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甲子(宋神宗元丰七年起)丙寅(哲宗元祐元年)甲戌(改绍圣)戊寅(改元符)¶ (自动笺注)
佛祖綱目卷第三十七之上(露字號)
公元1084年
*甲子(宋神宗元豐七年起)丙寅(哲宗元祐元年)甲戌(改紹聖)戊寅(改元符)
公元1101年
辛巳(徽宗建中靖國元年)壬午(改崇寧)丁亥(改大觀)辛卯(改政和)癸
公元1113年
巳(徽宗政和三年止)
**(甲子)宗本禪師住慧林
公元1084年
元豐七年
宋神宗
宗本
住慧林禪院
召對賜坐。
方興禪宗宜善開導之旨。
既退。
上謂左右曰。
真福
慧僧也○汴京法雲寺新成。
詔法秀開山
賜號圓通
李伯時麟工畵馬
秀呵曰。
汝士太夫以畵名
矧又
畵馬
期人誇以為妙妙。
入馬腹中。
足懼
自是
筆。
秀勸畵觀音像。
以贖其過。
黃庭堅
作豔語。
爭傳
之。
秀亦呵曰。
翰墨之妙。
甘施於此乎。
堅笑曰。
又當置
我於馬腹中耶。
秀曰。
汝以豔語
動天下人
婬心不止
馬腹恐生泥犂耳。
堅遂拜領○元祐。
上饒王氏子
慧南悟旨
南歿。
游湘。
馬祖故基
衲子追隨
潭守謝
景溫
禪道林律居。
延祐為第一世。
道林像設之多。
湘西
夷廓之。
虗堂禪室
以會四方學者
役夫
不敢像設
祐自鋤棄諸江曰。
昔本不成
今安得壞。
吾法尚無凡情
存聖解乎○法安
臨川許氏子。
受義
懷旨訣。
臨川
黃山如意院。
敗屋破垣。
無以蔽風
雨。
十年大廈化成
去住武寧延恩寺。
草屋數楹。
敗床不簀。
安殊樂之
令尹豪右謀為一新
安笑曰。
檀法本以度人。
今非其發心而強之。
名作業。
不名
佛事也。
安與法秀昆弟
秀甞招安
安讀之笑曰。
吾始秀有精彩
而後知其癡也。
出家兒
塚間
樹下
辦那事。
如救頭然。
今無故。
八達衢頭。
大屋
養數百閑漢
此真開眼尿牀
何復對語哉。
吾宗
自此益微矣。
元豐甲子七月
弟子
方丈文書
焚之。
以院事付一僧
八月示寂富弼
字彥國
河南
人。
亳州
時聞修顒法席之盛。
往質所疑。
值顒登座
以目左右顧視大眾
巳微有得。
因執弟子禮。
請為入
室。
顒見即曰。
相公入來
富弼猶在外。
聞汗流浹
背。
不覺豁然
晚年居洛。
遂請顒住招提
既至
迎居
後苑
晨夕參叩
弼每有談論
顒輒以為非。
一日謂弼
曰。
待得山僧點頭
即是也。
自是弼。
凡有所言。
顒輙
搖首。
一日中夜
弼大省徹
遽往叩門
顒巳閉關
𥨊。
聞其聲。
即呼曰。
相公且喜大事了畢
夜深更不啟
關。
晨朝相見
至曉往見之。
遙見點頭矣。
喜甚
宗本
奉詔住慧林。
弼以詩寄謝曰。
因見顒師悟
入深
夤緣傳得老師心
東南謾說江山遠。
目對靈光
妙音
別後答顒書曰。
示諭
此事問佛必有夙因
今生能辦
誠是如此
然弼遭遇和尚
即無以來
失事
一旦認得
此後定須拔出生死海
不是尋常
知。
盡力道斷。
道不出也。
和尚得弼
百千其數。
何益
於事。
不過人道
華嚴會下。
出得箇老病俗漢。
濟得和
尚甚事。
所云淘汰甚多
此事誠然
每念古尊宿
始初
本師處。
動是三二十年。
少者亦是十數年。
日夕
奉。
聞道聞法。
方得透頂透底
却思弼兩次和尚
顧。
得兩月請益。
更作聰明過人
下得多少
夫。
若非和尚設方便著力摘發
何繇見箇涯岸
踵頂
難於報稱蘇軾
廬山
宿東林
與常總論
無情話有省。
黎明獻偈曰。
溪聲便是廣長舌
山色
清淨身
夜來八萬四千偈。
他日如何舉似人。
總肯
之○邵雍
字堯夫
范陽人
居洛四十年。
安貧樂道
不爐。
不扇。
不就席者數年。
學佛吟曰。
飽食
不易過。
日長時節愁何。
求名壯歲宣聖
怕死
老年釋迦
妄欲斷緣緣愈重。
徼求去病病還多。
一片如練
幸自無風起波范鎮
字景仁
陽人
累官翰林學士
或問
何以不信佛。
曰爾必待
合掌膜拜
然後為信耶。
黃庭堅
一日
終日
對。
正身端坐
未甞回顧
亦無倦色
曰。
吾二十年來。
胸中未甞起一思慮
二三年來。
不甚觀書
無賓客
終日獨坐
分方睡。
兒曹歡呼咫尺
皆不聞。
堅曰。
却是學佛作家司馬光
不喜禪。
富韓問法
於大本後。
忽有所契。
後因范鎮
論空相。
以詩戲曰。
天女散。
巳解動禪心
又曰。
賤子悟巳久。
景仁今復
迷。
又曰。
到岸何須筏。
揮鋤不用金
浮雲來往
明月
天心○荊王夫人王氏。
專修淨業
一妾懈慢
夫人
深責之。
悔悟精進
忽無疾而逝。
致夢他妾云。
蒙夫
人誨。
巳生安養
俄而夫人亦夢。
與妾同遊寶池
見一
天衣飄揚
題曰楊傑
一華朝服而坐。
題曰馬玕。
見金臺光晃耀
妾指曰。
夫人生處也。
既覺彌加
精進
年八十一。
誕晨秉燭燃香。
觀音閣而立
左右
方具獻壽
立化矣。
**○清遠法演禪師
清遠
臨卭李氏子
讀法華。
至是法非思量分別
能解
質其講師
不能答。
遠嘆曰。
義學名相
非所
以了生死大事
南游徧參。
太平
法演
旋丐於
廬州
偶雨仆地。
煩懣間。
二人交相惡罵
諫者曰。
猶自煩惱在。
遠於言下有省。
及歸凡有所問。
演即曰。
不如你。
你自會得好。
或曰
不曾
不如你。
遠愈
疑。
遂問演曰。
座下誰得和尚說話
禮上座却會。
咨决元禮
禮以手引遠耳。
繞圍爐數匝。
行且
語曰。
你自會得好。
曰有冀開發
乃爾相戲耶。
曰你他
後悟去。
方知今日曲折
遠年十七○了元。
自歸宗。
金山
示眾
雲門說法如雲雨。
不喜記錄
語。
見必罵逐曰。
汝口不用
反記吾語。
異時裨販我去。
室中對機錄。
香林明教
以紙為衣
隨聞即書。
世學者。
漁獵文字語言
正如吹網欲滿
非愚即狂。
江浙叢林
文字為禪。
謂之請益
故元以是諷之○
周敦頤
字茂叔
陵人
因游廬山
樂其幽勝
築室
焉。
初謁祖心
叩以教外別傳之旨。
心曰。
只消向你自
家屋打點
孔子謂。
聞道夕死可矣。
畢竟何為
夕死可耶。
顏子不改其樂。
所樂何事
於此究竟
久久自然有箇契合處。
又謁常總。
論性。
語及理法界
法界
理事交徹。
冷然獨會。
後著太極圖
語語
東林口訣
時了元。
寓鸞溪。
頤復往謁。
相與講道
曰。
天命之謂性。
率性之謂道。
禪門何謂無心是道。
疑則別參。
曰參則不無。
畢竟何以為道
滿目青山
一任看。
豁然有省。
一日忽見窓前草生
乃曰。
與自
意思一般
以偈呈曰。
昔本不迷今不悟
心融境會
幽潛
草深窓外當道
盡日令人不厭
遂請元。
青松社主
以[媲-囟+(色-巴+囚)]白蓮故事
頤後倡明道學。
學者
濂溪先生
甞自言曰。
吾此玅心。
啟廸黃龍
明於佛印
易理廓達
自非東林開遮拂拭
無繇
洞然楊時
字中立
號龜山先生
將樂人從二程
游。
甞曰。
微生高乞醯與人
孔子以為不直
維摩經云。
直心道場
儒佛至此
實無二理
與常總友善
謂總
曰。
禪學雖高。
却於儒道
未有所得
總曰。
儒道要緊處。
記得些子
且道
君子無入而不自得
得箇甚麼
默然
甞有詩曰。
盈科日進幾時休。
海方能止眾流
只恐達多狂未歇。
坐馳還愛鏡中頭。
**(乙丑)克文禪師住報寧
克文。
洞山
謝事
東游三吳
金陵
丞相王安石
居定林。
聞文至。
倒屣出迎
相識之晚。
問諸經皆首
標時處。
圓覺不然何也。
曰頓乘所演。
示眾生。
現前
不屬今古
只今僧老與相公
同入大光明藏
游戲三昧
為賓主。
非關時處。
又問。
經曰一切眾生
皆證圓覺
圭峯以證為具如何
圓覺可改
摩亦可改也。
維摩豈不曰。
亦不滅受而取證
夫不
受蘊而取證
與皆證圓覺之意同。
眾生現行無明
即是如來根本大智
圭峰之言非是
安石大悅
因捨
宅為寺。
延文開山
是謂報寧。
特請於朝。
賜號真淨
未幾
士大夫
經游無虗日
不堪勞。
遂還高安
菴於
九峯之下。
名曰投老
學者自遠而至○文準。
興元
氏子
八歲出家
陜西經略范公。
欲携與俱西。
準曰。
山求玉。
入海求珠。
人各其志。
本行學道
世好素心
范奇其語。
因度為僧。
初謁梁山乘。
乘曰。
驅烏受戒
學佛乘乎。
準曰。
壇場是戒耶。
羯磨梵行阿闍黎
是戒耶。
乘大驚。
準曰。
雖然敢不受教
受具戒。
徧游
講肆
倡諸部綱目
即棄去曰。
不求甚解
法師曇演
撫之曰。
法船也。
南方亞聖大士
溈山真如
真淨者。
宜往求之。
準遂詣溈山
不契。
九峰
參克
文。
文問。
近離甚處。
大仰
在甚處。
曰大溈。
曰甚
處人
興元府
展手曰。
我手何似佛手
罔措
曰。
適來祗對一一靈明
一一天真
及乎道箇我手何
佛手
便成窒礙
且道
病在甚處。
不會
一切
成。
更教誰會。
服膺
弟子之列○太尉呂惠卿
法華法界觀
暇日五臺
雲霧四合
暴風雷雨
聲震林壑
震駭
移時稍霽。
一衣童子
被髮
來。
手執梵筴
問曰。
官人何求至此
曰願見大士
曰欲
何為
曰甞覧華嚴大教
深意廣。
欲望大士發啟
妙解
庶幾箋釋流行
使大心者。
即得開悟
曰諸佛妙
意。
簡易明白
先德注意可解。
十地一品
釋文不過
數紙。
今時枝蔓注近百卷
聖意逾遠
所謂破碎
大道也。
童子若此
而敢呵前輩乎。
童子笑曰。
人謬矣。
此間一草一木
無非文殊境界
在汝日用
事不迷。
真文殊耳。
卿乃下拜纔起。
童子大士形。
獅子
隱隱雲中而散。
**(丙寅)宗本禪師還吳
公元1086年
元祐元年
宗本
以老求歸。
既出都城
王公貴人送者。
車騎相屬
本誨曰。
歲月不可把玩
老病不與人期
勤修勿怠。
真相為。
者莫感動黃庭堅
參祖
心。
乞指徑捷處。
心曰。
只如仲尼道。
二三子以我為隱
乎。
無隱乎爾
太史居常如何理論
開口
便道不
是不是
迷悶不巳。
一日侍心山行
巖桂盛開
曰。
聞木穉花香麼。
曰聞。
曰吾無隱乎爾
欣然領解
即拜曰。
和尚恁麼老婆心切。
心笑曰。
只要到家
耳。
堅字魯直
號山谷贊元
蔣山
元祐元年
忽曰。
吾欲還東吳。
促辦嚴俄化○純白
梓州氏子
父謙。
聞法於松山道者。
死生為戲。
白衣梵行
緇俗無出
其右。
白少聞父誨。
有如夙習
一日躍過溪。
忽有省。
失笑
落髮受具
遍歷成都講肆
通性相宗
去之
南遊
黃檗惟勝。
親近歲餘
未始一顧
白事益勤。
一日忽擡眸視之
白喝曰。
老漢
不定作麼
勝大
笑。
乃為印證心地
元豐末
歸蜀
白負巾鉢以從。
成都府帥。
奏改昭覺十方
遂舉開山
示眾
曰。
不超性海
理事縛。
不透聲輪。
語言縛。
於是
靡然向風
講席一空○善周。
參謂芳。
得受旨訣。
世住臨江
上堂
遼天鶻。
萬里雲。
一突
什麼
喝一
喝。
元祐丙寅十二月日。
沐浴淨髮
說偈曰。
山僧住瑞
筠。
未甞形言句。
七十三年來。
七十三年去。
言畢趺坐
而逝○聖泉紹燈。
古田氏子
生時異香滿室。
紫帽
覆首。
幼不茹葷
得度受具
遊方
參謂芳。
一見悟旨
還鄉里。
一日
索浴更衣
陞座說偈曰。
吾年五十
三。
去住本無貪。
臨行若何
不用喃喃
儼然入寂
兩日後。
聞鐘聲。
忽然復醒
自後四大輕安
身常頻出
舍利
大旱請燈祈雨
凡有所禱輙應。
遷住聖泉
法道
大振○開元法明。
得法報本
後歸故里
落魄
嗜酒
呼盧大醉
柳詞
數闋日。
以為常。
召齋則
拒。
召飲則從。
如是者十餘年。
咸呼曰醉和尚
一日
寺眾曰。
吾明旦當行
汝等無他往。
竊笑之。
翼晨攝
就座
大呼曰。
吾去矣。
聽言一偈
眾聞奔視。
明乃歌
曰。
平生醉裏顛蹶
醉裏却有分別
今宵酒醒
何處
柳岸
曉風殘月
言訖寂然長往
**(丁卯)從悅禪師兜率
從悅。
受克文旨訣。
後寓鹿苑
有清侍者
閩人
久參
楚圓
年八十。
遯迹鹿苑
悅與隣寓。
因食蜜漬茘枝
過門
悅呼曰。
老人鄉果也。
同食之。
曰自先師
亡後。
不得此食久矣。
先師為誰。
慈明
某忝執事
十三年耳。
悅乃疑駭曰。
十三年堪忍執事之役。
非得
其道而何
遂饋以餘果。
稍稍親之。
素曰。
子見何人。
洞山文。
曰文見何人。
曰黃龍南
曰南匾頭見先師
法道大振如此
悅益疑駭
袖香詣素作禮
素避
曰。
吾以福薄。
先師授記
不許為人
益恭
素乃曰。
子之誠。
先師之記。
子平所得
試語我。
悅具通所
見。
素曰。
只可入佛。
不可入魔
何謂也。
素曰。
不見
古人道。
末後一句
始到牢關。
悅擬對。
又遽問曰無為
如何說。
悅又擬對。
素忽高笑
恍然有得
素乃印可
仍戒曰。
文示子者。
皆正知見
然子離文太蚤。
不能
其玅。
吾今為子點破
使子受用大自在
他日切勿
嗣吾。
丁卯悅住龍安兜率院。
**(戊辰)法演禪師開法白雲
戊辰
法演
將遷白雲海會
清遠
適自淝川持鉢回。
然曰。
吾事始濟。
參隨
往一荒縣。
安能究決已事耶。
遂作偈告辭
演送以偈曰。
睆伯臺前送別時。
桃花
公元1087年
如眉。
明年此日凭闌看。
依舊青青一兩枝。
演遷
海會
示眾
須將生死二字貼在額頭上。
討取分曉
如只隨群作隊
打閧過日
他時老子
打算飯錢
道我不曾說與你來。
若是做工夫
須要時時簡點
提撕
那裏是得力處。
那裏不得力處。
那裏是打
失處。
那裏不打失處。
一等
纔上蒲團
便打瞌睡
及至醒來。
胡思亂想
下蒲團。
便說雜話
如此辦道
直至彌勒下生
也未得入手
須是猛著精彩
提箇話
頭。
晝參夜參。
與他廝捱
不可坐在無事甲裏。
不可
蒲團上死坐。
雜念轉鬪轉多。
輕輕放下
下地走一
遭。
再上蒲團
兩眼
揑兩拳。
竪起脊梁
依前提起
頭。
便覺清涼
如一沸湯
攙一杓冷水相似
如此
工夫
定有到家時節
上堂
汝等諸人
見老和尚鼓動
唇吻
竪起拂子
便作勝解。
及乎山禽聚集
牛動尾巴
却將作等閑
殊不知
簷聲不斷前旬雨。
電影還連後
夜雷
上堂
山僧昨日入城。
一棚傀儡
不免近前看。
見端奇特
或見醜陋不堪
動轉行坐
青黃赤白
一一見了。
仔細看時。
來青布幔有人
山僧忍俊
不禁
乃問長史高姓
他道。
和尚便了甚麼姓。
大眾
山僧被他一問
直得無言可對
無理可伸。
還有
人。
為山僧道得麼。
昨日那裏落節。
今日這裏拔本
監收上堂
人之性命事。
第一須是○。
欲得成此○。
須防於○。
若是真○人。
○○謝街坊上堂
街坊昨日
一把沙。
方丈前。
一見老僧
劈面便撒。
賴遇老僧
先見
衫袖一遮
不妨事
今朝舉似大眾
不敢隱藏
何故
賞伊大膽
下得這箇手脚
忽有人。
白雲
為什
只恁休去。
不見道老不以筋力為能。
然雖如是
公元1085年
歷然
和尚忌辰上堂
去年正當恁麼時。
前年
三件事。
今年正當恁麼時。
去年七件事
十件事。
不過甚多
何也。
去却七三存一事
是去年說是
今日
急如箭。
黑似漆。
無言童子口吧吧
無足仙人
胸趯。
云交
下座。
上堂
佛說法。
拈槌竪拂
白雲
里。
德山入門便棒。
臨濟入門便喝。
白雲萬里
然後
麼也不得
恁麼不得
恁麼恁麼不得
也則
白雲萬里
有箇出來道。
長老
恁麼道。
也則
萬里
這箇說話
喚作矮子看戲
隨人上下
三十年
後一好笑
且道
笑箇甚麼
白雲萬里
示眾
舉德
山答僧。
我宗無語句。
雪峯聞之有省。
後峯云。
當時
空手去。
空手因緣
演云。
白雲今日說向透未過者。
有箇人。
東京來。
問伊甚處來。
他却道。
蘇州來。
問伊
蘇州如何
伊道。
一切尋常
雖然如是
白雲不過
何故
祇為語音各別
畢竟如何
蘇州菱邵白藕
示眾
本來茲土。
傳法迷情
一花五葉
結果自然成。
達磨大師
信脚來信口道。
後代兒孫
多成計較。
要會
開花結果處麼。
鄭州棃青州
萬物無過出處好。
眾。
真如凡聖皆是夢言
佛及眾生竝為增語。
有人
出來道。
盤山老聻。
但向伊道。
不因紫陌花開早。
爭得
黃鶯柳條
若更問五祖老聻。
自云。
惺惺著。
又云。
悟了同未悟。
歸家尋舊路。
一字一字
一句一句
自小脫空
兩歲移步
湛水蓮花
一年生一度
又云。
賤賣擔板漢
貼秤麻三斤
百千年滯貨。
何處
渾身
語云
譬如水牯牛過窓櫺
頭角四蹄都過了。
因甚尾巴過不得
一日
持錫遶廊曰。
莫有屬牛人
問命麼。
眾皆無語
乃自曰。
孫臏今日開舖
更無一人
垂顧
可憐三尺龍鬚
喚作尋常露布
室中常問僧。
離魂
那箇是真底。
又常展手問僧曰。
如何喚作
○圓璣。
福州氏子
慧南
受記莂。
荷擔叢林
公元1095年
寒暑
墾田
守一十年不易
稱為本色
家兒
及遷黃龍
携璣與俱。
南歿。
建塔畢辭去。
龜峰
溈爭致不赴。
祖心欲以黃龍法席
掉頭徑去。
問故曰。
先師誡我。
未登五十。
不可為人
客歸宗時。
四十八。
了元勸應謝景溫之請。
洪州翠巖
公元1086年
**(己巳)宗顯純白禪師
宗顯
成都人
少為進士有聲
甞晝掬溪水為戲。
至夜
思之。
遂見冷然盈室
欲汲之不可
塵境自空。
曰吾
世網裂矣。
往依純白得度受具
後隨眾咨參
一日
問顯曰。
高峯頂立。
深深海底行。
作麼生會。
顯於
言下頓悟
曰釘殺脚跟也。
白拈拂子曰。
這箇又作
公元1091年
麼生
一笑而出○元祐。
住道林六年
棄遊廬山
王奏賜紫方袍
祐作偈辭之。
人問故。
祐曰。
人主之施。
敢辭
近名
但以法未等耳。
昔惠滿不受宿請曰。
天下無僧。
乃受汝供。
滿何人哉。
王安上
問法於祐
延住雲居
曰。
為携此骨。
歸塟峯頂耳。
登輿而去○
系南。
汀州氏子
參元於道林。
獲印可。
羅漢
南掌堂司
雲居
以南繼席。
居士張戒者。
參南
一日南問曰。
如何
不會
南復詰之不巳。
忽領旨。
投機頌。
有身大海須彌枕。
石筍抽條大奇
句。
辭別
南示偈曰。
汝到廬山山到汝。
更誰別我廬
山去。
出門問取嶺頭風。
大道騰騰無本據○善本
人。
漢董仲舒之後
博學清修
仕宦意。
京師
為大
僧。
隨喜華嚴
夜夢童子
如世所畵善財
合掌導而南。
覺曰。
諸佛菩薩
加被我矣。
其欲我南詢諸友乎。
遂游
方至蘇州
宗本
坐定
顧之
善本默契宗旨
雙林
已巳移住錢塘淨慈。
時號大小本○宗賾。
陽人
棄儒從釋。
志節高邁
學問淵博
真州長蘆夫。
公元1089年
夫歿。
賾補其處。
元祐四年
蓮華勝會
大海眾。
阿彌陀佛
百聲千聲
乃至萬聲
回向同緣。
願生彼
國。
一夕一男子。
烏巾白衣
可三十許。
風貌清美
閑雅
揖謂𧷤曰。
欲入公彌陀會。
告書一名
𧷤乃取
勝會秉筆
問曰。
公何名。
曰普慧。
𧷤書巳。
白衣者又
曰。
家兄亦告上名
𧷤問曰。
令兄何名。
普賢
言訖
見○慧元。
承天
元祐四年
持鉢至湖。
湖人曰。
師到
處為家。
何苦獨愛姑蘇乎。
固留不使還。
乃住報本
**(庚午)克文禪師歸宗
公元1091年
克文。
高安六年
移住歸宗
顯謨朱世英
佛法
意。
文答曰。
辱書以佛法為問
佛法至妙無二
但未至
於妙。
則互有長短
至於妙。
悟心之人。
如實知自
心。
究竟本來成佛
如實自在
如實安樂
如實解脫
清淨
日用惟用自心。
自心變化
得便用。
莫問
是非
心思量。
巳不是也
不擬心。
一一天真
一一明
妙。
一一如蓮花不著水。
所以迷自心故作眾生
悟自
心故成佛
眾生即佛。
佛即眾生
迷悟故。
彼此
也。
如今學者
不信自心。
不悟自心。
不得自心明妙
受用
不得自心安樂解脫
心外妄有禪道
妄立奇特
妄生取捨
修行
外道二乘禪寂斷見境界○法
公元1090年
秀。
主法雲。
元祐五年八月示疾
翰林醫官視之
候脉
仰視曰。
何為者也。
有疾當死耳。
求治
之。
是以生為可戀也。
生生死夢三者。
無所揀擇
之。
侍者
更衣安坐
說偈曰。
來時無佛去時空。
南北
東西一同
六處住持無所補。
秀良久。
監寺進曰。
何不末後句。
秀曰。
珍重珍重
言訖而逝○治平
二年
懷璉上疏乞歸
元祐五年
無疾而化。
壽八十一。
**(辛未)禾山德普禪師入寂(黃龍南法臨濟九世)
德普。
禾山
十有二年。
元祐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謂眾曰。
諸方尊宿死。
叢林必祭。
以為虗設
吾若
死。
汝曹當先祭。
乃令從今辦祭。
眾以其老。
好戲語。
乃曰。
和尚幾時遷化
汝輩祭絕即行
於是幃𥨊堂。
坐普其中
置祭讀文。
跪揖上食
飫餐自如
門弟
公元1091年
子下及莊力。
日次為之。
六年元日祭絕。
明日
晴乃行。
時晴忽雪。
雪止
普安坐。
焚香而化○元祐
六年
張商英
江西
謁常總。
印可之。
且曰。
有得
弟子
玉溪
乃慈古鏡也。
可與語。
按部分寧
禪迓之。
致敬於慈。
最後兜率從悅曰。
聞師聰敏
善文章。
悅笑曰。
運使失却一隻眼也。
從悅臨濟九世
孫。
若以聰敏
運使論文章。
政如運使對從悅論禪
也。
默識之。
玉溪去此多少
曰三十里。
兜率
五里
乃過兜率
先是
悅夢手搏日輪
覺語首座曰。
輪運轉之象。
張運使
且過此。
吾當深錐痛劄之。
座曰。
士大夫
惡拂已者。
或起別釁。
悅曰。
正使煩惱
只退得
我院也。
遂與語次
英亟稱總公。
悅未肯其說。
語至更
深。
論及宗門事。
悅起焚香
十方諸佛作證曰。
東林
印可運使
運使於佛祖言教。
有少疑否
曰有。
曰疑
何等語。
曰疑香嚴獨脚頌。
德山托鉢話。
曰既於此
疑。
其餘則是心思意解。
何甞至大安樂境界
且如
頭言末後句。
是有耶。
是無耶。
曰有。
大笑
方丈
却門。
一夜不穩
至五更下床。
觸翻溺器
大悟
方丈門曰。
巳捉得賊了也
贓物在甚處。
無語
悅曰。
都運且去。
來日相見
翼旦遂獻頌曰。
鼓寂鐘沉
托鉢回。
巖頭一拶語如雷。
果然只得三年活。
莫是
受記來。
悅乃謂曰。
參禪只為命根不斷
依語生解。
如是之說。
公巳深悟。
至極微細處。
使人不覺不知。
墮在區宇
乃作頌證曰。
等閑行處
步步皆如。
雖居聲
色。
寧滯有無
一心靡異。
萬法非殊。
分體用。
莫擇精
麤。
臨機不礙
應物無拘。
是非情盡。
凡聖皆除
誰得誰
失。
何親何疎。
拈頭作尾。
指實為虗。
翻身魔界。
轉脚邪
塗。
了無逆順
不犯工夫
因邀悅。
建昌
有十頌。
敘其
事○常總。
東林
眾盈七百。
燕坐
見方丈後有
白光天香郁然
元祐六年九月日。
浴罷安坐而寂○
慧元。
報本
不至席三十年。
元祐六年十一月日。
陞座說偈曰。
五十五年夢幻身。
東西南北孰為親。
雲散千山外。
萬里秋空片月新。
言訖而逝○元淨
公元1080年
住上天竺
凡一十七年。
元豐間
辭而復往。
三年
精修淨業
甞與僧熈仲同食
仲視淨眉得有光如
公元1091年
螢。
攬之得舍利。
又於臥起處。
得舍利。
元祐六年九月
示寂
方圓宴坐
言語
絕飲食。
參寥道潛
曰。
淨業將成。
七日無障
吾願遂矣。
七日出偈示
眾。
吉祥而逝。
初生時。
左肩肉起。
袈裟絛。
八十一
日乃滅。
示寂
壽果八十一○從悅。
龍安兜率
中甞設三語
以驗學者
撥草瞻風
只圖見性
即今
人性甚麼處。
識得自性
脫生死。
眼光落地時作
麼生脫。
得生死。
便知去處
四大分離
甚麼處去。
張商英
以頌答三問
一陰夏木杜䳌鳴。
日破浮雲
宇宙清。
莫對曾參問曾晢。
從來孝子諱爺名。
(二)人間
鬼使符來取。
天上花冠色正萎。
好箇轉身節子
閻老等閒知。
(三)鼓合東村李大妻。
西風曠野淚沾
衣。
碧蘆紅蓼江南岸。
却作張三釣磯
元祐六年冬
悅浴訖。
眾說偈曰。
四十有八。
聖凡盡殺
不是英雄
公元1095年
龍安路滑。
奄然而化○守智。
雲蓋十年
鋤。
蔬圃
禪林便軟煖
道心淡薄
來參者。
掉頭不納。
公元1091年
六年
退居西堂
湘中衲子聞其接納
堂室為滿○
承皓。
應機答話
隱顯不測
一日蘇軾
微服求見
皓問
尊官高姓
曰姓秤。
乃秤天下長老底秤。
皓喝一聲
曰。
且道一喝多少
無對
一日傅大士空手
鋤頭頌。
又舉洞山五臺山雲蒸飯頌云。
二頌
只頌得法身邊事。
不頌得法向上事。
乃自頌曰。
夜雨霶烹。
打倒蒲萄棚。
知事普請
行者人力
拄底拄。
撑底撑。
撑撑拄拄到天明
依舊可憐生
玉泉寺宇廣
弊漏
前後主者
營葺為艱。
皓曰。
吾與有緣
無緣
修今世寺。
後世僧耳。
悉壞而鼎新之。
皓住
山。
筆硯文字
箱篋兼衣囊錢。
元祐六年
遣人至
江西口。
張商英曰。
老病且死。
百丈肅。
為代可矣。
英以喻肅。
肅不願往。
十二月日。
示寂時。
門人圍繞
請偈。
皓笑曰。
吾年八十一。
老死舁屍出。
兒郎齊著力。
一年三百六十日
言畢而逝。
**(壬申)善本禪師法雲
善本
住淨慈。
是年哲宗。
詔住上都法雲
賜號大通
禪師
得旨慧林冲。
初出世杭州西湖
揚州石塔
軾知揚州
與戒往來甚密
一日戒。
侍者至府。
求解
院務。
軾問。
長老欲何往。
曰欲歸西湖耳。
軾遂率僚佐
同至石塔
擊鼓集眾。
袖中出疏。
使晁無咎讀之曰。
大士何曾說法
誰作金毛之聲。
眾生各自開堂
何關
石塔之事。
無作相。
住亦隨緣
惟戒公長老
不二
門。
無盡藏
西湖久別
亦是偶然
東坡而少
留。
無不可者
一時稽首
重聽白槌
渡口船迴
依舊
山之色。
秋來雨過
一新鐘鼓之音。
戒乃重住石。
**(癸酉)可久法師往生淨土
公元1093年
可久。
誦法華。
淨土
元祐八年
年八十一坐化
三日
還謂人曰。
吾見淨土境。
與經符契
蓮花臺上。
合生者名。
言訖化去道臻
都城西隅
衲子
四十餘輩。
頺然不出戶。
三十九年如一日。
元祐八年
八月日。
入滅
弟子曰。
吾更三日行矣。
及期沐浴
更衣
說偈而化。
壽八十○克勤
彭州氏子
兒時
千言
偶游寺中。
佛書三復
悵然如獲舊物
曰予
過去沙門也。
即去祝髮
授楞嚴。
得病瀕死
曰。
諸佛涅槃正路
不在文句中。
欲以聲求色見。
無以死也。
遂棄去。
徒步出蜀。
玉泉金鑾信大
溈喆黃龍心。
僉指為法器。
最後法演
甞曰。
諸方
參得底禪。
瑠璃瓶子相似
愛護不捨
第一莫教
僧見。
鐵鎚一擊定碎也。
勤便盡心參演。
演問有句
無句。
倚樹。
作麼生會。
勤便喝。
下語盡其機
用。
演皆不諾。
演曰。
須是情識淨盡
計較都忘處會。
便於無計較處。
胡言漢語
總不契演意。
勤謂強移換
人。
不遜語。
忿然而去。
演曰。
待你著一頓熱病打時。
思量我在。
金山
傷寒困極。
平日見處試之。
無得力者。
追繹演言
自誓曰。
我病稍間
即歸五祖
時慧懃在定慧
亦患傷寒危甚。
病痊
欲拉懃同赴。
懃尚固執
勤乃亟歸祖山
一見喜曰。
汝復來耶。
令參堂。
便入侍者寮。
**(甲戌)法演禪師傳法克勤
克勤一日法演曰。
二祖云。
覔心了不可得
畢竟
何。
曰汝須自參。
始得這些好處
別人為汝著力不得
後半月。
陳提刑
詣演問道
演曰。
提刑少年曾讀小
豔詩否。
兩句相近
頻呼小玉無事
只要檀郎
認得聲。
提刑應諾諾。
演曰。
仔細
勤適自外歸。
侍立
次。
問曰。
和尚小豔詩。
提刑會否。
曰他只認得聲。
曰祇要檀郎認得聲。
他既認得聲。
為甚不是
曰如
何是祖師西來意。
庭前栢樹子聻。
勤忽契悟
出見
雞飛闌干
鼓翅而鳴。
復自謂曰。
豈不是聲。
遂袖
入室
所得
呈偈曰。
金鴨香銷錦繡幃。
笙歌叢裏
醉扶歸
少年一段風流事。
只許佳人獨自知。
演曰。
大事
非小根劣品所能造詣
吾助汝喜。
演乃徧謂
山中耆舊曰。
侍者
得禪也。
自此所至
推為上首
○慧懃。
舒州氏子
丱歲得度
每以惟此一事實。
二則非真。
味之有省。
乃徧參名宿
往來法演之門有
年。
不為印據。
克勤相繼而去。
及勤還侍
徹證。
而懃忽至。
意欲他往。
勤勉挂搭
且曰。
某與兄
相別月餘
比舊相見如何
我所疑者此也。
遂參
堂。
一日聞演舉。
僧問趙州
如何和尚家風
州曰。
耳聾
高聲將來
僧再問。
州曰。
你問我家風
我却
識汝家風了也
懃即大豁所疑。
乞和指示極則
演曰。
森羅萬象
一法之所印。
展拜
演令掌翰墨
法泉
隨州氏子
歲出家。
群書博覽
過目成誦
叢林號為泉萬卷
得法於曉舜。
出世屢遷大剎
後住
公元1094年
蔣山
紹聖元年
蘇軾安置惠州
舟次金陵
阻風江滸
迎泉至。
問曰。
如何是智海之燈。
泉以偈對曰。
指出
是甚麼。
舉頭鷂子穿雲過。
從來這盌最希奇
解問
燈人幾箇
又曰。
脚下曹溪去路通。
登堂無復問旛
風。
好將鐘阜臨岐句。
說似當年踏碓翁○慕喆
住大
溈。
紹聖元年
詔住東京智海。
至。
解包日。
都來觀。
至謂一佛出世
院窄而僧日增
無以容。
相枕地臥。
有請之者
喆曰。
佛祖所自出。
厭僧是厭佛祖也。
安得此不祥之言哉。
室中問學者。
趙州鉢盂話。
上人如何會。
僧擬對。
喆即以手托之曰。
歇去○黃庭
堅。
雲巖悟。
新隨眾入室
新見張目問曰。
長老死。
學士死。
作兩堆灰。
向甚處相見
無語
新約出曰。
晦堂處參得底。
使未著在。
後左黔南
於無思念中。
頓明。
新所問。
報以書曰。
往日甞蒙苦口提撕
如醉
夢。
依稀光影中。
蓋疑情不盡
命根不斷
故望崖而
退耳。
謫官黔南中。
晝臥覺來
忽然廓爾
尋思平生
天下和尚謾了多少
惟有死心道人不肯
乃是
第一相為也。
惟清寄以偈曰。
昔日對面千里
如今
萬里相親
寂寥滋味齋粥
快活談諧主賓
內許誰參化女。
眼中休去覔瞳人
東西南北難藏處。
金色頭陀笑轉新。
堅和曰。
石工斵鼻端塵。
無手人
來斧始親。
白牯貍奴心即佛。
龍睛虎眼主中賓。
自携
瓶去沽村酒
却著衫來作主人。
萬里相看對面
心寮裏有清新。
堅甞以書。
胡少汲曰。
公道學頗得
力耶。
治病之方。
深求禪悅
照破生死之根。
憂畏
淫怒無處安脚。
病既無根
枝葉安能為害
子聰老。
海會演老。
出世宗師
道行不媿古人
可親近殊
勝。
文章之士。
妄言綺語
增長無明種子也○普
聰。
得法宗本
投子
時年八十餘。
監寺者。
一夕
盜所殺。
副寺白聰。
聰曰。
我巳知其人矣。
副寺聞官。
吏至。
聰如前語
吏詰之。
聰曰。
監寺老僧也。
吏即
以聰繫獄
無異詞。
楊傑為憲按部
至州境。
夜夢
神人云。
此州有肉身菩薩
枉坐縲絏中。
訪問聰事。
公元1104年
遂釋之。
後十年
有行者。
患迦摩羅疾。
自首云。
昔日
監寺者我也○元靜
玉山氏子
十歲病甚。
感異
夢。
捨令出家
通經得度
南游永安恩。
臨濟三頓
棒話發明
次依諸名宿
無有當意者。
法演機峻欲
抑之
遂謁
曰。
此間
不比諸方
凡於室中
不要
進前退後
竪指擎拳
禪床
女人拜
提起坐具
千般伎倆
祇要你言下諦當
便是見處
茫然退
參。
三載
一日入室罷。
演曰。
子所下語
巳得十分
更與我說看。
靜即剖陳
演曰。
說亦說得十分
更與我
斷看。
靜又隨問而判。
演曰。
好即好。
祇是未得老僧
話在
齋後可來祖爺塔所
汝一一按過始得。
及至
彼。
演便以即心即佛非心非佛睦州擔板漢南泉
趙州狗子等語。
編辟之。
所對了無凝滯
至子湖狗
話。
演遽轉面曰。
不是
不是却如何。
曰此不是
則和
前面不是
曰望和尚慈悲指示
曰看他道。
子湖有
一狗
上取人頭
取人腰。
取人脚。
入門好看
見僧入門
便道看狗。
向子湖道看狗處下一轉語
子湖結舌
老僧鈐口。
便是了當處。
次日入室
密啟
其說。
演笑曰。
不道不是
千了百當底人。
此語祇似
先師下底語。
曰某何人。
得似和尚
不然
老僧
承嗣他。
謂他語拙。
蓋祇用遠錄公手段人故也。
老僧
共遠錄公
便與百丈黃檗南泉趙州輩。
把手
行。
纔見語拙。
不堪
以為不然
乃曳杖渡江
適大
水泛漲。
因留四祖
儕輩挽歸。
二年
演方許可
甞商
古今
執靜手曰。
得汝說須吾舉。
得汝舉須吾說。
而後
佛祖秘要
諸方關鍵
無逃子掌握矣。
遂創南堂
居之○景福順。
西蜀人
得法慧南
然緣薄。
所居皆遠
方小剎。
學者過其門。
莫能識。
順亦超然自樂。
世境
如飛埃過日
壽八十餘。
坐脫香城山
**(乙亥)宗顯法演禪師
宗顯
受法純白
晚見法演
問未知關棙子
難過
州橋即不問
如何關棙子
曰。
汝且在門外立。
進步一踏而退。
曰。
許多茶飯
元來有人知滋
味。
明日入室
曰。
便是昨日問話底僧否。
我固知
見處
只是過得白雲關在。
珍重便出。
克勤
侍者
顯以白雲關意扣之。
勤曰。
你但直下會取。
笑曰。
不是不會
只是未諳。
待見老漢
共伊理會
一上
明日演往舒城
顯與勤繼往。
適會興化
演問
顯曰。
記得曾在那裏相見來。
顯曰。
全火祗候
演顧勤
曰。
這漢饒舌
自是機緣相契
後辭西歸
以頌送曰。
鄉四十餘年。
一時忘却蜀語。
禪人回到成都
切須
魯語
時白尚無恙
顯再侍之。
名聲藹著○清遠
歸宗
參克文不契。
坐夏蔣山
邂逅惟清
謂曰。
比見
都下一尊宿語句。
有緣
清曰。
演公天下第一宗師
何故捨而事遠游耶。
所謂有緣者。
知解之師。
與公
初心相應耳。
遠然之。
踰年還海會。
演令看殺父殺母
佛前懺悔
殺佛殺祖向甚處懺悔
雲門云露
公案
後命典謁
寒夜孤坐。
撥爐見火一豆許。
恍然自喜
曰。
深深有些子。
平生只如此。
遽起閱几上傳燈
錄。
破竈因緣
大悟
作偈曰。
刁刁林鳥啼。
披衣
終夜坐。
撥火平生
窮神歸破墮。
事皎人自迷。
曲淡
誰能和。
念之永不忘。
門開少人過。
克勤因詣其寮。
青林搬柴話驗之。
且謂古今無人出得。
如何會。
有甚難。
只如他道。
鐵輪天子寰中旨。
作麼生
曰。
我道。
帝釋宮中放赦書。
勤退語人曰。
且喜遠兄。
便
活人句也○元祐。
雲居
諸方死必塔者曰。
有限
僧死無窮
他日將無所容。
乃於宏覺塔東。
卵塔曰。
住持者。
生身不壞。
火浴舍利者。
骨肉
於此
西又作卵塔曰。
凡僧化。
皆以骨石。
公元1095年
於此
謂之三塔
紹聖二年七月日。
夜集眾曰。
三處
持。
不傳一法
火風聚散
物理常情
吾滅後。
不得隨世
厚塟
當稟我佛西天竺法
火化歸塔。
遂說偈曰。
年六十六。
三處因緣足。
夜半火燒山
入火中浴。
入寂
時方盛暑
顏貌如生
闍維得五舍利
有光
吞飲映奪永豐慧日菴主。
得法於祐
或處巖谷
廛市
鄉民稱丘師伯
凡有所問。
以莫曉答之。
邑人曰。
明日行脚去。
汝等可來相送。
於是贐路
畢集
日笑不巳。
眾問故。
即書偈曰。
師伯莫曉。
寂寂
皎皎
日午三更
誰人得了
投筆而逝○慧懃。
克勤語話次。
東寺仰山
是甚處人
廣南
人。
寺曰。
我聞廣南鎮海明珠
收得否。
收得
曰。
珠作何色。
白月即現。
黑月即隱。
寺曰。
何不呈似
老僧
仰山叉手近前云。
慧寂昨到溈山
被索此珠。
得無可對
無理可伸。
勤顧懃曰。
云收得。
逮索此
珠。
又云無言可對
無理可伸。
如何
無語
一日
謂勤曰。
仰山東寺因緣
我有語也。
東寺只索一顆
珠。
仰山傾出一栲栳
勤深肯之。
乃曰。
老兄更宜親近
和尚去。
一日方丈
未及語。
被演詬罵
懡㦬而
退。
歸寮閉門打睡
恨演不巳。
勤密知。
即往叩門
懃曰。
誰。
曰我。
懃即開門
勤曰。
見老和尚何如
曰我本不
去。
被你賺累。
我遭這老漢詬罵
呵呵大笑曰。
你記
得前日下底語麼。
是甚麼語。
曰你又道東寺祇索
一顆
仰山傾出一栲栳
當下釋然
兩人遂同上方
丈。
纔見
遽曰。
懃兄且喜大事了畢慕喆
住智海
禪院
紹聖二年十月日。
無疾說偈曰。
昨夜三更。
風雷
忽作。
雲散長空
前溪月落
良久別眾趨寂。
闍維得舍
利斗許。
如豆
目睛齒爪不壞○省聰。
綿州王氏子
出家
試經得度
南遊宗本
久而不悟
本曰。
吾昔
夢汝甚異。
汝不勉則死。
茫然不知。
所謂常念南嶽
思大。
口吞三世諸佛話。
不去於心。
一日僧伽作禮
灑然而悟。
上方丈見本。
具陳所得
本曰。
得之
矣。
吾昔夢汝吞一世界剃刀
今汝所悟云然
知汝
自今。
始真出家也。
即為陞座證據。
久之出世真如
聖壽三剎。
後退聖壽
安居十年
弊衣糲食
與住山
如一日。
元豐中
蘇轍謫官高安
與聰游歡相得
祐末。
再謫高安
聰往見曰。
老僧比夢。
與公遊於山
中。
知公當復來。
此去來皆宿緣
無足怪者。
紹聖乙亥
高安人
競來謁聰。
請住逍遙寺蘇軾
惠州
了元
書云
子瞻中大科。
金門
玉堂
遠放寂寞之濵。
權臣子瞻宰相耳。
人生一世
間如白駒過隙
三二十年。
功名富貴
轉盻成空。
何不一筆勾斷
尋取
自家本來面目
子瞻胸中萬卷書
下筆一點塵。
到這地位
不知性命所在
一生聰明
做甚麼
三世
佛。
則是一箇血性漢子
子瞻若能脚下承當
三二十年。
富貴功名
如泥土。
努力向前
珍重
**(丙子)克文禪師石門
公元1096年
紹聖三年
克文。
移居石門
衲子扣問
瞑目危坐
來學
則往治蔬圃
時文參隨
巳十餘年。
同行曰。
老漢無意法道乎。
一日準舉杖決渠。
水濺衣。
大悟
走敘其事。
文詬曰。
此乃敢爾䖃苴耶○佛照杲。
初謁
圓璣。
璣舉。
僧問投子
大死底人却活時如何
投子曰。
不許夜行
投明須到。
作麼生
杲曰。
大難酬。
璣大
稱賞之。
後數日。
舉杲立僧秉拂
機思遲鈍
開堂大笑
杲有慚色
次日特為大眾
具在案上
打翻
茶具
瓢子落地跳數跳。
悟得答話
機鋒迅捷
復至克
文處。
因看祖師偈云。
心同虗空界。
示等虗空法。
證得
虗空時。
無是無非法。
豁然大悟法泉
蔣山
晚年
詔住智海。
上堂
問眾。
赴智海。
蔣山
如何即是
眾莫
知對。
便歸方丈
索筆書偈曰。
非佛非心擬議
得皮
得髓商量
臨行珍重禪侶
門外青山夕陽
跏趺而逝。
使回奏。
勅謚佛慧○慧洪。
瑞州氏子
字覺範
出家
日記千言
十九試經得度
遊方
歸宗克文。
及隨文遷石門
記室
文患其深聞之弊。
每舉玄沙未徹語。
發其疑。
凡有所對。
文曰。
你又說道
理耶。
一日有客問文。
上人參禪如何
曰也有到處
也有不到處
客退。
洪不自安
即詣文求決所疑。
文舉
風穴頌曰。
五白猫兒爪距獰。
養來堂上蟲行
分明
上樹安身法。
切忌遺言外甥
作麼生安身法。
洪便喝。
文曰。
一喝
也有到處
也有不到處
洪忽有
省。
及游東吳
杭州淨慈。
以頌發明風穴意。
呈文
曰。
五白猫兒無縫罅。
等閑拋出令人怕。
翻身跳擲
千般
冷地看他成話杷。
如今也解弄些些
從渠歡喜
從渠罵。
却笑樹頭老舅翁。
只能上樹不能下。
又作玄
沙未徹偈曰。
靈雲一見再見
紅白枝枝不著花。
釣魚船上客。
却來平地魚蝦
文見乃為助喜
自後汾陽語錄
三玄頌。
薦有所證。
又甞菴於高
九峰之下。
因僧問臨濟賓主話。
洪方欲酬其問。
三玄三要之旨。
**(丁丑)報恩禪師三教大要
報恩
黎陽氏子
未冠
方略
上第
後厭塵境
於朝。
乞謝簪紱為僧。
上從其請。
游心祖道
投子
義青
未久即悟心要。
曰。
再來人也。
宜自護持
後住隨州大洪山
張商英友善
英甞以書。
三教
大要
恩答曰。
西域道宗多塗。
要其會歸
不出有無
四見而巳。
有見
無見。
亦有亦無見。
非有非無見也。
不即一心為道
則道非我有。
名外道
不即諸法
是心。
則法隨見異
名邪見
如謂之有。
有則有無
之無
無則無有
無則有見競生。
無有無見斯
起。
若亦有亦無見。
非有非無見。
猶是也。
夫不能離
諸見。
無以明自心。
無以明自心。
則不能知正道矣。
故經云。
言詞所說法。
小智分別
不能了自心。
云何
正道
又曰。
有見即為垢。
此則未為見。
遠離於諸見。
如是乃見佛。
以此論之。
邪正異塗。
正繇見悟殊致
也。
清涼
莊老道法自然
能生萬物
易謂太極
兩儀
一陰一陽之謂道。
自然太極為因
一陰
為道
能生萬物
則是邪因。
計為虗無
則是無因
試論之。
三界惟心。
萬緣一致
生故法生
心滅故
法滅。
推而廣之。
彌綸萬有而非有。
統而會之。
究竟
滅而非無。
非無亦非非無。
非有亦非非有。
四執既亡。
百非斯遣。
自然因緣
皆為戲論
虗無真實
俱是假
名矣
至若太極陰陽能生萬物
無常有。
斯為眾
妙之門。
陰陽不測
是謂無方之神。
聖人設教
示悟
多方
然既異一心
寧非四見
何以明之
虗無為道
道則是無。
自然太極
一陰一陽為道
道則是
有。
無常有。
則是亦有亦無。
陰陽不測
是非有非
無。
先儒或謂妙萬物謂之神。
則非物。
物則亦是無。
西天大論師。
皆以心外有法為外道
萬法惟心
正宗
蓋以心為宗。
則諸見自亡。
言雖或異。
未足
為異也。
外有法。
則諸見競生。
言雖或同。
未足以為
同也。
雖然儒道聖人
非不知之。
存而不論耳。
未即明指一心
萬法之宗。
雖或言之。
不論也。
西天外道
大權菩薩
示化之所施。
橫生諸見。
曲盡異端
以明佛法是為正道
其所以為聖人
道順逆皆宗。
思議之所能知矣。
古人有言
緣昔
真宗未至。
孔子且以繫心
今知理有所歸
不應猶執
權教
知權之為權。
未必知權也。
知權為實
斯知
權矣。
是亦周孔老莊。
設教立言本意
大事因緣
之所成始所成終也。
然則三教一心
同塗異轍。
究竟
道宗
本無言說
維摩大士
孰能知此意也○簽判
經臣
字興朝
初於佛法未之信。
會常總啟廸之。
醉心祖道
既謁慧林冲。
於僧問雪竇
如何是諸佛本
源。
竇曰千峰寒色
下有省。
歲餘官雒幕。
韶山杲。
去任辭杲。
杲曰。
如此用心
何愁不悟
爾後或有
非常境界
無量歡喜
宜急收拾
收拾得。
成法器。
不得
或致失心
未幾復謁本逸。
請問因緣
逸曰。
人道
平常心是道。
十二時中。
放光動地
不覺自知
向外馳求
轉踈轉遠。
臣益疑不解
一夕入室
逸舉
羅提尊者對香至王見性是佛之語問。
不能對。
甚。
歸𥨊。
至五鼓覺。
追念間。
種種異相
表裏通徹
六根震動
天地回旋
如雲開月現。
喜不自勝
因憶韶
山所囑。
抑之
及明以所得告逸。
逸為證據。
且曰。
須用得始得。
曰莫要履踐否。
厲聲曰。
這箇甚麼
事。
却說履踐
默契
乃作發明心地六首
及著明
道諭儒篇。
警世曰。
明道在乎見性
余之所悟者。
性而巳。
孟子曰。
口之於味也。
目之於色也。
耳之於聲
也。
鼻之於臭也。
四肢之於安逸也。
性也。
楊子曰。
視聽
言貌思。
所有也。
有見於此
則能明乎道矣。
知道
遠人
人之於道。
猶魚之於水。
未甞須臾離也。
惟其
迷已逐物故終身之而不知。
佛曰大覺
儒曰先覺
葢覺此耳。
昔人有言曰。
今古應無墜。
分明在目前。
曰。
大道只在目前
要且目前難覩。
欲識大道真體。
離聲言語
又曰。
夜夜抱佛眠。
朝朝還共起。
起倒
相隨
語默同居止。
欲識佛去處
只這語聲是。
此佛者
之語道為最親者。
立則見其參於前也
在輿則見其
倚於衡也。
瞻之在前也。
忽焉在後也。
取之左右逢其
原也。
儒者之語道最邇者。
柰何此道惟可心傳。
立文字。
故世拈花
而妙心傳迦葉
達磨面壁
宗旨付於神光
六葉既敷。
千花競秀
分宗列派。
各有
門庭
故或瞬目揚眉
擎拳舉指
或行棒行喝。
竪拂
槌。
或持又張弓
輥毬舞笏。
或拽石搬土。
打鼓吹毛
一默一言
一噓一笑
乃至種種方便
皆是親切為人
然只為太親故
人多罔措
瞥然見者。
不隔絲毫
其或
沉吟
迢迢萬里
明道者。
無忽焉。
祖祖相傳
至今
不絕。
真得吾。
所謂憤而不發。
開而弗違者矣。
余之
有得
實在此門。
反思吾儒。
自有此道。
良哉孔子之言。
默而識之。
一以貫之
目擊存。
指掌而意喻。
若此者。
皆合宗門妙旨
得教外之真機
然而孔子
之子思。
子思傳之孟子
孟子既沒。
不得其傳。
所以傳於世者。
文字耳。
故余之學。
必求自得
後巳。
幸余一夕開悟
凡目所見
耳之所聞
心之所
思。
口之所談。
手足之所運動
無非玅者。
得之既久。
見前
每以與人
不能受。
然後知妙道。
果不可以
文字傳也。
嗚呼是道也。
有其人則傳。
無其人則絕。
得之矣。
誰其似之乎。
終余之身。
而有其人耶。
無其
人耶。
所不可得而知也。
故為頌歌語。
而又著此篇。
以諭吾徒云○悟新
翠巖
法堂後有齊安王祠。
祈禳虗日
知事毀之。
不敢
躬自拆祠。
丈室
設榻燕𥨊。
俄有巨蟒。
盤臥側。
叱去復來。
夜以
為常。
一夕夢神告曰。
弟子為師所叱。
不遑安處
欲之
廣南
假莊夫六十人
夢中諾之。
未幾莊夫疫死者。
如其數。
問學者曰。
且道
有鬼神麼。
道有。
不打
殺死心。
道無。
莊夫為什麼却死
答者皆不契。
元首
座至。
答云。
甜瓜徹蒂甜。
苦瓠連根苦。
大喜之。
**(戊寅)佛印了元禪師入寂(開先法嗣雲門第五世)
了元
雲居
李麟為元寫照
令作笑容
自贊曰。
天上石麒麟
傳得雲居道者真。
不為拈花大事
等閑開口笑何人。
泥牛向風前齅。
枯木無端雲裏
對現堂堂不識
太平時代自繇身。
戊寅正月四
日。
與客語。
軒渠一笑而化。
吳人鄭夷甫。
少年登進
士。
術者推其壽。
止三十五。
心甚憂之。
既聞元談笑
化去
曰吾不得壽
得如元公
復何憾哉。
乃與禪者遊。
讀楞嚴經歲餘
忽有所悟。
生死之理。
我知之矣。
釋然
既而預知死日。
至期沐浴更衣
親督人灑掃
亭。
焚香擇時。
指畫間。
屹然立化
手猶作指畫狀○
文準。
與良雅。
為法昆仲
因雅述禪本草
乃製炮炙
論。
本草曰。
禪味甘性凉。
安心臟。
祛邪氣。
壅滯
血脉
清神益志。
駐顏色。
熱惱
穢惡
善解諸毒。
調眾病。
生人間。
但有大小皮肉骨髓精麤之異。
其精者為良。
凡聖尊卑
悉能療之。
餘者多於叢林
中。
吟風詠月
世有徒輩
多釆聲㲉。
藥食者。
人性
命。
幽通密顯。
非證者莫識。
不假修鍊
炮製一服
脫其
苦惱
如縛發解
其功若神。
令人長壽
佛祖以此藥。
一切眾生病。
號大醫王
若世明燈
破諸執闇。
所慮
迷亂幽蔽不信
病在膏肓
妄染神鬼
流浪生死者。
可救焉。
傷哉。
炮炙論曰。
人欲延年長生絕諸病者
先熟覽禪本草
若不觀禪本草
則不知藥溫良
藥之真假。
而又不諳何州何縣所出者最
既不
能窮其本末
豈悟藥之體性耶。
近世一種不讀禪
本草者。
却將杜漏藍。
綿州附子
往往見面相似
便以為是。
苦哉苦哉。
不惟自悞。
兼悞他人
故使後之
學醫者。
一人傳虗。
萬人傳實。
擾擾逐其末。
而不知安
返本之源。
日月浸久。
橫病生焉。
漸攻四肢
而害圓
常樂之體。
自旦及暮。
不能安席
遂至膏肓
喪身
命者多矣。
良繇初學麤心
師授莽鹵
不觀禪本草
過也。
若克依此書。
藥之體性
又須解如法炮製
炮製之法。
先須選其精純者。
法流水淨洗。
人我
葉。
無明根。
八還刀。
三平等砧碎剉。
性空
火微焙之。
四無量臼。
舉八金剛杵
杵八萬四千下。
大悲手眼篩。
篩之。
然後塵塵三昧
鍊十波羅
密為圓。
不拘時候
一念相應湯。
前三三圓。
後三
三圓。
八風二見
外別無所忌。
此藥功驗。
不可盡言
服者方知。
此藥深遠之力。
非世方書所載。
俟後之
學醫上流
試取禪本草觀之。
然後依此炮製
合而服
之。
功力葢不淺也○開聖覺
久參長蘆應夫。
有所
得。
徧遊叢林
法演會下。
問。
釋迦彌勒
猶是他奴。
他是阿誰
曰胡張三黑李四。
深喜之。
以語克勤
曰。
恐未實。
更須搜看
後復問。
猶是他奴。
他是阿誰
公元1098年
曰胡張三黑李四。
曰不是不是
昨日是
今日因甚
不是
昨日是
今日不是
覺始大悟
後出世開聖。
堂嗣長蘆
燒香時。
忽有物搗其胸。
因成瘡而卒。
**(己卯)慧懃禪師舒州太平
公元1099年
元符二年
惟清黃龍
太平虗席
清遂薦慧懃於舒
守。
乃命補處
法演付法衣。
懃捧示眾曰。
釋迦文佛。
丈六金襴袈裟
千尺彌勒佛身。
佛身不長。
袈裟
不短。
會麼。
即此無他樣。
自是一眾悚服。
禮辭次。
演曰。
大凡應世
略為子陳其四端
世俗常談
在力
行何如耳
一勢不可使盡。
二福不可受盡。
規矩
可行盡。
好語不可說盡。
何故
好語說盡。
人必易之
規矩行盡。
人心煩之。
福若受盡。
緣必孤。
若使盡。
必至
再拜
服膺而退。
惟清
清曰。
住持當以拄杖
包笠。
懸挂方丈屋壁間。
去住衲子之輕。
則善矣。
**○惟清禪師黃龍
惟清
字覺天
自號靈源叟
洪州
武寧陳氏。
垂髫
日。
誦書千言
有異比丘見之。
引手熟視
驚曰。
菰蒲
有此兒耶。
告其父母
出家
年十七。
大僧
初謁延
法安
願留就學曰。
他日
洗光佛日
照耀末運
苦海法船也。
尋常溝瀆耳。
黃龍禪師
是汝之師。
行矣。
無自滯。
清至黃龍
泯泯眾作問答茫然
端倪
夜誓諸佛前曰。
儻有省發
願盡形壽
以法為
檀。
世世弘大法。
初閱玄沙語。
倦而倚壁。
起經行。
遺履
俯取之。
大悟
以所悟。
祖心
心曰。
從緣入
者。
永無退失。
然新得法空者。
喜悅
散亂
令就侍
者房熟𥧌。
鍾愛
忘其為師。
議論商略交友
方號清侍者
趙州文遠
南院守廓。
出世舒州
平。
學者爭趨
規矩不嚴而自肅。
江淮叢林
號稱第一
元符二年
祖心春秋高。
江西轉運使王桓
迎清歸黃
龍。
欲以心法席。
清亦不辭而往善本
東京
八年
後歸杭州塢寺
專修淨業
**○圓照宗本禪師往生淨土(天依懷法嗣雲門第六世)
宗本
老居靈巖
閉門頹然
學者相望於道。
雪竇
宗風
至本大盛
平居密修淨業
慧才師神遊淨土
一花殊麗
問之曰。
上品之生。
以待本禪師
資福
公。
至慧林。
禮足施金而去。
人問故。
曰吾定中見金蓮
花。
人言以俟本公。
蓮花無數
云以待受度者。
或問
本。
師傳直指
何得蓮境標名
曰雖在宗門
亦以淨土
兼修耳。
元符二年十二月
入滅
沐浴而臥。
弟子
請曰。
和尚道徧天下
今日不可無偈。
強起安坐
熟視曰。
癡子
尋常尚懶作偈。
今日特地圖箇甚麼
尋常要臥便臥。
不可今日特地坐也。
索筆大書五字
曰。
後事付守榮。
擲筆憨臥。
熟睡
撼之巳去矣。
**(庚辰)表自參克勤禪師
表自。
初參法演
未有省。
克勤座元
令親炙。
見謂曰。
公同參。
不須探水也。
已事未明。
慈悲
曰但有疑處。
試語我。
自舉山小參不答話
問話者三十棒。
禮拜著。
作得你師。
舉話尚不會
自作禮竟
勤令再舉前話。
自曰。
山小參不答話
掩其口曰。
恁麼看。
自出曰。
屈屈
豈有公案
教人
一句道理
有僧謂曰。
不可如此說。
首座須有
方便
靜坐體究及旬。
頓釋所疑。
詣勤禮謝。
勤曰。
始知吾不汝欺。
又詣方丈
迎笑
及遷勤監總院務。
自為座元
私告演曰。
只得一橛
大法未明在。
鍛鍊
為法器。
無何
宣言
自立僧。
實欲激其
遠到
自聞之。
深有所待。
一日上堂
以目顧自曰。
莫妄
想。
便下座。
氣不平
瑯琊
久之勤往撫存
遂大徹。
同歸五祖
命立僧○守珣。
安吉州氏子
參慧懃。
隨眾咨請
無所入。
乃封其衾曰。
此生若不徹。
誓不
展此。
於是四十九晝夜
只靠露柱立地
如喪考妣
日懃上堂曰。
森羅萬象
一法之所印。
珣聞頓悟
見懃。
懃曰。
可惜一顆明珠
被這風顛漢拾得。
乃曰。
雲道。
自從一見桃花後
直至如今更不疑。
如何是他
不疑處。
莫道靈雲不疑。
只今覔箇疑處。
了不可得
曰。
沙道
諦當諦當
敢保老兄未徹在。
那裏是他
未徹處。
深知和尚老婆心切。
懃肯之。
禮拜起。
偈曰。
終日看天不舉頭。
桃花爛熳始擡眸。
饒君更有
遮天網。
得牢即便休。
懃囑令護持
是夕謂眾曰。
這回珣上座
穩睡去也。
克勤疑其未然
乃曰。
我須勘
過始得。
令人召眴。
與游山。
一水潭。
忽推珣入水。
遽問曰。
牛頭未見四祖如何
潭深魚聚
曰見後
如何
樹高招風
曰見與未見時如何
伸脚在縮
脚裏。
大稱賞之
**○晦堂祖心禪師入寂(黃龍南法臨濟九世)
祖心
謝事閑居
學者益親。
甞答侍郎韓宗古問曰。
諭。
昔時開悟
曠然無疑
無始習氣
未能頓盡。
心外無剩法者。
不知煩惱習氣何物
而欲盡之。
起此心。
翻成認賊為子也。
從上以來
但有言說
乃至
隨病說藥。
縱有煩惱習氣
但以如來知見治之。
皆是
善權方便誘引之說。
若是定有習氣可治。
却是心外
有法
而可盡之
譬如龜曳尾於塗。
拂迹迹生。
可謂
心用心。
轉見病深。
苟能明心
心外無法
法外無心
公元1100年
心法既無。
更欲教誰頓盡耶。
元符三年十一月入寂
黃庭堅
主後事。
茶毗
隣峰秉炬火不續。
堅乃顧悟新
曰。
老師
有待吾兄也。
以喪拒。
堅固強之。
執炬曰。
不是餘殃累及我。
彌天罪過不容誅。
而今
捎空不作牛兮定作驢。
火炬一圓相曰。
這裏雪屈。
擲炬應手而爇。
賜號寶覺
**(辛巳)有嚴法師往生淨土
有嚴。
赤城
天台教。
晚年結茆樝木之下。
號曰樝
公元1101年
菴。
平生篤修淨業
建中靖國元年。
夏四月將終。
見寶
池大蓮花天樂四列
後七日。
跏趺而化。
塌上有光如
月。
三夕方隱○蘇軾
儋州
四年庚辰。
朝奉郎
北歸
真州
瘴毒作。
中止常州
請老
本官
仕。
初軾南遷
彌陀一軸
行且佩帶曰。
此軾生西
方公據也。
是疾革。
徑山惟琳來候
耳聾
大聲
呼曰。
端明勿忘西方
西方不無
箇裏著力不得
語畢而逝。
甞題自已照容曰。
心似巳灰之木。
身如不
繫之舟。
問汝平生功業
黃州惠州瓊州米芾
字元
章。
晚年學禪有得
淮陽軍
未卒前一月
親朋
書。
盡焚其所好書畵奇物。
香楠棺。
其中坐臥
食。
前七日不茹葷
更衣沐浴
焚香清坐而巳。
及期
邀郡僚。
舉拂示眾曰。
眾香國中來。
眾香國中去。
擲拂
合掌而逝○惟清
黃龍
祖心歿。
清即移。
疾居昭默
堂。
頹然宴坐一室
人莫能親踈之。
然見者。
皆各得其
歡心
至授法鉗鎚鍛鍊
則毫無縫罅。
不許學者傳錄
其語。
或得其片言隻句
如獲拱璧
甞語慧洪曰。
今之
學者
脫生死。
病在什麼處。
在偷心未死耳。
然非其
罪。
為師者之罪也。
漢高帝
紿韓信而殺之。
雖死。
心果死乎。
今之宗師
為人類此
古之學者
言下
脫生死。
效在什麼處。
在偷心巳死。
然非學者自能爾。
實為師者。
鉗鎚妙密也。
梁武帝
大殿侯景
動聲氣。
侯景汗下
不敢仰視
退謂人曰。
蕭公天威
逼人
不可再見也。
未甞死。
而其心巳枯竭
餘矣。
古之宗師
為人類此
諸方所說
非不美麗
要之趙昌
畵花逼真
世傳為寶。
非真花也。
**(壬午)真淨克文禪師入寂(黃龍南法臨濟九世)
公元1102年
克文。
退居雲菴
崇寧元年十月日。
中夜沐浴更衣
坐。
眾請說法
文笑曰。
今年七十八。
四大將離別。
火風
分散
臨行休更說。
遺戒
宗門大事
言畢而寂。
毗。
五色成燄。
白光上騰
所及俱成舍利
道俗得之
分建塔焉。
真誠慈愛
出於天性
見人無親踈。
溫顏
軟語
禮敬如一
主持叢林
法度甚嚴。
犯令者罸無赦
入室投機
則如銅崖鐵壁
不可攀緣
性尤喜施
有隨與。
杖笠之外。
不置一錢
行道說法
五十餘年。
衣壞衲。
翛然自守
民信其化。
家家繪像
飲食必祠。
作法三觀六頌曰。
色空無礙
如意自在
萬像森
羅。
影現中外
出沒去來
此土他界
心印廓然
融通
大。
(一)理事無礙
如意自在
倒把須彌
卓向纖芥
清淨
法身
圓滿土塊
一點鏡燈
十方海會
(二)事事無礙
自在
不動道場
十方世界
東涌西沒
千差萬恠。
裏蝍蟟。
吞却螃蠏
(三)事事無礙
如意自在
手把猪頭
口誦淨戒
趂出淫坊
未還酒債
十字街頭
解開布袋
(四)事事無礙
如意自在
拈起一毛
重重法界
一念
入。
無邊剎海
只在目前
或顯或晦。
(五)事事不知。
色空
誰會。
理事既休。
鐵船下海
石火電光
咄哉不快
橫按
鏌鎁
魔軍膽碎。
**(癸未)圓璣禪師保寧
公元1103年
圓璣。
圓通
崇寧二年
朱彥復守金陵
保寧虗席
移璣自近。
睢陽許覬參璣。
璣曰。
莫將閑事掛心頭。
如何閑事
參禪學道是。
自是開悟
良久曰。
道甚坦夷
何用許多言句乎。
璣呼侍者
前語
問之。
侍者瞠而却。
璣謂覬曰。
言句
不可廢也。
疾學者味著文字
作偈曰。
不學文章讀書
頹然
終日自如愚。
雖然百事通曉
是馬何曾喚作驢○
公元1102年
懷志。
龍安最樂堂。
崇寧元年六月晦日。
侍者
蚤暮
曰巳夕矣。
笑曰。
夢境相逢
我睡巳覺。
汝但莫負
叢林
即是報佛恩德
言畢而寂○胡安國
字康侯
安人
幼時便有出塵之趣。
久參上封秀。
得言外之旨。
崇寧中
藥山
禪人
南泉斬猫話。
安國
安國
以偈答曰。
手握乾坤殺活機。
縱橫施設臨時
玉堂
兔馬非龍象
大用堂堂總不知。
又寄上封有曰。
祝融
峰似杜城天。
萬古江山在目前。
須信死心元不死。
公元1103年
來秋月又同圓○淨端。
吳山
自號安閑和尚
芒鞋
笻杖
溪山勝處
披蓑戴笠
行歌漁父
所至興盡
欲返。
積金留之不駐
名公巨卿
舟至吳興
必首問
起居狀。
自為陶器曰。
死則以此埋之。
忽病牙。
久不愈。
癸未十二月日。
謂眾曰。
明日遷化去。
以為
戲語
請說偈。
端索筆大書曰。
端師子
慵懶
未死
齒先壞爛
二時伴眾赴堂。
粥飯都趕不辦
如今得死
便宜長眠
百事不管
第一不著看官
第二不著
粥飯
漁父數聲。
一笑整衣趺坐而化。
壽七十四。
即以陶器
於歸雲菴下。
甞語弟子
六十年後。
開視
吾塚。
七世孫。
堪輿請更宅兆
鳩工劚土。
磚隙
不動。
陶器儼然
發視其中
了無一物
**(甲申)五祖法演禪師示寂(白雲端法嗣臨濟十世)
公元1104年
法演出世
四十餘年。
晚住太平
東山
崇寧三年
二十五日
辭眾曰。
趙州和尚
末後句。
作麼生
會。
出來道看。
會得去。
不妨自在快活
如或未然
好事作麼說。
良久曰。
說即說了也
只是諸人不知。
要會麼。
富嫌千口少。
貧恨一身多。
珍重
山門有土
木之役。
躬往督之。
誡曰。
等好作息
吾不復來矣。
方丈
淨髮澡浴
旦日吉祥而逝。
年八十餘。
先是五祖
遺記曰。
吾滅後可留真身
手啟而舉。
再出矣。
住山時。
塑手泥淶中裂
相去容七。
眾咸異之。
演甞拜
塔。
手指云。
當時與麼全身去。
今日重來記得無。
云。
何為驗。
以此為驗。
作禮
及將亡之夕。
山摧
隕。
四十里內。
巖谷震吼
闍維舍利如雨
塔於東山
南○法演將化。
言郡守
命表自繼席。
衲子四至
應對不暇
自出榜云。
東山三句
若人道得即挂搭
衲子披靡
一日有僧。
坐具徑造方丈
謂自曰。
道不得
只是挂搭
自大喜。
維那窓下安排
元禮
閩人
初參法演太平
入室
必謂曰。
僧家明取緇素好。
禮疑之不巳。
一日陞堂
首山
新婦騎驢阿家牽語。
乃曰。
諸人要會麼。
莫問新婦
家。
免煩路上波叱。
遇飯即飯。
同門出入
宿
冤家
禮於言下豁如
今日緇素明矣。
演遷五祖
禮分座。
演歿即他往。
崇寧間
再到五祖
僧問。
五祖
遷化
甚麼處去。
有眼無耳朵。
六月邊坐
曰意
如何
曰家貧猶自可。
路貧愁殺人○宗杲。
寧國
氏子
母夢一僧
黑頰隆鼻
神人衛之。
臥室
所居
嶽北
覺而有娠
生時白光透屋。
舉邑稱異。
年十三。
入鄉挍。
嘆曰。
世間書。
曷若出世法
崇寧三年
十六。
禮慧齊為師。
先是院塑釋迦佛像
異人曰。
立像
當出導師
大興宗教
照明濁世
去此一
紀方生。
若像有難。
是人始至。
是年果有盜。
穴像腹取
其藏。
而杲適至。
名宗杲○崇寧三年
詔道楷。
住淨
因。
示眾
出家者為厭塵勞
脫生死。
心息念。
斷絕
攀緣
遇聲遇色。
石上栽花
利見名。
眼中著屑。
無始以來
此等不是不曾經歷
何須苦苦貪戀
如今
不歇
更待何時
能盡今時
更有何事
得心無事
佛祖猶是冤家
一切世事
自然冷淡
方始那邊相應
不見
隱山至死
不肯見人
趙州至死
不肯告人。
擔拾橡𣗖為食。
大梅荷葉為衣
紙衣道者祇披紙。
玄泰上座祇著布。
石霜枯木堂
與人坐臥
要死
了你心。
投子使人辦米同煑共餐
要得省取你事。
從上諸聖。
有如榜樣
若無長處
如何甘得
仁者
若也於斯體究
不虧人。
若也不肯承當
向後深恐
費力
楷甞往謁楊傑
曰。
師相別幾年。
七年
學道參禪來。
不打鼓笛
恁麼則空游山水。
無所能也。
別來未久。
善能高鑑
傑大笑。
**(乙酉)克勤禪師開法昭覺
克勤
開法成都昭覺
示眾云。
這箇
便承當
得去。
如天普蓋。
似地普擎。
更不欠一毫頭。
亦無第二
見。
設使無邊香水海。
塵塵剎剎
一時穿却鼻孔
更不落別處
儻或思量擬議
沒交涉
所以道。
一念
不生。
前後際斷。
即名為佛。
若也涉思量
作計較。
分能
所。
知解
千里萬里
祖師門下
直教見須實見
須實悟。
證須實證
諸人各各一靈妙性。
確實而論。
才被拶著。
便脚忙手亂
作麼生見得親信得徹。
桶底
脫去
只為從無始劫來。
妄想濃厚
諸塵境界中。
不曾踏著本地風光
明見本來面目
若是真實人。
直下承當
了知生本不生。
知死本不死。
向不生不死
處。
千聖著眼󳱘不見
千手大悲不起
而今兄弟
返照
更無第二人
示眾
通身眼見不到
通身
耳聞不及
通身是口說不著。
通身是心鑑不出。
通身
即且置。
或若無眼。
作麼生見。
無耳作麼生聞。
無口作
麼生說。
無心作麼生鑑。
若向這裏
得一線路
便與
古佛同參
且道
甚麼人。
又云。
休歇一念生處
即是透脫
不墮情塵
不居意想
迥然超絕
則徧界不
藏。
物物頭頭
渾成大用
一一皆從自胸襟流出。
人謂之運出。
自已家財
一得永得。
受用豈有窮極
云。
此一件事。
直饒三世諸佛出興。
無量知見
方便
接引
只有限。
歷代祖師
天下和尚
設千百問答
提持。
只有限。
不如自已脚跟下究取。
威音王巳
前。
空劫那畔
自已家珍
隨處受用
也須大丈夫
意氣
有如是作略。
示眾
世尊三昧
迦葉不知。
迦葉
三昧
阿難不知。
阿難三昧
商郡和修不知。
商那和修
三昧
優波毱多不知。
既是各各不知。
何故却相傳授
這裏
不妨誵訛處直是誵訛
綿密處直是綿密
云。
但逢緣遇境。
莫不管帶
何止此生而巳。
未來際。
無量聖身也。
未是他泊頭處。
一味退步
莫作限
量。
僧問。
古人道。
楖𣗖橫擔不顧人。
直入千峰萬峰去。
未審那裏是他住處
騰蛇纏足
布繞身。
朝看
雲片片。
暮聽潺潺
曰却須截斷始得。
曰此回不是
夢。
真箇廬山
曰高著眼。
僧問。
譬如擲劍揮空。
有一
人。
劍亦無。
空亦不揮時如何
大眾見你敗闕
曰學
只管推出
和尚何不放行
曰莫謗崇寧好。
為甚
不肯承當
藏身露影
今日捉敗
果然
僧問。
如何初日分。
恒河沙等身布施
大海若不納。
百川倒流
如何中日分。
恒河沙等身布施
現成公案
如何是後日分
亦以恒河沙等身布施
未來一時收。
一日首座寮。
因說密印長老
四年前見他恁麼地。
至來金山陞座
只恁麼地。
一箇回合了。
又打一箇回合
只管收殺
如何
得人
恰如一車寶劍相似
一柄出了。
又將一柄
出。
只要搬盡。
若是本分手段
得一柄。
便殺人去。
只管將出來弄。
時有僧曰。
某甲前日
因看他小參
語錄
便知此人平日。
做得細膩工夫
所以對眾
只管
要吐盡一段了。
又一段不肯休。
曰事不如此
如龍
半盞水。
便能興雲起霧降注大雨
那裏只管大海
輥。
謂我有許多水也。
如會相殺人。
持一條鎗。
纔見
賊馬。
便知那箇定是我底。
近前一鎗殺了賊。
上馬
背。
便殺人去。
須是恁麼始得○安民
嘉定府朱氏。
昭覺克勤
聞勤舉國師三喚侍者因緣
趙州拈云。
如人暗中書字
字雖不成
文彩巳彰。
那裏文彩
彰處。
民心疑。
告香入室
勤問。
主講何經。
曰楞嚴。
楞嚴七處徵心。
八還辨見。
畢竟心在甚處。
民多呈解。
不肯
民復請益
令一切處。
作文彩巳彰會。
偶僧
請益十玄談。
方舉。
問君心印作何顏。
勤厲聲曰。
文彩
巳彰。
民聞有省。
遂求印證。
勤示以本色鉗鎚
罔措
**(丙戌)清遠禪師龍門
清遠
自傳心印
隱居四面
後開崇寧萬壽寺
崇寧
公元1106年
五年
舒州龍門
道望尤振。
示眾
千說萬說。
不若
一見
縱不說。
亦自分明
王子寶刀喻。
眾盲摸象喻。
禪學中。
隔江招手事。
望州相見事。
迥絕無人處。
山巖處事
此皆親面而見之。
不在說也。
示眾
以迷
心故。
山林中來。
善知識
將謂別有一道
令人
樂。
不知返究向來迷處工夫第一
示眾
我且問你。
適來因甚麼問訊聖僧
問訊時。
還印證你麼。
還肯
諾你麼。
若道印證。
你他是土聖僧
解印證你。
若道
肯諾你。
豈解肯諾你。
不解印證肯諾。
問訊作麼
長沙
一日回頭見聖僧
忽然知歸
便云。
回頭忽見
本來身。
本身非見亦非真。
若將本體真體
歷劫
受苦辛。
諸人還會此箇道理麼。
珍重
上堂
大眾
有人上座
上座便應。
設使不應
心中也須領覽
時學便道應底是也
領覽是也
若如此會
便是
入地獄漢子。
是即且置。
且道面前阿誰喚你。
是有
人喚耶。
無人喚耶。
裁斷得麼。
若是有人喚。
山精
鬼魅喚你時。
天魔外道喚你時。
如何辨白
若道無人
喚。
你又不聾不騃。
如何得無人喚。
這箇十二時中。
生死路頭事。
諸人明得麼。
有人生迷亂。
無人喚遭
繫絆
若能行生死斷。
萬兩金終不換。
下座。
又甞作示
道三偈。
一曰隨流
千聖靈蹤百草頭。
卓然放去號隨
流。
從教萬古無人識。
笑殺溈山水牯牛。
二曰合轢。
中月天邊月。
南北東西更無別。
新羅打鐵火星飛。
燒著指頭合轍
三曰雙唱
坐斷千差古路頭
解開
空岸濟人舟。
明明一句群像
善唱無聲作麼求。
三自省。
一曰
是身壽命
如駒過隙
何暇閑情
妄為
事。
既降釋種
須紹門風
諦審先宗。
是何標格
二曰。
業未辦。
聖時遙。
善友師教
不可捨。
自生勉勵
報佛恩。
惟巳自知
大心莫退。
三曰。
報緣虗幻
豈可
為。
人世幾何
隨家豐儉
苦樂逆順
道在其中
動靜
溫。
自愧自悔法忠
鄞縣姚姓子。
母夢異僧求寓而
娠。
既誕紫帶繞身
幼喜習靜
十九試經得度
台教
一心三觀之旨。
一日禪者折困
遂徧參名宿
清遠龍門
於是兼程至彼。
造次不忘提撕
適縱
水磨所。
牌額云。
法輪常轉。
不覺豁然有省。
遂撫
掌。
說偈曰。
大法輪。
目前包褁
更問如何
水推石磨
因寫之。
作一圓相於後。
方丈呈遠。
遠曰。
其中事作
磨生。
㵎下常流
遠曰。
畢竟如何
曰水推石磨
曰。
歸堂歇去。
不得舉著。
後五日來。
却向汝道一句
子。
曰這一句子。
不消得
遠為解頤
忠遂作禮○高
菴善悟。
洋州李氏子
年十一得度
聞冲禪師武帝
達磨因緣
如獲舊物
遽曰。
我既廓然
何聖之有。
異其語。
勉之南詢。
授記清遠
一日有僧。
蛇傷足。
遠問曰。
既是龍門
為甚麼却被蛇咬。
悟即應曰。
果然
大人相。
遠益器之
後傳此語。
克勤
勤曰。
龍門
此僧耶。
東山法道寂寥
爾後悟住雲居
有僧自圓。
綿州氏子
出關歷扣諸大尊宿。
始詣龍門
一日
廊廡間。
覩繪胡人有省。
夜白悟。
悟舉法眼偈曰。
頭戴
貂鼠帽。
腰懸羊角錐。
不令人會。
須得人譯之。
復筴
火示曰。
我為汝譯了也
於是大法明了
呈偈曰。
外國
言音不可窮。
雲亭一時通。
口門廣大邊際
楊岐栗棘蓬。
悟遣依遠。
遠曰。
吾道東矣。
**(丁亥)悟新禪師黃龍
公元1107年
大觀元年九月
悟新
黃龍
示眾
諸人
參禪麼。
須是放下著。
放下甚麼
放下四大五蘊
放下
量劫來。
許多業識
向自巳脚跟下。
推窮看是。
甚麼
理。
推來推去。
忽然華發明。
十方剎。
可謂得之
心應之。
於手便能
大地黃金
長河酥酪
暢快
平生只管冊子上。
言念語。
討禪討道。
道不在冊子上。
摐饒念得。
大藏教。
諸子百家也。
閑言語
臨死之時。
總用不著。
新室中問僧。
月晦
陰。
五色彩。
著於瞑中。
百人千萬人
夜視其色。
有辨青黃赤白者。
麼僧無語
新代曰。
箇箇盲人
智才
舒州氏子
得法於慧懃。
後謁悟新
曰。
最初句。
便會末後句。
會得末後句。
便會最初句。
初末後。
拈放一邊
百丈野狐話。
作麼生會。
入戶
知來
見解何勞再舉
轢中泥。
曰新長老死。
在上座手
裏也。
語言雖有異。
至理且無差。
如何是無差底
事。
曰不扣黃龍角焉。
知頷下珠。
新便打○智通
乃龍
圖范珣之女。
聰慧
長歸丞相蘇頌之孫悌。
未幾
世相
還家祝髮
父難之。
清修
因看法界觀有省。
連作二偈。
見意曰。
浩浩塵中一如
縱橫交互
毗盧
全波是水波非水。
全水成波水自殊
物我元無
森羅
鏡像明明
超主伴了了
真空一體
含多
交參
帝網重重
無盡動靜
悉圓。
後父母俱
亡。
兄涓領分寧
偕行
往謁悟新
見知其所得。
便問。
常啼菩薩
賣却心肝
教誰學般若
通曰。
你若無
心我也休。
又問。
一雨所滋。
根苗有異。
陰陽地上
甚麼
通曰。
一華五葉
復問。
十二時中。
甚麼處。
立命
和尚惜取眉毛好。
新打曰。
婦女亂作次
第。
通禮拜。
新然之。
通既於言下領旨。
尋以偈贊曰。
陽死心。
靈源甚深。
中見色。
眼裏聞聲
明聖昧。
富前貧。
利生濟物
點鐵成金
丹青徒狀。
非古非今。
曰。
死心非真。
甚麼處贊。
若贊死心
死心無狀
若贊
虗空
虗空無跡
無狀無跡
下得甚麼語。
若下得語。
親見死心
通曰。
死心非真。
真非死心
虗空無狀
妙有
無形
絕後再蘇。
親見死心
大笑
惟清遂以空室
人號之。
自爾叢林知名大觀元年冬
道楷。
移住
寧。
甞作五偈。
述其門風
一曰
妙唱不干舌。
偈曰。
剎剎
塵塵處處譚。
不勞彈指善財參。
空生也解通消息
雨巖前鳥不銜。
二曰。
蛇驚出草。
偈曰。
日炙風吹
裏埋。
觸他毒氣又還乖。
闇地若教死口
長安依舊
絕人來。
三曰。
解鍼枯骨吟。
偈曰。
死中活得是非常。
他家別有長。
半夜髑髏一曲
氷河紅𦦨却清凉
四曰。
鐵鋸三臺
偈曰。
不是宮商調。
誰人和一場。
何所措。
此曲舊來長。
五曰。
古今無間
偈曰。
一法
萬法空。
箇中那許圓通
將謂少林消息斷。
桃花
依舊春風
楷住天寧未幾
開封尹李孝壽
奏楷道
行。
賜紫及定照師號
上表辭。
上不𠃔。
孝壽
諭。
旌善之意。
確然不回
上怒收付有司
有司憐其
無罪曰。
長老枯瘁有疾乎。
有疾
即於法免刑
楷曰。
巳悉厚意
不敢
妄言實無疾也。
太息
於是恬然
受刑
縫掖
編管緇州○闡提惟照。
簡州人
姓李
超邁惡俗
一日授書。
至性相近也。
相遠也。
遽曰。
凡聖本一體。
習故差別
我知之矣。
即剃染登具。
師令起信
照輙歸臥曰。
既稱正信大乘
言說
能了。
遊方
謁道楷。
夜坐閣道
時風雪震。
薄聞警
道者傳呼過之。
隨有所得
辭去
楷嬰難照。
三吳
沂水
僕夫迷道
照舉杖擊之。
大悟
嘆曰。
是地非
鰲山也耶
比至
楷望而喜曰。
紹隆吾宗
必子數輩
矣。
因留躬耕
湖上累年
智證成就
出領招提
歷遷名
後入寂。
茶毗得舍利。
如珠琲。
舌齒不壞○齊璉。
川牟氏子
落髮受具
成都
講席頃之
慨然
息曰。
吾棄家為大事
紙上語爾。
譬如畵日月。
豈有
光明耶。
棄之南遊
歷參名宿
有自大陽來者
舉道楷
示眾語。
璉心悅服
遂往謁。
初見恍如舊識
一日聞板
聲。
豁然大悟
趨告楷。
印可之。
楷甞語人曰。
首座
牛行虎視
機鋒橫出
異日吾道決矣。
出世崇寧
歷遷名剎
最後成都
大智住大隨。
時其徒。
有妄訴於
州者。
怡然就逮有司考竟其事將加捶楚
忽時天
晦冥
烏飛噪集杖端
有自投於地者。
州將駭異
公元1145年
璉遂得釋。
紹興乙丑
書偈而寂。
火浴得舍利百餘粒。
皆具五色太傅高世則
字仲貽
號無功
初參楷。
心要
楷令去其所重。
扣巳而參。
一日造微密。
偈曰。
懸崖撒手任縱橫。
大地虗空坦平
照壑輝巖
不借月。
菴頭別有一簾明。
**(戊子)文準師開法雲巖
公元1108年
文準。
心印泐潭
大觀二年
雲巖虗席
郡牧囑悟
新。
所知
新曰。
山主住得。
未甞識渠
見有洗鉢
頌甚好。
之乎者也
衲僧鼻孔
大頭向下
若也不會
問取東村大姐
郡牧奇之。
因請主雲巖葛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