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db.itkc.or.kr 和 zh.wikisource.org
往生人王第五¶ (自动笺注)
淨土聖賢錄卷七
*往生人王第五
**烏萇國王
烏萇國王
雅好佛法
甞謂侍臣曰。
為國王。
享福
樂。
不免無常
西方淨土
可以棲神
我當發願求生
彼國。
於是六時行道念佛
供佛飯僧
及夫人。
自行膳。
三十年不廢。
臨終容色愉悅
諸瑞應(往生集)
論曰。
佛教東來
有國之君深心宏護者。
代不乏人
而往瑞應
紀載罕聞
不可得而詳也。
昔堯治天
之民。
平海內之政。
往見四子藐姑射之山。
窅然喪其
天下焉。
誠能淨土為歸者。
其於天下
若是
巳矣。
*往生王臣第六
**七萬釋種
佛在迦毗羅國尼居陀林。
弟子迦盧陀夷。
往化
王。
迦盧陀夷至迦毗城。
神通力
虗空跏趺
來。
淨飯王讚歎如來希有功德
起敬信心
率諸
釋種
往詣佛所。
佛既為天龍八部授記巳。
因為
廣說三解脫門。
復言
一切諸法。
皆是佛法
王言
若一
切法是佛法者。
一切眾生
應是佛。
若不顛倒
眾生者。
即是其佛。
佛者。
如實眾生也。
如實
眾生者。
即是見實際。
實際者。
即是法界
一切法
生。
此是陀羅尼門
於此法中而安其心。
勿信於他。
爾時淨飯王等七萬釋種
聞法解悟
無生法忍。
微笑而說偈曰。
釋種決定智。
是故佛法
定心
安住
人中命終巳。
得生安樂國。
面奉無量壽
無畏
菩提(寶積經○按淨飯王涅槃經別記王生淨居天故不載此錄)。
**劉程之
劉程之
字仲思
彭城人
少孤。
事母孝。
老莊言。
不委
於時俗。
初為府參軍
公卿先後引薦
皆力辭。
時慧
法師止於廬山東林寺
念佛三昧
程之往依之。
遠曰。
官祿巍巍
云何不為
程之曰。
晉室磐石之固。
物情累卵之危。
何為哉。
劉裕以其不屈
號曰遺
民以旌之。
同時信士宗慤雷次宗周續之張野
詮畢頴之等。
咸來廬山
乃於西方三聖像前。
建齋立
社。
同修淨業
程之鑱石為誓
其辭曰。
緣化之理既
去來之兆顯矣。
遷感之數既符。
善惡之報必
矣。
交臂潛淪
無常之期切。
審三報之相催。
險趣之難拔
此其同志諸賢。
所以夕惕朝勤。
仰思
濟者也。
葢神者可以感涉。
不可以跡來。
必感之有
物。
幽路咫尺
苟求之無主。
渺茫何津。
今幸以不
謀而感。
僉心西境
叩篇開信
情天發。
機象通於
寢夢
欣歡百於子來
於是雲圖表暉。
影侔神造
功由
理諧。
非人運。
茲寔天啟其誠。
冥運來萃者矣。
然其
景績參差
功德不一
雖晨祈云同
夕歸攸隔
我師
友之眷。
可悲矣。
是以慨焉胥命
整襟法堂
等施一
心。
亭懷幽極
誓茲同人
俱遊絕域
驚出絕倫
首登
神界。
則無獨善雲嶠
忘兼全於幽谷
然後妙覲天
儀。
啟心貞照。
識以悟心
形由化革。
芙蓉中流
瓊柯咏言
雲衣八極
香風忘年
三塗
而緬謝。
天宮長辭
眾靈繼軌
大覺以為
期。
究茲道也。
豈不宏哉。
程之西林㵎北
別立禪坊
精研元理
兼持禁戒
念佛三昧詩。
半載
即於定
中見佛光照地。
皆作金色
更十五年。
正念佛時。
阿彌陀佛
玉毫光照
垂手慰接。
程之曰。
安得如來
摩頂
覆我以衣。
俄而佛為摩頂
袈裟以被之。
日又夢入七寶池
蓮華青白色。
其水湛湛
有人
圓光
胸出卍字
池水曰。
八功德水
汝可飲之。
飲水甘美
及寤。
異香發於毛孔
乃語人曰。
淨土
之緣至矣。
請僧轉妙法蓮華經。
近數百周。
程之對像
焚香
再拜祝曰。
我以釋迦遺教
知有阿彌陀佛
此香
當先供養釋迦如來
次供阿彌陀佛
復次供養
法蓮華經。
所以得生淨土
由此經功德
願與一切
情俱生淨土
即與眾別。
臥牀上。
面西合掌
泊然化去
公元410年
時晉義熈六年
年五十九(東林傳出三藏記集)。
**于昶
于昶。
不詳里居
唐天后
并州錄事
晝決曹務
判冥司。
每知災咎
陰為之備。
六年
丁母憂
持金
剛經為日課
更不復為冥吏矣。
年八十四。
將終。
忽聞
奇香
遽謂左右曰。
西方聖人迎我也。
即向西連稱
佛名而逝(報應記)。
**馬子雲
子雲
不詳里居
孝廉
涇縣
本郡租綱。
督運
舟溺。
沈米萬斛
繫獄中。
子雲專心念佛
公元751年
五年
遇赦得出
隱南陵山寺中。
持一食齋。
天寶十年
卒於涇。
先謂人曰。
因數奇。
遂精持內教
西方
成。
往生安樂世界爾。
明日
沐浴
衣新衣。
端坐合掌
俄而異香滿室。
子雲云。
佛來矣。
遂逝(紀聞)。
**韋文晉
文晉
不詳其所出。
仕於唐。
位至觀察使
西方
場。
篤志淨業
求生西方
一日正持佛名。
跏趺而化。
香滿室(佛祖統紀)。
**張抗
張抗。
不詳其所出。
石晉朝。
翰林學士
大悲呪
萬徧
求生西方
一日寢疾
唯持佛名。
忽謂家人曰。
西
淨土
在堂屋邊
阿彌陀佛蓮華上。
翁兒在蓮
華池金沙地上。
禮拜嬉戲
良久
聲甫寂而化。
翁兒
者。
抗之孫。
時巳先逝矣(佛祖統紀)。
**文彥博
文彥博
字寬夫
汾州介休人也。
歷仕仁英神哲四
朝。
出入將相
五十餘年。
官至太師
兼譯經潤文使
封潞國公
素皈信佛法
向道益力。
專念阿彌陀佛
夕行坐。
未甞少懈。
發願云。
願我常精進
勤修一切
善。
願我了心宗
廣度含識
京師
與淨嚴法師
十萬人淨土會。
一時士大夫多從而化焉。
年九十
二卒(東都事略佛祖統紀佛法金湯)。
**楊傑
楊傑
字次公
無為人
自號無為子
元豐中
太常
禪宗
從天禪師遊。
龐公機語
奉祠太山
日出如盤湧。
大悟
熈寧末
母憂歸。
閒居閱藏經。
歸心淨土
丈六阿彌陀佛
隨身觀念
平生著述
指歸淨土
天台淨土疑論序云。
愛不重。
不生
娑婆
不一
不生極樂
娑婆
穢土也。
極樂
淨土也。
婆之壽有量。
彼土之壽則無量矣。
娑婆備諸苦。
彼土
安養無苦矣。
娑婆隨業。
輪轉生死
彼土一往
則永
無生法忍。
若願度生。
任意自在
不為諸業轉矣。
淨穢壽量苦樂生死。
如是差別
眾生冥然不知。
可不哀哉
阿彌陀佛
淨土攝受之主也。
釋迦如來
淨土之師也。
觀音勢至
助佛揚化者也。
是以如來
一代教典
處處丁寧往生也。
阿彌陀佛
觀音
至。
乘大願船
生死海
不著此岸
不留彼岸
不止
流。
唯以濟度佛事
是故
阿彌陀經云。
若有善男子
善女人
聞說阿彌陀佛
執持名號
一日乃至七日。
一心不亂。
其人臨命終時。
阿彌陀佛與諸聖眾。
現在
其前。
是人終時。
心不顛倒
即得往生極樂國土。
又無
量壽經云。
十方眾生
聞我名號
憶念我國。
植諸德本
至心迴向
生我國。
不果遂者。
不取正覺
所以祇洹
精舍無常院。
病者面西作往生淨土想。
彌陀
徧照法界念佛眾生
攝取不捨
聖凡一體
機感相
應。
佛心眾生
塵塵極樂
眾生心中淨土
念念
陀。
以是觀之。
智慧者易生。
能斷疑故
定者易生。
不散亂故。
持戒者易生。
遠諸染故。
布施者易生。
不我
有故
忍辱者易生。
瞋恚故。
精進者易生。
不退轉故。
不造善不作惡者易生。
純一故。
諸惡作業報巳
現者易生。
慚懼故。
雖有眾善
若無誠信心無迴向
發願心者。
則不得生矣。
彌陀易持
淨土甚易往。
眾生不能持。
不能往。
佛如眾生何。
造惡業。
苦趣
彌陀極樂
二者皆佛言也。
世人墮地獄而疑
往生者。
不亦惑哉。
元祐中
兩浙提點刑獄
卒。
臨終
說偈曰。
生亦無可戀。
死亦無可捨。
太虗空中
之乎者
也。
將錯就錯
西方極樂
先是司士參軍王仲回者。
與傑同鄉里。
甞從傑受念佛法門
如何得不間斷
曰。
一信之後
更不再疑。
即是間斷也。
仲回躍然
年。
傑守丹陽
一夕夢見仲回云。
向蒙淨土為導。
往生
特來致謝
再拜而出。
巳而得其子訃書
言仲
預知化期
徧別親友
逝矣。
傑既卒。
其後荊王
人。
夢遊西方
一人蓮華上。
衣飄揚。
寶冠瓔珞
莊嚴其身。
問何人。
楊傑也(東都事略樂邦文類)。
**王古
王古
字敏仲
東都人
文正公旦之曾孫也。
其先七世
持不殺戒
發心放生命一百萬。
江西
晦堂
楊岐諸老師。
宗門中事
既而作直淨土決疑集。
西方之教。
閒居數珠去手
行住坐臥修行淨觀
無有間歇
又甞著淨土寶珠集序云。
眾生心淨則佛
土淨
法性無生無不生。
有佛世尊
今現說法
在極
樂國
號阿彌陀
緣勝劫長。
深願大。
無邊光明
受。
思議淨妙莊嚴
珠網麗空
瑤林矗地。
淨含八德
華發四光。
天樂六時
散裓華於億剎。
諸佛共讚。
十方來歸
彌陀心內眾生
新新攝化
眾生心中淨土
念念往生
質託寶蓮
不離當處
神遊多剎。
出自心。
如鏡含萬象無有去來
似月千江而本非升降
被圓頓機。
則皆一生補處
方便門
則有九品階差。
本性之無量光。
本來無念
唯心安養國。
真實
無生
解脫苦輪。
十念亦超於寶地
會歸實際
二乘
證於菩提
大舟載石而遂免沈淪
順風揚帆
終無留難
悟之則非遠非近。
迷之則即近而遙。
嗟夫
學寡障多。
疑深觀淺。
斥為權小。
閴若存亡
則以馬鳴
龍樹未然
天台智者不達
不信當受菩提記。
肯頓生如來家。
籠鳥鼎魚
翻然游戲
隙駒風燭
妄計
久長
虗受一報身。
枉投諸苦趣
豈知大雄讚勸。
金口
丁寧
聖賢剎那
相好俄頃
樂受則永拋五
濁。
悲增則迴救三塗
於此不知。
是為可憫
徽宗朝。
戶部侍郎
黨禍落職
化去
有僧神遊淨土
見古
葛繁在焉。
澄江人
官至朝散大夫
公第私居
淨室
設佛像。
一日禮誦時。
舍利從空而下
後無
疾。
面西端坐而逝(宋史。
樂邦文類。
法喜志)。
**鍾離瑾
鍾離瑾
會稽人
母任夫人
精修淨土
臨終
修淨
業。
自是感奮
日行利益二十事。
後官浙西
慈雲
公論往生指要
清修彌篤。
夫人故有栴檀佛像
頂戴行道
及是瑾瞻禮間。
眉間忽迸出舍數粒
未幾
知開封府
夜半
忽起。
家人曰。
夫人報我往
生期至矣。
跏趺而逝。
前一日。
舉家夢瑾青蓮華。
天樂圍繞
乘空西去
子景融。
朝請大夫
誦觀
量壽佛經
念佛三昧
棄官
茅儀真東園側。
甞曰。
識得彌陀
彌陀彌陀
不識彌陀
奈何奈何
不識彌陀
彌陀在西方外
識得彌陀
彌陀只在自已家。
一夕
請僧妙應普賢行願品。
炷香聽畢。
兩手作印而化。
曾孫
寓居蘇州
寶積寔公等。
結社念佛
無疾忽
端坐西向合掌而化(佛祖統紀)。
**馬圩
馬圩。
字仲玉
廬州合肥人
忠肅公亮杭州日。
雲式公授以淨土法門
全家奉佛。
元豐中
遇僧
廣初
天台疑論
喜曰。
吾今得所歸矣
遂依慈雲
十念迴向法。
行之二十餘年。
後更與王古往還
益精
念佛
常以放生佛事
歷守淄川新定
慈惠
政。
課誦經呪
觀想西方
有常法。
荊王夫人夢遊
蓮池
有朝服而坐華上者。
曰。
此馬楊傑也。
時傑
公元1102年
化去
而圩尚無恙
崇寧元年
得疾。
盥沐易衣
端坐
念佛而逝。
有氣青葢
騰空而上
巳而家人十數
夢見圩曰。
吾巳得生淨土上品矣。
其秋
有婢臥疾
念佛而逝。
永逸
亦行十念法。
十六觀
閱三十餘
年。
巳而得疾。
阿彌陀佛及二菩薩接引
結印示
寂。
香氣滿室中
既殮。
柩上產五色華。
光爛然(樂邦文類)。
**江公望
公元1101年
江公望
字民表
嚴州人也。
進士第
建中靖國元年
左司諫
出知淮陽軍
蔡京為政
嫉諸言事者。
安南
居常與妻俞氏。
蔬食清齋
念佛三昧
著念
方便文曰。
出世間之法。
欲得辦省力。
莫若繫
一緣
即如稱念阿彌陀佛
有巧方便
無用動口
音聲
微以舌根。
敲擊前齒
心念隨應。
音聲歷然
不越竅。
聞性內融
心印舌機。
機抽念根。
從聞入流
自性
是三融會
念念圓通
久久遂成
唯心識觀。
利根之人。
念念不生。
心心無所
六根杳寂
諸識
除。
法法全真
門門絕待。
瞥爾遂成真如實觀。
初機後
學。
一心攝念如來
乃至營辦家事
種種作務
亦自不
相妨礙。
都攝六根
念相繼。
不過旬月
便成三昧
謂自心作佛。
自心是佛。
自心見佛。
有子早亡。
見夢
其舅。
公望天寧寺寶積經。
生善處。
且言見
冥中金字碑云。
江公望身居言責
志慕苦空
躬事焚
修。
心無愛染
動靜不違佛法
語默時契宗風
名預脫
幽關
身必歸乎淨土
後遇赦得歸。
無疾而化(宋史
樂邦文類佛法金湯)。
**陳瓘
字瑩中
南劍州沙縣人
徽宗朝為左司諫
以直
道不容。
出補外。
既而還為右司員外郎
權給事中
宰相曾布
出知泰州
崇寧中
編管袁州
巳而移通
州。
復謫台州
初瓘好華嚴經。
自號華嚴居士
及遇明
智法師
天台宗旨。
明智以上止觀思議境。
以性奪修。
無作行。
深有契入。
自入台州
捐書不復
為文
專修念佛三昧
天台疑論後序云。
人心
常。
法亦無定。
心法萬差
其本在此。
信此則徧信。
華嚴
所以說十信。
疑此則徧疑。
智者所以說十疑。
出疑入
信。
一入永入。
不離於此
究竟處。
淨土者。
究竟處也。
處有說法之主。
無量壽
佛說法。
未甞間斷
障其耳。
則聾而不聞。
疑障其心。
則昧而不覺
不聞不
覺。
安住惡習
讚歎不念
隨喜粗心
妄指蓮胞以為
誕。
終不自念此分段身
從何而得。
自何而來
胎獄穢
真實安在。
信憑業識
自隔真際
於一幻境
非彼執
此。
生生不靈
永絕聖路。
如是故。
釋迦如來起大慈
憫。
穢濁中。
大音聲。
讚彼淨土上妙之樂。
生死
中。
大船師。
載以法船
令趨彼岸
晝夜度生。
無有
息。
然而彌陀之岸。
本無彼此
釋迦之船。
實非往來
如一燈。
分照八鏡。
鏡有東西
光影無二
彌陀說法
光影中。
釋迦方便
獨指西鏡。
故巳到彼岸者。
乃可
以忘彼此
未入法界者。
何自而泯東西
於此法中
究竟
勿滯方隅
勿分彼此
但當正念諦信而巳。
二聖之意。
智者所以信也。
信者萬善之母。
疑者
眾惡之根。
能順其母。
能耡其根。
則向之所謂障緣眾
生。
聾可復聞。
昧可復覺。
出生死。
得出生死
未生淨
土。
得生淨土
釋迦之誨。
往面彌陀
彌陀之願。
釋迦
在此而徧歷十方
即西而普入諸鏡。
二聖
建立以來
如是之人。
河沙數。
云何不信
云何而疑。
自信巳。
又作方便
令諸未信。
無不信者。
此則智者
公元1106年
所以為悲也。
五年
承事郎
楚州居住
過廬
山家焉。
甞語所親曰。
往年遭患難。
所懼惟一死。
死生皆置度外矣。
尋卒。
年六十五(東都事略佛祖統紀李忠定集)。
**王衷
王衷
嘉禾人
錢塘孤山
政和間
隱逸
不起
官至朝散大夫
甞參小本禪師
未有所入。
偶聞僧誦
彌陀經。
有感
專心淨業
日誦阿彌陀七過
佛號
萬聲
十九年未甞間斷
所居蓮社
無問道俗
賤。
咸得與會
一日無疾。
沐浴面西。
跏趺而化(佛祖
樂邦文類)。
**張廸
張廸
錢塘人
助教
圓淨律師菩薩戒。
專修
業。
佛前然臂香為誓
每稱佛名。
其聲奮厲
失音
不巳。
甞於靜室白色頻伽飛舞於前。
又有綠髮
子。
合掌問訊
後三年。
西向念佛名而化(佛祖統紀)。
**胡闉
胡闉。
字達夫
錢塘人
宣義郎
晚年致仕
清照
師遊。
一日感疾
其子請清照過之謂曰。
達夫平生
慧亨相善
豈可不知末後大事乎。
闉曰。
將謂心淨
土淨也。
清照曰。
一切時中。
雜念染污否。
曰。
未能也
清照曰。
如此安能心淨土淨邪。
闉曰。
經言一稱阿彌
陀佛。
能滅八十億劫生死之罪。
何也。
清照曰。
阿彌陀
佛。
大誓願
大威德。
光明神力
不可思議
具如經
說。
以是一稱洪名
罪垢自消。
赫日正中
霜雪何有
大感悟。
一心稱佛名。
請僧為之助。
累月
最後
照至。
闉曰。
此來何晚。
巳煩觀音勢至降臨甚久。
清照
與眾僧同舉佛名。
安然而化(樂邦文類)。
**馮楫
馮楫
字濟川
蜀遂寧人也。
太學登第
初參佛眼
禪師
有省。
復參大慧禪師
入山結夏
深有悟入
而兼修淨業
彌陀懺儀
紹興中
出帥瀘南
道俗
繫念會。
西方為歸。
時經建炎兵亂後。
名剎藏經
多殘燬。
乃涓俸錢
大藏經四十八所。
小藏四大
者亦如其數。
分貯諸剎。
發願文云
予之施經。
一事
而其二施
以貲造經。
是謂財施
經傳法。
是謂法施
財施當得天上人間福德之報。
法施當得智辯
葢世之報。
當知二報皆輪回之因。
苦報之本。
我今發
願。
願回此二報。
臨命終時。
莊嚴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蓮華為胎。
託質其中
見佛聞法。
無生忍
不退階。
菩薩位。
還來十方界內。
五濁世中。
普見其身而作
佛事
以今財法二施之因。
觀世音菩薩
具大慈悲
遊歷五道
隨類化形
說誦妙法
開發未悟。
離苦道。
令得智慧
普與眾生悉得成佛
乃予施經之願也。
卭州
二十三年秋。
乞休
頂報親知
期以十月三日
告終
至期。
後廳高座
見客平時
日將午。
具衣
冠。
望闕肅拜
漕使攝州事。
僧衣
高座
屬諸官
吏道俗。
各宜向道
建立法幢
遂拈拄杖按膝。
泊然
化。
漕使曰。
安撫去住
如此自由
何不留一偈以表異
蹟。
楫復張目
索筆書曰。
初三十一。
中九下七。
老人
盡。
龜哥眼赤。
語錄頌古行世(五燈會蓮宗寶鑑)。
**吳秉信
吳秉信
字子才
明州人
紹興中
官於朝。
秦檜忤。
黨人
歸而築庵城南
日夕宴坐
制一棺。
夜臥其中
至五更。
童子叩棺而歌曰。
吳信叟
歸去來
三界
不可住。
西方淨土有蓮胎。
歸去來
聞唱。
即起習禪
誦。
久之死。
禮部侍郎召。
出知常州
二十六年。
復被召。
至蕭山驛舍。
頃之
家人靜聽
咸聞天樂
之音。
即曰。
淨界中。
失念至此
金臺既至
吾當有行
言訖而逝(佛祖統紀)。
**張掄
張掄
不詳其所出。
浙西副都總管
䖍修淨土
嘗請
宗書蓮社二字顏其居。
為之記曰。
臣嘗讀天竺
出世間極樂國者。
國有佛號阿彌陀
享國
位。
捐去弗居。
超然獨覺
悟心證聖
大願力
普度
切。
其國悉以上妙眾寶莊嚴。
地皆黃金
山川邱谷
之險。
氣序
陰陽寒暑之變。
飢寒老病生死
之苦。
五趣雜居之濁。
用是種種神通
方便善導
忻樂起信
於日用中能發一念念彼佛號
即此
念。
清淨純熟
圓滿具足
融會真如
同一法性
幻身
時。
此性不滅。
一剎那頃
佛土現前
如持左契以取寓
物。
臣敬聞其說。
刻厲精進
無有間斷
唯佛唯念。
亦既
有年
闔門少長
靡不從化
乃闢敝廬東偏
鑿池種
蓮。
慧遠結社遺意
日率妻子課佛萬徧
而又歲
春秋季月
良日
普靜精舍
信道共之
於是見聞隨喜
雲集川至
唱佛之聲。
潮汐之騰江
也。
慧遠創為茲社。
距今閱數百祀
其間緇素
景慕
餘風。
祖述其高致者。
代不乏人
然率闇汶不章。
與木
石同寂。
臣獨何幸
乃蒙太上
光堯壽聖皇帝
親灑宸
毫。
蓮社二大字為賜。
章奎畫
得未曾有
萬目
瞻。
歡喜踊躍
不獨傳示雲林
千載之盛遇。
寔願天
後世
凡歷見聞
普得念佛三昧
究竟成就無上
提。
其為饒益
詎可量巳。
謹刊之金石
對揚丕顯
命焉(樂邦文類)。
**李秉
李秉
不詳其所出。
紹興末
內廷官。
三朝
武功
大夫
管御藥院
宮祠以去
壯歲禪宗
參淨慈
自得禪師
有省。
巳而歸心淨土
龍舒淨土文以勸
世。
持誦謹篤
逾三十年。
元長
偕諸同好
淨業
公元1204年
於傳法寺
秉與焉。
嘉泰四年秋
有疾
減食卻劑。
神色
逾警。
夢中忽見彌陀現相
七日
凌晨
金華
滿室中
呼二子掖起。
親友
索筆書曰。
六十一年盡
亂道
些兒見處也好
而今驀直西方
萬劫長離
生死老。
置筆。
整手結印而逝(樂邦文類○秉葢武臣直內廷者徃生集誤以
中官攷宋制中官乞祠之例且又安得有二子邪)。
**陸沅
陸沅。
字子元
會稽山陰人
累官太府寺丞
外轉
提舉福建市舶
巳而得罪閒居。
明州橫溪之上。
居常持法華經。
晨起
澡浴焚香
首唱偈曰。
盥手
貝葉開。
不求諸佛不禳灾
世緣斷處從他斷。
劫火
光中舞一回
然後開卷而讀。
不緩不急
中貫珠。
一部
如是三十年。
年登八十。
增至三部
復誦彌陀
佛號
一意西馳
年八十五。
沐浴易服而化。
口鼻間出
公元1194年
蓮華香郁然。
彌日方息。
事在紹熈五年(渭南文集
喜志法華持騐記)。
**錢象祖
錢象祖
字同伯。
台州人
起家太常丞
開禧中
參知
公元1209年
政事
史彌遠謀。
共誅韓𠈁胄。
天下賴之。
嘉定二年
左丞相
罷歸
象祖問道於此庵元公。
參究
事。
有省。
既而歸心淨土
金陵日。
鄉州接待寺
十所。
皆以淨土極樂名之。
止庵
高僧談處其中
公元1211年
自致政後。
修持益力。
嘉定四年
偶得微疾
書偈曰。
萏香從佛國來。
琉璃地上絕塵埃。
我心清淨超於彼。
今日遙知一朵開。
有問起居者。
答曰。
貪生
不怕
死。
不生天上
不生人中
唯當往生淨土耳。
言訖
趺坐
而化。
天鼓震響異香芬郁
郡人同聞空中聲云
丞相當生西方淨土
為慈濟菩薩(佛祖統紀綱目往生台州志)。
**昝定國
定國
號省齋
明州人
為州學諭
常修淨業
西歸
社。
嘉泰初
小江慧光淨土院
結石塔於池。
為鄉
民藏骨之所。
月二八日。
緇白誦觀經及佛號
為壁
窠圖。
勸人念佛
鐵工計公者。
年將七十。
喪明
因從
念佛圖。
誦至四圖
兩目瞭然
如是三載
滿十七圖。
一日念佛次。
忽瞑。
半日復甦
謂其子曰。
我巳見西
方佛菩薩矣。
學諭勸導之首。
當分六圖與之。
致謝也。
西向坐逝。
嘉定四年
定國青童告曰。
今告君。
三日往生彼國。
至日
沐浴更衣
連稱佛號
端坐而化(佛祖統紀)。
**汝能
汝能
常熟人
縣令
有志淨業
一夕夢僧授以紙。
有二八字。
以問東靈照師。
曰。
二八。
十六也。
豈十六
觀經之謂乎。
一僧以經與之。
不見
自是誦經念
佛。
取名往生見志
破山道生
倡造丈六彌陀像。
汝能施財百萬。
設齋禮懺
殿前池中雙頭白蓮
百葉
是年冬無疾而卒(佛祖統紀)。
**朱綱
朱綱
不詳其所出。
順天貢士
官終府同知
專修
公元1222年
業。
日誦佛名三萬聲。
十五年。
一日榻上
方提珠
誦佛名。
異香滿室。
曰。
佛來也。
遂逝(往生集)。
**陳瓚
公元1556年
字廷祼
江南常熟人
嘉靖三十五年進士
官刑
科給事中
直言被斥。
家居一意淨業
有客過之。
呵曰。
爾不聞大鑒之論唯心者乎。
何厭垢而欣淨為。
答曰。
唯心淨土
發之大鑒
而非自大鑒始也。
是心作佛。
心是佛。
佛固先言之矣。
葢懼人以不淨之心。
淨土
也。
非曰土無垢淨也。
樂邦可樂也。
不獨華池
鳥音風樹云爾也。
幸而與羣聖人遊。
無量光。
無數劫。
無生忍
無上道
無邊眾。
誠樂矣。
以客之禪樂垢土。
而我以我之禪樂淨土
禪無客無
我。
無垢無淨也。
無庸呵我矣。
隆慶初
復起吏科
公元1588年
萬歷中
累官刑部侍郎
十六年七月
臥疾
誦佛名益
虔。
故事京師大臣三品以上
暑月賜氷
既置氷於榻
前。
眾見氷中湧出七級浮屠欄楯鉤綴。
窗格玲瓏
時氷漸消。
塔影漸瘦。
頃之氣絕
而影沒矣。
一時都人
皆傳異之(明史樂邦文類序談薈)。
**嚴澂
嚴澂
字道徹
常熟人
文靖公訥之子也。
少有清節
父蔭中書舍人
官至邵武知府
晚而家居
雲棲
之教。
子樸
淳謹樂善
年二十五。
得疾。
將卒。
澂謂曰。
雜思。
一心念佛
樸曰。
諾。
澂又曰。
從今以往
吾亦一
心念佛。
樸喜曰。
如是
無慮矣。
正容合掌而逝。
乃取樸所刻龍舒淨土文印之。
遺親故。
繫以書曰。
澂一幾殆
不意復生
雖則苟延
知來日。
回首
生舊計。
有同嚼蠟
一具皮囊
終須敗壞
六塵緣影。
堅牢
不如換郤凡心
求生淨土
彌陀一句
消罪
無邊
奉勸文。
表誠意。
卒年七十八(常熟志雲
棲法彙淨土文跋)。
**蔡承植
蔡承植。
字槐庭
湖廣攸縣人
孤迥
淡於聲利
年二
十餘。
長齋奉佛。
嘗誦三千佛名。
日記一名
三年
公元1583年
卒業
終身不忘。
萬歷十一年進士第
嘉興
守。
在官日誦金剛經。
無長物。
爐香經案而巳。
重興
楞嚴寺
民間殺牲祀神。
問法雲棲宏公。
專修念佛三昧
巳而官太常寺卿
乞休歸。
晚歲結草
庵為念佛會。
導諸賣菜傭
迴向淨土
作偈謝客曰。
安養
湘江腐儒
不愁明日事。
但覓往生符。
斗室隨緣住。
稀羮信口餬。
胸中憎愛
一任馬牛呼。
將逝之歲。
自號為不久道人
及疾。
舁詣佛寺
請僧祝
髮。
歸至臥室
銀臺接引
連稱觀世音菩薩
遂逝。
淨土詩及因果書行世(金剛新異錄)。
**虞淳熙
虞淳熈
字長孺
錢塘人
生而長臥不瞑
三歲
佛號
絕口
蓮華寶樹
現於室中
以告祖母
祖母曰。
此西
瑞相也。
因教之習定
時時垂目端坐
弟淳貞。
僧孺。
少而相得
居母喪。
共習天台止觀
長而為里中
師。
羣兒鼻觀
以是主人
弗恤也。
中鄉舉。
授徒毗山
與同社友梁皇懺
次日
雲光入楹。
公元1588年
露霑壁。
雨金沈水香
萬華盡吐。
淳熈
感其靈異
習定益堅。
遂能前知
雲棲宏公聞而呵之
公元1583年
曰。
虞生墮魔網矣。
萬歷十一年進士
以父喪歸。
三年
受戒於宏公。
山日羮飯施諸獐兔
虎來
輒叱去。
服除
職方司主事
頃之告歸
上天目。
高峯死關前。
晝夜䇿厲
至三七日。
倦甚。
就枕
忽見
高峯禪師
斬其左臂
豁然有省。
馳證雲棲
宏公曰。
寐而覺者。
巾櫛而復依衾枕
必復寐矣。
迷而悟者。
不莊嚴而復親穢濁
必復迷矣。
火蓮易萎。
新篁易折。
自為計。
毋以一隙之光。
自阻進修之路。
因勸令回
淨土以續前因
淳熈終身行之。
或有不信念佛
者。
告之曰。
自覺覺他。
覺滿曰佛。
念佛者。
念覺也。
念念
不常覺。
而念念常迷。
可乎。
民止邦畿
鳥止邱隅。
不止
至善之地。
而止不善之地。
可乎。
或問如何念佛
曰。
正念
相續不斷而巳。
百千方便
只一知字。
念念
量光。
何不可入佛知見
學人修道
專求出離生死
無量壽
有何生死出離
而還官。
主客司員
外郎
司勳
乞歸
與淳貞日遊湖上
時宏公方
南屏
圓覺經。
募錢贖萬工池
放生社。
緇白數萬
伽陀之音。
震動川谷
清節之士。
與其會。
寔淳
倡率之。
遂復三潭放生池
築堤架閣
縱諸魚鳥
之。
南屏山不出。
淳貞亦隱靈鷲老焉(德園集附錄)。
**唐時
唐時
字宜之
湖州人也。
諸生貢太學
出判壽陽
襄國
流賊襄陽
時投端禮門井中
家人掖之
出。
絕而復蘇
上書自訟
詔付三司究問
得白。
放還家。
時初參蓮池
授以念佛法門
勤修淨業
眷屬
覆誦金剛經。
普門品。
晝則各習所業
夜則共集
前回以為常。
甞言修淨土者。
以觀門為要。
須穿
喫飯
常在觀中。
神遊蓮海。
華中禮佛
或坐瞻寶
剎。
佛光照身。
淨想既成
往生何待
專修佛觀。
過南
長干寺
禮塔念佛次。
塔頂白光
佛為現相
黃金色。
一日坐禪堂。
推窗忽見大海中湧一山
佛坐
其上。
光明四徹
墻壁林木盡空不見
精誠所感如
此。
工文章。
皈心佛乘
順世語言
說諸法要
蓮華世界書。
如來香。
頻迦音等書。
刻行於世。
甞自
營生壙。
旋捨之棲霞寺中。
遺言死後必用茶毗法。
終。
諸瑞相。
正念而逝(金剛持驗記淨土晨鐘)。
**袁宏道
袁宏道
字中郎
號石頭居士
湖北公安人也。
宗道
字伯修
中道
字小修
三人先後進土
皆好禪宗
萬歷中
宏道為吳江知縣
後為禮部主事
謝病歸。
學禪李卓吾
信解通利
辯論
巳而自驗曰。
此空
非實際也。
回向淨土
夕禮誦。
兼持禁戒
因博
經教
西方合論
圓融性相
不二門
其論五種
行門
尤為切要
略云。
一信心行者。
經云。
為道元功
德母。
一切諸行
信為正因
乃至菩提果滿。
亦只完此
信根。
穀子墮地
迨於成實。
不異初種。
稚筍參天
本是原竿。
初心菩薩
無不依信成就者。
蓮宗尤仗
信為根本
一者阿彌陀佛
不動智。
根本智
與巳無
異。
太虗空。
日映則明
雲來則翳。
虗空本無是故
雲日虗空故。
二者信阿彌陀佛那由他劫難行難
種種修習之事。
我亦能行。
何以故。
無始漂溺三塗
苦死苦。
披毛戴角
鐵牀銅柱
一切無益之苦。
皆能
受之
況今菩薩萬行濟眾生事
豈不能為
三者信阿
彌陀無量智慧
無量神通
成就無量願力等事
我亦當得
如來自性方便具有如是思議事。
我與
如來
同一體清淨性故。
四者信阿彌陀佛不去不
來。
我亦不去不來
西方此土。
不隔毫端
欲見即見。
以故
一切諸佛
皆以法性為身土故。
五者信阿彌陀
修行歷劫
直至證果。
不移剎那
我亦不移剎那
齊諸佛。
何以故。
時分者是業收。
法界海中
不可
故。
如是信解
入道初心
一切諸佛淨土之行。
止觀行者
台宗三觀
一心筌蹄
攝諸法之要領
西方十六觀
一一具此三義
妙宗鈔云。
性中三德
是諸佛三身
即此三德三身
是我一心三觀
不然
者。
則觀外有佛。
不即心。
何名圓宗絕待之觀。
亦可
彌陀三身以為法身
我之三觀以為般若
觀成見佛
即是解脫
一具三。
如新𠁼字。
觀佛既爾
觀諸依正。
理非異塗。
廣如疏鈔。
不能具述
知此則知念佛
一聲
具足三觀
了能念之心非肉團。
非緣影。
空觀
了所
念之佛。
若依若正。
各各主伴圓融
豎窮橫徧。
是假觀。
能所絕待。
雙亡雙照
中觀
又能念即一心三觀
所念即一心三諦
能所不二
諦觀不二
三諦即法
身。
三觀般若
諦觀不二
念佛相應
解脫
舉一即
三。
如新𠁼字。
是則念佛一聲
能淨四土。
如拈一微塵
大地黃金
是謂法界圓融不可思議觀門。
三六
行者
起信菩薩深解現前
所修離相
知法性體
慳貪故。
隨順修行波羅蜜
法性無染
五欲
故。
隨順修行波羅蜜
法性無苦
離瞋惱故。
隨順
行忍波羅蜜
法性無身心相
離懈怠故。
隨順修行
波羅蜜
法性常定。
無亂故。
隨順修行波羅蜜
法性體明。
無明故。
隨順修行般若波羅蜜
故修淨
土者。
不越一行
具此六義
念念離行於施。
念念淨行
於戒。
念念寂行於忍。
念念續行於進。
念念一行於定。
念念佛行於智。
當知離淨寂續一。
有事相隨緣而
起。
而皆從念佛流出。
正助不二
事理不二
是故
念佛
一行
能該諸行
念佛一心法門
心外無諸行故。
若廢諸行
即是廢心
悲願行者
諸佛菩薩性海
盡。
供養無盡
戒施無盡
乃至饒益無盡
天親菩薩
淨土五念門。
禮拜讚歎作願觀察四種
成就
德門
回向一切煩惱眾生
世間苦。
成就出功
德門
菩薩修五念門。
速得阿耨菩提
難曰。
淨名經言。
菩薩觀於眾生
呼聲響。
如水聚沫等。
是則眾生
空。
發願利生
將無眼見空華邪。
答曰。
智度論引佛云
無佛者。
破著佛想。
不言取無佛相。
當知無眾生者。
眾生想。
不言取無眾生相
淨名菩薩作是觀巳。
自言我當為眾生說無眾生法。
是名真實慈也。
故知
菩薩種種度生。
深達眾生義。
若見有眾生
即有
我。
慈悲心劣。
豈能如是饒益之行。
五稱法行者。
界海無量無邊
行海亦無量無邊
菩薩一切行。
自性非有非無。
非行非不行。
稱法自性
初心得。
後心得。
今當略出其相。
一者菩薩一切眾生
竟無餘涅槃
而生界不減
登場傀儡悲笑宛然
一土泥。
空無所有
二者菩薩行五無間而無惱恚。
地獄
無諸罪垢
至於畜生
無無憍慢等過。
如女
離魂
乃至生子
而身常在母前。
三者菩薩自身
定他身起
一身入定身起
有情入定無情身起
猛虎起屍跪拜作舞。
唯虎所欲而屍無知
四者菩
薩於小眾生身中。
大法輪。
大法炬。
大法雷。
摧毀
大地震動
無量無邊眾生
而此小眾生不
覺不知。
天帝樂人
逃入小女子鼻孔而女不知覺
五者菩薩久住世。
即以念頃衍無量無數百千億
那由它劫。
少住世。
即以無量無數百千億那由它
劫縮為念頃。
小兒燈中走馬
計其多寡首尾
不可得。
若證如是思議行者
一念三世諸佛淨
土。
攝入無餘。
是謂菩薩莊嚴淨土之行。
以無思智照
可見
情量所能猜度
何以故。
自性超一切量故。
書成。
宗道中道
同時發心回向淨土
巳而宏道起故
官。
再遷稽勳司郎中
移病歸。
抵家不數日。
入荊
州城
宿於僧寺
無疾而卒。
道官南禮部郎中
乞休
公元1614年
老於家。
居常勤於禮誦
萬歷四十二年望夕
課畢趺
坐。
形神靜爽。
入定
神出屋上飄然乘雲
二童
導之西行
俄而下至地。
童子曰。
住。
中道隨下。
地平
如掌。
光耀滑潤
旁為渠。
廣十餘丈。
中有五色芳香
異常
金橋界渠。
欄楯交羅
樓閣整麗
揖問童子
何地。
卿何人。
曰。
靈和先生侍者也。
先生為誰。
曰。
君兄中郎也。
今方佇君。
有所語。
可疾往。
取道至一
處。
樹十餘株。
池水汩汩
池上白玉扉。
一童先入
一童子導。
過樓閣二十餘重。
至一樓下。
一人下迎
如玉
如雲霞。
長丈餘。
中道喜曰。
弟至矣。
諦視
之。
宏道也。
上樓交拜
四五人共坐
宏道曰。
西方邊地也。
信解未成。
戒寶未全者。
多生此。
亦名懈
慢國。
上方化佛樓臺
前有大池。
可百由旬
中有
蓮。
生生處。
既生則散處樓臺
有緣淨友相聚
無淫美色解易成。
不久進為土中人
中道
兄生何處
宏道曰。
淨願雖深。
情染未除。
初生此少
時。
今居淨土矣。
終以戒緩。
僅地居。
不得大士升虗
寶閣
尚需進修耳。
宿生智慧猛利
又曾作西方
論。
讚歎如來不可思議度生之力。
感得飛行自在
剎土
佛說法。
皆得往聽。
此實為勝。
遂𢹂中道
升。
倐忽千萬里。
至一處。
光耀無障蔽。
琉璃為地
界以
寶樹
栴檀吉祥
出眾妙華
作異寶色
下為寶池
波揚無量
自然妙聲
池中寶蓮
五色光。
池上
危樓迥帶。
閣道旁出
皆有無量樂器
演諸法音
道曰。
所見者。
淨土地行眾生依報也。
過此為法身
大士住處
美妙
千萬倍於此
神通亦千萬倍於此
吾以慧力其間
不得住也。
過此為十地等覺所居
不得而知
過此為妙覺所居
唯佛與佛乃能知之。
語罷。
至一處。
墻垣
欄楯
光耀逾前。
頃之
道曰。
不圖樂之至此極也。
使吾生時。
持戒律。
不止此。
大都乘戒俱急。
生品最高。
次戒急。
生最穩。
有乘無戒。
多為業力所牽。
流入八部鬼神眾去。
予所
親見者多矣。
般若氣分頗深。
戒定力甚少。
悟理
不能生戒定。
狂慧也。
五濁
強健
實悟實修。
兼持
淨願
勤行
方便
憐憫一切
不久相晤
一入他途
可畏
不能持戒
龍樹六齋法見存。
遵而行之。
殺戒尤急。
寄語同學
未有日啟鸞刀
口貪滋味
而能
生此土者也。
雖說如雲如雨
何益於事。
我與汝空
王劫時。
世為兄弟
乃至六道
莫不皆然。
幸我得善地
恐汝墮落
方便神力
攝汝至此
淨穢相隔
不得久留
時宗道巳卒。
因問生處
宏道曰。
生處亦佳。
汝後自
知。
凌空而逝。
中道起步池上
忽若墜水。
躍然而醒。
自為如此
初。
宗道有子曰登。
年十三。
病痞。
將終。
宏道曰。
死矣。
叔父何以救我。
宏道曰。
汝但念佛
即得
往生佛國
五濁世。
不足戀也。
合掌阿彌陀佛
眷屬同聲助之。
頃之
微笑云。
一蓮華色微紅
而云。
華漸大。
色鮮無與比者
俄而云佛至。
相好
充滿一室
頃之氣促。
宗道曰。
汝但稱佛字可也。
稱佛。
數聲。
合掌而逝(明史西方合論白蘇齋集。
珂雪外集獪園)。
**丁明登
丁明登
字劍虹
江浦人
萬歷中
三皈雲棲
自號
公元1616年
曰蓮侶。
四十四年
進士第
泉州推官
遷知衢州
所至輒以佛法勸人。
法應杖者
聽納米以贖。
贍諸獄
囚。
夏月
獄舍
給諸囚香薷飲
葵扇
冬月與之
擇醫視病者
人與念珠一串
教令念佛
雲棲宏公。
甞稱其隣翁居常念佛臨終
與其友一請而逝。
因繪
一請圖懸齋中以自勗
祟禎中。
菩薩戒。
我朝順
公元1574年
二年冬
病劇。
十一月朔
具疏白佛
求生淨土
日焚
公元1616年
一疏
至第十日
飲粥如常時。
面有光赩然
徧勸戚友
俾修淨業
則身就枕而逝(淨土晨鐘)。
**黃翼聖
黃翼聖
字子羽
太倉人
素服雲棲之教。
精修淨業
禎中。
以薦起為四川新都知縣
治民慈惠
飯僧
縣堂。
躬行七箸。
布䞋施。
繼以膜拜
張獻忠四川
新都
新都千僧
翼聖之德。
相率登城稱佛號
夜中
聲震天。
賊相戒勿擾。
寂然而去。
城守功。
遷知吉州
明亡。
棄官歸。
淨業益堅。
所居樓曰蓮蘂樓。
自號蓮
居士
營齋奉佛。
日持佛號數萬。
巳而臥疾浹月
壁張彌陀像。
請晦山顯公授菩薩戒。
顯公為極談
心淨觀。
翼聖曰。
神明愈健。
誓願愈堅
自信西方
必矣。
明晨
顯公將別去。
八日必行。
巳而果然(現果隨錄)。
**金光前
光前
我朝正黃旗人
起身戎伍
見善必為。
戒諸
兵士
毋得妄殺
不婬一婦
不擄一物
不燒一舍
妻龔
公元1653年
氏。
識字誦經。
順治十年
隨征福建
道出杭州
聞具
和尚說法靈隱
光前同妻往參問
親承開示
自此
公元1655年
念佛有得
十二年夏
北還
錢唐江干。
光前示疾
龔為延醫
光前止之曰。
我昔與爾親叩靈隱
今正欲
轉身之計。
求和尚證明耳。
何以藥為。
大笑曰。
意公亦得到此地位。
命造二棺。
曰。
妾與公偕行矣。
遲。
為公畢後事耳。
光前聞之。
合掌而逝。
遣使
隱。
求為兩人秉炬。
併囑飯僧修懺。
至七日畢。
屏絕
食。
晝夜不臥。
一心念佛
七日晡時
視日早暮
倚棺
而睡。
少頃覺曰時至矣。
端坐念佛而化(果報聞見錄)
論曰。
王臣入道
居士較難。
功名者。
進取為先。
逸樂者。
靜修為苦。
非夫夙植善
持正願者。
其有不自崖而反乎。
若此諸公
不捨塵勞
同皈淨域
可謂宰官身而說法者矣。
至如柳子厚白樂天
蘇子瞻趙子昂諸公
讚歎皈依
淨因有在。
臨當
識。
瑞應罕聞
良由智惑於多岐
病生於有愛文人結
習。
自古固然
生死到來
決難僥幸
後之君子
當知鑒
戒焉。
淨土聖賢錄卷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