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和 zh.wikisource.org
卷三十 (自动笺注)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閨媛典
 第三十卷目錄
 閨淑部藝文
  崔少尹夫人盧氏墓誌     穆員
  祕書監穆公夫人裴氏元堂誌  前人
  嗣曹王太妃鄭氏墓誌銘   前人
  息國夫人墓誌銘       韓愈
  扶風郡夫人墓誌銘      前人
  陶母截髮賦        浩虛舟
  為錢侍御太夫人新婦文   符載
  隋對女樂論         來鵠
  河南元府君夫人鄭氏墓誌銘 白居易
  祭楊夫人文         前人
  海州刺史裴君夫人李氏墓誌銘 前人
  祭韓氏老姑文       李商隱
  南陽郡謝氏墓誌銘   宋歐陽修
  皇姪右監門衛將軍克孝妻某氏可封仁和縣君制            劉敞
  朝請郎安度等故母廣陵郡太夫人王氏可贈榮國太夫人制       劉攽
  外祖母黃夫人墓表     王安石
  呂公著妻魯氏贈國夫人制   蘇軾
  祭歐陽文忠公夫人文     前人
  祭滕大夫母楊夫人文     前人
  韓維蒲氏王氏贈秦國夫人制 前人
  書程夫人墓誌後      黃庭堅
  跋劉慶子母胡夫人萱堂記  真德秀
  跋陸氏墓誌        劉克莊
  安定郡夫人王氏墓誌銘  元馬祖常
  思州田晃忽而不花封二代制  前人
  書邢氏賢行         吳澂
  許衡妻敬氏封魏國夫人制  鄧文原
  淇陽惠穆王妻啜思蠻公主封王夫人制 姚燧
  順昌武敏王妻扎剌而氏封王夫人制 前人
  封宣聖夫人制        虞集
  題陳秀伯碑陰       明葉適
  潘母吳伯姬傳       汪道昆
閨媛典第三十卷
閨淑部藝文
崔少尹夫人盧氏墓誌穆員
嗚呼
有唐河南少尹清河崔府君,諱徵從先大夫北邙山平樂原卜,年惟三,而泉戶啟。
夫人歸,歸而復閉。
閉而終此山矣,禮也。
哀哉
夫人諱某字某,姓盧氏
府君大夫封范陽縣君
其先東漢中郎,植十有三葉至於烈考皇朝大理司直孝孫
代以禮樂婚姻相遺,為氏族冠冕
縣君泉源發清,峻極憑厚,孕和蘊粹,吐芳如春。
其在弱笄,雅有君子之度,諸姑從母有若韋太師見素
裴尚書二夫人稱之曰:吾見此女,使人思齊,不自知其所為長。
開元季年先舅尚書忠公尊顯於代,高明克家,思配子,慎承我之重。
縣君姬姜之盛,發聞之美,誕集嘉命
既而有行先姑隴西夫人才之,傳之以政
於是顧復之報,以孝舅姑;推友于之愛,以睦娣姒;和琴瑟之樂,以諧所從;閱《詩》《易》之義,以修所職
婦儀母訓,垂五十年,不一日違仁,不須臾忘禮。
溫顏和氣,物莫之侵。
朗識清機,道與之接。
雅好黃老,且精禪惠。
嘗謂:要本無二教焉,有三。
吾將貫之以一,守之以一。
生知免習。
寤寐以之,是以寢疾
恬然臨沒不亂,謂:生為旅舍,沒為歸次,而我行邁之得息焉。
壽六十有一終洛陽毓德里之私第
時貞元二年五月二十九日
二孤溉泳殿中侍御史陸渾合祔之禮,即命蓍龜曰:仲秋甲申吉,先是溉泳執河南府之喪,一號三年既,踰月而縣君繼酷雅。
知溉者,以今之宰政中朝卿大夫,多溉之遊侶
其顯有時,其養可待
昊天厭之之甚,而縣君棄之之早。
以不可知者曰:天與命相弔焉。
則溉等瀆交之執也,見託銘石。
其銘曰:
北邙原起新阡仁賢同穴下泉
哀哀孝子終養蒼蒼正色誰問天。
物之長久貞石,我以德音神宅
千年丘隴不可期,白日佳城俟來覿。
祕書監穆公夫人裴氏元堂誌》前人
不夭不死,先公棄背,迫先王制禮,免喪五月
太夫人河東郡太夫人以貞元十三年六月二十四日違養,又不孝不滅,以及龜筮遠期十月二十一日孤子贊洎,質員賞奉,遷靈座東都歸義私第
正寢歸于偃師首陽山北原先公之居。
第三子員伏念,常稟慈訓撰述前誌
當時實聞不忍聞之,命俾繼斯文不敢不茹血吐迷,粗舉大略
裴氏自漢魏以還,蓋為天下著姓外族之於本宗也。
若泉有源,山有峰,披圖按牒可明徵矣。
五代祖諱鴻琳,周易郡太守
高祖諱客兒長平丞。
曾祖文行皇朝并州石芝縣丞
祖諱元度絳州絳縣
父諱翔魏,州朝城縣
世以懿德令名,清風和氣,昭穆授受宜于家邦
太夫人朝城府君季女也。
淳仁如天,博厚如地,精識如神,中節如時。
少喪怙恃長於季母諸姑以孝誠明,俾見懿慈,有天性之答,所至家政,輒聞我於未成人之年,洎有行君子作配盛德,移內則之美,盡家人之義。
居上齊下,視人以身主,祭祀以心為。
馨香賓客,以手集中饋
先公於未濟,困於屢空
太夫人樂道為貴,肥家為富。
先公初仕河朔蹈難平原
太夫人勤儉清白,誠義佐名節
先公出入崇貴間,逢遷黜太夫人以天不假易自警處,否以泰道自安
公直高義不容於時剝落當年優遊晚暮。
太夫人始則以不磷不緇,何憂何懼,為韋弦焉。
中則以不容何病,然後君子為塤箎焉。
終則以施於有政,是亦為政、為琴瑟焉。
先公孝以立家,仁以合族
太夫人輔佐之德,達於神明
伯姑夫人高明純至不幸早孀。
太夫人就養於堂,服勤以力視色,先意主於無違
伯姑嘗顧小子同氣曰:自吾歸爾家,安爾母也。
自忘孤寡,自忘長老
嘻嘻然如未笄之初,承歡父母之前
夜夢先君為爾父,夜夢先夫人則為爾母,豈爾父母乃吾宿世父母乎。
不然,何迷我心靈發於夢寐者。
三十年如此中外孤幼以先公之祿為。
待哺待絮者,其來如歸,太夫人所,以衣服飲食之。
蓋有竭無倦,有不足無不均;有孤惸老幼之先,無親厚薄之別。
若乃甥姪群從之眾,賢愚恭狠之差,太夫人不慍不校不欺不伐,積至德
嫗煦不違直心而曲順;其理不越中制,而各厚其宜。
是故寢我無私有常之化者,歸我懷我,如服天地,豈無忮戾之性,多言之口。
不忍造次幽昧遷焉。
三從叔寂感,太夫人少長子愛之,慈以為生,成罔極之重。
及壯納室,則先請於女氏之介曰:吾嫂吾母也。
苟能服事如姑,則某妻。
不者,則否。
女氏許諾然後贄幣行焉。
太夫人自痛早孤,終鮮兄弟,惟周公蓋祔仲尼合葬之事,咨於先公
曰:絳雖故鄉,世乏喬木
洛汭中土首陽家山,今將奉先人於北原卜鄰舅姑
吾與存沒之志也。
長子行之,本族凋落蒸嘗殆曠,鞠孤兄子,以涕泣教之,使學古入,官承家主祭
乃至宗從之祀興廢繼絕,繄太夫人是賴者,非一先公懸車之榮。
太夫人偕老之福,河洛安宅京師就養板輿所至讌喜相從
旬朔獻壽子孫成列歲時稱慶冠蓋盈門。
當時士族以為榮羨晚年學道聖善寺,法疑大師
所受方便平等,則家政也;忍辱悲慈,則素行也;真如正覺則天性也。
皆異積舊習,彼於德施
大師之法,吾無得焉。
贊等從事,守官世道多故太夫人
以為不虧先王先公之訓,則義在不辱
無忝始見責,而姑勉之祿俸供養不給於家之經費
太夫人顧念一饑一寒者,則之不飫不煖。
其遇窮獨無告不獲其所輒,心體以之不康
是以甘旨輕鮮之獻,未嘗尊高自異,常有汲汲不足之患,而不患焉。
太夫人從先公也,公方褐衣,家無數口。
太夫人繁祉,元福阜德門
男女為人父母人大父母人師者,七內外孫洎,曾孫四十有三,食先公諸子之祿者,五十一。
主家主祀者,五十一。
年壽七十四,封河東縣君先公故也,河東郡太夫人贊故也。
列郡啟封母論者,以兼命斯貴,同時難之。
天下公議,稱先公位不稱德
雅知贊者,亦謂贊等命不偶時
太夫人五福百祿之徵,蓋上有所不充,下有未極
贊質員賞皆自痛,欲養欲報,各孤其分,號天訴天,天不我聞。
伏念昔罹,荼毒備承,至誠以為殺身無逮
揚名有補,忍死重。
徇情則輕,煢獨苟至,不敢自滅,謹哀纂至,德密行之,可傳之,貞石以永厚地
嗚呼蒼天
嗣曹王太妃鄭氏墓誌銘前人
公元782年
唐貞元景寅歲,七月己酉荊南節度觀察使戶部尚書御史大夫江陵嗣曹王皋奉先太妃滎陽鄭氏之喪,歸於先王,贈尚書左僕射諱職之居,實洛陽邙山之原。
先是皇帝使中謁者,詔東京有司,備鹵簿鼓,吹洎祖載儀衛之物,且監視之事。
前日嗣,王有虞乎,山壤泉隧,不常陵穴。
乃以百世之後貽厥來者之義,屬于小生太妃
諱仲字正和恆州司兵文恪之孫,郴州司戶休璿之子,鄭之於百族也。
如群嶽之聳眾山焉。
溢於世間,事不待紀。
太妃以禮之節為質,以樂之為性,以詩之鵲巢采蘩小星殷雷易之坤蠱,家人為德,小大由之。
且以其餘施之於外。
是以賢,子是以貴。
利于家邦,年十有四歸於公族
又十四歲而先嗣王即世
王屋天壇之下,有別墅焉。
太妃挈今之,嗣王女子,子洎。
夫族之叔妹未冠笄者,與本族凋喪之遺無告者,合而家之。
無生資,勤儉自力
仁以恤,智以圖。
使夫饑待我粒,寒待我纊。
婚姻宦學蒸嘗禮待我。
以時嗣王年甫,及笄其所以導成慈訓者,則以父嚴師教之道,兼而濟之
于時天下晏然,而事有將亂之兆。
太妃嗣王之壯,必及經綸不患不貞,患不更踐不患不聞先王之訓,患不知下人之生。
卒以仲尼鄙事為教。
及其長也,見其為龔黃,見其為方召,享其孝敬,勳榮祿位三者,日躋之報焉。
嗚呼
月望而虧,天之道也。
建中三年冬十月九日遘疾,薨於潭州官舍之寢。
壽七十有二。
嗣王奉喪歸葬,達於南荊
國難方興天下否塞朝廷宗周維城之固,加於郡帥一等
乃用魯公伯禽有為之變。
俾復其位且使其次而窆焉。
嗣王銜恤奉詔戰克,以攻拔江西,援江陵
其事墓也,如生平之養;其哀號也,執干戈者悲之。
今茲龜筮葉謀優詔惟允議者,或曰東南之鎮,荊州為大。
降寇僅滅,多虞未忘,遺羊杜之重,徇曾閔之節,越三千里執喪釋位,謂安危何員以為
嗣王之於朝廷也,曩竭之以忠;朝廷之於嗣王也,今遂之以孝
君臣家國之際,於是乎,古無以踰。
況其奉先之志,不可以奪臨下之政,必可以保。
且用崇厥孝理始於本枝
使為子者,悅事君者,勸以感人心,以順天下。
不然,何卒葬弔。
天王錫命,視於同盟有加等焉。
初湖南部將,有王國良者,嘗危疑負固歷年不下
嗣王為師恭,太妃之教。
以子之,國良捧檄如歸。
撫之以信,其後入。
中禁錫,名維新乃曰:爾來之生,今日之寵,罔極之德也。
哀請赴葬,上嘉而許之,其執禮致慕,視於苫块是以係之於篇銘曰:抑抑母儀,稟訓德門
來嬪王族宗臣
如彼崇山應時出雲。
霈然作雨澤潤生人
裕我之蠱,啟茲寵勳。
匡載中興,為唐晉文。
宜爾百祿,享茲萬春
運奪其養,天胡匪仁。
清洛之陽,修邙之阜。
我歸我居,我徒我友。
維邙與洛,將安宅之相久。
《息國夫人墓誌銘韓愈
公元799年
貞元十五年靈州節度使御史大夫李公,諱欒守邊有勞
詔曰:欒妻何氏,可封息國夫人
元和二年,李公入為戶部尚書,薨。
夫人專家政。
公之男五人,女二人
而何氏出者二男一女
夫人教養嫁娶如一
門內親戚不覺纖毫薄厚。
僮使治,居第生產,皆有條序居卑尊間,無不順適
命服在躬承祀孔時年若。
元和七年甲子日南至以疾卒,明年八月庚寅河陽
夫人曾祖綏州刺史,祖某潞州別駕,父某晉州錄事參軍
戡強以肅,成敏以和。
女嫁元參軍博古
將葬,戡成以其事乞銘於其鄰韓愈,乃為之銘曰:
男主外事,治不為易
施于其家,難甚吏治
又況公侯,族大而貴。
夫人是專,厥聲惟懿。
昔在貞元有錫自天。
啟封備服,以疇時勳。
婉婉夫人,有籍官門。
克承其後,以嫁以婚。
隨葬東土,在河之陽。
遙望公墳,而不同藏
扶風郡夫人墓誌銘前人
夫人盧氏范陽人亳州城父丞序之孫,吉州刺史徹之女。
扶風馬氏,為司徒侍中,莊武公之冢,婦少府監西平郡,贈工部尚書夫人
初,司徒與其配,陳國夫人元氏宗廟尊重繼序不易,賢其子之才,求婦之可與齊者,內外親咸曰:盧某舊門承守不失其初。
子女聞教訓,有幽閑之德。
公子擇婦,宜莫如盧氏
媒者曰:然卜者曰祥。
夫人適年若干入門而媼御皆喜,既饋而公交賀,克受成福,母有多子,為婦為母,莫不法式。
天資仁恕左右媵侍,常蒙假與顏色人人不自在
婢使數,未嘗過二三。
雖有不懌未嘗聲氣
元和五年尚書薨。
夫人哭泣成疾,後二年亦薨。
年四十有六,九年正月癸酉祔於其夫之封
長子殿中丞繼祖孝友,以類葬,有日言曰:吾父友惟韓丈人,視諸。
孤其往乞銘,以其狀來,愈讀曰:嘗聞乃公言,然吾宜銘。
銘曰:
陰幽坤從,維德之𢘆。
出為辨強,乃匪婦能。
淑哉夫人,夙有多譽。
來嬪大家不介父母
有事賓祭酒食祗飭
協干尊章畏戒侍側
及嗣內事,亦莫有施
齊其躬心,小大順之
夫先其歸,其室有丘。
合葬有銘,壼彝是收。
陶母截髮賦》浩虛舟
陶家客至兮,方此居貧
母氏心恥兮,思無饌賓
鬢髮以將貿,庶珍羞具陳
明理內之心,不求盡飾庶,使趨庭之子得以親仁原。
蘭客方來蕙心斯至。
顧巾橐而無取,俯杯盤內愧
啜菽飲水,念雞黍而何求。
舍己從人,雖髮膚而可棄。
於是搔首心亂,低眉恨生。
東閭之思薄,歸北堂而計成。
拂撮凝睇抽簪注情
解髮鳳髻花折,發匣而金刀刃鳴。
喜乃有餘,慚無所藉。
在握錯落,撫垂領綢直
鋒鋩不礙,翻似雪孤光倭;墮徐分散如雲翠色
已而展轉增思,徘徊向隅
鬢垂顱而散亂青絲委簟盤紆
象櫛重理,蘭膏舊濡。
翠鳳之全,棄駭盤龍之半。
觀夫擢,乃無遺斂之。
斯積凝光而粉黛難染盈握腥羶
是易將成特達之意,欲厚非常之客。
賓筵既備,空思一飯,以無慚匣鏡重窺,豈念同心可惜
及乎宴罷空館,閒成曉妝,纚換新髻,釵迷舊行。
伐木可親,疏之是愧。
苟如珪之足慕,斷亦何傷。
重義者,情莫違;原慈者,身可毀。
語其決同,勉虞之一戰;思其仁逾,訓孟之三徙
昔咸曰:陶氏所以大名,母賢如此
《為錢侍御太夫人新婦文》符載
嗚呼婦姑
之間尊嚴而已,情苟不至兩城千里
吁嗟新婦
德禮具美,心之所親,如臂有指,齒髮衰暮方用依倚天降鞠凶骨驚心死
新婦門緒薰華,泒流深遠貞淑端一聰明婉娩
奉余以敬,待夫有則
舉案得如賓之禮,均養實鳴鳩之德,勤勞絲枲吉蠲酒食
中閨之與外姻,莫不盡心力
嗚呼
爾之事吾善,非一端柔聲順色迎意承歡晨雞初鳴,風高露寒環珮至止,我心則安。
今也年高人間意闌,爾復捨我窮泉杳漫房帷空虛孤稚摧落深沈注視焦然肺肝
嗚呼
鄉關迢遞道路乖阻權厝茲地,非為永處。
壽堂猶近,如聞晤語,靈其慰安無或羈旅,撫棺永訣持觴奠醑。
一慟高秋,望素車延佇
《隋對女樂論》來鵠
儒林有說,高祖謂群臣曰:自古天子女樂否。
楊素以下,莫知所出,遂言無之
房暉遠進曰:臣聞窈窕淑女鐘鼓樂之
此即王者房中之樂,著於雅頌不得言無。
隋文悅噫而史不刊者,朝與職俱無人也。
夫秦齊晉皆有女樂由,余去孔子行錫魏絳之謂也。
漢祖唐山夫人楚聲
又舊云:祭天女樂,魏武有盧女,能鼓琴特異於諸妓。
女樂者,秦齊晉漢魏俱有之。
楊素以下不能言者,豈以所問是古天子耶。
若是,則有太昊使素女五十絃瑟,悲哀,帝禁不止,後之帝王遂能有之。
群臣不能以是言。
但賢暉遠之說,暉遠引詩臆對,遂謂博古通知,殊不明恣率一時之言,頗昧二南之旨。
《詩》曰:參差荇菜左右芼之。
窈窕淑女鐘鼓樂之
說者謂后妃有關睢之德,乃能供荇菜,備虛物以事宗廟盛德者,宜有鐘鼓之樂也。
故琴瑟在庭,荇菜羞之,上下樂作,以盛其禮耳。
謂以樂樂淑女非謂淑女執其樂也。
淑女為后妃也。
安有后妃執樂也。
荇菜謂在宗廟用也,安有王者房中樂耶。
是皆乖謬之甚,暉遠瞽詩而繆對,欺朝而罔君。
蓋由隋日無人浪言,至是,女樂之對,猶可君道之問,若何
上下相蒙履霜於此悲夫
河南元府君夫人墓誌銘白居易
公元806年
唐元和元年九月十六日,故朝散大夫尚書比部郎中舒王府長史河南元府君諱寬夫人榮陽縣太君榮陽鄭氏,年六十寢疾,沒于萬年靖安私第
明年二月十五日,權祔於咸陽縣奉賢里洪瀆原,從先姑之塋也。
夫人曾祖遠思,官至鄭州刺史,贈太常卿
王父朝散大夫易州司馬
父諱濟,睦州刺史
夫人睦州次女也。
其出范陽盧氏外祖諱平子京兆府涇陽縣
夫人有四二女
長曰沂,蔡州汝陽縣尉
次曰桓,京兆府萬年縣,次曰積,同州韓城縣,次曰稹,河南府河南縣
長女吳郡陸翰,為監察御史
次為比丘尼,曰真一
二女不幸,皆先夫人沒。
府君之為比部也,夫人封滎陽縣君
從夫之貴也。
天下五甲姓,滎陽鄭氏居其一。
鄭之勳德官爵,有國史在鄭之源;泒婚姻有家牒在比部
府君世祿官政文行有故京兆尹鄭雲逵之誌。
在今所敘者,但書夫人之事而已
夫人為女時,事父母以孝聞。
友兄姊,睦弟妹,以悌聞。
發自生知,不因師訓
淑性有如此者
夫人為婦時,元氏食貧,然以豐潔家祠,傳為治訓。
夫人及時祭,則終夜不寢煎熬滌濯,必躬親之。
隆暑沍寒之時,而服勤
親饋面,無勞色。
誠敬有如此者
元氏、鄭氏皆大族合而為親,姻表滋盛
中外吉凶之禮,有疑議者,皆質於夫人
夫人從而酌之,靡不中禮,其明達有如此者
夫人為母時,府君既沒,積與稹方,髫齔家貧,無師受業
夫人親執詩書,誨而不倦
四五年間,二子皆以通經入仕
積既第,判入等祕書省校書郎,屬今天子始踐祚策,三科以拔天下賢俊,中第凡十八人,而稹冠其首焉。
校書郎右拾遺
不數月,讜言直聲動於朝廷以是出為河南
長女既適陸氏,陸氏有舅姑,多姻族
於是,以順奉上,以惠逮下二紀而歿,婦道不衰內外六姻仰為儀範
非夫恂恂孜孜善誘所至,則曷能使子達於邦,女宜其家哉。
教誨有如此者既而諸子雖逮事,祿秩甚薄。
每至,日給食,時給衣,皆始自孤弱者次及疏賤者,由是衣無常主,廚無異膳。
親者悅,疏者來。
傭保乳母之類,有凍餒垂白不忍元氏門者
而況臧獲輩乎。
仁愛有如此者
夫人母其家,殆二十五年,專用訓誡除去鞭扑,常以正顏色訓諸女諸婦
戰戰兢兢如履於冰;常以正辭氣誡諸子諸孫諸子諸孫心愧恥若撻於市。
由是納下於少過,致家於大和
婢僕終歲不聞忿爭童孺成人不識檟楚
閨門之內,熙熙然如古時人也。
慈訓有如此者
憶昔漆室緹縈之徒,烈女也及,為婦則無聞
伯宗梁鴻之妻哲婦也,及為母則無聞
文伯孟氏之親賢母也,為女為婦時亦無聞。
今夫女美如此婦德如此母儀如此,三者具美
可以冠古今矣。
嗚呼
夫人之道,移於他,則何用不臧乎。
若引而伸之可以一國焉。
則關睢鵲巢之化,斯不遠矣。
若推而廣之,可以天下焉。
姜嫄文母之道,斯不遠矣。
豈止於訓四子,以聖善化一家仁厚者哉。
居易不佞辱。
夫人幼子稹為執友,故聆夫人之美最熟。
泣血孺慕哀慟
他人託為譔,述書墓石,斯古孝子顯父母之志也。
嗚呼
斯文之作,豈直為是而已哉。
亦使百代之下,聞夫人之風;過夫人之墓者,使悍妻和嚚母慈不遜女順云。
爾銘曰:
公元807年
元和歲丁亥春咸陽渭水濱,云誰之墓。
夫人
《祭楊夫人文》前人
公元808年
維元和三年歲次,戊子八月辛亥,朔十九日己巳將仕郎左拾遺翰林院學士太原白居易,謹以清酌庶羞之奠,敬祭于楊夫人之靈。
夫人柔明理性溫,惠保身靜,修言容動。
中規度洎,承訓師氏,作嬪良人
四德幽有香,潔百行玉瑩無玷
發為淑問,著為芳猷
姻族有輝,閨闈是式。
噫,福行何昧。
積慶無徵宜享永年,遽歸長夜浮生若此
永痛如何
嗚呼
生必有涯如何不沒
所甚感者,其惟情乎。
故事劇者,情易鍾;感深者,理難遣。
夫人從宜室,竟未辭家
和順之誠,不得施於娣姒;蘊孝恭之德,不得展於舅姑
有志莫伸,何恨過此。
況一嬰沈痼,自夏徂秋伏枕七旬姊妹視疾,歸千里弟兄主喪,凋李之花。
夫遠不見乳哺愛女小,未知其使哀情,倍鍾血屬
洛川迢遞,秦野蒼茫
日慘不見雲愁無色
妹孤且病,親老尤慈,哭別一聲,聞者腸斷
居易早聆,懿範近接,嘉姻維私眷,每深百慟情,何已恭陳薄奠,庶鑒悲誠。
海州刺史裴君夫人李氏墓誌銘前人
公元827年
夫人贊皇縣李氏趙郡高邑人也。
六代祖素立安南都護五代休烈趙州刺史
高祖諱志遠天官侍郎
曾祖諱畬,國子司業
祖諱承,工部尚書,湖南觀察使
考諱藩,門下侍郎同平章事,贈戶部尚書
夫人諱娥,相國長女也。
河東裴君克諒。
諒今為海州刺史
一子曰鐬,左衛騎曹參軍一女隴西李遂壽州刺史參軍
由此而上,得於國史家諜云。
夫人相門之女,邦君之妻,不以華貴驕人,能用恭儉克己
下若子,敬夫如賓。
衣食之餘,旁給五服親族飢寒者。
有餘散,活先代僕使老病者。
有餘分,施佛寺僧徒不足者。
澣衣菲食服勤禮法禮法之外,諷釋典,持直言棲心空門,等觀生死
治家之日,欣然自適捐館之夕,恬然如歸。
寶曆三年三月一日,疾終於海州官第
其歲十一月十四日歸祔於某所先塋
享年五十有四
夫人之從裴君也,歷官九任,凡三十一年,族睦家肥輔佐之力也。
由此而上,得于裴君狀云。
源遠者,流長;根深者,枝茂。
噫。
李氏世祿也。
德有所從來,矧相國端方廉雅,孝友忠肅
從事彭城登庸宰府不以夷險而遷其道。
宜乎
極位,享賢名也。
夫人恭勤儉,柔順慈惠
自女於室,歸于家,不以初終而怠其行。
宜乎
啟封邑,光德門也。
裴君修文達政潔己愛人,自佐邑從軍、連牧二郡不以寒暑而易其心。
宜乎
百祿號良二千石也
嗚呼
此父不生其女,非是夫不稱是妻。
所謂類以相從,合而具美者也。
論譔表誌,其可闕乎。
銘曰:
高邑之祥,降於李氏
相門之慶,鍾於女子
女子有行歸老裴君。
君亦良士,宜賢夫人。
夫人雖歿,風躅具存
勒銘泉戶作範閨門
《祭韓氏老姑文》李商隱
猗歟我家,世奉元德。
讓弟受封勤王賜國
名芳彝鼎,勳盈史冊
季孟國高,秦晉欒郄。
恭惟柔範,載稟淵塞
既作女師,乃為嬪則
潁水波清梁國月明
言從百兩,且拜雙旌
令弟,配國名卿
入從述職出輔專征
螽斯不妒,鳳凰和鳴
此時同慶東都分榮。
使者責梁,公子專魏。
帝念元昆,人思仲氏。
杖節赴敵,斬芻盡瘁
無以家為,或從王事。
禮優內子,詩美夫人
冕紘瑱紞山蕨澗蘋
子元罕見冀缺如賓。
綠衣有感翟茀仍新。
遽歎夜川,遄聞晝哭
原所舊署,孟鄰斯卜。
閒居獻壽作賦之官
弓裘望襲,菽水承歡
福善餘基,好謙舊祉。
復自良人,集于之子
爰從上蔡,去臨易水
空報登壇,未聞曳屨。
晁父先歸,莫之能比。
趙母上言,蓋不得已
寒暄結恙,濕燥為疵。
徒虛百祿,靡效三毉
嗚呼壽夭
所賦彭殤不移誰能。
了悟孰不。
憂悲何茲。
達識乃克。
先知同易,簣以就正
如買棺而,指期苟有,所累安能。
及斯道遠,轘轅程遙。
河洛建兆,臨塗移舟。
就壑日慘,林嶺風凄。
灌薄積靄,茫茫行煙
漠漠某等,誠深通舊。
情協先親
始自童子至於成人
年將二紀,恩冠六姻
升堂之,如昨慟幽。
之無晨,歌停行路
舂輟比鄰,雖寓辭之。
有所終含,酸而莫伸。
壺清媿酹,俎薄羞
唯餘彤管,有美清塵
嗚呼哀哉
南陽郡謝氏墓誌銘·歐陽修
公元1044年
慶曆四年秋,予友宛陵梅聖俞來自吳興,出其哭內之詩,而悲曰:吾妻謝氏亡矣。
丐我以銘而葬焉。
未暇作,居一歲中書七八至,未嘗不以謝氏銘為言
且曰:吾妻故太子賓客諱濤之女,希深之妹也。
希深父子為時聞人,而世顯榮
謝氏生于盛族,年二十以歸吾。
凡十七年而卒,卒之夕,斂以嫁時之衣,甚矣,吾貧可知也。
然謝氏怡然處之,治其家有常法,其飲食器皿,雖不及豐侈,而必精以旨;其衣無故新,而澣濯縫紉必潔以完。
所至官舍,雖庳陋庭宇灑掃必肅以嚴。
平居語言容止,必怡以和。
吾窮于世久矣。
其出而幸與賢士大夫遊而樂,入則見吾妻之怡,怡而忘其憂。
使吾不以富貴貧賤累其心者,抑吾妻之助也。
吾嘗與士大夫語,謝氏多從戶屏竊聽之,間則盡能商榷
人才賢否及時事之得失,皆有條理
吾官吳興,或自外歸,必問曰:今日孰與飲而樂乎
聞其賢者也,則悅。
否則,歎曰:君所交,皆一時賢雋,今與是人飲而歡耶。
是歲,南方旱,仰見飛蝗,而歎曰:今西兵未解,天下重困盜賊暴起兩淮,而天旱且蝗,如此我為婦人死,而得君葬我。
幸矣。
其所以能安吾貧,而不困者其性,識明而知道理,多類此
其生也,迫吾之貧;而歿也,又無以厚焉。
謂惟文字可以著其不朽,且其平生尤知文章可貴
歿而得此,庶幾以慰其魂。
且塞予悲此,吾所以請銘於子之懃也。
若此,予忍不銘。
夫人年三十七,用夫封南陽縣君二男一女以某年七月日卒高郵氏,世葬宛陵,以貧不能歸也。
某年某月某日葬潤州之某縣某原,銘曰:高崖斷谷兮,京口之原。
蒼水深兮,土厚而堅。
居之可樂兮,卜者曰然。
骨肉雖土兮,魂氣則天
何必故鄉兮,然後為安。
皇姪右監門衛將軍克孝妻某氏可封仁和縣君制劉敞
棠棣之詩,其輯之亂曰:宜爾家室,樂爾妻孥
知其為治內之本也。
今夫宗婦,則有湯沐之邑,封君之號。
其所以稱宜,且樂,不亦大章顯乎。
具官克孝,妻某氏,憑慶良奧
作嬪懿近柔靜之操,足儀閨壼莊肅之風。
能承祭禮,俾疏列壤,且擇令名
尚無懈于夙夜,思能對於休寵
朝請郎安度等故母廣陵郡太夫人王氏可贈榮國太夫人制》劉攽
邦君之德,具鵲巢騶虞之化,孝子之思,有凱風寒泉之感,哀榮之典兼備
愛敬之治,維廣追崇懿行,奚恡光寵
朝請
郎吳安度等故母王氏,輔佐君子,挺幽閒之操;宜其家室,備均一之美。
遺芳未泯,積慶方厚
舉集門風伯仲幾乎萬石疏恩;郡治湯沐近於百邑
爰因合宮之祀,申錫漏泉之澤。
封成國,仍付滎名。
褕翟有光,壤戶知貴。
外祖母黃夫人墓表王安石
公元1041年
外祖母夫人黃氏,生二十二年歸吳氏,歸五十年而卒,三月而葬。
康定二年十二月也,夫人淵靜裕和不強而安。
舅姑夫,撫子皆順。
適吳氏,內外族甚大,朝夕相與,居歲時,以辭幣酒席綴接卒。
夫人世戚疏愚,良無一間言。
又喜書史,曉大致往往引以輔道
處士信厚,聞其鄉子,為士無虧,行繄夫人之助。
夫人寡言笑,聲若不能出。
族人,亦不知其曉書史也。
安石外孫也,故得之詳明
道中過舅家,夫人春秋高矣
視其禮,猶若女婦;然視其色,不知其有喜慍也。
病且革,以薄葬命子億。
可謂正始終也。
已舅藩既誌其葬,四年安石還自揚州,復表其墓。
曰:聖人之教必繇,閨門後世志於教者,亦未之勤而已
天下相重以戾,相蕩以侈。
疣然斁矣。
自公卿大夫,無完德,豈或女婦。
或者女婦居不識廳屏,笑言不聞鄰里
是職然也。
置則悖矣。
然其死也,聞人傳焉。
美之,是亦教之熄也。
人人不能然也,傳焉。
美之宜也,矧如夫人者,有不可表耶於戲
呂公著妻魯氏贈國夫人制》蘇軾
婦人之德,如玉在淵。
雖不可見,必形諸外。
視其夫有羔羊之直,相其子有麟趾之仁。
內德之茂,從可知矣。
具官呂公著,妻魯氏,名臣之子元老之婦。
所資者深,故志存乎仁;所見者大,故動協於禮。
環珮穆然閨門化之。
而降不永,祿不配德
改封大國正位小君
庶幾女史之光,非獨慰其夫子而已
《祭歐陽文忠公夫人文前人
嗚呼
文忠之薨,十有八年。
無所歸,散而自賢。
是用懼,日登師門
既友諸子入拜,夫人望之,愀然有穆。
其言簡肅之肅,文忠之文,雖無老成典刑則存,何以嗣之。
使世不忘,諸子惟迨,好學而剛。
夫人實使兄弟,吾孫徼福
文忠及我先公出守東南,往違其顏,病不能見。
卒以訃聞,自斂及葬餽奠莫親,匪愧于今,有靦昔人,寓詞千里,侑此一樽尚享
《祭滕大夫母楊夫人文》前人
嗚呼
士盛慶曆,如武宣用兵西方,故西多賢。
惟時滕公,實顯於西。
文武殿邦尹范是齊。
功名不終有命有義。
我時童子,知為公喟,四十餘年,墓木卜圍,乃識其子,傾蓋不疑,忠厚且文,前人是以秉心平,反慈訓
則爾仰止德人如岡如陵,升堂而拜,猶愧未能,豈其微疾一慟永已,胡不百年以慰其子。
壽祿在天,考終非亡,鵲巢之應,子孫其昌。
韓維蒲氏王氏贈秦國夫人制》前人
慎終追遠,仁也;顯親楊名,孝也。
志行道,澤可以天下,而富貴不能及其親,天也。
不能及,而追榮之典,可以幽明褒大之訓,可以後世,禮也。
嗚呼
此亦仁之至,義之盡矣。
具官韓維故母蒲氏、王氏,族為世望,德為女師
恭儉以成其夫,嚴敬以成其子。
使朕獲老成之佐,以濟艱難之初。
宜推異恩,以報舊德
書程夫人墓誌後》黃庭堅
余觀長安君捆內之法,知其外淵深,必有積累,或鍾其美於女子耳。
余嘗病,今世士大夫,家既去,父母從人矣。
及其夫得官瘴癘之鄉,妻輒不隨世俗,亦以為當然
夫人不納族人之議,從夫於南平,此亦足以厚薄俗矣。
至于救人急難決事可否,皆男子之事,而長安君躬行之,可謂健婦矣。
所聞不出房闥,乃能啟手足,而不亂又何其難也。
《跋劉慶子母胡夫人萱堂記》真德秀
胡文定傳家錄》自聖學之源流治道之機,括修己接物亡間,細鉅皆為子弟言之,故自致堂五峰昆弟至于西園,或出或處,皆能行天下之大道守古人之正法
至于女子,亦有如夫人者焉。
二南之詩,以化行閨門為極,致家人彖辭曰:利女貞
蓋男正易,女正難。
胡氏之教,能使女子有賢者之行,其道行于家者,可知矣。
慶子萱堂記示予,謹再拜而書其後
《跋陸氏墓誌劉克莊
夫人之賢,略似予妻。
世間悍婦不死,乃使二婦死耶。
覽卷悽然,系以小詩一夕死生異,百年甘苦同。
身操井臼愁殺梁鴻
安定郡夫人王氏墓誌銘·馬祖常
公元1330年
夫人,故贈翰林直學士安定郡胡公諱某之夫人
陝西諸道行御史、臺治書侍御史彝之母也。
世為浚都鄢陵人
父諱貞伯,始宅安陽
兄諱玨,由地官屬出,主襄陽穀城縣簿
夫人父母家時,雖鍾愛於其親,而食與衣常後于兄嫂
及歸胡,事安定公,持婦道,終其身,無懈容。
紡績組紃之工,弗好世之侈靡華飾
以儉以勤,相安定公家政,卒能有成。
慈睦仁祥族姻芘之。
夫人有子二人,長即治書,次規儒業
山東憲府辟署書吏典寶監令,史治書甫丱。
夫人安定公曰:是兒天資穎悟,可令早就學也。
遂求經師,講先王禮樂詩書之義,善屬文
未冠令譽日著起家
大都學錄大都四方髦俊輻輳
於是治書學益碩大,名益光顯
省臺交薦于,上歷監察御史右司都事左司員外郎工部侍郎丁。
安定公艱,吉服浹月即拜今官。
使者及門致禮意,敦請治書,以侍夫人榮養為辭。
夫人曰:兒來前,吾有訓。
汝承吾志,吾逮事舅姑,汝先考及我教汝宗事,其在汝乎。
國家汝為臺臣西南四省憲之評議屬之。
汝其速行,毋以我養為辭焉。
治書上事半月夫人訃至。
徒御不戒號泣東出
安陽喪次銜哀具書,告其友馬祖常曰:彝不孝先妣安定郡夫人至順元年六月六日卒。
將以七月三日祔葬先考安定郡之墓。
里人杜愚為之狀矣。
請吾友為埋銘以刻之。
嗚呼
人之生有男女焉。
幸而男子,或有所樹立於世,則不百物俱盡。
幸而男子矣,無所樹立使人惡之,惟恐久生而何死之恤也。
夫人女子也。
為女而能賢,為婦而能孝,為母而能慈。
從其夫子,有官有封
其所樹立,殆過男子矣。
宜乎
富貴壽考,享厚生之福也歟
祖常治書同學古文,使為銘,義不得讓。
迺銘曰:
在相安陽,有貞慈母
啟封湯沐,賦安定畝。
煒其輝光夫人象服
柔嘉有儀,百麗於福。
少也稚弱玉節閨房
歸於夫家組紃含章
教子俎豆不繫於遷。
弗雕其全,而人咸天。
詩書禮樂六藝之師。
起其施施,居其孜孜
迺成治書懋官臺臣
又成典寶克昌克寅
克昌克寅,亦既多淑。
善後無疑,譬彼穜稑
我稼則穫,且痔錢鎛
泉出山,紆流相西。
鬱鬱薈蔚之隮。
允矣安定幽居是域。
夫人祔之,協其龜食
孫子爰殖,我銘不泐。
思州田晃忽而不花封二代制前人
先王制禮,婦人之義,飲食衣服祭祀而已
非有與於外事也。
然或婦道母德可以表率宗族而成其夫子者,顧宜有以顯賁之也。
具官祖母某氏,早躬組紃,克遵女戒
作配令族柔閑有儀。
惟時聞孫,扞我邊圉,膺被爵祿光寵於時
而爾可不疏,封鄉國,以廣彤管之訓乎。
贊書在門,其告泉壤
《書邢氏賢行吳澂
公元330年
散騎侍郎賀喬妻子氏,養其夫仲兄賀群之子,率為子乳哺鞠育同於己生。
使喬廣置側媵,後有妾子曰纂子,亦子之。
今觀大同穆氏妻,邢氏子夫兄之子,與夫妾之子恩勤備極二事相類
然子氏為士大夫之妻,通經史,能文章。
咸和五年上表於朝,援引古今辭義蔚然
以此婦人而有賢行,固其宜也
邢氏生長民間,非有見聞之益,斆學之功也。
而其賢不減於子,可不難能者哉。
嗚呼
近世士大夫不能正身以御家,縱其妻,悍妒無道,無子而不肯子兄之子鉗制其夫,不令有妾,阻隔其妾,不令有子。
卒至絕嗣,為不祀之鬼者,多矣。
聞邢氏之風,獨不內愧於心乎。
夫婦無非無儀,豈欲善譽之。
聞於人,而君子樂稱邢氏之賢,亦將愧夫世之不賢者也。
許衡妻敬氏封魏國夫人制鄧文原
魯國真儒寔弘宣於道統周南,得淑女,必肇正於人倫
肆予社稷之臣,夙有閨門之化。
爰旌令則特示,崇褒具官
許衡妻敬氏,性靜以貞行恭而順。
自職居主饋孝,克奉于旨,甘逮貴,被展衣儉,猶親于澣濯
惟我宗工,盡贊襄之道;由爾內助,秉柔正之儀。
善慶之報方來,而哀榮之典未稱
庸視茅封進秩,式頒芝檢以疏恩於戲夫婦相敬如賓,亦既追榮偕老
公侯必復其始,尚其啟迪後人
《淇陽惠穆王妻啜思蠻公主封王夫人制姚燧
朕自踐祚于今三年
洪惟天地祖宗之佑,陰陽和平星緯咸若民物豐阜邊鄙不聳
朕是用大賚于群工,凡嘗執政柄理者,必追錫及于三世,而伉儷之賢亦與嘉褒於戲
曠代之典也。
具官塔剌咍妻某,毓秀朱邸作配相門
少習儀訓,閑于婦道貞順著稱垂範閨閫
相厥夫子,為世英宰,而芳蘭早萎,不終榮顯
懿彼宗戚,失此女師,開吉壤于淇陽,正邦君顯位,服我新寵,妥爾幽靈
順昌武敏王妻扎剌而氏封王夫人制前人
大帝立極之十五年,嘗曰:我太祖戡定中夏日不暇給,由天未厭宋德。
帝制偏方命將出師,一家天下
惟其時,曾不三年,墟其廟社,雖曰:睿算萬舉萬全
大臣奉辭宣力死職。
忘身有以致茲厥功,茂哉用是追崇
光祿大夫江西等處行中書省左丞相,阿塔咍為推忠翊,運宣力功臣開府儀同三司師上柱國順昌武敏王其故妻扎剌而氏,在父母家,幽閑而禮;相夫也,淑慎有聞。
所可盡傷,在不壽考以語,媲德不及見夫丞相希世之功,以語娠賢;不得子大夫官邪之祿,非賁元壤。
曷慰貞魂,可封順昌王夫人
封宣聖夫人制虞集
國家惇典禮,以彌文本,閨門成教
迺睠素王之廟,尚虛元之封
有其舉之斯為盛矣。
大成至聖文宣王妻亓官氏,來嬪聖室,垂裕世家
籩豆出房,因流風殷禮琴瑟在御,存燕樂魯堂
功言邈若于遺,聞儀範儼乎其合德
作爾褘衣之象,稱其命鼎之銘。
秩秩彝倫,吾欲廣關睢鵲巢之化;皇皇文治,天其興河圖鳳鳥之祥。
可特封大成至聖文宣王夫人
《題陳秀伯碑陰·葉適
公元1529年
余既銘,陳君昂重言曰:昂母,林氏同縣林坳里人
年十八歸先人
林氏富,陳氏貧。
父祖宦學道里相隔千餘
從姑窮,舍中插籬,自蔽歎曰:是可長處乎。
盡傾齎裝,悉買田,始治屋。
今礪碕東山,西奧三邨,多遺疇焉。
余固疑陳君無所合於世,何遽給足
而夫人能以枝葉本根,克私成公
信天下賢女子也。
儒業,無儒效
衣食併日門單戶寒。
昔人以為誤,悔之久矣。
君高及昂為儒累累效無寸尺,誤豈少耶。
母棄昂時,未三歲爾。
然而上伸舅姑之養,下隆子孫之託,皆夫人力也。
不可無傳,因書畀昂,使刻於銘側。
嘉靖八年正月
《潘母吳伯姬傳》汪道昆
右司馬吳公寧,居莘墟密邇吾里公冢孫,為御史
御史冢孫,為太學生
思誠太學受室胡民部岐。
無息早世
則客真州,納譚氏,息女一,息子二,出於譚。
太學受業大司成汀州,以文學高第,應鄉試
汀州太學有女,而淑請昏次子召南,太學蒙。
故貲家世傾縣,于時愈益豪。
舉挾萬金,受江壖予民間,太學垂橐,歸。
病甚,自度不起
倉卒伯姬歸于汀州
嗃嗃居庭,諸子婦一不當輒,譙讓近屬新婦
故席葆大懼,不能舅姑歡,而伯姬執事愈共。
終身譙讓不及
姑程以為敏事,至輒從新婦晝便宜
伯姬下冢,婦而肩隨之,內言無間
踰年而太學病革,則以二子屬伯姬
吾家司馬以及於吾世為宗子
不幸有子,而晚幸有女而賢,惟是坡若增。
髫齔未立,即女有字矣。
吾將望女,而克吾家
異日者,當吾宗立吾孤,宗女宗子也。
目瞑矣。
伯姬唯唯,則代二弟主喪喪具不周,則脫簪珥為賵。
頃之家難起,二弟益困,株連中外,率倚辦伯姬,周應無詘。
鄰寇數入境伯姬次君避地真州,必母弟舉室與俱,然後往。
時,繼母程嬰末疾,固請留,則以坡婦黃事程于家。
二弟御譚後,車且載。
增婦則故王御史獻芝女也。
伯姬從公宮受詩書
伯姬子之恆生十年既出,而遠外傅。
于是命之,恆侍庭內,受毛詩,每誦《樛》《木》《谷》《風》諸篇,輒令三復
伯姬語王曰:婦人從人以順,為止樛木,履其盛者也,不失吾常變,而谷風命也。
次君故多內嬖伯姬安之。
君雅好客,聞客至,輒呼酒,顧性懁急一呼取辦應聲再則作色,而赬三則厲聲詬矣。
伯姬治具自若,置弗聞,卒盡客歡。
次君善客,而勞中饋
會姑程病,伯姬謁譚而趣東歸,譚語伯姬二息駸駸長矣,使服下,賈以糊其口,毋寧母子傳食而家。
伯姬次君,輒受資斧當中賈,為之策曰:蕪湖萬貨之會,且近吾鄉第。
奉母居之於賈,便伯姬歸。
侍姑疾,務盡勞;踰年姑亡,務盡哀盡禮
無何,譚亦歿,二息業已喪。
橐中裝伯姬,使至而舉喪,始得歸葬
伯姬日夜號泣,喪譚如喪程。
且曰:生不及終養,死不及視含,吾二憾也。
二弟疇昔絕口不問母錢
汀州季子道南庶也。
少長二嫂伯姬恩禮尢優。
即遇汀州諸媵,人意烝烝厚也,汀州凡五醮女,伯姬皆與衿鞶出。
處悉姊事之,終始無失
汀州既得謝,就養諸子舍中
三家者,遽以月更。
仲婦當仲月,期至,則夙夜滫瀡供具必躬食,上則屏而伺舅,餐必宿飽
汀州戒:勿以口腹爽吾,口第損之
客謔汀州異日者,過長公,必以仲月先是汀州,請以之恆,字吳太學女,余結其成。
亦世家,家世傾縣。
之恆既逆婦,伯姬兒子畜之
之恆負雋才博學好古其所先正先達,皆大父
行東吳會北學成均
比歸邑中,其知交半寓,內邑中,諸茂材自負者,爭願交之恆。
驩客過之恆,之恆入白母,母餉客
次君客。
卒爵如初己卯國賓,之恆廢勿舉。
母曰:有命父,以此求多,孺子博士家言,廣交游而稱古,昔王父耄矣,詎能待河之清乎。
闔戶而鐍之,旁舍中程本業日急,母曰:而翁第趣而顯父母,爾孝子先意承志,不命而從,從命次之
衡命非孝也。
既而蹙然太息曰:勉之,而母旦暮人也。
不逮而顯矣。
母凡十乳血敗而瘍始視,卒易之浹辰而殆。
之恆帥幼弟之怡,造膝下,請遺言
母及彌,留無以應。
母弟坡至,泣下霑衣,蓋坡長子,從次君賈死真州
次子尋殤,當阼岌岌矣。
母憂之甚,即死不輟哀。
云司馬氏曰:處從父,出從夫,女德之經也。
祭氏死雍糾,而生祭足。
君子非之非之誠是也。
葛覃歸寧清人之歸唁。
學士至今誦之。
非聖賢者,與家不忘室矣。
故家有急,則急吾所事;室有急,則急吾所生
各以其時行爾。
伯姬歸于家步康矣。
有舅而壽富康寧且貴,有夫而良,有子而才。
伯姬利在代終無庸蒿目有吳,中否二息未及亢宗伯姬戮力以圖存,唯是先人之治,命在無論
能婦能母,其於能女,尢賢往吾弟亡其室,吾友王廷尉諡之共而傳之
吾弟姻次君季君善之恆甚。
季君中外以為請吾私諡之曰懿,而傳亟稱伯姬,諡法,具吾弟議中載後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