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和 zh.wikisource.org
卷四十 (自动笺注)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
 第四十卷目錄
 宗藩部彙考三十二
  周十五
  滕        畢
  原        酆 豐
  郇 荀      邘 于
官常典第四十卷
宗藩部彙考三十二
周十五
周武王封弟錯叔繡于滕。
公元前636年
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富辰曰:昔周公二叔不咸故封親戚,以蕃屏周,管,蔡,郕,霍,魯,衛,毛,聃,郜,雍,曹,滕,畢,原,酆,郇,文之昭也。
公元前716年
春秋隱公七年〈疏〉譜云:滕,姬姓文王錯叔繡之後武王封之居滕,今沛郡公丘縣是也
叔繡宣公十七世,乃見春秋隱公以下春秋六世而齊滅之。
世本云:齊景公亡滕。
按:齊景公之卒在滕隱之前,世本言隱公之後仍有六世為君,而云齊景亡滕,為謬,何甚。
服虔昭四年註亦云:齊景亡滕是不考校謬言之。
地理志云:沛郡公丘縣,故滕國也,周文王錯叔繡封三十一世,為齊所滅。
公元前717年
桓王三年春三月,滕侯卒。
公元前716年
春秋隱公七年
左傳七年,春,滕侯卒,不書名,未同盟也。
公羊傳》春王三月,滕侯卒,何以不名微國也。
微國,則其稱侯何,不嫌也。
春秋貴賤不嫌同號美惡不嫌同辭
〈注〉滕,微國,所傳聞之世,未可卒,所以稱侯而卒者,春秋王魯託隱公以為始,受命王滕子先朝隱公春秋褒之以禮,嗣子得以其禮祭,故稱侯,見其義。
公元前712年
桓王八年春,滕侯,薛侯朝于魯。
春秋隱公十一年
左傳十一年,春,滕侯,薛侯,來朝爭長,薛侯曰:我先封,滕侯曰:我周之卜正也。
薛,庶姓也。
不可以後之,公使羽父請於薛侯曰:君與滕君,辱在寡人,周諺有之曰:山有木,工則度之,賓有禮主則擇之,周之宗盟異姓為後寡人若朝於薛,不敢與諸任齒,君若辱貺寡人,則願以滕君為請,薛侯許之,乃長滕侯。
〈疏〉正義曰:賈逵以宗為尊服,虔以宗盟同宗之盟,孫毓以為宗伯屬官掌,作盟詛載辭,故曰宗盟
無明解盟尊卑,自有定法不得言尊盟也。
周禮司盟之官乃是司寇之屬,非宗伯也,唯服之言得其旨矣。
孫毓難服云:同宗之盟,則無與異姓何論先後,若通共同盟,則何稱於宗,斯不然矣。
天子之盟諸侯,令其共獎王室,未聞離逖異姓,獨與同宗者也,但周人貴親,先敘同姓,以其篤於宗族是故謂之宗盟魯人為此言,見其重宗之義。
執其宗盟之文,即云無與異姓然則公與族燕,則異姓為賓復言族燕不得異姓也。
孟軻所云,說詩者不以辭害意,此之謂也。
異姓為後者,謂王官之伯降臨諸侯,以王命而盟者耳。
春秋之世,狎主齊盟者,則不復先姬姓也。
踐土之盟,其載書云王若曰,晉重魯申是用王命而盟也。
召陵之會,劉子在焉,故祝佗踐土為比,為有王官故也。
宋之盟楚,屈建先於趙武,明是大國在前,不先姬姓,若姬姓常先,則楚不得競也。
且言周之宗盟,是唯周乃然故釋例曰斥周,而言指王官之宰,臨盟者也。
其餘雜盟,未必皆然。
是言餘盟,不姬姓盟,則同姓在先朝,則各從其爵,故鄭康成禮記云:朝覲同同若然
覲禮曰:諸侯前朝皆受舍,於朝同姓西面北上異姓東面北上
鄭元云:言諸侯來朝者眾矣,顧其入覲不得並耳,分別同姓異姓受之,將有先後也。
若如此言,則似朝覲不以爵者,但朝覲實以爵同位就爵,同之中,後異姓,若盟則爵,雖不同同姓也。
禮記周公,朝諸侯明堂之位,三公中階之前北面東上諸侯之位,阼階之東,西面北上,諸伯之國西階之西,東面北上諸子之國門東北面東上,諸男之國門西北面東上
覲禮方明之壇,鄭言諸侯見王之位,亦引明堂位為說,是則諸侯總見皆以爵為班,雖不分同姓異姓,其受禮之時,爵者猶同姓也,其王官伯臨諸侯之盟,雖群后咸在,常先同姓故此宗盟耳,取重宗之事,以喻己也。
取譬之事,聊舉一邊寡人若朝於薛,不敢與諸任齒,朝於彼國,自可下主國之宗,諸侯聚盟,不肯盟主之宗也。
穀梁傳》,滕侯薛侯來朝天子無事諸侯相朝,正也。
考禮修德所以天子也。
諸侯來朝時正也。
犆言同時也。
累數,皆至也。
〈注〉犆言,謂別也。
公元前710年
桓王十年春正月,滕子朝于魯。
春秋桓公二年
〈注〉稱子者,蓋為時王所黜。
公元前678年
僖王四年冬十二月,齊侯,宋公,陳侯,魯侯,衛侯,鄭伯,許男,滑伯,滕子同盟于幽。
春秋莊公十六年
左傳十六年夏諸侯伐鄭。
同盟于幽,鄭成也。
公元前641年
襄王十一年春三月宋人執滕子嬰齊。
春秋僖公十九年
左傳十九年春宋人執滕宣公
公元前638年
襄王十四年夏宋公,衛侯,許男,滕子伐鄭。
春秋僖公二十二年
公元前615年
頃王四年秋,滕子朝于魯。
公元前648年
春秋文公十二年
左傳十二年秋滕昭公來朝,始朝公也。
公元前600年
定王七年秋八月,滕子卒。
冬十月宋人圍滕。
公元前710年
春秋宣公九年
左傳九年秋滕昭公卒
宋人圍滕,因其喪也。
定王八平夏六月,宋師伐滕。
公元前709年
春秋宣公十年
左傳十年人恃晉而不事夏六月,宋師伐滕。
公元前578年
簡王八年夏五月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伯,邾人,人伐秦。
公元前565年
春秋成公十三年
左傳十三年春三月,公及諸侯朝王,遂從劉康公成肅公,會晉侯伐秦。
秦桓公既與晉厲公令狐之盟,而又召狄與楚,欲道以伐晉,諸侯是以睦於晉。
夏五月,丁亥,晉師以諸侯之師,及秦師戰於麻隧,秦師敗績
公元前575年
簡王十一年夏四月辛未,滕子卒。
公元前559年
春秋成公十六年
左傳十六年夏四月滕文公卒。
公元前572年
簡王十四年春正月晉欒黶宋華元,魯仲孫蔑,衛甯殖,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圍彭城
春秋襄公元年
左傳成公十五年秋八月華元右師魚石左師,蕩澤為司馬,華喜為司徒公孫師為司城,向為人大司寇,鱗朱為少司寇,向帶為太宰魚府少宰,蕩澤弱公室,殺公子肥。
華元使華喜,公孫師,帥國人攻蕩氏,殺子山
冬十月左師,二司寇二宰出奔楚。
十八年夏六月,鄭伯侵宋,及曹門外,遂會楚子伐宋,取朝郟,楚子辛,鄭皇辰,侵城郜,取幽丘,同伐彭城,納宋魚石,向為人,鱗朱,向帶,魚府焉。
以三百乘戍之而還。
人患之。
秋七月,宋老佐,華喜,圍彭城
冬十一月楚子重救彭城伐宋,華元如晉告急
晉侯師於台谷以救宋,遇楚師於靡角之谷,楚師還。
襄公元年春己亥,圍彭城
於是為宋討魚石
彭城,晉人以宋五大夫彭城者歸,寘諸瓠丘
靈王元年冬晉荀罃齊崔杼宋華元,魯仲孫蔑,衛孫林父曹人,邾人,滕人,薛人,小邾人會于戚,遂城虎牢
春秋襄公二年
左傳二年秋七月庚辰,鄭伯睔卒,於是子罕當國,子駟為政,子國為司馬,晉師侵鄭,諸大夫欲從晉,子駟曰:官命未改,會于戚,謀鄭故也。
孟獻子曰:請城虎牢以偪鄭,知武子曰:善鄫之會,吾子聞崔子之言,今不來矣,滕薛小邾之不至,皆齊故也。
寡君之憂,不唯鄭,罃將復於寡君,而請於齊,得請而告,吾子之功也。
若不得請,事將在齊,吾子之請,諸侯之福也。
豈唯寡君賴之。
復會于戚,齊崔武子,及滕薛小邾之大夫皆會,知武子之言故也。
遂城虎牢人乃成。
公元前568年
靈王四年秋晉侯宋公,陳侯,魯侯,衛侯,鄭伯,曹伯,子,邾子,滕子,薛伯,齊世子光吳人,鄫人會于戚。
春秋襄公五年
左傳三年夏六月公會頃公諸侯己未同盟雞澤晉侯使荀會吳子淮上吳子不至
楚子辛令尹侵欲小國陳成公使袁僑如求成晉侯使和組父告於諸侯,叔孫豹諸侯大夫,及陳袁僑盟,陳請服也。
司馬公子何忌侵,陳叛故也。
四年,春,楚師為陳叛故,猶在繁陽。
三月陳成公卒,人將伐陳,聞喪乃止,陳人聽命
,楚彭名侵,陳無禮故也。
人使頓間陳,而侵伐之,故陳人圍頓。
五年夏,吳子使壽越如晉,辭不會雞澤之故,且請聽諸侯之好,人將為之合諸侯,使魯衛吳,且告會期,故孟獻子孫文子,吳于善道
秋九月,丙午,盟于戚,吳,且命戍陳也。
諸侯戍陳,子囊伐陳,十一月,丙午城棣以救之。
靈王五年秋,滕子朝于魯。
公元前567年
春秋襄公六年
左傳六年秋,滕成公來朝,始朝公也。
公元前564年
靈王八年冬晉侯宋公,魯侯,衛侯,曹伯,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齊世子光伐鄭。
十二月己亥同盟于戲
春秋襄公九年
左傳九年冬十月諸侯伐鄭,庚午季武子齊崔杼,宋皇鄖,從荀罃士丐,門於鄟門,衛北宮括,曹人,邾人,從荀偃韓起,門於師之梁,滕人,薛人,從欒黶,士魴,門於北門杞人,郳人,從趙武魏絳斬竹甲戌,師于氾,令於諸侯曰:修器備,盛餱糧歸老幼,居疾於虎牢肆眚人恐,乃行成中行獻子曰:遂圍之,以待楚人之救也。
而與之戰,不然無成知武子曰:許之盟而還師,以敝楚人,吾三分四軍,與諸侯之銳,以逆來者,於我未病,楚不能矣,猶愈於戰,暴骨以逞,不可以爭,大勞未艾君子勞心小人勞力先王之制也。
諸侯皆不欲戰,乃許鄭成,十一月己亥同盟于戲鄭服也。
不得志於鄭,以諸侯復伐之,十二月,癸亥,門其三門閏月戊寅,濟於陰阪,侵鄭,次於陰口而還
公元前563年
靈王九年春晉侯宋公,魯侯,衛侯,曹伯,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齊世子光會吳于柤。
晉侯宋公,魯侯,衛侯,曹伯,子,邾子,齊世子光,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鄭。
,戍鄭虎牢
春秋襄公十年
左傳十年,春,會于柤,會吳子壽夢也。
四月,戊午,會于柤。
秋九月諸侯伐鄭,齊崔杼使太子光先至於師,故長於滕,己酉,師於牛首
十月,戊辰尉止,司臣,侯晉,堵女父,子師僕,帥賊以入,晨攻執政西宮之朝,殺子駟,子國,子耳,劫鄭伯,以如北宮
子產攻盜北宮,子蟜帥國人助之,殺尉止子師僕,盜眾盡死,侯晉奔晉,堵女父,司臣,尉翩,司齊,奔宋,子孔當國
諸侯之師,城鄭虎牢而戍之,晉師城梧及制,士魴,魏絳,戍之,書曰:戍鄭虎牢,非鄭地也。
將歸焉。
鄭及晉平
公元前562年
靈王十年夏四月,鄭公孫舍之帥師侵宋,晉侯宋公,魯侯,衛侯,曹伯,齊世子光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鄭。
秋七月己未同盟于亳城北。
楚子,鄭伯,伐宋。
晉侯宋公,魯侯,衛侯,曹伯,齊世子光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鄭,會于蕭魚
公元前687年
春秋襄公十一年
左傳十一年,春,宋向戍侵鄭,大獲
,鄭子展侵宋。
四月諸侯伐鄭。
六月諸侯會於北林,師於向右,還次於瑣,圍鄭,觀兵南門西濟於濟隧,人懼,乃行成七月同盟于亳,范宣子曰:不慎,必失諸侯,道敝而無成能無貳乎,乃盟,載書曰:凡我同盟,毋薀年,毋壅利,毋保姦,毋留慝,救災患,恤禍亂同好惡,獎王室,或間茲命,司慎司盟名山名川群神群祀先王先公七姓十二國之祖,明神殛之,俾失其民,隊命亡氏,踣其國家
楚子囊乞旅於右大夫詹帥師從楚子,以伐鄭,鄭伯逆之,丙子,伐宋。
九月諸侯悉師以復伐人使良霄太宰石㚟,如楚,告將服於晉。
諸侯之師觀兵鄭東門,人使王子駢行成,甲戌晉趙武入盟鄭伯,十月丁亥,鄭子產出盟晉侯十二月,戊寅,會于蕭魚庚辰,赦鄭囚,皆禮而歸之,納斥候,禁侵掠晉侯使叔肹於諸侯,公使臧孫紇對曰:凡我同盟小國有罪大國致討,苟有以藉手,鮮不赦宥寡君聞命矣。
公元前559年
靈王十三年春正月,晉士丐,魯季孫,宿叔老齊人宋人衛人,鄭公,孫蠆,曹人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會吳于
夏四月晉荀偃,魯叔孫豹衛北宮括,鄭公孫蠆,齊人宋人曹人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伐秦。
春秋襄公十四年
左傳十一年冬十二月,秦庶長鮑,庶長武,帥師伐晉,以救鄭,己丑,秦晉戰於櫟,晉師敗績
十三年秋,吳侵楚。
戰於庸浦,大敗吳師
十四年,春,吳告敗於晉,會于向,為吳謀楚故也。
諸侯大夫晉侯伐秦,以報櫟之役也。
晉侯待於竟,使六卿諸侯之師以進,及涇不濟叔向退而具舟。
諸侯之師。
濟涇而次,秦人涇上流,師人多死,鄭司馬子蟜帥鄭師以進,皆從之,不獲成焉。
公元前555年
靈王十七年冬十月晉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伯,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同圍齊。
春秋襄公十八年
左傳十八年冬十月,會于魯濟,尋溴梁之言,同伐,齊侯禦諸平陰諸侯之士門焉。
齊人多死。
丙寅晦,齊師夜遁
十一月丁卯,朔,遂從齊師。
己卯荀偃士丐中軍克京茲,乙酉魏絳欒盈以下軍克邿,趙武韓起以上軍圍盧,弗克,十二月,戊戌,及秦周伐雍門之萩,范鞅門於雍門,其御追喜,以戈殺犬門中,孟莊子斬其橁,以為公琴己亥,焚雍門,及西郭南郭,劉難,士弱,率諸侯之師,焚申池之竹木壬寅,焚東郭北郭范鞅門於揚門,州綽門於東閭左驂迫,還於東門中,以枚數闔,齊侯駕,將走郵棠,太子郭榮扣馬曰:師速而疾,略也。
將退矣,君何懼焉。
社稷之主,不可以輕,輕則失眾,君必待之,將犯之,太子抽劍斷鞅,乃止,甲辰東侵及濰,南及沂。
靈王十八年春正月晉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盟于祝柯。
公元前554年
春秋襄公十九年
左傳十九年,春諸侯還自沂上,盟于督揚曰:大毋侵小。
公元前553年
靈王十九年夏六月庚申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伯,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盟于澶淵
春秋襄公二十年
左傳二十年夏,盟于澶淵,齊成故也。
公元前549年
靈王二十三年秋八月晉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伯,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會于夷儀
春秋襄公二十四年
左傳二十四年秋,會于夷儀,將以伐齊,水不克
公元前548年
靈王二十四年夏五月晉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伯,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會于夷儀
秋七月己巳諸侯同盟于重丘。
春秋襄公二十五年
左傳二十三年秋,齊侯伐晉,取朝歌
二十五年夏五月晉侯濟自泮,會于夷儀,伐齊以報朝歌之役。
七月,己巳同盟于重丘,齊成故也。
公元前546年
靈王二十六年夏,邾子,滕子,晉趙武楚屈建齊慶封,魯叔孫豹,蔡公孫歸生,衛石惡,陳孔奐,鄭良霄秦人許人曹人,會于宋。
秋七月辛巳諸侯大夫盟于宋。
,邾,滕不與盟。
春秋襄公二十七年,齊秦邾滕,不書。
左傳二十七年夏,宋向戍善於文子,又善於令尹子木,欲弭諸侯之兵以為名,如晉,告趙孟趙孟於諸大夫
許之,如楚,楚亦許之,如齊,齊人許之,告於,秦亦許之,皆告於小國,為會于宋,五月甲辰晉趙武至於丙午,鄭良霄至。
六月戊申叔孫豹齊慶封陳須無,衛石惡,至,甲寅,晉荀盈從趙武至,丙辰,邾悼公壬戌楚公黑肱先至,成言丁卯,宋向戍如陳,從子木成言於楚,戊辰,滕成公至,子木謂向戍,請晉楚之從,交相見也。
庚午,向戍復於趙孟趙孟曰:,楚,,匹也。
晉之不能於齊,猶楚之不能於秦也。
楚君若能使秦君辱於敝邑寡君敢不固請於壬申左師復言子木子木使驛諸王,王曰:釋齊秦,他國請相見也。
七月戊寅左師至,是夜也。
趙孟子晳盟,以齊言庚辰子木自陳陳孔奐,蔡公孫歸生,至,曹許大夫皆至,以藩為軍,晉楚各處其偏。
辛巳,將盟于宋西門之外。
季武子使叔孫公命曰:視邾滕,既而齊人請邾,宋人請滕,皆不與盟,叔孫曰:邾,滕,人之私也。
列國也。
何故視之,衛,吾匹也。
乃盟。
乙酉宋公諸侯大夫盟于蒙門之外。
公元前544年
靈王二十八年夏五月,晉荀盈,齊高止,宋華定,魯仲孫羯,衛世叔儀,鄭公孫段曹人人,滕人,薛人,小邾人城杞
春秋襄公二十九年
左傳晉平公,杞出也。
故治杞,二十九年夏六月,知悼子合諸侯大夫城杞
公元前543年
景王二年冬十月,晉人,齊人宋人,衛人,鄭人,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會于澶淵
災故
春秋襄公三十年
左傳三十年夏五月甲午,宋大災。
秋八月,為宋災故諸侯大夫會,以謀歸宋財。
公元前542年
景王三年冬十月,滕子會葬于魯。
春秋襄公三十一年
左傳三十一年夏六月魯襄公薨於楚宮
十月,滕成公來會葬,惰而多涕,子服惠伯曰:滕君將死矣,怠於其位,而哀巳甚,兆於死所矣,能無從乎。
公元前539年
景王六年春正月丁未,滕子原卒,夏叔弓如滕。
春秋昭公三年
左傳三年春正月丁未,滕子原卒。
夏五月叔弓如滕,葬滕成公子服椒為介,及郊,遇懿伯之忌,敬子不入,惠伯曰:公事公利無私忌,先入,乃先受館,敬子從之。
公元前538年
景王七年夏楚子,蔡侯,陳侯,鄭伯,許男,徐子,滕子,頓子,胡子沈子,小邾子,宋世子,佐淮夷于申
春秋昭公四年
左傳四年夏諸侯如楚,魯,衛,曹,邾,不會,曹邾辭以難,公辭以時祭,衛侯辭以疾,鄭伯先於申六月丙午,楚子合諸侯于申
公元前529年
景王十六年秋,劉子,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會于平丘
八月甲戌同盟平丘
春秋昭公十三年
公元前517年
敬王三年夏晉趙鞅,宋樂大心,魯叔衛北宮喜,鄭游吉,曹人,邾人,滕人,薛人,小邾人,會于黃父
春秋昭公二十五年
左傳二十四年夏六月,晉范獻子,韓宣子圖王室,徵會於諸侯,期以明年
二十五年夏,會于黃父,謀王室也。
趙簡子令侯諸之大夫輸王,具戍人
曰:明年將納王。
公元前515年
敬王五年秋晉士宋樂祁犁衛北宮喜,曹人,邾人,滕人,會于扈。
春秋昭公二十七年
左傳二十七年秋,會于扈,令戍周,且謀納公也。
敬王十四年春三月,劉子,晉侯宋公,魯侯,蔡侯,衛侯,陳子,鄭伯,許男,曹伯,子,邾子,頓子,胡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齊國夏,會于召陵侵楚。
夏五月,盟于皋鼬
公元前506年
春秋定公四年
左傳四年,春三月,劉文公諸侯于召陵,謀伐楚也。
公元前495年
敬王二十五年秋九月,滕子會葬于魯。
春秋定公十五年
公元前493年
敬王二十七年夏,滕子朝于魯。
春秋哀公二年
公元前491年
敬王二十九年秋八月甲寅,滕子結卒。
冬十二月,葬滕頃公
春秋哀公四年
公元前484年
敬王三十六年秋七月辛酉,滕子虞母卒。
冬十一月,葬滕隱公
春秋哀公十一年
周文王子封于畢。
公元前636年
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富辰曰:昔周公二叔不咸故封親戚,以蕃屏周,管,蔡,郕,霍,魯,衛,毛,聃,郜,雍,曹,滕,畢,原,酆,郇,文之昭也。
〈注〉畢國長安縣西北
公元前730年
史記·周本紀武王十一年伐紂
除道,修社及商紂宮。
及期百夫䍐旗以先驅。
武王叔振鐸奉陳常車周公旦大鉞,畢公把小鉞,以夾武王
散宜生太顛閎夭皆執劍以衛武王
既入,立於社南大率之左,右畢從。
毛叔鄭明水衛康叔封布茲召公奭贊采師尚父牽牲
尹佚筴祝曰:殷之末孫季紂,殄廢王明德侮蔑神祇不祀昏暴商邑百姓其章顯聞天皇
上帝於是武王再拜稽首,曰:膺更大命,革殷,天明命。
武王再拜稽首,乃出。
《魏世家:魏之先,畢公高之後也。
畢公高與周同姓
武王伐紂,而於畢,於是為畢姓。
其後,為庶人,或在中國,或在夷狄
苗裔畢萬,事晉獻公
獻公之十六年趙夙為御,畢萬為右,以伐霍、耿、,滅之。
以耿趙夙,以魏畢萬,為大夫
卜偃曰:畢萬之後必大矣,滿數也;大名也。
以是始賞,天開之矣,天子兆民諸侯萬民
今命之大,以從滿數,其必有眾。
初,畢萬卜事晉,遇屯之比。
辛廖占之,曰:吉。
屯固比入,吉孰大焉,其必蕃昌
畢萬十一年,晉獻公卒,四子更立,晉亂。
畢萬之世彌大,從其國名為魏氏
《路史》:文公薨,畢公高入職焉。
季孫邑潘既復分龐裔,孫畢萬事,晉獻公滅魏,而十世,而斯始命文侯
公元前635年
成王三十七年夏四月王召畢公入受顧命
書經·顧命:惟四月哉生魄,王不懌甲子,王乃洮沬水,相被冕服,憑玉几,乃同太保奭,芮伯彤伯,畢公,衛侯,毛公師氏虎臣百尹御事受命
 按《康王之誥:王出在應門之內,太保西方諸侯,入應門左,畢公率東方諸侯,入應門右,皆布乘黃朱,賓稱奉圭兼幣。
史記·周本紀成王將崩,懼太子釗之不任,乃命召公、畢公率諸侯以相太子而立之。
成王既崩,二公諸侯,以太子見於先王廟,申告文王武王所以王業不易,務在節儉毋多欲,以篤信臨之,作顧命
太子釗遂立,是為康王
公元前1033年
成王十二年夏六月壬申,命畢公保東郊
《周書·畢命:惟十有二年,六月庚午胐,越三日壬申王朝步自宗周至于豐,以成周之眾,命畢公保東郊,王若曰嗚呼
父師,惟文王武王,敷大德天下,用克受殷命,惟周公左先王綏定厥家,毖殷頑民,遷于洛邑密邇王室,式化厥訓,既歷三紀世變風移四方無虞予一人以寧,道有升降,政由俗革,不臧厥臧,民罔攸勸,惟公懋德克勤小物弼亮四世正色率下,罔不祇師言嘉績多于先王予小子垂拱仰成
王曰:嗚呼
父師,今予祇命公以周公之事,往哉。
旌別淑慝,表宅里彰善癉惡,樹之風聲,弗率訓典,殊并疆,俾克畏慕申畫郊圻慎固封守,以康四海,政貴有恆,辭尚體要不惟好異,商俗靡靡,利口惟賢,餘風未殄,公其念哉
我聞曰:世祿之家,鮮克由禮,以蕩陵德,實悖天道敝化奢麗萬世同流,茲殷庶士,席寵惟舊怙侈滅義,服美于人,驕淫矜侉,將由惡終,雖收放心閑之惟艱,資富能訓,惟以永年惟德惟義,時乃大訓不由古訓于何其訓。
王曰:嗚呼
父師,邦之安危,惟茲殷士,不剛不柔,德允修,惟周公克始,惟君陳克和中,惟公克終,三后協心,同底于道,道洽政治澤潤生民四夷左衽不咸賴,予小子永膺多福,公其惟時成,建無窮之基,亦有無窮之聞,子孫訓其成式,惟乂,嗚呼
罔曰弗,惟既心,罔曰民寡,惟慎事,欽若先王成烈,以休于前政
公元前1007年
史記·本紀康王即位,命作策畢公分居里成周郊。
〈注〉孔安國曰:分別民之居里,異其善惡也。
定東郊境,使有保護也。
公元前996年
竹書紀年十二年夏六月壬申王如豐錫畢公命穆王
十四年秋九月,翟人侵畢。
竹書紀年云云
周文王子封于原。
公元前636年
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富辰曰:昔周公二叔不咸故封親戚,以蕃屏周,管,蔡,郕,霍,魯,衛,毛,聃,郜,雍,曹,滕,畢,原,酆,郇,文之昭也。
《路史》武王伐紂原公把小鉞
公元前676年
僖王六年春,原莊公王后于陳。
公元前673年
春秋不書。
左傳莊公十八年春,虢公,晉侯,鄭伯,使原莊公王后,陳媯歸于京師實惠后。
襄王十七年冬晉侯圍原。
公元前635年
春秋僖公二十五年
左傳二十五年冬晉侯圍原,命三日之糧,原不降,命去之,諜出。
曰:原將降矣,軍吏曰:請待之,公曰:信,國之寶也。
民之所庇也。
得原失信何以庇之,所亡滋多,退一舍原降,遷原伯貫于冀,趙衰為原大夫,狐溱為溫大夫
公元前530年
景王十五年冬十月壬申,朔原輿人原伯絞,而立公子跪尋。
公元前621年
春秋不書。
左傳昭公十二年,周原伯絞虐其輿臣,使曹逃,十月,壬申,朔,原輿人逐絞而立公子跪,尋絞奔郊。
公元前636年
襄王十六年秋王子帶以狄師伐周,獲原伯
公元前451年
春秋不書。
左傳昭公十八年秋,葬曹平公往者周原伯魯焉。
與之語,不說學,歸以語閔子馬閔子馬曰:周其亂乎
夫必多有是說,而後及其大人大人患失而惑,又曰:可以無學無學不害,不害而不學,則苟而可,於是乎下陵上替能無亂乎
夫學,殖也。
不學將落,原氏其亡乎。
僖公二十四年夏,狄伐鄭,取櫟,王德狄人,以其女為后
初,甘昭公有寵於惠后,惠后將立之,未及而卒,昭公奔齊,王復之,又通於隗氏,王替隗氏,頹叔桃子曰:我實使狄,狄其怨我,遂奉太叔,以狄師攻王,王御士將禦之,王曰:先后其謂我何,寧使諸侯圖之,王遂出,及坎欿,國人納之,,頹叔桃子大叔以狄師伐周,大敗周師,獲周公忌父,原伯毛伯富辰
酆 豐
周文王子封于酆。
公元前636年
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富辰曰:昔周公二叔不咸故封親戚,以蕃屏周,管,蔡,郕,霍,魯,衛,毛,聃,畢,原,酆,郇,文之昭也。
公元前1026年
成王十九年,黜豐侯
竹書紀年云云
《路史》豐侯坐酒亡國以故負罌于首以為式。
〈注〉俎豆中有豐,即鄉飲禮中豐侯也。
都斲一木為之象豆,而卑一同坫,爵射禮置罰豐西階下,音訓謂:豐國君以酒亡國故以罰爵之名。
三禮圖云:射為罰,爵之豐作人形,豐,國名,其君以酒亡國,戴盂以戒酒,故崔駰酒箴云:豐侯沈酒罌負缶,自僇於世,圖形戒後。
李尤銘曰:豐侯荒謬,醉亂迷逸,乃象其形,為禮戒式也。
郇 荀
周文王子封于郇。
公元前636年
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富辰曰:昔周公二叔不咸故封親戚,以蕃屏周,管,蔡,郕,霍,魯,衛,毛,聃,郜,雍,曹,滕,畢,原,酆,郇,文之昭也。
汲冢周書成周之會墠上,張赤弈陰羽天子南面立絻,無繁露朝服八十物,搢挺,唐叔,荀叔周公在左,太公望在右,皆絻,亦無繁露朝服七十物,搢笏旁,天子而立堂上
〈注〉王城既成大會諸侯
,荀國名,皆成王弟,故曰叔。
《路史》:荀侯,諸侯之伯,晉滅之為公族
公元前977年
昭王六年王錫郇伯命。
竹書紀年云云
公元前703年
桓王十七年秋,虢仲,芮伯,梁,荀侯,賈曲沃
春秋不書。
左傳桓公九年秋,虢仲,芮伯,梁,荀侯,賈,伐曲沃
〈疏〉正義曰:世本荀,賈皆姬姓,不知誰滅之,大夫有荀氏,賈氏,蓋晉滅之以賜大夫
邘 于
周武王子封于邘。
公元前636年
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富辰曰:昔周公二叔不咸故封親戚,以蕃屏周。
邘,,應,韓,武之穆也。
〈注〉河內野王西北有邘城。
《路史》:周之初興大封同姓,五十有三國,而文武之胙,又三十有二,于晉應寒狄武之穆也。
 武之穆四,于邘為長,先是唐有禍,成王封子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