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和 zh.wikisource.org
卷二十一
卷二十一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册府元龟卷二十一   宋 王钦若等 撰
  帝王部
   徵应
自古受命而王者莫不有徵应焉岁起摄提肇生天皇
书契而下益章章矣故曰黄河清而圣人生里社鸣而
圣人出群龙见而圣人用生既异禀则文王之在母不
忧出既殊感则汉高以斩蛇自负用既响合则光武应
卷二十一 第 1b 页
白水之谶而中兴矣传曰天降时雨山川出云嗜欲将
至有开必先易曰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而万物睹上
自日月星辰下及昆虫草木以时荐祉者何可胜道哉
是知天人合契灵祗幽赞运之斯启感而遂通乘时建
事大勋以集盖帝者之兴未有不休徵先兆以表眷命
之符者也
帝尧初为唐侯尝梦攀天而上之
帝舜耕于历山梦眉长与须等
卷二十一 第 2a 页
夏禹初为司空观于河有长人白面鱼身出曰吾河精
也呼禹曰文命治淫授禹河图言治水之事乃退入于

周文王父季历之十年飞龙盈于殷之牧野此盖圣人
在下位将起之符也及为西伯作邑于丰文王之妃曰
太姒梦商庭生棘太子发植梓树于阙间化为松柏柞
棫以告文王文王币告群臣与发并拜吉梦季秋之甲
子赤雀衔书及丰止于昌户昌拜稽首授之其文要曰
卷二十一 第 2b 页
姬昌苍帝子亡殷者纣
武王伐纣度孟津中流白鱼跃入王舟王俯取鱼长三
尺目下有赤文成字言纣可伐王写以吉字鱼文消燔
鱼以告天有火自天止于王屋流为赤乌乌衔谷焉谷
者纪后稷之德火者燔鱼以告天天火流下应以吉也
遂东伐纣胜于牧野兵不血刅而天下归之
汉高祖初从王媪武负贳酒时饮醉卧武负王媪见其
上尝有怪高祖每酟留饮雠数倍及见怪岁竟此两家
卷二十一 第 3a 页
常折券弃负后高祖以亭长为县送徒骊山徒多道亡
自度比至皆亡之到丰西泽中亭止饮夜皆解纵所送
徒曰公等皆去吾亦从此逝矣徒中壮士愿从者十馀
人高祖被酒夜径泽中令一人行前行前者还报曰前
有大蛇当径愿还高祖醉曰壮士行何畏乃前拔剑斩
蛇蛇分为两道开行数里醉因卧后人来至蛇所有一
老妪夜哭人问妪何哭妪曰人杀吾子人曰妪子何为
见杀妪曰吾子白帝子也化为蛇当道今者赤帝子斩
卷二十一 第 3b 页
之故哭人乃以妪为不诚欲苦之妪因忽不见后人至
高祖觉告高祖高祖乃心独喜自负诸从者日益畏之
高祖隐于芒砀山泽间吕后与人俱求尝得之高祖怪
问吕后后曰季所居上尝有云气故从往尝得季高祖
又喜沛中子弟或闻之多欲附者高祖既入咸阳范增
令人望其气皆为龙成五色此天子气故劝项籍急击
之勿失沛公用项伯张良谋来谢得免高祖既为汉王
二年项籍击汉睢水上大破汉军多杀士卒睢水为之
卷二十一 第 4a 页
不流围汉王三匝大风从西北起折木发屋扬沙石书
晦楚军大乱而汉王得与数十骑遁去陈馀袭破常山
王耳耳败走曰汉王与我有故而项王彊立我我欲之
楚丼公曰(善说星者丼/氏也齐人)汉王之入关五星聚东井东井
者秦分也先至必王楚虽彊后必属汉耳遂走汉(又汉/书载)
(汉元年十月五星聚晋东井以历推之从岁星也此高/皇帝受命之符故客谓张耳曰东井秦地汉王入秦五)
(星从岁星聚当以义取天下秦王子婴降汉王于轵道/汉王以属吏宝器妇女亡所取并封公门还军次于霸)
(上以候诸侯与秦民约法三章民亡不归心者可谓能/行义矣天之所予也五年遂定天下即帝位此明岁星)
卷二十一 第 4b 页
(之聚东井为/秦地明效也)
文帝初为代王会丞相大尉共诛诸吕使行迎代王代
王报太后计犹豫未定卜之兆得大横(龟曰兆筮曰卦/卜以荆灼龟文)
(正横/也)占曰大横庚庚余为天王夏启以光(庚庚横貌其/繇文也占谓)
(其繇也先是五帝官天下尧则䄠贤至夏启始传嗣能/光先君之业文帝亦袭父迹言似启也繇音文救切本)
(作籀籀书也/谓读卜辞)代王曰寡人固已为王又何王乎卜人曰所
谓天王者乃天子也
昭帝武帝少子也母曰赵倢伃本以有奇异得幸(谓望/气者)
卷二十一 第 5a 页
(言有奇女子气及召见手/指拳上自披之即时伸)及生帝亦奇异(十四月/乃生)
宣帝武帝曾孙在襁褓坐戾太子系郡邸狱望气者言
长安狱中有天子气帝遣使者分条中都官狱系者轻
重皆杀之内谒者令郭穰夜至郡邸狱丙吉拒闭使者
不得入曾孙赖吉得以全幼时居数有光耀每买饼所
从家辄大雠(与售/同)亦以是怪初昭帝元凤三年正月泰
山莱芜山南匈匈有数千人声民视之有大石自立高
丈五尺大四十八围入地深八尺三石为足石立后有
卷二十一 第 5b 页
白鸟数千下集其旁昌邑有枯社木卧复生又上林苑
中大柳树断枯卧地亦自立生有虫食树叶成文字曰
公孙病已立时眭孟推春秋之意以为石柳皆阴类下
民之象泰山者岱宗之岳王者易姓告代之处今大石
自立僵柳复起非人力所为此当有从匹夫为天子者
枯社木复生故废之家复生明公孙氏当复兴者也孟
意亦不知所在即说曰先师董仲舒有言虽有继体守
文之君不害圣人之受命汉家尧后有传国之运汉帝
卷二十一 第 6a 页
宜谁差天下求索贤人(谁问差择也问/择天下贤人)䄠以帝位(䄠古/禅字)
而退自封百里如殷周二王后以承顺天命孟使友人
内官长赐上此书(内官署名百官表云内官长丞初属/少府中属主爵后属宗正赐者其长)
(之名/也)时昭帝幼大将军霍光秉政恶之下其书廷尉奏
眭孟妄设妖言惑众大逆不道皆伏诛后五年孝宣帝
兴于民间即位徵孟子为郎(宣帝初/名病已)
后汉光武皇考南顿君钦初为济阳令以建平元年十
二月甲子夜生光武于县舍有赤光炤室中钦异焉使
卷二十一 第 6b 页
卜者王长占之长辟左右曰此兆吉不可言是岁县界
有嘉禾生一茎九穗因名光武曰秀明年方士有夏贺
良者上言哀帝云汉家历运中衰当再受命于是改号
为泰初元年称陈圣刘太平皇帝以厌胜之及王莽篡
位忌恶刘氏以钱文有金刀故改为货泉或以货泉字
文为白水真人后望气者苏伯阿为王莽使至南阳遥
望见舂陵郭唶曰气佳哉郁郁匆匆然及始起兵还舂
陵远望舍南火光赫然属天有顷不见道士西门君惠
卷二十一 第 7a 页
李守等亦云刘秀当为天子更始立光武为大司马徇
河北以王郎新盛乃北徇蓟晨夜兼行蒙犯霜雪天时
寒面皆破裂至滹沱河无船适遇冰合得过未毕数车
而陷(又王霸传曰光武徇蓟王郎起兵光武即南驰至/下曲阳传闻王郎兵在后从者恐及至滹沱河候)
(吏还白河水流澌无船不可济官属大惧光武令王霸/往视之霸恐惊众欲且前阻水还即诡曰冰坚可渡官)
(属皆喜光武笑曰候吏果妄语也遂前北至河河冰亦/合乃令霸护渡未毕数骑而冰解光武谓霸曰安吾众)
(得济免者卿之力也霸谢曰此明公至德神灵之祐虽/武王白鱼之应无以加此光武谓官属曰王霸权以济)
(事殆天/瑞也)惶惑不知所之有白衣老父在道旁指曰努力
卷二十一 第 7b 页
信都郡为长安守此去八十里光武即驰赴之信都太
守任光开门出迎光武
安帝自在邸第数有神光炤室又有赤蛇盘于床第间
献帝母王美人妊娠畏何后服药欲除之胎安不动又
数梦负日而行
魏太祖之为魏王也先是熹平五年黄龙见谯光禄大
夫桥玄问太史令单飏此何祥也飏曰其国后当有王
者兴不及五十年亦当复见天事恒象此其应也内黄
卷二十一 第 8a 页
殷登默而记之至四十五年太祖为魏王登尚在文帝
初为魏王延康元年三月黄龙见谯登闻之曰单飏之
言其验兹乎(魏书曰王召见登谓之曰昔成风闻楚丘/之繇而敬事季友邓晨信少公之言而自)
(纳光武登以笃老服膺占术记识天/道岂有是乎赐登谷一百斛遣归家)四月饶安县言白
雉见(赐饶安田租渤海郡百户牛酒/大酺三日太常以太牢祠宗庙)八月石邑县言凤
凰集又郡国十三言凤凰见二十七言白虎见是年麒
麟十见郡国
晋武帝初为中抚军魏咸熙元年六月镇西将军卫
卷二十一 第 8b 页
至于成都得璧玉印各一枚文似成信字魏人宣示百
官藏于相国府贾充闻之曰吾闻谯周之言先帝讳备
其训具也后主讳禅其训授也如言刘已具矣当授与
人也今中抚军名炎而汉年极于炎兴瑞出成都而藏
之于相国府此殆天意矣是岁拜充为梓潼太守明年
八月嗣相国晋王位是月长人见于襄武长三丈告县
人王始曰今当太平初张掖郡删丹县金山玄川溢涌
宝石负图状象灵龟广一丈六尺长一丈七尺一寸围
卷二十一 第 9a 页
五丈八寸立于川西有石马七其一仙人骑之其一羁
绊其五有形而不善成有玉匣关盖于其前上有玉字
玉玦二璜一麒麟在东凤鸟在南白虎在西牺牛在北
马自中布列四面色皆苍白其南有五字曰上上三天
王又曰述大金大讨曹金但取之金立中大金马一匹
在中大吉开寿此马甲寅述水凡中字六金字十又有
若八卦及列宿孛彗之象焉
(搜神记曰初汉元成之世先识之士有言曰魏年有和/当有开石于西三千馀里系五马文曰大讨曹及魏之)
卷二十一 第 9b 页
(初兴也张掖之柳谷有开石始见于建安形成于黄麟/初丈备于太和周围七寻中高一仞苍质素章龙马)
(鹿凤凰仙人之象灿然咸著此一事者魏晋大兴之符/也至晋太始三年张掖太守焦胜上言以留郡本国图)
(较今石文文字多少不同谨具图上按其文有五马象/其一有人平上帻执戟而乘之其一有若马形而不成)
(其字有金有合有中有大司马有王有大吉有正又有/开寿其一成行曰金当取之汉晋春秋曰氐池县大柳)
(谷口夜激波涌溢其声如雷晓而有苍石立水中长一/丈六尺高八尺白石画文为十三马一牛一鸟八卦玉)
(玦之象皆隆起其文曰大讨曹适水中甲寅帝恶其讨/也使凿去为计以苍石窒之宿昔而白石满焉至晋初)
(其文愈明象皆/焕彻如玉焉)
怀帝初诞有嘉禾生于豫章之南昌先是望气者云豫
卷二十一 第 10a 页
章有天子气其后竟以豫章王为皇太弟
元帝以晋王即位始秦时望气者云五百年后金陵有
天子故始皇东游以厌之改其地曰秣陵堑北山以绝
其势及孙权之称号自谓当之孙盛以为始皇逮于孙
氏四百三十七载考其历数犹为未及帝之渡江也乃
五百二十六年真人之应在于此矣初有玄石图有牛
继马故宣帝初忌牛氏遂为二榼共一口以贮酒焉帝
先饮者佳而以毒酒鸩其将牛金而恭王妃夏侯氏竟
卷二十一 第 10b 页
通小吏牛氏而生元帝咸宁初风吹大社树折社中有
青气占者以为东莞有帝者之祥繇是徙封东莞王于
琅琊即帝祖武王也及吴之亡王浚实先至建邺而皓
之降款远归玺于琅琊天意人事又符中兴之兆帝初
镇建业郭璞为王导参军导令璞筮之遇咸之井璞曰
东北郡县有武名者当出铎以著受命之符西南郡县
有阳名者井当沸其后晋陵武进县人于田中得铜铎
五枚柄口皆有龙虎形又有将雏诸雀集其前皆驱去
卷二十一 第 11a 页
复还至于再三又有鹅三四头高飞且鸣周回东西昼
夜不下如此者六七日豫章有大樟树大三十五围枯
死积久永嘉中忽更荣茂又历阳县中井沸经日乃止
及帝为晋王又使璞筮遇豫之暌璞曰会稽当出钟以
告成功上有勒铭应在人家井泥中得之繇辞所谓先
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者也及帝即位大兴初会
稽郯县人果于井中得一栈钟长七寸二分口径四寸
半上有古文奇书十八字云会稽徽命馀字时人莫识
卷二十一 第 11b 页
之璞曰盖王者之作必有灵符塞天人之心与神物合
契然后可以言受命矣观五铎启号于晋陵栈钟告成
于会稽瑞不失类出皆有方岂不伟哉若夫铎发其响
应徵其象器以数臻事以实应天人之际不可不察初
武帝伐吴琅琊武王伸率众出涂中而王浑逼历阳王
浚已次近路孙皓欲降送天子玺绶近越二将而远送
诣伸识者咸怪之吴之未亡也吴郡临平湖一旦自开
湖边得石函中有小青石刻作皇帝字旧言临平湖塞
卷二十一 第 12a 页
天下乱开则天下太平吴人以为美祥俄而吴灭后帝
兴于江左
康帝初为吴王成帝咸和六年五月曲阿有柳树倒地
六载是月忽复起生九年五月甲戌吴雄家有死榆树
是日因风雨起生与汉上林断柳起生同象时虽改封
琅琊而犹食吴郡为邑是帝起体飨国之象也曲阿先
亦吴地象见吴皆天意也
孝武帝始四岁时哀帝兴宁三年五月庐陵西昌县修
卷二十一 第 12b 页
明家有死栗树是日忽起生及得位垂统识者窃曰西
昌修明之祥帝讳实应之矣(孝武讳曜/字昌明)是与汉宣帝颇
同象也
后魏道武初生于参合陂明年有榆生于埋胞之坎后
遂成林帝既为代王登国六年十二月出猎亲获鹿一
角召问群臣皆曰鹿当二角今一角是诸国将并之应也
天兴元年遂即皇帝位初圣武帝讳诘汾尝率数万骑
田于山泽歘见辎軿自天而下既至见美妇人侍卫甚
卷二十一 第 13a 页
盛帝异而问之对曰我天女也受命相偶遂同寝宿旦
请还曰明年同时复会此处言终而别去如风雨及期
帝至先所田处果复相见天女以所生男授帝曰此君
之子也善养视之子孙相承当世为帝王语讫而去子
即始祖神元帝讳力微也故时人谚曰诘汾皇帝无妇
家力微皇帝无舅家天兴四年新兴太守上言晋昌民
贾相昔年二十二为雁门郡吏入句注西陉见一老父
谓相曰自今以后四十二年当有圣人出于北方时当
卷二十一 第 13b 页
太平子孙永长吾不及见之言终而过相顾视之父老
化为石人相今七十下检石人见存至帝破慕容宝之
岁四十二年
后周太祖其先普回因狩得玉玺三纽有文曰皇帝玺
普回异之以为天授后太祖为夏州刺史尝从数骑于
野忽闻箫鼓之音以问从人莫之闻也贺拔岳为侯莫
陈悦所杀太祖遂奄有其众初岳营于河曲有军吏独
行忽见一老翁须眉皓素谓之曰贺拔虽复㨿有此众
卷二十一 第 14a 页
然无所成当有一宇文家从东北来后必大盛言讫不
见此吏尝与所亲言之至是方验
隋高祖初生有尼来自河东谓皇妣曰此儿所从来甚
异不可俗间处之将高祖舍于别馆躬自抚养皇妣尝
抱高祖忽见头上角出遍体鳞起皇妣大骇坠高祖于
地尼自外入见曰已惊我儿致令晚得天下至周武帝
时定州城西门久闭不开齐文宣帝时或谓开之以便
行路帝不许曰当有圣人来启之及隋高祖至而开焉
卷二十一 第 14b 页
莫不惊异
唐高祖初仕隋为谯陇刺史善相者史世良言于高祖曰
公骨法非常必为人主至于命也非所敢知久之世良
复遇高祖乃大惊曰骨法如旧年寿之相顿异昔时勿
忘鄙言愿深自爱高祖心益自负及为殿内少监时尚
食奉御郭弘道善相高祖善之弘道因言曰公天中伏
犀下接于眉此非人臣之相宜深自爱高祖取弘道银
盆置之于地引弓射之谓弘道曰向言有验当一发中
卷二十一 第 15a 页
之既发应弦而中弘道曰愿公事验之日赐赏金盆高
祖大悦后为太原留守镇并州时武士彟为司铠参军
事诘朝尝于街内独行闻空中有人言曰唐公是天子
士彟寻声不见有人乃以此白高祖并进兵书高祖悦
之曰幸勿多言兵书禁物尚能将来深识好心当同富
贵耳其夜士彟梦高祖乘马上天旦以状闻高祖大悦
于是出入卧内委以心腹大业十三年起义兵于太原
五月甲子庆云见甲戌有白乌飞入高祖之怀七月丙
卷二十一 第 15b 页
辰师次霍邑隋武牙郎将宋老生陈兵拒险义师不得
进屯军于贾胡堡会霖雨积旬馈运不给高祖患之忽
有白衣老父诣军门请见曰予霍山神遣语大唐皇帝
若向霍邑当东南傍山取路八月雨止我当助尔破之
高祖初哂之遣人东南视地果有微道高祖笑曰此神
不欺赵襄子岂当负吾耶时有讹言云突厥将袭太原
又军粮且尽高祖命旋师太宗切谏乃止八月己卯雨
果霁高祖大悦以太牢祭霍山庚寅次古堆去绛郡二
卷二十一 第 16a 页
十馀里有紫云如华盖楼阙之形正临高祖之上癸巳
次龙门县河水变清白狐见十一月丙辰入京师尊代
王为天子改元义宁元年高祖为唐王义宁二年二月
辛卯安邑白鹿见甲午河池言庆云见三月丙辰高祖
汎舟于后池有鱼二跃入舟乙丑赵郡公孝恭献神龟
背上有文曰万国付某代代乐武德六年七月车骑将
军刘山涛上书高祖龙潜时数往来雒交之庄舍践二
石靴迹见于石中至今犹在高祖令凿之深寸馀其迹
卷二十一 第 16b 页
愈明乃止(初隋大业中有谣云桃李子洪水绕扬山炀/帝疑李氏有受命之符故诛李金及李密㨿)
(雒口仓欲其应谶隋文时自长安故城东南移于唐兴/村置新都令西内承天门正当唐兴村门今有大槐树)
(柯叶森郁即村门树也有司以行列不正/将去之帝曰高颎尝坐其下不可去也)
太宗文皇帝以隋开皇十八年岁次戊午生于武功之
别馆初太宗在孕而语声达于外后心异之将诞育后
不之觉而太宗已生时有庆云见瀰漫数里上属于天
二龙戏于门外水中经三日乃冲天而去见者惊焉大
业十三年望气者云龙门有天子气连太原甚盛故炀
卷二十一 第 17a 页
帝置离宫数游汾阳宫以厌之至是太宗称述此事以
白高祖既举义师旦日太宗所居处有紫云当其上俄
变为五色状如飞龙武德八年拜中书令尝夜于嘉猷
门侧见一神人长数丈素衣冠呼太宗进而言曰我当
令汝作天子太宗再拜忽因不见所居弘义宫中有一
大池尝作佳气郁然高数百尺太宗心独异之至九年
其气转盛上属于天六月癸未克定内难立为皇太子
万机巨细皆令取决初太宗为秦王高祖制诗云圣德
卷二十一 第 17b 页
合天地五宿连珠见和风拂世民上下同欢宴帝于宫
西造宅初成高祖送玉玺以至帝所缙绅先生相谓曰
诗及玉玺盖奉国之祥瑞者欤又有方士乔伏仁善言
符命见建成元吉俱有争心因谓所亲曰秦王应天上
录当为元君此二人乃驱除耳果如其言鄎隐海陵之
未发也太史奏云太白入南斗秦王得天下其锋不可
当自非皇天眷顾何以臻此
高宗初为晋王贞观十七年太子承乾得罪废为庶人
卷二十一 第 18a 页
次当立者濮王太宗以晋王仁孝又以太原瑞石文云
李治万吉乃与长孙无忌房玄龄李绩褚遂良等定计
立为皇太子
睿宗初生于含凉殿则天乃于殿内造佛事有玉象焉
及长游观其侧玉象忽言尔后当为天子
玄宗初为临淄郡王景龙三年出为潞州别驾境有黄
龙白日上升天又视事之际吏咸见赤龙㨿案尝出畋
有紫云在其上从者望而奇之四年来朝京师将行使
卷二十一 第 18b 页
术士韩礼筮有一蓍孑然独立礼惊曰策立其瑞非常
之事也贵不可言既行所过之处大人迹见州人皆异
之先是帝所居宅外有池水浸溢顷馀望气者以为龙
气是年四月中宗幸其第因游其池结綵为楼船令巨
象踏之及平内难日寅时潞州闻空中语曰临淄王诛
韦庶人相王得天下吏惊走遽白于刺史以掾吏狂妄
留系旬日会制到乃舍之帝自至潞州日抱戴月重轮
嘉禾合穗李树连理等凡十有九瑞
卷二十一 第 19a 页
开元二年六月左拾遗蔡孚献龙池集王公卿士以下
凡百二十篇请付太常寺其辞合音律者为龙池乐章
以歌圣德从之初帝在藩与宋王等居于兴庆里时人
谓为五王子宅及景龙末宅外池水涌出汎滟清莹流
之不竭中有龟龙游焉故群臣歌之八年郑州人元承
徵上封事曰谨按魏典及北齐至后魏太平真君年中
内学者奏言上党有天子气在壶关大王山于时太武
南巡亲幸上党掘山封石将以厌之亦犹秦始皇东游
卷二十一 第 19b 页
望气者云五百年后金陵有天子气始皇乃改金陵为
秣陵堑北山以绝其势孙权僭号吴人以为当之孙盛
晋阳秋云从始皇东游之岁至孙权僣号之时中间四
百三十七年数权未当应及晋元帝南渡始有五百二
十六年以彼金行奄居四海金陵之瑞其在兹乎又按
太武之后百有馀年高欢以内学之言复欲妄干符命
因勒兵马来在晋阳舍于壶关六旬而去更有上党百
姓从在晋阳因名上党之坊实曰晋阳之地欢又居此
卷二十一 第 20a 页
伪以应之论其僣应则高欢不异于孙权语以虚攘则
太武有同于嬴政暗于时运岂不惜哉臣等恭寻符命
壶关天子之气正是陛下当焉玄穹上眷符命下钟故
使历试潞州所以用当其应此天意也岂人事乎然而
一幸潞州三移灰琯壶关之地岁时为蒐狩之场大王
之山朝夕即豫游之所始能龙潜上党寻乃凤举咸宁
内学之言果合符契又按内学所奏符应年月太平真
君太平则叶今辰真君则更明陛下自唐至魏三百馀
卷二十一 第 20b 页
年触类而推无不验应伏愿陛下上承天意下谕人心
昭告寰瀛编列国史从之
肃宗初为皇太子天宝十三载观安禄山有悖逆之状
恐危宗庙遂精诚祈梦其夜梦故内侍普寂等二人舁
一紫案覆以黄帕自天而下直至帝前素版丹书文字
甚多既寤所记者维四句曰厥不云乎其惟其时上天
所保福禄不亏十五载六月玄宗幸蜀帝幸灵武次永
寿县云气见西北长数丈成楼阁之状识者以为天子
卷二十一 第 21a 页
气自是紫云拥帝所乘马聚散不时至平凉都路傍遇
一伏兔命左右索弓箭因谓左右曰吾若破贼射则中
之不然则否一发而毙左右咸称万岁帝初发平原有
云彩见空白鹤前引出军之后有黄龙自帝所憩屋腾
空而去后于彭原郡受册太上皇下诰曰间者日抱带
赤雀白狼之瑞接武荐臻此皆皇帝圣敬之符孝友之
感也
宪宗自广陵郡王册为皇太子时顺宗即位已久而臣
卷二十一 第 21b 页
下未有亲奏对者内外咸言王伾王叔文专行断决日
有异说又属频阴雨皆以为群小用事之应及将行册
礼之夕雨乃止至行事之时天景晴朗有庆云见识者
以为天意有所归
宣宗初封光王十馀岁时遇重疾沈惙忽有光曜烛身
蹶然而兴正身拱揖如对臣僚乳媪以疾闻穆宗往视
之抚其手曰此吾家英物非心惫也赐以玉如意御马
金带尝梦乘龙升天言之于郑太后乃曰此不宜人知
卷二十一 第 22a 页
幸勿复言
懿宗初封郓王尝经重疾郭淑妃侍医药见黄龙出入
卧内既间妃以异告帝曰慎勿复言又尝大雪数尺而
帝寝室之上独无人皆异之大中末年京城小儿摺布
蘸水向日张之谓之捩晕又宣宗曾制奏边陲曲撰词
云海岳宴咸通至是帝以郓王即位改元咸通卒皆验
昭宗即位前一日于宅所居之邸东垣有紫气二条若
成文字俄于气生之处发其垣获金龙子一枚诸王及
卷二十一 第 22b 页
左右咸共观见及听政颁示百官
后唐武皇初为太原节度使以昭宗景福二年十二月
狩于近郊获白兔有角长三寸
庄宗初嗣晋王时长柳巷田家有桃树伐已经年旧坎
仍在其仆木一朝屹然而起行数十步复于旧坎其家
惊骇苍黄散走议者以汉昭帝时上林仆木起立生枝
虫蠹成文而宣帝兴今木理成文仆而重起亦李氏中
兴之符也又天祐十七年幽州人于田中得金印文曰
卷二十一 第 23a 页
关中龟印李绍宏使人送于行台议者曰关中列圣所
都龟者卜年之物符玺传授之器湮落在田乃今复见
盖王者受命之符也十八年正月魏州开元寺僧传真
获传国玺一送于行台传真之师于广明中遇京师丧
乱得之缄秘已四十年篆文古体人不识之唯以珍物
秘藏非以为国玺也兴建初法物司收市宝玉传真将
鬻之玉人识而叹曰国宝之一也何至于斯传真且喜
送于行台帝出之以示诸将验其文即受命八字也光
卷二十一 第 23b 页
彩莹曜希世罕有群僚诸将奉觞称贺帝曰天祚有德
锡之神器顾于𦕈末何敢当之止于缄藏俟其真人耳
二十年正月丙子朔五台山僧献铜鼎二枚每容二斗
言于山中石崖陊裂得之形器古异识者以为中兴之
瑞按西汉哀平之间扶风王延年获铜鼎二枚赤色有
光后光武诛新莽中兴汉室鼎者帝王重器以异为瑞
不必贡金九牧质重万钧以为异也
明宗初在太宗左右尝巡边宿于雁门逆旅逆旅媪方
卷二十一 第 24a 页
娠帝至媪慢不时具食腹中儿谓母曰大家至速宜具
食声闻于外媪异之遽起亲奉㸑敬事尤谨帝曰媪前
倨后恭诘之曰公贵不可言也问其故具道娠子腹语
事帝曰慢妪逊言惧千辱耳同光末自邺迥回趋白皋渡
将济以渡船甚少帝方忧之忽有木筏数只沿流而至
即用以济师故无留滞焉
末帝初在太原尝与晋高祖因击毬同入赵襄子之庙
见其塑像屹然起立帝私心自负及为护国军节度使
卷二十一 第 24b 页
一日梦明宗召至寝门与宋王各剃头而退及寤以问
宾吏皆无对者时雨池擢盐推官李专美在坐屏人谓
帝曰将来嗣主必明公也帝心喜之又帝在岐阳日有
前为判狱吏何叟者(失其/名)年踰七十暴卒于家见一人
谓何曰阴府召君何随之至一公宇甚宏敞有吏凭几
戒何曰召汝无他事为吾言于潞王来年三月当为天
子善自爱也及苏密告帝亲要虑其妄诞不敢言月馀
复卒阴官见而叱曰汝安得违吾旨不达其事何具陈
卷二十一 第 25a 页
为左右所阻阴官曰且放汝还可速言之何退见廊庑
下有簿书狼籍以问主者曰此朝代将改升降人爵之
籍也及再苏谒刘延朗密道其事帝屏人召何入问谓
曰尔虽有凭吾无以信何曰某衰耄若此唯有一子请
大王质之如无验可杀之又张濛岐州之瞽者自言知
术数不龟不蓍言是太白山神其神祠元魏时崔浩庙
时事否泰人之休咎濛告于神即传吉凶之言房皓昵
于事神酷信之帝在岐阳皓引濛谒见闻帝语声骇然
卷二十一 第 25b 页
曰非人臣也令皓询其事即传神语曰三珠并一珠驴
马没人驱岁月甲庚午中兴戊巳土皓请曰神言予不
知也长兴四年五月府廨诸门无故自动人颇骇异遣
皓问濛濛见皓来未交言先问皓衙署小异勿怪不出
三日有恩命其夜报至封潞王及帝被疑除镇甚恐再
三质濛初濛曰且为备王保无患及王恩同兵将至又
召濛谓之曰尔言无患今天下兵来萃我城下内无兵
食外无援助得无患乎濛曰王有天下不能独立朝廷
卷二十一 第 26a 页
兵来迎王也王若疑臣臣惟一子未及冠请王致之麾
下以质臣心及帝入雒受太后册其日御明堂宰相读册
文维应顺元年岁次甲午四月庚午朔帝迥回视房皓曰
张濛神言甲庚事不亦异乎帝令皓共术士解三珠一
珠事言三珠三帝也驴马无人驱失主也又帝在岐时
有人已死复生言帝必登大位二十三年好事者附其
意言帝小字二十三又云潞字一足入雒时石人胡
呆通会天文帝亦召问之曰王至贵不可言若有举动
卷二十一 第 26b 页
宜以乙未年及举兵又问曰今岁历法名阴部首王者
不宜建功立事王且挟今主俟来岁入朝则福祚永远
帝姓王氏真定房山人也邑南三里里墅名曰王子则
所生之地地称王子亦有符焉既即位以族兄为令(访/名)
(未/获)守先旧庐植松槚以为坟园其侧有古佛刹刹有石
像忽摇动不已人骇而告令令趣之复尔时甚异焉
晋高祖初为河东节度后唐末帝出师重围晋阳帝遣
心腹何福单骑求援北蕃蕃王自将诸部赴之不以缯
卷二十一 第 27a 页
帛不以珠金若响应声谓福曰吾已兆于梦皆上帝命
我非我意也时援兵未至唐将张敬达引军逼城设栅
栅将成忽有大风雨暴起栅无以立后筑长连城城欲
就又为水潦所坏城竟不能合晋阳有北宫宫城之上
有祠曰毗沙门天王帝曾焚修默而祷之经数日城西
北闉正受敌处军候报称夜来有一人长丈馀介金执
殳行于城久方不见帝心异之又牙城有僧坊曰崇福
坊之庑下西北隅有泥神神之首忽一日有烟生其腾
卷二十一 第 27b 页
郁如曲突之状坊僧奔赴以为人火所延及俯而视之
无所有焉事寻达帝帝召僧之臈高者问焉僧曰贫道
见庄宗将得天下曾有此烟观其喷涌甚于当时可知
矣自此日傍多有五色云气如莲芰之状帝召占者视
之谓曰此验应谁占者曰见处为瑞更应何人又帝每
诘旦使人慰抚守陴者率以为常忽一夕已瞑城上有
号令之声声不绝者三帝使人问之将吏云从上传来
人皆知其神助时城中忽有数处井泉暴溢不止及蕃
卷二十一 第 28a 页
军大至合埶破唐师之众如拉朽焉斯天运使然非人
力也先是朱梁改元之始即天祐之四年也潞州行营
使李思安奏壶关县庶穰乡乡人伐树树倒自分两片
内有六字如左书云天十四载石进梁主藏于武库时
遣词臣李琪答诏嘉其瑞焉然莫详其义至帝即位人
以为虽有国姓计其甲子则二十年有奇矣议者曰天
字取四字中两画加之于旁则丙字也四字去中之两
画加十字则申字也帝即位之年乃丙申也又易云晋
卷二十一 第 28b 页
者进也国号大晋皆符契焉又即位之前一年年在乙
未邺西有栅曰李固清淇合流在其侧栅有桥桥下大
鼠与蛇斗斗及日之中蛇不胜而死行人观者数百识
者志之后唐末帝果灭于申
少帝初为金吾上将军天福三年从高祖幸大名其年
天旱高祖遣祈雨白龙潭焚请未罢有白龙见于潭心
是日澍雨尺馀人甚异之
汉高祖初仕为河东兵马使尝因事至代北遮虏军路
卷二十一 第 29a 页
侧有唐卫公李靖祠遇戍卒乘酒以索戏系其神之颈
卒寻致殒时戍长邑老玄陈祈祷以解之而了无应验
帝乃为祝曰公本朝名将精爽在天虽庸辈亵渎诚当
其责而人既有请良可恕焉因焚香致拜卒者俄苏传
其神语曰此非大贵人救不可免也闻者神其事后为
河东节度使天福十一年天下水太原葭芦茂盛最上
一叶如旗状皆南指焉明年遂即帝位
隐帝始高祖镇太原周太祖握蕃汉兵要尝侍帐中参
卷二十一 第 29b 页
决戎政时令少帝监符玺颇相戏狎暨从征邺城旦夕
同侍一日诘旦语太祖曰我夜来梦尔为驴负我升天
既舍尔乘俄变为龙舍我南去何祥也笑而言曰公为
驴作少意智勿空见玩抚掌而罢为左卫大将军高祖
欲改年号中书进拟乾和二字高祖改为乾祐与帝名
相符(乾祐/帝名)帝微有风痰每连唾不止目多闪掣即位之
始遽无恙
周太祖微时尝昼寝有如小虺五色出入颧鼻之间柴
卷二十一 第 30a 页
后遽见愕然始奇特之倾资无惜后恐人腾口贻患每
寝戒左右俾于屏蔽之所在太原时有神尼同姓见太
祖谓李琼曰我宗天上大仙当为世界主琼诘其故曰
顶上有肉角也
后唐清泰末时所居官舍之邻吴氏有青衣佳娘者为
山魈所魅鬼能人言而投瓦石邻伍恐悚无敢过吴氏
之舍而性刚者强诣必瓦石交下太祖闻而过之言笑
侮戏移时寂然如是者再太祖去鬼言如故或谓鬼曰
卷二十一 第 30b 页
尔既神圣向者客来又何寂然鬼曰向来者大人也繇
是军中大异之及为枢密使北征率师如澶渊旭旦日
边有紫气来当太祖马首之上高不及百尺从官视而
异之至邺都一夕在山亭院斋忽有黄气起于前缭绕
而上遽际于天太祖于黄气中仰见星文紫微文昌灿
然在目骇曰子在室中而见天象不其异乎密告知星
者乃拜贺曰坐见天衢物不能隔至贵之祥也异日又
于衙署中紫气起于幡竿龙头之上凡二日观者异之
卷二十一 第 31a 页
及讨李守贞于河中帝尝于东砦大陈师旅钲鼓铮鞫
旗帜光耀守贞豋陴下瞰气色不怿独言曰是何妖变
后城中人言见太祖军上有紫气如楼阁华盖之状故

 
 
 
 
卷二十一 第 31b 页
 
 
 
 
 
 
 
 册府元龟卷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