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卷一百七十 (自动笺注)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
 第一百七十卷目錄
 醫部彙考一百五十
  目門十三
  單方
  鍼灸
  導引
  醫案
藝術典第一百七十卷
醫部彙考一百五十
目門十三
單方
眼生黑花年久不可治者。
椒目炒蒼朮炒各一兩為末酢糊丸梧子大,每服二十丸,酢湯下。
本事方》
火盛病目
西瓜切片,曝乾,日日服之,遂愈
瓜能降火也。
眼赤作痛
蓮實去皮研末一錢粳米半升,以水煮常食
普濟方》
塵芒入目
用大洗搗爛,綿裹滴汁入目中,即出也。
普濟方》
目生膚瞖。
龍腦一兩,日點三五度。
《聖濟總錄
赤目膜。
龍腦雄雀屎各八兩為末,以人乳汁一合,調成膏,日日點之,無有不驗
聖惠方
時行赤目
黃蘗去麤皮為末,濕紙包裹黃泥固煨乾,每用一彈子大紗帕包之。
浸水一盞,飯上蒸熟,乘熱熏洗極效。
眼目昏暗。
每旦含黃一片,吐津洗之,終身行之,永無目疾。
普濟方》
洗頭明目
鳳眼草,即椿樹上叢生莢也。
燒灰水洗頭,經一年,眼如童子,加椿皮灰尤佳。
正月七日二月八日三月四日四月五日五月二日六月四日七月七日八月三日九月二十日十月二十三日十一月二十九日十二月十四日洗之。
衛生易簡方》
眼見諸物禽蟲飛走,乃肝膽之疾。
青桐子花酸棗元明粉羌活各一兩為末,每服二錢,水煎,和查,日三服
經驗良方
熱昏暗。
槐子黃連二兩為末,蜜丸梧子大,每漿水下二十丸,日二服
赤風眼。
槐木枝馬鞭大,長二尺作二段,齊頭麻紮一處,置銅鉢子內,晨使童子一人,以其木研之至暝乃止,令仰臥,以塗目三四次瘥。
赤眼生瞖。
秦皮一兩,水一升半;煮七合澄清日日溫洗。
一方滑石黃連等分
外臺秘要
眼暴腫痛秦皮黃連一兩,苦竹葉半升,水二升半,煮取八合,食後溫服。
赤眼睛痛,秦皮一兩清水一升白椀中浸,春夏一食以上,有碧色出,即以筯頭纏綿仰臥,點令滿眼,微痛勿畏,良久去熱汁,日點十度以上不過兩日瘥也。
外臺祕要
眼弦偷針,乃肝脾積熱。
秦皮,夾沙糖水煎,調大黃一錢微利佳。
直指方》
洗頭去風明目,用子皮皂角胡餅菖蒲同搥碎,漿水調作彈子大,每用湯泡洗頭,良。
多能鄙事
血赤眼。
櫸皮去麤皮切二兩古錢七文,水一升半,煎七合,去查熱洗,日二次
《聖濟總錄
雜物眯眼。
新桑根皮洗淨,搥爛入眼撥之自出
聖惠方
青盲洗法。
新摘青桑葉日乾,按日就地上燒存性,每以一合瓷器中,煎減二分,傾出澄清溫熱洗目百度,屢試有驗
正月初八二月初八三月初六四月初四五月初六六月初二七月初七八月二十九月十二十月十三十一月初二十二月三十
普濟方》
眼下淚。
臘月不落桑葉煎湯,日日溫洗,或入芒硝
《集簡方》
赤眼澀痛。
桑葉為末紙卷燒煙,熏鼻取效
普濟方》
赤腫痛。
桑灰一兩黃連半兩為末每以一錢泡湯澄清洗之。
《聖濟總錄
青盲眼。
正月八,二月八,三月六,四月四,五月五,六月二,七月七八月二,九月十二十月十七十一月二十六十二月三十日,每遇上件神日,用桑柴一合煎湯,沃之於瓷器中澄取極清,稍熱洗之如冷即重湯頓溫不住手洗,久久物如鷹鶻也。
一法桑灰童子小便和作丸,每用一丸泡湯澄洗
龍木論》
絲入目。
柘漿點之,以絹蘸之拭去。
洗目令明柘木煎湯,按日溫洗,自寅至亥乃止,無不效者。
正月初二二月初二三月不洗四月初五五月十五六月十一七月初七八月初二九月初二十月十九十一月不洗十二月十四日,徐神翁方也。
熱生瞖。
楮實子研細,食後蜜湯服一錢,日再服。
直指方》
昏難視。
楮桃荊芥穗各五百枚為末,煉蜜彈子大,食後嚼一丸薄荷湯下,一日三服
衛生易簡方》
一切眼瞖。
三月收穀軟葉曬乾為末,入麝香少許,每以黍米大注眥內,其瞖自落。
聖惠方下同
赤眼痛磣澀者。
嫩楮枝去葉,放地火燒,以椀覆之一日,取灰泡湯澄清溫洗。
目中瞖膜。
白皮暴乾,作一繩子釵股大,燒灰細研,每點少許,五六次瘥,乃止。
《崔氏方》
利氣明目
枳殼麩炒二兩為末,點湯代茶
內障目瞖,如偃月或如棗花
象膽半兩鯉魚七枚熊膽一分牛膽半兩麝香一分石決明一兩,為末,糊丸菉豆大,每十丸,日二。
總錄
赤目障瞖。
熊膽丸每以膽少許化開,入冰片一二片,銅器點之,絕奇
淚痒,加生薑些須
齊東野語
胎赤爛,眼昏暗。
用蠍虎數枚,以罐盛黃土按實,入蠍虎在內,勿令損傷,以紙封口,穿數孔出氣,候有屎數粒,去糞上一點黑者,只取一頭白者,唾津研成膏,塗眼睫周圍不得揩拭來早以溫漿水洗三次,甚效。
《聖濟總錄
中赤瞖,白羊髓傅之。
千金方》
赤熱痛,看物如隔紗,宜補肝益精用青羊肝一具切洗,和五味食之。
心鏡
肝虛目赤,青羊薄切
水浸吞之,極效。
龍木論》
風熱生膚,赤白眼,及去眼中風癢痛。
枸杞子汁,點眼立驗。
亦治暴赤眼風熱赤膜。
方用葉搗汁,銜滿口,待稍溫,就嚥之。
目病䀮䀮。
銅器青羊肝,麪餅覆器上,鑽兩孔人眼大,以目向上熏之,不過三度
千金方》
目病失明
青羖羊肝一斤,去膜切片,入新瓦內炕乾,同決明子半升一合,炒為末,以白蜜漿服方寸匕,日三。
不過三劑目明
至一年,能夜見文字
食療
不能遠視
羊肝一具,去膜細切,以一勺炒為末,以水煮熟,去查,入米煮粥食。
多能鄙事
青盲內障
白羊一具黃連一兩熟地二兩,同搗丸梧子大,食遠服七十丸,日三服
承元內障喪明有人惠此方報德,服之遂明
傳信方》
風赤澀痛,取訶梨勒核,入白蜜注目中神,良。
一方鷹嘴一枚,滴蜜於石磨點。
睛上生暈,不問久新。
鯉魚一尺二寸者,取膽滴銅鏡上,陰乾竹刀刮下,每點少許
總錄
赤眼腫痛
鯉魚十枚膩粉一錢,和勻,瓶收,日點。
《聖濟總錄
治眼瞖及諸物入眼
左手中指甲,洗淨候乾,以刀刮其屑,用燈草點眼中瞖處,一二次即去
用懷孕婦指甲屑,置目中,去瞖。
拳毛倒睫
無名異末摻捲紙中作撚子,點著,至藥末處吹殺,以煙熏之自起。
蠶沙一兩,虢丹五錢慢火熬成膏,入輕粉五分,熬黑色逐時湯泡洗。
摘去拳毛,以虱子血點入眼內,數次,即愈
冷淚久昏
開元銅錢一百文,背上有月者更妙。
甘草去皮三錢青鹽一兩半,於白磁器內用無根水一大椀,浸七日,每著一盞無力換洗十日,約添甘草青鹽每日洗三次。
忌食五辛驢馬雞魚葷酒。
迎風冷淚。
烏雞膽汁,臨臥點眼中。
不時熱淚
鰞鰂魚骨研極細末點目中。
絲入目。
用頭垢點入眼中。
眼目昏暗,用𥐚硝六錢重用一盞,煎至八分,候冷,定澄清下,次分定每月一日,洗至一年之間,眼如童子光明
正月初一二月初八三月初四四月初五五月初五六月初四七月初五八月初一九月十三十月十三十一月十六十二月初五
物落眼中,用新筆蘸繳出。
麥芒入眼,取蠐螬以新布覆目上,待蠐螬布上摩之,其芒出著布上
蠶沙香油月餘,重綿濾過,點之,治爛弦。
紫金膏,用水飛過,虢丹蜜多水少文武火熬,以器盛之,點眼
眼赤瞎。
青泥蛆淘淨,曬乾末之,仰臥合目用藥一錢放眼上,須臾藥行,待少時去藥,赤瞎自無。
沙石草木入目中不出,以雞肝汁注之。
又方
以書中白和乳注目中。
目中眯。
旦起對門跪拜云:戶門狹小不足宿客,乃便瘥。
眼目昏暗。
鷹眼一對,炙乾搗末,研令極細,以人乳汁再研,每以銅筯,取少許點於瞳人上,日夜三度可以見物
或取臘月鴝鵒眼,依上法用效,三日碧霄中物,忌煙熏。
治冷淚。
用胞一枚,去核,以花椒二十粒入內,用濕紙裹煨熟,細嚼,白湯下。
治暴赤眼
附子赤皮末,加蠶屎著眥中。
攀睛瞖膜昏澀風毒腫痛
瓜蔞一枚割下頂蓋,取瓤,并子同豬𦚟子搗勻,卻裝在瓜蔞內,用原蓋蓋之,坐淨土上,取條子十兩,約長四五寸,簇瓜蔞上,用炭火燒,扇之煙盡,將成灰,即住火,扇冷,和灰研極細。
每用二錢沸湯澄清去腳,洗之。
鍼灸
素問曰:足太陽有通項入於腦者,正屬目本,名曰眼系,頭目苦痛,取之在項中兩筋間,入腦乃別陰蹻陽蹻陰陽相交陽入陰,陰出陽,交於目銳眥陽氣盛則瞋目陰氣盛則瞑目
病者兩脅下痛引少腹令人善怒,虛則目䀮䀮無所見,耳無所聞,善恐,如人將捕之,取其經厥陰少陽
中赤痛,從內眥始,取之陰蹻
靈樞經》曰:黃帝曰:人之哀而泣涕者,何氣使然
岐伯曰:心者,五臟六腑之主也。
目者,宗脈之所聚也。
上液之道也。
口鼻者,氣之門戶也。
悲哀愁憂心動心動五臟六腑皆搖,搖則宗脈感,宗脈感則液道開,液道開故泣涕出焉。
液者,所以灌精濡空竅者也,故上液之道開則泣,泣不止則液竭,液竭則精不灌,精不灌則目無所見矣,故命曰奪精補天,柱經挾頸。
甲乙經》曰:刺面中流脈,不幸為盲。
頭腦中寒鼻衄目泣出,神庭主之。
頭痛目眩頸項強急,本神主之。
頰清不得視,口沫泣出,兩目眉頭痛,臨泣主之。
頸痛項不得顧,目泣出多眵鼻鼽衄,目內眥赤痛,氣厥耳目不明咽喉嘍引項,筋攣不收,風池主之。
熱病頭痛,引目外眥而急,煩滿,汗不出,引頷齒面赤皮痛懸釐主之。
頭風目欲如脫,汗出,寒熱面赤,頰中痛,項椎不可左右顧,目系急,瘈瘲攢竹主之。
肩背痛,目不開,天牖主之。
熱病煩心而汗不止,肘攣腋腫,善笑不休心中痛,目赤黃,太陵主之。
面赤皮熱,熱病汗不出,中風熱,目赤黃內關主之。
鼻鼽熱病,汗不出,目,目痛瞑,頭痛泣出,陽谿主之。
目痛引眥,少腹偏痛,視昏嗜臥,照海主之。
左陰蹻,取足左右少陰前,先刺陰蹻,後刺少陰
氣在橫骨上,目外眥赤痛頭眩,兩頷痛,塞逆泣出,耳鳴聾,多汗,目痒,胸中痛,不可反側,痛無常處,俠谿主之。
目視不明,振寒目瞖,瞳子不見丘墟主之。
鼽衄不止淫濼頭痛,目白瞖,跟尻瘈,頭頂腫痛泄注上搶心,目赤眥爛,無所見,痛從內眥始,京骨主之。
其目泣出頭不痛者,聽會主之。
中赤痛,從內眥始,取之陰蹻
目中痛不能上星主之,先取譩譆,後取天牖風池
青盲遠視不明承光主之。
目瞑遠視䀮䀮,月光主之。
目䀮䀮赤痛,天柱主之。
目眩無所見,偏頭痛外眥而急,頷厭主之。
不明惡風日,淚出憎寒,目痛目眩內眥赤痛,目䀮䀮無所見,眥痒痛,淫膚白瞖,睛明主之。
青盲無所見,遠視䀮䀮,目中淫膚,白膜瞳子,目窗主之。
不明,淚出目眩瞀瞳子痒,遠視䀮䀮,昏夜無見,目瞤動與項口參相引喎,僻口不能言,刺承泣
痛口僻戾不明四白主之。
赤黃,顴窌主之。
睊目,水溝主之。
目痛不明,齗交主之。
目瞑身汗出,承漿主之。
青盲目,惡風寒,上關主之。
青盲,商陽主之。
目目䀮䀮,遍歷主之。
眼痛,下廉主之。
目,目䀮䀮少氣,灸手五里,左取右,右取左。
中白瞖,目痛泣出,甚者如脫,前谷主之。
白膜覆珠,瞳子無所見,解谿主之。
千金方》云:去瞖法以鵝翎切之近黑睛,及當白睛之膜,自聚上以鍼鉤挽之,割去即明見物,以綿著眼斷血,三日瘥。
儒門事親曰:暴盲不見物,鍼攢竹及項前五穴,又刺鼻大出血,立明。
《易老》云:眼腫痛睛,欲出須八關大,刺手十指間,出血即愈
衛生寶鑑曰:眼戴上不能視,灸脊第二椎骨第五椎骨上,各七壯。
一齊下火,立愈。
《得效方》云:青盲灸巨髎,又取肝俞命門商陽
古今醫統》曰:目病風熱者,多次血虛腎水不足,宜絲竹上星百會宣洩之。
痛者,灸風池合谷
風寒外搏,連腦痛者,灸二間合谷
醫學綱目曰:努肉攀睛,取睛明風池期門太陽出血
爛弦風,取大骨空,灸九壯,以口吹火滅。
骨空灸七壯,亦吹火滅。
又以三稜針刺眶外,出血即愈
迎風冷淚,眵黑花,取大骨空骨空灸之,吹火滅,又取臨泣合谷
目昏暗,灸三里,鍼承泣,又取肝俞瞳子髎。
眼睛痛,取風府風池通里合谷申脈照海大孰竅陰至陰。
赤腫瞖,羞明隱澀,取上星百會攢竹絲竹空睛明瞳子太陽合谷,又以草莖刺鼻出血數升即愈
眼暴赤腫痛,取神庭上星顖會前頂百會出血即愈
又取光明五會
雀目,取神庭上星前頂百會睛明,出血即愈
又取肝俞照海。
諸障瞖,取睛明四白太陽百會商陽厲兌光明,各出血
合谷三里命門肝俞光明各灸之。
內障取足厥陰少陰陽蹻
針內障眼法歌:內障由來十六般,學醫人子審須看。
分明一一知形狀,下針方得安然。
若將針法同圓瞖,誤損神光取瘥難。
冷熱光明虛與實,調和四體待令安。
不然氣悶將息嘔逆勞神瞖卻翻。
咳嗽震頭皆未得,多驚先服鎮心丸。
若求涼藥銀膏等,用意臨時體候看。
老瞖細針初復嫩,針形不可一般般
病虛新產懷娠月,下手纔知將息難。
不雨不風兼皓月清齋三日在針前。
安心意行醫道念佛親姻莫雜喧。
患者向明盤膝坐,提撕腰帶得心安。
針者但行賢哲路,惻隱情實善緣有血莫驚須住手,裹封如舊再開看。
忽然驚振醫重卜,服藥三旬朗然
七日解封難見日,花生水動莫他言。
還睛丸散堅心服,百日分明復舊根。
內障後法歌:內障金針針了時,醫師言語深知
綿包黑豆毬子,眼上安排日係之,臥眠頭枕須安穩
仰臥三朝莫厭遲。
封後忽然微有痛,腦風牽動莫他疑。
或針或烙依經法,痛極仍將火熨之。
吐白銜咽下,吐來仰臥卻從伊。
起則恐因遭努損,雖然稀有也須知。
七朝豉粥溫溫食,震著牙關不宜
大小便時緩緩無令自起要扶持
高聲叫喚言多後,驚動睛輪見雪飛
如此志心三十日,漸行出入認親知。
狂心莫憶陰陽事,夫婦分牀百日期。
一月不須洗面針痕濕著痛微微
五腥酒麪周年斷,服藥平除本基
右龍木論金針開內大法謹按其法,初患眼內障之時,其眼不痛不澀不痒,頭不旋不痛,而瞖狀已結成者,宜金撥去其瞖,如撥雲見日光明也。
今具其略於後:
圓瞖初患時,見蠅飛花發垂蟢,薄煙輕霧,先患一眼次第相牽,俱圓瞖如油點浮水中,陽看則小,陰看則大金針一撥即去
滑瞖瞖如水銀珠,宜金針撥之。
澀瞖瞖如凝脂色,宜針撥之。
浮瞖藏形於睛之深處細看方見,宜針深撥之。
橫瞖橫如劍脊兩邊薄,中央厚,宜針於中央厚處撥之。
上五瞖,皆先患一目向後俱損。
初患之時,其眼痛澀,頭旋額痛,雖有瞖狀,亦難針撥。
偃月棗花黑水凝瞖,微有頭旋額痛者,宜針輕撥之。
冰瞖初患時,頭旋額痛者,眼瞼骨鼻頰骨痛,目內赤澀,先患一眼次後如冰堅白宜於所過經脈,針其俞穴
出血,宜針撥動不宜強撥。
偃月瞖初患時,微微頭旋額痛,先患一目次第相牽俱損。
其瞖一處厚,一處薄,宜針先從厚處撥之。
棗花瞖初患時,微有頭旋眼澀,眼中時時痒痛,先患一眼而後俱瞖,周圍鋸齒,輕針撥去,莫留短腳,兼於所過之經針灸其俞。
散瞖瞖如酥點,乍青乍白,宜針撥之。
黑水凝瞖初患時,頭旋眼澀見花,黃黑不定,瞖凝結青色,宜針撥之。
驚振瞖頭腦被打,築惡血入眼內,至二三年成瞖,白色
先患之眼,不宜針,牽損後患之眼,宜針之。
不痛不痒,其瞖黃色紅色者,不宜針撥。
瞖狀破散者,不宜針撥。
中心濃重者,不宜針撥,撥之不動者,曰死瞖,忌撥獨白黃心,宜先服藥,後針之。
若無瞖者,名曰風赤不宜針。
白瞖黃心四邊白,中心黃者,先服逐瞖散,次針足陽明經所過諸穴,後用金針輕撥,若先一眼向後失治兩目俱損。
烏風無瞖,但瞳人小,三五年內,結成瞖,青白色,不宜針。
視物有花為虛,宜藥補,不宜藥瀉。
肝風無瞖,眼前多見虛花或白或黑,或赤或黃,或見一物二形,二眼同患,急宜補治切忌房勞
五風變初患時,頭旋額痛,或一目先患,或因久吐,雙目俱暗,瞳子如霜
綠風初患時,頭旋額角偏痛,連眼瞼眉及鼻頰骨痛,眼內痛澀,先患一眼向後俱損。
無瞖,目見花或紅或黑。
黑風初患時,頭旋額偏痛,連眼瞼鼻頰骨痛,眼內痛澀,先患一眼向後俱損,無瞖,眼見黑花
青風初患時,微有痛澀,頭旋腦痛,先患一眼向後俱損,無瞖,勞倦加昏,重眼見青花。
頭風變初患時,頭旋惡心嘔吐,先患一目次第相牽俱損,瞳神或大或小,凝脂結白。
內經針灸白眼有四法,其一取太陽經,云:目痛赤脈上下者,太陽病,故知取之也。
其二取足陽明經,云:目痛赤脈下上者,陽明病,故知取之也。
其三取足少陽經,云:目痛赤脈外走內者少陽病,又手足少陽之脈所生病者,皆目銳眥病,故知取之也。
其四取蹻脈經,云:邪客足陽蹻之脈,令人目痛,從內眥始,刺外踝之下半寸所,左刺右,右刺左,又云:目中赤痛,從內眥始,取之陰蹻也。
針灸黑珠痛有三法:其一取太陽經,云:足太陽有過項入於腦者,正屬目本,名曰眼系,頭目若痛,取之在項中兩筋間是也
其二取足厥陰經,云:肝足厥陰之脈,上入頏顙,連目系,故取之也。
其三取少陰經,云:手少陰之別,名曰通里,屬目系,取之掌後一寸也。
又足少陽之正,陽明之正,皆繫目系經,無取法也。
針灸內障有四法:靈樞·口問篇》哀而泣涕補天柱經俠頸,是其一也。
其二取肝經,曰:肝虛則目䀮䀮無所見,善恐,取其經厥陰少陰取血者是也
其三取腎經,曰:腎足少陰之脈,是動則病,目䀮䀮無所見,視寒熱虛實取之也。
其四取陽蹻經,曰:邪之所在,皆為不足上氣不足目為之瞑,補足外踝下留之是也
久病昏花,取肝腧一分,沿皮向外一寸半,補三呼三里一寸,瀉十吸童子髎。
景岳全書曰:睛明風池太陽神庭上星顖會百會前頂攢竹絲竹空承泣目窗客主承光以上諸穴,皆可用鍼。
或以三稜出血
凡近目之穴皆禁灸。
骨空穴在手大指第二節尖,灸九壯,以口吹火滅。
骨空穴在手小指第二節尖,灸七壯,以口吹火滅。
二穴能治迎風冷淚風眼爛弦等證。
合谷治陽明熱鬱,赤腫瞖障,或迎風流淚,灸七壯。
大抵目疾多宜灸此,末不再發也。
亦可鍼。
翳風灸七壯,治赤白瞖膜目不明
肝俞灸七壯,治肝風客熱迎風流淚雀目
三里灸之,可令火氣下降明目
二間命門,此二穴可灸,水溝可鍼可灸,治目直視,手三里灸,右目取左,左目取右。
八關大刺治眼痛欲出不可忍者,須刺十指縫中,出血愈。
導引
保生祕要曰:導引香靜坐,灰心歇念,目含光,意覺香,頭有灰,以意吹之又靜。
覺灰又吹,香盡為期
治一切雲瞖努肉攀睛,瞖水枯心火盛,皆效。
又先以手抱崐崙仰頭吐氣,或噓或呵瀉而復納。
次以二目轉動左右上下,轉時先開後閉,閉而復開,隨時行之不間,或運或動,二者兼之
運功法》:行艮背右旋上行,逾崐崙,經明堂漸旋至眼細圈,入瞳神,撤散數十度,降胸臆曲行大腸出谷道,退火復歸元位。
左目運左,右目運右,左右齊患,從明堂分行雙運。
雙瞳藏於兩腎,想腎水浸洗,能退熱,運徹四散,能去風,雙目觀二腎,存兩道白水,運至眼中,著意圈洗磨剝,單去瞖想二乳下肺肋,推下腳股,吹吸之法,能退白上紅,以雙手向肩兩腳心,懸空噓吸,乃退黑睛熱,能泄肝經之火,常注念,取腎水升洗,覆臍,效。
資生曰:養目力者常瞑。
讀書博奕,過度患目,名曰肝勞,非三年閉目不可治。
古人肝勞有養之之法,彭真人患目疾不計晝夜瞪目注視,閉之少頃依法再行積功而視秋毫
真人亦患目疾暗室正坐,運睛旋還八十一數,閉目集神再運,不數年而神光自現,狀如金輪,永除昏暗。
真人歌曰:運睛除目暗皆養之之法也。
熱摩手心兩眼,每二七遍,使人眼目自無障瞖,明目去風,無出於此
常以手按兩眉後小空中三九過,又以手心及指摩兩目下顴上,以手提三四十過摩令微熱,輒以手逆乘額三九過從中上行入髮際以口嚥唾無數
如此常行目即清明一年可夜讀書
醫案
元史李杲魏邦彥之妻,目瞖暴生,從下而上,其色綠,腫痛不可忍
云:瞖從下而上,病從陽明來也。
綠非五色之正,殆肺與腎合而為病邪,乃瀉肺腎之邪、而以入陽明之藥為之使。
既效矣而他日復作者三,其所從來之經,與腎色各異。
乃曰:諸脈皆屬於目,脈病則目從之,此必經絡不調,經不調則目病未已也。
問之果然
因如所論而治之,疾遂不作
齊東野語曰:熊膽辟塵,試之之法,以淨水一器,塵羃其上,投膽粟許,則凝塵豁然而開,以之治目障瞖極驗。
每以少許淨水,略調開筋膜塵土,入冰腦一二片,或淚痒則加生薑些小,時以銀筯點之,絕奇
赤眼亦可用。
余家二老婢,俱以此奏效
九靈山房集》曰:元末四明呂復別號滄洲翁,深於醫道臨川道士蕭雲泉眼中視物皆倒植,請治於
問其因,蕭曰:某嘗大醉,盡吐所飲酒熟睡天明,遂得此病。
切其脈,左關浮促,即告之曰:嘗傷酒大吐時,上焦反覆,致倒其膽腑,故視物皆倒植,此不內外因而內傷者也。
法當吐以正其膽。
遂以藜蘆瓜蔕為麤末,用水煎之,使平旦頓服,以吐為度,吐畢,視物如常。
道山清話曰:張子顏少卿,晚年常光閃閃然,中有白衣人如佛相者子顏信之,彌謹,乃不食肉,不飲酒,然體瘠而多病矣。
一日,從汪壽卿求診。
壽卿一見大驚,不復言,但投以大丸數十,小丸千餘粒。
囑曰:十日中服之當盡。
卻以示報。
如期,視所見白衣人變黃而光無所見矣。
欲得肉食,又思飲酒
明日俱無所見,覺氣體他日矣。
乃詣壽卿以告。
壽卿曰:吾固知矣。
公脾初受病,為肺所乘,心脾之母也,公既多疑心氣不固,自然有所睹。
吾以大丸實其脾,小丸補其心,肺為脾之子,既不能勝其母,其病自愈也。
北夢瑣言曰:有少年眩暈眼花常見一鏡子,趙卿診之曰:來晨魚鱠奉候
及期,延於內,從容久饑,候客退,方得攀接
俄而檯上一甌酢,更無他味。
少年饑甚,聞酢香,徑啜之,逡巡再啜,遂覺胸中豁然眼花不見
卿曰:郎君魚鱠太多不快,又有魚鱗胸中所以眼花
故權誑而愈其疾也。
夢溪筆談曰:有一人家妾,視直物如弓弦界尺之類,視之皆如鉤,醫僧奉真親見之。
雲麓漫抄曰:淮南陳吉老儒醫也,有富翁子忽病視正物皆以為斜,几案席之類,排設整齊,必更移令邪,自以為正,以至書寫尺牘莫不皆然。
父母甚憂之,更歷數醫,皆不諳其疾。
或以吉老告,遂以子往求治。
診脈後,令其父先歸,留其子設樂開宴酬勸無算
至醉乃罷。
扶病者坐轎中使人舁之,高下其手常令傾倒展轉久之,方令登榻而臥。
達旦酒醒,遣之歸家,前日斜視之物,皆理正之。
父母躍然而喜,且詢治之之方。
吉老云:令嗣無他疾,醉中嘗閃倒肝之一葉,搭於肺上,不能下,故視正物為斜,今復飲之醉,則肺脹展轉之間,肝亦垂下矣。
藥安能治之哉?
富翁厚為之酬。
許學士曰:荀牧仲予曰有人一物為兩,醫作肝氣盛,故見一為二,服瀉肝藥皆不驗,此何疾也?
予曰:孫真人曰:靈樞有云,目之系,上屬於腦,後出於項,中則視岐,故見兩物也。
令服驅風入腦藥,得愈。
儒門事親曰:戴人女僮至西華,目忽暴盲不見物
戴人曰:此相火也。
太陽陽明氣血俱盛。
乃刺其鼻中攢竹穴,與頂前五穴,大出血,目立明。
青州一子,年十餘歲,目赤多淚,眾工無效
戴人見之曰:此兒病目睘,當得之母腹中被驚。
其父曰:妊娠時在臨清被圍。
戴人令服瓜蔕散,加鬱金,上涌而下泄,各去涎沫數升。
人皆笑之。
其母亦曰:兒腹中無病,何吐瀉如此
至明日,其目耀然爽明
李仲安見而驚曰:奇哉此法救人
其日,又與頭上出血及鼻中皆出血,吐時,次用通經二錢舟車丸七十粒,自吐卻少半,又以通經一錢投之。
明日,又以舟車丸三十粒投之,下七八行,病更不作矣。
公元1168年
李民範目常赤,至戊子年火運君火司天,其年病者,往往暴盲,運火炎烈故也。
民範是年大發,遂遇戴人,以瓜蔕散涌之,赤立消。
不數日,又大發
其病之來也,先以左目內眥赤發牽睛,狀如鋪麻,左之右,次銳眥發亦左之右,赤貫瞳子,再涌之又退。
五次發,亦五次皆涌。
又刺其手中出血,及頭上鼻中皆出血上下中外皆奪,方能戰退,然不觀書及見日。
張云:當候秋涼,再攻則愈,火方旺而在皮膚,雖攻其裏無益也。
秋涼則熱漸入裏,方可擒也。
惟宜暗處,以養其神水
暗與靜屬水,明與動屬火,所以不宜見日也。
蓋民範因初愈後,曾冒暑出門,故痛連發不愈,如此涌泄之後不可常攻,使服鼠黏子散以退瞖。
安喜趙君玉目赤腫點洗不退,偶思戴人語曰:凡病在上者皆宜吐,乃以調散涌之,一涌赤腫消散
君玉歎曰:法之妙,其迅如此
知法遠人,人自遠法也。
余嘗病目赤,或腫或瞖,作止無時,偶至新息帥府百餘日,羞明隱澀,腫痛不已
眼科仲安:宜刺上星百會,速以䤵鍼刺四五十,刺攢竹絲竹空穴上,兼眉際二十刺,及鼻兩孔內,以草莖彈之,出血如前,約二升許。
來日,愈大半三日平復如初
公元1188年
東垣十書曰:戊申六月徐總管眼疾上眼皮下黑白二點,隱澀難開,兩目緊縮而不痛,兩寸脈細緊,按之洪大無力,乃足太陽膀胱為命門相火煎逆行,作寒水瞖及寒膜遮睛,呵欠善悲,健忘嚏噴眵淚時下面赤而白,能食,大便難,小便數而欠,氣上而喘,以撥雲湯治之而愈。
丹溪心法曰:一老病目暴,不見物,他無所苦,起坐飲食如故,此大虛證也。
急煎人參二斤,服二日方見。
一醫與青蒙石藥
予曰今夜死矣,不悟此病得之大虛不救其虛,而反用蒙石,不出此夜必死。
果至夜半死。
一男子四十餘歲,平生好飲熱酒,忽盲脈濇,此因熱酒傷胃氣,污濁之血,死在其中而然也。
遂以蘇木作湯,調人參膏飲之,服二日,鼻內兩手掌皆紫黑,曰:此病退矣,滯血行矣。
四物蘇木紅花桃仁陳皮煎,調人參末,服數日而愈。
一男子五十五歲,九月間,早起,忽開眼無光,視物不見急就片時,卻能見人物,竟不能辨其何人何物飲食平時之半,神思極倦,脈之緩,大四至之上,重按則散而無力
予作受濕治,詢之,果因臥濕地半箇月得此證。
遂以白朮為君,黃芪茯苓陳皮為臣附子為佐,十餘貼而安。
上三方,治目暴盲皆為氣脫而用參朮追回者也。
《經》云:上焦開發,宣五穀味,熏膚,充身,澤毛,若霧露之溉,是謂氣脫者,不明,即其證也。
海藏曰:妻姪女形肥,笄年時得目疾,每月或二月一發,發則紅腫難開,如此三年服除風散熱等劑,左目反有頑瞖,從銳眥瞳人右目亦有瞖從下而上
《經》云:從內走外者少陽病,從下上者,陽明病,予謂此少陽陽明二經積滯也。
脈短滑而實,鼓晨則似短澀。
潔古有云:短為有積滯遏抑臟腑宜下之。
遂用溫白丸減川芎附子下之。
後多加龍膽黃連,如東垣五積法,從二丸加起,每日一丸,至大利然後減丸,又從二丸加起。
一日,於利中下血塊若干,如黑豆大而硬堅,從此漸痊而瞖盡去。
衛生寶鑑云:省郎中子敬六十七歲,病眼昏暗,脣微黑色皮膚不澤,六脈弦細而無力
一日出示治眼二方問予可服否?
予曰:此藥皆以黃連大苦之藥為君,諸風藥為使,人年五十,膽汁減而不明內經云:土位之主,其瀉以苦,諸風藥亦皆瀉土,人年七十,脾胃虛而皮膚枯,重瀉其土,使脾胃之氣愈虛,而不能營運營衛之氣,滋養元氣胃氣不能上行,膈氣吐食諸病生焉。
又已年高衰弱起居不同,此藥不可服。
只宜慎言語,節飲食,懲忿窒慾,此不治治也
子敬以為然。
明年春除關西路按察使三年致仕還,精神清勝,脈遂平和,此不妄服寒藥之效也。
內經云:誅罰無過,是謂大惑,解之可也。
醫學入門曰:一乳婦因大恐,目張不得瞑,公煮㮋李仁酒飲之,使醉則愈,所以然者,肝膽,恐則氣結,膽橫不下,惟㮋李仁去結,隨酒入膽,結去膽下,則能瞑矣。
公元1189年
醫學綱目曰,枯草治目珠疼,至夜則疼,甚者神效
或用苦寒藥點之反疼者,亦神效
目珠者,連本,又各系屬厥陰之經也。
夜甚及用苦寒藥點之反甚者,夜與寒亦陰故也。
丹溪云:枯草,有補養厥陰血脈之功,其草三四月開花,遇夏至陰生,則枯,蓋稟純陽之氣也。
至哉斯言!
故治厥陰疼如神者,以陽治陰也。
予男至夜目珠及連眉稜骨作疼,頭半邊腫痛,用黃連膏點之,反大疼,百藥不效,灸厥陰少陽疼隨止,半日又作。
又灸又止。
月餘,遂以枯草二兩香附二兩甘草四錢,同為細末,每服一錢半,用清茶調服下咽則疼減大半,至四五日良愈
一男子六十餘歲,所患與前證皆同,但黑睛有白瞖二點,諸藥不效,亦以此藥與東垣選奇湯,加四物湯及黃連煎,間服,并灸厥陰少陽而安。
仁廟中衛才人,忽患眼疼,眾醫不能療,或投寒藥,或投補藥,加之腑臟不安
上乃問孫,孫曰:臣非眼科,乞不全責於臣。
降旨有功無過,孫乃診之。
肝脈弦滑,非熱壅也,乃才年壯血盛,肝血不通,遂問及宮人月經二月不通
眾醫曰有孕,孫曰此正為病耳
下通血藥。
其經既通,不日眼疾亦愈。
上賜錢三十萬,才人贈金一囊宮人謠曰:神醫不來雙目難開。
薛己醫案云:戊戌冬初叔和西京朋友待之豬肉煎餅,同酢食之,後復飲酒大醉,臥於煖炕,翌日病眼兩瞳子散,大於黑睛,視物無的,以小為大,以短為長,卒然非常之處,行步踏空,多求醫療而莫之愈。
至己亥春,求治於先師曰:內經有云:五臟六腑精氣,皆注於目而為之精,精之窠為眼,骨之精為瞳子
又云:筋骨氣血之精而為脈,并為系,上屬於腦。
瞳子黑眼法於陰,今瞳子散大者,由食辛熱之物過多故也。
所謂辛主散,熱則助,火上乘於腦中,其精故散,精散則視物亦散大也。
精明者,所以萬物者也,今視物不真則精衰矣。
火之與氣勢不兩立,故《經》云:壯火食氣壯火散氣,手少陰厥陰所主風熱,連目系。
邪之中人,各從其類。
故循此道而來頭目腫悶而瞳子散大,皆血虛陰弱故也。
當除風熱涼血益血,以收耗散之氣則愈矣。
滋陰地黃丸,內經云:熱淫所勝,平以鹹寒,佐以苦甘,酸以收之。
黃連黃芩大苦寒除邪氣之盛為君,當歸身辛溫,生熟地黃甘寒,養血涼血為臣五味子酸寒,體輕浮上,收瞳子散大人參甘草地骨皮天門冬枳殼甘寒熱補氣為佐,柴胡引用為使也。
忌食辛辢物,而助火邪,及食寒冷物,損胃氣,藥不能上行也。
給事張禹功目赤不明,服祛風熱藥反畏重聽,脈大而虛。
此因勞心過度飲食失節,以補中益氣加茯神棗仁藥山五味,頓愈。
勞役復甚,用十全大補,兼以前藥,漸愈。
卻用補中益氣,加前藥而痊。
東垣云:諸經脈絡,皆走於面,而行空竅,其清氣散於目而為精,走於耳而為聽。
心煩事冗,飲食失節脾胃虧損心火太甚百脈沸騰,邪害空竅失明矣。
況脾為諸陰之首,目為血脈之宗,脾虛則五臟精氣皆為失所若不脾胃,不養神血,乃治標不治本也。
一儒日晡兩目緊澀,不能瞻視,此元氣下陷,用補中益氣,倍加參芪,數劑全愈
一男子亦患前證,服黃蘗知母之類,更加便血,此脾虛不能統血,肝虛不能藏血也。
用補中益六味地黃而愈。
一儒兩目作痛服降祛風之藥,兩目如焚,熱倦殊甚
余用十全大補湯數劑,諸證悉退,服補中益氣湯,兼六味丸而愈。
復因勞役午後濇體倦,服十全大補而痊。
一男子年二十,素嗜酒色,兩目赤痛,或作或止,兩尺洪大,按之微弱,余謂少年得此,目當失明
翌早,索途而行,不辨天日
眾皆驚異,余與六味地黃丸料,加麥門五味一劑頓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