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和 zh.wikisource.org
卷五百十
卷五百十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册府元龟卷五百十  宋 王钦若等 撰
  邦计部
    重敛  希旨  交结
   重敛
古者赋有艺而敛有时故财不匮而人不怨盖事举其
中取之以道也传曰作法于凉其弊犹贪其或用度靡
节事役滋烦始以边鄙之耸加以军旅之动故取之过
卷五百十 第 1b 页
籍率其倍征有馀则谓之丰财不足则因而变法乃至
行诛求之政侵削于下畜掊克之臣聚敛为务上有罢
民之失下有浚我之叹虽经费之暂足亦靡弊之实多
倘或事贵从权举非获已迫于用度人如之何虽出于
一时亦致远恐泥然而射利无厌残民以逞借曰无害
人不信也夫子所谓鸣鼓而攻之者其有旨哉
夏桀率遏众力率割夏邑(言桀君臣相率为劳役之事/以绝众力谓废农功相率割)
(刹夏之邑居/征赋重也)
卷五百十 第 2a 页
商纣都河内朝歌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鹿台台名今/在朝歌城中)
(又纣重赋伤民/敛聚怨雠之道)
魏侯时(诗不载/侯之谥)国人刺其君重敛蚕食于民不修其政
贪而畏人若大鼠故作石鼠之诗云
鲁宣公十五年初税亩非礼也谷出不过藉(周法民耕/百亩公田)
(十亩借民力/而税不过此)以丰财也
成公元年三月作丘甲(周礼九夫为井四井为邑四邑/为丘丘十六井出戎马一匹牛)
(三头四丘为甸六十四井出长毂一乘戎马四匹牛十/二头甲士三人步卒七十二人此甸所赋今鲁使丘出)
卷五百十 第 2b 页
(之讥重/敛也)
昭公四年郑子产作丘赋(邱十六井当出马一匹牛三/头今子产别赋其田如鲁之)
(田/赋)国人谤之曰其父死于路(谓子国为/尉氏所杀)已为虿尾(谓子/产重)
(赋毒害/百姓)以令于国国将若之何
哀公十二年春用田赋(直书之者以/示改去重敛)哀公问于有若曰
年饥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对曰盍彻乎(盍何不也周法/十一而税谓之)
(彻彻通也为/天下之通法)曰二吾犹不足如之何其彻也(二谓十/一而税)
秦始皇时内兴功作外攘夷狄收泰半之赋(三分取/其二)
卷五百十 第 3a 页
子力耕不足粮饟(古饷/字)女子纺绩不足衣服竭天下之
资财以奉其政犹未足以澹其欲(澹古/赡字)海内愁怨遂用
溃畔(下逃其/上曰溃)又云秦为乱政头会箕敛(家一头数出谷/以箕敛之也)
以供军费财匮力尽
汉武帝元狩四年县官衣食振业用度不足请收银锡
造白金及皮币以足用是时禁苑有白鹿而少府多银
锡乃以白鹿皮方尺缘以缋(缋绣也绘五/采而为之)为皮币直四
十万王侯宗室朝觐聘享必以皮币荐璧然后得行又
卷五百十 第 3b 页
造银锡白金(杂铸银锡/为白金)以为天用莫如龙地用莫如马
人用莫如龟故白金三品其一曰重八两圜之其文龙
名白撰直三千二曰次重差小方之其文马直五百(以/半)
(斤之重差为三品此重/六两则下品重四两也)三曰复小撱之其文龟直三
(撱圆而长也/音他果切)先是匈奴浑邪等降汉大兴兵伐匈奴
山东水旱贫民流徙皆卬给县官(卬音五/刚切)县官空虚御
史大夫张汤承上指请造白金及五铢钱笼天下盐铁
(笼罗其事皆/令利入官)排富商大贾出告缗令锄豪强并兼之家
卷五百十 第 4a 页
舞文巧诋以铺法又大农丞孔仅东郭咸阳言异时算
轺车贾人之缗赀钱有差小(异时言往时也轺小车也/缗谓钱贯也轺音弋昭切)
(缗音武/巾切)请算如故诸贾人末作贳贷卖买居邑贮积诸
(贳除也贷便与也贳音/式制切贷音士载切)及商以取利者虽无市籍各
以其物自占(占隐度也各隐度其财物多少而/为名簿送之于官也占音之瞻切)率缗钱
四千而算一(率计有二十钱/者则出一等)诸作有租及铸(以手力所/作而卖之)
(者/)率缗钱四千算一非吏比者三老北边骑士轺车一
(此制也身非为吏之例非三老北边骑/士而有轺车皆令出一算比音必视切)商贾人轺车
卷五百十 第 4b 页
二算(商贾人有轺车人使/多出一算重其赋)船长五丈以上一算匿不自
占不悉戍边一岁没入缗钱(悉尽/也)有能告者以其半畀之
元鼎五年九月列侯坐献黄金酎祭宗庙不如法夺爵
者百六人
六年卜式为御史大夫式既在位见郡国多不便县官
作盐铁器苦恶贾贵或强令民买之而船有算商者少
物贵乃因孔仅言船算事上不说汉连出兵三岁诛羌
灭两粤番禺以西至蜀南者置初郡十七(元鼎六年定/越地以为南)
卷五百十 第 5a 页
(海苍梧郁林合浦交趾九真日本珠崖儋耳郡定西南夷/夷以为武都牂柯越巂门沈黎文山郡及地理志西南)
(传所置犍为零陵/益州郡凡十七)且以其故俗治赋税南阳汉中以往
各以地比给初郡吏卒奉食币物传车马被具(地比谓/依其次)
(第自近及远比音频寐切/传音张阮切被音吏义切)而初郡又时小反杀吏汉发
南方吏卒往诛之间岁万馀人(间岁隔/一岁)费仰大农大农
以均输调盐铁助赋故能澹之然兵所过县县以为赀
给母乏而已不敢言轻赋法矣
宣帝五凤四年耿寿昌为大司农中丞上言增海租二
卷五百十 第 5b 页
倍天子皆从其计御史大夫萧望之奏言故御史属徐
(御史大/夫属)家在东莱言往年加海租鱼不出长老皆言
武帝时县官尝自渔海鱼不出后复予民鱼乃出夫阴
阳之感物类相应万事尽然
王莽天凤六年一切税天下吏民赀三十取一缣帛皆
输长安
后汉顺帝永和六年七月甲午诏假民有赀者户钱一

卷五百十 第 6a 页
灵帝中平二年南宫灾宦者张让赵忠等说帝令敛天
下田亩税十钱以修宫室发太原河东狄道诸材木及
文石每州郡部送至京师刺史二千石及茂才孝廉迁
除皆责助军修宫钱大郡至二三千万馀各有差当之
官者皆先至西园谐价然后得去(谐谓平论/定其价也)有钱不毕
者或至自杀其守清者乞不之官皆迫遣之
晋孝武太元八年始增百姓税米口五石
宋文帝元嘉中始兴太守徐豁上表曰武吏年满十六
卷五百十 第 6b 页
便课米六十斛十五以下至十三皆课三十斛一户内
随丁多少悉皆输米且十三岁儿未堪田作或是单回
便自逃匿户口岁减寔此之由宜更量课限使得存立
今若减其米课虽有交损考之将来理有深益诏善之
孝武时齐库上绢年调钜万疋绵亦称此期限严峻民
间买绢一疋至二三千绵一两亦三四百贫者卖妻儿
甚者或自缢死沈怀文具陈民困繇是绵绢薄有所减
俄复旧
卷五百十 第 7a 页
隋炀帝时东西游幸靡有定居每以供费不给逆收数
年之赋
唐代宗大历末韩滉为户部侍郎判度支苛剋颇甚覆
治按牍勾剥深文人多咨怨德宗嗣位素恶滉掊克改
为太常卿群议未息又出为晋州刺史
德宗建中三年四月太常博士韦都宾陈京建议以为
泉货所聚在于富商钱出万贯者请留其万贯为业有
羡官借以给军计天下不借一二十商人而国家数年
卷五百十 第 7b 页
之用足矣德宗从之许罢兵后以公钱还之仍令度支
条上判度支杜佑以是时诸道军用三月费钱百馀万
贯借商若获五百万贯可给数月矣乃诏京师大索冀
盈五百万贯京兆少尹韦祯督责颇峻长安令薛苹荷
校乘车搜人财货意其不实辄遣榜笞笞人不胜冤痛
或自缢而死京师嚣然如被盗贼统计田宅奴婢等估
才馀八十万贯又以僦匮纳质积钱货贮粟麦等一切
借其四分之一封其匮窖长安为之罢市百姓相率千
卷五百十 第 8a 页
万众邀宰相于道卢杞惧无以遏乃疾驰他道而归由
是祯复奏市钱不足百贯粟麦不足五十斛者免僦匮
纳质积所得与借商兼计才二百万贯人亦竭矣
五月淮南节度使陈少游请于本道两税钱每千增二
百因诏他道悉如淮南又㩁盐每斗更加百文
四年六月初税间架除陌钱时马燧李怀光李抱真李
芄四节度之兵屯于魏县判度支赵赞以军须迫蹙常
平利不时集乃请税屋间架算除陌钱间架法凡屋两
卷五百十 第 8b 页
架为一间屋有贵贱约价三等上价间出钱二千中价
一千下价五百所繇吏秉笔执算入人庐舍而计其数
衣冠士族或贫无他财独守故业坐多出算者动数千
万人不胜其苦凡没一间者杖六十告者赏钱五十贯
取于其家除陌法天下公私给与货易率一贯旧算二
十一益加算五十给与他物或两换者约钱为率算之
市主人市牙各给印纸人有卖买随自署记翌日合算
之有自货易不用市牙者验其私簿投状自道其有隐
卷五百十 第 9a 页
钱百没入二千杖六十告者赏钱十千出于其家法既
行而主人市牙得专其柄率多隐盗公家所入曾不得
半而怨黩之声嚣然满于天下
贞元八年四月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请加税十二以
增给官吏从之
五月初增税京兆苗亩三钱以给掌闲彍骑
宪宗元和十一年王师讨蔡州吴元济是时州县近淮
西者行输尤苦东畿供馈车常数千两相错于路每车
卷五百十 第 9b 页
驾三牛将卒有副所在霖潦汝颍汎溢馈车多阻其至
者或不以时归之于是东畿有以驴耕者
十一年九月罢湖南观察使韦贯之为太子詹事仍分
司东都时军用转乏亟责诸道进献贯之坐率管内刺
史钱助军故有是命
十四年六月丁巳判度支皇甫鏄重奏诸道州府监院
每年送上都两税㩁酒盐利度支米价等疋段加估定
数诏许之其先下州府监院连四月二十五日敕牒更
卷五百十 第 10a 页
不在行用限鏄急于掊聚先是奏近年天下所纳盐酒
等利抬估者一切追行诏既可给事中崔植抗论以为
用兵岁久百姓凋弊往者虽估踰其实今固不可复追
疏奏命宰臣召植宣旨嘉谕许辍已行之诏物议大罪
鏄而美植鏄惧至是乃文前过且重条奏请申敕以示
之及鏄作相剥下以希旨时李渤为库部员外郎会陈
许节度使郗士美卒令渤充吊祭使路次陜西渤上疏
曰臣自出使历求利病窃知渭南县长源乡本有四百
卷五百十 第 10b 页
户今才四十馀户阌乡县本有三千户今才有一千馀
户其他州县大略相似其弊所自起于摊逃大约十家
内一家逃亡即摊赋税使九家共出税额长定有逃既
摊似投石井中不到底不止摊逃之弊户不尽不休此
皆聚敛之臣竞剥下以奉上唯思竭泽不虑无鱼伏乞
诏书绝其摊逃以见在户家产钱数为定其馀有欠且
特恩免之计不数年人必归于农矣夫农者国之本本
立然后可以议太平若不繇此而云已太平者是邪佞
卷五百十 第 11a 页
之臣也伏乞陛下察而逐之疏奏仍具状申中书门下
穆宗长庆元年六月知怀州河阳节度参谋兼监察御
史韦珩奏论当州元和九年秋至十四年夏准旨额外
加徵并节度使司见简苗徵子及草等共计五百六十
万三千五百八十石束诏曰前刺史乌重胤等并位居
守土职在牧人加税纵缘军须岂得不先闻奏遇赦虽
当原宥亦合量有科徵乌重胤令狐楚魏义通等宜各
罚五月俸料知州官释放
卷五百十 第 11b 页
敬宗宝历元年七月盐铁使王播进羡馀绢一百万疋
仍请日进二万计五十日方毕播自掌盐铁正入不充
而羡进相次侵求聚敛迫于星火
文宗太和九年九月盐铁转运使王涯奏请变江淮岭
南茶法并请加税以赡邦计十月加宰臣王涯开府仪
同三司兼诸道盐铁转运㩁茶使初郑注自谓有经济
之方帝问以安人富国之术无以对因请㩁茶涯知不
可而不敢违及诏下商人计鬻茶之资不能当所㩁之
卷五百十 第 12a 页
多复以江淮间百姓茶园官自造作量给其直分命使
者主之江淮人什二三以茶为业皆公言曰果行是敕
止有尽杀使人入山反耳(兵兴以来山泽江淮海㩁莞/之利无遗逸矣利益归于上)
(民益窘于下涯尚欲希恩/加税重用其法以穷其人)
后唐末帝清泰元年诏禁军凤翔城下归阅帑藏无货
财率城中士庶至于鼎釜之类亦估给及经雍华陜率
如凤翔士民之家不胜其苦至京师三司调计左藏金
帛不过二三万续内外贡奉计外少四十五万缗诏卢
卷五百十 第 12b 页
质而下率配京城市民及舍屋计不过六万缗帝怒军
巡使下狱命供奉官丁昭溥史思温为军巡使昼夜督
促囚系满狱贫民不济有投井自经者而军中扬扬于
市四坊民聚诟云尔为主征行劳苦不羞见天子俾我
辈鞭胸打背出赏钱莫气槩扬扬天眼会有开时也帝
闻之不怿是夜李专宿于禁署让之曰韩昭胤首鼠
我不责办卿士人子弟尝言有才术今致我至此不能
运度以济时事留才术何所施也专惶恐待罪良久
卷五百十 第 13a 页
奏曰臣才力驽劣属当兴运陛下犹垂录任无以裨益
圣朝然府藏空竭军赏不给非臣之罪也臣思先皇弃
代之际是时府库滥赏已竭继以鄂王临朝纪纲大坏
纵有无限之财赋不能满骄卒溪壑之心所以陛下孤
立岐阳而得天下臣以为国之存亡不专在行赏须刑
政立于上耻格行于下赏当功罚当罪乃理道也若陛
下不改覆车之辙以赏无赖之军徒困蒸民存亡未可
知也今宜以见收财赋以给之不必践前言而希苟悦
卷五百十 第 13b 页
帝然之故有是给数二十馀万缗
汉少帝时王章为简校太尉同平章事判三司专于权
利剥下过当敛怨归上物论非之旧制秋夏苗租民输
一斛别输二升谓之雀鼠耗乾祐中输一斛者别令输
二斗目之为雀耗百姓苦之又官库出纳缗钱皆以八
十为陌至是民输者如旧官给者以七十七为陌民有诉
田者虽无数十口章必命全州覆视幸其广有苗额以
增邦赋曾未数年民力大困章与杨邠不喜儒士郡官
卷五百十 第 14a 页
所请月俸皆取不堪资军者给之谓之閒杂命物所司
高估其价估定更添谓之抬估章亦不满其意随事更
令添估章急于财赋峻于刑法民有犯盐曲之令虽丝
毫滴沥尽处极刑吏缘为奸民不堪命
   希旨
礼曰宁蓄盗臣不蓄聚敛之臣以害其民也况复希意
先指要宠固恩以尅下为忠以媚上为德重筦㩁之禁
增赋敛之规罔恤天灾谬陈经据供亿支费底贡羡赢
卷五百十 第 14b 页
务竭民财以从主欲虽赐予蕃庶光宠隆极盖无取焉
唐宇文融玄宗开元中为观农使与杨慎矜父子以勾
剥财物争行进献而致恩顾
王鉷天宝中为户口色役使以希旨事勾剥财物百姓
虽给复一年鉷即徵其脚钱广张其数玄宗在位多载
妃御承恩赏赐颇盛不欲频于左右藏取之鉷探旨意
岁进钱百亿万贮于内库以恣主恩赐赉鉷云此是常
年额外物非征税物帝以为鉷有富国之术利于王用
卷五百十 第 15a 页
益厚待之
杨国忠天宝中为户部侍郎判度支謟谀以利阴中为
己之功玄宗幸左藏库赐文武百官缣帛有差时国忠
徵夫丁租地税皆变为布帛用实京库屡奏帑藏充物
有踰汉制帝是以观焉又贱贸天下义仓易以布帛于
左藏库列造数百间屋以示羡馀请与公卿就观之又
诈言凤凰集于库
第五琦肃宗乾元初为度支盐铁使时京师多豪将求
卷五百十 第 15b 页
取无节琦不能禁乃悉以租赋进入大盈内库以中人
主之意天子以取给为便故不复出
刘晏代宗大历中为东都江南江淮山南等道转运盐
铁等使江淮茶橘晏与本道观察使各岁贡之皆欲其
先至有土之官或封山断道禁前发者晏厚以财力致
之尝先佗司繇是不为藩镇所便
裴延龄德宗贞元中为户部侍郎判度支尝因奏对请
积钱帛以实帑藏帝曰若为可得钱物延龄奏曰开元
卷五百十 第 16a 页
天宝中犬下户仅千万百司公务殷繁官员尚或有缺
自兵兴以来户口减耗大半令一官可兼领数司伏请
自今已后内外百司官阙未须补置收阙官禄俸以实
帑藏后因对事帝谓延龄曰朕所居浴堂院殿一袱以
多年之故似有损蠹欲换之未能对曰宗庙事至重殿
袱事至轻况陛下自有本分钱物用之不竭帝曰本分
钱何也对曰此是经义證据愚儒常材不可能知陛下
正合问臣惟臣知之准礼经云天下赋税当为三分一
卷五百十 第 16b 页
分充乾豆一分充宾客一分充君之庖厨乾豆者供宗
庙也今陛下奉宗庙至敬至严至丰至厚亦不能用一
分财物也只如鸿胪礼宾诸蕃客至于回纥马价用一
分钱物尚有赢羡甚多况陛下御膳宫厨皆极简俭所
用外分赐百官充俸料飧钱等犹未能尽据此而言庖
厨者之馀其数尚多皆陛下本分也用修数十殿亦不
合疑虑何况一袱帝曰经义如此人总不曾言之颔之
而已
卷五百十 第 17a 页
李锜贞元末为盐铁转运等使天下㩁酤漕运繇其操
剸专事贡献牢其宠渥
裴均为尚书左仆射判度支宪宗元和三年五月奏请
取荆南杂钱万贯修尚书省许之均前镇荆南自言府
库饶羡因有是请时议非之
王播为刑部侍郎充诸道盐铁转运等使元和十年讨
淮西宪宗以馈饷为功播能积聚号为羡馀专有贡献
帝颇顾遇超迁礼部尚书穆宗即位复进用播刑部尚
卷五百十 第 17b 页
书充诸道盐铁等使长庆元年冬十月特拜中书侍郎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依前充使当长庆时中外政权多
所假借播本因权故得擢升大用及在相府无所弼谐
颇不厌公望居半岁以简校右仆射同平章事出为淮
南节度仍领转运盐铁如旧至淮南遇岁旱有至骨肉
相食者播方务聚敛贡献人益怒之四年四月罢盐铁
转运使以王涯代之来年复以使务令播就淮南统之
谏官大臣章疏迭上终不能阻播关通之计当元和中
卷五百十 第 18a 页
两河宿兵发运殆无虚岁播掌财赋以希恩取媚特每
岁送钱号为羡馀宝历元年十二月进羡馀绫绢五十
万疋又太和元年五月己卯自淮南节度兼诸道盐铁
转运进绫绢三万疋丙戌又进银榼二百枚银盖碗一
百枚散碗二千枚绫绢各二十万疋并称盐铁羡馀播
自淮南入朝方图大用故极其进献仍伪以羡馀为名
九月播进玉带十三条四年正月丁亥进羡馀绫绢二
十万疋皇甫鏄判度支元和十三年正月进钱二万贯
卷五百十 第 18b 页
盐铁使程异进绢十万疋并号羡馀
王遂为光禄卿充供军使元和十四年讨郓州李师道
调兵食三百万及贼平遂进羡馀一百万繇是拜沂海
等州观察使
王涯为诸道盐铁转运使文宗太和四年四月庚戌进
第九船羡馀绫绢一万疋癸丑涯进第十船羡馀绫绢
二万疋十月王涯进降诞绫绢罗锦綵等共一万二千
八百疋银器一百事十二月戊寅涯进羡馀绫绢前后
卷五百十 第 19a 页
凡八百馀疋五年二月庚辰涯进羡馀疋段进银碗一
千五百口丁酉涯进羡馀绫绢共十万疋八月戊寅涯
进羡馀绢二万疋甲申涯进羡馀绫绢二万疋九月辛
丑涯进羡馀绫绢二万疋六年六月涯进羡馀绢二十
万疋
王起判度支太和四年十月进绫绢夹缬杂綵等共一
万四千三百疋御衣一副镜一面诸方镇称是
   交结
卷五百十 第 19b 页
夫位司邦本职在均输或请谒以求名或朋附而固宠
妄交要路謟事中人总计失于成谋节均亏于适用利
权莫举经制靡修信不可委以计会之任助于富庶之
政也
唐元载肃宗元年为户部侍郎度支并诸道转运使与
倖臣李辅国善辅国妻元氏载之诸宗因是相昵狎时
辅国权倾海内举无违者会选京尹辅国乃以载兼京
兆尹载意属国柄就辅国恳辞京兆尹辅国识其意然
卷五百十 第 20a 页
之翌日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度支转运使如故
刘晏代宗宝应初为吏部尚书平章事领度支盐铁转
运租庸等使坐与中官程元振交通元振得罪晏罢相
为太子宾客寻授御史大夫领东都河南江淮山南等
道转运租庸盐铁等使当时权势或以亲戚为托晏亦
应之俸给之多少命官之迟速必如其志然未尝得亲
职事
班宏德宗贞元中以为户部尚书为宰相窦参度支使
卷五百十 第 20b 页
之副每奉诏营建宏必极壮丽亲程课役又厚结权倖
以倾参知为上所疏乃让度支使遂以宏专判
李锜贞元中为浙江西道都团练观察及诸道盐铁转
运等使具以天下㩁酤漕运繇其操剸以故额有骄恣
专事贡献牢其权宠中朝柄事者悉以利交之
程异贞元末为虞部员外郎充盐铁转运杨子留后顺
宗即位王叔文恃恩乱纪时之捷给见利者皆附焉异
亦被引用叔文败出为岳州刺史翌日又贬柳州司马
卷五百十 第 21a 页
薛謇贞元末为代北营田水运使善畜牧有良马时以
赂朝权及中贵人时中官薛盈珍有勤力于元和初謇
以族人附进盈珍颇延誉以助之故自泗州刺史迁福
建观察使
张平叔穆宗长庆中为户部侍郎判度支平叔险狡大
言因王播以进既掌财用常屈公利以便私嬖倖多狎

王播长庆末为淮南节度诸道盐铁转运等使敬宗即
卷五百十 第 21b 页
位罢盐铁转运使时中尉王守澄用事播自落利权广
求珍异令腹心吏内结守澄以为之助守澄乘间启奏
言播有才上于延英言之谏议大夫独孤朗张仲方起
居郎孔敏行柳公权宋申锡补阙韦仁实刘敦儒拾遗
李景让薛廷老等请开延英面奏播之奸邪交结宠幸
复求大用天子冲幼不能用言自是物议纷然不息明
年正月播复领盐铁转运使播既得旧职乃铜盐之内
巧为赋敛以事月进名为羡馀其实正额务希奖擢不
卷五百十 第 22a 页
恤人言
王涯文宗太和末为司空领盐铁转运使江南𣙜茶使
涯与判度支王播交结中尉王守澄请托中纳材木至
开成元年正月敕度支自此不得收贮材木如或宣索
即以其直市供诸色作料亦如之先是度支奏旧管右
神策军及诸色人假商人名中纳材木计支价值三十
三万二千四百馀贯所中材木茶无至者御史台推鞫
皆涯播之中纳故有是命
卷五百十 第 22b 页
王彦威文宗开成中为户部侍郎判度支既掌利权心
希大用时内官仇士良鱼弘志禁中用事先是左右神
策军多以所赐衣服于度支中估判使多曲从厚给其
价开成初有诏禁止然趋利者犹希意从其请托明年
彦威大结私恩凡内官请托无不如意物议鄙其躁妄
(一说开成二年四月彦威奏左神策及立三军共中纳/衣赐紫绫二万二千五百疋请与收纳从之近年诸司)
(于度支纳卖货蠹国用积弊不能去之自开成初时降/明诏禁断至是彦威以仇士良威福日炽故复为奏请)
(时论大/为不可)
卷五百十 第 23a 页
 
 
 
 
 
 
 
 
卷五百十 第 23b 页
 
 
 
 
 
 
 
 册府元龟卷五百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