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或作者
正文关键词
声明:本站书库内容主要引用自 archive.org,kanripo.org 和 zh.wikisource.org
荷负扶持传¶ (自动笺注)
釋門正統第五
渚沙門宗鑑集
*荷負扶持
嗚呼
楚狄敝中國
而齊桓覇叔帶宗周
而晉文
興。
會昌籍沒
五代分崩
不有大士起而救之。
則中
正派不可待而授也。
障狂瀾。
弭酷燄。
功豈淺哉。
撰遠.端.恩三師孤山列傳
**志遠
汝南宋氏。
幼喪父。
年二十八辭母依荷禪師
天台一宗
境觀十乘
該通玅理
修性三德
同居
藏。
乃導前躅
百界千如。
即遮即照
凡聖平等
物我
忘。
僅四十年。
學者加市元堪為首。
會昌示滅
年七
十七。
遺命大部屋壁
大中復教。
堪取三部
傳唱
敷揚
**皓端
秀之張氏。
九歲出家靈光
授經溫故習。
二十
受具
聞育王希覺師盛揚律部。
遂往依焉。
一聽通徹
義門無壅
未幾
金華法雲師。
學名一支
法華
經。
後受吳興緇侶之請。
晝夜講論
錢武肅王名就羅
漢寺及真身塔寺為眾演法
時台宗有玄燭師者。
號為第十祖
復依之。
遂悟一心三觀之學。
光明
隨文釋十卷
由是兩宗法。
要通于一路
忠獻王賜紫
衣。
大德師號
慕遠公之風。
送客有界者。
凡二十
年身無長衣。
口無豐味。
居不施關
唯一榻。
建隆二
三月十八日坐滅本寺。
容貌如生
三日焚于城西
多得舍利
壽七十二。
臘五十二。
著述傳錄.記贊七
十餘卷
門弟八十餘人
師性耿介
言無苟且
世論
談。
唯以佛法為巳務。
祕書錢昱尹秀為著行錄。
**晤恩
字修巳
路姓
姑蘇常熟人
母張。
甞夢梵僧謂曰。
欲寄汝為母。
巳而妊焉。
稚孺
沙門相必起迎
送。
年十三聞誦彌陀經。
遂求出家
親黨阻之。
不從
破山興福寺受訓
天台三觀六即之說。
深符其
意。
漢開運中
遂造錢塘慈光
因師之席。
洞曉玄微
令覆述。
諸弟子右。
於是相推伏。
號義虎焉
先是
一家教典
會昌毀廢
文義殘缺
談玅遺音
固巳掃
地。
尋繹十玅。
始終研覈五重旨趣
講演大部二十
餘周。
解行兼明
足雙運。
使法華大昭著于世。
之力也。
與人不問賢愚
悉示一乘圓意。
或疑不善
逗機者。
師曰。
與作毒鼓之緣耳。
不喜雜交
不言俗事
大人豪族
未甞輙問姓字
況登其門乎。
平時惟一
衣鉢不離
貨財不畜。
臥必右脇
坐必加趺。
晨粥
視明相。
方許受之
弟子有飲。
過中湯藥者。
即時擯出。
每有布薩
大眾雲集
潸然下淚。
葢思大集有無
滿洲之言也。
每以安養淨業誨人。
得生者。
感乎瑞
公元986年
相。
往往有之。
雍熙三年八月朔。
中夜白光出井。
不常
門人曰。
吾報齡盡此矣。
絕粒禁言。
一心
佛。
次夢擁衲沙門金爐
焚香三遶其室
師問之。
曰。
灌頂也。
巳生淨土
嘉汝所修。
同我之志。
故來相
迎。
夢覺呼其徒至。
猶聞異香
至二十五日
眾說
觀旨歸及觀心文義
辰時端坐止觀堂。
面西而逝。
七十五。
臘五十五。
院僧文偃等聞空中絲竹嘹亮
交作
漸久漸遠。
依稀西去
茶毗得舍無算
滅後
公元1018年
三十一年。
天禧二載法孫智圓遺骨於他舍。
乃鑿
石為塔。
重葬碼碯坡。
勒銘識于塔左
**智圓
字無外
自號中庸子
亦曰潛夫
徐姓
錢塘人
語即知孝悌
人頗異之。
稍長不與羣稚嬉戲
析木
濡水
石書字。
或列花卉綿蕝(祖悅切)然。
戲為講訓
之狀。
父母見之。
不忍逆其志。
遂捨入空門
八歲登具
本郡龍興(今大中祥符)。
十五知騷雅
多為唐律詩
二十
一將從師儒。
受周孔道
為文訓世
會疾所縈。
因自
訟曰。
浮屠子
髮既祝矣。
形既毀矣。
而不習釋氏
典。
外慕儒學
忘本背義。
又豈稱周孔之旨乎。
聞源
師傳智者三觀之法于奉先
負笈造焉。
摳衣
之列者二年
會清去世
離羣索居
甞歎天台宗教。
荊溪沒後
微言墜地者多矣。
於是留意撰述
且有
扶持之志。
遂往西湖孤山
其山崛起湖心
杳在塵
外。
水湛琉璃之色。
波揚碼碯之名(時改賜寶勝院)。
後人尊其
教。
以為號。
又於其中樹亭名曰養素
亦名文會
薰風
月疊翠。
玉峰負暄
大槩多為夜講設也。
不失宗。
學者成市
大師之說。
荊溪所未記者
悉能
記之。
莫非祖述龍猛憲章文思
三觀之旨。
同羣
經。
幾百萬言。
以廣其道。
葢世之學天台者。
未覩堂奧
即首問天台何為宗。
或答云法性
或答云性具。
作法華十不二門正義序云。
原夫一家宗趣。
道傳
三觀
悟自法華
恢張龍猛之宗。
解釋鷲峰之典云
云。
聖人設教
意在修行
四教開合
不出三觀
則師
宗旨
度越諸師矣。
又皆明吾佛之教。
以見孔老
家。
談其性命與夫報應之說。
未臻其極。
故其疏四
十二章經序曰。
古者能仁氏之王天下也。
無象
象。
言無言之言。
以復羣生之性。
由是佛教生焉。
教之
高下
視根之利鈍
是故有頓焉。
有漸焉。
然後混而為
一。
是謂開顯。
蚩蚩彚率其化。
復其性。
蹈乎大方
安乎祕藏者。
可勝言哉。
逮乎後漢
其道東傳。
時君
其神元。
元陶其訓。
乃與仲尼伯陽之說三焉。
原夫仲
尼之為訓也。
唐虞王之道
尊仁而尚義。
俾復其
王而企於帝也。
伯陽之為訓也。
三皇朴略之道
絕聖棄智
俾復其皇。
而企於結繩者也。
矧茲兩者。
性命焉。
未極唯心乎。
報應焉。
未臻三世
乎。
雖然
而於治天下。
安國不可一日無之矣。
乎哉
其可教乎。
域中也明矣。
若夫釋氏之為訓也。
虗空世界我自心焉
非止言其太極兩儀
玄牝
天地根而巳矣。
善惡報應也。
我自業焉。
非止
言其上帝無常
天網恢恢而巳矣。
有以伯陽乎。
尼乎。
廣大
悉備至於神明
至理者。
略指其趣
耳。
大暢其玅者。
則存乎釋氏之訓歟。
其可教乎。
域外
也。
又巳明矣。
域內則治乎身矣。
謂之外教也。
域外
治於心矣。
謂之內教也。
阮孝緒以內外之名。
不誣矣。
是故代人謂三者。
混同焉。
幾乎失矣。
或謂
三者碩異焉
亦未為得也
何哉。
復性淺深
言事
遠近
不得不異也。
至乎遷善遠罪
勝殘去殺
不得不同也。
(淨覺還源記釋)又與駱節判書云
浮屠之法
古也
其來於東漢乎。
其為體也清淨
其為用也仁
恕。
由是七六家十九流焉。
為利上下
救弊孔老
其亦至矣。
請揚搉而陳之。
秦火六經漢興雜伯。
澆俗漓。
爭奪方熾。
禮讓𣹰微。
仲尼仁義
伯陽
道德
幾乎息矣。
賴我浮屠之為訓也。
既以三世
應制其事。
復明一心空寂窮其理。
民有報應之說
者。
貪殘鄙吝之夫。
庶乎賑乏周急矣。
民有聞空
寂之說者。
矜功用壯之夫。
庶乎守雌保弱矣。
周賑
博濟之道行矣。
守雌弱。
朴素風振矣。
濟行。
禮讓著。
朴素振。
刑罸措。
以斯而利於民。
仲尼伯陽之道不遠復矣。
故曰。
為利上下
救弊
孔老焉。
洎乎時君好之失其旨。
方袍事之非其人。
其旨。
節制不行
非其人。
則寂淡不守。
廼以雕峻輪
奐而奢夸。
廼以輕肥溫飽煒燁
徒以多為貴。
則壞
其道者眾矣。
言以怪為美。
則惑其聽者庶矣。
遞相
襲𣹰以成俗
使夫清淨仁恕之風無乃蕩盡矣。
於是
蠶食蠧耗之謗。
自茲而生矣。
斯乃好之者
之者
失耳。
非教之罪也。
而往世君民者。
不察其所由。
視其
徒之不肖
遷怒善人教法者有焉。
往往造毀佛
律行
挾釋之誅。
亦何異乎以丹朱而罪堯。
商均
而過舜。
服藥過度
歸咎於神農
縱火致焚。
而反怨
燧人耶。
又甞嘆首楞一經
劇談常住真心
的示
佛乘修證。
最後垂範
欽慕斯文
而未敢判釋
門弟子以撰疏為請曰。
楞嚴玅典
前哲之者
二三家。
學者躊躇兩楹
胡不龍猛三觀
智者四教約之申義
啟沃後昆
師既從所請。
遂索經
披讀
研覈大義
且見智者三止之說。
與經懸契。
故嶽
公嘆其得經之深。
非諸師所可企。
及瑩公清話云。
嚴本在西域
祕而未傳於此土。
智者聞之。
忍死數年。
俟經之來。
無何入滅期逼。
遺讖經入漢。
不得
之矣。
當有宰官菩薩
文章翻譯佛語。
又數百年
當有肉身比丘
以吾教判此經。
中道第一義諦
言雖出假託
然亦頗符其意焉。
師於經禪現境
不禮塔廟
摧毀經像慨然發憤
排其謬妄
且力
王公大人
曲加主盟
正法久住
文云
假象
真因。
體道
於是嚴其像以生其敬。
寓其言以悟其
心。
住持三寶理在茲也。
苟生邪見
豈達中庸
唯自敬
身。
輕毀經像
邪風一扇
愚者悅隨
衛元嵩周武
不造曲見伽藍
四海為平延大寺
夫妻為聖
眾。
皇帝如來樹。
令德為綱。
維尊耆年上座
武惑之。
遂滅佛法
為此說者。
天魔外道入吾佛
法中
肆其姦謀
傾毀我教耶。
今世細人
濫學其語。
邪見
內惟饕餮
影附邪魔之蹤。
熒惑無知之俗。
多背佛法以說巳法。
輕佛語以崇巳語。
及貴有位者。
奴召𨽻伇。
頤指氣使
兢兢戰慓。
趍走不暇
苟得
言。
或刻之琬琰
或置之簡牘
奢夸珍貴
惟日不足
經像
則輕若艸芥
以此驗之。
進非達道
退非邪見
苟求利養
誑惑愚俗
欲彼尊崇於巳耳。
烏乎執政者。
果以儒道治國
則當知此輩亂臣賊子之儔。
安可
容也。
果以佛教治心
則當遵佛囑。
葢大涅槃付囑
王大臣
篤信檀越
見毀法者。
當苦治之。
使正法
住。
長壽之因也。
執政者。
從吾之言。
而正之可矣。
非從吾之言。
遵佛之囑也。
非遵佛之囑。
行儒之道也。
昔鄭子產問政於然明。
對曰。
視民如子
不仁者誅
之。
鷹鸇逐鳥雀也。
移此政以及吾教。
佛日
明矣。
真風再扇矣。
是乃救無量眾生無間獄苦。
豈小
補哉。
撰文殊說般若經疏二卷
般若心經一卷
思議法門經疏一卷
彌陀經疏一卷
遺教經疏二
卷(淨覺助宣記)。
瑞應經疏一卷
普賢行法經疏一卷
無量
義經一卷(慧覺雜珠記)。
涅槃三德指歸蘭盆摭華
西資鈔等共一百二十餘卷
世號十本疏主。
門人
平昔雜著。
凡六十卷
題曰閑居編。
兼通孔墨
莊老
作文賦詩
清新雅徤
悉用假其道。
樂其情。
杜門獨居
權勢不得屈。
貴驕不得傲。
世俗得友
處士林逋為良隣焉。
王文穆(欽若)與慈雲法喜
友。
因至錢塘
郡僧悉迎於關外
慈雲遣使邀師同往。
師以疾辭。
笑謂使者曰。
為我致意慈雲
錢塘且駐。
一僧子。
聞者笑而敬之
師早嬰痾瘵。
常苦疲薾
伏枕
方榻。
自號病夫
病夫傳。
然猶不倦講道
亦不廢吟
哦。
艸藁盈軸集曰。
病課不喜相形問命。
與夫陰陽
凶之說。
福善禍淫論。
擇日說以矯時俗。
端方
一之風。
頹波砥柱也。
預訓門人曰。
沒後
無厚
葬以罪我。
無擇建塔以誣我。
無謁有位銘記
美我
宜以陶器二合而󰢍之。
立石標前。
志其年月
名字而巳
享年四十七。
所居巖不屋而壇。
陶器
公元1022年
身。
自銘其墓。
乾興元年二月十七日
自作祭文
挽詞三章
十九日入寂
吳遵路行業記。
後十五年。
積雨山頹
門人啟陶。
覩師肉體不腐
爪髮盡長。
其唇
微開。
齒若珂玉。
乃襲新衣
眾香而重󰢍之。
崇寧三
謚法慧大師
李詠史曰。
通經十疏辨河傾
絕筆
淨業成。
陶器墳中收幻質
昭然精爽定西征。
靖康
改元
金人犯順
仁皇太后兩宮北狩
平日
事。
四聖像以行。
雖為黠虜所幽。
密蒙神祐。
感於
夢中
厥後南歸
所以之者
有司改師所居為延
公元1080年
祥觀。
以奉四聖
香火遂移額山
北遷師塔焉。
庚申
興二十一載也。
鎧菴謂就元繪四聖中。
觀音大士
一像
羽流易以他像。
足成四聖
令作記者亦曰。
聖謂天蓬.天猷.翊聖真武也。
紹熙中
山陰義銛遊孤
山以詩吊曰。
講堂風月吊孤巒。
巳作崆峒道山
四華石室
不堪九虎守天關。
湖邊幽艸未成夢。
竹外小梅破顏
華表日斜丹竈冷。
仙人化鶴幾時
還。
**附四人
***文備
字昭
本鄭姓
福州侯官人
幼事師太平寺
誦法
華.維摩圓覺十六觀.小般若等經。
靡不精練
從唐清
泰受尸羅本寺。
晉天福間褁囊遊浙中。
初至會稽
法師傳百法論
綿歷數稔。
錢唐龍興寺
先達
溫習其義。
名數一支尤造淵極
續聞天台三觀
可以指南羣惑。
誓欲傳通
遂登慈光因師之門。
翼翼
不舍晝夜
法華淨名光明等疏句及摩訶
止觀洞曉
歸同門。
因師每與覆述觀法
莫逆
心。
因謂人曰。
備雖後進
今與吾並驅於義解之途。
無先後矣。
因沒。
師仍北面事恩。
葢學無常師理。
長則
就也。
氣度沈厚
終日如愚。
後學詢疑。
同儔立難。
擊蒙辨惑
旨遠辭文
或謂師曰。
佛種乃祖斯戒。
所學如此
盍誨人一方乎。
師曰。
宗匠頗眾。
講授滿門
吾祖之風未墜于地。
抗跡閑居
從吾所好
於是三十
餘年坐忘一室
陶神玅觀
介然自得
故其解行人
公元985年
知之。
懷道默識焉。
雍熈二年秋染微疾
凭几
三出圓相
或問西方之信。
以偈答曰。
嗟彼浮世人。
西方信。
其信早縱橫
羣迷自不認。
一水百千波。
波皆佛印
舉動彌陀
誨爾常精進
疾革
侍者問。
成就
休徵乎。
答曰。
吾先圖出圓相
所見淨土
事也。
言訖累足而逝。
壽六十。
臘四十九。
景德中孤山
猶子行業記。
***慶昭
字子文
胡姓
錢唐人
出家開化院。
年十三受
具。
二十一聞天台教法。
同一性
抗折諸宗
源清
師傳道於奉先
北面事之。
服勤左右
凡十七年。
名峻業
頴出朋儔
奉先謝世
師遂嗣講。
不墜父風
學歸之者眾。
未幾徙居石壁山
欲為終焉。
屬城
梵天
上方乃巖禪師棲真之所。
主僧遇明捨為講
公元1004年
院。
請師開山
景德元年四月也。
真風既揚。
遠近從化
公元1017年
化緣云畢。
我報亦終。
天禧元年四月十六日歸寂
正寢
壽五十五。
臘四十一。
門人全身葬于大慈
山崇教院之右。
祕丞張君房帥錢唐重之道
命工
琢石為塔以識之。
平日講法止觀及諸部經論
共百餘周。
傳教弟子自咸潤而下凡九十七人
滅後
公元1020年
四年
門人從政
孤山狀其行業
乃論之曰。
性重
厚。
不尚夸耀
講誦之外。
端居靜室晏如也。
不結托以
要譽
而名亦傳於後。
財食聚眾
而徒亦僅千百。
誑誕駭世
而世或歸其仁。
君子謂絕此三病
三利
求之叔世
為難能乎。
雖欲勿稱識者
其捨諸
吾執野史
筆於江湖間。
纖善微惡。
往往迹諸簡牘
勸。
以懲。
況師之行業偉異者耶。
既答門人之請。
而亦
以為訓焉。
先是光明玄義廣略二本抗行於世。
恩師發揮解釋略本。
乃謂廣本是後人擅增。
四失評之。
弟子奉先清靈.光敏共搆難詞。
成師
義。
欲廢廣本。
法智撰扶宗釋難力救廣本。
十種觀心
等文謂。
清.敏二公不解發軫揀境之非。
觀成歷法
失。
而師與孤山既預清門列。
亦撰辨訛釋難之。
公元942年
發揮之得。
如是反覆
至于五。
綿歷七年
永嘉
攢結前後十番之文。
號十義書
自茲二家觀法不同
開戶牗。
枝派永異。
山家號清昭之學為山外宗
天台之道自師數傳之後
厥嗣漫息。
中興教觀
屬於法智焉。
鎧菴曰。
予謂棄陰觀真。
猶棄冰觀水。
即陰觀真。
猶即冰觀水。
若乃既知陰是妄矣。
猶觀妄
焉。
是猶知冰是水矣。
猶觀冰焉。
是亦大惑也。
荊溪云。
凡觀心者(定境)。
先了萬法唯心(了法)。
可觀心(用觀)。
請以斯
言格之。
自見臧否
***繼齊
字希中
貌壯而氣清
志高而辭正。
永嘉翹楚
也。
初學止觀法門奉先清。
又習淨名大義石壁
昭。
又與孤山圓為忘年友。
孤山甞為師作字說。
美其
學行
法智不二門指要鈔。
立別理隨緣之義。
謂之濫說
嘉禾玄.天台頴竝形辭藻
互相攻擊
十門折難既出。
則師與夫二家之文俱湮。
無聞
矣。
***咸潤
字巨源
鄭姓
上虞人
七歲等慈子明
進具
精貫毗尼
後遊台嶺。
讀智三觀書有省。
詣錢
開化昭輪下。
博究淨名法華涅槃楞嚴之義。
昭乃
分座而處。
謂可任法器
昭赴梵天俾。
師代之。
景德四
年。
上虞宰裴奐洎里中緇素迎還等慈
宣衍淨教
禧初。
徙舍郡之隆教
昭示寂。
授以爐拂.嗣宅梵天
公元1025年
說四辨。
遠近宗仰
天聖三年
徙住永福
於是越之文
忠公洎其徒奇玉入
師道素。
且云。
踞猊牀。
塵柄。
時漸三紀五舍。
講業名立
乃請李淑撰。
弟子題名記刻石示後。
略曰。
最初傳教曰。
善明
以下斷。
天聖終祀。
若干人。
編名左次
後得度者
緒而表之。
儒門著錄一端也。
*本支輝映
周過其曆享天祿者。
餘八百年。
號魯衛
功實
焉。
故傳云。
文武成康之封建。
母弟藩屏
周非若
童子之辨。
髦而因以敝之。
法智中興也。
矩如克
之子
淨覺骨鯁之臣
慈雲皆以真子養之
著述若記.若鈔.或序.或刊。
惟恐其道一日不行
天下
則其用心視彼為本。
自視為支。
以全芘
其根抵者。
豈不盛哉
慈雲懺主列傳
**遵式
字知白
葉姓
天台人
母王。
乞男於觀音大士
美女授以明珠
嚥之生師。
七月從母觀音名。
長不樂隨兄為賈。
潛往東山求義全為師。
全先夢有
童子處其寺佛像之左者。
巳而師至。
落髮
二十納
公元1026年
戒。
明年習律於守初師。
且謁國清寺普賢像。
一指
誓傳天台教觀。
北面受學寶雲通。
未幾
智解傑出
智者諱日然頂終朝
誓行四種三昧
述偈見誠。
通師
既寂。
師旋故里
苦學感疾嘔血
自謂必死。
乃以消
伏呪法行靜室
兩足皮裂。
以死自誓
至三七日。
空中呼曰。
遵式不久將死。
師志益堅。
至五七日。
見死
盈室
師乃踐蹂而過。
其屍皆隱。
滿七七日。
復聞空
中曰。
十方諸佛增爾福壽
其夕如寐。
見一巨人持金
剛杵。
擬其口。
驚且覺厥。
即愈
懺罷。
高寸餘。
手垂
過膝
聲如洪鐘
肌膚鮮白玉琢焉。
南屏臻謂其弟
子曰。
師叔轉報矣。
師遂著觀音禮文一篇
淳化初
請居寶雲講法維摩涅槃光明四大部經。
有懷
驢自施氏家來伏座下
若有聽意。
如期至者。
凡四十
日。
既產乃巳。
至道中緇素之眾。
修習淨業
復擬普
作念三昧詠及誓生西方記。
又自幸得觀音
贊。
命匠以旃檀為像。
刻巳身戴之。
撰十四大願文。
後工有誤。
折其像。
所執楊枝者。
師大恐。
即自接之。
公元1000年
膠膝而合。
咸平三載
四明大旱
郡人請祈雨
師用
觀音三昧冥約。
三日不雨。
當焚其軀。
如期果雨郡。
公元1002年
蘇為異之。
碑其事。
五年復歸故郡。
境內淫祠
考古正之。
濫享者撤去
白鶴廟者。
民尤神之。
競以
牲祭。
曉諭之。
使改祭為齊。
棹舟往彼。
風濤遽作。
所為
因向廟說佛戒殺之緣。
其浪即平。
尋與神授
佛戒
絕其牲祭。
且著文。
野廟與其神約民。
至今
依之。
師甞以事適他。
道出黃巖有豕奔來。
擾伏其前。
意若有求。
徐推之。
乃出於避屠也。
遂償其直。
令釋之。
豢干玅喜寺名之曰遇善。
夫豕台有赤山寺。
師甞謂
人曰。
宜建塔。
僉曰是山之巔。
每有異光照耀海上
中時浮圖之影。
其照所及
餘四十里。
皆捕魚者。
[竺-二+(一(尸@邑))]梁周之師知其發光
欲有所警。
遂命眾建塔七級
其先兆。
斯民不復漁矣。
又於東山修懺。
大旱
給用
卓錫
石縫泉即激涌
石眼是也
師至
杭館錫昭慶
闡揚妙典
學子朋來
時杭之俗以酒肴
會葬
乃以勝緣諭之。
卒變葷為齊。
因著戒酒慈惠
法門以成其化。
又每夜施摶食水邊
漁者夜聞
鬼相謂。
夜雪甚。
不可出。
奈何
有曰。
慈悲
必不
忘我
且待且待。
良久
鬼笑呼曰。
師果來。
我等飽矣。
漁者起伺之。
果見携燈蹈雪而至。
蘇人以郡符迎師
開元精舍講法
緇素坌集
日萬夕千。
不茹葷飲
酒者。
傾市邑。
沽坊屠肆不得其售。
監官月課
虧語及於師。
師謂其徒曰。
智者遺晉王書中言六恨。
其一謂以法集動眾妨官為之患。
予今德薄
安可久
此會
翻然復杭。
刺史薛顏靈山命居之。
其地
即隋高僧真觀所營天竺寺也。
遺跡湮沒
不可覩。
師按舊志
賦詩碑記之。
葢始謀牽復也。
寺西有
陳世所植檜枯僅存
至是復榮。
名重
復賦
公元1031年
詩刻石。
祥符九年
天台僧正慧思
以師名奏賜
紫服
王文穆(欽若)罷相撫杭。
一日僚屬訪師。
請講
法華三法玅義
慈霔浪浪
衣冠屬目
公曰。
未始
也。
與為方外之遊。
久而益親形於詩書者多矣。
尋奏
復其寺。
天竺名。
特書其額。
公有書與師曰。
天台
智者立教解經義旨
今古諸師。
孰為優劣
師先
立教(見世家)。
次錄火宅喻品諸子索車文云
今先錄
古義一二。
智者釋義
次別引慈恩師正天台
一義。
還用天台被破之文。
與他竝決是非云云
次更
錄車體文。
略評諸家優劣
云夫大車之喻。
二經
正體
乃開顯之大綱
久祕之至。
三周之共顯。
迦葉
僧首於茲而獲悟。
空生上聖由斯而述領。
儻立理不
當。
其失非輕。
觀古諸師無一可取。
別錄慈恩破天
台義。
天台大智度論釋法華佛住之義。
故彼有
妄斥師云。
此師不曾讀智論。
此是彼論釋。
正文
天台
此釋不究所以
便妄斥云。
古人因此有解聖.
天.梵.佛等住。
住名雖同。
義意全別
邃義幽之處。
屬心
名同義別之文。
虗張援據
尋此斥意。
殊為孟
浪。
又云。
應知陀羅尼菩薩
演說一句一偈至於
四月乃至一歲
所說法隨其義趣
皆與實相
相違背。
安同常人
但述名相而巳。
又以智者昔於
天台江上護生之意。
請公奏西湖放生池
公尹
天方微疾夢與師相見。
其疾即瘳。
遣書道其事。
秦國夫人施錢六百萬為其寺之大殿
乾元節。
公以其道上聞。
慈雲號。
章獻太后以師熏修至精
遣使白金百兩
命於山中為國修懺。
師著金光明
國儀文上之。
因奏啟請天台教文入藏。
公亦助之。
奏未行而公薨。
內臣懷古降香至。
師道德復
奏之。
如其志。
師凡遇安居之初。
則勵其徒行光明
懺法
以七晝夜為程。
又補百錄光明三昧行法之說
正學者。
又依經攢集
消伏毒害
彌陀熾盛光儀
又為馬侍郎淨土行願法門淨土略傳
且於寺
東建日觀菴。
送想西方為終焉。
計厥今所修懺摩
遵其法。
故懺主之名滿天下
又撰教藏隨函目錄
略說部大意。
一讀如指諸掌
謂。
法華玄義者。
統明五時
廣辨八教。
出世大意蘊乎其中
文句者。
以疏句分節經文也。
荊溪各有記釋。
五經有正
義也。
止觀者。
定慧異名
法華行門也。
前玄
義.文句皆明佛世當機得益之事。
縱有託事附法
心之文。
非部正意
止觀正是智者說巳心中所行
法道
自行因果
化他能所無不具焉。
又於妙經普門
品中加別譯重頌偈。
至今緇素遵之。
天聖九祀講淨
名次
因與眾訣別曰。
我住台.杭二寺垂四十年。
長用
十方
為意非務私。
傳今付講席宜從吾志。
命祖韶曰。
汝當紹我道場
持此罏拂。
勿為最後佛種人。
汝其
勉之
作謝三緣詩刻石示後。
八月二十八日歸于
公元1032年
艸堂
明年十月八日示疾
使請彌陀像以證其終。
徒尚欲勸請住世
且以觀音應命
炷香瞻像祝
曰。
我觀觀世音前際不來
後際不去。
十方諸佛同住
實際
願住此實際
受我一炷香云云。
或問所歸
以寂光淨土對之。
其夕三皷
奄然坐終。
師甞製一龕
曰遐榻。
且銘之。
壽六十九。
臘五十。
山中人見大星
鷲峰
赫然有光。
下燭弟子百人
稟法二十人
門學不啻數千。
奉遐榻葬寺東月桂峰下。
崇寧
公元1144年
中錫法寶號。
紹興十四年勑改寺為時薦福
奉憲
公元1160年
聖慈皇后香火三十年
謚懺主禪慧法師
塔曰瑞
光。
開禧中復舊額。
薦福山後
師幼習詞翰
篇章
有詩人風
文名金園天竺別集靈苑集等行世
初盧積中秀才
以師天姿過人
業儒
師答以詩。
真空選場
大覺為官位及一食不足耕。
一絲
足緯之句。
膾炙人口
智者一代聖教四種
昧。
學佛造修有方
常行一種
以九十日為期
人多憚之。
決意力行
精苦彌篤。
曹勛作記稱師每
旋遶之地。
熾炭然𨫼。
寘殿四隅
晝夜觀想
遇因倦
則以指抹𨫼而醒之。
十指存三
乘痛煙起
無生法
忍。
學空寂者得真法供養。
以是不受軀命
嵩師曲
記初無是說。
疑以傳疑
識者攷之。
又建光明懺堂。
一椽
甃一甓誦大悲呪七遍
凡所建立
幾數百間。
建炎以來
三經賊難
積薪焚之。
薪盡梵剎巋然
慈悲大願力所致耶。
李詠史曰。
般舟三昧九旬修。
大小彌陀懺更留。
星殞香消忽西去
空餘千載仰嘉
猷。
艸菴與寂照書云。
切念在昔慈雲法智同學
雲。
各樹宗風
化行南北
更相照映
克于一家
法智
宗傳方今委弊
分肌析體。
爛不収
中下之材。
固難
扶救
切聆慈雲法道
淳正之風。
簡易之旨。
綿綿尚存
斯由代不乏賢。
謹守不失
是以賊馬所及
寶界蓮宮
巍然存留
為邦植福之地。
固其驗矣。
之後
明智韶。
韶後有海月辨。
辨後有慧淨義
四弟子繼
主法席謂圓應.賢神.智元.慈覺.堪寂.照日也。
鎧菴曰。
堪謂十不二門乃迹門十玅。
觀心耳。
又謂修二各
三即三止三觀
發性三即三諦三觀
祖述孤山
之說謂。
今家以三觀為宗。
實見諸師所未見也。
元弟
慈明繼日住持
結集金園集等堪弟子
慈受.琳
相承講演不墜祖風
獨休.果二僧錄借監總之權攘
取。
及瑞峰修行得之
師風掃地
吳太皇既還
舊額。
京尹趙師澤請天台法英主之。
講演修造
頗復
舊規。
一紀之餘。
以疾謝事
北峰印繼焉。
在日
竹生巖樹
作詩云。
孤植幽巖樹。
竹生巖樹心。
結根
人莫問。
造物意難尋。
向月龍影
當風鳳音
歲寒
公元1212年
獨見
高節疎林
嘉定壬申
印師董院之二載也。
其舊題巖竹再瑞。
鎧菴和其詩曰。
公秉一德
克享
慈雲心。
樹腹重出
巖腰瑞可尋。
霜凌全節
風動
諧音
不許常時見。
天寒表瘦林。
**附五人
***思悟
徐姓
錢唐人
出家欣慈院受具
好遊講席
誦呪時身出舍利。
所供像亦如之。
求者如市。
天聖
年屬慈雲
欲以智者教觀求入大藏
王丞相達天
聽。
師曰。
非常事也。
子將助矣。
乃繪千手像。
誦大
悲呪。
誓曰。
果遂
當焚此軀。
公薨。
益精勵無廢。
旦暮
越歲。
如志焉。
八月二十一日答前誓。
薪盡屍在。
沙覆體。
儼如其生。
眾咸異之。
慈雲積香木焚之。
乃方壞。
舍利無數
三歲之後
信者尚獲。
慈雲以贊刻
石曰。
悟也吾徒
捐軀
其𦦨赫赫
其樂愉愉
逮火
將滅。
儼如加趺。
逮骨後碎。
粲如圓珠。
信古應有
今也
則無。
年三十
真哉丈夫
***慧辨
字訥翁
傅姓
華亭人
幼不好弄
其父奇之。
令入
普照寺
十九進具
天竺韶學天台教觀。
復事浮石
矩。
忘飡廢寢
咸盡其學。
韶之將老。
命代講者。
八年
領寺事。
翰林沈遘威猛
僧徒見者多惶駭
據。
從容平生
沈異之。
俾涖僧職。
遷都僧正
東坡
時為通守
目擊其事。
贊中甞序之曰。
錢唐佛僧之盛。
葢甲天下
道德才智之士。
與夫妄庸巧偽之人雜處
其間
號為難齊
故僧職正副之外。
別補都僧正一員
簿帳案牒
奔走將迎之勞。
專責副正以下
都帥
領要略。
實以行解表眾而巳。
師既涖職
管內寺院
或缺住持者。
僧司申至。
師即涓日會諸剎。
及其座下
英俊
開問義科場
朝廷設棘糊名考校者。
十問
中五以上中選
以是似不三。
號為憂降
然後
隨院之大小
以所選次第差請。
諸山仰之。
以為式。
講授二十五年。
往來千人
得法甚眾。
容止端靜
畜長物。
有盜夜入其室
脫衣與之。
導使從支徑遁
去。
無何
倦於酬酢
歸隱艸堂
六事隨身而巳。
公元1213年
六年七月十七日旦
起盥濯。
與眾訣別
加趺而逝。
年六十。
臘四十一。
初師遺言東坡至方可闔棺
日坡方入山
見之趺坐如生
尚溫也。
師沒二十一
年。
東坡謫居惠州
弟子慧淨大師思義參寥子
求坡作贊。
且曰。
余在杭夢至西湖上有大殿榜曰。
彌勒下生
故人海月辨才之流
行道其間
又作
三絕以吊之曰。
欲尋遺跡強沾裳。
本自無生得亡
今夜生公講堂月。
滿庭依舊如霜
生死猶如臂屈
伸。
情鍾我輩酸辛
樂天不是蓬萊客。
憑仗西方
主人
欲訪浮雲起滅因。
無緣見夢中身
安心好住
王文度
此理何須更問人。
其後參寥往頴水謁子由
曰。
辨才既以子瞻
故得銘於公。
海月未有可乎。
由亦為銘之。
師來天竺
初至合㵎。
老人冠帶逾梁。
傴僂迎之入門
而失代講。
時夢章安金篦擊其口
曰。
汝勤於誨人。
當得辨慧
甞苦脾疾不愈。
天神
金槃盛水
使其瞑目
浣腸浣巳復納。
覺而痛止。
吳越
大旱
禱於天竺觀音像不應
師時以疾晝寢
老人
白衣烏帽告曰。
明日日中必雨。
問其人曰山神也。
期而雨。
無為贊曰。
海上有明月。
一輪皎潔
風卷
浮雲萬里開。
冷照飛來峰頂雪。
***元淨
字無象
徐姓
於潛人
家世為善
有過其居
者。
指以語人曰。
是有佳氣
鬱鬱上騰
當生奇男子
而生師。
左肩肉起如加沙條。
八十一日乃滅。
伯祖
父嘆曰。
宿世沙門也。
慎無奪其願。
長使事佛。
八十
一者殆其筭也。
及師之終。
果符其數。
十歲從其邑僧
法雨出家
不茹葷血
每見講座輙曰。
吾願登此。
法度人。
年十六落髮進具
十八就學天竺慈雲
門人方盛。
眾欲卻之。
慈雲曰。
疇昔吾夢甚異。
此子殆
法器也。
勿卻。
日夜勤力與行進。
不數年而齒其高
弟。
慈雲沒後
明智韶。
韶甞講止觀方便五緣曰。
淨名所謂一食一切
供養諸佛及諸賢聖。
然後
可食。
一方便也。
師聞悟曰。
今乃知色.聲.香.味本具
第一義諦
因涕下如雨
由此遇物
法界矣。
代講十
五年
杭帥呂臻請住大悲寶閣嚴。
設戒律犯秋毫
公元1217年
斥去
其徒畏敬之。
十年
沈遘帥杭。
謂。
天竺本觀
大士道場
音聲懺悔佛事
禪那居也。
請師
以教易禪。
師至吳越
競來鑿山。
增室幾至萬礎
重樓
傑觀
冠於浙西
學者數倍。
故有禱於大士者。
亦鮮
弗答。
名其院曰靈感觀音
熈寧初
祖無擇治杭。
言者
不悅其政。
遽起制獄于携李。
師以鑄鐘之緣。
例當訊
辨。
幸而不罹。
非所寓止真如蘭若
泰然金剛錍。
公元1224年
事理說。
十七年
僧文犍者。
利其富倚權貴人
轉運使奪而有之。
遷師於下竺
不為忤。
犍猶不
厭。
使者復為。
遷師於潛
逾年犍敗。
朝廷以上
畀師當犍之時。
吳人惡之。
施者不至
巖谷艸木為之
索然
及師之復。
士女不督而集。
山中百物皆若有喜
色。
趙清獻與師為世外友。
親見而贊之曰。
師去天竺
公元1225年
山空鬼哭。
天竺師歸
道場光輝
復留二年
終欲捨去。
謂其徒曰。
吾祖聖人
猶以急於化人
害於行巳。
位本
鐵輪而證止五品
況吾凡夫也哉
因謝去。
老於南山
龍井之上。
自覆
吳越聞之。
爭為築室廬。
具像
公元1226年
設。
金碧
咄嗟而就。
三年復為太守伯溫請居南
屏。
一年鄧去。
龍井終焉。
講說不擇晝夜
甞曰。
神威不具
多畏人晝說。
不得至。
比夜人靜。
庶幾
能聽
指供佛。
左三右二
僅能以執其徒。
有欲効者。
師禁曰。
如我乃可
平生西方淨業
未嘗須臾廢行。
成力具。
能以其餘見於外者非一也。
東坡子迨生四
不能行。
請師為落髮
摩頂祝之。
不數日能行如他
兒。
布衣李生習禪觀甚辨而無行
欲從師出家
東坡
憐之。
為請於師。
未言其名。
師拒不許
若知其為人者。
秀州狂人回頭左道以鼓道俗
宣言當建率堵波
吳人福田
施者雲委
然憚入杭
以師不可欺故也。
得巳來。
先以錢十萬。
詣上竺飯僧
遣使通問曰。
修造若干
供僧一堂
師答曰。
道風遠來。
山川
增勝
誨言先至。
喜慰叵量。
承建淨檀為飯僧之用。
聞教有明不許互用
聖者既違明誨。
不知白佛
以何辭。
佇聞報章
即今撰疏文也。
狂人驚慚
見其
徒。
門弟子亦勸。
但禮之以化俗
師厲語曰。
出家兒
具眼始得。
彼誠聖者敢不恭。
如其誕妄
知而同
之。
失正念。
吾聞聖者他心通
今日當與爾曹
請。
明日就此山。
十方諸佛同齋。
即如法嚴敬。
讀疏文焚之。
明日率眾出迎
狂人竟不至。
學者
服。
嘉興陶彖有子得魅疾。
巫醫不能治。
師祝之
而愈。
越州諸暨陳氏女病心漫不知人
父母以見。
警以微言
然而悟。
甞與僧熈仲會。
食仲。
眉間
光如螢。
攬之得舍利。
自後有於臥起處得者。
入室
(號方圓菴
秦觀米芾書)宴坐謝賓客
言語
飲食召參
寥.道潛告曰。
淨業成。
如七日無魔。
右脇而逝。
吾願
公元1091年
足矣
五日出偈告眾。
七日奄然而寂。
元祐辛未九月
晦也。
塔成。
弟子懷楚汝陰
請誌東坡
坡命予由
銘之。
***從雅
錢唐淨住僧。
海月台衡三觀
乃曰。
虗名
修實行。
言清行濁
賢聖所訶。
南山天王
專業
誦。
法華五藏金剛四藏彌陀十藏。
真身十徧
釋迦三十萬拜。
彌陀百萬拜。
誦號五千萬聲。
一字三
拜。
禮法華三徧。
無為贈以所撰安樂國贊三十章
師欲廣化
遂圖三輩九品列。
贊文刊石
淨住一生
坐不背西。
無疾趺化。
異香滿室。
天樂盈空。
***若愚
字子發
號法鑒
海鹽馬氏
年二十四有聲
校。
抵湖之覺海蘭若
所居裂冠。
依僧用明得度
教于辨才
道譽日隆
郡請住南屏
力辭不赴。
辨才
杖屨
退居龍井六年
與參心友
參寥能詩近名
韜光鏟彩不求人知。
覺海屋老僧殘
為興無盡供。
建閣奉安西聖。
甲於東南
淨社
勸化道俗
每集必
公元1160年
數百人
三十年加功進行
多蒙佛接。
張祠部(景備)留題
動人無限往生心。
句。
初辭親。
日夢白衣人授七十
公元1126年
二䇿。
果至此。
靖康丙午九月
謂其徒曰。
神人
汝同學僧則章。
普賢觀行三昧
巳生淨土
彼待
汝久。
曷可淹留
命眾諷觀經。
甫畢乃云。
聖相現前
往矣。
偈曰。
空裡千華羅網
夢中七寶蓮池
蹈得西歸
路穩。
更無一點狐疑
闍維得舍利數百顆。
塔于東廡
雙槐居士鄭績銘(闢白雲具斥偽志)。
詩編名谷菴餘塵。
*扣擊宗途傳
陶唐於變巢許不臣
武會夷齊異議
反經合道
葢有激揚
未若皂白不相為用也。
法智中興
復舊物。
天下後世是之。
或者居摧碾之。
下抱手澤
書之。
不能一唯響。
一覧無遺焉。
既非隘路
叛出之比。
必其用心所在矣。
淨覺神智列傳
**仁嶽
字寂靜
號潛夫
姜姓
霅人
開元行先
十九進
具。
學律於錢唐擇悟。
能達持犯。
法智明天台教
觀。
徑往依止
水月橋。
擲笠採蓮徑中云。
吾所學不
就。
不復過此橋。
法智器之
居以東廈。
杜諸窻牖
雖白
晝亦藉蘭膏以使尋繹
屋壁棟梁皆如墨。
鄉書至。
投帳閣。
積歲一開
為眾分衛
坐于舡舷。
方舒足頃。
自得
若拓虗空
不知舟檣之折。
針芥相投
筌蹄
舉。
晝聽夜習。
面詢口訣
聞以所疑。
請益函丈
擷大屧。
關大鑰。
眾望風畏之。
凡十餘年。
悉其蘊奧
乃曰。
學解
不如射行之著明彰信也。
與十同志修。
觀音懺法
臥病次。
怳如夢寐
深悟向之所學皆非。
知見超達
遂與法智背馳
往復詰難
如十諫雪謗之類。
是其尤
者。
十諫序云。
夫何大師未察忠素
樹義門以安養
生身
抑同弊垢。
娑婆劣應。
混彼舍那。
又曰。
豈圖拾其
短。
隱其長。
出藍之名。
起逆路之見。
自墜塗炭
良可
悲哉。
道不我合。
由是興。
將事四方之游。
以諧平昔
之志。
天竺慈雲
攝以法裔曰。
吾道不孤矣。
獻詩
曰。
十載事遊歷
茲辰自矜
愛山鷲嶺
問道得牛
乘。
貝葉秦翻偈。
蓮華晉社僧。
如何稚川子。
向此學飛
昇。
會有昭慶請。
慈雲以詩送之曰。
黃鸝谷口
受請
重城
鷲嶺雲初背。
石函僧過迎。
陞猊百子會。
揮麈
四鄰驚。
自喜千年後。
吾家有道生。
慈雲門人從者
半。
石壁靈芝安清修。
五道場皆當路所屈。
靈芝日。
為溫之仁。
行人請住淨社
居僅十載。
緇素
仰。
乃至標榜名額
真楷
大篆
悉為奮筆
永嘉
中興
實師力也。
德臘既高。
霅帥請主祥符(霅王芳菲園)。
觀察使劉從廣命服樞密副使
胡宿淨覺號。
野共欽。
而胡最篤信
弟子禮。
撰楞嚴集解序。
葢師
平昔探討法藏
尤精此經。
會粹諸家之說為集解
通之。
張五重之旨。
作說題以明之
欲廣演於神呪
調聲曲以諷之。
期修證之必成。
示禮儀以備之
世俱
行焉。
晚景專修懺摩
遵梵網然三指供養佛事
公元1064年
隱淪堂休室。
究其立名
意期息機也。
治平元年三月
二十四日
門弟曰。
明日午時當去。
期至留偈而
終。
四月四日于何山西隅。
壽七十三。
臘五十四。
嗣慈梵.靈照.乃仁.瑩珂。
尚能振舉玄綱
作人師範
凡五十五卷
大論節文十二卷
大論淨名精英
會粹禪門樞要雜編名義為教網之大綱
法義之精
雋。
又有梁唐二集。
及牕案記諸子雜言史髓等文可
裨贊佛道
開導後昆者。
咸有卷軸
旁通六經
貫穿
百氏
善詩能文
精篆𨽻。
堅修戒律
至老無懈。
靈照
義序曰。
師逼於終世
猶閱是書。
孔聖垂終。
口誦法言
仲舒至死
手不釋卷
則師有焉。
元頴傳而論之曰。
論及平昔辨說
擊揚宗旨
其所予奪
大抵如砧
槌相扣。
器諸淳朴或彼或此。
初何疑焉。
止觀天親.龍
樹。
內鑒冷然
外適時宜
各權所據。
斯之謂乎。
淳熈
辰。
沈大卿(祖德)葺其塔。
千巖記。
**從義
字叔端
永嘉平陽葉氏。
母潘。
八歲入道
九年
通經落剃學於扶宗忠。
徧歷廣詢。
二十七寄講玅果
四教義。
集解
迄今盛行
大雲真白五峰寶積
玅果五剎。
學徒匝座。
辨折明白
堅徹旁通
音吐清暢
有若成誦
罔不悅服
自教主以五時五味.半滿.權實
偏圓大小之義推明止觀
旨奧衍。
讀者疲精竭力
難於貫穿
至師研詳精到
聽者多願稟承
且痛患
隋唐以來他宗所立。
本經論。
但任胸臆
修證無由
縱有依經傍論。
判釋不盡佛意。
卻於佛法正宗
排斥
三張者。
假託老氏簉乎儒佛。
世俗莫究根
源。
亦加宗奉
遂於補注集解數。
辨明非黨宗也。
學者審其是耳。
論禪宗。
則曰。
達磨楞伽四卷
可師云。
我觀漢地
唯有此經。
仁者依行
自可度世
云。
藉教悟宗
世人何得妄說教外別傳
若看禪人語
錄。
何不看佛語錄
語錄者。
阿難等錄。
金言以成
經也。
永嘉多用佛經以為指南
此得達磨正意
與近言禪者異。
子厚云。
今之空空愚夫
誣禪以亂其
教。
又曰。
今人學教
不知所以
便欲廢講修禪。
而不知
教中所談何事
禪者云。
若未頓超方便
且於教法
留心
嗚呼
此言謬矣。
豈圓頓上乘微玅教法
祗在方
便而不超脫
方等真詮常住極玅但分別名相而
巳。
不知以一心三觀甚深般若
尋經學教
自免數寶
之責。
若謂誦持經論是滯言說者。
娑婆世界何為
佛事
禪徒豈不言語示人
離文說解脫義。
豈不
然乎。
若乃諍於說默。
豈是通見
當知聖人之道
或說。
或默。
或非說默。
視.聽.覺.觸亦復如是
得其旨者必不
諍矣。
達磨西來
直指人心
見性成佛
華嚴等諸
大乘經無此事耶。
烏乎
世何愚也。
等當信佛之所
說。
諸佛如來言無虗妄
四教儀謂自隨喜品直至
覺。
忽用五悔。
即引五十校計經注云。
始自凡夫
終至
等覺。
皆因五悔。
等覺尚修。
暗證之流
那忽見棄。
又說
事理二懺訖。
乃云。
莫見此說。
便謂漸行
謂圓頓。
無如
是行。
謬之甚矣。
何處天然
彌勒自然
釋迦師科云。
葢以無因無果。
彌勒釋迦
既是果人
果必由因。
不修事理之因。
無因矣。
豈可無因而感果。
祖師
明理觀事懺。
是依準諸大乘經。
凡愚不知。
或聞
此說。
便謂漸次
而圓頓中都如是
所以有若未頓
方便
且於教法留心等。
良由迷於大乘修行法門
偏計理性
無說無示而廢修。
得解二門
端拱無為
不禮聖容
讀經教。
言我是大乘頓機直入。
若諸經
論。
被中漸次之流
一家所斥。
暗證之徒良在斯
矣。
又曰。
華嚴云。
貧窮人。
數他珍寶
於法不修
亦復
如是
故佛垂教
欲人依之而修證耳。
能因指見月。
經論何傷
文字解脫何必畏哉。
所作皆是玅道
何謂
漸行
外將何而別傳乎。
討疏尋經。
別名相
自不
達耳。
經論過。
不知討誰疏耶。
慈恩等疏。
此則可
耳。
天台疏。
皆有方軌
攝法入心
觀與經合。
非數他
寶。
豈伹分別名相而巳
無量人棄嫌經論
所損至
大。
彌須謹之。
清凉云。
天台三觀之玄趣。
使教合亡
言之旨。
心同諸佛之心。
不假更看他面。
謂別有亡機
之門。
昔人不參善友
但尚尋文。
年事稍衰。
便欲廢求
禪。
豈惟抑乎佛心
亦乃翻誤後學
是以不能依教修
行。
故為如來訶責
人之罪戾
經論何愆。
故祖斥修心
不達者云。
隨逐積年
看心稍久。
不知研覈問心
是以
不染內法
外文字。
記注奔走
經論而浪行。
斯皆斥於不了之人無異數寶者耳。
今之庸鄙
於知
識處纔聞句偈
便謂教外別傳
以由不知吾佛法藏
如來教海。
合融一切諸法故也。
遂以禪高於教知他。
何謂教。
何謂禪。
悲夫
辨祖承則曰。
今家承用二十三
祖。
豈有誤哉。
若二十八祖未見經論所出
近見刻石
鏤板圖狀七佛二十八祖。
各以一偈傳授相付。
烏乎
假託何其甚歟。
識者有力
宜革斯弊。
使無量人咸遵
正教
崇法禪師先聽律。
歎云。
解脫之道
天壤相隔
遂棄之學經論
洞明智者一宗
說法華十玅。
又云。
予以不退心慕常樂果
當自初地十地
豈為名相
所惑。
直造韶國師。
師云。
自性清淨
一法可得者。
之理也。
百福莊嚴
一善可棄者。
佛之事也。
雖分二
途。
強名耳。
吾崇壽之子
玄沙之孫。
大法幢。
以金
剛體全付於汝。
今問若爾
何以為別傳。
戒律是三
學初章。
何乖解脫
維摩云。
其知此者
是真奉律。
豈非
解脫
苟如國師所云。
將何出於天台之道
而云名相
所惑是誰咎耶。
如議賢首宗
則曰。
清凉觀師初學
台。
所見既僻。
荊溪所破。
遂棄天台
賢首
遵稟
止觀
而斥天台判教
豈不教觀胡越
解行矛盾
又曰。
清凉謂。
台宗華嚴兼別。
如來意。
自立云。
行布
圓融行布
善財參諸知識
但解一法
謂之謙巳
推勝。
若爾普賢彌勒何不然耶。
又以知識對當位。
華嚴為頓。
頓仍謂華嚴菩薩請。
超勝法華
而却
天台判教文及三觀三德一念三千.性善性惡等。
賢首圭峰長水立義門。
各自不同
師資撰述
其然哉。
又問清凉
法華若攝餘經歸華嚴者。
何不
餘經法華
却歸華嚴
法華內實無會入華
嚴之文。
但云。
始見我身
我所說。
即皆信受
如來
慧。
先修習學小乘者。
我今亦令得聞是經。
入於佛
慧。
是經既云法華
何得歸華嚴。
天台但判頓部在
初喻之乳味。
何曾指為根本
就喻言之。
但見乳成醍
醐。
禪源諸詮云。
古師所解。
皆是四禪八定。
南嶽天台
三諦理。
三止觀。
文義雖圓。
終成次第
達磨
最上乘禪。
如來禪。
頓同佛體。
逈異諸門。
師曰。
圭山
賢首判教立義
賢首五教章。
美贊南嶽天台
升堂入室之人。
心經疏明一心三觀自指如智
大師所明起信論疏修禪法。
亦指天台止觀
文。
又圭山師清凉
清凉華嚴疏引天台性善性惡
三止三觀三德三諦三一相即等。
文曾無有異。
圭山
何獨違背祖師
南嶽天台耶。
如議慈恩宗。
則曰。
疏釋經。
都無立行
攝法入心
成觀等語。
謬移經品
改削
論文語句
專用唯識等論。
定性滅種通法
華。
茲乃徒援權典
用證實教。
豈不誤哉。
論道家則
曰。
儒者三皇五帝教主
書序三皇之書謂之三
墳。
大道也。
五帝之書謂之五典
常道也。
以茲墳
典化于天下
是故儒宗得為一教。
仲尼但是傳教
其餘哉。
故云祖述堯舜等佛。
是法王說
十二部經
法藏
教化眾生
釋教
只有二。
道教只可判入
儒流
宗儒佛者。
衣服飲食
宮室遵其教主
道士所服
衣.所食食所居果誰教之。
欲以老子教主
老子非是帝王
若言別有天尊教主者。
五經
云河圖命包洛書
畀姒而巳。
若言道經有天尊號者
三張偽撰
豈堪作證。
其自說所得於祖之道
謂之聖
人。
洪範又曰。
吾佛玅證圓常
法界之體。
體具諸法。
十界
十界互融。
故有三千。
即是假。
假即空中
不辨
辨亦不分
雖一一徧。
亦無所在
此名玅法
垂迹
大通之時
為第十六王子
與諸大眾
覆講
法。
結其大緣
自茲之後
節節誘之。
今之寂場。
示成正
覺。
宣演大乘
小機莫悟。
有如聾啞不動。
而遊施於小
化。
方等彈訶。
般若淘汰
機緣既熟。
玅法斯通。
故住靈
山。
宣暢本懷
三乘九界
咸悟一真
皆以如來滅度
滅度之。
諸法實相
三千空中
既巳顯露
本成大覺
乃斯彰大事因緣
始得滿足
是我方便
諸佛亦然
智者靈山親承大蘇
玅悟止觀
說巳心中所行
法門
不出三千。
空中而巳。
生佛雖殊。
玅法無別
剎那
即是
何須外求
苟順凡情
生內外見
應知本體常自
寂然
所著大部補注十四卷
光明順正三卷.新記
七卷.觀經往生四卷金錍寓言四卷不二門
通記三卷淨名略記十卷義例纂要六卷法華句科
六卷四教集解三卷.搜玄三卷菩薩戒疏科一卷
示疾秀之壽聖
門人曰。
若等自利利他
以久吾道
公元1091年
勿作最後佛種人。
吉祥而逝。
元祐六年正月二十
一日也。
壽五十。
臘三十一
舍利錢唐寶藏院側。
劉提刑(燾)記行業云。
端介清白
不妄遊從
寤寐三觀
耽味著述
過午不食
右脇不臥。
非濾水不用
行步
有常
坐立如植。
未甞公卿之知。
欲以椹衣師名
加之。
悉辭不受。
可謂賢也巳矣。
**附二人
***靈照
字了照
號希夷子
蘭溪盧氏。
不與羣兒伍。
恃怙
脫俗啟兄。
兄以三麤示曰。
用此擊汝。
至於
俱碎。
可從汝意。
欣躍入林
一束
置兄前曰。
入道
用此擊我。
俱碎無恨。
既志不可奪。
遂令師寶
慧紹賢。
誓去枕。
香燈
禮誦晝夜不息
幾月誦通法
華光明。
抱經投試。
有司嘉之
獎以別榜。
稟持惟謹
自思曰。
沒齒無聞
君子耻之。
矧為佛徒。
飽食虗度乎。
詣錢唐學教香嚴湛。
服勤數歲。
更欲旁求
湛曰。
無他往。
淨覺闡化吳興
吾宗之傑也。
就正焉。
負笈而往
師資道契
切問近思
一家戶牗。
靡不通達
歷試艱難
眾心允服。
淨覺歸寂
吳山解空。
遷景德
戒壇
熙寧中湛於華亭超果別創教肆。
甫備。
臨終
其徒曰。
竭力建此。
願得一真傳教人繼之。
捨靈
照其誰。
依教禮請師。
擎眾而至。
禪誦精苦
講誨無倦
遵偏讚之。
典慕東林之風。
元豐初結為蓮社
每至
孟春
繫念會七晝夜
唱道勵激。
比及三年
預社逾
二萬人
感驗至多
西聖入夢
相好奇特
作禮跪問。
一生大乘經。
大乘法。
大乘行。
期生安養
眾生
果遂願否。
觀音指曰。
淨土不遠。
有願即生。
復疑矣。
深夜誦經。
力疲倚臥。
復夢遍吉。
相如經所
說。
喜而驚寤
願造聖像
說玅經萬部。
嚴淨報。
元豐
公元1090年
五年仲冬
示疾侍者曰。
吾巳見異
安養之期不遠
矣。
十六昧爽
累足而逝。
四體三日溫煖。
闍維舌根不
壞。
紅潤如生
舍利迸流
赤白間錯
壽五十五。
臘二十
四。
塔骨舌于院東南
親度靜仁.覺圓.靜智
登門受道
千餘
***可久
字仗老
錢塘錢氏
天聖覃恩得度
學教觀於淨
覺。
喜為古律
造於平淡清苦
東坡詩老呼之
居西
祥符
蕭然一堂
作郡日。
元宵九曲觀燈罷。
斥玄
從者
獨至[土*奢]戶。
了無燈火
但聞薝蔔餘芬。
留詩云。
不把瑠璃閑照佛。
始知無盡本非燈。
林云
師及垂
清順闍棃
皆予監郡所與往還詩友也。
清介
貧甚。
未甞憂色
今老矣。
不知尚健否。
蒲左丞集錢
古今詩。
求藁於師。
師曰。
隨得隨去未始留也。
聞者
高之
晚年杜門養浩
送客有界
樞密林公訪之。
亦不
屈。
律師嘲曰。
抝折牀頭舊杖黎。
任教李自成蹊。
如何昔日廬山遠。
却為黃冠一過溪。
師笑不答。
久之
劇厭人事
辟穀燕坐者十餘年。
窻外紅蕉數本
數百。
觀練熏修裕如
忽曰。
吾死蕉亦死。
擇瑛公
亦死。
瑛葢同遊時尚無恙
巳而果然臨行口占曰。
老病樂在其中巳矣。
傳語風華雪月
言訖長往
壽八十。
葬骨北山禪寂蘭若
釋門正統第五