州城井中,見覺便去其秋冬,吳諸郡皆有蟹鼠,為災鼠為子,子水蟹水物,皆金之子
晉主初登祚五日,有群鵝之應。
此論一歲異事略,舉一卦之意惟不得臘中行刑有血,逆之變將推之不精,亦自無徵不登於卦乎。
死者陵令淳于伯也。
攝提之歲,晉王即祚太歲在寅,為攝提格,余自通占國家徵瑞之事,得豫之暌案,卦論之曰:會稽郡當出鐘,以告成功。
王者功成作樂會稽
晉王初所封國又會稽山,靈祥之所興也。
神出於家井者,天子爻并知此實王者受命之事也。
上有銘勒坤,為文章,與天子爻并。
故知晉王受命之事,準此
應在民間井池中得之鐘,出於民家井中者,以象晉王出家而王也。
金以水為子,子相扶而生,此即家之祥,徵事也。
由應所謂先王作樂崇德殷薦上帝,言王者祭天告成功,亦安樂無事也。
其後歲在執徐,會稽郡剡縣青井中得一鐘
七寸四分口徑四寸半,器雖小形製甚精上有古文,奇書十八字,時人莫之能識。
王者踐祚必有薦符,塞天下之心,與神物契合
然後受命,觀鐸啟號於晉陵,鐘造成會稽,端不失類,皆出以方天人合,際不可不察也。
鄉里曾遭危難,因之災癘寇戎並至。
百姓遑遑靡知所投,時姑涉易義頗曉分,遂尋思貞鉤求攸濟,於是普卜郡內縣道可以迯死之處者,皆遇明夷之象,乃投策
喟然歎曰:嗟乎
黔黎時漂異類桑梓之邦,其為魚乎。
於是潛命姻妮,密交得數十家與共流遁,當由吳坂遇賊,據之乃卻,回從蒲坂而之河北
草賊劉石又招集群賊,專為掠害勢不可過,於是同行君子皆欲假道取便,又未審所之乃令吾決其去留,卦遇同人之革其林。
曰:朱雀西北白虎東起
離為朱雀,兌為白虎
言火能銷金之義,姦猾銜璧敵人
束手兌為口,乾為玉,玉在口中。
故曰:銜璧占行得此,是謂無咎,余初為占尚未能取,定眾不見從,卻退猗氏縣而賊遂至,諸人遑窘,方計舊之,從此河北,有一間逕名焦丘不通車乘惟可輕步,極險難過捕姦之藪,然勢危理迫不可得,停復自筮之。
如何得。
隨之升其林。
曰虎在山石馬過其左,兌虎震馬,互艮山石,駮為功。
曹猾為主者,駮猾能伏虎
〈惜不注駮猾象〉垂耳而潛不敢來下
〈兌虎去不能見〉升虛邑遂釋,〈恐誤〉魏野隨時制行卦義也,升賊不來,知無寇,當河北亦荒,敗便以林義通行人,說欲從此道之意,咸失色喪氣無有讚者,或云林誤人不可輕信
吾知眾人阻,貳乃更申命一月,契以禍機約十餘家即涉此,逕詣河北後,賊果攻猗氏合城覆沒靡有遺育昌邑不靜,復南過穎由脈頭口,渡去三十里所傳,高賊屯駐柵斷渡處以要流人時,數百家千乘不敢前,令余占可決得泰,欣然語眾曰:群類避難而得拔茅彙征之卦也。
吉又何疑。
吾為前驅從者數十
至賊界,賊已去,餘皆回避,樏津渡為賊所劫,僅得在悔不取,余卦至淮南安豐縣諸人緬然懷悲,咸有歸志令余卦決之卜,住安豐既濟,其林曰:小狐迄濟垂尾累衰,〈言垂渡而困〉初雖偷安終靡所依案,卦言之,吉悲卜詣壽春得否。
其林曰:乾坤蔽塞道消散,虎刑挾鬼法凶亂
十一月虎刑在午為鬼鬼即賊〉亂則何時時建寅
〈火鬼生處僵尸交林血流漂,火刑與鬼并〉此占行者塗炭,卜詣松滋吉卜詣合淝又不吉,卜詣陽泉小過之坤。
其林曰:小過坤卦不奇,雖有旺氣變陽離。
〈卜時立春其氣變入坤中氣廢〉初見勾陳,被牽羈過則可羈不宜將見劫,追事幾危,賴有龍德終無疵。
十二月龍德在艮凡有月德終無患〉於是諸計不可伴,人悉散乃獨往陽泉,會壽春有事
周馥反為陽泉群凶所迫,登時惶慮,卒無所至,乃至廬江,其春三月諸家安豐者,為賊所得
所謂悲也,松滋合淝殘夷更相攻,人無有全者。
公元1546年
義興郡叔寶傷寒,疾積日危困,令卦得遯之姤。
其林曰:卦象出墓氣家囚,〈艮為乾墓世主丑故卜時五月申金在囚〉變身見絕鬼潛遊
〈身在丙午夏辛亥五月爻墓沖刑鬼煞,俱〈主戌為鬼墓而初六為戌刑刑在占故言沖刑蓋五月白虎在卯又與月煞并也〉卜病得此歸蒿丘誰能救之坤上牛,〈以卜爻見丑為牛丑為子能扶身克鬼之厭虎煞上令伏不動〉若依子色,吉之
〈巽主辛丑丑為白虎金色復徵和解鬼及虎煞皆相制也〉案林即令白牛,而廬江荒僻,卒索不得
即日,有大牛西南來,詣途中留一宿,主人知過將去,去之後復尋,挽斷綱來臨叔寶叔寶驚愕,病得愈也。
即救禦潛應感而遂
公元1595年
丞相掾桓茂倫病困不能濟,令余卦得賁之豫。
其林曰:時陰在初,卦失度,殺陰為刑鬼,入墓建未之月,難得消息卦爻扶助,馮馬之師乃寡嫗,自然奇,救宜飧兔子若恤之,得守故卜。
時四月降陰在初而見陽爻此為失度四月殺陰在申,申為木,鬼與殺陰并又身為卯,變入乙未
未是木墓馬午為火,馮亦馬,申是殺陰以火性之巽,為寡婦兔屬卯飧兔,謂破墓出身茂倫歸求得兔,令嫂食之,便心痛不可忍於是病愈
中郎參軍景緒病經年不瘥,在丹徒遣其弟景岐來卦,六月癸酉日得臨。
其林曰:卯與身世并而扶天醫六月天醫在卯案卦病法當食兔,乃瘥。
弟歸,捕獲一頭,食之,果瘥。
揚州從事弘泰言家時坐有眾客曰:家適有祥,試為卦
即為卜之,遇豫之解,其林曰:有釜之象無火形。
不見離也〉變見夜光連月精,〈坎為月〉潛龍在中不游,行〈言蟠者〉案卦卜之藻盤,鳴金妖所憑無咎,慶藻盤非鳴或有鳴者,其家至今無他
弘泰乃大駭
前夜月出盥盤忽鳴,中有盤龍象也。
《晉書·王導傳》:初,渡淮,使郭璞筮之,卦成,曰:吉,無不利。
淮水絕,王氏滅。
其後子孫繁衍,竟如言。
卜記彪,卜者彪知衝破能畫地,卜今人有畫物,上下惟其奇,偶謂之彪卜。
十二棋卜者,出自張文成受法黃石公行師用兵萬不失一
逮至東方朔,密以占眾事,自此以後祕而不傳
晉寧康初襄成法味道人忽見一老翁,著黃皮竹筒盛此書,以授法味無何失所在,遂復流於世。
搜神後記晉中興初郭璞自為卦,知其凶,終嘗行經建康柵塘逢一趨步少年甚寒,牽住脫絲布袍,與之其人。
辭不受,曰:但取後當自知其人,受而去。
及當死,果此人行刑,傍人皆為求屬。
曰:我託之久矣。
人為歔欷哽咽行刑,既畢此人乃說。
太平御覽:弦超為神女所降,論者以為神,僊或以為鬼魅著作郎干寶以周易筮之遇,頤之益以示同寮
郭璞曰:頤貞吉正以養身雷動山下氣性惟心變而之益。
延壽永年,龍乘御風乃升,於天此仙人之卦也。
太平清話太元中太極殿謝安欲使王獻之題,榜而難言之因,說魏韋仲將懸虛書,凌雲臺額。
郭璞卜筮云:二百一十,此殿為奴所壞,後梁武帝毀之,捨身為奴。
魏書·公孫表傳》表子質,字元直
經義,頗屬文
初為中書學生,稍遷博士
世祖涼州,留宜都王穆壽恭宗
蠕蠕乘虛犯塞候騎至於京師京師大震
雅信任質,以為謀主
質性卜筮卜筮咸云寇必不來,故不設備
由質幾致敗國
樂平王丕傳》之薨及日者董道之死也,高允遂著《筮論》曰:昔明元末起白臺其高二十餘丈,樂平王嘗夢登其上,四望無所見。
王以問日者董道秀,筮之曰:大吉
王默有喜色。
後事發,王遂憂死,而道秀棄市
道秀若推六爻以對王曰:《易》亢龍有悔窮高曰亢,高而無民,不為善也。
如是,則上寧於王,下保於己,福祿方至豈有禍哉。
今舍於本而從其末,咎釁之至不亦宜乎
公元394年
《關氏易傳同州刺史王彥問於關子,曰:夫治亂損益,各以數至,苟推其道百世可知不佞願假先生之筮,一以決之關。
子曰:占筭幽微至誠一慮多則有惑,請命蓍卦百年,為斷既而揲蓍布卦,得夬之革捨
而歎曰:當今大運不過二,再傳爾從今甲申二十四年戊申天下,當大亂
禍始宮掖有蕃柄政世伏其強,若用之以道,則桓文之舉也。
不以道,臣主俱屠地也。
曰:其人安出。
子曰:參代之墟有異氣焉,若出其在并之郊乎。
曰:此人不振蒼生,何屬。
子曰:當有二雄舉,而中原分。
曰:各能成乎。
子曰:我隙彼動能無成乎。
若無大賢扶之恐,皆不能成名
曰:請刻其歲。
子曰:始於甲寅卒,於庚子天之數也。
曰:何國先亡。
子曰:不戰德而詐權則舊者先亡。
曰:其後何如
子曰:辛丑之歲,當有恭儉之主起,布衣而并六合
曰:其東南乎。
子曰:必在西北,夫平大亂未可文治必須武定,且北用武之國也,且東南之俗其弊也。
西北之俗其興也,勃況東南中國之舊主也,中國之廢久矣,天之所廢,孰能興之。
曰:東南之歲可刻乎。
子曰:東南不出運曆,三百大賢大聖不可,卒遇能終其運,所幸多矣,且辛丑之歲,明王當興定天下者,不出九載己酉江東其危乎。
曰:明王既興其道,若何
子曰:設斯人有始有卒五帝三王之化復矣,若無三五之道,則必終之以驕,加之以亢,晚節末路有桀,紂之主出焉,天下復亂,夫先王之道墜地久矣。
改張易調,其興實難,苛化虐政其窮必酷。
故曰:大軍之後必有凶,年積之後必有凶,主理當然也。
曰:先王之道竟亡乎。
子曰:何謂能亡也,夫明主久曠必有達者興焉,而能行其典禮三才五常所由繫也。
孔子曰:文不在茲乎。
王道不能亡也。
曰:請推其數子,曰乾坤之策陰陽之數,推而行之不過,三百六十六引而伸之不過,三百八十四終則有始,天之道也。
噫朗聞之先聖,與卦象相契自魏以降天下真主
黃初元年庚子至今八十四載,更八十二年,丙午三百六十六矣,當有達者生焉,更十八年甲子當有王者合焉,用之則王道振,不用洙泗之教修矣。
曰:其人安出。
子曰:唐晉之郊乎。
昔殷後不王仲尼生周,周後不王斯人生晉,生周者,周公之餘烈也。
生晉者,陶唐遺風乎。
天地之數,宜契自然
曰:此後何如
子曰:始於甲申止於甲子,正百年矣,過此未之或知也。
《宋書·蔡興宗傳》興宗郢州參軍彭城顏敬以式卜曰:亥年當作公,官有大字者,不可受也。
及有開府之授,而太歲在亥,果薨於光祿大夫之號焉。
公元427年
《異苑》元嘉四年五月三日會稽餘姚錢祐夜出屋後,為虎所取十八日,乃自還說虎初取之時,至一宮府重門,見一人憑几,而坐形貌偉壯左右侍者三十餘人
謂曰:吾欲使汝知術數之法,故令虎迎汝,汝無懼也。
留十五晝夜語,諸要術,盡教道之方,受法畢便遣令,還而不知道即使人送出門乃見,歸路既得,還家大知占卜,無幽不驗經年乃卒。
公元432年
元嘉九年二月二十四日長山張舒奄見一人,著朱衣平上幘,手捉青柄馬鞭
云:如汝可教,便隨我去。
素絲繩繫長梯來,下上梯乃造,大城綺堂洞室地如黃金一人長大巾幘獨坐絳紗帳中,語曰:主者,誤取汝賜汝祕術卜占勿貪錢賄。
不覺受之
公元433年
北海任詡字彥,期從軍十年乃歸,臨還握粟出卜師云非屋莫宿,非食時莫沐詡結伴數十行暮,遇雷雨不可蒙,冒相與庇於巖下,竊意非屋莫宿戒,遂負擔櫛沐巖崩壓停者,悉死至家,婦人先與外人通情謀,共殺之。
請以濕髮為識,婦宵則勸詡令沐復憶非食時,莫沐之忌收髮,而止婦慚愧,負怍乃自沐焉,散髮同寢通者,夜來不知婦人也,斬首而去。
南齊書·劉休傳》太始初,諸州反,明帝當勝,靜處不預異謀
數年,還投吳喜為輔師府錄事參軍
稱其才,進之明帝,得在左右
桂陽王征北參軍
帝頗有好尚,尤嗜飲食
藝能,爰及鼎味,問無不解。
後宮孕者,帝使筮男女無不如占。
荀伯玉傳》伯玉太祖冠軍刑獄參軍
太祖明帝所疑,及徵為黃門郎,深懷憂慮。
伯玉太祖數十騎入虜界,安置標榜於是遊騎數百履行界上,太祖以聞,猶懼不得留,令伯玉卜,伯玉斷卦不成行,而明帝詔果復太祖本任由是見親待。
《梁書·鄧元起傳》夏侯道遷以南鄭叛元起都督諸軍,將救漢中,魏已攻陷晉壽
淵藻將至。
元起頗營還裝
淵藻入城,甚怨望,因表其逗遛不憂軍事
付州獄,自縊
元起之至巴東,聞蜀亂,使蔣光濟筮之,遇《蹇》喟然歎曰:吾豈鄧艾及此乎。
後果如筮。
公元432年
阮孝緒傳》:時有善筮者張有道孝緒曰:見子隱跡而心難明,自非考之龜蓍無以驗也。
布卦,既揲五爻,曰:此將為《咸》應感之法,非嘉遁之兆。
孝緒曰:安知後不為上九
果成《遁卦》
有道歎曰:此謂肥遁無不利。
象實應德心跡并也。
孝緒曰:雖獲《遁卦》,而上九爻不發,升遐之道便當高謝許生。
乃著高隱傳》,上自炎、黃,終於天監之末,斟酌分為三品,凡若干卷。
又著論云:夫至道之本,貴在無為聖人之跡,存乎拯弊
弊拯由跡,跡用有乖於本,本既無為為非道之至。
然不垂其跡,則世無以平;不究其本,則道實交喪
丘、旦將存其跡,故宜權晦其本;老、莊但明其本,亦宜深抑其跡。
跡既可抑,數子所以有餘;本方見晦,尼丘是故不足
非得一之士,闕彼明智;體之之徒,獨懷鑑識
然聖已極照,反創其跡;賢未居宗,更言其本。
良由跡須拯世非聖不能本實明理,在賢可照。
若能體茲本跡,悟彼抑揚,則孔、莊之意,其過半矣。
南史梁大同中同泰寺災。
帝召太史令虞履筮之,遇坤之。
履曰:無害
《繇》云:西南得朋東北喪朋,安貞吉
文言云:東北喪朋,乃終有慶。
帝曰:斯魔也。
酉應見卯,金來剋木,卯為陰賊
鬼而帶賊,非魔而何
《梁四公記》:梁天監中有蜀,闖䨲杰䴬仉䏿四公武帝,帝見之,甚悅。
因命沈隱侯約,作覆將與百僚共射之時,太史適獲一鼠,約匣而緘之獻帝,筮之遇蹇噬嗑成群受命,獻卦者八人有命待成俱出,占寘諸青蒲申命,闖公揲蓍對曰:聖人布卦依象辨物何取異之請從
帝命卦時八月庚子日巳時公舉卦撰占置於青蒲而退讀,占曰:先蹇後噬嗑,是其時
內艮外坎,是其象坎為盜,其鼠也。
居蹇之時,動而見噬嗑,其拘繫矣,噬嗑六爻無咎一利艱貞非盜之事上,九荷校滅耳,凶是因盜獲戾必死,鼠也。
群臣蹈舞萬歲自矜其中,頗有喜色。
次讀八臣占詞,皆無中者,未啟闖公占曰:時日王相必生鼠矣,且陰陽晦而入,文明靜止,而之震動,失其性必就擒矣,金盛月制之,必金子為鼠辰與艮合體坎為盜,又為隱伏隱伏為盜,是必生鼠也。
金數四其鼠,必四。
為文明,南方之卦日中,則昃況陰類乎。
晉之繇曰:死如棄,如寔其事也。
日斂必死,既見生鼠,百僚失色,而尤闖公日占辭有四今者,唯一何也。
公曰:請剖之。
性不好殺,自恨不中,至日昃鼠且死矣,因令剖之果妊三子
太平御覽武昌太守朱買臣元帝,議遷都入勸梁主云建業舊都塋陵攸在荊鎮邊疆王者宅願,陛下勿疑,致後悔也。
臣家在荊州豈不陛下,去但恐是,臣富貴非,陛下富貴耳。
乃召卜者杜景豪決去,留遇兆不吉,答云:勿去。
景豪退而言,曰:此兆為鬼賊所留也。
陳書·周文育傳》王勱文育為文流令,深被委任
被代文育欲與俱下,至大庾嶺,詣卜者卜者曰:君北下不過令長南入則為公侯
文育曰:足錢便可,誰望公侯。
卜人又曰:君須臾當暴得銀至二千兩,若不見信,以此為驗。
其夕,宿逆旅,有賈人求與文育博,文育勝之,得銀二千兩。
旦日問其故,文育以告,乃遣之。
高祖高要,聞其還也,大喜,遣人迎之,厚加賞賜,分麾下配焉。
太平御覽東魏齊王澄以舟,師還次於小平津北岸古塚崩骨見。
銘曰:今卜高原千秋之後,化為下泉當逢霸主,必為改遷。
王曰:古人之卜,何其至也。
更葬之。
北齊書·清河王岳傳》:岳太祖從父弟也,家於洛邑高祖奉使,必止於岳舍。
岳母山氏,嘗夜見高祖室中有光,密往覘之,乃無燈,即移高祖別室,如前所見。
怪其神異,詣卜者筮之,遇《乾》大有占之曰:吉,《易》飛龍在天大人造也,飛龍九五大人之卦貴不可言
山氏歸報高祖
高祖起兵信都,山氏聞之,大喜,謂岳曰:赤光之瑞,今當驗矣,汝可間行從之,共圖大計
遂往信都
高祖見之,大悅
太平御覽:齊害其廢主,濟南王也。
長廣王湛高元海為書,策能斷,令鄭道謙吳,遵世等卜以決之道,謙等曰:不利舉事,靜則吉。
初鄴有賣卜者,相趙隱大貴,及黃門侍郎遷祕,書監崔肇師卜者,而問已焉。
卜者對曰:公令望雖高爵位,難進肇師
不悅,終如其言。
《卜記》卜者荊楚歲,時記曰:秋分以牲祀,社具供帳盛於仲春之月,社之餘胙悉貢饋,鄉里周於族社餘之會,其在茲乎。
此其會也,擲筊於社神以占來歲豐歉,或折竹
以卜楚詞曰:索瓊茅以莛,篿人折竹
結草以卜。
公元586年
《隋書·女國傳》女國,在蔥嶺之南。
國俗阿修羅神。
又有樹神歲初以人祭,或用獮猴。
祭畢,入山祝之,有一鳥如雌雉,來集掌上,破其腹而視之,有年豐沙石則有災,謂之鳥卜
開皇六年遣使朝貢其後遂絕。
公元221年
《隋唐佳話洛陽南市,即隋之豐,都市也。
初築外垣之時,掘得一塚,無甎甓中有平土朱衣銘云筮言居朝,龜言近市五百年,間於斯見矣,校其年月,當魏黃初二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